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timothée chalamet

84606浏览    4381参与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脚

about《骸骨及一切》

现在还在翻译中,但是lofter不知道为啥把我的第二章(一)屏蔽了,这里还会继续发,想看第二章的朋友可能需要移步豆瓣,搜我的豆瓣用户名猪脚脚,翻译我发在豆瓣日记里了,谢谢大家~~~我这几天就研究一下第二章是哪里出了问题🙏

现在还在翻译中,但是lofter不知道为啥把我的第二章(一)屏蔽了,这里还会继续发,想看第二章的朋友可能需要移步豆瓣,搜我的豆瓣用户名猪脚脚,翻译我发在豆瓣日记里了,谢谢大家~~~我这几天就研究一下第二章是哪里出了问题🙏

茶是宝物吗
谁能不为圣丹斯少年迷醉!

谁能不为圣丹斯少年迷醉!

谁能不为圣丹斯少年迷醉!

charmie互助会会员

孩子你再瘦下去我要觉得你有不良嗜好了……

孩子你再瘦下去我要觉得你有不良嗜好了……

28

【Nic x Isabelle】Drink or not?

两个有病人的故事


男主可以参照茶先前参演过的一部电影:漂亮男孩(差不多就算是某种电影同人吧)没看过电影的姐妹们可以去看一下  剧情平平淡淡但是茶在里面的演技真的可圈可点


女主是自创的 女主的名字来源是喜欢的电影戏梦巴黎 里的女主名字伊莎贝尔(ps这两部电影没有实际上的关系  本篇的女主和戏梦巴黎的也没有关系)

有缘看见的集美们握爪


“你是躁郁症吗所以说?”伊莎贝尔为自己点燃一支烟,在尼克面前毫不客气地抽了起来,她皱着眉头听着尼克分享他的故事。


“有点吧,”尼克无奈地说,“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

两个有病人的故事


男主可以参照茶先前参演过的一部电影:漂亮男孩(差不多就算是某种电影同人吧)没看过电影的姐妹们可以去看一下  剧情平平淡淡但是茶在里面的演技真的可圈可点


女主是自创的 女主的名字来源是喜欢的电影戏梦巴黎 里的女主名字伊莎贝尔(ps这两部电影没有实际上的关系  本篇的女主和戏梦巴黎的也没有关系)

有缘看见的集美们握爪






“你是躁郁症吗所以说?”伊莎贝尔为自己点燃一支烟,在尼克面前毫不客气地抽了起来,她皱着眉头听着尼克分享他的故事。


“有点吧,”尼克无奈地说,“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我,哪怕是发出一点点声音我都会睡不着。”



“我以前磕过药,这镇上所有人都知道,或许,或许他们都知道,”他摆摆手,“我就是得靠那些来麻痹自己,否则我的精神就会失常,像个病人。”


伊莎贝尔抬头看着他,忽然笑了一声:“所以你想靠那些来让自己变成正常人?”


“那才是真的不正常吧。”


尼克知道这些,可他不知道一时该如何向伊莎贝尔解释那么多。


“伊莎贝尔!”


不远处,她的父亲正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该回家了。她站起身,理理衣服,问尼克说:“你叫什么名字?”


“Nic.”他伸出手来和她握了一下。


“my name is Isabelle.”




她坐在父亲的副驾驶上,脑子里不由得想起刚刚和尼克谈天的画面,那男孩长得很漂亮,可惜……他有病。


“刚才那男孩是谁?”


听父亲问起,伊莎贝尔从副驾驶转过头认真地看着父亲:“他说他叫Nic。”


“Sheff家的老大?”


“i don't know.”她又转了回去,“他说他以前磕过药,还跟我分享了他的有病史,他挺有意思的。”


车子转了个弯,使向一条新路。


车在一家超市前停了下来,父亲解开安全带,然后下了车,他从车窗探进脑袋:“我要帮你母亲带东西,你需要什么吗亲爱的?”


“啤酒。”


父亲盯了她一秒,然后干脆地摇摇头:“不行,你喝完酒骑车总是摔沟里,你母亲不会允许这种事再发生的。”


“好吧,我喝完再也不骑车了,这不是酒的错!”伊莎贝尔趴在车窗出哀求道。


连说了三声“no”之后父亲转身走进了超市。




到家了,她同母亲打了招呼,然后直奔到自己房间去了,床底下,有一整箱的啤酒。


她打开一瓶,坐在床上肆意地喝起来,喝完就把瓶子扔地上,然后躺下睡了过去。




她再次见到尼克是在她家楼下的便利店里,就是那么巧合,他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几个月前我们见过,是吗?”伊莎贝尔怀里抱着一堆零食,脸上画着浓妆,穿着一件黑色连帽卫衣。


“是的,是的,你叫伊莎贝尔。”他笑着说。



他们坐在门口一起喝酒,她能一次连喝好几瓶。


“你不会醉吗?”尼克有些担忧地问。


伊莎贝尔摇摇头:“完全不会。”


“我为喝不醉而痛苦。”她说。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笑了一下。


“看你的眼神好像不像没醉的样子。”尼克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所以她很自然地就搭上了他的肩,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那样靠在了他身上。


“我戒不了,你戒得了吗?”伊莎贝尔问。


尼克摇摇头:“目前还没有。”


他沉默了几秒:“只有你知道这事,我父亲总以为我已经戒了一个月了,实际上没有,才一天我就忍不住复吸。”


“bad habit.”她毫不犹豫地说。不知道是在说他还是说自己。


“我得回家了。”她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像要晕倒。


“你能行?”尼克怀疑地问。


“我家就在对面,看见了吧?”


尼克朝伊莎贝尔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对面是条正在修的路,对着一家空了的商店。


“……”


“我骑车回去,两分钟就到了。”她坚持道。


“all right.”尼克送别她,“be careful.”


“see you. ”伊莎贝尔冲他招招手,然后上了自己的车,就骑了五秒,倒在路灯边睡死过去了。


Nic:“……”




“你和那个姑娘总是联系吗?”一个月后,尼克的父亲问他。


此时此刻他们正站在家门口,看着伊莎贝尔和尼克的弟弟妹妹玩游戏。


尼克的手插在兜里,看着这少有的温馨的一幕。伊莎贝尔家离这不远,她喜欢骑车过来找尼克玩,尼克其实不怎么在家,但是他总和伊莎贝尔约在这里,每次见到她他心里就会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定的感觉。


“我喜欢她。”他对父亲说。



“你们在交往?”父亲问。


“没有。”尼克看了父亲一眼,“她是个好女孩。”


父亲知道他意思,抬手搭了搭尼克的肩膀:“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乖孩子,我的漂亮男孩。”


尼克无奈的眼神落在父亲肩头:“sorry,but……you are a good father too.”


“Nic!”伊莎贝尔在不远处喊了他一声。


尼克看见她还有他的弟弟妹妹正站在一张木桌子上玩水枪,浑身都快湿透了。


他走过去把弟弟妹妹从桌子上抱下来,看到伊莎贝尔也冲他张开了双臂。


他把她也从桌子上抱下来。


“你弟弟妹妹真有意思。”她说。




她在尼克家洗了澡,换了尼克的衣服:“下次我会把衣服还你。”


“不用了,你穿吧,你穿着挺好看的。”


她穿着尼克的衣服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然后笑得和孩子一样。


尼克也在笑。


“我们应该住在一起。”伊莎贝尔开玩笑似得说。



伊莎贝尔要走的时候,在门口看见一个女孩,尼克看见她愣了一下,那女孩和他聊了有一会儿,伊莎贝尔就在门口自娱自乐。


“她怎么穿着你的衣服?”女孩问。


“Lauren……”尼克的情绪略显烦躁。


那女孩又看了伊莎贝尔一眼:“你们在一起吗?你带她回家?”


“没有,我们是朋友。”尼克解释道。


“可她身上穿着你的衣服!”Lauren咬牙切齿地说。接着她的眼里掉下一串泪:“Nic,i love you.”


“我爱你,而且你现在把我害成这样,你要负责。”她继续说。


尼克搭住她的肩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跟我一起嗑药。”


女孩挣脱他的手:“一切都太晚了,除非你回到我身边来。”


尼克叹了口气,认真看着Lauren说:“对不起,但我们结束了。”




他戒毒快半个月了,都是因为伊莎贝尔。


“你说只要我不继续嗑药,你也不会继续喝酒。”尼克对伊莎贝尔说。


“我没喝。”伊莎贝尔看着尼克说,“就一口,一口也计较?”


她坐在他身边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以后递给了尼克。


“我要走了。”尼克说。


“去哪?”


“一百公里以外的地方。”


“我也去。”伊莎贝尔站起来,低头看着尼克。


尼克抬头看她,也抬头看见了光。




他开车,伊莎贝尔坐在他身边,他们一边放着车载音乐一边欢快地唱歌。



很快,他们就到了尼克的公寓。


“这地方挺适合睡觉的。”伊莎贝尔说。


他愣了一下,准确说她说的不是睡觉,是比睡觉更变 态一点的词。


她转身看到尼克站在身后,就上来抱了抱他。


他以为她会吻他,可是没有,他们还在保持该死的友谊关系,哪怕接下来会在一起住一周或更久。




伊莎贝尔带了男生回家,那晚尼克被吵的睡不着,哪怕他们只是在客厅聊天。


第二天清早,他走出房门,看见茶几上堆着酒瓶,伊莎贝尔就躺在沙发上,阳光直射进来她也依然睡得很香。


她被尼克收拾酒瓶的声音吵醒了。


她揉揉眼睛坐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又喝酒,只是我心情不好。”


“你心情不好最先应该告诉我,而不是带什么陌生男人回来。”尼克生气地说。


“我错了。”伊莎贝尔说。


她忽然那么乖,尼克有些惊讶。


“我睡前把他赶走了。”她解释说道。


“当然要把他赶走,难不成留下一起睡?”


伊莎贝尔伸出手,尼克拉住了她,然后坐在了她身边。


他又以为她要吻他了,可是她仍然只是抱抱他,靠在他肩上又道歉了一次。


“你们接吻了吗?”尼克问。


“what?”伊莎贝尔皱起眉。


“昨晚。”


“no……eh……yes……”她苦恼地回忆着,一会儿说有一会儿说没有。


看来已经想不起来了。


尼克站起身,又开始自顾自收拾酒瓶。




他和伊莎贝尔一起出门的时候,抽空给父亲发了条消息。


我戒毒一个月了。


伊莎贝尔一直陪着我。


她也很少喝酒。


我们很好。




“你在想什么?”晚上,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尼克回忆起有次,在洗手间里病发的那一幕,现在想起来,他还是觉得毛骨悚然。



那次,差点他就死了。


“我在想我的坏习惯。”他说。


“她是你女友吗?”伊莎贝尔问。


尼克转头看着她。


“上次来你家找你的女孩。”


尼克点点头:“以前是。”


“你还爱她吗?”


尼克摇摇头。


他们各自走到各自的房间去睡觉了,这一晚很安静。




半夜,尼克醒了,他走到客厅去喝了杯水,看见伊莎贝尔睡觉的时候门是大开的,窗也是拉开的。


他很难想象人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下睡着,可是她好像睡得很香。


他很羡慕。


他回到房间学她把窗帘拉开,就怎么都睡不着,后来把窗帘拉上,也睡不着。


他想嗑药,但是他要逼自己戒掉。


他又起床了,走到伊莎贝尔房间,小心翼翼地躺到她身边。


“Nic?”伊莎贝尔被吵醒了。


“你介意我睡这里吗?我保证什么都不做。”他说。


“这是你家,你想睡哪就睡哪。”伊莎贝尔说,“但我睡觉喜欢乱动,你可能会睡不着的。”


“我不介意。”尼克说。


他们面对面,她闭着眼睛,他却看着她。


两秒过后,伊莎贝尔朝他靠近,钻到了他怀里,她的手臂搭在了他身上,就那样牢牢抱着。


她像一只小鸟躺在他怀里。


“Isabelle?”


“嗯?”


……


“Isabelle?”


“……”


他第一次有勇气在她睡着的时候亲吻了她的额头。





尼克再次病发,把伊莎贝尔吓得不轻,她送他去了医院,等他父亲赶到的时候她就完全腿软了。


伊莎贝尔的母亲接她回了家。


她在家里泪流满面,靠着母亲哭了:“他说他已经戒了很久,状态良好。”


“可他刚才差点死在我面前!”


她的母亲抱着她,揉着她的头发,安慰着她。


“你爱他,是吗,宝贝?”


伊莎贝尔看着母亲,没有答话,只是又掉下一串眼泪。




尼克搬回来了,他父亲在照顾他,可是伊莎贝尔给他发了几百条短信,他一条都不回,也拒绝见面。


他知道这样很不好,可是他不想让她看见他如此狼狈的样子。他现在更不敢对她说他爱她了。


直到状态好些以后,他才准备好再次和她见面。


伊莎贝尔骑着车来,老远就把车丢了跑过来。


他做好准备要拥抱她,即使这次预料到她肯定要骂他了。


可她没有。


她踮起脚亲吻了他。


那种感觉远超过嗑药带来的兴奋。


他回抱住她,回吻着她,这事他很早就想做了。伊莎贝尔的手抚摸着尼克的脸,尼克的手紧紧环着她的腰,他们就那样亲吻着对方,好像这就表达了所有。




尼克的父亲从楼上看到了这些。


他庆幸尼克有一个爱人,所以他才没让自己死掉。







纽约的雨天要院线上映了

好想在电影院看见小茶但是电影我已经在两年前二刷过  挺喜欢这部电影的!!

姐妹们我应该去电影院三刷吗QAQ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脚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脚
茶是宝物吗
2.25 纽约的一个雨天 终于...

2.25

纽约的一个雨天

终于等到了!!

2.25

纽约的一个雨天

终于等到了!!

六号线

【思绪城市】Berlin City Night

*拉郎 

*甜茶×angelababy

*我知道这很离谱

[图片]

[图片]


01

十一点。

玻璃窗上凝结了不易察觉的细小冰晶。比比坐在靠窗的位置,对面的男生滔滔不绝的同她讲话,可惜她大部分之间都在走私,只是偶尔回神应和两句,男人自觉无趣的走了。过了一会,比比用手指抹开窗子上的水雾。


这是一场普通不过的聚会,柏林街头不知何时下起了一场静默无声的雪。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包悄然离开,软皮靴踏在雪末儿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在街上走了一会,拦下一辆出租车,车向远处开去 在夜色中逐渐缩小成一个点。


02

比比拧着钥匙打开门,屋内灯火通明,...

*拉郎 

*甜茶×angelababy

*我知道这很离谱


01

十一点。

玻璃窗上凝结了不易察觉的细小冰晶。比比坐在靠窗的位置,对面的男生滔滔不绝的同她讲话,可惜她大部分之间都在走私,只是偶尔回神应和两句,男人自觉无趣的走了。过了一会,比比用手指抹开窗子上的水雾。


这是一场普通不过的聚会,柏林街头不知何时下起了一场静默无声的雪。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包悄然离开,软皮靴踏在雪末儿上发出细微的声响。在街上走了一会,拦下一辆出租车,车向远处开去 在夜色中逐渐缩小成一个点。


02

比比拧着钥匙打开门,屋内灯火通明,一个卷发男人窝在沙发上喝酒。他三十七岁了,时间给他留下皱纹,但不可否认,他仍独具魅力。

他和比比打招呼。

他带着一点法国腔。


“timmy,别喝了。”比比说道。

男人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的凝视她片刻,又错开眼珠,粘稠而密不透风的沉默像一场无声的竞技,比比先败下阵来,忍不住又用中文重复了一遍。

她说的很艰涩。

她已经很久没有踏足那片国土了。


男人却一下子停止了动作,起身把酒倒掉,站在厨房的岛台后,似是轻松随意的用英语说,“我知道啦,只是个玩笑。”


她没再说话,取下脖子上的黑色围巾,上楼去了。

楼上房间的床头依旧摆着女人的照片。

比比洗漱完躺进被子里,静静的摩挲着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亚裔女人,黑色长发别在耳后,穿着一件黑色毛呢大衣,没有戴围巾,露出修长的细白的脖颈。她的侧脸有着精巧流畅的弧度,面容深邃且优雅,人潮汹涌中里,她望向某一处,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

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

比比摘出视线看向窗外,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这个女人对她来说,就像一场永远存在于黑白默片中的,静默无声的雪。


比比没有拉窗帘,阳光照进卧室的时刻她苏醒,她享受这样被阳光叫醒的日子,这能叫她有实感。

八点一刻,她看了一眼挂钟,进了洗漱间。她默默的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张十七岁的面孔。不可否认,她的眉眼与女人十分相像,可不同的是,照片里的女人有这一张纯粹的东方面孔。


03

你得承认,二十岁的提摩西是个不折不扣的玩咖。

他年轻,倜傥,是得天独厚的青年演员。然而在二十岁的一天,他在德国拍戏的时候结识了一个亚洲女人并且迅速坠入爱河。他们恋爱,生子,最后那个女人人离开了他。

从此他的生活翻天覆地,他不再从事演艺,并且定居在德国柏林。一切开始的地方。


04

比比下楼的时候,提摩西正在给煎蛋翻面,似乎已经没有昨晚的醉态了,看上去心情很好。


“昨晚睡的如何?”他问。

“还不错。”比比从橱斗里摸出杯子倒牛奶,提摩西刚好把属于她的那份煎蛋装进盘子里。接下来两人相对而坐,一时间只有刀叉碰撞的声音。


这沉默让比比感到宁静而安逸,然后她听到提摩西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份她偷来似的享受,这份寻常的亲子时光。

窗外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

“过两天,”提摩西把煎蛋划开,蛋黄流出汩汩的溏心,“我可能要回趟中国。”


一时沉默。

比比几乎刹那间就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用了“回”这个字眼,她没有问他为什么要用“回”,也没问他去哪里干什么。

“那很好。”比比喉咙发苦,片刻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


朝霞如火。

雪还在下,似乎有了永不停息的态势。



Lucifer·Michael

😂踏马的,沙丘剧里那个会飞的哈克南死胖子在原著里馋保罗的身子,有娈童倾向,

然后杰西卡是那个哈克南死胖子的女儿,死胖子是男主爸爸的表弟😂

原著里会飞的胖子年轻的时候长的很帅,被姐妹会诅咒了变成了剧里的丑样子,然后胖子被下药生下了杰西卡…😂

太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保罗的爹既是那个哈克南死胖子的表哥,又是他女婿,这么算的话,死胖子就是保罗的姥爷😂姥爷居然馋自己外孙的身子?!

😂踏马的,沙丘剧里那个会飞的哈克南死胖子在原著里馋保罗的身子,有娈童倾向,

然后杰西卡是那个哈克南死胖子的女儿,死胖子是男主爸爸的表弟😂

原著里会飞的胖子年轻的时候长的很帅,被姐妹会诅咒了变成了剧里的丑样子,然后胖子被下药生下了杰西卡…😂

太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保罗的爹既是那个哈克南死胖子的表哥,又是他女婿,这么算的话,死胖子就是保罗的姥爷😂姥爷居然馋自己外孙的身子?!

茶是宝物吗
重温旧照,回回xie! 威尼斯...

重温旧照,回回xie!

威尼斯饭拍,2021.9.3

我去,老福特连blood都不给打中文了???

你身上没blood能活吗???

重温旧照,回回xie!

威尼斯饭拍,2021.9.3

我去,老福特连blood都不给打中文了???

你身上没blood能活吗???

茶是宝物吗
一些古早旧照! 他真美!!

一些古早旧照!

他真美!!

一些古早旧照!

他真美!!

茶是宝物吗
这是新图吗?? 只想在心底大喊...

这是新图吗??

只想在心底大喊,你在干嘛???

美貌不是罪!!

这是新图吗??

只想在心底大喊,你在干嘛???

美貌不是罪!!

28
久敏 以前一直不知道茶怎么和欧...

久敏  以前一直不知道茶怎么和欧容导演在一块有合照的

看了这段终于恍然大悟了

想要喜欢的导演中意自己  那就一直在他眼前乱晃  哈哈哈哈哈

所以欧容导演 有没有可能请这两位去你戏里演一对呜呜

久敏  以前一直不知道茶怎么和欧容导演在一块有合照的

看了这段终于恍然大悟了

想要喜欢的导演中意自己  那就一直在他眼前乱晃  哈哈哈哈哈

所以欧容导演 有没有可能请这两位去你戏里演一对呜呜

茶是宝物吗

怎么可以错过这项!!

镂空提米!!

怎么可以错过这项!!

镂空提米!!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