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om Ross

957浏览    18参与
普鲁士蓝庭院

【双表哥】【扣TR】Greetings 向你致意(全文完)

这篇也完结啦!TR,nico,rps。这边一起放上来,全文2万7。总之这篇的过程我自己是很快乐的。感觉也不用多赘述什么了,心都在文里了。

我在冬季纪念一个夏天,并将有下一个夏天。

致爱,致猫猫。

点我


这篇也完结啦!TR,nico,rps。这边一起放上来,全文2万7。总之这篇的过程我自己是很快乐的。感觉也不用多赘述什么了,心都在文里了。

我在冬季纪念一个夏天,并将有下一个夏天。

致爱,致猫猫。

点我




普鲁士蓝庭院

【双表哥】【扣TR】Every Moment

* Nico,TR,双表哥rps。灵感来源于今天上午TR的一个名字含大溪地的定位

* 一些地方出自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但整个故事和走向均与真人现实无关。

=======


“猜我现在在哪儿?”

手机的屏幕上跳出这么一行字。此时他正在脱他的套头T恤,又非要在手机震动的一瞬间就探过脑袋去看,T恤卡在他的肩上,他在软绵绵的布料里露出头发和半个脸。

尼可拉晃晃肩膀又晃晃胳膊,像条滑溜溜的泥鳅一样把自己从上衣里解放出来。他光着上身,头发上还留有一些演出留下的汗味,但它们巧妙地被残余定型喷雾的味道遮住了。他把衣服扔在床上,自己也跟着仰了上去,伸长了胳膊抓起手机,思索了半秒后拨了过去。...

* Nico,TR,双表哥rps。灵感来源于今天上午TR的一个名字含大溪地的定位

* 一些地方出自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但整个故事和走向均与真人现实无关。

=======


“猜我现在在哪儿?”

手机的屏幕上跳出这么一行字。此时他正在脱他的套头T恤,又非要在手机震动的一瞬间就探过脑袋去看,T恤卡在他的肩上,他在软绵绵的布料里露出头发和半个脸。

尼可拉晃晃肩膀又晃晃胳膊,像条滑溜溜的泥鳅一样把自己从上衣里解放出来。他光着上身,头发上还留有一些演出留下的汗味,但它们巧妙地被残余定型喷雾的味道遮住了。他把衣服扔在床上,自己也跟着仰了上去,伸长了胳膊抓起手机,思索了半秒后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

“我能猜我的酒店楼下吗?”他咕哝着说,“电梯在大堂的左边,我的房间号码是1209。”

电话那一头一声轻笑。

“这要求有点高了,男孩。”

“我不是男孩。”

“好,你不是男孩。”

他的长手长腿在床上毫无形象地摊开。他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耳朵边上,距离很近,好像一转头就能讨到一个亲吻。

“你那里是不是已经挺晚了,不睡觉吗?”电话里的人问。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在哪。”

“我在大溪地……”他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大溪地沙滩,圣特罗佩。”他把手机扔回了床上。

“就是这个?”他皱皱鼻子,翻翻白眼,呲牙咧嘴。最终他的脸拱进了手机旁边的床单,又闷声发笑。“这就是你要让我猜的惊喜?”

“别这么苛刻。”音质一般的免提功能下,汤姆略带沙哑的浅笑像羽毛尖在挠他。“我可是看到这名字,就在工作间隙特意开车过来的。”

“又不是真的大溪地。”

“有沙滩有海,勉强充作一个吧。”

“想我了就直说。”

另一个人又笑了起来。尼可拉知道对方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窘迫,或者感到难为情。或许年龄的差距让这件事看起来不太像——但他们两个之间,汤姆才是那个能大方表达心意、甚至能在飞机起飞前,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刚离开家一小时,就已经想你了”这种句子的人。

“你这次巡演的时间可真挺久的。”汤姆又说话的声音,喝了一口酒的声音。

“你都不来看!”尼可拉换了个趴着的姿势哼哼,膝盖弯起,光着的脚交叉又并拢着翘在背后。“都不来看我多厉害。”

“你希望我去看?”

“是个好问题。”尼可拉撅了一下嘴巴。“老实说,还真是一半一半。”

“是,是。”汤姆对他总是有着惊人的耐心,这有时会让尼可拉有一种软乎乎的气恼。“我去看现场呢,我会说你演得好——我是真心这么认为,我看过你的视频——可你仍然会想,我说不定只是在说漂亮的客套话,如果你觉得是客套话呢,你会不高兴;如果你认为这不是客套话,我是真的在夸你,你可能仍然会不高兴——‘我不需要你的承认!’。我呢,我也会苦恼,我看完该怎么说呢,我的赞美——相信我,它是真诚的,正如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一样真诚——赞美到什么程度,对你来说不会显得像是客套与假意?我们会这样那样想,这样那样,巴拉巴拉……”

“上帝!”尼可拉叫了起来,“你真的只有不到五十岁吗,你怎么听起来已经像我爷爷了?”

“因为我们的关系让我信任到连这件事情都可以像普通聊天一样寻常,你的爱纵容了我,纵容我倾诉得肆无忌惮。”他们没有开视频,但尼可拉仿佛能看到对方的眼睛。“你不需要谁的承认才能成为这个角色。我只是比你早出生,早一步接到他。当时的提伯尔特选了我,而现在的他选了你。你这么出色,你的提伯尔特独一无二,你自己就是一个时代。如果将来你也从这个角色卸任,你的版本将没有人可以复制。没有人能拥有你的特质。”

“老天。”尼可拉把头伸进了枕头。他在枕头下面疯狂搓脸,搓得滚烫。“你打算干什么?准备我向我求婚吗。”

扬声器因为笑声微弱地颤动了起来。“求婚前说工作,是不是也太煞风景了一点。”

“不过你说得没错。”尼可拉又仰着躺在床上了。“我不需要谁的承认,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我的提伯尔特和你很不一样。”他想起什么似地笑了笑,“其实虽然三年前最开始的时候我在心里与假想的你较过劲——这很正常,谁的角色有一个前任都难免这样个一两次——但我并没有要把自己的成不成功建立在与你的比较上。我,我的提伯尔特,有自己的想法的!我喜欢这家伙,Tybalt is the best。”

“我知道的。”汤姆轻声说,“看得出来。”

“我只是在你约我喝咖啡的时候想过,这个人要干什么,要指点我吗,噫。”

汤姆大笑,“而我真的只是想喝咖啡。”

“也难免。”尼可拉开始在床单上打滚了。“两个人演同一个角色就是会有这些问题。”

汤姆安静了几秒。“但我倒是很开心我们演了同一个角色。”

尼可拉眨眨眼。扬声器短暂地没了动静。

“这样我才能遇到你。”汤姆说。

尼可拉深吸了一口气。

“你知道我这里是晚上了,在给你打电话前,我正准备去洗澡。”

“那今晚先这样,你去洗?”

“而你刚才那句话让我硬了。你要陪我一起洗。”


尼可拉不太确定他的手机有没有防水功能。他连摄像头的镜头摔碎了都没有去换。他很有钱,但在这方面出奇地心境开朗——换句话说,毫不在乎。“还能用”,就是他对自己大部分电子产品的标准线。

但他现在决定稍微为手机的寿命考虑一下。他和汤姆快三月个没有见面,他一点也不想在他们的电话性爱过程中受到任何阻挠。他只得一只手伸在浴缸的水中,另一只手握着手机,托在水面上方。

水晃动出响声,哗啦哗啦,叮咚咚咚。扬声器的另一边他听到海潮。汤姆只为了一个跟他家乡同样的名字就驱车前来的海。两边的水声融为一体,他仰起脖子,对着话筒毫无顾忌地喘息。

“你这样我很难办。”汤姆说。

“什么地方难办?”

“别明知故问。”

“我不知道。”尼可拉贼溜溜的。而他这一套总是管用。

“你是个小骗子,是不是?”

“我想听你说。”

汤姆叹了一口气。“我这里是沙滩。我身边不到五米就有人。你真的想让我在这里射出来吗。”

“你有时候直率地令人震惊。你是故意的吗?”

“只对你。”

海浪冲刷沙滩的声音细长绵密,汤姆那里现在天色还未晚。隔着八小时的时差,尼可拉听到远处人群的熙攘,和近处歌唱的水鸟。他们在一小段时间内听着对方的呼吸,谁也没有再说话,但通话一直连着没有断开。

“困了吗?别在浴缸里睡,会着凉。”

“给我讲讲你的大溪地沙滩吧。”

“好吧,可是这也只是个南法的海滩。”电话那头传来了衣料摩擦和走动的声响,汤姆似乎站了起来。海浪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走到了沙滩边缘。

“嗯,今天没有涨潮,对踩水来说正好。沙滩的尽头有礁石,不高,很大一片,我觉得那下面会藏着螃蟹,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过去看看,说不定还有小虾。沙子很细,是一种有点深的金色……”汤姆柔和的声音透过海风飘进来,不急不徐,就像只是因为他想听,就可以一直这样讲下去。“但这里肯定比不上大溪地,你的家真的很美。我看过很多很多大溪地的照片……”

“杰拉尔德。”尼可拉突然叫了一声他的本名。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怎么?”

“你……”尼可拉停住了。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很清楚刚才他想脱口而出的是什么。

不,不是现在。他想。尽管那盛有两颗金属环儿的盒子已经在被他每夜拿出来翻来覆去地捂热。但不是现在。不是在这个他们分隔两地、他看不到他那双棕色眼睛的情况下。那双眼睛那样暖和啊,四周的纹路永远含着笑意,在每一个夜晚只看着他。

“你先不要一个人去大溪地。”尼可拉改口说。“我要当那个第一个带你去的。”

“如果我已经去过了呢。”

“不行,不准。”

尼可拉听到杰拉尔德又轻轻地笑了起来。

“好。”他说。“你是第一个带我去的。”



Fin.



DARKNESS_

我想见大佬……
可是
Romeo  et Juliette  is over
我还见得到吗
我把什么都错过了

我想见大佬……
可是
Romeo  et Juliette  is over
我还见得到吗
我把什么都错过了

DARKNESS_

原来我早就错过了……(那不是当然的吗
我想见他
想见他
想见他
想见他

原来我早就错过了……(那不是当然的吗
我想见他
想见他
想见他
想见他

DARKNESS_

年轻时的TR总有种上世纪香港女星的感觉
需要有人告诉我不是错觉

年轻时的TR总有种上世纪香港女星的感觉
需要有人告诉我不是错觉

DARKNESS_

第一次画黑发大佬
太野了,黑色大野猫
好久没画全身了,生疏了(你就懒吧……)
诶,懒惰的人没有TR吸,难过

第一次画黑发大佬
太野了,黑色大野猫
好久没画全身了,生疏了(你就懒吧……)
诶,懒惰的人没有TR吸,难过

普鲁士蓝庭院

他会使天空这样地明净,叫全世界爱上了夜晚。

TR,nico。RPS。

维罗纳大逃猜,为了隐藏换了文风。一个普通世界的小故事。斜线无实际意义,谁上下都行。

人生中第一篇RPS,这对好冷可我好想看。

=====


他会使天空这样地明净,叫全世界爱上了夜晚

Nicolas Turconi / Tom Ross


男孩双手撑着脸,趴在那张长桌子上看他。

桌旁的高脚凳有些兜不住那双长腿。距男孩手臂二十厘米之外的地方是一台笔记本,一叠乱糟糟的纸。原本使纸张维持整齐金色的燕尾夹三三两两洒在一旁,远处看像什么袖珍金子在反光似的,像男孩头发的颜色。

他走向这个年轻人。“你怎么还在这?”

“我也在这里打工,怎么就不能在这了。”

男孩...

TR,nico。RPS。

维罗纳大逃猜,为了隐藏换了文风。一个普通世界的小故事。斜线无实际意义,谁上下都行。

人生中第一篇RPS,这对好冷可我好想看。

=====


他会使天空这样地明净,叫全世界爱上了夜晚

Nicolas Turconi / Tom Ross


男孩双手撑着脸,趴在那张长桌子上看他。

桌旁的高脚凳有些兜不住那双长腿。距男孩手臂二十厘米之外的地方是一台笔记本,一叠乱糟糟的纸。原本使纸张维持整齐金色的燕尾夹三三两两洒在一旁,远处看像什么袖珍金子在反光似的,像男孩头发的颜色。

他走向这个年轻人。“你怎么还在这?”

“我也在这里打工,怎么就不能在这了。”

男孩把八字眉弄得委屈巴巴,眼里五分调皮五分狡黠。

而他本来的意思是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去,但他觉得也没什么必要去纠正。他只是摇摇头。

“作业写完了?”他看看桌上的材料。

“不是作业!”男孩强调。“是论文。”

他笑了起来。“不都一个意思?”

“不一个意思。”对方坚持。

“行。”

“不行。你敷衍我。”

“你讲。”

“你得知道去上学(go to school)和在学校工作(work at a university)的区别。生活大爆炸看过没?”

“那么你是work at a university了?大二生?”

男孩脸色轻微地涨红了一瞬,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你知道我大几?”

这下他反而有点困惑。“我怎么不知道?”

男孩低下头去,看上去有点高兴,也不继续抬杠他那套论文不是家庭作业的大道理了。

“喝点东西?”他问。从男孩坐在这里到现在往少了算也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

“我要特调。”

“只有果汁。无酒精。”

“我现在下班了,就是顾客,你不能拒绝顾客的要求。”

“好尝试。你猜怎么着,我也下班了。”

酒吧的舞台上,乐队其他人扯线的扯线,装琴的装琴。

男孩耷拉了一下眉毛。“那我自己去买。”他咕哝。

他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吧台,一会儿后回到桌前,手里端着两个长口杯。

“这个现在可以。”他推过一杯柳橙汁,上面装饰着一片柠檬。

“这个等写完作业才行。”他又推过另一杯,上面有一柄小小伞。“有度数。”

年轻人的蓝眼睛满足地弯了起来。

“不是作业。是论文。”


*


他被一条无所谓的短信的声响叮起来的时候,顺道瞄了一眼时间,早上6点35。

他没睡醒的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今天的日程和合租人今天的课表,迷迷糊糊起身,踩进了鞋子,出卧室门,又看了一眼房子里的另一件卧室。

门还关着,毫无疑问。

他梦游似地进了厨房,站在冰箱、平底锅与厨具之间短暂地清醒了一会儿。二十分钟后餐桌上出现了一碟本尼迪克特蛋,吐司和小香肠,一碗水果沙拉和一杯柚子汁。全套一人份的早餐。他留了张便笺纸压在盘子底下,又游荡回卧室倒头就睡。

「吃了早饭再去上课。」

底下一个T,划掉了,划掉的T旁边补了一个G。


*


“你在家给我留纸条要留真名。”

“我写顺手了。不都一样?反正你都知道。”

“就要真名。”

“行吧。”


*


半夜一点半他推开门,家里的沙发上裹着一条茧。茶几上堆着的东西和那天在酒吧桌上的差不多。

“起来,去屋里睡。”他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坐下,把男孩垂在地上的长胳膊捞起来放到沙发垫上。

趴在那儿的人睁开眼冲他微笑,嘴角边有酒窝。

“早上好,杰拉尔德。”

“晚上了。”

“是早上。”年轻人眨眨眼。“从我看到你的时候开始算。”


*


那双蓝眼睛总是这样看他。

有点顽劣,有点开心,大多时候是有点傻气。比如:我要买个独轮车在屋子里骑(后来还真买了,把房间的地板骑出了痕);我能连翻两个空翻了(立刻就在他眼前来了一轮,惊得他当场调断了手里吉他的二弦);你快跟我说生日快乐,不然我就移除你Facebook好友(这倒是让他有机会把准备好的礼物递过去了)。之类之类,林林总总。

他和他说话,那眼底的弯弯的波纹就漾开来,像湖似的。

他跑到他工作的酒吧打工,跑到酒吧写作业——论文,等他也下班了,打着哈欠跟他一起回家。

“说真的,谁在酒吧写作业啊。”他其实还挺担忧的。而这一点本身也让他犯愁。他是大了些,可他以为自己也还没到老妈子的年纪。

“我白天都见不到你。”男孩理直气壮。“就晚上还来能听你唱唱歌。”

“白天你要上课,我要工作。”

“那你什么时候出专辑。”

“你想要?”

“想要。”

“行。”

“真的?”

“真的。”

“给我签名。不能和其他人的一样。不准写汤姆罗斯。”

“你要我写什么?”

“开头:给我亲爱的大溪地男孩,宝贝,甜心,尼可拉斯·图克尼。落款:爱你的杰拉尔德·拜诺依斯特。给你吻,给你情书。给你XXOO。”

杰拉尔德拜诺依斯特本人把嘴里的咖啡呛了出来。


*


他去过他的大学,很漂亮的校园,有一整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湖(只是水面的颜色没有那双眼睛蓝),肥鸭子们在通往图书馆的路上大摇大摆,跟路过的学生仰头要吃的。

但是他暂时没什么机会去喂喂鸭子,鉴于他是来接人的并且他接的人走得比鸭子还晃。通宵复习整晚没睡就直接去考试的年轻人此时脚步虚浮,走在他身边脸上挂着迷蒙的微笑。

“尼可,不介绍一下吗。”

“你猜。”

“你哥哥?”

男孩一愣,接着笑得一头金发都在乱颤。

“我哥哥!来接我回家!怎么样,我哥哥好看吧。”

到了家依然没有消停。这位通个宵仿佛宿醉的室友好像发现了什么天大的好玩事儿。

“哥哥,我要睡觉了。”

“哥哥,不给弟弟讲睡前故事吗。”

“哥哥,晚安吻。”

“再演,看你还有多少戏。”他说。

男孩就像没听见,蹬掉鞋子放松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仰起脖子,志在必得。

“晚安吻。”男孩重复。


他输了。其实仔细想想,他几乎没有赢的时候,也就无所谓再输个那么一两次。他离开前弯下身,嘴唇点了点那颗金色的脑袋。

“就这样?”男孩的声音在他身后追来。

“赶紧睡觉。”他斩钉截铁。


他回房间后的五分钟,手机震得像遭了轰炸。

「胆小鬼。」

「胆小鬼。胆小鬼。」

一整排外星人表情,三只生气的小黄猫,十个以上毫无逻辑的天气符号。

「Tom Ross。Tom Ross先生,Ross先生Ross先生。」

表情,表情,和表情。

「哎,你真名多好听。」

「我们去大溪地玩吧。」

「杰拉尔德,杰拉尔德。」

「杰拉尔德。」

「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胆小鬼。」


他突然笑了起来。先是不出声的笑,后来捂起了脸,笑得脸上发烫。再后来笑出了声音。

“笑屁啦!”对面房间里一声喊叫。

“快睡觉。小孩子不要讲脏话。”

“呸。”


*


一张邀请函被塞到他眼前时他楞了楞。他刚从台上下来,嘴唇间还抿着个拨片——话筒架上夹拨片的地方满了。

男孩这回没有直接跟他对视,酒吧里昏黄的灯光下耳朵尖意外地有点发红。

“毕业舞会,可以带伴儿。要不要和我去?”

他一下子没回过神。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就突然毕业了?不是才大二吗?不读书了?打工太多学分没修够被学校谈话了?还是出什么事了,是有什么苦衷吗?平时都强颜快活吗……还是其实是个他妈的天才提前修够了学分?看着傻里傻气不像啊?不过也说不准,好多天才不都不按套路出牌吗?等一等,他论文写完了吗?

“说谁傻里傻气呢。”

“呃。”

“朋友,你的心理活动说出来了。”

“呃。”

“你拨片掉了。刚才叼在嘴里那个。它现在是我的了。”

“噢、噢,好的。”

“内心小剧场蛮丰富的。”

“我不是,那个……”

“是要毕业的朋友给的。我只是去玩。”

“噢。”

“嘻嘻。你把我肩膀按红了。”

“对不起。”

“我开心着呢。”

“我只是有点急……没反应过来。”

“嘻嘻。”


*


舞会当天,会场外的露天天台上一个喝多了的尼可拉斯非要赖在他怀里窝着并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

令他惊讶的是这位喝多了的尼可拉斯没有傻笑,没有发酒疯,反而老实异常,逻辑清晰。

年轻人穿着白礼服抱着他,脑袋低下来埋进他肩上。喝了酒的声音湿漉漉的。

“我不是小孩子。”

“嗯。”

“也不是一时兴起心血来潮。”

“嗯。”

“我不是在闹着玩。”

“嗯。”

他伸手摸摸那头金发。那上面缀着星星的光亮。

“你知道毕业舞会结束后的传统项目是什么吗?”年轻人又说。

他笑了一声。“你想就在这里做?”

“为什么不?”

“行。如你所愿。”

蓝眼睛倏地亮起来,睫毛在眼窝面前忽闪,一眨一眨地看着他。

一直一直只看着他。

“记得你之前让我在给你的碟上写什么吗?”他问。

“给我亲爱的大溪地男孩,宝贝,甜心,尼可拉斯·图克尼。爱你的杰拉尔德·拜诺依斯特。给你吻,给你情书。给你XXOO。”男孩一秒即答,重复得精准无误。

“给。”他从礼服的内口袋里拿出来给他,这是他专辑成品中的第一张。写了字的一面朝上。


给我亲爱的大溪地恋人,知己,挚爱,尼可拉斯·图克尼。

爱你的杰拉尔德·拜诺依斯特。给你爱,给你承诺。给你全部的我。


他眼看着面前的蓝眼睛里迅速聚集起一汪水汽。

“等……”

已经晚了。

不是小孩子的尼可拉斯图克尼先生咧开嘴笑得像个傻子。

然后图克尼先生扑到他身上哇地一声哭了。



Fin.


DARKNESS_

虽然是两个人的图但是只画了TR(dpqnuno……
因为这张TR实在太少女了!太可爱了!
没有露出金色的卷发也一样美!
几天不画就糙了……贤者模式真难熬啊

虽然是两个人的图但是只画了TR(dpqnuno……
因为这张TR实在太少女了!太可爱了!
没有露出金色的卷发也一样美!
几天不画就糙了……贤者模式真难熬啊

DARKNESS_

呜呜呜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他太美了呜呜呜
他是仙子啊啊啊呜呜呜😭
语无伦次对不起!!!

呜呜呜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他太美了呜呜呜
他是仙子啊啊啊呜呜呜😭
语无伦次对不起!!!

DARKNESS_

TR!!!我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呜呜呜可我还是想!
他戳中我所有性p(目前)
私心带个tybalt的tag

TR!!!我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呜呜呜可我还是想!
他戳中我所有性p(目前)
私心带个tybalt的tag

Antonia_乐文

[代发]Le Bal Des Laze(专业太太的精翻!)

子洛太太的翻译!果然我理解偏差了很多,很多我看不出来的语态什么的!我还有很多要学!感谢太太的翻译!精准了之后更提包了这首歌!!!!

歌词翻译精确版

我将被绞死在明天早上
但我的生命从未存在
对于这座城堡
一切都发生在这个六月的晚上
他们举办盛大的庆典
在这座城堡
在拉兹城堡
在伦敦最盛大的舞会上
拉兹爵士和夫人
迎接宾客来往
华丽缤纷的首饰
还有白色的长裙
仿佛在花园中捉迷藏
而我将是毁掉这一切的凶器
我看着眼前的舞蹈
简和她的未婚夫

我将被绞死当明天天微亮
这是城堡中的
这个女孩的遗憾
因为我相信
当我们远离这座城堡
过着宁静生活的时候
她曾沉醉在爱情中
在拉兹城堡
在简的20岁生日
拉兹爵士和夫人
曾迎来过王后
而我,这个众所皆知的疯...

子洛太太的翻译!果然我理解偏差了很多,很多我看不出来的语态什么的!我还有很多要学!感谢太太的翻译!精准了之后更提包了这首歌!!!!

歌词翻译精确版

我将被绞死在明天早上
但我的生命从未存在
对于这座城堡
一切都发生在这个六月的晚上
他们举办盛大的庆典
在这座城堡
在拉兹城堡
在伦敦最盛大的舞会上
拉兹爵士和夫人
迎接宾客来往
华丽缤纷的首饰
还有白色的长裙
仿佛在花园中捉迷藏
而我将是毁掉这一切的凶器
我看着眼前的舞蹈
简和她的未婚夫

我将被绞死当明天天微亮
这是城堡中的
这个女孩的遗憾
因为我相信
当我们远离这座城堡
过着宁静生活的时候
她曾沉醉在爱情中
在拉兹城堡
在简的20岁生日
拉兹爵士和夫人
曾迎来过王后
而我,这个众所皆知的疯子
把我被激起的仇恨
隐藏在花园中
我将是毁灭现在一切的凶器
我看着眼前的舞蹈
简和她的未婚夫

我将被用四条绳子
绞死在明天的早晨
新闻报道中
我将只是一个普通的杀人犯
一个可耻的流浪者
在这座城堡中
在拉兹城堡中
可能在我的灵魂破碎的那一刻
简心里会有一点点痛苦
但我最后的话语
是为了让人们能同情我
因为他们将把她
许配给另一个未婚夫
我将无法像
杀死前一个人一样杀死他

spookyfox

法语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2010巴黎复排版,全剧中文字幕在线,以前自己做的熟肉。翻译是当年一时鸡血翻着玩的,大略看个意思就好。

法语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2010巴黎复排版,全剧中文字幕在线,以前自己做的熟肉。翻译是当年一时鸡血翻着玩的,大略看个意思就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