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om hiddleston

19.1万浏览    7991参与
A.

就是这两天画的,发一下证明人还活着。一二三张BIGBANG,四五张抖森,六七张瞎画哈。

BIGBANG的第一张有加特效,第二张没有,但当时大声还没画完😓因为特效一弄就弄不回去了!😭第三张是原图


抖森的头发后面有些乱来了😓


以上就是照图片描……


最后两张就别划到那儿了😨


千万别放大看,细节要命,是灰!渣都不算!


就是这两天画的,发一下证明人还活着。一二三张BIGBANG,四五张抖森,六七张瞎画哈。

BIGBANG的第一张有加特效,第二张没有,但当时大声还没画完😓因为特效一弄就弄不回去了!😭第三张是原图


抖森的头发后面有些乱来了😓


以上就是照图片描……



最后两张就别划到那儿了😨


千万别放大看,细节要命,是灰!渣都不算!




淡金紫檀
抖森(* ̄︶ ̄*)

抖森(* ̄︶ ̄*)

抖森(* ̄︶ ̄*)

易顾生

摸鱼鱼!!我真的好期待早日能吃上loki的刀呢_(:3」∠❀)_我真是好开心呢!!(实际上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估计又是眼泪汪汪的出影院。)

摸鱼鱼!!我真的好期待早日能吃上loki的刀呢_(:3」∠❀)_我真是好开心呢!!(实际上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估计又是眼泪汪汪的出影院。)

roseliii

【一体】抖森衍生水仙文 四更(车速控制系统失灵)

 (车速控制test

 -

H并没看得进去多少今天的戏,太明显台下他身旁的演员要远远比台上的人更卓越,他甚至时常分不清h在哪一个瞬间真正在这里。海的未知让他怒火中烧。他开始厌恶海,连同似深海一般的眼底,开始厌恶为什么h装作自己是所有漂泊之人的锚,伪装一切该死的罗曼蒂克都值得被托付。他厌恶自己本性冷漠,他更厌恶在h这场戏里他被安置的角色与过去的每一个夜晚别无二致。可每当他厌恶到了极致时h又似乎舍得分享出自我的一角了,这让人出戏却不由得不看下去。他厌恶这样的博弈与角力。醉后的h更使人格外恼怒,h把温情、失落、畏惧和夜晚的权力全数让渡于他,看似一切都成为了他的选择。他拥着伏在...

 (车速控制test

 -

H并没看得进去多少今天的戏,太明显台下他身旁的演员要远远比台上的人更卓越,他甚至时常分不清h在哪一个瞬间真正在这里。海的未知让他怒火中烧。他开始厌恶海,连同似深海一般的眼底,开始厌恶为什么h装作自己是所有漂泊之人的锚,伪装一切该死的罗曼蒂克都值得被托付。他厌恶自己本性冷漠,他更厌恶在h这场戏里他被安置的角色与过去的每一个夜晚别无二致。可每当他厌恶到了极致时h又似乎舍得分享出自我的一角了,这让人出戏却不由得不看下去。他厌恶这样的博弈与角力。醉后的h更使人格外恼怒,h把温情、失落、畏惧和夜晚的权力全数让渡于他,看似一切都成为了他的选择。他拥着伏在他肩膀上不断耳语的h,一句话也没回答,只是沉默地带着h向外走。h要他选择,那他就随了h去选择。只是剧作者怕是要换个人。

 

h被H扔进车里,他感觉自己醉了,几乎看不清H的脸。他问H他们要去哪,他问H他为什么不答话,他说能不能给我一口烟抽,他问为什么停车。下一秒他感觉自己飘起来了,像在风浪里快要翻的船上,甲板上颠簸极了,他抱紧了海员,却发现自己被推了下去。他在坠落,他想尖叫,却发现自己只是跌坐在地毯上。h听到H终于说话了,他抬眼看到H蹲下来,俯视着他,“这就是你想要的吧”。H凑得太近了,他甚至感受得到H的气息在扑向他。他不由得向前慢慢挪过去,抬起手想抚摸H的脸,却扑空栽倒在地上。H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拎起来,拖着他走,他快要窒息了,他试图挣脱,可却被锢得更紧。h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这样结束这一切或许也很不错。

 

H把h随手扔进卫生间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着h越软弱就越愤怒。他看着被自己松开的h大口大口呼吸,不停地咳嗽,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抬头迷离地看着自己,随即却又欲伸手拉他过来靠近自己。H气极了,他气h到这一刻还在戏梦人生,一把扯下来h的领带三下两下把h绑在了安全扶手上,他绑得太紧了,h的手腕立即被勒出一条深痕。他听到h求他松开自己,“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h看着他再不说话,只是用涨潮般的眼睛看着他,“你想要的我都给你”。H抬手打开淋浴,水和水雾从四面八方涌来,那就一起淹没吧,他想。H松了松领口的扣子,蹲下来,看着被水淋到睁不开眼的h, 极其轻柔地把h散落在前额的发丝梳缕回去,指尖仔仔细细一寸一寸轻抚过h的轮廓,最后暂停在唇边,抬手,落手,给了h一记响亮的耳光。“这回醒了吗?”

 

h过了很多年还会有时做关于和这个夜晚一样的噩梦,梦里一切都和现在一样真实又刺痛。他不知道H是否这样对过别人,那些陪伴过H的男孩女孩,或许没有,他感到H的怒意生疏却绵延不绝。H打他一记耳光,就回过来摸摸他被打过的红肿,接着再打一次,问他有没有醒。他不想睁开眼,他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这就是他,他无从解释也无法否认,于是他只是闭着眼。他听到H关掉了花洒,噗噗梭梭一阵响动后,H回来了。他感触到H在用自己的大拇指缓慢地、往复地抚摸着他的嘴唇,轻轻擦掉他嘴角被打出的血迹,然后用力捏着他的下颌。H无比平静地说:“张嘴。”没有过程,没有前戏,h直面迎上的就是最坚硬的那部分。H根本不给他任何一个喘息的机会,只是不断顶着往他喉咙最深处走,然后在他即将要窒息时抽出来,只一息,又按着他的头放回去,一下接着一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几十分钟,他终于被松开了,连同双手一起。他的两臂和嘴已经没有知觉了,可下一秒H就吻上来,肆虐地,发泄地,掠夺又侵占性地和他接吻,如果这也算接吻的话。H把他扛起来,走回房间,把他丢在床上,像丢一只空咖啡杯。然后拆便宜衣服的吊牌一样,把他身上每一片遮挡物扯掉。H咬他。受了伤的野兽似的,撕扯,舔舐,啃噬,然后进入。他太疼了,干涩地生疼。他哭喊着求H别动,H果然没动,略沉撑着身体的手臂到他耳边边舔舐边说用最轻佻又盛满情欲的声音说:“不如你叫大声点,这样我们结束更快。”


·文中有涉及到一些TWH的真人相关小细节 但如果忽略这些是可以独立成为一篇水仙文来看的 没有任何意淫倾向 希望不要有人来杠我

·两位主人公H和h可以看作是同一种人的不同表现形式 eg.雨雪本为一体 只是水的不同形态

·图为主人公灵感照片 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本质不带入任何对TWH真人的揣测理解!

· BE 不保证更新频率 

·禁商业转载 禁改禁抄 weibo同名

Michelle.C☮️
#每日一抖# Day 451...

#每日一抖# Day 451


不能再深情了❤️

#每日一抖# Day 451


不能再深情了❤️

roseliii

【一体】抖森衍生水仙文 三更

 -

通常周日H一个人会去Hide找个角落坐一阵子。或看书,或工作,或只是自我放空,毕竟那里的餐点并不让人讨厌。H一直保留着这个小习惯并不被人知,他享受这个时刻一如他厌弃这个世界——尽管这些都是最无关紧要的秘密。服务员拿了单过来,点了些兰花蜂巢,奶酪与酒。今天的Hide ground有些嘈杂,他看向四周,招呼朋友在那个古朴样子的旋转扶手梯拍照的叽叽喳喳的女孩们,周日还在电话谈工作的谢顶中年男人,服务生们今日额外地脚不沾地,险些相互撞到把托盘里的酒洒在一个男孩身上。他看向笑着说没关系的男孩,那一瞬间他恍惚了,那男孩是h。他看着h坐下来,拿起笔写些什么,写写停...

 

 -

通常周日H一个人会去Hide找个角落坐一阵子。或看书,或工作,或只是自我放空,毕竟那里的餐点并不让人讨厌。H一直保留着这个小习惯并不被人知,他享受这个时刻一如他厌弃这个世界——尽管这些都是最无关紧要的秘密。服务员拿了单过来,点了些兰花蜂巢,奶酪与酒。今天的Hide ground有些嘈杂,他看向四周,招呼朋友在那个古朴样子的旋转扶手梯拍照的叽叽喳喳的女孩们,周日还在电话谈工作的谢顶中年男人,服务生们今日额外地脚不沾地,险些相互撞到把托盘里的酒洒在一个男孩身上。他看向笑着说没关系的男孩,那一瞬间他恍惚了,那男孩是h。他看着h坐下来,拿起笔写些什么,写写停停,停下来的时候就把左手插到头发里,再抽出来,再放上去把刚才弄的微乱的头发捋顺,顺着后颈延续摸到脖颈,再落到锁骨。余晖照得h的骨节变得半透明,最严苛的戏剧评论家也会说这一幕好看。“我得和他说句话。”

 

h从口袋里摸索出烟和打火机,这一切太让人烦闷了。无数件不得要领之事堆在一起而还要走出店外才能抽烟这件事最令人烦闷,明明每个人都活得像残次品,好像逼着人们无处吸烟这件事能让谁升华灵魂。Piccadilly比西区更有人味,h看着街上来往行人,像是整个世界从他眼前路过。人人都是一个故事,他常常花时间来猜测陌生人的一生,捕捉一两个瞬间填补到他自己的演绎桥段里,抑或只是记录下来,拿出最烂俗的一两篇借人之名拿去发表,最好的只留在几页包装纸的背后,随手扔在家里某个找不到的缝隙里。“有火吗?”h听到旁边有人对他说话,他下意识转过头看着对方。是H。“能借个火吗?”H又问了一遍,带着上次一样戏谑又了然的笑容。他在看戏,h明白了,这个男人在从没正式交谈前就看透了他,他在看着自己演自己,他是那个戏中戏的看客。h并不打算就这样缴械,自己才是主宰这出戏走向哪里的人。h在无数念头闪过的这一瞬息里变了数变眼神,最后定格至了最麻醉人神经的神情,“最后一根火柴用完了”,他迎着H的戏谑,把烟从齿间拿出来,侧过身向前挪了一步,把两个人的距离缩得极近,然后把烟递至H唇边。“不过你可以先抽我的。”

 

 

-

H看着h过度刻意讨好的逢场作戏感到作呕,连同似有似无飘来的血橙味一起使他厌烦。他由着h把烟递到他唇边,衔住,然后注视着h拿出另一支烟对着他这端燃烧着的尾部点燃。h在相接的两支烟顶端深深浅浅拿眼神撩拨着他,噼噼叭叭作响的烟丝是唯一的在这个半密闭氛围里的背景音效。他不由为h叫好,这一幕想必排演过很多遍了吧,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位都曾为对面的深蓝清透的瞳色和微妙的示弱意味关系的假意让度深陷过。他不该让这么招牌的调情戏码听不到回响,于是他转过半侧的身与h相对着,问他等下什么安排,不如一起去吃点东西,他知道新菜单里有道pre-dessert会很惊艳。他们谈柴可夫斯基,谈海明威和艾略特三姐妹,谈城中热议的Love island中的秘闻,给对方使眼色示意邻桌等不到同伴已饮至酩酊,那些可怜人。然后他们去剧院看戏。就像众人皆知相伴H的每一个完美夜晚一样,h没像H从前设想的那样别致,h成为了一个分子。

 

h从来没感到这么冷过。被看穿并不是种令人愉悦的感受,他知道的,但他只是感觉H的每一寸眼神都像是被冰冻的烈日。他尽力调笑,找每一个他认为H会喜欢的他最擅长的话题,尽力撑住这场戏不想输。他讨好他,试镜一样展露自己的本事,可他感到对面的人在一度一度冷下去,像是收了钱却不喜欢的坐在媒体席观众。他不明白这些从哪里来,一切都不受掌控得可怕,他想逃,可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一直呆下来。他跟着H去看戏,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他大概中途出来买了一打酒。隔着醉眼看H似乎也和暖了很多。他大着胆子凑过去,像猫一样拿脸颊蹭了蹭H的肩头又退缩回来,又忍不住看回去。H在颇为专注地看戏,这一切太迷幻了,h想,台上台下,谁是真的呢。戏散,h站起身时踉跄了一下,H伸手揽住他,“还可以吗”,H轻声在他耳边问。h感到自己一定是醉了,他听见自己对H说:“我不想走,你别让我走。”



·文中有涉及到一些TWH的真人相关小细节 但如果忽略这些是可以独立成为一篇水仙文来看的 没有任何意淫倾向 希望不要有人来杠我

·两位主人公H和h可以看作是同一种人的不同表现形式 eg.雨雪本为一体 只是水的不同形态

·图为主人公灵感照片 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本质不带入任何对TWH真人的揣测理解!

·本质BE 不保证更新频率 

·禁商业转载 禁改禁抄 weibo同名

Michelle.C☮️
#每日一抖# Day 450...

#每日一抖# Day 450


【阿伟自杀了!

#每日一抖# Day 450


【阿伟自杀了!

Michelle.C☮️
#每日一抖# Day 449...

#每日一抖# Day 449


【腿!腿!!

#每日一抖# Day 449


【腿!腿!!

石墩儿

【抖森×你】废土星球7

这直男真的太气人了


————————————————————————


等你心慌意乱的穿好礼服时,Tom已经回来了,他正坐在床上看着你,眼中闪过一丝你看不懂的光,“你.....真漂亮”

  “谢谢.......”

  “不,我是说你真的很漂亮,不是....不是什么场面话”他听着你的话,有些着急的解释了起来。

  “那也谢谢你”你回答着对他报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有些刻意的挡住了男人的视线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紧张的放进了手包里,转过身示意他你已经准备好了。

  Tom仿佛恢复了他英国绅士的样子,笑着起身走到你的身旁,将手肘微微抬起递到了你的手边,你有些迟疑的...


这直男真的太气人了



————————————————————————



等你心慌意乱的穿好礼服时,Tom已经回来了,他正坐在床上看着你,眼中闪过一丝你看不懂的光,“你.....真漂亮”

  “谢谢.......”

  “不,我是说你真的很漂亮,不是....不是什么场面话”他听着你的话,有些着急的解释了起来。

  “那也谢谢你”你回答着对他报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有些刻意的挡住了男人的视线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紧张的放进了手包里,转过身示意他你已经准备好了。

  Tom仿佛恢复了他英国绅士的样子,笑着起身走到你的身旁,将手肘微微抬起递到了你的手边,你有些迟疑的看了他一眼。

  “我的荣幸,美丽的小姐”Tom的话总像是蛊惑人心的咒语,你就那么自然的挽上了他的胳膊和他一起出了门。

  一路你们遇见了很多对伴侣,不管认不认识,每个人都友好的互相祝福着,大家都由衷的期待着圣诞的到来,这也感染了你。原本你并不是很热衷这西方的节日,可此刻你也真实的感受到了节日的喜悦,你挽着Tom就像路上的每对伴侣一样,真好啊。

  虽然Tom并没有和你多说什么,可你也能明显的感到他按耐不住的高兴。一个圣诞节就能让他这么开心吗,你想着笑的更加灿烂,不知道等会儿他收到你的礼物时会多开心。

  你们慢慢的随着人群走到了会场的入口,Holland已经在门口等待了,见你们走来,便迎了上去,“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了好久呢,Yolanda你说要带我进去,总算是没骗我.......”,他抓住你们便开始了一通絮叨,说着还转身拍了拍Tom的手臂,“平安夜快乐Tom!”

  “你也是....”

  你听着身边男人的话,他好像没了之前的好心情?他任由你挽着的手也不着痕迹的抽了出来,你有些迟疑的侧头看了他一眼,只见男人一脸的不快,你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叫他了一声,“Tom?”

  可男人并未理你,只是拍了拍Holland的肩膀,“我去做开场准备,她就交给你了。”

  Holland没心没肺的向他比着OK的手势,“没问题大Tom,全包在我身上!”

  你看着Tom独自进入会场的背影一时有些气闷,说不上来的难受,全然没了跳舞的心情。你看着还在兴奋的说着话的Holland也不忍打破他的好心情,只得任由他拉着你进入了会场。

  你没有了任何的心情看节目,只是在Tom出现的时候呆呆的望着他,他好像又恢复了演员的身份,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他修长完美的身型,干净英俊的脸庞,优雅绅士的伦敦口音.....这些种种无一不提醒着你,他依旧是你可望不可及的男人,不论什么时候,末世前又或者末世后都一样。他的出场总能激起人群的欢呼,他在哪里都是最耀眼的一个,可是你......你什么也不是。

  可是他好歹照顾了你这么久,你看着怀中的书,想着不管你们有没有可能,起码你要先谢谢他的照顾,你强忍着伤心打起精神换上一副笑脸,在他的工作结束后走向了他。

  男人正闷闷的坐在角落里喝着酒,见到你走来放下了酒杯,不经意的开口“怎么?Holland没和你跳舞?”

  “没有”

  “我以为他.....”

  你打断了他的话,带着祈求的意味小声的说着,“你能和我出来一下吗...”

  男人抬眼看了看你,没有犹豫的起了身向外走去。

  你赶忙跟上了他的步子,户外果然是冷的刺骨,你正在心里抱怨天气的寒冷,决定要速战速决的送完礼物一起回屋。等你鼓起勇气抬起头正要开口,却听他先开了口。

  “真冷啊....”

  “嗯...”

  “如果能下点雪也不枉费这么冷的天气了,好久没在圣诞节看到下......”男人的雪字还没出口,天上就开始零星的飘落了雪花。男人惊讶的抬头,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回头看向了身后的你。

  你正努力的控制着空气中的水气,不断压缩凝结,凝成了一大片厚厚的积雨云。你看着满天的飞雪,正开心的想向Tom说些什么。

  可男人却冷了脸,表情严肃带着质问,“你也是S级?之前为什么不说?”

  “你现在就想和我说这个?”

  “不然呢?”

  你听着他的话终于落下泪来,原来你用尽全力的努力在他眼里你只是隐藏了等级的坏人。控制着云朵的手颤抖了起来,那漫天落下的雪花变成了雨滴,冷冷的打在了你们二人身上,那冰冷的雨滴好像和你的心一样冷了。

  Tom被突然落下的雨滴吓了一跳,见你还苦笑着站在原地,气恼的拉住你的手腕将你往屋子里带去,刚刚走进屋檐下你便生气的挣脱了他的手,可Tom却并没又放开你,他握着你的肩膀只一瞬便将你湿透的衣物烘干了,然后是他自己的。

  你意识到了不对,质问着他,“你能这么快烘干衣服,为什么那天还要我去给你那衣服”

  “你做错了事,就要受罚”

  “........”你听着他不带感情的话,哭的更凶了起来。看着男人要离开的背影,你突然想起了什么,叫住了他。

  你飞快的从包里拿出那本书,果然湿了不少,你央求着男人帮你将书弄干,可他却任由你哭的凄惨,不论你怎么祈求他都不为所动。

  男人的绝情让你伤心,他现在连这么一个小忙都不愿再帮你,他该有多厌恶你。想着,你捂着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本就不喜欢你,再加上哭泣说不定会让他更加厌弃你。你努力的止住了哭泣,小心的揣着怀里的书红着眼睛回到了你们的屋子。

  Tom已然躺在床上了,见你回来他背过了身子朝着墙默不作声的躺着。

  你完全没有睡觉的念头只是在暖气上费力的烘干着你的书,期间男人起来洗漱和上厕所时经过你都犹豫着想要问你些什么,可是都在犹豫后自嘲的笑了笑了回到床上。

  你画了一个多小时才烤干了那本书,可被水浸湿的纸张一页页卷曲着没了最初的整洁。你看着褶皱的书页一股怒意涌上心头,他真的太过分了。你将书小心的放进了柜子,狠狠的甩上了柜门,引得男人一阵侧目,可你并不在乎,你用这些噪音表达着你的不满,在结束洗漱后,你坐上了床。

  旁边的男人也忽的坐了起来,只见你们二人都抱起枕头转过身将枕头放在了靠门的一边,可是你们显然并没想到对方也会这样做,你们对视了几秒后,又一起生气的抱起枕头放在了窗户的放向,你们都生气的不想和对方冲着一头睡,可是你们实在是默契的很,就这样来回的换了两次后,你们更加看着对方不顺眼了。

  “哼——”

  终于你们就着原本的方向躺下,拉上被子,气呼呼的分别转向墙壁,也不再互相道晚安,就这样睡去了。





求评论和小红心啊

roseliii

【一体】 抖森衍生水仙文 二更

-

h始终认为体验感是顶重要的事,在生命里。人都只能活一次不是吗,可h想在这一次里活很多次。他预先给自己设定一个角色,然后就得要去过上这个角色该过的生活。他曾经是一片漆黑放学路上在衣兜里攥着一把小刀要同归于尽的小孩,是误入风月里等人救的风尘,是名利场里最交际花的交际花,是背叛者,是施虐方,是回头的浪子;他为每个自己认真活一遍,心碎,开怀,落寞,癫狂,他对极致的情感上瘾。好像他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某天或许遇到的某个角色、那场戏在做准备,他时刻准备着登场,又是演员又是观众,为可控的时刻喝彩又迫不及待那些不可预期的碰撞。似乎就连爱人这件事也不过是另一种他想体验的感情,他说不清这些疯狂又隐秘的念头源...

-

h始终认为体验感是顶重要的事,在生命里。人都只能活一次不是吗,可h想在这一次里活很多次。他预先给自己设定一个角色,然后就得要去过上这个角色该过的生活。他曾经是一片漆黑放学路上在衣兜里攥着一把小刀要同归于尽的小孩,是误入风月里等人救的风尘,是名利场里最交际花的交际花,是背叛者,是施虐方,是回头的浪子;他为每个自己认真活一遍,心碎,开怀,落寞,癫狂,他对极致的情感上瘾。好像他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某天或许遇到的某个角色、那场戏在做准备,他时刻准备着登场,又是演员又是观众,为可控的时刻喝彩又迫不及待那些不可预期的碰撞。似乎就连爱人这件事也不过是另一种他想体验的感情,他说不清这些疯狂又隐秘的念头源何而起,但他知道暂止于何时。

 

H见多了逢场作戏的人。生活从来都不容易,可有些人做的未免太假了些。那些席卷而来的浪潮,进到每一个假模假式假人的脑子里变成了水,把一切都打湿。那些人20来岁,樱桃是鲜红色的,丰盈饱满,大概不会想到很久之后,水分蒸发,一切都变得干瘪。胸部,小腿,后颈,一如既往不变的,是被泡至肿胀看不出形状的灵魂。可他发现h不是,h是为做戏而逢场。他想把这场戏看下去,而饶有兴致是否有个角色,这角色在h眼里又会是什么。Bartender问他要什么酒,他说给那边桌金边眼镜的先生一杯Dirty martini。他看着h拿过酒,把橄榄取出来,笑着把酒灌给被他坐着腿的男人,然后遥遥抬眼望着他,一颗一颗把橄榄放进嘴里,转头回去继续谈笑风生,再没多给他一个眼神。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

H喜欢看人的眼睛。他看到潦倒,不可一世,媚俗,求而不得,空无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在眼睛里。有天他在4颗橄榄的时间里看到了一片deep blue sea。他企图读这片海,但海从来都没法被阅读,海空明又藏着一切。潮涨潮落,人在岸边要顺着潮汐走,赶浪的人要抓得住那一刻的时机,海是不受掌控的。把手探进海水里,只不过是被海的一角抚摸,走进海里,会被淹没。他觉得h真是耐人寻味,轻佻地像山涧溪流却没曾想那条溪指向了海。对h的好奇心让他感到存在,他也不明白这久违的存在感受是好是坏。还想看看他的眼睛,他想,再碰到他要让他坐下来说句话。

 

有个男人让h无端端的忌惮。不过一个寻常作乐的场合,不过是些好骗极了的群众演员,自己得让自己尽兴才行,没拿够一打鸡尾酒签的夜晚也太过无趣了。第9根。不喜欢vermouth加得太足,橄榄倒是不错。惯常总是要致意打发下请酒之人的,他看向bartender示意过的方向,越过男男女女的嘈杂嬉笑、拨开蜡烛氤氲的光和钢琴师,在抬起的琴盖间隙里找到了那双眼睛。h下意识想躲开。随后的0.01秒又自己逼着自己看回去,用最平静的目光看回去,要直视,不能闪烁。h从来不知道4颗橄榄的时间是这么久。他感觉喉咙很紧,像是被人一眼看到底那么紧。对面的眼神又冷又笃定,还带着戏谑,这感觉太糟了。h感到不适,于是提前离了场。出门,正雨,他把大衣领立起来想要缩进去,突然想起,在刚刚自己险些没演好的那幕戏里,间奏曲是Undicided。

 

 -

h后来还见过一次H, 他从未和H提起。在Willow Street的Nobu Hotel Shoredith 楼下的lounge bar里,还是早在bar旁边日本料理店被米其林摘星前。h喜欢刺身,他感觉那一刻像在同人接吻。London有数不清的高品格日料店,总是有人来讨了h的喜欢早早定下位子请他赴约。这样充斥着新贵和social climber的酒店餐厅并非上选,左不过是邀约人本着些近水楼台小聪明,h嘛,约的出来自然就有八成把握。下了电梯h就看到了像Dan Bilzerian一样坐在女孩堆里的H。他本能地好奇,请过自己酒的这个让人惴惴的人究竟是哪一路人。落座,h选了面朝bar方向的一面座位。菜不过上了两道,对面之人就借着狭小的台距有意无意碰触h的腿。h也不避讳,深海一样的眼神蜻蜓点水一样落在远方又收回来看着对面之人。可不到半米的视线交汇里,邀约人却感觉h在看自己,又并不在看,或者说穿透了自己瞭望着未知的某处远方。他也不由为那未知倾倒。

 

同H一起出来过的女孩都知道,这会是个愉快的夜晚,是最没可能出现受冷落或暴力诸如此般的尴尬境况的。漂亮女孩大都希望自己是最受人瞩目的那一个,可这样的情况在H这里也是不存在的。他话不多却长袖善舞。搂过一个女孩就必然会亲吻另一个女孩的发梢,酒杯永远是满的,恰到好处的玩笑话也从不停售。不乏生来冷心冷血的女孩偏爱这一刻温存,这便不成了,H从不升温。最后跟着走的一个或两个抑或三个女孩也从来不谈当夜发生,这让H多少成了不少人一探究竟的对象。h在的那夜H也记得,他只觉得整夜似乎有时来时去的视线在注视自己,环首,却寻无果,当真奇怪。后来他饮了很多酒,女孩给他卷好了jiont,他拥着女孩向外面走。再回来时已然有些上头,放大的一切里似乎一切也微不足道了。他记得他在电梯口撞上人,那人没等他说对不起就阔步离去了。微卷的金褐发,对,他看着女孩被淋浴打湿的头发想到,那人有一样的发色。



·文中有涉及到一些TWH的真人相关小细节 但如果忽略这些是可以独立成为一篇水仙文来看的 没有任何意淫倾向 希望不要有人来杠我

·两位主人公H和h可以看作是同一种人的不同表现形式 eg.雨雪本为一体 只是水的不同形态

·图为主人公灵感照片 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本质不带入任何对TWH真人的揣测理解!

·无肉 BE 不保证更新频率 

·禁商业转载 禁改禁抄 weibo同名


二足獸貓總

可能是一只变形失败的loki?

可能是一只变形失败的loki?

小林先生

抖森x你 我是你的药⑼

开始追妻啦!

论:喜欢一个低情商的女孩子应该怎么追?

答:看心情🌚


⬇我叫正文⬇


“我还记得曾经答应过他去看日落,但是后来我们之间连黑夜都不剩了,干干净净。”


手停在了键盘上,不忍心再继续写下去可最后也只能含着泪接着后面的故事——这样的日子你已经过了几个月了,每个晚上的写作总让你的梦不得安稳,可又不甘心让故事停止在昨天的悲惨——即使你知道结局一定会是HE.


半学期快过去了,你不敢给忙碌的糖豆先生打电话,你害怕。泡在实验室的生活对你来说是美好的,至少能逃过Abby和她男友秀恩爱。“Cici你什么时候才准备交男友啊?”你坐在两个人中间当电灯泡的时候...

开始追妻啦!

论:喜欢一个低情商的女孩子应该怎么追?

答:看心情🌚


⬇我叫正文⬇





“我还记得曾经答应过他去看日落,但是后来我们之间连黑夜都不剩了,干干净净。”



手停在了键盘上,不忍心再继续写下去可最后也只能含着泪接着后面的故事——这样的日子你已经过了几个月了,每个晚上的写作总让你的梦不得安稳,可又不甘心让故事停止在昨天的悲惨——即使你知道结局一定会是HE.



半学期快过去了,你不敢给忙碌的糖豆先生打电话,你害怕。泡在实验室的生活对你来说是美好的,至少能逃过Abby和她男友秀恩爱。“Cici你什么时候才准备交男友啊?”你坐在两个人中间当电灯泡的时候Abby总是这样感慨。



你习惯了一个人生活,习惯了一个人承受,习惯了一个人在无数个日夜拼搏,如果你的世界突然闯进一个人,你希望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手机于你,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联系着人与人之间的千山万水,当没必要时自然不用带在身边。



周末在家的自习你完全没有理会手机,因为它对你的学习完全没什么用途,比起平板和笔记本,手机反而更容易影响你的注意力,也因此忽略了那些个消息。



“最近还好么?”



“还在忙吗?”



“我这几天休息可以去找你么?”



“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女孩子要照顾好自己。”



“怎么不回我?出什么事了吗?”



“等我。”




TBC.

Michelle.C☮️
#每日一抖# Day 448...

#每日一抖# Day 448


【给大佬倒酒


【图源见水印】

#每日一抖# Day 448


【给大佬倒酒


【图源见水印】

roseliii

【一体】抖森衍生水仙文 待续

“我倒也蛮想追逐爱情的,可惜我配不上这么好的东西”


“我亲爱的阿辽沙,不要奢谈爱情。”


 -

H一向喜爱下过雪后的深夜。月光映在人间,在雪的作用下,一切都被覆盖上了一种潮红。或许说是潮红并不准确,其实更像是刚把蔓越莓茶包扔到热水中,渐渐渗出来的那一种颜色,流动着,扩散开来,直至将一切都染透。一切都被覆盖住了,那些流浪汉留下的痕迹,小猫小狗的巢穴,最后回家的人留下的脚印和车痕。看上去,一切都是洁净的样子。每每此时,H都会想到他常翻出读的书里的句子:“他俩面对面站在雪地中央,冻得瑟瑟发抖。”他俩,面对面,雪原,中央,每个词字都被慢慢地,在喉头心尖斟酌...

“我倒也蛮想追逐爱情的,可惜我配不上这么好的东西”

 

“我亲爱的阿辽沙,不要奢谈爱情。”

 

 -

H一向喜爱下过雪后的深夜。月光映在人间,在雪的作用下,一切都被覆盖上了一种潮红。或许说是潮红并不准确,其实更像是刚把蔓越莓茶包扔到热水中,渐渐渗出来的那一种颜色,流动着,扩散开来,直至将一切都染透。一切都被覆盖住了,那些流浪汉留下的痕迹,小猫小狗的巢穴,最后回家的人留下的脚印和车痕。看上去,一切都是洁净的样子。每每此时,H都会想到他常翻出读的书里的句子:“他俩面对面站在雪地中央,冻得瑟瑟发抖。”他俩,面对面,雪原,中央,每个词字都被慢慢地,在喉头心尖斟酌来去数次。

 

h更偏爱雨天。雨来的爽利,清透,既是浸润又是冲刷。在那些透不过气的日子里,h整日里便盼着一场大雨,让自己得以探出头来,换一口气。他忍得太久,直盼着被淋湿,不是一片衣袂,一抹额角,这远远不够。被淋湿不错,如果能被浇透就最好了。左不过一切都会蒸发掉,没人会知道他曾这样做,想这样做过。大颗大颗的雨滴如果不是打在车窗玻璃上而是自己身上该多好。雨天像是上帝的馈赠一般,不是为了无辜万物,是暂时性的修正和停歇。就像过去每周二的电视台检修一样,固定相同的画面,整日积累的矛盾无法消弭,只能通过暂停一切来自我治愈和寻求平静。天亮后一切回到5%,一夜没见的我们又重获了爱的能力。

 

 -

H对这世界是失望的,这世间不干净。他自诩一向不是什么正经人,这些年来,他为了满足新鲜感和体验感做尽了当做与不当做之事。除了内心一道线内寥寥几样,剩下的,即使广义地从人来讲,他想,自己绝不能算得是个好人。在地狱行止,伪装自己为魔鬼是最安全不过的颜色了吧。似乎在不同的场合认识H的人,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全然不同的形象。轻浮、严肃、浪荡、专注、散漫、执着,全都是他。不过是因了他认定和人相处顶无趣,玩是最没意思的事情。做个玩咖或许也是需要天资的吧,可他却总感到自己是像个沉浸于五光十色中的局外人,投入了身体和感知,情绪却留在零度边界,沉沉的,压着,一触即破。他对人性绝望,人性弱点之共通绝望。所有人,所有人都走着一条路。

 

h是这世界上最干净的人,或者说,他想活得干净。活得干净不容易,他知道,但这份重量本不就该担着吗?生命的重量,终是要分散在活着的每一个瞬间的。许多人问他,最近怎么样?他总答:还不是那样过。就那样——尽力地、用心的、守着过。左不过是为了不辜负这重量。感受是最重要也最难的事了,无论怎样,旁人都会觉得是轻飘飘的。在听闻有人半余月喝掉14瓶烈酒的时候,看到深夜还在讨生活的人的时候。这样的重量压在每一个人身上,可日子和时间,并没停驻分毫。相比起来,雨打在身上的重量又能有多少,双手双脚至少,还都是属于自己的。失望无意,夏夜秋雨,他还期盼。

 

 -

H从没正正常常谈过恋爱。他过于挑剔,可在他挑的同时,自己也在被他人挑选着。荷尔蒙最爆裂的那一下常被错觉为爱情,可说到底,有什么才是爱呢?他讲不清楚,他爱过好多人,有时长些,有时短些,他从没欠过谁的,他俱为哪怕只一秒的心动买单。男孩女孩,他总分不清自己究竟爱得是自我悸动的投射还是那一个载体,泛性恋?同性恋?异性恋?连自己都讲不好,说来,感受都是无比真切的,可对象却愈来愈模糊与虚幻了。Crush这种事,怎得同老实人一起。恋爱虚妄,瞎搞反倒是条理分明。乱搞的人选只能比恋爱更严格,剔除了情感的柔光滤镜,标准彰显得与求职应聘无二致。拎得清在感情间永远不是件好事,什么都分清了,得少多少乐趣。

 

h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适合谈恋爱,偏人人都不信他。人人心中都有一个他,人对着人像是光对着雾,想看透的与着力掩藏的。抑或,雾本雾,雾不知雾,光又怎好唐突定义。真是存续期为多久的真呢?爱上下一个人后前一段感情是否一切都要抹去,那么这一段将被抹去记忆又是真是假?在h生活的世界里,这些都是不那么轻易被容许存在的。以贩卖幻想为生之人却最被禁止真实触碰,他是真的,可他却分不出,爱他的人爱上的是什么。他只有坦然以对这一切,参与一切,感受一切,从玻璃匣子中逃离,一头奔向最剔透密集的泡沫里。他只是自己。

 

 -

在开不到尽头的高速路上,H一直在听Pulp。他没和h说过,但h知道这是他最喜欢的乐队。那年H从Eton回伦敦,住在Margaret Street。h穿着他的衬衣,他给h拍了照。朋友说这男孩眼里都是爱意,他真假难辨,但他想他是真爱上h了,他总得和h在一起才行。那天他做了些吃的,一起吃了,于是喝酒。h把手机和烟放在楼梯上,翻出歌单,解开衬衣的扣子在屋子里跳舞,跳的没有章法,赤着脚,他看着h的脚掌和脚尖不规律地抬起落下。h跳累了,仰在沙发上,两颊潮红,散着热气,眯着眼,看着他,和他说话,接吻,又笑起来。那场景每次他想起h时都会记起。丰沛又散乱的记忆太饱满了克制就失去了作用,他感觉身体的一部分被占领了。笨拙的钝感一下侵袭了所有剩余空间。他想他完了。

 

h在车上听着disco 2000,其实他更喜欢另一支Mott the Hoople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也被那句let’s all meet up in the year 2000吸引了。如果能回到千禧年在他是这个破碎的自己前该多好。彼时该会有不同心境吧,总会比现在的有些希望。如果那时候能遇到H或许一切也会不一样,两个简单明朗的人,笑是酣畅,哭是淋漓,也不知道爱是什么但从不忌讳说爱,即使并不爱。现在他跳舞,喝酒,在视线不交会时凝视,在对视时轻轻拂过,迷离大于意乱,装作浅薄又深情。他知道H看穿了这些,逢场作戏里的真情一分就够了,多一分就多一份负担。吻与抚摸亦需举重若轻,眼底的颜色要藏起来,欢愉最怕托付。他不想唐突的自己毁了这一刻。

 

 -

H又在喝Dalmore了。他一向是喜欢喝清爽干烈的Gin的,可h喜欢更厚重的。他去年带了一瓶同h共饮,喝了大半,剩下的H一直没动,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他想存些什么为证。还有烟草,他重新抽烟是因为那包黄gv。是他们一起在酒店转角一个巴基斯坦人开的小商店里买的。每念及h,他便卷一支,吸食,把自己埋在缭绕的烟雾里。什么都不想,似乎时间里只有白噪音,偶尔驶过的车,落在院子里的鸟和路过的猫,滴在苔藓上的水滴,烟卷燃烧细碎的噼啪声,以及,他自己。深吸一口气时闻到烟草燃烧,闻到风,闻到血橙味道一闪而过。他企图顺着气味溯寻下去,每到最后,只有自己身上的木质气息。水流人走,最后只剩下自己,大抵是这样罢。

 

h似乎很容易陷入所有让自己变得清醒又狼藉的事物里。几年前嗜酒喝坏过一颗牙,醉酒后爬着去洗澡,爬到一半要停下来把身上的衣服揪掉,心跳声要比水淋下来落在后背上的声响大多了,像是最后的撼击。他记得有一个晚上他和H两个人只是站在后院的台阶上整整饮了六七个小时。从黄昏到深夜,那天真好啊,他们谈天,接龙写下许多页不着边际的诗,嘲笑阶级社会,依偎着跳舞,接吻,放开对方点一支烟分享。冰块用完了,H打电话叫人来送冰冰块,他就在一旁喊闹,然后任由H拉过来他吻他。那是个最好不过的晚上了,地上散落着数不清的烟头,后来似乎下雨了,他和H把椅子搬到花房屋檐下。他把腿放在H腿上,恍惚的意识中H没有反应,他就坐到H腿上去,把头缩进H脖颈间,唱There was a light。心软的像静流的水。



·文中有涉及到一些TWH的真人相关小细节 但如果忽略这些是可以独立成为一篇水仙文来看的 没有任何意淫倾向 希望不要有人来杠我

·两位主人公H和h可以看作是同一种人的不同表现形式 eg.雨雪本为一体 只是水的不同形态

·图片为主人公灵感照片 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本质不带入任何对TWH真人的揣测理解!

·无肉 BE 未完待续 不保证更新频率 

·禁商业转载 禁改禁抄 weibo同名

Michelle.C☮️
#每日一抖# Day 447...

#每日一抖# Day 447


【🌟🌟🌟

#每日一抖# Day 447


【🌟🌟🌟

司命

欧美初心糖抖森~2

图源lof,p5授权图,p4大图,我也木有无水印的,要找原太太。

希望不知道在不在英国的抖森能安安全全的避开这次疫情!

照例抱图扣1,红蓝交易私聊我拿原图哈!

感谢喜欢!占tag致歉!

欧美初心糖抖森~2

图源lof,p5授权图,p4大图,我也木有无水印的,要找原太太。

希望不知道在不在英国的抖森能安安全全的避开这次疫情!

照例抱图扣1,红蓝交易私聊我拿原图哈!

感谢喜欢!占tag致歉!

锤基王道!

啊啊啊我美丽的森森,甜甜的糖豆,扑通扑通的!嘻嘻嘻!

图片来源:百度

啊啊啊我美丽的森森,甜甜的糖豆,扑通扑通的!嘻嘻嘻!

图片来源:百度

石墩儿

这两张图是给大家参考废土星球6里抖森在花房穿的红色暗条纹西装的,我真的爱了这西装

这两张图是给大家参考废土星球6里抖森在花房穿的红色暗条纹西装的,我真的爱了这西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