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omcruise

1252浏览    58参与
Yaz

我很高兴收到了在pixiv上看过我的TomCruise电影《fanarts》的人的评论,所以这些都是一些旧的画,但是我要上传这个。😊

我很高兴收到了在pixiv上看过我的TomCruise电影《fanarts》的人的评论,所以这些都是一些旧的画,但是我要上传这个。😊

zhagonG

沉迷甜汤无法自拔,是绿眼金环的漂亮汤猫!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老天鹅啊  

P1P2选择困难最后还是选择两张都放了..P3丢人本体公开处刑(PS救我

画完之后用原图和一些水彩贴图做了合成,甜汤真好喝,我要再喝最后亿口(破音

沉迷甜汤无法自拔,是绿眼金环的漂亮汤猫!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我的老天鹅啊  

P1P2选择困难最后还是选择两张都放了..P3丢人本体公开处刑(PS救我

画完之后用原图和一些水彩贴图做了合成,甜汤真好喝,我要再喝最后亿口(破音

MaxMarauders

梦境

之前做了个梦,梦见阿汤,发在微博上了,忽然想起来发到lofter上记 一下,想扩写成个文,看什么时候有空吧。

*本文阿汤一律不是本人,在做梦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这一点了,不管他是莱斯特还是小牛,绝对不是阿汤本体。梦里有感觉他是一个很孤独忧郁而温柔的人,有一部分在告诉我他灵魂里有一部分肯定是莱斯特,但他在我面前展示的大部分是一个小牛的形象。

这个梦大概充分说明我还是脸皮太薄,不能和他谈恋爱,只能是一种若即若离的……(假)父女情深


It all started with a dream.


每当天空变得一片灰白,我都...

之前做了个梦,梦见阿汤,发在微博上了,忽然想起来发到lofter上记 一下,想扩写成个文,看什么时候有空吧。

*本文阿汤一律不是本人,在做梦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这一点了,不管他是莱斯特还是小牛,绝对不是阿汤本体。梦里有感觉他是一个很孤独忧郁而温柔的人,有一部分在告诉我他灵魂里有一部分肯定是莱斯特,但他在我面前展示的大部分是一个小牛的形象。

这个梦大概充分说明我还是脸皮太薄,不能和他谈恋爱,只能是一种若即若离的……(假)父女情深


It all started with a dream.


 

每当天空变得一片灰白,我都会想起来,这一切都始于一个梦。


 

梦境开始于我从一场安稳的睡眠中醒来。


 

我清醒过来时穿着碎花的连衣裙,傍晚的海风吹散了困意,Tom领着我从船上走下来,天边的夕阳是暖洋洋的橙色,这座小岛也是。Tom说我是他领养的女儿,我对此毫无记忆;他说我们从大陆一起乘船到小岛上来,我对此也毫无记忆。事实上,直到下船之前,我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我只知道我应该和他一起住在这座小岛上,于是我便和他一起住在这座小岛上了。


 

这座岛大概是处于热带,但是从没有过降雨,甚至不曾有过阴天,每天天空上都是一轮如火的骄阳,照着黄沙漫漫的城市。最奇怪的,又或许是最正常的,是岛上的居民——他们几乎都不是人类。这里最多的大概是巫师,他们终年裹着黑漆漆的袍子和斗篷,在集市上交换物品,在酒吧里兜售魔药,据说巫师们在城市之外有自己的学校,但其他人根本无法看到。在集市上,另外最常见到的就是妖精了。妖精们有两类,一种差不多有一米五高,耳朵尖尖的,眼睛很小,嘴巴突出,说话时会漏出锋利的牙齿;另外一种要更矮小,一米不到的样子,有着灯泡般的双眼和巨大的鼻子。我更喜欢后一种,因为他们看起来更温和一些。还有很多其他的生物,比如精灵啦,矮人啦,狼人啦,还有吸血鬼,但最最难得一见的是普通的人类。除了我和Tom之外我只遇到过两个个人类,一个是在矮人的铁匠摊后面的小巷中,我曾瞥见一个骨瘦嶙峋的老人,穿着白色的背心坐在门槛上抽着烟管。我确定他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虽然我毫无证据。


 

另外一个是Tom的同事。


 

Tom是个飞行员,其实大家都叫他Maverick。他的同事也不例外。那是个瘦瘦高高的青年,有着卷卷的金色头发和卷卷的小胡子。他始终都管Tom叫Maverick。后来我仔细想想,Tom从没告诉过我他叫什么,是我固执的认为他就应该叫Tom。我这样叫他,他就这样应。于是我就一直这样叫他。


 

飞行员是个很受尊敬的职业,因为他们是唯一能离开岛屿的生物。但我觉得其他人对Tom并不尊敬,更像是畏惧。他们不欢迎我们,我们也无意于和他们来往,所以我们住在城外,一栋歪歪斜斜的三层小屋中。


 

今天是Tom上班的日子,大概下午一两点钟才会回来。我在家里的露台上待了一早上,远远地望着集市——那是Tom回家的必经之路。到了中午,我实在是觉得无聊透顶,于是决定出去买点东西。


 

我买了几支香薰蜡烛,和一个金色的风铃。 拎着东西从店铺里走出来时太阳火辣辣的在头顶发着光,照的脚下的沙土路发烫。突然我想到城外有那片海,去玩一会水,似乎是解暑的最佳选择。


 

我从未去过那里。


 

凭着不知哪里来的印象,我绕到银行后面的小巷子,巷子的一面是银行的后墙,另一面是高大的灰黑色城墙,据说是几千年前留下的遗址。沿着城墙走了约莫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尽头,绕到城墙背面,我看见墨蓝色的大海。


 

到岛上以来,我从未如此近距离的看过海洋。


 

我突然想起去年Tom带我去沙漠里露营,我们躺在夜空下,他给我讲每一颗星辰的故事。深蓝色的背景下,繁星闪烁,汇成的星河仿佛在缓缓流淌,横跨整个天空。那个景象牢牢烙印在我心里,此刻又莫名地出现了。


 

我不知为什么,认为星空还是不过大海,蓝色的波浪在阳光下闪着金光,引着我向前走去。


 

我把鞋拎在手里,踏上城墙白色的基石,小心地沿着外围走着,波浪不时温柔地抚过我的脚踝。


 

城墙外围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想海洋突出,绕过突出的直角,我惊奇的发现原本应在左侧的城墙消失不见了。眼前是一大片开阔的金色沙滩,向原本城市应在的地方望去,我只看到一片树林和一条蜿蜒地小路。


 

我走在海边,海水一次次冲上岸,浪花留下白色的泡沫,还未褪去便被新一轮浪花吞没。温暖的海水让我又勇敢的往近走了走,很快我便放下了袋子开始撩水玩。海水从脚趾之间一次次溜走,带走了泥沙。金色的太阳似乎已经温和了许多,暖融融地照在岸边,我眯着眼向远处看去。


 

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一处光发生了诡异的折射,仿佛隐隐有人影在晃动。我回到沙滩上,愈发确定那里有些东西。跟着那隐约的影子,我在沙滩上一路向南跑去,海面愈发狭窄,最终变为了一条河道,我脚下的沙滩也变成了坚实的公路。隐约可见的轮廓就要跑到大桥的桥底,那里光线灰暗,我着急起来,生怕跟丢了它。试探着,我将脚踏上了水面。水面是凝固的,我能感觉到一层透明的冰面,很薄,却不凉,但确实在我的脚底。那影子进入桥下的一瞬间露出了完整的轮廓——是个高挑的长发女人。


 

“劣质的隐形衣用久了之后会露出使用者的轮廓……”一个声音在我脑子里提醒道。一间模糊的教室,一个壮实的男人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顺理成章的,我接受了那是一个穿着隐形衣女巫。


 

在我晃神的瞬间,她彻彻底底的消失了。我跑过桥底,四处张望,两边只有苍翠茂盛的树林,毫无女巫的踪迹。


 

我慢慢走回了岸上,望来时的路,海滩不见了踪影,我也懒得再回去拿东西。我从未来过小岛这处,这里的植被和别处截然不同,到处是高大的苍翠的树木,但这里的道路却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我挑了一条石板小路,绕过两三座微微起伏的山坡,便又看到热闹的集市了。


 

晃晃悠悠地走在街上,我突然发现Tom和他的同伴迎面向我走来。


 

“答应我,不要到海边去,好吗?”他的叮嘱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看了看自己粘着沙粒的脚,迅速躲到了一个小摊后面。


 

他从我面前走过去,和同事有说有笑。他的笑容仿佛有某种魔力,让我紧紧地盯着他,挪不开目光。他带了墨镜,遮住了那双深邃的绿眼睛,小麦色的肌肤上仿佛在反射着阳光。可能是飞行服太热,他将袖口完了几道,手臂的线条展露无疑,极有健康的美感。他手里拎着头盔,我看他的头顶上果不其然全是汗水,几滴挂在额角上,又顺着脸颊完美的线条流下来,让他不得不用空着的手擦了一下。他走过去,笑声穿过街道传来,勾的我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我是如此喜爱阳光下的他。


 

“Maverick!!!”一个尖尖的属于妖精的声音传来,吓得我往后缩了缩。


 

“她去海边了!”果然,一个妖精匆匆跑来,在他面前停下,大口喘着气。Tom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脸色变得惨白,把头盔和眼镜塞给同事,一把把妖精揪到了面前。


 

“她中午买了东西去的,后来就没再见她回来。”妖精将我扔在沙滩上的袋子递给他。他接过袋子死死攥着,指甲似乎都要陷到肉里去。我有点害怕,若是现在被他看见,他怕要狠狠地教训我一顿吧?


 

“在哪?”他艰难地问道,声音低哑,低垂着眼,袋子扔在地上,他整个人似乎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那原本阳光的脸庞暗沉下来,仿佛一瞬间被人夺走了全部活力。我的心跟着他颤抖起来,犹豫着要不要走出去。


 

“城墙……”不等妖精说完,他转身就要跑。


 

我窜了出来:“Tom!”


 

他猛地转过身,瞪着我。


 

“Tom!”我又小声叫了一次。


 

他一步步向我走来,眼睛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熟悉的气息抱住了我,他将我紧紧按在他的胸口上,我的心又不争气地疯狂跳动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低喃着道歉,我越过他的手臂看到周围围观的人群,有点不好意思地往他怀里缩了缩。他一会肯定会生气的吧,我悄悄想。


 

“你是我的女儿……我不会生气的,你是我的女儿啊……”他突然说。我有点生气的想:你不过也就比我大八岁,鬼相信你是正当手段领养我。我撇撇嘴抬起头,恰巧撞进他碧绿色的眼睛里。


 

绿色的瞳仁外有一圈细细的金边,我隐隐看到自己的影子。从未有哪一刻,我如此憎恨自己是他的女儿。微风轻拂过,我抬起手臂环住他:“可我不想只做你的女儿啊……”声音小到我自己几乎都听不见。


 

他仿佛也没有听见,松开了拥抱,紧紧拉着我的手,领着我往家走去。


 

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拖地长长的,沉默地走在路上,他始终没有松开我的手,我也紧紧回握着他。我想起下午看到的人和他说起来:“你说会不会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女巫呀,天天往城外跑那个。”说是老女巫其实看起来也不过三四十岁,但没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只知道她有三个女儿,最大的已经三十五岁以上了。


 

他冲我笑笑,依旧不肯放松拉着我的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还没反过味来,他就拉着我往回走去。从集市尽头的小路走下去,一路来到了刚才的大桥旁边。我正好奇他要怎样去找一个穿着隐形衣的女巫,就看他在空气中抓了一下。一个中年女巫突然出现了,两只淡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枯草般的头发披在肩上,看起来有些吓人。她呆呆愣愣地站在那,一动也不动,看起来有些吓人。


 

我往Tom身后缩了缩,不满地看到他温和地拉住那个女巫的手腕,可是又不敢提出自己领着她走。一路上那个女巫一句话也没有说,跟着我们到了最近的小酒馆。


 

我和Tom要了一间房,把她放到床上。她立刻像没了骨头一样瘫了下去。


 

不一会她的女儿们都来了,三个女巫都穿着长袍戴着兜帽,进来也不打招呼。Tom将我拉到他身后,汗湿的掌心贴着我的,黏糊糊的汗水混在一起。她的大女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一个激灵。Tom用手指在我手臂上画着圈圈安慰我,也不知他摆出了什么表情,那个女巫突然瑟缩了一下,打开门请我们出去。


 

走在酒馆七拐八拐的长廊上,夕阳将天边的云朵染上橙色,就好像我刚来的那一天。那天他也是这样走在我前面一点,领着我回家。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一闪而过的画面:“我觉得我以前好像也是个女巫……”


 

他的手抖了一下,将我攥的更紧了,声音特别特别低:“……总会选女巫……”我听不太清,也没有听懂,只感觉残阳从窗子里照进来,照在我们交握的双手上,格外温暖。


微醺柠檬

上个色,顺便很开心地玩滤镜【手动滑稽】

上个色,顺便很开心地玩滤镜【手动滑稽】

彩虹野鸡
授翻/Free Falin’...

授翻/Free Falin’



rps,希望加锤刀组tag没有不妥。



summary:Tom Cruise时刻准备着为任何一部电影下坠,但他从未准备好与同事一起坠入爱河。



一点屁话:


还是说如果有途径与能力的话,去看原文!可以的话点赞留评鼓励一下可爱到爆的原作妹子,笔触温柔到我哭泣!!!


开篇埋胸真的暴风哭泣了吧那可是哼哼的胸诶!!!


关于Fallin’ all in you 这首歌的翻译我是从网上找的,作者有所改动而无法对应的地方我做了相应的改动。歌也挺好听的,很符合文章的基调,大家可以当作BGM


原文软软的基调真的让我这种py...

授翻/Free Falin’




rps,希望加锤刀组tag没有不妥。




summary:Tom Cruise时刻准备着为任何一部电影下坠,但他从未准备好与同事一起坠入爱河。




一点屁话:


还是说如果有途径与能力的话,去看原文!可以的话点赞留评鼓励一下可爱到爆的原作妹子,笔触温柔到我哭泣!!!


开篇埋胸真的暴风哭泣了吧那可是哼哼的胸诶!!!


关于Fallin’ all in you 这首歌的翻译我是从网上找的,作者有所改动而无法对应的地方我做了相应的改动。歌也挺好听的,很符合文章的基调,大家可以当作BGM


原文软软的基调真的让我这种py型选手左右为难了,希望看着还算流畅吧。







最后我一定要说!哼汤真的是太适合fall这个单词了,电影本身也叫fallout😂有没有人会给善良勤劳的我产一篇《坠入》AU的唯美爱情故事啊(真是凑不要脸)



彩虹野鸡

亨汤/坠入爱河/rps

锤刀组的rps,打了tag希望没有不妥!

我终于找到组织了激情发个电...


Henry收到的第一个来自MI剧组的礼物是一个户外围巾,来自Tom。他可能并不知道Henry喜欢什么,所以选择了最稀松平常的迷彩元素。


在这之前他们只见过一面,是在TomLA的家里,和导演一起,商量关于《秘密特工》的拍摄事宜。


当时的Henry不算处于人生低谷,但也自觉受尽了生活的冷眼,他坐在计程车上,像即将迎来第一次约会的高中生一样,心里积攒着欢喜和忐忑。他就要和Tom合作了,和那个Tom Cruise一起出演Guy Ritchie的特工片。


他穿了正装,打了发胶,无头苍蝇一样在房子外面乱转...

锤刀组的rps,打了tag希望没有不妥!

我终于找到组织了激情发个电...


Henry收到的第一个来自MI剧组的礼物是一个户外围巾,来自Tom。他可能并不知道Henry喜欢什么,所以选择了最稀松平常的迷彩元素。


在这之前他们只见过一面,是在TomLA的家里,和导演一起,商量关于《秘密特工》的拍摄事宜。


当时的Henry不算处于人生低谷,但也自觉受尽了生活的冷眼,他坐在计程车上,像即将迎来第一次约会的高中生一样,心里积攒着欢喜和忐忑。他就要和Tom合作了,和那个Tom Cruise一起出演Guy Ritchie的特工片。


他穿了正装,打了发胶,无头苍蝇一样在房子外面乱转,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呼吸,告诉自己表现得成熟专业一点。


接着他面前的那扇门被拉开了,Tom穿得很随意,冲他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他身上那件黑T衬得Henry像个毛头小子,西装和发胶不过是成熟的伪装,更该死的是在远离计程车冷气的几分钟里,他马甲里的衬衫已经湿透了。


而Tom的笑容就和穿过他身侧从门内喧嚣而出的冷气一样完美,也一样有吸引力,Henry晕晕乎乎地跟着他进了屋。


最后他也没能和Tom合作,反而是和Armie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事后他曾吐槽Guy,说他就是想要美国特工比苏联特工矮上11厘米。


Henry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像是一个要和高年级学姐约会的高中生,精心乔装了自己,紧张与忐忑繁衍出名为甜蜜的孩子。


然后人家去了牛津或者耶鲁,没来参加他的成人party,他和同年级的女孩开了房,扛着宿醉与纵欲的头痛回到家中,后知后觉发现对方寄来的礼物就摆在门廊。


Tom邀请他参加August的试镜,然后在他并没有拿到结果的时候寄来了一个礼物——防风围巾。


Henry了解过MI6剧组的大概行程,拍摄大多会在低温的高纬度地区进行。


他会心一笑。


等到真正进组他才发觉这次拍摄延续了他和Tom第一次见面时的形象,穿着三件套的毛躁小子和打扮随意的传奇特工。


当Angela说出hammer时他不可避免地想起了Armie,在喜闻乐见的厕所戏份中也免不了被提醒——好吧,他在之后的宣传期永远无法摆脱这个话题了。


他们去了许多地方伦敦、新西兰、巴黎......


Henry会说在巴黎和伦敦的拍摄其实挺浪漫,如果Tom没有受伤的话。


Henry皱着眉头回头看着他一瘸一跛地跑向自己,Tom脸上的表情过于逼真以致他不能判断刚刚完成一个高难度特效动作的男人是否真的伤到了自己。


然后他听见Tom说:“我很抱歉但我骨折(broken)了。”


Henry的心也跟着破碎了,他跑过去,看着工作人员收拾设备,被各种钢架、保护索围起来的逼仄空间同安全感一道消失,Tom坐在空旷的楼顶,冬季湿冷的风贯穿了Henry。


好吧,他想,他看的那些法国电影里是怎么形容坠入爱河的?但他想那些都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怦然心动。


他那颗在岁月中颠沛流离的少男心在呼啸的冷风中被他捧着一腔爱意缝缝补补地拼凑完整,然后酸涩与胆怯将他包裹,剥夺了Henry把它递给Tom的勇气。


大家已经打电话开始安排休假了,Henry窝在家里,他一抬头,看到被他挂在衣帽架上的那条围脖。他们还没拍到外景,这条围脖也暂时还没有派上用场。


MI6这次用了很多老人,于是他作为新人小帅哥不可避免地被关照了。他们都送了些很有用的礼物,Henry的回赠是...好吧说来有些不走心,一束玫瑰或者一根领带。


毕竟他只是个来自泽西岛的迂腐英国人,他这样玩笑道。


Simon拿着那条深蓝色的调味领带翻了个白眼,然后指着穿着皮衣的Tom说:“你一定送了他一大束烂俗的红玫瑰,对吧?”


“毕竟他是那种拿着一大束玫瑰花骑摩托的朋克风帅哥而不是打着领带的油腻制片人。”Rebecca补充道。


于是他们聊起Tom的投资事业,并成功敲诈了一顿晚饭。


Henry的确送了Tom一大束红玫瑰,里面小心翼翼地藏着他自认为破碎而丑陋的爱情,还有来自温带海岛男孩为数不多的热情。


Tom就像那束红玫瑰,他带着石膏单脚站立着给来访者打开大门,热情而完美,完美而残缺。


Henry并不太多的浪漫细胞占据了整个大脑,叫嚣着要把Tom写进诗篇,压进韵脚,而他微笑的绿色眼睛恰似他身后敞开的门,温暖而毫无保留。


Henry的心疯狂跳动起来,它得到了回应和滋养,又从最柔软的底部衍生出浩大的喜悦与满足。


法语里拗口的词汇灌入他脑中,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把那个短语说了出来。


坠入爱河。


自己的声音清晰传入耳道。


而Tom只是说:“你还带了花。”


他在Henry的世界里放了一大把烟花,它们簇拥着、燃烧着、绚烂地升上天空,拼凑出一个歪歪扭扭的,象征爱情的图案。


Fuck I love him.


他在心里说,围脖上的迷彩图案长成一整片森林,像绿灯侠的车道,将他毫无阻力地送到Tom面前,还附带了一整束玫瑰。


这就是他想过的,在看到那条围脖的时候,接着把它变成了现实。


最后一站在挪威,剧组里大部分人已经杀青,Rebecca在山脚下的摄影棚里等待属于自己的戏份。Henry在凌晨被拉起来特效化妆,然后是位于布道坛岩的一整天的拍摄。


安全绳绷紧前的疯狂下坠里Henry想,现在一切就结束了,他和MI6、和挪威、和Tom...


不,他和Tom还没有结束,Tom也还没有结束。Rebecca递给他一张卸妆棉,提醒他脸上几厘米厚的烫伤疤痕。


她还带上来了香槟和火腿,看来他要在高价租下的著名景点开他的杀青party了。


Tom从底下翻了上来,拽掉计时器,躺在岩石上。


北欧的夕阳颜色很浅,和远方嫩绿的森林接壤,Tom躺在仿佛漂浮在空中的岩石上,像一幅色彩素净的田园油画。白雪与寒风将美好的因素夸大,太阳以自己的方式还原了莫奈的光影。Tom和他身上乱糟糟的夹克,还有被风吹乱的金棕色短发将被定格在画面里,也定格在Henry心中。


但他没能享受太久严寒中的阳光,Henry摇着香槟向他跑来,他刚刚卸掉了脸上狰狞可怖的特效化妆,在寒风中笑得像个孩子,虎牙露在外面,烫过的头发向两旁飞起。


Henry松开手指,Tom已经闭上了眼睛,冰冷的香槟和泡沫拍打在他高挺的鼻梁上。


所有人都发出饱含着笑意的,意味深长的语气词。


Tom睁开眼,他撞进Henry的眼睛里,那是一片深蓝色的海洋,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涌动,波浪泛着金光,快乐潜藏在里面让它熠熠生辉。Tom没意识到Henry已经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像个莽撞的小船长一下子闯入了未知的海域。他被柔软的碧波包围,怀揣着美丽得不可思议的梦想。他就躺在甲板上,头顶是低垂的星星,身下是宁静的大海。


诡谲的海洋也会对喜爱的船只付出不可思议的耐心与柔软,Tom耳畔清晰得响起Henry说过的那个短语—-坠入爱河。


拗口的法文穿过时空抵达,营造出不易察觉的浪漫氛围。Tom再次说了不合时宜的话:“为什么要在这种天气喝冻香槟?”


Henry皱起眉头,“你知道的。”但他没能藏住自己的笑容,作为一个演员真是太不合格了,“这种天气无论什么最终都会变成冻香槟。”


Tom脸上还带着特效化妆,血淋淋的伤口横亘在他冻得发白的脸上。Henry伸出手指擦了擦那道伤痕,颜料将香槟泡沫染成粉色,围绕着他的手指。


Rebecca向他们走来,她笑着看向Henry,“老天,你会冻坏他价值连城的脸蛋的。”


于是Tom也一起笑了起来,Henry拽下脖子上的围巾替他擦干净了香槟,他们站起来往搭起的小桌走,“杀青愉快。”Tom说。


夹克的衣领被打湿了,他不在意地脱下来拎在手里。Henry从后面追上去,敞开大衣将Tom裹了进去。他们像个笨拙的巨婴一样往前走,Rebecca走在前面的背影显得纤细苗条而敏捷,或者说正常。


Henry被这个想法逗笑了,两具在打斗中升温的身体裹在一件大衣里,Tom转身看了一眼这个著名景点,他们所站立的平面仿佛凌空而建一般延伸出去,底下是陡峭的山岩。


他撞进并没有停下脚步的Henry怀里。


和Tom住在一起后Henry问过他要不要一起夜跑,好脾气的Tom翻出一顶帽子,跟在他后面出了家门。


他们一直跑到海边,Tom说,拍张照片发到你签到打卡的社交网站上去,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对吗?


Henry皱着眉头问他“why do I”,抬起胳膊把两个人都框进取景框,Tom只来得及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老实说Henry拍照的技术不怎么样,但不影响社交网站上的女孩们为了两个帅哥的合照兴奋到发疯。


在没有播出的某个脱口秀里,主持人说August Walker一听就是个坏人。Henry皱起眉头侧过脸看向沙发另一端的Tom,“是吗?”他说,“我以为这是一部好兄弟携手拯救世界的动作片。”


而Tom笑着说:“不要拿BVS那一套说辞来忽悠全世界了吧。”


Henry会心一笑。


END


对不起我不记得阿汤受伤那一幕是在哪里了orz巴黎还是伦敦?如果是伦敦麻烦给我说一下,不胜感激!

Henry在诺顿秀蝙超搞地下情的名场面应该没人不知道吧?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Armie Hammer,阿米汉莫。

微博@小棋子er
彩铅手绘-无敌男神阿汤哥😘?...

彩铅手绘-无敌男神阿汤哥😘😘
工具:霹雳马+卡达6901+丝蒂摩彩铅纸
两个月时间,累计50+小时,看过汤哥所有电影的举个手🙋🙋

彩铅手绘-无敌男神阿汤哥😘😘
工具:霹雳马+卡达6901+丝蒂摩彩铅纸
两个月时间,累计50+小时,看过汤哥所有电影的举个手🙋🙋

MaxMarauders

记一个梦

我!终于梦到阿汤了!

梦见自己是个高中生,去参加一所大学办的国际夏令营,校园超级大很复古的样子(发现女巫里面牛津那种),家长因为某种原因是可留在校园的,和我们分开住。然而我家长并没有来……

一个黑人女孩和我一个屋住!人特别特别耐斯,性格特别特别好,我俩非常合拍。后来夏令营布置任务说让搞一个什么项目,需要调查采访,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特效啥的就说能采访到阿汤就好了。然后这姑娘给我来了一句:“行啊,他是我爸啊。”我就:“???!!!”然后发现这是阿汤收养的一个女孩子……她就带着我去家长那边找阿汤,阿汤是碟4洗澡出来那个造型,带着Suri在玩。见到黑人姑娘就超亲,知道我是他养女好朋友以后二话没说就...

我!终于梦到阿汤了!

梦见自己是个高中生,去参加一所大学办的国际夏令营,校园超级大很复古的样子(发现女巫里面牛津那种),家长因为某种原因是可留在校园的,和我们分开住。然而我家长并没有来……

一个黑人女孩和我一个屋住!人特别特别耐斯,性格特别特别好,我俩非常合拍。后来夏令营布置任务说让搞一个什么项目,需要调查采访,我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特效啥的就说能采访到阿汤就好了。然后这姑娘给我来了一句:“行啊,他是我爸啊。”我就:“???!!!”然后发现这是阿汤收养的一个女孩子……她就带着我去家长那边找阿汤,阿汤是碟4洗澡出来那个造型,带着Suri在玩。见到黑人姑娘就超亲,知道我是他养女好朋友以后二话没说就给我来了一个大拥抱!按怀里那种!!!然后我就脑袋全懵了不知道怎么问那个问题,看着稿子都问不出来。阿汤就让养女和Suri去玩,坐在草地上blabla和我聊(///▽///)还揉了我的头发!

这个问题好像很复杂,阿汤就让我们这几天都过去,我们天天上完课就往他哪跑,养女好像是因为意识到我是阿汤粉丝,然后又因为我是采访部分的负责人,每次就把我丢给阿汤,自己和Suri去玩。阿汤后来就和我熟了!每次给我吃小蛋糕,还准备冰激凌(///▽///)最甜美的部分来了!后来有一次我超级累就在他腿上睡着了!!!!醒过来看见阿汤在画什么示意图,我迷迷瞪瞪爬起来蹭到他下巴,他就让我靠着他肩,然后就搂着我给我讲!!!临走还嘱咐我好好休息(///▽///)

晚上回宿舍我表示需要整理整理资料,养女和我一起,然后就吹阿汤blabla好,看了眼手机表示阿汤说要我电话,听说我家长没在之后打算明天休假日带我和他家孩子一起出去兜风!!!!!!我去收拾东西的时候难过地醒来了……

这个梦真的超级真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阿汤全程散发着浓郁的父爱的光辉……辈分差的有点多……

浪里个浪
居然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居然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居然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MaxMarauders
来吹阿汤 98年的时候在伦敦,...

来吹阿汤

98年的时候在伦敦,阿汤救了一个被抢劫的女士,并和保镖一起去追击抢劫犯

不光在荧幕上,在生活中他也是一个英雄呀

来吹阿汤

98年的时候在伦敦,阿汤救了一个被抢劫的女士,并和保镖一起去追击抢劫犯

不光在荧幕上,在生活中他也是一个英雄呀

leoblack

all the right moves/part①
那啥最近实在是被我汤勾魂引魄???
截点图冷静一下【不】

……最后有1p假车【对不起

all the right moves/part①
那啥最近实在是被我汤勾魂引魄???
截点图冷静一下【不】

……最后有1p假车【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