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derbetray

259浏览    35参与
♲不可回收

重发性格设定

*Empty性格设定↓

⊙这是对之前那张图的补充,整合了一下聊天记录hhhhhhh

⊙设定请参照两篇一起浏览✔

*按自己的想法来,怎么爽怎么来,喜欢屠杀尤其是背叛杀(他会觉得很开心)

*决心是破裂的,大部分在Empty那里,但是福也保存了两块碎片(虽然他最后是不想活了才把决心给衫,但是猹强行留了两块碎片给福,所以这个决心是个碎的)福最后把决心推给了Empty,也就说Empty的决心是碎裂的但是依旧可以让他存活,即使Underbetray已经被他毁了

*Empty给他自己取这个名字是他觉得他已经不配称作sans了(一个疯了还毁了自己au的审判官),而且他不再信任别人,心里早就空荡荡的了...

*Empty性格设定↓

⊙这是对之前那张图的补充,整合了一下聊天记录hhhhhhh

⊙设定请参照两篇一起浏览✔

*按自己的想法来,怎么爽怎么来,喜欢屠杀尤其是背叛杀(他会觉得很开心)

*决心是破裂的,大部分在Empty那里,但是福也保存了两块碎片(虽然他最后是不想活了才把决心给衫,但是猹强行留了两块碎片给福,所以这个决心是个碎的)福最后把决心推给了Empty,也就说Empty的决心是碎裂的但是依旧可以让他存活,即使Underbetray已经被他毁了

*Empty给他自己取这个名字是他觉得他已经不配称作sans了(一个疯了还毁了自己au的审判官),而且他不再信任别人,心里早就空荡荡的了,再也容不下别的事情了

*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随心所欲,看情况而变,这个我确实不能概括.......不过可能一开始会装作友好的样子,笑里藏刀嘛毕竟ww他兴致来了想玩一下你的话会装作和善然后背叛杀,如果遇到讨厌的人估计直接开干了装个屁的仁慈

*配置是:

⊙一个决心

⊙高到呈现不可视状态的LOVE(因为福衫两个一共几百次屠杀全部叠加了,所以很高)

⊙代码组成的剑和GB(p.s.剑可以无限生成)会玩时停,还有衫们都会的瞬移(?)

*平时闲着的时候会在UB里躺在沙发里打游戏

*接触厌恶(是厌恶)他讨厌别人接触他的身体

*性格大概是杀不杀全凭兴致,兴致来了就玩玩你(什)但是谁能料到他在相处过程中会不会突然兴起呢∑(°口°๑)❢❢

*他不是易怒型的,极少生气,生气起来很疯狂,但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

*如果自己的猎物不小心让他跑了他也不会生气,追不追全凭兴致,他对于杀掉猎物都是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反正杀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而已,对象是谁不重要

*他喜欢一切都在掌控之间的感觉,如果有什么失去了控制,他会很不爽并且尝试重新控制,说不定会有点慌,但是不会恐惧,也不会惊慌失措,做事倒是很有条理和逻辑

*Empty的弱点是脖子,如果脖子被触碰了会愣住几秒的然后会想办法挣扎,但是会很痛苦(有不好的回忆)福之前打过很多次屠杀,有一次是直接断头(类似于吊死,是在把他吊在审判长廊然后一刀断头)重置没有恢复刀痕,有刀痕留在脖子上面,如果触碰到脖子他会有窒息感,力气会变小并且瞄准率也会变很低,他会愣住几秒,会回想起之前的惨痛(心理创伤

*轻微洁癖,不严重,会避免血迹和灰尘沾染,毛领上的灰是因为杀的太多了实在是没办法避免而且毛领确实容易沾灰ww

*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骨ww最大的特点是耐心毕竟是玩背叛杀的

————关于Betray!Frisk————

*被迫打了206次背叛屠杀的

⊙Underbetray被毁后↓

*福因为决心太少(只有碎片了)所以有时候会突然出现,而且代码不稳定,平常不出现的时候(准确来说是没办法出现)就像完全不存在一样,感受不到任何他存在的气息

*不过他出现会有实体,不需要借助Empty的身体,他们不是互相捆绑,也不需要同一个身体做媒介,也就说福出现的时候甚至可以和Empty互动而不像Cross是个精分(什)

*决心太少了(还tm是chara给他抢回来的不然这傻孩子一开始是不想活了的)福也很可怜的,他的脑袋中是被player占了主导,自己是顺从型意识,会遵守player的命令,猹是反抗型,最后几章里福和player顶嘴就已经是猹的意识开始表露了,福的身体中存在他自己,猹,还有player,他相当于是一个容器,存在着几个意识

Ps我把带的链接删了,请联动之前一篇

♲不可回收

最近的鱼鱼(*´▽`*)

p1p2果然是我家的孩子都逃不过被刀的命运(我真的是亲妈

后面全是鱼,有我家的还有别人家的,比较杂(。)

指绘好难啊没有触屏笔的日子

最近的鱼鱼(*´▽`*)

p1p2果然是我家的孩子都逃不过被刀的命运(我真的是亲妈

后面全是鱼,有我家的还有别人家的,比较杂(。)

指绘好难啊没有触屏笔的日子

♲不可回收

🍵🍵

我果然藏不住图,害

Empty真帅我终于画全身了

重度孩厨,害

P2是人类女体,害,我怎么这么孩厨

Killer是群里另一个画的●´∀`)ノ♡

🍵🍵

我果然藏不住图,害

Empty真帅我终于画全身了

重度孩厨,害

P2是人类女体,害,我怎么这么孩厨

Killer是群里另一个画的●´∀`)ノ♡

♲不可回收

是自家的福福!!!

让他给你们比个心?不是

是自家的福福!!!

让他给你们比个心?不是

♲不可回收

*“引诱”

*画得好累........浑身酸痛

*指绘厚涂太累人了,为了勾出毛的质感我拼了!!!接近8000笔我真的死了,当场去世,说不定不会有下次了

*引诱为题,知道设定的应该懂的୧((〃•̀ꇴ•〃))૭⁺✧

*欢迎大家来了解Empty!!୧((〃•̀ꇴ•〃))૭⁺✧多点推荐拜托啦求求你们多点推荐(你闭嘴)

*希望大家喜欢他如果有赠图就好了(不你别想)

*“引诱”

*画得好累........浑身酸痛

*指绘厚涂太累人了,为了勾出毛的质感我拼了!!!接近8000笔我真的死了,当场去世,说不定不会有下次了

*引诱为题,知道设定的应该懂的୧((〃•̀ꇴ•〃))૭⁺✧

*欢迎大家来了解Empty!!୧((〃•̀ꇴ•〃))૭⁺✧多点推荐拜托啦求求你们多点推荐(你闭嘴)

*希望大家喜欢他如果有赠图就好了(不你别想)

♲不可回收
Empty给大家拜年啦(〃ノω...

Empty给大家拜年啦(〃ノωノ)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这里Rmi/祢欢迎来玩!!!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他呢(*´艸`*)

Empty给大家拜年啦(〃ノωノ)
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这里Rmi/祢欢迎来玩!!!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他呢(*´艸`*)

♲不可回收

昨天晚上草的草稿(〃ノωノ) 
还是决定放一下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XDDDDD 
骨指好难画(*ノ▽ノ) 
有生之年的勾线( ˙-˙=͟͟͞͞) 
来个人催我画画(*´ェ`*) 
假装是要战斗(*´艸`*)

昨天晚上草的草稿(〃ノωノ) 
还是决定放一下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XDDDDD 
骨指好难画(*ノ▽ノ) 
有生之年的勾线( ˙-˙=͟͟͞͞) 
来个人催我画画(*´ェ`*) 
假装是要战斗(*´艸`*)

♲不可回收
祝各位福到(倒)XDDDD好了...

祝各位福到(倒)XDDDD
好了我语废xd
祝大家除夕快乐吧
自家福(石油给忘了)注意避雷

祝各位福到(倒)XDDDD
好了我语废xd
祝大家除夕快乐吧
自家福(石油给忘了)注意避雷

♲不可回收

我发现我果然囤不住图,忍不住想发orz
p1是给青咸做的cordial的gif,扩到了青咸,超级开心x
p2是我这个屑画手画的自家Empty和青咸家Cordial的互动XD
p3是一瓶酒引发的惨案.gif
是自家Empty和阿寻家的Fallacy!!是两个千杯不醉的家伙
*以上都是草稿,细化是不存在的
*悄悄艾特 @青の盐 打扰啦ww

我发现我果然囤不住图,忍不住想发orz
p1是给青咸做的cordial的gif,扩到了青咸,超级开心x
p2是我这个屑画手画的自家Empty和青咸家Cordial的互动XD
p3是一瓶酒引发的惨案.gif
是自家Empty和阿寻家的Fallacy!!是两个千杯不醉的家伙
*以上都是草稿,细化是不存在的
*悄悄艾特 @青の盐 打扰啦ww

♲不可回收
我丢,还是准备把Empty的设...

我丢,还是准备把Empty的设定丢上来x
应该不会有补充辽x
有再说吧【喂】

我丢,还是准备把Empty的设定丢上来x
应该不会有补充辽x
有再说吧【喂】

♲不可回收

*大概是对武汉肺炎的惊慌,因为我就住武汉隔壁的小城市里orz
*给儿子加个口罩😷
*p2是一个只画了3张图的gif各位眨眼补帧吧,一开始没打算发,但是我发现我屯不住图,又不好意思单独发所以删了上一条lof整合一下再发
*第一次玩画世界【?】
还没摸清楚怎么玩
图层怎么调啊我不会
我好想上色但是还不会玩画世界orz
谁教教我.jpg

*小声想给Empty求赠图有人喜欢他吗求你们多画画他!!!

*大概是对武汉肺炎的惊慌,因为我就住武汉隔壁的小城市里orz
*给儿子加个口罩😷
*p2是一个只画了3张图的gif各位眨眼补帧吧,一开始没打算发,但是我发现我屯不住图,又不好意思单独发所以删了上一条lof整合一下再发
*第一次玩画世界【?】
还没摸清楚怎么玩
图层怎么调啊我不会
我好想上色但是还不会玩画世界orz
谁教教我.jpg

*小声想给Empty求赠图有人喜欢他吗求你们多画画他!!!

♲不可回收
*给自己画了个头像*就这样*只...

*给自己画了个头像
*就这样
*只有头

*给自己画了个头像
*就这样
*只有头

♲不可回收
星霞超棒啊————!!!代发一...

星霞超棒啊————!!!
代发一下w她的阴影上得真好呜呜呜!!!
我私自加了滤镜ww
@星霞迟早猝死
我我我艾特一下,她真好👌🏻👌🏻👌🏻

星霞超棒啊————!!!
代发一下w她的阴影上得真好呜呜呜!!!
我私自加了滤镜ww
@星霞迟早猝死
我我我艾特一下,她真好👌🏻👌🏻👌🏻

♲不可回收

摸鱼💦🐟
P1是Empty
P2是killer
*我不是有意的但是这个答案纸真的好好画啊手感真棒੭ ᐕ)੭*⁾⁾
*每日摸鱼(1/1)

摸鱼💦🐟
P1是Empty
P2是killer
*我不是有意的但是这个答案纸真的好好画啊手感真棒੭ ᐕ)੭*⁾⁾
*每日摸鱼(1/1)

♲不可回收

在?为什么迫害数学答案?
*诶你们好又是我
*我的周考数学答案惨遭毒手
*这到底道德的沦丧还是.....
好了你闭嘴吧↑
*用自家儿子表达一下自己写卷子时的沙雕样子
*我的乐色数学orz

在?为什么迫害数学答案?
*诶你们好又是我
*我的周考数学答案惨遭毒手
*这到底道德的沦丧还是.....
好了你闭嘴吧↑
*用自家儿子表达一下自己写卷子时的沙雕样子
*我的乐色数学orz

♲不可回收

头 痛 欲 裂
【自信点,把欲字去了】
最近在班里午休都睡不好,老是失眠

晚上又只睡三四个小时,头超级疼

一想到还有十天左右才放寒假就头疼

好吧一想到寒假只放十天左右

头就更疼了

——来自休息不好的Rmi
*啊还是想感叹一句,我头疼欲裂是真的

顺便借机画了波Empty头裂的样子

感同身受啊

头 痛 欲 裂
【自信点,把欲字去了】
最近在班里午休都睡不好,老是失眠

晚上又只睡三四个小时,头超级疼

一想到还有十天左右才放寒假就头疼

好吧一想到寒假只放十天左右

头就更疼了

——来自休息不好的Rmi
*啊还是想感叹一句,我头疼欲裂是真的

顺便借机画了波Empty头裂的样子

感同身受啊

♲不可回收
是Empty!!!试了试马克笔...

是Empty!!!
试了试马克笔ww
才发现忘了涂衣服orz

是Empty!!!
试了试马克笔ww
才发现忘了涂衣服orz

♲不可回收
喜欢这种意境w太丑了不好意思放...

喜欢这种意境w
太丑了不好意思放大图orz

喜欢这种意境w
太丑了不好意思放大图orz

♲不可回收

【Underbetray】Chapter.9【完结】

    待他们回到游戏后,Frisk表现出真正的善意,那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Underbetray这个可悲的地方第一次迎来了和平线路的曙光。

    预感到游戏即将被删除,在弥留之际,Frisk在sans家翻出了sans之前那件白毛领蓝色卫衣,上面挂着可爱的倒三角挂饰,钉钉作响。「可以把这件衣服给我吗?」Frisk鼻子一酸,感觉到上面的温暖气息与回忆,sans在他出现在这个游戏之前一直都过着这样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原来自始至终扰乱了这里平静生活的罪人始终...

    待他们回到游戏后,Frisk表现出真正的善意,那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Underbetray这个可悲的地方第一次迎来了和平线路的曙光。

    预感到游戏即将被删除,在弥留之际,Frisk在sans家翻出了sans之前那件白毛领蓝色卫衣,上面挂着可爱的倒三角挂饰,钉钉作响。「可以把这件衣服给我吗?」Frisk鼻子一酸,感觉到上面的温暖气息与回忆,sans在他出现在这个游戏之前一直都过着这样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原来自始至终扰乱了这里平静生活的罪人始终只有——Frisk

    「.....?」sans回头「你想要?拿去吧,反正它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了」

    「.....谢谢。」Frisk小心地套上卫衣,细软的白色毛领拂得他脸痒痒的,很舒服,他沉浸在温暖快乐的回忆中,脸埋在衣服里,他感觉他从未如此快乐过。

    突然周围的一切开始发生剧烈变化,环境中充斥着各种代码,一切景象都变成了代码符号,霎时间,天旋地转。

    看来这里就是终点了,sans苦笑,与人类斗争了那么久,最后居然连个屁都不是。

    ————?看着自己胸前的灰色灵魂突然变成了一颗红色决心,sans觉得不对劲,抬头

    果然,Frisk胸前什么也没有了,空荡荡的「收好吧,这是我自己的意愿,我就随着它一起逝去就好——」「你是个蠢货吗!!!」sans不甘心,又将决心推了回去「重置重傻了吧你,我不需要这个决心」「你!!这种时候了就不要和我谦让了好吗!」Frisk感觉脑壳疼。他用尽气力将决心推给了sans,自己裹着他的蓝色卫衣开始逐渐消亡,sans猝不及防,连忙挡住,结果就是决心裂开了,有一小部分碎片推回了Frisk那边,一颗缺少部分碎片的决心留在了sans这边,但这点决心似乎并不能阻止Frisk继续消失「哈......别管我了,现在我已经很满意了。」Frisk套着蓝色卫衣,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微笑。

    一切重归于静,仿佛没有什么改变,代码重新安稳下来,就像被安抚了情绪的小孩子,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外来者——Frisk消失不见了

   但他不可能再当做无事发生,这早就不是以前的那种平静生活了。

    他很快找到了他的新目标,他希望对抗player。

    凭借着决心的力量,他带着诡异的笑出现在了player的电脑屏幕上「嗯?我不是删了——」「你好啊,player」显然player对于sans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你猜怎么着,我不想再陪你玩了=)」sans举起长剑,斩断了电脑与系统的联系。

    *player的电脑中毒了,原因未知

    sans坐在虚空中,他亲手了结了自己的AU与player之间的联系,没了系统的支撑,Underbetray轰然倒塌,变成一片代码废墟,一片空白。

    不过没关系,反正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不就是没有了自己的AU吗?这并不妨碍他,他可不会仅仅局限于这一个AU,他进入虚空,看到了许许多多的AUs,这是一个很神奇的景象。

    「我的名字是.....Empty」他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早就不配被称作sans了,自从他亲手毁掉了自己的AU开始。

    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叉「原来我已经算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了吗?也对,毕竟Underbetray已毁——」

    「——但我仍然活着」

    「系统阻止不了我的决心」

    Empty真正开始迈入虚空,开始去其他的AU探索了,从此,他的旅程正式开始了。

——Fin
「Empty!Sans背景故事,over」
*大家快去玩ASK啊

♲不可回收

【Underbetray】Chapter.8

    自从sans开始变得不正常后,Frisk觉得自己比以前更累了,sans总是赶在自己屠杀之前杀了其他怪物,而且常常还没走到审判长廊就和他迎面碰见并且大干一架,打得不可开交,这种情况通常是以player强行reset结束的。

    「上次没打完就重置了,胆小鬼哈哈哈」sans笑他

    「你他妈————」Frisk的决心脸快绷不住了。

    说实话,这样的生活让他感觉倦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他妈在他疯了之后又打了一百多次屠杀啊啊啊啊————player吃饱了可真可怕,闲得...

    自从sans开始变得不正常后,Frisk觉得自己比以前更累了,sans总是赶在自己屠杀之前杀了其他怪物,而且常常还没走到审判长廊就和他迎面碰见并且大干一架,打得不可开交,这种情况通常是以player强行reset结束的。

    「上次没打完就重置了,胆小鬼哈哈哈」sans笑他

    「你他妈————」Frisk的决心脸快绷不住了。

    说实话,这样的生活让他感觉倦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他妈在他疯了之后又打了一百多次屠杀啊啊啊啊————player吃饱了可真可怕,闲得慌吧」Frisk坐在系统界面前,挠着头大喊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biu——啊,又回来了,Frisk这样想着,再次进入了Ruins,做着和之前一样的事。

    一切本该是这样的,但是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猝不及防地改变了平静的生活,将平静的湖面掀起阵阵涟漪。

    这是第多少次了?他一边解谜题一边数数,嗯.......204次?不对 205?诶呀不想了,烦

    他这次走到雪镇难得看到漫天灰尘中sans在哨站打盹。现在他只想小心地挪过去,他是真的不想再让sans出现在player的视野里了,毕竟player对于sans的变化很感兴趣,于是才操控他又打了一百多次屠杀,谁知道那个变态会对我们做什么?Frisk冷哼一声,他还挺想了解一下这个懒骨头来着————如果没有player那个心理变态从中作梗的话。

    但是还未等他走出雪镇,就被强行重置了「WTF————」话还没说完,Frisk就一屁股跌坐在了系统界面里,和按键面面相觑。

    「靠,你搞什么幺蛾子————」「我想放弃了」player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等等什么?放弃什么?你终于厌了吗!!!」不得不说,Frisk现在说不激动是假的,他终于可以脱离永无止境的轮回了,不过生活在给你一颗糖之后总是会再给你一巴掌让你知道谁才是爸爸「我可是要放弃整个游戏了,Underbetray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有吸引力了,我已经厌倦了,我会删掉游戏的所有文件,所有事情将会不复存在」「什——?」话音未落,他再次回到了游戏中「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好好享受吧,毕竟——」

    「——以后这种生活就不会再有了,至少对于你来说,Frisk。」

    糟了。这是Frisk心中唯一的想法了,他必须要阻止sans屠杀其他怪物了,毕竟如果真的只能活这一次的话,他希望一个完美结局,之前一直受控于player被迫进行背叛杀,他现在想要一个自己渴望的生活。

    他轻车熟路地穿过Ruins,连招呼都没来得及和Toriel打就急匆匆地推开那扇紫色的门,一把抓住刚准备动手的sans

    「我cao————怎么是你?」「别,这次是真的我,不是player,靠你别动手唔唔唔——」sans把他拖进小巷子里「player?看来我没猜错,这一切果然只是个游戏」「别,我有更重要的事告诉你,你过来」Frisk说着就要去牵sans的手「靠你别碰我.....该死的」sans嫌他脏,因为眼睛里流下的石油滴到了手上,sans碰都不想碰他,但是Frisk哪顾得了那么多,抓着他就运用决心进入了系统界面。

    「...这哪?」「如你所见,这就是系统界面,而player想销毁这个游戏,一切都会消失」「......」「而我这一次,想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Frisk苦笑「player给我背上了巨大的罪孽,我知道我不配,但我想——真正脱离player活一次」Frisk眼角流下泪水和石油的混合物

    「我早就不想活了」

    「一直做着重复的事,备受良心的谴责,打了206次屠杀」

    「一直受控于他,我真的倦了」

    「这一次,我想和Underbetray一起消亡」

    「但是我想把决心给你,它可以帮你撑过delete,我希望你继续活着,这颗决心——」

    「——权当感谢你陪我重复轮回这两百多次的痛苦吧,你也一直记得一切呢」

    「辛苦你了。」

    sans不语,他没有接下这个昂贵的礼物,而是撑着手盘腿坐下,示意Frisk也坐下,两人在广袤无垠的虚空中促膝长谈。

    他们聊了很久,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个,连虚空都未打搅他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