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dertaleau

18.3万浏览    11127参与
普雷尔プレア𓁀

深夜酒吧【企划互动】

  *是跟火花太太家位面福的互动哒

  *大概是社畜和调酒师的故事

  *位面福真的好辛苦,惨得很现实

  *碎·不会安慰人·只知道调酒·片

  

  

  

  

  

  

  

  

  

  

  卷毛恐怕是在公寓里待的时间最少的frisk了,并不是因为她较晚入住,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事,她的本职,也是唯一的工作不再公寓里,并且也不可能再在公寓里兼职。那位顶头上司可不会放过员工,定要压榨完全部价值,只留下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给她恢复精力,在这样时间表经常爆满,加班再常见不过的生活里,哪又有什么力气去掺和公寓的事。

  ...

  *是跟火花太太家位面福的互动哒

  *大概是社畜和调酒师的故事

  *位面福真的好辛苦,惨得很现实

  *碎·不会安慰人·只知道调酒·片

  

  

  

  

  

  

  

  

  

  

  卷毛恐怕是在公寓里待的时间最少的frisk了,并不是因为她较晚入住,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事,她的本职,也是唯一的工作不再公寓里,并且也不可能再在公寓里兼职。那位顶头上司可不会放过员工,定要压榨完全部价值,只留下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给她恢复精力,在这样时间表经常爆满,加班再常见不过的生活里,哪又有什么力气去掺和公寓的事。

  今天也不例外,刚加完班,卷毛精疲力尽,都快要没力气挪动到电梯门口了,酒吧亮着灯,不如先去里面歇一歇,喝掉饮料之类的缓缓。尽管能够改变性别,她还是更习惯女性的模样,自然也继承了一些女孩子的习惯,比如晚上睡觉前洗个澡换身衣服之类的。想到等会儿回家还得洗澡,疲倦就变本加厉的造起反来,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到极限了,现在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只想休息。

  大概是运气差到极致的时候就会触底反弹,恰好有一位客人推门从酒吧里出来,从推门的速度来看这门应该还挺沉,卷毛立刻对推开门的那位frisk投以感激的目光,一矮身钻进室内。着实是不想再多用一分力了,有人代劳最好不过,背景音乐非常舒缓,安抚下工作一整天后紧绷的神经,她看了看远处舒适的沙发卡座,以及走两步就能到的吧台。最后一屁股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上,沙发诚然更舒服,但太远了,十来米的距离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无异于天堑般的宽度,虽然这边没有靠背,但想来趴在吧台上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介意吧?

  一挨到凳子和桌子,最后一丝支撑身体勉强直立起来的力气就立刻消失了,现在累坏的小家伙只想摊在桌子上,好好休息休息。脸贴在桌面上后才发现这里不像别的酒吧,吧台总是有股酒味或是什么黏糊糊的触感,很干净,非要说有什么味道,恐怕就是木材本身的清香,很安心。

  fragment自然注意到了这位客人,从进门就直溜溜盯着椅子,坐下后仿佛整根脊柱都被抽走了,他没什么接待这种疲倦到极点的人的经验,总之,先上杯饮料应该没错。果酒老少皆宜,而梅子酒特有的酸味很适合提神,考虑到此时已经入夏,虽然夜里不算燥热,他还是往杯子里放了两块小冰球。还带着冰凉水雾的玻璃杯被推至卷毛手边,吸引了她的注意,吸管方便她这种懒得把杯子端起来的客人,只要稍微把头从桌子上抬起来一点就能喝到。

  酸,第一反应就是酸,紧接着又从舌尖泛起甜,温度使得所有刺激性的味道都没那么冲,融合成一种圆润的口感,尽管身体上还很累,脑子还是被这样冲击得清醒起来了。并非早上刷牙时薄荷味牙膏那种强迫式的清醒,而是盛夏午睡起来后一杯冰饮的爽快感,都说调酒师得会察言观色,看来这位从进门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先生还挺专业的,知道她需要什么。

  *请问,有什么吃的吗?

  酸味也能开胃,她有点想吃东西。

  fragment点点头,转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碟小蛋糕似的点心,没有奶油,只有少量巧克力做点缀,感觉像是直接把蛋糕胚拿出来给人吃了。

  *晚上,油腻不好。

  过于言简意赅的话,还好卷毛理解力不错,能明白这是在关心她的胃,看来是个面冷心善的角色,这样的frisk又是从哪个au来的呢?出于好奇,在调酒师放下碟子时,她主动伸手做出一副接盘子的模样,实则是想借由“不经意”的肢体接触读取些数据。但这没能得逞,fragment收手很快,没办法,她只好拿起一块糕点,假装自己原本就是想拿食物的,这小蛋糕不是很甜,就算一口气多吃几块大概也不会觉得腻,确实很适合深夜填肚子。

  *我的数据太多,你现在很累,负担太大。

  调酒师板着脸这么解释,这下就有点尴尬了,不经过他人允许就读取数据之类的事……是有点没礼貌的,尽管看起来他完全不介意,为掩饰尴尬,卷毛低头猛喝了几口梅子酒。一定是被系统压迫太长时间,导致工作都变成本能了,才会在这种时候贸然想去读取别人的数据,对,都是系统的错,在给某个骷髅又记上一笔账后,她才咂咂嘴,品出了点酒味。果酒挺符合她喜好的,不像别的酒那样苦,酸酸甜甜的,配上小蛋糕,这个组合真的很合适,如果是白天的话,说不定还有油炸食品可以搭。

  *不好意思,我有点职业病……还有别的果酒吗?

  对于自己的工作,几乎全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放松的地方,她可不打算让那些破事再来破坏气氛。

  *嗯。

  大概是看到她意识不那么飘忽了,这次端上来的酒偏橙色,杯沿上还插了瓣剥了皮去了白络的橘子,比梅子酒更甜点,但还是有些酸味。整体来说更像果汁嘛,卷毛基本没怎么喝出酒的感觉,也许度数也不高?连喝两杯酒后,身子暖洋洋的,肌肉似乎也没那么酸痛了,糕点盘空荡荡的,还没等她要求再加一份,就有一个崭新的,满满当当的碟子又被端上来。

  *唉你们这服务真好。

  淡粉色的酒不知道是桃子还是荔枝,漂在最上面的薄荷叶提供了点清爽的风味,仔细看看的话,这似乎还是起泡酒,又或者是兑了气泡水?明明不知不觉已经上头,卷毛却觉得自己从没这么清醒,心情这么放松过,连语气都变得随意了不少。

  *如果系统能有你这三分之一的服务精神就好了!

  别人家的系统都是以帮助宿主为己任,她怎么就摊上了个老板系统,天天指使她跑来跑去工作就算了,还不给休假的。等不知道是桃子酒还是荔枝酒的杯子空了一半后,卷毛已经彻底放开,趴在桌子上抱着那盘小蛋糕诉苦了。

  *我给你说,我天天给他打工,到处修东西,还都得和做贼一样偷偷修,更别提总有些搞事王就特别喜欢搞事情,弄得别人家au到处都是bug,你知道吗,我比每次游戏更新完被玩家举报得跑到公司加班的程序员还惨!

  身为调酒师,这种场面其实见得多了,别人这么诉苦的话,fragment只会无视,然后找个离得远的地方擦杯子,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frisk,所以尽管他知道她平常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还是耐心的听着。

  *最惨的是,稍微有点想摸鱼就会直接抹杀警告,杨白劳都没这么狠的吧!

  这话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更别提本就不怎么喜欢其他角色的fragment,他其实很想把那个所谓的系统拖出来暴打一顿,但……终归是不能干涉别人au的。现在能做的仅仅是调出一杯好喝的酒,再拿出一碟好吃的点心,让面前这位饱受压迫的小可怜吐一吐苦水。

  *关键系统时不时还跟我玩消失,有这样的系统吗?啊?就连忙都不帮的?我可是在给他打工!

  卷毛说到伤心处,把不知道第几杯酒一饮而尽,果酒喝起来没什么,实际上度数可不低,几杯下去已经什么话都敢往出讲,很显然,这位上班族今晚估计就这么迷迷糊糊醉下去了。

  *被打都不能还手…我才不是别的frisk那种滥好人,凭什么啊,凭什么非得去守护au,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啊!不想上班不想上班好烦!上班好烦!

  从声讨老板变成碎碎念,fragment需要很专心才能听清她在念叨什么,内容都是重复的,主题思想为不想上班,能想象出来她平时压力有多大,工作又有多累。到最后,女孩抱着几个空杯子闭着眼小声嘟囔,就算端上来新的点心也没什么动静,大概是已经睡着了,这幅模样看着很有些可怜,哪怕在睡梦中都要吐槽系统……调酒师摇摇头,打开吧台的暗门走出去。卷毛不重,起码他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感觉轻飘飘的,回忆了一下在入住申请表册子里看到过的信息,他走向电梯,一枚镜子碎片从袖口飞出,敲下二十楼的按键。

  反正今晚应该也没别的客人了,先把她送回家吧。

黑淵

仍舊是預感!

正在施工中——

這回是猹和烤二逼的part

仍舊是預感!

正在施工中——

這回是猹和烤二逼的part

薄泹,不会画画但已经写疯了

『KI』 Bon voyage. 一路顺风

#  认清cp向再点进来,注意避雷。

#  开个小长篇,没有tag就制造tag。

#  热度破百提醒我把中间没写完的车补上。(你在做梦)


——『꧁———ᝰᨐᝰ———꧂』——


        也许清晨更能抒发一个人的欲望,ink的墨水在其他人熟睡的时刻流失,满脸焦躁,希望耗尽了——他的黄色染料。接着他又愤怒的握起画笔,再平静的安置一旁。他有着蚂蚁的习性,从不睡觉,又变得高尚了起来。眼泪滴在killer紧闭的嘴唇上,但仍没能令他醒来。绿色使...

#  认清cp向再点进来,注意避雷。

#  开个小长篇,没有tag就制造tag。

#  热度破百提醒我把中间没写完的车补上。(你在做梦)


——『꧁———ᝰᨐᝰ———꧂』——



        也许清晨更能抒发一个人的欲望,ink的墨水在其他人熟睡的时刻流失,满脸焦躁,希望耗尽了——他的黄色染料。接着他又愤怒的握起画笔,再平静的安置一旁。他有着蚂蚁的习性,从不睡觉,又变得高尚了起来。眼泪滴在killer紧闭的嘴唇上,但仍没能令他醒来。绿色使他们拥抱,欲望总算是安稳落地。没有温度,没有喜乐,也没有下一步动作,他像一个静置的石雕,就这样定格在他身上。他的时光仿佛被按下秒表,也在这时一个沉睡的灵魂被唤醒,他在一片紊乱中睁开眼来,伸手稳住身上的石雕,避免他倒下。金色的光照在他脸上,有些惊愕,却带着笑意。阳光不会让他们感到温暖,却足够看到彼此,翅膀轻抚脸庞,远逐的海鸟势必要追逐船桨的尾浪。一次短暂而轻快的吻,还残留有淡淡的墨香。

  

   

  

  killer随手取下ink背带上的一瓶颜料,墨渍的腥苦占据味蕾,从一个人的口腔,到另一个人的唇角。一两滴溢出的紫色红顺着脸颊流淌,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伴随吞咽声汩汩作响。

  

   

  

  “你醒来了吗?ink君。”

  

   

  

  颜料的作用在他身体里起效,唇齿间或许还残留着甜味,他自己喝的话说不定会有一些奇妙的味道。绿色的苹果味硬糖果,黄色的蜜饯柠檬,红色的枣味焦糖,任何一个甜到发腻的吻。

  

   

  

  “故意的吗?”

  

   

  

  “我只是又忘了。

  

   

  

  他再次向他索吻,欲望还在一息尚存。眼神那般,热切,明媚。只有情人会那样奉献出自己,抛开思绪,轻柔而动人,斑驳的魅力足以令人神魂颠倒。killer细心为来者安排合适的落脚处,以便心安理得的接住他的馈赠。从黎明到日出,不着边际的心思在空中的云朵里穿梭,云海的游鱼,安详的凝视大海。光和热都无法形容他们的爱情,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爱情,只不过是两个残缺的躯体和灵魂融在了一起,既不会感到不相斥,也不会彼此相容。宛如奇迹一样的存在,被那些夏日的火红云朵征服,不引起强烈的惊叹吗。他们的感官开始追逐那遮敝理性的无知迷雾,感性认识开始膨胀;即将成为潮水迅速填满已经变得肮脏泥泞的理性的海岸。

  

   

  

  舍弃就餐的铜锣,听听斯巴达横笛的声音。一颗纯洁高尚的心灵,在欲望下变的腐朽,他的颜色变淡,在堕落时快乐,也因此感到混乱不堪。他会在前一秒斥责自己难耐的将他推倒,又在后一秒将他禁锢牢靠,吻他的胸膛,啄他的脊骨。在世人面前一直隐瞒自己腐化堕落的身心的高傲自制力;因情欲而毁容的丑陋;这种丑陋可以将闷烧着的情感余烬化成——一团纯洁的烈火,甚至在美的王国里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色彩被涂抹在贫瘠的身子上,又快速的消融,生活的斑驳从不会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骄傲而纯粹;天空仿佛是他的殿堂,太阳成为了他的蜡烛。

  

   

  

  ink仅仅沉沦于欲望的眼神褪去,那些涂抹在他身上的颜料逐渐消失;成为他的一部分。他的表情逐渐变的灵动且富有生气,不再是一味的索求,而是取之有度的来回踱步。killer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温和的亲他的脸庞,他拉起他的一只手臂,令他不得不拉近距离,再以颤动的指头拖住他的下巴,稍微转一下他的头。沾染到松子酒的酗酒徒,醉的凶狠,还带着毒,在尝到一丝甜头后,释放了强忍的渴望。突如其来的震颤,令ink下意识不安的翻动起身子。白色的云在蓝天里慵懒地流动,游弋到被钟爱的角落,又支起腰杆。不能食用的狐狸,有时追捕猎物也不完全是为了果腹。他们和所有普通的情人一样,刺激生理本能的感官;撞击声,沾有墨渍的彩绘。在光天化日之下丝毫不在乎他人的感受。像欺骗世界一样的欺骗自己,两个骗子相互分享了世人都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在一起就不足为奇了。

  

   

  

  ……

  

   

  

  他们走在一条无止境的的石子路,路途轻松又愉快,却因为太过偏僻人迹罕及。

  

   

  

  “喜欢……”killer将他抱在怀里:“ink君,但我想听你说话。”

  

   

  

  宝石喧闹地闪闪发亮,尽管他根本动也没动。

  

   

  

  温度即将从他身体上消退,颤抖的瞳孔,那些紊乱起来的AU。黑色的情绪吞没了killer,他的意识拖拽着沉滞的水土,被扼住的脊骨,生生阻断了依靠魔法和颜料活动的躯壳;失去光泽,成为消瘦苍颓的骨架。尽管他吻遍全身,任何一瞬间都不可能听到灵魂在跳。脱离控制的时钟,麻木,依靠本能的摆动,再残忍至极的带走时间;在荒野里面被藤蔓束缚,最终枯死在哪?他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追捕的野兽,被困在一张网中,他已经愤怒得无法思考。被拒绝的现实,他将刀尖安置在脆弱的肋骨上打算毁尸灭迹。外面的阳光已经很耀眼,被搁置的骨节摇摇欲坠,白色、坚韧的雪——它们融化在地上。

  

   

  

  床头颤颤巍巍的画册,咔哒的落在地上。迎着风再翻动几页,这是ink唯一称得上是记忆的东西。两张简笔画:他的面前一片光明,身后看不到的地方被全部涂黑;当他蒙上眼睛,四周就算是黑色。killer从麻木的意识中清醒过来,液态决心又一次的鼓舞他逃避现实的灵魂,眼睛里不断有挣扎的白色流光闪烁,最后失去。他替他穿好衣服,静置在那的沉默模特。戏剧一样,嘲笑和讽刺剧本的粗制滥造。他的眼神中是否闪过一丝愤恨,又或者是看透了一切的嘲讽。他知道自己不顾他的死活只管逃跑。没有任何反抗,轻而易举的十指相扣,他可以一整天都在拥抱他,这样他会原谅他。

  

  

  他流着眼泪,或许可以被称作眼泪的黑色珍珠,还试着抓住什么。发出低沉、狂暴的咆哮,送到他的嘴里,竭力攀援的样子就像笼子中的松鼠。再没了什么魔法造物,一个充满空气的空间。

  

     

  

  他又开始觉得完全喘不过气,胸口像要爆炸一样。

  

   

  

  救他……救我。

  

   

  

  痛苦重负的尖叫,发癫一样的狂笑。一个人在最险恶的时刻无情地抛下了你,难道不会感到鄙夷和憎恶吗?无法承担任何事,和所有活在虚伪幻觉里的人们一样,自己从门里走了出来,他被吓坏了。怀着满心感激他艰难地往前跨了几步,原以为终于可以摸到河岸了。激动中又跪倒在岸沿的黑泥里,满身泥泞。马上又奋力地爬起来,迫不及待想要走出这残忍的河水。他的头疼的快要裂开,一冷一热的冰火交杂;他拼命的想要抓住那些消逝的光点,只是痛苦的看着他们从手里滑出。视线已经无法再继续维续,他已经太累了,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浑身沾满了污渍。

  


  他忽然唱起了歌,假装有只鸟儿飞过。

水晶兔Ku

 @F.X3X1 

猹猹内心满是波动 甚至想要掐死以前的自己

不过幸好保存的都是可爱(?)温馨的记录


 @F.X3X1 

猹猹内心满是波动 甚至想要掐死以前的自己

不过幸好保存的都是可爱(?)温馨的记录


谷上森樱

咳咳,摸鱼,图文可能不相关,嫌烦可以不看

well,我也就只能对着家里的三八(电脑名字)集中精力了

我每抱怨一次人生你们就越少一份耐心不是嘛,心想着这人怎么还不更新非主流传说啊

well,情况是这样的,我脑子出问题啦,时间越晚脑子越有问题

理论是,“默认自己有病就是没病”,反推是,“默认自己没病就是有病”死循环就是,“我有病,我默认了。等于我没病,我默认了。等于我有病……”

你看看你看看,想恢复正常就等我周五放学见到三八开始画画应该就好了

咳咳,摸鱼,图文可能不相关,嫌烦可以不看

well,我也就只能对着家里的三八(电脑名字)集中精力了

我每抱怨一次人生你们就越少一份耐心不是嘛,心想着这人怎么还不更新非主流传说啊

well,情况是这样的,我脑子出问题啦,时间越晚脑子越有问题

理论是,“默认自己有病就是没病”,反推是,“默认自己没病就是有病”死循环就是,“我有病,我默认了。等于我没病,我默认了。等于我有病……”

你看看你看看,想恢复正常就等我周五放学见到三八开始画画应该就好了

御噙
flowerfell代购 五美...

flowerfell代购


五美元也就是35r


有支付截图


有汉英两种


讲了flowerfell的故事和衫福有孩子的番外~


需要加v linwanyan418


此说说只留一天 不刷屏


有问题戳主页看合集

flowerfell代购


五美元也就是35r


有支付截图


有汉英两种


讲了flowerfell的故事和衫福有孩子的番外~


需要加v linwanyan418


此说说只留一天 不刷屏


有问题戳主页看合集

㊣鱼仔酱的搬运号
他们好好www 【授权搬运】s...

他们好好www

【授权搬运】slepyfibry太太的作品

注:不可二创,描图,转载,商用(如果你想,请去询问原作者

授权图+主页链接 


他们好好www

【授权搬运】slepyfibry太太的作品

注:不可二创,描图,转载,商用(如果你想,请去询问原作者

授权图+主页链接 


玫上三芷
画了error姐 灵感来自太太...

画了error姐

灵感来自太太的甜文

点我看香香文 

感谢太太投粮,孩子死得安详(躺)

不良撩衣服什么的太犯规了啊啊啊啊啊!!!!

妈耶太太好会

(悄咪咪艾特一下太太)@mzj 

画了error姐

灵感来自太太的甜文

点我看香香文 

感谢太太投粮,孩子死得安详(躺)

不良撩衣服什么的太犯规了啊啊啊啊啊!!!!

妈耶太太好会

(悄咪咪艾特一下太太)@mzj 

云楚子
为什么我写作业的笔这么丝滑(?

为什么我写作业的笔这么丝滑(?

为什么我写作业的笔这么丝滑(?

㊣鱼仔酱的搬运号

P1    ie

P2 西装error

P3   西装ink

P4 ,P5.P6都是ie

P7.美丽error

P8   error表情一览

[授权转载翻译]kinotura太太的作品

未经原作者允许禁止二次转载,描图等

授权页 

P1    ie

P2 西装error

P3   西装ink

P4 ,P5.P6都是ie

P7.美丽error

P8   error表情一览

[授权转载翻译]kinotura太太的作品

未经原作者允许禁止二次转载,描图等

授权页 

和平Frisk路过

自家AUUnderHacker

这个文章是之前在百度复制我的,会有一些不同

(名字会改哒QAQ

[图片]


1.关于UnderHacker的世界


这个世界最开始其实是原版世界,除了骨兄弟,其余人与原版一致。(最开始!!!


次世界被刻意隐藏起来,为了不被外来AU打扰(不代表找不到)


但是在Chara和小羊被世界中的错误杀死之后世界就发生了改变。


黑客PAPYRUS为了防止错误将剧情修改,变

也就是Chara生病,小羊去世。但由于之前那几个掉落下来的孩子的剧情无法强行改变(PS如果改变会影响未来,也就是黑客的现在所处的时间)虽然只改变了一个Chara和小羊的死亡,但这导致了世界发生bug...

这个文章是之前在百度复制我的,会有一些不同

(名字会改哒QAQ



1.关于UnderHacker的世界


这个世界最开始其实是原版世界,除了骨兄弟,其余人与原版一致。(最开始!!!


次世界被刻意隐藏起来,为了不被外来AU打扰(不代表找不到)


但是在Chara和小羊被世界中的错误杀死之后世界就发生了改变。


黑客PAPYRUS为了防止错误将剧情修改,变

也就是Chara生病,小羊去世。但由于之前那几个掉落下来的孩子的剧情无法强行改变(PS如果改变会影响未来,也就是黑客的现在所处的时间)虽然只改变了一个Chara和小羊的死亡,但这导致了世界发生bug,使UnderHacker中的很多人的性格和设定发生改变。(鱼姐当时还是原版设定。还有小花还有一点点灵魂碎片,所以还有一点感情。


Chara记得所有事,但是只能做一名旁白。


2.人物Hacker PAPYRUS



外观:戴着蓝色的耳机。有一件蓝色的连衫帽,有黑色描边。胸口上有一个吃豆人图案,右手手臂上有一个小GB图案,白色的口袋。带着皇家科学家项链(灵感来自粉丝的礼物)。里面穿着淡灰色的羊毛衫。穿着淡灰色的牛仔裤,还有拖鞋。


设定:喜欢喝可乐,还喜欢嚼口香糖,喜欢玩游戏有6个人格(此为伪主人格)性格沙雕,爱开玩笑。不懒但爱宅。十分疼爱他的兄弟(所有人格都都不太一样)。在现实世界是个拥有自闭症和人格分裂症的人(本来只有5个),来到了自己创造的AU后,又衍生出一个人格,然后拥有自闭症的主人格把主控制权给了他。同时除了真主人格其他人格部分记忆被隐藏。拥有绿色的审判眼,第一次屠杀只有一二阶段,在被砍到了之后,黑客就使用了重置。他拥有更多的特殊攻击,每种人格的攻击风格和格挡方式都不一样。之后几次人格审判顺序和遇到人格的顺序有关。在自己的AU中实力并非最强,因为他不敢乱修改代码(他曾经修改过,导致了AU人物的性格和特点发生变化),在其他AU中也不敢乱修改(一不小心创造了一个新AUXD),知道有AU的存在,并且了解的很多很多,包括很多套娃AU。由于曾经在现实世界是个人类,他也了解很多AU角色的设定和技能。




如果有游戏的话,在你背着羊妈自己离开时,会随机遇到3个人格(没有伪主人格


三个都有不同的"迎接"方式


第一个会在遗迹墙后面靠着,等着你出来,等你出来后他将会恐吓你,并且询问你的来历。然后把你带到哨岗。因为他知道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第二个会在你走到栅栏那里时,立马瞬移到你身后吓你一跳(玩家控制的角色会被吓倒)并且会表现的很滑稽,然后会说他是如何发现你的到来的

,接着会向你介绍他的兄弟。


第三个会在你过了桥之后,就被被吃货拖了出来,躺着雪地上懒得得动,接着吃货发现你是人类后,就会有这么一段对话。


吃货:嘿!你看那是一个人类!


黑客:是吗?快去抓吧。(闭眼


吃货:嘿!你不能这样,你知道的我想抓住一个人类,因为我想成为负队长!


黑客:.......


吃货:算了,嘿,人类我将会抓住你并且把你抓到安黛因那里去!希望你能逃过我和我哥的抓追捕。我要带着我这个奇怪的哥哥去准备准备,你可以等着我们或者自己向前走。。(拖骨中


还有黑客在玩家没来时,是拥有重置能力的(没有存档)




还有一个就是为什么黑客给自己设定成PAPYRUS的身体,这是因为他在现实中的身高与PAPYRUS差不多,而且他在现实中的弟弟与Sans的身高相似。(黑客的弟弟在现实世界中已经死亡了,所以只能把Sans设定成自己弟弟的性格)




小花的设定:



外貌:有着黄色的花瓣,绿色的眼睛,还有淡蓝色的身体。是金色花和回音花的融合体(PS:到了暗的地方会发出淡淡的光,懒得画了)


性格:充满活力,喜欢在地底里跑来跑去,有很多朋友,包括PAPYRUS。


设定:PAPYRUS在小羊灵魂还未完全消失前,将他的灵魂注入了金色花朵和回音花的融合体中,因为单个容器无法承受一个灵魂,甚至连灵魂碎片都不行。他的灵魂只有一点,所以还拥有感情。遇到羊妈和羊爸时会逃走。很想变回原来的样子,所以一直在想办法。


知道重置和存档的事,但是只会保留一点印象。


游戏刚开始会带着主角在遗迹走一段路,之后遇到羊妈后逃走,等出了遗迹后会跟着主角,并且告诉主角一些地底的历史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屠杀线中会在结界与你战斗(ps:还是花朵形态)


知道自己是因为死亡而变成花,但不知道被谁变成了花,(PS:被PAPYRUS删掉了一些不好的记忆)


最爱吃曲奇饼干和菠萝面包(PS:在游戏中你可以给他买这些东西)


小花这个角色我之后还会加设定的,所以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以指出来,我会改正的。XD


恰货的休闲服(还有战斗服装,设定还在想(◐︵◑)



3.关于UnderHacker的地区


UnderHacker里多出了四个地区,分别是


休闲街(在雪镇的南方)类似一个步行街,怪物们经常来这里娱乐。


开采区(在瀑布的西南方)为了开采材料建造房屋和扩建国家。


地下海洋(这个要通过船只到达)那里住着很多怪物,你可以使用怪物的魔法,从而到达海底,里面也住着很多怪物。(包括人鱼和洋葱芋还有其他怪物)


辽阔的矿洞(需要在热域乘坐电梯去)这里是怪物们在一次扩建时发现的,这里非常广阔,玩家可以在这里坐车。


4.关于UnderHacker中的怪物们


在UnderHacker中每种怪物都有同类,包括羊家,鱼家,除了骨兄弟,但是属于boss级的怪物只有几个。


这里就列举一些重要的


鱼类:他们大多数都生活在海底海洋,有部分鱼类到了别的地方生活,比如鱼姐。


羊类:他们生活在地下的各个地方,有不同的职业。


龙类:先说一下里面的宅龙其实是蜥蜴形的恐龙,但是皮肤很光滑。这些恐龙们大多数会根据自己的特质而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不过大部分都生活在辽阔的矿洞。


幽灵类:整个地底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有些喜欢吓唬人,有些则喜欢什么也不干。


洋葱芋:他们都生活在地下海洋,除了我们在瀑布遇见的洋葱芋。(心疼一秒钟


火焰类:其中包括烤尔比双胞胎(没错烤尔比有双胞胎,他们都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温度,由于是魔法火焰,所以他们并不怕水,但是他们还是很少去接触水,主要分布在热域和雪镇。


除此之外还增加了更多种类的怪物


蛋蛋怪(主要是在遗迹中)因为外壳,ta可以抵挡3次伤害,里面其实是一只小蜥蜴(注意不是恐龙)


音符怪(主要是在瀑布)通常是3、4个成一体,会通过音符节奏攻击。


史莱姆(主要是在辽阔的矿洞)不过大多数都是很可爱的。


猫类:他们喜欢在雪镇和瀑布,还有提米们也算猫类的一种哦。


矿洞鼠:注要找辽阔的矿洞和开采区工作,对玩家没有敌意。


好了,其实还有一些怪物,这些之后再说。


5.关于UnderHacker里的细节


第一次导致世界bug是黑客修改Chara和小羊的死亡故事,导致了出现了第一个bug。


接着错误通过漏洞操控小花屠杀,一边屠杀一边删除,最后被黑客和鱼姐在瀑布了结,鱼姐当时处于半删除状态,在黑客修复好漏洞时,并且将错误再次伪删除(因为删不干净),随后就使用了重置。但是由于鱼姐是源代码被删除部分,重置并没有完全抹去她的记忆,使她留下了潜意识。并且她的脸上有一个红色的叉,性格也随之改变

大图还没画(‘◓Δ◒`)


第二次漏洞是有外来AU人物进入这个世界,导致了部分地区错乱,之后黑客将他驱赶了出去,这才解决,但是因为这个小小的漏洞使错误拥有了很轻微的实体化,不过只能在地下游走,干不了任何事,ta也不会被看见。当玩家打屠杀线之后ta的实体将会慢慢饱满,会替代Chara充当你的旁白。(把Chara删除了


在这个AU中,你只能完成一个结局,除非你在结局之前重置。所以AU里不同的结局都是发生在不同平行宇宙的。



一般滚过冬瓜呱

关于sinister是哪位仁兄

是新AU hittale(撞名了没)的审判者,目前hurttale的人类组初设我搞在了本子上,会有改动所以暂且不发上来(也就代表着现在是只有sinister的立绘做好了)[图片]↑这位仁兄即sinister,设定我会出的(毕竟是梦到的衫,我可以在梦里搞设定)

是新AU hittale(撞名了没)的审判者,目前hurttale的人类组初设我搞在了本子上,会有改动所以暂且不发上来(也就代表着现在是只有sinister的立绘做好了)↑这位仁兄即sinister,设定我会出的(毕竟是梦到的衫,我可以在梦里搞设定)

一般滚过冬瓜呱

迟来的六一快乐

小瓜娃子们

第一个六一,说起来你们还是小宝宝(((

迟来的六一快乐

小瓜娃子们

第一个六一,说起来你们还是小宝宝(((

一般滚过冬瓜呱

咱好像……多少天没摸鱼了来着……?

【其实只是因为电脑鼠绘太麻烦(?)】

咱好像……多少天没摸鱼了来着……?

【其实只是因为电脑鼠绘太麻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