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w

132.5万浏览    7460参与
人类放逐者
大家好,夜宵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

大家好,夜宵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点我cp贴贴

还是昨天那个路边大排档还是昨天那个准备下班的亲爱的烤毛球  

真的要可爱死了……砖也太会画小动物了吧……


使用规则跟昨天一样!

大家好,夜宵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点我cp贴贴

还是昨天那个路边大排档还是昨天那个准备下班的亲爱的烤毛球  

真的要可爱死了……砖也太会画小动物了吧……


使用规则跟昨天一样!

氨醛出口
打起来打起来(失智

打起来打起来(失智

打起来打起来(失智

uni_幽月虞兮

「白色的幻影飘然而逝

黑色的暗影仍在追寻」


有参考,歌BV1ay4y1t7i4

「白色的幻影飘然而逝

黑色的暗影仍在追寻」


有参考,歌BV1ay4y1t7i4

人类放逐者
大家好,早饭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

大家好,早饭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我CP贴贴

在路边大排档抓一个准备下班的烤串的给我烤毛球 结果是非常好吃孩子很喜欢

这个动作……这个贴……就是说色飞了,昨天裤子已经没了……


虽然是约的团子不过开放授权

想拿去自己印点东西自己用也可以(不过那种情况的话我要卖周边你就不要来买了打包怪麻烦的)

大家好,早饭吃了吗没吃的话来吃我CP贴贴

在路边大排档抓一个准备下班的烤串的给我烤毛球 结果是非常好吃孩子很喜欢

这个动作……这个贴……就是说色飞了,昨天裤子已经没了……


虽然是约的团子不过开放授权

想拿去自己印点东西自己用也可以(不过那种情况的话我要卖周边你就不要来买了打包怪麻烦的)

试管不洁净

【W娅】着陆

舰船的门是沉重的木门。


W从正门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颗红色苹果。她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看着苹果上未擦干的水珠,透亮的水珠隐隐约约映出她的眼睛,鲜红的。

W极少回到罗德岛来,她很清楚自己并不受欢迎,所以也没打算和其他干员打好关系。再次推开宿舍房门时,门框上薄薄一层灰尘随风落下来。W咳嗽着抬起手臂抵挡,把榴弹枪随手放在床头柜,顺势躺倒在白色床单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那团呼吸的云在房间里缓慢上升。W怔怔望着眼前的白色雾气,最终在稍显刺眼的光亮里化为一片朦胧的烟云。

她到家了,暂时的。

有屋檐的地方总比一片树荫要安全。舰船对于四处流亡的雇佣兵来说,就是这片大地上难得一遇的移动居所。...


舰船的门是沉重的木门。


W从正门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一颗红色苹果。她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看着苹果上未擦干的水珠,透亮的水珠隐隐约约映出她的眼睛,鲜红的。

W极少回到罗德岛来,她很清楚自己并不受欢迎,所以也没打算和其他干员打好关系。再次推开宿舍房门时,门框上薄薄一层灰尘随风落下来。W咳嗽着抬起手臂抵挡,把榴弹枪随手放在床头柜,顺势躺倒在白色床单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那团呼吸的云在房间里缓慢上升。W怔怔望着眼前的白色雾气,最终在稍显刺眼的光亮里化为一片朦胧的烟云。

她到家了,暂时的。

有屋檐的地方总比一片树荫要安全。舰船对于四处流亡的雇佣兵来说,就是这片大地上难得一遇的移动居所。奇迹的是,无论W身在何处,每次返回舰船述职时总是能按照与罗德岛的协议抵达碰面地点。带着或多或少的疲乏,她和她的萨卡兹佣兵队徒步走上舷梯。

W叹了口气,望着天花板上永恒般明亮的光源。她顺着灯光的流向打量自己的手臂,习惯性数了一遍伤痕,被法术灼伤的,被流弹擦伤的,有些凭她自己包扎草草了事,有的正亟待一名医术精湛的菲林代为处理。W闭上眼动了动手指,从食指到小指,确认自己的身体机能还算正常。

W回到罗德岛通常是无声息的。她不特意张扬自己的存在感,然而她的性格却没打算让生活这么无趣。在上次险些跟某位精英干员吵得掀翻餐桌后,W就被带到了某个小小领导人的办公室,美名其曰调解纠纷。


阿米娅的办公室不算大,然而和她娇小的身体相比,就连靠椅都显得格外宽敞。W自来熟地坐在一张皮革沙发上,翘起腿看着面前的卡特斯。她好整以暇地看着阿米娅,冲她挑了挑眉。


有道是一回生两回熟,再怎么调解也改不了W的性子。罗德岛针对干员间的纠纷的规章制度薄弱得像张纸,在W与罗德岛达成合作关系后,这种冲突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在罗德岛第三次食堂战争爆发后,负责决策的精英干员们不得不开了个碰头会,为这位扰乱秩序的不安定佣兵制定了“详尽的、具体的、专门为W准备的”处理方针,印刷好的纸卷能从桌上垂到地毯上。许多年轻的干员听闻W恶名在外,在舰船里也有意无意避开她走。W没心情理会别人的感受,她只是知道阿米娅泡咖啡的手艺不错。


阿米娅在她面前总是有些拘谨,戴着戒指的双手悄悄背在身后,抬头挺胸,抿紧了唇,试图摆出些稳重的成年人架势。可W看见了只是笑,笑她尚未发育成熟的少女胸部。她晃了晃空落落的陶瓷杯,问阿米娅还有没有热咖啡。


又是一杯。


W在外面很少接触这些饮品。她靠在沙发椅背上时,相似的姿势唤醒了篝火堆旁的回忆。她毫无征兆地开始讲述冬夜里如何煮一锅足以填饱肚子的土豆浓汤,也不管阿米娅听不听得懂,只是自顾自地讲,讲那些坐在火堆边烤火取暖的萨卡兹们如何搓着双手度过难熬的寒冬,讲她曾经遇上的一队商队和埋伏在夜色里的暗杀者。


说到一半,W觉得口渴,又把杯子递过去。


阿米娅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沙发的另一侧。她的双腿乖巧地并拢,手臂撑在膝盖上,仿佛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小小的卡特斯安静倾听着W的单方面诉说。W的视线落在那对柔软的耳朵上,几乎没来得及思索,她已经朝那双耳朵内侧的绒毛伸出了手。


手感真好。


明明没喝酒却有了醉意。W揉捻着卡特斯的绒毛,低头在阿米娅的脸庞上寻找那稍纵即逝的慌乱。眼前的现实比她的预期逊色不少,阿米娅在同一时间仰起头看向了W,眼神澄澈得甚至让W萌生了退缩之意。


W收回手揣在怀里,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她发觉自己频繁向年少的领导人递出杯子的行为像极了深夜酒吧里喝得烂醉的酒鬼,刚要伸出的手半途又收了回来,只好虚张声势地举起空杯子,靠在唇边假装抿了一口空气。身边的阿米娅却站了起来,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褶皱,转过身看向W。


“还要喝咖啡吗,W小姐?”


落地窗外映出今日上午的阳光。W抬起眼看见的,是站在阳光下的阿米娅。


她总觉得自己看走了眼,抬起左手揉了揉眼睛。卡特斯却已走近了,亲自接过她手中的空杯。她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办公桌后,将散发着最后余热的咖啡端给沙发上的W。


接过咖啡的W有些不知所措。香气从她手中的杯口袅袅升起,而阿米娅依旧背着手站在面前。


“W小姐,下次还愿意来这里聊天的话,我会非常高兴。”


卡特斯眨了眨眼睛,朝她微微一笑。


“不打算给我点惩罚吗?”


W从沙发上站起身,故作轻松地打了个哈欠:“我还以为到这儿来至少得遭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看来罗德岛的处置措施还没把我放在眼里嘛。”


阿米娅侧过身看向她,眼神相当认真。


“W小姐。”


“——怎么了?”


雇佣兵的本能无意间浮上心头。W有一瞬间感觉身体发冷,不过也仅仅是一瞬间。


阿米娅怀抱一沓文件。她抿了抿嘴唇,像是反复思量后最终下达的决断。


“你随时可以回来,罗德岛,就在这里。”


她目送着W大踏步走出了房间,望着走廊上的影子沉思不语。


谁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这句话,然而罗德岛就在这里。


就在她们脚下。


 



流星坠落

[特凯w]只是一扇门而已

*cp向可能是大三角,,,特凯w三人这样,,都有

*特凯和特w前提之下搞点凯w凯,,,cp向太乱了我下次不敢了

*一点关于殿下修的那扇门的口嗨

*用w的视角叙述,本来想写的更有病的但还是见好就收

*一点,去维多利亚之前w回岛那次的脑补,可以看个乐呵

*ooc严重,我不该觉得我能写好一个疯子,我错了

*很短,两千字这样

*接受以上下滑

  

  

  

  “这扇门,已经修好了啊。”

  我把手放在上面,冰冷的表面可对我的话一点也不受用,声音都不多给一点。只不过有一点我自己用手上缠着的绷带摩擦它的金属表面发出的沙沙声。真难听,我收回手,抬头向前看时,走廊里站着一个人。刚才...

*cp向可能是大三角,,,特凯w三人这样,,都有

*特凯和特w前提之下搞点凯w凯,,,cp向太乱了我下次不敢了

*一点关于殿下修的那扇门的口嗨

*用w的视角叙述,本来想写的更有病的但还是见好就收

*一点,去维多利亚之前w回岛那次的脑补,可以看个乐呵

*ooc严重,我不该觉得我能写好一个疯子,我错了

*很短,两千字这样

*接受以上下滑

  

  

  

  “这扇门,已经修好了啊。”

  我把手放在上面,冰冷的表面可对我的话一点也不受用,声音都不多给一点。只不过有一点我自己用手上缠着的绷带摩擦它的金属表面发出的沙沙声。真难听,我收回手,抬头向前看时,走廊里站着一个人。刚才可一个人没有——如果不算上一直在暗处盯着我的阿斯卡纶的话。

  “你还没走?”

  说话真不中听。虽然我好像的确是作过什么要离开的报告,但那是一刻钟之前的事,我好久不在这上面呆着了,就不能当我是迷路,好心问问我是不是找不到出口吗?

  好吧,这种话可能唯独对眼前这个家伙无用,这个烦人的菲林。

  “我这不是正在往出口走吗?还怕我搞出什么事来?安保措施那么齐全,该害怕的人不是我吗?”

  我说着还不忘用手往后面指——好像有什么响动——又马上收回。我要是干出什么来,脑袋落地的速度绝对快于我的辩解,算了。

  “出口你知道在哪里,这是反方向。”

  “这样吗?老女人你要不稍微体谅我这个受了伤记忆力又不太好的雇佣兵一下?你说反方向可我记得就是这边吧。”

  我冲她笑——不对,我一直在笑,只是这会有声音,在走廊里这笑声还放大了几倍。

  “……你只是想来看这扇门吧。”

  她的语气缓和下来。该死,这家伙是在怜悯我吗?真叫人恶心。

  “是啊,”既然如此那就顺着她走,“来看看,特蕾西娅殿下修好的这扇门。”

  啊啊这是什么损招啊w,提殿下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简直烂透了。但是能让对面多伤两百,那就是我的胜利。在她眼里这会的我应该就是个疯子。不对,她也是个疯子,我们这只是同类互相不爽。

  凯尔希——这个老不死的菲林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沉默就这样像一片阴影一般笼罩整条走廊,笼罩在此刻这条走廊中曾属于巴别塔的所有人。这种阴影仅仅电灯的光一星半点也驱不开。

  “……你一般不会喊她的全名。”

  想了半天就只有这句话?那还真是怪极了,不应该现在立刻马上把我赶出去吗?一副还打算和我聊聊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等哪天把她干掉了,我绝对要把她的眼睛挖出来好好看看,看看是不是玻璃做的,什么都印不进去所以连对殿下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或者她就是个怪物,一个甚至敢拿特蕾西娅殿下的命和那个三年前就该死的凶手放在一杆秤上衡量的怪物。

  “你今天格外恶心人,老女人,你没感觉吗?”

  我想笑几声,但是没笑出来。我再多挑衅几句那可就小命不保了吧。那可不行,我还没干掉那个正待在维多利亚的同样早就该死的特雷西斯。

  “……或者你的情绪太敏感了,w。这不过是正常的交流。”

  开玩笑吧。那个最有问题的明明就是她。可惜了现在我身上一点杀伤力武器都没有不然冒着被杀的风险我也绝对要炸她一炸——

  你好像不太清醒了,w。我拍拍自己的脸。在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竟然好像看见殿下站在门边。连幻觉都出来了,看来这地方不能多待,多半是这个医生搞的鬼。

  “老女人,你没收的我的武器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好把那显然是幻影的人从眼前抹去。

  “等你出去的时候,可露希尔会给你。”

  幻觉还是在。我抱着“那就最后刺激这个怪物一次”这样的想法,用满不在乎的笑容对上她冷冰冰的脸。

  “诶,凯尔希,”我少见的喊了她的名字,“你又搞什么鬼,我感觉我出幻觉了,能看见有人站在门边啊。”

  “你看错了吧,w。还有,最后修好这扇门的人,是可露希尔。”

  她摆摆手,对我的话置之不理。

  这是告别?等等,身后有脚步声,她不会打算把我就在这里解决了吧该死的老女人你不得好死——

  脚步声远去了。我回头,发现阿斯卡纶背对着我们走远了。

  搞什么。给我机会杀了这个讨厌的菲林,那还真是谢谢了。下次来可以少骂一个人了真是太好了。

  不过,w,今天你心理活动有点活跃过头了是不是。

  凯尔希那淡定冷漠的样子看了就恶心,她肯定想不到我留了一手——也就是一把小刀溜过安检这样的小事而已啦如果有哪个干员因此遭殃我可一点不在乎。

  抽刀,然后刺——我有一条腿伤了所以不太利索来着,在这时候正好给我展示了它能多不利索——身体前倾了但是腿没有跟着动,后果就是我像是突然站不稳,连刀都没抽出来反倒一下连同眼前这个家伙一起撞倒了。

  气势什么的可一点不能差。我马上用手支起上半身,故作镇定用居高临下的姿态说:

  “你确定不关心下病人?”

  ……太恶心了w,下次别这么干了。和这种家伙拉近距离这种事应该早就在我的黑名单里了才对。

  “不必了。只是一个幻觉。”

  “你区别对待?”

  凯尔希像玻璃珠一样的眼睛转了转,没有推开我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望向那扇门。我盯着她,腾了一只手出来去抽刀,然后趁她注意力不集中干掉她,等以后哪天我死掉了就去嘲笑她竟然那么好杀。

  想太远了,w。

  凯尔希下一句话迫使我停下动作,甚至是收回刀立刻爬起来离开罗德岛远远躲开这女人——也许没这么夸张。她说:

  “……我好像也能看到,她好像站在那里。”

  “你说谁?”

  天天讲话跟要我猜谜语一样,我伸手,不怕死地在她脸上掐了一把——不对,怎么能这么说,我本来就不怕死。凯尔希难得的没回头来骂我一句。她平静的绿眼睛像一片突然有风吹过的草坪,泛起一层一层的波浪。

  “特蕾西娅。”

                  END.

人类放逐者

一些可以随便画的问题就摸了个爽

一些需要想想的问题还得等我想想(干嘛


ask依旧收集中——

一些可以随便画的问题就摸了个爽

一些需要想想的问题还得等我想想(干嘛


ask依旧收集中——

人类放逐者

【傀W ask收集条目】

就是说天冷第一次开空调,居然是因为饿的不行了想补充一些我cp能量。。。

所以我来收集一些我CP(角色相关不是作者本人)的ask 友善的或者不友善的问题都可以……

就是说天冷第一次开空调,居然是因为饿的不行了想补充一些我cp能量。。。

所以我来收集一些我CP(角色相关不是作者本人)的ask 友善的或者不友善的问题都可以……

白柠WL_03

过往past

 用意念化作剑刃,黑色的皇冠献给未来的王。

绿色双眸中透出过往,看破了态势,却仍坚守医者仁心。

萨卡兹的洁白的王啊,善良而又温暖的笑容已成过往。

热气蒸腾,高空中是谁在降落,精英的名誉,不知曾付出多少。

疯狂的外表,笑容已是掩饰,轰鸣的爆炸声,四处游荡,生于黑夜,却向往光明。

赤霄一出,即为天龙,知晓了繁荣下的虚伪,心中正义,于何处实现?

遗忘的过往,艰辛的历程,谁是棋子,谁是国王?...


 用意念化作剑刃,黑色的皇冠献给未来的王。

绿色双眸中透出过往,看破了态势,却仍坚守医者仁心。

萨卡兹的洁白的王啊,善良而又温暖的笑容已成过往。

热气蒸腾,高空中是谁在降落,精英的名誉,不知曾付出多少。

疯狂的外表,笑容已是掩饰,轰鸣的爆炸声,四处游荡,生于黑夜,却向往光明。

赤霄一出,即为天龙,知晓了繁荣下的虚伪,心中正义,于何处实现?

遗忘的过往,艰辛的历程,谁是棋子,谁是国王?

                               ——Arknights(主要)

C2H5OH

为什么w娅是最好嗑的?到底有哪些嗑点?

搞w娅我觉得最香的,不是w把阿米娅当代餐,是w自顾自地想阿米娅和殿下根本一点都不一样,一边这么想还一边靠近她故意恶作剧给她找麻烦,但是又会一直保护她,结果发现两个人确实不一样,发现了阿米娅独特可爱的地方,发现了她的温柔她的冷静沉稳以及她小小的任性,而且她还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阿米娅,爱上了可爱温柔冷酷的新领导者;

然后阿米娅可能知道w和殿下的过去的事,所以她容忍了w小学生一样的口嗨和恶作剧,但是在战场上和每个危机时刻,w又会竭尽全力保护她,默默守护她救她,导致阿米娅也会想“她究竟是把我当殿下还是阿米娅?”然后矛盾地发觉自己可能爱上了w,但是又不理解对方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所以内心很犹豫悲伤面对w还...

搞w娅我觉得最香的,不是w把阿米娅当代餐,是w自顾自地想阿米娅和殿下根本一点都不一样,一边这么想还一边靠近她故意恶作剧给她找麻烦,但是又会一直保护她,结果发现两个人确实不一样,发现了阿米娅独特可爱的地方,发现了她的温柔她的冷静沉稳以及她小小的任性,而且她还无法自拔的爱上了阿米娅,爱上了可爱温柔冷酷的新领导者;

然后阿米娅可能知道w和殿下的过去的事,所以她容忍了w小学生一样的口嗨和恶作剧,但是在战场上和每个危机时刻,w又会竭尽全力保护她,默默守护她救她,导致阿米娅也会想“她究竟是把我当殿下还是阿米娅?”然后矛盾地发觉自己可能爱上了w,但是又不理解对方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所以内心很犹豫悲伤面对w还要尽力伪装微笑;

然后在某次任务中受到敌人暗算的阿米娅受伤,接受凯尔希指令的w跟随保护阿米娅却一人难敌敌军也受伤了,w扔出炸弹,在炸弹爆炸前w紧紧抱住伤口流血不止的阿米娅暂时躲进安全区域等待增援,才发现阿米娅因为失血和疼痛紧紧闭着眼睛喘粗气,手抓紧了w腰间的衣服靠在她胸口颤抖,阿米娅浑浑噩噩觉得w的体温和气味让她很安心,她已经爱上w那种痛苦复杂的感觉突然涌了上来化作眼泪流了出来,w虽然也受伤了但是没有那么严重,她给阿米娅做了紧急包扎发现阿米娅很痛苦的缩在她怀里颤抖,w本来对自己没有保护好阿米娅很自责,结果嘴比脑子快开口还是欠揍的口嗨“多大的人了,被疼哭了?”然后说出口就后悔极了,然后阿米娅抬起头和她对视了,w才发现阿米娅眼中的悲伤和泪水,本来w就已经爱上了阿米娅,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外面战火不断,两个人躲藏在狭小隐秘的角落,w不再笑了,她低下头试探性的往阿米娅凑了凑,轻轻吻了一下阿米娅的额头,然后觉得阿米娅抖了一下双手搂上w的腰主动闭上了眼睛,w少见的很温柔的托起阿米娅的下巴亲吻了她的唇,然后两个人也没说什么,后来罗德岛的增援终于到了两个人有惊无险的被救回去了。

然后回到罗德岛,阿米娅很久没有见到w了,那天的亲吻好像做梦一样。某天晚上w突然溜进阿米娅的办公室,从阿米娅身后抱住她把她圈在怀里,吓了阿米娅一跳,发现是w来了阿米娅有些生气又有些想她,还不知道两个人什么关系所以阿米娅故意把w推开了,然后w说“阿米娅,你觉得我那天是在逗你玩吗”然后w把阿米娅推坐进了办公室桌前的单人办公椅上亲她然后阿米娅也回应了然后就这样那样了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办公室地下恋情…

md脑洞说出来舒服多了!!!!太爽了!!!

碎骨犬尿剑

三秒钟以内我要你的所有联系方式🤤🤤🤤

三秒钟以内我要你的所有联系方式🤤🤤🤤

Konster阿康
麻仓骸骨头炖汤

【画了但没完全画】娅总好1,我好爱

[图片]
群里一个有意思的小脑洞,我尝试画了画,有浓重的私设??请注意??

画技非常烂,请注意


群里一个有意思的小脑洞,我尝试画了画,有浓重的私设??请注意??

画技非常烂,请注意

左刀行

月度小队摸鱼合集!萨卡兹贴贴!

p2是一种设想,觉得有意思所以画了hhh有联谊看谁还打肉鸽啊(不是

月度小队摸鱼合集!萨卡兹贴贴!

p2是一种设想,觉得有意思所以画了hhh有联谊看谁还打肉鸽啊(不是

꧁༺ 血医༒华法琳 ༻꧂ 
【泰拉休闲茶馆小剧场】 【黑心...

【泰拉休闲茶馆小剧场】

【黑心公司罗德岛】

【泰拉休闲茶馆小剧场】

【黑心公司罗德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