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EC

730浏览    30参与
大兔白
WEC富士6小时

WEC富士6小时

WEC富士6小时

盐酸西替利嗪

20171022-我们没有在一起08【F1同人/WEC同人/围场同人,主MW/BH】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想说,非常感谢租西在这一次美国站把他的后勤小助手、贴身小管家里奇借给了我女儿,并且还带着儿子一起去看比赛!
7想说,有些设定对不起安娜姨
8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8一缕一缕落下的金鱼花火

一进门,小小就沉默地窝在了沙发一角,静静地看着韦伯洗手、研磨咖啡豆、煮咖啡……十来分钟,空气中弥漫开咖啡的香气,让小小的身心都放松下来。韦伯放了杯到小小面前,自己端了一杯,坐到了对面。
“...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想说,非常感谢租西在这一次美国站把他的后勤小助手、贴身小管家里奇借给了我女儿,并且还带着儿子一起去看比赛!
7想说,有些设定对不起安娜姨
8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8一缕一缕落下的金鱼花火

一进门,小小就沉默地窝在了沙发一角,静静地看着韦伯洗手、研磨咖啡豆、煮咖啡……十来分钟,空气中弥漫开咖啡的香气,让小小的身心都放松下来。韦伯放了杯到小小面前,自己端了一杯,坐到了对面。
“阿四是我和安娜的孩子,我以为你知道。我替他向你道歉,小孩子说话不……”
“不存在的。”小小打断了韦伯的话,“没什么需要道歉的,都是我自己情绪有问题。”
“Bren……你先别打断我……”韦伯靠着沙发,认真地看着小小,“你有没有发现,关于我、关于我和你的事情,有很多都让你不开心,我承认我有错,我有错,所以我要向你道歉,但是你却总是说不需要道歉,其实如果你真的没收到我的道歉的话,你岂不是更不开心?”
“你以为道个歉,我就开心了?”小小低着头捏着手指玩儿,和韦伯的对视总是会让他轻易丢掉所有的气性,他讨厌自己在韦伯面前那不受控制的软弱感,“如果真正要开心,那么有些事情就根本不应该发生。”
韦伯拍拍膝盖,无奈地点点头,“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不可否认,既然我们之间互相有吸引力,那么一个巴掌拍不响,总会有事情要发生。”
“呵……”小小换了个坐姿,交叉的十指,用力硌到指节发白,“对,没错,你对我有吸引力,一直都有,而且不止是一点点!”
韦伯一时间有点儿愣神,他没想到可以得到小小如此坦白,“……你的意思是……”
“我还能有什么意思?现在也好,三四年前也好,我都崇拜着你、喜欢着你,你对我的一举一动,一次牵手一次亲吻我都能当成一次恩赐,即便到后来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笑柄,我也并没有恨过你……但是现在,你还想从我身上确认什么呢?没错,我还喜欢你,这样的感情甚至有增无减,我想和你待在一起,我想跟你接吻,想和你……唔……”
韦伯走过来把小小压在沙发上吻了下去,紧紧贴合的唇间渗入了一丝咸涩的味道,韦伯扶住小小的脑袋,让两人贴得更近。小小的手臂挡在身前抗拒着前方韦伯压下来的身体,任由韦伯唇上再怎么诱哄,小小仍是咬着牙关不肯开口。韦伯一手捏上了小小腰侧,在小小张口惊呼时捉住了他的舌尖,被惊吓后又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再次湿润了小小的眼眶。韦伯轻啄了一下小小的眼睛,将他紧紧地揉在怀里,安抚的手来回于单薄的脊背,“Bren,我们在一起吧。”
空气中只有逐渐平静的呼吸声,夜风从窗外吹来了初秋的凉意。那年分手的那个晚上,下了一场夏末的雷阵雨,落花的香气夹杂在雨后的凉风里,小小回到家坐在后院的廊下,靠在给他煮了杯热咖啡的微微肩头,尽力把浑身的痛说成是别人的故事。微微指着院子里被打落一地的樱霞花瓣,对他说,“明天早上你就见不到这些花儿了,就当花没开过,你没来过;你没来过,他没见过。”
想到微微的话,小小松开了揪着韦伯前襟的手,拉开两人的距离,摇了摇头,“我不想和你在一起。”手指划过常年长满薄胡茬的下巴,在男人愣神的时候推开了他。起身快步走向门边,韦伯从后面擒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的脚步。
“理由?”
小小转过身并拿下韦伯的手握在手里,“马克……你不爱我,你忘了么?你并不爱我。那时候我年龄小,你对我有兴趣,但是马克,你也说过,我长大了,以前我没有玩一玩的意思,现在我更没有再玩一玩的心。所以,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那你怎么不想一想,我如果只是想玩,为什么还找你?”
“啊……”小小后退了一步,把手放到了门把上,“马克,我不想站在你的角度上去想关于我的问题,那样会让我有过于自信的错觉,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找我。但是……确实,我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即便只是在床上。”
“你是要告诉我,你只愿意跟我上床?”
“不是只愿意,而是只能。我不知道你爱过多少人,也不知道你到底爱谁,对于你来说,有那么多个我,而我,一直就只有一个你。你知道么,现在跟你在一起的每一次、每一天,我都觉得是跟你真正爱的人借来的!”小小打开门,大步离开。
人心总是不足的啊,这借来的爱,还不起,也根本不想还,但这样的话,岂不是成了感情上贫穷又贪婪的贼?

来到富士山脚下的第二天早晨,韦伯十点才起床,摸着刚剃了胡子的下巴边打开门,隔壁俩房间已经有服务员在做清洁了。叼了片面包,跑到房车里外晃了两圈,人影儿都没几个,连自己的贴身小管家里奇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再晃到维修间,蒂莫和工程师站在赛车旁正说着什么,韦伯打算加入他们。
“蒂莫,早啊!聊什么呢?”
蒂莫被吓得猛一回头,“嚯哟!还早呐?我以为你出去了呢?!你这是刚起床?”
“是啊刚起床就过来了,我出去干嘛……”韦伯环视一圈维修间,也没几个人,“我说这人都哪儿去了,你这……咱们车怎么了?”
“没什么,我感觉水泵系统有些问题,所以想叫工程师着重检查一下。我以为你一大早也去山脚骑车了。”
“也去???谁去了???”
蒂莫手指比划了一圈,又指了指隔壁的妖塔,“柜子兄弟,招呼大伙儿一块儿去的,小小也去了,里奇也去了。”
韦伯“呐呐”地点点头,“我去隔壁看看……”
妖塔的房车也很冷清,只有两个后勤杵着,三个年龄稍长的工程师坐了一桌在聊天,灯光比较暗的一角还有一桌,坐着戴维森和妮子,两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韦伯倒了杯咖啡,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江湖地位如韦伯,洒脱不羁如韦伯,也不想惹上围场教主和副教主。
“两位,这么悠闲么……”
小戴放下轻搅咖啡的勺子,对韦伯灿烂一笑,“你才起床呢?还以为你也去骑车了。”
“没去,昨晚我飞机落地太晚了,两点才睡呢。”韦伯又看向了一直打量着他的妮子,“妮妮,你眼角有些皱纹了哟。”
“哟,是么,可说呢……”妮子的手指来回摩挲着咖啡杯,目光直视着韦伯,“可能是太操心了。”
“如果你不在这儿他可能没那么操心,哈哈哈哈哈哈……”戴维森看着韦伯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笑得前仰后合。
“小戴你这么说,让我很尴尬啊……”韦伯搓了一把头发,伸了个懒腰,“你俩是想要diss我么……”
“呵……”妮子轻笑一声,把目光从韦伯身上挪开,“为了给你擦屁股,我可是花了不少精力和医药费啊……”
“那……以后花在他身上的精力、医药费、生活费都我来负责?”
“嚯哟哟……”戴维森给韦伯鼓起了掌,“姜还是老的辣啊租西!这是我听过最接地气最实在的告白!只可惜这儿没有另一个主角!真是太可惜了!”
妮子摇摇头,“大哥,玩儿差不多就行了,你不知道他傻啊?!”
戴维森拍了拍韦伯的肩,“大哥,我给你个消息……”
“安小戴???!!!”妮子轻拍了一下桌子,打断了戴维森的话。
戴维森转而拍拍妮子的肩,“你就愿意天天看着那孩子变着方儿傻啊?!”不理妮子和韦伯间尴尬的气氛,戴维森自顾自地说起来,“日本人啊,特别喜欢放烟花,你知道吧?他们觉得烟花在夜空中瞬间炸开然后消失的情形,象征着既纯粹又高雅,虽无常但刚劲的精神。美丽的图案从初绽到盛开,迸裂的热情与美感,彻底燃烧的生命力,能够让人振奋精神去迎接明天的挑战……”
“啊……”韦伯仔细地听完戴维森的话,却是一脸懵逼,“然后呢?”
“然后……”
“然后,不同的烟花、不同的人欣赏,还有很多不同的故事哦!”戴维森还没说完,端来水果的日本籍后勤姑娘就接过了话茬儿,戴维森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姑娘继续说道,“听说因为我们的比赛,附近的集市晚上也会热闹起来,今晚中岛先生他们在山脚放烟花呢!”

布埃米边咬吸管边用大眼睛偷瞄着正在擦汗的小小,看着小小脸色还不错,布埃米又悄悄把桌上的一碟子安倍川饼推到了小小面前,“哥们儿,吃这个……”
小小看了一眼碟子,小点心上金黄的糖粉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嗯……挺好吃的……”
“好吃咱们多要两份,那啥……”布埃米说话间又瞄了瞄小小,“你跟租西怎么回事儿啊?你俩又在一起了?”
小小回瞄一眼布埃米,“啥叫又在一起?不存在的,就普通队友关系。”
站一旁捞金鱼的中岛一贵听到俩人聊天,凑了过来,“和前男友一个队这么久,请发表一下你的感想吧小小!”
“啊……柜哥……你真是……”小小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嫌弃地看着中岛,“你真是……捞金鱼都破了9个纸网了!花了10多欧元了吧!专心捞金鱼呀!”
“呐……说到金鱼啊……”说着中岛把一个纸网塞到了小小手里,“小小跟哥一起来捞金鱼吧,边玩儿我边给你说个故事,美丽的故事哟……”
小小耸耸肩,接过了纸网,学着之前中岛的动作,开始捞金鱼。
“今天晚上咱们放烟火,烟火又叫烟花、花火,哥来给你讲个金鱼花火的故事……”
小小和布埃米给了中岛一阵嘘声。
中岛清清嗓子,边拨弄金鱼,边开始讲故事,“金鱼得到了变成人的魔法,但是只能变一天,如果想一直作为人,那他就得在一年内,并且在没开口说话前,让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金鱼变成人那天,刚好有一场花火大会,他在花火大会上喜欢上了一个人……”
“这不会太快了么???”小小疑惑地看着中岛,手里的纸网“啵”地一声,被翻腾的小金鱼打破了。
“呵呵……你想想你自个儿呢?!别打岔!”中岛又递给小小一个纸网,继续说,“但是金鱼发现那个男人并不是一个人,的确,男人正在等他的恋人,待到他恋人来了之后,金鱼在远处默默看着他们在花火大会上度过了美好快乐的夜晚。一年来,金鱼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第二年,变成人形的金鱼又到了同个地方看花火,希望再次遇到那个男人。很幸运,他遇到了。男人是一个人来看花火的,看起来很落寞,但男人注意到了一直注视着他的金鱼,男人开始以为金鱼只是迷了路的路人,结果却慢慢开始和金鱼说起话来,男人说着和恋人分手的事,怀念着和恋人美好的时光,不能开口说话的金鱼默默地听着,他明白了男人很爱恋人,不可能爱上他。于是,在最后一簇花火绽放时,他鼓起勇气亲吻了男人……”
小小认真地听着,等着中岛说出结局,可是中岛却认真地继续捞起金鱼来。“那么……金鱼和那个男人……”
“金鱼变成泡沫消失了呀……”
又是“啵”的一声,小小手里的纸网又破了。“也就是说,男人并没有爱上小金鱼?”
“呼唷!”中岛折腾了快一个小时,终于往碗里捞进了一尾金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成功啦!哦……对于男人来说,小金鱼只是个路人而已,如果早吻了男人,不就能早有故事么对吧,可惜一年时限已经到了。来来来,你再拿个纸网,我教你怎么捞!”
小小回过神来扔掉手里的破纸网,看着中岛手里的碗中那尾孤独的金鱼,默默拿过5个新纸网,“你可拉倒吧,我自个儿琢磨!”
布埃米端过中岛的金鱼碗,捏了几颗饲料逗金鱼玩儿,“柜哥,你刚说那故事是几个意思啊?”
“你觉得呢?”中岛小眼睛对着布埃米眨巴着,端起热茶呋噜呋噜喝起来。
“你要说的意思是,喜欢就趁早表达出来,别憋着,对吧……但是我觉得那家伙的脑子理解出来不会是那样……”布埃米用看傻缺的眼神看着小小猫着捞金鱼的背影,摇摇头。
中岛摇摇手指,“话是这么说,但租西像迟钝的男人么?”

里奇看着手机上韦伯发来的定位,赶紧骑上车七里八拐地去找地方。
两个小时后,里奇已经吃掉了39个寿司4份煎鱼,摸摸肚子看着仍在坚持不懈捞金鱼的韦伯,“我说……老板……咱花钱买一尾行不行?”
“闭嘴!吃你的东西!”
“你这第一尾一出手就捞起来了,第二尾怎么捞了那么久呢?”
“叫你闭嘴!”
“你又不让我说话,又不让我去和大部队BBQ,我很抑郁啊……”
“有了!”韦伯得意地拿着第二个金鱼碗在里奇面前晃晃,然后叫老板把两尾金鱼装到了同个袋子里。
“太好了,那我去和大部队BBQ了!”里奇嫌弃地看看韦伯笑得一脸智障的样子,怕不是耐力赛圈子风水不好。
拎着袋子回到了酒店,韦伯缠着餐厅给他找个盆儿把金鱼倒进去,可最后餐厅经理给他拿了个咖啡壶。

小小和里奇带着一身烤肉味儿和烟火味儿回到酒店,道了晚安便各自回房睡觉。路过韦伯房间门口,突然想起了那个金鱼花火的故事,小小拍拍脑袋,赶紧走回自己房间。
灯一打开,便看到了床头柜上莫名其妙多了个诡异的咖啡壶,里面装的居然不是咖啡,而是两尾游得正欢实的金鱼。小小脑子都没过就走到隔壁敲开了韦伯的房门。
“哦嚯……玩儿了一天了这火烟味儿,还不洗澡呢?”韦伯一开门就闻到了小小身上带回来的味道,再看着他刚脱掉帽子的凌乱发型,差点儿没忍住笑。
“你干嘛呢?”小小没理韦伯的话,就这么甩出一句来,他知道韦伯肯定明白。
“什么干嘛呢?”韦伯倚着门边笑吟吟地看着他。
“那个咖啡……唔……”
听到老板房间重重的关门声,拿着保温杯打算给中年人老板送热水的里奇摇了摇头,“节约用电!”里奇关掉了小小房间的灯,“保护个人隐私安全!”里奇关上了小小房间的门,“早睡早起!”里奇抱着保温杯回房了。

TBC.

盐酸西替利嗪

20171011-我们没有在一起07【F1同人/围场同人/WEC同人】

04后半段发车失败……为了平复自己的情绪,怒把07给发了吧……我要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车速那么快,emmmmm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微DR/KK(这个CP的缩写没见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罗萨/小林可梦伟),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7小丑翻几个跟斗就等你拍一拍手

“啊……你们一群的蒙扎党,在蒙扎还没吃够啊?还让罗萨叔下厨?!”布埃米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屋,马上闻到了烤龙虾的味道。
“啊……小...

04后半段发车失败……为了平复自己的情绪,怒把07给发了吧……我要反省一下自己为什么车速那么快,emmmmm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微DR/KK(这个CP的缩写没见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罗萨/小林可梦伟),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7小丑翻几个跟斗就等你拍一拍手

“啊……你们一群的蒙扎党,在蒙扎还没吃够啊?还让罗萨叔下厨?!”布埃米拎着大包小包走进屋,马上闻到了烤龙虾的味道。
“啊……小米!”里卡多看到布埃米手里的袋子,赶紧爬过去抱大腿,“你从中国北京带了好吃的回来对不对!我就知道!”里卡多抢过一盒驴打滚紧紧抱在怀里。
“瞧你那德行,敢情纳姨饿着你了?”布埃米把茯苓饼、真空包装的烤鸭、酱肘子、果脯、稻香村摆了一茶几,还好,驴打滚买了三盒。
小小拆了盒看起来口味比较淡的茯苓饼,斜眼看看一口一个驴打滚的里卡多,“挖挖,整屋子的司机就属你最胖,你少吃点儿……”
里卡多震惊地环顾了屋子三圈,把目光锁定在了正在切菜的小林可梦伟身上,“憋瞎说啊!可梦伟不也挺胖的么?!哎哟!!!”
可梦伟一坨黄瓜头扔向里卡多,“是呀!可是架不住我矮呀略略略略略略……”说完拍了拍正在烤龙虾的德拉罗萨,“我胖么?”德拉罗萨低头亲了一下可梦伟,“怎么可能,手感刚刚好!”说完还腾出一只手捏了一把可梦伟的臀侧,可梦伟开心地笑着回吻了德拉罗萨。
“诶哟我的天我要下车!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刚进门的埃文斯正正看到这一幕,马上捂住了眼睛,“我还小,看多了害眼!”
小小寻声瞥向埃文斯,不够一秒就把目光收了回来,拿起水杯低头嘬着,掩饰自己的尴尬,却没注意到埃文斯正朝自己走来。
埃文斯走到小小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纸袋,“小妈,这是我爸叫我拿给你的,已经洗好了。”
“噗……”小小嘴里一口水喷到了纸袋上,旁边的里卡多也被驴打滚塞得说不出话,布埃米赶紧给里卡多递过水杯,塞恩斯也放下游戏手柄,扯了两张纸巾给小小擦嘴……小小回过神来接过纸巾,一脸懵逼地看着埃文斯,“那啥……你刚说啥?”
埃文斯看看每个人都一脸懵逼的样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我……我说这衣服已经洗好了……怎怎怎怎么了?”
“不不不……再上一句?”
“我说这是我爸叫我拿给你的呀!”
小小接过纸袋,看了看里面的衣服,是自己的没错,就是里卡多生日那天晚上穿的那套,可是……“等等,你……你再说一遍刚才那句?”
“哎呀!我爸,我爸叫我顺便带过来的啊!”
布埃米、塞恩斯悄悄地挪到了里卡多身边,小小声地说:“尼玛这重点好像不对啊?”里卡多吞下驴打滚后点点头,科维亚特也从流理台那边慢慢凑了过来,“小妈是个什么鬼?”
小小转头看看那4人,又看看埃文斯,“你爸?你爸?你爸是租西?”
埃文斯点点头,“难道我爸还能是别人?”
小小又转头看着布埃米、里卡多、塞恩斯、科维亚特,“阿四他爸是租西?”4人齐齐点头,眼见小小的脸慢慢变黑……
“诶诶诶老铁老铁……”里卡多首先反应过来,坐到了小小身边,“这事儿好像是我没告诉你?阿四是师兄的亲儿子啊!我以为这么重要的事儿,小瓦应该告诉你了呢!”小小斜眼给了里卡多一眼刀,“我们家人怎么会知道这事儿???”里卡多拍拍脑袋,尬笑着,“我的错我的错,我忘说我忘说了嘛!”说完给其他3个人使劲儿眨眼。
“啊哈哈哈是啊是啊可说租西叔对阿四那么好呢,我们也是几年前问了才知道……”布埃米戳戳埃文斯。
埃文斯心领神会,“哦哦哦……原来小妈你不知道租西是我爸啊,没啥没啥,我爸整天介说‘你成绩这么差!别往外说你是我儿子!’我也很绝望的呀!”话刚说完,埃文斯收到了其他4人给他的大拇指。
小小眨巴眨巴眼睛,手在半空中虚晃出的曲线完全表明了他的不知所措和思绪混乱。
可梦伟举着半根黄瓜一直站在沙发后面,半饷了才开口,“那啥……小……我觉得重点不是租西是阿四的爸还是叔啊,而是阿四你刚叫小小叫啥???”
埃文斯得意地耸耸肩,“小妈啊!”
“神特么小妈!”小小拿起纸袋,站起来,冲着埃文斯甩了一句“我跟你爸,租西,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便大步走了出去。
“你跟你爸串通好的?”德拉罗萨捏着一根龙虾须,饶有趣味地看着客厅里发生的事情,“你爸这么臭不要脸我是相信的。”
埃文斯挠挠头,一脸不置可否,“我觉得没问题啊,他俩看起来互相那么喜欢,听大美叔说我爸以前和小小哥有过一些误会,那我必须帮我爸一把啊……”
“误会???”可梦伟摇摇头,“你还太年轻啊……那不是误会,如果换我,我可是要杀人的……”说完看了一眼故作惊恐的德拉罗萨。
埃文斯浑身鸡皮都弹了起来,看看可梦伟,又看看旁边4个都在点头的人,感觉老爸让自己背了个千斤重的锅。
小小从可梦伟家出来,就把纸袋扔进了垃圾箱,发泄似的一拳砸在墙上,埋着脸蹲在了墙角。他知道,年龄、魅力如韦伯,各种经历必定不会简单。近几年就看各路消息上都有韦伯去看埃文斯比赛、韦伯花式夸奖埃文斯、韦伯为埃文斯下厨……当那天早上在韦伯的手机上看到来电显示备注「宝贝」,打开门看到的也是埃文斯,他就知道这俩人关系真的不简单,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是父子关系,他一个人后知后觉也就罢了,把自己臆想出来的关系套在了别人身上,还固执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让小小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对自己的鄙视和嘲笑,像是一个单恋入魔的妄想症患者。而埃文斯一口一声的「小妈」,听来更像是对他和韦伯关系的调侃——神特么知道他埃文斯有多少个小妈!呸!
“嘿……”随着一声招呼声,小小感觉到一只大手在摩挲着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来,居然是韦伯弯腰站在自己面前,小小身体往后一缩,挡开了韦伯的手。
“我说……”韦伯继续弯着腰看着小小,“我送阿四过来……你不是应该也在罗萨家么?怎么蹲这儿啊?身体不舒服?”
小小站起来并拉开和韦伯的距离,摆摆手,“和你没关系,我走了。”
“诶……”韦伯在小小转身时拉住了他的手腕,“我叫阿四拿给你的衣服,他给你了吧?”
埃文斯,又是埃文斯,闭眼作了个深呼吸,小小用力甩开韦伯的手,咬牙切齿地回答“呵……给了,谢谢你!我可以走了吧?!”
韦伯还没回话,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埃文斯打来的,“爸……我好像……那啥……我好像说话说秃噜嘴了,得罪了小妈……”一听儿子这称呼,韦伯就知道小小听了肯定心里不舒坦,挂掉儿子的电话,大步跟上前面边走边拦车的小小……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用打车了,谢谢!不好意思啊!”韦伯把小小拉至身后,打发走了小小刚拦下的一辆车。
“你要干嘛?!”小小低着头叉着腰,不耐烦地冲着韦伯说道,“大哥,你行行好,别理我行么?我现在没办法跟你一块儿待着,有可能下一秒我仅剩的一点儿正常脾性就要被耗光了,骂人打人踢垃圾桶砸路灯这些事儿都得做出来!”
韦伯不顾小小的推搡,强硬地拉过小小圈在了怀里,咬着小小的耳根说:“没事儿……你冲我,都冲我来……”小小叹口气,脱力地将身体放松在了韦伯怀里,任由韦伯把他拉上了车。
“啊呀!我错了还不行么?!你们别这样!”埃文斯放下一只吃完的龙虾壳,环视了一圈饭桌上沉默的人。
“阿四,你别被这个圈子里的风气误导了……”布埃米擦擦刚剥完虾壳的手,睁着大眼睛认真地看着埃文斯,“跑圈里玩得开的人固然很多,但是那小子绝对不是其中一个。”
“诶……”挖挖也放下了手中的披萨,“我很尊重很喜欢我师兄,啊……也就是你爸,但是我还是想说……我老铁这人,实诚、死心眼儿,还经常犯蠢,其他的嘛……我就不多说了……”
“别啊……你们别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怎么你们说得我爸好像多坏似的?”
“阿四阿四……”德拉罗萨给埃文斯递了杯果汁,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爸不坏,你爸最多也就是臭不要脸,他们啊,都是小小的好朋友,觉得你爸跟小小呢,不合适,所以呢,你也别跟着起哄了,知道吧。”
“我觉得我爸跟小小哥挺合适的啊!”
“你怕不是要去看眼科?”可梦伟给埃文斯碟子里添了块披萨,“吃!赶紧吃完了我带你去看急诊!”

TBC.

盐酸西替利嗪

20171011-我们没有在一起04-01【F1同人/围场同人/WEC同人,主MW/BH】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带有微RS/FM(斯梅德利/马萨),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补档04部分,发现前半部分还是可以直接发的,后半部分只能处理过再发了,所以这是04-01部分
6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4要么一切要么全无【01】

“起来!”韦伯踢开沙发边上的一片酒瓶,勉强有了个站的位置。然后把塞恩斯的脑袋从某人肩膀上推开,把班博的胳膊从某人手臂中分出来,再轻轻地拍拍某人因醉酒而绯红的脸,“喂,起来了”!
“诶?”马萨带...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带有微RS/FM(斯梅德利/马萨),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补档04部分,发现前半部分还是可以直接发的,后半部分只能处理过再发了,所以这是04-01部分
6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4要么一切要么全无【01】

“起来!”韦伯踢开沙发边上的一片酒瓶,勉强有了个站的位置。然后把塞恩斯的脑袋从某人肩膀上推开,把班博的胳膊从某人手臂中分出来,再轻轻地拍拍某人因醉酒而绯红的脸,“喂,起来了”!
“诶?”马萨带着斯老师上楼来,看到里卡多家的门大敞着,而这位主人坐在餐桌边托着腮看着客厅傻笑,“挖挖,你给谁开门呀?”马萨顺着里卡多手指的方向,和斯老师一起往灯光昏暗的客厅走去,“哦嚯!”一走近那堆横七竖八的人,一股酒味儿直冲鼻腔,斯老师揉揉鼻子,“我说宝宝,你们到底喝了多少”?
“我怀疑他们都喝死几个了!”马萨还没搭话,站在暗处的高大身影就开了腔,听得出情绪还很不好。
“租西???”马萨走近两步才看清楚来人是韦伯,“我以为你不过来了呢?你怎么这么晚?散场了都要”!
“是……呵……是……师兄……师兄……啊……”已经喝醉的里卡多眼前一亮,步履轻浮地朝客厅走来,“师兄……你是来赶,来赶第二场的?对……对不对?来来……来……我们……我们俩……唱……唱歌……”说着就要拿遥控器调音量。
马萨一个眼神示意,斯老师赶紧抓起遥控器就扣了电池给揣兜里,并马上拔掉了所有电视音响设备电源。韦伯默默竖起大拇指,工程师就是不一样,威家的进站速度真是比赛两秒钟,台下十年功。
里卡多沮丧又委屈地看着眼前三个不让自己嗨的人,转头就往沙发上寻找安慰,扯着瘫在沙发旁的维斯塔潘的耳朵,“喂!你小子不是老说自己是蓝翔毕业的么!要努力啊!”手被维斯塔潘一把打掉。坐到埃文斯大腿上,双手捏着埃文斯的脸,“阿四!你爸叫你回家吃饭!”埃文斯嘟哝了一句“你滚”,韦伯摇头,扶额。揉一把科维亚特的头毛,“阿牲!起来跳舞啊!我要和你跳舞!”科维亚特大长腿把他撂倒在塞恩斯怀里。里卡多戳戳旁边小小的脸,“铁铁!你醒醒啊铁铁!刚才打牌你输了!”使劲儿推推小小,“你输了!你的受罚还没完成啊铁铁!”小小低声叹了口气,一旁的班博和塞恩斯迷迷糊糊地呵呵笑了起来,桌脚边的维尼上来一把捏住里卡多的嘴,推了推小小,“来来来!受罚受罚!快受罚”!!!
马萨和斯老师也笑了起来,只有双手叉腰的韦伯身上气压越来越低。
小小揉了一把脸,认命似的,弯下腰“吧唧”在里卡多嘴角亲了一口,还没等几个醉鬼开口起哄,小小就被韦伯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我看你不是喝醉了,你是要反了你!”咬着牙把小小架起来就往外走,完全无视身后一片疑惑的声音。
“话说……租西……”马萨指着韦伯的背影,一脸懵逼。
“是不是找错人了?”斯老师看了看依旧在熟睡的埃文斯。
“儿子也能认错?”马萨真的很认真地思考着小小和埃文斯的相似程度。
“话说宝宝,你叫我上来是干嘛的?”斯老师在想为什么我会在这儿?
“哦……我下去切水果前,小小跟我说,如果他喝多了,就让我帮忙把他送回楼上他家,结果俩小时后我上来一看,果然都喝多了,我一人扛不动他啊,就回家叫你一块儿来扛,然后……”马萨挠挠头,怎么老觉得哪儿不对呢?
“然后人被租西扛去了,租西还不要他儿子了。”斯老师补充道。
“可说呢……那现在阿四怎么办呢”?
“那就不用管了,就让他们睡吧。”说着斯老师调高了一些空调的温度,“宝宝,你去拿几件衣服给他们盖上,要比赛了,可别都感冒了”。
再瘦弱也是个1米84个子的人,韦伯好不容易把小小带下楼,打开车门,扔进副驾驶,绑上安全带,摔上车门,整个动作粗暴得让人以为他下一步就得纵火烧车了。
韦伯按住了一直扭动着找舒适位置的小小,掰过他的脸,“现在是半夜两点,你是要回家还是怎样”?
“呵……”小小一声带着醉意的轻笑,伸手就要开车门,“要你管”?
车门落锁的声音阻止了小小的动作,扭头一看,眼前的人正蹙着眉头看着自己,“呵……”小小又轻笑一声,抱臂窝在了座位上,“走吧,放我……嗯……在哪儿都行”。
“知道我是谁么?”韦伯再次掰过小小的脸,要他看着自己。
小小打掉韦伯的手,“呵……我管你呢”?
“我看你真的是欠调教!”韦伯一脚油门,车往自己家开去。
拖拽着进了房间,韦伯把小小扔在了沙发上,到厨房做了杯蜂蜜柠檬茶,故意多挤柠檬汁,少放蜂蜜。
“喝下去!”不容分说的语气。
小小看着眼前这杯液体,第一反应就是拒绝,眨巴着冰蓝色的大眼睛,咬着下唇,可怜兮兮地看着韦伯。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用,喝下去!”生气的韦伯向来什么都不买账,把杯子再往前递一点儿,直接贴到了小小嘴唇上,让韦伯意外的是,小小没有接过杯子,而是就着这个姿势喝了起来。韦伯生气的脸终于缓和了一些。
柠檬茶酸得小小直皱眉头,还剩1/3实在不愿意喝了,推开了韦伯的手,“你整我呢?酸死了”!
“哟,知道酸了?我以为你快喝死了,根本尝不出味道呢。”把小小揉着腮帮子的手拿下来,“想吃甜的么”?

TBC.

盐酸西替利嗪

20171006-我们没有在一起05【围场同人/F1同人/WEC同人,主MW/BH】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微KR/NH(芬德),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重点!!!】因为04我真的还不知道怎么放出来,所以我先放05了,等我找到方法,再补04……
7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5振动翅膀的声音比喘息的天空还要红艳

随便应了一声正在院子里逗狗的微微,小小快步走进屋上楼回到房间。控制不住力道的关门声掩盖了他虚软倒地的瞬间。
那一阵吵醒自己的手机震动声、来电显示标注着「宝贝」人、韦伯撇开自己接电话的背影、门外一脸...

1纯属脑坑,OOCOOCOOCOOCOOC
2人物关系只存在我的脑坑世界
3主MW/BH(马克韦伯/哈特利),微KR/NH(芬德),其他西劈党不约不撕,唯粉请自行上天
4所有人物缺陷和技术错误都是我的锅
5时间设定从2014年开始,但不完全依照现实时间轴
6【重点!!!】因为04我真的还不知道怎么放出来,所以我先放05了,等我找到方法,再补04……
7如有雷同,太神奇了

05振动翅膀的声音比喘息的天空还要红艳

随便应了一声正在院子里逗狗的微微,小小快步走进屋上楼回到房间。控制不住力道的关门声掩盖了他虚软倒地的瞬间。
那一阵吵醒自己的手机震动声、来电显示标注着「宝贝」人、韦伯撇开自己接电话的背影、门外一脸震惊的埃文斯、像贼般逃跑的自己……两分钟的画面迅速闪过脑海,却像刀子一样一刀刀刺痛着小小,逼他想起昨晚有多放肆多荒唐——他是喝多了,但并没有不省人事,至少,在被压在冰冷的浴室墙壁上之后,他就清醒了一大半儿。
不借着酒劲儿,他不知道自己能大胆到那个程度,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如此贪恋那个人,不知道即便是一句床上的「我爱你」都会让自己心起涟漪,不知道自己想的「即便只是炮友,好歹也有着关联」是多么悲哀的现实,不知道自己三年多来一直都没忘记过对那个人有多深的爱恋……是的,多糟糕啊。
从地上艰难地撑起要散架的身体,爬起来走进浴室,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面色苍白,脱掉之前随手从韦伯衣柜里扯的T恤、运动裤,星星点点的吻痕还有着烫指的热度,股间的黏腻湿滑让小小对无法拒绝韦伯的自己心生厌恶。
刷牙挤了比平时多一倍的牙膏,洗澡涂满沐浴露来回地擦拭着,仿佛这样可以让自己放过自己。最后在45度水温的浴缸里,小小沉沉睡去。
“微微,我怎么觉得这西红柿越长越小了啊?”妮子拿着菜篮,弯着腰在院子的小菜地里扒拉着那三棵西红柿。
微微边给狗洗澡边看了一眼菜篮,“能不小么?自从裤衩儿受伤回老家之后,就没人给菜地施过肥,还能结果已经不错了”。
“那倒也是……等会儿打个电话给裤衩儿看他身体怎么样了,顺便问问该怎么施肥。对了,我们这午饭,几个人吃?就我俩么?”妮子之前是听到有人回来的动静,但不确定。
“别吃午饭了,这儿都10点多了,我们做一顿下午饭好了,反正小小估计也没起床。”微微指了指小小房间的窗,“鬼知道昨晚李挖挖生日,他们喝了多少,他回来的时候我看他走路都打飘儿”。
“哦,我没听错啊……我说怎么听到有动静呢……难得,他能喝到打飘儿。”妮子想着昨晚里卡多生日,韦伯必定也受邀前去,待会儿得八卦一下小小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儿。
牛肉冷盘、蔬菜沙拉再加从中餐厅打包回来的蒸虾饺,小笼包,在院子里摆好了餐桌,妮子打发微微上楼叫小小吃饭。
“小,吃饭了!”微微敲敲门,里面没动静,“小,你醒了没?还睡呢?”又加大力道敲了两声,里面还是没动静,微微掏出手机拨了小小的电话,也没听到铃声,“小?”尝试着打开房门,好在没锁,捡起地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连同自己的电话,12个未接来电。微微敲敲浴室的门,里面没有回应,“小,你在里面么?穿衣服了么?我开门了啊?”里面还是没有回应,一想情况可能不好,微微赶紧打开了门,“我艹!小你干嘛呢?”小小泡在浴缸里,不省人事,微微摸了摸浴缸的水,早已变凉。
“哥!快上来!”
“怎么啦???”
“赶紧上来搭把手,小小晕过去了!”
“哈???晕???什么鬼???”
给小小裹上浴袍,妮子和微微一人抬手一人抬脚,把小小放到了床上。浴衣的拉扯露出了小小胸口的肌肤,一些印记让妮子心里大呼不妙,“我先帮小小吹吹头发。我觉得他……昨晚……应该不是去和李挖挖过生日那么简单……”看着小小潮红的脸,妮子探了探他的脸和胸口,果然是发烧了,“微微,你去把医生请过来,就说有病人着凉发烧了”。
微微走后,妮子拿出干净衣服费力地给小小穿上,“你啊,怕不是个傻逼……”
桌上手机又开始震动,第13个电话打了进来,是里卡多。
“挖挖,生日快乐。”
“铁……嗯?嗯??不是小小???”
“嗯,我,海菲尔德。”
“哦!哦哦哦!!妮子哥!哥啊,小小回家了对吧?”
“嗯,在家呢,你们昨晚喝大了?”
“可不喝大了么!我醒来没看到小小,以为他回楼上去了,说找他弄点儿吃的呗,结果他也不在楼上,我记得他昨晚就走了呀,所以问问他上哪儿去了,打了3个电话呢!”
“可说呢,这不醉着还没醒呢。”
12个未接来电,除去微微拨的1个、里卡多的2个,还剩马萨的3个、韦伯的6个。
“嗨,北鼻!”妮子回拨给了马萨。
“小小!啊……你终于……不对,你不是小小……是妮子吧?”
“是我啦!跟我说说昨晚你楼上的事儿。”
“楼上?李挖挖过生日呗,哦对了,小小……回家了?”
“嗯,现在在家,今天早上回来的。昨晚是租西把他带走的吧?”
“嗯……我就想说这事儿……不好意思啊,我没反应过来啊当时,就没拦住……”
“没事儿,反正有些人傻起来拦也拦不住。”
挂掉电话,妮子把手机的震动也关了,自己拿在手边,以免遗漏小小的工作电话。
医生给小小检查了身体,开了处方,神情复杂地对妮子说:“估计他缓过来一些后,还会拉肚子,药我也一道开了,吃的方面注意一些,熬个汤,可乐是不能少的”。
微微送走了医生,看着妮子若有所思的样子,拿过他手里的处方,“哥,我去买药吧”?
“不用不用,你照顾小小,把他这儿乱的给收拾收拾,我去熬汤、做菜,小瓦要回来了,药啊可乐啊什么的,我都发给他,让他给买回来”。
瓦片看着亲妈发来的信息,一堆感冒头疼腹泻的药,拿去给队医确认了一遍确实是药没错,又接到了一条信息要买可乐和巧克力?把手机凑到Kimi面前,“爸,你看我妈给我发的信息,他什么时候喝可乐,什么时候要吃巧克力了”?
Kimi眯着眼看了看,“哼……你跟你妈说,别以为他就长不胖”!
“你俩真幼稚!诶……我妈不会是感冒又拉肚子,什么什么病毒性胃肠炎之类的吧……”
“他啊,不会的……”Kimi肯定地说,“何况没有什么病是一瓶白兰地搞不定的,如果有,就加一瓶伏特加”!
此时,瓦片好像明白了自己爹妈没法儿一起过日子的原因……

TBC.

大兔白
赛场回来一个月,发现自己就同赛...

赛场回来一个月,发现自己就同赛车一样,在冰冷孤独的环境里,与温柔失之交臂。

赛场回来一个月,发现自己就同赛车一样,在冰冷孤独的环境里,与温柔失之交臂。

泠翎羚霖

2014 FIA WEC, 上海六小时赛。第一次参与赛事拍摄,really had fun!

2014 FIA WEC, 上海六小时赛。第一次参与赛事拍摄,really had fu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