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we

6403浏览    1779参与
HHH

B站的一些WWE官方纪录片

持续更新

为了方便复制BV号放在评论区

持续更新

为了方便复制BV号放在评论区

HHH

【无授权汉化】The Uber Driver

Roman Reigns×Jeff Hardy

有KO胖出没

注意避雷


点我 

Roman Reigns×Jeff Hardy

有KO胖出没

注意避雷


点我 

HHH

药瘾

群内接龙,第一棒

路人×摔角手受      


全文约4k字


(毫无意义的爽文,还请姐夫的粉丝不要来喷我😶)

注意避雷 

群内接龙,第一棒

路人×摔角手受      


全文约4k字


(毫无意义的爽文,还请姐夫的粉丝不要来喷我😶)

注意避雷 

HHH

【推文】The Uber Driver

司机罗曼×纹身师杰夫

非常香艳的车上调情 

需VPN

司机罗曼×纹身师杰夫

非常香艳的车上调情 

需VPN

咖啡果冻
成功把葬爷画成了高柏wwww

成功把葬爷画成了高柏wwww

成功把葬爷画成了高柏wwww

HHH

【无授权搬运 侵删】makein' up

Cp包括CE,centon

有微量CE车暗示

都是很简单的嘤文读起来应该没什么障碍所以就不汉化了汉化也没人看

以及原文链接见上条


The Raw and Smackdown superstars were bone tired. Tour after tour after tour, none of them got a break, until tonight as ...

Cp包括CE,centon

有微量CE车暗示

都是很简单的嘤文读起来应该没什么障碍所以就不汉化了汉化也没人看

以及原文链接见上条



The Raw and Smackdown superstars were bone tired. Tour after tour after tour, none of them got a break, until tonight as they piled into various bars and night clubs, restless.

"Come on John, let's go in here, this is the place Vince rented out" Randy dragged John into the bar, finding a seat in front. Vince, feeling bad for his superstars, rented the place out for the night to throw a party.

Everyone was having a good time, drinking, TRYING to dance, laughing, trying to get laid; most of the guy were anyways.

"Adam you can't go in there, he's there" Zack Ryder tried to pull Adam back by his arm.

"Yeah you told us what happened between you two" Curt grabbed his other arm.

"So, he won't stop me from having a good time, I need to get laid, I mean after this meaningless storyline with Vickie" Adam gagged. "I need some real action. Raw has all the hot guys anyways."

"Not True!" They both exclaimed as Adam grinned.

"Well the single hotties, You guys are dating each other so yeah, you don't count." Adam laughed pulling his arms free.

"We have Matt" Curt pointed out.

"I hate Matt, and don't consider him attractive in the least." Adam muttered bitterly.

"Raw doesn't have much" Zack muttered.

"Raw has Jeff, John, Randy, Phil, Shawn and h" Adam muttered as they stepped in.

It seemed as if the whole room stood still as Adam walked in. All eyes either on Adam, or 'Him'. Adam walked over to the bar and took a seat, ignoring all the stares in his direction.

John walked over grabbing Zack and Curt dragging them outside as the music resumed and everyone continued dancing.

"I thought you guys were gonna keep him outta here" John muttered glaring at the two.

"We tried he wouldn't listen" Zack insisted shrugging.

"Alright well try to keep him at the bar." John muttered walking back in the two Edge heads behind him.

"Hey Adam mind if we go dance?" Curt asked as Adam shrugged as if saying he didn't care.

Randy glanced over to see him starring in Adam's direction.

Randy cleared his throat wrapping an arm around John. "You know Chris, you should go talk to him if all you're gonna do is stare at him."

"No he wouldn't want to talk to me; I tried before, a month after I left. Hell if I was him, I wouldn't wanna talk to me either" Chris muttered staring into his drink. "Yeah well before you were with your wife, now you're single , so go talk to him, both you and Adam are my friends, and I hate seeing my friends hurting, so move it" Randy gave motions with his hands for Chris to go.

"No I-I can't,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Chris murmured running a hand over his hair.

"Well i'll say this, you better hurry, as one this may be the only time you'll be in the same town as him unless a joint pay per view comes around, the next one is the Rumble, in which he'd be busy, two the sooner the better, three you better get your ass up before one of those new guy chumps get's to him first" John counted off thrusting his thumb in Santino and Evan's direction.

"But I-"

"Go!" Randy gave him a shove as Chris stumbled to wards Adam, who stood and walked into the bathroom.

"He 's avoiding you! I know Adam! Follow him" Randy hissed as Chris nodded walking towards the bathroom.

"Finally!" Randy literally attacked John's throat, with licks, kisses, and nibbles as John chuckled kissing Randy back.

---------------

Adam pretended to wash his hands, eyes in the sink as Chris walked in.

"Adam-"

Adam spun around walking into the stall, intending to slam hit shut but Chris grabbed it, forcing his way in, locking it behind him.

"Please Adam, Don't avoid me" Chris murmured placing a hand on Adam's back.

"Leave me alone Chris, why'd you have to come back like this, what about your family?!" Adam growled refusing to look at Chris.

"My Wife, left me a year ago Adam, I came back for you" Chris murmured slipping his arms around Adam's waist. "Why, am I the conciliation prize?" Adam asked bitterly. "No Adam I-"

"No it's not your fault Chris, It's mine" Adam started as Chris looked at dumb folded. "Mine for always choosing men who aren't available. It's my fault I never should've slept with you 7 years ago! It was a mistake on my behalf, so Chris I'm sorry, I never should've had sex with you! I never should've accepted your help after the match, I never should've wanted you, I never should've fallen in love with you! I never should've trusted you with my heart!" Adam sobbed turning, pushing Chris aside.

Adam went to pull the door open only for Chris to spin him around, grab his head and pulling him into a tight lip lock. Adam began shoving at Chris's chest, at first, but soon wrapped his arms around Chris's shoulders, returning the kiss.

"Mm Adam I ... Adam I love you" Chris moaned kissing him again.

"Yeah I love you too, now shut up and kiss me" Adam growled wrapping his legs around Chris's waist.

"You got it sexy" Chris claimed Adam's mouth again, beginning to unbutton his silky white button down shirt.

Outside the bathroom, nobody was partying. They were either eavesdropping on Adam and Chris in the bathroom, or watching John and Randy go at it on the pool table.

A Half an hour later John and Randy had redressed, Randy sitting on John's lap as they sipped their drinks watching the rest of the roster dance. Their attention turned to the bathroom door, as it swung open, and Chris and Adam emerged.

Adam's arm around Chris's shoulders, Chris's arm around his waist helping him walk. John could tell immediately what they'd been doing when Chris winked at Randy who winked back, and Adam was grinning like an idiot, his white shirt hung open to expose his sweaty( well damp) chest.

Chris sat down pulling Adam on his lap as John grinned. "Feel better guys?"

Adam grinned back. "Well my ass is throbbing but it 's a good kind of pain".

Randy laughed. "You needed help walking?"

Adam glared. "Well Mr. loose asshole it's been awhile"

John and Chris burst out laughing as Randy narrowed his eyes.

"Hey It isn't my fault the Mac truck can't wait" Randy nudged John. "Tell the 'Mac Truck' the parking garage is close" Adam laughed.

"Why is Santino winking at you guys?" Adam asked lying back against Chris.

John and Randy shared a grin as if they knew something. "Oh who knows that dude has issues" they all laughed.

HHH

约的稿

因为那位老师不了解WWE所以可能有丶ooc


“甲虫有坚硬的壳,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

但要碾死它们仍旧轻而易举。”


兰迪看向那个背影。

专挑人少的地方穿行,外套随意地一披,帽檐压得很低,估计在正面也几乎看不见脸。按理说仅凭背影很难认人,但是兰迪知道那是谁。

那人仍然像他见艾吉打的第一场比赛那样。在台上撂倒对方,被对方撂倒,疯狂殴打,喝彩和击打,倒地再起,看不见拳脚的伤痕,低吼、撕扯和泛红的眼睛。下场之后他捏着水瓶不换气地往下灌,甩一把汗,把气喘匀了就披一件外套低着头往外走,挑人最少的通道,不怎么答话,被搭讪了就会耳尖略红试图翻出一个合适的词...

约的稿

因为那位老师不了解WWE所以可能有丶ooc





“甲虫有坚硬的壳,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

但要碾死它们仍旧轻而易举。”

 

兰迪看向那个背影。

专挑人少的地方穿行,外套随意地一披,帽檐压得很低,估计在正面也几乎看不见脸。按理说仅凭背影很难认人,但是兰迪知道那是谁。

那人仍然像他见艾吉打的第一场比赛那样。在台上撂倒对方,被对方撂倒,疯狂殴打,喝彩和击打,倒地再起,看不见拳脚的伤痕,低吼、撕扯和泛红的眼睛。下场之后他捏着水瓶不换气地往下灌,甩一把汗,把气喘匀了就披一件外套低着头往外走,挑人最少的通道,不怎么答话,被搭讪了就会耳尖略红试图翻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或许顺路去面包店买一包甜甜圈。他场上场下不像是一个人,让人怀疑有沉睡的狮子或者魔鬼会在他上场之后觉醒,下场则再度沉睡,呼唤不醒。

可是时光一转,如今只剩下人还是当年的人——不,人也不是当年的人了。

限制级RKO已经解散了多年。艾吉已经退役了多年。一复出便是搭档反目,老友厮杀。

时过境迁,物也非,人也非。

 

那场最后站立者比赛过去已经有几天。兰迪身上的新伤旧伤叠在一块抽丝剥茧般地疼,尤其太阳穴更是烧灼痛辣百感俱全,估计艾吉也没好到哪去。

然而现在他们相对而坐,桌上摆着两杯白兰地。

其实职业运动员大多应该戒酒。毕竟酒精会麻痹他们的神经,使人暴躁易怒或者精神恍惚,器官和肌肉会被一点点腐蚀钝化,导致在风华正茂的巅峰时期却过早地坠落。

但或许他们这些摔跤手是例外。人们爱好残暴和打斗,而他们不过是这种文化的符号。他们应该被看到的,就是血性、狠厉、燃烧,越戏剧、越残酷、越炸裂越好。所以一点酒精反而更有用,灼红的双眼、沸腾的血液,像是供人玩弄和屠宰的斗牛。多么令人满意啊。

周遭来往的人多少还是多了些,艾吉不怎么好意思主动开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火一样的液体从喉管咆哮着流下去,一路滚动到尚且空着胃里,辣的他哈出一口气。兰迪顺手从旁边拎过来水壶倒了杯七分满的水,敲两块冰进去,伸手一推,水杯不偏不倚地停在艾吉面前,一滴不洒。艾吉咬唇颔首,拿过水杯灌下去两口,吊着的那口气总算放出来。

虽然这根本不对。他们似乎并不被允许拥有温情的一面,至少不能被看到。这不是人们想看的,私交再好也没有拳脚相向来的刺激。他俩并肩,就给人家看默契看疯狂;如果当了对手,就得给人家看不念旧情撕破伪装——反感也没用。然而猎奇的目光恨不得将其他人的底裤都看的清清楚楚,最好是能知道不为人知的隐私,来给自己乏味无聊的生活加上点转瞬即逝的调剂。这事对于别人有趣,对于他们却是过于有趣,以至于令人麻木了。

可能就是那个什么马斯洛需求理论的意思。那是他俩曾经一起在杂志上看到的名词,兰迪好奇着去搜索了一下。如今也就只记得第一层是叫生理需求,说白了就是没法吃饱睡好什么都别提,往下才是安全尊严自我表达。所以那点在跤场上一点不能表露的感情似乎也得到了解释,就只是为了那种叫生理需求的东西而已。生活没给他们留下反感的余地。

“据说虫子都能承受自身几百倍的重量。”几杯白兰地下肚,酒精或许点着了艾吉的蒙着的面纱,他不着边际地提了一句,“但是要弄死它们不过也就动动手指的事。”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但是兰迪听懂了。

生活是把他们揉圆捏扁的大手,像是玩弄棋子般摆布他们。他们这些看似强壮的人呢?

不过几只甲虫而已。

“但是虫子永远都在。”兰迪又给他递了杯冰水,“被捏死了不少,但是永远都有。”

他们搭过档,闹过矛盾,当过队友和对手,拳脚击打在别人和对方的身上,被掼在角柱上或者边绳上再扑回来以牙还牙。他们熟悉对方身上的每一处暗伤明伤,有些是自己造成的,更多来自于其他人如狼似虎的攻击。

他们一起走了太久了。久到记不住,久到忘不掉。

比如兰迪上场之前自创的拉伸教给了艾吉,比如艾吉下场之后每次都会有干净毛巾备着,比如他们在擂台上恶语相向、擂台下勾肩搭背,比如……

还有什么可举例的?比比皆是。

所以虫子不会灭绝。不管洪水飓风还是什么灭虫剂,虫子一直活着,卑微却不容忽视地活着。

兰迪和艾吉无声地碰了下杯,剩余的滚烫的液体一口一口咽下去。像是有什么烧了起来,燎尽了原野上满天枯草,一回首就是烈火连天漫地,耀眼光芒刺激出眼泪却留恋到不愿闭眼,。

为了个第一层的需求把后面的全放弃了,不可笑吗。毕竟生理是生物一贯的需求,就剩这个,那不是自己真就把自己降格成了玩物了?

所以去他妈的虫子还是什么——

都一样,什么人什么玩意在生活面前都是一样,要是虫子大家也分不出来个高低贵贱,都是。就是自己不能把自己当成了节肢动物,要不就没人看你是人。多简单一个事,又纠结又矛盾个屁。

“还想干多久?”

“到干不动为止吧。”

其实问得也废话答得也废话,他俩都知道。

他俩已经不是限制RKO,但他们还是兰迪和艾吉,还得在跤场上厮杀,为了谁都行,反正不为了那些看热闹的无聊的人。就算谈不上为了梦想或者热爱,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勉强可以说是随了心意,不问他事。

而虫子依旧会在虫子的世界里活得热热闹闹潇潇洒洒,哪怕自诩“高级动物”也没资格指手画脚,得做退避三舍无足轻重的东西。

 

 

 

HHH

截图

摔角届实力偶像派

盛世美颜,盛世美颜

截图

摔角届实力偶像派

盛世美颜,盛世美颜

HHH

无授权搬运

兰迪×罗曼   HHH×罗曼 

HHH×罗曼 

车,需翻墙

不要脸地加个标签蹭点热度顺便安利一下WWE

兰迪×罗曼   HHH×罗曼 

HHH×罗曼 

车,需翻墙

不要脸地加个标签蹭点热度顺便安利一下WWE

HHH

〖转载〗welcome back baby

约翰艾吉,车,豪车

约翰艾吉,车,豪车

HHH

〖无授权翻译 侵删〗宠物(兰迪艾吉)

他是我的。

不只是现在,直到永远。

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但偶尔有一些新人,像埃文·伯恩,桑提诺,哈斯这些人,甚至我的队友泰德和科迪,都曾试图接近他。但他们一旦发现我躲在暗处观察他们,他们就会很快理解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并果断放弃。

虽然总有些人像愚蠢的青蛙一样决定跳下去,认为他们有机会可把握。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和想象——事实是他们永远比不上我。我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不喜欢新来的人对我的宝贝动手动脚,亲爱的。他很英俊,我知道;他们太年轻,什么也不知道,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太放在心上。但真正让我恼火的是兽医,那些知...

他是我的。

不只是现在,直到永远。

过去一直是,将来也永远是。

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但偶尔有一些新人,像埃文·伯恩,桑提诺,哈斯这些人,甚至我的队友泰德和科迪,都曾试图接近他。但他们一旦发现我躲在暗处观察他们,他们就会很快理解到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并果断放弃。

虽然总有些人像愚蠢的青蛙一样决定跳下去,认为他们有机会可把握。然而事实总是出乎他们的意料和想象——事实是他们永远比不上我。我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不喜欢新来的人对我的宝贝动手动脚,亲爱的。他很英俊,我知道;他们太年轻,什么也不知道,但即使他们知道,他们也不会太放在心上。但真正让我恼火的是兽医,那些知道艾吉是我的的人。像戴夫·巴蒂斯塔、Triple H、送葬者、肖恩·迈克尔斯、约翰·塞纳、克里斯·杰里科和约翰·莫里森这些人。

他们都无耻地与我的宝贝调情,但艾吉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脚,红着脸,满脸尴尬。他对我很忠诚,他像我爱他一样爱我,这点我很清楚。他讨厌别人跟他调情,他只在乎我,我只在乎他。

我真心地、疯狂地、深深地爱着他,尽我的一切爱他,如果有人敢动他下,我就杀了他们。那些家伙只是想上他的床,他是每个人的梦中情人。他是我十几岁时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

那些家伙都不是真心爱他,如果让他们碰我的艾吉我一定会死的,一定会的。更别说和他上床了!尤其是亨特和戴夫。那些混蛋想把我炒了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们贪婪的爪子伸向我的宠物。但你可以看到他们惨败,而我还在这里屹立不倒!

他们不敢靠近我的宠物,他们害怕我。我知道他将永远属于我。当我轻轻地进入我的艾吉时,我缓慢而小心地推送着他,以确保我没有伤到他。我慢慢地移动,他把他的腿锁在我的腰上,然后我们慢慢地进入并保持着一个稳定的节奏,他的胳膊放松地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的宠物轻声地呻吟着,让我微笑着知道我让他高兴了。我们加快了节奏,没过多久,我的宝贝就哭着让我放开他。我继续抽动着,他的东西溅到我们的肚子上,不久我便释放出来。

我仰面躺着,把我的宝贝抱在怀里,他把头靠在我的胸前。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他一直害羞地对我微笑,几乎像小猫一样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样的行为总让我我称他为我的宠物。当然丝毫不带恶意和贬低的意味。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他是我的宠物,我的宝贝。我的爱人;我的一切。

“但最重要的是,亚当·柯波兰德是我的!”兰迪·奥顿想,当他们在情欲中缓缓分开时,他应该紧紧地抱住亚当。

HHH

〖无授权汉化 侵删〗总有一天(约翰艾吉)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3633  (需翻墙)


注:艾吉原名亚当·科波兰德(Adam·Copeland),原文中使用亚当称呼他。


我输了。我真的输了。我不再是WWE的冠军。艾吉才是。当我被迫离开擂台,重重摔落在黑色垫子上时,这种想法还没有出现。但这无伤大雅。

当我半爬上坡道时,我意识到被他的攻击打个正着一点都无法激起我的怒火。我落在垫子上,没有受伤,两发飞冲肩也没那么痛。

然而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当我转过身时,我看到他手中拿着他的第一个也是最近赢得的WWE冠军腰带,艾米站...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53633  (需翻墙)


注:艾吉原名亚当·科波兰德(Adam·Copeland),原文中使用亚当称呼他。



我输了。我真的输了。我不再是WWE的冠军。艾吉才是。当我被迫离开擂台,重重摔落在黑色垫子上时,这种想法还没有出现。但这无伤大雅。

当我半爬上坡道时,我意识到被他的攻击打个正着一点都无法激起我的怒火。我落在垫子上,没有受伤,两发飞冲肩也没那么痛。

然而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当我转过身时,我看到他手中拿着他的第一个也是最近赢得的WWE冠军腰带,艾米站在他身边,为他庆祝。

我单膝跪在坡道上敬畏地看着,沉默地注视他,心情突然沉重起来。他正为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庆祝着。他的梦想实现了。

我感到一丝微笑爬上了我的脸。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继续呆在这里,是在剥夺他的荣耀,是在为他人生中的重要时刻画上污点。

所以我小心翼翼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后台,去找教练缝合我的伤口。

手术针并没有刺痛我,他在几秒之内处理好了我的伤。于是我站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到我的化妆室,弯下腰,清理我脸上的血迹。

我在被人看着。出于这种直觉,我回头向后看。然后我看到艾吉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傻笑。WWE的目前属于“EDGE”的冠军腰带此刻正挂在他的肩膀上。

“我——做的好吗?”他问我。我微笑着:

“嗯,你做得很好。”我喃喃道,转过身去接着洗我脸上的血迹。

“……你——你还好吧?”他问道。我拿起毛巾擦干脸,抬头一看,只见他俊美的五官因担忧而扭曲。我再次微笑。

我告诉他:“是的,我很好,亚当。”事实上我想告诉他事实如何,我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我完全爱上他了。

我想成为他的爱人,或者让他成为我的爱人。我渴望吻他。

艾吉注意到我眼神无光,一直在盯着空气看。

当我感到他伸出双臂环住我的脖子,将我向他拉进时,我简直震惊到不能再震惊了。

我搂着他的腰,闭上眼睛,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过了一会他抽离了,我前所未有地感到空虚。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约翰。”他对着我喃喃自语,然后露出一个微笑。他的微笑总能融化我的心。

“Ames,Nitro,兰迪要和我去猫头鹰酒吧庆祝他加入我们吗?我们可以一起看《辣妹》,还可以拿兰迪和Nitro当大都会乐队的主唱来开玩笑。”

“抱歉亚当,也许要改天了,我累坏了。”我撒了个谎,艾吉听罢叹息。“啊,约翰尼——我们可以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像上次那样让艾米的人难堪。”他微笑着恳求我。

“当然可以。”我叹息着,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拒绝他。

“太棒了”艾吉笑了,他再次伸出双臂拥抱我,然后微笑着转身离开。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但遗憾的是,那一天不是今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