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x-tale

16.4万浏览    1180参与
真的是犹狐哦

果然是喜欢摸老G的画了。后面附件一只粉喵

果然是喜欢摸老G的画了。后面附件一只粉喵

Rtaeing

忘記有沒有丟過,不過這張我自己真的很愛,我好喜歡Cross

忘記有沒有丟過,不過這張我自己真的很愛,我好喜歡Cross

咦我裤子呢

我只是想看cross猫猫而已我有什么坏心思呢~

众所周知骨头是软的ヾ(✿゚▽゚)ノ

啊啊啊不摸鱼了要写作业了

我只是想看cross猫猫而已我有什么坏心思呢~

众所周知骨头是软的ヾ(✿゚▽゚)ノ

啊啊啊不摸鱼了要写作业了

咦我裤子呢

我记得cross怕奶牛是因为它是黑白的…?

写作业时候的脑抽产物,看个乐呵

我记得cross怕奶牛是因为它是黑白的…?

写作业时候的脑抽产物,看个乐呵

ニャンコ

Dream, but in X-Tale

(P3P4是Jakei太太的推文图 :P)

完了我这样会不会被打

Dream, but in X-Tale

(P3P4是Jakei太太的推文图 :P)

完了我这样会不会被打

Yuri🐳

假如他们互换了?【1/3】

⚠️前排提醒

✘灵魂的意识互换

【时间线Ⅰ的xg→uv时间线的xg】

*请自行避雷

*偶然想到的,所以就写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有水仙倾向 注意避雷吧

*仅是供自己开心的产物…不喜就划走吧

———————————————


当他再睁开眼时,却发现时间已是黄昏,他的神智仿佛在这一刻而定格住。庆幸有蒙蒙的雨滴轻轻滴打在他的脸上,这才将他从一时混乱的思绪中唤醒。


“这是…哪?”xgaster双手抱着肩,随后做出一副思考的动作,但没有几秒,一种成年男性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喂,老家伙,你在犹豫什么呢?”xgaster听的一愣,好奇驱使着让他转头看去,随即映......

⚠️前排提醒

✘灵魂的意识互换

【时间线Ⅰ的xg→uv时间线的xg】

*请自行避雷

*偶然想到的,所以就写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有水仙倾向 注意避雷吧

*仅是供自己开心的产物…不喜就划走吧

———————————————


当他再睁开眼时,却发现时间已是黄昏,他的神智仿佛在这一刻而定格住。庆幸有蒙蒙的雨滴轻轻滴打在他的脸上,这才将他从一时混乱的思绪中唤醒。


“这是…哪?”xgaster双手抱着肩,随后做出一副思考的动作,但没有几秒,一种成年男性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喂,老家伙,你在犹豫什么呢?”xgaster听的一愣,好奇驱使着让他转头看去,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奇怪的怪物,其中混着两个成年的男性人类,而说话的正是其中的那一位白发人类。他之前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些家伙就站在他的周围,仿佛与空气融合般,一声不吭且面无神情,一并齐刷刷地望着看不到尽头的远方,那些怪物见xgaster回头,便一齐看向他,像是时刻等待被下令的机器一般。


xgaster似是被吓了一跳,亮白的瞳孔顿时震缩几下,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但这才发现自己是漂浮着的,所以仅是向后平移了几厘米。他更加茫然了,但更多的是这未知所带来的恐惧与不安。他回过神来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手也变得很奇怪,衣服也不一样……甚至自己的眼镜也莫名消失了?他不敢再过多地关注自己了,索性闭眸,轻轻地深呼吸了一下。


白发人类是xchara,他自然能看出xgaster的异样,他不禁感到疑惑,奇怪了,这家伙明明上一秒还摆着一张臭脸来让我闭嘴,怎么现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他在隐瞒什么?xchara慢慢绕过周围无动于衷的怪物,“老家伙,你看起来有点奇怪?你到底在盘算着什么?”他悄悄走到xgaster的一旁,但与他依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试图观察着对方那反常的一举一动。xgaster这才回过神来,他缓缓看向xchara,仿佛看到了那个他所熟悉的白发孩子,相似的身影重叠于他的眼前,“…chara?”而xchara此刻皱起了眉,“你那样子就好像不认识我一样?”这下使得xgaster似乎反应过来了一下。


所以说…这里是未来?但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这貌似不是我的宇宙……?不对,肯定是哪里出错了…。“…frisk?”他貌似注意到站在xchara身后方的另一个黑发人类,他与那些怪物一样面无神情,他们与xchara明显格格不入的便是笼罩于阴影下一致的紫黑双眸。“…他看起来有些奇怪。-”话刚说一半,一把把黑紫色的刀刃在刹那间于四面八方飞刺而去,而目标一致都是xgaster。


利器划破空气而迸发出阵阵爆声,还没等xgaster自己反应过来,站于其身旁的XAsgore便亮出紫色魔法所形成的三叉戟为他抵挡住那突如其来的攻击,“…你这该死的伪君子!你到底对我的兄弟做了什么你自己明明清楚,而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想着装傻?!”xchara再也无法忍耐了,赤红的双瞳因心中的仇恨与愤怒而变得更加朱红,他无法遏制地怒喊着,“这一切…都 是 你 造 成 的 !你才是最该下地狱的混账!”正当xchara即将发动下一次攻击时,他的兄弟却突然挡在他身前,用紫黑的刀刃对准他的脖颈,毫无神情地盯着他,xchara这才顿住了双手,似是震惊而又祈求般的眼神看向他的兄弟,但对方的冷漠依旧一成不变,随后他慢慢地放下了双手,紧紧攥住微微那颤抖着的双拳,此时已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一片寂静。


xgaster颇为紧张地目睹了这一切,他确实是被刚才那一举动吓到了,毕竟他自己本身才刚刚明白什么是创造,什么是家人,什么是…


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的孩子…他的世界…到底怎么了?他对此依然一无所知,但……从现状来看,这的确令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渗人,有些意外。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凭借着感觉,他亮出了那个按键。overwrite它既是那一切幸福的源泉,也是这一切痛苦的源泉,就像一把冷冽的双刃剑。他试图使用它,但却意外地失败了,overwrite似乎并不属于他一样。…是哪里出错了呢,xgaster由此认为,这既不是自己的躯体,也不是自己的灵魂,而只有自己的意识在这里,那如果真的是这样…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感到一股窒息感不住地涌上。这么说来…自己的世界现在可能不是那么安全。


“大人。”似是助手的声音,这才让他回过神来,但听到这样奇怪的称呼倒是又使他反应一愣,“该执行下一步了。您在犹豫什么?”XAlphys突然的询问更是让xgaster更懵圈了,什么计划?自己该怎么做?想来蛮可笑的,自己居然都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管怎样以现在的他来看,他是不会想把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孩子们置入混乱之中的,毕竟他现在只想给自己的孩子们最好的。而不是…现在这般模样……。他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但雨滴所带来真实的湿润感使他明白,这即是现实。腐败不堪而又荒谬绝伦…。


“…计划…我的…我的计划是什么?”他别过头去,背对着身后的所有人,利用Wingdings语言问着他的助手,而这令XAlphys感到惊讶,她也开始觉得xgaster不那么对劲,但她不能质疑也更不能反驳,她可以感知到其灵魂有无异常,但他的灵魂一切正常。“…清理过多的人口。只留下有价值的数据。”XAlphys以Wingdings符号回复道,“Player拒绝了您的邀请,ta拒绝共存,所以您决定以自己的方式来使主宇宙达到自己所期望的完美。”并加以回顾着。


这真的是我?我到底在做什么…?xgaster那不可置信又略带伤感的神情,显然要是以当前这种形态下表露出来让xchara看到的话,自然不会相信这是他,他怎么可能会露出那种过于奇怪的样子。也许是幻听但他确确实实听到了一声与他口音大致相同甚至是一模一样的声音像是就在身边般与他窃窃私语道。


控制造物,清除他们。”


“您该行动了,大人。”XAlphys格外反光的镜片后,却是xgaster所看不到的紫色靶形的瞳孔与意味不明的微笑。


xgaster僵住了双手,他现在当然分得清是非,不过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但也许,他现在该关心的不是这些了,而是…自己的世界吧。

高级的灰色

叙述

一步...一步...  拖着因决心而逐渐融化的身体 对犯下的罪恶没有一丝懊悔
   被打破的规则和那“虚假”的协议 “反正啊,承诺就是用来违背的”

从对美好的向往到对完美的渴望 一次又一次的覆盖 反复不断的实验和那被记录的冰冷数据 叙述着故事的经过
 “他想要最好的...哈... 看看我们现在在哪儿,都是因为他”              ......



一步...一步...  拖着因决心而逐渐融化的身体 对犯下的罪恶没有一丝懊悔
   被打破的规则和那“虚假”的协议 “反正啊,承诺就是用来违背的”

从对美好的向往到对完美的渴望 一次又一次的覆盖 反复不断的实验和那被记录的冰冷数据 叙述着故事的经过
 “他想要最好的...哈... 看看我们现在在哪儿,都是因为他”                                                           “我只想为他们找到最好的”

    最开始善意的引导却成为了噩梦的开端 偏离了最初的本心 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冰冷的数字被记下 每一个都都意味着一条时间线的结束和覆盖

 那些所谓的“造物”不是没有思想的工具和傀儡 都是活生生的存在 那一次次被给予的无助与绝望也暗示了故事发展的转变

犯下的罪孽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遗忘 受到的伤害却会被铭记 被夸大                     在临近崩溃的边缘发起了反抗 灵魂被夺走 被填充 绝望无助所带来的痛苦被无限发大 一切的  努力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被迫变得冷漠 内心却渴望着美好与解脱......                                                                              封存的被记起 “试验品”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反击 对自由的向往和对解脱的渴望 美好的愿望 结局却是毁灭和陨落

被剥夺灵魂得知真相 被欺骗 被利用 试图用极端的方式重建曾经美好的世界 引发灾难 被阻止

 最终渴望美好的人却没能得到好的结局

                     “我所做的努力...都是徒劳... ”                                 “我不应该输的”

                                                       “这不公平”



闲的搬运 侵权删(删的可能不大)

 就是一个X-tale的故事叙述 规律贼乱

Yuri🐳

Cheaper-⑨


“别犯傻了,Asriel,你是最棒的兄弟。”


“(但)我们是最糟糕的,因为我们辜负了你。”

Cheaper-⑨


“别犯傻了,Asriel,你是最棒的兄弟。”


“(但)我们是最糟糕的,因为我们辜负了你。”

范畴在犯愁
@llllllllllllll...


@lllllllllllllllli 的点图,老家伙好美,我好久没画了..


@lllllllllllllllli 的点图,老家伙好美,我好久没画了..

西早斤欠kouka
好东西不能独吞,要瞎一起瞎 未...

好东西不能独吞,要瞎一起瞎

未授权 来自Jael Peñaloza

好东西不能独吞,要瞎一起瞎

未授权 来自Jael Peñaloza

the real

看了xtale剧组和epictale剧组互动后的脑洞

也是我流屑g组

如果asriel展示的不是歼灭形态而是howdy!形态……?

p2是原剧情


原作中的小羊似乎没有这个形态,我只是玩梗

看了xtale剧组和epictale剧组互动后的脑洞

也是我流屑g组

如果asriel展示的不是歼灭形态而是howdy!形态……?

p2是原剧情


原作中的小羊似乎没有这个形态,我只是玩梗

the real

一些主要做给列表和空友的安利向的xtale/underverse混剪

希望可以捞到更多列表给我做饭

一些主要做给列表和空友的安利向的xtale/underverse混剪

希望可以捞到更多列表给我做饭

吾乃帕派瑞斯

《关于我爸绑了我弟让我朋友干我的这件事》

看前预警

OOC警告

含私设

X-TALE骨兄弟亲情向

一切就绪,起程发车


我是XPapyrus,如你所见,我被绑架了。而且被我爹绑架了,我爹让我朋友看着我。

这绳子真TM结实,我根本挣扎不开。


“UNDYNE,帮我把绳子解开吧。”

“抱歉,Papyrus,XGaster不会让我帮你的。你的灵魂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

这场谈话的奖励是我嘴里的布。

我不能依靠这些人了,我真的要等他来救我?算了吧,奶牛就能把他吓死。

我和他关系又不好,他不会来的。

我到是希望他不来,这样XGaster就不能抓他了。

“…………………”

你是傻缺吗?你真是来救我的...

看前预警

OOC警告

含私设

X-TALE骨兄弟亲情向

一切就绪,起程发车


我是XPapyrus,如你所见,我被绑架了。而且被我爹绑架了,我爹让我朋友看着我。

这绳子真TM结实,我根本挣扎不开。


“UNDYNE,帮我把绳子解开吧。”

“抱歉,Papyrus,XGaster不会让我帮你的。你的灵魂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

这场谈话的奖励是我嘴里的布。

我不能依靠这些人了,我真的要等他来救我?算了吧,奶牛就能把他吓死。

我和他关系又不好,他不会来的。

我到是希望他不来,这样XGaster就不能抓他了。

“…………………”

你是傻缺吗?你真是来救我的?

“papyrus你没事吧”

“唔唔唔(我不需要你来救)”

“…………你在说啥?”

“我说你是SB”

他把我嘴里的布拿出来。

“我把xgaster的巧克力牛奶全倒了”

“……………所以呢?”

“他放了所有奶牛”

“…………………”

“所以我要带你走,离开x-tale”

———————————————————————

我把我弟弟救出来了,但是我们无法离开这个AU,而且xgaster已经追上来了。

“上来,papyrus!”

他无动于衷

“快点上来!!!”

“………SANS,你走吧。我用我所有的魔法带你离开这。”

“可是……”

“希望你别忘了我。”

他用尽了所有魔法,我来到了涂鸦球域。

我忘不了他给我那个最后的微笑。

————————————————————————

“Alphys把电击椅拿来”

“我希望你如实告诉我你哥哥在哪”

“如果我拒绝呢”

“你不会那么好受的”

“Alphys,电击椅最大功率。”

(一阵剧大的电流声混着XPapyrus惨叫)

“……………………”

“还是不说吗,那对不起了”

“唔!呃……………”

(Xgaster拿出了XPapyrus的灵魂,并把他捏成碎片)

“他早晚会落在我手上。”








帕皮的BB时间

第一次写刀子,感觉好烂。

@废柴百某人 我写完了


吾乃帕派瑞斯

邪骨团沙雕向 《关于邪骨团新人当老妈子这件事》

看前预警

内含cp nmc    mh    一刀情缘组

包含我家骨子(想了解我家骨子可以看我主页)

OOC警告!!!

若以上OK,发车

                  ↓↓↓


最近nightmare招了个小新人回来,这小新人除了项链和脸上的疤就全是黑白色。killer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水墨画出来的,但...

看前预警

内含cp nmc    mh    一刀情缘组

包含我家骨子(想了解我家骨子可以看我主页)

OOC警告!!!

若以上OK,发车

                  ↓↓↓



最近nightmare招了个小新人回来,这小新人除了项链和脸上的疤就全是黑白色。killer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从水墨画出来的,但也就只是说说,欺负欺负小新人。



小新人叫cross,性格不错。但就是一点,我,你要杀要剐随你便,但项链不能动。kiIler为了逗他就拿他的项链,结果cross差点没把他打死,在还了项链之后,哭唧唧的去找他的outer去了,美其名曰找心理安慰。


horror喜欢这个小新人———做的饭,虽然cross做饭样子一般般,但好吃就行,但horror讨厌一件事,就是在cross做饭时有人打扰,但是nightmare不管这个,也对,我的人为什么要你管。每当nightmare把cross带走的时候。horror总会叹口气,然后去找自己家的murder要吃的。


这天本来很平静,突然有一只兔子跑基地,horror看见二话没说就把这兔子吞了,刚把这兔子咽下去,就看见一个一身军装的高个儿骷髅跑进来,问了一句看没看见一只兔子,然后看看horror的嘴,瞬间明白了一切,然后monster hunter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自己跑邪骨团来了,笑呵呵的说了声打扰了刚想走,就发现murder挡在门口,笑得十分诡异“看呀,一个Papyrus,新鲜的exp”场面十分诡异。cross洗完衣服刚出来就惊喜的看到了MH Papyrus,居然有些兴奋“嗨,副队长。好久不见”

monster hunter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发现了cross。

“CROSS?真的是你”

两骨像亲兄弟一样分享着自己的生活,然后………monster hunter就被nightmare抓住了。

“你是从哪个兵营逃出来的逃兵?”

再经过这个Papyrus的一翻解释后,nm认定他和dream有关系,就把hunter给关起来了。

monster hunter心里一万只nm游过。


而cross自从monster hunter被关起来之后,天天和他聊天,毕竟monster hunter的性格与XPapyrus很像。

然后他就了解了cross的一天

起床,做早饭,洗衣服,收拾基地,做午饭,出任务,做晚饭以及对付nightmare调戏。

cross在老妈子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吾乃帕派瑞斯

cross的三角符文之旅-(2)

有生之年,应该是吧。沉迷番外,无法自拔。总之要更新了。


如你所见,现在CSR三人组正在坐过山车,如果把那个飞在天上的大椅子上的女王忽略掉,还是挺好的。但是忽略不掉啊,在女王一阵BB后,cross看到了对面的鸟哥“这TMD是扁鹊”X-chara吐槽到,自从来了三角符文后,就没一天正常过。


cross被旋风打得连连败退,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都不清晰了,绝望的他希望仅存RaIsei能打败鸟哥。


然后,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一幕


只见Ralsei看见他们倒了之后,默默的拿出一把加特林,熟练的操作之后开始向鸟哥的过山车扫射,把过山车扫爆炸后又扫炸了女王的椅子。


当时cross...

有生之年,应该是吧。沉迷番外,无法自拔。总之要更新了。


如你所见,现在CSR三人组正在坐过山车,如果把那个飞在天上的大椅子上的女王忽略掉,还是挺好的。但是忽略不掉啊,在女王一阵BB后,cross看到了对面的鸟哥“这TMD是扁鹊”X-chara吐槽到,自从来了三角符文后,就没一天正常过。


cross被旋风打得连连败退,他觉得自己的意识都不清晰了,绝望的他希望仅存RaIsei能打败鸟哥。


然后,他看到了他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一幕


只见Ralsei看见他们倒了之后,默默的拿出一把加特林,熟练的操作之后开始向鸟哥的过山车扫射,把过山车扫爆炸后又扫炸了女王的椅子。


当时cross记得Susie的嘴张大的能塞下一只Spamton。


Ralsei:对不起,学医救不了快乐帮。鸟哥,时代变了。

吾乃帕派瑞斯

开新文

内容是X-TALE,写X-Papyrus的太少了,所以我要让冷圈活起来。标题是《关于我爸绑了我弟让我朋友干我的这件事》,是以cross和x-Papyrus的双视角写的,私设超多,OOC到爆,还有大队长客串。我可能会写,期待的来催更(占tag致歉。),至于结局要由你们选了

内容是X-TALE,写X-Papyrus的太少了,所以我要让冷圈活起来。标题是《关于我爸绑了我弟让我朋友干我的这件事》,是以cross和x-Papyrus的双视角写的,私设超多,OOC到爆,还有大队长客串。我可能会写,期待的来催更(占tag致歉。),至于结局要由你们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