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Yuri

15676浏览    1056参与
等一只猫LuCat
【同人点图14/N】看有小伙伴...

【同人点图14/N】看有小伙伴许愿了两次就摸了个yuri。留评可以抱图,水印和字都可以擦,别商用就行!欢迎留评原作名+角色名许愿各种同人哦⊙∀⊙!

【同人点图14/N】看有小伙伴许愿了两次就摸了个yuri。留评可以抱图,水印和字都可以擦,别商用就行!欢迎留评原作名+角色名许愿各种同人哦⊙∀⊙!

碳酸蓝莓鱼-🐟💦

是傻逼qq涂鸦。康康就好,不要被p2大脸吓到()

是傻逼qq涂鸦。康康就好,不要被p2大脸吓到()

無效電擊

一个老莫

后面是猫咪优优

一个老莫

后面是猫咪优优

鲨鲨湾

《bloodholic 嗜血者》 73折好评热贩中!(steam平台)

bloodholic 现已上市steam!73折好评贩卖中!

游戏链接: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88710/Bloodholic/

[图片]

[图片][图片]
[图片]

[图片]

bloodholic 现已上市steam!73折好评贩卖中!

游戏链接: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188710/Bloodholic/








蒼海無音

我們的故事「YulSica」

【倘若記憶是一杯咖啡 那麼這杯咖啡讓人心醉的 究竟是它的香氣?還是它苦中回甘的滋味?】


這是一家咖啡廳招牌下的句子。


據老闆說,這是她初戀情人寫給她的情書字句。


就連「動心」這個店名,也是因為初戀情人才取的。


這家咖啡廳的地理位置很特別。


它雖然位在山上,但卻有著連都市黃金店面都營造不了的好景致。


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下,我帶著疲憊的神情意外地闖入。


沒想到卻因此著迷在這家背山面海的「動心」之中…


拋開都市中的紛紛擾擾...

【倘若記憶是一杯咖啡 那麼這杯咖啡讓人心醉的 究竟是它的香氣?還是它苦中回甘的滋味?】

 

 

這是一家咖啡廳招牌下的句子。

 

據老闆說,這是她初戀情人寫給她的情書字句。

 

就連「動心」這個店名,也是因為初戀情人才取的。

 

這家咖啡廳的地理位置很特別。

 

它雖然位在山上,但卻有著連都市黃金店面都營造不了的好景致。

 

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下,我帶著疲憊的神情意外地闖入。

 

沒想到卻因此著迷在這家背山面海的「動心」之中…

 

拋開都市中的紛紛擾擾,我帶著一段深刻的夢境走入「動心」。

 

這個深刻的夢,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

 

每當回想起夢境的一切,我的心就如被撕裂般的痛著。

 

 

「下班啦?今天想吃什麼呢?」

 

「一樣玫瑰花果茶和蜂蜜鬆餅就好。」

 

「玫瑰花果茶是要冰的還熱的?」

 

「冰的,謝謝!」

 

 

同樣的位置、同樣的餐點,我用自己的方式反覆咀嚼夢中的故事。

 

這是一段苦澀的愛情故事。

 

就怕咀嚼的同時會苦上加苦,所以每一次點餐的時候,我都只點甜度超高的項目。

 

彷彿這種自欺欺人的方式,能多少沖淡內心的苦澀。

 

 

「妳的餐點已經好囉!冰的玫瑰花果茶和蜂蜜鬆餅,請慢用!」

 

「謝謝,辛苦了。」

 

 

望著前方湛藍的海面,我的思緒飄的很遠、很遠。

 

隨著「動心」內飄揚的音律,我讓自己回到夢裡的場景…

 

 

那是一個只屬於女人的神秘國度。

 

一個從上到下、從各個階層當中,全然都只有女人的女人國度。

 

街上的人民來來去去,她們身著一席象牙白的典雅服飾。沒有過多累贅的陪襯,就連一絲矯揉造作的氣息也沒有。

 

這裡的一切,盡是讓人無比舒暢的清爽。

 

晨間的市集人聲鼎沸。在這來來往往的女人當中,我清楚得感覺到她們在對我笑。

 

 

「昨晚睡的好嗎?我們的王…」

 

「託王的福,今年又是大豐收了!」

 

「多虧了王,今年的穀物又比以往豐碩了呢!」

 

「我們的王…」

 

「我們的王…」

 

「王…」…

 

 

穿梭在熱鬧的市集當中,我對眼前的一切有著莫明的熟悉。

 

我說不上那種感覺…總覺得這夢裡的一切,就像真實記憶般的鮮明。

 

 

「啟稟王,該是回宮的時候了…」

 

 

就在我還想再深入市集的時候,身旁一位身著鐵色盔甲的女戰士隨即出聲。

 

 

「我知道了,那我們走吧。」

 

 

脫口而出的當下,連我自己都感到詫異。好像這一切本該就是如此。

 

好似我本就是個王,而且還是一個執掌女人國度的王。

 

 

「請王慢走…」

 

「感謝王的不辭辛勞。」

 

「祝福王能有個美好的一天…」

 

 

離去前,我刻意回頭望向聚集在市集前的人們最後一眼。

 

莫名的…我的心底竟有種莫名的感動。

 

說不上為什麼,總覺得能再見到她們,一直是我所期盼的事。

 

這真的…只是夢嗎?

 

 

「Gee、Gee、Gee、Gee、Gee!」

 

「喂?秀晶怎麼了?」

 

 

當我還在思索夢境的一切時,被我擱置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電的人是我妹妹,鄭秀晶。

 

說什麼要我晚點不用趕去接她,因為她要和誰去看電影什麼的。

 

 

「好我知道了,那妳自己注意安全。」

 

 

既然待會不用趕著去接秀晶,那我就乾脆待在「動心」這,哪也不去。

 

望著遠方海面上的船隻,陣陣的微風輕撫過我的臉頰。關於夢裡的一切,我仍是深感疑惑。

 

如果那些都只是夢的話,那我為什麼會有種很痛卻又很熟悉的感覺?

 

 

「如果我真的是妳們的王…那妳們都到哪去了?」

 

 

嘴裡含著一口甜膩的玫瑰花果茶,我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沖淡心底的苦澀。

 

都怪我太沒用了。

 

剛剛那些片段都是前幾個禮拜夢到的,沒想到直到現在居然都還記得。

 

心不在焉的替自己的鬆餅抹上奶油,然後有一口、沒一口的將鬆餅送入嘴裡。

 

明明入了口的是蜂蜜,但我實際嚐到的卻是一陣苦澀。

 

 

「怎麼會這樣?好煩哪!」

 

 

放下手中的刀叉,心口上揮之不去的苦悶令我挫敗。

 

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感覺。

 

我只知道我想回到她們身邊,她們是我生命中永遠也拋脫不了的責任。

 

望向天空的同時,我的眼角隱約透出些微的水痕。

 

隨著「動心」飄揚的音律,我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

 

深吸一口氣後,我又回到先前的夢境…

 

 

那是一座以象牙白色調為主的華麗宮殿。

 

素色的牆面磚瓦上,有著精細而令人讚嘆的雕塑。一旁石砌的階梯步道,完整呈現出這國度簡單又俐落的美好。

 

宮殿前還有個不小的廣場。

 

在廣場的兩旁開滿許多帶刺的玫瑰,玫瑰花的色系可說是應有盡有。

 

花圃的一旁還站著幾位服飾相同的人,她們正忙著澆灌那些帶刺的玫瑰。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踏著慵懶的步伐緩緩走去…

 

 

「您今天起的真早,我們的王。」

 

「請問王有什麼吩咐嗎?」

 

 

見我緩緩走近,她們趕緊向我行起君僕之禮。

 

面對她們對我的敬畏,說真的我已經習慣了。每一次夢境裡的她們,總是以王來稱呼我。

 

也許我真的是個女王吧? 曾經的…。

 

 

「我沒有要吩咐什麼,只是來看看這些玫瑰。」

 

 

花圃裡的玫瑰,以紫色和粉色玫瑰為主。望著一朵又一朵的紫玫瑰,我的嘴角竟不自覺得上揚。

 

 

「這些紫玫瑰都是武將大人吩咐我們種的。」

 

「武將大人還特別交代我們,這些紫玫瑰對她而言很重要,要我們無論如何都得細心照料。」

 

 

隨著我走動的步伐,她們一一向我說明這些玫瑰的來意。莫名的…我非常喜歡這花圃裡的紫玫瑰。

 

不是因為花的緣故,而是因為某個人。

 

某個能讓我魂牽夢繫的人…

 

 

「武將大人?」

 

「是阿!難道武將大人並未向您提起嗎?」

 

聽見武將二字,我愣住了…

 

 

 

「哇!這裡的景色好讚喔!」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

 

「三加一。」

 

「好的,裡面請!」

 

 

突如其來的喧嘩聲,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在吞下最後一口蜂蜜鬆餅的時候,我的思緒一直停留在夢裡的花圃當中。

 

 

「紫玫瑰?為什麼是紫玫瑰?...」

 

 

一提到「紫玫瑰」這三個字,我的心就會莫名的揪在一起。

 

好痛,真的好痛…

 

 

「怎麼會這樣…」

 

 

拿起一旁的手機,我決定上網尋找關於紫玫瑰的花語。

 

 

「紫玫瑰是…珍貴獨特、永恆的愛?」

 

 

在得知紫玫瑰花語的當下,我的雙頰竟不由自主的燙紅了。

 

 

「我到底怎麼了阿?不過就是一場夢嘛!」

 

 

啜飲了幾口眼前的玫瑰花果茶,我在心中反覆思索她們口中的「武將大人」。

 

武將大人? 武將大人是誰? 只要一想到「武將」二字,心底的感觸就會遠高於提到「紫玫瑰」時的難受。

 

我確信夢裡的我,一定知道她們口中的「武將大人」是誰。

 

但我一定不是那樣稱呼她…一定不是。

 

 

「那粉色玫瑰的花語呢…」

 

 

趁著手機網頁還在的時候,我順手查了一下關於粉色玫瑰的花語。

 

雖然夢裡的她們並沒有提起關於粉色玫瑰的事情,但我覺得這個粉色玫瑰一定有它存在的用意。

 

 

「粉色玫瑰的花語是…銘記於心、喜歡妳那燦爛的笑容、愛心與特別的關懷?...」

 

 

隨著飄揚的音律,我彷彿又回到夢裡的場景…

 

 

入夜後的宮殿透著令人沈靜的氣息。隨處可見的盔甲守衛,在在顯示了這宮殿之內的森嚴戒備。

 

坐在寢殿桌案前的我,正批改桌上一疊又一疊的羊皮卷宗。那如小山般高的卷宗,是我入夜後必須親自閱卷的政務。

 

房裡的擺設很簡單。

 

除了一些為了顯現身份的華麗裝飾外,其餘的皆是一些家常用品。

 

每當我批閱完卷宗的時候,我總喜歡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夜空。那上頭閃呀閃的繁星亮點,就像是在和我對談般。

 

 

「這麼晚了,還不睡嗎?」

 

「嗯,在等一下…」

 

 

越過腰際伸出的雙手,是健康的小麥肌膚。不需要刻意回頭看,我已經知道對方是誰。

 

她就是侍女口中的「武將大人」…

 

 

「身為異族的妳對她們來說也許不重要,但妳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真的嗎?」

 

「傻瓜,我愛妳…」

 

 

主動貼上了自己的唇,我就這樣和對方擁吻著。

 

無論是對方黝黑的肌膚,亦或是舉止眉目間的灑脫帥氣。我知道自己是愛著她的。

 

雖然只是夢境,但我深知自己對她的愛,可說是不顧一切、義無反顧。

 

 

「如過真的有下輩子,我希望自己不要再出現在妳身邊了…」

 

「王…不愛右輔了嗎?」

 

「笨蛋…我怎麼可能會不愛妳?」

 

「那為什麼下輩子不要我了?」

 

 

聽著武將的話語,我的心頓時痛苦難耐。

 

那是一種注定無法相守的悲哀,更是場相逢無期的等待。

 

我的直覺是這樣告訴我的…

 

 

 

「答應我…如果我一直沒有出現,妳就別再等了,知道嗎?」

 

「不要!如果下輩子等不到妳,那我就下下輩子繼續等!總有一天我一定會等到妳,一定會…」

 

「傻瓜…不值得啊…」

 

 

緊擁著彼此,我們都哭了。

 

舉起手溫柔的為對方抹去淚滴,我們都為了一個無法改變的命運痛苦萬分。我深愛著眼前的武將,而她也盡全力的希望能挽回我命中的什麼。

 

 

「永遠不要讓我承受失去妳的痛,因為失去妳,就算身為王也沒有意義…這是妳告訴我的不是嗎?我是妳的武將,我也不能失去妳阿...」

 

 

抱著泣不成聲的她,我的淚亦不斷的落著。她說的那一段誓言,是我先前對她的請求。

 

她答應了我。

 

但如今同樣的請求、同樣的語氣,我卻怎樣也答應不了…

 

邊境戰亂屢次上演,身為武將的她也必須上陣殺敵。面對即將而來的分離,我們心中都藏有深刻的恐懼與不捨。

 

就在她帶兵出城的數日後,我倒下了…

 

 

「攝政王…她們就拜託妳了…」

 

「不、妳不能拋下我們!武將已經趕回來了!姊姊妳撐住阿!!」

 

「右輔…我的…武將…」

 

 

再也聽不見攝政王的哭喊,我的眼前滿是和武將相處的回憶。

 

 

「右輔…能原諒我此生的無奈嗎?如果能再相逢…讓我等妳…讓我用所有的時間等妳…」

 

 

面對死別的來臨,等不到武將的歸來,我走了...

 

 

「右輔…對不起…我…愛妳…」

 

 

一時之間,我還抽離不了夢中的一切,眼淚頓時像失去控制般不斷落下,就連心臟也不停的湧出難以阻隔的酸澀。

 

喝著一口又一口的玫瑰花果茶,我試圖用飲料的甜,來蓋過此時的哀傷。下意識的…下意識的我也只能用這種愚蠢的方式,來沖淡自己心裡的感受。

 

夢境的最後,王還沒等到武將的身影就已經走了。面對這樣的結局,武將應該很恨王、很恨我吧?

 

 

「永遠也不要讓我承受失去妳的痛因為失去妳,就算身為王也沒有意義

 

 

反覆低呢夢中與武將的誓言。

 

唸著、唸著,我的眼眶又紅了。

 

 

「我待在自己女人身邊哪有不對?難道妳有聽過夫妻分房睡的嗎?」

 

「我不想忘記妳!永遠都不想…」

 

「我一定會找到妳!不管妳還是不是個王、不管妳在哪裡出生、哪個國度、哪塊土地,我一定都會找到妳!」…

 

 

望著遠方的海面,我的思緒全繞在那個武將的面容。

 

象徵健康的小麥肌膚色,和她在馬背上的帥氣姿態…她的笑、她的傻氣、她的霸道…她的任何一舉一動,都能輕易牽動我的思緒。

 

如果夢裡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現在人會在哪?她還記得我嗎?還記得和王的約定嗎? 

 

我想見她,我想馬上見到她…

 

 

祭司 神殿 征戰 弓箭 是誰的從前

喜歡在人潮中妳只屬於我的那畫面

經過蘇美女神身邊 我以女神之名許願

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蔓延

 

我給妳的愛寫在西元前 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

用楔形文字刻下了永遠 那已風化千年的誓言一切又重演

 

 

心疼她長久以來的自責。我伸手抹去她的淚水,輕撫著她的雙頰。

 

 

「不要為了我哭,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當初王的離去,本就是屬於王的宿命。王的苦、王的痛、王的傷…這一切的一切,都不該由武將來承擔。

 

 

「那妳告訴我誰值得?為什麼當初伸手救我,現在卻又要推開我?我是妳的武將,妳忘了嗎?」

 

 

面對她的提問,我選擇了沈默。她是我用自己的命擔保下來的異族,不管當時攝政王多麼反對,我就是堅持將她留在身邊。

 

她說的字字句句,我不曾遺忘…

 

 

「不要推開我好不好?我不想在過著飄盪的日子…我不想再失去妳…」加重了擁著我的力道,她的神情是近乎哀求的懇求。

 

「我…可是我還是王,妳明白嗎?」

 

「妳是王又怎樣?我們相遇的時候妳就是個王,不是嗎?」

 

「我不想連累妳…真的…」

 

「我要的是能和一起分擔那些痛苦,而不是妳獨自承受一切!一起才叫愛不是嗎?」

 

 

面對激動的武將右輔,我放棄爭執而緊咬著下唇。我不想讓她看出我的難受,只想藏起自己所有的痛。

 

 

「不要這樣,我不喜歡妳這樣…」心疼的吻上我的唇,她用最溫柔的方式來阻擋我倔強的自虐。

 

「永遠也別讓我承受失去妳的痛,因為失去妳…就算擁有王的守護也沒有意義…」

 

 

擁著我,她隨後又說…

 

 

「妳不是一個人,我回來了,我的王…」

 

 

喝完了杯底最後一口的玫瑰花果茶,我呆愣的望著杯子裡殘留的紅漬。

 

「妳不再是一個人,我回來了,我的王

 

腦中不斷迴盪她最後告訴我的,她說她回來了。

 

 

「回來了…那現在的妳在哪呢?我的武將…」

 

 

她的笑、她的淚還有她緊抱著我的感覺,這一切的一切都太真實了。彷彿這麼一伸手,我就能跌落到她的懷抱似的。

 

她說她回來了,但我究竟要到哪裡去找她?

 

我的武將…我的右輔…她還會是夢裡的樣子嗎?

 

 

「我一定是前世今生的故事看太多了,不過就是一個夢嘛…我哪有可能是個王?發神經…」

 

自嘲的笑了笑,還不忘擦去自己眼角的淚滴。望著遠方美不勝收的夕照,我決定再來一杯玫瑰花果茶。

 

 

「嗯?老闆?」望著空無依人的收銀台,我朝廚房的方向探了又探。

 

「奇怪…老闆人呢?」

 

 

就在我放棄找人,準備轉身回到位置上時,突然…

 

 

「那個俞利阿!妳先幫我站櫃臺,叫小允代替妳進廚房!我先打個電話給送貨的!」

 

「什麼?叫我站收銀台?不會吧…」

 

「耶!我可以進廚房玩了!!」

 

 

經過了一番人聲吵雜後,一個綁著馬尾的瘦高的人影從廚房內緩緩走出。

 

就在對方換好外場服並站上收銀台的時候,與她四目相交的那一刻,我不禁驚呼出聲…

 

 

「武、武將?!妳是武將右輔嗎?」

 

「啊?什、什麼什麼醬?!小姐妳是要沾醬嗎?!」望著她,我呆住了…

 

 

「我不想忘記妳,永遠都不想…」

 

「唉呀!妳居然敢命令老公我?!」

 

「王不愛武將了嗎?」

 

「讓我等妳…如果妳忘了我,我一定會記得妳!」

 

「答應我,無論有多少戰役,妳一定要等我回來!」

 

「那妳當初為什麼要救我?為什麼救我卻又要推開我?...」

 

「王!我來了..武將已經回來了,妳快醒醒啊…」

 

 

和對方四目相交的那一刻,夢裡的一切又迅速從我眼前閃過。望著與夢境相同的面容,我刻意壓抑的心思頓時翻騰。

 

 

 有點鹹 有點甜 你的胸膛吻著我的側臉

回頭看踏過的雪 慢慢融化成草原

而我就像你 沒有一秒 曾後悔

 那麼綿 那麼黏

管命運 設定要誰離別

海岸線越讓人流連 總是美的越蜿蜒

我們太倔強 連天都不忍 再反對

 

 

「林允兒妳又動CD了!」

 

「愛在西元前聽膩了嘛…」

 

 

一改先前的音律,「動心」內頓時飄揚的歌曲,讓我不禁掉下淚來。

 

歌詞的內容就彷彿訴說著王與武將的故事。

 

 

「我的武將…我的好右輔…」

 

 

悲痛的情緒如洶湧浪潮般,不斷襲上自己。我只能無力緊抓自己胸前的衣物,好抵禦心臟不停湧出的酸澀與疼痛。

 

「王…不愛武將了嗎?」

 

 

望著眼前的人,我的腦中不斷迴盪武將淚眼詢問的樣子。就連她當初緊抱著我不放、要我別丟下她的一幕幕也頓時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小姐…那個…妳還好嗎?」

 

 

面對似曾相識的她,我的淚水伴隨記憶不斷的湧現。

 

看著她的眼神,我仍抱持著一絲期待…

 

 

 

「妳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王的…武將…」

 

 

 

 

2012.0730 The End


北沢
喜欢我的话就请和我一起去死…

喜欢我的话就请和我一起去死…

喜欢我的话就请和我一起去死…

北沢
自k的动作xdhttps://...

自k的动作xd
https://b23.tv/av81365939

自k的动作xd
https://b23.tv/av81365939

蒼海無音

馬上要了妳「YulSica」

「難道學校都只教妳如何挑逗女人嗎?」


擁有一雙看似冷酷的雙眼,但本身氣質卻又異常魅惑的女子問。


而那擁有一身健康小麥肌膚色的黑髮女子,卻始終對她笑著。


那散發著無限帥氣的迷人笑容,似乎還參雜了些許真誠不做作的傻氣。


「真該死的妳!...」


還等不到黑髮女子的主動,那氣勢高強的金髮女子卻率先上前緊牽著對方的手準備離去。


「看來…妳又輸了!」


「給我閉嘴!妳這該死卻又迷人的…唔!...」


一個輕推再一個轉身上前,黑髮女子卻早已把對方...

「難道學校都只教妳如何挑逗女人嗎?」

 


擁有一雙看似冷酷的雙眼,但本身氣質卻又異常魅惑的女子問。

 

而那擁有一身健康小麥肌膚色的黑髮女子,卻始終對她笑著。

 

那散發著無限帥氣的迷人笑容,似乎還參雜了些許真誠不做作的傻氣。

 


「真該死的妳!...」

 


還等不到黑髮女子的主動,那氣勢高強的金髮女子卻率先上前緊牽著對方的手準備離去。

 


「看來…妳又輸了!」

 


「給我閉嘴!妳這該死卻又迷人的…唔!...」

 


一個輕推再一個轉身上前,黑髮女子卻早已把對方壓向後方的石牆並深情又火辣的擁吻。

 


「嗯…」

 


沒有拒絕也沒有令人意外的反抗。

 

兩人就這樣在一旁店家的外牆邊,上演了一場難分難捨卻又火辣無比的深情擁吻。

 


「妳知道妳的笑容有多讓我著迷嗎?…」

 


金髮女子一邊問一邊用手指輕撫著對方柔軟的唇,好似極度渴望對方能再一次的吻著自己。

 


「我知道…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對於權俞利來說…鄭秀妍也是如此…」

 


話才說完,兩人的唇又瘋狂的交疊。

 

無視街上來來回回的路人們,此刻她們的眼中只容的下彼此。

 


「我多想馬上要了妳…妳知道嗎?...」

 


聽著黑髮女子露骨的坦白,金髮女子笑得更燦爛了。

 


「我知道…但這裡不行…」

 


「哪裡才可以妳說…」

 


「我們…」

 


「恩?...」

 





「回車上去…」

 



The End (別再問了,真的沒有長篇,認真)

蒼海無音

冬戀「YulSica」

冬天,一個和妳有著相似氣場的季節。


只是今年的冬天好像來晚了,卻又比以往更冷了些。


曾經答應過妳,不管如何都要堅強的走下去。


但妳已不在了,什麼承諾和回憶,好像都是多餘。


雪,那年在首爾的初雪,使我們兩相擁著許下了承諾。


卻也是那場雪,把妳從我身邊帶走。


我恨雪,卻也因為妳而傻傻愛著。


無數個寂靜的黑夜,我總能在睡夢中看見妳那令我動心的笑容。


只是夢醒後,一切都只剩悲傷的沈默。


我並沒有試圖讓自己脫離這哀傷的感受,至少這與妳有關的寂寞...

冬天,一個和妳有著相似氣場的季節。

 

只是今年的冬天好像來晚了,卻又比以往更冷了些。

 

曾經答應過妳,不管如何都要堅強的走下去。

 

但妳已不在了,什麼承諾和回憶,好像都是多餘。

 

雪,那年在首爾的初雪,使我們兩相擁著許下了承諾。

 

卻也是那場雪,把妳從我身邊帶走。

 

我恨雪,卻也因為妳而傻傻愛著。

 

無數個寂靜的黑夜,我總能在睡夢中看見妳那令我動心的笑容。

 

只是夢醒後,一切都只剩悲傷的沈默。

 

我並沒有試圖讓自己脫離這哀傷的感受,至少這與妳有關的寂寞,我還能自私的獨有。

 

一場雪,在整座城市進入深長的睡眠後悄悄的降臨。

 

我打開了房間原本緊閉的窗戶,天真的希望這些凍寒的雪白能將妳帶回我的世界。

 

但我錯了…

 

我的世界對妳來說,好像太溫暖了一點。

 

那些我本該習慣的小白點,在碰到我為迎接它們而伸出的手掌時,剎那間...全溶成了水。

 

我好後悔自己的衝動,好自責這自私的舉動。

 

如果當初沒有踏進妳的世界,也許到了今天我都還能靜靜的欣賞妳的美。

 

也許到了今天,我也還能默默的守在妳的身邊。

 

哪怕…

 

只能夠這樣靜靜的看著妳、守著妳甚至是愛著妳。

 

能不能幫我實現一個生日願望就好…?

 

我只剩這個小小的心願了…秀妍…

 

能否請這些小白點,將我帶到妳身邊?

 

再冷…也無所謂…

 

 

 


The End


鬼支付宝
摸了yuri和monika

我好喜欢yuri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摸了yuri和monika

我好喜欢yuri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蒼海無音

遺失的溫柔「YulSica」

前年的一場重大車禍,我沒有遭受過多的皮肉損傷,但我失去的…卻是所有的記憶。


自從腦中成了一片空白,我也失去了原有的笑容。


只是腦中一直殘留一個模糊卻又溫柔的笑容,那笑容的存在沒有打擾我的生活,但我卻想努力的找出那笑容的主人。


只是兩年多了,一直沒有實際的收穫。


「又望著藍天想著那笑容了?」秀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問著。


回頭對她露出淺淺的笑容,要不是工作行程的巧合,也許秀晶在韓國無法回來。


只是因為記憶消失了,我和她之間的親暱,也多出了距離。...


前年的一場重大車禍,我沒有遭受過多的皮肉損傷,但我失去的…卻是所有的記憶。

 

自從腦中成了一片空白,我也失去了原有的笑容。

 

只是腦中一直殘留一個模糊卻又溫柔的笑容,那笑容的存在沒有打擾我的生活,但我卻想努力的找出那笑容的主人。

 

只是兩年多了,一直沒有實際的收穫。

 

 

「又望著藍天想著那笑容了?」秀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問著。

 

 

回頭對她露出淺淺的笑容,要不是工作行程的巧合,也許秀晶在韓國無法回來。

 

只是因為記憶消失了,我和她之間的親暱,也多出了距離。

 

看著她受傷的眼神,我很愧疚也自責,但她總說沒關係,只要我還在就好,那些記憶和我的生命相比,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我的生命。

 

 

「晚上我就飛回韓國了,在這裡的相關宣傳活動已經結束了。」秀晶輕揉我的髮梢。

 

 

秀晶好像很愛對我做這個動作,曾疑惑的問她為什麼,但她卻說:「因為妳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人,不管妳忘了什麼,我都會代替愛妳的人,小心的保護妳…」

 

至於她口中那位愛我的人,卻不肯在多做透露,只說有一天我會懂,會懂我失去了記憶,卻沒有過多「歇斯底里」的言行出現,而是現在這種平淡卻又安穩的生活。

 

但秀晶眼中隱約可見的憂傷情緒,卻令我感到不安…

 

 

為什麼我會覺得內心深處隱隱抽痛著?

 

 

是一種劇烈難耐的痛

 

「真的?那我需要過去一趟嗎?好…我知道了…」秀晶接了一通電話就離開我的房間。

 

 

因為她的表情有點詭異,讓我不得不好奇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一向冷靜的秀晶,會有如此異常的反應。

 

倚在半開的門邊聽著,秀晶的語氣除了少見的焦躁及不安,我還能察覺到些許的無奈。

 

只是腦海中那溫柔的笑容不斷的浮現外,似乎還出現了一點聲音。

 

 

但那聲音真的太過模糊了,我無法得知那聲音響傳達的任何訊息,我只知道那聲音的語氣越來越微弱了。

 

 

腦海中的笑容,卻越來越清晰,但我還是看不見清楚的笑容

 

 

「怎麼了?不是在窗邊看天空嗎?怎麼跑來縮在床上了?」再度走近房間的秀晶問著。

 

「我…好像快失去一個很重要的東西了,但我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心卻痛到令我難受…」我緊抱著一旁的玩偶。

 

 

那種就快被撕裂的痛楚真的好難受好難受,彷彿快要失去的東西,可能無法再擁有了。

 

 

「別想太多了,要不陪我出去買點東西吧!不然晚上我就要回去了喔!」秀晶又揉了揉我的髮梢。

 

看著她無奈的笑容,為避免自己又加重了對她的愧疚,我只好點頭答應了。

 

「等一下再帶妳去個地方!」秀晶的眼神又出現了些許的傷感,但臉上的笑容,燦爛依舊。

 

無法理解來自她眼中的變化,但她似乎課的想隱瞞什麼。

 

 

 

那哀傷,是為了什麼?

 

 

市區中的時尚精品店,真的多到可怕,連上頭標價的數字組合,也殘酷的嚇人,只是自己早習慣了這些「現實又夢幻」的奢華,所以數字組合在五位數甚至六位數的精品行情價碼,自己都還能接受。

 

「多加顆糖吧!太苦妳會喝不下的。」秀晶將拿在手中的咖啡遞到我手裡,那溫暖的感觸,又讓我想起那模糊的笑容。

 

「怎麼了?又恍神拉?」秀晶回頭望著我。

 

而我搖了搖頭,只是用手比了比天空,然後便像小孩一般的跑到商圈的廣場中央,興奮的用手接著片片雪花。

 

這是今年美國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花,也因為和重要的「聖誕節」時間相近,所以路上的人們都非常雀躍,連許多店家的員工都走出來欣賞著這場初雪。

 

「真是幸運!可以遇到初雪耶!我還以為自己會錯過美國的雪花了…」秀晶站在我身旁說著。

 

望著她眼中的幸福,我心中的愧疚感,似乎少了一點了。

 

望著廣場中牽著手的情侶黨們,我的心卻沒有一絲的快樂感受,相反的,是種沈重到快要窒息的失落。

 

「但願上帝能祝福那些情侶們…直到永久…」帶著哀傷的自言自語。

 

也許是自己的背影太過哀傷了,秀晶伸手將我緊緊擁著,不懂為何她會有這舉動,但我好像能知道些什麼了。

 

「別再相信那虛偽的上帝,祂只是個殘酷的殺手!」秀晶哭了。

 

 

我好像懂了,但還缺什麼?

 

 

「別哭…真的別哭!記憶失去了,也許是一件好事。」輕拍著秀晶的背。

 

我知道失去記憶這件事對大家來說,無疑是個重擊,但我不知道秀晶會有這種反映出現,但自己真的沒關係的。

 

 

 

「我的秀妍女王啊!我還在等著妳啊!」

 

 

 

腦中的聲音突然出現了。

 

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參雜著些許的心痛,而我的腦中瞬間閃過一連串的模糊的影像,還來不及做出多餘的判斷或思考,腦中的影像卻定格了。

 

「她…告訴我她怎麼了!快點告訴我!」猛力的搖著秀晶的身體。

 

腦中定格的影像,是自己一直在找的模糊笑容,那溫柔的笑容。

 

只是這次不同了,不再是原本的模糊不清,此刻的影像是清晰的!但那笑容中的溫柔不是單純的溫柔,而是代表即將永別的歉疚。

 

「我現在就要見她!鄭秀晶妳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我發了瘋的掉著淚水。

 

 

我記得那笑容的主人,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是一直支撐自己直到今天的人。

 

 

「來不及了…一切都來不及了…太妍姐特地交代過我…不能讓妳去的…不行…今天絕對不行…」

 

秀晶再也忍不住的放聲痛哭,我的眼淚也沒有停過,心中那異常強烈的劇痛正努力的放肆著,好似在朝笑著我的愚昧與遲鈍,笑我無法再擁有那溫柔的笑容。

 

「帶我去見她…她在等著我…我叫妳馬上帶我去見她!」悲痛的望著秀晶。

 

 

我的心,真的好痛…

 

 

當秀晶帶我來到位於住家附近的一間安寧照護中心,我再也無法忍住心中的劇痛,隨後衝進了位於三樓的單人病房,打開門看見的,是一張張驚訝又錯愕的哀傷面容。

 

 

床上的人影卻早已蓋上了白布,身旁停止運轉的醫療器材,成了最直接的死亡證明。

 

 

「權俞利!為什麼不能再等我一下下?再給我幾分鐘就好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我倒在早已離去的軀體上痛哭著,只是早已失去血色的面容無法再回應我,連我日夜思念的溫柔,都無法再帶給我。

 

 

「權俞利妳給我起來!不准違抗我…給我起來!快給我起來!」

 

 

見我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身旁許久不見的姊妹們,一個哭的比一個還嚴重。

 

「俞利…我只要妳愛我…我只要妳這權呆呆醒過來…醒過來再愛我…為什麼不直接找我…為什麼要聯合起來騙我…」

 

 

早已無力的癱軟在床邊,只是還握著的手也早已冰冷,就連我緊握不放的手,也逐漸僵硬。

 

 

「不要再跟我玩了…權俞利妳贏了…這遊戲結束好不好?嗯?我輸了!我願意吃小黃瓜當作懲罰!妳給我起來!我只要妳在醒來…我只要擁有妳溫柔的笑容…求求妳了…別丟下我…」

 

 

 

哭到最後,眼前一黑…我昏過去了…

 

 

 

俞利的葬禮,我並沒有出席,只是待在家中看著俞利生前貼在病房裡,一張又一張的相片。

 

 

沒有再出現笑容了,我的笑容已經離開了…

 

 

 

下集 The End


蒼海無音

等待的遺憾「YulSica」

一張又一張的合照上,紀錄了我和妳的笑容,也記錄了當時甜蜜的種種。


十二月底的美國好冷、好凍,卻依舊留不住時光的匆匆,也留不住那些還依戀不已的笑容。


今天的早晨好夢幻,比童話中的場景還美呢!


只是感覺就是今天了,等了好久啊!等到我都差點忘記和妳之間的約定了。


說好不能獨留世上,不能輕易的讓對方只剩寂寞,對吧?


我的女王「鄭秀妍」,我生命裡唯一可以命令我的女王。


熱呼呼的可可捧在手中,不是真的要喝的,只是一個能暖暖手的工具而已。


西卡啊!妳有聽到我的呼喊嗎?...

一張又一張的合照上,紀錄了我和妳的笑容,也記錄了當時甜蜜的種種。

 

十二月底的美國好冷、好凍,卻依舊留不住時光的匆匆,也留不住那些還依戀不已的笑容。

 

今天的早晨好夢幻,比童話中的場景還美呢!

 

只是感覺就是今天了,等了好久啊!等到我都差點忘記和妳之間的約定了。

 

說好不能獨留世上,不能輕易的讓對方只剩寂寞,對吧?

 

我的女王「鄭秀妍」,我生命裡唯一可以命令我的女王。

 

熱呼呼的可可捧在手中,不是真的要喝的,只是一個能暖暖手的工具而已。

 

 

西卡啊!妳有聽到我的呼喊嗎?我的時間,好像不多了。

 

 

「別…別拉上…」困難的發出聲音。

 

 

志工怕窗簾開了會冷到我,但那些微刺骨的寒風就好像妳就站在我身旁,那專屬妳的凍寒氣場,就陪在我身旁。

 

 

「西卡啊…我…就要走了呢…會不會想我啊…?」

 

 

我早已濕紅的雙眼還遠望著,嘴角也浮現了入院以來,第一個笑容。

 

 

只是我的秀妍女王,我還在等著妳,妳知道嗎?只願對妳忠誠的權俞利,還在等著妳的消息

 

 

「俞利,不管怎樣都要等我喔!一定要等我喔!」不斷的叮囑我,妳用堅決的語氣,和那擔憂的面容不斷的回望著我。

 

「我一定會等妳的!鄭秀妍!我愛妳!」整個聲音在山谷中迴盪著。

 

只是我仍舊倒了,好像也無法站起來了…

 

病魔沒有放過我,只是沒立即帶走我的生命,卻也是一點一滴的在折磨我。

 

從紅潤的臉蛋變成蒼白又憔悴的病容,嘴唇不再有正常的血色,再深紅的口紅,也起不了作用。

 

原本一頭烏黑的秀髮,也早離開了我,現在陪伴我的,是那頂妳親手織給我的粉藍色毛線帽了。

 

 

「不准說它醜!」

 

 

妳將毛線帽塞給了我,不讓我看見妳的臉,但我知道妳在害羞,不是真的高傲到令人無法掌控。

 

 

我就是懂妳,所以才深愛著妳。

 

 

「哇!毛線帽耶!金太妍!我收到秀妍給我的毛線帽耶!呀!我好喜歡哪!」我一打開外包裝…

 

 

那年的耶誕驚喜,不是我抽到了初戀是誰的真心話大冒險題目,而是妳親手織的這頂毛線帽。

 

上面打著「YulSica」字樣的手工毛線帽,而帽子的後方卻是兩個「蔬菜」的印燙,一個皺鼻的「小黃瓜」,和一個大笑的「白蘿蔔」。

 

「呀!權俞利妳別再傻笑了…」妳用被子遮住臉。

 

我知道那是妳害羞的表現,我也喜歡這樣的妳,不懂做作,也不懂得假裝的鄭西卡。

 

 

「可可都涼了…看來外面真的冷了呢!西卡啊…是妳來找我了嗎?」對著窗外的雪花笑著。

 

 

如果妳見到這樣子的我,會不會生氣…?氣我沒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沒有乖乖的等妳回到這裡…。

 

 

西卡啊!這次我沒辦法等妳到了才一起上車了妳會原諒我的苦衷嗎?我在等你啊

 

 

「咳…咳…咳…」呼吸道終究受不了冷的刺激,原本捧著可可杯的手,力氣也漸漸變小了。

 

「能再和我拍張照嗎…?我想帶著上路…怕自己想念妳了…可以拿出來看看…可以嗎…?」

 

 

我的精神突然轉好了…看來時間真的要到了,連窗外正在下的雪,感覺都暫停了。

 

這個單人的安寧病房,好像也不再是充斥著孤獨的感覺了,孤獨好像準備要離開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回到這裡。

 

回到這空白的病房,陪著下一位即將消逝的生命,靜靜的等待死亡。

 

 

「這張得帶著呢…這張也是!還有妳睡著的這張…」將那張「私藏」拿在手中欣賞。

 

 

這可是張「大獨家」呢!沒有人知道我有這張照片,不管是妳,還是其他的成員,甚至是照顧我起居的志工也不知道呢!看我有多寶貝這張「獨家」,我也捨不得留下「它」。

 

 

「看妳睡的有多香就好…嘴角還上揚著呢…」我拿著「獨家」緩緩坐上窗前的躺椅。

 

 

呼吸逐漸急促,連肺都開始缺氧,開始漲痛著,其實那緊急的呼叫鈴就在身旁,只是我好像不需要在用到它了,它對我而言,只是增加不必要的負擔罷了。

 

 

「秀妍…我好像…好像得走了呢…」望著照片裡熟睡的人兒。

 

 

靜靜的看著窗外的雪白世界,我記得西卡曾抱著我開心的說:「初雪!妳看是初雪!我們的愛連上帝都願意祝福了!」

 

 

但我好像得走了呢

 

 

「這房間,好安靜、好舒服…」剛被志工帶進來的我說著。

 

因為想一個人等著西卡,所以堅持在住「單人房」,但我不是真的「一個人」住在這,而是和西卡的「笑容」一起住在這。

 

「哇!看來俞利很喜歡這女孩喔!」當時志工親切的說著,而我只是點頭,保持著一貫的笑容。

 

窗前的皮質小躺椅,是我最愛的地方了,常常一整天都坐在那看著窗外的景致,但窗外的場景並沒有什麼,只是一個有著小型噴水池的圓廣場,而水池中央的女神「維納斯」才是我所注目的焦點。

 

 

看著祂,就彷彿在看見西卡。

 

 

志工總以為我是在看廣場中嬉戲的孩子,所以總是貼心的告訴我誰是誰,而我也只是笑著,唯一有記在腦海中的,是一位金髮女孩。

 

志工說:「哦~妳是說那位小西卡嗎?雖然她才六歲,可是很有自己的想法喔!」從那天後,我的注視「目標」又多了一個了,童版小西卡。

 

忘了上一次自己究竟「沈睡」了多久,當我又坐到窗前時,小西卡早已在廣場中玩耍,但她好像注意到我了,看著我的眼神真的很像我在等的西卡。

 

高傲冷漠、遲疑和不容被馴服的灑脫,和她眼神頻率對上的那一刻,我以為她就是我等的那位西卡了。

 

但隨即我失望了,因為她眼神沒有我懷念中的「特例溫柔」,所以她不是我等的人,不是我一直等待的鄭西卡…

 

那次倒下後,我也沒真正的在清醒過了,因為之前簽署了一份「放棄急救同意書」,也在考量自己的狀況後,又在簽了一份「安樂死同意書」。

 

怕自己最後的樣子會讓周遭的人心痛,所以選擇了最有尊嚴的方式和大家告別。

 

病的太嚴重了,乾脆把剩下的時間用來思念西卡的笑容。

 

很甜的感覺,卻也是種另類的折磨,但至少這種折麼和身體的不適相比,真的好太多了。

 

好幾次的「沈睡」經驗都能見到西卡的笑容,才開始讓自己不再排斥這種「沈睡」昏迷狀態。

 

能夠見到思念的笑容,就算會在「沈睡」的過程中離開,我也無所謂了。

 

 

「西卡…西卡…是妳來了嗎…真的來了嗎…?我深愛的…秀妍女王…」

 

 

突然,我從「沈睡」中驚醒,但眼前不是被我貼滿合照的白牆,而是幾位面路哀愁的命孔。

 

 

「都來了…我等好久了…」

 

 

太妍彎著身緊抱著我,身後的成員早已泣不成聲了,連最勇敢、最開朗的秀英也哭了。

 

 

「帕尼…幫我告訴西卡…我真的很愛她…」我一一的將眼前的面孔謹記在心。

 

 

當「安樂死」的藥品進入我的靜脈血管…沒有強留生命的痛苦,也沒有失去意識的狼狽…

 

當藥效正式關閉了我身體的一切功能,這世界也不再有我活著的痕跡了…

 

 

 

 

西卡啊!妳還記得我們的承諾嗎?我愛妳啊

 

 

 

上集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