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Yuzuru Hanyu

12428浏览    1059参与
sukkato.w

粉 到 深 处 自 然 黑

我是粉不是黑盒盒盒盒盒

没有丑化

柚子我还是爱你的


若有侵权请务必私聊。


粉 到 深 处 自 然 黑

我是粉不是黑盒盒盒盒盒

没有丑化

柚子我还是爱你的


若有侵权请务必私聊。




曲燃尽焉有失

求助(*'▽'*)

我是在2019年秋天才知道并喜欢上柚子的小萌新一只。(≧▽≦)

请问大家都是从哪里提前得知赛季消息的呀?

得知后在那里可以看直播呢?

现在才发现错过了好多比赛(┯_┯)

谢谢大家啦!占tap致歉!

我是在2019年秋天才知道并喜欢上柚子的小萌新一只。(≧▽≦)

请问大家都是从哪里提前得知赛季消息的呀?

得知后在那里可以看直播呢?

现在才发现错过了好多比赛(┯_┯)

谢谢大家啦!占tap致歉!

不昧ne

忘了发咳咳

Lotte壁纸


Cr.RED_far(Twitter)

忘了发咳咳

Lotte壁纸


Cr.RED_far(Twitter)

不昧ne

『🌸回顾~』

来自于美国的芭蕾舞致敬 For Yuzuru

继去年的大白鹅之后,今年看样子是🌸


🌸樱花精给无数人带来了春天

     还鼓舞更多人传播这份春意

     这应当是他非常乐意看到的吧✨

转自TWITTER见图

『🌸回顾~』

来自于美国的芭蕾舞致敬 For Yuzuru

继去年的大白鹅之后,今年看样子是🌸


🌸樱花精给无数人带来了春天

     还鼓舞更多人传播这份春意

     这应当是他非常乐意看到的吧✨

转自TWITTER见图

Mr_White
菜也画 不会也画(;&acut...

菜也画

不会也画(;´༎ຶД༎ຶ`)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

菜也画

不会也画(;´༎ຶД༎ຶ`)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

曲燃尽焉有失

模拟考试时在草稿纸上的摸鱼(。・ω・。)

P1、2是考历史的时候画的

P3是政治

P4、5是地理生物连堂考

我没画出yuzu万分之一的好(┯_┯)

顺便说一句11月月考和模拟考试的语文作文写的就是柚子,作文分数47(满分50),是年级最高!(以前我写的作文最多43)kyakyawawa(*^ω^*)

模拟考试时在草稿纸上的摸鱼(。・ω・。)

P1、2是考历史的时候画的

P3是政治

P4、5是地理生物连堂考

我没画出yuzu万分之一的好(┯_┯)

顺便说一句11月月考和模拟考试的语文作文写的就是柚子,作文分数47(满分50),是年级最高!(以前我写的作文最多43)kyakyawawa(*^ω^*)

肆字

you are my sunshine 跨年番外

医生X世界冠军

暗恋向

青梅竹马

不更文更番外系列

算是正文的一个补充吧

讲他俩高中的事儿

———————————————————————

白衿一直记得,和羽生结弦度过的第一个跨年夜。


那年她高中一年级,那时候他刚升入花滑成年组。


学校一直有办元旦晚会的传统,但考虑到元旦的休假,于是把元旦晚会定在了12月31日,上完早课就放学生回家准备元旦晚会了。


拿一个下午的时间去准备个元旦晚会确实有点浪费时间,白衿在对着日程本上下午的空缺,不假思索地写上“阅览室”。


当天色逐渐暗下去时,白衿才不紧不慢地拎着手提包抱着书从学校阅览室里出来,走到校门口时,脚步一滞。...


医生X世界冠军

暗恋向

青梅竹马

不更文更番外系列

算是正文的一个补充吧

讲他俩高中的事儿

———————————————————————

白衿一直记得,和羽生结弦度过的第一个跨年夜。


那年她高中一年级,那时候他刚升入花滑成年组。


学校一直有办元旦晚会的传统,但考虑到元旦的休假,于是把元旦晚会定在了12月31日,上完早课就放学生回家准备元旦晚会了。


拿一个下午的时间去准备个元旦晚会确实有点浪费时间,白衿在对着日程本上下午的空缺,不假思索地写上“阅览室”。


当天色逐渐暗下去时,白衿才不紧不慢地拎着手提包抱着书从学校阅览室里出来,走到校门口时,脚步一滞。


就看见羽生结弦双手交叉,裹着套运动套装,背着一个运动包无言地靠在保安室的门口,目光时不时地往教学楼扫过。


天边的层层云彩被晚霞晕染,落霞撒在少年身上,白衿看到少年在地上映出一道修长的影子。


怕他久等,她压抑住心下复杂的情绪,欢喜,惊讶,小跑走到少年身旁“你今天怎么来了?”


“元旦训练队休息,回来时正好赶上你们的放学时间。”他笑了笑,伸手要接过被她抱在怀里的书,白衿顿了几秒,自然地递上。


“怎么今天学校这么冷清?”他扬头看向在黄昏中显得有些沉寂的教学楼“今天怎么人这么少?”


“今年最后一天,中午就放假了。”白衿小声解释道。


少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讶,顺手揉了把少女的头发,随即问道:“那你怎么还留在学校?”


“我在阅览室写作业。”白衿打了个哈欠,想起晚上的圣诞晚会,满怀期待地反问:“晚上元旦晚会,你来嘛?”不等羽生结弦回答,便随意地呢喃,像在自言自语“你几乎每天都在训练队里练花滑,也好久没回学校了是不是?难得今天晚上元旦晚会,就不回去看看?”


“好。”羽生结弦没有犹豫,看着白衿期待的双眸,不假思索地应了。


“啊?真的?”白衿双眸熠熠闪光,这么爽快?!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笑了笑,把肩上快滑下的运动包背好,径直往两家的方向走去。


他和白衿算是隔壁邻居,毕竟两家房子中间就差了个围栏。


从小一起长大,白衿和他从小学同桌坐到了高中同桌,他高中刚入学就升入了成年组,从此自己对着边上的空桌,一人霸占着两个座位倒也算自在,也算是对青梅竹马。


白衿曾一直弄不明白青梅竹马的定义是什么,听自家哥哥白瀚洲讲,就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的感情。


这是什么比喻??白衿特天真地抬头问他:“那你有嘛??”


“我要有的话,你可就有嫂子了。”白瀚洲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话。


“晚上要穿校服吗?”羽生结弦忽然问道。


“不用,但要带校园卡进校门。”白衿回头看他疑惑的神情,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前段时间学校改用校园卡了,你的那张我一直给你收着,在我房间抽屉里,一会儿我回去给你拿。”


“好。”


晚上用过晚饭,羽生结弦如约走到白衿家院门口等着,尽管走到她家门口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但他还是提早到了。


出门前听见广播说今晚降温,可能会下雪,顺手捎了把伞,出门前妈妈从厨房出来,赶紧拿围巾给他裹上。


抬头瞥了眼正对院中的卧室,暖黄的灯光瞬间暗淡,他搓了搓手插进兜中,他知道她出门了。


果然不过一会儿就见院中的门打开,女孩正踩了一双小靴子,见着他满是惊讶“你到了怎么不进来坐坐。”


自己刚刚还在磨磨蹭蹭。


他哑然失笑,解释道:“我也才刚到。”


“妈妈我走了!”女孩拎起鞋柜上的粉色手提包,踩着小靴子“踢踢踏踏”地朝他小跑而来“走吧。”


“诺,你的校园卡。”她从手提包里翻翻找找,拿出了一张卡在他视线中晃了晃。


“嗯。”他随手接过放在内兜里,目光在女孩精致的妆容上扫过,这才注意到女孩扎着丸子头,呢子大衣敞开,里头只穿件连衣裙,白色的蕾丝装饰巧妙地点缀在裙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不冷吗?”


“啊??”忽如其来的瑟瑟寒风让白衿打了个哆嗦,赶紧拢紧呢子大衣扣好,口是心非道:“不冷。”


“……”羽生结弦无声地低头摘下裹在自己脖子上的白色围巾,拉过女孩对着她的脖子一圈一圈地绕,最后索性把最后一点围巾摊开,直接给裹女孩头上了。


女孩闷闷地摘下挂在自己头上的围巾,瞪大双眸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问道:“你不冷吗?”


男孩的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笑“你太小看运动员的身体素质了。”


“……”白衿想起羽生结弦儿时的哮喘病,寒风凛冽,虽贪恋他围巾带来的温度,还是趁他没回头时缓缓拉下围巾一角,不带一丝犹豫。


“我本来不准备戴围巾的,我妈妈听说今天降温非让我带的。”羽生结弦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你可真枉费羽生太太的一片好心。“白衿嘟囔道,从手提包里掏出两个暖宝宝,塞到羽生结弦手里“必须贴上。”


“好。”羽生结弦低头浅笑,老老实实地将暖宝宝贴在袖口,后脚白衿就抱着围巾踮起脚跟,照着刚刚羽生结弦给自己戴围巾的方式原原本本地给绕回他脖子上,脖子上的温度骤然下降,冷风擦脸而过,直直地往白衿的大衣里灌。


白衿是真的后悔怎么出门没带围巾。


咬了咬牙道:“我不冷,你别忘了你有哮喘呢,这天气,得保暖。”


羽生结弦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孩踮着脚往自己脖子上乱绕围巾,一个趔趄,差点往后仰。


羽生结弦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胳膊站稳,然后胡乱地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戴好,假装不经意地拉起脸前的围巾遮住半张微红的脸,露出一双眼睛看向没回过神的白衿“一会儿晚会结束去学校边上的商场买条围巾吧。”


“好。”白衿下意识地应下,这才发现她和羽生结弦离得有多近,刚刚给他戴围巾时整个人都快贴他身上了。


“阿西……”白衿瘪了瘪嘴,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寒风径直刮过她的脸颊,白衿只觉得脸庞发热,现下只求多刮几阵冷风让自己的脸快速降温。


两人走走停停地走到学校门口,羽生结弦掏出校园卡照着白衿的样子刷卡过门禁,跟在女孩身后走进了校园。


“我今晚演出,得去化妆了。你要不去礼堂里,吃的很多你可以吃点,还有一些小游戏,健一他们都在。”白衿带着羽生结弦走到礼堂门口。


松元健一是他们的小学校友,比他们大一届,他们那一带的小孩子年龄相仿,从小就是一个幼稚园的里长大的,最后玩玩闹闹地一起上了同一所高中。


“表演什么?”


“钢琴。”白衿浅浅一笑,玩笑道;“曲目保密,一会儿你听听看,能不能听出来。”


“好。”


然后白衿就消失了一个小时,羽生结弦掂着杯装满柠檬水的香槟杯和阿牧手持的低酒精鸡尾酒相碰,抬头大量四周,偌大的礼堂被彩灯彩带气球装饰得五颜六色,女生站在自助餐桌前叽叽喳喳地交流,耳畔放着不知道是什么的钢琴音乐,两人靠在礼堂的落地窗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最近,他的花滑,他的高中和恋爱。


“你真是辛苦。”松元健一回头上下打量着羽生结弦,不知道在模仿谁,老气横秋道:“你比上次又瘦了。”


羽生结弦抿了口柠檬水,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也就小衿能把你喊来。”他忽然调侃道:“你上回放假回来我们都不知道,还是那天回学校小衿说的。”


“那次忙着准备比赛,就回来呆了一天,吃了点家里的饭。”


“嗯。”松元健一拿起酒杯轻酌,看着空旷的舞台,忽然没头没尾地说道:“她说,想考东京大学。”


忽然话题的转移,羽生结弦听得一愣。


正想开口问是谁,就见头顶的灯光骤然消失,灯光一齐打到舞台上,耳畔里来自音响的钢琴曲缓缓消失,礼堂里的同学零零散散地走到舞台前的位置上坐好。


松元健一抬眉,和羽生结弦走到最后排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晚会主持人站在舞台上,念着一如往常的元旦演讲稿。


羽生结弦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小憩,隐隐约约听到“钢琴曲”一词,慵懒地抬了抬眸。


只见白衿穿着一身香槟色网纱长款礼服,提起裙摆小心翼翼地走上舞台,一手搭在胸口对观众鞠躬,在钢琴凳上正坐,顺手捋了把裙摆。


舞台的灯光从四面八方缓缓地移动到她身上,礼堂里调着暖气,灯光细细碎碎地洒在她一人身上,头发卷得像小小的波浪,耳朵边夹了只流苏水钻发卡,散下披在肩上,配上一字肩的礼服设计,锁骨柔和的线条若隐若现。


所谓伊人。


羽生结弦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了这几个字。


转念想想,好像和她的名字一样,也是来自于《诗经》里的一句诗。


“她父母希望她能回中国,她不愿意。她想考上东京大学或者京都大学,留在日本。”松元健一的轻声呢喃缓缓把他拉回现实。


抬头看她细如葱白的手落在钢琴琴键上,才意识到原来松元健一讲的是她。


她想考东京大学?


舞台上的白衿深吸一口气,照着脑中背下的谱子,按下钢琴键。


刚刚鞠躬时扫了一眼礼堂,没看到他。


也是,难得回来了,估计应该和健一去哪儿散步了也说不准,白衿沉静地弹奏着,暗自后悔刚刚没告诉他自己的表演时间。


熟悉的音乐在耳畔响起,羽生结弦大脑高速运转,辨识了曲目——《天空之城》。


“我就猜到她会弹这首。”松元健一的语气里满是得意,看着台上万众瞩目的女孩,察觉到羽生结弦的沉默,举起胳膊肘捅了捅羽生结弦“她十岁生日时,你送她的八音盒里就是这首《天空之城》啊。”


羽生结弦轻哼一声,那会儿他们才上小学,学校门口的文具铺里总会时不时地进点新奇的东西,她就看上了那个八音盒,也确实,那个八音盒的造型是旋转木马,木制的,店家说上头的色彩是一笔一笔画上去的,粉粉嫩嫩的,的确很招女孩子喜欢。


那阵子她的零花钱支出大于收入,实在挤不出钱来买,她就和老板说给她留一个,于是她就染上了一个癖好,每天放学必去文具铺门口的橱窗边往上一眼。


可她家和文具铺是两个方向。


“白衿,别去看了,回家!”


“哎呀结弦,你先回家。”


“可我妈妈让我每天放学带你一起回去。”羽生结弦嘟囔着,索性蹲在路边“可说好了,最后一次,下次我可就不等你了。”


“好!”白衿甜甜一笑,露出了嘴角的虎牙,小跑去文具铺“我马上回来!”


为了避免每天回家重复上演的同样场景,当天回家羽生结弦就翻箱倒柜掏出了自己攒下的零花钱,第二天兴冲冲地跑去文具铺里买下了最后一个八音盒。


然后白衿来上学时哭哭啼啼地和他说,八音盒被人买走了。


他掩口失声说怕什么,回头我去练花滑时看看训练营边上的商场里有没有,给你买一个。


然后那年他生日,他兴高采烈地把老早抢来的八音盒包装好送到她面前,她还满脸欣喜地和他说了好多声谢谢,一个劲儿地夸他厉害。


真是个傻姑娘。


白衿弹完《天空之城》,继续弹奏着《卡农》和《献给爱丽丝》。

奏毕,羽生结弦坐在最后排的角落,率先带头鼓掌。


礼堂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反应过来,礼堂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白衿缓缓站起来,提起裙子走到舞台中央,对众人鞠躬谢幕,起身时,目光在方才掌声响起的地方徘徊,终于在最后一排的角落找到了他。


她照着他浅浅一笑,心满意足地走向后台。


“不去后台合个影?”松元健一忽然问道,抬手举起自己手里的相机示意。


“你从哪儿弄来的?”羽生结弦对松元健一忽然变出的相机很是惊讶。


“一直挂我脖子上。”


“……”羽生结弦实在没注意到,默默地低头把自己大衣里的衬衫扣子扣好,礼堂里开了暖气,暖烘烘的,刚才把围巾摘下来时还顺带把扣子给解了,一边问:“能进去吗?”


“忘了和你说,我是学生会的。”


“……”羽生结弦率先站起身“拿走吧。”


“你们怎么来了?”刚下台五分钟坐在后台化妆间里的白衿看见站在门口的两人满是惊讶。


“出来一下。”松元健一朝他挥了挥手。


白衿站起身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礼服,抬眸瞥了眼站在化妆间门口等的羽生结弦,犹豫了几秒,拎起大块的裙摆走到门口“怎么了?”


松元健一拿起相机咧嘴笑笑“合个影。”


“……”


白衿配合地在他身边站好,松元健一眼神示意羽生结弦,羽生结弦默默地接过他递来的相机“3,2,1,好了。”


“来来来,你俩拍。”松元健一拿过相机,拉过羽生结弦的右臂往白衿边上带,羽生结弦双手插兜站在白衿边上“3,2,1。”羽生结弦勾起嘴角。


“小衿。”


合影合完,一个穿着戏服的女生忽然从化妆间里出来,羽生结弦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怕人误会,保持适当的距离。


“你的拍立得用我用了一张底片。”女孩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在羽生结弦身上,拿着一个粉色拍立得塞到白衿手里,笑得开怀“谢谢啦。”


“没事,你一会儿不是要上台演戏剧吗,快去吧别迟到了。”


女孩“嗯”了一声,提着裙子跑开了。


她和羽生结弦站在一块儿,让松元健一给他们来了两张合影。


两张连拍,几分钟后,胶片自然地显色,白衿举起两张相片对着化妆室门口的日光灯仔细端详,最后出于私心挑了一张自己笑得自然些的照片留下,挑起另一张送到了羽生结弦跟前“送你的。”


羽生结弦伸手就要接过,谁知白衿又给收了回去,嘱咐道:“可不能丢了。”


“嗯。”


“胶片很贵的,五块钱人民币。”


“好。”


白衿这才交给他,眼神还是不太放心“好好保管着别丢了。”白衿还想再叮嘱些什么,听到后台喊人“得去拍大合照了,我先过去。”


羽生结弦半只插在兜里的手插已经伸出,看到女孩转身拎起裙子毫无困难地跑走,瘪了瘪嘴,默默地把手塞回口袋。


等到白衿走后,羽生结弦默默地从大衣内兜里掏出钱包,借着走廊里昏暗的灯光将相片塞进一个透明夹层里,又将另一隔的身份证抽出,盖在相片上,塞进了那个透明夹层。


藏起来。


他想保护好这份美好。


“回去吧?礼堂还有表演呢。”松元健一拉了拉羽生结弦。


“可她……”


“一会儿她弄完会来找你的。”


“哦。”


于是羽生结弦在礼堂喝完第三杯柠檬水时,白衿换回了来时的那件白色裙子,手插在大衣兜里走进礼堂,看见羽生结弦独自坐在那儿,注视着舞台上的节目,面无表情地给自己灌水,皱了皱眉“你就只喝水?”


羽生结弦回头看她,矢口否认“没,还吃了点水果。”


“你不饿吗?”


“有些东西我不能吃。“羽生结弦的目光从白衿身上收回,转头看向舞台。


晚会已经到了收尾阶段,松元健一作为学生会的一员,跑去负责后续工作了,白衿在松元健一的空座位上坐下,说好了今天带羽生结弦来元旦晚会,最后自己把他丢在这个角落喝柠檬水,想想都觉得挺愧疚的,他还难得休假“一会儿结束我请你去吃饭吧。”


羽生结弦:???


白衿:“保证健康。”


“……”他笑了笑,说“好”。


在白衿坐在台下看表演看得昏昏欲睡之时,被羽生结弦笑着推醒,嘲弄道:“醒醒。”


白衿:???迷茫地揉了揉眼睛“怎么了?”


“结束了。”


?!“这么快!”


“不快,你睡了一个小时。”羽生结弦憋笑“我看你睡着了没好意思叫你。”


“走吧。”羽生结弦伸手习惯性地想揉她的头,刚举起手却僵在半空。


身侧毫无意识的白衿已经站起来往过道走去,回头看还坐在原位的她。


“走吗?”


“走吧。”羽生结弦利落地站起身,掏出手机就看到了松元健一发来的短信“这边收尾得好久呢,你和小衿先回去吧,你后天归队我们明天吃个饭吧。”


羽生结弦迅速地发了个“好”发送。


“对了,还没和松元健一打招呼。”


“他让我们先回去。”羽生结弦把手机放回兜里,插兜走到她边上“走吧,说了你请我吃饭的。”


“好。”


一年中最后一天的仙台街上很是热闹,人来人往,灯火通明。


白衿忽然想起日本东京,每年这个时候好像都会有烟花盛典。


“好想去东京看烟花。”白衿从餐厅出来,把找回的钱塞回钱包,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好想听新年的钟声。”


“东京是去不成了,但新年钟声快了。”羽生结弦看了眼手表,笑着打消了白衿抱有的幻想,看见白衿失落的眼神,拉起她的手臂拐进了街角的一家饰品店。


“刚刚说好了要买围巾的。”他笑得灿然“挑一件?我买单。”说完很认真地在货架上挂着的围巾里挑挑拣拣。


“这条?”他顺手捎起一条Hello Kitty的粉色围巾就要往她脖子上挂,白衿后退一步,满脸写着拒绝,摇了摇头。


“你以前很喜欢Hello Kitty的。”


“那是小时候。”白衿走到他的边上,踮起脚跟指了指架子上最角落的那条米色围巾“那条。”


“眼力这么好。”他嘀咕,举手帮她拿下。


拿下来才发现,是一条浅咖色的编织流苏围巾,毛线喷了些金粉,编织在一起,几股流苏细细地坠下,摊开大得可以给白衿当披肩,一举两得,白衿立马心动,往脖子上绕了绕去落地镜前满足地照了一番。


“挺好看的。”羽生结弦撑手靠在一旁摆放旧书的木桌上,赞许地点头。


白衿瘪住要扬起的嘴角,语气充满欢快“就这件吧。”


羽生结弦径直起身去付钱。


“你去外面等我一下。”白衿随意地把脖子上的围巾挂好,对刚付完钱的羽生结弦笑了笑。


“……”羽生结弦乖乖地出去了。


五分钟后,身后的木门推开“吱啦”一声伴随着门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响声。


“这个给你。”白衿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袋子,送到羽生结弦手上。


“这是什么?”


“我们中国有句话叫礼尚往来。”白衿今晚的心情很好,出了门,骤降的温度让她老老实实地把围巾摘下,绕了两圈打个结,规规矩矩地戴好,然后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


耳畔的风越来越大了,白衿抬头,望见天空里的云层变成了一团白色的浓云,在夜空中慢慢地升了起来,扩大起来,渐渐遮满了天空。


好像下雪了。


陡然间,落起大块的雪片来了。


“下雪了。”


“对啊,下雪了。”


耳畔响起了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新年钟声。


“新年快乐,小衿。”羽生结弦看着伸手去接雪花的白衿,轻声道。


“什么?”不远处放起的烟花让白衿不由得加大了嗓音。


“我说,新年快乐。”


白衿听明白后咧嘴笑了笑“你也是啊。”


“新年快乐。”白衿转头去看那个站在雪中的男孩,祝道:“愿万事胜意。”


后续


羽生结弦回到家才拆开袋子里包着的礼盒,里头装着一个藤条编织的捕梦网,缠绕着小小的LED灯,最中心挂着一颗水晶月亮,闪闪发亮。


附上一张卡片写着——


“把细碎的烦恼暂停关掉 把月亮挂好睡个好觉”


晚安啊,羽生结弦。


——————————————————————————

迟来的更文 本来想跨年夜更的嘻嘻


结果没写完


迟到的新年快乐啦


恭喜柚子喜提拍立得合影and捕梦网哈哈哈哈🙊


Mr_White
我是废物我画画好差 我尽力了没...

我是废物我画画好差

我尽力了没画出他万分之一的美

我真的好喜欢他的masquerade 

哭辽,放假我要去进修我的画画水平

我是废物我画画好差

我尽力了没画出他万分之一的美

我真的好喜欢他的masquerade 

哭辽,放假我要去进修我的画画水平

云柚如岚

【名字是最短的咒】上(羽生晴明×小狐狸)

Happy&Merry Christmas!!!

#你永远猜不到我在手头卡文时会爬回去更什么(我也猜不到)

#如雪从长草的坑里揭棺而起

#        其实是为了蹭seimei的热度  


*跟老朋友们絮叨两句,不想看的可以跳过直接去正文~

是【如雪】的内容,但是是主体结束后快要结尾时的情节。我说过如雪在我脑子里已经发展为长篇了,但是因为笔力有限只能写一点短篇或者脑洞。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seimei和小狐狸,所以决定腰斩之后用短篇的方式来写结局。

言简意赅一点就是...

Happy&Merry Christmas!!!

#你永远猜不到我在手头卡文时会爬回去更什么(我也猜不到)

#如雪从长草的坑里揭棺而起

#        其实是为了蹭seimei的热度  


*跟老朋友们絮叨两句,不想看的可以跳过直接去正文~

是【如雪】的内容,但是是主体结束后快要结尾时的情节。我说过如雪在我脑子里已经发展为长篇了,但是因为笔力有限只能写一点短篇或者脑洞。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seimei和小狐狸,所以决定腰斩之后用短篇的方式来写结局。

言简意赅一点就是,【如雪】坑是肯定要坑了,会不会铲两铲土以及什么时候铲都看心情。(嚣张)


下面正文

——————————————————————


平安京大战之后的第三年,羽生晴明早已正式接手了阴阳寮,只是大战时受了重伤来不及休养,又马不停蹄地处理残余的瘴气,身体一度很虚弱,到这几年才逐渐好转起来。

织田信成来看他时,他正在坐在庭院处的缘侧边上,倚着廊柱看墙头。

那一面墙既没有鸟也没有花,连根杂草都没长,他跟风看了半刻还是没明白这位大人在看什么。

“那儿有什么?我看不见的妖怪吗?”

式神端来他带来慰问的果品和小菜,还有一瓶清酒和一只酒杯,织田在他对面坐下自斟自饮。

羽生不喝酒,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休养了一年,他如今面色还算健康,只是神情总是淡淡的,见到他来才微微有些笑意。

织田知道,这是心病,医不好。

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个墙头,他抿下一口酒问:“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羽生放下茶杯靠回廊柱上,开口道:“我连续两天做了同一个梦,梦到一件往事……”

“梦不梦的先等一下,你先告诉我那墙怎么了。”织田的好奇心不允许他打岔。

“……我梦到有一年冬天,我在庭院里练弓道,阿雪突然回来了,就站在那里。”

织田不做声了,回头看那处平平无奇的墙头。


“她说我拉弓的样子最好看,便是斗法的时候也比不上。”




那年他二十岁。少年成名正是春风得意,各路人物踏破门槛只为见他一面,唯有身边这只好不容易养熟了的小狐狸反而铁了心要离开。

放手时也没觉得有多么不舍,日子久了却渐渐感到不对劲,尤其到夜晚热闹散去之后常常觉得心里空得难受。

年轻时一身傲气,不肯承认已经在精神上依赖于她,自欺欺人地说只是不习惯罢了。也是因这傲气,明明看清站在墙头上的是她时心跳剧烈得像千百只太鼓齐奏,面上偏要作出风轻云淡的样子,还要不紧不慢地射完手上这一支箭。

箭擦着靶边钉进泥土里,算是脱靶。其实能挨上已经是奇迹了,天知道他刚刚花了多大劲控制抖得几乎握不住弓的双手。

墙上传来一声轻笑。

他一时间恼羞成怒,转头去瞪她。明明是她擅自来扰乱他,而后居然还嘲笑他,未免太不懂事。如今他已经是晴明大人了,他觉得该给她讲讲规矩。

不懂事的小妖怪穿着白底红花的和服,明目张胆地露着自己的尖耳朵和狐狸尾巴,正坐在晴明大人家的墙上悠哉地晃腿。她往常总爱赤足,今日却老老实实地穿了木屐和袜子,右脚的袜子在足踝处鼓起来一个小包。

“好久不见。”

她看起来瘦了些,下巴更尖了,笑起来还依旧没心没肺。

羽生微蹙了眉没接话。

他在原地站这许久就是在等她过来,但她却丝毫没有离开墙头的意思,好像就只准备跟他远远地闲谈。

终是他先忍不住,迁就地走过去。步子不能迈得太大显得急切,到近前还要背着手淡淡地训一句:“还知道回来?”

她闻言并没有一丝愧疚,托着下巴俯视着细细打量他一番,得出结论:

“你好像胖了。”

“……”会不会聊天?

“胖了好啊,”她解释,“你之前太瘦了,胖一点好看,射箭也能更有力些。”

“…………”歪得更有力些吗?

在气他这件事上她向来天赋异禀。羽生额头青筋乱跳,简直想抓住眼前嚣张晃悠的后爪把她从墙上扯下来。

她的思维却已经跳走了,金色瞳仁里黑色的纺锤形瞳孔忽然变圆了一些,让注视着他的目光显得温柔认真了几分: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其实你射箭的时候特别好看。”

“虽然你弓道很烂,但是你握着弓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很和谐。”

“可能只有我这么觉得吧,很奇怪对不对?我甚至觉得比你斗法时都好看。”

可能担心听不出来是在夸人,末了她认真地加了一句:“我是说真的,没在说反话。”

“……”

羽生晴明脸皮还没厚到跟她严谨地讨论自己什么时候最好看。

他本职是阴阳师,练弓道不过是为了锻炼臂力和磨炼心志,技多不压身而已,实际上准头一般,弓反更是几乎没做出来过,跟长期训练的人完全不能比。她不知道又是哪里来的“觉得”,甚至不惜贬低他最擅长的斗法。




讲到这里他的笑意终于蔓延到眼底,脸上却是无奈的表情:“真是个没良心的,当初说走就走,隔那么久才回来一趟,却只知道说些没用的话。”

织田没吱声,他嚼着清甜的柑橘,总觉得嘴里发涩。




这些话那时的羽生晴明当然说不出口。少年人害羞又焦躁,口不择言地责备她:“你就是来说这些的?”

“当然不是,”她无所谓地笑笑,“路过,顺道来看看你在做什么。”说着作势要起身。

他这才觉出不对,心里一慌,下意识地伸手抓住她的脚腕,袜子下鼓起的小包硌在他掌心。

“你还要走?”

她被扯住,便没继续动,只是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是他明知故问了。这双金色眸子里的离别之意太过于汹涌,他很快就转移了视线,脑子里思考着能让她多留一会的话题。

“你知道为什么我练弓道时很好看吗?”望向眼前硌手的东西,他伸手翻下她右脚的袜筒。

小狐狸沉默地看着系在自己右足的红线被他解开。这串无论她怎么乱动都悄无声息的金色铃铛,此时在他手里清脆地响着。

“为什么?”

白色袜筒被重新整理好。

“我跟你说过,晴明只是我的代称。”

她若有所觉,抬眼看着他乌黑纤长的睫羽。

他把铃铛在袜子外面重新系好,随手拨弄了两下。




织田差点被一口酒呛住:“你就这么跟她说了你的真名??!”

羽生坦然地点点头。

“你都没告诉过我……”对面的人酸气冲天。

羽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很想知道?”

“不是不是,我也没怪你,是我自己说过你不想说就不用说的。我就是觉得,你居然用这么重要的秘密就为了换她多留半刻……”

羽生眯了眯眼睛。

织田安静地低头吃菜。




小狐狸听到了他最重要的秘密,反应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大。

“结弦?”她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对。”

“羽生结弦?”

“对。”

真名从她嘴里念出来就像心脏被她抓在手里一样,他强忍着悸动对她微笑,“弓弦的弦。”

“弓弦?”她恍然大悟后觉得有趣,笑着道:“难怪,原来如此……”

他还没来及说什么,这个笑却已经迅速地湮灭了。大概是想起了真名的重要性,她很快敛了表情,问道:

“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羽生呆住,他仔细地观察了她的神色,发现她没有丝毫感动,甚至确实觉得困扰。

“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她犹豫道,“我可以用别的秘密跟你换吗?你觉得还有什么秘密是能跟名字等重的?”

“谁要你换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他很怕她误会什么。

她笑笑,顿了顿之后声音低下来:“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进院子吗。”

拴着金铃的红线离开了他的手,小狐狸终究还是在墙头上站起身。

“当初走的时候我可是撂下狠话说以后跟羽生家再无瓜葛的,就算要食言我想也不该这么快。”

“今日原本只想看你一眼就走的,开口搭话已经是我贪心了。”

“而你竟然‘随口’跟我说了这个。”

她语气自嘲,看他的眼神有些无奈:

“你让我这么久以来辛苦保持的距离显得十分可笑和徒劳。”

羽生哑然,仰着脖子跟墙上的她对视。忽然此时有人往庭院这边来,于是红白色的纤细身影便瞬间从他眼前消失了。


梦就到此为止。



————————————————————

赶着十二点前先发出来,明天下篇


4A4Lo

先是加拿大站上的巴黎散步道,然后是都灵大奖赛总决赛的星降之夜的大白鹅,现在又是全日锦标赛的SEIMEI,奥运组真的让我暴风哭泣!!!十九岁的索契,二十三岁的平昌,我自私的期待着二十七岁的北京,健健康康的。

先是加拿大站上的巴黎散步道,然后是都灵大奖赛总决赛的星降之夜的大白鹅,现在又是全日锦标赛的SEIMEI,奥运组真的让我暴风哭泣!!!十九岁的索契,二十三岁的平昌,我自私的期待着二十七岁的北京,健健康康的。


4A4Lo

猜中了!!!

是晴明大人!!!

SEIMEI❤

不要想那么多

加油!!!

猜中了!!!

是晴明大人!!!

SEIMEI❤

不要想那么多

加油!!!


yuzu的噗桑
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

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

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 莫泊桑 《一生》 


您辛苦了!一生悬命,一生应援!


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

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 莫泊桑 《一生》 


您辛苦了!一生悬命,一生应援!


4A4Lo

我现在真的怀疑

裁判对仙台的孩子有什么想法吗?

今天宫城都地震了!!!仙台震感明显!!!

求求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对仙台的孩子们好点吧

我现在真的怀疑

裁判对仙台的孩子有什么想法吗?

今天宫城都地震了!!!仙台震感明显!!!

求求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对仙台的孩子们好点吧


4A4Lo

辛苦了!!!

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没关系的

不要自责呀

不要哭哦

🙏🙏🙏

千万不要受伤

辛苦了!!!

累了就好好休息吧

没关系的

不要自责呀

不要哭哦

🙏🙏🙏

千万不要受伤


4A4Lo
四级考完了书就到了为什么有种不...

四级考完了
书就到了
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
!!!!!!
我今天还求他保佑来着呢。。。!!!
考英语啊英语啊!!!
我居然求他保佑我英语??!!!
我。。。
I am very happy, really.

四级考完了
书就到了
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
!!!!!!
我今天还求他保佑来着呢。。。!!!
考英语啊英语啊!!!
我居然求他保佑我英语??!!!
我。。。
I am very happy, really.

云柚如岚
并非别人都不好。 他是沧海水。...

并非别人都不好。

他是沧海水。
他是巫山云。

并非别人都不好。

他是沧海水。
他是巫山云。

不昧ne

一些GPF2019的图~(含动图)
转推&微博

微博有挺多我很喜欢的饭拍摄影太太
但基本禁二传,最近超爱一个太太的星云图片系列,强推@bass_clef

一些GPF2019的图~(含动图)
转推&微博

微博有挺多我很喜欢的饭拍摄影太太
但基本禁二传,最近超爱一个太太的星云图片系列,强推@bass_clef

肆字

you are my sunshine (1)

         青梅竹马 暗恋向

         世界冠军x医生

         更文不定

         甜向 HE

————————————————————————


         “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青梅竹马 暗恋向

         世界冠军x医生

         更文不定

         甜向 HE

————————————————————————

       

         “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陈奕迅

   2015年3月 上海东方体育中心


        白衿从出租车上下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起床迟了,没赶上地铁。


        她将拉稳背上书包的肩带,拿出手机借着反光整理了一下自己刚下车就被风吹乱的空气刘海,摸摸自己头上固定牢固的丸子头,呼了口气,走近场馆。


        不想碰的总会碰见。


        这是白衿因这次翻译工作而对生活的总结。


        本还抱着一丝侥幸,再怎么样也不会被派到羽生结弦身边当翻译,自己能躲就躲吧,谁知道想躲的非要撞上,当昨天晚上半梦梦醒被山樱由美一通电话叫醒,电话那头激动地说她被派去给日本选手羽生结弦当翻译时,白衿瞬间困意全无。


  一晚上都在脑补重逢的场景,会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相视一笑然后云淡风轻地来一句——


  “好久不见。”


  你可否还甚是想念。


       照山樱由美所说,几天前已经随日本队熟悉了场内环境,自己只用在接下来的彩排啊正式比赛啊的几天里跟在日本队边上,日语中文自由切换便可。


  想到这里,不由得安慰自己,包吃包住,能为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在幕后出一份绵薄之力,也挺好。


  耳机里放着陈奕迅的《好久不见》,白衿感叹一声,连歌都非要这么应景,默默地暂停音乐,摘下耳机,靠近体育中心的入口处,从羽绒服里掏出工作证给安保人员过目。


  翻译部的接应人员已经在大厅里等候,黑色西装,戴着眼镜,年龄三十五岁,她在大厅四周张望,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确定目标,疾步走近。


  “是翻译部的吗?”她问道。


  “对,你是……”


  “你好,我是日本队羽生结弦选手的翻译,白衿。”白衿伸出了手。


  “哦你是山樱小姐的朋友吧?你好,我是翻译部的接应人员程明。”程明伸出手与白衿相握“日本队已经在休息室里等候了,我这就带你过去。”


  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少年俊逸的脸庞,深吸一口气,跟上程明的步伐,走到休息室门口。


  迅速地整理下自己的着装,身上的这套职业装是昨天从衣柜底翻出来的,去年由于要代表系里参加学校辩论赛,特地去跑商场,恰逢自家哥哥回国,逛商场时听说她要买职业装,特阔绰地掏出了银行卡带她去了边上的香奈儿旗舰店,一口气给她买了三套,当她抱怨谁参加辩论赛会穿香奈儿时,还美名其曰为“迷惑对手”。


       当然最后白衿还是穿了,她盯着三套衣服盯了半个小时,最后挑了其中一件最为朴素的,还最厚实,因为那天上海的天气实在太冷,会议室的中央空调还坏了一个,她在职业装外又裹了件羽绒服,进会议厅时脱都没脱,就那样裹了整个辩论赛。


       当晚学校里就传来了“临床医学系那美女交换生到底什么来头,参加辩论赛就裹着羽绒坐角落里,看着低调得不行,还在关键时句句在理地把结论往自己这方引。”


       昨晚看了天气预报,还是选择穿去年那套厚实朴素的小香装,特地从柜底拿出熨烫了一番。


       估计应该正式得不行。


       她的目光在休息室里扫过,看到不远处的他坐在长椅上,低头若有所思,她深吸一口气,往他的方向走去。


  少年余光瞥见逐步走向自己的身影,一个抬眸,双眸对视,白衿望见了他眼底的澄澈,脚步一顿。


  一步,两步,三步,走到他面前。


  她落落大方地走到他身前,伸出手,用标准的日语说道:“羽生先生,你好,我是您在中国比赛期间的翻译,白衿。”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一滞,愣了愣,教练是说换了个翻译,可他没想到会是她。


       他以最快的速度打量着她,瘦了,头发好像剪短了,扎成一个小小的丸子头在发顶,脸上化着淡妆。


      米白色的羽绒服里头穿着一身职业装,这是他第一次看她穿这么正式的职业服,褪了许昔日少女的稚气,多了抹成熟优雅。


      白衿看着羽生结弦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没有伸出手的意思,目光一直在他身上打转,和善地笑了笑,正想收回身在半空那只尴尬的手。


       羽生结弦身旁的教练察觉到了气氛的不自然,轻咳一声,替羽生握住了白衿伸出的那只手,用英文说道:“你就是山樱小姐的朋友吧。你好,我是他的教练。”


        白衿认得他,Brian Orser,加拿大男子花样滑冰选手,12年4月,受任为羽生结弦的教练,随后羽生结弦随他在加拿大多伦多训练“Hello。”白衿笑了笑,自然地切换成英文。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白衿背着个包,裹紧自己贴了三个暖宝宝的羽绒服走在羽生结弦边上,寸步不离,日语中文英语切换入流。


  白衿站在男更衣间门口抱着羽生结弦的羽绒服靠墙默默等着,假装没看到周围来来往往行人异样的目光,刚刚教练跑去楼道接电话,自己这个替补翻译又临时充当起了助理的角色。


  “你的日语没忘多少。”羽生结弦提着包从更衣间出来,身上换上了一件训练服。


  这是他今天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啊?”白衿愣了愣,今天当翻译时,大部分翻译多半是翻译给教练,羽生结弦站在一旁也是偶尔点点头,疏离的态度让白衿一直觉得自己两年前的不告而别如今又突然出现让他分外讨厌,少交流而已,本想着自己忍几天便好,刚刚突然和自己说话,倒是让她莫名安心。


  “我还挺意外的,回国了两年,日语说得还是很流利。”羽生结弦似是怕白衿听不懂,接过她递来的羽绒服穿上,解释道。


  “哦。”白衿笑了笑“大概是在日本呆得比较久吧。”


  从十岁到十九岁。


  她看见他的嘴角一闪而过的笑意。


  其实,再度重逢也不一定要说一声“好久不见”。


       相识九年,一个微笑,她大概能读懂他的意思。


  不远处的教练拿着手机小跑到他们身旁“要试滑了。”


  “嗯。”他轻哼一声,背好肩上的包,往冰场走去。


  “帮我拿一下。”试滑前,羽生结弦又将身上的羽绒服脱下,递到白衿眼前“谢谢。”


  “啊?”白衿感觉到周围投来的目光,手忙脚乱地接过他递来的羽绒服,无意识地触碰到他的手。


  这么凉。


  她秀眉微皱,再度抬眸时,眼中只留下少年向冰场中心滑动的背影。


  容颜如玉,身姿如松,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就像小时候,仙台的冬天,女孩裹着羽绒服坐在冰场旁,看着男少年着训练服在冰场上跌倒又爬起,每每他跌倒时,她小心翼翼地在冰场边缘踱步向冰场中央走去,没走几步,少年便已爬起,重新开始训练。


  冰场里的低温让白衿打了个喷嚏,回忆起少年方才离开时指尖的温度,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几个暖宝宝,背过身去。迅速地贴在他的羽绒服上。


  待到回身装作若无其事地再度抬眸,羽生结弦已试滑完毕,向自己的方向滑来,默默地站在原地发愣,再度回神,他已褪下冰鞋站在自己身边。


  不得不说自己今天这个翻译当得很不称职。


      只顾着发呆,连选手下场了都不知道。


  见他下场,白衿急忙将自己手上抱着的羽绒服披在他肩上,他无意识地将外套拢了拢,穿好,察觉到了羽绒服里的温度。


  白衿走至教练身旁,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地跑去问教练接下来的安排,他低头,掀起一侧的羽绒,找到了热源。


  她的暖宝宝。


  还是好几个。


  “今天的行程结束了。”她跑来他身边,笑得天真浪漫“Orser先生说,你先去更衣间。”


       “嗯。”他轻哼一声,往拥挤走道走去,女孩跟在身边,抬手若有若无地在后边护着她,一边往前为她开路。


        到了更衣室门口,白衿站在垃圾桶边默默等着。


  他裹着羽绒服假装进到更衣间,回头,教练又被一通电话叫走。


  他看着女孩在趁自己不注意时从羽绒服里取下几个不再发热的暖宝宝,丢进垃圾桶里。


  他无声地走出更衣间,走到女孩身旁,瞥过女孩疑惑的目光,趁她不注意时拉起她的手,放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和自己的手一起。


  白衿刹时愣住了。


  下意识地想把手抽回来,却被他紧紧拽住。


  他的口袋也很大,容得下两个人的手。


       “干什……”白衿还未说完,便顿住了,她感觉到,他修长的手指拿着一个热源,小心地往她羽绒服的袖子里探。


  待到他将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转身走进更衣间,白衿才反应过来。


  她的袖口里头一股暖流。


  是他贴的暖宝宝。
  
  

viann-涼
謝謝你,真的真的辛苦了,我的英...

謝謝你,真的真的辛苦了,我的英雄。  ​​​

謝謝你,真的真的辛苦了,我的英雄。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