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Z23

7508浏览    166参与
独居中的亿万光辉球体

【Z23x拉菲】你就继续宠她吧

看动画第二集尼米酱吼拉菲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


勤劳姐姐和慵懒妹妹的日常而已啦


碰巧《微速前行》里两位也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呢


虽然标题上攻的是Z23,但是谁是真正的攻看文吧


——————————————————————


“拉菲,你给我起床!”


Z23气愤地抽走了拉菲“赖以生存”的被窝,怒火却在那熟睡的脸庞显露时熄灭,接下来就是直勾勾地看着拉菲睡着的样子,被拉菲时不时的“唔喵”弄的心动,下意识地戳上几下,看着她皱眉的表情,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我才不是下不去手呢,我只是想在这一个月的义姐时间好好当一个姐姐,等结束了再算总账”每逢标枪和绫波的质疑时,她就这...

看动画第二集尼米酱吼拉菲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了


勤劳姐姐和慵懒妹妹的日常而已啦


碰巧《微速前行》里两位也是相爱相杀的关系呢


虽然标题上攻的是Z23,但是谁是真正的攻看文吧


——————————————————————


“拉菲,你给我起床!”


Z23气愤地抽走了拉菲“赖以生存”的被窝,怒火却在那熟睡的脸庞显露时熄灭,接下来就是直勾勾地看着拉菲睡着的样子,被拉菲时不时的“唔喵”弄的心动,下意识地戳上几下,看着她皱眉的表情,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我才不是下不去手呢,我只是想在这一个月的义姐时间好好当一个姐姐,等结束了再算总账”每逢标枪和绫波的质疑时,她就这么回复。


“一月姐妹”是赤色中轴和碧蓝航线签署和平跳跃后,拉菲一时兴起的和Z23搞好关系的方法。


可是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她?


跟绫波不同,Z23和拉菲只在战场上见过面,她,即使是战争停止了,她一见到拉菲还是摆出那副排斥的表情,完全没有绫波的那种虽然沉默但明显友好的感觉。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选择她呢?一时兴起吗?


一时兴起就一时兴起吧,反正只是一月的期限,一个月后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就会被抛进时间的长河中。


Z23这么想的。


一月期限一过,就解除姐妹关系,到时候她就不必寄宿在自己家了,自己也不用每天都做两人份的饭。


看着拉菲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时,Z23在餐桌上摆好了饭菜,就等拉菲过来坐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下一刻就可以看到拉菲可爱的吃相了。


“姐姐,饭菜要凉了。”


在注意到Z23的目光后,拉菲不紧不慢地提醒了她,Z23赶紧埋头恰饭,脸上火辣辣的。


上午,陪着拉菲一起去海边,虽然一脸不情愿,但还是穿上了比基尼,被拉菲拉了过来。


雪风和哈曼一边害羞地双手抱胸一边被时雨和夕立拉过来,独角兽和标枪急忙去救又一次招惹到鲨鱼的圣地亚哥,看着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Z23不由得放下了自己的成见,孩子气地跟着其他舰姬一起玩水。


午后,她们先去看了看高尔夫,听一听那些标准英语发音的技术互吹,再去赴吃喝姐妹的茶宴。


半个地球的旅程,没有借助运输船,两位舰姬在辽阔的大海上形单影只。


“拉菲,每天都是这样的行程,不厌吗?”


Z23问起来了,她甚至抱有一丝丝的期待,可是拉菲却一如既往地没有回复。


我要的不是沉默,我要的明明是“只要跟着姐姐,怎样都好”这句话啊。


才,才没有期待呢。


今天的宴会如往常一般热闹,可是Z23的心灵却充满了不快。


一月姐妹的期限快要到了。


但是Z23并不愿就此结束。


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Z23拉起拉菲的手,前往了高处的寺庙。


高大的树木上绕着注连绳,两位萝莉巫女端坐在庙宇中央的大厅,不同的是旁边没有服侍二人的江风,反而是周围多了一些挂着祈愿符的小树。


是战争结束后变成这样的,还是本来就是这样的呢?


“拉菲,一起,许个愿吧”


“好”拉菲答应下来,两人在陆奥那里领到了许愿符,又分别在不同的树上挂上了写好的愿望,闭上眼睛,跪地作揖。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所以两人出来后谈论起了别的事。


“Z23姐姐,这一个月我当你的妹妹,我感到了温暖呢”


“欸”Z23顿了顿


“虽然姐姐你表面上对我很严厉,但是却总是能包容我,宠着我,当你的妹妹很幸福”


Z23听着拉菲的话,心里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穿一般。


“这是……你的愿望么?说出了就不灵了吧。”


不,是已经中了她的丘比特之箭了吧,虽然她的慵懒让她很气,却被她的坦诚所吸引。


不能就这么结束,Z23这么想着。


于是第二天,标枪和绫波发现Z23突然态度180度大转弯,宣布要拉菲永远做她的妹妹,永远接受她的宠爱。


只是,每天早晨,Z23都要费一番力气去喊着拉菲早早起床了。


没办法,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


你就继续宠着她吧。


——————————————————————


后记:一句话,跟西木野真姬一般傲娇的尼米酱最可爱了!

文松

呜~伴随着这清脆的响声

游轮开了,我带着尼米上了船。。

也由此结束了长达一年的考察,以及建交。

但是说是考察,不如说是战地记者,我们去的这一路的地方就没几个正经的。包括他们的领导人。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一直貌似在加班的刀客塔?(感觉和我一样被认真对待了)

一个没有鼻梁骨,喝着绿色不明液体的陆军指挥(这群人资源还蛮多的,有点羡慕)

甚至还有一个表面看上去是咖啡店店长。其实手下的女仆都是雇佣兵的家伙。。(不过他和我还蛮熟悉,照顾得很好。 以至于不是尼米,我大概就已经忘记了公事)

当然还去见了某个在哈姆雷特镇的领主,

不过由于貌似民风彪悍以及都是我没见过的东西(什么猪头人身...

呜~伴随着这清脆的响声

游轮开了,我带着尼米上了船。。

也由此结束了长达一年的考察,以及建交。

但是说是考察,不如说是战地记者,我们去的这一路的地方就没几个正经的。包括他们的领导人。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一直貌似在加班的刀客塔?(感觉和我一样被认真对待了)

一个没有鼻梁骨,喝着绿色不明液体的陆军指挥(这群人资源还蛮多的,有点羡慕)

甚至还有一个表面看上去是咖啡店店长。其实手下的女仆都是雇佣兵的家伙。。(不过他和我还蛮熟悉,照顾得很好。 以至于不是尼米,我大概就已经忘记了公事)

当然还去见了某个在哈姆雷特镇的领主,

不过由于貌似民风彪悍以及都是我没见过的东西(什么猪头人身,蘑菇人?让我们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我们还甚至还去了隔壁一个叫艾欧尼亚?的地方


您记错了,那叫艾欧泽亚,那个才是养老的地方。

尼米在身边轻声说道

我也随即更正了报告。并让她坐下好好休息,                           (毕竟这几天的行程都是她一手安排~)

说起来,我们这的御4家。

好像又是我们家婚纱还没来。

真是讨厌,改造就算了,婚纱也是。。。。 

本来以为是那个无良老板娘一直没有进货。

结果才知道是无良策划的锅。

所以我才希望今年的舞会热闹一点,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忘记工作,忘记烦恼。得以享受这短暂的假期。

也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舞会上真正的公主。


所以真是辛苦你了,尼米酱~

当我自言自语完这句话却早已发现,她靠着我睡得正香。

看来是真的昨晚没有休息好,就保持这个姿势吧,再睡一会儿吧,尼米,起来了就会有好事发生的。。











两小时后~

哦,该死,还没睡醒吗?我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两个小时了!

救命!!!


等下了游轮,回了港口。

只见着一群人扶持着提督

和跟在旁边的尼米。


希望今年会是个好年,这便是提督在昏厥之前最后一句













养生机械
辛苦啦小可爱 本来想画点河图,...

辛苦啦小可爱

本来想画点河图,可是忙到11点才吃饭,趁着明天休息悄悄画了点私心,新年快乐~

辛苦啦小可爱

本来想画点河图,可是忙到11点才吃饭,趁着明天休息悄悄画了点私心,新年快乐~

响希兔
想知道哪个好一点,我选择困难症...

想知道哪个好一点,我选择困难症犯了
从左到右123号,请大家开始选美(?)

想知道哪个好一点,我选择困难症犯了
从左到右123号,请大家开始选美(?)

永遠に幼き紅い月

四、

        在训练港等了10分钟,等到德意志都被斯佩半架着来加训了之后,欧根感觉出了不对劲。

        z23会被等,这种事在铁血的谁看来都像把炮弹头朝下塞入炮膛结果还真的发射出去击沉了敌人一样荒谬——只要是安排好的时间表,她都会像一个移动的铯钟一般准时到位,从来都是她等其他人或者她去叫其他人,让别人等她除了俾斯麦以外也就莱布雷切特勉强能做到。

        可现在让港区...

        在训练港等了10分钟,等到德意志都被斯佩半架着来加训了之后,欧根感觉出了不对劲。

        z23会被等,这种事在铁血的谁看来都像把炮弹头朝下塞入炮膛结果还真的发射出去击沉了敌人一样荒谬——只要是安排好的时间表,她都会像一个移动的铯钟一般准时到位,从来都是她等其他人或者她去叫其他人,让别人等她除了俾斯麦以外也就莱布雷切特勉强能做到。

        可现在让港区出了名的“懈怠战舰”欧根等z23,还等了足足10分钟!排除天地灾变发生的情况,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z23遇到了什么不可抗力,而这个不可抗力通常不会是好事,至少不是可以正常预见的事。

        虽然欧根经常对z23这种旺盛得过头的积极心感到无所适从,虽然她不止一次吐槽过z23“早晚有一天会猝死在奋发向上的康庄大道上”,但现在偏偏这种紧要关头,偏偏在她决定拿出行动回应这个孩子的永不熄灭的斗志时——“不,没事的,在港区会有什么事?”她用这种可疑的话安慰自己。

        宰相官邸——欧根首先用直觉排除了这个选项,在她从那里出来前往训练港的路上她没有理由与z23互相错过。

        宿舍——“z23姐和z1姐老早就出去忙了,正常情况下9点半之前是不会回来的。”z25一边对着一大摞档案奋笔疾书一边说。

        特别限制区——“z23?是那个总是跑在队伍前列的孩子吗?没看见哦,毕竟没有需要我出动的任务,不需要她来通知我呢。”罗恩用清澈的双眼证明她没有说谎。

        医院——“我是有拜托z23做新阵法的演算和试验来着,但是这个点她应该就在训练港演练才对。总之我和姐姐最后一次见到她就是半小时前了。”终于,从格奈森瑙这里得到了有用的线索。

        战术模拟区——“非常抱歉,欧根。本来应该是z23来交这次演习的推演结果的,但是就在刚才,那批数据是陛下送过来的,我也不方便问,就这样。”最后的决定性发言,来自科隆。

        带着这个最让人没有头绪的结果,欧根前往了她最没有想到的地点:无忧宫。

        然后她看到了,面色颓疲的z23,枕在那个人的膝头。

破损桅杆

画了被制作组遗忘的尼米。。。。

画了被制作组遗忘的尼米。。。。

响希兔
蓝蓝路见评论区其实也没啥

蓝蓝路见评论区
其实也没啥

蓝蓝路见评论区
其实也没啥

心斩心

再一次,z23

我看着z23笔直的后背,喉咙一紧。头晕目眩的感觉朝我袭来。


上一次z23当我的秘书舰,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疚。


对从我到港区第一天,就陪伴我的z23感到愧疚。


不管了。我伸出双臂,从后方轻轻的搂住了正在帮我批阅文件的z23。


我将鼻子顶向了她雪白的后颈,然后不轻不重地吻了下去。


空气瞬间变得黏浊,办公室的墙壁似乎开始向我们压缩,屋子变得又热又挤。


“这可…不是指挥官该有的行为哦”


真不愧是z23,即使这样也能微微颤抖地维持着平日的口气。要是哈曼什么的话,应该已经双腿打颤晕倒了吧。


“真是的,万圣节不是刚过吗?指挥官为什么突然想着扮...

我看着z23笔直的后背,喉咙一紧。头晕目眩的感觉朝我袭来。


上一次z23当我的秘书舰,是什么时候?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愧疚。


对从我到港区第一天,就陪伴我的z23感到愧疚。


不管了。我伸出双臂,从后方轻轻的搂住了正在帮我批阅文件的z23。


我将鼻子顶向了她雪白的后颈,然后不轻不重地吻了下去。


空气瞬间变得黏浊,办公室的墙壁似乎开始向我们压缩,屋子变得又热又挤。


“这可…不是指挥官该有的行为哦”


真不愧是z23,即使这样也能微微颤抖地维持着平日的口气。要是哈曼什么的话,应该已经双腿打颤晕倒了吧。


“真是的,万圣节不是刚过吗?指挥官为什么突然想着扮吸血鬼来咬z23的脖子呢?”


我居然开始咬她了吗!听到这句话,我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应该是不小心吧)做了多么失态的行为,刚刚还冒着泡泡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下来。


就在我松口时,z23突然偏过头。于是我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在极近的距离呆呆地凝视视起了她的侧脸。


z23笑盈盈的眼角,仿佛有晶莹的泪珠——这是我的错觉吗?


原来,是这样啊,z23。


“即使以后多向我撒娇也没问题的,z23。”我小声地说。


然后闭上眼,不去理会z23脸上的潮红,深深地搂住了她。


我用力的抱住她,好像是想弥补些什么似的。


“真过分,明明是指挥官在向我撒娇,却还说这种耍帅的话…”


“不过…z23知道啦。”

苦枫-想坐拥三千佳丽的帅哥
最近有点迷乙女解刨于是画了z2...

最近有点迷乙女解刨于是画了z23

最近有点迷乙女解刨于是画了z23

响希兔
hello,这个群马上就要倒闭...

hello,这个群马上就要倒闭了,有没有爱豆过来拯救一下(。)

hello,这个群马上就要倒闭了,有没有爱豆过来拯救一下(。)

苦枫-想坐拥三千佳丽的帅哥

我的一众墙头🚬
我永远喜欢双枪/小果叮/夏天/Z23/杏爷/沙耶加

我的一众墙头🚬
我永远喜欢双枪/小果叮/夏天/Z23/杏爷/沙耶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