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soul二创

611浏览    146参与
又被喂狗粮了

乃琳是我见到的,最浪漫,最可靠,最温柔的人,没有之一

乃琳是我见到的,最浪漫,最可靠,最温柔的人,没有之一

空心小豆腐

枝江战队(3)

  在枝江城外的一片森林中,珈乐正在追寻一些可疑的踪迹。

[图片]

  “黑兽的味道…”珈乐用两指轻捻一点泥土,放在鼻尖下嗅了嗅,“为什么这里会有黑兽?”

   黑兽一般只出现在枝江的海岸或者城市里,在这距离枝江五十六公里开外的森林中,珈乐头一次感知到了黑兽的存在。

   珈乐心中疑惑,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但这并不能阻挡珈乐完成任务的脚步——珈乐要在这里将一伙走私犯捉拿归案,她已经跟踪踩点一个月了,今天,是时候收网了。

   是的,在黑兽平息时,枝江战...

  在枝江城外的一片森林中,珈乐正在追寻一些可疑的踪迹。

  “黑兽的味道…”珈乐用两指轻捻一点泥土,放在鼻尖下嗅了嗅,“为什么这里会有黑兽?”

   黑兽一般只出现在枝江的海岸或者城市里,在这距离枝江五十六公里开外的森林中,珈乐头一次感知到了黑兽的存在。

   珈乐心中疑惑,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但这并不能阻挡珈乐完成任务的脚步——珈乐要在这里将一伙走私犯捉拿归案,她已经跟踪踩点一个月了,今天,是时候收网了。

   是的,在黑兽平息时,枝江战队会分出一些人手处理一些棘手的刑事案件。

  珈乐很顺利的找到了在这里提前扎营的买家,很显然,他们不是本地人。

  “一共7个…4个有枪,全都带刀和电击棒…呵,小菜一碟。”珈乐在树上将敌情尽收眼底,现在,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珈乐耐心等到两个歹徒脱离团队出来上厕所,她知道,机会来了。

   两个歹徒连裤带都没解开,就被从树上跳下的珈乐一掌拍晕。珈乐用他们的裤带将他们简单的捆绑起来,就继续潜伏接近他们的营地。

  “他们两个怎么上个厕所这么慢?我去看看…”

  营地的帐篷里,一个大汉起身想离开帐篷看看那两个同伙怎么回事。

  “外面很静,太静了,小心一点,他们两个可能已经……”坐在众人中间的叼着雪茄的疤脸大汉重重吐出一口烟圈,低声说道——很显然,这是走私买家。

   “嗯,老大,你说的,很对。”

   这句话说完之后,帐篷里变得如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瞬间起了一身冷汗!因为,他们不记得在场的有女人!

   买家坐在靠椅上,大气都不敢出,因为每次吐气,皮肤就会离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更近一点。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所有歹徒都僵住了,一个瘦猴支支吾吾的问。

  “也就刚刚吧,他撩起门帘的时候。”珈乐朝着门口的大汉努努嘴。

  所有歹徒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虽然干他们这行的都听过同行遇到珈乐的下场、见过“枝江狼王”打败黑兽的样子,但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这只紫狼的真正实力。

  “现在,我需要大家配合我一下。”

   话音刚落,还没等众人反应,一个紫色光点就围绕了帐篷一圈,光电后面是一道紫光拖尾,光电每接触到一个人,那个人就会瞬间倒下,不省人事。三秒后,清醒的人就只剩下珈乐和其刀下的买家。

  如果将时间放慢百倍,就能看到,光电就是珈乐,紫色拖尾,就是珈乐动作的残影,珈乐走到了每个喽啰身边,给了他们一人数十拳,最后又回到买家身后。

   “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谈…”买家有气无力的说着,脸都快皱成苦瓜了,还是被劈了一刀的苦瓜。

  “你觉得你有跟我谈判的资本吗?”珈乐用刀背反复摩擦着买家脖颈,在其耳边低语道。

   “我知道你…你想要什么,我可以配合你,把卖家全抓起来,只要,只要饶我一命。“汗珠在买家的光头上滴落,一米八有八块腹肌的大汉现在正如同小羊羔一样颤抖——因为他落入了狼的手掌心。

   “呵呵,哈哈哈哈。”珈乐大笑,“本来就没想杀你,你还得回去享受你的牢狱之灾呢。但是呢,你还是得配合我,引蛇出洞。”

  “明白,明白。”买家咧开嘴,做了一个勉强算是“笑”的动作。

   

空心小豆腐

枝江战队(2)

  “我回来啦~”向晚回到了总部,一进门就飞扑到沙发上躺着。

  “晚晚,你回来啦,要不要吃橘子。”一个小巧玲珑的身影从厨房里走出。

[图片]

  是嘉然,她从怀里的一盆橘子中拿出一个,扔给了向晚。

  “谢啦。”向晚接住橘子,顺手拿起switch 开始玩了起来。

[图片]

  嘉然也坐在沙发上,一边剥橘子一边看晚晚玩游戏。

  嘉然:“晚晚今天累吗?”

  向晚:“嗐,不是很累啦,干掉那几个小怪兽就是小事一桩!”......


  “我回来啦~”向晚回到了总部,一进门就飞扑到沙发上躺着。

  “晚晚,你回来啦,要不要吃橘子。”一个小巧玲珑的身影从厨房里走出。

  是嘉然,她从怀里的一盆橘子中拿出一个,扔给了向晚。

  “谢啦。”向晚接住橘子,顺手拿起switch 开始玩了起来。

  嘉然也坐在沙发上,一边剥橘子一边看晚晚玩游戏。

  嘉然:“晚晚今天累吗?”

  向晚:“嗐,不是很累啦,干掉那几个小怪兽就是小事一桩!”

  嘉然:“对于晚晚来说确实是小菜一碟——张嘴,啊~”

  向晚:“啊~哇,这个橘子好甜诶。”

  嘉然:“嘿嘿,这是我今天刚买的丑橘。“

  向晚:“不错不错,确实好吃。”

  嘉然:“只有橘子甜吗?”

  向晚:“啊?橘子甜啊,怎么了?“

  嘉然脸上的笑容有点凝固了。

  “啊,没事,橘子确实甜。”嘉然把准备喂向晚的第二瓣橘子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向晚换了个姿势平躺在沙发上,问道:“拉姐她们还没回来吗?。”

  “没有。”嘉然叹了口气说到。

  “这次任务可真难啊,都一个月了还没回来,总部还不允许通信。”向晚说道。

  “可能是怕她们那边暴露吧,没事,放心吧晚晚,要相信拉姐她们的实力。”嘉然拍了拍向晚的大腿。

   拉姐,就是是枝江战队的队长贝拉,一个月前,她和其他两位成员乃琳和珈乐被总部派遣到三个不同的地方进行不同的任务。任务是什么,只有她们本人知道。

  “等她们回来,一定要一起出去吃好吃的。”嘉然说到……

————

  “我的队友,还在等我。”

   同样的绝境,同样的信念。

  狼王在月光下咆哮,武圣在万军中突围,妖狐在人心中摇曳。


Myna–鵒
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

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

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ଳ

空心小豆腐

枝江战队(1)

  枝江,繁华的沿海城市,数不清的事物在这里沉淀,打造出了这个独一无二的枝江。

  虽然枝江是居民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但这里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致命缺陷——黑兽。

  没有人知道黑兽是怎么来的,人们只知道在枝江的某个黑暗角落,可能会突然出现一只全身漆黑的怪物,这只怪物可能是任何形态,但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这就是黑兽名字的由来。

  为了猎杀黑兽保护人类,国家在枝江投入大量力量,成立了枝江近卫局,并且在一个神秘的计划下,培育出了五名能力各异的小姐姐,以她们为基础组成了枝江战队,守护枝江的和平。直到现在......

  枝江,繁华的沿海城市,数不清的事物在这里沉淀,打造出了这个独一无二的枝江。

  虽然枝江是居民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但这里有一个独一无二的致命缺陷——黑兽。

  没有人知道黑兽是怎么来的,人们只知道在枝江的某个黑暗角落,可能会突然出现一只全身漆黑的怪物,这只怪物可能是任何形态,但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这就是黑兽名字的由来。

  为了猎杀黑兽保护人类,国家在枝江投入大量力量,成立了枝江近卫局,并且在一个神秘的计划下,培育出了五名能力各异的小姐姐,以她们为基础组成了枝江战队,守护枝江的和平。直到现在,这个计划唯一被大众知晓的只有名字——“ASOUL计划”

  黑兽在五位小姐姐的围剿下绝迹,她们因为显赫的战功以及各具的特点而收揽了大量的粉丝,如今她们的每一次狩猎都会全网直播。

  今天,向晚开播了。

  “请大家迅速离开现在,小心不要误伤到大家!”

 

  标志性的紫色钻头双马尾映入眼帘,是向晚,她从人群中一跃而出,挡在了黑兽和人群中间。

  “唔……”一只大型犬形态的黑兽低吟着,它的喉咙在滚动。

  “大家快离开!”向晚摆好御敌架势,准备以守为攻——这次地点在大型商场,向晚在击溃敌人时要做到把损失控制在最低。

  黑兽一跃而起,黑洞洞的大嘴张开,直奔向晚咽喉而去。向晚敏捷的侧弯腰躲过飞扑,并在黑兽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顺势接力一个侧踢,把黑兽踢飞了出去。

  “钻头冲击!”向晚平举手掌刺出,手掌周围围绕着一圈紫色能量化作钻头直接穿刺了黑兽。

  向晚以一个帅气的姿势半蹲着,穿刺了黑兽的左手缓缓举起,似乎在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战斗成果。

  一击制敌,人群爆发出欢呼,不少人拿出蓝白碗扣在自己的头上高呼“向晚”——他们就是向晚的粉丝,顶碗人。

  “顶碗人在看吗,在看到话给你们一拳!”向晚笑道。

  “晚晚打我,晚晚打我!”“别在这理发店!顶碗人代打!”“晚晚好帅!”顶碗人们也狂热的回应着。

  黑兽渐渐消散了,黑兽死亡时不会留下任何踪迹。

  “…终将…回归…大群……”这只黑兽在消散的最后一刻,居然留下了一句话。向晚看着空荡荡的左手,思考刚才那句话,但没过几秒,向晚就不在意了,转而向现场以及观看直播的粉丝们互动起来。

  “各位放心吧,我们会守护你们。”

  “直到最后一刻的,说好了哦。”

  


asdiFLove

朋友的提问箱点图,大哥毕业了也要好好生活啊

朋友的提问箱点图,大哥毕业了也要好好生活啊

D也
练习 想不到画什么,只是想看大...

练习

想不到画什么,只是想看大哥慵懒的冷漠的看垃圾的眼神🤤

PS:背景灵感来源HIP

练习

想不到画什么,只是想看大哥慵懒的冷漠的看垃圾的眼神🤤

PS:背景灵感来源HIP

八尾筱静

若有一天我会离开,

这座城是否还在。

她们会不会依然 像现在,

这样日复一日笑着走来。

若有一天你也离开,

会不会偶尔感怀。

再看看当时艰难和愉快,

再听听那些 夸张的告白。

若有一天我会离开,

这座城是否还在。

她们会不会依然 像现在,

这样日复一日笑着走来。

若有一天你也离开,

会不会偶尔感怀。

再看看当时艰难和愉快,

再听听那些 夸张的告白。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今年asoul暂时画的小合集,希望大家能喜欢

今年asoul暂时画的小合集,希望大家能喜欢

能鸽善鹉的图图
我一直都是乃宝的tom啊🤤?...

我一直都是乃宝的tom啊🤤🤤🤤

我一直都是乃宝的tom啊🤤🤤🤤

御左祈星

【嘉晚饭】黎明与晨星[待定](最后更新于5.29

序章 

公元纪年2035年  一月八日  18:34:43

慵丽的红色一如既往地晕染了大半的天空。

在闪烁着粼粼金斑的海面上,海天相交的地方,这些倚靠着夕阳摇曳着的,正是归航于这里的渔船。

不少的人路过码头,走过堤岸,大多都只是低头盯着手机,似乎他们从不留恋这里的景色。

阵阵海水懒洋洋地向堤岸涌着……真是难以置信的安静,它们静静地挨着礁石,没有一滴水花。

这座地处北纬30°的小城,即使在隆冬一月,也热闹得很。

渔船上的人们悠闲地收拾着渔具,他们嘴里哼着歌,显得格外轻松。

马上就要靠岸了,整整十四天的出海捕鱼已然接近尾声,他们......

序章 

公元纪年2035年  一月八日  18:34:43

慵丽的红色一如既往地晕染了大半的天空。

在闪烁着粼粼金斑的海面上,海天相交的地方,这些倚靠着夕阳摇曳着的,正是归航于这里的渔船。

不少的人路过码头,走过堤岸,大多都只是低头盯着手机,似乎他们从不留恋这里的景色。

阵阵海水懒洋洋地向堤岸涌着……真是难以置信的安静,它们静静地挨着礁石,没有一滴水花。

这座地处北纬30°的小城,即使在隆冬一月,也热闹得很。

渔船上的人们悠闲地收拾着渔具,他们嘴里哼着歌,显得格外轻松。

马上就要靠岸了,整整十四天的出海捕鱼已然接近尾声,他们最后一次清点了船上的鱼。不能说是满载而归,但也应该足够几家人卖上两个多星期吧。

“嘿老常,一会儿卸了船,咱们整上几盅儿呗,就就去我家,给你,见识见识我那高超滴厨厨艺。”

“哈呀,侬个老鳖还会烧菜咧?上次吃侬那菜差点么把莪齁死。老常,咱可不上这个老鳖的当啊!”

“我还是不了,家里有点事。你们去吧。”

“是是不是因为你闺女?嗨呀,把闺女叫上一一起来嘛。”

“她还小,不能喝酒。”

“明年二二十一咯还小?喝点么啥子事的……”

“侬个结巴可别么事儿找事儿了,老常他讲了不去就绝对不会去,哪个来讲也冇用,再说,最近不太平,还是好好在家呆着吧,是哇老常……”

“嗯,总觉得要出点儿事儿……”

老常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渔船缓缓地飘着,船长们默契地关掉了引擎。

享受一下日落吧。水手们互相点烟,静静地看着其他的渔船,那些渔船的人们靠着船舱,也看着他们。

老常挥了挥手,那人也挥挥手。

十四天的远航捕鱼,老常从来不是一匹孤狼,他们是狼群。只有团结,信任和勇毅才能活命。天气预报确实很准,但也有极少时候会预报有误,或许,这是老天给每个捕鱼手成为船长的试炼。

很不巧,这次,他们碰到了。

所有渔船在黑暗中凭借着微弱的灯光清点整天的收获,没人注意到星空是什么时候消失,紧接着,一场暴风雨毫无征兆地降临。

就像狼群需要首领,他们的首领,是老常。

老常年过半百,是所有人里出海经验最丰富的老船长。这个年代,科技发达,早就不像老常父亲那辈的人了,出海就是赌命。

雨珠猛烈而密集地砸着老常面前的舷窗,远处漆黑黑的一片。

时不时有几道银白色的光条出现,很快,就是震耳欲聋的雷声。

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不是很清楚,老常把对讲机举高,静静地盯着仪表盘上的航线。

他忽然抬头看了看甲板上跑来跑去的水手们,又看了看远处时隐时现的几盏灯火,老常撑着桌面,从根本就没有静止过一刻的椅子上站起,打开舱门,走了出去。

船身剧烈摇晃着,他紧紧抓住门框,把对讲机放到嘴边,切换到全频道广播。

“保持船头顶风,降低航速,不要大角度调头,加强瞭望。”

“明白!“

“好的!“

“晓得!“

……

雷声很快翻滚着远去了,老常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还是原来那样的表情,似乎这样的暴风雨还不足以让他的情绪产生波澜。

没办法,那些鱼实在来不及困扎了,一旦在甲板上发生滑动,船肯定会翻。

他们就把那些花了好大力气捕上来的鱼又放回了海里。

就当是做好事吧。

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如此急的暴雨,难怪天气预报没预测到。

海浪静静地翻涌着,老常躺在床上,听着窗外阵阵的海浪声……

不一会儿,东方再一次吐出了鱼肚白。

老常看着黎明中天上的晨星。

放了这么多鱼,钱怕是又不够了。

他望着天边快要消失的晨星,皱了皱眉头。

……

傍晚的风凉凉地吹着。

跟往常一样,路上的人行色匆匆,大多都在低头看着手机。

堤岸旁有许多出来散步的人,但也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无论是谁,天空最后的余辉都公平地映在所有人的脸上,安宁,而美好……

炫目的红光自天空亮起,伴着骇人的呼啸声划破了空气。

人群停止了流动,所有人都扒在堤岸的栏杆上惊奇的看着。

平淡无异的码头好像一下成了热门景点,几乎相同的图像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虚拟世界里。

沉浸在社交软件中的感觉很棒,在这个时代,社交软件是八十亿人寻找这可怜的存在感的唯一途径。

以至没有人注意到现实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一直站在栏杆旁的人,突然觉得脸上有几滴热热的东西……

用手抹下,是水,海水,应该是溅上来的。

“海浪起来了。”

他们这样想着,眼睛仍未离开屏幕。

有个人,觉察到了什么。

“为…为什么是热的?”

她的视线终于看向了大海——

除了那抹橙红色的光——

到没发现什么异常。

或许是眼睛累了,又或许这样看着海面感觉很舒服。

她没有看回手机。

可还是感觉有点奇怪。

她看着那些渔船——她的父亲是渔民,没准就在这艘船上。

她忽然觉得父亲回来看到她玩手机一定会不高兴的。

她把手机装回包里,抬头望着这些渔船三角形的船头。

然后……

又看到了船顶……

接着是——船…船尾??

为什么能看到船顶和船尾?

像是中了邪,她的身躯突然剧烈地颤抖……她不敢也不愿相信大脑给出的判断,她希望自己只是看屏幕时间太长眼花了。

绝望马上恶魔般地降临,连喘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她听到了。

那是一声惨叫。

“是海啸!!快跑啊!!!!!”

滚烫的海水升起了百丈高的水幕,为这座小城盖上了白布。

试写,喜欢看的话就开一个新坑。


N十ever

“就算流泪也要和你一起”


主人单曲《Hopefully Dreamer》发行的一周年!

昨晚忘发了

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指p2🥺

“就算流泪也要和你一起”


主人单曲《Hopefully Dreamer》发行的一周年!

昨晚忘发了

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指p2🥺

准时睡觉
一小只乃琳 一些幼稚园画风 为...

一小只乃琳


一些幼稚园画风 为什么没有画外套 因为还没有学会orz

一小只乃琳



一些幼稚园画风 为什么没有画外套 因为还没有学会orz

异格阿言
再见 珈乐 虽然姑娘们的选择不...

再见 珈乐

虽然姑娘们的选择不同,但是她们的心一直是在一起的。虽然珈乐的毕业是事实,但是相信在未来的某天,她们会在追梦的路上再次相见的!

这里的乐是作为观众被邀请上去的,所穿的是常服,而其他人是演出服。

再见 珈乐

虽然姑娘们的选择不同,但是她们的心一直是在一起的。虽然珈乐的毕业是事实,但是相信在未来的某天,她们会在追梦的路上再次相见的!

这里的乐是作为观众被邀请上去的,所穿的是常服,而其他人是演出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