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bovetale

2415浏览    1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6-29 09:38
海海海海海(自家au养老人)
是@普罗旺斯的恩惠 大大的审...

@普罗旺斯的恩惠 大大的审判f !


辣鸡画技ORZ


希望大大不要失望(╥ω╥`)  






@普罗旺斯的恩惠 大大的审判f !




辣鸡画技ORZ




希望大大不要失望(╥ω╥`)  














仙女酵母🥛

无题

#喜欢上病娇是故事,被病娇喜欢上是事故,被抖S病娇喜欢上是核爆炸。

#传说之上

#屠杀线sansX审判者frisk

#sf向

#心疼审判福

#我爱病娇黑杉


金色长廊中,一人一怪物对峙着。

frisk双腿被骨刺刺穿,此刻正滴滴答答向下淌血,一只手不自然的下垂,不是骨折就是脱臼,棕色的发丝凌乱无比,胡乱散开,金眸强睁,额上审判竖眼寒星烁烁,脸上被鲜血沾染,衬得皮肤越发苍白。

这边战况相当惨烈,另一边也不好看。

sans站于长廊尽头,身上衣衫多处破烂,左眼红瞳闪着晦暗不明的光,手中巨型柴刀撑地才得以喘息,他的样子相当狼狈,但,也仅仅止步于狼狈而已。

frisk率先撑不住倒...

#喜欢上病娇是故事,被病娇喜欢上是事故,被抖S病娇喜欢上是核爆炸。

#传说之上

#屠杀线sansX审判者frisk

#sf向

#心疼审判福

#我爱病娇黑杉



金色长廊中,一人一怪物对峙着。

frisk双腿被骨刺刺穿,此刻正滴滴答答向下淌血,一只手不自然的下垂,不是骨折就是脱臼,棕色的发丝凌乱无比,胡乱散开,金眸强睁,额上审判竖眼寒星烁烁,脸上被鲜血沾染,衬得皮肤越发苍白。

这边战况相当惨烈,另一边也不好看。

sans站于长廊尽头,身上衣衫多处破烂,左眼红瞳闪着晦暗不明的光,手中巨型柴刀撑地才得以喘息,他的样子相当狼狈,但,也仅仅止步于狼狈而已。

frisk率先撑不住倒地,但她并没有摔倒冰冷的地板上,而是落入瞬移过来的sans怀中,后者不由得叹息:“何必呢?把自己搞得浑身是伤?”说着从物品栏拿出一块奶油糖肉桂派,自己先咬了一小口,自言自语道:“还成,热乎着。”然后放到frisk嘴边,像是哄孩子一般:“honey,吃吧。”frisk面无表情,扭过头,不去看他,sans没有一点被拒绝的恼怒,他已经习惯了,只是依旧将派送到她的嘴边,后者抬起头,瞟一眼他,再看一眼他手中的派,稍作犹豫,还是咬掉一小块,“对,就是这样,乖孩子。”sans笑着,将派小心送进frisk嘴里,后者吃完,仿佛意犹未尽般舔舔sans的指骨,“我说吧……”话到一半,手指处传来钝痛,frisk竟是硬生生从指节咬掉了一小块指骨,此刻正双眸冰冷的注视着他。

sans笑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

“Frisk,我真是爱惨了你这副倔样。”

左眼因他的情绪波动而不停闪烁,他突然抬手扼住frisk的脖子,“乖,honey,吞下去。”他的语气温柔得可怕,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frisk喉咙微动,然后张开嘴,给sans展示一般,“哈哈……”sans竭力压抑笑声中的疯狂,“太好了,太好了,这样我们也算是融为一体了对吗?”frisk也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中充满了嘲讽和悲哀。

若是有人看到他们一定会觉得他们疯了,可是这里没有人,偌大的结界只剩下他们二人而已。

sans放下frisk,改抱着为压着,手中柴刀刀锋对着她雪白的脖颈,手上微微用力,便在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痕,frisk在笑,一条碧绿的荆棘擦着sans的脸而过,虽造不成实质伤害,但业报惩罚的伤害也让他够呛。

“honey……我生气了。”

骨刺凸起,将frisk的双手狠狠钉在地面,可她还在笑,笑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带着血腥味的笑声扩散开来。

爱欲也好,恨意也罢,都在这无止境的漩涡中愈发纠缠不清,最终交融成一种不知名的情愫。


“拜托了,frisk,不要爱我,爱‘我’。”

仙女酵母🥛

Frisk审判战

#《Abovetale》

#传说之上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黑杉老妖确实是最了解和最能理解frisk的人,黑杉有白杉的记忆,同样他也是一个审判者,堕落的审判者,能理解这份沉重的职责,也能感觉到frisk对其他人类的恨意,其实他是心疼frisk的,尝试着去触碰她,但是frisk已经被虐出自卫反应,所以黑杉基本就是“不伤害你的话就没办法触碰你”,还有就是frisk被chara的死蒙蔽了双眼。

而只要陪伴一段时间就会发现黑杉还是很暖的(可惜是个……),就像是最开始那样。

#可以理解为黑杉老妖是sans内心最黑暗的一个地方,被仇恨侵蚀后利用这部分悲痛和恨意,造就了黑杉,所以基本黑杉的性子又病态...

#《Abovetale》

#传说之上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黑杉老妖确实是最了解和最能理解frisk的人,黑杉有白杉的记忆,同样他也是一个审判者,堕落的审判者,能理解这份沉重的职责,也能感觉到frisk对其他人类的恨意,其实他是心疼frisk的,尝试着去触碰她,但是frisk已经被虐出自卫反应,所以黑杉基本就是“不伤害你的话就没办法触碰你”,还有就是frisk被chara的死蒙蔽了双眼。

而只要陪伴一段时间就会发现黑杉还是很暖的(可惜是个……),就像是最开始那样。

#可以理解为黑杉老妖是sans内心最黑暗的一个地方,被仇恨侵蚀后利用这部分悲痛和恨意,造就了黑杉,所以基本黑杉的性子又病态又平和,对于love(爱)的理解也很扭曲。

#重点,他并不是真的想要伤害frisk……他只是也想被理解,也想获得真正的love而已,觉得自己付出了就该有回报,觉得自己“爱”frisk那么frisk也该同样爱自己。

#这个前言有点长……




「金色长廊中,三眼的审判者将进行最后的裁决。」




frisk听到有人走来,很轻的脚步声,带着尖锐物品滑过地面造成的声音,frisk知道那是什么,一把沾满鲜血与罪恶的柴刀,身影在走廊阴影中走动,直到走到她的面前,仅仅几十秒,却漫长的仿佛过了半个世纪。

“我知道你在那里,sans。”

审判者难得的嘴角上挑,这笑容在这样的场景下越发苦涩,“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觉得即使是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觉得经过努力,每个人都能成为好人……”




“嘿,你不知道怎么跟新朋友握手吗?”frisk提了提外套,眯着眼睛望向面前同样穿着蓝色外套的骷髅怪物,“转过身来,跟我……”话未完,就见那骷髅转过身,直接握住她的手,手中的放屁垫发出声响,出乎意料的,骷髅松开,得意般的挥挥手,frisk看到他的骨掌中也有一个放屁垫,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你好,我是sans,骷髅sans。”“我叫frisk,很高兴能遇到你,屁垫先生。”“哦你别调笑我了,要知道当时两个屁垫一起响起来的时候差点把我吓‘骷’——”

“噗哈哈哈……真有意思,已经很久没人跟我讲笑话了。”

“哦——那你可真是个‘骨’独的孩子。”

“去不去water餐厅?我请客。”

“有番茄酱吗?”

“当然有——”




“哐当——”frisk抬眸,注视那把从阴影中扔出的柴刀,刀刃上满是凝固的血液,红,绯红,深红,甚至棕红,不变的是它们深深刺痛了frisk的双眸,她知道,这上面有着那个名为“chara”的女孩的血液。frisk不敢想象她是怎么死在这把柴刀下的。

手指颤抖着,身后开着鲜红花朵的荆棘无意识摆动,同样潜伏于暗处的藤蔓蓄势待发,准备出手就解决这场闹剧。


“oh……huh……honey……我以为你会喜欢这样。”


sans从阴影中走出,漫不经心捡起柴刀,指骨划过反光的刀刃,那上面倒映着frisk的脸,将柴刀提在身侧,sans耸耸肩,“你讨厌他们,不是吗?”frisk捏紧双手,气极反笑道:“我讨厌他们跟你杀了他们有什么联系?”sans注视她有些扭曲的脸,回以一个无所谓的笑容,“你讨厌他们,却不能动手,那我就替你动手,你不用否定我的说法,honey,我能感受到你对他们的怨恨。”


“你杀了chara,你杀了我最珍视的妹妹。”


“哦,当然,我不否认这是我做的,可她不能给你带来love。”



“——只有我能。”


毫无征兆的靠近使frisk瞳孔一缩,骨掌顺着她的脸滑下,身后的荆棘藤蔓拔地而起,誓要将面前的骷髅怪物绞成碎片,“哈……微笑垃圾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是那种人,更何况,不管是你的‘love’或者‘LOVE’,我都不稀罕,你这个杀害了我妹妹的凶手。”

骷髅消失在眼前,又出现在不远处,轻松躲开那些埋伏在暗处的藤蔓,“好吧,honey,我想你是对的,但我可不会放弃。”sans伸出骨掌,虚抓一下,“我会把你的决心粉碎,吸收融合,这样我们就是一体了,任何人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你再也不会感到‘骨’独了。”



“疯子。”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阳光在照耀,人们在欢笑,在这么美好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真正的‘怪物’,应当同我一起下地狱!!!”



额上第三只眼聚然睁开,双眸异常耀眼,金色的星星在眼中绽放光芒,荆棘攀附于长柱上,无数的藤蔓从frisk脚底涌出,铺满整个地面,同时有些扭曲起来,打掉飞向frisk的骨刺。

“honey,我知道对你来说chara是重要的,但你为什么不能放下呢?这里有更好的选择。”

骨龙炮轰出血红色光束,击碎一路的荆棘藤蔓,枝条和花瓣纷纷掉落,一排骨刺从地面拔起,涌向藤蔓中心的frisk。


“在这种事情上,我比你更有决心。”

“明明都在黑暗中。”

“你不觉得他们都该死吗。”


一根粗大的藤蔓长出,朝着sans的腰部甩去,骷髅怪物不慌不忙的召唤出龙骨炮,光束再次轰开藤蔓狂潮,眼看着就要触碰到frisk,后者额上的审判眼微动,骨龙炮顿时移动到她的身边,方向调转,sans有些惊讶,挑挑自己并不存在的眉毛,思索着她的能力,打个响指,骨龙炮泯灭,闪身躲过身侧攻击的荆棘,右眼框飞出一只只红色蝴蝶,同时左眼亮起,虚幻的血红色火焰升腾而起。


“那么,honey,我要认真了。”


一排排骨刺刺出,尖锐的寒芒直指frisk,后者沉着脸,动动手指,藤蔓卷住骨刺,扔到一边的墙上,随着清脆的骨裂声,骨刺碎了一地,frisk抬手,将骨渣扬起,藤蔓挥动,碎片同子弹般朝sans飞去,然后后退一步,躲开从脚底刺出的骨柱,一根藤蔓上长出巨大的红色花骨朵,裂开后长出大嘴,咬向骷髅怪物。


出乎意料的,食人花咬了个空,尖锐的牙齿咬掉数根骨头,骨头穿透花瓣,粘稠的半透明绿色液体淌在地面,生出一朵朵红色的花,妖冶的红色花瓣颤动,随后爆裂开来,frisk面前的藤蔓织成一个屏障,挡掉爆炸产生的冲击,同时也渐渐感到疲倦。


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以前还会小小的眯一会儿,但自从chara死后连小憩的时间也拿来疏散其他的人类,那是chara争取的时间,再加上现在这么消耗法力的攻击……


倦意一阵阵涌上来,眼皮越来越沉重,身体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


“Guardian angels God will send thee all through the night……”


身后有人拨开藤蔓和荆棘,哼唱着一首摇篮曲,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回荡,frisk顿住,感觉到自己正被搂在怀中,然而她只感到恶心,sans身上带着血腥味,一只手臂揽住她的腰,嘴里的摇篮曲不停,另一只骨掌抚摸着她的头发,仿佛是真的在哄她睡觉一般,额上的审判之眼缓缓闭合,他将frisk转过身,脸贴着胸膛,下一秒,frisk感到腹部传来尖锐的刺痛感,勉强睁开眼睛,一根骨刺刺穿了身体,殷红的血液流出,使白衬衫也染上温暖的红色。

法力溃散,藤蔓和荆棘全数枯萎,sans坐在地面,将她揽在怀中,嘴里的摇篮曲就没有停过,仿佛刚才的攻击不是他做的,一首小曲哼完,便将frisk平放在地面,用柴刀在她脖子处比划着,就像是……在找最合适的下刀地点。



“决心……”

“你还能保持你的决心吗?”

“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

“你见证了太多。”

“承担了太多。”



“嘘——”

“该睡觉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你的仇恨,你的恐惧,你的不甘和遗憾,由我来完成。”

“你会没事的。”

“晚安。”


sans碰了碰frisk的脸,血红色的眼中满是柔和。



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honey。

仙女酵母🥛

传说之上设定

合作AU注意

先放sans和frisk的,其他的后面补充。


abovetale——传说之上


背景:人类和怪物生活在一起,千年来和睦无事,直到世界的魔法能量越来越少,为了争夺能量,人类发起战争,人类出战七位魔法师,他们分别是,仁慈,毅力,诚实,勇气,正义,耐心,决心。


七位魔法师联手将怪物封印在地底,然而百年过去,封印被一个孩子打破,怪物与人类又相安无事的度过百年,然后为了自保袭击了人类,同样制造一个结界,这次他们只用了一个东西——“仇恨” 他们用仇恨制造出一个巨大的结界,将因力量消退而所剩无几的人类困起来,直到有一天,几个怪物穿过结界,到达结界内部,会发生什么...

合作AU注意

先放sans和frisk的,其他的后面补充。



abovetale——传说之上


背景:人类和怪物生活在一起,千年来和睦无事,直到世界的魔法能量越来越少,为了争夺能量,人类发起战争,人类出战七位魔法师,他们分别是,仁慈,毅力,诚实,勇气,正义,耐心,决心。


七位魔法师联手将怪物封印在地底,然而百年过去,封印被一个孩子打破,怪物与人类又相安无事的度过百年,然后为了自保袭击了人类,同样制造一个结界,这次他们只用了一个东西——“仇恨” 他们用仇恨制造出一个巨大的结界,将因力量消退而所剩无几的人类困起来,直到有一天,几个怪物穿过结界,到达结界内部,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新增灵魂品质:黑色的仇恨,灰色的绝望)


注:最开始人类和怪物的实力差不多,后面人类的力量开始减弱,只有少数能觉醒灵魂品质。





frisk   女(原福转世)

*审判者,眼睛是金色,审判眼在额头上(三眼),开眼时瞳孔变成金色的星星,形状同存档点,有很淡的黑眼圈。

*刚好18岁。

*孤儿院里长大的,和chara相依为命。

*平常都是—_—的样子,灵魂品质为决心,颜色是红色。

*到肩的棕色头发,中分,穿着一件很大的蓝色连帽外套,里面是白色衬衫,甚至有一条灰色的领带,下半身是到膝运动短裤,穿着一双白色板鞋,虽然不搭但是她好像很喜欢这样。

*能感受到世界重置。

*厌恶杀戮,讨厌伤害人类的人,对怪物没什么感觉,甚至能和他们打成一片。

*厨艺很好,有时会跟papyrus讨论厨艺。

*仇恨结界一直在向内收缩,为了不威胁到其他人类的生活,每天frisk都会用自己的灵魂去抵抗结界,导致休息时间不够,所以有黑眼圈,平时有时间就睡觉。

*可以召唤荆棘丛,对树枝情有独钟,似乎不能进行自身瞬移,但可以将其他东西瞬移到手里,没有GB炮,喜欢奶油糖。

*对毛绒绒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性格不错,虽然平常表情比较死板,但是会讲各种笑话。





sans  男

*可以存档读档,也可以重置,就像是最开始frisk一样。

*对双关有种特殊的执念。

*在穿过结界的时候被仇恨侵蚀,灵魂品质变成仇恨,最开始没什么,往后性情大变,越来越偏激和仇视其他人,最后重置开启屠杀线。

*原杉的衣服。

*被侵蚀后眼眶完全黑下来,审判眼被侵蚀成血红,右眼眶会飞出一些红色的蝴蝶。

*对frisk很感兴趣,因为她让他想起了百年前的一个同名之人。

*依旧喜欢番茄酱。

*跟papyrus是兄弟,只不过是弟弟。

*武器是柴刀(?),可远程可近战,用柴刀是单纯觉得砍人爽而已。

*瞬移和重力控制还在,但是不能连续使用。

*即便被仇恨侵蚀也对papyrus很好。

*虽然“很好”是指不杀他。

*叫frisk“honey”(宝贝)有调情的感觉

仙女酵母🥛
【传说之上】 GQ!!!!!...

【传说之上】

GQ!!!!!

还是熊猫劳斯!可恶我居然忘了发!果然是被迷惑人气懵了呃呃呃


《由于夫妻俩都不会做饭于是被迫半夜出来觅食》

(刚从麦当劳出来的俩)

Q:“我要吃儿童套餐!”

G:“……”

【传说之上】

GQ!!!!!

还是熊猫劳斯!可恶我居然忘了发!果然是被迷惑人气懵了呃呃呃


《由于夫妻俩都不会做饭于是被迫半夜出来觅食》

(刚从麦当劳出来的俩)

Q:“我要吃儿童套餐!”

G:“……”

仙女酵母🥛
【传说之上】 “谁能想到会是这...

【传说之上】

“谁能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呢。”

上面是白杉和福的第一次见面,下面是黑杉和福的审判战

【传说之上】

“谁能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呢。”

上面是白杉和福的第一次见面,下面是黑杉和福的审判战

仙女酵母🥛

不是梦女不是乙女!!!


她和Gaster是夫妻关系!

就是福猹的麻麻!!!

是一个中国人(๑•̀ㅂ•́)و✧

来国外留学,然后遇到了老G

是典型的江南美人(斯哈斯哈)

(发型有参考)

设定不会多讲,会在在之后写的文里面隐隐讲述剧情√


G浅给我冲!!!!

不是梦女不是乙女!!!


她和Gaster是夫妻关系!

就是福猹的麻麻!!!

是一个中国人(๑•̀ㅂ•́)و✧

来国外留学,然后遇到了老G

是典型的江南美人(斯哈斯哈)

(发型有参考)

设定不会多讲,会在在之后写的文里面隐隐讲述剧情√


G浅给我冲!!!!

仙女酵母🥛

sans和frisk

传说之上的设定

开放ask

sans和frisk

传说之上的设定

开放ask

仙女酵母🥛

羊猹曲绘先行报到(情头get√)


是已经继位的国王羊和猹,七魂好结局,是糖,放心磕,没有反转√

六魂半羊!!!!没有羊角!!!(有也很小)


【加冕为后】

“你是我的王后。”


*My theme……No,Our theme

*我的主题……不,我们的主题

羊猹曲绘先行报到(情头get√)


是已经继位的国王羊和猹,七魂好结局,是糖,放心磕,没有反转√

六魂半羊!!!!没有羊角!!!(有也很小)


【加冕为后】

“你是我的王后。”


*My theme……No,Our theme

*我的主题……不,我们的主题

仙女酵母🥛

传说之上设定补充

(含sf)


*黑杉白杉可以通过镜子直接交流,即镜外为黑杉,镜子中的影像就是白杉,反之亦然。


*黑杉的LOVE即便是重置也不会清零,因为少杀了个papyrus所以一个周目获得的LOVE只有LV.18(不算审判战),重置再打一遍就是LV.36,且死亡一次掉5 LOVE,重置,读档皆视为死亡一次。


*LOVE伤害自己也能获得,伤害别人亦然。(本条指心灵攻击,如辱骂,贴标签等,语言暴力)


*白杉对审判福是亲情向,黑杉才是cp向(SF大三角)...


(含sf)


*黑杉白杉可以通过镜子直接交流,即镜外为黑杉,镜子中的影像就是白杉,反之亦然。


*黑杉的LOVE即便是重置也不会清零,因为少杀了个papyrus所以一个周目获得的LOVE只有LV.18(不算审判战),重置再打一遍就是LV.36,且死亡一次掉5 LOVE,重置,读档皆视为死亡一次。


*LOVE伤害自己也能获得,伤害别人亦然。(本条指心灵攻击,如辱骂,贴标签等,语言暴力)


*白杉对审判福是亲情向,黑杉才是cp向(SF大三角)


                     审判福    

love  ↗        ↑ 前世          ↘信任,依赖

黑杉             原福 双向↹暗恋 白杉


*剧情中原福因“意外”去世,这里的意外是指封印解除的十年后(原福二十岁),大使馆起火,原福救出几个在大使馆的小怪物,自己葬身火海,起火后确认为人为,纵火者为反怪物协会成员,算是人类与怪物再次开战的导火线,同样是杉斯对人类厌恶的起点。


*审判福还有一个叫“复刻”的能力,可以复制对方的技能,但是只能复制一种,复制了其他的那原来的技能就被覆盖。


比如她复刻了杉斯的瞬移,那她就可以瞬移,如果她再复刻骨龙炮便可以用骨龙炮,但不能用瞬移了。


*七魂组合起来是“爱”(love),颜色为彩色,对“仇恨”(hate)有克制作用。


(虽然七反魂基本没戏份但我就是要搞出来)


七正魂:

耐心 洛丽塔(青色)开局指引者

勇气 查理(橙色)MTT位

诚实 阿加莎(蓝色)鱼姐位

仁慈 克莉丝汀(绿色)羊妈位

正义 冉阿让(黄色)羊爸位

毅力 西西弗斯(紫色)宅龙位

决心 弗里斯克(红色)杉斯位


七反魂:

厌恶(对应耐心)

恐惧(对应勇气)

虚伪(对应诚实)

残忍(对应仁慈)

邪恶(对应正义)

懦弱(对应毅力)

绝望 查拉(灰色)小天使位(对应决心)


*七魂副本(真实结局)

选择不杀七魂而是污染成仇恨(反水)

真实结局:污染正五魂(除决心和毅力外),后福借毅力的力量清洗其他五魂,七魂福(love frisk)对战仇恨杉(hate sans),hate杉与love福交流,达成协议,hate杉将身体还给white杉(白杉),white杉同意与人类和平相处,仇恨结界破碎,人类重获自由。

(七魂线猹被艾斯利尔带走,没有被黑杉杀掉)


*hate并不是地底老流氓,也不是满嘴脏话跑火车的那种,他很有绅士风度,同时也是很温柔的(见《frisk审判战》),虽然是hate(仇恨)但是不喜欢满身石油所以基本在trial福(审判福)面前都不会流石油,如果他愿意他下一秒就可以变成石油大亨。


注:hate的仇恨不针对任何人,是世界上最纯粹的恶意。


hate黑得不彻底,有些病娇


千万不要质疑hate对trial福的爱,就算质疑也不要在他面前质疑,不然我也不知道你会怎么死



*白杉比黑杉弱,别问我为什么

(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三十倍)

仙女酵母🥛

终于搞完了……明天开学,这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发


“你的仇恨,你的恐惧,你的不甘和遗憾,由我来完成。”


“你的笑容,你的欢乐,你的梦想和未来,由我来守护。”


仇恨杉(黑杉)和审判福

终于搞完了……明天开学,这大概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发



“你的仇恨,你的恐惧,你的不甘和遗憾,由我来完成。”


“你的笑容,你的欢乐,你的梦想和未来,由我来守护。”


仇恨杉(黑杉)和审判福

仙女酵母🥛
“那么……让我们来度过一段Go...

“那么……让我们来度过一段Good time吧。”

“你会横尸此地。”


审 判 开 始


sf向


BE

黑杉杀死福,吸收决心,彻底获得身体的主控权,白杉被抹杀。


HE

福唤醒白杉,白杉与黑杉互掐,福把决心交给白杉,白杉镇压黑杉,黑杉沉睡,白杉重置世界。


黑杉老妖和白面馒头


黑杉算是由仇恨组织起来的一个意识,杀的人越多越稳定,到审判战时已经是个独立的人格,白杉可以抢夺身体控制权,但是不能太久,得到决心后镇压黑杉,但是只要他的心中还有仇恨,黑杉就不会消失。


and

黑杉喜欢的是审判者frisk...

“那么……让我们来度过一段Good time吧。”

“你会横尸此地。”


审 判 开 始



sf向


BE

黑杉杀死福,吸收决心,彻底获得身体的主控权,白杉被抹杀。


HE

福唤醒白杉,白杉与黑杉互掐,福把决心交给白杉,白杉镇压黑杉,黑杉沉睡,白杉重置世界。





黑杉老妖和白面馒头


黑杉算是由仇恨组织起来的一个意识,杀的人越多越稳定,到审判战时已经是个独立的人格,白杉可以抢夺身体控制权,但是不能太久,得到决心后镇压黑杉,但是只要他的心中还有仇恨,黑杉就不会消失。



and

黑杉喜欢的是审判者frisk

白杉在意的是救世主frisk(即打破结界释放怪物的原福)


但frisk就是frisk,这点是不会变的

仙女酵母🥛

是列表老师画的hate!sans!!!黑杉老妖真的很帅啊!!!!!

画师为凝月月

(自家孩子,勿拿)

是列表老师画的hate!sans!!!黑杉老妖真的很帅啊!!!!!

画师为凝月月

(自家孩子,勿拿)

仙女酵母🥛

G浅相关

p1“难得一次的全家福”

p2—3【征兆与预示】

p4“等你苏醒”

p5【察觉】

P6【最后的影子】


都是稿稿!!!

@Millay Faith 劳斯!!!!

G浅相关

p1“难得一次的全家福”

p2—3【征兆与预示】

p4“等你苏醒”

p5【察觉】

P6【最后的影子】



都是稿稿!!!

@Millay Faith 劳斯!!!!

仙女酵母🥛

生草

对,Trial福亲的就是我!!!

都怪“坠落的星之海”太太画得太好看了(?????)

hate: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被我亲妈绿了

听老余说下一个好像迫害random

random:你不要过来啊!!!!

生草

对,Trial福亲的就是我!!!

都怪“坠落的星之海”太太画得太好看了(?????)

hate: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被我亲妈绿了

听老余说下一个好像迫害random

random:你不要过来啊!!!!

仙女酵母🥛

坠落

#开放abovetale及delusiontale语c,同人之类的

#黑暗向注意

#可能含有血腥暴力

#关于frisk和chara小时候被虐待的事

#这里的frisk和chara都是十岁

#含轻微sf

#@hate@hate@hate

#你老婆被欺负了,快来砍人,用柴刀还是电锯


(一)

frisk光脚踩在地面,提起很长的白色衣服,小心翼翼从积水边走过,刚下过雨,地面很潮湿,本就害怕摔倒,却被路人撞倒,踉跄着栽进脏水中,“咳咳……”frisk撑起身体,“……”周围的人看见她不由得皱皱眉头,厌恶的移开视线,撞倒frisk的路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冷漠的行走着。

“不行……要...

#开放abovetale及delusiontale语c,同人之类的

#黑暗向注意

#可能含有血腥暴力

#关于frisk和chara小时候被虐待的事

#这里的frisk和chara都是十岁

#含轻微sf

#@hate@hate@hate

#你老婆被欺负了,快来砍人,用柴刀还是电锯



(一)

frisk光脚踩在地面,提起很长的白色衣服,小心翼翼从积水边走过,刚下过雨,地面很潮湿,本就害怕摔倒,却被路人撞倒,踉跄着栽进脏水中,“咳咳……”frisk撑起身体,“……”周围的人看见她不由得皱皱眉头,厌恶的移开视线,撞倒frisk的路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冷漠的行走着。

“不行……要快点……不然妈妈会生气的……”

frisk带着满身泥水站在商店门口,商店的柜台是一个老头,“你晚了两分钟。”老头放下报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老规矩,一法郎。”

“可是……可是……”

“哦……小婊子,什么时候你有反抗的权利了?”

“……嗯……”

frisk交出一法郎,提走放在柜台下的包裹,她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她只是每个星期一都往返于福利院和便利店,只是这次稍微有点不同,袋子中发出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看一眼,就看一眼……frisk躲在小巷子中,扒拉开黑色的塑料袋,朝里面窥探。

“唔!!!”

frisk转过头,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金色的双眸大睁着,恐惧在心中蔓延,重新把袋子系好,尽可能的保持平静,一想到袋子有个头颅和尸块就不由得浑身发抖。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死?为什么妈妈要这个?她要拿来做什么?

frisk浑浑噩噩的走进福利院,“妈妈……”身穿深紫色修道服的女人转过身,盯着她,“frisk,东西呢?”“这里,妈妈。”frisk将袋子递给她,Acrimonious很满意的拿走,“frisk,把你的衣服给我弄干净,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简直是个肮脏的邋遢鬼。”“是,妈妈。”



(二)

“chara,我回来了。”

蜷缩在黑色斗篷中的少女颤抖了一下,确认来人是frisk后才扑上去,frisk搂住她,轻轻的蹭了蹭她的脸颊,“我们会没事的,一定会的。”frisk感觉鼻头酸酸的,chara将头埋在frisk怀中,没有说话。



(三)

“frisk,过来帮忙。”

厨师Malicious呼唤frisk,后者抿抿嘴,走到他面前,“把那个黑色袋子拿过来。”“那个袋子里面是什么?”“你们的午餐,别问了,赶紧拿来。”

“我这就去……”

一盘盘午饭端上来,frisk却没有一点食欲,一想到有可能以前吃的都是这些,她就一阵恶寒,甚至想把以前吃的都吐出来。

已经告诉chara不要吃这些肉,自己则是叉起西兰花往嘴里送,虽然不好吃好歹能填饱肚子。

“哟,frisk,你看上去好像不是很喜欢吃肉?那么我来帮你吃吧。”

frisk望向说话的那人,是heray,欺软怕硬的一把好手,“吃不下,我不饿。”“诶,chara似乎也没吃。”“哥,咱们把她们的拿了吧。”

frisk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抢走自己和chara盘中的肉,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抱紧身边的chara,只感到嘲讽,这群混蛋知道真相后怕是后悔都来不及。



(四)

“frisk,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了袋子里面的东西。”Acrimonious轻轻摸着frisk的头,“frisk,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不可以撒谎。”

“我……我……”

“告诉妈妈好吗?妈妈不会伤害你的。”

“嗯……”

“这么说你承认了?你看了袋子里的东西?袋子里面有什么?”

“有……有一个头。”

剧烈的疼痛使frisk疼得险些站不稳,头部流出鲜红的血液,滴滴答答的顺着脸颊落到地面,同样落到地面的还有玻璃碎片,就在刚才,Acrimonious用空的啤酒瓶砸了她的头。

“唔呃啊啊啊!!!”

Acrimonious拽着frisk的头发,一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你个小婊子,我跟你说过什么,不要看里面的东西。”

“没办法,既然你看了那就……”Acrimonious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匕首,“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frisk顿住,心中绝望蔓延着,“不,不可以放弃,要是我死了,chara会……”frisk一把推开Acrimonious,推开门,抓起正在和其他人争吵的chara,朝福利院门口跑去,“chara,听好了,我们必须,我们必须逃出去!!不然会死的!!!”

“抓住她们!!!抓住的今晚加餐!!!”

“小心!”frisk按下chara的头,躲开一个扔来的餐刀,chara顿住,转过身甩出三柄红色的刀刃,frisk没有管她的能力,只是拉着她躲开扔过来的物品。

跑到福利院的铁门前,frisk把chara挡在身后,有些犹豫的望着逼近的人们,“你们不要帮那个女人,他们给你们吃的肉是人肉!他们杀人了!”“那又怎么样,现在有肉吃就不错了。”heray满不在乎的说道。


疯了,都疯了 。



(五)

额上第三只眼缓缓睁开,frisk有些紧张,她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能力,伸出手,藤蔓和荆棘涌出,将身后的铁门绞碎。

下一秒,铁门碎片移到她的面前,重新组成一个巨大的铁栅栏,拦住他们。

并不是frisk不想攻击他们,只是只要那些荆棘和藤蔓一碰到其他人,她的心口就会剧烈的疼痛起来,就像是有人拿着刀不停的捅着心脏。

“chara,你先走,去大使馆,他们是冲我来的。”frisk推了一把chara,“可是……”“先别管这么多,我会去找你的,你现在跟着我我反而不好施展。”


“……好。”chara看着frisk额上的金色眼睛,“一定要来找我。”



(六)

frisk踉跄的行走着,身上添了很多伤,砍伤,摔伤,刺伤……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偏偏这里还没有什么人,连呼救都做不到。

恍惚间看见前面似乎有人,便拖着疲惫的身体上前,双眼基本看不清楚,只有额上的竖眼勉强支撑,“求求你,救救我……”


“他们都是怪物。”


“好吧,kiddo。”


“很漂亮的眼睛。”


他这是……答应了吗?



(七)

“天呐!sans!!!你带了个人类回来!哦不!!看看这个人类伤成什么样子了!让伟大的papyrus来帮她吧!”

“好了papyrus,我们不是来度假的,gaster那边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只要采取到‘恐惧’我们就可以离开了。”

“哦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灵魂品质是恐惧的人类!大使馆那里我记得有个灵魂品质为绝望的,她明明可以穿过结界逃跑的,但她非要说是在等人,真奇怪。”

“还有这个人类!sans!她的灵魂是决心!!!像不像frisk……哦抱歉我忘了你不喜欢说起frisk的事情……”

sans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


“先去工作吧,papyrus。”



(八)

“嘿,人类,你醒了!”

frisk眼睫微动,缓缓睁开,就被身边的骷髅怪物吓了一大跳,“哦抱歉,伟大的papyrus不是故意要吓你的,人类,你的名字是什么?我是伟大的papyrus,怪物王国皇家守卫军中的一员!”

“fri……frisk,我叫frisk。”

“人类!那可真是个好名字!”

“呃,谢谢,我也这么觉得。”frisk看了看盖在身上的蓝色外套,“这个是?”“这是我兄弟sans的,他现在正在工作。”

“谢谢……”

“人类!你饿了吗?我可以做东西给你吃!!”

“呃……”

虽然嘴上说着不想吃 但是身体非常诚实的拿起了叉子 “当当!伟大papyrus做的意大利面!!!”papyrus蹲在frisk身边,一双空洞的眼眶对着她:“快试试!”

看起来不错……

frisk盯着盘里的意大利面,煮至黄灿灿的面条弯弯绕绕躺在盘中,鲜红的番茄酱浇在上面。

frisk用叉子挑起面条,塞到嘴里。

“好吃……”

“!!!哦天呐!!!我的意大利面被人说好吃了!!!”

frisk没有理会papyrus的大喊大叫,闷头吃着面,她是真的饿坏了,他的叫喊声反而是把楼上的sans给叫下楼。

“bro……你又在干什么。”

“sans!!!你看啊!!!这个人类喜欢我的意大利面!!!!”

“嗯哼?”

“frisk!!你说对不对!我的意大利面是不是很好吃!!!”

frisk……sans捏紧了双手,“哦好吧……”



(九)

frisk跟papyrus说了自己的遭遇,这个高个子的骷髅简直同情心泛滥,保证自己来照顾她,然而frisk在意chara的安危,papyrus跟她解释,chara在参与某项实验,并且是自愿的,frisk虽然郁闷但也没说什么。


在这里居住的一段时间,她认识了papyrus和sans。


papyrus是一个非常友好且充满活力的骷髅怪物,sans虽然很懒散但是认真起来还是很靠谱的。

papyrus跟她讲着百年前的故事,关于救世主“frisk”打破结界拯救所有怪物的故事。

他还悄悄告诉她sans喜欢“frisk”,只是“frisk”在一次意外中死去了。frisk表示遗憾和惋惜。

frisk裹裹sans的蓝色外套,sans把这件外套送给她了,虽然对于她来说这个外套实在是大的过分,衣摆直接垂到膝盖,袖子根本探不出手,papyrus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衫,甚至还有一条灰色领带,被sans吐槽女孩子不该是穿裙子吗。

“你们要走了吗?”frisk安顿好睡着的chara,关上门,问走廊上的sans,“当然,你知道的,kiddo,我们不能呆在这里。”sans伸出骨掌揉揉frisk的头,“那papy呢?他会留下吗?”“很抱歉,我们三个人都要走,不过房子和钱会留下给你们。”“啊……哦……好吧,那你们还会回来吗?”frisk第一次冲着sans睁大眼睛,sans看着这双璀璨的黄金瞳,心底莫名其妙涌出负罪感。


“不会……看情况吧。”到嘴边的话又转了弯,吐出来。


“!谢谢!!!”


frisk抱住他,心中异常满足。




“好……的……那么,再见了。”

“再见。”

frisk牵着chara的手,注视三个怪物穿过结界离开。

“chara,我们也要努力啊。”





“你会是一个很好的审判者。”



(十)

“嘿,你不知道怎么跟新朋友握手吗?”frisk提了提外套,眯着眼睛望向面前同样穿着蓝色外套的骷髅怪物。

仙女酵母🥛

【国人AU/传说之上】羊猹角色曲:《Our theme》我们的主题“你是我的王后”


曲名:《Our theme》我们的主题

角色:艾斯利尔&查拉

所属AU:Abovetale/传说之上

曲子:@炁雁寻(老朋友了)

曲绘:@米莱费斯

视频/音频可视化:@普罗旺斯的恩惠


羊猹的曲子终于出来了!感谢这位被我压榨的曲师!(不)


“我会救你,哪怕失去成为神的资格。”

“我会找你,哪怕你已经彻底忘记我。”

“向创世神发誓。”

“你是我的爱人,你是我的王后。”

“你是我挚爱的妻子。”

“Chara·Dreemurr”...


【国人AU/传说之上】羊猹角色曲:《Our theme》我们的主题“你是我的王后”


曲名:《Our theme》我们的主题

角色:艾斯利尔&查拉

所属AU:Abovetale/传说之上

曲子:@炁雁寻(老朋友了)

曲绘:@米莱费斯

视频/音频可视化:@普罗旺斯的恩惠


羊猹的曲子终于出来了!感谢这位被我压榨的曲师!(不)


“我会救你,哪怕失去成为神的资格。”

“我会找你,哪怕你已经彻底忘记我。”

“向创世神发誓。”

“你是我的爱人,你是我的王后。”

“你是我挚爱的妻子。”

“Chara·Dreemurr”



【这就是结局了,所有人都得到了幸福……吗?】

仙女酵母🥛

知更鸟女王和花吐症

@欧阳清衡 的线稿!!!!我画毁了呜呜呜呜

(私心杉福)


【我知道我爱你,可是我不能爱你。】

知更鸟女王和花吐症

@欧阳清衡 的线稿!!!!我画毁了呜呜呜呜

(私心杉福)


【我知道我爱你,可是我不能爱你。】

仙女酵母🥛

都是审判福(荆棘鸟)的ask。

最后一个太累了就没有认真哈哈哈,所以就搞了个表情包(?)

都是审判福(荆棘鸟)的ask。

最后一个太累了就没有认真哈哈哈,所以就搞了个表情包(?)

仙女酵母🥛

「金色长廊中,三眼的审判者将进行最后的裁决。」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阳光在照耀,人们在欢笑,在这么美好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真正的‘怪物’,应当同我一起下地狱!!!”


——《传说之上》


画不出那种感觉……

是我太菜了

墙上的印记是人类联盟的标记“沙漏印记”(就像是怪物王国的三角符文一样)

「金色长廊中,三眼的审判者将进行最后的裁决。」


“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阳光在照耀,人们在欢笑,在这么美好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真正的‘怪物’,应当同我一起下地狱!!!”



——《传说之上》


画不出那种感觉……

是我太菜了

墙上的印记是人类联盟的标记“沙漏印记”(就像是怪物王国的三角符文一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