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cca13区监察课

36.6万浏览    2582参与
夙夜

故事发生在31号

吉·装傻·恩

对话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愚人节快乐哦


我回头再看好ooc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想画壁咚的(所以是吉恩告白啊草)但是脑子里突然闪过吉恩记性不好就变沙雕了啊啊啊啊我自杀不用打了dbq

故事发生在31号

吉·装傻·恩

对话阅读顺序从右至左

愚人节快乐哦


我回头再看好ooc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想画壁咚的(所以是吉恩告白啊草)但是脑子里突然闪过吉恩记性不好就变沙雕了啊啊啊啊我自杀不用打了dbq

neet

临摹的吉恩和尼诺

临摹的吉恩和尼诺

月川川川
调整了合集所以补一张进去…

调整了合集所以补一张进去…

调整了合集所以补一张进去…

伽司

“雪球 好想快点吃到啊”


素材「ACCA13区监察课」自截

“雪球 好想快点吃到啊”


素材「ACCA13区监察课」自截

玖安

【尼吉】等风来

*新OVA里见面之前的故事  尼诺视角。

*只是一个小短文  已完结。

*人物属于ACCA  以及OOC归我。

*感谢阅读  祝食用愉快。


BGM:高橋諒-In the Night Wave


《等风来》  CP:尼诺x吉恩


文/玖安


尼诺望了望表盘上逐渐重叠的指针,又望了望远处毫无动静的天空,决定结束今天的拍摄工作。


回到旅馆已经接近凌晨,前台老板懒懒地抬起眼皮和他招呼了一声,便继续打起盹来。...


*新OVA里见面之前的故事  尼诺视角。

*只是一个小短文  已完结。

*人物属于ACCA  以及OOC归我。

*感谢阅读  祝食用愉快。

 

BGM:高橋諒-In the Night Wave

 

 

《等风来》  CP:尼诺x吉恩

 

文/玖安

 

 

尼诺望了望表盘上逐渐重叠的指针,又望了望远处毫无动静的天空,决定结束今天的拍摄工作。


回到旅馆已经接近凌晨,前台老板懒懒地抬起眼皮和他招呼了一声,便继续打起盹来。


从雪地走回来的靴子踩在楼梯上发出轻微的“咯吱”声,转而留下几处湿漉漉的印迹。


尼诺不紧不慢地找到自己的房间后没有立即打开灯,而是将外套和设备随意地往桌上一扔,再顺手从散落的巧克力包装纸中摸出几颗,一并丢入嘴中。


当整个口腔都充斥着甜腻的味道时,尼诺切实地感到一丝疲惫。


他已经在比拉区呆了一周,却一张极光的照片也没有拍到。


有人说,追逐极光时虽然耐心等待很重要,但运气才是决定性因素。因此作为追逐的一方,需要等待的不只是极光,而是一场奇迹。


尼诺起先是不相信的,认为那只是商人为了发展旅游业而编出的幌子。可在空手而归一周的事实面前他不得不承认,也许这话说得是有几分道理。


在等照片导到电脑的时间里,尼诺不自觉翻看着近来拍摄的内容。结果发现全都是景色,没有一张人像。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相机里已经大半年没有出现过鲜活的人类,野生动物倒还有入镜的可能。


说得更准确一些,是从ACCA运行新体制的那一天起,他就不再进行人像摄影了。


尼诺离开了ACCA,彻底成为一名曾经作为借口出现在他言语中的“自由摄影师”。


这一年里他跑遍了世界的很多地方,草原和沙漠、大海和高山、雪地和天空相继成为他镜头下被捕捉的素材。抛去那层名为工作的枷锁,以及其中私自夹带的意趣与不安,他终于可以尽情去体验来自大自然的馈赠。


尼诺的生活和之前相比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不变的是,他每到一处落脚地都会向吉恩寄去一张在当地拍摄的照片,然后除了姓名落款外什么也不写。而吉恩在收到照片后则不会予以回信,于是尼诺只能默认每一次对方都能顺利收到,照片幸运地没有丢失在半路。


他们之间并非完全失去联络,只是默契地选择不再见面,哪怕碰巧在同一个地区工作也是如此。久而久之,这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达成的约定就这样被两人延续了下来,直至今日。


这样的生活说自在也自在,说快活也快活,但回想起来的确在一开始让尼诺十分不适应,毕竟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天将生活与吉恩完全剥离开。


即便在上司说出“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吧”这种话之后,尼诺也并没有立刻产生如释重负的心情。他只想到除了身份的转变外,未来的生活大概会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是吉恩把他从舒适圈中推了出来。


“试试自然摄影怎么样?还没见过你拍那些。”


ACCA百年纪念仪式后尼诺独自来到常去的酒吧,不出意外地碰到刚好把打火机掉落在地的吉恩。


他们边喝着酒边聊到近来发生的事,从弗罗旺的独立到莫芙总部长的上任,又进而聊到未来。


有些喝多的吉恩晃悠悠地指了指尼诺的包,随后说出这句话。红扑扑的脸颊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但尼诺知道吉恩在酒后说的总是真话。


那是他第一次考虑从惯有的生活中离开这件事。


思考的时间不用很长,尼诺第二天就收拾好不多的行李去了普拉内塔区。


上飞机之前,尼诺给吉恩发了这一年来出现在对话框里的最后一条短信。不过他并不指望吉恩能及时看到,经历宿醉的对方大概还在睡梦中,他只是象征性地想要为即将开始的新生活标上一个记号。


电脑上导入照片的进度条终于显示到达100%。


尽管被困意侵袭,尼诺还是坚持洗完了澡才躺到床上去。闭眼的前一刻他想着,要是明天能拍到极光就好了,不然这次寄给吉恩的照片间隔时间也太长了些。


也许是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太足,尼诺难得睡过了头,而遮光效果太好的窗帘又让人分不清现在到底是几时几刻。


他的肚子适时地叫起来,刚想要用巧克力临时垫一垫,就发现仅剩的几颗在昨晚被他全吃完了。


抱着“反正都起晚了也没什么好着急”的心态,尼诺好好吃饱喝足一番后才向着拍摄地进发。一路上碰到和他一样扛着设备的人时,彼此善意地笑笑然后擦肩而过。


天空依旧是和昨日一样的沉寂。


摆放好相机的位置后,尼诺没有走远,选择了留在原地等待。


时间的流逝在没有参照物可对比的空旷雪地上几乎让人感知不到,无能为力的漫长不禁让尼诺想起他为吉恩裆下一枪后,在弗罗旺医院呆着的那个夜晚。


是相似又有些不同的心情。


他并非不懂吉恩让自己去闯荡世界的意图,既然这是对方所期望的,他便照着做了。但在内心深处,他始终对此存有一份小小的不甘。


明明吉恩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却在最重要的地方走了岔路,往另一个不正确的答案直奔而去。


是因为不够相信吗?相信愿意呆在吉恩身旁是尼诺的个人选择,而非职责驱使。


他看起来有认真负责到这个地步吗?尼诺回想了一下自己顶着职责做过的事,发现似乎确实没有可以反驳的余地。


随着叹息而出的气体在触碰到体外的低温时,立刻变成一团白雾四散开来。


尼诺不知道自己放空又胡思乱想了多久,只知道在自己回过神的一瞬,立即为眼前铺天盖地的绚烂色彩所震撼,甚至在此后的几分钟里都忘记还有相机的存在。


那是一种令人失语的美丽,包含在今生第一次见识到的景色中,以至于没有任何言辞足以描述他当下的感觉。


只有最直白的一句:他终于等到了极光。


而与此同时他想到的还有,如果吉恩也在这里就好了。


外套里的振动让收回视线,重新开始呼吸的尼诺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及时按下快门。他有些慌乱地把相机参数调整到最佳状态,确保这场极光有被镜头拍摄到才真正放下心来,得了空去掏衣服兜里的手机。


是在ACCA工作的学弟发来的短信。问他今晚有没有空聚在一起吃个饭,顺带还提到在比拉区出差的副课长也会来。


吉恩吗?


尼诺想了想回了个“好”,不过说明自己在拍摄极光可能会晚点到。


有多久没见吉恩了呢,算算快一年了吧。


当你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总有人会是那面军旗。*


尼诺放下手机,再次抬头望向那片被极光所覆盖的天空时,他的脑海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醒与开阔。


或许是时候了。

 

 

 

FIN

 

*出自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当我跨过沉沦到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Free Talk

 

感谢阅读完全文的你。

好不容易挨过上周的ddl,立马就要投入下周的ddl,赶紧摸个鱼缓一缓。

好久不写尼吉了,看到新出的OVA里两个人还是这么甜真是太好了!尼吉婚了婚了!

莫名觉得OVA里老师和尼诺说的那段话很适合尼吉两个人的关系。想高飞必须要自己采取行动,但仅有翅膀是不够的,必须要看清风向等待时机,才能飞上天空看到美丽的景色。这时候看到的景色就会铭刻于心,再也无法取代。加上这时候画面还配了尼诺拍摄极光的场景,于是就有了“等风来”这个名字以及这个围绕追逐极光的故事。虽然写的是极光但重点其实并不是极光,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明白,笔力有限写得也很粗糙实在抱歉。原本的构想中还有一个吉恩视角,讲见面之后的故事,希望有机会可以尽早摸出来。

另外,看完OVA之后立刻去把原声带重新听了一遍,觉得In the Night Wave比较适合夜晚的氛围,于是放在这里。ACCA这部番里的BGM真的做得很优秀,甚至很适合弄成黑胶拿来放,每每重温的时候都有这种感觉呢。

日常努力攒RP,以上。


2020.3.30晚上20:33在家


夙夜
在说什么呢?—— 日常灌酒(?...

在说什么呢?——

日常灌酒(?)

在说什么呢?——

日常灌酒(?)

吳度

《涩》&宝石眼paro

姑且将lof当做仓库来用了……是三年前写的小破文(同时也是第一次写的文) 之前只在微博放过 这三年来还在坑里的也许小概率会见过《涩》(不)  总之还是没能修成文画双修 那就存存三年前的心血来潮(瘫)

都相当短小 没记错的话《涩》2k+  宝石眼完全只是口嗨的几小段 含糊文笔不分描述可能引起不适不建议阅读(……)

————————————————————————————


《涩》

*吉恩单箭头

*角色死亡及流血表现

*ooc(严重) 不同于原作剧情设定

*badend 文...

姑且将lof当做仓库来用了……是三年前写的小破文(同时也是第一次写的文) 之前只在微博放过 这三年来还在坑里的也许小概率会见过《涩》(不)  总之还是没能修成文画双修 那就存存三年前的心血来潮(瘫)

都相当短小 没记错的话《涩》2k+  宝石眼完全只是口嗨的几小段 含糊文笔不分描述可能引起不适不建议阅读(……)

————————————————————————————


《涩》

*吉恩单箭头

*角色死亡及流血表现

*ooc(严重) 不同于原作剧情设定

*badend 文笔生涩见谅



“今天就到这吧。”

自进行这项工作以来这句话就说过多次,但大部分是因地理位置还是会将工作尽早完成,在巴登监察的情况下就会习惯性选择与尼诺聚聚了。

当然事实上不论在哪个区都可以。

说来自由记者这个职业,本身按常理是不该存在的。


常来的酒吧是在小巷里,穿过偶有车辆来往的路,被深夜渲以灰度的无人街道,踏着惰舒的步子,渡向唯一且藐小的灯火。

少有的行人都会轻浮地回过头,目光随着轻而易举飘摇过头顶的那团白烟,发散在远处的虚焦点。

空气凝着烟草香气。

一个悲悯的隐喻,也着实是遗忘掉在什么时候,如同影子般尾随。

接踵而至的喧嚣与柔光,在黑幕里依旧是含糊淡薄的一晕彩。

我在踏进酒吧前将烟熄灭,今天人比往常多,平日里也没有沉溺于视线的想言。没见得那靛青的瓦蓝,于是找到老位置坐下。

似乎在说违心话了。

其实是少许的先到。

空闲下来时不自由地拿出烟盒,但也仅是放在木桌上。迷乱中看见香烟从烟盒里钻出。

我伸手拆开烟卷,密密麻麻的烤干烟草,被卷着什么腥味的风吹失。

冥冥中无数次想着这样的景,虽不明意义,但之后便一直浮现他的样貌。次次如此。

并不像是在发愣,是念着脸庞。脑里闪过许多,尤其为他,不需要编织,就会如气泡般缓缓蹭上,滞留在水平面。

余光见得那扇刷上绿漆的门打开。


醒酒的清晨挨着头疼,拼命去忆昨夜贴以他背脊的温、骨、

无数次地告诫自己这种东西应狠狠抛进斐查兹海渊,任由一千一百个大气压将它压成碎片。

可他轻悠悠的,吹着响亮的哨曲走近。

有三十年了吧。那日益被摸清的视线。回神留意时,已是缠绵日久,能看见丝线嵌入脉络,刺穿髓腑。自己反无谓血液滴落成河,过于惬意。

于是沉溺在腥厚的香醇中。

“是说过多少次了?明知自己酒量不好。”她习以为常,咬着吐司漫不经心。知道自己的说斥没有,也没深究。她的每句话都有记着的,应是该庆幸有这样好的家人。

将刀丢向了远方的某处,于是又被牵扯。


今晚没约,下班后去了趟面包店。

捧着面包推门临离出时,在视角的边缘瞥见靠在摩托上的男子,虚化掉却依旧相互排斥的蓝和黑,将神经剥离了。

是知道他的监视,可也要装作对次次戏剧性的偶遇添以少许惊讶的情绪。我可不想将这样的日子抛向角落,或被什么原因生生夺走。

简单说来,他是来西署取邮件。我应是习惯到这来,给萝塔捎带点。

刀子终于落地了,嗖地插进内脏里。似乎早已浑然不觉疼痛。

无由来的冲动,我将头倏地栽在他的肩上。

“......是不舒服?”能想到尼诺脸上抹的薄的一层骇怪。

事实上记不清当时说“晕”是否为真的,现如今已完全无法抗拒及否认这样的感情。一个头顶临死恐惧在垂危挣扎的昏暗心理,明知徒劳。最终可笑至极地被自己杀害。


三十年的视线。

像一盒墨,水滴成河。滋生出来的不知什么东西,带着稠厚的香。发臭了。

这么多年想过很多方式,除了醉酒以外,竟会这般突然地接触。心里蓦然开出一朵庞杂的黑色鲜花,肆意妄为地毒害着本分的小心翼翼。

我对深爱他的这个概念感到恐惶和沉溺。

我甚至不清楚这是否存在过。暗红的,不,应是被血液浸泡的,本色不清丝线的穿髓下,人会本能地逃避痛苦,甚至肯决地否定不知怎么衍生出来的沉溺心态。拼命动摇却只有牵扯撕裂的神经,腑腔中响着什么细胞细微的爆破声。

不清是因麻木,像一个浸在晕红液体里的器官还是人,泡得发肿发胀,泡以腐烂至死。颤巍巍地想试着站起,可被过久没活动而麻楚的四肢狼狈地拖回液体里。散发着香稠血液的恶臭。

他的呼吸,他的体温,他的气味,他的肌肤,他的发梢,只有让这个垂死的什么东西沉入水底,所有声音都被血所吞没了。

气体发疯地逃离逼仄的器官,换之血的涌来填满呼吸道与消化道。有些又从眼缝中溜出,咽部被腥香侵蚀。

我又何尝不明自己是一具腐尸呢。

那就不应作挣扎了,这般放心地去融化罢。

于是将已死的自己埋葬在血浸的土壤中。


是亲眼看着尼诺被杀的。

隔天没有应承恶友的托付,本身就没有请假的理,况且也仅是回到总部整理。

去酒吧完全可以用不经意来形容了,这件事。

任何再虔诚都只是苍白的救赎,无用,最后如何求饶也仅被寐魇掳掠。

在酒吧的后街,在无云的穹底,在血淌的道路。

子弹打在了脑壳上。遽然撕开包裹头骨的组织,在未尽的枪声能约莫听到粉碎的哀鸣。直至窝进了大脑,将这柔软器官里成团的神经切断,于是带着什么血管仓皇而逃。白的赤的摊成乱糟一片,浓烈的腥中混杂着作呕的香。是不同于单纯的血液。


开枪的是一位不知名的少年,当深幽的枪口指向我,他的心脏也抵上了子弹,转而倒下后看到惶恐的雷尔,还有更远渺的警察和长官。

少年被委托杀害尼诺,估计是有对政变之类的影响。恰逢上两天的休假,箩塔也不见得相当凄惘,第二去他的住处整理,我似乎是不曾到过这来。

房间里俨然挂着许多相片,我应早该猜到那镜头是一直看向我和她的,但看到金发的人像时依旧伪装般怔住。自私地收起他的一套制服,经过了格罗苏拉的同意。其余遗物交给警方,就更加悲悯了。

当时为什么会悲悯,在一周后的葬礼上想,但似乎一定以来都存在着。晚上便将自己灌死了。也数不清吐了几回,一声不吭地闷完家里的啤酒。没能再去酒吧,清晨见到依稀的灰亮,站起身来狼狈地将天台整理好。

反思是否过分了,各种意义上的。能闻到腐烂的味道,我能肯定我是清醒的,做好了该做的事,可是就是错了。


什么人到这片地上来,拿木棍挑开骸骨,顺带将哪个东西拨走,于是看见如盛器一样的躯壳,模糊难辨的,与其说根本没有人样了。兴许本来就没有。

为什么会与气体见面,明明只要自己在这温湿里消失就好了啊。

嗅到了他

一个死人在虚伪地想


————————————————————————————


*宝石眼 badend

*头疼和赶作业之余肝炮短小的

*Jean第一人称视角(nino也没问题 对话称呼调换一下)

  

“这是不被允许的。”

我发觉蒙在角膜上的这番朦胧并不是近视加深的缘故,它是带着深幽的蓝,像我心底拼死抵抗的躁动。

萝塔问起我是否佩戴了美瞳,我才发觉我那狭隘的心谷已容不下这野兽。它挣扎着在我体内乱窜,现今以肉眼可见的“病变”来嘶吼着威胁我,以表示我一直以来对它存在的否认感到愤怒。

我清楚我爱着他,可这是不被允许的。法律和伦理上都是如此。

我只有故作镇定地闭上了眼。


靛蓝愈积愈厚,甚至发暗起来,与阴郁的夜空无异。可我更不乐意接受的是群星的闪耀,抑或是月的皎洁,更恐惧的是藕断丝连的情悸,流光溢彩般。

我开始不与他见面,将自己囚禁在空阔的牢笼里。因欲望而毁掉一个无辜的人的行为是令人作呕的。恐惧、渴望、决绝、动摇、痛苦、哀鸣,统统都沸腾着,企图摆脱这诅咒般的疾病。可它只是日益随着爱意涌覆上脆弱的玻璃体,转动一下都会听到光滑的石壁与肉体间发出的摩擦声。


“尼诺,今晚可以去酒吧吗。”

“可以。你前几天一直没出门,怎么了吗。”

“没什么事,大概是之前去出差患了点眼疾,现在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会戴墨镜出门。”

“那,还是注意一下身体吧,若是无大碍那么今晚见。”

我放下了电话。

眼下只有一片邃蓝的黑暗。我用手指挤压了一下眼眶,细听宝石滚落在地骨碌碌的转动声。

“会是Aquamarine吗。”

阿灰大叔
尼诺这个发型我真的太可了

尼诺这个发型我真的太可了

尼诺这个发型我真的太可了

夙夜

堆一堆

逃课答应给别人做膝枕却先睡着的某人  二十五岁的高中生  在咖啡馆工作的两人


堆一堆

逃课答应给别人做膝枕却先睡着的某人  二十五岁的高中生  在咖啡馆工作的两人


生物工程学
骰子输了,但是画了喜欢的人

骰子输了,但是画了喜欢的人

骰子输了,但是画了喜欢的人

伽司

这个刻的不好 也印废了……🌚emmm随便看看吧!


素材自截

这个刻的不好 也印废了……🌚emmm随便看看吧!


素材自截

要来份白吗?
[ 你说我们当时在想什么呢 ]...

[ 你说我们当时在想什么呢 ]


(ps:取色有参考嘿嘿


[ 你说我们当时在想什么呢 ]


(ps:取色有参考嘿嘿



一朵有思想的云

【尼吉】神说(一发完结)

Cp/尼诺x吉恩

文/单云


食用手册:

*正剧延伸,二人非恋人状态

*有私设,与原作有出入

*尼诺和吉恩是原作的,烟酒组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晚餐结束后,吉恩与往常一样,打算到阳台上抽烟打发时间,但是没等吉恩起身,就被在开放式厨房中忙碌的萝塔给叫住了,

“哥哥,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萝塔,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吉恩拉开了已经放好的餐桌椅,又重新坐了回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这周文学课老师布置了一份课题,题目是关于如何面对痛苦,我有点困扰,所以想来问问哥哥的想法。”

“...

Cp/尼诺x吉恩

文/单云

 

食用手册:

*正剧延伸,二人非恋人状态

*有私设,与原作有出入

*尼诺和吉恩是原作的,烟酒组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晚餐结束后,吉恩与往常一样,打算到阳台上抽烟打发时间,但是没等吉恩起身,就被在开放式厨房中忙碌的萝塔给叫住了,

“哥哥,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吧,萝塔,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吉恩拉开了已经放好的餐桌椅,又重新坐了回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这周文学课老师布置了一份课题,题目是关于如何面对痛苦,我有点困扰,所以想来问问哥哥的想法。”

“啊,是这个课题,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也写过,不过……我已经不太记得当时写了什么。”

“那如果是现在的哥哥呢?会怎么想呢?”

“现在吗?现在的话,应该会主动一点想着如何走出痛苦好好面对生活吧,那么,萝塔,你是怎么想的?”

“我啊,我还没有想好,总觉得是个沉重的话题,会想到……不过,谢谢哥哥!给我提供了思路!”

“那不打扰你思考了,课题加油。”

“请到阳台上去抽烟哦哥哥!”

吉恩向萝塔摆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从烟盒里抽了一支烟,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毛毯随意地围在了肩上,推开了通往室外阳台的门。

 

夏天夜晚的空气带着丝微凉,轻吸一口烟,在凉意还通过喉咙窜入肺部就吐出,成不了型的烟四散开,丝丝缕缕间又彼此牵扯。

吉恩尝试回忆了一下,其实依稀还记得自己当时高中时写的内容,那时获得了不高不低的评分,对于成绩向来优异的吉恩是个反常。

不过,吉恩本人对此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因为不擅长撒谎的自己在文章里写出了真实的想法,但由于文章内容太过于消极,满含着逃避和无视的意味,所以没有得到一如既往的高分。

高中发生的家庭变故可以说是吉恩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痛苦之最,也是常人无法理解和感同身受的痛苦,如何面对这样的痛苦,吉恩也确实无法给出积极的、正面地答复。

不过,换做是现在的吉恩,再回首痛苦往事,重提如何面对,倒是可以轻松开口,不仅仅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成长,曾撕心裂肺地痛过的伤口终究在时间的作用下慢慢会愈合,徒留提醒你它曾来过却不会再痛的疤痕。

更多的,是现在身边有了可以毫无顾忌去依赖的存在——是恶友,是陪伴,也是无可取代的重要存在。

 

“改天问问尼诺怎么想的吧?记得当时他得了挺高的分数。”

毕竟那个人总是一副可以处理好任何事情的成熟样子,当时也是在对方的帮助和陪伴下,走出泥沼,真想知道他是如何想的。

 

 

“你今天还是一如既往地很晚回来啊?”

“尼诺,你在啊,萝塔呢?今天去处理一些突发的事情,回过神来已经这么晚了。”

“今天萝塔因为做课题的缘故留在同学家过夜,就拜托我来照顾一下可能会晚归的哥哥。”

“哦……那么今天吃什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既然这样,你一起过来帮个忙吧?”

“啊,你自己不行吗?”

“喂喂,哪有让客人一个人烧饭的?”

“才不是客人啊……”吉恩嘟哝了一下,“好吧,我换件衣服等一下就来!”

 

 

暖橘色的灯光,安静的环境,简单的家庭料理,清脆的碰杯声,是恶友组合难得地家中喝酒。

 

“吉恩,你说说看,你是不是故意拖了很久不过来帮忙的?”

“啊?没有啊,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衣服而已。”

“那就下次你做饭我来吃吧。”

“为什么啊……明明你烧得更好吃啊。”

“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酒过三巡,醉意已经爬上了吉恩的脸颊。吉恩也许没有发现,自己轻而易举地被牵着鼻子跑,年纪增长反而愈发没有防备,轻易地被对方猜透一些小心思。

 

“吉恩,有什么心事吗?”

“尼诺,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学过读心术嘛?”

“没有哦,如果你觉得我很有这方面天赋的话,也许有空我可以考虑发展一下副业,所以,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确实……不过……”

“嗯?如果是想在我生日的时候吃草莓蛋糕的话,我可能会把你的上次愚蠢的照片发到你总部的传真机上的。”

“哈?才不是这个,还有为什么你生日连我也要一起吃巧克力蛋糕啊!”

“因为是我的生日啊,好啦好啦,那就买两个蛋糕吧,虽然明明是我的生日……”

“你还记得么,……高中时候,老师让我们写的课题,关于如何面对痛苦……”

“如何面对痛苦——吗?”

尼诺的停顿,让吉恩觉察了些什么,但是关于抱歉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尼诺抢先了,

“神说,要有光哦。”

“嗯?”

“哈哈,抱歉抱歉,说了文不对题的话,但是我突然想到了这句有意思的话,于是就说了。”

“是旧约吗?”

“是的,本以为圣经这种东西挺枯燥的,但是内容意外的有趣,看了几眼就入迷了。”

吉恩点了点头,谁也没有对被避开了话题深究,而是自然而然地开启了下一个话题。

夜未深,吉恩就在尼诺的搀扶下躺倒在沙发上,尼诺抱了条毯子给吉恩盖上。

 

尼诺给自己倒了杯清水坐在了吉恩的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杯子里在打转的水若有所思。

当然,尼诺自己知道并不是平白无故地提起那句话的,因为确实当时在做课题的他在图书馆找寻资料的时候,找到了《圣经》,只觉得迷途的信徒以此为指引,自己也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圣经,妄图获取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不过,最初看到这句话时,尼诺只觉些许讽刺。

【神说,要有光】

当时的自己明明什么都不需要,想要的只有……但是那一场列车事故把他最后的想要都夺去了。所以,即使有了光,又会如何呢?但是课题中,他还是口是心非地以此话为引,叙写了自己会去寻找光,抓住光,最后走出痛苦的选择……

 

 

尼诺感觉自己似乎有些喘不过气来,睁开眼,闯进眼里的是挑眼却熟悉的金色,然后是刺眼的日光,再定睛一看,怀里是不用猜也知道定是昨晚熟睡后支不住里倒过来的,又因为夜里凉而凭借本能紧靠着自己的某人。

突然念及昨天想到的事情,蓦然间无声地笑了几下。

 

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无论如何,那一抹挑眼的金色,逐渐地、彻底地占据他的镜头、他的生活、他的心、他的全部,成为了他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神也许没有骗人,确实要有光,我找到了我要的光。】

 

寻找光,抓住光,走出痛苦,然后……一起幸福。

 

 

 后记:

久违的更新,这是群里的接力产物,前一棒是图,在对画的解读基础上,抓住了主题【光】完成了这篇文。

感谢喜欢,近期应该会有新的产出,希望怠惰不要围绕着我。w

 

 


伽司

吸烟的吉恩


素材来自「ACCA13区监察课」自截

吸烟的吉恩


素材来自「ACCA13区监察课」自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