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dmm

1617浏览    6参与
闵氏氨基酸

真的有人跟我一样嗑这对!!我好感动!!!

想当年我很小的时候就在为邓麦嗑生嗑死……

直到我网上搜我以为的cp名邓格(我那时候才初一吧),然后我就发现,你妈的格林德沃是谁,你妈的怎么还有官配……

我不管!邓麦我永远的白月光!

真的有人跟我一样嗑这对!!我好感动!!!

想当年我很小的时候就在为邓麦嗑生嗑死……

直到我网上搜我以为的cp名邓格(我那时候才初一吧),然后我就发现,你妈的格林德沃是谁,你妈的怎么还有官配……

我不管!邓麦我永远的白月光!

山草小住(看简介看简介)

【HP】Special Period(3)(allAD无差/互攻,凤凰社)

  

小邓睡遍凤凰社,自行避雷,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3)

麦格走进教职工休息室,发现阿尔正趴在沙发上,两条胳膊交叠,下巴压着前臂,小腿在沙发另一端的扶手上轮流敲打。往好处想,他至少脱了鞋。

“晚上好,阿不思。”她说,挑了张火炉边的扶手椅坐下。

“晚上好,女士。”阿尔歪过脑袋给了她一个微笑,带着一点点叛逆的意思。米勒娃极少对人提起的一件事是,她的确喜欢有点叛逆的学生,“海格。”

他说出这个词的语气像是她理应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哈,来自年轻邓不利多的试探——不过米勒娃的确知道。

“你一向志向远大。”她回答,阿尔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他知道你是谁吗?”

“我给了他我的其中一...

  

小邓睡遍凤凰社,自行避雷,不想看到格林德沃吃醋烂梗。


(3)

麦格走进教职工休息室,发现阿尔正趴在沙发上,两条胳膊交叠,下巴压着前臂,小腿在沙发另一端的扶手上轮流敲打。往好处想,他至少脱了鞋。

“晚上好,阿不思。”她说,挑了张火炉边的扶手椅坐下。

“晚上好,女士。”阿尔歪过脑袋给了她一个微笑,带着一点点叛逆的意思。米勒娃极少对人提起的一件事是,她的确喜欢有点叛逆的学生,“海格。”

他说出这个词的语气像是她理应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哈,来自年轻邓不利多的试探——不过米勒娃的确知道。

“你一向志向远大。”她回答,阿尔的笑容变得更大了,“他知道你是谁吗?”

“我给了他我的其中一个中间名。”

“那你可有不少选项。”麦格说,想到要是海格事后得知自己亵渎了谁,不知会吓成什么样。

“我犯了个错。”阿尔伸直胳膊,像猫般舒展身体,摆动了一下臀部,“不是指这个。完事他看清我的样子的时候,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内疚成那样,让我感觉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你得承认这的确很危险。”麦格回答,抿起嘴以免让阿尔觉得自己的小把戏得逞了,不过邓不利多总会发现的,“他可能会碾碎你的骨头,而且根本注意不到。”

“这不就是跟半巨人做游戏的乐趣所在吗?”

米勒娃往腰后面加了个垫子,舒适地靠住椅背,用魔杖召唤出某人留在这里的针和毛线,感到那双蓝眼睛正评估着自己。反正她也在做相同的事,上次见面太仓促,她还没仔细看过二十岁的好友呢。

“既然他告诉过你,我猜你们是很好的朋友。”

“我跟他比大部分人都要亲近,但有时我也不确定自己了解他多少。”米勒娃如实回答,开始织一条格兰芬多配色的围巾,“我们分享过彼此的人生经历,不过没有分享过床。”

阿尔朝她眨眨眼,同她所认识的邓不利多惊人地相像,如果是校长这么做,她就要准备好清嗓子打断对方了。

“你有兴趣改变这点吗?”她可有阵子没听到过这种邀请了。

“我还以为你的目标只包括男士呢。”米勒娃说,阿尔又眨了眨眼,这次含义就完全不同了——或许她的确比自己想象中更了解邓不利多。

“你从未公开出柜。”她解释道,“说到底,那是你的隐私,没有公之于众的必要。而且一个英俊富有的单身男同性恋到满是青少年的学校教课,无疑会造成无谓的麻烦。”

“或者他仍然害怕自己被跟什么事情——或者人联系起来。”阿尔用一种轻松的口气说,但米勒娃还是听出了其下伤痕累累的自我厌弃。这就是阿不思·邓不利多的青少年时光,她碰巧很清楚有什么可以这样伤害一个人。

“至少你是被抛下的那个。”她说,“相信我,如果你真的在乎那个人,被抛下绝对好得多。”

“我不确定这件事能不能这么概括。”阿尔将脸转回去,表情空白地看着扶手,双腿也停住了,“不管你要对我分享什么故事,至少它肯定不包括一个死掉的小女孩,对吧?”

“我当时十八岁,我们已经快要结婚了。我接受了山姆的求婚,两天后又把订婚戒指还给他,告诉他我们完了。我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因为我从来没告诉过他我是个女巫。”麦格深吸一口气,她可以讲述这个故事了,一部分也是阿不思的功劳,“至少你知道你原因,对吧?”

阿不思完全静止了一会儿,好像都没在呼吸,然后他说:“他当时是什么样子?”

“困惑。”麦格回答,注视着飞舞的毛衣针。她几乎记不清山姆的样子了,只记得当时他的表情像一记接着一记的重拳砸进她胸口,因为她完全清楚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他那时是那么地爱她。“他起初以为我在开玩笑,然后变得完全不知所措。我离开时山姆又愤怒又混乱,追问我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不管我怎么告诉他这完全是我的问题都没用。那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想他反复思考了很久,重放我们的最后一段时光……还是找不到答案。”

“他从来都没感觉到吗?”阿尔追问,“你对他隐藏了你是谁……他一点都没发现?”

“我对他编过许多拙劣的谎言,关于我在哪里上学,我母亲的职业,还有我自己的梦想……”麦格轻声说,“我想他是不愿发现,热恋中的人们会有直觉的,尽管他们不一定能意识到这种直觉——一旦追究下去,爱情就结束了。”

“但它无论如何还是结束了。”阿尔说,然后他的腿又开始在沙发扶手上敲出闷闷的节奏,像是休止符,“不过我其实也不是那么弯。跟女士寻欢作乐别有乐趣,而且她们总是那么体贴。”

米勒娃啼笑皆非地摇摇头,“你连坐都坐不住。”

“得看是为了什么理由。”阿尔哼哼着说,支起脑袋朝她抛了个媚眼,“面对一名你这样迷人的女士,一点点疼痛完全可以忍受(stand)……”

米勒娃终于还是笑了起来,年轻的阿不思·邓不利多趴在教工休息室的沙发上勾引她,而且是在刚(至少)把海格加入战利品清单之后,怎么想这一天都超现实了。这种种荒唐事下隐藏着一些令她由衷悲伤的东西,如果阿尔没有意外闯进这个时空,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真正看见。

“你的年纪都能当我孙子了,我得说我还没那么开放。”她指挥毛衣针敲敲阿尔的额头,阿尔小孩子似地嗷了一声,邓不利多永远都懂得怎么讨人喜欢,“再说,我以后还想继续尊敬阿不思·邓不利多呢。”

“他肯定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哦,我觉得他完全清楚——我也很清楚,而且已经开始遗憾了。”麦格微笑,趁阿尔没反应过来她是不是说真的,将那条围巾迅速套到他脑袋上。少年忙着将脸和手从毛线堆里呼噜出来时,她走到沙发边,以逸待劳,俯身亲吻阿尔刚回到遮盖物外边的半张脸。

“你走了那么远,成为那样一个了不起的人。”米勒娃对愣住了的少年说,趁势又摸摸对方的脸,“我真为你骄傲,阿尔。认识你是我后半辈子最好的事之一。”

嗯哼,她一直想知道邓不利多脸红起来是什么样子。

教工休息室的门又开了,脚步声停住,然后斯内普又冷又酸的声音传来:“希望我没打扰到什么重要的活动。”

“没关系,西弗勒斯,我们已经完事了。”麦格起身前还给阿尔整了整围巾,“对我这样年纪的女士来说,魅力得到他人肯定是格外令人愉快的。我方才的工作就当是谢礼。此外,阿尔,你的屁股真的很棒。”

然后她路过嘴角有点抽搐的斯内普,款款地走向自己的卧室。

不过没多久米勒娃就意识到,同样很有邓不利多风格的是,阿尔比她想象中更充分地利用了在霍格沃茨逗留的时间。乌姆里奇高级调查员下一次关波特禁闭时,不到十分钟就将男孩赶了出来,当天半夜还因为手背流血不止而偷偷跑到校医院就医。据波皮说,她手上的伤口很像是一行字,“我不可以说谎”。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斯莱特林院长内心:麦格日的?沃日!


Esther Snape

Face app

P1 ADTR

P2--3 admm

P4邓纽

P5--6 ADHP

P7ADSS

P8cdhp

P9伏罗

P10赫秋


Face app

P1 ADTR

P2--3 admm

P4邓纽

P5--6 ADHP

P7ADSS

P8cdhp

P9伏罗

P10赫秋



璃夏Madeleline.(高中住宿)
很可。 这是一个梗,啥时候闲了...

很可。

这是一个梗,啥时候闲了就写

很可。

这是一个梗,啥时候闲了就写

璃夏Madeleline.(高中住宿)

[邓麦]  愿在岁月的长河中你一直都在

本文于2022.5.4重新修订 修改了一些bug

*谨以此文献给我心中的白月光——阿不思·邓布利多&米勒娃·麦格


*一发过的短篇


*同龄AU(广义,即为一代人的意思)


*分节叙述,初次尝试


*夹带大量ggad私货(虽然不怎么磕这对,可我就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


*阿尼马格斯真的很好搞hhhh


*ooc这几个字我已经说到厌烦了


*@君子之交未逢君 来啦!


*

    他无法相信,这根魔杖现在是属于他的了。老魔杖,曾经是那不可一世的黑...

本文于2022.5.4重新修订 修改了一些bug

*谨以此文献给我心中的白月光——阿不思·邓布利多&米勒娃·麦格


*一发过的短篇


*同龄AU(广义,即为一代人的意思)


*分节叙述,初次尝试


*夹带大量ggad私货(虽然不怎么磕这对,可我就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


*阿尼马格斯真的很好搞hhhh


*ooc这几个字我已经说到厌烦了


*@君子之交未逢君 来啦!


*

    他无法相信,这根魔杖现在是属于他的了。老魔杖,曾经是那不可一世的黑魔王的私人物品,却在光芒交错下,瞬间易了主——现在,它的主人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格林德沃曾经最亲密无间的好友。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为民除害”而已。这人,对他有这尤为重要的地位——即使已经物是人非。血盟早已被摔碎,这世界比他重要的多,不是吗?还有纽特,还有同事们,还有……她。


*

  那个夏天曾互相发誓此生不再为他人动情,却不知道是谁先破了功——大概是阿不思。就好像,对于纽特,便已注入了大量的情感,即使只是师生情谊。好吧,邓布利多也曾以为此生没有人再叫他“阿尔”。


*

  他们是同学,仅仅而已。她从没想过婚姻,毕竟她的巫师母亲就被麻瓜的目光囚禁了魔法。这不得不让她觉得这个谬论过于真实——婚姻都是不完美的。

  

  谁都不是没有感情的人,一段与麻瓜的恋情最终都是不欢而散。又不是老旧古板的纯血家族,也没必要去应付那无聊的家族联姻。其实,一个人过又何尝不是一种乐趣,在学校,当上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岂不最好。

*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可心不在此,旁人也理会不得。难道,伟大的白巫师就不配拥有完美的爱情吗——只是爱的非寻常人罢了。

   

                                                                                   ——序章

/ Part Ⅰ

*

那漫天的星啊,不知是谁遗落的珍宝。


格兰芬多的塔楼,像往常一样静谧,只是有两颗在水深火热中并肩作战的心在此时靠近,又远离,再一次靠近……


无人知晓结果,旁人只道他回心转意——当然,实质上也没人知道本来的缘由。


*

无人言语,但心知肚明。


夜的穹顶黑极了,却又像丝绒一般透出丝丝湛蓝。


没有人在聊天——有也怕是待在休息室里的零零星星的学生。


阿不思的半月形眼睛透过月光折射出点点亮光,那双美丽的蓝眸在夜中更显智慧。


不是少年的脸红心跳,也不是残灯之年的琐碎,只是一段平静的感情,滋生发芽。


谁也没有望着谁,但彼此的袍袖接踵着。星亮地很,甚至能看见禁林里海格的小屋。


*

“要吃柠檬雪宝吗?”


“谢谢您的好意。”


米勒娃对甜食的喜爱并不十分狂热,但出于礼节,还是选择欣然接受。


“口感微酸,凉凉的,算是不错的甜食。”米勒娃如是说。


“当然。柠檬雪宝是我多年未变的挚爱。”


“谢谢你的推荐,阿不思。我想我以后也许会去霍格莫德买些。”


米勒娃扭头望向阿不思淡蓝的眼眸,在暗夜中仍自顾自地闪烁。


*

夜浓的像雾。


“米勒娃,我想你该回去了,明天还有课。”


“不要紧。”


其实,在此时,他们才能认认真真地相处吧。


“只是……你新上任霍格沃兹校长,怕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阿不思像在玩味着什么,“就像在叫我的弟弟。”


“学生们也都这么叫。”


“其实要是你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教名就好了,就像刚刚那样。”


其实阿不思自己也知道,只不过是想要找个人聊以自慰——自他以后,已经很少人直接唤自己为“阿不思”了。


那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拘束。


“装不认识吗,阿尔?”


在某一刹那,阿不思以为他又回来了。为什么他留下的烙印那么深?因为付出的感情最深吧。


“谢谢你的提醒,”阿不思睁大了那双淡蓝色的眼睛,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我们回去吧。”


“好,我们。”


/ Part Ⅱ 

*

“咪呜——”


按理说,邓布利多不像是一个会养猫的人。


——可这不一样。


他轻轻抚上猫儿的皮毛,虎斑猫识趣乖巧地跳上书桌,趴好不动。


那蓝眼睛透过半月形眼镜,好像闪烁着别样的意味。


“这就是你去申请阿尼马格斯的意图?”


猫儿无言。


*

虎斑猫跃上了阿不思的大腿,温顺的简直不像话——完全不是那个米勒娃·麦格。


阿不思伸手挠了挠猫儿的耳后,虎斑猫享受地发出了咕噜声。


“我说,你要是这样去巡夜,会不会被夜游的学生认成洛丽丝夫人?”


虎斑猫像是受到了冒犯,微微炸毛。


“请不要把我和那只多管闲事的猫相提并论。”


阿不思仿佛已经能听到米勒娃的声音回旋在耳畔。


然而他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麦格并没有忍不住而化回人型。


“好啦,我想我该去楼上找找什么甜食之类的。”


猫儿随即跃下。


*

“我想我该回去上课了——那群格兰芬多可耐不住性子。”


“哦,去吧。办公室口令是柠檬雪宝。”


然而邓布利多手里还有一团日积月累薅下来的猫毛。


“那些个麻瓜出身的小姑娘好像跟我说一些关于毛毡的事情,”阿不思饶有兴趣地自言自语,“麻瓜的东西可真是有趣。”


于是办公室里出现了神奇的画面——霍格沃兹校长坐在桌前戳毛毡。


/ Part Ⅲ

*

“说说你的往事?”


“哦这你有什么不知道的——我就比你大几届。”


“我是说——毕业之后的。”


有些不情不愿。


*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爱地轰轰烈烈。但不欢而散,从此分道扬镳。”


“Is...”但她没有再过问下去。


“他是……盖勒特·格林德沃。”


好久没说过他的名字了。


*

“其实,没有必要,真的……”


麦格后悔于挑起了他的伤疤。


“没事,真的没事。只有敢于说出从前,才会去接受下一段感情。”


从前比不过如今,而未来都仅仅是虚无,最重要是活在当下。


*

两人对视良久,不言不语。


“你才是值得我与你走过余生的人。”


“我一直都在。”


这份感情如水般宁静,不像那炽烈的火。


/ Part Ⅳ

*

“要1963了。”麦格在62年的圣诞晚会上望着礼堂的穹顶如是说。


“是啊。我们在一起,也有些年头了。”


“以后也是。”


*

阿不思不禁笑了——多年前被弟弟和魔法部“逼婚”。


当初是真的觉得可笑。


可现在,已是圆满了。


*

“圣诞快乐,阿尔”


“圣诞快乐。”


*

“跳舞吗?”阿不思问道。


“My pleasure.”




/ Part Ⅴ

*

有时候邓布利多会对麦格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比如?


“不要尝试去爱上黑魔王。”


邓布利多如是说。


*

还有……


“愿在岁月的长河中你一直都在。”


*

你,一直都在。


真庆幸我当初选择了你。


/Part Ⅵ

*

“年轻真好。”邓布利多总是会看着学校走廊里牵着手亦或是接吻的小情侣自言自语。


是啊,年轻真好。十七八岁的时候,他也还年轻,也像现在的学生一般。


现在,也很好。


*

每当阿不思向米勒娃吐槽来自小情侣的狗粮时,她只是一笑而过。


——当然不能作出反撒狗粮的事情,是吧,自己可是教授。


*

“何尝一试?”


她惊讶于阿不思居然知道自己的想法。


“当然啦,我作为霍格沃兹的校长,摄神取念的能力还是有的。”


忽然感觉被侵犯了人权。


“我不喜欢被读取意识。”米勒娃的声音微微震怒却保持着相对的平稳。


噢,当然不是这样的,这叫……心有灵犀?


虽然这么解释,也只好选择接受。


“我可不想为了你的小心思而又降职成你的助教。”


米勒娃含笑着说出了条件。


“自然不会。现在我作为校长并不需要天天教课。”


“那请不要让我做你的秘书。”


*

没想到不降反升,为了每年几次的大型庆典能一起坐,邓布利多直接把米勒娃提拔成了格兰芬多院长。


/ Part Ⅶ

*

邓布利多走了。


走了很多年。


还是那个办公室


就连口令也未曾改变。


“柠檬雪宝 ”


*

偶然所翻看到的盒子与记忆


感受到的却是万千


*

  「谢谢你多年来的陪伴,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

那个被封存的档案盒,里面竟然是邓布利多家族的家谱。


在某一行赫然印着:


“阿不思·邓布利多夫人米勒娃·麦格。”


还有

  

一条简洁的银吊坠,上面镌刻着


“Wish in the long river of years you have been in.”


*

她望向那幅画像,那已故的霍格沃兹校长。


“喜欢吗?”画像问。


“喜欢。”


可这画像虽能交流聊以自慰,却物是人非。


它不是他思想精神的再现,用麻瓜的话来说,只是归档


*

从某时某刻起,米勒娃也爱上了甜食


特别是柠檬雪宝。


/ Ending

*

Wish in the long river of years you have been in.

愿在岁月的长河中你一直都在.


*

一直


永远


Forever...


结婚照一张,处出处见水印,侵删



FIN.

但他们的故事从未结束。

璃夏Madeleline.(高中住宿)

[hp拉郎cp 邓麦]《续弦夫人》大纲 邓布利多×麦格

基本上坑了

      写在前面:很久以前,我就觉得邓布利多和麦格就是满满的cp感,当然,现在ggad官方认证了,我这个也只能算是拉郎配了。可是我真的觉得处处都是糖,所以我真的忍不住,开了这个坑。估计是长篇,但不会超过十章


     结局:开放性结局(为了满足ggad的心),当然,也不会虐,老头爱情了,总体也没什么甜的,就是那种细水长流的剧情。(阿不思走了,米勒娃继任校长,其实也算是开放性结局吧,没什么太虐的)...


基本上坑了

      写在前面:很久以前,我就觉得邓布利多和麦格就是满满的cp感,当然,现在ggad官方认证了,我这个也只能算是拉郎配了。可是我真的觉得处处都是糖,所以我真的忍不住,开了这个坑。估计是长篇,但不会超过十章


     结局:开放性结局(为了满足ggad的心),当然,也不会虐,老头爱情了,总体也没什么甜的,就是那种细水长流的剧情。(阿不思走了,米勒娃继任校长,其实也算是开放性结局吧,没什么太虐的)


     背景:原著土著。(时间跨度大。从五六十年代到霍格沃兹大战以后)


     叙述方式:叙事向。第三人称叙述。


     主要剧情线索:看题,续弦夫人。即邓布利多为逃避外界对他性取向的舆论,被迫娶了米勒娃,但只是有名无实,同事关系。而后剧情慢慢发展,透露出丝丝的感情,而盖勒特一直是抹不去的。然后就是原著的时间线,故事的主体从那里开始。最后阿不思死去,留下了一些线索(比如画像,记忆),麦格自行探索,最后他留给她的某些东西影响了她的余生。

    (再多bb就剧透了)

     什么时候开写嘛,不知道。暑假?——如果还有的话。我要做这个tag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文手。


另外说,这个参加老福特的活动“不得不娶的皇后”可以吗,虽然脑洞有了很久,但突然发现可以拿来参加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其实我相信站这对的人肯定很多,只不过真的没粮而已。

真的希望有人看,不过就算没有读者我也会因为初心和爱写下去的

2021年9月  大概率坑了


文章脑洞短打(米勒娃视角):

      “你以为邓布利多会为你哀悼吗?”

      谁在说话?秋风刮过露台,可这里只有阿不思与自己。这句话,不像他说的,更像是,他口中的“他”。

      “这次,他错了啊。我会为你哀悼,但我希望这永远不会发生。我已经失去了盖勒特,不想再失去你,米勒娃。我的人生本就不圆满,即使那个盛夏是真的美好的存在过,但比不过细水长流。是,我承认我爱他,我甚至可以把那一段记忆给你看——往事我已经释怀了。很多次,我觉得我几乎要爱上你了,其实,早就不是几乎了。我说我负了他,但难道他没有负我吗?此生便不得再负任何人。格林德沃,不再是我的恋人,他是黑魔王,亲手败在我手下,是时候收拾好心情了。正邪不两立,那么,就让它终结吧。”

Xyan

一句一cp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出来的某人相关第三弹

*日常拆cp
*我大概是个假粉
*日常无差

adhp:君生我未生,生了也没用

adss:如果我说我的真爱换了人,你还会不会信任我

adns:“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拒绝的

admm:奈何闺蜜;理当闺蜜;闺蜜未满

adlv:谁的爱也挽救不了的刀剑相向

adgg:我忘了说,决定不再等你了

*赶在神动2上映前发出来的某人相关第三弹

*日常拆cp
*我大概是个假粉
*日常无差

adhp:君生我未生,生了也没用

adss:如果我说我的真爱换了人,你还会不会信任我

adns:“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拒绝的

admm:奈何闺蜜;理当闺蜜;闺蜜未满

adlv:谁的爱也挽救不了的刀剑相向

adgg:我忘了说,决定不再等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