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hri

1386浏览    49参与
NO.End

【群像】风尘(八)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金泰相终于来了 泪喷了 拉特兰天灾信使三人组要来了TT


(八)


该去哪里呢?


刘旭东漫无目的地走在沙漠中,走了一会儿又慢慢绕回切尔诺伯格城区。天灾带着几乎能把人吹走的风侵袭过来,把他往不同的方向吹。


他将手臂遮在头上,又把围巾拉到下巴以上,站在原地不动。等到风终于消停下来时,刘旭东轻轻地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光环。


……回去吧。


他记得一年前来这的方向,自然也记得回去的路。但拉特兰离这里实在太远,以至于他觉得不管往哪个方向,到拉特兰的路都一样长。曾经他在各种跋涉...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金泰相终于来了 泪喷了 拉特兰天灾信使三人组要来了TT




(八)


该去哪里呢?


刘旭东漫无目的地走在沙漠中,走了一会儿又慢慢绕回切尔诺伯格城区。天灾带着几乎能把人吹走的风侵袭过来,把他往不同的方向吹。


他将手臂遮在头上,又把围巾拉到下巴以上,站在原地不动。等到风终于消停下来时,刘旭东轻轻地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光环。


……回去吧。


他记得一年前来这的方向,自然也记得回去的路。但拉特兰离这里实在太远,以至于他觉得不管往哪个方向,到拉特兰的路都一样长。曾经他在各种跋涉和搭便车中来到这里时,甚至以为他在路上度过了一整年——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他的脚印划出弧线,往龙门的方向走去。既然一年间龙门还未离开这附近,去那繁华的移动城市逛逛总不会吃亏。


与其说他是走在回家乡的路上,不如说他是在漫无目的地乱走。他甚至不清楚自己身上的钱是否够他支撑回拉特兰。但他还是坐在龙门外环的小吃摊上,假装轻松地喝着奶茶。


他观望着周围,几个乌萨斯人在他邻桌谈笑,炎国和东国的小摊交替摆着,在告诉他龙门是个各族聚集的地方。他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于是他抬起头去看,几米之外,两个戴着兜帽捧着饮料的人也对着他笑,头上的光环和背后的翅膀在人群中闪着光。


……这都能遇见同族人……


刘旭东勉强对对面笑了一下,随后立刻低下头去继续吸奶茶,另一只手捏紧了路上用布绑好的法杖。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是感染者而出现尴尬的场景。


可那两个人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跑在前面的人没过几秒就到了刘旭东的桌前,摘下兜帽和他搭起话来。


“哎,你是那个,昨天一线上那个辅助吧!你那个紫色的法术……咻!!地一声把对面的重装防御给打死了!”


“哥,哥,勋啊!”打头阵的男孩子激动地拍拍另一个人的手,指着刘旭东。“你看他怎么样!我们要辅助的吧!”


站在背后的男孩子没说话,刘旭东也一言不发,只是盯着面前那个银发的人,他立刻又转过头来,上挑的双眼隔着细框眼睛闪闪发亮。


“你要去什么地方啊?”


刘旭东把半个脸埋在围巾里,偷偷瘪了瘪嘴:“我……没地方要去。拉特兰吧。”


“拉特兰那么远!你现在回也回不去的吧!我……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我们现在只是暂时在外面,之后也会回去的!”


“你们是干什么的?”他皱起眉来,用怀疑的眼光盯着他们。


面前的男孩轻轻笑了一下,不知是得意还是自信地翻起背包,从里面数不清的纸中抽出一张铭牌,递给了刘旭东。


他接过来,望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天灾信使?不干。”


“啊,为什么啊?”


“……我讨厌这些有的没的。天灾、整合、战争,我不想再过这些动荡的日子了。”刘旭东起身,转头就要走。


“等等。”那个一直不说话的人终于张口。“你听听他的话,不行再走。”


“………”刘旭东眯着眼转过去,对上那双狭长的眼睛。


“你先听我说!你想,你虽然讨厌这些,但是战争和天灾是不会停止的,哪怕整合运动消失了,也会有人挑起战争……所以,如果我们阻止不了战争,我们就去预防天灾不好吗!”


“我知道你想回拉特兰,过平静的日子,但是龙门离拉特兰太远了!这一路上,万一你遭遇了天灾,或者遇到了整合运动,不就完蛋了!”


刘旭东听着他机关枪一样的嘴遁,低头看向他那件过长的衬衫,一看就不是照着自己的身材买的。长出指尖的衣袖在他的手舞足蹈中甩来甩去,衣摆也一直遮住了裤子的一大截。


“你别走神!你听我说,你还是想拉特兰的对吧,那为什么不成为隶属拉特兰的天灾信使呢,像我们这样,虽然很少但是,万一天灾来到拉特兰了,我们还可以提早知道,还有经验告诉其他人怎么应对,大家都很喜欢天灾信使的!你别怕天灾的危险……”


“够了。”刘旭东抬起头来,将遮住脸颊的围巾扯下,露出皮肤上的源石结晶。“……我是感染者,不会受人待见的。而且去频繁接触天灾,不就是让自己死的更快吗。”


出乎意料的是,那个银发的男孩子笑了。他把过长的衣袖拉起来,细瘦的手腕上触目惊心的几片结晶寄生一般分布在白皙的皮肤上,连带着周围被侵蚀了的血管都清晰无比。


周围的人开始慢慢远离他们,窃窃私语流传开来,可他依旧笑着,把袖子拉了回去,害羞地摸了摸自己的光环。


“我也是感染者呀,反正都是要死,多从天灾手中拯救一些人不好吗?”


刘旭东在周围群众惊恐的眼光下用力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感染者身份都被周围看在了眼里,哪怕现在再拒绝,恐怕也会因为这些人而走不出龙门,只有跟着他们以天灾信使的身份走出去了。面前这两个男孩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倒是很清楚怎么让人别无选择。他支着脑袋吸了差不多一分多钟的奶茶,直到吸管发出滋滋的声音,才一把将空杯子丢进了身旁的垃圾桶里。


“行吧。”他用自暴自弃的语气不情愿地说。“我加入。”


这不就是强迫我嘛。


他们借着天灾信使的身份离开龙门的时候,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孩子才把兜帽摘下,露出一头金发,狭长的眼望了一眼银发,转头对着刘旭东笑了笑。


“……被这家伙看中的,没一个没被他说服。”


“………”刘旭东有些说不出话,也想不明白自己是被骗进传销了还是咋的,只是跟着他一起望向那个活蹦乱跳的男孩子。


他正拿着通讯器,激动地宣扬着自己的成果。


“喂!哥!我找到辅助啦!”




“要去哪里?”


“等等,你等他打完电话就知道了。”


刘旭东再去观察那个男孩子,宽松的裤腿下露出的一截脚腕细得夸张,整个人似乎瘦得过稻草人。但他体内的活力似乎又是无限的,带着奇异的色彩,与瘦弱的感染者身份完全不符。


“哦……我该叫你什么?”


“Swift,白多勋。”他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把手指向那边的男孩子。“Doinb……金泰相。”


你们两个的头发颜色怎么跟名字是反过来的。他暗想。


“你也是感染者?”


“我不是。”


“那……你是狙击吗?”刘旭东看了一眼他背后的栓狙,突然有意识到这样一直问会不会不够礼貌。


“不是。”他把外套的衣摆拉开,露出腰间的刀柄。“近卫。他是术士。”


“哦……难怪是感染者。”


金泰相挥着手回来了,刘旭东眯起眼看,注意到他腰间用布缠紧的法杖。


“哥,”他没有察觉到刘旭东的视线,笑眯眯地把通讯器放回包里。“卡兹戴尔!”


“走吧。那边得小心点。”


“要去哪里?卡兹戴尔?”


“对。那里也刚刚经历了天灾。地震。我们要过去记录,整理天灾来临前的环境变化,才能准确地预测。”白多勋说着拉开自己的背包,里面塞满了几沓用旧了的纸,似乎就是他们的记录。


“那里不是有内战吗?”他有些担心。


“有。但我们也很能打的,绕着走总能把冲突缩小到最少。”


“更何况我们还有个你了嘛!”金泰相凑过来,笑嘻嘻地对着他。“之前一直没有辅助,现在肯定不一样了。”


卡兹戴尔……刘旭东一时无语,想起了曾经谁对他说的话。


那片象征着天灾的云好不容易消散,分成几块朝着各自的方向飘走。他抬头看过去,如同望向和他分道扬镳的人一般。


-tbc-

NO.End

【群像】风尘(七)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发便当+暴风雨环节


(七)


“就为了掩护别人?!专精辅助的人是死是活都没所谓吗??为什么狙击的近卫的都有人回来,连先锋都活着好几个,只有辅助一个都没回来?!”


“我,我手把手教着他们源石技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上战场让他们送死吗?!”


韩金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听着刘旭东歇斯底里地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里对着他喊。直到他喊到嗓子哑了,手里的法杖被他丢到了地上,眼圈还是带着红色的,他才轻声张口:“走吧。”


“……你要去哪里?”刘旭东缓慢地抬起头来,盯着他的双眼。


“一线...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发便当+暴风雨环节





(七)


“就为了掩护别人?!专精辅助的人是死是活都没所谓吗??为什么狙击的近卫的都有人回来,连先锋都活着好几个,只有辅助一个都没回来?!”


“我,我手把手教着他们源石技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上战场让他们送死吗?!”


韩金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地听着刘旭东歇斯底里地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场里对着他喊。直到他喊到嗓子哑了,手里的法杖被他丢到了地上,眼圈还是带着红色的,他才轻声张口:“走吧。”


“……你要去哪里?”刘旭东缓慢地抬起头来,盯着他的双眼。


“一线。”


“你疯了?我就知道我们两个教人就是为了被那些指挥拉上一线去送死的,让普通人打过那么多感染者,这怎么可能?!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你不是不想上战场吗?现在也想去死吗?!韩金!”


那是刘旭东第一次叫他的本名,带着愤怒和烦躁的。韩金有些愣住了,他也在紧张,因为韦朕还没有回来。可他还是低下头,尽量语气温和地说服他。


“如果不等到龙门的支援来,整合运动就要入侵切尔诺伯格了。”


他的话灌进刘旭东的耳朵里,刘旭东做了两个深呼吸,吸气的声音在训练场里响着,半晌,才发出了一声自嘲的笑声。


“……是啊。你是在这里长大的,你肯定会去。老贼啊,我和你不一样,我一点都不留恋这里,这波攻势平息下来就会立刻离开。但……在这之前……”他顿了顿。“……就当我还你雨天的那个人情吧。”


他突然觉得无所谓了,不管是整合运动,还是他的学生,或者矿石病。他只打算把这个人情还了……和韩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真正地并肩作战。


坐上军营的车,他们向着一线的方向赶去。风从车窗外吹进来,让韩金的耳羽向下伏着。他回头往待了两年的军营的方向看,隐约有一种即将离开这里的预感,回头的时候他又眯了眯眼,再一次把目光放到远处的那片颜色逐渐变深的云朵上。


下车时,他们落在一线的后方,韩金很快找好了隐蔽的位置,和刘旭东一起藏了过去。面前正打乱一线阵型的整合运动精英全身都被黑色的盔甲包裹着,手中巨大的盾牌发出的源石技艺夸张地将周围一切对他造成的伤害都吸收其中。


“试一下伤害高一点的,你控制好。”


刘旭东的话刚进入耳中,一股熟悉的能量很快从脚底升起,注入箭矢之中。融合着两人源石技艺的箭穿梭过去,却被他周围的盾牌毫无阻碍地吸收、压碎,只留下盾牌上一点微弱的痕迹。


刘旭东比韩金冷静地多。他瞟了一眼旁边正面面对整合运动的行动组,很快意识到问题所在。


“再来一箭。”他说着,带着突如其来的坚决。“……这一箭,不论如何你都要命中。”


他知道,即便如今他们的心里早已不再是同事,早已分道扬镳,这一刻韩金依然会选择听他的话。


比往常还要炽热数倍的能量突然侵入身体,韩金的腿都有些站不住。可他依然拉开弓瞄准那盾兵的没有被盾牌遮挡的地方,剧烈的疼痛从脊椎传到指尖,眼泪都快要冒出来。


韩金的手抖得厉害。那是他第一次上一线,第一次面对整合运动。无数第一次带来的恐惧将他缠住,体内被灼烧一般的疼痛在想方设法击溃自己。至于为什么明明是辅助自己的能量却会让他如此痛苦,他毫无头绪,却唯独将准心继续瞄准十几米外的目标。


“射吧。”耳边一声淡淡的命令,让他的精神重振了起来。


射得越准,就越能走自己的路。


他第一次看到带着紫色光芒的箭尾。火焰一般,又如飞舞着旋转的绸缎,被拖拽着飞速向前,直直击上了盾兵裹着盔甲的身躯,并撞入了他的身体,留下熔化般伤口外紫色的电光。他愣在原地,蹲着的腿开始发麻,右手电流一般的疼痛久久消散不去,可他沉浸在第一次击杀敌人的震惊中,望着那个巨人和他的大盾一起倒下去,接着很快地被源石侵蚀消散。


“继续。”韩金回过神来,给了刘旭东一个示意。


他开始自信起来,仿佛刚刚想起他是军营里的第一狙击手一般,两年来作为老师让他低调到甚至注意不到自己飞速和他人拉开差距的水平,如今在战场上,比起其他狙击挠痒一般的箭术,他和刘旭东的配合显得所向披靡。


他故意不去看那些被击倒的战友,以免影响自己稳定的情绪。腰上绑着的箭逐渐被他越抽越少,他所寻找的掩体也越来越靠近火线。


然而,只是在转头的一刹那,一个整合士兵的刀刃直直向他侧前方的近卫砍来。近卫的单手武器无法同时挡住两个人的威胁,刀锋立刻砍中了手臂。


韩金的行动跑到了思想前面。他丢下弓,冲上去给了那个士兵一个飞踢,和他缠斗没几秒就把他打倒在了地上,接着是重重的几拳。


“你……”刘旭东望着他丢在地上的弓,叹了口气。


“韩金?”


刚被他保护的人把护目镜拉了上去,他转头去看,才发现那就是韦朕。


“你……你手没事?”


那把刀还插在上面,看着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嘶——你看,还说我容易上了头冲上去,你现在也这样了吧。我回去可以去医疗部治好的,你也小心点,评估好战力差距,别乱冲。”


韦朕说教一般,没受伤的那只手握紧了他的剑,无视自己疼得发白的嘴唇,移动到了偏后方。刘旭东拉住韩金的手,也打算把他拉过去喘口气,顺便补充下箭矢。


那一刻,韩金的耳边响起了一声细微的、尖利的啸叫。远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爆炸,他看到冲在前面的一个先锋被几个士兵击飞,他随手捡起一把刀,再一次冲了上去。


“韩金!”他听到身后韦朕阻止他的声音。


怕什么,我和你练了那么久,这几个人怎么会打不过。他想。


突然,眼前一片空白。


传进耳中的声音爆炸一般增大,然后又突然消失,剩下令人头晕目眩的耳鸣。半秒后,韩金才察觉到自己摔到了地上。


被打飞了?不,不可能,那声爆炸是什么——


韩金努力地爬起来回头,然后呆滞在原地。


他的背后,整合运动撤退了。他的面前,只剩下一个数米宽的,被源石覆盖的深坑。刘旭东也倒在地上,离他很远。


“韦……韦朕……?”


韩金的声音颤抖着,回荡在那个半米深的坑里。碎裂的刀刃、铠甲和周围干枯的植物被源石结晶全数覆盖,本就所剩无几的生灵如今销声匿迹。


刚才还在说教他的人,就这样凭空消失。


他站在那里一分多钟,一动不动。直到刘旭东从冲击的眩晕中醒来,艰难地坐起来喊了一声老贼。


他们两个抬头,天空中那片变得乌黑的云旋转着,刚才的那几发似乎是灾难来临的号角,无数陨石从天空中坠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洞。然后,源石结晶蔓延出来,疯长着侵蚀掉这片大地上的每一寸生灵。有些源石和战场上的火焰或是哪个术士的法术碰撞在一起,剧烈的爆炸震动了周围的空气。刘旭东望着地狱般地景象,又低头看了看面前或仓皇而逃或曝尸荒野的行动组和整合运动,笑了一声。


“天灾。”他说着,慢慢站了起来,走到韩金面前。“看吧,老贼,我们教他们,只会让他们更快地死。”


萨科塔低沉的声音顺着猛烈的风钻入他的耳中,撼动着、击碎着他几年以来积累的平静与安宁。韩金以极缓的速度抬起头来,呆呆地盯着刘旭东。


“我还能怎么办……?”他自言自语。周围震耳欲聋的碰撞和爆炸声后,几个教官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是在喊着让他们快点跑。可刘旭东没有丝毫动作,他依旧站在那里,轻笑着,将他们过去的一切击得粉碎。


“我早就知道会这样了……”


“闭嘴。”韩金沙哑的声音打断了他,接着就是毫不留情地一拳。刘旭东再一次摔到了地上,这时,有人各自从背后抱住了他们,是赶过来救援的几个教官。刘旭东没有反抗,就这样被抱着弯着腰,一步步往后退。韩金用力从束缚中挣出一只手来,试图去扯住他的头发或是光环。


可快要抓住光环的那一刻,他的手却毫无阻碍地穿了过去。


碰不到……?


他愣住了,接着很快按住双手拉回了车上。踉踉跄跄的步伐中,他回想起刘旭东过去无数次摸着自己光环的景象。疑惑、愤怒与无奈交杂在一起,如同天空中不断落下的陨石一般。他回头去望向战场,恍惚间,一片尾端参差不齐的灰褐色羽毛飘到他的眼前。他的视线聚焦在那片再熟悉不过的耳羽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他挣脱开他人的束缚,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地像那根羽毛伸过去。下一刻,视线里连着羽毛的一切都变得粘稠起来。他没有察觉到烫得发痛的眼底,身体的一切感知,都集中在紧紧握在手中的那根残缺的羽毛上。


他的脑海里,充斥着韦朕的样貌,和他耳后被斩断过的耳羽。


他是在天灾的极度危险中被人带回去的,那条回去的路上,他的耳边只有嗡嗡的鸣叫,再也没有听到过陨石砸落的轰鸣。下车的时候,韩金似乎连路都走不稳,但手心里攥着的东西却一次都没有放松。


他再也没有和刘旭东见面。当他从医疗部里出来后,独自在宿舍里躺了整整两天。他躺在屈梓良曾经在过的下铺上,睁眼似乎就会看到上铺偶尔飘在外边的、参差的耳羽。可他不在了。所以韩金不愿意睁开双眼,他把手臂搭在眼睛上,在无数情绪的交杂下昏昏睡去。


但梦中,那个结满源石的坑洞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正如他最熟悉不过的,飘在空中的那根羽毛。剧烈的眩晕,又将他再次拉回现实。


他感到很渴。这两天水分摄入太少,嗓子里早就燃起了火。不知多久,他终于在和自己的博弈中选择了面对。于是他扶着门框走了出去,手里捏着一沓他们攒了几年的龙门币。



和他配合了一年多的辅助早已背上行李离开了军营。韩金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但他已经不打算再去找他了。


是韦朕和他一起生活、把他带来这里的。从十五岁到十七岁,他从未对自己的未来作出任何抉择,只是将一切信任都托付于身边的那个胖孩子身上。


如今,他孤身一人。


他把自己那份几乎所有的钱都给了武器店,换来了一把比之前还要精良的复合弓和一筒箭。他留着剩下的钱,去买了背包、水壶和各种生活用品。


他一笔一划地写下离职申请,即便他的字甚至不如韦朕好看,即便这个受天灾重创的小军营已经难以再生存下去,所有人都将要离开,他依然正式地与此处道别。


“现在天灾还没完全结束,你小心点。你决定好要去哪了吗?”


一开始带他进来的教官现在握着那张申请,最后嘱咐了他几句。当周围的一切都因为天灾支离破碎的时候,曾经的严厉也早已消失殆尽。


韩金站住脚,却没有回头看他。过了好久,他才微微低下了头,向外走去。


“有了。”


天灾的余韵刮着夹杂黄沙的强风,他闭上眼,胸口挂着的半片羽毛也被吹起来,盖到他的脸上。他握住它,另一只手则为它挡住风尘。


虽说前一刻才刚刚决定,但太过坚定,他已经不想改变。那是他的目标,是他的愿望,是他们曾经想象过的未来的归所。


“有。但是离我们很远,在卡西米尔。”


“我想去那里。”


胖孩子的声音就在耳边,轻轻地,为他标注好手中地图上的目的地。


他把包从下铺上拿起来,转身离开。背后屈梓良曾经睡过的,空荡的床板上,留着他的铭牌,和上面写得歪歪扭扭的“司马老贼”。


-tbc-



老贼和阿狸滴新的旅程要开始啦

没错!也有阿狸的

NO.End

【群像】风尘(六)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又到了👴最爱滴暴风雨前的宁静环节


(六)

手臂上的血管隐隐作痛,明确感受着周围躁动的源石能量。韩金放下弓来握了握拳,刺痛变得更加明显。他不止一次担心过自己这样日复一日地操纵源石技艺,矿石病离他还有多远。


当能量顺着血液流至指尖时,他甚至看到手背上薄皮下面发着光的血管。


他把辣椒酱扔掉了。一开始他打算自己吃了,后来发现每次看到它都会想起那个学生的事,于是直接丢进了垃圾袋里。这些心里话,他自然没有对任何人说,包括伤还没养好的韦朕。刘旭东迟到的次数逐渐变多,示范中的一次次控制失误让他烦躁不安的心情越来越容易被...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又到了👴最爱滴暴风雨前的宁静环节


(六)

手臂上的血管隐隐作痛,明确感受着周围躁动的源石能量。韩金放下弓来握了握拳,刺痛变得更加明显。他不止一次担心过自己这样日复一日地操纵源石技艺,矿石病离他还有多远。


当能量顺着血液流至指尖时,他甚至看到手背上薄皮下面发着光的血管。


他把辣椒酱扔掉了。一开始他打算自己吃了,后来发现每次看到它都会想起那个学生的事,于是直接丢进了垃圾袋里。这些心里话,他自然没有对任何人说,包括伤还没养好的韦朕。刘旭东迟到的次数逐渐变多,示范中的一次次控制失误让他烦躁不安的心情越来越容易被人发觉,甚至差点伤到韩金。


“你今天的法术都快变成炮弹了。”


“……哦。”刘旭东鼓着一边腮帮子,含糊不清地给了个回应。嘴里的饭咽下去后,他长叹一口气,不知以哪句话开口。


“我心底里一直害怕,他们学了我们的技艺,去战场上却是送死……”


“错了。”韩金打断了他,筷子伸碗里夹着最后一粒米饭。“如果他们不学,那更容易死。”


刘旭东没有回复,他将碗里剩下的汤一口喝光,抬头示意对面已经吃完的人。韩金点点头,顺手拎起了一边的饭盒起身。


“给你兄弟的?”刘旭东指了指装着盒饭的袋子。


韩金点点头,调整了一下饭盒的角度。“腿受伤了。”


“最近练得怎么样。”回宿舍路上,刘旭东无意间问了一句。韩金低下头,过了老半天才回答。


“不知道。我想换个场地。”


“为什么?”


“我感觉源石技艺让我的箭……可以射很远。但是在场里看不出来。”


“这好办,你明天去外边找个空地不就好了。我可以陪你。”


“嗯。”他应了一声,走到和刘旭东分开的路口,转身走向自己宿舍的方向。




箭矢的尾部在空气中划出淡红色的光,飞到了韩金看都看不清的地方。刘旭东眯了眯眼,在远处设置的目标点上找到了它,向韩金指了指。


又一支箭搭上后,刘旭东的源石技艺通过法杖进入他的体内。手背又开始痛了,韩金忍着颤抖的右手把弓拉直,对着更远处的目标将准心抬高了一大截。箭飞到了很远的地方,但依然落在了目标上,只是向上偏了一点。


于是刘旭东原地坐下,捏捏下巴说:“弓箭太难射远了吧。如果你想射远一点,我觉得你不适合用弓。”


韩金皱了皱眉:“你说。”


“箭太容易下落了。现在你对着这么远的目标都要抬高那么多,你要是将来要打几百米外的靶子怎么办?”


“那用什么?”


“得换个思路。弓和弩都不适合太远的距离,但你又想射得更远……要不,你牺牲一点伤害,把它转化为速度吧。”


“比如?”


“铳。”


韩金的双眼亮了起来。


他的拳头击到掌心上,突然想起来和刘旭东相遇的这半年,天天和他共事,不知不觉把一开始就想要问他的事情给跑到了脑后。


“我都忘了。”他盯着刘旭东说。


“什么?”


“你是个萨科塔。”


刘旭东笑出气音,蹭了蹭鼻底:“你指望我那破守护铳?”


“借我用用。”




于是,一把积了灰的步枪被放到了韩金手中。韩金研究了半天,终于把瞄准镜拆了下来,蹲下在刘旭东的指导下有模有样地蹲好,扣扣板机却没有什么反应。


“这东西本来就不是一扣就能运作的。”刘旭东走到他身后捏住他的手指,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黑色的子弹,底端隐隐有着半透明的质感,吸引韩金凑近过去。


“刻的什么?”


“你说这上面刻的?切尔诺伯格的全拼啊。源石刻印子弹上面都会有的,不过有很多不一样。”


他看着刘旭东把那颗深褐偏黑的子弹塞进去上好膛,然后把自己的手按在上面。


“用源石技艺感受,能感觉到子弹底部那块不稳定的源石吗。”


源石技艺侵蚀一般进入枪里,围绕着那颗子弹,韩金感觉到他的手心渗出汗来。枪支内部的那颗子弹开始变得灼热,只待他的一声令下。


“引爆它。”


突如其来的巨响让韩金的眼前发白,毫无预备的后坐力将他撞到了刘旭东的胸口。他立刻反应过来,源石技艺再次作用于子弹。轻微的碎裂声后,那颗子弹击入了远处的一棵干枯的树干上。


“你瞄的是那个吗?”刘旭东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有些惊讶地问他。


“不是。是旁边那棵。但一出手就知道射歪了。”


“所以你用源石技艺把它调到那棵树上了?你反应真快。”


“嗯。”韩金轻声回应他,身体却往前扭了扭。“……你别贴着我背……热。”


“哦,好。”刘旭东笑笑,起身往那棵树的方向走。韩金也起身跟了过去,走到那棵枯树的面前。子弹实打实地击了进去,并让那周围的木头碎裂开来。刘旭东有些心疼地摸着那棵树,手指伸到弹孔里,爆炸的余温还未散去。


“你带加威力的源石技艺了吗?”


“带了。”韩金用手轻轻扯下一块干树皮。


“这都只能打到这么深……铳的威力真的太依靠源石技艺了。”


“怎么说?”


“源石技艺的强度。如果是个重度感染者之类的,用这把铳估计能打出炮弹。但不是你的问题,它对源石技艺的要求太高了,而真正感染严重的人大多都去当术士了,毕竟是连子弹都是源石刻印的,它的威力就是你源石技艺强度的最好体现…不过估计你以后也不会用铳”


“为什么?”


刘旭东的手指指着那颗树干中晶亮的子弹,表情复杂地对韩金说。


“这个,一颗五百多龙门币。”


“什……”韩金抖了一下,也转头往树的方向仔细看了看,把这一小粒源石雕刻的东西和自己卖一袋瓶子的钱算出一个夸张的倍数,过了许久,他才在这惊人的价格中缓过来。“………欠你五百。”


“哈哈,不会。”刘旭东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又揉到他的头发上。“你也是我教过的,为我的学生也不亏。”


韩金望着他却没有回应。许久,他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刘海:“…………走吧。”


韩金没有再去尝试用铳。他已经体验过了,知道这武器目前并不适合他这种刚学会源石技艺的人。而在箭与源石技艺的结合上,他算是相当有头绪。只要给他充足的练习时间,他的箭术或许会有不小的提升。


他抬起头来,看到远处的那团云依旧没散。刘旭东把弓箭递给他,他依旧注意着那块招风惹雨却久久不散的巨大云朵。


回到宿舍里,他又看见韦朕在收拾东西了。


“你伤都没好,又要准备死了?”韩金走过去,和他一起把被挪开一点的床板的位置摆好。


“不是现在,但是之后随时有可能行动组和预备组一起去。”韦朕摆了摆自己的腿。“我今天去让医疗部看过了,之后多去治疗几次差不多就好了。之前一直没去是因为他们忙着救其他更加危险的。”


“这就要去一线了?没有人支援吗?”


“也没那么急……其他几个切尔诺伯格的军营也需要支援,听教官说龙门会尽快过来,但我们要撑住这段时间。所以我想着索性现在收拾好了。”


“……哦。”韩金坐到下铺上。


“你注意到一线那边的好大一片云了吗?”


韩金被突然转换的话题激起来,点了点头。


“我一开始以为是雨云,但那么大的雨之后它都没有消失,会不会是天灾啊……”


如果是,让它把整合运动击退,他们不用去一线就好了。韩金想。


“……教官应该有分寸的。”


“我也觉得。如果真的是天灾,那前线的行动组就完了。”韦朕笑着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语气正经起来。“老贼,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将来能成为研究天灾的专家,或者说人类,对天灾的出现、预测越来越精准,抵挡他的手段越来越完善,那么天灾对这个世界的威胁力就会大大降低?”


“……或许吧,或许会有那一天。”


“那一天或许不远了。就像人类能预测天气一样,如果天灾可以被预防了,受感染的人也会减少。就像过去我们面对天灾只能到处逃窜,如今却有了天灾信使为国家带来情报,总有一天……”他顿了顿。“……总有一天,我们面对天灾的时候不会再无计可施。”


“嗯。”韩金垂下双眼,不知该接什么。他承认韦朕想过的比自己要多得多。他的理想太过于清晰明确,让安于现状的韩金有些不知所措。


“……聊多了,还是早点睡吧不做梦了。”


“……这次别拖着一身伤回来了。”韩金说着,帮他把笔记本叠好。


这次他回来了,一定要请他去城区吃点东西。食堂的饭太单调了,他都看着韦朕这么一个在贫民区都能长胖的孩子硬生生变瘦了一截。


如此多的不确定因素,他想,明天必定是一场艰苦的行动。


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tbc-

NO.End

【群像】风尘(五)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暴风雨环节

·本章你将看到:居家小能手韩金(?看不到



(五)


“我湿透了。”


“我也是。”


韩金进洗手间把上衣脱下来,拿起墙上泛着灰的毛巾擦了擦头发。


他们还没从店里走出几步,雨就大颗大颗落了下来。两个人在城区附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旅店,花掉仅剩的一些龙门币住了进去。


运气实在不算好。韩金想。他还没带睡衣——虽然只是个穿了好几年的长破衬衫。这身衣服湿了,今晚怕是要和被子零距离接触。


就在寻找旅店的路上,刘旭东还差点掉进一个没有盖上的地穴,是韩金一把...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暴风雨环节

·本章你将看到:居家小能手韩金(?看不到



(五)


“我湿透了。”


“我也是。”


韩金进洗手间把上衣脱下来,拿起墙上泛着灰的毛巾擦了擦头发。


他们还没从店里走出几步,雨就大颗大颗落了下来。两个人在城区附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旅店,花掉仅剩的一些龙门币住了进去。


运气实在不算好。韩金想。他还没带睡衣——虽然只是个穿了好几年的长破衬衫。这身衣服湿了,今晚怕是要和被子零距离接触。


就在寻找旅店的路上,刘旭东还差点掉进一个没有盖上的地穴,是韩金一把拉住了他。那地穴似乎是居民用来储存东西的,除了那里这附近还有许多,也有几个是没盖上的。爬上来之后,韩金便走到了前面带路,刘旭东头顶的光环照不到地面,只能小心翼翼地跟着韩金走。


“你看得见?”他盯着眼前的一片乌黑。


“看得见。”


“……哦对哦,你是鸮。”刘旭东说着,轻笑了一声。“欠你个人情吧。”


偏僻的旅店除了两张窄床一扇窗户一个洗手间什么都没有。韩金把身子擦干净,抱着毛巾出去,才发现刘旭东已经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了。他捡起地上湿透的衣服,把窗边栏杆上的雨水用毛巾擦干,关上窗,又将两人的衣物搭上,然后便转身回了自己的床铺。


整理好东西不知不觉已经快十点了。韩金平常的睡觉时间比现在还要晚几个小时,而今天明明没有平常训练时累,他却已经有些困了。他躺到自己的床上,望着灰蒙蒙的天花板,想象着韦朕他们和整合运动对峙的场景,想象着那片巨大的云。


……


……


睡不着。


“阿狸。”


刘旭东睡眼惺忪地嗯了一声。


“你的光环……关不掉吗。”


“……………不好意思。”


…………


超亮。





天蒙蒙亮,韩金拉着刘旭东醒来。两人只订到早晨,再不走就迟了。把晾干的衣服穿好,两个人带着各自心心念念的礼物往军营走。韩金转头望向天空,远处比这里还要灰暗,是一大片云笼罩的阴影。


“没回来啊。”他把头探进训练场里,里面休息回来的训练兵零零散散。


“本来就是至少要几天才回来。你没听你那个好朋友说吗?”


韩金盯着一训练场的猪,叹口气准备上去。好教一点的都去一线了,今天最痛苦。他想着,转回宿舍放好东西,换了件衣服,然后原路返回。


直到黄昏训练场关闭,韩金感到有些无聊了。平时行动预备组的人在这里的时候,偶尔还能用他教的源石技艺玩出点新花样,会打赌谁射得准,而不是像这波人一样只会闷头拉弓放箭。刘旭东也笑,说他们那边也一个样子。


他去饭堂随便吃了些东西,回到宿舍便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这种时候还会有很多士兵到训练场外边练习射击,军营外的墙上还挂着几个靶子,那便是另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平常的他有时也会去那里,但今天不想。他只想韦朕早些回来,和他聊聊训练的事、战斗的事。似乎在这之前,好几年的日子都有韦朕的身影。他盯着天花板,直到那上面每一处模糊的裂纹都被他的视线描摹清楚,他突然动起身来,从这个上铺扭到另一个上铺,把那里枕头下面的笔记本抽了出来。


宿舍的灯是拉绳的,他探过去就能碰到。于是,他又找到那一页,开始读起了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他有些在意之前韦朕记下的那个带着小孩的天灾信使,只是,后来的笔记中再也没有聊到过他,或许是韦朕没再见到过他吧。


小窗口外边的天空彻底暗下去了很久,切尔诺伯格的外环寂静无声,唯独风席卷着沙子撞上窗户的清脆声音能被听见,循环往复如同白噪音一般。他听得有些困了,还没把合上的书放好,就揪着被子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笔记本的书脊正好被他枕着,在脸上印了个深深的红印。


他的生物钟很精准,总是在天逐渐亮起来的时候叫醒他,而醒来后他就睡不回去了,起床洗漱,顺便把昨天忘记洗的衣服洗干净挂好,然后把笔记本塞回韦朕的枕头下边,离开了空无一人的寝室。


在训练场见到刘旭东的时候,他单手拿着那个水晶球,坐在长凳上转。灰色的球体内部在源石技艺的作用下发着淡光,韩金走过去弯腰按住球的顶端,里面的橙色很快晕染上了赤红。


“怎么突然带过来了。”


“我隐约感觉……他们今天应该就回来了。“


“是吗。”韩金嘟囔一句,转头往侧门的方向望去。那扇门是开着的,正对着数千米之外的一线。那里的天空笼罩着浓黑的乌云,一直蔓延到这边。


“是不是要暴风雨啊。”他说。


“或许是吧,这么大的云下的雨应该也很夸张。”刘旭东低头看过去,云的形状和他曾经看到的暴雨前的云几乎一致。


“会妨碍他们回来的。”


“确实,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韩金趁着训练兵还没来,跑回宿舍拎上了自己买的那瓶辣椒酱。拿着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他忘记给韦朕买点什么了。他想了想,顺手把柜子里的存着的酒精和绷带也塞进了袋子里。待到那个袋子被放到一盘的长凳上,韩金拿起弓来,从此开始又是他的时间了。


在他每一次拉弓瞄准的时候,他能体会到源石技艺火焰一般灼入他的身体,能听到耳边微弱的风声。源石的能量被注入箭矢之中,一丝不漏地从手指钻进去,在里面盘旋。那时他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是无比清晰的,如同微弱的凉风贯穿身体,再紧张的情绪都能被安抚下来。


可今天却有所不同——他的心思不断地被远在一线的行动预备组组员拉过去,和自己的理智纠缠在一起。他有些烦躁,源石技艺漩涡一般在最后一支弓箭的尾部聚集着,再被他发射出去,他深叹着气放下弓,向插满箭矢的靶子走去。


半年多以来,一箭接着一箭的时间过去,韩金的手感越来越好,源石技艺于他也变得越来越亲切。这是长期训练的领悟,他不仅学会如何加强箭的威力,还尝试出了其他能够给箭的增幅。


他想起他和韦朕一年多时间靠卖水瓶攒着的钱,那是为了留着给他们买一把更好的武器的。韩金见到过军营武器商店里的复合弓,看上去比自己手里的要精良许多,而韦朕也早就挑好了自己想要买的剑,是最适合他格斗的武器,也是于他源石技艺的最好导体——他擅长锐利而尖细的武器。


箭射出去在耳边划出锐利的声音,尾音还未结束,一声响雷就在空气中膨胀爆炸。韩金甚至被震得抖了一下,他望了一眼训练场屋檐下的一点灰色的天空,转身走到侧门外。


一线的方向,那片巨大的,持续了几天的雨云,现在蠕动着变得乌黑,他甚至能隐约看见里边的闪电。刘旭东也走过来顺手搭上他的肩随意地靠过去,他的另一只手还拿着那个水晶球,嘴里念着:“这……他们咋回来啊。”


他们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有学生过来请教韩金,他便打算转身回去。可刘旭东突然用力拉住了他,握着水晶球的手伸出手指指着那个方向。


“他们回来了。”


韩金望过去,看到了几个沙漠中的人影。


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来。




训练兵们都一拥而上,从门口鱼贯而出,奔向往这边来的队伍。韩金也被夹在人群中,他眯着眼,试图从雨中寻找韦朕的身影。


他很快找到了,就在前面一批人里。他挤过去,从人群中钻出来,喊了一声韦朕。对方很快注意到他,一瘸一拐地向他走过去,两个人终于在雨中再见。


韦朕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在战场上的事情,尽管他的脸色因为负伤并不太好,却还是跟韩金把经历的一切或有趣或危险的事情说了个明白。左手跟着他的语言不断摇摆着做着肢体动作,时不时把从肩上滑下来的布包扯回去。右手因为撑着拐杖,只能乖乖搭在下面支住身体。


韩金这次没有说他又受伤了。韦朕安全回来了已经足以让他庆幸。它低着头跟着韦朕一起往军营走。一直走到医疗部,却发现那里已经被行动组的伤员挤满,于是只能回了宿舍。


“其实这次我们做的……真的不算好。”韦朕在洗手池里洗着被沙砾和鲜血染脏的衣服,叹了口气。有趣的事情都说完了,他们曾经危险的境地成了怎么也躲不掉的话题。


“第一次上,正常。”


“可是,不只是行动组,连预备队的都有好多人……被整合运动打死了。”


“有人阵亡吗?”韩金抬起头来。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行动组就已经在外作战许久,他完全不知道这里本应回来多少人。


“是啊。快留下心理阴影了。整合运动真是一群疯子,杀起人来完全不留情,一旦被发现各种攻击就聚集上来……”


窗外的雨声响得厉害,砸在窗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韩金平时很喜欢这声音,听着雨声,他会觉得很平静。但这次,他却感到嘈杂。


这次接应所受的伤害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辣椒酱,于是和韦朕解释几句就往训练场跑。拐过那个弯,刘旭东就坐在长凳上,旁边放着他装了绷带酒精和辣椒酱的袋子。


“怎么了?”他没有坐下,而是弯腰去拎起了袋子。但刘旭东的脸黑着,没有一点表情作为回应。


韩金低头,看到了他手里的水晶球。


“不去送吗?”他指了指门外还在点人数的行动预备组。


“死了。”


“…………”


韩金死了机一般呆愣着站在原地,艰难地理解着他听到的话。


“死了!”刘旭东重重地重复一遍,阴沉着脸站了起来,撞过韩金的肩膀离开了。


韩金来不及去品尝这种滋味。他抱着希望,跑进了聚成一团的行动预备组里,去找那个学生。袋子在手里紧紧捏着,鲜红色的辣椒酱还在里面晃动,想要传递的人却一直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他离开那里,又去医疗部一个一个病床地找,找不到再回到行动预备组聚集的地方。直到太久没有跑步的腿有些发软,他喘着气,才想起来去问点人数的后勤人员。可那个后勤人员看着文件撩了撩自己的头发,然后用遗憾的表情抬起头来,口齿清晰地对他说:


“很遗憾,他没有从战场上生还。”





………


韩金在切尔诺伯格里并不富裕的那一块地区长大。他虽然不像那些住在下水道里的人一样一贫如洗,可他从小见过的,穷人们利己的丑恶并不算少。他在路边见过感染者被人施暴,也在家附近看到过各种锐利的工具变成武器使用在人的身上,他甚至为了躲避找他麻烦的人,曾和几个感染者的尸体睡在一起。负伤或死亡,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


可战争不一样。战争无情地剥夺着所有人的生命,不论是感染者还是普通人。而感染者和普通人之间的隔阂,在他的心中依然存在。感染者的暴动造成试图压制他们的普通人大量伤亡,并让他失去了他的学生,他最喜欢的能力最强的预备组成员。


不是战争杀了他的得意门生,而是感染者与正常人的对立引发了一切。


似乎没有像刘旭东那样气愤,他还没消化好这条消息,还没想到买来的礼物没了接受的人。他踏着缓慢的步伐走到正门外,听着杂乱的雨声,看着雨水源源不断地从屋檐上流下来。


这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句无力的、粘稠的声音。


“韩金,你说我们教他们技术,是不是在让他们去送死?”


他不想往难以运转的大脑中塞入更多的东西。他没有回复,转身往刘旭东的反方向走去。


-tbc-


NO.End

【群像】风尘(四)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又到了👴最爱滴暴风雨前的宁静环节

正文:


(四)


“你看,你一松手就卸力了吧。这样的箭怎么能射准?”


刘旭东从背后握住韩金拉弓的手,跟着他一起拉到末端。


“箭射出去之后,你还要用你的源石技艺去控制它,让它往想要的方向走。也就是说,你对源石技艺的操控直到它射中目标才该放松。”


话语之中,刘旭东脸颊上的那块源石磕到韩金的头侧。他躲开来,转头问他:“不能把辅助的能量传进我的手吗?”


“哈哈,哪有这么容易。”他笑了笑。“源石技艺是需要媒介的。除非我的手全是源石,或者我是个重度感染者,否则哪怕我的手...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又到了👴最爱滴暴风雨前的宁静环节

正文:


(四)


“你看,你一松手就卸力了吧。这样的箭怎么能射准?”


刘旭东从背后握住韩金拉弓的手,跟着他一起拉到末端。


“箭射出去之后,你还要用你的源石技艺去控制它,让它往想要的方向走。也就是说,你对源石技艺的操控直到它射中目标才该放松。”


话语之中,刘旭东脸颊上的那块源石磕到韩金的头侧。他躲开来,转头问他:“不能把辅助的能量传进我的手吗?”


“哈哈,哪有这么容易。”他笑了笑。“源石技艺是需要媒介的。除非我的手全是源石,或者我是个重度感染者,否则哪怕我的手像这样和你贴着,也传不过去的。”


“那我怎么在箭射出去后控制它?”


“并不是一定要和你紧贴着才能传达的。箭离开你只有零点几秒,它本身又是细长的、合适的源石技艺导体,你又不是要让它拐弯,只是轻微操控这种程度,不是感染者也可以驾驭。”


韩金没有回应,而是转过头来继续瞄准。握着他的那双手松开了,他再一次集中于目标之上,缓缓吐出一口气。


咻地一声,箭矢穿梭出去,韩金却没有卸力。直到半秒后它击中接近靶心的位置,才将双臂放下。


刘旭东刚想说就是这样,却被他立刻捡起一支箭的动作打断了。于是他再抱好双臂,看着这小子还能有什么长进。



用足、酮造、备弓、起弓、拉弓、会、离、残心。箭再一次稳稳集中在靶心附近,韩金转过头,对上他的目光。


“学的挺快,但是还得练练,你看你累得。”


他喘着气把弓放到地上,慢慢往场地边缘的长椅走。刘旭东也跟着过来,坐到正在喝水的韩金旁边。


“说起来……整合运动又对切尔诺伯格外环发起进攻了。”刘旭东叹了口气说。


“嗯。”


“你不打算加入预备队吗?说不定有机会上战场和整合运动战斗。”


韩金摇摇头。


“那你的好兄弟呢?他想打仗?”


“他也不想。他也害怕感染。”


“哦。”


刘旭东坐着发呆,想着自己来的时候遇到的几个去休息的行动预备组的成员,没一会儿却注意到韩金时不时地往他脸上的源石瞟。


“干嘛。”


“这样用源石技艺,我不会感染吗?”


“我不知道。实话。”


韩金眯了眯眼,伸手上去碰上那块源石,冰凉坚硬的触感,还能感觉到微弱的能量在里面兜转。刘旭东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接着他的指尖就感觉到了带着电流的高热。


“……烫!”


他的手挣脱开来,指尖有些发红。罪魁祸首则笑着看着他揉搓手指的样子。


“源石结晶要是再长大点,估计能做铁板烧。”他笑了一声。“继续吗?”


“水瓶给我。”


阿狸愣了一下,举起他的示意已经空了。


“对,给我。”


午休时间结束了,来练习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走了进来。韩金转了转手里的空水瓶,把它立到了一旁,起身去捡起了弓。


那天训练场关闭之前,韩金手里捏着几个空瓶子站在门口,等还在收拾东西的刘旭东。他眯着眼望过去,看到一个短发的女孩子叫住了他和他说了些什么。


“这么受学生欢迎?”韩金把瓶子抛到空中再接住。


“没,是个预备队的,明天要去一线。他们都要去。”


韩金没回应他,只是接着玩手里的瓶子。


“你收瓶子干什么?”


“卖钱。”


“你现在的工资不够吗?”


“攒着备用。”


刘旭东笑了:“确实,有钱赚干嘛不赚。”


“他们去一线你不紧张?”


“又不是和敌人交火,紧张什么。他们去接应行动组的而已,一般离整合运动很远的。”


韩金转头望另一个方向望去,那边集结着所有行动预备组的人,组成一个方阵。地平线上的半个落日将余晖洒到他们身上,逆着光看不清楚。







“又怎么了?”


“我跟你说,我的笔记本在我枕头下面,你想看就看,里面除了矿石病之类的笔记还夹了一些零钱,然后笔在床头这个缝里。”


“?你说这个干什么。”


韦朕一边整理着堆在床底的水瓶,一边数着个数。


“我们要去一线支援了。整合运动的攻势太猛,行动组的请求已经通过了,今天凌晨行动预备组就要过去。”


“你们不是只用接应的吗?”


“最好的情况是这样的。那样我们到的时候行动组已经压制住整合,但如果他们没法让整合运动暂时撤退,我们也得帮忙。”韦朕说着,将瓶子落整齐,然后爬到上铺躺下。


“哦……那为什么告诉我笔记本在哪,你准备死了?”


“不是,顺着教官的指令而已。”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教官说,这应该是整合运动的最后战力了。只要我们能撑住掩护好行动组的人,几天就能回来。”


韩金坐到下铺,算了算空水瓶能卖的价格,把房间角落的袋子拿了过来抖开。


“明天不用教人,我回城区把这些卖了吧。”


韦朕没有回他。韩金也不再重复,不想再打乱对方现在的情绪。他盯着上铺露出来的缺了一块的羽尾,那是韦朕在模拟战场里被刀刃划掉的。只是羽毛的一小块,并没有让他受什么伤,回来那天那簇耳后的羽毛还留着一个整齐的切口,现在慢慢长了回来,却也还是参差不齐的。


韩金用食指卷了卷头上的耳羽,把装满瓶子的布袋丢到下铺,关灯爬到自己的床上。


“……别死了。”





推开宿舍的门,里面空荡荡的,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少了几件。韩金又数了一遍手心里沾着汗的零钱,踮起脚尖把韦朕的笔记本拿出来,夹在零钱那一页。他随手翻翻,又觉得闲得无事,于是随机找一页翻开看了起来。


那一页的第一句就写着: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不是完全正确,只能提供参考。


下一句是:似乎只有感染者死后,才会给其他人传染矿石病。


韩金想,这和刘旭东说的一样。但他有时依旧会担心这些消息的可信度,特别是源石的能量传入他的血液之时,那种莫名的恐惧一直存在。他不知道,这个维持着世界运转的强大能源究竟打算如何对人下手。


那上面写道:平常来我们这边传递消息的哥哥感染了,还带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萨科塔小孩,他说,跟天灾共事,总是要感染的。那个哥哥很乐观,但是我依然害怕矿石病。我可不想在死的时候被源石覆盖。


往后翻十几页,又是一段:我又见到那个哥哥了,他还是带着那个小孩子。我才发现那个小孩好像是感染者,哥哥说他这么小就感染了,很担心他每天跟着自己走危险区域将来会怎么样,但在拉特兰遇到他的时候,他一直缠着想当天灾信使,所以还是带着他了。


这是你的日记还是笔记本啊?韩金想。


门响了。他回过神来,把书放回枕头下面,走过去开了门。


“去城区逛逛?”刘旭东倚着门问他。


“我刚从城区回来……”


“那你现在有什么事吗?”


“没有。”


“那就跟我去逛逛吧,这样的休假千载难逢。”


那天,行动预备组全员都去到切尔诺伯格的外环提供支援。即便不是每个预备组都要上前线,军营依然带了整队过去作准备。刚好还是训练生的休息日,整个军营空荡荡的,没剩下几个人。


韩金走在刘旭东后面,他回头看,是他来这里时的那条路。现在他们走了,里面还在工作的人更少了。


突然被扯了一下,大概是刘旭东走太快,发现他没跟上,又回来了。于是他转为跟他并排走,一路无言。韩金抬起头看,远处的天空中,云朵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一大片软绵绵的白色。


“你看,那边好大一块云。”


刘旭东转头望过去,又笑笑:“风吹的吧,确实挺大,周围的云都没了。说不定之后会下雨。”


在切尔诺伯格是看不到蓝天的。源石工业的工厂密密麻麻地建在这里,用灰把天空罩住了。但今天天气难得的好,灰色中也透出些蓝来。


“那边是一线的方向吧。”


“好像是,但一线远很多吧,可能云也看不下去整合运动了。”


韩金突然想起了想问很久的问题。他把头转回来,张口问刘旭东:“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想去城区买点东西啊。”


“不是,”他顿了顿。“你为什么不留在拉特兰,要来切尔诺伯格?”


刘旭东轻轻笑着:“你真的想知道?”然后边走边跟韩金解释起来。


“我本来就住在拉特兰里很偏远的地方啊,后来还不小心感染了,其他萨科塔也开始躲着我,我就想,那我还不如走呢。”


“怎么感染的?”


“我之前……觉得天灾信使很帅嘛。有一次假装出去买菜,偷偷跟着天灾信使走了好远好远,直到我亲眼看到了天灾,被吓到了,才跑了回来。跑了好几个小时才回去。”


“那次天灾是一阵风暴,源石夹在里面,不知不觉间我就吸入了太多源石颗粒了。再加上摔倒的时候,脸磕到了地上的源石结晶,感染就从这里开始蔓延了。”


他们走到城区的边界,刘旭东指了一条路。


“现在我说的轻松,实际上当时怕得要死。那才是……一年多前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要来乌萨斯?”


“我想到离拉特兰远一点的地方。而且,乌萨斯的感染者占比很高,我在这里不容易受偏见吧。其实走了很久,走着走着就决定到这了。”


可这里的感染者也很不受待见啊。韩金想着,没有张口。


“那你还不如去卡兹戴尔。”


“我肯定不会去那种全是萨卡兹的地方啦。”刘旭东苦笑着,走到一家外观与众不同的店里。韩金不明觉厉地跟在后面,看着他在几个球状物体里挑选。


“你要买什么啊。”


“我给我一个学生买。”刘旭东拿起一个,那个球体便在手里逐渐发出光芒。“那个短头发的,她天赋很好,我之前跟她打赌看他能不能很快学会一个技艺,不久就展示给我看了,所以我给她买个奖品。”


“为什么是球?”韩金走过去,把手放在球上,立刻感觉到里面旋转着的能量,他顿住了。


“法器。每个人适合的媒介都不一样,她很擅长借助圆的东西使用源石技艺,适合拿个水晶球什么的。”


“我呢?”


“你不是术士也不是辅助知道有什么意义……狙击和法术的操控原理不一样,不管怎么改,你的媒介都是弓和箭吧。”


于是韩金收了声,直到刘旭东买完东西,两人便在路边随便找了家面馆子,店门口的招牌上挂着个辣椒挂件,韩金来了兴趣,便拉着人进去坐下。


刘旭东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碗面,清澈的汤上浮着几滴红油,碗中间也放了一小撮辣椒圈。看着味道偏清淡,他夹起一筷子塞进嘴里,嚼着嚼着脸色就变差了起来。


“艹,这东西好辣。”坐在旁边的人在桌子上乱摸着,握起水杯一口灌到嘴里。


韩金吧唧了一下嘴,看着自己铺满碗面的红色,感觉没尝到什么辣味。在刘旭东痛苦喝水的期间,他又尝了尝加了辣椒酱的版本,眼前一亮,向老板要了一罐辣酱。


“这个能放多久?”


“这种东西啊,别说一个月,两三个月都没问题的。”老板摆摆手,把罐子放进塑料袋里递给了他。


他接过了袋子,顺便把口袋里的钱拿了一些出来。


“我和他的,我付。”





“买了什么?”


韩金提起袋子向他示意。


“好吃,买给学生。”


刘旭东的嘴唇边还是红的,用筷子沾了点桌上免费的辣椒酱,又开始猛灌水。


“你学我就算了,你给学生送这个他不得恨死你!”


韩金笑了。


“怎么,你能有好学生就不允许我有?”


他坐在椅子上等刘旭东吃完,起身跟他往军营的方向走。


-tbc-


怎么说 本来打算找个中午或者下午发的 

后来想想反正也没人看 啥时候发都无所谓8

哎 过平静日子真好 老贼能一直过着平淡的日子就好了。

啥时候才能跟金泰相相遇啊。

NO.End

【群像】风尘(三)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的狸马环节


(三)

韩金把箭搭上,拉开弓,指向正前方的靶子。靶子周围的视野刹那间变得清晰,他将准心微微上抬,松开了弓弦。


一声箭锋利划破空气的声音,那支箭便猛击到远处的靶子上。


“看到了吗。”韩金转身。“刚才那样,把准心向上抬。到了模拟战场上,还要根据风向调整准心。”


怎么会有人他妈的不知道准心要调,他们以为箭是指哪打哪的吗。


“教官,”有个学生举起了手。“铳呢?”


韩金卡了一下。


“铳……我没见过。”


铳的威力低于弩和弓,肯定也要抬。但如果结合了源石技艺,应该...

·明日方舟au 详情见合集

·终于到了👴最爱滴的狸马环节


(三)

韩金把箭搭上,拉开弓,指向正前方的靶子。靶子周围的视野刹那间变得清晰,他将准心微微上抬,松开了弓弦。


一声箭锋利划破空气的声音,那支箭便猛击到远处的靶子上。


“看到了吗。”韩金转身。“刚才那样,把准心向上抬。到了模拟战场上,还要根据风向调整准心。”


怎么会有人他妈的不知道准心要调,他们以为箭是指哪打哪的吗。


“教官,”有个学生举起了手。“铳呢?”


韩金卡了一下。


“铳……我没见过。”


铳的威力低于弩和弓,肯定也要抬。但如果结合了源石技艺,应该都能减少重力的影响。


这是韩金的推断,但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说出来。于是人群散开了,留下韩金一个人盯着自己手里的弓。


源石技艺和…铳。


了解都太少了。


铳太过于昂贵,不只是他,他所认识的人都没有人有这样的财力。拉特兰也离乌萨斯太远,又会有几个萨科塔会偏偏来到切尔诺伯格中,那头顶光环背带翅膀自带守护铳的天使他从来只在人们的口中听过。


他所生活的地方太贫困、太落后了。在那样的地方,在这个人们对感染者避之不及的社会中,他没有任何接触到源石技艺的机会,他甚至连源石技艺和矿石病的关系都搞不清楚。


他转头望向刚才那个向自己提问的学生,眼神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他的头低下来,叹了口气。


算了。他们怎么会知道呢。




“?嗯?你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


韩金轻轻将绷带撕开,把韦朕递给他的药膏涂上去。似乎是一点纤细的棉絮被撕开时牵扯到了伤口,那里又有一小块开始流血。


“你别动。”


“其实我也不算很清楚这些问题啦……我都是看书和听别人讲整理的。”


“你说就是了。”


“嗯……学源石技艺差不多每个人都有天赋的,因为我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嘛。但是感染到一定程度后,血液内的源石也会开始增幅我们的技艺。”


“不是感染者也能用源石技艺?”韩金绑好新的绷带,转身把东西收拾好。


“当然。”韦朕笑着起身,准备往上铺爬。“我们教官说之后也会教我们源石技艺的。”


韩金愣了一下。他们教官会,但他呢?他就是教别人的啊。


“……但我不会源石技艺。”


韦朕登上梯子的第二阶,身体一僵,又吸了口冷气慢慢退了下来。


“……要不你去问问你们那边的军官?说不定他们有打算的。”


韩金点点头,一把把韦朕按到自己下铺。


“你伤口又出血了。别让我绷带白换了,今天你睡下铺。”


“但我被子还在上面啊……”


韩金伸手把扁平的枕头和两张不厚的被单扯下来给他铺好,然后自己爬到了上铺。


“睡吧。”他说。






哦,被那个b说中了。


数天后的午休时间,韩金逆着光站在那个军官面前的时候这样想。


“你不会源石技艺?”那个军官问他。


“是。”


“他是专精辅助的,以后他来教你。”军官拍了拍站在他旁边的男孩子。“他以后也跟你一起教这些训练生,你们两个好好配合。”


韩金望向那个人,轻轻眯了眯眼。那人头顶的光环和背后玻璃碎片似的翅膀吸引着他的目光。他看着比韩金大一点,手里捏着一根细长的法杖,迎上韩金的目光。


“你要把学到的源石技艺融入你作为狙击的战斗中,去教给那些学生。明白吗?至于怎么融入,就是你要研究的了。”


命令从耳边风一般吹过,韩金向准备离开的军官鞠了一躬,目光却一直停留在那个走到一边做准备的男孩子身上。


“有那么好看?”


韩金对着面前比自己高一截的人,喉结上下滑动。


“……教我源石技艺?”


“那当然。”


三个愿望一次满足。韩金想。




“先让你感受一下。”


男孩子说着走到他身后,法杖在手中一转,顶端的橘色在空气中划出印记,一股炽热的力量从韩金脚底爆发,很快顺着血液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明显地抖了一下,显然是不习惯这种感觉。后面叫他拉弓的声音传来,他便把箭搭到弓弦上,瞄准靶心拉到极限。他的指尖颤抖着,却不知道那力量已经从他的身体传入手中的弓和箭。靶心在视野里摇晃着变得清晰,他松手,箭矢的尾端便长长划出一道橘色的轨迹,闪电一般击碎了那块本来就摇摇欲坠的靶子。


韩金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直到那个男孩子缓缓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意识才飞了回来。


“泰拉世界的空气里充满了细小的源石颗粒,只要你愿意去感受它、利用它,它就能作为源石技艺为你所用。”


刚才被源石技艺提升后,韩金便逐渐能感受到身周的能量了。那对他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哪里的空气中源石密度高,他越能够感受到那些地方充斥着的热量。


随后,他就被头顶旁边的能量吓了一跳。他推开搭着他肩的人,往能量聚集的地方看。


那个男孩的脸颊上,长着一块深色的源石。


“你……是感染者……?”


他向韩金微笑了一下,摸了摸自己脸颊边缘的源石。


“是啊。但你放心,我的感染程度很低,只是病灶集中在这里罢了,实际上比看上去要轻很多。”


韩金抬眼看着那块半透明的墨色结晶,那就像是把皮肤当作土壤破土而出的枝芽一般,周围还带着穿过血管的细小扩散。


他不记得这是他见过的第几个感染者。但从小到大,在切尔诺伯格的贫民区,感染者只有被人驱赶和厌恶的份,他和韦朕从来只远远看过那些人,而不是现在这样——站在他的面前。


“你会感染我吗?”


男孩子大笑了一声。


“你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啊。感染者只有死了,才会成为传染源的!现在你跟我干什么都不会传染,除非你把我脸上的源石吃了……怎么,你很讨厌感染者吗?”


“我不讨厌。但也不想感染。”


“哈哈,没关系,今后我就要和你一起教人了,你讨厌也没办法。”


韩金不知道回他什么,于是转头去随便捡起一支箭搭到弓上。用足、酮造、备弓、起弓、拉弓、会。每一个动作中,在他呼吸间能感受到的能量逐渐累积,从口鼻、皮肤中渗入体内,再将炽热的感觉传给指尖,注入弓箭之中。


能量很少,和刚才被法术提升的感觉完全不同。可韩金却比之前还要紧张,牙齿咬着下唇,手指抖得厉害,汗水也从额头上滑下来,只有双眼睁着,直到面前模糊一片的视野在一瞬间变得清晰,让一切细节聚焦在正前方新的靶子上,紧绷到几乎抽筋的手指才放松开来。


离。


箭如往常一样射了出去,韩金一下子卸了力,抬眼去看远处那只射歪了的箭。它很极限地停在了靶子的最边缘,和他平常的水平差得有点远。


“学得真快。”他听见后面的人说。


韩金眯眯眼,慢慢往靶子的方向走,直到面前,他探头去看,发觉了击中地方周围的一圈痕迹。他用手去摸,那一块像是被削掉了一点。


这样的啊。


再走回原地的时候,他点头向他道谢。


“你现在谢什么……我还要教你好多呢。”


韩金又点点头,抬头望向他的铭牌。


“这怎么读?”


“阿狸。”


-tbc-


S.Mian.

kda的圣诞树!!!(我在干嘛?

kda的圣诞树!!!(我在干嘛?

人间星雾

我阿狸真是太好看了呜呜呜,永恒大礼包已get

我阿狸真是太好看了呜呜呜,永恒大礼包已get

森蚰

K/DA. ahri

keep your eyes on me now❤


Ahri   森蚰 

摄影后期 thx  卿言  

排版  秀一  

K/DA. ahri

keep your eyes on me now❤


Ahri   森蚰 

摄影后期 thx  卿言  

排版  秀一  

蓝蟹菌
我 爱 她

我       爱      她

我       爱      她

名璃_

[性轉學園阿狸]

*領帶錯色注意
(買了還沒到(哭

純粹紀錄用,是符切太太家的設定!

原繪@符切
*已授權*

[性轉學園阿狸]

*領帶錯色注意
(買了還沒到(哭

純粹紀錄用,是符切太太家的設定!

原繪@符切
*已授權*

涼子無憶
今年又平安的要過去了,許久沒發...

今年又平安的要過去了,許久沒發文浮水冒泡個,別讓大家以為我失蹤人口了,順便問問有沒有發車的好辦法,截圖不行,Lof不讓發,雖然不知道有幾個人吃燼e車就是了

目前準備大考,所以這陣子比較少發糧(。有寫文也都是在本子上,懶的打上來,寒假比較有空會發一篇長篇的刀e,去年的刀伊AB O估計也會寫完

依序 ez兔女郎 yys山兔 冰川ez 傾國阿璃 電玩ez 聖誕節同人銳雯 粉色的女警 yys般若 中間是Lozia大的魅惑ez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占tag抱歉…(

今年又平安的要過去了,許久沒發文浮水冒泡個,別讓大家以為我失蹤人口了,順便問問有沒有發車的好辦法,截圖不行,Lof不讓發,雖然不知道有幾個人吃燼e車就是了

目前準備大考,所以這陣子比較少發糧(。有寫文也都是在本子上,懶的打上來,寒假比較有空會發一篇長篇的刀e,去年的刀伊AB O估計也會寫完

依序 ez兔女郎 yys山兔 冰川ez 傾國阿璃 電玩ez 聖誕節同人銳雯 粉色的女警 yys般若 中間是Lozia大的魅惑ez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占tag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