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k刘彰

35.8万浏览    4140参与
Amori
好喜欢这张的狐狸精 这是直男能...

好喜欢这张的狐狸精 这是直男能做出来的眼神吗 整个神态都是媚 ​​​

好喜欢这张的狐狸精 这是直男能做出来的眼神吗 整个神态都是媚 ​​​

ACk11

【说唱新世代】我们的名字·02

三刷节目后的激情产物 无脑甜文 含occ

1.团宠向,主AK

2.错的地方可以礼貌指出

3.别上升(不然让AK拿加特林突突你

——————————————————

  

  你可以说是没写过cypher的。


  虽然加入公司时间最长,但从没在网络上露过脸,公司几次的家族歌曲也只是参与制作,帮忙修改提意见,并没有演唱过。

  

  所以在规则提到要限时创作cypher时,还是和一群刚见过面的人一起合作时,你几乎是瞬间皱起了眉头。

  

  直到每个象限给出关键词之后,紧锁的眉头才算舒展开了些。

  

  这跟在学校上课时的限时命题作文训练,没什...

三刷节目后的激情产物 无脑甜文 含occ

1.团宠向,主AK

2.错的地方可以礼貌指出

3.别上升(不然让AK拿加特林突突你

——————————————————

  

  你可以说是没写过cypher的。


  虽然加入公司时间最长,但从没在网络上露过脸,公司几次的家族歌曲也只是参与制作,帮忙修改提意见,并没有演唱过。

  

  所以在规则提到要限时创作cypher时,还是和一群刚见过面的人一起合作时,你几乎是瞬间皱起了眉头。

  

  直到每个象限给出关键词之后,紧锁的眉头才算舒展开了些。

  

  这跟在学校上课时的限时命题作文训练,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吧,着重需要提到关键词了是,你这么想着。

  

  限时两个半小时,你连一半的时间都没用到就写好了,戴着耳机坐在石玺彤旁边,听着best修修改改,时不时的探头看她的进度,但并没有插手打断石玺彤创作的思路。

  

  过于无聊了些,长时间没说话的嗓子也有点干涸,你舔了舔唇,吞了口唾沫,转头看着手机没剩多少的电量发呆。

  

  这时,面前出现一只手臂,握着一瓶没有包装的矿泉水,横在了你面前。

  

  “要喝水吗?”戴着半黑框眼镜的男生,看着你低声问道。

  

  你下意识的想摆手拒绝,被对方看出了意图,他指着对面墙角一堆被撕掉了原有的广告纸,贴上了节目组特制的logo的矿泉水,再次开口说道:“是节目组准备的,我刚才多拿了一瓶。”

  

  “谢谢。”你没有心理负担的接过道了谢,拧开抿了一小口,递给了身边的石玺彤。

  

  有人主动找你示好,两个人的距离又那么近,好像不说点什么不行了,你一如既往的开启了搭话必备的三个问题。

  

  叫什么?多大了?什么星座?

  

  “我叫AK,今年21岁,星座我不太了解,不过我是12月18号的生日。”

  

  12月18日,射手,火象星座。

  

  你在心里极快的给面前的人下了定义,也多了几分好感。

  

  一个小时的时间,在你们俩尴尬又互相有了点了解的情况下结束。

  

  现场的气氛在马思唯说可以拿着手机看歌词后,有了新的高潮,你手机没电,但还是勉强撑到你唱完,看黄子韬激动的直拍打身旁马伯骞的样子,你觉得自己应该表现的还不错,也成功的得到了一张黑胶。

   

  作为第一象限的成员,表演完之后几乎就是盘着腿坐在地上吃瓜了。

  

  看ty.不想因为职业生涯有污点而不愿拿手机演唱,甚至直接不表演,看夏之禹在没有任何前提下放弃考核,看黄子韬生气扔下黑胶离场。

  

  导演问过原因后和马伯骞追上去劝,马思唯把夏之禹拉到一边谈心。

  

  “黄子韬老师他……”石玺彤第一次见黄子韬生气,有些被吓到了。

  

  显然你不是第一次见了,非常淡定的拍了拍石玺彤一直被你握住的手,开口:“没事,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十五分钟后,在你的预言buff的加成下,黄子韬跟在导演身后返场,跟大家道了歉,继续第四象限的考核。

  

  每个象限都选出了三个人,参加晚上的无限battle。

  —————→

  和女主比赛或者是有矛盾的人没有具体的名字,会简单的概括写,贷人我每个都喜欢。

Amori

Aloha在我心中永远是第一位!!!

Aloha在我心中永远是第一位!!!

GW

【into1x你】玩在一起 05.

:abo ooc 综艺带生活

:2/8/10/11

:无文笔o

  

  

  “赞多?”紧接着他又揉了一下,范围更大,你咬着牙坚持没发出声。缓过来以后,“出去!”你一脸委屈的瞪着他。

  

  赞多靠近你耳语道:“我不要,这里好ruan啊。”

  

  这下又多了一个刺激源,你移动着脑袋,往气口反方向逃窜。你摸了摸口袋,把抑制贴贴在了他脖子上【既然可以抑制发情,不知道对alpha有没有用】,贴上的一瞬间,他有点懵:“这什么东西?”

  你乘机把他的手从裙子里抽出,把他推开了。

  他似乎清醒了一点,撕下抑制贴端详着。你从他手里一把抢了过来,打开插销夺......

:abo ooc 综艺带生活

:2/8/10/11

:无文笔o

  

  

  “赞多?”紧接着他又揉了一下,范围更大,你咬着牙坚持没发出声。缓过来以后,“出去!”你一脸委屈的瞪着他。

  

  赞多靠近你耳语道:“我不要,这里好ruan啊。”

  

  这下又多了一个刺激源,你移动着脑袋,往气口反方向逃窜。你摸了摸口袋,把抑制贴贴在了他脖子上【既然可以抑制发情,不知道对alpha有没有用】,贴上的一瞬间,他有点懵:“这什么东西?”

  你乘机把他的手从裙子里抽出,把他推开了。

  他似乎清醒了一点,撕下抑制贴端详着。你从他手里一把抢了过来,打开插销夺门而出…

  

  跑回包厢的时候已经喘的不行了,你调整着呼吸,慢慢走到周柯宇面前,他边起身边问你怎么了。

【还是被发现了】你坐下喝了口水,一个谎言已经被编织出来。


“我上完厕所出来,你猜我碰到什么了?”

“谁啊”张嘉元凑近了些

“omega!她好像觉察到我是alpha了,把我往厕所里拉,想让我标记她,我不愿意,她就撕下了他身上的抑制贴,塞到了我的手里”


  你说着拿出了那张皱皱的抑制贴,周柯宇好奇的戳了戳。


“她估计在发情期,我吓的捂着口鼻一把推开她,跑了回来!”

“为什么会有omega想要主动被标记啊?”刘彰好奇问到

“她是不是看上你了?”张嘉元打岔到

周柯宇看了看嘉元“也不是没有可能。”说完和他一同看向你点了点头

“也有可能有alpha看上了她,她不愿意屈服,想着随便找个alpha标记了以后那个人就对她没办法了…”你一脸神秘的说着【会不会信啊?

他们在应和着。【真信了啊!


  刘彰突然拍了一下桌子,你们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赞多也去厕所了!”

  你们立马起身,“完了”张嘉元丢下一句就开始往外跑。

你在后面追赶他们,【反应还得再练练,刚刚他们起身差点没跟上,吓死我了,接下来又是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厕所在这边”你喊着,声音微喘还带着焦急


  张嘉元敲了敲厕所门,“赞多?你在里面吗?”他想要听听里面的动静,把耳朵贴了上去却发现门没锁,他回头看了看你们,你们点了点头,他慢慢推开了门,看到赞多闭着眼蹲靠在墙边。


 张嘉元一把把他拉起,和ak一起把他扛回了包厢。

张嘉元拖着他拉进卡座里,你坐在他的旁边

「其余两人站在你旁边」

  

  “醒醒!赞多”张嘉元摇了摇他的脑袋


  赞多慢慢睁开眼睛“干嘛?”已然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你在厕所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刘彰焦急的问道

  “我…”赞多揉了揉脑袋,努力回忆着“我记得我在厕所门口等,然后嘉汐从里面出来了,她好像有点晕,走路不太稳,我就抱住了她。”

  “昂?我嘛?”【完蛋了!】大家一脸疑惑的看着你,你佯装震惊疑惑,像在回忆着什么。

  “你确定看到的是嘉汐吗?”刘彰稍显冷静。“你也有点喝多了”

  赞多皱了皱眉,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可能不是,但一定有个女孩子在我怀里,这我应该没有记错。”


“然后呢?”

“我有点记不太清了,就记得…”他抬起手,看着回忆道“我好像...摸了她的屁股。”

“昂?啥呀!”

“你怎么想的,摸人家。”

“我也不知道…”赞多一脸无辜,其他人看着他一脸看变态的表情。


  “可能是赞多闻到了她的信息素,失控了!”你认真的解释道


  “对,她不是抑制贴都塞给你了吗?”周柯宇用手抵着自己下巴,一副侦探模样。


  “那她怎么逃走的?赞多的力气不小,要是真…失控”刘彰扶额“她跑得掉吗?”


  【跑掉了,哈哈哈当然跑掉了】你努力憋着心中的喜悦还不忘点着头


  “诶呀,我也记不清了”赞多有点烦躁了


  “那我们不回忆了,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了?”你笑着对他说【赶紧回去吧,记起我来可不好


  “还是嘉汐好!”说着他扑上来抱住了你

“赞多!你是不是喝多了!”你拿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其他人也帮着把他扯开

“别发疯了!”

“真丢人”

“我滴妈呀,喝成啥样啊”


赞多被扯开后,说“诶?抱着好像她啊


“谁啊?”

“厕所门口那个”

“你是不是喝傻了,是个人就是她啊?”

“可能只是身材差不多吧。”你解释着【别再说话了,我要兜不住了】

“回去吧。”刘彰扶着你起来了,你小声道谢

 

楼下,一辆商务车慢慢靠近停了下来,车窗下移


“小彦?”

“上车小姐。”

“那他们?”

“一起送回去。”


  你坐在了副驾驶,他们在后面坐着


“回去赶紧睡觉,明天还要工作呢。”

“你吃了那么多肉,必肿!”

“赞多才肿!喝了那么多!”

小彦发问“你们喝的什么酒啊?”

“米酒。”

“那度数应该还好吧。”

“赞多是喝的太多了,甜甜的喝起来就没有节制了。”

“赞多酒量还好的,至少比嘉汐好,她没几杯脸就红了。”

“是吗?”小彦眼睛变得犀利,你感受到旁边一股杀气,你一脸装傻的看了他一眼,立马把眼睛别向另一侧,佯装看风景。【完蛋了完蛋了!】

 

  

         没一会到酒店了,在楼层处你们挥手道晚安。「你的房间忘左走,他们的往右」


“小彦,晚安!”你小跑回房间,刷房卡,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你重呼了一口气【还好跑得快,否则要被骂死】你脱了外套,躺在床上。

“滴”房门传来解锁声,你吓得从床上跳起,扒着墙角探头盯着房门。

“小姐,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只见小彦一脸严肃的关上了门。

  

  

  

孙孙my.

说唱新世代/夏悸.

“谁说东北没有rapper,东北出了一个很牛的女rapper,就是我林莫思”


那年夏天像一团旧烟火,回忆牵着我…

ooc 预警!!! 

可能我自己get不太到的一些人戏份会比较少

会改变一些事情

女主团宠


第三人称有点别扭,我还是改第二人称吧,抱歉抱歉,多多包涵


……

接上集


你和石玺彤,subs代表了第一象限出战


……

凌晨两点,你终于等来了开拍


“古惑仔,我要古惑仔!!!”黄子韬的声音想起,选手们都打起了精神,你打了个哈欠


弹幕:


救命救命Mercy这个表情好可爱啊啊

新增女鹅

有没有人感觉Mercy...

“谁说东北没有rapper,东北出了一个很牛的女rapper,就是我林莫思”


那年夏天像一团旧烟火,回忆牵着我…

ooc 预警!!! 

可能我自己get不太到的一些人戏份会比较少

会改变一些事情

女主团宠


第三人称有点别扭,我还是改第二人称吧,抱歉抱歉,多多包涵


……

接上集


你和石玺彤,subs代表了第一象限出战


……

凌晨两点,你终于等来了开拍


“古惑仔,我要古惑仔!!!”黄子韬的声音想起,选手们都打起了精神,你打了个哈欠


弹幕:


救命救命Mercy这个表情好可爱啊啊

新增女鹅

有没有人感觉Mercy和ak好配啊啊

思思宝贝和沙一汀的小互动绝了,你看汀子那个手,在干嘛啊啊

期待懒惰和Mercy,冲冲冲!!!

……


前面是表演你都很喜欢,像于贞的《她和她和她》 摊爸《love  Paradise》圣代哥《雨夜惊魂》真的有被震惊到,直到南姐选你的时候,你一下子从观众变成了选手,还没反应过来,你已经要选择压几张币了,本来你打算保守一点,67张差不多,可最后直接加到了10张,为你加了不少压力,幸好沙一汀和石玺彤在一旁为你加油,给你缓解了不少压力


你的表演开始了,紫红色的灯光错乱交织,极具个人风格的伴奏响起

你是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公主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重复

我知道你大概还是

同样在经历一些痛苦

但是没人能够诵读

你尝试融入

这奇怪的世界

让你别化大浓妆

危险藏在学校职场

还有暗巷 

那些不敢想的新闻

正在消灭你的胆量

到底要怎么样

才能做到完美反抗

难以启齿的故事 

怎么往后翻翻

贪婪丑陋批判

随时虎视眈眈

太多的审视挑剔

你开始容貌焦虑 

开始觉得自己优点都一般般

大红灯笼挂在高墙

要求我们皎洁

玫瑰盛开的妖冶

不允许凋谢 

在光与暗的交界

我们需要尊重平等

安全正义别被浇灭”       ——《镜中人》


“woooooo!!!”在场的所有人通通向你瑞思拜,太炸了!!!!


沙一汀:“牛啊牛啊,太炸了”

“谢谢你啊”

石玺彤:“太好看啦!!!!”

“谢谢彤彤~么么”

斯威特:“不错啊闺女”

“谢谢哥”

AK:“真的牛我跟你说,太炸了”

“你也不差”

陈近南:“真的炸,我甘拜下风”

“没有没有,姐你也很牛”

……

最后,你赢过了差不多题材的陈近南

(啊啊啊南姐对不起)


后来的表演你也都非常喜欢,不过很久没有好好睡觉的你已经筋疲力尽了,靠在沙一汀的肩膀上,你缓缓睡去


沙一汀:嘻嘻嘻莫思靠在我身上睡着了捏~~~

沙一汀害羞之余,感觉到身后传来了很多恶意₍•Д•)


再次醒来,是因为沙一汀想帮你盖上外套,去弄巧成拙,把你弄醒了

“唔……干嘛啊真讨厌”

“对不起嘛,我只是想给你盖外套而已啦”汀汀委屈

“算啦,我去洗把脸”


你找到了两位工作人员,打算询问卫生间在哪,却听见他们在讨论着什么

“下午那个去医院的选手挺帅诶”

“确实有点帅,不过看起来有点虚”

看起来有点虚,还有点帅……姜云升???

你也有些震惊,不过想来也是,这一下午都没看见他的人影,你早该注意到的……

没有什么犹豫,你决定去医院探望一下那位只有一面之缘的虚弱道士

“您好,我是这里的选手,请问一下,下午去医院那个人现在在哪所医院?”

“额……好像是在……wx医院”

“谢谢谢谢”


姜云升生病住院了,你心情有些复杂……姜云升这人,你以前打过交道,不过不是以rapper的身份,而是他的特殊行业——道士


那是你9岁的一个冬天,你和沙一汀深夜不知道抽什么疯要跑出去看星星。结果在走夜路的时候,你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像是被鬼附身了,嘴里叨叨着什么我要你拿命赔偿之类的话。沙一汀吓懵了,带着你跑去了你家,你妈妈在玄学界认识了一位大师,好巧不巧,那人正是姜云升道士时期的师父,大师经过一番神奇操作,把你恢复了正常,并让徒弟姜云升照顾你,自己在屋外抽烟。你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15岁的姜云升,纤细白皙的手指为你擦汗,只不过现在用来夹烟了,只一眼,你就被他独特的气质吸引住了,以至于现在你能一眼认出当年那个道士。



……



行了就这些吧,现在ak,沙一汀,姜云升的感情线都打通了,就差subs啦啦啦


文中歌词来源于,万妮达 vava 以及艾热的《镜中人》我超喜欢,就把一小段用在文章里了,都去听啊啊啊







一棵树和一朵花

【说唱新世代乙女】元宵节快乐

迟到的元宵节贺文www

含姜云升,ak,沙一汀,圣代

(找了个没人逛老福特的时候发😉😉😉)

  

姜云升

  你看着锅里白白胖胖的汤圆,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正打算发到家族群里,后耳根突然感受到一股热风,手机也被轻轻摘走。

  “让我看看拍的怎么样。”姜云升下巴放在你的肩上,一手揽住你的腰,说话间喉头的震动引得你脸颊泛红。

  你夺过手机嘟囔着关你什么事,他却也没生气,轻笑着吻吻你的耳垂,调侃道我老婆拍照技术自然是最好的,说罢维持着环抱你的姿势,拿漏勺捞出煮好的汤圆吃了一个。

  

  你看他不说话,有点好奇的问是什么味道,好吃吗?

  好吃啊,他嘴角微翘,偏过头...

迟到的元宵节贺文www

含姜云升,ak,沙一汀,圣代

(找了个没人逛老福特的时候发😉😉😉)

  

姜云升

  你看着锅里白白胖胖的汤圆,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正打算发到家族群里,后耳根突然感受到一股热风,手机也被轻轻摘走。

  “让我看看拍的怎么样。”姜云升下巴放在你的肩上,一手揽住你的腰,说话间喉头的震动引得你脸颊泛红。

  你夺过手机嘟囔着关你什么事,他却也没生气,轻笑着吻吻你的耳垂,调侃道我老婆拍照技术自然是最好的,说罢维持着环抱你的姿势,拿漏勺捞出煮好的汤圆吃了一个。

  

  你看他不说话,有点好奇的问是什么味道,好吃吗?

  好吃啊,他嘴角微翘,偏过头把口腔中的甜美尽数渡给了你。

  

  一吻毕,姜云升笑没了眼睛。

  吃了汤圆,就要永远团团圆圆,甜甜蜜蜜。

  

  

  

  

ak

  国外能吃到汤圆吗?

  能啊,华人超市里好多口味呢!黑芝麻,花生,抹茶,紫薯……已经回归校园生活的男大学生扳指头,很认真的给你数着汤圆的口味,你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忍不住微笑起来。

  实际上,你只要看着他,笑容就会霸占脸颊。

  ak最受不了这笑容,经常从脖子开始发红,知道整个人成了煮熟的虾子,“别看我了,你今天吃了什么汤圆?”

  你摇头,没吃。

  “为什么?”他眼睛瞪的圆圆的,可爱极了。

  

  你偷偷寻思汤圆是团圆的时候才吃的,自己又没人一起吃,吃那干嘛。

  却没直说,可高材生已经看出你情绪低落,暗自懊恼说错了话,却无法穿越屏幕去陪伴你。

  想了半天,把镜头从俊脸上移开,对准了月亮。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们还有很多个满月的日子,可以一起度过。”

  

  

  

  

沙一汀

  元宵节你跟着他回到了内蒙老家过年,第一次在北方过冬,你兴奋不已 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除了惊叹再没有其他语言。

  “这就稀奇的不得了?”他呲个大牙笑你,“走,哥带你看更好看的。”

  

  更好看的,你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一直都在思索,还有什么比雪更好看?

  直到你看到眼前炫彩夺目的冰雕,瞪大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沙一汀得意叉腰,“怎么样,大——开眼界了吧!”你激动的扑到他身上,整张脸不知是乐的还是冻的,红扑扑的。

  

  “哎哎哎!”他没想到你这么高兴,手忙脚乱的保持平衡,却还是两个人一起,呲溜一声倒在冰面上。

  笨蛋情侣面面相觑,看着对方头发上的冰碴儿嘎嘎大笑。

  

  跟你在一起,总是非常开心。

  

  

  

圣代

  你看着满手黏糊糊的面浆,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男友能把糯米粉弄成这个效果。

  转头怒视在旁边讪笑的男朋友,圣代见你盯他,瘪瘪嘴,“再买点材料吧,这次肯定不会出错了!”

  

  得了得了,你劝他还是买包现成的吧。说着说着,你偷偷把手背到身后,出其不意的糊了圣代一脸,发出得逞的大笑。

  “幼稚。”他忿忿喊到。

  “你才幼稚。”你冲他做鬼脸,没比你大几岁,倒是老气横秋,就爱说教人。

  

  他不服,抓起案板上的面糊坨坨跟你打架。

  玩闹够了,你俩瘫在地板上,发愁的看着满桌子“强力胶水”。

  咋办,咋整?你和圣代大眼瞪小眼,一个头两个大。

  呃,恋爱滤镜一定会让打扫卫生都甜蜜起来(真的吗)。

  

  

  

  

  


Amori

   小狗的爱永远真诚热烈💗

   小狗的爱永远真诚热烈💗

GW

AK刘彰恋爱向|无题 28.

:姜云升🈶️酒吧🈶️

:传统艺能

:做梦小学鸡文

  

【心里活动】

  

  天微亮,鸟群开始活动,爱美的雄鸟早早便在整理羽毛,时而清嗓唱两句。蝉也慢慢苏醒,为鸣叫蓄势待发着。

   日光扑向街边的树,想着能落到草地上吧,却被茂密的树丛拦住了去路,只有几簇光和青草相拥,看看周围却孤立无援……

   太阳慢慢往高楼上爬,没一会就摸上了小酒的窗台,刚想袭击,不曾想被遮光窗帘挡住了去路。小酒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光亮,她喜欢黑暗,我记得她自己说过。

  太阳摸索角度,想着钻进她的房...

:姜云升🈶️酒吧🈶️

:传统艺能

:做梦小学鸡文

  

【心里活动】

  

  天微亮,鸟群开始活动,爱美的雄鸟早早便在整理羽毛,时而清嗓唱两句。蝉也慢慢苏醒,为鸣叫蓄势待发着。

   日光扑向街边的树,想着能落到草地上吧,却被茂密的树丛拦住了去路,只有几簇光和青草相拥,看看周围却孤立无援……

   太阳慢慢往高楼上爬,没一会就摸上了小酒的窗台,刚想袭击,不曾想被遮光窗帘挡住了去路。小酒不喜欢睡觉的时候有光亮,她喜欢黑暗,我记得她自己说过。

  太阳摸索角度,想着钻进她的房间,哪怕一缕也好。床头的手机一直在配合着震动,似乎她身边的一切都在为她的苏醒而努力。

  而它们所做的努力也得到了成果,小酒眯着眼睛转身在床头柜上摸索,拿到了手机,缓缓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界面,【8点了,嗯?怎么微博和微信那么多消息】

  

  小酒揉了揉眼睛,拉开了一点窗帘,阳光透过纱窗帘把房间照亮了不少。

  

  “你最近热度有点大啊,要火啊!” “在一起了不告诉我?” …还意外收到姜老师的留言

 


 

 “昂?恋爱脑?”小酒看懵了,缓一缓再回,看看微博出了啥事

 

满屏99+ 打开昨天发的微博,ak的评论底下评论破千了,

 

“哥,这算官宣吗?”

“什么时候自拍能达到这个水平?”

“姐妹,去看看ak的微博吧,是不是要叫嫂子了?”

...

 

手指逐渐慌忙,小酒点了点ak的头像,在左滑后,图片和文字被她一同嚼下,一时间呆住了,嘴唇微颤起来。

 

“喜欢”和一张她和泰餐的合照,那张照片就是ak抓拍到的那张抬眸笑到发甜的那张。

 

“喜欢?”小酒嘴里反复念叨着。【喜欢...昨天的菜?还是我?】

 

心跳加速的点开底下评论

 

“官宣?”

“这是告白吗”

“哪家店啊?看着不错”

“哥,这个文案认真的吗”

“美女都归rapper定律”

“女友粉表示泪目”

“妈妈粉有儿媳了!”

“等ak表态好吗?真在一起了会说的”

“不喜欢这女的,呵呵脱粉”

“要幸福啊!”

.

.

.

小酒好奇看了看他的超话,已然炸了锅,但冷静等正主表态的多些…

 

  

小酒有点疑惑,ak这条微博无疑架着你了,如果解释没在一起,那么ak这种模棱两可暧昧的话会对他形象有影响;

她想起昨天ak对她表白的模样,耳朵瞬间红的跟熟透了似的。

  

“我总不能说,哈哈哈他跟我表白啦,但我还没答应哈哈哈!这也太招骂了!”小酒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抱枕里,虽然这种话欠扁,但作为那个女主角还是忍不住心动。

“先不发言吧”小酒把头发往后撩了撩,退出了微博,开始回复微信。

 


  

“你起的好早啊”

“你不是也”

“我通宵”

“姜老师厉害”

“还没谈嘛”

“微博不都公开了嘛”

“那不是”

——3分钟——

“ak是不是向你表白了,但你还没答应”

“你怎么知道的”惊讶表情包

“我是谁”

膜拜表情包

“ak挺好的,你可以试试”

“我知道,但…”

“你在上海嘛?”

“嗯”

“我正好在,晚上见面聊一下?”

“emmmm”

“你有什么疑虑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好好跟你唠唠。”

“…那好,在哪见面啊”

“xxx酒吧,9点可以嘛”

“okk”

“晚上见了”

 

  

时间过得快,天黑了会儿,小酒出门了。

 

  

【这样打扮,去酒吧没问题吧】

小酒在电梯里的反光里,审视自己。

[大号孔渔网袜,黑小腿袜,黑短裙,白色Polo衬衫]

 

她走上了地铁出发酒吧。

 

“我到了,去哪找你啊?”

“我出来接你”

“方便吗?”

“我带个口罩就行”

“好”

 

小酒在门口踱步,发呆。

姜云升拍了拍你的肩膀

“怎么叫你没反应?”

“啊,不好意思,在发呆”

“是你能干出来的事,走”他挥了挥手

 

进去后,小酒被人潮吓到,头不停转向观察着

【这个装置我好喜欢】

【这个好看】

【音乐声好大!】

【wow,人好多啊】

满脸新奇,脚步也越来越慢,再往前看,姜云升已经被人群淹没。

“姜老师?”小酒不敢喊他大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小酒拨开人群,快步走着。

 

“小姐姐那么着急做什么?”

小酒被拦住了去路,几个男生慢慢围了上来

“小姐姐一个人来的嘛?”

“不是,我找人”

“跟谁不是玩啊,来我们卡座吧”

“原来你喜欢这个款啊?”座位上一个女生上下打量着你

“不好看吗?”旁边的男生一脸不理解

“不用了,我约了人了”你皱着眉头,眼神里多了点犀利。

“小姐姐别紧张吗,我们不是坏人”说着就扯着你的手,往卡座上带。

小酒尝试挣脱,其他男生从后面包围,没了退路。

 

“你们干嘛呢?”

后面的男生被拨开了队形。

小酒的腰受到力,前面的手脱手后,小酒往后了好几步。

姜云升搂住小酒的,往自己身后指引,松开手站在了她前面。

“我们想一起玩会。”

“你认识他们吗”姜云升侧头问道

小酒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恶狠狠的看着他们

“不认识玩玩就认识了吗”

 

姜云升没理他们,转身,扶着小酒的肩膀往前指引她往自己的包厢走。

 

“*****”男生破口骂着

“咔嚓”

“你拍什么呢,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拍”

“你没认出来吗?”

“什么啊”

“那个男的!”

“什么啊”

“是姜云升啊!”

“*,真的吗”

“那那个女的?”

“是对象吗”

“看着不像”

“姜云升说过谈恋爱会公开的,不可能!”

“管他呢,猎物被抢了,烦人”

“喜欢啥啊”

“纯啊,看着就没怎么来过酒吧”

“换口味啊”

“总得多试试吗”

.

.

.

  

你给我说实话,姜云升是不是搂你腰了

———————————————————————————

  

  

Amori

  一边心疼落泪一边觉得好漂亮好漂亮

  一边心疼落泪一边觉得好漂亮好漂亮

Sherry-wan

好喜欢鸭鸭阳光的笑容,有种少年感的腼腆和清爽,小酒窝带点可爱,感觉心❤️都明媚了。

好喜欢鸭鸭阳光的笑容,有种少年感的腼腆和清爽,小酒窝带点可爱,感觉心❤️都明媚了。

祁许

《烟火大会》

   是一些幻想随录啦,请勿上升!我设想的全文应该会比较长,这一篇设定在2023新年的前几天。第一次写同人多多指教! 

——————————————————


       周熹礼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点开微信,输入:

  “听说今天晚上珠海有一个烟火大会,一起去吗?”

  几乎是秒回,刘彰回了消息:

  “我现在不在珠海,抱歉啊。”

  周熹礼顿时空落落的,回复:

  “哦那好吧。”

  刘彰又问道:

  “你打算一个人去吗?”

  周熹礼愣了一下,好像确实除了他......

   是一些幻想随录啦,请勿上升!我设想的全文应该会比较长,这一篇设定在2023新年的前几天。第一次写同人多多指教! 

——————————————————


       周熹礼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点开微信,输入:

  “听说今天晚上珠海有一个烟火大会,一起去吗?”

  几乎是秒回,刘彰回了消息:

  “我现在不在珠海,抱歉啊。”

  周熹礼顿时空落落的,回复:

  “哦那好吧。”

  刘彰又问道:

  “你打算一个人去吗?”

  周熹礼愣了一下,好像确实除了他就没有想邀请的人了,刚刚他拒绝邀请,她下意识就想着大不了自己一个人去。但为了不把心意表露太明显,她回道:

  “不是,还约了人。”

  对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果然很忙。

  “那你们玩得开心。”

  笨蛋,一个人怎么会开心。

  

   

  夜色低沉浓郁,像蘸着油墨的半透明胶体,有几分莫名的厚重。路旁低瓦数的橘黄与成双入对的人影,影影绰绰。

  周熹礼一个人漫步在广场上,耳机里播放着《Aloha》,白色冷帽白色围巾白色大衣,她在人群里真是扎眼的存在,生动又漂亮。

  一个男生过来搭讪:“你好,可以给一下你的微信吗?”

  周熹礼刚想着借口自己没带手机,可惜她正戴着耳机。正在想办法回绝的时候,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周熹礼。”

  她转头,是刘彰。

  他对搭讪的男生礼貌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我妹妹还小。”

  搭讪的男生知趣地走了。

  

  

  周熹礼好久没有看见刘彰了,一米八的大高个,橘黄的光撒在他的身上,那对眼睛看谁都深情,手上还拽着个行李箱。他微微弯腰与我平视。

  “这就是你说的'不是一个人'?”

  “……抱歉骗了你啊。”

  “你一个人出来多不安全啊?下不为例。”

  “你不是说你不在珠海吗?”

  “本来明天早上的航班回珠海,改到今天下午了。”

  “为什么?”

  “好久没看烟火大会了。而且,猜到某人可能一个人去看,我就大发慈悲地陪陪她。”他俯下身与我平视,语气十分欠揍。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流汗啊,你跑过来的?”

  “小跑了一下。”他挠挠头,从裤兜里掏出纸巾擦汗。

  距离烟火大会还有一会儿,两人打算去买奶茶。路上,周熹礼试探着问道:

  “为什么刚刚说我还小?我就只比你小两岁。”

  “幌子罢了,况且比我小两岁不也还是妹妹,还是你真看上那家伙了?”

  “我不是你妹妹,少占我便宜。”

  “好的妹妹。”刘彰发动叛逆技能。

  “……”

  “好妹妹能不能听听我的新Demo?”句子是疑问句,但语气丝毫没有上扬的意思。

  “我跟你说我最近存了巨多好听的Demo,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他看着我的耳机,随便问道:“你在听什么歌啊?”

  “随……随便听听。”

  “不会在听我的歌吧。”

  “在听Aloha。”

  “可恶为什么听我的歌就是随便听听嘛!”

  就在这时,一抹光亮划过天际,一簇礼花璀璨绽开,几声巨响,一簇簇粉红色烟火冲上天空,想是一场粉红色的流星雨,湿润的浪漫主义在发烫。

  我回头看向身旁的刘彰,他的身上映着烟火的粉色,暖暖的,显得很温柔。他仰头看着烟火,静静地享受这场盛大的烟火。

  我小声地说了一句:

  “我喜欢你,不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

  盛大的烟火声中,少女满腔的爱意隐匿在了尔尔人海。像是水消失在水里。

  刘彰转过头,微微弯腰与我平视,认真地说:“新年快乐,周熹礼!”

  “新年快乐,刘彰!


  我们都会有美好的未来。

  

  

—————————————————————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证明我的实力,听我的歌怎么就是随便听听了!”

  “……”

  “你来听听我的新Demo,真的巨~好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