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an

6895浏览    3815参与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4.03】

[图片](我木有小怪兽,我有小熊🐻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艺术总监说: “Alan 在好莱坞很受演员们的喜爱,因为他很有讽刺性,他可以作为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也可以升华他们。不知何故,他可以保持在粪土之上,这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这是所有演员都要具备的,你必须放低自己才得以生存,但他可以却可以不断提升自己,伟大的好莱坞演员都很有男子气概,但其实生活中大多数的人都不是那样的,Alan 就一点儿也不男子气。

“当我看到他在电影中如此出色的表现时,我很激动,从某些方面上来讲,他已经算是个老手了,可以展现出明星般的表演,他很有智慧,可以塑造出伟大的角色,他很伟大,也拥...

(我木有小怪兽,我有小熊🐻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艺术总监说: “Alan 在好莱坞很受演员们的喜爱,因为他很有讽刺性,他可以作为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也可以升华他们。不知何故,他可以保持在粪土之上,这是一场与魔鬼的交易,这是所有演员都要具备的,你必须放低自己才得以生存,但他可以却可以不断提升自己,伟大的好莱坞演员都很有男子气概,但其实生活中大多数的人都不是那样的,Alan 就一点儿也不男子气。

“当我看到他在电影中如此出色的表现时,我很激动,从某些方面上来讲,他已经算是个老手了,可以展现出明星般的表演,他很有智慧,可以塑造出伟大的角色,他很伟大,也拥有着伟大的声音。”

《虎胆龙威》制作人,Joel Silver ,他当时一心想要拍出这部电影,并在百老汇上捕捉到了扮演Valmont 的Alan 。Rickman 当时浑身散发着颓废的气味,当然,Silver 承认自己快要窒息了…他在1994年11月告诉《Late Show》说: “他很吃惊,而他扮演的Valmont 也让我很吃惊。对于《虎胆龙威》来说,我们要找到一个传统式的大块头来展现这个反派角色,但当我们发现Alan 时,他已为反派的新进化做好了准备。”

美国的仇外心理被指责是一种恶习,他们将外国人视为坏人,但他们对那些温和的英国式反派的偏爱,也预示着好莱坞自身的混乱与自卑。这就好像他们不得不派出自己最优秀的成员去争取英国演员,因为他们知道待在家里是得不到这些好演员的。

Simon Langton, 八年前, 是他将默默无闻的Alan 带进了《Therese Raquin》,他说: “当我在好莱坞工作时,我接到过一个电话,他说他是Alan 的朋友,并且手中有一个剧本想让我看看。”

“而Alan 呢,作为那个人的朋友,他说想在洛杉矶的一个著名的酒吧与我见一面,那是一个超现代的地方,到处都是闪闪发亮的大理石,他在酒吧里简直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太英国了,很骄奢也很悠然自得。”

“我们喝了几杯,然后他懒洋洋的回到座位上跟我说: ‘我拍了一部荒谬的好莱坞电影,叫《虎胆龙威》,我在里面扮演了一个疯狂的东欧极端分子,那里只有不间断的爆炸,没有观众监视着我,我和Bruce Willis 一起出演哎!我演的是个大坏蛋…’ 。”

“他非常自嘲,也很友好,也太悠闲了,不过我敢肯定他不会忍受愚蠢的。他那几年来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身体更瘦了些,他高傲的外表更加傲慢了,上眼皮耷拉着,还有那鹰钩鼻…我认为他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很明白,他对这一切毫不畏惧,这还只是他的第一部电影,通常情况下,英国演员会在爆炸的烟雾与火焰中消失,但他没有…(我鼻子酸了…)”




南罹

只搞了一张estar队的


ggx我格子太少简直吹不完。


原图p2有

只搞了一张estar队的


ggx我格子太少简直吹不完。


原图p2有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31】

[图片]

第七章---与魔鬼的交易

在20世纪末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当Alan Rickman 和Peter Barnes 在住所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午饭时,Alan 发现自己被一名女服务员贪婪的盯着,他们坐在外面的一张桌子上,那个女人仍然一直看着他。Rickman 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而后假装没有注意到这种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的来自外界的关注。最终,当Peter 进到店里去结账时,那位困惑已久的女服务员对他说: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朋友…但我想不起来是在哪…” 当Peter 说: ...

第七章---与魔鬼的交易

在20世纪末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当Alan Rickman 和Peter Barnes 在住所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午饭时,Alan 发现自己被一名女服务员贪婪的盯着,他们坐在外面的一张桌子上,那个女人仍然一直看着他。Rickman 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而后假装没有注意到这种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的来自外界的关注。最终,当Peter 进到店里去结账时,那位困惑已久的女服务员对他说: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的朋友…但我想不起来是在哪…” 当Peter 说: “你也许是在最近上映的《虎胆龙威》中见过他。” 她兴奋的叫了一声,说: “当然,当然,他是Bruce Willis!(《虎胆龙威》男主)”  Peter 补充道: “哦…这可真是一个名望转瞬即逝的故事…当我出来后告诉Alan 刚刚发生的事情,他只是被逗笑了,当然,有的人在自己被认错成其他人的时候可不会觉得有趣。”

Peter 指出: “虽然演员们都不喜欢这样的说法,但Alan 现在的名气都来自运气,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十字路口。如果他没有参演《虎胆龙威》,那他可能还要经历更长的等待。” Peter 对Alan 有一种特殊的同道感,因为他们都奋斗了很多年,直到一部电影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对于Peter 来说,他为《Enchanted April》写了剧本,“我奋斗了20年,直到 《Enchanted April》为我打开了大门。它在美国大卖,并获得奥斯卡最佳剧本提名。”如今,Peter 像恶魔一样工作,在短短的五年内写了七部利润丰厚的美国迷你剧,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他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他却把自己的写作场地从大英博物馆换到了麦当劳分店,这让Alan 印象深刻。就像JK罗琳在爱丁堡一家咖啡厅里用潦草的笔迹创作出了《哈利波特》的主人公一样。

而对于Alan 来说,是《虎胆龙威》这部成败攸关的电影改变了他的命运,它成就了他。在第一天拍摄时,他从一个架子上跳到凹凸不平的路上,跳11次(我猜这里说的是我的配图),之后膝盖软骨就断了。他后来说: “这块撕裂的软骨是好莱坞留给我的一个纪念品。” 听起来,这像是一个没想到会再次闯入好莱坞的人说的话。对他来说,他做一切都是小心翼翼,他严肃的告诉自己不能得意忘形,这次的工作一生中可能只有这么一次,毕竟对于大多数英国演员来说,他们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之后Alan 还带走了他的加州驾驶执照,作为另一个纪念品…他考了两次执照,第一次失败是因为他在绿灯时过于谨慎了,他在《Elle》杂志上告诉Karen Moline说: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性格的一种象征吧。”


(好吧,今天和明天都是单数日…看情况吧,明天闲的话就再翻译一点,忙的话就给韦斯莱双子简单的庆个生⁽ⁿᵔᵕᵔⁿ⁾)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29】

[图片]

Francis King 在《星期日电报》上对于《Mephisto》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当Rickman 应该黑化时,他不过是在发牢骚;当Rickman 应该用他的愤怒让所有人感到震惊时,他也只是在撒娇。” 《每日电讯报》的,Eric Shorter 认为: “在慵懒的鄙视和卑鄙的傲慢中,他有一种博人眼球的方式。” 但其他人觉得Rickman 的心似乎不在《Mephisto》这个故事里。

当然,Alan 那种从未符合戏剧评论家口味的声音,最终也会受到抨击。《星期日...

Francis King 在《星期日电报》上对于《Mephisto》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当Rickman 应该黑化时,他不过是在发牢骚;当Rickman 应该用他的愤怒让所有人感到震惊时,他也只是在撒娇。” 《每日电讯报》的,Eric Shorter 认为: “在慵懒的鄙视和卑鄙的傲慢中,他有一种博人眼球的方式。” 但其他人觉得Rickman 的心似乎不在《Mephisto》这个故事里。

当然,Alan 那种从未符合戏剧评论家口味的声音,最终也会受到抨击。《星期日邮报》的Kenneth Hurren 说: “《Mephisto》的主角是一个明星兼政治反叛者,由Alan Rickman 饰演的话,他的声音未免有些单调乏味。”

至于《观察家报》的Michael Ratcliffe…(好吧…他又来了…他不喜欢Alan 的表演)他说: “这个角色需要一些吸引人的真实的表演,这些才能展示出明显的人性,但Rickman 先生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Barney Bardsley 在《城市极限》中写到: “Mephisto 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恶魔…Valmont 是Alan 最邪恶的时期,相比之下,他在电影中饰演的反派只能算是个跳着踢踏舞的无赖(汉斯:  你在说我吗(๑•̌.•̑๑)ˀ̣ˀ̣)。”   《时代周刊》的戏剧编辑在1986年接受关于《Mephisto》的采访时说: “Rickman 通过扮演一个最冷漠的恶魔,成为了一个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之一。”

和往常一样,Alan 十分严肃的对待一切,并把自己的角色视为对那些被野心所吞噬的人的可怕警告,他告诉《卫报》: “这关于你能给自己挖个多大的坑。”

Alan 在电影中扮演Valmont 的这场战斗失败了,现在回想起来,这可能挽救了他的理智。然而,他还是以一种奇怪而又出乎意料的方式打赢了一场好莱坞的战斗,并在此过程中重新挖掘出了自己的幽默感。他曾在百老汇扮演Valmont 时引起了一位电影制片人的注意,这位制片人希望Alan 能在他的下一部动作片里扮演一个魅力四射,聪明老练的坏蛋。总之,就是一个会进行一场真正令人满意的交锋,并与一个顽固分子进行殊死搏斗的坏蛋。(这是下一章的小彩蛋……(⊙ᴗ⊙)……)

尽管Rickman 给我们带来了真正的Valmont ,但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在英国的戏剧势力中逐渐消沉。但矛盾的是,在更民主的电影媒介中,他能充分挖掘自己夸张的戏剧根源,为了在自己的国家获得真正的荣誉,他不得不选择离开。人们这时会想起那位名叫Claude Rains 的英国天才戏剧演员,他曾是20年代伦敦西区的红人,但他后来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去了好莱坞,完全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而至于Alan ,他在一团迷雾中上演着属于他自己的“消失”表演。


《第六章---戴着卷发器的Valmont》 结束啦!

《第七章---与魔鬼的交易》主角是Hans Gruber 哦!冲啊!!!


不加糖的甜咖啡
我们DNA里的氮元素,我们牙齿...

我们DNA里的氮元素,我们牙齿里的钙元素,我们血液里的铁元素,还有我们吃掉的东西里的碳元素,都是曾经大爆炸时的万千星辰散落后组成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星辰。——卡尔萨根


我们都是星辰

你们是最亮的那几颗

首战

永恒荣耀,不灭星辰

我们DNA里的氮元素,我们牙齿里的钙元素,我们血液里的铁元素,还有我们吃掉的东西里的碳元素,都是曾经大爆炸时的万千星辰散落后组成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星辰。——卡尔萨根


我们都是星辰

你们是最亮的那几颗

首战

永恒荣耀,不灭星辰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27】

[图片]1986《Mephisto》


Alan Rickman 似乎天生就是来扮演Valmont 的,当他发现自己可能会被爱情所束缚时,他赋予了自己一种拖长的,英俊的慵懒感,以及一种真正的精神震撼感。

Irving Waldle 在《泰晤士报》上写道: “Alan Rickman 那一头优雅蓬松的头发,摘下他多情阴郁的面具之后,露出一副撩人淫荡的狞笑,又戴上了一张死神的面具。”

《Stage And Television Today》里的Charles Spencer ...

1986《Mephisto》


Alan Rickman 似乎天生就是来扮演Valmont 的,当他发现自己可能会被爱情所束缚时,他赋予了自己一种拖长的,英俊的慵懒感,以及一种真正的精神震撼感。

Irving Waldle 在《泰晤士报》上写道: “Alan Rickman 那一头优雅蓬松的头发,摘下他多情阴郁的面具之后,露出一副撩人淫荡的狞笑,又戴上了一张死神的面具。”

《Stage And Television Today》里的Charles Spencer 欣喜若狂: “Rickman 在《危险关系》中展现出催眠般的光彩,一个肉乎乎的爬行动物,慵懒却有着即刻爆发的狂热能量,他散发着同等的魅力与危险,一个不道德的掠食者,最后却发现自己是个比自己更强大的女人的猎物,以及内心那种不可理解的冲动。”

只有Barry Russell 在1986年春季版的戏剧杂志上发表评论: “他是这部作品里的恶棍,但他太迷人了,以至于不能扮演这种太有可信度的下流角色。”(哦?是吗?)

总之,这是那些能让你的余生都生活在低谷中的评论之一,但至少Ryssell 知道Alan 身上迷人的受人喜爱的品质,但这不适合Valmont ,毕竟他是个闺房里的猛兽。

Michael Coveney 在《金融时报》上说: ”感谢Alan Rickman 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掠夺成性,放荡不羁的Valmont ” 。Sheridan Morley 在《Punch》里写道: “优雅的人渣”。但已故的Kenneth Hurren 在《Mail On Sunday》上发表了些质疑: “尽管Alan Rickman 被广为称赞,但我认为他身上缺少了一种真实的诱惑者的魅力。”

也许正是Rickman 让Valmont 身上仅留了一点点良心,从而激发了许多女性给他写失恋信,正是这种潜在的救赎与变化给了女性终极挑战。

在Rickman 被转移到伦敦西区以及百老汇以前,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剧目组就为他提供了一个将灵魂卖给恶魔的另一个浮士德式的角色,他在戏剧《Mephisto》中再次担任主角,这是个关于战前德国纳粹与国家腐败的故事。

Mark Lawson 在《Time Out》中认为: “Rickman 巩固了他作为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新星地位。” 尽管其他的一些评论家认为他的表演更像是在哗众取宠,并认为他太阴郁和压抑了,也许Valmont 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但能以如此快的速度在《危险关系》与《Mephisto》这两部剧中接连坐稳新星之位,也是很疯狂的啊。


花茶

e家人的日常·4

魅语 

亲闺女的皮肤又来了个

上官婉儿骂骂咧咧的退出直播间


魅语 

亲闺女的皮肤又来了个

上官婉儿骂骂咧咧的退出直播间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25】

[图片]

Alan 还告诉《卫报》说: “这就是让你活着的一部分。” 有一个故事是说Alan 在《危险关系》的排练中,曾让Howard Davies 非常痛苦。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倾向整个过程让Alan 更痛苦,就如Poliakoff 所说: “Howard 是个非常冷酷,非常自我的人。”

然而,对于Alan 来说失去电影版的Valmont 仍是一次非常沮丧的经历。一位朋友说: “他变得非常孤僻和阴郁,尽管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我为他感到很遗憾。”

Poliakoff ...

Alan 还告诉《卫报》说: “这就是让你活着的一部分。” 有一个故事是说Alan 在《危险关系》的排练中,曾让Howard Davies 非常痛苦。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倾向整个过程让Alan 更痛苦,就如Poliakoff 所说: “Howard 是个非常冷酷,非常自我的人。”

然而,对于Alan 来说失去电影版的Valmont 仍是一次非常沮丧的经历。一位朋友说: “他变得非常孤僻和阴郁,尽管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我为他感到很遗憾。”

Poliakoff 说: “说他不难受肯定是假的,1989年,我在诺丁山街上碰到他,当时我刚看完《虎胆龙威》,他跟我说他没去看电影版的《危险关系》,出于团结,我说我也没看…”(hhh好强的求生欲)之后,Poliakoff 又补充道: “他伤得很重。”

Alan 的一个忠诚的朋友Therese Hickey 说: “我非常喜欢Alan ,电影版Valmont 的扮演者Malkovich 是一个自我陶醉的家伙,而Alan 则是真心对人感兴趣,他非常慷慨,如此电影化,如果他有这个机会的话,他会在荧幕上创造出一个精彩的Valmont 。”

对Alan 来说,怯场是个经常出现在他肩上的恶魔。1992年他告诉《GQ》杂志说: “每次上台前,我必须要让自己努力找到角色本身。” 扮演Valmont 的压力只会加剧他的怯场,他必须立刻占据主导地位。

Adrian Noble 坚持认为: “每个人都知道《危险关系》会火,我不记得Howard 是否对此抱有怀疑态度,我只记得他反对任何人来导演它。他说Alan 重回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我对此有发言权,因为自从Alan 在布里斯托尔帮助我制作了《Man Is Man》之后我就认识他了。”

Valmont 和Slope 一样,Alan 这个多面恶魔身上展示了高贵的艺术。正如Michael Billington 在《卫报》上对《危险关系》的评论: “Alan Rickman 用性感慵懒的神情塑造了Valmont ,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记录细致情感层次的能力。当梅特伊尔夫人否认他的性时,他明显屏住了一口气…他的手在女人身体上游走,就像在探索一幅浮雕地图。然而这种引人入胜的表演却是建立在他日益增长的自我毁灭与自我厌恶上,他变成了一个有着良知的诱人撒旦。”



花茶

娱乐圈的两三事·5

新剧来辽 

剧情也许是大家所熟悉而又陌生的,哈哈

新剧来辽 

剧情也许是大家所熟悉而又陌生的,哈哈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23】


[图片]

Hampton 承认: “我知道失去《危险关系》的参演机会令Alan 非常非常难过,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同前往纽约的一个剧院,他告诉我,人们总是不断对他说 ‘很遗憾,你没能在电影中出演Valmont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那晚我们离开剧院时,有一个女人朝Alan 走过来,对他说 ‘你没出演Valmont 真是太糟糕了…’,Alan 指着我说 ‘ 都怪他 ! ’ 。我知道这件事情给了他很大的伤害,但在当时,很少...


Hampton 承认: “我知道失去《危险关系》的参演机会令Alan 非常非常难过,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同前往纽约的一个剧院,他告诉我,人们总是不断对他说 ‘很遗憾,你没能在电影中出演Valmont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那晚我们离开剧院时,有一个女人朝Alan 走过来,对他说 ‘你没出演Valmont 真是太糟糕了…’,Alan 指着我说 ‘ 都怪他 ! ’ 。我知道这件事情给了他很大的伤害,但在当时,很少有英国演员能够挤进美国好莱坞并占有一席之地不是吗(指《虎胆龙威》),我就没那个本事,但Alan 的表演是无与伦比的。”

不可避免的是,夜复一夜的扮演一个邪恶的密谋者,对Alan 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伤害。在毕生致力于社会主义之后,他于1987年加入了工党,似乎是为了远离Valmont 这个堕落的贵族。更糟糕的是,在1986年,Rima 成为了肯辛顿和切尔西区圣查尔斯沃德的工党议员,在工党中,仍有大量清教徒式的工人阶级禁欲主义,这似乎意味着你必须要拒绝纵欲,才能被认真对待。作为一名教育家,Rima 第一次以公共形象开始了她的政治生涯,她那交往多年的男朋友每天晚上却要在舞台上勾引其他女人,并且已经被粉丝寄来的信所掩埋…当然Rima 并不介意这种玩笑话并泰然处之,但这种生活却让Alan 感到很不舒服,难怪Valmont 差点让他崩溃,他在更衣室里默默留下的眼泪仅仅是个开始。Alan 告诉《GQ》杂志说: “它不再是一部戏剧了,而成为了一种事件,尤其是在百老汇。”

“你扮演Valmont 这样一个自我毁灭的人,一夜又一夜,他在某个程度上已经侵蚀了你…”

第二年,Alan 在同一本杂志上说: “你会想要去抹除这种邪恶,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着你,Valmont 就是我曾经希望,或者说不希望去扮演的最复杂,最能自我毁灭的角色之一。”

“在这整整两年的时间里,我每周要演八场,每场两个半小时,我真的快要崩溃了,再也不会了,我再也不会演他了,我需要回家休息一段时间或者转行(哈哈调皮)。”





哈哈哈果然很有画面感啊hhhhh~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21】

[图片]

Hampton 认为: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从未承认过我们的成功,但《危险关系》是个成功的作品,它在剧目中保持着它的活力,Alan 在这方面很活跃,也很忠诚。”

“《危险关系》在Stratford 有23场演出,在伦敦有22场,之后它就会从剧目列表中被移除,……我认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反对伦敦西区的转让,我也始终认为他们拒绝出售《危险关系》的电影版权。”

随后我们得知,Glenn Close 将加入电影版本的《危险关系》。

Hampton 说: “我不认为有谁能接近于Alan 对Valmont ...

Hampton 认为: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从未承认过我们的成功,但《危险关系》是个成功的作品,它在剧目中保持着它的活力,Alan 在这方面很活跃,也很忠诚。”

“《危险关系》在Stratford 有23场演出,在伦敦有22场,之后它就会从剧目列表中被移除,……我认为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反对伦敦西区的转让,我也始终认为他们拒绝出售《危险关系》的电影版权。”

随后我们得知,Glenn Close 将加入电影版本的《危险关系》。

Hampton 说: “我不认为有谁能接近于Alan 对Valmont 的塑造,我也不认为Juliet Stevenson 对杜维尔夫人的塑造有人可以超越。Alan 在伦敦西区表演了6个月,在百老汇表演了5个月,我知道要适应从亲密大使到百老汇魔术盒的转变,对他来说极其困难。我记得在那个大剧院里,Alan 因这种巨大的工作压力在更衣室里流泪,虽然我们只有三四次预演机会,但他都做的很棒。《纽约时报》的Frank Rich 坚持要提前预演,而在那天晚上,Howard 坚持要关掉空调,因为它总是发出噪音,所以观众们热的浑身冒汗,当我看到Jackie Kennedy 的鼻子上有一滴汗珠时,我想我们做的可能有点过分了。”(哈哈哈,有点可爱)

Alan 在纽约真的很受欢迎。但紧接着,他就迎来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次失望。他对 Valmont 的塑造是属于他自己的,但他却失去了电影的参演资格,电影版的Valmont 是如何从他手中溜走的?这个事件的整个过程说明了在这个混乱的行业中,时间意味着一切。

Hampton 说: “我们可以接受在电影版本中雇用让Glenn Close 来代替Juliet ,但问题是,关于电影版本,有个很激烈的斗争。我接受了Lorimar 公司更低的报价,是因为我想在电影中保留更多的控制权,我说我们应该重新考虑一下整件事情,我认为应该让Alan Rickman 来饰演Valmont ,于是我们重新讨论了一次。但结果是,当时Alan 已经加入了《虎胆龙威》,虽然当时这部电影还没有上映……没人知道这会对他的职业生涯带来如此大的影响…就在那时一部名叫《Valmont》的电影也投入了制作,于是我们不得不加快步伐,立即投入拍摄,John Malkovich 也因此担任了电影版本的男主角,而在时间上有冲突的Alan ,失去了这个机会。”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19】

[图片]

“Alan 的声音里蕴藏着黑暗,它是富有表现力的,这不仅仅是体现在一个单音节上,他的声音里有很多种变化。当他在《The Seagull》中扮演Trigorin 时,展现出了一种更老成更有经验的声音。”

Alan 是出了名的做事挑剔。Hampton 承认: “Alan 在人物造型方面属于干涉主义者,他坚持自己绝不会刮掉胡子,尽管在剧中,18世纪一个有胡子的贵族还是很少见的。他也不会戴假发,所以他不得不每天晚上都坐在卷发器下面,以获得足够的卷发。发型师是怎么说的来着?Alan 很在意自己的头发。”

坐在后台的卷...

“Alan 的声音里蕴藏着黑暗,它是富有表现力的,这不仅仅是体现在一个单音节上,他的声音里有很多种变化。当他在《The Seagull》中扮演Trigorin 时,展现出了一种更老成更有经验的声音。”

Alan 是出了名的做事挑剔。Hampton 承认: “Alan 在人物造型方面属于干涉主义者,他坚持自己绝不会刮掉胡子,尽管在剧中,18世纪一个有胡子的贵族还是很少见的。他也不会戴假发,所以他不得不每天晚上都坐在卷发器下面,以获得足够的卷发。发型师是怎么说的来着?Alan 很在意自己的头发。”

坐在后台的卷发器下面,已经使Alan 失去尊严了,但是他的艺术直觉却是无可挑剔的。这种精心创造出的“自然主义”最终打造出了原始的,粗陋的,野蛮的Valmont ---一个留着胡茬,穿着长衣的 “性” 强盗。

在一个场景中,Alan 穿着长靴在床上与Merteuil 探讨战术。当时他拒绝在扮演Valmont 时穿紧身衣和高跟鞋,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希望他看起来像是个花花公子,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小腿比较粗,也有些弯曲。

Alan 后来告诉《时代周刊》说: “我一直想把Valmont 塑造成与原著同样的效果,我要去引诱200名观众以及那些台上的女人们,寂静和沉默是衡量我们成功与否的标准。”

Hampton 说: “Valmont 的一个道德行为让整座纸牌屋的倒塌了,他爱上了一个女人,这种本能反应最终将故事引向毁灭。”

“我不认为当演员扮演了一个角色之后,不会受到角色本身的影响,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那么你就太不了解演员了。”

“Alan 真的诠释出了诗人Baudelaire 所谓的  ‘冷烧伤’ : Alan 在剧中特别特别的冷酷,也很不安,他像是一种地下能源,很明显,酝酿中的爆发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完全被粉丝们的信包围住了,其中有一封很典型的信,是来自一个成年女性的,信中写道: ‘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对我这种影响力 ’。 ”

Christopher 谦逊的补充说: “我就不擅长回复这类信件,我收到的也没有Alan 那么多…”


我不戴假发!!






孟德尔的黄圆绿皱

e星非洲团建梗

突然想起这个梗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Cat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你五杀被关羽抢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卧槽!!!!我的五杀!!我不玩儿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花海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陈队五杀被关羽抢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愤怒的声音:“关羽这个崽种!!!太崽种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无铭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听见没?他说等猪猪来打龙!”只听得人群中一个轻蔑的声音:“...

突然想起这个梗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Cat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你五杀被关羽抢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卧槽!!!!我的五杀!!我不玩儿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花海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陈队五杀被关羽抢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愤怒的声音:“关羽这个崽种!!!太崽种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无铭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听见没?他说等猪猪来打龙!”只听得人群中一个轻蔑的声音:“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诺言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诺言红V没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声音:“我没有图,也没有字,但我有一颗想要红V的心❤️”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Alan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诺卡特送了一个飞机!”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声音:“谢谢诺卡特送的飞机,祝诺言、Cat新婚牛逼啊,新婚牛逼”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Cat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问了一句:“你是猫神吗?”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声音:“不,我是张聪,如货币般流通。”





嘉慧专场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Alan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嘉慧来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惊恐的声音:“安林!快跑!别回头!shift!shift!E!E!E!”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安林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喊了一句:“嘉慧追你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猛男的声音:“就这?”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Cat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喊了一句:“嘉慧回头了!”只听得人群中一个响亮的声音:“卧槽!!”


e星去非洲团建,被食人族抓走,族长问诺言是谁,给我出来,半天没有人回应,后来他灵机一动,大声地说了一句:“嘉慧那么大个柜子门缝都看不到你!”只听得人群中一个清脆的声音:“这鬼这么弱智的吗?”



期待e星的其他崽子和嘉慧一起玩耍,尤其是野辅





有兴趣的姐妹一起造作添梗啊,模板在评论区









ZERZER

晚上听着这首AR作词的歌入睡吧…祝梦里有他~


Your eyes are still closed
你的双眼轻合
Are you sleeping?
是在睡觉吗?
Can I touch you?
我能触碰你吗?
Would it make you fall?
你会不会惊醒?

You sail in love through the sky
你在空中向着爱航行
When there's a ...

晚上听着这首AR作词的歌入睡吧…祝梦里有他~


Your eyes are still closed
你的双眼轻合
Are you sleeping?
是在睡觉吗?
Can I touch you?
我能触碰你吗?
Would it make you fall?
你会不会惊醒?

You sail in love through the sky
你在空中向着爱航行
When there's a close slips in between us
我们之间有着很近的距离
Am I livin' your dreams?
我在你的梦中吗?
Take me with you.
让我与你在一起

The night is still cold
这夜依旧寒冷
Let me hold you
让我抱住你吧
Drifting homewards
慢慢地走回家
Do you know how the wind blows
你知道风是怎么吹的吗?

You sailing love through the sky
你在空中向着爱航行
And I will keep you close beside me
我会让你与我紧紧相依
Am I livin' your dreams?
我在你的梦中吗?
Take me with you.
带我一起走吧

Drifting homewards
我们慢慢地走回家
Do you know where the wind blows
你知道风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吗?
Take me with...
带我走吧
Take me with you
让我与你一起

You sail in love through the sky
你在空中向着爱航行
And I will hold you close beside me
我会与你紧紧相依
Am I livin' your dreams?
你的梦里有我吗?
Take me with you.
让我与你在一起

Am I livin' your dreams?
我在你的梦中吗?
Take me with you.
我想与你在一起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17】

[图片]

工人阶级带给Alan 的不安感从未消失过,这种不安感被恐惧和疑虑所加剧。他是个伟大的人,在漫长且黑暗的夜晚,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

Stephen Poliakoff 说: “事实上,Alan 有点过于关心世界的看法,关于这个,比起作家,对于演员来说更是个缺点。他总是很在意这些事情是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然而,《危险关系》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Stephen Poliakoff 在《危险关系》登上舞台的前一年,曾与Daniel Massey 共进午餐。Massey 告诉...

工人阶级带给Alan 的不安感从未消失过,这种不安感被恐惧和疑虑所加剧。他是个伟大的人,在漫长且黑暗的夜晚,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

Stephen Poliakoff 说: “事实上,Alan 有点过于关心世界的看法,关于这个,比起作家,对于演员来说更是个缺点。他总是很在意这些事情是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然而,《危险关系》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Stephen Poliakoff 在《危险关系》登上舞台的前一年,曾与Daniel Massey 共进午餐。Massey 告诉他,Christopher Hampton 正在为皇家莎士比亚剧院编写《危险关系》。那么Massey 会被选上参演吗? 选角负责人Howard Davies 发誓Alan 自始至终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选择。人们会去推测,如果Massey 演了Valmont ,那他会不会是一个穿着高跟鞋的花花公子? 如果Massey 真的演了Valmont 的话,我们将失去Alan 这个戏剧史上最性感的人之一。

然而,Christopher Hampton 则坚持说: “让Alan 出演Valmont ,是我的主意,实际上,是我妻子的主意。她在选角方面有着很好的眼光,她看过《巴切斯特传》里的他,我看过《The Seagull》里的他,我把他推荐给了Howard Davies ,那时皇家莎士比亚剧团正考虑让他出演Jaques 。”

“这个选择对我们几个人的职业生涯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推动力,Alan 的,Howard Davies 的,还有我的。我们处在同一个阶段,同一个水平,以及大约相同的年龄段上。”

按照Howard Davies 的说法,《危险关系》是当时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一匹黑马,它的影响力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

“我第一次见到Alan 时,他正在为《危险关系》排练,我认识他,因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例如Anna Massey 。Alan 来自一个不同寻常的背景,有着非常清晰理智的看法,他就像Tony Sher 一样也是个艺术家。既是演员也是个衣服架子。



ZERZER

同志们!!快去,今天传记中提到的AR的广播剧《Catch The Old One 》这里有!!!

快去听~网易云音乐的电台---Alan Rickman 的留声机!!!


同志们!!快去,今天传记中提到的AR的广播剧《Catch The Old One 》这里有!!!

快去听~网易云音乐的电台---Alan Rickman 的留声机!!!


ZERZER

Alan Rickman 传记【20.03.15】

[图片]

似乎是为了让评论家们伤透脑筋,Rickman 迄今为止只在一家出版物中阐述了他对Jaques 这个角色的看法---剑桥大学出版的《莎士比亚戏剧演员集》。

态度决定一切。Rickman 让这个角色变得自然化了。他认为Jaques “是一个有洞察力的,充满激情的,脆弱但又无法无天的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也有些狼狈。”

Alan 在报纸上承认他在排练时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其他演员已经厌倦了去思考下一步我到底要干什么,或者厌倦了去看舞台上有没有一个可辨识的人影。”Alan 不擅长去表演角色的无意间的一些动作。

Alan ...

似乎是为了让评论家们伤透脑筋,Rickman 迄今为止只在一家出版物中阐述了他对Jaques 这个角色的看法---剑桥大学出版的《莎士比亚戏剧演员集》。

态度决定一切。Rickman 让这个角色变得自然化了。他认为Jaques “是一个有洞察力的,充满激情的,脆弱但又无法无天的人,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但也有些狼狈。”

Alan 在报纸上承认他在排练时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其他演员已经厌倦了去思考下一步我到底要干什么,或者厌倦了去看舞台上有没有一个可辨识的人影。”Alan 不擅长去表演角色的无意间的一些动作。

Alan 认为Jaques 是一个 “极端主义者,他有着失控的危险,他注定要永远流浪,无止休的承受着失望,他的脆弱他的傲慢都存在于此,他所留给你的是一个完全孤独的形象。”

他总结道: “从某些方面上来讲,Jaques 就是一个孤独的角色。”

在一次时装剧目中。Alan 和Ruby Wax 高声歌唱 “振作起来,莎士比亚宝贝儿~”,1100多名观众笑得前仰后合,评论家们都懵圈了。

Alan 参与的另一部Peter Barnes 的广播剧缓解了他在“Jaques ”的紧张状态。那是一部改编自Thomas Middleton 的讽刺剧《Catch The Old One》,Rickman 在剧中又玩了一套无耻的骗局: 一位名叫Theodour Witgood 的绅士经常缺钱,但又受到自己叔叔的经济管制,于是,Rickman 设计了一场骗局。

Rickman 是一个奇妙的哥特式的“丝滑与邪恶”的结合体, “INN-keeperrrr ……!我一直在找你”,他颤抖的说,过分讲究的发出每一个音节,就像在吐樱桃核一样。他发出那爽朗而又邪恶的奸笑声,行了…他那慵懒的形象又给毁了,广播剧再一次解放了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