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bert

68671浏览    747参与
蝶硯花

很ooc的臆造 但是我真的很需要看到这样的场合回血呜呜

很ooc的臆造 但是我真的很需要看到这样的场合回血呜呜

戴因麦外敷:P
随手摸的小二伯呃呃呃 没细化(...

随手摸的小二伯呃呃呃   没细化(其实是不会),蝴蝶是游戏里扣的因为懒了,,我是菜狗我知道

随手摸的小二伯呃呃呃   没细化(其实是不会),蝴蝶是游戏里扣的因为懒了,,我是菜狗我知道

暮云阳

初生

如果你推是个从小腼腆的孤僻的“小怪物”

[图片]

遭受霸凌,真是悲伤

[图片]

和“鹿”有很大渊源

[图片]

不幸地爱上了一个红发女巫

[图片]

但是女巫和别人在一起了

[图片]

你推很伤心(细看这个表情,有没有一点委屈在里面?

[图片]

女巫和她的丈夫死掉了,这和你推有没有关系呢?

[图片]

哦,一个混蛋小鬼。(啧

[图片]

你推看他不爽——这是当然!不过没有让他死掉

[图片]

[图片]

[图片]

小男孩长大了,目睹你推的死亡。

[图片]

你推把一些重要的东西给了小男孩

[图片]

关于你推的很重要的东西被带走——该死像这种容器本来是应该盛水的!

如果你推是个从小腼腆的孤僻的“小怪物”

遭受霸凌,真是悲伤

和“鹿”有很大渊源

不幸地爱上了一个红发女巫

但是女巫和别人在一起了

你推很伤心(细看这个表情,有没有一点委屈在里面?

女巫和她的丈夫死掉了,这和你推有没有关系呢?

哦,一个混蛋小鬼。(啧

你推看他不爽——这是当然!不过没有让他死掉

小男孩长大了,目睹你推的死亡。

你推把一些重要的东西给了小男孩

关于你推的很重要的东西被带走——该死像这种容器本来是应该盛水的!








那么你推一定是

西弗勒斯斯内普





***

都是我推(摇头晃脑

这波啊,这波是双厨狂喜(那种语气



Remon

【Albert×Ida】所谓命运

Ida视角。

注意。本文内有他们双向恋慕的私设以及对于预言的自行理解,这些算是我的理解与我对他们的妄想。不太喜欢建议不看。

                      这大概是一条分割线                ...

Ida视角。

注意。本文内有他们双向恋慕的私设以及对于预言的自行理解,这些算是我的理解与我对他们的妄想。不太喜欢建议不看。

                      这大概是一条分割线                       

  端坐在这个终结自己命运的桌前,身旁男人正握着她冰凉的手,Ida和Samuel正等待着属于他们二人的命运。

  在这样无尽的沉默中,Ida怀着对所谓命运的厌倦与怨恨记起那个下午。

  那时她还记得,自己曾无意间占出自己的命运。她顺着命运无声的指引来到那个小屋的窗口之前,余光略过,却是瞧见一个人影。身形憔悴,虽然离得远,却也能看到他面上有些可怖的疤痕,但Ida不怎么害怕。

  要知道,常年窥视命运的人心中有属于自己的对世界的理解。世界与他们而言是一个个命运的交汇。对他们来说,面容、心灵之族类不过尔尔,真正可怖的是他们身后命运对于他们的操纵。即使Ida深知命运的恐怖,但她对于命运也只剩下基本的敬畏

  她看见对方看向自己,对方眼中闪过片刻的惊讶,说不清,也道不明。对视几许,对方像是反应过来一样,眉目黯淡,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疤痕。

  她深切的感到窒息,不,或许那不是窒息。她的心脏如疯魔了一般迸出血液,轻微的麻木悄悄袭上她的面颊。呆滞的片刻里,她手中的塔罗牌掉在地面。散落的牌堆里,只有三张牌叫她窥见真容,更是叫她心中抽搐。

  那三张牌。

  正位宝剑三,逆位恋人,逆位命运之轮

  好巧不巧,恰在刚才,发丝中开着常年不败的玫瑰的占卜师小姐在她这二十余年的人生中迎来了首次动心。

  她生来一副姣好面容,被人搭话必不会少,被生的漂亮的人觊觎已不是第一次。她一眼看见那试图勾搭自己的人身上的命运看起来虽然花哨,却也实在是单薄。她也不惯着,只是用了些手段将其直接请了出去

  但这次不同,仅仅远望,她一眼望出对方命运的厚重,细细再看,波澜翻涌,同这个家族本身暗藏的悲剧紧紧的交织在一处。

  一眼过后的心动当然可以无关容颜。有时人与人之间莫名的吸引力谁也说不明白,每个人都对此心知肚明。

  可是命运告诉她。她应当嫁给Samuel,那她便只能嫁给Samuel。她弯腰拾起烟斗,顺着命运给的轨迹来到窗边。细细打量着未来的丈夫,他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灵气。

  “这是你掉的烟斗吗?”

  那人似乎才注意到Ida。眼中惊讶一闪而后接过,熟练划了火柴叼在口中锯下最后一块零件。而后离开了木屋。那天,他们一同看见了命运,看见了自己必然死亡的命运。

  “我被指引着来到这里,与你结合。如今看尽命运,你还愿意吗。”

  “当然。这是命运”

  如约,Ida和Samuel在一个秋日大婚。

  Ida不敢去看Albert的眼睛——那个她曾在木屋前瞟见过一瞬的眼睛。他的面容被深埋在白色的面具之后,目光颤抖,他露出的皮肤同往日一样苍白。Ida将自己描画的动人,披上婚纱。她和她的新婚丈夫被簇拥在中间,看着也算风光。

  她和Samuel不久便育有一子。取名Leonard,Albert也不过看了一眼那皱巴巴的婴儿便离去了。

  偶然间,Ida看见了她半开的屋门,瞧见了桌上的巫毒娃娃。

  “这样偷看不怎么合适。”

  低沉,有些嘶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Ida回眸,正对上对方眼睛。

  他一直这样憔悴吗?Ida心里想着,匆匆离开,并未注意角落中精巧的机器。再看一眼,背后Albert平静依旧。只是自己被他盯着,心生寒意,不禁加快了脚步。

  Ida应着老夫人的邀请拿上自己的那副塔罗牌,挑拣出大阿卡纳中的四张,又将其中三张连同空白的卡片递给在场者。他们都知道谎言游戏该怎么玩。早早写好,Ida放下笔悄悄瞟向坐在角落的Albert。他垂着眸子认真的写着,顺着他目光看去,那卡片上分明写着一句话

  “I don't love Ida.”

  可每个人的大阿卡纳牌都扣着,没人知道谁是谁,Ida并不相信,心中却也隐隐有着沮丧。直到游戏进行到他贴近心口的衣兜中翻出自己的照片,众人愣了。愚盹如幼子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人们不欢而散,以至于门外带着鹿头面具的人除了Albert以外无人注意。Albert有些窘迫之余,眼里满是阴狠,他的神色被Ida尽收眼底。她深吸一口气紧赶几步追上Samuel,看到他时,他却像知道这一切也无所谓一样露出轻松的表情。

  “Ida,你知道吗。我并不怕他爱你。你是我的妻子,他越爱你,他便只能越伤心。那正是我想看见的。”

  Ida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死一般的沉默逐渐蔓延,她不禁回忆起那时看见的Albert的命运。串起那般厚重的命运的不完全是家族命运,当然会有他和同辈亲人的仇怨,她也曾从Samuel口中得知他们幼时捉蝴蝶的游戏。她当然知道捉弄人是有趣的。可她不禁想着那时的Albert会是什么心情。

  “Ida,Ida?你还在听吗。”

  “啊,当然,我在听。”

  “那个时候我那弟弟的头上扣着一个马蜂窝。看起来实在是,好笑。我们只是扶着他找了妈妈做处理。”

  Ida实在没法理解那件事有哪里好笑,但她不敢提。她听着丈夫的讲述,当然知道那只是孩童间嬉闹的意外。但是每当她回想起众人不欢而散时Albert的眼神,她总会不寒而栗。她知道那对于Albert来讲不只是嬉戏的意外。

  那天深夜,她拿出了许久不动的水晶球。看着其中的一幕幕,暗自叹气。

  终于,终于,就在某一日。阿尔伯特戴上了鹿头面具,往巫毒娃娃上缝住那对夫妻的发丝。他们当然知道今天是哪一天,Ida和Samuel只是尽力平静的怀抱着已然被命运决定的不安。

  这一刻,这个已经无数次被自己看到过的未来正在上演,不过片刻,自己将被那铁锥穿心,他们夫妻二人的眼睛将被取走。自己将化作那伟大计划的一环。

  明明是命运,明明是早已被决定好的命运,为什么心里仍然那样悲伤?是因为自己将死,还是因为这命运本身?Ida何尝不是将感情埋没在心里,用最大的努力遵循着命运。

  直到Ida感到自己的身体中奔涌出热流,撕裂式的疼痛延迟到达。她没有尖叫,没有恐慌。她看过这命运太多次,已经在梦中习惯了自己的逝去,疼痛已经让她麻木,因为那远不及自己心里某处维持不知多久的痛楚。她突然感到一种禁锢慢慢的聚集在自己的眼窝,那里像是被一丝一丝的向内收缩,直到那处由突然的热流灌注,而后缓慢的冷却。她仅剩的那只眼与自己仍温热的眼球对视,相视无言。

  庞大的失血量叫她不足以支撑自己,她顺着自己的重量倒下,铁锥划开更大的伤口,她努力的微抬起头,抽出这破败身躯的最后一丝力气,向对方伸出手。Albert没有给她最后的眼神,手中银光闪过,她失去了视线。

  如果她还能看见。如果她能看见Samuel的另一只眼睛同样被挖出来,一脚踩碎。而她的那一只则被珍藏入罐子。她的身体被对方虔诚的破开,取到了那一枚卵。如果她能看见Rose的存在,甚至如果她从一开始就听从了自己的内心...那三张牌是否只是命运对她开出的一个小小的玩笑,并非昭示着她与Albert的结合,而是自己已经体味到的这个“未来”?

  可惜,Ida与Albert都心知肚明的是,他们已经迈过了那条界限,他们的每个选择都已经让他们没法回头。那是命运亲口告诉他们的最后一个道理——他们的人生没有如果。

  至少命运不会告诉Ida,她伸出的那只已经冰冷的手,其实在一切都平息前曾被Albert轻轻的握住。

  

  

戴因麦外敷:P

二伯用一手烂牌炸死了全家人,二伯总有办法


第一次剪锈湖的呃呃呃不是很会,,

BGM:My Final Symphony

二伯用一手烂牌炸死了全家人,二伯总有办法


第一次剪锈湖的呃呃呃不是很会,,

BGM:My Final Symphony

戴因麦外敷:P

很离谱就是想剪二伯中心向,然后

很离谱就是想剪二伯中心向,然后

皆得Jade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e救上Frank到frank复仇有两年的时间差,感觉是很暧昧的一段时期

  

想画一下rose帮frank复健和Albert心知肚明但不点破,这三人真是...晦涩不明的感情线,太好搞了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e救上Frank到frank复仇有两年的时间差,感觉是很暧昧的一段时期

  

想画一下rose帮frank复健和Albert心知肚明但不点破,这三人真是...晦涩不明的感情线,太好搞了

宋柔止

最近空间很火的梗,整了

  来自锈湖的阿尔伯特·范德布姆先生死后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当他披着黑袍、露着犄角,出现在弗兰克小朋友的梦里,后者眼睛都瞪大了,露出难以置信、五味杂陈的表情。阿尔伯特说:“我要收走你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弗兰克看着他,露出那一晚棋盘前的那种眼神,悲悯、无奈却带着笑,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第二天,弗兰克在床上闭着眼,也没去检查什么,也没去清点什么。他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或者说他知道他已经只剩唯一一样东西可供失去了。

与此同时,地狱里的恶魔先生,手里捧着自己二十三岁时给年幼的小外甥亲手缝的布偶玩具熊,错愕地陷入了沉思。

  来自锈湖的阿尔伯特·范德布姆先生死后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当他披着黑袍、露着犄角,出现在弗兰克小朋友的梦里,后者眼睛都瞪大了,露出难以置信、五味杂陈的表情。阿尔伯特说:“我要收走你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弗兰克看着他,露出那一晚棋盘前的那种眼神,悲悯、无奈却带着笑,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第二天,弗兰克在床上闭着眼,也没去检查什么,也没去清点什么。他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或者说他知道他已经只剩唯一一样东西可供失去了。

与此同时,地狱里的恶魔先生,手里捧着自己二十三岁时给年幼的小外甥亲手缝的布偶玩具熊,错愕地陷入了沉思。

姓名
上年画的,当时好像是觉得阿尔伯...

上年画的,当时好像是觉得阿尔伯特的性格、行为受炼金术和巫术知识影响,而乌鸦是教会他那些东西的人,所以某程度上他的扭曲是乌鸦造成的

那会特别爱磕育成系cp,于是便突然想到乌鸦x阿尔伯特的鬼东西

上年画的,当时好像是觉得阿尔伯特的性格、行为受炼金术和巫术知识影响,而乌鸦是教会他那些东西的人,所以某程度上他的扭曲是乌鸦造成的

那会特别爱磕育成系cp,于是便突然想到乌鸦x阿尔伯特的鬼东西

jiheeee
我们锈湖怎么能没有呢

我们锈湖怎么能没有呢

我们锈湖怎么能没有呢

熊猫人
想着他们都秃了半边……

想着他们都秃了半边……

想着他们都秃了半边……

爬山虎cc.

2022年自推总结*6

总结了一下六位22年推过的男人,排列顺序没有意义

表格是在空间看到的,把框拉高了

2022年自推总结*6

总结了一下六位22年推过的男人,排列顺序没有意义

表格是在空间看到的,把框拉高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