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fred pennyworth

11032浏览    491参与
Eternal.

[batfamily]老头子你最好别太荒谬!!!

*ooc预警⚠️ 你是bat养女 比桶哥小一岁

*全员亲情向贴贴

*雷者左上角谢谢

*撞梗我的错对不起


                                       ...

*ooc预警⚠️ 你是bat养女 比桶哥小一岁

*全员亲情向贴贴

*雷者左上角谢谢

*撞梗我的错对不起


                                                                         


你拿着你无意间从蝙蝠战甲的腰带的夹层里摸出来的梨膏糖包装用质问的眼神盯着布鲁斯


“所以 我糖罐里的糖都是你拿的?”


“please——” 他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你


见鬼 为什么布鲁斯韦恩这个年近半八十的成年人会这么爱吃甜食 以至于经常在阿福不在的时候 从你从唐人街买来的一大罐梨膏糖里一连拿出几粒揣进兜里 再在夜巡的时候偷偷吃掉


“下不为例 否则就告诉阿福!” 糖纸被你揉了揉扔进了垃圾桶


……


“小姐 请不要再给老爷梨膏糖了 我很担心老爷再这么吃下去就要牙痛到无法夜巡了” 阿福向你投来不赞成的目光 你恶狠狠看着坐在一旁的布鲁斯


“好吧阿福” 你实在无法拒绝布鲁西宝贝撒娇般的目光 只好低头


阿福下楼了 布鲁斯的手搭上你的肩膀


“最后一次” 你看向他


“最后一次” 他歪头笑着重复你的话


你们还没下楼就能听见恶魔崽子在大声嘲笑大蓝鸟 好吧 其实你们早就听见大蓝鸟在楼下控诉大红不让他进厨房热麦片 这不怪韦恩庄园墙壁的隔音能力 实在是因为他的声音大到在布鲁德海文都能听见


你推开挡在厨房门口的迪克 走进厨房 作为家里为数不多不会炸厨房的人 大红对你进厨房没有任何意见


“嘿小翅膀!你区别对待!” 他端着一盆麦片再次试图闯进来


“那又怎样 麦片精”


“好了迪克快出去 把麦片给我” 你接过差点掉在地上的麦片碗


“妹妹 该死的 你怎么也——”


“我心疼新装的煤气灶” 你甚至都没有分给他一个眼神


达米安笑的更大声了


“那个....小甜饼或许烤好了” 吃瓜看戏的老头子突然把手扒在门上


……


“老头子你最好别太荒谬!!!”

梦儒Persona

【授翻/Batfamily】一盎司酱汁可以掩盖许多罪行……除非是番茄沙司(桶芬CB向)

An ounce of sauce covers a multitude of sins...unless it’s ketchup|一盎司酱汁可以掩盖许多罪行……除非是番茄沙司

  

[图片]

门牌号:25987213  作者Batbirdies

Summary:

刚才以一句"我的天"为开始,以阿尔弗雷德一把勺子塞到杰森手里,把一把刀塞到斯蒂芬妮手里,命令他们不要让任何人碰那个地方为结尾。

Notes:

注:

在Tumblr上Clearly...

An ounce of sauce covers a multitude of sins...unless it’s ketchup|一盎司酱汁可以掩盖许多罪行……除非是番茄沙司

  

门牌号:25987213  作者Batbirdies

Summary:

刚才以一句"我的天"为开始,以阿尔弗雷德一把勺子塞到杰森手里,把一把刀塞到斯蒂芬妮手里,命令他们不要让任何人碰那个地方为结尾。

Notes:

注:

在Tumblr上Clearly Calm and Keeping Terrorized第600个订阅者thatbadvibe赢得的小短篇

要求是,“Jay和steph在一起?在任何事情。我只是希望两个人之间有更多的友谊。”

希望你喜欢!!

——————

在阅读之前要了解一下,ketchup和tomato sauce都是番茄酱,前者是我们提起番茄酱时第一想到的超市瓶装番茄酱【应该说是番茄沙司】,后者则是做意大利面时会自己动手熬的番茄酱,会加入其他的蔬菜和高汤【番茄浇头(bushi】

——————

关于桶芬吐槽布鲁斯的厨艺后讨论到自己小时候常吃的东西

正文

刚才以一句"我的天"为开始,以阿尔弗雷德一把勺子塞到杰森手里,把一把刀塞到斯蒂芬妮手里,命令他们不要让任何人碰那个地方为结尾。

其他人被驱逐出厨房,哪凉快哪待着去。

杰森曾提出替阿尔弗雷德跑一趟商店,但被温柔地拒绝了,说:"恐怕我对我要采购的东西非常挑剔,杰森少爷。"

于是,他站在那里,慢慢的在一口锅里搅拌着,而斯蒂芬妮则在炉子边上的砧板上切着土豆。

"说实话,我现在感到无比得意。"斯蒂芬妮边说边切着土豆。

杰森哼了一声,密切注视着锅里煎着的洋葱和大蒜,他应该在洋葱变得半透明的时候加入鸡汤,还得小心点避免烧焦大蒜。

"有点成就感。"杰森开玩笑地回道,耸了耸肩。

"有点?总比被布鲁斯亲自选去执行任务要好,"她停顿了一下,刀子翘起,在原地打转,"主要是因为连布鲁斯都没有资格。"

杰森笑了一声:"什么叫连布鲁斯都?得是尤其是布鲁斯。"

斯蒂芬妮一边翻着白眼,一边伸手去拿另一个土豆:"我真搞不懂他怎么会像你们说的那么可怕。"

杰森伸手去拿鸡汤,把鸡汤倒进锅里低声吹了声口哨。

"好吧,我猜他屡战屡败后终于学到了教训,不再尝试下厨。因为有一次他为了给我做烤奶酪差点把炉子烧着,我最后不得不教他怎么做烤奶酪。"

斯蒂芬妮眯着眼睛侧身看着他:"这怎么可能?"

"如果我能知道的话,这件事让12岁的我也感到困惑。"

"比如,"斯蒂芬妮继续说,"我8岁的时候就能自己做烤奶酪了。"

杰森瞥了一眼,很惊讶:"是吗?我也是。"

"当然,"斯蒂芬妮说,用刀比划着,"有那么难么?我小的时候一直自己做饭。"

她接着切菜,盯着蔬菜,微微皱着眉头,眉头间有一道皱纹,而杰森搅动着锅里的东西,确保没有东西粘在锅底。

他也是,但这并不完全是出于自愿。当你的父亲在监狱里,可能同时还失去了联系,而你的母亲在另一个房间里昏迷,同样帮不上忙时候,这就是你需要做的事情。

"是的。"他在已经安静下来的气氛中说。

她继续她手上的活,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我的意思是,你只是……要做你应该做的。我想,我们并不每个人都有管家。"最后一部分是喃喃自语,她盯着自己的手,手指蜷缩,现在切得有点慢了。

杰森对自己哼了一声:"嘿,天赋异禀是有道理的,提米也自己努力了很久,但他还是没有希望。"杰森把勺子从锅里拿出来,用它比划着,好像他在表明一个观点。

她哼了一声,摇了摇头:"那倒是真的。他总是给自己买速冻食品。"

杰森没有提到速冻食品在他家会是一种奢侈品,但他觉得这对她来说也差不多。

"它教会了我们创造力,"杰森点点头,看着第一缕蒸汽从锅里飘起,"需求是发明之母,也是这些东西的。"

斯蒂芬妮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停下切菜的动作。"嘿,"她说,声音中带着愉悦,"你那时做过的最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杰森眨了眨眼,回想着蛋黄酱三明治和加了黄油和盐的普通意大利面。"我不知道……我曾经试着做过热狗炖锅。"

"试过?"

"嗯,"杰森停止搅拌,"我不知道怎么做,或者甚至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所以我只是把一堆东西扔进一个砂锅里,加上一些切碎的热狗,然后扔进烤箱。"

"里面有什么?"她放下刀,转向他,双手交叉,一边的屁股靠在柜台上。

"呃……"他试着回想一下,"我是说,我们家里有什么就放什么。我想有通心粉、热狗、奶酪……我很确定我在里面放了成品番茄酱,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熬的酱。"

斯蒂芬妮哼了一声:"哦,天哪,我曾经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我做了意大利面,但我们没有任何番茄酱汁,所以我就把番茄酱挤在面上。"她说完就笑了,杰森发现自己也跟着笑了。

"好吧,不,最糟糕的是我没有先煮意大利面,因为我想它们会和热狗一起煮——"

"哈!噢,老天,"她转身站在案板前,但只是盯着上面的蔬菜,脸上带着笑意。"那么你得到了什么?一些烧焦的干通心粉?"

"差不多,它吸收了一些液体,所以它就像,有的地方很软,有的地方超级耐嚼,噫呕。"

斯蒂芬妮点了点头:"番茄酱意大利面也很糟糕。"

"……但还是吃掉了。"他们俩同时说了这句话,然后大笑起来。

"哦操,我知道,"斯蒂芬妮喘着气说。"我给自己做过多少可怕的东西,但我——"

"总是会吃掉,"杰森补充完点了点头,"我记得在我想出一些主食之前,我吃了好几顿。"

"是啊,"斯蒂芬妮叹了口气,几乎是在怀念,"我对烤奶酪很在行,过去经常把苹果和花生酱当饭吃。但也有金枪鱼炖锅……只是通心粉和奶酪,里面放了一罐金枪鱼。"

"花生酱和果冻,"杰森脱口而出,"一般来说还有很多三明治。我还经常把花生酱与蜂蜜混在一起抹在蝴蝶脆饼上吃。"

斯蒂芬妮放下刀子,把旁边的土豆舀起来和其它的东西一起扔了进去。"这实际上听起来真的很不错。"

"是这样的,我大概三天就能吃完一整罐花生酱。"

她又哼了一声:"哦,我那带着罪恶感的快乐是用微波炉加热的棉花糖。我妈以前总是说服自己夏天我们会去露营,所以她会买大袋的?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去过。她会忘记我们有棉花糖,所以她会再买一袋,直到我们的食品储藏室后面有7袋超大棉花糖,我就会把它们都拿出来倒在一起。我最喜欢的事情,"她拿起一袋菠菜说,"是用微波炉把它们加热到四倍大小,然后和肉桂饼干一起吃。"

"我的听起来更健康。"杰森补充说,当他调整炉子的温度时,有点自嘲地笑了。

"哦,当然,我有一次把棉花糖吐了出来,我以为我会死,因为吐出来的是白色的泡沫。我还以为我得了狂犬病什么的。"

杰森又笑了,肩膀颤抖着。"哦,伙计,我妈妈有一天心情很好,然后她买了一堆甘草,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吃,所以我在一天内吃了大概三盒甘草,当晚就吐了出来,我妈妈很生气。她不知道我吃了那么多,她以为我是在吐血。"

"哦,别,"斯蒂芬妮暗自窃笑,"那真是太可怕了。当她意识到你把甘草吃光后,你有麻烦了么?"

"没有,我想她倒是哭了。"杰森耸了耸肩,斯蒂芬妮发出一阵急促的声音。

"哦,天哪。你妈妈得吓疯了,你知道吗?"

"哦,当然。但考虑到过去的那些事,我们并没有什么标准的应对模式。"

"噗,好吧,真的。这塑造了性格。"她站直身子,双手朝上,好像某个在模仿莎士比亚的演员。

"哦,当然。"杰森也点了点头,继续搅拌,假装严肃地看了她一眼。

"剩下的这些傻瓜身上没有一点幽默细胞,真是太可惜了。"她假意失望地摇了摇头,杰森沉吟着点了点头。

"而且他们甚至不知道用微波炉做碎牛肉的诀窍。"

"我的天啊。"

杰森和斯蒂芬妮都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门口,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拿着杂货袋站在那里。

"请告诉我,你从来没有用我们的微波炉做过这种事。"

"哦,杰森有麻烦了。"她放下刀子,在杰森嘲笑的时候退到了砧案板旁。

"我有权保持沉默。"他继续搅拌着,当管家走过来看着他们的工作时,他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I plead the fifth,意为拒绝回答,the Fifth指的是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该宪法修正条款保证当事人在法庭上不得被迫作出不利于自己的证词。】

他赞许地点点头,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无知也是一种幸运,我想我将会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中。你们两个都干得不错,我很高兴你们之中还能有在厨房里值得我信任的人。"

他们两人在他背后进行了眼神交流,斯蒂芬妮夸张地眨了一下眼睛。

杰森用咳嗽声掩盖了他的笑声,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很高兴我们能帮上忙。你还需要什么?"

重生之我是临期零食
—“你”发现了一个零食袋嘟嘟嘟...

—“你”发现了一个零食袋嘟嘟嘟嘟开着铲车出现在大街上,肆意抛洒着零食袋里的小卡片。

—作为环保大使,“你”想要如何处置它?

「进群对它批评教育」

「进群联合百特饭对它进行批评教育」


我们是百特饭,我们重生了。重活一世,我们必定要逃脱套娃身体的束缚,重新变回人类。有意向助我们一臂之力的请加群数调!

—“你”发现了一个零食袋嘟嘟嘟嘟开着铲车出现在大街上,肆意抛洒着零食袋里的小卡片。

—作为环保大使,“你”想要如何处置它?

「进群对它批评教育」

「进群联合百特饭对它进行批评教育」




我们是百特饭,我们重生了。重活一世,我们必定要逃脱套娃身体的束缚,重新变回人类。有意向助我们一臂之力的请加群数调!

~Heather~(快开学了,写作业中)

  负着伤光着膀子坐地上听音乐,就是死活不睡觉。。。

  连阿福都说提越来越像布鲁西了(阿福揉了揉提的头,好爱🥰)

  阿福还指出了布鲁西从来都没有学会放手😅

  负着伤光着膀子坐地上听音乐,就是死活不睡觉。。。

  连阿福都说提越来越像布鲁西了(阿福揉了揉提的头,好爱🥰)

  阿福还指出了布鲁西从来都没有学会放手😅

~Heather~(快开学了,写作业中)

  布鲁西带孩子们和阿福看佐罗。我也想吃阿福做的草莓奶昔。😍

  P.S.全家桶里没有桶,也没有女孩子们。。。😐

  布鲁西带孩子们和阿福看佐罗。我也想吃阿福做的草莓奶昔。😍

  P.S.全家桶里没有桶,也没有女孩子们。。。😐

吉姆和胡安

【汉化】韦恩家族的冒险第二季 Ep. 68 - 感谢

很应景的一话!马上过年了,大家也要记得多陪陪家人~在这里我给各位拜个早年先!

相比前几话这话剧情有点白开水了,不过还是让我想出了很多其他标题比如——
别让你的爷爷感到孤独
常回家看看
关爱寡福(?
大家一起包饺砸!(不是

【汉化】韦恩家族的冒险第二季 Ep. 68 - 感谢

很应景的一话!马上过年了,大家也要记得多陪陪家人~在这里我给各位拜个早年先!

相比前几话这话剧情有点白开水了,不过还是让我想出了很多其他标题比如——
别让你的爷爷感到孤独
常回家看看
关爱寡福(?
大家一起包饺砸!(不是

捏

[授權翻譯]適當的儀式 proper rites Ch.3(完結)

作者:the magpie said (hollowmen) 共三章,原文於ao3發布

本篇是Jason Todd & Damian Wayne的組合向,基於《韋恩家族歷險記》所作
    

Summary:

事實證明,當貓三個星期會產生影響。

傑森靠著吃零食度過影響之一。達米安看書。他們倆都喝了很多茶。基本上還不錯,但傑森覺得這非常可疑。

「正是你在你的玫瑰上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變得彌足珍貴。」

—安托萬·德·聖修伯里,《小王子》


"It is the time...

作者:the magpie said (hollowmen) 共三章,原文於ao3發布

本篇是Jason Todd & Damian Wayne的組合向,基於《韋恩家族歷險記》所作
    

Summary:

事實證明,當貓三個星期會產生影響。

傑森靠著吃零食度過影響之一。達米安看書。他們倆都喝了很多茶。基本上還不錯,但傑森覺得這非常可疑。


「正是你在你的玫瑰上所花費的時間,使你的玫瑰變得彌足珍貴。」

—安托萬·德·聖修伯里,《小王子》


"It is the time you have wasted for your rose that makes your rose so important."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星期二,晚間七點:史黛芬雙腳交叉坐在他的廚房長凳上,旁邊擺著好幾盒來自伯恩利街的托尼的熟肉店的披薩,對著一綑一直被藏著、沒放出來給傑森反覆觀看至厭煩(Ad nauseam*1)的貓咪影片幸災樂禍。傑森猜想他本應該發火,或是被內容給驚駭到,但他大多數時候只是感到困惑;自魔杖事件已經超過一個月了,大部分的戲弄和貓薄荷驚喜已經自然死亡。

    一方面,這是一個有限的資源池。你可以反覆把傑森飛躍布魯斯的肩膀並且消失無蹤的片段拿出來用的次數只有這麼多;所有涉及黃瓜、保鮮膜和水迷宮的片段也同上。這很可愛,但是在經過第五十次觀看之後,你的眼神會開始呆滯起來。

    另一方面,傑森實際上根本不在乎,一點用都沒有。他的手機背景有他正緊緊抓著蝙蝠俠的尖耳朵,看上去非常不爽的照片;他在家庭聊天群組裡的頭像是一隻快樂的黑色貓貓麵包趴在蝙蝠洞的鍵盤上,頭上還戴著Babs的眼鏡。他甚至裱框並掛上了犯罪現場系列,從提姆的空盤子開始,以番茄與培根油脂的條紋,還有一隻白色的小爪子消失在瓷器櫃下作結,因為這顯然就是藝術,值得被掛在他的牆上(提姆對此似乎有複雜的情緒,但如果他就是要拍出這些驚為天人的照片,他就必須得到回報)。

    傑森一直很清楚且明顯地接受自己作為一隻可愛的貓的角色,就像他能夠展示自己的圖片一樣,所以一個遲到的藏品看起來很奇怪,你知道嗎?如果家裡有人有足夠可靠的材料對他進行真正的勒索,他們會在幾週前就把它拿出來,畢竟當時每個人都還對此感到新鮮。沒有人有這麼強的自制力。

    「但還素有人有,」史黛芬嘴裡一邊塞著全哥譚市最他媽好的蒜泥麵包一邊說,向他揮舞著她的手機,好像在試圖引誘他搶走它。「打賭你噗會猜中素誰。我賭二十。」

    他們已經猜了一局,有一半的惡棍畫廊(rogues’ gallery)和大部分的正義聯盟,所以傑森只是把蒜泥麵包塞到自己臉上(一如既往,真他媽有夠好吃)然後對著她揚起雙眉,慢慢地咀嚼著(史黛芬的問題在於她沒有自製力,尤其當涉及的是有趣但無害的秘密時。她喜歡對人產生影響。)

    他是這麼告訴她的。史黛芬朝他的頭扔薯條作為報復。

    很顯然地,這會越演越烈。

    「而的問題在於,Jaseface,」當他們清理完蒜泥蛋黃醬並將地板上被壓扁的土豆泥弄起來,而傑森正沖洗掉頭髮上的番茄醬時,她告訴他,「你總想成是用來敲詐勒索的。人們是有可能會出於其他原因收集你的影片。」 一個停頓。 「呃。不,不是那些,伙計。也不是那些。或者無論你臉上出現的任何表情,天哪。出於的理由!你到底需要多少條列式重點才能想到好的理由?」


    「太多了。」傑森閉著眼睛四處胡亂拍打,試圖找到茶巾並把它塞進他的手中。旁邊有人再次擦洗強化過的凱夫拉纖維(韋恩科技,貝塔版本12.05,發出些微的吱聲)的聲音,然後是水槽旁的洗碗海綿的拍打聲。「不過就是鍋子,」他補上,把抹掉他眼裡的水分。「水壺,等等的。」

    「不好意思,而我是一個樂觀得多的人。每個人都這麼說。我們對此投過票了。」史黛芬從他身邊閃過,跳下櫃檯(勉強避免了踢到他的臀部),邊走過邊拍拍他的肩膀。當傑森從水槽裡抬起他滴著水的頭時,她又站在了長凳上,披薩盒旁邊,用拇指激動地滑著她的手機,這動作表明有什麼東西冒犯了她。「你瞧,這太令人悲傷了,好嗎?我就要拿給你看,因為很明顯你不能被信任會去,比如,想想美好的事情。」


    傑森弄乾了他的頭髮。 史黛芬對著手機瘋狂地點擊了一分鐘,然後又對著她的手機做了各式各樣的表情,直到她終於選好了一個(興高采烈地——這總是非常可疑),然後又跳著坐下了。 「好了,看看這個。」

    傑森,樂於助人地,照做了。螢幕上,一隻小黑貓——他在某人的膝上發出咕嚕聲,用白色的小爪子不停地推擠著某物,與此同時有人正輕輕地撓著他的耳後。

    過了一會,鏡頭向後拉遠,顯示出那隻手和正被虐待的工裝短褲屬於——很顯然是——達米安的,他正坐在圖書室的沙發上看書。他抬頭。「怎麼了,阿爾弗雷德?」

    「只是我的一個想法,達米安少爺,」掌鏡者說。「過去一兩週,你和傑森少爺經常一同出現在圖書室。我在想你是否願意將此錄下來以留給後人,在扎塔娜小姐回來前——?畢竟,在近期出現的許多家族照片中,你並沒有跟這型態的他有過合照。」

    那孩子又低下頭,就好像他才剛想起來這隻他一直在撫摸的貓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哦。」他抬高手,但又在貓咪傑森抬高自己以親切地撞回他的手掌時停了下來。「我想是的。」

    一個停頓。掌鏡者的聲音在回答時變得更加溫暖、親切。「這僅僅是個建議,達米安少爺。我會——」畫面在膝蓋、沙發、地毯和鏡頭的模糊間搖擺。

    「不。這是個很好的建議。」又是一個停頓的晃動,沙發腳,灰色細條紋褲子,然後畫面穩定了下來。它緩慢地抬高視角,正好趕上一張小又嚴肅的臉說:「他是隻好貓,阿爾弗雷德。」

    「他的確是,達米安少爺。」貓咪傑森現在站了起來;他撞了撞孩子的下巴,然後試圖在轉身的同時讓四隻腳都站在工裝褲面料所覆蓋的相對較小的區域上。這是個棘手、搖搖欲墜的程序,如果能從小孩的臉上看出任何跡象的話。「我注意到當他是這個型態時,你和他之間的互動要頻繁得多。」

    孩子把書本放下,試圖阻止貓咪傑森從好幾個不同方向滑落。書的封面隱約可見;上頭有顆星球,四散的星星和一個金髮小人身著綠衣。「他更容易被理解,」小孩說,「作為貓。以及一同消磨時間。儘管——」他停了下來,顯得一反常態地不確定。

    過了一會兒,掌鏡者的聲音輕輕地說,「也許,達米安少爺,一個人只會理解那些自己花費時間在上面的事物——適當地建立起聯繫,如果我能冒昧地一隻用聰明的狐狸來解釋的話。」
    
    「你他媽在跟我開什麼玩笑,」人類傑森說。

    「噓!」史黛芬胡亂地拍了拍他的臉。「就快結束了。」

    螢幕上的小孩正垂眼看向沙發上的書本。「正是你所花費的時間—」

    「你他媽在跟我開甚麼玩笑,」傑森說,大聲地。史黛芬用手摀住了他的嘴。「!」

    在螢幕上,貓咪傑森終於轉夠了足夠的圈以達到他神秘的貓科動物標準,安頓下來,變成一坨貓咪灘。小孩再次開始撫摸起他;貓咪傑森再次抬起了他的頭以撞進小孩的手中,然後開始發出非常清晰的呼嚕聲。

    「你花了很多時間與提圖斯、蝙蝠牛和貓阿爾弗雷德建立聯繫,」人類阿爾弗雷德說,他的聲音在鏡頭後變得溫和。「我敢猜測,這就是你之所以和他們相處得舒服的原因。 也許—」

    影片打住。下一個片段開始播放;達米安身穿全套羅賓裝備,跟一隻被放在沙發另一端的小小的黑色貓咪,那種故作隨意地握住胳膊肘、皺眉、背脊(帶著一種緊張感,暴露了他對於房間中有其他居住者的敏銳意識)的方式。很熟悉。

    操。

    「這他媽是怎樣,」傑森喃喃自語,聲音非常大又令人難以置信地低沉,直到史黛芬抽離她的手,帶著被噁心到的聲音,在他的袖子上擦了擦。「這他媽是怎樣,史黛芬!」

    「我知道,對吧?」史黛芬聽上去很得意,為她在垃圾小孩的披薩之夜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杜克甚至還沒到這裡,她就已經扼殺了平靜的聚會氣氛,並將之置於死地;即使是拉撒路池也沒辦法把它從什麼狗屁的深處中救出來。「我用我那篇精彩的莎士比亞散文吸引了阿爾弗雷德,所以,你知道的,不用謝。另外大概還有五個這種的以及幾十張照片,以及一個明顯的進展。首先是你小心翼翼地坐在沙發的一端而達米安在另一邊?隨著時間推移,你們倆靠得越來越近,直到依偎在一起,達米安還一邊撓你。很可愛。」

    傑森願意用他的格洛克手槍們和大種姓之刃打賭阿爾弗雷德是故意給她這段錄像的。「你知道他剛才叫達米安馴服我吧?」

        史黛芬停頓了一下,微微地皺起了她的鼻子。上面沾了點番茄醬。「好吧,這聽起來確實奇怪。我想他說的是——?」

    傑森找到了他的那本《小王子》,把相關的章節丟到她面前,一邊用手指著它。史黛芬皺起了眉頭一陣子,然後說,「它這兒指的馴服是建立聯繫。我沒看出問題在哪。」

    傑森等著。史黛芬敲著書頁,漫不經心地讀著,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哦。天啊。事實上,這非常——我知道你尖叫和崩潰的原因了。這很真誠,不是嗎?在情感上非常開放,渴望對於某人來說是重要的,同時也找到對自己而言重要的某人。這狐狸一點羞恥心也沒有。」她看向他,若有所思。「你對此很有感觸,對不對。」

    「開,」傑森說,然後抓起了茶巾。「真他媽無禮。尤其是在我的房子裡,史黛芬妮!」

    當他朝她的頭扔東西時,史黛芬閃躲開來以逗他開心,即使她動作很慢,足以清楚地表明她是在逗他。「老天。吃點披薩冷靜下來,情緒便秘的蝙蝠兄弟,」她說,然後跳回來拍拍他的胳膊,看起來充滿耐心。傑森不打算告訴她關於番茄醬的事;蝙蝠女孩可以在哥譚到處晃的時候看起來像剛跟他媽的調味料人*2打了一架還輸了

    「Jaseface。在我看來,你和達米安都是古怪的貓,你找到嗎?那種奇怪的警戒貓咪。意思是會發出——嘶嘶聲?的那種。會裝腔作勢,讓你們覺得自己已經充分地表明了自己是恐怖的大貓貓非常危險,我們對此印象深刻。」她再次深情地拍了拍他,這次是在額頭上,並且她才剛用臀擊動作*3回到長凳上(勉強避免肘擊到他的肋骨)。「儘管老實說,如果你和人類待在同一個房間夠久的話還是會達成一種平衡狀態。一個奇怪的貓咪平衡狀態,對與所有人交流都過敏,但還是,平衡狀態。」

    把哥譚最好的蒜泥麵包往她身上丟的話簡直浪費。托尼每天都烤新的,然後把它浸到由黑蒜頭、曬乾的番茄和黃油製成的美味香蒜醬裡;傑森以前曾和迪克搶過幾塊,很多次。這麼做的話就是犯罪。傑森還是考慮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也許某天你甚至能表現出,類似於,你們是對相親相愛兄弟之類的——」

    麵包片飛了起來。「真的?真的?在我的披薩面前,史黛芬妮——!」


    星期三,下午:小孩在他旁邊。

    當然,知道原因對於傑森實際上在做的事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可言。阿爾弗雷德擅作主張的聰明狐狸行為並不是什麼他可以直接跟達米安說的事,或者根本不能,也許永遠都不能;他們都有點,如史黛芬指出的那樣,對感情過敏,以他們自己的獨特方式。言語是誤解的根源,等等。

    但孩子似乎已經付出了極大的努力,為了在同一時間回來,毫不誇大。為了遵守適當、一定的儀式。他每天都坐得更近了點,比喻意義上的。傑森也不會,像是,對此表現得無禮,好嗎?他不會。尤其當小孩一直很努力建立起聯繫時。

    所以,是的,他回覆了簡訊,然後在下午五點時,小孩過來吃糯米糰一邊讀卡夫卡。傑森警告他自己不會為他變成蟑螂*4的噩夢負起責任,並給他泡了一些卡珊在鑽石區的一家高檔手工茶館裡找到的平水珠茶。這不是摩洛哥風味或其他,更非奧古式的,但傑森還是往杯子裡扔了糖和一堆從金太太的花園裡摘來的新鮮薄荷葉,孩子低頭看著自己的杯子,表情從驚訝轉為某種,對於不那麼陰沉的人來說,可以被稱作為小小的微笑的東西。

    他立刻就把它藏了起來,當然,但傑森還是抓住那瞬間了。所以,嗯。好吧。古怪的貓咪們。

    狐狸們。

    隨便啦。

「陶德,這是萊恩*5的翻譯版本!」

    傑森正將荷葉從一團熱氣騰騰的米飯上剝下來,他抬起頭,顯然正好趕上看到《天方夜譚》帶著它飽受摧殘的榮耀被舉起在孩子尖尖的、憤怒的臉旁。「沒有人不知道你對自己作為家裡的黑羊抱有幼稚的自豪感,」他怒火中燒,「但即使是你也必須意識到,將這可憎的東西擺在尚法拉*6和穆太奈比旁是種犯罪行為!就算穆太奈比的翻譯根本不到位!陶德,這甚至不是布拉格版*7!」

    哦天啊。

    「這是來自哥譚市公共圖書館的繪本,小孩。你得給他們點迴旋進退的空間;來自犯罪巷的八歲大孩子才不會知道也不會在乎阿拉丁是後來者還是原本就有的——」






    「『馴服』指的是什麼?」

    「這是經常被忽略掉的行為,」狐狸說,「意思是建立聯繫。」


    「建立聯繫?」


    「沒錯。」狐狸說。「對我來說,你還只是一個小男孩,就像其他千萬個小男孩一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對你而言,我也不過就是一隻狐狸,和其他千萬隻狐狸一樣。但是,假如你馴服了我,我們便互不可缺了。對我來說,你會是特殊的存在。對你而言,我會是特殊的存在…」

—安托萬·德·聖修伯里,《小王子》


"What does that mean—'tame'?"

"It is an act too often neglected," said the fox. "It means to establish ties."

"To establish ties?"

“Just that,” said the fox. “To me, you are still nothing more than a little boy who is just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little boys. And I have no need of you. And you, on your part, have no need of me. To you, I am nothing more than a fox like a hundred thousand other foxes. But if you tame me, then we shall need each other. To me, you wi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To you, I shall be unique in all the world...”

- 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The Little Prince


END

*1:Ad nauseam,拉丁片語,表示話題已經不斷被討論到令人厭煩的地步。
*2:原文是Condiment Man,但準確來說應該是Condiment King,為蝙蝠俠早期動畫系列的諧星反派,是對白銀時代的反派角色們的模仿。主要使用各種調味品作為他的武器,原本是一名單口喜劇演員,但因為惹火了小丑,被綁架、洗腦成一個荒謬的反派作為報復。就…好笑又可憐。
*3: hip-checking,冰上曲棍球的動作術語。
*4:卡夫卡的《變形記》,魔幻現實主義的代表作之一,主角變成了蟑螂的樣子並躺在床上的插圖廣為流傳。按照以前中學書上的記憶寫的反正我不要去查資料很噁心哼啊啊啊啊啊!!!
*5:Edward William Lane,英國的東方學家、翻譯家和詞典編纂者。
*6:al-Shanfara,一位半傳奇性的伊斯蘭俠寇詩人,並且被認為是著名詩歌Lāmiyyāt 'al-Arab的作者。他被認為是典型的反英雄(su'luk),以局外人的立場批評他所處的社會的虛偽。
*7:1835年的布拉格版本,由埃及官方出版。




Notes:

作者的話:好的,所以:

1.阿拉伯人的待客之道顯然是種錯綜複雜的儀式,被視為該文化的核心部分。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麼多複雜的泡茶配方。事實上,將茶袋扔進杯子裡是不夠的;傑森,在刺客聯盟待了不知多久的時間,知道這一點。達米安大概是在中東的某個地方長大的阿拉伯人,應該自出生起就和這種文化有著連結。

2.我演繹出了傑森.陶德在另一個平行宇宙中是個會參與社區解決方案和互助的人,我完全無法擺脫這一點。我已經決定傑森作為紅頭罩,每當我們沒看見他在正典中與蝙蝠俠互動時,在幕後的他就是這樣子。

3. 我認為阿姨和祖母能把整個社區團結在一起嗎,尤其當它是移民社區的時候?絕對他媽的如此,希望文中有表現出這點。


我喜歡你作的那些相同集數,frogy,所以我很高興接到你的提示。 聖誕快樂!(本篇作者同樣在開頭標注了是寫給這位用戶的)

譯者的話:
作者額外打上的tag實際上還包含:兩個男孩坐得距離五英尺遠一起吃零食+讀書因為他們不是兄弟等等的,但我塞不進lof的tag欄位所以補在這裡
總之,好耶完結了(好耶)
如果有錯歡迎指出來,希望我的翻譯水平沒有差到讓人看不懂的地步(。)等等會把翻譯也一併放上ao3,喜歡可以去點個kudos


FDS-个人存稿仓库

【授翻/batfamily】覆膜的留言条(来自地狱)

原名:The Laminated Note (of Doom)

作者:FelicityGrimm

原文链接:凹36620032

限制级:G

原作:Batman - All Media Types

配对:batfamily亲情标签:温馨亲情向;家庭小麻烦;玩笑过度解读;留言条;沟通;缺乏沟通;拉个电子表格;似乎是个好主意,但后来就不是了;布鲁斯·韦恩是个好家长;布鲁斯·韦恩筋疲力尽;阿尔弗雷德·彭尼沃斯是无敌的

授权:见末尾

==================...

原名:The Laminated Note (of Doom)

作者:FelicityGrimm

原文链接:凹36620032

限制级:G

原作:Batman - All Media Types

配对:batfamily亲情标签:温馨亲情向;家庭小麻烦;玩笑过度解读;留言条;沟通;缺乏沟通;拉个电子表格;似乎是个好主意,但后来就不是了;布鲁斯·韦恩是个好家长;布鲁斯·韦恩筋疲力尽;阿尔弗雷德·彭尼沃斯是无敌的

授权:见末尾

===============================

摘要:

这一切始于厨房柜台上的一张纸条:

 

亲爱的老爸,

得去救一个白痴,免得那家伙搞死自己;过几天就回来。

不必担心,

杰森

 

自此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作者注:

献给Anduril_Narsil549。

基于我们深夜看《少年正义联盟》时的一个搞笑想法


正文:


        一切要从厨房柜台上的一张便条开始:

        亲爱的老爸,

        得去救一个白痴,免得那家伙搞死自己;过几天就回来。

        不必担心,

        杰森

        这还是头一回有人礼貌地写了张留言告诉布鲁斯怎么回事。更别说杰森的草书写得相当优雅。

        杰森说到做到,三天后拖着灰头土脸的提姆回来了。

        布鲁斯给这张便条封塑覆膜以作纪念。

        自此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

        这事儿坏起来的方式倒是与人们所预期的不同。杰森并没有因为布鲁斯将便条覆膜保管而闹别扭。他看见后只是翻了个白眼,随它去了。 

        三周后,杰森重复利用这张便条、再一次救了作死的提姆时,这不算坏事。八周后,当杰森又一次使用这张便条——这次他从一起涉及海外犯罪集团的肮脏生意中捞出了迪克——这不算坏事。甚至,在布鲁斯不得不抽丝剥茧,最后破解出来杰森重复利用留言条只是懒得写张新的的时候,这也还不算是坏事。布鲁斯渐渐习惯了他二儿子会用这张留言条——谢天谢地——告知他情况。

        不,不,不,留言条并没有马上发作。它骗布鲁斯产生了一种虚假的安全感,然后才显露出自己的真实面目。

        混沌的代理人。 

        因为它再下一次出现在柜台上的时候肯定不是杰森留的。杰森目前还在康复期,两天前差点儿淹死的经历给他留下了几处骨折和严重扭伤的膝盖。布鲁斯很确定。他刚刚才上楼看望过他。

        所以柜台上的字条不是来自他的二儿子。也就是说这可能来自他孩子中的任意一个。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布鲁斯奋力追踪他所有的孩子和半子(以及那些不是他的、但不知怎么也跟他的一样的孩子们),然后交叉排列组合。因为要是他的其中一个孩子在救一个白痴,那么现在被提到的这个白痴可能是他们亲朋好友中的任意一人。天啊,他楼上已经有一个遍体鳞伤的孩子了。他真需要再来一个。

        有人会觉得点个名不就能搞清状况了。大错特错。他能轻松找到的就只有达米安(他仍住在庄园里)和杰森(躺在楼上,也在庄园里)。阿尔弗雷德当然不算在列。

        下午晚些时候,他回到了杰森的房间,苦恼的样子足以让他二儿子看到后也担心起来。

        “B,出什么事了?”他焦急得走了音,试图用胳膊肘把自己撑起来,但布鲁斯迅速、温柔地把他推回到枕头上。

        “没什么。只是上午昏了头。”布鲁斯向他保证。

        杰森不信。“别撒谎。”

        布鲁斯捏了捏鼻梁。“你兄弟没跟我说就用了你的留言条。”

        “哪个兄弟?”杰森眯起眼睛盯着他,但谢天谢地,他没再试图坐起来。

        “我刚刚花了四个小时才弄清楚。是迪克,他去帮提姆摆脱跟莱克斯·卢瑟起的争执。”

        也许是因为他们让他吃的那些止痛药,杰森猛然爆笑起来。下一秒他就哭了(可能是因为骨折的肋骨和恼人的肺),但还是从牙缝挤出话来:“老天,这真了。”

        从那以后,布鲁斯再也没有过片刻的安宁。

...

        他的孩子们显然认为这张留言条足以用来提醒任何类型的小麻烦。自那以后,布鲁斯不得不自己推理是谁用的它。他们不给他提示。

        斯蒂芬妮用了它去救迪克。

        迪克用了它去救沃利。

        罗伊用了它去救迪克(这一回完全出乎了布鲁斯的预料,他以为罗伊很讨厌自己)。

        杜克用了它去救达米安。

        达米安用了它去救乔恩。

        提姆用它在六次不同的情况下分别救过杰森、巴特、卡茜和康纳。

        甚至连芭芭拉也会用它。

        唯一没用过留言条的是卡珊德拉。

        凡此种种,不过尔尔。他能应付得来。他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这事儿一定会有规律。他的孩子们有特定的交友圈子(有时会有重叠)。基于事态的严重程度,还会有些别的线索为他所用。只需要画一画维恩图。

        布鲁斯几乎已经捋出了一套系统,一个繁复延展的电子表格,上面列出了谁最有可能跑去救谁——而后第二张留言条出现了,尚未覆膜,新鲜出炉。这次留下的是迪克匆忙的笔迹:

        老爸,

        得去救两个白痴。一周左右回来,有后援。别担心,

        迪克

        是啊,迪克留了张便条,这还挺好的,但他完全没提自己要去救的是,他的后援又是指谁。布鲁斯花了整整24个小时推断出这“两个白痴”是“杰森和达米安”,“后援”是指“卡珊德拉”——而这,你明白吧,大有问题。那可是他五个法定孩子中的四个,他该更留心这群小混蛋的——

        不过要是卡珊跟他们一块儿的话,他们准会没事的。

        但这不是重点。

        这种留言习气必须停止。等他五个法定孩子里的四个回家来,他得好好谈谈这件事。

...

        布鲁斯谈了。这事儿没停下。

        他的孩子们把第二张留言条也做了封塑,现在总共有两张了。

        每次见到厨房柜台上的覆膜纸张,他的血压就会飙升到不健康的水平。即便那不是两张留言的其中之一,他也会恐慌,因为通常那就是。世间所有善良与慈爱的神啊,他们就不能直接告诉他一声他们和谁在一起吗?那样他就不用花上一周时间把这些线索和光明会的阴谋联系起来、找出谁在救谁于危难之中了!

        他只能怪他自己。

        真的。

...

        第三张留言在前两张便条大闹一通后悄然而至。布鲁斯得了脑震荡,要在家休息几天。他走下楼,走进了一栋安静得令人不安的房子,然后惊恐地发现厨房柜台上放着一张新纸条

        它来自卡珊和阿尔弗雷德,上面用阿尔弗雷德整洁的字迹写着:

        爸爸,布鲁斯老爷,

        已前往营救所有那群白痴们。不日即归。勿念。

        卡珊及 阿尔弗雷德

        布鲁斯盯着留言条,觉得以他们的能力游刃有余,如果需要帮助,他们会叫他的,然后就径直回去睡觉了。哪怕给他个十英尺长的杆子,他也不会碰这张留言一下。“所有那群白痴”是什么意思只能靠,因为要么是他的孩子们,要么是他的整个大杂烩家族,要么是电子表格里的全部——指拢共大约75个人选。他脑震荡的脑袋难以胜任这项工作。反正没有他他们也能摆平。

        事实上,他的孩子们、可能算是他的孩子们、各种各样的其他家庭成员还有狗狗们第二天早上都到了庄园。他们对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布鲁斯也不知道究竟多少人卷入其中。坦白说,他不敢问。

...

        在那之后,除了卡珊和阿尔弗雷德,没有人被允许使用张留言条(谢天谢地),但布鲁斯还是得对付另外两张。

        他是两周后再次从流理台上看到第一张覆膜便条时想起的这一事实。

        迪克走了进来,刚好撞见布鲁斯崩溃地悲鸣一声,脸朝下拍在了花岗岩上。

        “呃,B?你还好吧?”迪克问。

        布鲁斯只是全然绝望地呻吟着,把纸条递给了他的大儿子。

        他能听见迪克的声音里夹着坏笑,说:“好吧,至少他们还留了张便条,对吧?”

        至少他们还留了张便条,布鲁斯痛苦地想。


-END-



授权图:

null

Throne🌙

【蝙蝠中心】哥谭人都爱蝙蝠侠(8)

一句话简介:#你的vlog背景里为什么有蝙蝠侠

每章都是单独的故事,可直接食用

碎碎念:啊,写的我有一丢丢感动,阿蝙阿蝙,我好希望所有人都来爱他乌乌


正文:

8、


#你的vlog背景里为什么有蝙蝠侠这个话题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从网上火了起来,等到布鲁斯发现的时候,他的手机和各个通讯设备上都是这事。他想翻身起床,却忘了身上有伤,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扯开纱布,皱皱眉,他只好重新换个姿势起身。


阿福边拉开厚重的窗帘,边抽空回头看了他一眼,“布鲁斯老爷,看来您出名的机会正在此时。人们都说出名要趁早,不过您现在出名倒也来得及,毕竟您现在也还未人老珠黄。”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明智地没......

一句话简介:#你的vlog背景里为什么有蝙蝠侠

每章都是单独的故事,可直接食用

碎碎念:啊,写的我有一丢丢感动,阿蝙阿蝙,我好希望所有人都来爱他乌乌


正文:

8、


#你的vlog背景里为什么有蝙蝠侠这个话题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从网上火了起来,等到布鲁斯发现的时候,他的手机和各个通讯设备上都是这事。他想翻身起床,却忘了身上有伤,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扯开纱布,皱皱眉,他只好重新换个姿势起身。


阿福边拉开厚重的窗帘,边抽空回头看了他一眼,“布鲁斯老爷,看来您出名的机会正在此时。人们都说出名要趁早,不过您现在出名倒也来得及,毕竟您现在也还未人老珠黄。”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明智地没接口,早晨他通常会得到讽刺,但是受伤之后会加倍,幸运的话,他甚至能得到一个三倍带夹心的套餐。


“据目前为止的调查来看,您还是哥谭最受欢迎的钻石王老五。如果忽略您毛茸茸的夜间秘密。”


“啊!”他拉完了窗帘,走到了布鲁斯身边替他处理纱布检查伤口换药,非常平淡地用戏剧化的声音继续“晨练”,“看来做您的粉丝还得包容您不太灵光的记忆力,您这伤口再撕扯得大点都能把我的头放进去了。”


“还是说您相中了这家纱布厂?我们有占股吗?我是否可以把这看做是您委婉地想要投资他们的信号。”


布鲁斯坐在床上,由着阿福处理伤口。他心里知道此时最好不要接茬或者打断,要不然邪恶的英国人很可能会想出其他邪恶的办法来攻击他,比如克扣他所剩无几的口粮,或者限制他的夜间娱乐时间,但他实在没忍住,一声“阿福!”脱口而出后,他抿了抿嘴,清清了嗓子,低垂着眼睛生硬地扯开话题,“你刚才说网上有个话题火了起来?”


阿福并没有接话,只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了他一会,奈何他一直不抬头,半晌叹了口气,放过他那个倔强和年龄一起成指数增长的少爷,“那个话题似乎和您昨晚上的行动有关。”


“昨晚上的事,您还有印象吗?”


布鲁斯垂目不答。他拿着平板打开网页,点进去第一条高高挂着的就是那个话题。下面是成百上千的视频,他重伤着,在各个人的背景里,在各个不同的背景里出现。


他在外卖小哥的座椅上,那个年轻人带着面罩,兴奋地对着镜头欢呼,“快看!”


那个年轻人的眼睛亮晶晶的,在月光下闪着光,他的声音也很年轻,因为激动而发紧,清清嗓子,他宣布道,“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这个视频就这样结束了。背景里的他护目镜仍然闪着森森的光,看起来喜怒不明,视频下面的评论里人们都在猜测小哥的位置,也有人说他哗众取宠,还有人询问他背后的蝙蝠侠手办为什么那么真实,在往下有人又回复了他数条,来教他怎么把手办拍出真人大小的感觉。有人在问他的蝙蝠侠模型在哪买的,有人问那些伤口是怎么做出来的,有人关心纱布和染色剂会对盔甲造成伤害。


这是这个话题热度最高的一条,也是第一条。这条发布的一分钟之后,网上又出现了十条视频,他出现在了披萨店老板的店里,出现在猫咖,出现在一位普通老妇人的家里,端着咖啡,他的盔甲上不知何时被小孩子写上了彩色的大字,“谢谢你,蝙蝠侠。”


又过了十分钟,网上又出现了二十条视频。


他出现在了更多人的背景里,有都市精英,有白领丽人,有建筑工人,也有警察,也有律师,也有法官,也有学生。


好像短短几分钟内,这整个城市里所有的人都和蝙蝠侠在一起,好像他无处不在,但又不在各处。


但他们本就在一起,也一直在一起。蝙蝠侠不是和哥谭在一处,而是和每一个人。他付出生命保护的城市和民众,数年之后,也愿意付出生命忍受威胁来为他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于是稻草人和黑面具的手下找不到他。神谕找不到他,就连阿福和钢骨都找不到他。


他在昏迷中,在脆弱中,被哥谭巨大的羽翼庇佑,千千万万人伸出手托举住他,他就从浓雾毒烟中上升,上升。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有黑客帮他把监控擦掉,有人载着他一路逃亡,更有无数的人在网上为他布下迷阵,为他的安危努力。


一夜之间,这个话题下有上千条视频,有人拍到了真的他,有人用假的p图,有人是被朋友拉进来的,有人是被同事,有人被同学,有人只是看到了就猜到了。


他最后在莱斯利的诊所被接了回去,被神谕接到了消息。彼时他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甚至就连稻草人的毒都解了七八分,让人不得不感慨哥谭市内卧虎藏龙。


“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事呢?”阿福给他换完了药问。


“神谕昨晚在第一时间给所有的ip地址加了密,但是她发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了。”


阿福微笑起来,“布鲁斯老爷,或许我们可以把这条话题留下来。罪犯或许像野草,烧不尽吹又生,但是您的努力却已经被人们记在了心底。”


“我想让你知道,你一直是我骄傲。我关心您,义警这条路孤独又漫长,尽管您的行为并不总是被理解和支持,您或许也并不需要这些。”


“但我依旧希望您这一路走来,有鲜花掌声,有喝彩感谢。现在看来,您得到的比我预期的要多得多。”


“人们看到了您,也感受到了您。”


布鲁斯沉静地开口,“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我不知道您还信基督?”


“昨晚有人在我昏迷的时候说了这句话。”


阿福威胁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警告道,“但您最好还是活着,我并不喜欢死掉的蝙蝠。”


布鲁斯哑然失笑,他投降似的举了举手,“好的好的。如果你不喜欢死的蝙蝠,或许你应该定时喂他,饿死可不是什么体面的死法。”


阿福瞪了他一眼,但也没说什么,推门出去为了他不被饿死做奋斗去了。



*守夜人誓言源于《权力的游戏》

瑶镜开云

[Jason中心]如何拥有一只小红桶【大哥篇】

  part4

  summary:跟弟弟贴贴!!!

  

  身份认证成功

  

  游戏加载中……

  

  确认。

  您的小桶已经等待许久。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进入游戏】

  【登出游戏】

  

  哦呼,这次登入时间设定是晚上?也许是因为两次登入时间间隔太短了吧。

  “理查德少爷,您该睡觉了。”熟悉的阿福仍然站在相同的位置催促他。

  “哦好的阿福,我马上就去准备睡觉。”迪克乖乖巧巧答应下来。

  还没迈出步,阿福又补了一句。

  “我忽然想起来,理查德少爷,我将杰森...

  part4

  summary:跟弟弟贴贴!!!

  

  身份认证成功

  

  游戏加载中……

  

  确认。

  您的小桶已经等待许久。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进入游戏】

  【登出游戏】

  

  哦呼,这次登入时间设定是晚上?也许是因为两次登入时间间隔太短了吧。

  “理查德少爷,您该睡觉了。”熟悉的阿福仍然站在相同的位置催促他。

  “哦好的阿福,我马上就去准备睡觉。”迪克乖乖巧巧答应下来。

  还没迈出步,阿福又补了一句。

  “我忽然想起来,理查德少爷,我将杰森少爷安排在了您的房间里休息。作为一个好哥哥,您会跟杰森少爷相处愉快的对吗?”

  

  迪克:……

  他跟杰伊关系还挺好啊,阿福不用再这样修补兄弟关系吧?

  还是他在不记得的时候给这游戏充钱了?

  

  “……哥哥?”

  迪克推开房门,已经换好睡衣的小杰坐在床上叫了一声。他穿的是一件浅蓝色有知更鸟图案的厚睡袍,略略有一些过于宽松,让他整个人都像埋在毛绒绒里一样。

  看见他的时候眼睛还亮了一下,掀开被子就要跳下床。

  

  他没充钱吧?

  

  迪克走过去,把杰伊抱在怀里,脑袋埋在他衣服里狠狠吸了一口。*

  算了管他呢,这波他血赚不亏。

  

  杰伊:???

  迪克刚抬起头就看到杰伊疑惑中夹杂着紧张的表情。

  “咳,那个,小小杰,你都洗漱完啦?”为了缓解尴尬,他就顺势把杰伊转了个身,让他跟自己一起坐在床边。

  “早就洗漱完啦,谁让你回来那么晚。”杰伊被顺利转移了注意力,细白的小腿从睡袍中伸出,在微凉的空气里晃荡。

  他俯身握住那脚踝,被手中冰凉的触感惊了一下,把杰伊的腿又塞回被里,忍不住说他:“收拾完了就准备睡觉呀,你都不怕冷?”

  杰伊往被子里缩了缩,只露出那双仍然显得过大,像猫一样的绿眼睛,略带着一点委屈地回他:“可我在等你呀。”

  

  “……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呀。”迪克几乎被他会害羞会打直球的可爱弟弟融化了,发出黏黏糊糊的奇怪声音感慨。

  难得不嘴硬刚打完直球的杰森却又开始脸红,干脆直接拿被子遮住脸,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叫迪克赶紧去洗漱。

  杰伊几乎把自己裹成蚕蛹了。

  迪克看着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蚕宝宝笑出了声,低头在蚕脑袋上亲了一口,故意发出响亮的声音。*

  “…快去!!!”杰伊露出眼睛,恼羞成怒地冲着他大叫。

  

  等迪克收拾完,擦着半干的头发回到房间时,杰森还趴在床头看书。

  “杰伊伊伊!杰伊在看什么?”迪克甩掉拖鞋一下跃上床,趴在杰森身边想看他的书叫什么。杰森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开他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护着手里的书,拿起旁边的书签夹在书里仔细地合上,连一页也没弄皱。

  “小杰不理我!”迪克故意把半干的脑袋凑到他颈窝蹭,一边大叫着抱怨一边挠他痒痒。杰森拽着他的头发想让他松手,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也不肯求饶。

  

  闹了一会,迪克停下手,把气喘吁吁的小杰好好埋在被子里,自己伸手拿来刚才杰森看的书。

  “不闹了不闹了小杰,你该睡觉啦。要我给你念睡前故事吗?”迪克翻开那本书,想到杰森好像从来没听过睡前故事,兴致勃勃地提议。

  笑了好一阵的杰伊瞪眼看他,脸上的红晕还没消去,眼中氤氲着水汽,让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染上雾气的玻璃珠,几乎有种无机质的美感,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

  然后洋娃娃开了口。

  “那是诗集,笨蛋迪克。”

  

  迪克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身边有可爱的弟弟杰谁还能看进去书嘛。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是阿福送我的礼物。”

  杰森拿过书,珍惜地轻轻抚摸。

  

  他记得杰说过阿福送他的第一个礼物是本书。看来在这个游戏里,阿福送的是诗集。

  这应该是杰伊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迪克想着,半抱着杰伊翻过身,吻了一下他的前额,让他缩在自己怀里,一手翻开杰伊按着的书页开始念诗。

“……If thou couldst answer, This fair child of mine,

Shall sum my count and make my old excuse,

Proving his beauty by succession thine.

This were to be new made when thou art old

And see thy blood warm when thou feel'st cold.”①

  *

  

  “什么嘛,睡得比我都快。”

  小男孩把他笨鸟哥哥的脑袋按回枕头上,把书放回床头柜上,犹豫了一下没有掰开他的胳膊,而是悄悄靠得近了点,低声呢喃。②

  “晚安,笨蛋哥哥。”*

  

  


  【展开人物卡】

  姓名:杰森·陶德

  好感度:76+4

  偏好:飞翔的格雷森最小的知更鸟,会认真倾听每个流浪儿需要的格雷森警长,蝙蝠侠,还有世界上最棒的阿福。

  提示:下次请不要提前睡觉



  

  

  

  

  ①是莎翁的十四行诗一点子节选,网上找的翻译:

  如果你能够说,"我这宁馨小童将总结我的账,宽恕我的老迈,"证实他的美在继承你的血统!这将使你在衰老的暮年更生,并使你垂冷的血液感到重温。

  ②在游戏里睡觉怪的很我知道。

  但是念睡前故事秒睡不是很符合哥白天是兢兢业业小警察晚上还要做义警加班的社畜人设嘛

  以及:本文没有任何暗黑背景!!!!本质就是无脑甜文不要细思极恐!!!就当他是网瘾少年哥!




瑶镜开云

[Jason中心]如何拥有一只小红桶【大哥篇】

  part3

  summary:根本没有在认真攻略的大哥觉得云上养弟真开心

  

  身份认证成功

  

  游戏加载中……

  

  确认。

  您的小桶已经等待许久。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进入游戏】

  【登出游戏】

  

  “嗨阿福!”迪克站在门口,瞥见旁边的管家侠下意识地打个招呼。

  英伦绅士优雅地颔首问候:“日安,理查德少爷。最近加班一定很辛苦,让您都没有时间回家看望您可怜的老管家,不是吗?”

  

  唔唔,为什么游戏里的阿福也这么会堵人啊!

  迪克尴尬地哈哈...

  part3

  summary:根本没有在认真攻略的大哥觉得云上养弟真开心

  

  身份认证成功

  

  游戏加载中……

  

  确认。

  您的小桶已经等待许久。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进入游戏】

  【登出游戏】

  

  “嗨阿福!”迪克站在门口,瞥见旁边的管家侠下意识地打个招呼。

  英伦绅士优雅地颔首问候:“日安,理查德少爷。最近加班一定很辛苦,让您都没有时间回家看望您可怜的老管家,不是吗?”

  

  唔唔,为什么游戏里的阿福也这么会堵人啊!

  迪克尴尬地哈哈两声,挠挠后脑勺想找个借口——看来这个游戏给他下线的设定是加班不能回家——可他又不能成天待在游戏里。

  “不过,我想也许您还有空去接您的弟弟杰森少爷放学?繁忙的工作也理应为您留下交流兄弟感情的时间。”好在善解人意的阿福转开了话题,贴心地给他留了点儿脸——虽然不多。

  但留了就行,谁还想要自行车咋地。

  

  迪克连忙小鸡啄米似地点头答应,转身就跑出大宅。

  他得怎么去接小杰呢——哦好吧他的机车在这。

  Wowww!迪克从熟悉的上衣兜里掏出钥匙,看到游戏里他的机车之后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太酷了!!比他自己那辆要稍大一些,喷漆也有更明显的哥谭特色——但是几乎跟他那辆一样酷——Okay,也许,他是说,比他那辆要酷一点点,就一点点。

  

  迪克一个翻身跳上车,发动了他超酷的机车,听着引擎发出轰鸣声——对了对了他得把头盔戴上。

  希望游戏里的小杰上的还是哥谭小学他刚才忘了问阿福是哪个学校了!!!——

  他一边开着酷酷车风驰电掣一边大声祈祷着。

  

  游戏里哥谭放学的时间好像早些,他来晚了。校门口的孩子稀稀拉拉,家长有空来接的都已经回到家中了。剩下的不是不受重视的孩子和自己上学的孤儿们,就是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迪克东张西望了一会,没看见小杰的影子。他有点不放心,就给阿福打了个电话。

  “歪阿福?小小杰回家了吗?我没看见他哎。”

  “杰森少爷的定位显示他正在校门东五十米远的一个小巷里,理查德少爷,我认为您应当尽快赶过去。”

  

  杰伊去那里干嘛?

  他对那小巷有印象——每个学校都有类似的地方,小情侣们在这幽会,混混们约架,霸凌者在这掩盖证据——但杰伊在那干嘛?

  迪克把机车停到一边,迅速跃上墙头——五十米的距离对他来说近的很。

  

  杰伊!!!

  他看见杰伊了!!!

  几个明显留过级的大块头小孩半围住他,杰伊一点一点退后,直至后背贴上矮墙。

  

  杰伊看起来并不慌乱。

  他注意到了蹲在对面墙上的迪克,*但没有呼救,看起来很冷静。迪克于是停住动作收敛呼吸——虽然那几个小孩压根也不可能注意到他——眯起眼睛观察杰伊的反应。

  看起来他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了。杰伊已经学会了如何悄悄绷紧肌肉寻找最合适的发力位置,他的右手藏在背后,应该是握着刀什么的。

  迪克忽然觉得一阵烦躁。

  无论如何,杰伊不应该对这种垃圾事感到熟悉。

  于是他静静地用手指敲着节拍——

  3-2-1—

  

  杰森握刀的手刚刚从背后伸出来,前面的胖子正要抓住他的衣领就被迪克一下掼到旁边。

  “我不想欺负小孩子…先生们,”迪克带着灿烂的微笑,声音温和,单手拎起那个一直站在后面得意地笑着看起来像是为首的霸凌者把他狠狠按在粗糙的砖墙上,“但如果再让我看见你们围着我的弟弟……”*

  他说着,环顾四周,本来洋洋得意的小恶霸们不约而同地后退一步。

  “你们—知道—会怎样—对吗?

  

  “都吓跑啦……”迪克甚至有点失望地嘟囔。

  他还有好多“来自哥哥的保护欲”没有发挥出来哎。

  一直站在旁边连动都没来得及动的杰森撇过头抱怨:“本来能解决的,我还想试试身手呢。”

  迪克弯下腰抱起他,半真半假地笑着解释。

  “我知道我的小小杰是最棒的呀,但是好歹也要给你的可怜大哥一点发挥空间吧——杰伊最乖最体贴啦对吗?”

  

  怀里的小孩僵硬地板着脸点点头,表示他接受这个解释。*

  而黑心大哥格雷森看着他弟弟透红的耳垂忍不住发出轻笑声,又装着可怜巴巴地开口:“可是你都不叫哥哥……也没有跟我说谢谢…呜呜呜”

  这回杰伊全身都僵硬起来,过了好久才偷偷凑到他耳边,细声细气地道谢。

  “谢…谢谢哥哥…”

  

  唔唔唔小小杰真的说了!!!他刚才应该录音的!!他就知道杰伊心软又好逗!

  

  迪克转过头还想再逗一逗,发现他世界第一可爱的小弟弟脸上的红色已经从耳后蔓延到脖颈,现在正抱着他的脖子把自己的脑袋死死埋在他肩膀上无论如何都不抬头。

  哦——好吧,迪克低头蹭蹭他柔软的红发,发出快乐的含糊声音,迈开长腿离开小巷。边走边跟他商量。

  “那么我超—有礼貌的弟弟愿意跟我一起去兜风吗?”

  

  过了一会,整理好表情的杰伊扶着他的肩膀假装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严肃地点点头。

  不过他的表情没维持住,一会就趴在迪克耳边悄悄担心:“可是阿福说了要早点回家……”

  迪克笑出了声,顺手颠了颠让他坐在自己的左胳膊上,故作神秘地眨眼:“其实阿福什么都知道——所以只要他没有反对,那就是默许啦!”

  刚刚加入韦恩不久的阿杰恍然地点头。

  

  好吧,主要是因为这里的阿福没法扣他的小甜饼

  

  迪克把杰森安在机车后座,给他套上头盔,系完扣又拍了拍他的脑袋①,跨上机车。

  “飞机即将起飞!坐好咯——”*

  机车轰鸣着冲向前方,第一次坐的杰森环着他有力的腰,欢笑飘散在风中。

  

  

  【展开人物卡】

  姓名:杰森·陶德

  好感度:72+4

  偏好:飞翔的格雷森最小的知更鸟,会认真倾听每个流浪儿需要的格雷森警长,蝙蝠侠,还有世界上最棒的阿福。

  提示:他很开心。

  

  

  

  ①小朋友们坐车也是要带头盔的!!!!家长一定要注意,一旦出了事头盔能挡住很多不必要的创伤

  ②有人看到好感度加在哪里了吗?

  ;-)

  

  

  

  

  

瑶镜开云

[Jason中心]如何拥有一只小红桶【大哥篇】

  part2

  summary:杰伊对他好感度这么高吗?

  warning:大哥游戏内身份普通人设定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直接开始游戏】

  【登出游戏】

  

  迪克看着loading界面的图片化为光点消失,有点可惜。

  【选择:展开背景设定

  开玩笑,他会盲玩吗?

  

  理查德·格雷森,曾经的马戏团成员,飞翔的格雷森。父母因故去世后被哥谭首富韦恩先生收养,自哥谭中学毕业,进入警校就读。现为哥谭警局局长。

  某天他得到消息,他的养父又收养了...

  part2

  summary:杰伊对他好感度这么高吗?

  warning:大哥游戏内身份普通人设定

  

  

  

  登入成功,理查德·格雷森先生。

  【展开背景设定】

  【跳过该步骤,直接开始游戏】

  【登出游戏】

  

  迪克看着loading界面的图片化为光点消失,有点可惜。

  【选择:展开背景设定

  开玩笑,他会盲玩吗?

  

  理查德·格雷森,曾经的马戏团成员,飞翔的格雷森。父母因故去世后被哥谭首富韦恩先生收养,自哥谭中学毕业,进入警校就读。现为哥谭警局局长。

  某天他得到消息,他的养父又收养了一个孩子。对此,他会有什么反应呢?

  

  哇哦。

  迪克无意识地感叹一声。

  在这里他不是初代罗宾?如果他没有去布鲁德海文的话,他大概也不可能是夜翼。

  不过他的升职速度可比现实中快多了,果然做义警还是会占用一些精力诶。

  但是,好吧,这只是个游戏而已。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他当然还是会去做的——那毕竟是他的事业,他的城市,他愿意牺牲很多东西—只为了成为它的安全网。

  

  游戏开始——加载成功!

  

  “理查德少爷,很高兴见到您。”熟悉的管家带着一点点英伦腔笑着问候他的小少爷。

  这游戏可真……精细啊。

  迪克悄悄留心。

  “B是又带回来一个孩子吗?”迪克往后捋了一把头发,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展开人物卡】

  阿福脑袋上有个东西哎。

  迪克趁他转身,伸手虚点了一下。

  

  姓名: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好感度:89

  偏好:希望少爷多回家看看,老爷早日结婚生子——韦恩宅需要女主人——男的也行——只要能喘气就可以了。

  

  “嗤。”迪克没忍住笑出声——哈哈阿福大概不会想到B始终也没结婚捡回来的孩子倒是一个接一个。

  “理查德少爷?”阿福转过身,狐疑地看他一眼。

  迪克连忙转眼又问道:“那个小孩现在在家吗?我觉得也许我得去见见他?”

  阿福被顺利转移了注意,甚至为他的懂事点了点头。

  “我将他安排在从前您的房间,希望您能跟您的弟弟好好相处。”

  他盯着迪克,露出一个慈祥和蔼的笑容,不无威胁地接着说:“毕竟,杰森少爷是个好孩子。作为哥哥,您会照顾他的是吗——理查德少爷?”

  

  尽管知道这只是游戏,迪克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乖巧地笑笑表示他一定会的。

  阿福就是韦恩食物链顶层了,你不服不行。

  

  他轻巧地翻上楼梯——游戏里的身体还是这么灵活,而且没有那些做义警留下的旧伤——感觉真不错,嘿!

  房门还是熟悉的房门。迪克站在那里,却觉得有些紧张。

  他记忆里跟杰伊的初次见面可算不上愉快。

  

  那时他刚刚跟b吵过架,心情坏到透顶。所以即使他不想迁怒一个小孩也实在没精力维持好态度。

  何况他也确实是有些难过的。

  杰伊细腻的很,一照面就察觉到他的心情。于是他们就吵了一架,草草结束了初见。

  后来他努力跟杰伊搞好关系,杰伊倒也没有抗拒。他会带杰伊瞒着阿福偷偷去吃辣热狗,开机车载他兜风,偶尔接他放学,晚上再一起夜巡。他还问过杰伊跟他在一起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杰伊告诉他,是他正式把[罗宾]交给他的时候。

  那时他就知道,杰伊看起来嘴臭脾气爆,其实内里是超级渴望认可和爱的孩子。

  只是后来……算了。

  

  迪克敲响房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快一些:“嗨?我可以进来吗?”

  杰伊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自门内传来:“可—可以。”

  他推开房门,却没有立刻迈步进去,愣在那里。

  

  那和——那和他记忆里的杰伊几乎一模一样。他瘦得令人心疼,明明已经十岁多了却看起来像个六七岁的小孩。因为营养不良显得暗淡的红头发乱乱地搭在额前,那双熟悉的绿眼睛睁圆了盯着他,在他那张小的可怜的脸上显得愈发动人。

  迪克突然觉得一阵晕眩。

  

  【暂停游戏

  一切都静止下来,迪克慢慢蹲下,揪住自己的头发。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他无法忍受这个……

  他的胸腔都收紧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在里面翻转。

  那是他的弟弟。

  他最愧疚的弟弟。

  暂停的画面中,杰伊仍然看着他,眼神专注却不安。

  良久,迪克平复好心情,重新直起身。

  

  

  【重新开始游戏

  “呃,嗨?我是说你好——我是杰森,杰森·陶德——”

  小孩跳下床,有些紧张的搓着衣角。

  迪克记得那件衣服,那还是他九岁的时候穿的,上面有超人图案的T恤衫。显然,比那时的迪克还大一岁的小杰身形更瘦小一些,那穿在他身上几乎像件睡袍,领子大得都露出突出的锁骨,从袖口伸出的胳膊细得吓人,那手指抓在略略泛黄的旧衣服上,好像白得发光。

  

  迪克微笑起来。

  他走到杰伊面前,俯身向前,像抱着一件脆弱的珍宝或是一片轻柔的羽毛那样抱着他。

  他果然瘦得惊人。迪克想着,抱紧了点,含糊地咕哝。

  “哦,是的,你好我的小杰——我是理查德,你的哥哥。”

  怀里的小孩有点僵硬。迪克没管那么多,低头蹭着他的发顶。不知道多久以后,小孩试探着慢慢回抱他,有几分忐忑不安地轻轻叫他:“…哥哥…?”

  迪克叹息着应答。

  

  【展开人物卡】

  姓名:杰森·陶德

  好感度:71 +1*

  偏好:飞翔的格雷森最小的知更鸟,会认真倾听每个流浪儿需要的格雷森警长,蝙蝠侠,还有世界上最棒的阿福。①

  提示:有些嘴硬心软的人可能需要一点直球

  

  哦。

  这下迪克也僵住了。

  第一次见面,杰伊对他好感度就这么高?

  

  

  

  

   ①原刊里有的!!!杰宝他喜欢大哥的表演!他还说那是他的光哎!(语无伦次

  说起来也奇怪,迪克父母出事那天的表演,有关系的没关系的即将有关系的全来了

  

  

  Additions:

  好感度设定:六十是及格线

  六十以下就是陌生人—仅仅认识的人—有好感但不熟的人

  六十到七十是好朋友—关系一般的家人—感情淡薄的恋人

  七十以上是家人—一般的恋人—崇拜对象

  八十以上是非常重要的家人—坠入爱河的情侣

  九十以上就是能共度余生的伴侣了

  攻略目标是一百

  

  

  【大概就这样,这章没啥意思……】

  

La♾fu拒绝你

在JJ的推特上看到的,快点变成梗图啊!(虽然有点虐虐的)

在JJ的推特上看到的,快点变成梗图啊!(虽然有点虐虐的)

荆棘☆宇

我必须要传一下蝙蝠侠传奇里的这一段,虽然听说过TB不入正剧(超遗憾)

私心认为这一块对蝙蝠起源的表达和阐述特别惊艳,以及感受到了布鲁西和阿福之间深刻入骨的羁绊……重温时候还是很感动

1080P我只有英文字幕,列表说这段理解起来不难所以就直接发了

我必须要传一下蝙蝠侠传奇里的这一段,虽然听说过TB不入正剧(超遗憾)

私心认为这一块对蝙蝠起源的表达和阐述特别惊艳,以及感受到了布鲁西和阿福之间深刻入骨的羁绊……重温时候还是很感动

1080P我只有英文字幕,列表说这段理解起来不难所以就直接发了

桐鹭

题外话.我心目中的JT

我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心目中的杰森究竟是什么样的……重点说说杰森和BW之间的问题。


虽然这个故事的背景大概是依托红头罩之下的,不过实际上我没有完全照着某一个具体的官方故事去写。DC正作因为其漫长的连载时间,多次重启和更换编剧等等原因,人物的性格与经历会有波动起伏,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我其实只是收集一些信息,用这些事件和人物经历想办法拼凑出我心目中的JT。(比方说目前文中的这个杰森显然是蓝眼睛并且没有挑染刘海。)


JT和BW的核心矛盾究竟在哪里?首先,很奇妙的是,我认为,他们的矛盾点并不在于杰森的死。因为,讲得刻薄一点,杰森的死完全就是自找的,杰森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甚至更进...

我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心目中的杰森究竟是什么样的……重点说说杰森和BW之间的问题。


虽然这个故事的背景大概是依托红头罩之下的,不过实际上我没有完全照着某一个具体的官方故事去写。DC正作因为其漫长的连载时间,多次重启和更换编剧等等原因,人物的性格与经历会有波动起伏,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而我其实只是收集一些信息,用这些事件和人物经历想办法拼凑出我心目中的JT。(比方说目前文中的这个杰森显然是蓝眼睛并且没有挑染刘海。)


JT和BW的核心矛盾究竟在哪里?首先,很奇妙的是,我认为,他们的矛盾点并不在于杰森的死。因为,讲得刻薄一点,杰森的死完全就是自找的,杰森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一点。甚至更进一步的,不在于蝙蝠侠没有杀死小丑为杰森复仇——这是个很关键的点,但它不是核心,第一个核心是两人理念的冲突,我们暂且放一放。第二个核心其实是杰森在“情感上所受到的伤害”。是的,这才是关键。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描述:杰森所不能move on的其实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蝙蝠侠已经move on了。


可以想象一下这是对一个一无所有的青少年来说最沉重的打击。你死了,然后你复活,发现世界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改变。你的位置被人取代,代号(本来也不是你的)被人收回,杀死你的凶手依然逍遥法外,你的养父也一如既往地进行他的事业。你没有其他亲人,不知道生活的锚点在哪里。你完全是个多余的家伙。你真的很害怕他们甚至已经夺去了你曾经在韦恩庄园里居住过的那个房间,并且全都忘记了你。


就是这样,杰森发现自己在蝙蝠侠这里已经全无容身之处。蝙蝠侠已经走出来了——当然,因为两三年已经足够平复一个父亲的丧子之痛,而且他还是蝙蝠侠,他必须振作起来!时间会让一切都move on的。但杰森真的会很没办法接受这个。(听起来像个死结。)他感觉自己对蝙蝠侠来说什么也不是。如果他们要让新罗宾取代他的位置,那至少BW应该给他留点什么吧!但BW什么也没留,除了那套杰森看不到的染血制服。杰森所能看到的只有他甚至没有为杰森手刃那个杀死他的凶手……所以JT想要因此复仇,以他的性格来说真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杰森想要的其实就是让蝙蝠侠对他证明“你很重要,你是独一无二的!”,他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自我认同的锚点。


当然他们之间本来也不是没有和睦相处的机会。如果杰森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我想蝙蝠侠也会很乐于重新接纳他。不幸的是他们之间的理念差距甚至在活力双雄阶段就已经初露端倪。没有情感润滑剂的红头罩于是毅然决然走上了自己的道路……而且不得不说BW真是哥谭最可怕的控制狂。除他之外家族里没有人和杰森的理念冲突得如此厉害,但BW这个大家长就是一点都不肯让步。


不过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杰森成为红头罩归来实际上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时间会让一切都move on,所以杰森也在慢慢move on。于是大家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变好了……在重生刊里我们所能看到的也是脾气更温和,没那么情绪化的桶。


 

(所以我在这篇文里留下的主角是一个“和杰森一样并没有move on的人”,这正是我的用意,并且我觉得这肯定会对杰森造成影响。)

 


而关于杰森和Bat family,实际上我很认同的一种说法是阿尔弗雷德的作用在正作里被过分弱化了。阿福绝对是那个和家里每个小鸟(包括蝙蝠在内)都有很深联系的最终boss级别人物。关键时刻他的态度和立场一样不容小觑。


单单从性格上来说的话,老二和老三我想应该也挺处得来的。老大就更不用说了。

 


↑暂时想到那么多!如果再想到的话可能会再补。

中招了,所以提前更新,免得周日烧得爬不起来。

11应该在圣诞节或者圣诞节前几天更新。


Mongibello

  P1  封面  DC漫画百科全书(2021年新版)

  P2-3  蝙蝠侠

  P4  阿福

  P5  夜翼

  P6  红头罩

  P7  红罗宾

  P8  罗宾

  P9  遗孤

  新版比过去在基础设定栏增加了发色和瞳色设定,于是我惊讶的发现,布鲁斯和他的儿子闺女们以及阿福,全员黑发蓝眼。

  PS:犹豫再三还是打上个人tag了,希望对其他作者们有所参考。

  

  P1  封面  DC漫画百科全书(2021年新版)

  P2-3  蝙蝠侠

  P4  阿福

  P5  夜翼

  P6  红头罩

  P7  红罗宾

  P8  罗宾

  P9  遗孤

  新版比过去在基础设定栏增加了发色和瞳色设定,于是我惊讶的发现,布鲁斯和他的儿子闺女们以及阿福,全员黑发蓝眼。

  PS:犹豫再三还是打上个人tag了,希望对其他作者们有所参考。

  

鱼鱼

  虽然说作者给人物起名的时候大部分都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但还是觉得这些名字的含义蛮有趣的。

  Bruce:柳树地、木材

  Richard:勇敢、强势的领导者

  Jason:治愈者

  Timothy:荣誉上帝

  Damian:驯服、压制

  Alfred:智者、行事谨慎

  虽然说作者给人物起名的时候大部分都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但还是觉得这些名字的含义蛮有趣的。

  Bruce:柳树地、木材

  Richard:勇敢、强势的领导者

  Jason:治愈者

  Timothy:荣誉上帝

  Damian:驯服、压制

  Alfred:智者、行事谨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