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kaloid

13.9万浏览    1313参与
炒炒抄勺

关于我的2.5次元同学填的es印象表(北斗那个八蛋是我草)

关于我的2.5次元同学填的es印象表(北斗那个八蛋是我草)

無氣可樂

我会喜欢一些蜂碱的宝贝(◦˙▽˙◦)

很喜欢ALKALOID和Crazy:B两个组合的感觉(◦˙▽˙◦)


听小蜜蜂的歌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笑起来,曲风也很好听“没心没肺的笑,把烦恼什么的全部丢掉,不会去想烦躁的生活,不顾一切只为把欢乐带给你”在这首歌发布的背后是所有人的付出,如果听到这首歌不开心的话他们会很伤心吧ヾ(´∀`。ヾ)

小士兵们真的很乖乖的感觉,“我会给你希望,不要堕落到深渊,我们一起离开这黑暗之地”

如果说碱是光指引你,蜂就是在你身边肆意大笑引领你走向光的人

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听小蜜蜂的歌吧!!

想放弃的时候就听听小士兵的歌吧!!

大家都是好孩子啊(*`▽´*)

很喜欢ALKALOID和Crazy:B两个组合的感觉(◦˙▽˙◦)


听小蜜蜂的歌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的笑起来,曲风也很好听“没心没肺的笑,把烦恼什么的全部丢掉,不会去想烦躁的生活,不顾一切只为把欢乐带给你”在这首歌发布的背后是所有人的付出,如果听到这首歌不开心的话他们会很伤心吧ヾ(´∀`。ヾ)

小士兵们真的很乖乖的感觉,“我会给你希望,不要堕落到深渊,我们一起离开这黑暗之地”

如果说碱是光指引你,蜂就是在你身边肆意大笑引领你走向光的人

不开心的时候就听听小蜜蜂的歌吧!!

想放弃的时候就听听小士兵的歌吧!!

大家都是好孩子啊(*`▽´*)

海盐幻想

浅浅记录一下六周年迷你对话(一)

浅浅记录一下六周年迷你对话(一)

奈

[All杏]当制作人缩小了怎么办

*ooc的话我很抱歉呜

*沙雕文学、无文笔可言、逻辑可能也没ㄌ( ꒪⌓︎꒪)

*女主名为“杏”


Trickstar(冰鹰北斗、明星昴流、游木真、衣更真绪)


ALKALOID(天城一彩、白鸟蓝良、礼濑真宵、风早巽)


*Trickstar场合


———徒然的缩小那该怎么办?


这是原本埋在工作中的杏,周遭杂乱无序的稿纸,遍地散落的企划,还有那惨无人睹的身体状况及精神状态。毕竟最近因为忙着企划书,不分昼夜的赶稿,好不容易快用到接近尾声,本想着小睡一下得以缓解疲劳,犒劳自己屈指可数的休息时间,结果一觉下去直接睡到了隔天。...




*ooc的话我很抱歉呜

*沙雕文学、无文笔可言、逻辑可能也没ㄌ( ꒪⌓︎꒪)

*女主名为“杏”



Trickstar(冰鹰北斗、明星昴流、游木真、衣更真绪)


ALKALOID(天城一彩、白鸟蓝良、礼濑真宵、风早巽)



*Trickstar场合




———徒然的缩小那该怎么办?




这是原本埋在工作中的杏,周遭杂乱无序的稿纸,遍地散落的企划,还有那惨无人睹的身体状况及精神状态。毕竟最近因为忙着企划书,不分昼夜的赶稿,好不容易快用到接近尾声,本想着小睡一下得以缓解疲劳,犒劳自己屈指可数的休息时间,结果一觉下去直接睡到了隔天。




隔日一早,被暖阳倾泻而落的温度暖了起来,惺忪睡眼一睁,微微的亮光也没有意外的很热烈,很快就能适应眼前的光亮,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感觉不对的杏就立马发现身体上的不适,说不适也不对,应该说是异样。印入眼帘的居然是自己缩小的样子,看着模样看来是回朔到五、六岁的时候了。




当然其中还有更大的问题。




试问身体缩小是怎么发生的。




果然是因为过度疲劳而产生的幻觉吗?




她想站起身却无奈身子太小,脚蹬不到地只能放任着双腿随之摆动,原先能稀松平常的站起身来,到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天方夜谭,她一边晃着脚一边思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度过这天。正当她思虑着该不该把这事告诉昴流他们时。




无料,第一个闯进门的就是明星昴流。




“小杏!辛苦了!有没有好好休息啊!”

“让妳搞这么久真不好意思欸!”

“我在路上有遇到阿紫,顺手拿到一些饼干!”

“我们一起吃吧!⋯⋯欸?”




“小杏?”




原先他还在自顾不暇的诉说着方才沿路走来的路程状态,直到他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左右查看着,看似是在搜索什么。却发现了令人意外的事。在面前的小孩是谁?又会是谁的?




“怎么会有小孩呢?”

“难道这会是小杏的小孩!?”

“谁的谁的!!??是小北?还是阿绪!?”




明星昴流先是惊呼连连,且大胆的猜测眼前这个小孩是你和某人的小孩,正当他要开始一个一个慢慢猜时,杏率先出了声,打算解释一下眼前这场闹剧。她眉头深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毫无头绪自己为什么会缩小成这副模样。魔法、奇迹、还是诅咒都无从得知。




“等等,妳说妳是突然缩小的?”

“还有妳就是小杏,不用怀疑?”




她赶紧点点头回应道,看着自己这副模样,不知为何的很想大哭一场,亦或许是缩小的原因,就连精神年龄似乎也有造成一些影响。虽然不大,但看了看身上依然不变还是特别想哭这件事,没有为什么,只因为工作还没做完啊。




“不要哭啊!啊啊,小北你终于来了。”

“你快说你是不是小孩的爸爸!!??”




“怎么我刚进来就问这个问题?”他后退了几步,直到他眼前聚焦了这幕。



“这是?小杏?”




意外是一定的,就算北斗再怎么看起来毫无波澜,实则上他早已乱了情绪,“其他人知道吗?”他四处看着,四面八方都把小杏看了遍,却什么都不明了。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会缩小。”




我也不懂啊!况且我也想知道啊!小杏腹诽着,她也完全摸不着头绪,说是魔法好像有点虚幻,药物引致的副作用,但昨天几乎什么都没吃啊,那到底会是如何?




“抱歉抱歉,刚刚在路上遇到一些事耽误了。”

游木真和衣更真绪也随之而来。




“幸亏这事情还没有闹很大,呵呵⋯⋯不然一定很难收拾。”




真绪搔了搔头带着尴尬的笑容干笑着,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那会多夸张,稍微幻想过的衣更真绪在一瞬颤了一下,不用想了一定很夸张。




“重点是接下来该怎么度过这天吧。”

“不过仔细一看,小杏小时候还蛮可爱的欸。”




真绪绕过办公桌走到了缩小的小杏旁,微微欠着身,戳了戳稚嫩可爱的小脸,软软的很好捏。




不过仔细一想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喔!”




昴流自信满满地眯起双眸,看似是默默接受这一切了,不管怎么小杏就还是小杏,不过是小还是大,就都还是小杏。




“你怎么好像说的小杏是你的一样。”




北斗也是平常那样,感觉并没有很大的情绪变化。可能有吧,看不出来而已。




“嘛嘛,小杏也是刚睡醒对吧,不如先去吃点东西吧。”

“这一天还很长,今天就我们五个人过吧。”




游木真提议道,淡笑着顺了顺小杏的头发,真绪也靠了过去顺势的将小杏抱起,往上掂了掂,确定小杏扶好了才开始走动,亦或许是真绪家有妹妹的缘故,抱起小孩的经验也是有的。




偶尔这样休息好像也不错。而且看着五人都照样和乐融融的相处,心里也不自觉地暖了许多,今天就把工作抛开,好好享受缩小的乐趣吧。




至于缩小的问题,再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ALKALOID的场合




“呜哇!小杏的小时候超Lo~ve~”


“唔姆!真的很可爱!”




风早巽听到了天城一彩在休息室遇见了缩小的制作人,觉得异常的不可思议,同时也为了不必要的影响,风早巽建议他们这一天都待在休息室不要随意走动,特别是小杏。




“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呢。”

“真宵さん呢?”




“我在这里哦⋯⋯。”




礼濑真宵缓缓掀开天花板其中一片的隔板,因为天花板里面黯淡无光,光源也是从底下往上扩散的,这样往上看,不熟的人看到可能都会受到一些惊吓吧。




“呜呜呜⋯⋯。”




比如小杏,可能是因为缩小了,精神状态有所影响,看到杏的反应如此之大,这让礼濑真宵感到惊慌,过意不去,他立马下来想试图安慰小杏。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么可疑真是对不起!”




他一开始也很担心这样会不会造成反效果,意外的小杏并没有抗拒,反而还笑了起来,这让原本受创的真宵松了一口气,他笑笑地也让小杏不再这么警惕,可能也是时间上的习惯,杏也逐渐接受了自己缩小的事实。




“那么请真宵さん抱着小杏吧。”




风早巽漾起柔和的笑,旨意让真宵抱着小杏,却意外的被拒绝了,“不了不了,抱小孩的话我不太习惯。”他慌张的挥着手推拖着。




“唔姆!那么我来试试好了。”




天城一彩自告奋勇地说要尝试,前辈点点头也向前走了几步,而一彩也很小心翼翼地从风早巽怀中抱走小杏,动作也都非常轻柔细腻,直到他完全将杏好好抱在怀里才离开风早巽的保护范围。




“小杏好轻呢!要不要飞高高!”



“笨蛋阿彩不要这样!”




正当一彩要讲小杏举高时,白鸟蓝良立马制止上前捉住一彩的手臂,“你等等让小小杏吓到了怎么办!”




“不会啦不会,我会很注意的。”看来蓝良想多了,小杏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还乐在其中,这让蓝良衍生出了羡慕感。他也想抱抱看小小杏啊,这么难得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蓝良是不是也想抱看看小杏?”




“欸?可以吗?!”蓝良有些讶异,同时也有点紧张,他害怕说抱着她会让她感到不适,不过在两位前辈的劝说下,他才放下慌张按照前辈们的指示,一步一步直到抱好小杏。




“小杏果然超级Lo~ve~”




他们万万没有料到,明天被缩小的就是他们了。





/

(完.

桑泞
一个碱团的灵魂交换(? (对不...

一个碱团的灵魂交换(?

(对不起把一彩画得有点怪(>人<;)

一个碱团的灵魂交换(?

(对不起把一彩画得有点怪(>人<;)

石丘吃小笼包

放一下之前场贩画的碱碱毛绒吧唧!

是可以软乎乎揉揉的效果~

还有余量要是有妈咪想要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还有流星队的吧唧也在贩售中!

放一下之前场贩画的碱碱毛绒吧唧!

是可以软乎乎揉揉的效果~

还有余量要是有妈咪想要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还有流星队的吧唧也在贩售中!

黎默子
画点兔子 人太多就只打组合了?...

画点兔子

人太多就只打组合了😪

画点兔子

人太多就只打组合了😪

日日

今天的太阳适合穿小背心拍照片

今天的太阳适合穿小背心拍照片

不谌
偶像梦幻祭-ALKALOID...

偶像梦幻祭-ALKALOID | 自封袋设计

是久违的自封袋

偶像梦幻祭-ALKALOID | 自封袋设计

是久违的自封袋

镜泽

去码头整点小孩😈

生物碱友情客串👼

去码头整点小孩😈

生物碱友情客串👼

赤叶Aka

生物碱侦探事务所-①番外

算是补一个①篇的cb视角。

灵感来源:《Living on the edge》油管评论区下yhm们的电视剧设想

蜂碱全员cb轻松向,侦探碱&刑警蜂

其中有关侦探事务所和警视厅的相关内容全是我自己编的,请图个一乐(

番外篇是小琥珀视角——

又名:《救救小爱》


1.

初次见面,我是樱河琥珀。

如果没记错我今年应该是21岁,如今在警视厅的刑事部任职——嘛,也不算是一般意义上的警察了。鬼那个叫「ES」的组织是怎样做到把势力渗透得如此彻底的,竟然连这种为全民服务的部门都能控制,托了他们的福,所谓警察的身...

算是补一个①篇的cb视角。

灵感来源:《Living on the edge》油管评论区下yhm们的电视剧设想

蜂碱全员cb轻松向,侦探碱&刑警蜂

其中有关侦探事务所和警视厅的相关内容全是我自己编的,请图个一乐(

番外篇是小琥珀视角——

又名:《救救小爱》

 

 

 

1.

初次见面,我是樱河琥珀。

如果没记错我今年应该是21岁,如今在警视厅的刑事部任职——嘛,也不算是一般意义上的警察了。鬼那个叫「ES」的组织是怎样做到把势力渗透得如此彻底的,竟然连这种为全民服务的部门都能控制,托了他们的福,所谓警察的身份只是明面上的掩饰,这个特殊的办公室也只是我们为「ES」服务的据点——动动脑子都知道正常的办公室不会像我们一样还配备个厨房的吧!

虽然也不知道是怎么阴差阳错走上所谓光明道路的,有小时候的训练做基础,我本身也喜欢学习这些外界知识,但直到加入我现在的团队,才明白之前的所谓考验不过是真正意味上的小菜一碟。

今天是久违的清闲的值班,之前向同事借的书还没读完。现在的办公室,除了我还有三个人在。

首先,也是工位离我最近的那个正在消灭便当的灰发男人,椎名丹希。虽然在我们四人中他看起来最好懂,只要有吃的就能得到满足,平日里燐音一时兴起要聚会吃饭时都是丹希负责的伙食,但从各种任务中也能看出只要丹希想做,其水平甚至完全不输一些经过训练的老手,可不是什么能被轻视的存在。但我一直觉得他去做厨师绝对比警察舒坦数倍——某天一时兴起问他以警察身份加入「ES」的原因,他却一脸愤愤不平地给我抱怨起燐音和那个七种茨忽悠他的全过程……那个蠢货到底给别人添了多少麻烦啊!

其次是坐在我对面的,正喝着咖啡看着电脑屏幕的HiMERU。从公开的档案里看他就比我大两岁,据说早就跳级读完大学了,可能是我们中学历最高的人。而且,论靠谱程度可比另外两位伙伴要高出不少,虽然与之相对的秘密也是我们中最多的,从只肯告诉我们这奇怪的名字就够让人疑惑了,简直就像Love喜欢的只用艺名活动的偶像艺人一样——Love是几年前认识的一直与我保持邮件来往的网友。考虑到各种,这话我可不好意思在本人面前说,毕竟加入「ES」时,我才被从地下放出来不久,许多常识都是这位深不可测的HiMERU手把手教给我的。作为偶尔一起外出品尝甜品的伙伴也是一流的,也不能强求谁对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轻易敞开心扉。

最后,是坐在整间办公室的最大的桌子旁的,眼戴墨镜手拿笔和○日新闻的我们四人的老大——天城燐音。叫他老大不仅因为他是我们这个所属「ES」的小队的队长,还因为他的确是我们四人中最年长的,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6左右?——总之,现在的他故意背对着我们,也不知道是真的在看新闻还是脑中又出现了什么怪点子。其实稍微深入了解下就知道燐音的缜密心思与做出的张扬外表形成鲜明对比,虽说作为我们的队长是个相当合格的存在,也不妨碍我有时真的想把那扇玻璃窗打破然后把他从这18楼扔下去。

比如现在。

 

 

2.

“我说,你们。”

估计着差不多要到午饭饭点了,丹希已经用办公室里的厨房给我们准备好了午餐。正准备开动,燐音却突然正坐,满脸严肃地看着我们。

对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他来说,除非发生真正重大的事件,我可从来没看见过他这样的表情。——比如上回听说同事务所的人被什么秘密的邪恶组织绑架的时候,一直都很冷静的HiMERU不算违和,但燐音和丹希认真起来的样子真让人难忘。那时我们刚结成不久,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他们的年长终究是在各种方面有所体现的。——如果这种可靠能渗透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更好了。

丹希专注于吃饭没有抬头看燐音,HiMERU本就吃的不多,不抬头更像是单纯地没兴趣。为什么,燐音突然正经起来不是往往代表有正事……

……

当我没说。

想着总需要有个人搭理一下队长,我做了那个首当其冲的大冤种。

我看到的是燐音把映出什么内容的平板对准我们的方向,室内灯光太亮加上他个子太高,完全看不清究竟是什么内容,只看燐音可怜巴巴地看着唯一回应了他的我,活像路边那些等待好心人收留的可怜野狗。这眼神倒不像演的,姑且相信一秒丹希说过的他和燐音初遇的过程吧,如果不是我和他共事有几个月了,信一分钟也可以。

“没什么事的话就继续吃饭吧,燐音。”

还是丹希做的甜点更有诱惑力。口感细腻,甜度适中,完全不输难得有钱一尝的高级甜品店的味道。

“——多谢款待。HiMERU到这里就可以了。”

最先解决完午饭的是HiMERU,似乎总是异常忙碌的他像是完全不想在这种事上浪费时间,虽然一块蛋糕加一杯咖啡的量怎么看怎么容易出问题,虽然无暇干涉他人的生活习惯,但我和丹希都因此担心过他不少次,结果都被搪塞了过去。

“今天也是要急着工作吗,HiMERU?”

“是的。需要提交给「ES」的报告还没完成,虽然HiMERU记得一开始商量的结果是HiMERU和天城各负责一部分,但HiMERU的部分格外棘手,先失陪了。——天城,这照片上的是…”

 

 

 

 

 

3.

所以,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演变成我们四个身穿正装在休息日跑到这种地方来找燐音的弟弟?

我已经习惯了随时紧绷神经活在这世上的生活,但像丹希那样的普通人的想法才是大多数人会有的心理吧——没有人会喜欢被占据难得的假期。不过似乎HiMERU也对这家新成立的侦探事务所颇有兴趣,偶尔陪他们一下也不是问题吧。

但我觉得我们现在很明显把别人吓到了。

……那肯定,谁好好地被警察敲门了会安心啊,找人就找人为什么要掏警官证啊。没看见那个躲在工位后面的男生都吓到目光呆滞了吗?不过对话占主导的终究还是燐音和HiMERU,我和丹希就这样面面相觑地大眼瞪大眼,四目相对许久终究无言。四个男人站在狭窄的楼梯间还是太挤了,发展到最后的两个人自觉退到阶梯上对着对方耳朵说悄悄话,丹希站下一层,我站上一层,虽然很不爽,考虑到身高因素这样比较轻松。

“……小琥珀……”

“怎么了,丹希?”

“一会儿燐音要是被这个事务所的职员打跑了怎么办。”

“我们也跑就可以了吧。”

“说得对。”

嘛,玩笑归玩笑,如果真的遭遇不测,我不认为我们四人有谁会丢下任何一人。

我听见那个应门的绿发男人这么回复燐音他们的话:“我明白了。一直站在门口会很累的吧,如果不着急的话不如我们进屋慢慢说吧,警察先生们。”

听语气倒是和HiMERU口中的危险分子完全不同——不过凡事不能掉以轻心,太多罪恶会隐藏在表面的温柔之下,沉溺其中便会忽视可能存在的杂质,更何况我们多少从「ES」那些上司口中听说过所谓【ALKALOID】的成立,还对他们是怎样的人一无所知,同意这个叫风早巽的人的请求似乎颇有些引狼入室的感觉……好吧,按这个情况,似乎我们才是狼。

HiMERU从刚刚开始就没有接话的意思,燐音摇手说着这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事,在门口就能解决,然后打开了手中的平板。

“咱就是来问问,副所长大人有没有见过照片里的这个人?咱们现在急着找他呢,如果有线索请”

为什么要说成像我们在找啥犯罪分子一样啊。

听见燐音这番描述的里屋的那人似乎从目光呆滞变成了浑身颤抖,通过反复闭合的嘴唇貌似能读出些他想说的话,但研究片刻就能发现那似乎只是紧张过头的表现,也许只是我想多了。而他的视线一直在往似乎是卫生间的地方瞟,不是呆瓜都能猜到那是什么意思了啊,先生,也不知道是HiMERU突然大脑短路了还是燐音的视线真的被风早巽挡住了大部分而没有看见,居然没有对此做回应?

别告诉我说是他们在走过场。

叫做风早巽的人沉思了一下才做回应:“——能允许我冒昧地问一下,你找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啊?既然这是我们警察的事,保密什么的也是当然的吧。”

“——但燐音君不只是来认亲的吗?今天是我们的休息日啦,就算真的有案子来找我们,我们也不会接——”

丹希的话被燐音的眼神吓到停止了。看来这种正常人发言更能让人信服,风早巽的表情瞬间放松了不少。

“呼姆。原来如此,难怪我说您的姓氏是——”

“……哥哥?”

从里屋传来了完全陌生的声音。

我看不见燐音的表情,HiMERU戴起了帽子准备下楼,丹希早就没了影。

估计着,现在出发逃离这个楼梯还来得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