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井

1396浏览    5参与
kking

井进贤的苦巧克力装饰
第一次做这种手书,看使徒行者2突发的灵感。做的很草(捂脸)井进贤中心
井sir真的好勾我的胃口!
无cp向!
有的话那就all井吧

井进贤的苦巧克力装饰
第一次做这种手书,看使徒行者2突发的灵感。做的很草(捂脸)井进贤中心
井sir真的好勾我的胃口!
无cp向!
有的话那就all井吧

iris

【使徒2/董井】玫瑰与蛇

我真的已经累了

我发了多少遍就跟我屏蔽了多少遍

原文锁了三遍我找了三遍客服现在又跟我锁了

麻烦各位移步评论谢谢了

第一次动笔,小学生文笔请大家见谅


我真的已经累了

我发了多少遍就跟我屏蔽了多少遍

原文锁了三遍我找了三遍客服现在又跟我锁了

麻烦各位移步评论谢谢了

第一次动笔,小学生文笔请大家见谅


正在睡觉。

如你如我

大概是路人(我)x井sir

没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剧情

写得很烂 


第一次见到他是机缘巧合。隔壁公司出了命案,好像很严重。他带头来调查,我在楼下咖啡厅远远看见他,戴着墨镜,紧抿着的嘴唇很薄,刀割一样锋利。

还有......唔,身材很好。看起来是个尽职尽责的人民公仆。


后来再见到他,我有点信天意了。



此时此刻他躺在我床上,脖子上还贴着创可贴,身上布满伤痕,青的紫的斑驳成一块剪贴画。我摘了他的墨镜看到他眼眶周围一片潮湿的红——他在发烧,低烧,因为伤口没得到及时的处理而他又体力透支引起的。下班路上我在车内广播里听到有警//官失去行踪,隐隐约...



大概是路人(我)x井sir

没什么意思 也没什么剧情

写得很烂 




第一次见到他是机缘巧合。隔壁公司出了命案,好像很严重。他带头来调查,我在楼下咖啡厅远远看见他,戴着墨镜,紧抿着的嘴唇很薄,刀割一样锋利。

还有......唔,身材很好。看起来是个尽职尽责的人民公仆。



后来再见到他,我有点信天意了。




此时此刻他躺在我床上,脖子上还贴着创可贴,身上布满伤痕,青的紫的斑驳成一块剪贴画。我摘了他的墨镜看到他眼眶周围一片潮湿的红——他在发烧,低烧,因为伤口没得到及时的处理而他又体力透支引起的。下班路上我在车内广播里听到有警//官失去行踪,隐隐约约有些猜测。




他在昏迷中都皱着眉头,苦大仇深似的,不自觉我伸手想碰一碰那道褶皱,却看到他睫毛抖动两下,轻轻地,戒备心好重。于是我放下手,去拿了退烧贴,准备贴在他额头上时被他一把握住了手。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我想他应该不知道自己虚弱得过分了,眼神冷淡又锐利的、显现出一种居高临下神态,可是他脸颊好红,还带着细小伤口漫出的血色,对比出一种差异的美感来。我忍着心里躁动,无所谓地给他展示了一下手里的酒精,一副无害的样子。他松了手,我把退烧贴贴到他的终于舒展开的额头上,又给他脸上划破的伤口消毒,他半搭着眼皮看我,痛觉神经切断了似的,只有在清理到某些伤口的时候会小小眯一下眼或者发出轻轻的哼声。




在给他伤口换创口贴的时候,他又突然抓住我的手,我条件反射地动了一下,没对准就贴了上去,扯到了他的伤口。他皱着眉,任我把它揭下来调整好,然后低声问我,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我点点头,把医药箱收好走出房间给他端了一杯水,期间他一直盯着我,很警惕。他靠在床头,我把水递给他,他喝得很快,甚至不小心呛到,水顺着脖颈流下打湿了衣襟。我下意识凑过去想看他怎么样了,手还在他背后轻拍,他嘴唇终于红润起来,看起来不再那么严肃了。我抬眼对上他的眼神,专注地迷茫着。或许是被那一点茫然迷惑,或许是我一直心怀不轨——谁知道呢?我倾身吻上他的眼睛,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看不到的缘故手用力抓住了我左手,我右手伸进他头发里,触感并不坚硬。他睫毛上好像沾了水汽,湿漉漉地颤抖着,我顺势吻住他嘴唇,向上看他,他睁了眼和我对视,眼里有自嘲和一点点耻辱。我猜他没有和男人接过吻,我舌尖顶顶他紧闭的双唇,他一瞬间呆住了,你找死吗?他说。我趁着他张口的瞬间侵入他口腔。这绝对是一个轻柔到极致的吻,话被揉碎在舌尖,含混不清的,我说,不能说我真没什么想法......话没说完,下一秒他就恶狠狠咬我一口,血味弥漫开来,想到他可能真的生气了,我退出来的时候擦过嘴角一阵刺痛,接着说,但你安全了,至少这一刻是的。




我没敢看他,小声说一句长成这样要人怎么能怪人有想法,是十分的真心。他也没说话,我想他是第一次被同性这样夸,我起身拿起杯子准备去客厅再倒一杯水,却被阻止了。他只是幽幽地看着我,我看不穿他在想什么,也许是自暴自弃,也许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只是他嘴唇上还沾着血,一点煽情的艳色。我回头俯身吻他,这一次没有被拒绝。






我叼着他的手指进入的时候,叫了他的名字。井sir,我说,是你吧。他这么克制一个人居然也会因为一句话颤抖,他脸颊烧的通红,眼里像落了雾——人怎么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感到悲伤和心痛呢?我不知道,我只是亲他,吻落在漂亮的眼尾,像划开一道伤痕,血淋淋横在谁的心上,成为一条难以愈合的伤口。




我以为他很高,其实没有,也才一米八,只是腿长腰细看起来很高,他用手臂遮着眼睛,另一只手握在身旁我的手腕上,力度大的像是要把我骨头捏碎。我亲他的手,手心、手指和尺骨,留下浅浅的红痕。我顺着他漂亮的下颚隔着刚贴好的创可贴吻脖子上那道伤口,再深一点可能我就没机会在路上捡到他,也没有今天这一个夜晚。他僵住片刻,发出一声闷哼,手都松开了。顺势我握进他指间,十指交缠得过分亲密了。我听到他的喘息,很低很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过分温情像一场美梦,梦里我捡到他,占有他,吻过眼泪流过的酒窝是苦涩的——是一场梦,终会醒的。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我要失去它了。



*

结尾憋了几天但还是这样写完了

有机会的话再改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