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凡

72113浏览    391参与
喵星银🐾

Surmise

遵循爱TA就allTA的定理

ooc预警嗷

本章算是嘉凡吧

微嘉偶天成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一家人的感觉

其实是凡22(大四),嘉18(大一),伍26,谷27,南18(大一)


                                  ...

遵循爱TA就allTA的定理

ooc预警嗷

本章算是嘉凡吧

微嘉偶天成

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写成了一家人的感觉

其实是凡22(大四),嘉18(大一),伍26,谷27,南18(大一)


                                                                                                        


海平面上,夕阳仍未褪去的余晖洒下来,很是刺眼,抬手遮住些许,余光中散碎的金黄抹在墙上,像被人无意间泼洒的水渍,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被灰暗所覆。


不小,沿海,“热闹”。这是他对它的定义。


脚底有风吹来,已是入秋阶段了,单薄的短裤显然抵挡不了一阵一阵灌进衣服的海风。坐在冰凉一片的水泥地边缘上,垂下腿,用手撑在身体两侧,看天边的火烧云一点一点失去颜色。


晃荡着双腿,郭子凡恍惚忆起小时候,自己也是居住在一个沿海的城市,无事时便跑到舅舅的渔船上出海捕鱼。


船不大,他坐在翘起的船头,把腿放到船外,听着船下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让海水溅到腿上,手上。咸腥的海风吹过,激起一阵阵海浪,起起伏伏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晃着脚丫随着海浪波动欢呼。


虽然不出意料地会被舅舅生气地抱回船内教育一通,并且以“下次不带你出海玩了”来吓唬他,他还是会乐此不疲地坐上船头,感受大海的气息。


那时候的自己真的有“海的孩子”的感觉,郭子凡颇为怀念地想。


玩够了,稚嫩的他会抱着膝,坐在摇摇晃晃的渔船上,望向远处的夕阳,火辣的阳光碰在娴静的海面上,竟也慢慢优雅起来,一小片一小片地贴在蓝波上,恍惚着眼眸,印下他迷离的幻想。


舅舅的渔网撒下海,隔段时间,拽上来。舅舅把大鱼大虾捡出来,剩下的什么皮皮虾,小螃蟹,小鱼苗,全交由他处置。于是他挑挑拣拣,找出大些肥些的鱼虾蟹,拿铁钳子夹出来,放到袋子里,晚上便和舅舅架起烧烤架。


那是大自然的味道,刚开始他不熟练,不是烤糊就是没熟,后来次数多了,就愈是得心应手,刷油刷料一手包办,素烧照烧弄得有条不紊,颇有大排档主厨的风韵。


小时候的他也是天真,把人生目标定成了要到更大的城市去做一个快乐的烧烤厨师。


「现在看来,第一个目标是达到了,G市比故乡大了许多,」郭子凡自嘲地笑笑,「第二个目标却越来越难了。」


“啪”,肩膀上传来一记响声,郭子凡没工夫去顾及疼痛,他绽出一个随性而发自内心的笑容,抬起眼眸向后看去,

“嘉哥来了?”


男孩俏皮地笑笑,坐到郭子凡身旁,顺手把小臂搭在他的肩膀上,

“怎么着?想不开了老铁?一个人坐这儿,也没个栏杆什么的,这么高不怕掉下去啊?”


被调侃的男孩也不恼,垂眸道,这不是知道我们嘉哥要来嘛。


男孩的名字叫做焉栩嘉,是郭子凡的发小,比他小三岁,不过两人平时在一起打闹时,由于身高的原因,根本看不出来谁大谁小。


一说到这个郭子凡就来气,同一方水土养大的孩子,对方还比他小,怎么就窜了一米八几的个子,偏偏这家伙还是个挂人精,平时走个路都要揽住郭子凡的肩,搞得自己像是他女朋友一样,郭子凡愤愤不平地想到。


谁知焉栩嘉听过后笑笑说,是就是呗。郭子凡懵了,啊?焉栩嘉放下手中的书,歪歪脑袋,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我说,如果某人觉得自己是我的女朋友,那就是呗。”

郭子凡瞬间石化。而后又听到对方魔性的大笑,说郭子凡,我就开个玩笑哈哈哈哈,你怎么还跟个女孩子一样羞羞怯怯的,然后焉栩嘉就遭到了来自郭子凡一顿拳头加长达半天的冷暴力,买了好几个小蛋糕才给哄好。


“想什么呢?”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传来,郭子凡回回神,瞟了焉栩嘉一眼,笑了,“就想你小子是怎么从个小奶娃娃长这么大的。”


焉栩嘉也笑,“比你高嫉妒了?”


“起开!别跟我来这套,小心小爷下次不让店里的人放你个大学生进来了”郭子凡拍拍手,起身离开天台边缘。


焉栩嘉紧随其后,“哎别哥我错了,话说回来,你不也是个大学生嘛?”收获一记眼刀。“得,当我没说。”


「天台上确实有点冷,」走向迪厅的郭子凡如是想到。


“哟,凡哥这是干嘛去了?”一个身着朋克风的男孩调侃地看向郭子凡和焉栩嘉。


“邹,震,蓝?”焉栩嘉故意把名字念得含糊不清,然后又笑着转到郭子凡背后来躲避男孩嗔怪的打击。


“到上面吹了会儿风,”郭子凡竖起大拇指,随意地朝楼上指指,没有在意两个小孩子的打闹,“怎么着?继续嗨?”


男孩笑笑,“哎那得吧,凡哥一会儿上去给咱捧个场?“


“我那是中国舞,不适合这种场合啊“


“哎呦怕什么,一样很炸啊,再不成唱个歌也OK啦“


“行行行,依你“


三人有说有笑地走向迪厅。

 

 

 

“哎呦老谷你可算是来了,子凡他都快醉成一摊泥喽。”


男人瘫着脸从焉栩嘉怀里抱过醉了酒的郭子凡,“小孩子不要乱用比喻。”


焉栩嘉不置可否,两只脚交替一下中心,倚在身后的电线杆上,

“哎老谷,你说都这么晚了,我学校宿舍门肯定是进不去了,要不让我去你们家住一晚呗。”


男人依旧面无表情,“不行。”


“啊?为什么呀,”焉栩嘉转身向站在银色SUV旁的另一个男人撒起娇来,“小伍哥~你看老谷他......”


那个麦色皮肤的男人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

“啊呀老谷~逗孩子好玩吗?行了行了,先不说凡凡嘉嘉这么小就来这种地方玩,凡凡还给喝醉了---哦对了嘉嘉,你没有喝酒吧,没喝就好,你才刚成年啊,这么小就天天熬夜也不怕将来掉头发,明天还要上学吧?来快快快,赶紧上车,回家睡觉!哎老谷你磨叽什么呢赶紧的......”


谷嘉诚和焉栩嘉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动屏蔽眼前男人无休止的唠叨。



坐在后座,焉栩嘉把平躺着的郭子凡的脑袋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撸了撸头毛,用手臂环住他的胳膊,扭过头去,看起了窗外飞驰而过的霓虹灯......


                                                                                                       

前一段尽力详细嗷,希望没有看不懂的地方叭,主要是为后后面的情节作铺垫

 


谭家团子

与狼共舞(七)

与狼共舞(七)

(这篇文热度太低了,好像也没有人看。都到不了10个热度,这篇热度要是不能到20,我就坑了。)


阳光明媚,池水湛蓝,男人坐在躺椅上,目光里都带着欢乐,揶揄的看着开放式客厅里的丽影。顾顺站在身侧,心里一扎一扎的疼,望着男人的脖颈,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碎。

 http://与狼共舞(七)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70894570373433


与狼共舞(七)

(这篇文热度太低了,好像也没有人看。都到不了10个热度,这篇热度要是不能到20,我就坑了。)

 

阳光明媚,池水湛蓝,男人坐在躺椅上,目光里都带着欢乐,揶揄的看着开放式客厅里的丽影。顾顺站在身侧,心里一扎一扎的疼,望着男人的脖颈,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碎。

 http://与狼共舞(七)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70894570373433

 

谭家团子

与狼共舞(六)

“哥,我明天下午的飞机,回美国。看得出来,你看他的时候眼底有光。其实......你早就认识他了吧?”

“哥,我明天下午的飞机,回美国。看得出来,你看他的时候眼底有光。其实......你早就认识他了吧?”

谭家团子

沉浮(十八 完结篇)

本想10天写完的结果写了快1年,文笔实在是稚嫩,不过好在完结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小飞是那个男孩子呀?

http://沉浮(十八 完结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8611417768151

本想10天写完的结果写了快1年,文笔实在是稚嫩,不过好在完结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到小飞是那个男孩子呀?

http://沉浮(十八 完结篇)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68611417768151

谭家团子

被抛弃的孩子

我已经毁了......再也得不到宽恕.....

他出生在一个小教堂,一睁眼看见的便是宽大的穹窿,明媚的阳光,五光十色的花窗隔屏。在神父柔声中,他坚信,神是全知全能的,神爱着他的子民,会在子民的祈祷声中带来属于神的赏赐。

所以当他长大后有权自由出入教堂,他就执意独自赴身前往那些阴暗且脏乱的巷弄进行传教,无所畏惧的他皆因全身心地相信他的神能庇佑他。


  后来他被绑架了,阴暗的巷子里,散落一地的经文,十字架,无力的哽咽伴随着弄巷里潮湿的霉味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在人贩黑市里那段时间,他被迫摆出下贱的样子任人挑选。无数次的祈祷和...

我已经毁了......再也得不到宽恕.....

他出生在一个小教堂,一睁眼看见的便是宽大的穹窿,明媚的阳光,五光十色的花窗隔屏。在神父柔声中,他坚信,神是全知全能的,神爱着他的子民,会在子民的祈祷声中带来属于神的赏赐。

所以当他长大后有权自由出入教堂,他就执意独自赴身前往那些阴暗且脏乱的巷弄进行传教,无所畏惧的他皆因全身心地相信他的神能庇佑他。

 

  后来他被绑架了,阴暗的巷子里,散落一地的经文,十字架,无力的哽咽伴随着弄巷里潮湿的霉味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在人贩黑市里那段时间,他被迫摆出下贱的样子任人挑选。无数次的祈祷和恳求让他心中开始滋生对神的否认,也让他开始厌恶自己,肮脏卑微的孩子怎么有资格获得神的垂怜呢?

“我已不洁…与我而言已无救赎…”

——by 谭家团子

(脑洞BlackSurvival奇娅拉)

 

决茗子(学生党,随缘更新)

{番外}空白(all凡)①~④合集

 *太久没更了,给你们弄了个一到四的合集

*抱歉,因为要上课,还有作业也蛮多的,所以这么久没更

* 新年应该会有一更(阅读体的吧?)  

*我想开个all翔的文,癌症梗,问问你们看不看,不看就不开了


     混沌,无穷无尽的混沌。混沌的中心,有一个被锁链捆绑的人,是莫凡。他周围的混沌严重扭曲。

           “咔─”细微的碎裂声响起。...


 *太久没更了,给你们弄了个一到四的合集

*抱歉,因为要上课,还有作业也蛮多的,所以这么久没更

* 新年应该会有一更(阅读体的吧?)  

*我想开个all翔的文,癌症梗,问问你们看不看,不看就不开了



     混沌,无穷无尽的混沌。混沌的中心,有一个被锁链捆绑的人,是莫凡。他周围的混沌严重扭曲。

           “咔─”细微的碎裂声响起。

           “咔咔─”出现了裂缝,是白色的。处于裂缝中心的莫凡猛然睁开眼睛,脸上第一次出现慌乱的神色。

           不要……

           住手……

           不可以……

          裂缝继续扩大,把莫凡整个人吸了进去。

           我不想……

           裂缝闭合,莫凡的声音消失了。

           “莫凡!”

           “莫凡!”

           “莫凡!”

           谁?

           “莫凡!你特么快点醒来啊!你不是蟑螂命吗?快点醒来啊!”

          缓缓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个男子的脸,那男子俊俏的脸布满着急的神色。

          “莫凡!你醒啦?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那男子见莫凡醒了过来便握着莫凡的手着急的问。

          “水……”莫凡眨了眨眼,扯着沙哑的嗓子对着那男子说到。

          那男子看着莫凡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迅速转过身回答到:“我马上倒给你!”

          片刻后,莫凡捧着水杯喝了口水,看着正在打电话的男子。

         “喂,穆白?莫凡醒来了,你们要不要过来?心夏也过来一趟吧,他的状况有点不对劲。”那男子突然看了莫凡一眼,皱起眉头。

          挂了电话,那男子朝莫凡走了过来。看着莫凡迷茫的神色,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呤呤─”一个小火团冒了出来,亲昵的蹭着莫凡。

        “这个是什么?”莫凡拎起小炎姬把她放在手心,右手逗弄着她。

       “小炎姬,你的……”话还没说完,房门便被打开。

      “凡哥!/莫凡!”人还没进门,声音却已经传来。张小侯穆白等人快步走到莫凡身边。

       “等等,我们去外面说。莫凡,我去给你找吃的,你好好呆在这。艾江图,你帮忙看着莫凡,谢啦。”赵满延边说完边拉着穆白和张小侯出去。

       “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吗?”艾江图看向莫凡有些担心的问到。

      “艾,江,图?”莫凡听见赵满延的话眨了眨眼“你是满延的朋友吗?你好,我叫莫凡。”

      “什么?”艾江图愣了一下,有些着急“我是艾江图啊!”

      “咔嚓─”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打开,最先走进来的是赵满延,其次是脸色不怎么好的穆白和张小侯。

       艾江图一个箭步到赵满延身旁,揪着赵满延的领子质问他:“赵满延!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虽然艾江图的语气很冲,但他能感受到艾江图那颤抖的手。

       “他失忆了。”穆白不理会那两人,平静地说出了他最不想听见的答案边说边走向莫凡。

      “你好,我是穆白。我是你的老……咳,你的战友。”穆白轻咳一声掩盖了他原本想说的话。

      “还有我还有我!凡哥!我叫张小侯!我从小和凡哥一,起,长,大哦~”张小侯不甘示弱地冲到莫凡身旁,捉着他的手。

      啧。

      真麻烦……

      四人对视一眼。

      呵。

      等着瞧。








莫凡:我特么躺了这么久了!狗作者什么时候把我弄起来?!我还要赶全职法师的片场!特么到现在都还没完结!

    


枉渡途川

【艾凡】趁你病,要你心

  本来想写铁汉柔情的……突然发现自己是真不会……其实第一次看到乱叔把老艾写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其实都很动容,像斩空、王小筠、艾江图、华军首这样的才真的是真正的军人啊! (然而上一篇废了,所以推翻了重来走了最擅长的风格,想看废稿……不可能的)
   #原著《全职法师》,乱 著 
   #人物ooc预警,不要上升原著,本人文笔垃圾。 
   #被艾图图带坏的艾江图×被艾江图套路的莫凡
   #是私设情节,依托部分原著背景 
   #是甜甜的糖,大家新年快乐

   

   ...

  本来想写铁汉柔情的……突然发现自己是真不会……其实第一次看到乱叔把老艾写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其实都很动容,像斩空、王小筠、艾江图、华军首这样的才真的是真正的军人啊! (然而上一篇废了,所以推翻了重来走了最擅长的风格,想看废稿……不可能的)
   #原著《全职法师》,乱 著 
   #人物ooc预警,不要上升原著,本人文笔垃圾。 
   #被艾图图带坏的艾江图×被艾江图套路的莫凡
   #是私设情节,依托部分原著背景 
   #是甜甜的糖,大家新年快乐

   

   

   

  

   

  艾江图受了很重的伤,伤到这个平时刚毅的男人只能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黑色的皮肤都好像在这些修养的日子里变白了不少。 

   

  “老艾这是怎么了?” 
   莫凡刚收到消息就急急忙忙地从魔都给赶了过来。 
   “莫凡……”艾图图一双美眸已经红成了兔子眼,看到莫凡来了就好像找到依靠一样,就连原本喊了很久的“大魔头”都不喊了。 
   “别哭别哭,我先看看老艾的情况。”莫凡自己虽然在医学和治愈方面是个半吊子,但是对于妖兽之类的全华夏也没几个比他更了解了,当然灵灵这种怪咖除外。 
   艾图图哽咽地点了点头,起身出了门,把这病房的空间留给了他们。 

   

   

  莫凡也不敢随意移动艾江图的身体,天知道这一简单的移动又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艾江图是有诅咒系的,对黑暗物质本身具有一定的感知力,所以莫凡也才敢用自己暗影系的能力来探探路。 

  “奇怪……”莫凡带着厚茧的指尖落在艾江图的手腕上,手臂的肌肉线条流畅极富美感,一看就手感相当好。莫凡其实有想去捏上一捏,但是一想到面前这个是他尊重的队长就老老实实按住了心思。 

  “没有暗伤?那怎么会醒不过来呢?”莫凡是什么,立刻察觉到不对劲,还没等手指收回就被那人握在手里。 

   

  “莫凡。” 

  声音哑哑的,应该很长时间没喝过水了。 

  不知道为什么,莫凡突然想岔了。 

   

  “老艾,你这是怎么回事?”莫凡一看他醒了,也用了几分巧劲把他的手给挣开。因为怕伤着他,就连动作都不敢幅度过大。 

  艾江图轻咳两声,“没什么大事。” 

  “事儿还不大?你知道自己白了多少吗?”莫凡是个不懂气氛的,原本两人之间还称得上和谐的氛围瞬间变得尴尬了起来,尴尬到莫凡只想回到几秒前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好好清醒一下。 

  “我之前……很黑?”艾江图默默问道。 

  莫凡连忙赔笑,“没有没有,一点都不黑。那是军人的英勇!” 

  艾江图默默地看着他,“你……今天刚到?” 

  “是啊,封老头那边一直催得紧,好不容易才脱了身跑来看你。”莫凡一贯是个吊个啷当的样子,随手拖了个椅子做到他旁边,两条大长腿一翘,就跟个住院的大爷似的。 

  难得的,艾江图没说教他。 

   

  “对了,难得他们其他人都看过你了?”莫凡突然想了起来问道。” 

  艾江图下巴朝旁边扬了扬,示意他自己看。 

  莫凡的视线下意识跟着移动,然后就看到了那些闪闪发光的金戒指。 

  “真……真有钱……”莫凡讪笑着。 

   

  “莫凡。”艾江图喊道。 

  “啊?”他连忙把视线移开。 

  “你过来一下。”他说完就偏过了头,莫凡只能看到他的黑色短发。 

  “啊?”他虽然在纳闷,但是还是照做了,毕竟,心里有那么一小块地方,在悄悄地变化着。 

  他坐到艾江图的床边,身体朝前倾,耳朵微微靠近他的面部。 

  而在躲在门外的艾图图看来那就是她家难得病弱的哥哥居然攻下了大魔头!就差没跑去整个明珠学府炫耀一番了的艾图图总算是被满足了腐女之魂,尤其是还是自家大哥和明珠大魔头的小粉红!于是小魔女就这么背景开花神情荡漾地离开医院。 

   

   

  病房里的莫凡也很懵。 

  艾江图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还有那鼻息喷洒的热气,几乎把莫凡整个人都软化了,原本还撑在床边的手下意识移动然后又因为这一咬失了力气,整个人的大半个身子都砸到了艾江图这具伤体上。 

   

  “艾……艾……艾江图!”莫凡像个被轻薄了的小媳妇,捂着耳朵一脸懵逼。 

  也不怪他,实在是他这耳垂过于敏感,要知道法师之间一般都是精神沟通,像这种贴近了讲话几乎是不怎么存在的,至少,在军队和战争里是很少这般的。 

  艾江图不会不懂。 

   

  “你不讨厌我。”艾江图那黝黑的眼睛里有细碎的光芒在闪烁,再衬着这张白净了不少的脸,恰好戳中了莫凡的审美。 

  尴尬地莫凡只能扭头不看他。 

   

  “莫凡,我喜欢你。”艾江图的告白带着军人的直爽和简单干净,也让人猝不及防。至少,莫凡慌了阵脚。 

  “我?”莫凡指着自己,就差没直接说你是不是看错人了。虽然凡哥我生得是比赵满延帅气了那么一些,是比平常人俊朗了那么一点,还自带救世主光环,但是也不至于连老艾你都喜欢上了吧。 

  这样我压力很大呀ψ(`∇´)ψ。 

   

  虽然莫凡心理活动相当复杂,但是艾江图向来不喜欢整那些弯弯绕绕的,直接伸手把他给拽了过来,莫凡的头就那么直直地撞到他还裹着绷带的胸膛。 

  艾江图的脸又白了几分。 

  莫凡才刚刚呻吟出声,就发现艾江图的身体都疼得绷直了,下意识从空间里头把心夏塞给他的那些救命神药都给拿了出来往他怀里塞。 

  “你没事拉我干嘛?”莫凡没好气地给他把药灌了下去。 

  “你不讨厌我。”艾江图不是像莫凡赵满延这种能言善辩的人,只会直截了当地说话。但偏偏,就是这种直截了当,把莫凡本来坚硬的心,给触动了。 

  “不讨厌你不讨厌你。”莫凡摸了摸自己撞疼了的额头,“我说艾江图,你怎么被艾图图带成了这副样子。” 

  艾江图抿了抿唇,一双眼睛透露出“你怎么知道”的这样的信息。 

  莫凡张扬一笑,“好歹我和你妹妹也是住了一两年的室友,艾图图是什么性子我还是一清二楚的。” 

  “老艾你就是个木头,没你妹妹这么个孜孜不倦的啄木鸟,想开窍估摸着还得等到下辈子。” 

   

  莫凡平时在国府队的时候就是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那时和艾江图也只属于君子之交淡如水,现在听他这么一说,自然又开始得瑟了。 

  “对了老艾,是哪个妖兽把你给搞成这样的?咱俩联手绝对能把他给干趴下!”莫凡一双眼睛里亮着火光,直直地把艾江图的心都看暖了。 

   

  “你不许出手。”艾江图拍了拍他的头。 

  “为什么?!我来这就是为了历练的!”莫凡拍开了他不老实的爪子。 

  “这里,不适合历练。等我从这边调回去之后再陪你出去历练。”艾江图顿了顿,还是把话给说完了。 

  “你要调回了?回魔都?”莫凡挑了挑眉。 

  “嗯,这边需要一个资历更深的老军部坐镇,我的实力,暂时还没办法满足军部需要。” 

  “他们是想保护你吧。”莫凡不傻,脑子一转就明白了他们的计划,“毕竟空间系的高手国内太少了。” 

  “我俩除外。” 

  莫凡才说完就发现艾江图看着他,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老脸一红,然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艾图图还教了你什么?”莫凡其实对艾江图这种纯情老木头能被教成啥样还有些好奇。 

  “嗯……很多。”艾江图这一停顿和一脸红里信息量简直巨大,至少莫凡收到啦至少一个重力炮的轰击。 

  “老艾啊老艾,你可千万不能跟着艾图图瞎搞啊。”莫凡还是想挽救一下国家好不容易培养的根正苗红的华夏好青年的。 

  “莫凡,你想到哪里去了。”艾江图叹了口气,敲了敲他的额头,“刚刚那一撞是把你当智商都撞没了吗?” 

   

  “老艾……” 

  “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啊。” 

   

   

  后来,莫凡就被会开玩笑的艾江图给啃了一口。 

  啃到他这么厚的脸皮直接一片通红。 

   

   

   

   

PS:码的挺顺的, 我果然不适合正剧的铁汉柔情。妈的,老艾太好了,我想嫁!!!我也想要这么宠这么护的哥哥!!!乱叔你欠我一个这样的哥哥!!!

   

   

  

  

aliwa

黑天鹅事件

黑天鹅事件(英文:"Black swan" incidents):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来源:百度百科) 


1976年,莫比乌兹港(虚构)发生了一起连环爆炸案,由爆炸又引起了一系列失火和触电事件,共计65人死亡,160余人受伤。无数家庭一瞬间从世界上消失,数不清的孩童还没学会站起来,就失去了亲人。


 整起事件找到的最后一名幸存者是一个婴儿,救援队在一栋大楼的废墟底下找到他时,他正被一对面目全非烧成焦炭的夫妻紧紧护在怀里,而这名婴儿也因为缺氧而陷入昏迷。 ...


黑天鹅事件(英文:"Black swan" incidents):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来源:百度百科) 




1976年,莫比乌兹港(虚构)发生了一起连环爆炸案,由爆炸又引起了一系列失火和触电事件,共计65人死亡,160余人受伤。无数家庭一瞬间从世界上消失,数不清的孩童还没学会站起来,就失去了亲人。


 整起事件找到的最后一名幸存者是一个婴儿,救援队在一栋大楼的废墟底下找到他时,他正被一对面目全非烧成焦炭的夫妻紧紧护在怀里,而这名婴儿也因为缺氧而陷入昏迷。 


被送进抢救室后第20个小时,当医护人员已经准备宣布死亡时,这名婴儿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但令医院一筹莫展的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家属来认领这名婴儿,他的父母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除了两具焦黑的尸首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其他存在过的痕迹。 


就在医生焦头烂额之时,一名幼童出现在医院里,他的声音稚嫩而平静,语气却是超乎年龄的成熟,“这个孩子,交给我吧。” 


与幼童同行的是一位来自异国他乡的福利院院长,带着完备合法的手续和证明领养了这名婴儿。


 坐进私人汽车,幼童冷冷地看了一眼躺在后座的婴儿,正对上的那双眼睛清澈得仿佛阿尔卑斯山脉清晨拨开云雾后的第一颗晨露,清冽灵动,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用尽浑身的力气硬生生把视线挪开,轻轻叹了口气。


 “看来,我得先教会你隐藏灵力了。” 




十年后,蒙特利尔皇家山(位于加拿大)山顶,葱葱森林中,一黑一白两只天鹅游过一片湖泊,上岸的瞬间竟是出落成两个挺拔的男孩身影。


黑衣男孩侧脸看着白衣男孩,平静的眼底有千回百转的情意:“Kun,谢谢你帮我治好伤口,你的灵力几乎已经超过我了。” 


白衣男孩低头揪着衣角:“Kris…你就别骗我了,我连一只秃鹫都杀不死,还害你受了伤…” 


“我没有骗你”,黑衣男孩温柔地牵起白衣男孩的手,“你的灵力本就是净化,而我的灵力是侵蚀,我们的灵力天生就该是一体的,就像我和你。” 


一丝红晕浮上白衣男孩的脸颊,他咬着嘴唇,想要把头垂得更低,却突然被黑衣男孩捧起了脸。 


“Kun,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只要你不抛弃我,我怎么会离唔……” 


最后一个音节被吞没在了唇齿交缠之中。

null图1 拥有侵蚀人灵魂能力的Kris(来源:百度搜图)



null图2 拥有净化一切的能力的Kun (来源:百度搜图)




1995年,这是不太平的一年,19年前的那起导致生灵涂炭的连环爆炸案被怀疑是故意所为,罪魁祸首的鹰族十分敏锐,早在刚开始察觉到不对之后就留下了一串指向天鹅族的线索,早早地举族迁移到了冰岛隐匿了起来。 


被鹰族布置的线索所迷惑的各族渐渐都开始将矛头指向了天鹅族,矛盾逐渐堆积,终于在某一天爆发了战争。天鹅族饶是灵力出众,但双拳也难敌四手,族内的战士几乎被赶尽杀绝,残余的天鹅一路向东流窜,最后,在逃到了一片东方大国的土地上时,被蛇族和狮族包围了。 


当初的黑衣少年已经出落成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Kris从残余的族人中走了出来,黑色的羽毛根根锋利如刀,屏障一样把白衣男孩护在身后,他的声音冷得仿佛万尺冰窟,“想动我的人,先过了我这关。” 


拥有侵蚀灵力之人,大开杀戒之时,天空都乌云密布,雷声在天边低吼。 


正当黑色天鹅大展双翼以一敌百血战敌军之时,远处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鹰唳。


 “Kris小心!!!”Kun心里一惊,瞬时白色羽毛遍布全身,原形顿现,双臂变幻成一双洁白的翅膀,闪电一般飞身向前扑去。 


咻地一声闷响,是利剑撕破皮肉的声音。 


还是晚了一步,黑色天鹅从空中跌落,鲜红的血液夹杂着掉落的羽毛,在地上渲染出了一幅凄美的画。 


“Kris…..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白天鹅摔在地上,顾不上折断的羽翼,跌跌撞撞向Kris爬去。


Kris脸色苍白,咬着牙硬生生把箭从胸口拔出,只见箭头上除了鲜血之外,还残留着点点绿色。 


“是淬了鹰毒的箭….”Kris无奈地笑了笑,吃力地伸手摸了摸Kun布满泪痕的脸,那双昔日纯粹清澈的眼睛现在盛满了惊慌失措,“别哭了,小傻子。” 


Kun哭得喘不过气,用尽浑身力量想要净化Kris体内的毒素,奈何鹰族淬的是全族最致命的毒,这毒是鹰族得以称霸一方的秘密武器,是年轻的净化师无论如何也对抗不了的强度。 


“Kun,别哭了,再哭下去,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Kris望着那张从婴儿起就陪伴着他,一日一日变得漂亮动人的脸庞,那瓣唇尝起来仿佛一块奶油布丁,那鼻梁像少年的精神力一样笔直,那双眼....如今盛满了为他而掉的眼泪,他的心软成了一滩水。

“...真不知道我是中了鹰族的毒,还是中了你的毒。” 


“你个笨蛋,这个时候还在说什么没用的…..”Kun泣不成声,一只手紧紧抓着Kris的手,泪水模糊了视线,他拼命用另一只手擦掉眼泪,想看清楚那张脸,那张昔日棱角分明英气逼人,如今却毫无血色,布满伤痕和血迹,有着一种近乎绝望的暴力美感的脸,“Kris,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抛弃我……你答应过我的…..” 


Kirs的眼底终于浮现了一丝难过。

“对不起…..Kun…..我恐怕要食言了…..” 


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用尽生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地握了一下Kun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了下去。 


“不!!!!!” 


......


残余的族人已被杀光,众异族围成一个圈,开始逼近这个绝望的白衣男孩。 


良久,男孩放下怀里的尸体,抬头往向为首的鹰族,眼底的清澈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又重新聚拢起来的乌云,像是席卷一切的雾霾,又像是天地怒吼的海啸。 黑色的海,愤怒但又平静。 


他最后亲吻了一下爱人的脸,唇角因此沾上了一抹鲜红的血迹。 

他站起身来,扭了扭僵硬的脖颈,一根根黑色的羽毛刺破皮肤,血淋淋地呼啸而出。

他闭上眼,祷告似地举起一只手臂,那曾是净化苍生的手势。

但此刻,一瞬间团聚的乌云齐齐电闪雷鸣,下起了黑色的雨。凡被这雨淋到的生物,一瞬间惨叫凄厉,面容扭曲四肢抽搐地化为一滩污水。 



“结束了。” 


“Kris,我答应过你,不会离开你的。” 


“现在,我们终于成为一体了。”


null

                   ------The End------




谭家团子

Christmas Gift

有一个coser男友实在是太难了,每年圣诞节都被各种捉弄......

有一个coser男友实在是太难了,每年圣诞节都被各种捉弄......

谭家团子

13号门后

13号门后

皇彬是个人才,至少在丧尽天良方面是个人才,他知道自己的战队根本没有办法和吴亦凡抗衡,吴亦凡是个天才,自己在这一行里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有天赋的人,他将是中国电竞圈的骄傲,是世界电竞史上无法翻阅的巅峰.......可惜,他是敌人,独自发光的金子和属于自己的顽石,皇彬更想把金子变成废铁。

网瘾治疗,如果不是人才怎么会想出泯灭人性的办法。36000秒,短短15天,不到6000秒的“治疗”,曾经那个电竞天才就已经无法准确的按下键盘了,此生注定与电竞无缘。可是又有谁会在意被绑到这里来的他的电竞梦想——想要带着中国的战队,披着中国的国旗站到世界之巅呢?没有人,有的只有一个个“善...

13号门后

皇彬是个人才,至少在丧尽天良方面是个人才,他知道自己的战队根本没有办法和吴亦凡抗衡,吴亦凡是个天才,自己在这一行里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有天赋的人,他将是中国电竞圈的骄傲,是世界电竞史上无法翻阅的巅峰.......可惜,他是敌人,独自发光的金子和属于自己的顽石,皇彬更想把金子变成废铁。

网瘾治疗,如果不是人才怎么会想出泯灭人性的办法。36000秒,短短15天,不到6000秒的“治疗”,曾经那个电竞天才就已经无法准确的按下键盘了,此生注定与电竞无缘。可是又有谁会在意被绑到这里来的他的电竞梦想——想要带着中国的战队,披着中国的国旗站到世界之巅呢?没有人,有的只有一个个“善良体贴”的医生告诉他,“你有病”“网瘾需要治疗”“你要听话”。

仅仅3个月,30000秒后,皇彬在13号门前收获了一个温润听话的男孩,与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眸里含笑的少年截然不同,胆怯的,瑟缩的站在杨教授身后。很可怜是吗?但也很容易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啊。毕竟治疗网瘾的费用是皇彬出的钱,现在是时候把钱拿回来了。

白马会所,男妓公馆,是现在这个心智不全“天才”最好的去处了,在那个销金窟里,他会发挥他最大的价值,等待一位又一位客人的召唤,直到他遇见你.......

——by 谭家团子

(脑洞来源:思修作业)

 

 

谭家团子
果然被挂的一塌糊涂

果然被挂的一塌糊涂

果然被挂的一塌糊涂

谭家团子

姐姐雷厉风行在商场叱咤风云,妹妹娇憨可爱在家肆意成长。不过姐妹花都在床上被我折了下来……

姐姐雷厉风行在商场叱咤风云,妹妹娇憨可爱在家肆意成长。不过姐妹花都在床上被我折了下来……

谭家团子

半夜假寐,一把搂住爬上床的小娜,按在身下逼问她今天又想勾引谁?嘬的她小痣泛光……

半夜假寐,一把搂住爬上床的小娜,按在身下逼问她今天又想勾引谁?嘬的她小痣泛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