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女主

1296浏览    74参与
半杯茶水一顶湖

【凹凸乙女】阴阳师小姐今天也很非(1)

#如题,女主运气极其真实

#原创设定一大堆,凹凸众的等级按照凹凸手游的设定,有些会有改编

#鬼怪设定参照阴阳师手游,但因为我没怎么玩过,所有有些地方不到位还望见谅

#今天我也莫得文笔

#ooc啥的就不说了,反正都是正常操作(?)

#女主二穿,一穿为日本平安时代的阴阳师

#这文随时可能会出现奇了八怪的设定(?)

#真·除了某位不知道姓名的创世神外·嫖全员,每个人的出场戏份不定,大概率根据支持度写

#女主其实是个佬,可惜她擅长的东西都几乎用不到,所以经常被人误认为是个废

#本作部分内容参考官方大赛设定,但主要为原创设定,请不要和大赛剧情搞混,谢谢...


#如题,女主运气极其真实

#原创设定一大堆,凹凸众的等级按照凹凸手游的设定,有些会有改编

#鬼怪设定参照阴阳师手游,但因为我没怎么玩过,所有有些地方不到位还望见谅

#今天我也莫得文笔

#ooc啥的就不说了,反正都是正常操作(?)

#女主二穿,一穿为日本平安时代的阴阳师

#这文随时可能会出现奇了八怪的设定(?)

#真·除了某位不知道姓名的创世神外·嫖全员,每个人的出场戏份不定,大概率根据支持度写

#女主其实是个佬,可惜她擅长的东西都几乎用不到,所以经常被人误认为是个废

#本作部分内容参考官方大赛设定,但主要为原创设定,请不要和大赛剧情搞混,谢谢

 

 

 

 

 

 

 

 

 

 

 

栀榲是个阴阳师。

一个活在平安时代的正了八经的阴阳师。

 

 

她原本生于21世纪,却因病魔早早的离开了人世。或许是上天为了弥补栀榲,她重生了,还外加穿越的那种。

 

 

栀榲:...这一条龙服务可海星?

 

 

于是栀榲就到了平安时代。

当知道自己穿越了,还是在个存在鬼怪的魔幻世界后,栀榲非常具有感慨的说了句:

草。

 

 

你能想到,当你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抬头便看到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贼恐怖贼吓人的东西的感觉吗。

最重要的是你还是个小孩身躯。

 

 

栀榲:...谢邀,有被吓到。

 

 

就在栀榲以为自己刚复活就要再次去见天国的母亲时,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降落到身躯时,她被人救了——

年幼的栀榲抬头,她看到银发的俊美男子手拿一张泛黄的纸符,黑色的乌帽在他的头顶却不显得有多不协调。

 

 

——安培晴明

 

 

平安时期杰出的阴阳师,传说中的白狐之子。

 

 

栀榲不是个喜欢杂七杂八事情的人,但对于安培晴明,她或多或少还是有过了解的。

在她的记忆内,安培晴明的存在,便是阴阳师的象征。

 

 

... ...

 

 

也不知道脑子搭了哪儿根线,栀榲看到安培晴明的一刹那便认出了他,于是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抱紧大腿。

栀榲:不抱大腿是傻子好吗?!!这么现成的大腿此时不抱更待何时?!

 

 

当然,安培晴明一脸神色复杂的看着栀榲劝说她这件事,我们还是当做不知道好了。

总之,在栀榲软磨硬泡又是掉眼泪又是玩苦情戏下,安培晴明终是答应了带着栀榲,不过相对的,栀榲也必须学会自保,这是他的条件。

于是栀榲便开始走上了神奇的道路,从此在平安学习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咳,好像有什么不对。

 

 

总之栀榲是成了安培晴明名义上的徒弟,不过这个徒弟貌似有些脑洞清奇?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式神白所述,当栀榲每次出去封印都会抱回来一群达摩或者一些活捉的奇了八怪的妖怪。

她会将这些东西放在她所画的法阵上的,在让寮里的式神法阵中间,然后开始振振有词的念起咒法。

 

 

说实话,它挺怕栀榲突然一个皮崩,将寮里的式神们给搞没了,但是自家晴明大人对栀榲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它也就没多说什么。

结果神奇的事,被栀榲这么弄过的式神们,战斗力都有大幅度的提升,搞得有时某白式神很想知道你脑袋里都想着啥,咋样样奇葩却又能做出有用的效果呢?

 

 

要问栀榲为什么会用这种方法,还都得多亏了她的好闺蜜为了给她安利阴阳师疯狂给她科普。

虽然最后被她以自己脸黑给拒绝了...

 

 

栀榲:国民好闺蜜,对不起我当时不该嫌弃你的科普的。

 

 

结果是栀榲的这个做法成了大众广泛用来提升式神能力的办法,一时之间众阴阳师竟沉迷于刷达摩无法自拔。

 

 

安培晴明对他这个便宜徒弟是又无奈又无语,栀榲老是会做一些奇了八怪的事和式神们扯皮,最神奇的事式神们对她的扯皮还莫名的感兴趣,甚至还有被她带坏的方向。(什)

但最令他无语的是栀榲对于阴阳师只是这一点。

 

 

栀榲身为21世纪的大好青年,背书什么的肯定是不在话下的,就算是比较复杂的画符,也被她用硬核记忆方法给记住了。

可奇怪就奇怪在,栀榲明明可以将整个妖怪图册倒背如流,可她就是认不出来妖怪们,除了寮里的式神和收服的外,栀榲必定会出现脸盲症般犯二的认错情景

 

 

最重要的是她本人还没有认错的这个自觉。

 

 

安培晴明:...叹气。

 

 

总之栀榲是在那好好的过了10几年。

结果,就在栀榲开笄那年,栀榲死在了同僚手下。

她喘着粗气,用尽最后的力气捏断了自己和式神们的联系,撤了下僵硬的嘴角,栀榲苦涩的对着自己的本命式神青行灯喃喃道:“...抱歉啊,要你陪着我一同离开。”

她摇了摇头,陪伴着栀榲走过最后的路程。

 

 

结果,栀榲再次睁开眼,便看到自己重生了,还重生到了另一个世界。

 

 

哦,这该死的熟悉的既视感。

 

 

栀榲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突然浮现的迷之既视感搞得她一愣一愣的,此刻她的脑里只有那么一句话。

 

 

c,还老娘感情。(指指点点)

 

 

栀榲忍不住的对着天空比了个中指来表示自己的不满,她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嗯,很好,是她熟悉的那件白袍子,这次穿越直接将她之前的肉体都给弄过来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甚至能感受到丝丝的痛楚,真实该死的真实。

她伸手盯了眼自己的掌心,熟悉的魂力在身体内流转,甚至有股逐渐提升的势头。

 

 

“... ...”栀榲理了下额前的碎发,一边思考着老天耍她的可能性,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

茂密的树干遮挡住大部分视野,明明是白天却给人一种油然而生的阴冷感。

 

 

...有妖怪。

 

 

栀榲皱起眉,警惕的在四周感受着周围的动静,她将右手放在腰间的布袋上,开始按照气息来判断自己胜算的可能性的同时,不忘冷静的思考目前的情况。

 

 

既然是妖怪...那么和我了解的应该没什么太大差距,不过青行灯的联系确实是和我完全断联了,还在原本的世界的可能排除。

按照这个气息...大概率是犬鬼,啧,麻烦了。

 

 

栀榲用右手磨砂着布袋,从手感上来看,里面还有那么几张纸符,自己逃命的概率还是有的。

现在她再次重生了,就要好好把握好自己的生命。她不清楚自己再次死亡后会不会再次重生,但是这种未知的情况她不会冒险去赌。

 

 

——她要活下去。

 

 

栀榲平息住气息,身为阴阳师多年的经验让她的脑袋被冷静所占据,她用着不清不冷的声调冲着不远处的灌木喊道:“出来。”

在一阵诡异的沉默中,灌木丛终于发出了声响。

栀榲看到一个扎着银辫(?)花眸的俊俏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眼角完全,嘴角有些轻佻,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舌狡猾又阴狠。

 

 

毒蛇。

 

 

栀榲在脑内对着少年打了个定义,她面不改色的微仰下巴,暗晦的向后挪动一步,对着对方毫不避为的做出警惕的动作。

帕洛斯笑了笑,有些温雅的压着嗓音对栀榲回复:“别紧张,我只是凑巧看到在森林里迷路的小野兔,过来看看而已。”

 

 

被小瞧了。

 

 

栀榲挑眉,托有一副大佬姿态的眯起了眼,舌尖在口腔内打转,冷笑一声仍旧是一副警惕的模样。

 

 

“呵,希望如此。”

 

 

希望你没打什么别的注意,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忍住给你来个纸符。

 

 

栀榲在内心腹议,耻笑声唐突却没有违和感的自她的鼻息内发出,她轻佻语调,不咸不淡的来了句:“那么,这位妖怪先生可否收起你的妖气?这样我想你的话会更有诚意点。”

 

 

 

 

————————————————————————

开坑ing

还是忍不住的开了_(:τ」∠)_,港真这个坑我贼想开,尤其是在看完第35集时...

暂时更改计划,npc下次在搞,先搞纯种和新坑

我真的贼想看凹凸众被收服后不情愿却又没办法的样子(?)

 

 

运用了阴阳师和凹凸手游的一些设定,阴阳师我没玩过,可能有些地方弄得不到位,望见谅

栀榲运气贼真实,真实到了落泪(什)

 

 

下章观看性感帕洛斯在线翻车(?)

 

 

*别看现在气氛不对,但其实是两个老骗子在那里互相骗着对方表示自己很淡定,你弄啥我都不在意的样子

*私心第一个出场的为帕洛斯,帕洛斯真的只是路过而已,他本来打算看完就走,结果没想到被栀榲发现了

*这文设定挺复杂的,你们慢慢看就好

 

 

目前已知信息:

 

 

-栀榲为安培晴明的弟子,且和寮里的式神们关系挺不错?

-栀榲有一套独特的提升式神的方法

-青行灯为栀榲的本命式神,她们间的联系断开了

-阴阳师貌似可以主动断开和式神的联系...?

-栀榲似乎因为一些原因,分不清妖怪

-似乎有什么在栀榲重生后便在提升她的战力,那究竟是...?

-栀榲的两次穿越貌似有些不同

洛筠

第十四话


从快点到老福特更新


絵美的初吻没啦!!!!

第十四话


从快点到老福特更新


絵美的初吻没啦!!!!

洛筠

第十话


从快点到老福特更新


这章写的时候记不清累是下弦几了,请大家不要介意

第十话


从快点到老福特更新


这章写的时候记不清累是下弦几了,请大家不要介意

燕归来

没有反派梦的女配不是好主角(3)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

   幼儿园水平

   文笔?不存在的

   无脑沙雕向

   Are you ready?


私设艾比埃米7岁

西奈莉斯马上10岁

其余待定


“老姐,我来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衰仔,你是我艾比小姐的弟弟,除了我,...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如山

   幼儿园水平

   文笔?不存在的

   无脑沙雕向

   Are you ready?





私设艾比埃米7岁

西奈莉斯马上10岁

其余待定




“老姐,我来这里真的没问题吗?”


“衰仔,你是我艾比小姐的弟弟,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你,知道了吗?我说没事就没事!”


“可是老姐,让大长老知道了,你肯定会被罚的”


“不就是被那老头罚跪嘛,你姐我被罚的还少吗”


“确实不少,毕竟三天两头就被罚的也只有你了”


“衰仔,你说什么呢!”


“老姐..老姐,别薅呆毛,撒手,快撒手啊,痛啊”


“噗嗤”一声轻笑传入姐弟俩耳朵里


  艾比:“谁?出来!”


  西奈莉斯从草丛后走出来


  颔首微笑顶着两道视线说:“二位午安,很抱歉听到两位的对话,我是西奈莉斯·艾达芬,请多指教”


  对面的姐弟愣了一下,然后


 “艾达芬小姐,很高兴认识您,我是玳瑁家族埃米,这位是我姐姐,艾比”

 

  埃米摇了摇愣神的艾比,小声的说:“姐,别愣神了”


 艾比回过神赶忙行礼道:“初次见面,我是艾比,很高兴认识您,艾达芬小姐”


“你们好可爱呀,请问我可以叫你们艾比埃米吗?你们也可以直接叫我西奈莉斯姐姐呦”西奈莉斯像极了拐卖儿童的怪阿姨


 “哎——”


 “可以吗?”


 “艾达芬小姐,可...我...我是恶魔啊,就...就算是这样,你还会这样问吗?”


  到底还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埃米声音变得带有明显的哭腔,眼里也明显有光


  “恶魔?”


  埃米听出西奈莉斯的诧异,声音也低了下去


“果然,你也害怕衰仔那恶魔的谣言。怎么,现在怕了?艾达芬小姐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艾比站在埃米面前,伸开双臂护住身后的弟弟


“你们误会了,我只是在惊异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可能是恶魔呐,明明是个天使才对嘛”西奈莉斯一眼便看出了埃米所想的,又补了一句


 “还有,艾比埃米,仪式快要开始了,走吧,这可是不能迟到的呦”


  “嗯,衰仔,走啦走啦。”

    

  “知道啦,老姐,西奈莉斯姐姐”



  





燕归来

没有反派梦的女配不是好的主角(2)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成山,无脑向

   幼儿园水平

   文笔?不存在的

   Are you ready? 


  我是西奈莉斯·艾达芬,在一星期以前,我还是

一名普通高中生,结果原因不明的穿到了一个快

十岁的反派身上


    一...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成山,无脑向

   幼儿园水平

   文笔?不存在的

   Are you ready? 


  我是西奈莉斯·艾达芬,在一星期以前,我还是

一名普通高中生,结果原因不明的穿到了一个快

十岁的反派身上


    一个小时前,女仆长罗迪文告诉我今天千万注意礼仪,因为我代表的是整个艾达芬家族的颜面

 

   我答应了,因为我敢确定,如果我不答应,我刚相处了1星期的便宜母上,绝对会给我扒一层皮的!绝对!

   西奈莉斯回想起刚穿过来的时候,因对繁琐的礼仪不熟只能靠着肌肉记忆应付礼仪考,结果被罚到了现在,她是真的不想再试一次了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该启程的时候了

   

   西奈莉斯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呼——”


 “罗迪文,走吧”


   说罢,以优雅的步伐走上马车


  马车将会带我们到达维岚堤,据说那是创世神大人的领地,我现在还真的是感谢自己的运气,让我在当初玩游戏的时候因为触发了隐藏任务,所以至少对剧情有些了解,不然一不小心得罪谁,可真的是完了,哎

  

  尽管马车让第一次坐的西奈莉斯很新奇,但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想剧情的走向和自己的后路

  

  她揉了揉发痛太阳穴,看着窗外飞快窜过的各个家族的马车,又看了看马车上的钟,对着前面的罗迪文说到:

  

  “罗迪文,我们也快些吧,让别人等自己可不是一名淑女该有的样子”


   “是,小姐”

   

   马儿的蹄下出现了青色光芒,那是要起飞的征兆。

   

   果然,马车飞了起来,速度愈来愈快,最后竟比原定时间快了十分钟抵达维岚堤

 

  在愣神儿期间,罗迪文的声音响起

  

  “小姐,请整理好,我们到了”


  西奈莉斯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面带微笑的走下马车


  ‘西奈莉斯,很抱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占据你的身体,不过,像是原先的结局,我一点都不接受,所以,我不会活成你原来的样子。因为,现在的西奈莉斯·艾达芬,是一个自私的,想要活下去的顾安’


  









  我昨天度过了一个悲喜交加的夜晚

  喜的是终于要开学了,就是开学还不知道能不能认出小伙伴了。认不出那就真尴尬了

  悲的是我寒假作业......只可意会

  心情突然down 的一下掉入深谷[迷茫]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_<)}}}


肆慕.

【魔道乙女】此生弥 第一

▲里面用到的原著比较多,还请见谅


▲拆官配预警,不喜勿喷


▲全员all女主,不玛丽苏,放心食用


▲时间线为魏无羡复活前一年,金凌,蓝思追,蓝景仪皆十四岁,姑苏求学


▲自带避雷针,以免被雷得外焦里嫩


▲你的设定:


名字:叶弥


身高:172cm


年龄:双九


武器:配剑长锁


喜好:打球,喝茶,养鸟,绘画


喜食:绿豆糕,红茶,甜,辣


身世:善和叶氏的直系长女,家中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


衣着:雾白色的校服,胸前绣繁花,腰间坠下一叶形白玉。


      ◈正文...

▲里面用到的原著比较多,还请见谅


▲拆官配预警,不喜勿喷


▲全员all女主,不玛丽苏,放心食用


▲时间线为魏无羡复活前一年,金凌,蓝思追,蓝景仪皆十四岁,姑苏求学


▲自带避雷针,以免被雷得外焦里嫩


▲你的设定:


名字:叶弥


身高:172cm


年龄:双九


武器:配剑长锁


喜好:打球,喝茶,养鸟,绘画


喜食:绿豆糕,红茶,甜,辣


身世:善和叶氏的直系长女,家中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


衣着:雾白色的校服,胸前绣繁花,腰间坠下一叶形白玉。


      ◈正文

  清晨的阳光洒在你披散着却梳得整整齐齐的深黑色头发上,踏着悠闲的步子穿梭在姑苏的深山之中。


  蓝氏仙府坐落于姑苏城外的一座深山之中。清晨雾气弥漫,晨曦朦胧,穿梭在其中,仿佛置身于云海。山静人静,心如止水,唯有高楼上传来阵阵钟声,虽非迦蓝,却得一派寂寥的寒山禅意。


  到达山下的时候,早已有两名素衣若雪的门生在等候了。两人头上各系一抹额,轻飘着。长发之人腰间配剑,蓝白色的校服穿的整整齐齐。见着你来了,眼里充斥着欢迎之意,轻声道:“是来求学的吗?”


  你微微点了点头,早听说姑苏美男子辈出。今天一看果然不出所料。真是俊俏无比!你把手背过去,盯着他的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是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善和叶氏的人!可能你没听说过,因为我们家的仙府真的是小的不能再小了!”


  他看见你这一举动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便用胳膊肘推了推正在打盹的另一名短发门生。


  “景仪,来人了。”


  那人便很快的清醒过来,一看见你便笑了笑,很自来熟地说:“啊啊……是来求学的?走走走,我带你进去。”之后便挠了挠头,“很少看见有女孩子来的。”


  那是,家里人都不愿意来,还不是在你的老爹劝导下你才来到这里的。不然就算是破天荒了也不回来,听说这里的饭食极其清淡,家规也多,那还不是像一条绳子绑在自己的身上,什么也做不了!


  你默默的点了点头,示意他带你进去。


  姑苏兰氏一位老前辈,蓝启仁。在世家之中,可是出了名的迂腐固执,这点让许多人对他敬而远之,你也不例外,虽然没见过,但肯定是那种白发嘘嘘的老头子,张嘴就是礼节修为什么的。但听说经他教导的子弟,即便是进去的时候再狗屎无用,出来时一般也能人模狗样。


  姑苏可谓山多水多,池里养着鱼,正是阳春三月,杨柳依依,遍地春色,沿途中不少顽皮的世家子弟在捉鱼,你身前的这两位少年边走边提醒那些人,“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不可疾行!”又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多人,会听吗?


  两人光顾着提醒那些人,却忘了看路,没发现迎面走来的金家少年,那名唤景仪的少年与他撞了个满怀,一时没站稳差点摔倒。“唉?景仪,没事吧?”另一名蓝家少年关切的问道,及时地扶住了蓝景仪,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那人。


  “你们怎么不看路啊?”站在他后面的一金家门生抱怨道。


  你心想那少年也未必太横冲直撞了些,蓝景仪与他那是提醒其他少年才没有注意到那金家人,而他们却明知眼前的那两人没看见自己,却还是要走上去撞,难道是会以为蓝景仪会让开吗?


  “抱歉,可能景仪方才没有注意到你们。”思追苦笑道,表示歉意地微微低了低头。


  “哼,这还差不多。”那门生说道,从头到尾为首的金家少年却一话未发。


  “金公子。”你看不下去地走上去,向他行了一礼,表示友好。“方才没看到两位公子吗?”


  “看到了。”他双手抱在胸前,高傲地抬着头,虽是身形与你相近,可是从气势上却完全抵过了你。眉宇间点一朱砂痣,腰细九环带,一串紫色的清新铃挂在腰间,还带着一把金光大盛的上品宝剑。


  “那为何还要冲撞上去而不是闪避呢?”你微微笑道,就算是再胆大也不可能出言不逊,因为从着装就可以看出不是亲眷子弟就是宗主直出,可也从未听说过仙督金光瑶还有个儿子,那么就是亲眷无疑。金氏家风原本就是矜傲,喜奢华富丽,这几年来高高在上,家族强盛,更是把族中子弟养得个个横行无忌。稍微次一些的家族就被百般羞辱,也只能忍气吞声,像你这样的出于小仙门的家伙,对于他们可是一百个惹不起,更何况你还是个女子。所以,虽然这几名金家人言语刻薄,你却不怎么敢大肆骂人。也许是被这家规所束缚的原因吧,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的硬要把气洒在他们身上。


  “大胆女子,是不知道金家吗?”一个门生欲冲到你面前,手已经抵在剑柄上,满脸愠色。却被那为首的少年伸出左手挡住了,“他应该躲过去,不是说蓝家人都很识礼数么?我看也不过如此。”


  “当然知道。统领仙门百家的兰陵金氏嘛!”你说得轻松愉快,仿佛毫无惧色。“好吧,既然他都给你道歉了,那我也就不用操心了!不过给你提个醒,这姑苏可不比兰陵,触犯了规矩,该罚的都是要罚的。”你退了两步,与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然后瞟了一眼蓝景仪,他好像也惊讶与你的做法,竟一时语塞。


  那金家少年把头撇过去,思索了一小阵子,又回过来看着你,“你叫什么名字?”


  你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公子对我有兴趣吗?我叫叶弥,善和叶氏。”


  他点了点头,“我叫金凌。”顿了顿,又说道,“你一女子为何还佩剑?”


  “回公子,为了防身。”你诚实地回答道,你们善和城本来就流氓多,不有点本事怎么能行,万一哪天被……


  “噗——”金凌一时没忍住竟然笑了起来,“善和的人都这么彪悍吗?”


  懒得理他,你会过去拽了拽蓝景仪的衣摆,“此地不宜久留。”


  “啊?”蓝景仪一时没搞清楚状况,一个叫金凌的少年撞了自己,一个女孩子又为自己说了理,那自己有什么意义吗?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他是摆设吗?


  “你不走?那好吧。”你拉起另一个长发少年,飞快地溜走,他还不忘提醒你:“姑娘,不可疾行…”


解释一下:

蓝启仁还没那么老呢,至少还能教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