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宜

11万浏览    205参与
Kino_Tuan

【谦宜】化学反应

暗恋的第365天,金有谦到底还是没鼓足表白的勇气。

也不知道这鼓劲儿到底要攒到什么时候才算完。明明每回都做足了准备,但金有谦一和段宜恩对视,脸就飞速涨红,视线也不受控制地落向别处,像是有什么相斥反应似的。

连人眼睛都不敢看,哪还有脸表白?

这也太丢人了。

金有谦撅着个嘴好不开心。

“有谦呐!吃饭了!”

段宜恩倒是蹦蹦跳跳好开心,眼瞅着马上就到圣诞节,对他来说也算是要过年了。

犯愁的人可听不着自己的名字,思绪绕着个“愁”字儿打转,就差把“有心事,勿扰”刻脸上了。

这小孩儿咋不理人呢?

段宜恩绕着金有谦转了一圈也没能引起注意,不甘心地朝耳朵边上运足了气:“有谦呐!!!吃饭了!!!...

暗恋的第365天,金有谦到底还是没鼓足表白的勇气。

也不知道这鼓劲儿到底要攒到什么时候才算完。明明每回都做足了准备,但金有谦一和段宜恩对视,脸就飞速涨红,视线也不受控制地落向别处,像是有什么相斥反应似的。

连人眼睛都不敢看,哪还有脸表白?

这也太丢人了。

金有谦撅着个嘴好不开心。

“有谦呐!吃饭了!”

段宜恩倒是蹦蹦跳跳好开心,眼瞅着马上就到圣诞节,对他来说也算是要过年了。

犯愁的人可听不着自己的名字,思绪绕着个“愁”字儿打转,就差把“有心事,勿扰”刻脸上了。

这小孩儿咋不理人呢?

段宜恩绕着金有谦转了一圈也没能引起注意,不甘心地朝耳朵边上运足了气:“有谦呐!!!吃饭了!!!”

鱼哭了海知道,有谦哭了谁知道。

今夜的谦米是安静的谦米,大气儿都没敢喘一声,生怕刚招回来的魂又给段宜恩给吼跑了。

七人团团坐着,把桌子围了一圈就剩个上菜的口。等吃得差不多了,就好像去年的历史重演,段宜恩不死心地又撑着墙抱住自个儿已经踩上椅子的那条腿,摆出一副大佬的模样要一人撂倒六个,被一整场都安静如鸡的金有谦一把摁下。

“哥,算我求你了。”

“?”

“咱别喝了,容易出事儿。”

“???”

段宜恩瞅着金有谦,举着酒杯的手不知是该收不该收,停在半空中怪尴尬的。

好在他马克团平生最不怕尴尬:

“出什么事?”

无人应答。

“到底出什么四啦?”

段宜恩使用加密语言指向性询问王嘉尔,王嘉尔那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压根没沾酒的他,突发性醉倒了。

好气哦。

段宜恩把头转向朴珍荣,朴珍荣冲他笑笑,立马提议由自己送喝醉的Jackson回宿舍。

虽然没能一人撂倒六个,但段宜恩一人盯走了五个。所有喝了酒的没喝酒的好像都一起醉倒了,或是被抬走了或是抬着人走了,总之就是没人留下来接受大哥的质疑——除了金有谦。

金有谦他不是不想溜,作为本次事件的触发者,他要想走也得有那个胆才成。可他总不能说,上回看哥那么兴致勃勃的我就寻思灌点酒吧没想到哥酒量那么差没几杯就倒了完了哥浑身软趴趴脸还红扑扑说什么都走不动道了非赖在店里头不肯走所以只好把哥抱回宿舍了,吧?

关键还是公主抱。

当然这都不是致命的,最关键的事儿没被其他哥哥们瞧见,金有谦也没敢吱过声,自己憋着暗恋屁都不敢放一个。

只是现在回想起去年的那些细节……

金有谦啊金有谦,你可太能耐了。

“哦——”段宜恩恍然大悟地指了指金有谦,“所以去年平安夜聚餐后,每次靠近都会脸红?”

金有谦的脸,又不争气地开始涨红。

段宜恩歪头看金有谦通红的脸颊,噗嗤地笑出了声。

这孩子真以为大哥是吃素的哦?

金有谦的头好晕,呼吸也好困难。

Mark哥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啊!为什么凑这么近啊!为什么要笑啊!

啊,头晕。

啊,丢人。

啊,哥你再不挪远点我可就真晕了啊。

“是因为公主抱了?”

“!”

“还是因为嘀咕着哥好可爱然后咬我的脸了?”

“?!”

“啊——那就是因为跟我kiss了。”

“!!!”

这位哥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谁来救救金有谦啊!

段宜恩全然不管这头金有谦脸上已经蔓延至耳根的红晕,自顾自地嘀咕:“原来只要kiss就会这样啊。”

“还不是因为对象是哥!”金有谦一着急,呼吸急促了,血液流畅了,连奶音都变得铿锵有力了,“要不是因为是Mark哥,我才不会亲上去!”

阿西,真是太奇怪了,世界上好看的人千千万,可偏偏觉得Mark哥格外好看,世界上困难的挑战也千千万,可偏偏对Mark哥表白格外难,就像对视三秒忍住不能脸红一样难…!

“知道了知道了,然后呢?没有别的话要讲?”段宜恩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纪念日在圣诞节的话,会很好记的。”

除了窗外,还有金有谦的脑内在放烟火。

机会就在眼前了!Mark哥都明示成这样了!金有谦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金有谦憋了得有半个世纪:“我每次想要和哥告白都像是发生了什么相斥反应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

金有谦啊金有谦,你可真是凭本事单身。

“明明在我喝醉之后说得很好嘛。”

段宜恩倒是不急,单手托腮就这么盯着害羞的小孩儿看,弄得人越发紧张了。

酒壮怂人胆,不管了!

金有谦猛地给自己灌了口:“我……”

这是什么感觉呢……热热软软的,还有一股Mark哥身上熟悉的香味。

“有谦呐,我也喜欢你。”

段宜恩眉眼弯弯,笑得好不欢喜。

可是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啊哥!不要擅自kiss后就抢先一步告白啊!

金有谦嘴巴嘟嘟,委屈得好不明显。

“哥你去年真的喝醉了吗?”

“嗯。”

“那还什么都记得!”

“不好吗?”

“……没有!”

段宜恩也觉得奇怪,明明醉得一塌糊涂,结果这小孩的一举一动跟刻进他脑子里一样清晰。

搞不好真是什么奇怪的化学反应呢。


————————————


时隔N久的小短篇复健 蹭蹭跨年的热度

新的一年里我们谦宜要继续甜甜甜~




Akka
191222青岛 这个小恩 有...

191222青岛

这个小恩 有点诱人

191222青岛

这个小恩 有点诱人

佛起来好吗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是真的不懂,最开始的时候我最终站定了markbam,不不不,站的是bammark,all宜党不动摇,就是因为最黏糊,相处陪伴最久,最有默契。然后呢就珍荣的那种男友力让我沉迷过,又然后呢就是在范的和大哥之间的那种微妙的感觉也让我动摇过,其实就是lofter范宜文最多,看得多了不自觉就沉迷了。但是最近伉俪越来越黏糊了,我止不住的叹气,感觉杠不过伉俪,所以我现在又觉得谦宜要后来居上了,那么问题来了,就是明明同为忙内,有时候都奶的不行,我们谦米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攻了我们大哥。可是我们bam呢,我只能说我能感觉到markbam的感情,但是呢总感觉bam攻不下大哥啊,小七也很攻的,你看小七高音的时候那气...

我是真的不懂,最开始的时候我最终站定了markbam,不不不,站的是bammark,all宜党不动摇,就是因为最黏糊,相处陪伴最久,最有默契。然后呢就珍荣的那种男友力让我沉迷过,又然后呢就是在范的和大哥之间的那种微妙的感觉也让我动摇过,其实就是lofter范宜文最多,看得多了不自觉就沉迷了。但是最近伉俪越来越黏糊了,我止不住的叹气,感觉杠不过伉俪,所以我现在又觉得谦宜要后来居上了,那么问题来了,就是明明同为忙内,有时候都奶的不行,我们谦米就是不费吹灰之力地攻了我们大哥。可是我们bam呢,我只能说我能感觉到markbam的感情,但是呢总感觉bam攻不下大哥啊,小七也很攻的,你看小七高音的时候那气场妥妥的。嗯说白了就是除了bam,都挺攻的,这让我很难办啊,所以为什么谦米那么奶有时候就是个宝宝还能那么攻,说到体型差我们bam米也不差的,生活不易老母亲叹气,这到底是为什么

E%

偷心贼 7&8

7和8的合集也挂了 走链接吧 哭泣

7

8


7和8的合集也挂了 走链接吧 哭泣

7

8



犬慕c

【ALL宜】他和他②

这个烦人的弟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段宜恩记不清了,或许是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吧。

临近高考,他最烦的时候。

段宜恩只记得这个弟弟的出现为父母带来了吵不完的架,和永远都是一片狼藉的,他的房间。

“真烦啊……那臭小子都快跟我一样大了还这么不懂事……上了大学还回家干嘛啊……下学期我去住校算了……”

“宜恩?没事吧?”​林在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而亲切,​刹那间,林在范的样子似乎与段宜恩记忆中的母亲重叠了。

“妈……我不要弟弟……”​段宜恩扯着林在范的袖子念叨。

林在范愣了愣,随后努力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好好好,妈妈不生,不生啊。”

“嗯……”

这个烦人的弟弟,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段宜恩记不清了,或许是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吧。

临近高考,他最烦的时候。

段宜恩只记得这个弟弟的出现为父母带来了吵不完的架,和永远都是一片狼藉的,他的房间。

“真烦啊……那臭小子都快跟我一样大了还这么不懂事……上了大学还回家干嘛啊……下学期我去住校算了……”

“宜恩?没事吧?”​林在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而亲切,​刹那间,林在范的样子似乎与段宜恩记忆中的母亲重叠了。

“妈……我不要弟弟……”​段宜恩扯着林在范的袖子念叨。

林在范愣了愣,随后努力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好好好,妈妈不生,不生啊。”

“嗯……”

犬慕c

【ALL宜】他和他①

段宜恩心悸又犯了。

​此刻的他应该休息,应该立马停下手头的一切,吃药,然后好好睡一觉。

可形势实在严峻得很。

父母又因弟弟而起了争执。

​父亲的性格一向暴躁,吵起架来​喜欢砸东西,这不,咬牙切齿地又砸坏了一把椅子。

母亲吓得躲到了厨房,可嘴上依然不示弱:“干什么!要死啊!​好好说话会不会!”

段宜恩扔下耳机,猛地打开房门:“干吗!”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眼里交织着痛苦与无奈。

母亲见状从厨房走出,指着地上烂掉的椅子:“你看看,这已经不是离不离婚的问题了​,再这样下去,命都要没了!”

“我想这样吗!你也不看看是谁把这个家搞成这样!”父亲又拿起另一把椅子,往地上摔去。

“够了!”...

段宜恩心悸又犯了。

​此刻的他应该休息,应该立马停下手头的一切,吃药,然后好好睡一觉。

可形势实在严峻得很。

父母又因弟弟而起了争执。

​父亲的性格一向暴躁,吵起架来​喜欢砸东西,这不,咬牙切齿地又砸坏了一把椅子。

母亲吓得躲到了厨房,可嘴上依然不示弱:“干什么!要死啊!​好好说话会不会!”

段宜恩扔下耳机,猛地打开房门:“干吗!”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眼里交织着痛苦与无奈。

母亲见状从厨房走出,指着地上烂掉的椅子:“你看看,这已经不是离不离婚的问题了​,再这样下去,命都要没了!”

“我想这样吗!你也不看看是谁把这个家搞成这样!”父亲又拿起另一把椅子,往地上摔去。

“够了!”段宜恩一拳砸在门框上,泛白的骨节昭示着他的愤怒。

“呼…呼……都他妈的一家人…吵屁啊……我心脏…痛啊!”

滴滴鲜血从他的指尖滴落,手骨上传来的痛楚让他暂时转移了对心脏的注意力。

“宜恩……”母亲投来关切的目光。

“闭嘴!让我静一下。”

房门被轻轻关上,门背后的段宜恩虚弱得瘫坐在地上,他抬头,望着一片雪白​的天花板,突然不知自己为谁而活。

“喂?林在范​,出来喝酒吗?”

​“……好。”

段宜琳的裙底

开往动物园的小黄car

ooc 是我的

天哪我又在开小破车


吃🐰吗


要不走个评论吧

ooc 是我的

天哪我又在开小破车


吃🐰吗


要不走个评论吧

Bluerose

【森马】光(1)

无关正主,说140116遍了。

“哥你说,她...嗝怎么会和我分手...呢?”

灯光交错中,王嘉尔一仰头把玻璃杯里的酒灌进喉咙,杯底重重压在桌面往前一推,要酒保续上,他已经喝得意识不清,还强撑着打架的眼皮搭住旁人厉声质问。

“她怎么会想和我分手,哥!”

“你醉了。”

https://shimo.im/docs/KqgQTrRygkTT9kVG/

无关正主,说140116遍了。




“哥你说,她...嗝怎么会和我分手...呢?”

灯光交错中,王嘉尔一仰头把玻璃杯里的酒灌进喉咙,杯底重重压在桌面往前一推,要酒保续上,他已经喝得意识不清,还强撑着打架的眼皮搭住旁人厉声质问。

“她怎么会想和我分手,哥!”

“你醉了。”

https://shimo.im/docs/KqgQTrRygkTT9kVG/

爱吃榴莲🐰🐢

【谦宜+珍宜】小兔子的秘密3.2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我们评论见💕


失踪人口突然出现!


我们评论见💕

dòu芽2.7

Miss(05-08)

※宜嘉/范宜/在荣,注意避雷
※校园背景
※半个我自己的故事(dbq主线还没出来)
※有私设,算是半个助攻吧
※是不是大家习惯了我的沙雕,其实豆芽是个很正经的人(?)爆字数了我哭

05

“什……什么意思?”

“就是,像她们说的那样。”林在范烦躁地抓抓头发,“就我们在一起吧,段宜恩。”

那边半晌没有出声,林在范看着他垂下的长长的睫毛,于心不忍:“我,我开玩笑的,恩恩你别当真!就跟她们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你别放在心上!

“林在范。”

“嗯?”

“这种玩笑以后不要再乱开了。”段宜恩从床上起身,拔掉耳机,神情淡漠。

“对不起啦。”林在范自然地拦过段宜恩的肩,“走走走,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

※宜嘉/范宜/在荣,注意避雷
※校园背景
※半个我自己的故事(dbq主线还没出来)
※有私设,算是半个助攻吧
※是不是大家习惯了我的沙雕,其实豆芽是个很正经的人(?)爆字数了我哭




05

“什……什么意思?”

“就是,像她们说的那样。”林在范烦躁地抓抓头发,“就我们在一起吧,段宜恩。”

那边半晌没有出声,林在范看着他垂下的长长的睫毛,于心不忍:“我,我开玩笑的,恩恩你别当真!就跟她们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你别放在心上!

“林在范。”

“嗯?”

“这种玩笑以后不要再乱开了。”段宜恩从床上起身,拔掉耳机,神情淡漠。

“对不起啦。”林在范自然地拦过段宜恩的肩,“走走走,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去。”

“好。”

林在范走神间好像听见他说了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去学校外面那家店吧。”

我怎么会不明白你的心思呢?段宜恩努力在嘴角扯出一丝笑容。

原本天天插科打诨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在听闻他被重高签约后转性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你我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傻子,偶尔我也会想勇敢一点,但是,林在范,好像有什么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少年的感情总是冲动而不严谨,十七岁的年纪,我们都该开始学会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






06

王嘉尔快步赶回宿舍,因散光而模糊的身影却让他感觉相识。

“朴老师?”

“王嘉尔!”那人惊喜地回过头来。

“哇朴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升级了啊。”朴珍荣不好意思地展示出他的新教案,“今年上半年提交了申请,没想到正好开学的时候过了。”

“真好啊。”王嘉尔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在教高一语文?”

“嗯,教2班和4班。”

“难怪才看见您,我在7班,寄宿的……”说着滔滔不绝起来。朴珍荣今年23,正是刚毕业不久的年纪,说是王嘉尔的初中班主任,其实两人更像朋友。

“对了,之前你说要找的那个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16岁的男孩笑出了小括弧,“他现在就在我身边。”

多好啊,我爱着你的时候,你正好在我身边。

“去我家吃饭吧,好久不见想跟你聊聊。”朴珍荣主动发出了邀请,“你之前不是一直嚷着要见我女朋友嘛,今天她在家。”

“喔那我可要大饱口福了!”

朴珍荣的新房不大,是为了去学校方便买的,几十平米的房间因为有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变得有生气起来。

“珍荣回来了。”厨房里传出清亮的女声,想必应该是朴珍荣常提到的女朋友。

“嗯,带了个学生。嘉尔,叫琳娜姐就好”

“琳娜姐。”

“嘉尔吧,不知道你要来,随便做了几个菜,也不知道合不合胃口。”女人浓烈的香水味熏得王嘉尔有些头晕。

果然如朴珍荣所说,琳娜的手艺很好,一顿饭下来王嘉尔碍于良好的教养没有大声打个饱嗝以示敬意。只是饭桌上调节气氛的好像总是他,琳娜好像没有朴珍荣所说的开朗,好像有什么要喷涌而出而欲言又止。

“谢谢招待了,我还要去上晚自习。朴老师明天见!”王嘉尔打了个招呼示意要先走一步。

“我去送送他。”朴珍荣拿上钥匙准备出门。

“珍荣!”女人突然喊住他,像是要说些什么,末了也只是一句,“早点回来。”






07

九点半按时下了晚自习,林在范突然说要一个人去校外转转,留段宜恩和王嘉尔两人回寝。

林在范起初只是想在校外随便转转。愿冷风能吹散一切,包括他在他心中留下的脚印。

路过曾经常到的小酒馆,打算尝尝那令他百般回味的香醇。意外看见路边街灯下醉意的身影,夜晚微弱灯光下面色绯红的男人成功引起了林在范的注意,更何况那也是他曾经的老师。

“朴……老师?”

面前清秀的男人缓缓睁开眼,一张过分帅气的脸庞晃呀晃,被酒精麻痹过的眩晕感又一次袭来,他支撑不住身体向那人怀里倒去。

“不要走……不要走……”

林在范没有拒绝这突如其来的投怀送抱,少年苦涩的心事摧枯拉朽的再次蔓延开来,仿佛要像这黑夜将他吞噬掉。

“我是林在范,朴老师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他好半天才从醉鬼的口中一点一点得知了住址,本着也不远的想法背起男人,与身高不符的体重明明也是个快一米八的个子轻的像个小孩,却给他没由来的安定感。

夜晚的风真冷啊。

林在范打了个喷嚏。

刺骨的寒风似冰锥向他扎来,可是他怎么觉得,背后那人火热的温度,要将他烧穿个窟篓,就在左心房的位置。




08

“嘶……朴珍荣你可真是个烦人精。”林在范想把这人一把甩在床上,可他偏抱着不撒手了,“以前当我班主任的时候就喜欢抓我,不好好穿校服抓我,不写作业也抓我,戴耳钉又抓我。”

“现在我都从你那毕业了,你怎么还抓着我不放啊!”

像是听懂了林在范埋怨的话语,朴珍荣撒手从他身上下来,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床沿。林在范无厘头的看着心烦,试图抽身离开又被那人抓住了手腕。

“你还要干嘛呀!”林暴躁上线。

“你能不能……听我讲一个故事……嗯……讲完我就放你走,好不好?”

“唉!”林在范叹了口气,还是坐了下来,“你说你说,我听着呢。”

“在我17岁的时候,我情窦初开,但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事,我喜欢的是一个男孩子。他是班上的班长,正是那个年纪男孩有的阳光和帅气,我一直喜欢他直到高考结束。毕业回来的那天,本来,是想着给他表白的,至少……他永远不会喜欢我,也不想留下遗憾。我甚至做好了一切结果的心里准备,可是,我看到他来的时候,牵着一个女孩子,那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认得的。‘我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啊’他说,我从来没有看见他笑得像那天灿烂过。”

说着朴珍荣哭起来,悻悻地擦掉眼泪,又继续说道。

“其实我不喜欢喝酒的。如果不是她跟我分手,我不会出来喝酒的。她是我大学同学,大一就喜欢我,不屈不挠追了我三年,那我想着,就同意了吧,没准……没准……我能重新做回正常人。她挺好一女孩子,很开朗,约会的时候,总是她在说话,这两年,也都是她一直在主动。今天下午……她突然跟我提了分手,她说:‘朴珍荣,跟你在一起太累了。’我没法反驳,总归是我对不起她。”

“抱歉啊在范,耽误你这么久。”朴珍荣转过身去背对着他,抹了把眼泪,“你走吧,今天的事,你忘掉或者怎么样都随你。”

那边迟迟没有动静,朴珍荣想转身看看那人是不是已经睡着,突然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珍荣……”

“没事的,你走吧。”

我舍不得让你走,我愿好梦不醒你是有且仅有。

我舍不得让你留,我怕梦醒时分痛的唯我一人。

TBC

有理有据

😭😭😭😭😭😭😭😭😭😭🥰🥰🥰🥰🥰🥰🥰🥰🥰🥰

😭😭😭😭😭😭😭😭😭😭🥰🥰🥰🥰🥰🥰🥰🥰🥰🥰

1995V

【范宜谦】Just you.

*段宜恩单向性转

*父子合伙欺负母亲

*双孔齐入

*会有后续(笔谦/谦笔,范宜,谦宜,范宜谦正常3/p,范宜谦孕期play 产/乳)选其一

评论见吧各位,挂了明天补

*段宜恩单向性转

*父子合伙欺负母亲

*双孔齐入

*会有后续(笔谦/谦笔,范宜,谦宜,范宜谦正常3/p,范宜谦孕期play 产/乳)选其一

评论见吧各位,挂了明天补

爱吃榴莲🐰🐢

【范宜】小兔子的秘密3.1

这章是1里擅自she j的惩罚(的一半


❗️重口预警


❗️非常ooc,内有很凶的在蹦米


最后面有后续惩罚预告,本来想今天完成但是真的太困了😣是我很爱的梗,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觉得太凶了。如果太凶要告诉我哦!


评论见😘


这章是1里擅自she j的惩罚(的一半



❗️重口预警



❗️非常ooc,内有很凶的在蹦米



最后面有后续惩罚预告,本来想今天完成但是真的太困了😣是我很爱的梗,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觉得太凶了。如果太凶要告诉我哦!



评论见😘

无恙

【谦范宜】有你,有他,有我






真的很短,请随便看看就好。











、







(一)





暖阳,午后,还有彼此。



段宜恩从阳台收下沾染上阳光的气味的棉被,享受的抱着蓬松的厚被子在原地光合作用了一会儿,这才满意的走回室内。



室内采光很好,阳光静静地洒在木制地板上,段宜恩悠闲的哼着小调,把厚被子连同家里的冬天气息一起收进了柜子。



春天这么快就来啦。





「啊、哥,午安。」



熟悉的奶音从背后响起,随后落入对方如同今日的暖阳一样温暖的怀抱,对方显然是午觉刚醒,简单的话语里头还带着鼻音,软软的,段宜恩不自觉...








真的很短,请随便看看就好。











、







(一)





暖阳,午后,还有彼此。



段宜恩从阳台收下沾染上阳光的气味的棉被,享受的抱着蓬松的厚被子在原地光合作用了一会儿,这才满意的走回室内。



室内采光很好,阳光静静地洒在木制地板上,段宜恩悠闲的哼着小调,把厚被子连同家里的冬天气息一起收进了柜子。



春天这么快就来啦。





「啊、哥,午安。」



熟悉的奶音从背后响起,随后落入对方如同今日的暖阳一样温暖的怀抱,对方显然是午觉刚醒,简单的话语里头还带着鼻音,软软的,段宜恩不自觉联想到刚刚才收起来的棉被。



「睡醒啦,你在范哥呢?」



金有谦的下巴抵在段宜恩的肩上,将人抱得紧紧的,回应的声音有些不满。



「还在房里睡午觉,就让他休息一下吧,我陪哥就好。」



段宜恩哪能不清楚对方心里头是什么小孩子想法,在金有谦的怀抱中俐落的转个身与他面对面,眸子正好对上他眼里一片星河。



「跟我出门去买点东西吧?」



金有谦的眼似乎又更亮了些,主动松开抱着段宜恩的手后便去换上外出服,没多久后就在玄关等人了。



段宜恩换好鞋子之后便主动上前牵起金有谦的手,愉快地出了家门。





「我们有谦晚餐想吃什么呀?」









(二)






喵。




段宜恩低下头,发现家里的小公主正在脚边,仰头看着自己。



「怎么来这里了,肚子饿了吗?」



段宜恩虽想替Nora准备晚餐,可无奈这锅上还有东西在炒,一时也走不开,Nora似乎知道了主人的为难,也不出声了,就静静的待在段宜恩脚边。



「原来妳在这啊,过来过来,别烦妳爹地煮饭。」



男人将猫咪一把抱起,也没马上离开,就站在段宜恩身后盯着他。对方没有任何动作,像是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耳边只有男人沈稳的呼吸声,熟悉且令人着迷。



「怎么换你在这啦,林在范先生。」



段宜恩回头笑望他一眼,将炒好的菜放入盘中,然后端到林在范眼前。



林在范一手抱着Nora,一手接过眼前的盘子,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段宜恩,对方今天穿的很朴素,在穿上自己选的围裙之后又更可爱了几分。



他的脸突然凑上去,在段宜恩的唇上烙下一吻,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厨房。



「因为我饿了,想吃饭,也想吃段宜恩。」







(三)






吃过饭后三人坐在沙发上吃着今天采买顺便带回来的水果,冬天的凉意还没完全褪去,他们盖着一条小毛毯,分享彼此的体温。



「是说今天是星期六呢。」



说完林在范又张嘴吃了一块水果,语气中似有似无的暗示了不少事情。



段宜恩直接无视了男人的话,悠哉地吃着水果,还打算伸手去拿电视机的遥控器,好似在躲避什么。



没想到金有谦突然放下牙签,侧身面对了林在范,完全忽视段宜恩投射过来的哀怨神情。





「石头、剪刀、布!」



林在范看着自己眼前握着的拳头,得意的朝着金有谦晃晃张开的手掌,笑容几乎写满了他究竟多么愉悦。



「我赢啦,今晚是我。」



「啊啊啊再一次!」









「等等,我有说好吗!」












❄

兔兔肚子里揣宝宝了,不可以随便拍拍。

兔兔肚子里揣宝宝了,不可以随便拍拍。

爱吃榴莲🐰🐢

【森马+七宜+一丢丢珍宜】小兔子的秘密2

❗️重口预警

❗️多P预警


为什么段宜恩出道五年,一点没变老?


因为段宜恩是个O。


为什么不但没有老,还一年比一年嫩?


因为团里七个人,只有他一个O。


等朋友速打的结尾😆也许回去会改一改吧(真的有这么勤劳吗?


依然评论上车💓💓





❗️重口预警

❗️多P预警




为什么段宜恩出道五年,一点没变老?


因为段宜恩是个O。



 


为什么不但没有老,还一年比一年嫩?


因为团里七个人,只有他一个O。




等朋友速打的结尾😆也许回去会改一改吧(真的有这么勤劳吗?




依然评论上车💓💓



段宜琳的裙底

「我就想記一個腦洞怎麼就這麼難
再屏生氣了!😠」

見評論

「我就想記一個腦洞怎麼就這麼難
再屏生氣了!😠」

見評論

不做英雄
她想了想,转身回房。一脸虔诚地...

她想了想,转身回房。一脸虔诚地,仔细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脖颈,暗暗记住分布的血管哪最粗壮明显。换上早早准备好的晚礼服,大红色鲜艳似血。提着裙角,向这位吸血鬼公爵的府邸飞奔而去。

“跑快些,再快些”她气喘吁吁地想。血液因快速奔跑而更加循环涌动,这时喝起来最甜美。

那一刻终于来临,她偏着头找好角度,将有着最粗壮的血管部分送出去。她迫不及待,终于。血液随着吮吸往外流逝,一路引吭高歌,畅通无阻地,由公爵的尖牙顺着脉络进入心脏,吻过每一处。

闭眼前,她想,没人能比自己更幸福了。

她想了想,转身回房。一脸虔诚地,仔细用毛巾擦拭自己的脖颈,暗暗记住分布的血管哪最粗壮明显。换上早早准备好的晚礼服,大红色鲜艳似血。提着裙角,向这位吸血鬼公爵的府邸飞奔而去。

“跑快些,再快些”她气喘吁吁地想。血液因快速奔跑而更加循环涌动,这时喝起来最甜美。

那一刻终于来临,她偏着头找好角度,将有着最粗壮的血管部分送出去。她迫不及待,终于。血液随着吮吸往外流逝,一路引吭高歌,畅通无阻地,由公爵的尖牙顺着脉络进入心脏,吻过每一处。

闭眼前,她想,没人能比自己更幸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