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德

36.1万浏览    786参与
橙色铂金

【伏德】 罪恶 番外1

“Diffind.”

是多么快,从自己的魔杖里冒出的咒语击中了德拉科的胸口,身体里面传来一种破碎的痛感。

那么快。

德拉科有一点小时候的记忆,他还记得那时候伏地魔的样子,模模糊糊的,反正不丑。

身上是一件黑色的袍子,一条蛇围着他转,手里面轻轻拿着一根魔杖,是一种说不出的邪恶,却不让人厌恶。

他有时候会逗一逗德拉科,眼睛里时而闪现恶意。

后来他死了。

而再次见到他,德拉科真的是害怕极了。

他说:“德拉科,过来...”

恐怖的脸,阴森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要索命的魔鬼。

于是德拉科从凳子上起来,磨磨蹭蹭地走上去。

“露出你的手臂。”

伏地魔发音很奇怪,夹杂着si-一样...

“Diffind.”

是多么快,从自己的魔杖里冒出的咒语击中了德拉科的胸口,身体里面传来一种破碎的痛感。

那么快。

德拉科有一点小时候的记忆,他还记得那时候伏地魔的样子,模模糊糊的,反正不丑。

身上是一件黑色的袍子,一条蛇围着他转,手里面轻轻拿着一根魔杖,是一种说不出的邪恶,却不让人厌恶。

他有时候会逗一逗德拉科,眼睛里时而闪现恶意。

后来他死了。

而再次见到他,德拉科真的是害怕极了。

他说:“德拉科,过来...”

恐怖的脸,阴森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要索命的魔鬼。

于是德拉科从凳子上起来,磨磨蹭蹭地走上去。

“露出你的手臂。”

伏地魔发音很奇怪,夹杂着si-一样的气音,这让德拉科抖了抖,犹豫着要不要那样做,他已经隐约知道了伏地魔要干什么。

“不不!主人,德拉科还小,他不值得您为他种下标记!”

是父亲,但只有他这么说。

贝拉无声地笑着,笑着,神经质地,像是她中了什么大奖似的:“德拉科,这是多么大的荣誉啊!你知道吗,这是多少人做梦都想要的!”

德拉科低着头,眼眶干涩肿胀,他害怕极了。

“呵呵……”他面前传来声音。

伏地魔一只手抬起了德拉科的手臂,另一只手拿起魔杖,随着布帛撕碎的声音,雪白的小臂露了出来。

德拉科听不清楚了,剧烈的疼痛突然从手臂蔓延到全身,使他嘶哑出声,然后昏迷了过去。

之后是很久的黑暗。

再次醒来,德拉科躺在自己的卧室,身体被四肢的锁链束缚在床上。

身体微微一动,那个地方的疼痛使他一下子僵硬了。

恶心......

那一刻他几乎想要装作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德拉科不想回忆之后几年了。反正,一直到那一天前德拉科都再没有出过房间,除了伏地魔再没有见过其他人。

那一天...德拉科清楚得很,也就是几天前。

门突然被打开,却没有身影出现。

德拉科很快想到是有人用了幻身咒或者披了隐身衣。

他光裸的身体一直暴露在空气中,病态的苍白上是一朵一朵的红痕。

羞耻愤怒惊讶一下子涌上心头,德拉科几乎噎住了嗓子,“出去...”

声音嘶哑的可怕,德拉科已经好久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突然间,束缚着四肢的锁链一下子变得粉碎,接着一叠衣物落在床边,上面还放着一根魔杖。

门又悄悄关上了。

是谁呢?德拉科深邃的眼底浮现出波澜。

穿上了衣服,德拉科下了床,打开门走了出去。

哈利站在外面,看起来却不是如今应该的年龄,他看起来就是个成年人。

德拉科原本就不健壮的身体如今瘦弱极了,根本撑不起西装了,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畸形的美感。

太久没有走路,德拉科的腿一直颤抖的不行,感受到哈利探来的目光,德拉科垂下眼睛。

现在出来了又怎么样?父亲和妈妈都死了……马尔福注定要没落了。

哈利一直看着德拉科,他之所以用转换器来救德拉科只是因为一个交易,而斯莱特林那几个发展起来的家族将无偿为魔法部提供五十年的服务,哈利只需要救出德拉科就行。

哈利已经不是个孩子了,他现在看见德拉科,就像一个普通的大人看见一个受难的孩子一样。

怜悯。

但对着德拉科,哈利说不出什么同情的话。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这几天,至少在伏地魔死前都不要出现在别人面前...”哈利干巴地说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

德拉科还是不言不语。

“那...就这样吧,我也该走了……伏地魔死前都不要出现在别人面前,答应我。””

“嗯。”

很尴尬。

哈利又站了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再说。

然后转身离开不知道哪里去了,也没有注意到他转身时德拉科指向他手上的时间转换器的魔杖。

德拉科不是很清楚哈利来这里干什么,为了救他?

那就无法如他所愿了。

德拉科离开马尔福庄园躲了几天,最后去了霍格沃茨。

决战会在那里,德拉科确定。伏地魔会被他杀死,德拉科确定。

最后那一刻德拉科又想起了那双猩红的眼睛,憎恨的,后悔的,情动的,震惊的...

无数次伏地魔俯在他身上时的呢喃。

“德拉科,我爱你...”

“卢修斯已经死了,因为你昨天不听话,下一次就是纳西莎了...”

“纳西莎自杀了……”

“你永远都不能离开我,不许再背叛我!”

终于是失去意识了。

沉重的黑暗浸透了德拉科。











发现只有番外?是的,只有番外,有什么疑问看合集简介吧!

Maackia

【all德】黑色巧克力(一发完)

非自愿型couple,ntr有,超级憨憨的文笔

在暖色的灯光下,热恋期的情侣往往会交换一个吻,然后紧紧相拥。

德拉科坐在图书馆僻静的一角翻阅手中的书籍,一边看一边皱眉,他的这副模样映入汤姆·里德尔的眼中,令他心生好奇的离德拉科近了些,当然也是因为正好他找德拉科有事。得幸于他敏锐的听觉,德拉科那小声的抱怨一字不落的被他清清楚楚听见了:“梅林的吊带裙啊!这我怎么做的出来?更何况是对于哈利那个不解风情的傻瓜……”哈利?那个哈利·波特?里德尔微微眯起双眼,显然是对于听见这个名字很不愉快。

里德尔慢慢走到德拉科背后,刻意掩去声响,往德拉科面前的书籍看去,“送他巧克力也许...

非自愿型couple,ntr有,超级憨憨的文笔

在暖色的灯光下,热恋期的情侣往往会交换一个吻,然后紧紧相拥。

德拉科坐在图书馆僻静的一角翻阅手中的书籍,一边看一边皱眉,他的这副模样映入汤姆·里德尔的眼中,令他心生好奇的离德拉科近了些,当然也是因为正好他找德拉科有事。得幸于他敏锐的听觉,德拉科那小声的抱怨一字不落的被他清清楚楚听见了:“梅林的吊带裙啊!这我怎么做的出来?更何况是对于哈利那个不解风情的傻瓜……”哈利?那个哈利·波特?里德尔微微眯起双眼,显然是对于听见这个名字很不愉快。

里德尔慢慢走到德拉科背后,刻意掩去声响,往德拉科面前的书籍看去,“送他巧克力也许……”他刚看清楚这几个字书籍就被立刻合上了,伴随着书被合上的声音,还有德拉科的惊叫:“哦,老天?!里,里德尔学长你怎么会在这……”也许是心虚到了极点,声音慢慢弱了下去,他的双眼一直在回避着里德尔,脸颊两边慢慢染上红霞,里德尔静静的盯着德拉科只是微笑不说话。

德拉科却是转念一想,分明是里德尔先偷窥他的,他为什么心虚?德拉科似是忽然反应过来了,恶狠狠的瞪着里德尔,声音也变得理直气壮:“我想,偷窥他人私事实在不是一个有风度的绅士能做出来的事,你说对吗,爱站别人身后的里德尔学长?”里德尔抿了抿薄薄的唇,然后展开一个微笑,慢慢说道:“很抱歉德拉科,我只是看你那么专心不好打扰到你,想离你近些喊你而已,说是偷窥,我可是会伤心的。”德拉科看着他笑的样子,被他盯着,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发怵,莫名的恐惧使他不敢在纠缠这个话题。

德拉科说道:“那好吧,我现在不忙了,你有什么事情吗?”语气捎带焦躁,里德尔眼眸暗了暗,说:“马上就是圣诞节了,你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没有,一起去喝杯黄油啤酒怎么样?我记得你惦记了很久。”德拉科似乎有些心动,但是他还是犹豫的拒绝了:“抱歉,我有点事,恐怕没办法答应你,以后有空在说吧。”里德尔嘴角笑意微微变浅,问道:“什么事情呢?可以让你拒绝这样诚恳的邀请?”德拉科突然眼神有些躲闪,说话也吞吐起来:“哦,我想你也知道的,我们家一直有回家过圣诞节的传统,那很温馨,我挺喜欢的,所以,嗯,抱歉了里德尔学长。”

小骗子,里德尔微微偏头。也没有继续和德拉科深究这个问题,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与德拉科告辞,只是他走的时候,黑色法师袍下的手紧紧握住了魔杖。德拉科并没有仔细看过留校表,因此他并不知道汤姆·里德尔选择圣诞节留在学校。

很快到了圣诞节,雪下的很大,世界变得白茫茫的。德拉科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还好没化,得抓紧时间了,他这么想着。德拉科快步走向与哈利约定好的地方,步履透露出他愉快的心情,同时有人却在阴影处窥伺着他。他与哈利约在了一棵槲寄生树下,他确实是故意选在这的,是他赤裸裸的私心。

因为是圣诞节的缘故几乎大部分人都回家了,也就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学校里,德拉科也心安许多,他等候在了槲寄生树下。他低头看着自己黑色的靴子,因为这冷风开始埋怨哈利怎么这么慢。突然有人抱住了他的腰,他以为是哈利,有些欣喜又有些埋怨的回头叱道:“为什么这么晚?害我等……”他看清楚了是谁抱住了他,不是哈利那个傻瓜,而是汤姆·里德尔,被自己骗了的里德尔学长,德拉科吓得脸色苍白:“你……”里德尔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德拉科红艳的唇,笑了笑,说:“嘘――亲爱的,我想你是在等我?”

德拉科惊恐万状,一时间像是被扼住喉咙说不出一句话,恐惧如同附骨之蛆,使他失去行动力。里德尔看着他这副模样开心极了,又贴近他耳朵边说:“一对正在地下恋情的小情侣打算今天私定终身?我猜的对不对?嗯?亲爱的德拉科。”德拉科哑然,里德尔收紧了他搂着德拉科的手臂,然后他听见里德尔说:“ Stupefy .”(昏昏倒地)那声音像是情人间的窃窃私语,又像毒蛇的嘶鸣。德拉科瞪大了眼睛只能发出颤抖的乞求:“不……”他的意识归于黑暗。

里德尔抱紧德拉科软倒的身躯,金色的柔软短发落在他颈窝处,有些瘙痒,里德尔轻轻拍了拍德拉科单薄的脊背,像是哄不听话的孩子一样,然后把德拉科一直小心藏在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是用绿色的纸包着的,他毫不留情的撕开了它,里面是黑色的巧克力,里德尔取了一颗放在嘴里,真的是甜的过了头,他咬碎了巧克力,然后把剩下的那些连带着包装盒一并扔进了不远处的湖里,“咚”的一声之后便没了声响。里德尔抱着德拉科离开了这里。

就在他们离开没多久,哈利气喘吁吁的赶到了约定地点,他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昏昏沉沉的丧失精神没有力气,直到刚才才好些,他就立刻奔往这里,雪下的很大,掩埋了人们的踪迹,哈利怔怔看着槲寄生,为什么德拉科还没来?不知为何,总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他等了德拉科一天,他还是没等到他。

第二天,里德尔牵着德拉科的手出现在大众面前,他们如胶似漆,好像,正在热恋中的情侣,里德尔向大家公开他和德拉科正在恋爱的消息,德拉科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里德尔。哈利手中的书本掉在地上,而他只是看着人群中的里德尔和德拉科,好像失了魂。

里德尔紧紧握着德拉科的手,一边和身边的人交谈,在有人问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公开了?”时,他正好看见哈利失魂落魄的模样,然后笑了笑说:“昨天我和德拉科在槲寄生树下……”后面被隐去,但不妨碍众人的猜测,当即暧昧的看着二人,而德拉科却是浑然不觉,他的眼中,只有汤姆·里德尔,他真挚的爱人

热恋期的二人,昨天在汤姆·里德尔的卧室里,在暖色的灯光下,交换了一个吻,然后紧紧相拥。


难产三天,终于好了。最后是里德尔下了迷情剂,他本来不想这么快行动,但是他被嫉妒冲昏了头,哈利的失约也是里德尔作梗。


Die Friedenstaube

#HD 震惊,少爷为了面子同意了波特一夜七次(亲亲

当一次标题党吧,hhhh

#HD 震惊,少爷为了面子同意了波特一夜七次(亲亲

当一次标题党吧,hhhh

潮汐
顺便公开一下濒死之绿的封面ww...

顺便公开一下濒死之绿的封面ww和球形分裂是不一样的风格,也超级好看5555白色部分到时候会烫银(

以及有不少人问,就说明一下:《濒死之绿》里收录的基本上都是原著向文(具体文章见置顶),《Nessun Dorma》会和《魔鬼的果实》一起出,到时候应该还会再加一篇au,和梅梅一起合作出一本伏德au双人合志()

顺便公开一下濒死之绿的封面ww和球形分裂是不一样的风格,也超级好看5555白色部分到时候会烫银(

以及有不少人问,就说明一下:《濒死之绿》里收录的基本上都是原著向文(具体文章见置顶),《Nessun Dorma》会和《魔鬼的果实》一起出,到时候应该还会再加一篇au,和梅梅一起合作出一本伏德au双人合志()

余霜微寒

黄金鸟

*点梗 @云翊♪ :伏德(只点了cp,自作主张ghs了)

大致是七年级暑假,德拉科成年了嗯

灵感来源下面这句,不知道有没有大佬写过,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Summary:当鸟翼系上了黄金,就再也飞不远了

————

    “德拉科,你留一下。”食死徒散会时,伏地魔说道。听了几个小时的战略部署的德拉科正往门外走,闻言停下脚步,不知所措地看向父亲。

    “我的主人,德拉科他还小,没有执行任务的能力,不如……”卢修斯还没说完,就被施了锁舌咒。斯内普上前几步,正要跪下,伏地魔就不耐烦地...

*点梗 @云翊♪ :伏德(只点了cp,自作主张ghs了)

大致是七年级暑假,德拉科成年了嗯

灵感来源下面这句,不知道有没有大佬写过,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Summary:当鸟翼系上了黄金,就再也飞不远了

————

    “德拉科,你留一下。”食死徒散会时,伏地魔说道。听了几个小时的战略部署的德拉科正往门外走,闻言停下脚步,不知所措地看向父亲。

    “我的主人,德拉科他还小,没有执行任务的能力,不如……”卢修斯还没说完,就被施了锁舌咒。斯内普上前几步,正要跪下,伏地魔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深色的瞳中闪过一丝红光:“我不想说第二遍。”




不许给热度/评论的中转站翻车或打不开的话说一下(第一次操作,不太熟练)





    “我在饰品店里看到了这个。”伏地魔说着,从长袍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在德拉科面前打开。丝绒的软垫上,是一串金质的手链,缀着星星般的宝石。德拉科垂着眼帘,看着伏地魔为他戴上,心中不由一动。

    那家倒霉的饰品店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了吧,德拉科转了转手腕,欣赏手链的效果,漫不经心地想着。不过,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Fin.

(有人在看吗,,,)

呜茵呜茵

有没有姐妹给我盘点一下潮汐太太出过的本,真的好喜欢她写的文,现在收本还来得及吗⊙∀⊙!

有没有姐妹给我盘点一下潮汐太太出过的本,真的好喜欢她写的文,现在收本还来得及吗⊙∀⊙!


一个独特帅气又个性的名字

布雷斯说那本杂志不是他的

做梦梦见老伏(没鼻子的那个)和小龙看sq杂志时老伏点名要小龙穿情趣内衣给他看最后爽了一把。


链接见评论。


#伏德太冷了吃粮都得靠做梦 :(

#没睡醒困倦下的产物,看官不高兴请轻喷(泪)


做梦梦见老伏(没鼻子的那个)和小龙看sq杂志时老伏点名要小龙穿情趣内衣给他看最后爽了一把。


链接见评论。


#伏德太冷了吃粮都得靠做梦 :(

#没睡醒困倦下的产物,看官不高兴请轻喷(泪)


Die Friedenstaube
【哈德】Potter!你老婆跑...

【哈德】Potter!你老婆跑了!

【本来想画愚人节专栏,后来,算了,好忙】

【哈德】Potter!你老婆跑了!

【本来想画愚人节专栏,后来,算了,好忙】

长祗

盗老师的稿子,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煎包包 

还带着一群亲友骂我,说我是xzf,怎么,被揭穿恼羞成怒?

哈德圈才是xzf重叠吧,服了。

盗老师的稿子,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煎包包 

还带着一群亲友骂我,说我是xzf,怎么,被揭穿恼羞成怒?

哈德圈才是xzf重叠吧,服了。

潮汐

【伏德】魔鬼的果实30

*吸血鬼au长篇。维多利亚时代背景,吸血鬼!伏地魔x人类!德拉科(后期会变成吸血鬼)

*私设多,非常ooc,真正的预警在里面,谨慎观看

*简介:他终于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这一点,他回不去了。他被剥离了人类世界,再也回不去了。


30

德拉科无意识地抹着眼泪,但实在是太多了,滚烫的液体打湿了双手,让他感觉自己沉了下去,沉进了泥潭之中。他最后放弃了克制,毫无顾忌地痛哭起来。德拉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忽然有这么多眼泪,他汹涌的情绪积在蓄水池里,现在它们漫了出来,将他淹没了,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为这个可怜的人类?为那群丑陋的吸血鬼?还是为了悲哀的自己,他从一个人类堕落成吸血鬼,那么轻易,...

*吸血鬼au长篇。维多利亚时代背景,吸血鬼!伏地魔x人类!德拉科(后期会变成吸血鬼)

*私设多,非常ooc,真正的预警在里面,谨慎观看

*简介:他终于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这一点,他回不去了。他被剥离了人类世界,再也回不去了。


30

德拉科无意识地抹着眼泪,但实在是太多了,滚烫的液体打湿了双手,让他感觉自己沉了下去,沉进了泥潭之中。他最后放弃了克制,毫无顾忌地痛哭起来。德拉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忽然有这么多眼泪,他汹涌的情绪积在蓄水池里,现在它们漫了出来,将他淹没了,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为这个可怜的人类?为那群丑陋的吸血鬼?还是为了悲哀的自己,他从一个人类堕落成吸血鬼,那么轻易,那么愚蠢……

客厅里没有其他人,他剧烈的、颤抖的哭声填满了所有的缝隙。泪水打湿了德拉科的脖子、衣袖和大腿,磨红了他的双眼。不知过了多久,大门轻轻打开了,一个人无声无息地走进来。德拉科没有听见,他用力抹着眼睛,唏嘘着,被自己响亮的呼吸声吞噬了。一双宽大冰冷的手贴上他的后背,男孩浑身一颤,无意识地回过头,伏地魔正弯下腰看着他。他惊得一颤,差点坐到地上。

“爸爸……”

“怎么了?”男人低声问道,俯身将他横腰抱起来,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尸体,“你认识他?”

德拉科摇了摇头,将脸埋进他的胸口,眼泪还在不住地流,浸湿了他的前襟。伏地魔拍了拍德拉科的背,哄了几句,抱着他回到房间里。他没有开灯,搂着德拉科坐在床上,触吻着他泪湿的脖子。

“好了,别哭了,”他边吻边说道,“发生了什么事?”

德拉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睁也睁不开。他吸了吸鼻子,揪着男人的衣服,尽量镇定地说道:“他们杀人,爸爸。”

“他们是谁?”伏地魔抚摸着德拉科的后颈,问道。

“好几个吸血鬼……”

“他们长什么样?”

他的触摸非常舒服,德拉科的情绪略微平复了一些,努力回想着那些人的相貌。实际上他记得不是很清楚,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是件痛苦的事情,就像他再也不愿想起在地牢里看见的景象。但伏地魔的声音似乎有某种魔力,他耐心地安抚着他,引导他回忆他们的相貌,令他放下芥蒂。他细长的手指梳理着他柔顺的金发,德拉科深深地吸着气,他觉得好了一些,但又感觉这没有用——说实在的,他这是在向谁倾诉?

“……我知道了,”伏地魔慢慢地说道,“别担心……我会去处置他们。”

“你要怎么处置他们?”德拉科从他怀里抬起头来。

“你不用关心这个。”

“我要知道,爸爸。”

后续

余霜微寒

150fo点梗

如题,占tag致歉

cp:all德,哈德,伏德……

最好还是点梗,只点cp可能会写出奇怪的东西_(:з」∠)_

应该都会写(大三角修罗场啥啥的不太行,慎点,否则就开车,更可能沙雕),有概率ghs(莫名觉得伏德就应该emm)


————

以下是至今欠着的点梗(因为鸽子精还没弄出来,所以就不打艾特扰民了)


今天交可爱税了没:想看大三角修罗场!哈罗德 伏哈德均可(那就伏哈德咯,在想)

如题,占tag致歉

cp:all德,哈德,伏德……

最好还是点梗,只点cp可能会写出奇怪的东西_(:з」∠)_

应该都会写(大三角修罗场啥啥的不太行,慎点,否则就开车,更可能沙雕),有概率ghs(莫名觉得伏德就应该emm)


————

以下是至今欠着的点梗(因为鸽子精还没弄出来,所以就不打艾特扰民了)


今天交可爱税了没:想看大三角修罗场!哈罗德 伏哈德均可(那就伏哈德咯,在想)

煎包包
这个太太上色速度太快了呜呜呜...

这个太太上色速度太快了呜呜呜

今天也是被哈德绝美爱情甜哭的一天

别用作头像其他的都ok!

我不想撞情头...

这个太太上色速度太快了呜呜呜

今天也是被哈德绝美爱情甜哭的一天

别用作头像其他的都ok!

我不想撞情头...

煎包包
是情头的线稿! 可恶太快了我这...

是情头的线稿!

可恶太快了我这个情头还不想换呢(捂嘴哭泣)

我太爱长发德了呜呜呜

是情头的线稿!

可恶太快了我这个情头还不想换呢(捂嘴哭泣)

我太爱长发德了呜呜呜

鹤尽闲

占tag致歉!不是语c!

有课程和魁地奇的开设,逢年过节还有很多活动!平时也有很多活动!每年都有学院杯,群里的小巫师都很好。有这~么温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城堡,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特快即将发车。Everything will be ok. Let's come with us. ——HOGWARTS”


酷爱来

占tag致歉!不是语c!

有课程和魁地奇的开设,逢年过节还有很多活动!平时也有很多活动!每年都有学院杯,群里的小巫师都很好。有这~么温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城堡,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特快即将发车。Everything will be ok. Let's come with us. ——HOGWARTS”


酷爱来

神奇沙雕就是我

lofter不要再屏了


lofter我爱你


第三次了


我不想说话

lofter不要再屏了


lofter我爱你


第三次了


我不想说话

Die Friedenstaube

【哈德】双向暗恋

沙雕情侣的墙角行为

梗来自网络沙雕情侣。

艹,少爷好可爱!!我可以了呜呜呜呜

【哈德】双向暗恋

沙雕情侣的墙角行为

梗来自网络沙雕情侣。

艹,少爷好可爱!!我可以了呜呜呜呜

煎包包

【哈德】花吐症(是he版本

是he(文手良心认证)

是甜饼(文手良心认证)

甜饼开始了!张嘴吃糖!

指路花吐症be版本👉🏻花吐症be 


Summary:人世间经历过多少死亡和别离,两者的次数不分轩轾,然而无论面对死亡还是面对别离,人们都同样措手不及。

  

  1.

  等待死亡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就像现在一样吧。干哑肿痛的咽喉,堆积在身体里宣告死亡降临的黑色花瓣,整个人如同正在倒计时的沙漏,在血肉化作的花瓣中投入死神的怀抱。

  德拉科开始感到后悔。如果没有一直与那个死疤头针锋相对,没有任由那个救世主引起自己的注意,可能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一边独自咀嚼着无望的渴求,一边连与...

是he(文手良心认证)

是甜饼(文手良心认证)

甜饼开始了!张嘴吃糖!

指路花吐症be版本👉🏻花吐症be 




Summary:人世间经历过多少死亡和别离,两者的次数不分轩轾,然而无论面对死亡还是面对别离,人们都同样措手不及。

  

  1.

  等待死亡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就像现在一样吧。干哑肿痛的咽喉,堆积在身体里宣告死亡降临的黑色花瓣,整个人如同正在倒计时的沙漏,在血肉化作的花瓣中投入死神的怀抱。

  德拉科开始感到后悔。如果没有一直与那个死疤头针锋相对,没有任由那个救世主引起自己的注意,可能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一边独自咀嚼着无望的渴求,一边连与死亡抗争的机会都不再拥有,不停地咳出颜色不详的花瓣。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德拉科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是死亡接近的讯号,并且——似乎与救世主哈利波特有关。他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因为那该死的、可恨的懦弱。

  可是他却不得不面对。

  目光转而投向壁炉。翻倒巷。

  

  德拉科从壁炉中跌出,无力地瘫倒在地毯上。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被伤害的坚韧创痍的心灵和生的不归之路。

  ......还有强烈的幻觉与过敏反应。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融化成一片片腐烂的花瓣,无数人面带微笑将他碾压在鞋底,波特也是其中的一员。他和韦斯莱家的红毛女巫贴得很近,是他从未见到过的亲近——甜蜜地十指紧握、交颈亲吻,完全没有理会脚下灵魂的悲鸣。

  德拉科黏黏地溶进笼罩在霍格沃茨四周的白雾里,只看见绿玻璃窗里晃动着灯光,绿幽幽的,像是薄荷酒里的冰块。渐渐地冰块也化成了水——雾浓了,窗格子里的灯光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其他人的身影。

  他欣然迎接死亡。

  

  2.

  哈利从万事通小姐那里得到了一个新任务,前往马尔福庄园为圣芒戈带回旷工已久的治疗师德拉科·马尔福。

  为什么不是其他人去尝试......或许是因为哈利对这位马尔福家主抱有的微妙感情,在战后平静的氛围中开始逐渐被巫师界所察觉。

  自从和金妮分开,包括罗恩在内的所有人似乎都默认了这一点,以赫敏·格兰杰为首的女巫们更是热心地试图为二人创造结合的契机。

  可无奈德拉科看起来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甚至只是看到哈利都会瞬间变得烦躁不堪。

  在熟悉的眩晕感中站稳,哈利从铁门的外围正对上了另一侧投来的视线。

  这位马尔福在旷工的半个月中看起来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当然,也有可能是哈利没有发现——他正惬意地半躺在木椅上迎合着哈利的目光,抿下一口茶水。

  除了过分灰败的肤色和僵硬得如同尸体的动作,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幅完美的油画,记录了一位贵族巫师悠闲舒适的下午茶时光。

  “有什么事吗,尊贵的波特先生?”

  青年挥手让茶杯从原地消失,控制着身体站直与哈利平视。

  很好,该死的,马尔福没有任何开门邀请他突破铁门的障碍进入庄园的意思。

  “呃......就是,你知道的,你已经旷工半个多月了......嗯,赫敏让我来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你打算什么时候继续工作......”哈利尴尬地捏着下巴,专注地研究着德拉科脚下的奇怪植物——一堆花瓣,接近黑色的深紫,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一些不适。

  有些诡异,直觉告诉他,而且似乎与自己有关。

  但他没有来得及问出口。因为察觉到哈利视线的马尔福开始显而易见地变得惊慌,先前完美无瑕的高傲神情骤然龟裂——紧接着,整个人都消失不见。

  真是要命。

  哈利捡起被随从移形遗漏下来的几片花瓣,按捺住心底对它们愈发强烈的厌恶与不安。

  他必须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3.

  是禁林。

  永远生动的流水从古老的沟渠流入,它们在密林深处欢舞,散入宽阔的湖泊中,昼间泠泠有声,夜晚的声音更为清澈,这里的夜色广大而星光灿烂,习习拂着轻风。

  然而德拉科只感觉到头顶的星空都要沉下来,几乎淹没这荒诞绝望的一切。

  他席地坐下,任由月光铺洒在肩头,突然发觉自己也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人。骤雨白亮亮地笼罩着茂密的杉林,从海湾向他迅猛地横扫过来。在死亡的面前,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德拉科已经感觉不到花朵从喉口摩擦着挤出时带来的痛苦,好像被麻痹了神经,他只感受到即将解脱的释然——童年的乖戾,少年的高傲,青年的衰败,还有荒唐的错爱,在以往都如同冰锥将他戳刺得千疮百孔,可现在都变得无足轻重了。

  甚至曾经惧怕的死亡也开始显得和蔼可亲。

  我已经很累了。他想,我不应该再强迫自己承担活着的痛苦。

  

  4.

  “黑色曼陀罗——我敢肯定,这一定是一种恶毒的诅咒,”赫敏翻开一本厚重的图鉴,用魔杖在字里行间指指点点,“你看,致幻和过敏、预示死亡......”

  “我想,你的马尔福先生现在一定不太好......也许只有某种据说能够显形并瓦解诅咒的、不知名的蛇木可以帮到你们。”

  这就是哈利此刻站在伊法魔尼学校外围的原因。他需要找到伊索埋下魔杖的地方,摘下蛇木的几片叶子——是的,万事通小姐说的是“几片”,但这并不妨碍他把这棵功效神奇此刻却处境可怜的无名植物摘秃。

  哈利焦急地等待着赫敏的守护神通知他德拉科此刻身处的地点——然而,他本以为德拉科会在那一次冒失的失败拜访结束后回到马尔福庄园,而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禁林独自度过很可能倍受折磨的三天。

  没有时间思考太多。火焰瞬间将他吞噬。

  

  5.

  德拉科在连绵的梦境中认清了自己的处境。是他对救世主荒谬可笑的爱情让他变成了一个咳出花朵的怪物。注定得不到回应的感情会将他的内脏都腐蚀,转而化作死神收割生命的利器——起初是一片片花瓣,而后是完整的一朵,最后,就如同现在,花瓣上都粘连着鲜血和碎肉。

  但是,此刻,德拉科好像陷入了另一个梦境。他恍惚间看到哈利突兀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将一片形状奇怪的树叶强行喂进他的嘴里。很苦。哈利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嘴唇翕张着好像在发出什么声音。

  他好像在说......

  “只要亲吻,只需要一个吻就能结束这一切。”

  幻觉中哈利急切地衔住德拉科的双唇,被长期禁锢的感情此刻如同离笼之鸟,获得自由的欢愉同空虚与无措糅杂在一起。

  表面凹凸不平的味蕾向彼此宣告了自己的身份。然后是极小面积的摩擦,就像永远无法彻底填满的欲求。德拉科感到窒息......舌尖滑过舌面时摇动了味蕾,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随风飘摆的草叶,伴随着迷幻的音乐而律动......最后是舌尖与舌尖的对撞,像决斗,像旅人在浓稠雾色中的潜藏与寻找,像在进行一种更高级同时也更本能的游戏。

  即便染血的花朵仍在一刻不停地溢出,痛苦依旧如同潮水一般猛烈,德拉科也不愿从幻境中脱出。

  他既然已经甘愿被命运摆布,此刻就只求沉沦在虚假的快感里。

  

  6.

  没有用处。

  哈利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发生的一切。

  明明已经知道了德拉科只是需要他的亲吻——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可是这却只促使对方咳喘得更加撕心裂肺。

  “这不应该......”

  突然的分开使德拉科短暂地从沉溺中挣脱。他意识到方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是他梦寐以求的,但也是无用的。

  救世主试图用亲吻转移他的一半痛苦,却毫无意义。

  死亡的二分之一依然是死亡。

  “你大概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不再那样地畏惧死亡了。”德拉科的脸色比三天前还要苍白,灵魂的力量像是伴随着生命的流逝而消散。他似乎只剩下了一具冷硬的躯壳,机械而缓慢地回应着环境。

  事实上,德拉科在思忖。他从层层叠叠的草叶后面眺望着远处俯瞰海湾的悬崖。天空虽然还呈蔚蓝色,但亮丽的色彩已经随着光线的逐渐消逝而黯淡下来。像是某种奇妙的隐喻。

  “是的,我不知道,”哈利说,“这的确难以置信。但我不会让这种糟糕的设想变成现实。”

  “为什么不再尝试一下......我是说,明明你确实喜欢着我。只有我的亲吻可能终止你糟糕的处境......”

  “你以为我是怎么了呢,是睡美人需要王子的深情一吻?”德拉科转身回视着哈利的脸,细密的汗珠凝结在额头——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我不是。我只是一个能够感受到死亡接近的巫师。这不是什么特殊能力,这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无解的诅咒。而你可笑的亲吻并改变不了什么。你刚才已经验证过了。”

  

  7.

  过于完美的事物总会让人觉得如同空中楼阁般虚幻,只有残缺不全的存在才显得真实。德拉科的虚弱让他原本完美的外壳不可逆转的破开了一个缺口,越僵硬在此刻竟显得越真实。

  哈利开始变得无措。他已经不知道还能够做些什么,似乎任何举动都无法挽回德拉科的生命。他只能强硬地用嘴接过不断从恋人唇齿间咳出的花瓣,吞咽下对方痛苦的来源。

  如果已经不能同时拥有生命,那么他愿意共享一切痛苦甚至是死亡。

  他不在乎骤然袭来的强烈的幻觉和过敏反应,只想怀揣着为时已晚的坦诚与德拉科共赴另一个世界。

  ......好吧。再见。

  

  人世间经历过多少死亡和别离,两者的次数不分轩轾,然而无论面对死亡还是面对别离,人们都同样措手不及。

  波特与马尔福的身体被焚化成灰烬,亲密无间地混合在一起,盛放在描画着精致花纹的墨绿色盒子里,长眠于六尺地下,安享天国的平静。

  紫黑色的花瓣,带来的是以死亡为糖衣的爱情。




写在最后:(大璇别删(看我没删!!

写初稿的时候在听陌路逢君,对风格一点都不搭,写得乱七八糟的,感谢大璇愿意忍受我做作的文风陪我修改,虽然还是很差劲(不用谢我w

鞠个躬,感谢看完


^

溺爱小龙ETD论坛版主招募

如题,有意愿的朋友可以前往 etd-费尔奇办公室-论坛版主招募帖 下自荐回复。


etd网址:http://www.onlydm.org/


  • 哈德,德受皆可。

  • 考虑到时间和精力,个人不建议中学生朋友申请哦。


冲!大家一起把etd盘活!


[图片]
[图片]

如题,有意愿的朋友可以前往 etd-费尔奇办公室-论坛版主招募帖 下自荐回复。


etd网址:http://www.onlydm.org/


  • 哈德,德受皆可。

  • 考虑到时间和精力,个人不建议中学生朋友申请哦。


冲!大家一起把etd盘活!





lofterdyd

【伏德】Circle

第五章 对角巷相遇(中)

“上午好。”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两人循声望去,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正向他们走来。

原来这就是奥利凡德年轻时的样子吗?德拉科打量着他:他的头发没有花白,腰杆也没有弯得不成样子,那对颜色很浅的大眼睛倒是和后来一模一样,在这暗淡的店铺里像两轮闪亮的月亮。

“你们两位都要买魔杖吗?”奥利凡德站到他们面前。

“我不买,”德拉科有些尴尬,“我已经有了,是我父亲的旧魔杖。”可不能说是自己买的,听说奥利凡德对自己卖出的每一根魔杖都清清楚楚。

 “哦,可我没听说马尔福家又有了一个儿子啊?”奥利凡德看起来有些迷惑。

“我家来自德国,我父亲的魔杖是在格里戈维奇...

第五章 对角巷相遇(中)

“上午好。”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两人循声望去,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正向他们走来。

原来这就是奥利凡德年轻时的样子吗?德拉科打量着他:他的头发没有花白,腰杆也没有弯得不成样子,那对颜色很浅的大眼睛倒是和后来一模一样,在这暗淡的店铺里像两轮闪亮的月亮。

“你们两位都要买魔杖吗?”奥利凡德站到他们面前。

“我不买,”德拉科有些尴尬,“我已经有了,是我父亲的旧魔杖。”可不能说是自己买的,听说奥利凡德对自己卖出的每一根魔杖都清清楚楚。

 “哦,可我没听说马尔福家又有了一个儿子啊?”奥利凡德看起来有些迷惑。

“我家来自德国,我父亲的魔杖是在格里戈维奇那里买的。”德拉科连忙岔开话题,他看到汤姆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请帮他选一根吧!”

“唔,这位……”

“Riddle,先生。”

“好的,Riddle先生,您是混血巫师吧,这个姓没听过呢。”奥利凡德一边絮絮叨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银色卷尺,“您用哪只手使魔杖?”

“右手。”汤姆越来越烦躁了。

和德拉科当年买魔杖一样,奥利凡德一边给汤姆量着尺寸,一边向他介绍自家魔杖的特色。

眼见着小黑魔王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黑了,德拉科心底反而涌上一丝窃喜。

奥利凡德给他量完以后,在货架间穿梭着,搬下好多魔杖盒。

“那么,Riddle先生,试试这根,黑檀木和龙的心腱作的,十一英寸长,很有弹性。”

汤姆接过,随手一挥,什么也没有发生。奥利凡德立刻将魔杖从他手中夺了过去。汤姆的眉头一皱。

“再试试这个,柳木的,凤凰羽毛,九英寸,很柔韧……”

“这个,山毛榉木和独角兽毛,十又四分之一英寸……”

汤姆试了一根又一根,试过的魔杖堆得老高,但还是找不到适合他的魔杖。

奥利凡德眼里露出了精光:“一位挑剔的顾客!不要紧,我这里总能找到最完美的魔杖。看看这根,桃花心木,龙的神经……”

德拉科看着忙碌的奥利凡德和面如黑炭的汤姆,很是无奈:当年黑魔王选魔杖真的那么麻烦吗?他假意咳嗽了一声:“咳咳,不如试试紫衫木和凤凰羽毛的组合?”

两人的视线都看向他。奥利凡德瞪大了那双浅色的眼睛:“哦,不错的建议!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他转身从货架的最高处拿下来一个盒子,汤姆刚接过这根魔杖,魔杖顶端就射出了红色的火星,带出一股强劲的气流,将他试过的那些魔杖都掀飞了。

“霸道的魔杖,好极了,哦,真的太好了……”奥利凡德大喊起来,脸上是愉悦的笑容,好像现在一片狼藉的地方不是他的店一样。

他将魔杖装到盒子里,用牛皮纸包好,递给汤姆,注视着这个英俊的黑发男孩,嘴里还在不停念叨:“紫衫木,凤凰羽毛,十三英寸半长……魔杖选择巫师……您一定会成就一番大事业的,Riddle先生……”

汤姆没听完他的话,给了他七个加隆,带着德拉科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太烦人了。”德拉科还没想好说什么,汤姆就开了腔,语气里夹杂着强烈的怒气和不满。

“呃……是的,你说得没错。”德拉科连连附和。

“但我以为你的魔杖是在他那里买的?毕竟你对他的评价很高。”德拉科有些慌,汤姆话锋一转,“所以你是德国人?”

德拉科仔细思考着现状:就这几次看来,自己每次来到新的时空,都会遇到黑魔王,如果还有下次,他肯定能知道我,马尔福,是英国人,那还不如直接坦白。若是没有下次,也没什么损失。

他在极快的时间内作出决定,对上汤姆深邃的黑色眼眸:“不是,我是英国人,我这么说只是为了少和他说几句话。至于这根魔杖,当然是旧的,不满11岁是不能买属于自己的魔杖的。我父母他们不打算给我买一根新的。你之前看到过它的,不是吗?”德拉科竭力做出一副诚恳的表情。

汤姆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很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有道理。那陪我去买长袍,坩埚和书吧。”

德拉科垮着脸,认命地跟上了汤姆。

有妄想症的鸽子精

[收本]

占tag致歉

[长期收本]收all德or哈德or伏德本

Obsession

溺爱

After noon

出坑or回血or清捆的看看孩子吧

接受多次叠邮造成的价格小high

有意的私我

谢谢!
[图片]

[图片]

占tag致歉

[长期收本]收all德or哈德or伏德本

Obsession

溺爱

After noon

出坑or回血or清捆的看看孩子吧

接受多次叠邮造成的价格小high

有意的私我

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