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战

366.9万浏览    16942参与
杨梅冰兑伏特加

 对那个时代的情感热烈又复杂,目前仅有的片花也脑补不全完整的人物性格,距离开播还有不到一小时,期待又隐隐紧张,想给肖春生写很多很多故事🧚🏻‍♂️

 对那个时代的情感热烈又复杂,目前仅有的片花也脑补不全完整的人物性格,距离开播还有不到一小时,期待又隐隐紧张,想给肖春生写很多很多故事🧚🏻‍♂️

summer夏末

【冲战】我拆了自己的CP(十三)

“来来来,陪我拜一拜我娘!”

疾冲领着肖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一蹦一跳地来到了一个内室,与山寨祠堂不同,墙上并没有挂什么兽皮刀剑,而是朴素地用檀木雕了一对排位,一个上面写着吾妻殷修筠之灵位,另一个还是空的。

肖战落后疾冲一步,看他兴冲冲地从自己腰侧的百宝囊中掏出了一筒线香,拿了一个火盆点燃了六只,自己端端正正地跪在了牌位下方的蒲团上,回身分给肖战一半,拉着肖战的袖子,示意他也一起拜一拜。


肖战捻着手中的三根香,前朝的制香工艺没有现代成熟,点燃之后有淡淡的焦味,烟熏得肖战几欲落泪。他透过一层水雾看向端正的不同往日的疾冲,鬼迷心窍一般也跪在了他的身边,跟他一同郑重地像那位奇女子拜了三拜。...

“来来来,陪我拜一拜我娘!”

疾冲领着肖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一蹦一跳地来到了一个内室,与山寨祠堂不同,墙上并没有挂什么兽皮刀剑,而是朴素地用檀木雕了一对排位,一个上面写着吾妻殷修筠之灵位,另一个还是空的。

肖战落后疾冲一步,看他兴冲冲地从自己腰侧的百宝囊中掏出了一筒线香,拿了一个火盆点燃了六只,自己端端正正地跪在了牌位下方的蒲团上,回身分给肖战一半,拉着肖战的袖子,示意他也一起拜一拜。


肖战捻着手中的三根香,前朝的制香工艺没有现代成熟,点燃之后有淡淡的焦味,烟熏得肖战几欲落泪。他透过一层水雾看向端正的不同往日的疾冲,鬼迷心窍一般也跪在了他的身边,跟他一同郑重地像那位奇女子拜了三拜。

疾冲在心里默默跟娘亲介绍,肖战是上天送给他的一个奇遇,虽然是男子,但与之前遇到的所有女子都不同,儿子心底认定了他是要陪自己一辈子的人。今天先带过来给娘亲见一见,一起拜你三次,就当作是拜天、拜地、拜娘亲。等回到溍国,如果父亲还没有打断他的腿,就也勉强拜一拜他。

想到自己浪迹江湖三五载,突然另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男人回家,溍王那个古板的小老头肯定气的吹胡子瞪眼,万一抽过去了让自己守孝三年可怎么办。

想着老父亲晕倒在地的糗样,疾冲忍不住笑出了声,被肖战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

“干嘛呢,严肃点。”

肖战还在感慨果然疾冲是孝子,平日里唠唠叨叨的一个人在母亲面前也乖巧的像一个好孩子一样,一转头就看见他憋笑憋得肩膀都在颤抖。

真是白感动了......


“今晚就在此落脚吧,偷偷告诉你一句,这个山寨我小时候来过,还有一个我自己的院子,看!”

疾冲指着一处气派的院落,自豪地向肖战介绍自己的领地。月光下,疏朗的星子照亮了四合院的牌匾,上书四个大字:

“二大王府”

“噗哈哈哈哈,”肖战这回真是笑出了眼泪,牌匾上的字歪歪斜斜,一看就是出自幼年疾冲之手,偏偏拓印的极为细致,处处都用的好料,想必是母亲看待自家宝贝的大作觉得哪儿哪儿都好。

“笑啥呀,我妈那屋叫大王府,民风就这样,越通俗越唬人你懂不懂。”

疾冲嘴上数落着肖战,手里捡了个鸡毛掸子扫来扫去,实际上脸都红到了耳朵根了。

肖战笑着摇了摇头,也在门边拿起一把扫帚,帮难得羞涩的小世子打扫起了房间。


“唉,你这房间好是好,就是太大了一点,我扫地扫的腰都疼了。”肖战赶了一天的路,平时又没什么锻炼的机会,打扫完这间屋子出了一身的汗。

疾冲忍不住调戏他:“怎么样肖公子,不想跟我睡一张床的话,隔壁还有一间客房,您可以再去整理一下。”

肖战看着疾冲贱兮兮的表情,拎起手边的抹布就往疾冲脸上扔去。

“我去你大爷......烧水,睡了!”


疾冲当然不会让抹布破坏了自己精心抓好的湿发刘海,头一偏,帅气地用手接住了抹布,接着用抹布盖住了右手,变戏法似的掀开抹布后,手上端出了一壶酒。

“怎么样?二十年的男儿红,我出生那年埋起来的,要不要尝尝?”

“......男儿红什么鬼啊笨蛋......”肖战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却也是很好奇这种古法陈酿到底是什么味道,毕竟影视剧片场的酒都是凉开水,自己也没真的喝过什么酒酿。

疾冲哈哈一笑,豪迈地仰头一口气灌了半壶,用袖子简单摸了摸下巴上的酒渍,就把酒坛递给了肖战。

肖战想着自己也是扮演过嚣张大侠的人,喝酒架势可不能输,也学着疾冲的样子,仰头喝了一大口。

谁知陈年老酒劲头十足,一股火辣辣的痛觉从舌头烧到了胃里,肖战呛了好大一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扶着桌子,酒坛都差点拿不住。


疾冲探身过来帮肖战顺气,两个人突然拉近到一个暧昧的距离,肖战只是腹诽这个疾冲平日消遣自己惯了,看自己出糗居然一声不吭,殊不知自己呛咳的满眼泪花,面色绯红,在对方眼里也是诱人的很。

肖战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就着月色和煤灯,突然发现自己被一个高大的黑影笼罩住了。疾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前,用双臂把自己笼在了他和座椅之间,一点逃走的缝隙都没有。

肖战心没来由地停跳了一拍,觉得场景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起来。

“疾冲,你要干什么?”

“我不要干什么,我想......要你。”


肖战的惊呼被疾冲带有烈酒气味的吻堵在了嘴里,疾冲像一个小狼崽一样,用尽了所有力气吻住肖战,攫取他嘴里的甜蜜气息。

肖战本来就不太清醒的脑子因为缺氧更加昏昏沉沉,想推走疾冲,手却麻麻的,没有什么力气。

一片电视机雪花一般的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原来自己演强吻戏码的时候,还不够用力......”






null

—————————————————————————————

写在后面

首先向读者赔罪,作为失踪人口灰溜溜的回归真是感觉很内疚

不过失踪的时间里我又达成了一项人生大成就,哈哈

脱坑是不可能脱坑的,不过之前也的确是一直没什么时间来搞业余爱好

最近差不多可以啦


这篇断了好久,可能有些不接戏

不过我还是会好好写完的,笔芯,鞠躬!



^O^
优雅俊美又有一丝痞雅的文艺气息

优雅俊美又有一丝痞雅的文艺气息

优雅俊美又有一丝痞雅的文艺气息

^O^

雅痞风格!我最爱肖战这个风格了!🤤 

雅痞风格!我最爱肖战这个风格了!🤤 

肖福毛儿

【愿者上钩】1

黑白通吃 强势腹黑霸道总裁野×钓系腹黑纯欲绝美家有皇位少爷禁

开一篇钓系诱惑类野禁文,禁和野之间极限拉扯,纯欲满满拼智商互相勾引的梗,这里的禁要努力诱惑掰弯对男人不感兴趣的野,野要一点点查清禁的背景,又不动声色看禁各种表演。啊~带入战战脸,好美的画面[舔屏][awsl][awsl]我激动的颅内高潮了。

  

   京都顾家是随便跺跺脚整个华国黑白两道都要抖三抖的存在,老顾家主养病退居后,一直是顾大少在主持这偌大的家业。

  

        今晚的顾氏祖宅有些草木皆兵,只因竟然有人在...

黑白通吃 强势腹黑霸道总裁野×钓系腹黑纯欲绝美家有皇位少爷禁

开一篇钓系诱惑类野禁文,禁和野之间极限拉扯,纯欲满满拼智商互相勾引的梗,这里的禁要努力诱惑掰弯对男人不感兴趣的野,野要一点点查清禁的背景,又不动声色看禁各种表演。啊~带入战战脸,好美的画面[舔屏][awsl][awsl]我激动的颅内高潮了。

  

   京都顾家是随便跺跺脚整个华国黑白两道都要抖三抖的存在,老顾家主养病退居后,一直是顾大少在主持这偌大的家业。

  

        今晚的顾氏祖宅有些草木皆兵,只因竟然有人在戒备森严的祖宅里偷走了大少爷要送给未婚妻的画,一副价值3亿的画。

  

        无人敢在主宅弄出丝毫动静,所有人静静地站在院外,等待屋里人最后的决策。

  

  “顾青,人找到没?”

  

  被叫顾青的俊美青年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镜框,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老板,找是找到了,但对方似乎有些本事,顾城真是太没用了,竟然都没能捉住他的小尾巴,只能圈定一片区域把人困住,让我去把这个小贼捉回来吧。”

  

  顾一野靠在沙发背上,没有忽略顾青眼里的跃跃欲试,他知道顾青这是动手的瘾又犯了。

  

  手指在交叠的腿上一下下点着,顾一野身上冰冷的气息几乎凝为实质。

  

  顾城是顾氏安保的副队长,曾是华国王牌特种部队的教官,这样的人捉一个小毛贼整整一个晚上了还只是圈定了范围,这让顾一野格外的不满。

  

  “不用了,我亲自去。”


  我倒要看看,这小毛贼到底是很能打,还是很能逃。






Bachelor

求一个校园au的碧欢/谷战/光战文

  大约是两年多前看过的,现在怎么都找不到了。大学校园设定,好像还是abo,最开始肖战和彭楚粤是情侣,谷嘉诚和彭楚粤是室友,碧欢还没正式确认关系的时候,谷听说一会儿有个小o找彭楚粤出去,就怂恿他快去啊什么的,后来知道那个小o是肖战还很后悔。有碧欢在寝室do的情节。还有和王一博当短暂py的情节好像。结局貌似是和彭楚粤和平分手了和夏之光和谷嘉诚两个人在一起了。

  大约是两年多前看过的,现在怎么都找不到了。大学校园设定,好像还是abo,最开始肖战和彭楚粤是情侣,谷嘉诚和彭楚粤是室友,碧欢还没正式确认关系的时候,谷听说一会儿有个小o找彭楚粤出去,就怂恿他快去啊什么的,后来知道那个小o是肖战还很后悔。有碧欢在寝室do的情节。还有和王一博当短暂py的情节好像。结局貌似是和彭楚粤和平分手了和夏之光和谷嘉诚两个人在一起了。

FINISH_NGT

【All战】流沙(一)

肖春生与顾魏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这是肖春生第三次见到顾魏。

札幌日航酒店35层的Tancho Sky Restaurant,景观极佳,晴天的时候能看到整座城市的天际线。晚上也能看见整座城市璀璨的灯光。

十二月的北海道,正是旅游的旺季,雪下得将将好,就像电影里的画面。

顾魏坐在窗边的一张餐桌旁,背对着肖春生,他手里捧着一个马克杯,许久都没有喝一口。

他略带憔悴的脸印在玻璃上,目光无神的盯着窗外。


按照肖总本周的行程表,此时他应该在留寿都的度假酒店招待他的合作伙伴们。

肖总这两年生意有了起色,在外人看来他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

肖春生与顾魏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这是肖春生第三次见到顾魏。

札幌日航酒店35层的Tancho Sky Restaurant,景观极佳,晴天的时候能看到整座城市的天际线。晚上也能看见整座城市璀璨的灯光。

十二月的北海道,正是旅游的旺季,雪下得将将好,就像电影里的画面。

顾魏坐在窗边的一张餐桌旁,背对着肖春生,他手里捧着一个马克杯,许久都没有喝一口。

他略带憔悴的脸印在玻璃上,目光无神的盯着窗外。


按照肖总本周的行程表,此时他应该在留寿都的度假酒店招待他的合作伙伴们。

肖总这两年生意有了起色,在外人看来他把公司做得风生水起的,其实他从没有背景没有人脉的境地一步步走过来,每一步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其中的艰难鲜少有人知道。大家谈论得更多的是他如何有手腕和生逢盛世的机遇。

昨天夜里他让司机开了几小时的车到札幌来,下了一夜的雪被铲到了马路两侧,山间有一些地方还在飘雪,辆车交汇的时候,对面的来车还会把地上的薄雪带起来,飞洒到他们的前车窗上,在车灯的照耀下就像一层白纱扑来。司机不敢让雨刮器停下来,车速也不敢开得太快。

助理坐在副驾驶上,努力让自己分散注意力。

“肖总,明天下午的推介会要不要改时间?”

肖春生在后座沉默了一下,道:“不用。”

“那……”

“就按照原计划来,我明天赶回去。”

助理跟着肖春生挺久了,从来没见过他会把什么事插在工作之前。

当他们在35层见到顾魏时,助理大概懂了一些。


肖春生第一次见到顾魏,是在医院的走廊里。昔日的肖总还只是一个跑销售的业务员,他提着一个黑棕色的公事包,每天要跑几家医院,常常在各科的主任那儿碰一鼻子灰。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手里的那个包也滚了一圈的灰,是个灰黑色的皮包。

这次在华清一位老医生一抬手把他的包挥出了诊室。包在走廊里滚了两圈,里面的资料和名片撒了一地。那位老医生说:“除非你生了病,挂我的号。其他乌七八糟的事,免谈。”

他响亮的声音从诊室里传出来,像一下下打在肖春生的脸上。

肖春生盯着地上的狼藉,背上背着一道道犀利的视线,病人和家属都在走廊中等着看这一场好戏如何收场……

“大家别挤在这里哈!”

从人群后面走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小医生,他声音温柔,口罩压在高挺的鼻梁上,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后面是一双好看的大眼睛。

他刚蹲下身把肖春生的东西拾了起来。

诊室里面便传来了老医生声音,他余怒未消,喊道:“顾魏,你别管闲事。这种医药代表,你们以后见着了都给我绕路走。”

顾魏把包上的灰掸了掸递给肖春生,请他赶紧离开,便转身进了诊室。

“老师您别生气……”顾魏安抚着老医生的声音从诊室中传出来……


顾魏下班走出医院时,听到后面有人在喊他。顾魏一站定,刚转身,就有一张名片递到了他的面前。

“顾医生!”

是肖春生。

顾魏下班摘了眼镜,只看到名片上“肖春生”的大名,所在的公司和职位那些小字一个都看不清。

“顾医生,刚刚谢谢你。咱先交个朋友。我是……”

没等肖春生自报家门,顾医生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微笑,道:“肖先生,我只是个实习医生。”

肖春生收起名片,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产品画册。

“要不您先看看我们的产品介绍,这个这个器材对病人好,能减少病人痛苦……”他问顾魏,“你们医生也不用?”

顾魏刚来医院实习没几天,有时连几个科室的方位在哪儿都搞不清,这些业务员的套路他更是一个都没见过。

“肖先生,我只是个实习医生,您公关我真的没有用。”

顾魏还是这句话。

他对肖春生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侧身离开。

前后几分钟的时间,却被同期的实习生看见了。

^O^

我是命中注定要喜欢上肖战的 

我是命中注定要喜欢上肖战的 

肖福毛儿

《弗拉明戈》上

  想要发一些肖战疯。这篇主讲米兰肖战被黑道大佬爆炒后失忆,又自己通过蛛丝马迹,抽丝剥茧把自己送到大佬面前。再次被欺负。

  有暗线设定,他们早就有交集。

  …………………………

[图片]


  想要发一些肖战疯。这篇主讲米兰肖战被黑道大佬爆炒后失忆,又自己通过蛛丝马迹,抽丝剥茧把自己送到大佬面前。再次被欺负。

  有暗线设定,他们早就有交集。

  …………………………


谁都没我平静

【角色x肖战】寻人启事(上)

*一位神秘赏金猎人接受采访:当权者一做梦,底下人跑断腿啊。

*角色大赏


非情爱向,非说感情的话只能是宿命了。    

—————————————————————  

01

  

  明月高悬,此时已是夜半,芳龄水坞连带水面上绵绵延延的船只却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喧闹不止。

  伶人乐妓和行商走贩不计其数,达官贵人、江湖行客、关外夷人在这也是比比皆是,这里是销金窟,也是中州上的“三不管”。

  

  在这里,只要有钱,足够的钱,你几乎能得到一切你想得到的。

  不管你是想要一个糖人,还是一颗千年的妖心,甚至当朝摄政王的一缕青丝,只要你付得起价格,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

*一位神秘赏金猎人接受采访:当权者一做梦,底下人跑断腿啊。

*角色大赏


非情爱向,非说感情的话只能是宿命了。    

—————————————————————  

01

  

  明月高悬,此时已是夜半,芳龄水坞连带水面上绵绵延延的船只却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喧闹不止。

  伶人乐妓和行商走贩不计其数,达官贵人、江湖行客、关外夷人在这也是比比皆是,这里是销金窟,也是中州上的“三不管”。

  

  在这里,只要有钱,足够的钱,你几乎能得到一切你想得到的。

  不管你是想要一个糖人,还是一颗千年的妖心,甚至当朝摄政王的一缕青丝,只要你付得起价格,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北堂皇室下达的宵禁在这儿似乎如一通废令,各个势力的触手交错盘踞在这里,同时也被不知名的力量震慑着,数百年间安然无事。

  

  孙冉此时就在一条红绸包裹的四层楼船之上,他衣着上看不过是个布衣书生,眉目间也满是愁容,没大钱也没大闲,怎么看也不像是来寻欢作乐的,神色还紧张不已,直引来楼上花娘们频频侧目。

“没钱……”“哪来的小子……”“误入吧……”


  孙冉吞了口唾沫,强压着自己镇定下来。

  他不算是误入,可的确是出不去了,这可真是说来话长。


  他本是个落第返乡的书生,几个时辰前他与一赏金猎人共同躲在观音庙避雨,一晚上听他讲了好些奇闻异事,其中就包括芳龄水榭。

酒过三巡,他不过一时好奇,便央求那猎人带他见见世面,没成想那人竟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带你去可以,”那人笑道,“就是你要答应我,看完了立刻回家去。”


  他本来就要家去,因此答应得很是爽快快:“行!”

  赏金猎人挑挑眉,把一道黄符折成三角,塞在他后领。

  “就等你这句应了,”猎人咧嘴露出八颗大白牙,“小子,吃一堑长一智,下次记得,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答应,答应了就要做到。”


  孙冉几乎是瞬间觉察出不对,伸手就去够那道符:“要、要不就不去了吧,听起来是个是非之地……”

  那赏金猎人捏住了他的脖颈,森森地笑起来:“哦,这可由不得你,我们等你可等了太久了。”


  下一刻他被一股大力猛的推向前。


  他眼前一黑,再爬起来,已经在一座无比繁华的码头上,锦江与赤水在此处交汇,脚下的石条和鹅卵石都打磨的整洁光滑,可见人来人往数不胜数。

  背后可听得人声嘈杂,面前一条扒湾小船,船夫正不耐烦的敲船头:“快些快些!不上船还等什么!”

  不远处,湖面上辉煌如白日,恍若一座水城。

  

  孙冉转身就想逃,却被身后一只手牢牢摁住,那人冷哼一声,一把推他上船:“卯时不过,只进不出,现在回去谁知道外面是不是人间,你犯什么蠢。”

  孙冉只来得及回头看一眼,高耸的楼牌矗立在月色之下,只写了“芳龄”两个篆字。

原来,跨过楼牌,就已经算在此中。

  

02


  船家点数了九人,毫不客气地撑船离岸。


  孙冉苦着脸缩在一旁,这才仔细看清楚刚刚推他上船的人,正是一位面色冷峻的白衣公子,看衣着非富即贵,左右侍从正仔细的在他身下垫好坐垫,这做派一看就非常符合这销金窟的气质。

  孙冉又看看船上其他人的打扮,除去富贵,还有异服的男人,赤脚的姑娘,他心里只觉得分外妖异,实在非人。不敢再看,只好悄悄凑向船上看起来最正常的人,颤声问:“敢问…公子,贵姓。”


  白衣公子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扭开头。

  孙冉大窘,左侧的侍从倒是和善开口:“公子不会是误入此地吧,这种地方哪有问来历的呢?”

  孙冉连连点头:“我是误入!阁下可知道如何离开?”

  左侍从:“明日卯时一过,自然能离开,公子不妨好好逛逛,这里也不是什么危险之地。”

说罢,再不发一言。


  孙冉只得老老实实盯着船头,心说睡一觉也就罢了。他又回想起那糟心的赏金猎人,迫于那人神通,他只小声骂了一句就不敢再多想,这时他才想起,自己后衣领还被塞了个小东西呢。


  他手忙脚乱地从衣领后边掏出黄纸,引来身边人重重一瞥。

  还未来得及细看,船头咚的一声靠在一片连绵的水浮接引板上,孙冉此时似乎见白衣公子朝他一倾身,只是众人纷纷起身,孙冉也赶紧跟上,一下子消失在人潮里。

  

  周围全是大大小小连绵不断的船只,中间户通绳索木梯,张灯结彩,遍地摊市,一下船,插足都难。

  耳边的吆喝声几乎要震聋,他一边半掩酸软的耳朵,一边留心脚下,省得踩到别人的摊儿,这并非出于善心,实在是怕别人碰瓷。至于此地买卖,他更是不敢多问,只随便搭眼一瞧,一个招牌上挂着一大大一个珠字,下边摆着金珠银珠猫眼石,龙眼大的珍珠,旁边还挨着两对鲜活的眼珠。

  他还听见卖珠子的夫妇在那嘟囔,妇人道:“马上罗刹女又要过来当骨突子,他们生意好做,只要颜色漂亮的眼珠子。上次说蓝色带腻了,这次要紫色的,你给人家带了没有?”

  那丈夫诺诺地回:“带了带了,紫色难凑,我问了好些家,人家才愿意挖给我呢,要了咱家好些银钱。”

  那妇人立刻柳眉倒竖:“什么好东西?鬼气里养一养便长出来了,偏欺负你这蠢货!”


  虽然听的是又悚然又心痒,但孙冉完全不敢搭话——骨突子,他可不知道什么是骨突子!可别是什么吃剩的骨头吧!

  他忍不住摸了摸手腕上凸起的小骨节。


  “骨突子是罗刹国的叫法,就是巨大的珍珠而已。”背后一声音传来,正是船上那个侍从。


  不是真骨头就好!

  孙冉大松一口气,立马回头作揖:“谢谢谢谢,这位壮士解惑……”


  “壮士”噗呲笑出声。


  孙冉迷茫抬头,正对上壮士眼睛。

  嗬,刚刚在船上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如今一看,大户人家的豪奴果真不同,容貌生的如此贵气逼人,却还只是一个护卫?

  孙冉连忙看向跟他并排的另一个护卫,一个这样出色,另一个………怎,怎的生得僵着一张脸,死气沉沉,眼珠都不转啊!

  孙冉不敢多看,他侧开目光看向背后,果真看见船上那位白衣公子,在通明灯火的照射下,并没有给他增添一份暖色,反而更显得冷若冰霜,格格不入。好在这地界格格不入的人太多,并没有这么扎眼。

  此时这位白衣公子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发言。

  孙冉感觉背后似乎有蚂蚁在咬,心说刚刚不是还不愿理我?但他也只好开口:“公子……是来做买卖的?”


  那俊美侍从笑了,慢条斯理道:“我们公子家门世代公卿,贵不可言,再是需要什么物件,又哪里用得着亲自来到这个乱地方。自然是来见这座水坞的主人的。”

  孙冉分明见白衣公子翻了个白眼。


  注意到他目光,白衣公子视线也移向他。

  “我与君一见如故,”那白衣公子声音跟性子一样冷,“可结伴同行。”


  通知我吧,这其实是直接通知我吧!

  在船上还对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怎么突然就一见如故了,孙冉吃一堑长一智,警铃大作,对于这种行为古怪的人只想敬而远之,他立刻就要告辞:“小生还有事,先告辞了。”


  说完闪身就溜。溜着还不忘回头偷看。


  不知为何,身后三人还真的没有追来,尤其那个白衣公子,面色虽然难看,但是依旧没有什么动作。

  孙冉心下松了一口气,眼前正好有一扇门,他一个闪身躲了进去。

  

03

  

  白衣公子主仆三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那位俊美的侍从眯着眼看着“主人”:“我说云公子,你当年骗你夫人那长袖善舞的本事呢?刚刚演的还能再假一点吗?”


  言冰云听到当年的化名也面色不动,他是真的觉得如此行事效率太低:“王爷,黄符在他身上。找到了人,直接把人绑了在同意书上签字画押即可,实在没必要反复骗他答应各种条件。听大神官意思,这人不过是一个锚而已。”


  王爷摇头:“言灵咒的掌握谁都比不过魏婴和时影,此事半点偏差不得,我非要他同意我能跟他一起“走”不可。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是我也解释不清。”


  言冰云沉默不语。

  九嶷山大神官时影,自少时就不见生人,拜为黄道国国师后终日在帝王谷修行。

  人人都说他言冰云冷若冰霜人如其名,可他只是懒得搭理蠢货罢了,若真有人可谓之冰雪,那也是那位透玉一样的大神官,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明白,到底什么事能让时影陪着魏婴那个鬼东西一起疯,甚至以预言为借口,支使监察院跟魏无羡合作,控制一个中了言灵咒的书生。

  如此谨慎,他们到底想用言灵咒达成什么苛刻的事情?

  

  他又默默看了眼在半路碰上的王爷——那个混账赏金猎人居然真的一吃两家,接了魏婴时影的单,转头就把消息又卖给摄政王府!


  王爷见言冰云面色不虞,习惯性的向前一步站在尊位,低声道:“不懂说明你没做梦,没做梦是好事。何必沾染麻烦。”

  不梦见他,也不会借走一条魂魄。


  言冰云:“……。”

  忘了这位殿下也是预言(神棍)的好手。


  言冰云木着脸:“殿下,反正您也没有好好假扮臣侍从的自觉,何不恢复本身衣冠?臣看前面的青楼就很好,臣定为殿下提袍更衣。”


  王爷面对阴阳怪气的言冰云也不生气,反而当街扯下发巾,顿时露出玉冠,又脱去外袍丢在地上,里面竟然还穿着一袭轻薄的紫棠箭袖,最后竟然又从后腰摸出一把洒金折扇来。

  言冰云:“……呵呵,殿下早有准备。”


  北堂皇室的摄政王殿下叹了口气:“我有什么办法,明知道我也做了梦,国师却不许我出京。魏公子就更没良心了,本王与他相交数年,为了这事儿去信数次,最后就得了“别来”两个字,我又怎么好大张旗鼓的来,岂不是不给这二位面子?”


  言冰云盯着他那标志性的紫衣折扇:“那您是又改主意了?”

  北堂墨染:“面子给一点就算了,不能给太多。”


  这位尊贵的摄政王望着孙冉逃跑的方向,并没有死缠烂打的想法:“人已经到了魏无羡的地盘,还能跑?我直接去找魏无羡不就得了。你身边那个不说话的哑巴就是他点化的纸人吧?请它带路吧。” 

  

  

  

  

——————————————————————


  想他了,也想看剧,我自割腿肉吃吃😢

  

  

新晋居民_7659309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江尹皱眉...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江尹皱眉,低头直视莫玄羽。

莫玄羽一时受了惊,眼睛眨了眨。

他转念一想,这人又没他生得好看多少,他在这人面前那么卑微做什么。而且,他要做什么,又何需经过这个人同意?

莫玄羽微微地撇嘴,大而明亮的瑞凤眼滴溜一转,清纯至极,娇俏至极。

这情态叫旁人看了,只觉得他定是又起了什么鬼灵心思。

只见莫玄羽双唇微启,抬眼道:“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来找月哥哥的!”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江尹皱眉,低头直视莫玄羽。

莫玄羽一时受了惊,眼睛眨了眨。

他转念一想,这人又没他生得好看多少,他在这人面前那么卑微做什么。而且,他要做什么,又何需经过这个人同意?

莫玄羽微微地撇嘴,大而明亮的瑞凤眼滴溜一转,清纯至极,娇俏至极。

这情态叫旁人看了,只觉得他定是又起了什么鬼灵心思。

只见莫玄羽双唇微启,抬眼道:“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只是来找月哥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