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昀昀

110浏览    13参与
StanZhang

【all昀/荒山】荒山的爱情故事(伍)对不起

荒木惟迈进尚公馆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快步向暗室走去,他在打开暗室门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对,器具震动的声响还在持续。等他冲到床前看清楚陈山的状况之后,顿时感觉后背发凉,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陈山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身上和床上都浸满了的体液,呼吸微弱,只有身体时不时地失控抽搐,让人知道他还活着。

陈山在昏沉间,还是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于是妄图挣扎着远离旁人的靠近。陈山知道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不堪,又因为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脑子混沌下只想把自己藏起来,而不是向旁人求救。

荒木惟强忍着心疼,开始取下那些“作恶”的器具。陈山隐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味道让他又依赖又害怕,便彻底昏死过去。......

荒木惟迈进尚公馆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快步向暗室走去,他在打开暗室门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对,器具震动的声响还在持续。等他冲到床前看清楚陈山的状况之后,顿时感觉后背发凉,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陈山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身上和床上都浸满了的体液,呼吸微弱,只有身体时不时地失控抽搐,让人知道他还活着。

陈山在昏沉间,还是感觉到了有人在靠近,于是妄图挣扎着远离旁人的靠近。陈山知道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不堪,又因为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脑子混沌下只想把自己藏起来,而不是向旁人求救。

荒木惟强忍着心疼,开始取下那些“作恶”的器具。陈山隐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味道让他又依赖又害怕,便彻底昏死过去。

......

千田英子进入主卧看见陈山的状况,就算一直了解家主的作风,也还是被吓了一跳。

荒木惟已经帮陈山做了简单的擦拭,但是陈山的身上全是鞭打的痕迹,过了一晚,肿胀下泛出了青紫。还有那些晦涩的撕裂伤,被束缚起来的双手也因为挣扎而磨烂,再深一点怕是......

千田英子处理好陈山的伤,小心翼翼地看着家主的脸色:“家主,陈山少爷的伤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下头的药,您看?”

荒木惟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你先下去,我来吧。”

千田英子几乎要隐身一般,做完了留下药膏到出去关门的动作,走到一楼大厅才敢大声呼吸。

......

荒木惟拿起药膏,掀开被子要处理陈山的伤口。先前千田英子处理手腕和身上的伤口时,陈山是没有什么反应的,但荒木惟一要碰撕裂处,在昏迷中的少年就轻轻颤抖起来。

荒木惟顿了顿,伸出手安抚似的摸陈山的脑袋,轻声道:“别怕,别怕,我给你处理伤口,不上药怕是好不了的。”

陈山仿佛听出是荒木惟在说话一般,眉头也皱了起来,闭着的眼角也落下泪,整个人看起来又伤心又抗拒。

荒木家主左手拿着药膏,也不知道放下,又想抚平陈山紧皱的眉头,又想擦掉他流下的眼泪,还想抱着好好安抚他,更想赶紧给他上药缓解疼痛,一时间竟手足无措起来。

荒木惟怔了半晌,才缓过神来。他小心地避开陈山还输着液的左手,吻掉了陈山脸上的泪水,发着颤的吻将对方视若珍宝,小心翼翼,从眼角安抚到唇边。

陈山紧绷的肌肉随着安抚逐渐软化,荒木惟轻吻着他,动作轻柔地把药膏涂抹进去。

“对不起。”陈山好像听到了一样,侧了侧脑袋。

“对不起...别怕...”可能是太累了,荒木惟再也没收到陈山的回应。

......

千田英子敲门进来之后,看到陈山还在昏睡之中,家主就坐在床边握着对方的手,一动不动。

懂事的助手心里跟明镜似的,放下餐盘便悄猫地退下了,带上门下楼,果然看见了“一脸八卦”的管家。

“看起来沉默又内疚。”千田英子不必避讳知根知底的管家。

“唉......”管家交换了一个一言难尽的眼睛给对方。

两人相当默契,都没有向一脸懵的忠胜解释半句,便退下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StanZhang

  新手剪辑不易 禁止二传二改

  BGM:钟嘉欣-其实我不快乐

  新手剪辑不易 禁止二传二改

  BGM:钟嘉欣-其实我不快乐

StanZhang

  把允昀照片设置成锁屏

  ios16的字就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把允昀照片设置成锁屏

  ios16的字就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StanZhang

【all昀/荒山】荒山的爱情故事(肆)他不想看到我

预警:民国爱情故事,十死九悲。因为生活和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我不太愿意写悲剧或者BE。背景完全脱离原剧,人设OOC警告!


深夜,千田英子接到电话,向家主报告刚营业三日的赌场出了状况,波及到了羽族的太子唐山海,羽族的二皇子也带着刑警队介入,那个刑警队长也背景颇深。


荒木惟只能带着千田英子去赌场处理。


荒木家族旗下经营着新兴的连锁赌场,这是开在联邦星系的第一家,还是在联合区,一直备受关注。等一行人到了赌场,媒体记者早已闻风而来,荒木惟面无表情地越过他们,径直走入大门。


“家主,是有人在唐先生的酒里下了诱导Omega发情的东西。唐先生因为受伤,治疗的药物和这种药物冲撞,......

预警:民国爱情故事,十死九悲。因为生活和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我不太愿意写悲剧或者BE。背景完全脱离原剧,人设OOC警告!


深夜,千田英子接到电话,向家主报告刚营业三日的赌场出了状况,波及到了羽族的太子唐山海,羽族的二皇子也带着刑警队介入,那个刑警队长也背景颇深。


荒木惟只能带着千田英子去赌场处理。


荒木家族旗下经营着新兴的连锁赌场,这是开在联邦星系的第一家,还是在联合区,一直备受关注。等一行人到了赌场,媒体记者早已闻风而来,荒木惟面无表情地越过他们,径直走入大门。


“家主,是有人在唐先生的酒里下了诱导Omega发情的东西。唐先生因为受伤,治疗的药物和这种药物冲撞,他的信息素收到影响,具备诱导他人的效力。事情发生在贵宾区,受到波及的人不多,但......”赌场负责人接上家主,边走边说明了情况。


“人不多,但是,都非富即贵。”赌场负责人补完了这句话,带着歉意看向家主。


“事情已经发生,配合官方调查。”荒木惟说完这句,又看向千田英子,“安排下去,彻查。天亮之前,我要看到结果。”


千田英子转头吩咐手下的人调查,又快步跟上家主的步伐,一起走入贵宾区。


“惟哥?”林涛看到荒木惟,有些惊讶。


“阿涛?”荒木惟看见林涛身着制服,笑着说:“长高了,也壮了。还当官了?”


林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正要回话,就被秦明拉去帮忙了,匆忙道:“惟哥,别担心,有我和老秦在,肯定很快破案!我先去帮忙,等忙完了,我们再约!”


“好。”荒木惟点头答应,安排负责人去安抚贵宾,便领着千田英子去办公室整理头绪。


待手下的人查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天空也透着鱼肚白,竟是白天了。千田英子刚要松口气,准备去安排家主的吃食,又见到赌场负责人擦着汗跑过来,慌忙着请家主去包厢,北凉那边来了位大人物。


荒木惟有些疑惑,边走边开始分析,伤的是羽族的皇太子,羽族的二皇子来是人之常情,为何还惊动了北凉那边?难道,北凉一直和羽族交好?


一进入包厢,荒木惟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威压(不是咱们崽崽线的弱,毕竟这位是爹辈的,差着辈呢),抬头就看到那位着北凉战袍的上位者,并未携带武器。


“徐将军,久仰大名!”荒木惟面上不显,不卑不亢。


“既然知道我是谁,也该知道里面躺着的是谁,外面忙着的又是谁。这是不把羽族和南庆榜上的杀手看在眼里了。”徐龙象的动作极快,一掌拍碎了重达百斤的实木桌,又突进到跟前,捏住了荒木惟的喉咙。


“爹!这人杀不得!”李大为进门就见着自家老爹要杀荒木惟,赶紧拦住,将荒木惟往后推了推,又急声道:“爹爹爹!你真是我爹!他就是那个复刻星系的大家主——荒木惟!”


“星系家主又如何?比得上风家孩子的一根指头?”徐龙象嗤笑。


“除了我和颂声哥哥,你最喜欢哪个孩子?”傅念文不好在荒木惟面前说穿自家宝贝弟弟的名字,只得暗示自家亲爹。


“那我更想杀他了。”徐龙象立刻反应过来。


“我的亲爹!你杀了他,嗯伤心,嗯伤心,干爹是不是就得伤心,小爹爹是不是也要伤心?”李大为实在是憋不住名字,只得把自己亲爹往后拉,小声劝解起来。


徐龙象脑子简单,被自家儿子劝住,起身离开,也不忘回头威胁了两句,“算你小子命好,你要是敢对不住山山,南庆和我北凉必来取你性命,灭你全族!”


“山山?”荒木惟发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急忙拦身着警服的李大为,态度谦和地问起来:“还请北凉公子解惑。你说的山山可是南庆小皇子陈山?”


李大为见瞒不住也避不开,叹了口气:“是。荒木先生还记不记得,在富士山救下的那群孩子?”


荒木惟想起来,母亲在世时,带着自己在富士山的大雪处捕猎,偶遇一伙人贩子,救下了几个孩子,几个当地的都被送回了家,只留下一个不能说话的小团子。母亲心软,留在身边照顾,自己就一道和这小团子生活了几月,直到他能开口说几句简单的话,道出家在南庆京都,父亲姓李,才被官方接走。


荒木惟猛地抬头。李大为点头道:“山山就是那个孩子。那次被拐之后,他身体不大好,养了好几年,一心想去找你。被家里两亲爹拦住了,说你当时境况不太好,山山身子弱,也不曾习武,去了只会给你添麻烦。”


......


荒木大家主慌不择路,自己开着车,不管是不是超速,往家里赶,脑海中不停响起李大为的话。


“谁也没想到,南庆第一纨绔的小皇子,动了真心。他好不容易等你成了复刻星系家主,便偷偷去看过你。在富士山下的商业区,山山故意从你对面走过,却被当成了陌生人。我安慰他小时候和现在长相差距太大了,认不出来很正常。”


“按照他的性子,我以为他会缠着你相认。结果,他没有,说不打扰你。只在你去富士山大雪处,祭拜故人的时候,让五竹叔帮着掩盖行踪,偷偷跟着看了你一回,直到你下山回老宅。五竹叔就带着他回南庆了。”


......


尚公馆,家主卧房内的暗室。


荒木惟离开没多久,【此处省略498字】


可是他不想见到我。


陈山闭上眼留下了眼泪,彻底昏死过去。


TBC......

StanZhang

【原创/连载/聂明宇x李大为】Triangle三角

预警:为为还是那个阔阔爱爱的修狗为为!但是!聂明宇只是披着陈道明老师演的聂明宇的皮,毕竟原剧《黑洞》里的聂明宇因为一些意外,已经“不行”了。


贰   我为什么要怕?


在聂明宇抽第二支烟的时候,李大为还保持着背对的姿势,安静地陷在自己的思绪里。


阿嚏——阿嚏阿嚏——


聂明宇听到小孩连打了三个喷嚏,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捞起一旁的睡袍,扔了过去。


李大为被扔过来的衣服吓了一跳,下意识侧身回头,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你干嘛呀?”


聂明宇这才发现小孩在哭,脸上难得地闪过了惊讶的表情。


李大为一看对方的表情,才想起自己还在哭,赶紧......

预警:为为还是那个阔阔爱爱的修狗为为!但是!聂明宇只是披着陈道明老师演的聂明宇的皮,毕竟原剧《黑洞》里的聂明宇因为一些意外,已经“不行”了。


贰   我为什么要怕?



在聂明宇抽第二支烟的时候,李大为还保持着背对的姿势,安静地陷在自己的思绪里。


阿嚏——阿嚏阿嚏——


聂明宇听到小孩连打了三个喷嚏,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捞起一旁的睡袍,扔了过去。


李大为被扔过来的衣服吓了一跳,下意识侧身回头,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你干嘛呀?”


聂明宇这才发现小孩在哭,脸上难得地闪过了惊讶的表情。


李大为一看对方的表情,才想起自己还在哭,赶紧转过脸,手忙脚乱地穿上了睡袍,又胡乱问了一句:“洗手间在哪儿啊?我...我想去上个厕所。”


唉——


聂明宇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上前给小孩整理睡袍。


李大为呆愣愣地低头看对方的手,把睡袍的领子翻好压了压,又把睡袍半固定在腰间的带子系好。


聂明宇正打算拍拍小孩的肩膀,示意睡袍整理好了,突然被一个猛子压到了床上。男人多年养成的条件反射,就要把人提溜着扔下去。


小孩大概是感觉到要被推开,直接手脚并用,像个八爪鱼一样缠住人,抬头拿雾蒙蒙的狗狗眼望着聂明宇:“就一会儿。就一会儿。”


聂明宇惯常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最大限度表现出的震惊,也就是瞳孔放大了一瞬。


太像了,除了会哭会撒娇,真是,一模一样。男人闭上眼调整情绪,感觉到小孩的眼泪落在自己的脖子上,抬起手一下一下地轻抚着毛茸茸的小脑袋。


“好了。好了。”聂明宇开口安抚。


李大为感受到对方说话间,胸腔的振动,下意识贴得更紧,闭上眼把脑海里纷飞的思绪静止,才下定决心一般,开始解释起来。


“我叫李大为,是个小jǐng察,在逮捕罪犯的时候中了三枪,光荣牺牲,享年22岁?”


“jǐng察?牺牲?”聂明宇下意识在心里盘算,自己还有什么产业没有完全洗白。


“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还有,这是哪里啊?我还不知道自己到哪个省份、哪个市,还是哪个县城?”李大为已经开启了日常的话痨模式。


“一样一样来,别急。”聂明宇按住快要蹦起身的小孩,才开始介绍自己:“聂明宇,做小生意的普通商人。这里是北京。”


“北京?那我得去天ān门广场看升旗!”李大为正要继续碎碎念,却听到自己肚子“轰隆隆”一阵巨响,“哥,你能先帮我点个外卖吗?我饿了,我想吃北京特色外卖。”


“外卖?”聂明宇挑了挑眉,确认道:“这个点,我熟悉的店也没法送菜上门了。”


“哈?现在不是才晚上十一点多吗?”李大为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又笑着说:“哥,要不你把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手机?你家里已经用上手机了?”聂明宇有些诧异,据他所知,要等到3月份才会公布公众移动电话网开始试运行。


“用手机有啥稀奇的吗?大家不都有吗?”李大为挠了挠自己的瓜皮头,有点懵,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信息。


“大家都有?手机?”聂明宇皱了皱眉,“我收到的消息是今年3月才会开始试运行移动电话网。”


试运行移动电话网?


李大为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一阵电光火石闪烁。


半晌,李大为终于抓住了重点,一脸凝重地问:“请问,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日?”


“1988年1月27日,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夜。”聂明宇一脸平静地回答。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天!1988年!”李大为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绕着床尾走来走去,一直不停的碎碎念。


“1988年,霍金的《时间简史》出了吗?几月份出版来着?”


“啊对!住房改革就是这年开始的吧?”


“西游记啥时候开始播的?这一年开始播了吗?”


“奥运会?奥运会是在哪里开的?好像是汉城?”


“啊啊啊!Beyond!喜欢你和大地出了吗?可以去看演唱会!”


“彩票!我为什么没有背彩票中奖号码!”


......


就在聂明宇快要忍不住出手制止小孩来回转悠的时候,李大为突然一下跳上床,跪坐到对面,一脸神秘地看着他。


“怎么了?”聂明宇从熟悉的脸上看到这样陌生的表情,觉得稀奇,又觉得有些可爱,语气里是掩盖不住的温和宠溺。


李大为扶住聂明宇的肩膀,开口道:“你好,我叫李大为。”


“不是已经说过了吗?知道了,你叫李大为。”聂明宇无奈。


“我来自2022年。”李大为自以为地坏笑了一下,说完后还故意装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也是自以为的)。


“嗯,那你现在还饿吗?”聂明宇实在想不到这样的小孩竟然是jǐng察。


“就这样?”李大为懵逼。


“就这样。”聂明宇淡定。


“你不惊讶?你不害怕?你不那什么?”李大为不死心。


“你凭空掉出来的时候,有一点惊讶。我有让你觉得我在害怕吗?那什么是指?”聂明宇不慌张。


“哥,你也是穿越过来的吗?难道是重生?”李大为还是不死心。


“根据我从小到大的记忆判断,应该都不是。”聂明宇继续不慌张。


“那你为什么听到我是从2022年来的,一点也不,一点也不......”李大为还在思考怎么措词来准确表达自己的想法。


“你在那来回转悠,碎碎念了一大堆,我都能听到,大概推测出你来自未来。我已经知道了,你再说就没那么惊讶了。”聂明宇看小孩着急的样子,耐心给他解释了一下。


“这不是重点啊!我来自2022年,你不害怕吗?”李大为依旧不死心。


“我为什么要怕你?”聂明宇疑惑地看向小孩。


“你为什么不怕我啊!”李大为感觉一口气梗在胸口,差点没给自己憋死。


“那你还饿吗?”聂明宇再次提醒对方。


“饿。”李大为的肚子也跟着发出了抗议声。


“家里有阿姨买的食材,但是我不会做饭。你会吗?”聂明宇平生第一次想做出无奈扶额的动作。


“我会!有面吗?煮个面什么的,难不倒我!”李大为的眼睛又恢复了光彩。


“走吧。让我见识见识来自2022年的厨艺。”聂明宇示意小孩跟着自己。


......


厨房。


聂明宇坐在半开放式厨房的餐台前,看着小孩低头搅动锅里的面条。


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又是凭空掉下来的,就算你来自3022年,来自外星球,我都不会害怕。


老天爷,你是听到了老太太的祈祷吗?让我不要病得更重、变得更疯,就派了他来吗?


还是说你想惩罚我?性格、行为都和他完全相反。


你在用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时时刻刻提醒我,他已经死了。


“有什么忌口的吗?”李大为侧身问。


“没什么忌口。”聂明宇被李大为唤回了神,又补了一句:“做的什么面?”


李大为突然戏精上身,故意压低了声音:“一把细面,半碗高汤,一杯清水,五钱猪油,一勺桥头老陈家的酱油,烫上两颗挺括脆爽的小白菜。”(这个阳春面的形容,有没有小伙伴发现是那部剧的小彩蛋)



TBC......


StanZhang

  我不咋看评论和私信

  才发现老福特不能私信图片

  这波补了原图

  我不咋看评论和私信

  才发现老福特不能私信图片

  这波补了原图

StanZhang

  还未行至五十岁

  就没资格说一生

  还未行至五十岁

  就没资格说一生

StanZhang

【原创/连载/聂明宇x李大为】Triangle三角

预jǐng:为为还是那个阔阔爱/爱的修苟为为!

但是!聂明宇只是披着陈道明老/师演的聂明宇的皮,毕竟原剧《黑/洞》里的聂明宇因为一些意外,已经“不/行”了。


壹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砰砰砰 ——

  

  qiāng响之后,李大为突然感觉到耳鸣,顺着师傅他们的目光,看到了自己中qiāng的伤口。

  

  然后是意识恍惚,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应该是躺在床/上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这个灯光好刺眼,嗯?好像是叫无影灯吧?

  

  再然后,李大为的脑海中开始出现回闪。

  

  我和夏洁、yáng...

预jǐng:为为还是那个阔阔爱/爱的修苟为为!

但是!聂明宇只是披着陈道明老/师演的聂明宇的皮,毕竟原剧《黑/洞》里的聂明宇因为一些意外,已经“不/行”了。


壹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砰砰砰 ——

  

  qiāng响之后,李大为突然感觉到耳鸣,顺着师傅他们的目光,看到了自己中qiāng的伤口。

  

  然后是意识恍惚,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应该是躺在床/上被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这个灯光好刺眼,嗯?好像是叫无影灯吧?

  

  再然后,李大为的脑海中开始出现回闪。

  

  我和夏洁、yáng树、赵继伟立正于jǐng徽前,右手握拳举在耳边。所长念一句,我们跟着念一句。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huá人/民共/和囯人/民/jǐng/察。”

  

  啊,是我第一天去所里报道,坐的公交车。车里面太挤了,那个小孩子止不住地哭闹,我还以为自己干了件大事,发现了拐mài小孩的人贩子,结果是场误会。嗯,幸好是场误会。


“我保证忠于中/囯共/产dǎng,忠于祖囯,忠于人/民,忠于fǎ/律;”

  

  这个车里?是第一次被高所带去出jǐng,大家都打算养养神,就我嘴巴没歇过,一路上说个不停。

  

  师傅和高所都挺嫌弃我的吧,还好我聪明,猜到丁大用zàng在衣柜里,出去之前还把窗户悄悄打开了......

  

  “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fǎ,清正廉洁;”

  

  嚯,这个赌场!李易生在这里瞎转悠什么!就是因为出jǐng发现他在这里,给我气得哟!当时还被人拍下来了,放网上火了一阵,我也算是上过热搜的男人了。

  

  唉,还好老头真的只是去转悠,临了临了也算是没骗我和我mā了。


“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诶,好多回忆啊。我,李大为,在八里河派/出/所待了也没有很久吧,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好像待了很久的样子。

  

  啊!那个shā千dāo的岳威,如果不是师傅坚持,差点就让这个连环shā/人犯逃过fǎ/律的制裁了。

  

  唉,我好想再和师傅一起出趟远门啊,不是执行任务,旅行那种。

  

  “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我做了人/民英雄,我mā可怎么办啊?

  

  夏洁他们会帮着照顾的吧。

  

  mā,对不起。

  

  滴——

  

  手术室内,医生停下动作,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宣布了李大为的sǐ亡。

  

  “患者抢救无效sǐwang,sǐwang时间为2022/年6/月13曰23:05:20。”

  

  手术室外

  

  夏洁、yáng树、赵继伟还年轻,没有经历过那么多,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会听到电视剧里的台词,几乎一模一样,却是宣判自己的朋友、兄弟、战友的离去。

  

  医生带着歉意的目光看向门外这群jǐng/察。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患者送来的时候情况就很危急,失xuè太多…”


  

  

******所以,你们以为这是个BE小短篇吗?(叉腰)拜托,小标题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诶!请用四川话来说后面这几句话。就写这点还全是dāo,yun远不可能哈!“抿甜”的部分还没开始!******


  李大为并没有感受到人sǐ后得到安详,反而是一阵天旋地转,就像是坐了10倍速的大摆锤一样难受。

  

  在这种没有实感的眩晕状态下,隐隐约约传来两个嘀嘀咕咕的声音。

  

  “又勾错人了!咋办啊,哥!”一身白衣的男人慌慌张张地问着谁。

  

  “再被发现办错差事,我们盼了几百年的休假就没了。一不做二/不休!”黑衣服的男人一副马上要去shā/人越货的表情。

  

  “又送去古代?这几年送得有点多,连人界网上都开始风言风语了。”白衣服一看就是拿不定主意的人。

  

  “民囯也不行,这小破孩是jǐng/察,万一跟上回那个唐/山海一样,没过完阳寿就牺牲了,我们还是会被发现的。”黑衣服也跟着分析情况。

  

  “往前送二三十年就行,新中/囯以后吧。我也不想每次去关注这些人的情况,还要提心吊胆,看着这些孩子为了理想而牺牲。”白衣服的男人应该是想起了曾经送去民囯的那个唐/山海,眼里有些情绪。

  

  李大为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身/体有了一点实感。

  

  我靠!怎么在下坠?我要摔sǐ了吗?

  

  Dong—— 一声闷响

  

  “嘶,我的手!”李大为是侧身掉到这个地方的,手肘承受了身/体大部分重量,下意识抬了抬胳膊,才发现自己没穿有衣服,“我靠!怎么没衣服?”

  

  聂明宇靠在床头边看书边抽烟,就听到一声响,天huā板便凭空掉下来一个人。

  

  看着这个人用手撑着自己坐起来,惊叹着自己没穿衣服,聂明宇狠狠xī了一大口烟,感叹了一句,真白。

  

  李大为缓了一阵,才发现自己掉在了一张床/上,回头就看到一个男人半搭着被子躺在床/上,“你...你谁啊!”

  

  “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聂明宇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床/上的少年(对,咱们为为脸nèn!聂叔叔以为是高中生)。

  

  “啊......”李大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希望过,自己是个只会“阿巴阿巴”的哑巴。

  

  “需要我帮你回忆回忆吗?你是凭空出现的,小妖怪?”聂明宇把书放到了床头柜上,揶揄了一句,一点也没为此感到害怕。

  

  “我...我不是妖怪!建/囯...建/囯之后就...就不许成精了!”李大为短时间内经历了太多变故,一时之间还没转过弯来,也不知道自己在hú说八道些什么。

  

  “真不是小妖怪?”聂明宇也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有逗/nòng小孩的时候。

  

  “真不是。哥,你让我缓缓,整理整理思路。我一定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李大为mō了mō自己中qiāng的胸口,脑子里想着事儿。

  

  聂明宇看着小孩的动作,视线里都是充满少年气息的白/nèn身/体。

  

  小孩的脸就是幼态的,像个小肉圆儿。但人还是瘦了点,肩胛骨像蝴蝶儿似的,颤颤巍巍张/开翅膀,配上那小细/腰,像个易碎品。

  

  啧,怎么胸上这么有肉?小桃子一样。

  

  男人的视线想再往下探,冬天的厚被子刚好遮住了下/身,但是看尾椎骨下面那一截,也是有肉的。

  

  嚯,挺翘的。

  

  嚓—— 聂明宇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抽得格外用/力,真/实展现了什么叫xī烟过肺。


TBC......


我这辈子没有这么无语过!!!被夹四次了!!!我都改成这样了!!!

求求了!!!让我过吧!!!


StanZhang

  ios16那个锁屏字太丑了

  我搞了好多允昀的锁屏来慰藉我被ios16锁屏丑文字气吐血的心!

  ios16那个锁屏字太丑了

  我搞了好多允昀的锁屏来慰藉我被ios16锁屏丑文字气吐血的心!

StanZhang
我经常脑子一抽想写小(第8个字...

我经常脑子一抽想写小(第8个字母)文,进入真刀实枪阶段前,(我强迫症)要铺垫半天背景!

于是,我做了一个思维导图来私设all昀昀角色的世界背景!

是的!没错!这辈子最讨厌做思维导图和PPT的我!

在周六休假、没有上班、不用工作的情况下,做了一个思维导图!

就是为了我自己写小(哔~自带消音)文!

我经常脑子一抽想写小(第8个字母)文,进入真刀实枪阶段前,(我强迫症)要铺垫半天背景!

于是,我做了一个思维导图来私设all昀昀角色的世界背景!

是的!没错!这辈子最讨厌做思维导图和PPT的我!

在周六休假、没有上班、不用工作的情况下,做了一个思维导图!

就是为了我自己写小(哔~自带消音)文!

StanZhang

【all闲】小狗找主人(贰)

哈哈哈哈 白天精神有点好  把第二发写出来了  这一发完整发出  没有幼儿园的车车喔  可能要等第三发了  现在的我被晋/江魂穿啦


第二发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让你甘愿去死的人,那活着多没意思。

我明白,有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才算扎下了根。

——太喜欢王阳老师的滕梓荆了,所以私设滕梓荆没有死,还安排了假死离京。


所以,为什么睡了一觉,我下面就多了个器官?范闲想不出来,难道这还是个奇幻武侠世界?

如果是其他人,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多了个器官......

哈哈哈哈 白天精神有点好  把第二发写出来了  这一发完整发出  没有幼儿园的车车喔  可能要等第三发了  现在的我被晋/江魂穿啦


第二发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让你甘愿去死的人,那活着多没意思。

我明白,有了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才算扎下了根。

——太喜欢王阳老师的滕梓荆了,所以私设滕梓荆没有死,还安排了假死离京。

 

所以,为什么睡了一觉,我下面就多了个器官?范闲想不出来,难道这还是个奇幻武侠世界?

如果是其他人,一觉睡醒发现自己多了个器官,不发疯都算好的。幸好有此番奇遇的,是一位前世的重症肌无力患者,等死都经历过了,好不容易重活一遭,这又算什么呢?

范闲摇摇头,放松下来,算了,不想了,实在不行,我还能自己生娃,这多厉害!于是乎,心大的范闲继续着京都之行。

数月过去,范闲经历了许多。

因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范闲找机会让父亲替自己拒了婚约,既是补偿林婉儿,也是不忍花季少女缠绵病榻,还慢慢着手为其治病。其余的嘛,写写红楼,逛逛花船,与范思辙推推牌九,暗地里查查亲娘叶轻眉的事情,倒也自在。

最惊险的一遭,就是在牛栏街遭遇了北齐的八品高手程巨树刺杀,滕梓荆那个傻子为了范闲这个朋友,栽在此处。说起来,范闲又是一阵困惑,自己当时已然重伤,滕梓荆不愿弃朋友而去,与程巨树拼死搏斗,眼看倒下还要遭受击打,却突然出现一个黑袍男人。

这个黑袍十几招下去,打倒了程巨树,临走还蹲下看滕梓荆,似乎拍了拍滕梓荆的脸,随即转身离去。范闲想要去追,却已力竭,晕了过去。

待范闲醒来,却被王启年告知滕梓荆已死,监察院将程巨树带走审讯。范闲不信,当他摸到滕梓荆的脉搏,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范闲回家休息一晚,亲自带人将滕梓荆下葬,又差人安顿滕梓荆妻儿,心内百感交集,未杀程巨树,自己有何颜面去见寡嫂稚子,更决心要为滕梓荆讨个公道。

得知监察院将程巨树放了出去,竟是为了和北齐做交易?范闲难以接受,心下更愤。王启年见范闲杀程巨树之心不可违,只得建议在城外小树林伏击。范闲却不这样想,几下理清思路,差人关注程巨树行踪。

范闲出门之前抬头看了看天,范若若送哥哥出门,顺着哥哥的视线也抬头看,安慰道,今天倒是个好天气。范闲点点头,边走边说,真是适合闭眼的好天气啊。(致敬新世界唯我独尊李仲久)

话毕,范闲气势汹汹找上了大街上的程巨树,高声阔谈一番,将其当街斩杀。范闲没被关押多久,就被放了出去,倒是令一些看戏的人,不得其解。

范闲几番查探,除却捉回司理理之外,还遇见了黑骑,对监察院的院长也产生了几丝好奇。范闲这边押着司理理,大张旗鼓般宣扬自己在押解北齐密探回京,故意打草惊蛇,不想给暗地里下绊子的人机会。

回京之后,范闲夜里悄悄潜入监察院,审问完司理理,结合若若和叶灵儿的消息,心下了然。

范闲这几日茶饭不思,若若和范思辙变着法子劝慰,仍是郁结难消,清减了许多。躺在内室床榻,更显出骨量纤薄,想着之前没有真把自己当作这里的人,明明可以更谨慎一些,明明可以多做打算、早些谋划,为什么不做?再思及滕梓荆妻儿又行踪不明,更难心安。

突然听到敲门声,夜探范府,还敲门做什么?范闲勉强笑了一声,调侃道,见外面的人仍然不进来,只得起身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那日的黑袍男人,范闲正欲出声询问,黑袍抬手制止,进门关门,倒像回了自己家一样,让范闲坐下。

范闲觉得奇怪,这人进来之后,整个内室的温度好像都变高了,莫名燥热起来,心里还是急于打探消息,又要开口。黑袍抬手拿出一样东西,竟然是随滕梓荆下葬的信物和一封信。范闲急忙拿过来,查看完信物,又慌张拆开信封,一眼便知是滕梓荆亲笔,细细读起了信里的内容。

滕梓荆没死,那日在牛栏街,黑袍给滕梓荆服了一粒假死药,让人摸不出脉搏心跳,范闲将滕梓荆下葬当夜,就有人将滕梓荆挖出来,还找了一具身量相貌与其相似的尸体放回去,掩盖好痕迹。带走滕梓荆的两人,给了滕梓荆一家新的身份路引,还有不薄的金银,安排他们去了儋州。信末还调侃范闲,心思如此缜密,安排好了一切也不提前相告,是怕自己演得不像吗?

范闲惊讶得看着黑袍,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公子哥居然结巴起来你,你为什么要以我的名义做这些?我,我都未曾,未曾见过你。

黑袍抬头,露出脸上的面具,双眼定定看着范闲,开口道


TBC......


🐾

找文

第一个

winwin,辰乐,仁俊,灿楷还有威队的好像是在中国发展,好像是因为一个男绿茶,不相信仁俊,数字队跟梦队相信绿茶,winwin他们相信仁俊,后来因为大部队合体,他们又从中国回了韩国,数学队因为winwin特别高兴,好像道英跟泰一是站在昀昀这边的,泰容跟悠太属于中立!只记得这一些了!


第二个

昀昀跟仁俊互换身体!

有没有谁看过?求推荐!以前手机保存过。但是手机换了在登上号就没有了!

第一个

winwin,辰乐,仁俊,灿楷还有威队的好像是在中国发展,好像是因为一个男绿茶,不相信仁俊,数字队跟梦队相信绿茶,winwin他们相信仁俊,后来因为大部队合体,他们又从中国回了韩国,数学队因为winwin特别高兴,好像道英跟泰一是站在昀昀这边的,泰容跟悠太属于中立!只记得这一些了!

 

第二个

昀昀跟仁俊互换身体!

有没有谁看过?求推荐!以前手机保存过。但是手机换了在登上号就没有了!

🐾

5个昀昀

有没有人写五个昀昀,我想知道数字队梦队,威队,怎么分五个昀昀!

有没有人写五个昀昀,我想知道数字队梦队,威队,怎么分五个昀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