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星

25923浏览    298参与
Moreen

星辰如畫「序」

<特殊設定>
女女受孕,非abo,咬頸後腺體可受孕
文皇帝與她的後宮們,爆炸OOC
All星偏日月,首章無仙
仙古言女主走向
希望你們喜歡,求評了
_
那人眉眼如畫,身段纖瘦,若不是眉宇間的那分英氣,只道她是尋常姑娘,可她不是,那身黑錦金線繡龍,頂上玉冠,都恰好顯示了她的不凡。她是這片地的王,她是這群人民心中的神,她是凌駕於所有事物之上的王。

她是文星伊,推翻前朝的救星。

前朝君王暴戾,嚴刑峻法亦揮霍無度,民不聊生,又洽逢天災,國力衰弱之時,官逼民反,天降災,強盜惡賊四處,田荒無糧,只得互食兒生。一支驍勇善戰的軍隊就此打出了名號,她們與那盜不同,她們贈與老弱婦孺糧食,將那群盜賊收編,逐而盛。

最後打入了京城,前朝...

<特殊設定>
女女受孕,非abo,咬頸後腺體可受孕
文皇帝與她的後宮們,爆炸OOC
All星偏日月,首章無仙
仙古言女主走向
希望你們喜歡,求評了
_
那人眉眼如畫,身段纖瘦,若不是眉宇間的那分英氣,只道她是尋常姑娘,可她不是,那身黑錦金線繡龍,頂上玉冠,都恰好顯示了她的不凡。她是這片地的王,她是這群人民心中的神,她是凌駕於所有事物之上的王。

她是文星伊,推翻前朝的救星。

前朝君王暴戾,嚴刑峻法亦揮霍無度,民不聊生,又洽逢天災,國力衰弱之時,官逼民反,天降災,強盜惡賊四處,田荒無糧,只得互食兒生。一支驍勇善戰的軍隊就此打出了名號,她們與那盜不同,她們贈與老弱婦孺糧食,將那群盜賊收編,逐而盛。

最後打入了京城,前朝君王自縊,結束了那枯黃的時代,迎來的是星辰的輝煌。

那日,舉國同慶。

天空翻成了魚肚白,本該睡眼醒松的時辰她卻精神的很,被眾人簇擁著,金碧輝煌的朝衣似乎抹去了前些日子的廝殺,一股新的氣息正在籠罩這個大地。

戰爭已然過去半載之久,國家一切步入正軌,這登基大典才姍姍來遲,這一步,她等了太久。淡淡頜首,婢僕敬上了一盞瓷杯,葇荑滑開杯蓋,一切似乎還是小時般的尊貴,她卻為了報仇,吃了太多的苦。

:「母親定會很高興吧,那人被我逼死在他最愛的金銀中。」

她笑了,笑的嫣然,眼底滑過那一斯狠戾卻讓身旁的婢子不禁寒顫,往事難言。

:「姐姐,時辰到了。」

只見一佳人款步而入,眉宇間亦帶著英氣,文星伊的目光變的柔和,似乎剛才的狠戾都是笑話似的。當年一手撫養她大的老爺爺走前把自家孫女托付給了她,他們亦是姐妹,亦是戰友。

文星伊這才笑的真切,是啊,她現在是帝王了,有能力保護她想保護的一切了。

:「黑金吶,得稱陛下了。」

她朝那人眨了眨眼,調笑道。只見安惠真一掌就往那背上拍去。

:「這位姐姐,你還好吧,這天下也得有我的一份好嗎?」

文星伊寵膩的笑了,將一紙詔書從太監手上抽走,丟給了安惠真。卻惹得安惠真更怒。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順興安氏惠真,秉性柔嘉,持躬淑慎。 敬上小心恭謹,馭下寬厚平和,堪為六宮典範,着冊正二品妃,賜號惠,欽此。】

安惠真看完詔書愣了好些時刻,她未曾想到這麼多年姐妹,這人竟然饞她身子。正要再賜給那位不要臉的傢伙一拳時,只見文星伊雙手搭上了她的肩,一雙眸子直盯著她,誠懇的道了一句。

:「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到任何傷害,至少這樣,我能完成爺爺的遺願,好好保護你。這些年你受了太多不該受的傷害了。」

安惠真被那人突如其來的感性弄的茫然,卻見那人吐了舌頭,溜出了殿中,後頭還跟了一群追趕的太監和婢子,殿內的人都跑光了,她才意識到此事,有些惘然的坐到了地上,看著詔書反覆咀嚼,腦子裡滿是爺爺將自己託付給姐姐時的場景。

:「或許這樣是好的吧?」

如此際不用出面,亦能繼續幫襯她,似乎也是一個好的安排了……大概吧。

畢竟她們什麼都沒有了,只剩彼此。

_

登基大典在一片歡慶中盛大結束,安氏入主了永和宮,就在御書房旁,亦好幫襯著那位帝王處理政務。

說是這麼說的。

:「喂,安惠真你檔著我了。」
:「你一定要把奏摺丟在地上麼?」
:「啊啊啊啊你安靜點行不行?」

這御書房卻成了二位神仙打架之處,原本那些婢僕都還倒吸一口涼氣,如今卻也習慣了兩位主子的吵雜,說是習慣了,有點吵卻還是真的。

:「我說姐姐啊,你瞧瞧那鄰國皇帝後宮如此之多都不會羨慕啊,這後宮就我一人也挺孤單的,不如辦個秀選?」

咱們的惠妃嚼著御膳房上給帝王的糕點,翹著腿躺在帝王書房的軟榻上,一副悠閒至極的樣子,反觀帝王桌前以疊計的奏摺量,對比鮮明。

“你還無聊,日日來叨擾我你還無聊?”

文星伊本是欲這麼回的,一句話卻噎在了喉裡,一股邪念飛快閃過心底,突然笑的歡喜,回之。

:「朕這後宮也該充盈充盈了,那就麻煩惠妃幫朕準備秀選了。」

:「哼,還不是念著美人。」

安惠真回以一個鄙夷的眼神,只道這人也想風流一把,卻也歡喜著有活幹,帶著婢子歡歡喜喜出了御書房。

卻沒想到這一個突發的念頭把安惠真整整忙了半年,文星伊倒樂得清閒,處理奏摺不知快了幾倍,這些日子前朝穩定了不少,正好今日有人啟奏秀選,她才發現她已經好些日子沒見到安惠真了。

這不,一下朝就往這永和宮來了。

概念曲风-开学基本封笔,假期更文

一组情头?

是海帕!也可以当作锤星双演员au

我是菜鸡

一组情头?

是海帕!也可以当作锤星双演员au

我是菜鸡

概念曲风-开学基本封笔,假期更文

是群宣!

p1是入群方式,p2是@懒癌晚期立羽 太太总结的具体方案!

为了让锤星热起来!

  锤星现在真的没几个人产粮了,只剩几位太太还在产粮(哭)。再加上银护三还没上映,真的不知道这个tag什么时候能再次热起来。

锤星本来就是冷cp,现在真的快彻底凉凉了。

所以,为了拯救这个tag,各位愿意为了锤星而付出一点点力量的小天使们和太太们请入群吧!


「为了全世界最好的ThorOdinson和PeterQuill,请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群号:682254360

是群宣!

p1是入群方式,p2是@懒癌晚期立羽 太太总结的具体方案!

为了让锤星热起来!

  锤星现在真的没几个人产粮了,只剩几位太太还在产粮(哭)。再加上银护三还没上映,真的不知道这个tag什么时候能再次热起来。

锤星本来就是冷cp,现在真的快彻底凉凉了。

所以,为了拯救这个tag,各位愿意为了锤星而付出一点点力量的小天使们和太太们请入群吧!

      

「为了全世界最好的ThorOdinson和PeterQuill,请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群号:682254360

有狐说
搞黄还得蒸煮亲自出马

搞黄还得蒸煮亲自出马

搞黄还得蒸煮亲自出马

冰也

磕!都给我磕!


https://m.weibo.cn/3263270847/4362502961672878


子异“嗯~真好吃~”

          “我的是杰哥切的哦~”


咋?你杰哥切的格外好吃是不是?!

行吧,你们这对儿我是。。i了(ง˃̀ꄃ˂́)۶

继续撒糖!不要停!!!

磕!都给我磕!


https://m.weibo.cn/3263270847/4362502961672878


子异“嗯~真好吃~”

          “我的是杰哥切的哦~”


咋?你杰哥切的格外好吃是不是?!

行吧,你们这对儿我是。。i了(ง˃̀ꄃ˂́)۶

继续撒糖!不要停!!!


有狐说
——“因为你是哥哥,所以对我做...

——“因为你是哥哥,所以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好磕呜呜呜,这对根本虐不起来,互宠糖度超标

想搞当红巨星徐陵×落魄黑户林铨

——“因为你是哥哥,所以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真好磕呜呜呜,这对根本虐不起来,互宠糖度超标

想搞当红巨星徐陵×落魄黑户林铨

有狐说
豹哥x朱星杰太他妈好磕了!我复...

豹哥x朱星杰太他妈好磕了!我复活了!送一发超短打,都给我磕!

豹哥x朱星杰太他妈好磕了!我复活了!送一发超短打,都给我磕!

有狐说

七叶传

※是个坑

剑客有一把剑,剑长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四两,没人见过那把剑长什么样子。

剑客有一壶酒,黄河之水所酿,大肚葫芦烙着神像,没人尝过那壶酒是什么味道。

剑客有一个名字,如乍然刺破黑暗的寒光,带着萤火的微热,没人听过他的故事。

剑客叫朱星杰,他的剑从不出鞘,那是一把锈死的无名剑;他的酒只配月光,那是一壶一钱银子的琅琊台;他的名字从未有人提起,因为知道他名字的都已不在人世。

除了两个人。

天宝一十六年申月廿二日,龙门,两界山。

说到龙门,必定要说到客栈。龙门有宝的传说经久不衰,前来寻宝的人大多盘桓于此,寻宝的势力错杂交织,而唯一能让他们老实的地方便是有间客栈。

因为...

※是个坑

剑客有一把剑,剑长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四两,没人见过那把剑长什么样子。

剑客有一壶酒,黄河之水所酿,大肚葫芦烙着神像,没人尝过那壶酒是什么味道。

剑客有一个名字,如乍然刺破黑暗的寒光,带着萤火的微热,没人听过他的故事。

剑客叫朱星杰,他的剑从不出鞘,那是一把锈死的无名剑;他的酒只配月光,那是一壶一钱银子的琅琊台;他的名字从未有人提起,因为知道他名字的都已不在人世。

除了两个人。

天宝一十六年申月廿二日,龙门,两界山。

说到龙门,必定要说到客栈。龙门有宝的传说经久不衰,前来寻宝的人大多盘桓于此,寻宝的势力错杂交织,而唯一能让他们老实的地方便是有间客栈。

因为不老实的都死了。

拜火教教主失踪近十年,拜火教仍然是龙门这片苍茫荒漠里最大的统治者。这里远离朝堂不受管辖,更重要的是,拜火教秘传功夫横绝江湖,来去无踪,杀人无形。

横绝江湖,江湖,哼。朱星杰仰躺在马背上拿脚松松垮垮的勾着缰绳,白马染了风沙成了灰马,晃晃悠悠的驮着雇主进了有间客栈的大门。周锐抄着手斜倚在摇摇晃晃的大门旁,冷笑着看醉生梦死的剑客从马背上滚下来,拿那把曾震动天下的无名剑当拐杖拄进沙里爬起来。

“久违了,无名剑。”

“呵呵,好久不见啊,教主。”

有间客栈的老板,周锐。

拜火教教主,周锐。

为什么拜火教教主成了有间客栈的老板,这和朱星杰醉生梦死的原因有关。为什么朱星杰醉生梦死,这和天宝三年枫林渡的血战有关。

而当年的血战,和两界山几里外的黑河营地统帅,龙骁卫大将军,镇远侯韩沐伯,有关。

天宝元年,武帝登基,时年六岁,太后垂帘听政,摄政王从旁辅佐。概因政见不合,朝堂上一时斗争不断,天下动荡。

拜火教距第一任教主创教以来已有近百年历史,渗透中原野心已久,现任教主义子周锐趁机亲率教众大举入侵。皇都长京迅速沦为一片焦土,天子被迫迁都洛亳,摄政王紧急抽调时任长京百万禁军统领的韩沐伯开赴前线。

教主原本不是教主,少主原本也不是少主。

朱星杰离开的时候曾问过周锐要不要一起走,周锐拒绝了,给了他一把剑。

那天的月光很凉,风也很凉。当然剑也很凉。

朱星杰被捅了个对穿。叛教出逃者,杀无赦,哪怕是前大护法之子,哪怕是未来少主。

他没怪过周锐,他不想做少主,不代表谁都不想做少主。

他不再用弯刀,改用剑。他的招式很快,杀人不见刃,漫天白光罩下来,死尸倒地。极美,极洒脱,如夤夜星子迅速坠落,飞溅的血液被月光照得发亮,还未沾剑锋便已见寒光回鞘。

韩沐伯第一次见到朱星杰便是这么个画面。漆黑的天与漆黑的荒野之间,立着一个红衣黑发的青年,他的头发很长,高高束起垂到脚踝,他抓着剑的手很白,侧着的脸也很白,垂眼看着脚边的十来具新鲜尸体,表情冷漠。

“什么人!”韩沐伯的副将纵马上前,一横长枪。谁也不能确定半夜三更在长京城郊的官道上拦路杀人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过路的人。”青年慢悠悠的转过身来,整张脸暴露在月光下。那是一张不似中原人士相貌的脸,皮肤极白,唯有嘴唇和脸颊溅上的血是红的,他的眼睛很好看,一蓝一黑如深海如夜空如宝石,唯独没有暖光。

韩沐伯也纵马上前,略一抬手示意少年模样的副将不必紧张。“和拜火教有仇?”他的视线扫过那些身穿红衣、戴着白色兜帽的尸体,定在大路中间的男人身上。

青年摇摇头:“挡路了,烦。”

“阁下从何处而来?可是要去长京?”

“大漠,”朱星杰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去江湖。”

有狐说

SCI调查报告

※原型参考SCP基金会

※是个坑

Episode 1

中央区时间11月14日上午十时许,东十二区控制室接到报案,在距隔离墙十公里处发现一座废弃研究所,未在机构进行任何登记,现场遗留大量研究资料与设备,经过两天的粗略整理,初步判断这是一间进行非法实验的研究所,名为SCI,系防护措施失效后自然暴露,根据设备损耗程度分析估计已废弃超过五十年。

根据遗留资料显示,SCI扩写为Special Creature Institute(特殊生物研究所),同时也表示Secure(收容)、Contain(控制)和Inquiry(探究)。我们通过对研究报告的分析进行推测,“I”的真正含义(Intent)也许...

※原型参考SCP基金会

※是个坑

Episode 1

中央区时间11月14日上午十时许,东十二区控制室接到报案,在距隔离墙十公里处发现一座废弃研究所,未在机构进行任何登记,现场遗留大量研究资料与设备,经过两天的粗略整理,初步判断这是一间进行非法实验的研究所,名为SCI,系防护措施失效后自然暴露,根据设备损耗程度分析估计已废弃超过五十年。

根据遗留资料显示,SCI扩写为Special Creature Institute(特殊生物研究所),同时也表示Secure(收容)、Contain(控制)和Inquiry(探究)。我们通过对研究报告的分析进行推测,“I”的真正含义(Intent)也许为【Immortal(永生)】,属于绝对禁止范围的实验。

以下是我们发现的其中一份报告,大概率与研究所废弃原因有关,特此向中央庭进行提交,申请深入调查。

 
 

<移交报告>

 
 

名称:███

 
 

项目编号:SCI-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I-17应被收容在Euclid标准的房间内。应向SCI-17提供一日三餐。建议房间配备低亮度光源以保持观测对象处于平稳状态。任何情况下不允许接近SCI-17所在区域500米内。在收容失效的情况下,应立刻对其进行准确定位,并以坚定且温和的口吻要求SCI-17返回房间直到其遵守为止。

与SCI-17接触的研究人员必须定期接受精神筛查,如果人员表现出对SCI-17的精神依赖,必须接受A级记忆删除并调离岗位。

 
 

描述:SCI-17是一个二十岁左右、非常见外表特征的亚洲男性,黑发,浅棕瞳,白色皮肤,初步分析可能含有高加索人种血统,高180cm,重64kg。当收容间处于上锁状态时,SCI-17可以出现在收容间外,且脱离收容的方法无法被监测到。观测到SCI-17具有被动吸引人类的能力,生效时会无限放大人类的劣性,双方不可控,能力有效范围初步限定在500米内。

 
 

SCI-17首次引起研究所注意是在一连串涉及到当事人相熟的死亡事件和意外后。对于警方来说这些杀人事件显得异于常规,因此研究会特工被派遣调查。在讯问了一个躁狂型分裂情感性精神病的女性之后(持续跟踪SCI-17并多次持刀试图对其进行控制),确认了此SCI的存在。在同一个街区与其再次遭遇时其能力使一名特工失控。SCI-17被追踪,且在其于█████,████吸引了一名持枪男性并被追赶至最近的街区后最终被解救并捕获。SCI-17被实施了镇定措施并由直升机送往4区。

 
 

实验证明SCI-17能呈现出多种人类情绪与行为,然而,其缺乏真正的情感。SCI-17表现出的情感迹象可能为学习与模仿的结果,据收集到的研究资料分析其缺乏任何的共情能力。[手写]更多[笔迹潦草]请[笔迹潦草]日记147号。

 
 

对象通常栖身于一个由████████ ██████包围的角落。

 
 

监控发现前任研究员█████博士被请求以编号之外的名字称呼SCI-17,并确实有超出规定的多项行为,已对其进行处理。禁止任何人员以SCI-17之外的名字称呼,无论SCI-17表现出任何类人类情绪,推测其被动能力可能通过语言进行释放。

 
 

<附录>

观测日志17-1:

 
 

被观测:SCI-17

 
 

观测者:█████博士

 
 

前言:进行观测是为了弄清SCI-17是什么,以及如何释放能力。

 
 

<日志开始>

日期:██/██/████

在常规项目后与SCI-17进行简短交谈,谈话已录音。

 
 

<播放录音>

 
 

█████博士:(事实上除了捕获现场的特工外研究所内没有任何人见过SCI-17,这份移交报告上也没有照片,对于非Kater等级来说这种情况可不太常见。)你好,SCI-17,或许我们可以谈谈吗?

 
 

SCI-17:请称呼我Jzen,阁下。

 
 

█████博士:(SCI-17对我提出了要求,这不在Euclid的特征内,也许我需要根据情况重新判定其等级。)抱歉,这不符合规定。那么SCI-17,能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吗?

 
 

█████博士:(SCI-17拒绝回应,看来这是一种具有自主意识的生物,以防万一我建议将等级提高至Kater,毕竟Euclid中目前尚不存在能清晰的对研究人员提出要求并作出反应的生物。)SCI-17,能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吗?

 
 

SCI-17:我没有告知你的义务。

 
 

█████博士:(在没有同意SCI-17的要求后,询问同样的问题时获得了言语上的反抗,也许需要对研究模式进行调整。)你来自哪里?

 
 

█████博士:(SCI-17再次拒绝回应,交谈暂时终止。)

 
 

<播放结束>

 
 

*上级驳回提高等级请求,SCI-17未表现出Kater的自主伤害与敌视人类意识*

 
 

*上级同意调整研究模式*

 
 

日期:██/██/████

模式调整已批准,与SCI-17进行人类相处模式的交谈,谈话已录音。

 
 

<播放录音>

 
 

█████博士:(虽然没有照片,但SCI-17的声音像一位成熟的男性,低沉、磁性,尽管表现出抗拒但语气仍然温和。老实说我昨天梦里都是SCI-17的声音。因为研究所的人员之间禁止进行工作之外的交流,观测对象中能交流且有自主意识的均属于Kater,如果SCI-17作为Euclid能进行交流也许将会改变研究所的现状,这是不可控的,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因此我仍然建议提高SCI-17的等级。)早上好,SCI-17,吃过早餐了吗?

 
 

█████博士:(SCI-17拒绝回应。)好吧,Jzen,我这样称呼你。

 
 

SCI-17:很高兴你想通了。早上好,阁下。不得不说你们提供的早餐并不合我的胃口,请问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博士:(SCI-17果然拥有自主意识,且初步判定已达到正常人类的程度。)你可以叫我博士。很抱歉你无法离开这里。

 
 

SCI-17:呵,博士,你是指这个全封闭的房间吗?

 
 

*<全面警报>

SCI-17收容失效,开启全覆盖定位系统。

监测到SCI-17当前位置。

请范围500米内研究人员进行紧急避难,请控制小组一分钟内到场。

重复,请范围500米内研究人员进行紧急避难,请控制小组一分钟内到场。*

 
 

█████博士:(事实上,这种情况倒是对于Euclid来说比较常见,在我们的研究中发现相当数量的Euclid具有令收容失效的能力。)你还好吗,Jzen?

 
 

SCI-17:……不太好,他们强行给我戴了一个项圈。或许你能告诉他们改善一下我的伙食吗?至少别再是煮豆子和土豆泥。

 
 

█████博士:(我能从SCI-17的语气里听出明显的失落,可怜的孩子。)Jzen,别担心,那只是一个定位器。能告诉我你来自哪里吗?我会向厨房建议给你提供符合饮食习惯的食物。

 
 

SCI-17:资料上写着我是亚洲男性不是吗?

 
 

█████博士:(我以个人的名誉起誓我没有给SCI-17看过或读过移交报告,这是怎么做到的?)你看过移交报告了吗,Jzen?你知道我们为你建立了档案?

 
 

SCI-17:没人给我看过报告,但我可以看到报告。嘘,这是我的秘密,你明白吗?我是个魔术师,博士。

 
 

█████博士:(好吧,我不该以人类的思维去试图理解SCI-17,毕竟类人型生物并不是真的人类。)或许你能为我表演一下吗,魔术师先生?

 
 

SCI-17:到我面前来吧,博士,你离我太远了。

 
 

█████博士:这不符合规定,Jzen。(也许我应该申请在SCI-17的房间里安装监控。)

 
 

SCI-17:到我面前来,博士,我想见你。

 
 

<录音结束>

 
 

*上级同意安装监控*

 
 

*SCI-17对此表现出不满和隐忍情绪,未表现出自主伤害行为*

 
 

*缺失页*

 
 

<日志已销毁>

 

有狐说

补档

蝶(all林铨)

去年的文走评论都能给我翻出来屏蔽,唉。

以后补档都放这里。

蝶(all林铨)

去年的文走评论都能给我翻出来屏蔽,唉。

以后补档都放这里。

有狐说

刻痕(岳星)

※留洋大少岳×梨园名角⭐

※ooc警告⚠️

堂堂京城岳家绝不会允许大少爷娶一个男人进门!

岳明辉抱着一只精巧的木匣心不在焉的往香林院走,老夫人敲着拐杖的怒吼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岳明辉是留过洋的,性向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问题。但为什么是那个人呢?岳明辉自己也想知道。

正厢房的门半遮半掩,那人斜倚着窗棂站着,手里捏着一柄精致的折扇正望着后院里的梨花出神,岳明辉轻手轻脚进去,将匣子搁在八仙桌上。那人听见响动,停了嘴里轻声的哼唱,回过头来,天生冷淡的脸上忽然破冰。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面孔生得并不女气,但一双眼恁般多情,眼角绯红如胭脂,略带一点笑便生出柔软甜蜜的意味来。

“阿星,来瞧瞧这个。”岳明辉...

※留洋大少岳×梨园名角⭐

※ooc警告⚠️

堂堂京城岳家绝不会允许大少爷娶一个男人进门!

岳明辉抱着一只精巧的木匣心不在焉的往香林院走,老夫人敲着拐杖的怒吼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岳明辉是留过洋的,性向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问题。但为什么是那个人呢?岳明辉自己也想知道。

正厢房的门半遮半掩,那人斜倚着窗棂站着,手里捏着一柄精致的折扇正望着后院里的梨花出神,岳明辉轻手轻脚进去,将匣子搁在八仙桌上。那人听见响动,停了嘴里轻声的哼唱,回过头来,天生冷淡的脸上忽然破冰。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面孔生得并不女气,但一双眼恁般多情,眼角绯红如胭脂,略带一点笑便生出柔软甜蜜的意味来。

“阿星,来瞧瞧这个。”岳明辉献宝似的将匣子往男人的方向推了推,被唤作“阿星”的男人小心的将那柄折扇用绢布裹好放到梳妆台上,这才走过来。“岳大少又得了什么新鲜玩意儿?”岳明辉一摊手,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笑容:“一套头面罢了。”男人好笑的看了他一眼,随手打开了匣子,忽地愣住了:“点翠的头面?”“如何?可配得上你那柄邹先生使过的扇子?”岳明辉捡了一只鬓簪捻在手里把玩,靠近男人耳边低语道,“不如阿星把戏服换上,让爷先饱饱眼福……”

阿星这个称呼是只属于岳明辉的,除了岳明辉,整个京城的少爷公子见了男人都要恭恭敬敬施个礼尊称一声朱先生。朱先生叫朱星杰,是百灵戏院的台柱子,也是名满京城的男旦。不似其他大家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先生什么都能来,他可以是苦守寒窑的王宝钏,也可以是举剑自刎的虞姬,他能演忠心耿耿的红娘,也能演英姿飒爽的穆桂英。但唯独有一折是先生不唱的,便是被他的师父邹先生演到极致的《贵妃醉酒》。那把扇子是鼓励,也是重担,它成了压在先生心里的一块石头,成了先生的心病,尽管他已经是全京城最好的旦角儿了。岳明辉思及此处,随手将鬓簪抛回匣子里,这套头面价值几何他都不在乎,他只要自己这份心意能敌得过那把该死的扇子。

金绣牡丹,绒绣百鸟,配云肩,挂玉带,男人换上了贵妃的团凤蟒服施施然从屏风后转出身来。一身红衬出未施妆的脸如云絮浸粉,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不动声色如他,眼底也不免带上几丝欢喜,像是落了星子般闪闪发光,顾盼间熠熠生辉。是了,就是这个眼神,这个表情,想再多看些,再看久些。岳明辉暗暗喟叹道。

先生轻摆腰身颠颠走了几步,一抖水袖半抬小臂,昂首垂眼做了个醉步衔杯的动作,眼角那抹飞红似要活过来一般。“过来,阿星。”大少哑了嗓子,握住水袖下细瘦的手腕将人拖进怀里。点翠的环佩叮当轻响像是夏日里的浮冰,诱得大少咕咚咽了咽口水,揽着男人的腰叼住了那双嫣红的唇瓣,两具身影在幔帐间滚作一团。

顾兔才满,梨花瓣飘飘荡荡吹进房里,同月光落在一处,洒在滚落地面的点翠顶花上。岳明辉从背后抱住熟睡的男人,于他垂在肩头的长生辫上烙下一个吻,将裹住他的蟒服又拢了拢。

堂堂京城岳家,也绝不会出一个终身大事受制于人的家主。且看着吧,他家的角儿就得是他家的,也只能是他家的。

END.


有狐说

吻痕(洋星)

※写啥都被屏蔽,反正注意避雷就是了
※从作废的长篇里裁出来的,阅读可能比较突兀

走评论

※写啥都被屏蔽,反正注意避雷就是了
※从作废的长篇里裁出来的,阅读可能比较突兀

走评论

酥肉的

all星 补档(以后掉了都在这)

1辰星 2鬼杰+辰星   化猫12  点击

昊星 愿赌服输   点击

地铁  果然line+卜 很多人  点击

1辰星 2鬼杰+辰星   化猫12  点击

昊星 愿赌服输   点击

地铁  果然line+卜 很多人  点击

有狐说
艹!!!官宣了!!!我搞到真的...

艹!!!官宣了!!!我搞到真的了!!!
#只愿君星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艹!!!官宣了!!!我搞到真的了!!!
#只愿君星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有狐说
弟弟快成年了,我搞恺⭐的手在蠢...

弟弟快成年了,我搞恺⭐的手在蠢蠢欲动了,这是什么占有欲爆棚的姿势,这是什么绝美的身高差

弟弟快成年了,我搞恺⭐的手在蠢蠢欲动了,这是什么占有欲爆棚的姿势,这是什么绝美的身高差

有狐说

折痕(磊星)

军阀小公子新手将军磊×女装交际花雇佣兵杀手⭐

※略涉及《螺旋圆舞曲》内容,ooc严重

董岩磊低着头,眼神总忍不住晃过旗袍开叉下雪白的腿,又强迫自己定格在面前的人脸上。可那张冷艳的脸他也是不敢久看的,视线下移又是丰满的胸脯从领口露出小块肌肤,白皙无瑕。朱星杰的身上竟没有一处能安放他的视线,多看一会儿董岩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他只得继续低着头,盯着旗袍长长的裙摆下露出的鞋尖,暗红的绒面衬得脚背愈发白皙,朱星杰的脚又小,看上去像一对上好的玉石,该教人捧在手里把玩一般。

“……您的妆真漂亮。”

“……谢谢。”

朱星杰睨这小公子一眼,心道这莫不是个傻子,并不想与他多做纠...

军阀小公子新手将军磊×女装交际花雇佣兵杀手⭐

※略涉及《螺旋圆舞曲》内容,ooc严重

董岩磊低着头,眼神总忍不住晃过旗袍开叉下雪白的腿,又强迫自己定格在面前的人脸上。可那张冷艳的脸他也是不敢久看的,视线下移又是丰满的胸脯从领口露出小块肌肤,白皙无瑕。朱星杰的身上竟没有一处能安放他的视线,多看一会儿董岩磊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他只得继续低着头,盯着旗袍长长的裙摆下露出的鞋尖,暗红的绒面衬得脚背愈发白皙,朱星杰的脚又小,看上去像一对上好的玉石,该教人捧在手里把玩一般。

“……您的妆真漂亮。”

“……谢谢。”

朱星杰睨这小公子一眼,心道这莫不是个傻子,并不想与他多做纠缠。小公子反倒被那眼尾斜飞风情万种的一眼睨得脊骨窜上一股酥麻的电流,丝毫瞧不出朱星杰眼底的不耐与冰冷。董岩磊故作镇定的轻咳一声,向面前的“女人”伸出右手,绅士风度十足的邀“她”跳一支舞。朱星杰暗暗啧了一声,这董将军的老来子,诨号当代贾宝玉,怎么贾宝玉的聪明他没学上半分,瞧不出爷不爱搭理你吗。

朱星杰的腰很细,同他两条丰腴的长腿不同,他的腰是细瘦而单薄的,搂在臂弯里手感极佳。慵懒低沉的女声里,董岩磊的心在咚咚狂跳,他只能紧紧的抿住嘴,冷着脸,怕那颗脆弱的小心脏随时会蹦出来。他的汗快将新制的衬衣浸透了,幸好还套着黑色的西装,不幸的也正是他套着西装,马甲、领带一样不少,他快喘不过气了。

“少爷您还好吗?”少爷你有病吧?朱星杰面上笑眯眯的,心里只差将这耽误他正事的大少爷直接打昏。“我扶您过去歇会儿吧。”朱星杰生得冷,一笑却如阳春三月,草长莺飞冰消雪融,董岩磊口干舌燥,闷闷的点了点头。朱星杰比他略矮些,这一扶,他的脸便靠近了朱星杰的颈间,微暖的体温烘出淡淡的香气,董岩磊却愣了愣,他好像闻到了烟草的味道……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朱星杰已抬手召侍应递了杯水给他,他下意识接过来喝了几口,总算是缓解了干渴。

董岩磊尚未同人寒暄两句,一个穿着南洋军服的士兵耀武扬威的走了过来:“这位小姐,咱们爷有请一叙,走吧?”边说边眼神轻浮的上下打量朱星杰。董岩磊要伸手拉住朱星杰,却被塞进一方绸绢,朱星杰施施然起身,落下轻飘飘的一句:“少爷留着擦擦汗吧。”

“小姐,还未请教过姓名?”

“……梅菲斯。”你丫才小姐!

董岩磊暗暗嘀咕。

“……这好像个洋名?”

自打来京便不可一世的南洋军统领韦赖克被杀,那晚他从舞会带走的女人离奇失踪,南洋军却非要华东军必须给出个交代。董老爷子极不耐烦,死就死了,要打就打,装什么装,何况这个韦赖克在人家地盘上飞扬跋扈,还贪恋女色,死了也活该。

大战一触即发,两方都憋着借此机会一举吞并对方。

董老爷子将董岩磊叫到跟前仔细交代道:“你从小在军队里长大,带兵打仗倒是第一次,万万小心。爹给你找了个帮手,爹花大价钱雇的,此人身手好,活儿干净。两军对垒别傻乎乎净跟人家来正面的,有什么取巧的手段尽管叫此人去办。”董老爷子冲护卫一摆手,护卫立刻引进一人来。那人也不怯场,潇洒撩袍施礼,堪堪抬头,董岩磊定睛一瞧这一脸纯良裹在正红色长袍里的白面书生,登时一惊!

“……梅、梅菲斯?!你是个男人?!”

“哟,这不是小少爷?好久不见呐?”男人一转手中的折扇,唰的在身前展开,“好教小少爷知道,爷不叫梅菲斯,爷叫朱星杰。”

——————

春天挖下一个坑,埋下一篇文,秋天就会长出很多很多的文(并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