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晨

16.3万浏览    907参与
赵嘉仪510123

介绍

由于本人过于懒,但是又想写all轩时团的,又想写all晨我们班的,所以呢,我就写成一篇了哈


介绍,丁程鑫,马嘉祺,张真源,贺峻霖,严浩翔,刘耀文×宋亚轩


朱国芳,马冰阳,任浩,张磊,马佳祥,秦家星×金迤晨


自以为养鱼塘且没被发现轩,晨

知道自己是鱼儿却还爱且不拆穿马嘉祺丁程鑫刘耀文张真源严浩翔贺峻霖,朱国芳任浩马冰阳张磊秦家星马佳祥

由于本人过于懒,但是又想写all轩时团的,又想写all晨我们班的,所以呢,我就写成一篇了哈





介绍,丁程鑫,马嘉祺,张真源,贺峻霖,严浩翔,刘耀文×宋亚轩


朱国芳,马冰阳,任浩,张磊,马佳祥,秦家星×金迤晨



自以为养鱼塘且没被发现轩,晨

知道自己是鱼儿却还爱且不拆穿马嘉祺丁程鑫刘耀文张真源严浩翔贺峻霖,朱国芳任浩马冰阳张磊秦家星马佳祥

粥公瑾♪哒叭将

特殊能力宇宙的脑洞

我的脑洞总是在一些奇奇怪怪的时候诞生,比如蚊帐塌掉再也无法睡着的夜晚——

脑洞来自偷星和国安特殊能力行动组的能力者设定。所有人(所有cp)都有着独特且极其哞叉的超能力:


袁朗:“绝对判断”。他的眼睛不止是尺,是整个数据分析系统。能目测距离、能勘探深度,更能一眼看出对方的技能和相关数据。所以,每次任务评级、人员配置、作战方案全部由老A队长统筹。一目之了然,A人更畅快!

吴哲:“无限沟通”。数据分析已经交给袁朗,大硕士就翻译技能点满吧。不是多国语,是所有语言。包括和各种动植物对话!没错,且以我们大硕士的天赋,他已经开始尝试和墙皮地砖聊天了!多么强大的战前信息收集能力,万物皆是...

我的脑洞总是在一些奇奇怪怪的时候诞生,比如蚊帐塌掉再也无法睡着的夜晚——

脑洞来自偷星和国安特殊能力行动组的能力者设定。所有人(所有cp)都有着独特且极其哞叉的超能力:

 

袁朗:“绝对判断”。他的眼睛不止是尺,是整个数据分析系统。能目测距离、能勘探深度,更能一眼看出对方的技能和相关数据。所以,每次任务评级、人员配置、作战方案全部由老A队长统筹。一目之了然,A人更畅快!

吴哲:“无限沟通”。数据分析已经交给袁朗,大硕士就翻译技能点满吧。不是多国语,是所有语言。包括和各种动植物对话!没错,且以我们大硕士的天赋,他已经开始尝试和墙皮地砖聊天了!多么强大的战前信息收集能力,万物皆是我们小少校的眼睛,没有秘密!且,吴哲技能进阶,可延伸作“催眠”,只有少校不聊的,没有聊不出来的。没事唠唠嗑,想不想说的你都会说出来~

门栓:“瞬时移动”。门栓技能出自《好家伙》发布会李晨的梗。他把剧本给人看的时候,人家以为门栓是个门。那他能是一般的门么——绝对是“任意门”。可以瞬间移动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因此也可以克制平河的绝对防御,直接移动到防御圈内部。并且,瞬移当然意味着闪避技能点满。

时光:“时、空掌控”。别问,问就是太子爷,问就是偏心,问就是我的梗我说了算。最牛逼技能没有之一!空间控制,可随意捏造万物,改变万物形态、密度质量。掌控时间,不多解释,这就相当于掌控一切甚至命运!我不管,就是偏心。并且,还没够。因为对时间的掌控天赋,时光还从青山那里学会了初级的“第六感预知”,准确度没有青山高,但也可以达到70%。就偏心~

死啦:“无相潜入”。三十六种性格杂糅的妖孽,他就是万人万物万相。无敌卧底技能,可以莫名其妙的参与进任何一个群体,被自然而然的视为“自己人”,管你是精英是炮灰是谁的小老婆,来去甚是自如。配合行动里应外合,在敌人最没有防备的地方给予致命一击,形同自杀~爽Die~

乌鸦:“微密狙击”。神枪手人设不倒。指哪儿打哪儿,没有距离限制、不怕防御阻隔,对目标造成绝对的精准伤害。和平河的绝对防御相互克制,就看两个人谁生命力等级高,谁拼得狠了。(虽然他俩并不打架)

余从戎:“绝物群攻”。战场MVP,人脑阔都是按斤拿,当然是擅群攻啦。伤害虽然没有乌鸦高,但波及广啊,且伤害犹如“船燃饼”,可以持续波及。群体伤害一波带走。没啥可说的~

平河:“绝对防御”。为啥狙击手的超能力是绝对防御,一方面为了不和乌鸦技能冲突。一方面,249写过平河打枪掩护队友冲锋。我丝毫不觉得保护队友这个技能比任何一个差,攻必克、守必坚,攻守兼备缺一不可。给最靠谱的平河打call。防护罩密度广度自由调节,除了时光的空间控制可弱化密度,谁想撞就壮死你~

齐家铭:“极限治愈”。本来这个技能想给党花,但是......齐家铭就是四行仓库最温柔的女神!眼神清清冽冽的难道不是自带治愈能力吗?各位,记得留着一口气找齐妈妈~

朱胜忠:“召唤兵群”。咱们队员也不能总是亲力亲为。类似撒豆成兵,拔一根毫毛吹出猴万个~不好意思唱起来了。朱班长这暴脾气,每天都在骂骂咧咧自己召唤的兵团小人。

张立宪:“极光掩护”。党花戏份略少啊,虽然够亮眼,但是技能除了巴祖卡,不好分析。那......就好好亮眼吧!绝艳党花仿佛闪光弹成精,党花渐欲迷人眼,反正别想看清我方在干嘛。也可以理解成幻术,和巴祖卡一出能放倒一片,也算殊途同归。

虞啸卿/欧阳:与各方打交道的行政组。特科难得的两位“普通人”。不要觉得没有超能力就普通,这世上任何一种能让你好好活着(但不恶意伤于人)的能力,都是超能力。这世上也终究都是普通人。再哞,也得服从于组织基本规则。所以,他们也需要有人负责沟通上方,行责有则。

何莫修:“技术研发”。超强大脑、绝对记忆。普通却又实在不普通的后方成员!虽然是“cp”向,但是太喜欢小何啦~而且,怎么可以没有科学技术的支撑呢。所以同样,吴哲的光电硕士人形电脑技能就割让给何博士了。负责行动的复盘汇总。

青山:“绝对预测”。不吹《好家伙》我浑~身~难~受~!青山老狐狸、老年龙文章,时光小豹子的教父、手握剧本念给你听的预言家。这个永远年轻的小老头最爱做的事,应该就是刺激时光的血压和剧透了吧!绝对预测准确度100%!我爱青山~

 

还有一位,神秘的特别出场人物——曹丕。

国安特组的暗中成立,除了上方授意,还有两方的支持。

一是屠先生的地下王国势力。除了有名有姓的“组员”,其余行动人手屠系十出其六,其势力借此逐渐转于地上。也因此,屠系太子爷时光掌特科半权。

二就是地上商业王国中,名为三足鼎立实则经济实力坐拥近2/3的曹魏。曹老板大手一挥,特组得到了雄厚的经济支持。

曹魏集团的继承人,曹丕。手握另一半实权。不常露面,不参与行动。他自然也有特殊能力——

曹丕:“威世压制”。说白了hin简单,在“王”面前,只有臣服。自带bug的极品技能,所有技能在他面前都会被压制,可以直接理解成“封印”。没错,任性离谱!(刚看完就是上头,谁也别想再欺负我子桓小白菜)

但是吧.......世界不能失衡,必得有所牵制。所以——

没错,时光的时间控制可以制衡。不过,想在曹丕的压制下强行逆转时间流,会耗尽生命力滴。说白了,时光的时间控制就是逆天但也贼耗蓝的开挂类技能,一般不用。跟曹丕对扛的话,就是两败俱伤,直接世界重组吧~

还好他俩也不会对立。

 

昨晚真的是高温配蚊子,整宿没睡着.醒了就开开脑洞,开着开着又睡过去,醒了又接着开...... 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设计,记一下吧,等想写了有个“种子”好发芽~

 



卖火柴的光电硕士

【四时/门时】屠龙战士时光

整了个可能让人眼前一黑的拉郎,戳这里 

整了个可能让人眼前一黑的拉郎,戳这里 

卡尔的胸

占tag致歉 求本

来晚了,还有没有宝贝出本呀

孩子好馋到乡翻似烂柯人啊(ˊᵒ̴̶̷̤ꇴᵒ̴̶̷̤ˋ) 

来晚了,还有没有宝贝出本呀

孩子好馋到乡翻似烂柯人啊(ˊᵒ̴̶̷̤ꇴᵒ̴̶̷̤ˋ)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父母爱情(十八)

余晨10岁的时候,拍了一个圣诞节的广告,回家后吵着爸妈也要过圣诞节。


余从戎说:“过个蛋。”


余夜说:“妈不让过圣诞节!”


余晨哭闹,平小绒也跟着起哄,说要过圣诞节。


余苹果扛起余晨,满屋子转,逗得他又哭又笑。


“让我看看,咱妈怎么不让我们大明星过圣诞节呢?”


平河说:“就是热闹一下而已,孩子什么都不懂。”


余从戎没再说什么。


平小鱼和余苹果冲进外面的大雪,去给余晨置办过圣诞季的物件,没多久,就买回来一大堆。


一家人把一棵很大的圣诞树布置起来,余苹果还买了福字,小灯笼,红包。


余从戎说:“你这算什么,中西结合。”


余苹果说:“妈......

余晨10岁的时候,拍了一个圣诞节的广告,回家后吵着爸妈也要过圣诞节。


余从戎说:“过个蛋。”


余夜说:“妈不让过圣诞节!”


余晨哭闹,平小绒也跟着起哄,说要过圣诞节。


余苹果扛起余晨,满屋子转,逗得他又哭又笑。


“让我看看,咱妈怎么不让我们大明星过圣诞节呢?”


平河说:“就是热闹一下而已,孩子什么都不懂。”


余从戎没再说什么。


平小鱼和余苹果冲进外面的大雪,去给余晨置办过圣诞季的物件,没多久,就买回来一大堆。


一家人把一棵很大的圣诞树布置起来,余苹果还买了福字,小灯笼,红包。


余从戎说:“你这算什么,中西结合。”


余苹果说:“妈,我还买了你爱吃的瓜子。”


兴师动众准备好了,余晨却兴趣缺缺,跑去和平小绒一起去玩余苹果带回来的飞机模型。


入夜,孩子们都睡了,平河一个人收拾。


说是收拾,但还没有动手,只是安静地坐在树下。


余从戎说:“坐这干什么,还不睡觉。”


平河说:“又想睡觉了?”


余从戎说:“去你的。”


平河说:“这树再放两天行吗?挺好看的。”


余从戎说:“行啊。”


平河拉着余从戎并排坐下,圣诞树的彩灯还在闪烁,平河摸着余从戎的脸,脸上的那道疤痕,已经淡得几乎看不见了。


“活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平河说。


余从戎笑了笑,表示同意。


“第一次知道圣诞节,是你告诉我的。”余从戎说。


“庆幸我知道。”平河说。



于是,不知不觉,很多个圣诞节过去了。


平小鱼和余苹果像他们的父母一样,逐渐长成参天大树,庇护着弟弟妹妹,还有爸妈。


闲暇时间,也会看看余晨的影视作品,活在花花世界里的弟弟,和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有一天,大明星余晨的绯闻弄得人尽皆知,更是惊动了平小鱼和余苹果两位军首长,都打电话回来问候父母。


余从戎说:“你们有没有好好工作,怎么还有时间看八卦。”


余苹果说:“我们关心弟弟的事,能叫八卦吗?”


余夜好几天都在为三哥抱不平,嫌弃外人多嘴,对大明星谈恋爱指指点点。


余从戎让她该干嘛干嘛去,一家人最淡定的就是他。


“烧水干什么?”平河问。


“泡茶。”余从戎说。


“我帮你吧。”平河说。


“你跟在我屁股后面干什么。”余从戎说。


“余晨的事,就由他去?”平河说。


“这几个孩子,哪个没点个性,我以为余晨只是从小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谁能想到家里能出个大明星。”余从戎说。


“那,孩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平河说


“谈恋爱怎么了,还不让人谈恋爱了。”余从戎说。


他不常做家务,东西放在哪也不知道。


平河说茶叶在厨房的柜子里。


余从戎把平小绒买的茶叶找出来。


“再说,谈了也得分。”余从戎说。


平河听了这话,笑道:“我就知道。”


余从戎说:“你知道什么?”


平河:“其实你也不同意。”


余从戎说:“废话,谁配得上余晨。”


平河笑了,“总会有配得上的。”


余从戎说:“有了再说。”



书房里。


“照片记得还我。”平小鱼说。


“知道了。”平小绒说,“这都是当年你们一家四口珍贵的照片。”


大作家平小绒的长篇小说已经接近尾声,大哥为她提供了大部分的资料。


“哥,过去的事,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平小绒说。


“书名想好了吗?”平小鱼说。


“就叫平小鱼首长回忆录。”平小绒说。


“别闹。”平小鱼说。


“哥,我其实想好了,父母爱情,怎么样。”平小绒说。


“挺好。”平小鱼说。


“他们确实是真的爱情。”平小绒说。


“真的好像我们都是顺带的。”平小鱼说。


“顺带的也很幸福。”平小绒说。


“是,很幸福。”平小鱼说。


没多一会儿,余夜就来喊人了,催着他们快点,今天是余晨的电影首映,一家人都要出席首映礼。


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看的时候,免不了情绪有点激动。


但结束后,一家人走在一起,就开始欢声笑语。


余夜说:“爸妈,你们觉得,你们最爱的小儿子,演的怎么样啊?”


平河说:“非常好。”


余从戎说:“比我当年的威风,还差那么一点儿吧。”


“我叫余从戎,第七穿插连一排长。“


”别人冲锋,都是前面有敌人,我冲锋,我前,我后,我左,我右都是敌人。”


“平河,拿重机当轻机枪使的主,人和枪都是我在淮海收的。”


后来,我们过完了一生。


(完)



素坤逸游泳
平和从容 年岁 冬与狮原著向...

平和从容 年岁 冬与狮原著向 


老余,那是我们的边界,家的方向吧。

雪山,冰河,炮火纷飞,但是春天终将到来。

平和从容 年岁 冬与狮原著向 


老余,那是我们的边界,家的方向吧。

雪山,冰河,炮火纷飞,但是春天终将到来。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没人能从余从戎嘴里抢到食物,除...

没人能从余从戎嘴里抢到食物,除了平河。疯狂啃大奶酪的小戎也很愿意和老公一起吃。

没人能从余从戎嘴里抢到食物,除了平河。疯狂啃大奶酪的小戎也很愿意和老公一起吃。

夏芷亦动笔ing
@唐璇不自知 姐姐不用谢 还...

 @唐璇不自知 姐姐不用谢 还挺好听哈哈哈哈哈哈

 @唐璇不自知 姐姐不用谢 还挺好听哈哈哈哈哈哈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南腔北调,各种方言朗读【平河x...

南腔北调,各种方言朗读【平河x余从戎】同人文😶‍🌫️


播放快乐文学 

南腔北调,各种方言朗读【平河x余从戎】同人文😶‍🌫️


播放快乐文学 

素坤逸游泳

B站→这里 


“都是神枪手,他和平河哥哪个厉害?”

B站→这里 


“都是神枪手,他和平河哥哪个厉害?”

ZAN猫儿
过了很多年,袁朗渐渐老去,长出...

过了很多年,袁朗渐渐老去,长出了皱纹,生出了老年斑。而吴哲依旧是一张不老的脸,有着阳光一般的笑,清澈的眼神。只是吴哲的脸上,再也没有了色彩。所有的一切,被定格为了黑白。

【袁哲】假如爱有天意-哔哩哔哩】 https://b23.tv/RWKLxjW

过了很多年,袁朗渐渐老去,长出了皱纹,生出了老年斑。而吴哲依旧是一张不老的脸,有着阳光一般的笑,清澈的眼神。只是吴哲的脸上,再也没有了色彩。所有的一切,被定格为了黑白。

【袁哲】假如爱有天意-哔哩哔哩】 https://b23.tv/RWKLxjW

白草花鹭水

【源晨/君晨】华灯初上(3)

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 这样的放肆

是什么让你这样迷恋 这样的放肆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父母爱情(十七)

平小鱼寄来了一套书,余晨和余夜看个没完,是儿童科普知识书。


两个人看到讲双胞胎知识的图,就激烈讨论起来。


图上双胞胎头对着脚,脚对着头,于是余夜说自己骑着余晨十个月。


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吵,平河无奈一笑,心里又回味起刚有双胞胎时的喜悦心情。


当时,老大已经参军一年,老二刚刚离家,他们打算再生孩子,努力是努力了,但到底能不能有,并不是很在意。


享受努力的过程就行了。


孩子离开家的失落,很快就被两人世界的快乐取代。


余从戎下班一推门,就看见平河在摆放晚饭,他们一边吃饭,一边...

平小鱼寄来了一套书,余晨和余夜看个没完,是儿童科普知识书。

 

两个人看到讲双胞胎知识的图,就激烈讨论起来。

 

图上双胞胎头对着脚,脚对着头,于是余夜说自己骑着余晨十个月。

 

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地吵,平河无奈一笑,心里又回味起刚有双胞胎时的喜悦心情。

 

当时,老大已经参军一年,老二刚刚离家,他们打算再生孩子,努力是努力了,但到底能不能有,并不是很在意。

 

享受努力的过程就行了。

 

孩子离开家的失落,很快就被两人世界的快乐取代。

 

余从戎下班一推门,就看见平河在摆放晚饭,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平河说。

 

“嗯,事情多。”余从戎说。

 

平河夹菜,“那多吃点,别累着了。”

 

余从戎说,“你今天早上走得也比平时早。”

 

平河说:“小王最近工作很不着调,一心想找对象,工作也不好好做,还得帮他擦屁股。”

 

余从戎说:“小王,相貌也不太差吧,找不到对象?”

 

平河说:“别人一打听,说他嘴碎,就不干了。”

 

余从戎说,“话多也算毛病?”

 

平河说,“那怎么能一样,有的人话多招人喜欢,有的人招人讨厌。”

 

余从戎笑:“好吧,不过找对象,要好好挑。”

 

平河说:“我难道不是你随便捡的?”

 

余从戎:“看起来随便,其实精挑细选。”

 

平河说:“那还是我的运气比较好,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就被你捡到了。”

 

饭吃的差不多了,小黄就溜着墙根进来了。

 

小黄是营长家的狗,进来后就呜呜叫,从前是平小鱼喂它,现在儿子不在家,平河去厨房拿出小狗盆,把饭菜倒进去拌了拌,小黄欢快地吃了起来。

 

“这狗都快成咱们家的了。”余从戎说。

 

“也不能怪小黄,营长家伙食太差了,他们家的饭也就他们两口子能吃。”平河说。

 

余从戎说,“小黄好像胖了。”

 

平河说,“要生小狗了。”

 

他们逗了一会儿狗,平河搂住余从戎的腰,把耳朵贴在他肚子上。

 

“干什么?”余从戎说。

 

“听听有没有孩子。”平河说。

 

“年纪大了,生不出来了。”余从戎。

 

“要是没有,是我不够努力,不是你生不出来。”平河说。

 

平河工作越来越忙,每次回家都很晚,余从戎吃了几天的食堂,有点不想吃了。

 

这日,他下班早,回到家里空荡荡的。

 

他想做点什么,但是房间里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在单位,一天没他都不行,在这家里,他除了给平河做老婆,好像没什么用武之地。

 

营长家里飘来了煮玉米的气味,看来他们晚上要啃玉米了。

 

要不做顿饭?

 

但余从戎想起他之前烧坏的锅,还是算了。

 

家里最近刚安了电话,余从戎坐下摆弄起来,给平河打了个电话。

 

总机接起,清甜女声回应,余从戎说,“找平参谋长。”

 

平河刚把小王做坏的材料修改好,赶紧去听电话。

 

余从戎只说了一个字,平河就听出来了。

 

“怎么了,小戎,我快回家了。”

 

“我肚子饿了。”

 

平河忍不住笑,“马上回去给你煮面。”

 

总机室里传出来通讯连女兵的笑声,偷听平参谋长和余团长打电话,是值班的乐趣。

 

过了几日,中午在食堂打饭,通讯连女兵们看到平河,就凑在一边窃笑。

 

小王拿着饭盒,挡着嘴,捏着嗓子学,

 

“怎么了小戎?”“我肚子饿了。”“等老公回家给你煮面。”

 

平河斜他一眼。

 

“参谋长,余团长真的连面条都不会煮啊。”小王说。

 

“他会开坦克就行了。”平河说。

 

“哎,那你的手也是拿枪,拿笔的手。”小王说。

 

“主要是给余从戎做饭的手。”平河说。

 

小王捂着半边脸,牙被酸倒了的样子,“通讯连的可跟我说了,你们那点悄悄话,全被他们听去了。”

 

平河说:“你跟女兵走这么近,怎么还不见找到个对象。”

 

小王语塞。

 

天气渐渐暖和了,人的心情应该都不错,但是营长家里却吵吵闹闹。越到晚上,平河和余从戎气氛温馨时,营长和夫人的吵闹声就更大。

 

这天,余从戎在泡脚准备睡了,隔壁又有声音,这次还摔上东西了。

 

平河说,“我去看看吧。”

 

余从戎擦干了脚,“我跟你一起吧,你哪里会劝架。”

 

营长家门虚掩着,平河推开门,看到两人正吵得不可开交,营长本来就不年轻的脸,似乎更黑了。

 

平时觉得他嘴皮子很笨,怎么骂起老婆来这么溜。

 

“营长你们别吵了,等会一院子的人都被喊起来了。”

 

平河低沉的嗓音,很快淹没在摔摔打打中,营长及夫人过于投入,两个大活人站屋里,浑然不觉。

 

余从戎看不下去,上去拉了营长一把。

 

营长这才回过神来,怔忡的看了余从戎一眼,“哦,你来了。”

 

“吵什么啊,都几天了。”余从戎说。

 

话音还没落,一个破了的茶杯就飞了过来,营长一躲,正砸在余从戎的额头上。

 

余从戎叫了一声,平河冲过来,“给我看看!”

 

血顺着手指缝流出来,被砸了一个口子。

 

平河快心疼死了,真不该管别人的闲事,打死都不要管。

 

“走回家!”

 

平河拿了手绢给余从戎捂着伤口,他们身后的门里,另外两个人互相埋怨。

 

余从戎说,“你进去,速战速决,真不管我怕他俩闹出人命。”

 

平河无奈又推门进入。

 

余从戎在外面听到他男人冷冰冰说道,“赶紧把嘴闭上,余从戎要是被你们打出个好歹,你们俩不把对方打死,我先把你们打死,这是我说的。”

 

余从戎捂着脸,差点笑出声来,他说的速战速决不是这个意思啊!

 

伤是小伤,不过也挺深,平河把帮余从戎包扎好,伤口旁边有点肿。

 

平河拿了软点的枕头,让余从戎睡,免得夜里碰到了会疼。

 

一点点问题,余从戎不当回事,很快就睡了。平河却在想,之后吃饭,应该注意忌口的事,否则头上要留疤的。

 

幸福日子多久了,他都快忘记,余从戎怎么会怕疤痕,他们脸上,身上的伤疤还少吗。

 

早上,余从戎出门,院里人关心他,问他头怎么了,余从戎给营长留足了面子,说自己不小心撞的。

 

然而邻居们昨夜分明听到摔打和吵闹声,由此推断,平参谋长把余团长打了,真是震惊军区的大新闻。

 

很多事情,传到小王的耳朵里,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平河把余从戎打了这事,他听了不禁咂舌,余团长这种为所欲为的婆娘,到底还是会被收拾的。

 

余从戎的领导对他十分关心,还专门找他谈话,余从戎这种强势能干的人都被打了,显然是生活上遇到了困难。

 

余从戎听的一头雾水,领导说,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组织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最后还是政委告诉他实情,余从戎为平河大呼冤枉。

 

政委说,“我觉得平参谋长这个人,看起来很斯文,有时候还是很野性的,毕竟他以前……”

 

余从戎说,“政委同志,你的觉悟不行,不过要证明平参谋长对我特别好也很简单,邀请你到我们床底下住几晚,体会体会。”

 

政委老脸一红,立刻走了。

 

休息的日子,都快中午了,余从戎还在蒙头大睡。

 

平河也不吵他,一个人在厨房准备午饭,做着做着有点奇怪,余从戎怎么睡这么久。

 

虽然常识告诉他,余从戎不会因为头被茶杯砸了而出现什么问题,但他的腿还是带他回到卧室。

 

他擦了擦手,叫了几声。

 

余从戎醒了,“天这么亮了?”

 

平河说:“天不光亮了,都快要黑了。”

 

余从戎睡眼惺忪地对他笑。

 

这几日,余从戎确实很困乏,在单位开会,也会打瞌睡,有一次,在车里也睡着了。

 

渐渐地,他也察觉出不太对。

 

老二已经走了小半年了,他和平河的造人计划几乎也天天没有断,应该是有孩子了。

 

想起从前有平小鱼的时候,也很爱睡觉,在田里地头,都能睡着。

 

毕竟生过两个儿子了,余从戎有了一些经验。

 

他早上抽空去了趟卫生所,果然有了,已经一个多月了。

 

军区就那么大,有点事就会传开,所以走的时候,余从戎跟大夫说,“我过来的事,先保密行吗?我们家有点事传得太快。我这还得上一天班才能回家,我想自己告诉平河,不想他先从别人嘴里知道。”

 

大夫表示理解,说包在她身上,等会儿小护士来问,我就说你是给小兵拿药。

 

晚上,平河照旧是努力造人。

 

完事后,平河说,“其实不再生,就咱们两个这样过下去,也很好。”

 

余从戎说,“晚了,已经有了。”

 

平河说:“这么快?不是才做完?”

 

余从戎说:“你傻不傻,那之前的都白干了?”

 

平河一下子坐起来,把桌上的台灯拧开。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余从戎拉开桌子上的抽屉,把自己的化验单拿出来,“早上查出来的。”

 

平河看了好几遍,高兴得快疯了。

 

“你真能瞒我。”

 

“瞒了八小时也算瞒着?”

 

平河挠挠头,“也是,你如果打电话给我,又要被偷听,很快就传开了,不到三个月不能说的。”

 

余从戎说:“这是哪里来的规矩,老大老二也没这样过。”

 

平河说,“现在是最小的孩子,总是娇贵些,听我的,先不说行吗。”

 

余从戎说,“那就不说,反正现在也看不出来。 

 

后来,平河和余从戎即便是通电话也很注意。

 

这天,平河要下班晚点,给余从戎打电话。

 

小王竖着耳朵听着。

 

平河说:“锅里有鸡汤,你自己喝,饭你也先吃吧。”

 

电话那头,余从戎仿佛说的是,“等你回来吧。”

 

平河说:“你先吃,现在不能挨饿。”

 

电话打完,小王忍不住说,“我就不明白了,余团长怎么就那么娇气,还不能挨饿。”

 

平河说,“你又没老婆,能明白什么。”

 

总机室又开始热闹了,女兵说,“平参谋长什么意思。”

 

另一个重复道,“你先吃,现在不能挨饿,余团长肯定有孩子了!”

 

其他几人连连点头。

 

以后,就有更多热闹可看了。

 

白草花鹭水

【源晨/君晨】华灯初上(2)

或许这就是注定 

或许这就是注定 

粥公瑾♪哒叭将

门栓不是奶妈 01

酒局上的脑洞,胡说霸道的EG,认真就输了哦~

----------------------------

1.

门闩托了托肩上的背包,开始在身上翻找家门的钥匙。

唉,旅行有时候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知道,习惯了上海温润润的日光和潮湿的空气的人,在黄土高原的毒日头下多待几日还是比较折磨人的。

漫漫黄沙,一眼望去跟个大蒸笼似的。一呼一吸间,干烈烈的没什么水汽,倒是有些淡淡的砂砾味儿。

尤其是在返程中,行李数量还突然加了倍。他不禁磨了磨牙,偷摸着问候了一遍给他增负的这位老同学。


“你以为我白白给你当一回导游啊?”卞融挽了挽耳边长发,神色颇为理直气壮。

“大小姐,你说...

酒局上的脑洞,胡说霸道的EG,认真就输了哦~

----------------------------

1.

门闩托了托肩上的背包,开始在身上翻找家门的钥匙。

唉,旅行有时候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要知道,习惯了上海温润润的日光和潮湿的空气的人,在黄土高原的毒日头下多待几日还是比较折磨人的。

漫漫黄沙,一眼望去跟个大蒸笼似的。一呼一吸间,干烈烈的没什么水汽,倒是有些淡淡的砂砾味儿。

尤其是在返程中,行李数量还突然加了倍。他不禁磨了磨牙,偷摸着问候了一遍给他增负的这位老同学。

 

“你以为我白白给你当一回导游啊?”卞融挽了挽耳边长发,神色颇为理直气壮。

“大小姐,你说的做导游是指微信聊天框里推荐的五个景点么?那加起来不到30个字!”

“正好,所有东西加算上背包也不超过30斤。老同学,咱们这同窗情谊不说重比千斤吧,30斤也没有是不是说不过去了?”

 

门闩无奈的背起他又呆又沉的行李。

投降了,他居然妄图和卞大小姐讲道理。有这功夫,他还是想想如何跟家里的太子爷,交代这趟他独自出门数日——没错,只身一人的旅行,以及老同学送的礼物吧。

 

钥匙在锁孔上一边转动,他一边在想:

家里边这位太子爷......少不了进门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嗨,习惯了。

不能好了。

 

没动静?

“时光?”

“时光,我回来了!”

 

.......

塌天了不是!

刚刚开门他就觉得奇怪了,平日里隔着门就该开麦骂人了,今儿怎么那么安静?!

好家伙,太子爷呢?他那么大一只的太子爷呢?

“时光!”

“时光!!”

 

夭寿啦——

狗丢啦!!

 

2.

时光,极品......博美犬一只!

门栓爸爸自小养大一只老博美,心肝肝,门栓亲姑姑的待遇。

到了年纪成家立业,争气的生了六只小奶狗。可惜这气只争了一半,最终仅仅活下来一只。

心尖尖,独苗!

 

门栓爸爸原本也四处联系了买家。可谁知道小崽子刚出生的时候明明还气若游丝、哼哼唧唧。等毛长全了,人(gou,不是)也虎了。那一双溜圆的小眼睛,又亮又凶,根本看不出是月份刚满、乳牙没齐、但凡多走两步都能摔趴的样子。别人家奶狗挤在妈妈身边先学走路,它颤颤巍巍先学骂人,呜呜嗷嗷的,贼凶!

一个个买家来了又走,门栓爸爸放弃了。

“崽子气场太强,没有人敢买!”

 

三个月后,小崽子算是长出样子了。

通体雪白,每一根毛都亮绒绒的炸开。比雪球柔软、比蒲公英坚韧。嘴型微微上咧总是在笑的样子,偏偏眼睛上绒绒的小短毛像极了垂下的睫羽扇,给人一种无时无刻都在受委屈的错觉,无辜极了。但小家伙的眼睛更圆更亮了,湿漉漉的......透着凶!

简单一句话,漂亮!

彼时门栓爸爸正沉迷兰晓龙。看着电视剧里,西北道大太阳下快活肆意的天星老魁,又看看自家跑起来犹如一道流光闪过的小崽子,老爷子一拍大腿:

“以后,就叫时光!”

流光最易把人抛。但人嘛,活的就是这么个鲜活气~

老头得意!

 

等门栓收拾好行李准备出门闯荡的时候,这边厢老爷子一手抱着他姑姑,一手拎起他“表弟”塞进他怀里。振振有词、叮咛嘱咐:

“自己出门在外,带着时光跟你做个伴吧。咱不靠个头,就凭这脾气,也能给你守一屋疆土。”

“你也得好好照顾他,这是咱家独苗来着!”

明白了,他是太子爷呗!

 

可现在,出门半个月,太子爷不见了——

好家伙,狗去楼空!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父母爱情(十六)

他们在一起后,分开的时间没有超过二十天。


这次余从戎要去外地出差,要走一个多月,他和平河都有点受不了。


但又是不得不去,那些新型武器余从戎想见识,还有全国各地来的军工专家都会到一起。


平河收拾行李,他是收纳天才,一堆东西,能塞进一个箱子里,花生,瓜子带了好几包。


“别塞了,哪里吃得了这么多。”余从戎说。


“吃得了。”平河说。


“我是去开会,学习,带一堆零嘴,让人笑掉大牙。”余从戎说。


平河只是笑,东西却没有拿出来。


“吃不了,就分给别人一点。”


余从戎甩手掌柜,要出远门,什么都不用自己张罗,只好去铺床。


孩子他也不担心,余晨和余夜像两...

他们在一起后,分开的时间没有超过二十天。


这次余从戎要去外地出差,要走一个多月,他和平河都有点受不了。


但又是不得不去,那些新型武器余从戎想见识,还有全国各地来的军工专家都会到一起。


平河收拾行李,他是收纳天才,一堆东西,能塞进一个箱子里,花生,瓜子带了好几包。


“别塞了,哪里吃得了这么多。”余从戎说。


“吃得了。”平河说。


“我是去开会,学习,带一堆零嘴,让人笑掉大牙。”余从戎说。


平河只是笑,东西却没有拿出来。


“吃不了,就分给别人一点。”


余从戎甩手掌柜,要出远门,什么都不用自己张罗,只好去铺床。


孩子他也不担心,余晨和余夜像两匹野马,不会太想他,平小绒懂事,跟她说清楚,也不会哭。


全家最拖泥带水的,就是平河了。


“这次去了,又能认识很多新朋友。”平河说。


“什么新朋友?”余从戎没太在意。


过了一会儿,才寻思过味儿来。


“你是不是又犯病了。”


平河从来没跟余从戎红过脸,就算他态度再不好,也是笑呵呵的。


“没有。”


余从戎夺过平河手里的枕头,在他头上轻轻砸了一下。


“你,太小看我了,当我是什么水性杨花的人呢。”


“别这么说自己,是人见人爱。”


被人夸总是高兴的。


余从戎笑得像个孩子,更笑平河连吃醋都是温柔的。



平小鱼和余苹果见过父母因为他们的“小画家”朋友产生的小小摩擦。


但余晨和余夜,却见识过亲妈明明自己“红杏出墙”,却离家出走的嚣张行为。


余从戎人缘好,平河从来都知道。


他单位里那些人,就爱跟他献殷勤,不管是手底下的人还是上级,但总也在正常的范围内,所以平河不往心里去。


但有段时间,平河发现余从戎办公桌多了很多吃的,每次去接他下班的时候,那桌上都满满当当的。


有时候是水果,有时候是饼干,甚至有一次竟然放着一盘肘花。


是日,平河果然看到余从戎后面多了个跟屁虫,模样颇为清秀的一个小兵。


他稍微打听一下,知道是新调来的,很会巴结余团长。


但那种眼神,他看一眼就明白,那不叫巴结,叫爱慕,叫追求。


平河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余从戎被人簇拥惯了,他肯定知道别人什么意思,会有分寸。


但这次,小兵似乎是没有收敛。


余从戎的桌上照旧是很多吃的,还多了一个盆栽。


平河还发现,余从戎办公室里常用的毛巾也多了一块新的。


小兵爱慕人的方式,过于女气了,平河想。


这种体贴入微,简直是要砸他的饭碗,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几天,余从戎觉得日子也过得太好了。


在单位有新兵投喂好吃的,回到家,平河又炖肉又包饺子。


“你难道又涨工资了?”余从戎说。


“没有啊。”平河说。


“那这个月的伙食费似乎高出许多。”余从戎说。


“你什么时候也管起家里的账来。”平河说。


“本来没太在意,那天看到营长夫人在贴野菜饼子,感觉咱们家最近油水太足了。”余从戎说。


“再怎样也不能在牙缝里省。”平河说。


余从戎撇嘴,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叠放在椅背上,笑滋滋的抬头看平河。


“说吧,你又在闹什么别扭。”


平河拿了洗好的热毛巾,在余从戎脸上擦。


“轻点,烫!”


平河又抓起他的手,像伺候余晨那样,擦手。


余从戎永远这样先发制人,明明是他和别的男人来往“甚密”,却每次都说是平河闹别扭。


平河也有自己的方式来纠缠他。


“我上次买的苹果好吃吧?”他问。


“好吃。”余从戎回答。


“我上次做的肘花味道怎么样?”平河问。


“好吃。”余从戎说。


“我给余晨买的饼干怎么样?”平河问。


“你问余晨去,我没吃。”余从戎说。


“咱们家的花养的怎么样?”平河问。


“很好啊。”余从戎说。


“旧毛巾是不是太硬了。”平河说。


余从戎按住他给自己擦脸的手,“旧的舒服。”


“那,你还吃别人的,用别人的。”平河说。


他的手,捏着余从戎的下巴,有点用力。


“放开,弄疼了。”余从戎说。


平河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推到床上。


咬在喉结上,不疼,但毕竟是脖子,余从戎看着屋顶,有点想笑。


“你生气了?”


“你说呢?”


“我觉得,你没那么小气,军营里到处都是男人,要是生气,可没完了。”


“我没那么小气,只是不想新兵蛋子,盯着老婆屁股看。”


唉……


余从戎的屁股,又要受罪。


夜里,余从戎都快要睡着,平河还在提这茬,“把那个小兵调走。”


“我哪有那么大权力。”


“你不说,我说。”


余从戎轻笑,“你们炮校的参谋长手都伸到我们军工厂来了。”


只要是有人,就会传闲话。


小王又偷偷跟平河支招,“余团长不是有相好的吗?你也可以有啊。”


平河拉着脸,“胡说八道什么?”


小王说:“我们都知道了,就余团长手下新来的那个孩子。”


平河说:“那算相好?那只是余从戎的一个追求者。”


小王一口壮阳茶喷出来,“参谋长,你心也太大了,追求者?结婚了还能有追求者?”


过了些日子,余从戎发现,最近来院里送信的邮差,变成了一个女兵。


有一次,老大和老二一起来信,有两封,女兵还和平河多嘀咕了几句,过了两天,又送来一本书给平河。


余从戎看着桌上的诗集,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来看看,几首酸诗,还不如他写的 。


傍晚,余从戎下班,小兵突然来报,“团长,平参谋长把咱们的黑板报擦掉了,我昨天写了一下午呢。”


余从戎出去,发现平河人已经不见了,墙上的黑板报被擦了一部分,是小兵写的“向余团长学习”云云的文章,极尽溢美之词。


在他的男人看来,这分明就是情书。


余从戎说,“随便抄点文章上去吧。”


他下班往家赶去,平参谋长真是无法无天了。


回到家,饭菜都已经做好,余从戎却在卧室里,不上桌吃饭,平河让三个孩子自己吃。


“不吃饭吗?”平河问。


余从戎把那本诗集扔给平河,“吃精神食粮吃饱了。”


平河接住,放在桌上。


“为什么擦我们的黑板报。”


“为什么收女兵的诗集。”


余从戎问。


“我……”平河要解释。


余从戎却推了他一把,“让开!”


“你去哪?”


“离家出走。”余从戎说。


余晨啃着鸡腿,看着妈妈一阵风一样跑出去。


紧跟着,爸爸也跑了出来。


“爸!!!”余晨大叫。


平河迈出的腿,又收回来了,余从戎从前骂过他,以后不许丢下孩子。


“怎么了儿子。”


“爸,再给我盛一碗饭。”


平河给三个孩子都添了饭,然后说,“爸出去一会儿好吗,等会你们吃完了,余晨可以带着妹妹到院子里乘凉。”


“你去哪?”余晨问。


“你妈离家出走了。”平河说。


“为什么。”余晨淡定地问。


“爸惹他生气了。”平河说。


余晨像大人一样拍拍平河的肩膀,“爸,你得当心,小王叔叔外面很多人都盯着我妈呢。”


平河被儿子逗得哭笑不得。


余从戎第一次离家出走,平河猜他除了去单位,也不会去别的地方。


果然,单位大院的军用卡车大灯亮着,平河叫了两声余从戎,然后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了车。


夏夜里蚊子多,余从戎已经被叮了好几下,正在挠。


“生气了?”平河问。


“你说呢?”余从戎说。


“怎么一声不吭就往外跑。”平河问。


“你追来的太慢了。”余从戎说。


“你第一次跑出来,没经验。”平河说。


余从戎怒目,平河竟然学得油嘴。


“别生气,是余晨他们叫我,我总得把孩子安顿了,你以前不是骂过我。”平河说。


余从戎脸色缓和,却还是瞪他。


平河心里却高兴,他发现他真的很喜欢余从戎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个性,多少人爱慕他,他都不许平河生气,小女兵只是受了小王的指使,给他送了一本书,余从戎就气得离家出走。


“那个送信的女兵是小王安排的,故意逗逗我们。”平河说。


“他那方面不行治好了吗?”余从戎说。


“不太清楚,可能好不了了吧。”平河说。


“活该。”余从戎说。


平河摸着车里的物件,“新型军用卡车?”


“是啊,昨天才到的。”余从戎说。


平河往远处看了一眼,坦克。


坦克的驾驶舱真的太小了,他们体验过,除了足够刺激,但有点施展不开。


这个卡车就不一样,真的很宽敞。


10吨的大卡车,摇晃起来。


余从戎喘气,“这车我还没试驾过……”


平河说:“这不就试了。”


最后,两个人才拉着手回家,余从戎什么气都消了,路上他们嘀咕着,孩子肯定都睡了。


一进大院里,邻居们还在乘凉。


走过的时候,对着他们意味深长地点头。


“你们还不睡?”平河说。


营长夫人说,“听说模范夫妻闹别扭了,我们都来开开眼。”


平河说:“误会,没有的事。”


余从戎说:“军人家属,别瞎嚼舌头!”



明日就要启程,平河说早点睡。


躺在床上, 余从戎说起孩子,平河让他放心。


余从戎说没有什么不放心,孩子都长大了。


平河说:“你是不是也想他们小时候了。”


余从戎说是。


“其实也不是不能再生个小的。”平河说。


“还是不要了,老二这次这个对象都快一年了吧,很快结婚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我儿子和孙子一样大,我还想要脸。”余从戎说。


“那算了,本来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为了生孩子。”平河说。


“如果没有孩子,不是很没意思。”余从戎说。


“如果没有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平河说。




关爱小萌龙成长协会

如果有来生

清明特辑x


余从戎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


天上有十个月亮,但大地仍然是昏昏沉沉。


脚底下踩的,是黑色的彼岸花。


他多想跟一个人说说,这死后的世界,没啥稀奇,就像燃烧弹炸过的土地,黑漆漆。


但他东张西望,没有一个人。


我愿化身石桥五百年,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


余从戎看着眼前破败的木头桥,想起来平河的碎碎念。


“余从戎,喝了它,去投胎。”


桥下的破烂摊子上,变戏法一样摆着一个碗。


孟婆汤。


余从戎笑了,...

清明特辑x


余从戎不知道死后的世界是这样的。

 

天上有十个月亮,但大地仍然是昏昏沉沉。

 

脚底下踩的,是黑色的彼岸花。

 

他多想跟一个人说说,这死后的世界,没啥稀奇,就像燃烧弹炸过的土地,黑漆漆。

 

但他东张西望,没有一个人。

 

我愿化身石桥五百年,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

 

余从戎看着眼前破败的木头桥,想起来平河的碎碎念。

 

“余从戎,喝了它,去投胎。”

 

桥下的破烂摊子上,变戏法一样摆着一个碗。

 

孟婆汤。

 

余从戎笑了,真有这玩意。

 

喝了不会真的失忆吧。

 

“前尘往事,尽散如烟。”

 

余从戎拿起碗。

 

好吧。

 

他想,这一生是无怨无悔的。

 

他死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遗言。

 

如果有的话,他想这样说:我这一生,没有什么遗憾,想要的从来都得到了。

 

想当兵,就上了战场。

 

想爱人,就遇到了平河。

 

想做英雄,就壮烈牺牲。

 

一饮而尽。

 

心思空空,除了潇洒开朗的性格,什么都不剩了。

 

“余从戎!”平河大喊。

 

余从戎被吓了一跳,扭过头。

 

他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爽朗一笑,新来的。

 

他指了指碗,“没那么难喝,别怕。”

 

平河无言,沉浸在他新生的笑容里,然后看着他走上桥,消失在黑色的迷雾中。

 

——

 

诗集《远离河童》

 

第五首:如果有来生

 

作者/余从戎

 

下辈子,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

 

如果他还有一点点像你,

 

如果他还有一点点像我,

 

我希望他们认识。

 

如果他还有一点点像你,

 

如果他没有半点像我,

 

我还是希望他们认识。

 

如果他们没有半点像我们,

 

我想对他们说,

 

祝你们好运。



白草花鹭水

【源晨/君晨】华灯初上(1)

不回头两个方向 

不回头两个方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