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曦

53.4万浏览    718参与
° 悠然
【all曦】囚爱-贰.下

【all曦】囚爱-贰.下


【all曦】囚爱-贰.下

 

花如故

发情期(为师为兄番外H)

双性,3000字预警.

废话不多说,吃肉就行,也当做我消失这么多天的抱歉,请各位小可爱们笑纳,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就没更,对不起大家啦!花花先向你们道歉!啾咪,看文愉快!


发情期来势汹汹,蓝曦臣根本抵抗不住。

世间皆传凤与凰为一雄一雌,此言倒也没差,蓝曦臣身体特征大多表现为雄性,而又兼具雌性渴望被人驯服的欲望。女娲只创造了两只神鸟,却未曾想到他们有一日会飞升成仙,蓝曦臣在飞升的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弄得现在雌雄共体,不堪情欲侵扰的模样。

蓝忘机有公事在身,现今并不在梧桐林,哪怕他一刻不停的赶回来也需要三日的时间,何况蓝曦臣向来鄙视自己这具身体,每每情动,让幼弟给解决欲望已是难堪,怎能...

双性,3000字预警.

废话不多说,吃肉就行,也当做我消失这么多天的抱歉,请各位小可爱们笑纳,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就没更,对不起大家啦!花花先向你们道歉!啾咪,看文愉快!


发情期来势汹汹,蓝曦臣根本抵抗不住。

世间皆传凤与凰为一雄一雌,此言倒也没差,蓝曦臣身体特征大多表现为雄性,而又兼具雌性渴望被人驯服的欲望。女娲只创造了两只神鸟,却未曾想到他们有一日会飞升成仙,蓝曦臣在飞升的最后关头出了岔子,弄得现在雌雄共体,不堪情欲侵扰的模样。

蓝忘机有公事在身,现今并不在梧桐林,哪怕他一刻不停的赶回来也需要三日的时间,何况蓝曦臣向来鄙视自己这具身体,每每情动,让幼弟给解决欲望已是难堪,怎能在他处理公事的时候再去烦扰他,发信号让他回来呢?

他决定自己先解决。


好吃的兔子肉. 

曦臣哥

【忘羡曦】想停止的瞬间――预告

   我要带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逢


  六一活动贺文:【忘羡曦】想停止的瞬间


  
[图片]一次意外,让他有了可以看见别人寿命的超能力


一双可以看见自己与别人寿命的眼睛,你想拥有吗?


 “我可以看到别人的寿命……”


“我曾经说过,或许是可以阻止的,因为我看的见,或许可以”


“时钟不可以改变吗?”

“决对……无法改变……”


“看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你眼前死去,你没有什么办法吗?”

“我曾经试过去挽救,但是没有成功……”...


   我要带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逢


  六一活动贺文:【忘羡曦】想停止的瞬间


  
一次意外,让他有了可以看见别人寿命的超能力


一双可以看见自己与别人寿命的眼睛,你想拥有吗?


 “我可以看到别人的寿命……”


“我曾经说过,或许是可以阻止的,因为我看的见,或许可以”


“时钟不可以改变吗?”

“决对……无法改变……”


“看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你眼前死去,你没有什么办法吗?”

“我曾经试过去挽救,但是没有成功……”


“这双眼睛,我宁愿不要”

“为什么?”

“看着别人的生命一分一秒的流逝,而自己却改变不了什么,真的很难受”


“如果可以,我想把我的寿命给他……”


那么……

在最后的时间里好好珍惜爱的人吧

愿时光依旧温暖如日出日落时。


一曲清酒【开学佛更】

【忘羡曦】荒唐事

     我要与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思

六一活动文:【忘羡曦】荒唐事


帐中红烛落,荒唐已成舟。     
[图片]


这一切,不过一场荒唐,却仍相思

虽一场荒唐,但为此与你相思,值得

  那些荒唐事,是否还在你心头?

  让你……为此相思

悄咪咪告诉你们,这是囚爱的番外,但与正文无关,而且很刺激哦~已取得囚爱作者 @° 悠然 大大授权

     我要与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思

六一活动文:【忘羡曦】荒唐事


帐中红烛落,荒唐已成舟。     


这一切,不过一场荒唐,却仍相思

虽一场荒唐,但为此与你相思,值得

  那些荒唐事,是否还在你心头?

  让你……为此相思

悄咪咪告诉你们,这是囚爱的番外,但与正文无关,而且很刺激哦~已取得囚爱作者 @° 悠然 大大授权

° 悠然

【忘羡曦】千年歌-预

           我要与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知


六一活动联文:【忘羡曦】千年歌


[图片]


“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松开你的手。”


“我愿抛却所有,只愿你再回眸望我一眼。”...




           我要与你远走高飞


           六月,只你我相知



六一活动联文:【忘羡曦】千年歌





“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再松开你的手。”

 

“我愿抛却所有,只愿你再回眸望我一眼。”


 

                       千年痴望

                       千年等待

                       醉卧红尘

              回眸你是否仍在身后



“你,已然入魔?”

 

“这世间最难躲过的便是流言蜚语。”

 

                     千年相守

                     千年相伴

                     你若回首

                我一直在你身后

 

 

“无羡,放手吧。”

“我放过一次手,结果后悔了。老天爷再给了我一次机会,此次,我绝不放手。”


“你我乃是亲兄弟。”

“忘机,不在乎。”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相知相知


                   何谓相知

 

                   山有木兮

 

                     木有枝


                   心悦君兮 


                     君已知



一曲清酒【开学佛更】

漂亮的头像~

【同时也是和另一位同好对戏的记录】

啊,如果tag打错了,各位小可爱一定一定要告诉我啊(ฅ>ω<*ฅ)我一定删(๑•ั็ω•็ั๑)不过语气温和点哈,不然……emmmmm我估计会跟个火药桶一样

漂亮的头像~

【同时也是和另一位同好对戏的记录】

啊,如果tag打错了,各位小可爱一定一定要告诉我啊(ฅ>ω<*ฅ)我一定删(๑•ั็ω•็ั๑)不过语气温和点哈,不然……emmmmm我估计会跟个火药桶一样

曲辰

【温曦】牢笼(十九)

刚才被屏蔽了,我……


看评论

刚才被屏蔽了,我……


看评论

任店长°

冬五环

高亮:温情X蓝涣 

算是水风空落 的后续,预警也在那里

女A男O,关系混乱,家庭狗血伦理剧场


@潇洋 



温情在蓝氏已经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因为实习的早加之自身工作能力的出众,她对岗位的适应很快。


温情读的大学并不算差,她的简历漂亮,毕业后本来可以有更好的去处,但那时候她喜欢魏无羡,读书时,蓝家也一直资助她,她便放弃了其他大公司抛来的橄榄枝,安心在蓝氏待了下来。


既然在蓝氏,在这座写字楼里,无论是工作或者休息的时候,那么就会避无可避地要和魏...

高亮:温情X蓝涣 

算是水风空落 的后续,预警也在那里

女A男O,关系混乱,家庭狗血伦理剧场


@潇洋 




温情在蓝氏已经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因为实习的早加之自身工作能力的出众,她对岗位的适应很快。

 

 

温情读的大学并不算差,她的简历漂亮,毕业后本来可以有更好的去处,但那时候她喜欢魏无羡,读书时,蓝家也一直资助她,她便放弃了其他大公司抛来的橄榄枝,安心在蓝氏待了下来。

 

 

 

 

既然在蓝氏,在这座写字楼里,无论是工作或者休息的时候,那么就会避无可避地要和魏无羡碰面。

 

 

在温情进入了蓝氏,正式进了这栋写字楼里之后,魏无羡对温情又热络了起来。

 

 

之前他们彼此总是太忙,魏无羡忙着蓝家的工作,温情忙着学业和兼职,他们甚至很长时间找不到一个彼此都空闲的时间来约会,连打给彼此的电话也常常是还没说完就因重重更加紧迫的事情而被迫挂断。

 

 

 

魏无羡不解温情对他感情上的冷淡,这一个多月来,温情在感情上回避着他,连带着对她接二连三的示好服软,也变成了不明说的委婉推诿和拒绝。

 

 

 

温情总算在这个周末找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同魏无羡发了一条消息,“我有喜欢的人了。”

 

 

她决定主动和魏无羡划开这暧昧的距离,让魏无羡不必再为她花费心思,对自己那么好了。

 

 

魏无羡的消息回复的很快,问温情那个人是谁,是不是在开玩笑。

 

 

温情看了眼身旁还在对作业苦恼的蓝涣,眉间不自觉多了几分笑意,简单地回复了魏无羡,“保密。”她还不想让蓝涣和魏无羡的关系变得尴尬,或者是让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由此变僵。

 

 

 

她并非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那天的那场意外或许是有酒精,发情期以及信息素的作祟,但在被蓝涣拖着卷入炙热的情潮时,她仍是清醒理智的,当时放在药箱里备用抑制剂离沙发并不远,而她仍循着本能,临时标记了蓝涣。

 

 

 

在她意识到感情的天平已远远斜向蓝涣的时候,她对蓝涣可能有了不一样的感情后,她能做的也只能是及时止损,与魏无羡划清原本暧昧的界限,这样对大家彼此都好。

 

 

 

解决了压在心理的负担后,温情神清气爽,捏起果盘里的一枚葡萄送到蓝涣嘴边,蓝涣乖顺的张开嘴,他眼睛仍盯在笔记本屏上,手指敲打在键盘上,鼠标跟着滑动。

 

 

 

温情不打算打扰蓝涣,在投喂完那一颗葡萄后,便继续在一旁看起了存放在手机邮箱里的资料。

 

 

蓝涣突然的亲吻落在她脸颊的时候,温情还有些愣住了,而始作俑者却又装成了缩头乌龟,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对着键盘一阵敲打。

 

 

只是藏在发丝间微微发红的耳垂暴露了他,温情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而她心里却在蓝涣微微湿润的吻落在她脸上的那一瞬有些不合时宜的想起魏无羡,想起魏无羡也曾这样突然亲过她几次。

 

 

温情突然有些心烦,两个人的情侣生活不应该有第三个人的影子,她把手机合上,灯光昏暗像素不高的手机锁屏让她想起来这张照片是当时大三毕业时他们两个人趁假期偷偷跑出去旅游约会时温情偷拍的魏无羡的影子,她一下变了脸色,想起来手机里关于魏无羡的照片其实并不少,甚至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他们青葱暧昧而甜蜜的故事。

 

 

 

理智告诉温情,她应该找一个时间把手机里的这些照片删掉,最好是在蓝涣发现之前。

 

 

“你怎么了?”蓝涣伸手在温情面前晃了晃。

 

 

 

温情捉住他的手,“没什么…”,她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并自然,蓝涣大概也察觉到了,于是她掩饰着从沙发上起身,“我去倒杯水。”

 

 

她起来的时候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快九点了,于是问,“一会儿什么时候回去吗?”

 

 

蓝涣正把笔记本电脑塞进电脑包里,听到这话一时语塞,脸色也难看了几分,他想了想,才委婉地表达,“我能不能不回去?”

 

 

温情把水递给他,“你觉得呢?”然后她就看到蓝涣肉眼可见的蔫了下去。

 

 

蓝家的门禁尤其的严,更何况蓝涣还是一个omega。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温情又问他。

 

 

蓝涣恢复了生机,眼睛也亮晶晶的,“好啊,不过太麻烦了,”他想了想还是拒绝了温情,“来回太远了,而且明天周一,你还要上班。”

 

 

一来一回温情回来大概就要过11点了,他舍不得温情受这种委屈。

 

 

“我自己能开车的!”

 

 

温情只觉得他可爱的过分,本来想和他说送男朋友回去不麻烦之类的话,再顺便嘲笑嘲笑蓝涣新手上路拿不出手的车技,或许还可以在分开的时候在车上或者蓝家门口的小树荫下向蓝涣再讨几个吻。这样想着,她忍不住俯下身去吻他的眼睛,一时又有些情动,还真起了几分让蓝涣在她这过夜的心思,她手撑在蓝涣的肩上,将蓝涣压在沙发上,吻过蓝涣脸颊时腾出几分心思思考了一下这种情况的可行性。

 

 

 

而急促的手机铃声很快将她的思绪打散,也将这有些旖旎的氛围破坏的一干二净。

 

 

 

温情有些不情愿地将电话接起,她和蓝涣旧靠的很近,调笑支着蓝涣的下巴坐进蓝涣怀里,细细的吻零零碎碎的落在蓝涣的脖颈处,蓝涣拿她没有办法,他被温情撩拨的不能自已,却又没有反手的余地,只能拿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温情,温情被他看一眼,更想吃他了。

 

 

 

于是接起电话时还不忘在蓝涣下巴,鼻尖处留下一个吻,空闲出来的另一只手带着几分玩弄的心思,悠悠解开蓝涣的衣扣,伸进蓝涣的衬衫里,以至于忘了看来电的人到底是谁,直到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身体才猛的一僵。

 

 

“我到你家楼下了…温情,”魏无羡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挨温情那么近的蓝涣显然也听到了,温情看到他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甚至带上了几分手足无措的味道。

 

 

 

“我想见你,然后和你谈一谈…”魏无羡的话从听筒里断断续续的传出,温情挂断了电话,魏无羡从听筒里传出的声音戛然而止。

 

 tbc.

 

 

 

 

 

 

 

红衣仙子阿离

大婚

    这一夜注定是所有人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天空刚刚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万籁惧寂。

 江风眠就到了云深不知处,守山弟子早就接到蓝启仁的吩咐直接带他去了静室,然后再带江家姐弟来。

 江风眠上前敲门却被结界弹回来了,便出声道“蓝二公子,我是来接阿婴回去的,烦请二公子开门。”

 但是屋子里没有回应,他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但还是没有回应,这时江家姐弟到了。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门还是没开,江澄气的要去撞门了,还是江厌离拦住了他,说不能失了礼数。

 这时门才缓缓打开,蓝忘机伸手请三人进屋。

 一进门看到魏无羡,即使有心理准备,江风眠还是忍不住落泪了。抚摸着魏...

    这一夜注定是所有人的不眠之夜。

 第二天,天空刚刚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万籁惧寂。

 江风眠就到了云深不知处,守山弟子早就接到蓝启仁的吩咐直接带他去了静室,然后再带江家姐弟来。

 江风眠上前敲门却被结界弹回来了,便出声道“蓝二公子,我是来接阿婴回去的,烦请二公子开门。”

 但是屋子里没有回应,他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但还是没有回应,这时江家姐弟到了。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门还是没开,江澄气的要去撞门了,还是江厌离拦住了他,说不能失了礼数。

 这时门才缓缓打开,蓝忘机伸手请三人进屋。

 一进门看到魏无羡,即使有心理准备,江风眠还是忍不住落泪了。抚摸着魏无羡的脸自言自语“阿婴我没照顾你,我对不起你娘,这让我怎么跟你娘交代啊!”

 江厌离听了也落下了泪,但还是安慰父亲,让他不要伤心。

 这时蓝启仁、蓝曦臣、聂怀桑、金子轩都来了,蓝启仁叹了一口气,走上前道“江宗主,死者已矣,你切莫太伤心了,保重身体要紧。”

 江风眠起身回礼“多谢蓝先生,我这就带阿婴回去,不打扰你们了。”

 “也好,如果有需要江宗主请一定要告知我们,能帮的一定帮。”

 江风眠深深一揖“心意领了,多谢蓝先生,大家也不用送了,后会有期。”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众人心情都很沉重。聂怀桑和金子轩还是忍不住追了出去,一直送到山门口,才回去。

 等他们都走了,静室里只剩蓝启仁和蓝曦臣时,蓝忘机走向蓝启仁“叔父您之前定下忘机和兄长婚约,现在忘机想通了,愿意娶兄长,还请叔父成全。”

 蓝忘机的话让蓝启仁和蓝曦臣都很惊讶,之前他极力反对没想到这么快就改注意了。

 蓝启仁点点头“这真是太好了,我马上去安排,顺便举行你继任宗主的仪式,两件大事一起办了。”说完兴高采烈的走了。

 蓝曦臣还想再和弟弟说几句,但蓝忘机极为冷漠的说“按规矩,大婚前新人是不能见面的,兄长请回吧。”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一个月,期间蓝曦臣几次去找蓝忘机都被拒之门外。

 大婚当日,整个云深不知处张灯结彩,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蓝忘机在祠堂拜祭先祖,从长老手中接过宗主印鉴信物正式接任蓝氏宗主。

 蓝忘机一袭红袍加身,头戴红锦玉冠,发冠端端正正的将男子乌发束在里面,整整齐齐。只是大喜之日,却不见新郎脸上该有的笑意。

     蓝曦臣也是一袭红袍,出尘逸朗的俊颜光彩焕发,真是倾城倾国,好一对天作之合!

     两人来到那灯火辉煌的精致堂前,上面端坐着叔父。待他一挥红色的云袖示意司仪开始,两人这梦幻般的拜堂开始。只见一对新人挺拔而和美的伫立在一起,一众客人都赞叹着是一桩妙缘。

 三拜礼成之后自是送入洞房,留下叔父招长辈待宾客们。

     昏暗的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居然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还铺成了一圈圈的心形。

 “兄长来,我们一起来喝交杯酒吧。虽然家规不许饮酒,但可以以茶代酒。”

 蓝曦臣本想说话,但蓝忘机那不容拒绝的神情让他说不出来,只好接过杯子喝了。

 喝完没多久蓝曦臣觉得自己全身无力根本动不了,望向杯子心里闪过一个可能,但立刻就被自己否认了。

 蓝曦臣的反应蓝忘机很快就察觉到了“兄长,发现不对了吗!晚了!”

 “忘机,你……”药效让蓝曦臣话都说不完整,此刻的他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蓝忘机挑起蓝曦臣的下巴冷漠的说道“你害死魏婴,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但是我不会。我要你活着,然后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魏婴曾经给我看过温情剖丹的手稿,今天我就让你体会体会当初魏婴的痛。当初温情替魏婴剖丹只有五成把握,而我不是温情那样的岐黄圣手,不知兄长有几成可能会活下来啊!”

 看着蓝忘机手里的匕首,蓝曦臣真的很害怕,他没想到弟弟居然会变成这样,他努力向后退,但还是被蓝忘机拽着回来。当匕首刺入身体的那一刻心里的痛远远超过身体的痛。

 蓝曦臣挣扎着坐起,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好似每动一下都是巨大的折磨。他的脸色开始变青,好看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形,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用手的按住伤口,以图减轻疼痛。

 蓝曦臣没想到自己的新婚之夜居然是这样度过的,这和自己从前的幻想实在是天差地别。而自己的夫君,却在伤害了自己后离开了,独留自己一个人伤心痛苦。

 


画曦颜【开学缘更】

这是一个构思与设定

最近在构思一张文,是温曦文,大概内容是若寒君在与曦臣君的第一次相遇后就心悦他了,只是碍于两个人之间的身份,于是若寒君就在曦臣君夜猎的一天晚上悄悄的把曦臣君带了回来。

在小女的设定里,若寒君虽然对旁人都是一副王者气息,但独独对曦臣君一次又一次的温柔。

还有一设定是曦臣君在小的时候见过若寒君,当时若寒君就在小小的曦臣君心里种下了一颗小种子,而这颗种子从始至终就只有曦臣君一人知晓。

设定在一个来源于若寒君的妾室的设计,若寒君将曦臣君打下悬崖,可当若寒君知道真相后他疯一般的四处寻找曦臣君,然而当时的曦臣君因为若寒君的那一掌只剩下半年的寿命,半年后便会魂飞魄散,私设曦臣君并未告诉若寒君,是怕若寒君...

最近在构思一张文,是温曦文,大概内容是若寒君在与曦臣君的第一次相遇后就心悦他了,只是碍于两个人之间的身份,于是若寒君就在曦臣君夜猎的一天晚上悄悄的把曦臣君带了回来。

在小女的设定里,若寒君虽然对旁人都是一副王者气息,但独独对曦臣君一次又一次的温柔。

还有一设定是曦臣君在小的时候见过若寒君,当时若寒君就在小小的曦臣君心里种下了一颗小种子,而这颗种子从始至终就只有曦臣君一人知晓。

设定在一个来源于若寒君的妾室的设计,若寒君将曦臣君打下悬崖,可当若寒君知道真相后他疯一般的四处寻找曦臣君,然而当时的曦臣君因为若寒君的那一掌只剩下半年的寿命,半年后便会魂飞魄散,私设曦臣君并未告诉若寒君,是怕若寒君愧疚,他们一直住在一座隐秘的大山里,算是隐居吧。半年后的一天,若寒君因为一些原因回了岐山,然而岐山的几个长老一直在谋划想推翻若寒君,于是他们知道了若寒君非常在乎曦臣君,就在若寒君离开的那天抓住了曦臣君。

就在若寒君打下曦臣君的那个悬崖上,几个长老被若寒君包围于是就用曦臣君威胁若寒君,曦臣君不愿若寒君为了他做伤害自己的事,于是就推开他们跳崖了。

若寒君把几个长老就地正法后便跑下崖底去找曦臣君,然而曦臣君已经死了。

若寒君悲痛欲绝,他主动退位,而他的最后命令是让新一代温氏家主救济苍生,不乱造杀孽,让仙门百家感受到太阳的温和,然后带着曦臣君的遗体回到了他们归隐的山林里……

这就是大概剧情,小女的朋友说让若寒君温柔是不可能的,但是小女还是想试试,大概这周六就会发文,如果小可爱们对小女的文有什么意见和想法的话可以留言评论或私信……

啦啦啦,小女今天的话就到这里了,那小女还要上学,诸君,周五再相逢,告辞了😉😉

° 悠然

【all曦】囚爱-贰

emmm老福特你居然连视频也屏???

我……

[图片]

emmm老福特你居然连视频也屏???

我……

° 悠然

占tag致歉

唔……

距截止热度只有41

比上次少啊_(:_」∠)_

没法五入,你们的短篇甜文没了

emmm……

年龄其实在置顶已经报过了,13岁,再过四个月就14了(*/ω\*)

唔……

距截止热度只有41

比上次少啊_(:_」∠)_

没法五入,你们的短篇甜文没了

emmm……

年龄其实在置顶已经报过了,13岁,再过四个月就14了(*/ω\*)

橙丱

当你带来的两个孩子成年后(4)

       一场性^爱不知道持续到了什么时候才停下,一夜的疯狂……


      待第二天蓝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身上虽然已经清理过了,可是空气中依然有股味道。身上好像被汽车轧过一样,酸痛无力,尤其是后面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可以想象到昨夜那两人是有多么的疯狂。


       “哥哥,来,喝粥。”蓝思追端着一碗白

粥,来...

       一场性^爱不知道持续到了什么时候才停下,一夜的疯狂……




      待第二天蓝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身上虽然已经清理过了,可是空气中依然有股味道。身上好像被汽车轧过一样,酸痛无力,尤其是后面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可以想象到昨夜那两人是有多么的疯狂。




       “哥哥,来,喝粥。”蓝思追端着一碗白

粥,来到床前,蓝景仪紧随其后,眼中的爱意毫

不掩饰。



     蓝涣抿了抿唇,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神色

,他忍着浑身都酸痛坐了起来,瞬间倒吸了一口

凉气“嘶”。




     蓝思追依然是以前那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只是谁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一口一口的喝着粥,他们三人谁有没有说话,时间就像是凝固了一样。



     良久,蓝涣倒是先开口了:“你们……昨天就算

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们也是成年人了,也该有

自己独立的生活了。”



     声音有点沙哑,大概是因为昨天……


    

     蓝景仪听了这话,聪明如他  心里了明,哥哥这是要和他们划界限啊,这怎么可以?我那么喜欢哥哥,没有哥哥会死掉的。



      “哥哥在说什么胡话?我可是想要和哥哥一直在一起的,哥哥可不能离开我们。”蓝思追率先开口,语气还是那么的温柔,可是说出来的话让蓝涣打了个寒颤。


    “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们……”蓝涣不死心,还想诱导他们走上正道。


      “哥哥,好好休息吧,你很累了。”未等他说些什么,就被蓝思追打断了。


      “我……不是,你们很过分,你们……”


           “哥哥,既然你精力那么充沛,我们是可以好好深让了解的。”蓝景仪扬起了一个很天真的微笑,可是说出的话让蓝涣着实吃惊:景仪不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小了。蓝涣重新躺回了床上,内心很是纠结。



       到底是什么出错了?他们怎么可以喜欢我呢?我是一直把他俩当作弟弟来养的啊。


    

           耐不住昨天实在是太累了,蓝涣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














后面还有一章就写完了,还是以  😁车 😁的形式来完结。

曲辰

【温曦】牢笼(十八)

第十八章

“你不是说不会让我的孩子出事的吗?他被活活饿死了你才告诉我。”柳香雪跑到楚黛宫中,冲着她发脾气,没想到楚黛不慌不忙的道:“哎呀姐姐,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孩子没了再生一个就是。若孩子只是饿几天,宗主只会怪罪蓝曦臣没有照顾好孩子,只有孩子死了,才能让宗主彻底对他失去宠爱。”

“可你看今天宗主也没有把他怎么样了?”

“那是因为他平时装得太过于道貌岸然,宗主不相信是他做的,我会让宗主相信的。我就不信宗主能宠他宠到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管不顾了。”

柳香雪信了她的话,反正事已至此,她没有回头路,她又问道:“那孟瑶……不会让他查到什么吧?”

“姐姐放心,我自有办法。”...


第十八章

“你不是说不会让我的孩子出事的吗?他被活活饿死了你才告诉我。”柳香雪跑到楚黛宫中,冲着她发脾气,没想到楚黛不慌不忙的道:“哎呀姐姐,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孩子没了再生一个就是。若孩子只是饿几天,宗主只会怪罪蓝曦臣没有照顾好孩子,只有孩子死了,才能让宗主彻底对他失去宠爱。”

“可你看今天宗主也没有把他怎么样了?”

“那是因为他平时装得太过于道貌岸然,宗主不相信是他做的,我会让宗主相信的。我就不信宗主能宠他宠到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管不顾了。”

柳香雪信了她的话,反正事已至此,她没有回头路,她又问道:“那孟瑶……不会让他查到什么吧?”

“姐姐放心,我自有办法。”

 

次日,楚黛来到红鸾殿,“蓝公子,之前的事对不起,我觉得这件事也非你之过。我给你泡了杯茶压压惊,这可是上好的茶叶,你快来品尝品尝。”

“楚美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温可在一傍讥笑道,她一个丫鬟如此说话,若是平时楚黛必定会教训她,没想到她笑道:“哎呀温可妹妹,我知道你对上次的事耿耿于怀,我知道我错了,蓝公子即将是温家的主母,也是我的主子,我孝敬他是应该的。”

尽管她这样说,蓝曦臣依旧无动于衷,她又道:“怎么?蓝公子难道还怕我下毒?我纵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给温家未来的主母下毒。”

蓝曦臣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今天不喝这茶她就没完没了,罢了,看看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蓝曦臣拿起茶杯饮了一口,这茶果然是好茶,醇厚甘鲜,回甘悠久, 他不禁称赞道:“好茶。”

“我就说嘛,蓝公子你慢慢品尝,我先告辞了。”说完她便离开了。

见楚黛走了,温可担心的问“公子,这茶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没问题。”说着他又饮了一口,“确实是好茶。”

 

楚黛离开红鸾殿后,温欣也借口离开,她是去找孟瑶。

“温欣姑娘,你怎么来了?”见蓝曦臣的贴身侍女来找自己,他担心蓝曦臣又出了什么事,而温欣还欲言不止的,可把他急死了,“是泽芜君又出什么事了吗?”

“公子一直在为小公子的死内疚,最近他都闷闷不乐的,我怕公子想不开,孟公子,你一向和公子交好,你的话他一定会听,温欣求你去劝劝公子?”

“温欣姑娘快别这么说,我这就去看看泽芜君。”

 

见孟瑶来,蓝曦臣倒是有些惊讶,“你怎么来了?” 

 孟瑶笑道:“我来找泽芜君聊聊天,这次小公子的死并不怪泽芜君,你莫要太过内疚。” 

听他提到这个,蓝曦臣瞬间沉下脸,过了许久才开口道:“我知道这次他们是冲我来的,可怜靖儿还那么小……”

“豪门争斗莫过于此,就不知他们是用的什么方法能让小公子在你的眼皮底下活活饿死的,泽芜君,之前你说小公子一直在睡觉?”

“是的,我照顾靖儿的时间不多,大多都是温欣在照顾他。”

“温欣姑娘一个人?那温可呢?”

“温欣比较细心,她适合照顾小孩子,温可过于粗心,我不太放心把靖儿交给她一个人照顾……”

正说着话,蓝曦臣突然感到一阵燥热,难受地想撕扯衣服,孟瑶见他有异样,忙问道:“泽芜君,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身体……好热。”那药性发作起来极其猛烈,蓝曦臣已经逐渐失去了意识。

见他呼吸急促,两颊飞红,想必是中了春药。

糟了,中计了。孟瑶想着,但此时的蓝曦臣已经朝他扑了过来,搂着他的脖子,眼底充满了情欲。

自己惦记了那么久的人现在触手可得,即便是圣人也忍不住,尽管孟瑶内心强烈的叫嚣着这是圈套,不能中计,要忍住。但看着蓝曦臣主动送上来的嘴唇,他情不自禁的接受了,两人吻在了一起。

 

而另一边,楚黛跑去向温若寒打小报告,“宗主,我见孟瑶进入了蓝公子的房间,我偷偷从窗户看去,竟见他们纠缠在一起,做着对不起宗主的事,妾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来禀报宗主。  ”

温若寒一听,火气立马涌上心头,他大步朝红鸾殿走去。

刚走到殿外,孟瑶急匆匆的从殿内走出来,一见到温若寒,还没等他质问,孟瑶抢先道:“宗主您可来了,我正要去找您,泽芜君好像被人下了药,您赶快去看看。”

听到蓝曦臣被下了药,温若寒顾不得去追究孟瑶为什么会在这,大步往殿内走去。

孟瑶目送他远去,转过头看向跟着温若寒过来的楚黛,眼神里充满了杀气。

若不是自己忍耐力好,反应快,早中了她的圈套,现在恐怕已经被温若寒撕成碎片,还会连累蓝曦臣。

只可惜那温香如玉的人儿,便宜温若寒了。


画曦颜【开学缘更】

涣散物寂人不归

废话不多说私设看前文


之前答应了某位催更小可爱(๑• . •๑)今天早上更新的,结果今天断电手机没电了,直到到现在才来电的,抱歉啊


寒室


蓝曦臣与何云若面对面坐着,何云若静静的看着他。


蓝曦臣忽道:“何小姐,你我之间的婚事本就是家族之间的利益,当然,我承认我答应这门婚事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有一天何小姐有什么需要曦臣帮忙的尽管说,就当是还恩吧。”


何云若有些不可思议道:“是为了蓝忘机?”


蓝曦臣低声说了声抱歉。


何云若道:“曦臣哥哥,我不要你对我说对不起,你知道吗?云若小的时候,在一次偶然里,家里来了一个客人,那个客人带着一个满面笑容的...

废话不多说私设看前文


之前答应了某位催更小可爱(๑• . •๑)今天早上更新的,结果今天断电手机没电了,直到到现在才来电的,抱歉啊


寒室


蓝曦臣与何云若面对面坐着,何云若静静的看着他。


蓝曦臣忽道:“何小姐,你我之间的婚事本就是家族之间的利益,当然,我承认我答应这门婚事也是有私心的,如果有一天何小姐有什么需要曦臣帮忙的尽管说,就当是还恩吧。”


何云若有些不可思议道:“是为了蓝忘机?”


蓝曦臣低声说了声抱歉。


何云若道:“曦臣哥哥,我不要你对我说对不起,你知道吗?云若小的时候,在一次偶然里,家里来了一个客人,那个客人带着一个满面笑容的小公子,小公子长得很俊俏也很和善,当时见到他的时候我就想,要是长大后我能嫁给他,那云若这一生就没什么遗憾了。”


蓝曦臣有些诧异,他虽记得小时候同父亲去过何氏,但对幼时的何云若并无印象。


何云若也像是猜到了一样,会心一笑道:“我知道曦臣哥哥可能不信我,但云若喜欢曦臣哥哥,想嫁给曦臣哥哥的心是不会假的。如果曦臣哥哥真的不愿意娶云若,那云若就让父亲退了这亲事,也不惹曦臣哥哥厌烦了我。”


说着,她正要起身离开,蓝曦臣却一把拉住她的手道:“……好,我信你,我,我会尽力让自己爱上你的,等我。”


何云若泪眼朦胧的看着他,她这一生没有想过要去强占一样东西,可她真的,真的很喜欢,很爱面前的这个男人,只觉得只要能嫁给他,就算这个人不是真的想娶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她现在,是得到了蓝曦臣的承诺了吗?


是的吧,他说,他会尽力爱上她,他说让她等他。


何云若抹了抹眼泪笑道:“好,我可以等,我能等我也愿意等你。曦臣哥哥,谢谢你。”


蓝曦臣也起身轻轻的虚抱着她安慰道:“没关系,毕竟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却没注意到屋外的人已将一切看在眼里。


蓝忘机用力的抠着柱子。


兄长刚刚说什么?他说他会尽力爱上那个女人,他为什么要爱那个人?他爱的不应该是我吗?


蓝忘机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蓝曦臣爱谁干他什么事?蓝曦臣不喜欢自己难道不应该高兴吗?可是为什么,心有些痛呢?


――――――――――――――――――――――――

有种想法,后面想让曦臣哥哥开始有点喜欢何云若,可是何云若死了,于是曦臣哥哥非常愧疚,蓝忘机却很高兴,想让忘机黑化线把哥哥囚禁,我就说说,如果小可爱们觉得这个私设可以的话就评论说说吧,如果觉得不喜欢这个私设的话那我就不写了

神六韬(今天退圈了吗?)

all曦 《凶宅》——续

✘我能说什么,我真的忘了这个坑

✘填坑转型ing

✘白再日我lof了,我之前写的东西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上章翻合计,我也忘了在哪里了,但是好像并不影响

✘san值狂掉

✘取关我吧取关我吧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凶宅》

👻👻


那团鬼火熊熊燃烧着,不断壮大,好像是在恐吓。

蓝曦臣感觉得到那温柔的束缚着自己的力量被猛的抽走,仿佛入水的鱼那般获得了新生。


再抓到门把时,那里哪还有什么水渍,只剩下一片冰凉。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水滴正在慢慢的移动,浴池里,水管里,天花板,墙壁,就连空中的水汽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聚集。...

✘我能说什么,我真的忘了这个坑

✘填坑转型ing

✘白再日我lof了,我之前写的东西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上章翻合计,我也忘了在哪里了,但是好像并不影响

✘san值狂掉

✘取关我吧取关我吧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凶宅》

👻👻


那团鬼火熊熊燃烧着,不断壮大,好像是在恐吓。

蓝曦臣感觉得到那温柔的束缚着自己的力量被猛的抽走,仿佛入水的鱼那般获得了新生。


再抓到门把时,那里哪还有什么水渍,只剩下一片冰凉。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水滴正在慢慢的移动,浴池里,水管里,天花板,墙壁,就连空中的水汽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聚集


蓝曦臣夺门而逃,试图将所有的古怪全部封锁在那一个地方。

一定,一定要离开这里……


距离大门只有一步之遥,然而门口的全身镜却忽然炸裂。


细小的碎片反射着光芒,仿佛天上的繁星


冰冷的触感再次攀登上蓝曦臣的脖颈

是在背后!


蓝曦臣不知哪里的勇气,用手肘向身后捣过去。


一声闷响

确实脱离了危险,但是胳膊上同样插进了一块镜子的碎片。


地板上又浸出了水,围绕着他化成一个圈。

之后,一颗巨大的水滴以不可用科学解释的方法把人包裹了起来


胳膊上溢出的鲜血与水滴相互交融,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不能够呼吸,只能沉沦。


一粒细小的气泡在脚趾间滑过,接着是光洁的双腿,纤细的腰肢,平缓的后背,优美的脖颈,完美的脸颊,最后逗留在丰满的双唇。

这是偏爱?不,这只是温柔的赏赐。


就在蓝曦臣以为自己终将死亡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刀截断了水滴,把他救了出来。


水滴无声炸裂,落回到地面,再次消失不见。


然而把他救出来的那一把刀却调转了方向,刀尖直直的朝自己飞来。


而与自己长相一样的那个“人”又重新出现,徒手抓住了那一把飞刀。

而后,一柄穿透了一块镜子碎片的刀落到蓝曦臣身前。



似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但是,总要忽略从楼梯方向传来的歌声


“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七个八个九个小朋友,一起玩皮球真开心……”


诡异的童谣在公寓里回荡


看影子,只是一个矮小的小孩子,但是拖着比自己还要高的一把斧子。


蓝曦臣感觉自己被钉在了原地,只能看着那个小孩子一步步走向自己。


靠的再近些,蓝曦臣终于看清了那个孩子的模样,双眼空洞,一开一合的嘴巴里没有牙齿和舌头。

那他如何唱歌


蓝曦臣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问题,但是已经不能去仔细想了,孩子手里的斧头已经举了起来。



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

蓝曦臣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着气。


外面已经天亮了,阳光照射进来,明媚的有些不真实。


[真是奇怪,感觉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蓝曦臣看着自己的双手,呐呐自语


° 悠然
论为何我如此执着于写手亡命挑战...

论为何我如此执着于写手亡命挑战_(:_」∠)_


如果当初我挑战的是这个版本你们就不用吃刀子了……


我又来作死了_(:_」∠)_


截止至明日7:50


论为何我如此执着于写手亡命挑战_(:_」∠)_


如果当初我挑战的是这个版本你们就不用吃刀子了……


我又来作死了_(:_」∠)_

 

截止至明日7:50


曦曦酱的杂货铺

【生贺】涣涣婚装


这是给阿宵@Eestel 的 生贺图


我真的希望它是个惊喜不是惊吓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太菜了,土下座)


P1:一张蠢蠢的生日贺卡

P2:一个涣厨的理想?(大脑是这么希望的,然鹅我的手说它做不到)


最后是选文截取出处


原本想用涣涣的口吻说一个普普通通的祝辞,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好的,所以截取了以前看过的一篇双王的同人诗歌选段(但我不清楚那个作者属于原创还是引用,知道的小伙伴可指出)


文题:《在我遇见你之前遇见我的那个你》


作者:AiramNHades


全诗:


当树叶萌发树荫时,

当树叶茂密枝头时,

当...

【生贺】涣涣婚装


这是给阿宵@Eestel 的 生贺图


我真的希望它是个惊喜不是惊吓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太菜了,土下座)


P1:一张蠢蠢的生日贺卡

P2:一个涣厨的理想?(大脑是这么希望的,然鹅我的手说它做不到)


最后是选文截取出处


原本想用涣涣的口吻说一个普普通通的祝辞,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好的,所以截取了以前看过的一篇双王的同人诗歌选段(但我不清楚那个作者属于原创还是引用,知道的小伙伴可指出)


文题:《在我遇见你之前遇见我的那个你》


作者:AiramNHades


全诗:


当树叶萌发树荫时,

当树叶茂密枝头时,

当树叶飘落树枝时,

当树叶失去绿色时,

我不会离开你。


当河流恢复流动时,

当河流潺潺流动时,

当河流渐渐干枯时,

当河流冻结凝固时,

我不会离开你。


当小鸟不会飞翔时,

当小鸟学会展翅时,

当小鸟展翅高飞时,

当小鸟永不飞翔时,

我不会离开你。


当你伤心哭泣时,

当你无法哭泣时,

当你失去微笑时,

当你开心微笑时,

我不会离开你。


当你童颜初展时,

当你青春年少时,

当你风华正茂时,

当你银丝满头时,

我不会离开你。


当这歌声刚刚响起时,

当这歌声回荡耳畔时,

当这歌声逐渐低沉时,

当这歌声渐渐消失时,

我不会离开你。



选取这首诗也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是在同一个爱好下,同一个圈子里结识的,但是喜欢一个角色必然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萌发,到高潮,到平淡,最后逐渐褪色。


只是仍然希望曾经喜欢过这个角色时的美好回忆,与对他的珍惜可以永远埋藏心底。

以至很久之后回想起来,与角色相互羁绊时的感触能够“不离开你我”。


(阿宵不要嫌弃我矫情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