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法

14060浏览    113参与
小缘团团缦
『法布』向日葵与玫瑰花 涂了黑...

『法布』向日葵与玫瑰花

涂了黑布x法音😋

『法布』向日葵与玫瑰花

涂了黑布x法音😋

小缘团团缦
【法希】邀舞和蛋糕的小故事 邀...

【法希】邀舞和蛋糕的小故事

邀法法跳舞的希尔杜结果被递了蛋糕

法希真的太太太太甜了

试了一下做草图gif,还挺好玩的,下次有空再来做几个🤓

【法希】邀舞和蛋糕的小故事

邀法法跳舞的希尔杜结果被递了蛋糕

法希真的太太太太甜了

试了一下做草图gif,还挺好玩的,下次有空再来做几个🤓

北咎i

【法希】 FLOWERS

  ⚠️   法希向  ooc


          法布有涉及


         (私设)花吐症有...


  ⚠️   法希向  ooc


          法布有涉及


         (私设)花吐症有

         

          篇幅较长注意







          

          DAY.1

          01

        希尔杜伸手把窗户打开,清晨的微风似乎都万分照顾着这个少年,温柔地吹拂出窗前花朵的一阵阵香甜。

       他也能好好欣赏这些花的——

       如果这些花不是他清早刚吐出来的话。

    



         02

       窗台上被希尔杜用水和纸巾擦拭过的白色花朵被好好的安置在玻璃瓶里。

        即使是从自己嘴里吐出来的…还是要弄弄干净吧。

        更何况吐出来的过程并不好受。




        03

       翻弄着手里的植物大全,纵然是爱好种植千奇百怪草药的希尔杜同学也罕见的拉下来脸,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花。


       手中的古书翻来翻去得到的结果,也只有一种奇怪的病症。


        花吐症,暗恋他人者易得之。花无毒,始时色白状小多瓣,病变愈重颜色愈深。至无救,色最浓。七日之内,若不能与暗恋之人相爱,即吐花而亡。



         04

       希尔杜看得脑袋一阵发麻。

       与其说是病的后果多让人害怕,不如说他在看到这病时就已经做好了吐花而终的准备。


       毕竟暗恋是他不能言说的秘密。




         05


          希尔杜喜欢法音。

          

           

     

        06

           其实他俩很早就认识了。

           法音性格开朗,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女孩心思却细腻得很。希尔杜本身性格温柔,却因为家庭的变故异常沉默寡言。

 

         说是相伴长大,其实全靠法音单方面的热情吧?希尔杜总是这么想,她就是这样的人啊,对谁都一副热情活泼的样子。

         对谁都是一样的,希尔杜心里想着。书角被捻出一层褶皱。


          大概是对平日的陪伴太司空见惯,才让珍贵的喜欢没有实感和边境。

          希尔杜低着头,压抑着咳出一朵淡粉色的小花。




         DAY.2 

         07

         昏暗的灯光倒映着漆黑的星空,少年的思想也似乎凝入星辰。

            花期终了还有六天,距毕业舞会也只有六天。


          少年靠着椅背上揉着眉头,他发誓这辈子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就是在上个星期没答应做法音的舞伴。

         

          他把自己喜欢的人拱手让人了。




     

         08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肉麻的自勉书里总是这么说,可实际确实是这样。

          法音在学校里的人气是很高的,即使他希尔杜拒绝了法音的邀请,还是有大把的男生女生追着排队当法音的舞伴。

           

          通常情况下,希尔杜是不会在意这些的,能让他皱眉的,只有那个明明是击剑部却非要加入足球部的骚包布莱德。




         09

        希尔杜的皱眉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上个星期六他亲眼看到了这两个人单独的约会。


       由宿舍走向图书馆的距离简直贯穿了整个学校,希尔杜正和往常一样快步在这条路上,经过大门口时却远远的看到了法音。

       希尔杜并没有上去打招呼,因为他估计这丫头在等人,而且等的绝对不是自己。事实也确实如此,当女孩的笑脸扬起来时,希尔杜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布、莱、德。


        所以他临时决定不去图书馆了。



  

        10

       管不住自己脚步的希尔杜一边暗暗腹诽着自己此番举动的不稳重,一边在看见这两人径直去了体育器材售卖处后安慰自己不过是社团的采购罢了。

       

        可惜体育器材逛完后是甜品店、小吃街,甚至是街边新开的比利时巧克力专卖店等一系列美食店铺。


        希尔杜完美的心态出现了一丝裂痕。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两人看起来确实很配,布莱德不论是脸和身材都挑不出来刺,绅士的做派和信手拈来的温柔不管在男生还是女生里都很吃香。法音在布莱德面前显得小小一只,毫不做作的活泼更衬得她的可爱。


         就算他俩在毕业时宣布在一起了,也没人会觉得奇怪吧。希尔杜这么想着,突然觉得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





          DAY.3

          11 

           “咳、咳咳——!”

           第三天,胸腔的钝痛和窒息的无力甚至让希尔杜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眼前的昏暗却带着微弱的光芒印出少女美好灿烂的笑脸。


          希尔杜在椅子上艰难的抬起头,勉强让自己清醒,如果这笑容不是为他而绽开的话,那么他便不再看。

          手掌揉紧再松开,掉落出一团粉红色的花。

   


      

          DAY.4、DAY.5

          12

          在重复划掉第三十七个未接来电时,希尔杜仰躺在床上,尽量不去在意喉咙处的骚动和腥味。

          想都不用想,这两天的三十七个电话,估计有一大半都是法音打来的,接了以后一定是女孩因担心而提高到六十分贝的声音。

          

           希尔杜抄起枕头捂住脸,花颜色已经从开始的白到现在的亮红色,离最后期限也只剩下了一两天。

           他现在有点怕,怕死、怕死后被遗忘的孤独,…怕到死也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心意。


           黑暗中的虫鸣总掩盖着呜咽。




         DAY.6

         13

         “希尔杜,你开门啊!”门沉重的闷响和女孩因着急而变调的嗓音吵醒了希尔杜,犹豫再三后,他还是决定把门紧闭。


         “我没事。”希尔杜沙着嗓子开口。


         “啊…”法音的紧张在听见声音后似乎安定了不少,“你都不知道我溜到男子单人宿舍有多难,你宿舍里宿管的房间还那么近!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哎呀算了你先把门开开吧,你到底怎么了?…”


          希尔杜沉默着听完了法音所有的问题,说不想见是假的,距上次见到法音差不多已经有六天了吧…希尔杜难得的动摇。


  

          14

          可惜少年的骄傲并不许他开门。


           “……希尔杜?”法音自顾自地说了半天却发现对面基本没有反应,赌气似的说到 “你要是不想做我舞伴就直说好了!我又不会怨你,不需要躲着我吧!”

           不是这样的…男孩的手抓紧门把,话到嘴边却转为恼怒和疯狂,“你找布莱德去吧!他不是比我好多了吗!”

            “你在说啥啊!”门外的法音似乎想解释什么,却突然停住了敲门的手,“……哎呦宿管来了我先走了,你要好好的啊!”


             听着一段渐远的脚步声,门内少年倚着门板坐下,歉意和悔意翻涌而上。

             他的光离他越来越远了。




        DAY.7

        15

       不知是否是因为舞会的音乐嘈杂且洪亮,希尔杜写信的手总是在颤抖。

           

       第一封是给母亲和妹妹的,第二封是给导师的,第三封…希尔杜的双手握住第三封信,反向用力把信撕碎。既然活着的时候不说,那么死后又有什么必要给人家添堵呢?

     

          离零点大概还剩五个小时,希尔杜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自己吐花而亡是什么样子,却被一种欲望冲昏头脑。

           只是见一面的话,应该没什么吧。


    

       16

       舞池华丽,音乐醉人。


         “刚刚学姐们跳的舞好可爱啊!”“你猜下面一支舞是法音前辈和谁?!哇天哪我感觉我有赚到!是和布莱德啊!”


         语言没有屏障,希尔杜确实也注意到了舞池中的两人——

          由于没有确定的舞伴,布莱德在法音和苏菲欠身告别后迅速接上了法音的下一支舞。纱裙在空中摇曳,宝石在月色下闪耀,美好到难以用语言描绘。


          希尔杜理智又一次崩弦,冲动占领主权,他纵身从观众席中蹿了出去。

          他知道他的动作不大,他在赌,用他的性命赌法音的反应。

          


        17

        法音确实追了上来。

        故意放慢下脚步,希尔杜的后背被熟悉地轻撞了一下。

         “哎呦疼…希尔杜同学,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解释一下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女孩揉着鼻子,气鼓鼓地瞪眼。


         希尔杜慢慢转身,两人之间距离差不多一米而已。足够远望,足以凝视。

          想念和爱恋深沉交织在一处,冲动的欲望压抑着胸腔。花瓣在喉咙里肆意横行刮撞,舔舐着咽喉里每一丝的腥味。

 

        

          18

          胸腔和喉咙的疼痛彻底点醒了少年,暗红的花朵用尽全力慢慢生长,冰封的感情突然溃不成军。

          

          希尔杜按捺住发热的眼眶,走近一步后单腿屈膝跪下,一字一句都踩在心跳上——

     

           “能请您跳支舞吗,法音殿下?”

       

       

        


         

             

             

         

            






     

      终于了了我想虐虐希总的愿望了,哭泣,虐希总太难了。

      男生的心理真的太难写了,老感觉写的太玛丽苏加上这篇还迷之巨ooc,大家看着图一个开心就好了💦

     感情线其实是法希双向暗恋加布的单箭头。

     时间线有点混乱的话请配合这张图食用XD

十二时辰

可爱的法法表情包哦!我爱法法!

可爱的法法表情包哦!我爱法法!

北咎i

【法布】予我玫瑰

  ⚠️  法布向(黑布)

         法希有涉及

         囚禁有    ooc有

         接的是第一部46集法布剧情...


  ⚠️  法布向(黑布)

         法希有涉及

         囚禁有    ooc有

         接的是第一部46集法布剧情

         梗源自图  有改动  

  


     

     00

     对视的瞬间,黑色的王听取魔鬼的诱惑,颤抖着举起手中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魔杖。


    没有希尔度和莲音的破门而入,也没有关心而急切的责备,只有城堡中黑暗微弱的光。

 

   

    01

    “唔。”

     法音醒来,尽管不愿相信,头部的钝疼还是解释了这一情况的唯一答案——

     布莱德真的攻击了她。


 

   02

   一边想着怎么把原原本本的布莱德从魔鬼的手上抢过来,一边想着怎么逃出去的法音小心翼翼的撑起身体,扯着四肢的银链在黑暗里响成一片。


    “……” 动不了。

     

     法音不死心的皱着眉头,用尽全力把手腕向外伸长,得来的却只是链子嘲笑般的声响。



    03

       ……行吧,少女好像接受了被困在这的现实,警惕的环顾四周。

       太阳国的城堡里居然有这样的地方吗,四周漆黑、只有上方的透明暗窗透出来清冷的光。

       

       想着四周的黑暗处说不定有什么蛇鬼神牛魑魅魍魉跳出来,法音发毛地把眼神偏到右手边的床头柜上。


   

   04

     在手正好能触及到的地方,是一束新鲜的玫瑰,娇嫩欲滴,挂着清晨的露水。在清冷的阳光里格外鲜艳。



   05

    “法音公主,您终于醒了!”门吱呀乱叫着被推开,布莱德迎着屋内微弱的光走进来,法音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也没有太过惊讶。

      “这是刚开的花,我觉得非常适合您。”布莱德笑得很温柔,法音的心里却一阵发麻,更何况那人越走越近,直到屈膝坐在她身边。“您喜欢吗?”


    

       法音觉得她如果再往后退,脊梁骨就要戳到床头里了。

  


     06

        法音看似耐着性子听完布莱德关于统治宇宙创造美好未来的宏伟理想,心里一直在估摸着就这个距离猛打一下把黑水晶直接从布莱德身体里揍出来的概率有多大。

        布莱德却以为法音被自己说服了,动情似的把手抚在少女的脸上。


         法音身形一颤。



  

     07

       “……布莱德,你放我走吧。”法音低头避开布莱德的手,可能是太久没说话,少女清亮的嗓音开始哑涩起来。

       布莱德失神的看着自己的手,面色也沉了下去,“我想,你还需要自己呆一会,法音公主。”


      看着布莱德起身准备离开的身影,法音脑内浮现出莲音和阿鲁蒂莎因担心而扭在一起的眉头;因为流言蜚语而四分五裂的国家……和希尔度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悲伤。

   


       08

        少女脑袋里轰隆巨响,恼怒的情绪在胸腔积聚,顺手抄起玫瑰花扔向越来越远的人。

        “你什么都不懂!!布莱德!”


         黑暗中浮游的葡莫嗤笑,“早晨特意摘的玫瑰啊,不知感恩的东西。”

       


     

        09

        “法音公主,我以为你能理解我的。”被砸中的布莱德不得趔趄一下,回头向法音深深看了一眼。连带着复杂的心情把后面一句话咀嚼吞下。


        为什么不能是我呢?法音公主。



      10

       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恢复理智的法音快速收回手,抛去心里一阵怪异的刺痛和悔意不说,自从被阿鲁蒂莎的玫瑰刺扎到手以后她还是不由对花刺有些敏感。

   

       可是手上并没有传来熟悉的痛感。


       

        11

         布莱德说完话叹息一声又从吱呀响的门后消失了。法音在柔软舒适却让她如坐针毡的床上,目光呆滞的停留在地板上——

   

       玫瑰花瓣凄惨散落成一片,光秃的花枝格外显眼。









    

  法布也很好吃啊呜呜呜。前期布布太深情了:P  


  布莱德的温柔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就像文里我想的,爱到扭曲地要把你囚禁起来,但还是会帮你剃掉玫瑰花上的刺。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

      

    

                 

小缘团团缦

这次是all法沙雕梗

画的我很欢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是all法沙雕梗

画的我很欢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沼跃小红帽

gyu这套好像都没画过

之后会试试!


底图来自空间⚠️

gyu这套好像都没画过

之后会试试!


底图来自空间⚠️

姬斐 HIMEYA

关于ALL法文『光暗』的连载

提前的一些食用说明/注意

本来说好三月重开的坑,意外的大纲还在摸鱼中,所以会推到下个月头/中再开!我的日本大学也延迟到五月开学了所以还能继续摸

而且似乎有些读者误会了我的意思,所以在这里会再澄清一下这是一篇怎样的连载!


魔法校园『光暗』是序篇文!主要介绍了这次文的世界观和会登场的原作角色!不过之后可能随着故事进展会再增加!我也很喜欢写多玛和希芬w(虽然还没想好什么属性

接下来的分线剧情,法布文『太阳』和法希文『月亮』是完全独立的篇幅!是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知道乙女游戏的美好吗?狗头

也不会有啥三角恋各种搞暧昧然后最后法音选了谁谁的剧情!一点都不会有!!在法希线的话,法和布只...

提前的一些食用说明/注意

本来说好三月重开的坑,意外的大纲还在摸鱼中,所以会推到下个月头/中再开!我的日本大学也延迟到五月开学了所以还能继续摸

而且似乎有些读者误会了我的意思,所以在这里会再澄清一下这是一篇怎样的连载!


魔法校园『光暗』是序篇文!主要介绍了这次文的世界观和会登场的原作角色!不过之后可能随着故事进展会再增加!我也很喜欢写多玛和希芬w(虽然还没想好什么属性

接下来的分线剧情,法布文『太阳』和法希文『月亮』是完全独立的篇幅!是完全不同的平行世界!!(知道乙女游戏的美好吗?狗头

也不会有啥三角恋各种搞暧昧然后最后法音选了谁谁的剧情!一点都不会有!!在法希线的话,法和布只是朋友!!!不想再写布→法的单箭头了心好疼(欢迎参考『明天』的美梦番外

只看单线剧情(法希/法布其中一对)不会影响主线剧情!但可能会影响配角们的友情向的剧情,比如说法布线的话就肯定会是阿鲁蒂莎和苏菲的出场戏份比较多,法音的友情线理所当然也会偏向那里走。法希线虽然暂时还没想到,但肯定不会扯上阿鲁蒂莎太多关系(笑


不会有任何月莲/莲布的剧情,就如我序篇里已经说到了莲音是没有跟着法音过来学校的,所以是基本上掉线!可能在之后的亲情向剧情里会插进来,但暂时没打算写任何莲的恋爱故事。(我脑洞爆炸了

相信看过我写过的『明天』的那篇的都知道,即使是长篇连载的CP文,我都非常注重法音的友情和亲情向的剧情(我真的是ALL法的真爱粉相信我

而写『明天』的那时候因为主篇幅想得太急了所以友情/亲情向剧情全部补番外了,但这次应该会直接插进主线写。(虽然我觉得应该没人会埋怨但还是先提早说声!


法布和法希文会轮流更新!而且会保持同样的时间线来写,也想尽量一起结局!

重要追加:法布文里黑化布会出现!会以和原作不同的形式出来!!!虽然我不觉得吃得法布应该不会雷黑布,但雷的话就当我们无缘吧orz


TAG和标题都会说好是哪对CP的文,不吃ALL法的也请尊重我不要来评论捣乱撕逼,劝了还是不听的直接拉黑不送谢谢。

然后不用担心的是,我绝对不会弃坑,也会尽量在今年把这两篇长篇连载写完!(我也不喜欢把故事拖太久因为大家绝对会忘记前面的剧情的w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也谢谢喜欢来看我正剧向故事的姐妹们,还有时常来留评支持我的,真的很感谢有你们的存在,我才能在短短不到一年内的时间,没有弃任何的坑而写到第三篇的连载故事。

对我写的原作向短篇以外就没有兴趣的读者,我也不会勉强说什么,但是说老实的真的不用特地关注我也行啊,我真的99.99999999999%不会再写了!(我看得出很多fo我的读者就是这种类型的,虽然我自认自己的原作向也没有说写得特别好啊

暂时就这样吧!那我们下个月再见!


然后是顺便带个的传送门:光暗 ★☆ 上篇 下篇


真真那个子

『嘘……安静』


授权转载自微博(@法拉哩拉)白笛太太

『嘘……安静』


授权转载自微博(@法拉哩拉)白笛太太

小缘团团缦

【祝法音小宝贝生日快乐】

我家小公主要永远开心啊~

lof同名微博有抽法法生贺吧唧🙈

【祝法音小宝贝生日快乐】

我家小公主要永远开心啊~

lof同名微博有抽法法生贺吧唧🙈

眼高手低MVP

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

还把以前的封面重新画了一遍,虽然还是很丑。

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我画了

还把以前的封面重新画了一遍,虽然还是很丑。

小缘团团缦

【all法】囤了比较久的图

摸法法总是使人快乐🌹

p1法希的心动场合

p2法法单人

p3黑化法布场合

p4p5希法布三人场合

【all法】囤了比较久的图

摸法法总是使人快乐🌹

p1法希的心动场合

p2法法单人

p3黑化法布场合

p4p5希法布三人场合

真真那个子

『白&黑』


授权转载搬运白笛太太(微博:@法啦哩啦)all法相关


原梗出自抖音: 萧翟 的原声

『白&黑』


授权转载搬运白笛太太(微博:@法啦哩啦)all法相关


原梗出自抖音: 萧翟 的原声

冬生

【法音中心】皇冠與它的繼承者

※提及cp包括蓮布、法希、諾吉→法音、性轉法蓮×法,請自行避雷

※性轉ver在後段登場,與皇室無血緣關係,名字是「伊恩」,取名自「法伊恩、蓮伊恩」的譯名中相同的兩個字,是法蓮合體後的性轉

※如果用認真的角度看待童年卡通的話……太陽國的王位到底該怎麼辦?兩位公主都外嫁,而她們又沒有弟弟,太陽國莫不是要完??? ←基於這個思考衍生的坑

※最近重看童年番,於是便放下之前的文又開坑了Orz

※原著向,基於種族是人的國王皇后們都挺年輕,我默認原著的王室是早婚,而且是壯年傳位給下任的

※請忽略文中的bug,以及ooc注意orz

※大概可以看成是以法蓮為前提的法音中心(*๓´╰╯`๓)...

※提及cp包括蓮布、法希、諾吉→法音、性轉法蓮×法,請自行避雷

※性轉ver在後段登場,與皇室無血緣關係,名字是「伊恩」,取名自「法伊恩、蓮伊恩」的譯名中相同的兩個字,是法蓮合體後的性轉

※如果用認真的角度看待童年卡通的話……太陽國的王位到底該怎麼辦?兩位公主都外嫁,而她們又沒有弟弟,太陽國莫不是要完??? ←基於這個思考衍生的坑

※最近重看童年番,於是便放下之前的文又開坑了Orz

※原著向,基於種族是人的國王皇后們都挺年輕,我默認原著的王室是早婚,而且是壯年傳位給下任的

※請忽略文中的bug,以及ooc注意orz

※大概可以看成是以法蓮為前提的法音中心(*๓´╰╯`๓)♡


※※※


時間總是在我們不知不覺中悄悄地溜走,轉眼間,昔日不可思議星球最不像公主的公主――法音和蓮音,也終於成年了,長大後的她們,已經擺脫了那個稱號,成為獨當一面的公主。


「明日的玫瑰花必須要新鮮!要在晨露還沒有消逝之前採摘才行!知道了嗎?」卡梅羅多指揮著幾個女僕和花匠。


另一名女僕急匆匆的趕到她面前詢問:「卡梅羅多大人,裁縫想知道淺藍色的禮服可否加上碎鑽作點綴?」


「好!但必須要趕在明天前完工!」卡梅羅多點頭,女僕轉頭就往裁縫房走了。忙得停不下來的卡梅羅多又吩咐廚房準備明天宴會的食材,然後就讓幾個女僕和她一起去清點禮品的數量。


太陽國的宮殿裡,所有僕人都忙得團團轉,原因很簡單,明天就是太陽國的蓮音公主出嫁的日子了。


「蓮音,你一定是最美的新娘!布萊德肯定也會喜歡的!」法音笑盈盈地站在穿著婚紗的蓮音身邊,純白的婚紗顯得蓮音更為白皙,即使蓮音現在只是試穿,沒有打理妝容和髮型,但也已經能看出她的美麗。


蓮音卻是有些擔憂,也許結婚這件事實在讓她太緊張了,她看著鏡裡的自己,不安地詢問法音:「明天我真的能夠做好嗎……」


「沒問題的!因為蓮音早已經為明天練習過很多次了嘛!」法音鼓勵著蓮音,作為雙胞胎,法音無比清楚蓮音為了婚禮所作出的努力,她微笑著說:「蓮音肯定會有一個完美的婚禮!」


「法音……謝謝你!我想我明天一定沒問題的!」蓮音也回以微笑,勇敢面對明天這個人生的新階段。


「咕嚕……」這時候法音的肚子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她尷尬地嘻笑兩聲,朝蓮音說:「蓮音你繼續試禮服吧,我自己去吃點心了。」


蓮音點了點頭,明天就是婚禮了,她想讓一切都完美,自然也不會吃太多,以保持身材。


雖然法音肚子餓了,但她沒有去飯廳,而是直接往廚房,因為她知道,大家都在忙著為明天作準備,就不打算為他們增添工作了。法音在廚房找到一個熟悉的廚師,從他那裡得到一些明天宴會甜點的試作品,滿足地解決了美味的食物。


「真好吃啊!」食欲得到了滿足的法音準備回去找蓮音。


「蓮音公主的婚禮這麼豪華,真羨慕。」「不過,蓮音公主真的很認真準備婚禮,她還親手設計了婚紗和佈置場地呢!」「對對對!沒想到她會成長到這個地步!」


在半路上,法音無意聽到了僕人們的交談,她忍不住泛起微笑,看來蓮音對婚禮的努力就連大家也認同呢。


「不知道法音公主的婚事又會在什麼時候呢?」


突然,那些僕人說起了法音。作為當事人的法音不禁臉紅,下意識往轉角躲藏,好讓她們不發現自己在偷聽,她實在很好奇,大家會怎麼想呢?


「但是,如果連法音公主都結婚了,我們國家會由誰來繼承?」


法音呆住了,這個問題她從來沒有思考過,在她看來,父王母后一直是管理這個國家的最佳人選,繼承人這個問題似乎太過遙遠。


可是,那卻是很重要的問題。就算是法音,她也知道太陽國需要一個繼承人啊。


法音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沒發現那些僕人已經走遠了,這時候,一把聲音叫住她:「法音公主,國王陛下和王后陛下讓你到書房找他們。」


「欸?啊、我知道了。」法音有些慌忙地回答,對傳話的人笑了笑。


※※※


來到書房,法音幾乎是馬上就詢問她的父母:「父王,母后,有什麼事嗎?」


愛爾莎微笑著搖了搖頭,說:「只是找你陪我們聊聊天。」


法音莫名地鬆了一口氣,像是平常那樣笑著,向父母說起蓮音的事:「蓮音剛才去試婚紗了,她的設計很好看,真的很適合她!」


托爾斯和愛爾莎原本還擔心,蓮音結婚的事情會讓法音不習慣,甚至是不安,畢竟她們是雙胞胎姊妹,突然要分開,那一定會難以適應的,沒想到法音還表現得像平常一樣,似乎無法影響她。


可是,身為父母,又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在想什麼呢?


「法音,以後蓮音不在了,你沒關係嗎?」


法音頓了片刻,還是露出了大大的笑臉,說道:「沒關係!雖然以後是不能夠和蓮音一直在一起了,可是,蓮音幸福是最重要的!而且,我也能夠到寶石國去探望她,不是嗎?」


「你懂得這樣想就最好了。」托爾斯看見她這副模樣才安下心來,看來法音在這些年裏也是成長了不少。想到蓮音即將結婚,他又有些好奇自己另一個女兒的戀情,忍不住詢問法音:「既然蓮音都要結婚了,那你又有沒有什麼喜歡的人?」


法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在這一刻,她突然回想起剛才聽到那些僕人說的問題,太陽國的繼承人……


「沒有哦。」


法音笑著說:「我還是比較喜歡吃甜品呢!尤其是草莓蛋糕!」


※※※


「蓮音、布萊德,恭喜你們!」


在大家的祝福聲中,作為新娘的蓮音卻是忍不住落下了幸福的淚水,她身邊的布萊德有些手足無措地安慰著她。


這時候,法音也被這種氣氛所觸動,鼻頭有些酸,但她不想在蓮音的大好日子哭泣,於是她悄悄地避開眾人走到露台,打算吹吹風冷靜一下,看著夜色,她的心似乎也平靜了下來。


「法音,你沒事嗎?」這時候法音身後卻傳來諾吉的聲音,她有些詫異地回過頭。


看見法音的反應,諾吉慌忙地解釋:「剛才我看見你自己一個人出來了,我很擔心,所以才……」


「謝謝你,諾吉。我沒事的。」法音發自真心地對他微笑。


諾吉走到她身邊,作為一個暗戀者,他對法音觀察入微,自然也知道她這一刻並不如她表現的這麼平靜,心底更是擔心,卻不知道要怎麼安慰法音,只得默默陪著她。


「不知道為什麼,蓮音宣布要結婚之後,所有人都在詢問我有沒有事。」一陣沉默後,法音突然開口,諾吉雖然嚇了一跳,還是靜待她的下文。


法音看著夜空,繼續說:「其實我一開始真的覺得沒有關係的,但是隨著每個人也這樣問我,我卻愈來愈捨不得蓮音了,我不想她走,不想讓她離開我。可是,我又不能告訴任何人,真的……太辛苦了。」


諾吉知道要對他人說出自己的心聲有多難,尤其是法音將內心的想法壓抑了這麼久。作為第一個聆聽者的他想了片刻,安慰道:「你們一起相處了這麼久,捨不得也是正常的吧,你不用這樣壓抑著自己的。」


「法音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的。」


「我覺得,諾吉真是一個很好的人。」法音終於笑了,向他說:「這麼多天以來,我第一次感覺這麼輕鬆。」


諾吉看見她的笑容,心臟忍不住的悸動,內心深處在鼓吹他,去說出一直以來埋藏心底的話。美麗的夜空、兩人獨自相處的時光,沒錯了,就是現在,就是這一刻――


「法音,我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我了,現在的我,有信心肩負起我需要承擔的一切,所以……」諾吉深呼吸為自己打氣,勇敢地說:「請你嫁給我!」


法音愣住了,她不是不知道他的心意,只是一直不知道怎麼去面對,她有些為難,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直說:「對不起,我不能答應。」


諾吉其實早就猜到了這個答案,只能嘆道:「果然是因為希爾杜吧。」


法音逃避似的沒有回答他,盯著地板,輕輕地解釋說:「我……我想得很清楚了,太陽國需要我,我的婚姻也許應該遲一點才考慮。」


「你是指……」諾吉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有些不肯定地詢問道:「你想成為太陽國的繼承人?」


本來纏繞在腦海裏不甚清晰的事情,都像是突然的理清了。法音彷彿突然釐清了她未來應該做的事,認真地說:「對。諾吉,能夠請你暫時替我保密嗎?」


※※※


在蓮音嫁到寶石國以後,太陽國的餐桌上就只剩下三人,不只是法音,大家也都花了一段時間才習慣這件事。


「不知道蓮音在那邊過得好不好呢?」看到本來屬於蓮音的空位置,作為母親的愛爾莎忍不住感嘆。


法音幾乎是馬上就答話:「蓮音她昨天寄信來了,她說她正在訓練如何成為一名標準的王妃,雖然很辛苦,但是也很充實。」


「蓮音真的很努力呢。」托爾斯想起自己已經出嫁的女兒,客觀地評論:「她未來會是寶石國的皇后,早點有所準備對她更好。」


「我也希望我能早點有所準備。」


法音冷不防的說了這麼一句,讓兩人一臉茫然,她深呼吸,認真地說:「父王,我想承繼太陽國。」


托爾斯呆愣住了,片刻才反應過來,溫言勸說:「我知道你的擔憂,但是你不用勉強自己的……」


法音反駁說:「這不是勉強,我沒問題的!」


「因為這是我的願望,」法音語氣無比認真,從她的眼神裡可看到無庸置疑的堅定,她懇切地說:「我想守護蓮音和我都熱愛的太陽國!」


※※※


不可思議星球史上最不像公主的公主之一,成為了太陽國的繼承人。


法音比以往任何時刻都要更加努力地學習,她不再像以往那樣莽撞,逐漸向著成為女王的方向努力。


其他國家的統治者們都傻了眼,這並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畢竟太陽國只有兩名公主,當其中一名出嫁後,由另一人擔任繼承人是如此理所當然。但是,當這個事實放在眼前,卻又這麼的讓人難以置信。說實話,大家寧願相信現任國王皇后再誕下一名小王子,然後由他來繼承王位。


法音成為未來的女王這一件事足夠震撼,沒有人想到她尚未有的婚姻,以及那位可能的對象。也許其他人還沒考慮到這一點,但向來心細的希爾杜卻已經察覺到了,若是法音成為女王,她的婚事……他終究還是按捺不住心底的千思萬緒,私底下去找了法音。


可真的看到她,他又有些遲疑了,他能怎麼做?勸她放棄自己的國家?希爾杜不可能這麼做。


事實上,希爾杜無比明白,倘若法音成了太陽國女王,而他身為月亮國國王,他們是絕不可能在一起的。太陽國需要的是一位會為了法音入贅的國王,月亮國需要希爾杜的統治,而基於政治上的考慮,更不可能以合併兩國為解決的方法。


法音的心思其實意外地細密,她不會想不到這一點的。某程度上,法音在決定承擔太陽國時,就已經知道她要為此放棄什麼了。


法音待人處事向來一心一意,決定了就不會反悔,哪怕前面是懸崖也能跳下去,當年對他也是這樣,就算他對她再差,她依舊滿心都想著他,他就這樣陷了進去,只認定了她一人。


希爾杜想問法音,她到底把他放在什麼位置?可是,他心裡又很清楚,假如自己處於她的立場,他也會這麼做。


希爾杜的思緒千迴百轉,良久才說出一句:「……你考慮清楚了嗎?」


法音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為了現實,有時候要放棄很多,而她已下定這個決心了。法音不想在希爾杜面前哭,這是她最後的尊嚴,她乾脆地轉身離開。


從一開始,法音一直都專注的看著希爾杜的身影,最後的這一次,卻倒過來是希爾杜凝視著法音的背影。


如果他挽留她,她可能就反悔了,可是,他沒有。


無形的枷鎖在束縛著他們兩人,打破它的斧頭就放在他們面前,然而,打破了這重枷鎖,與它相連的城堡也會崩塌。


這天晚上,心煩意亂的希爾杜來到了星星之泉,站在湖邊看著平靜的湖面,月亮國無星的靜夜讓這片湖景更為靜謐,卻無法讓他煩亂的內心冷靜下來。


希爾杜懷抱著些許就連他自己也不察覺的期望,輕輕的對著湖連續說了三次法音的名字。


星星之泉的傳說是,如果唸三遍喜歡的人的名字,出現星星的數量越多,就代表戀愛越容易成功。


一片清明。


※※※


隨著大家年歲的增長,昔日的王子們也正式成為了國王,公主們則是各自實現了理想。每次七個國家的統治者們聚在一起,當年熟絡的幾人,總是忍不住感嘆法音的成長。


其餘六國的繼承人們都是王子,唯獨是太陽國,由公主作為繼承人,總歸是會有些阻力的,大家都知道,法音為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得到大家的認可。


現在的法音一改往日魯莽的性子,雖然對著大家還是笑容滿面,活潑開朗的樣子,可是她處事卻是穩重了不少,小時候曾遊覽整個不可思議星球,讓她深知民間疾苦。法音努力維持各國的正常運作,總是為百姓謀求福祉,成為了所有人心目中的賢君。大家說起這位太陽國的女王,也總會提及她的活力和笑容令王國生機勃勃。


托爾斯和愛爾莎看見法音的努力,感到欣慰的同時亦不禁感到擔心,以往好動活潑的女兒能夠成為如此出色的女王,這一路上有多少壓力,有多少艱辛,身為父母的他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是,每當提及這個問題,法音總是會笑著回答:「從來都不辛苦,我只要想到太陽國是蓮音和我一同成長的地方,我就覺得一定要好好守護它才行!而且,蓮音也一直在支持我,我不辛苦。」


只有法音自己才知道,在她為了公文焦頭爛額時,或者是因為沉重的壓力而幾乎崩潰,只能在午夜獨自哭泣時,來自蓮音的書信給了她多大的支持和鼓勵。就算分隔兩地,她們也是共同分擔快樂和傷悲的雙子,法音知道為了蓮音,她必須得振作起來。


太陽國是她和蓮音的家啊,她希望能讓它一直都這麼美麗。就算為此她要面對多少困難,她也會努力的。


法音站在露台,看著面前這片太陽國繁榮的土地,她不禁揚起了微笑。


她的目標,也許已經實現了一點呢。


※※※


太陽國深受大家愛戴的女王法音,在二十三的芳齡,她的婚期終於也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女王的結婚對象必須要入贅到太陽國皇室,所以,大臣們為她精挑細選了數名對象,法音在見過所有人之後,選擇了一位大臣之子,欣然接受了這宗婚事。


舉國上下都興高采烈地準備為他們的女王籌辦婚禮,他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要知道女王的雙生姊妹蓮音公主早就誕下一名小王子了,太陽國的國民實在太擔憂女王陛下只顧念國事,而忽略自己的大事。


法音熟練地在文件上簽上「Fine」,再蓋上象徵太陽國統治者身份的火漆印。就在這時,門外的侍衛敲了敲門,法音以為有哪位臣子上門,習以為常的允許他進入,法音才發現竟來了一個她意想不到的人。


「米爾羅?你為什麼回來了……」法音愣住了,一時間竟忘了對別國皇后的禮儀,當年米爾羅遠嫁到藝術星,一年裏只有重大的節日才會回來,怎麼她突然就出現在太陽國?


米爾羅臉上是溫和的微笑,朝法音解釋說:「我是為了法音你的婚事回來的。」


「原來是這樣啊。」法音這才一如往常的微笑著向她打招呼:「我們真的好久沒見了,你最近還好嗎?謝謝你特意回來,不過婚禮的日子還沒正式定下來呢。」


「我知道,我就是趁著這個時機回來的。」米爾羅的表情嚴肅起來,直直地看著法音,說:「法音,大家都很擔心你,你這麼輕率地決定自己終身大事真的好嗎?你更應該遵從自己的心意,和你喜歡的人一起結婚。」


法音愣住了片刻才反應過來,帶著淺笑辯解道:「這是我再三考慮才決定的,這個消息也已經向國民公布了。」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會、也不能夠改變決定了。


「當初是你教我要反抗自己不願意的事,怎麼你現在卻……」米爾羅說不出下半句。


「不是不願意哦。」法音回以微笑,解釋說:「為了我珍惜的太陽國,我的婚姻也沒什麼重要的,而且對方也是很好的人。」


「況且,這是我主動提出的,畢竟我也到了不得不結婚的年紀了呢。」


米爾羅心裡愈加擔憂,卻不知道怎麼勸說她,當年一起唸書的大家都知道法音和希爾杜的事,看到法音為了太陽國而將自己的愛情置之不顧,大家心裡也難受極了。


「那希爾杜呢?你真的不在意他了嗎?」


「他……」法音神色一黯,終究還是搖了搖頭,道:「只是……和他相比,我有更想要守護的東西。」


米爾羅知道她說的是太陽國,同樣身為皇室成員,米爾羅也明白,對於國家的熱誠和責任心,是生來就存在於她們血液裡的。


法音抿了抿嘴,說道:「我還有政務,抱歉,米爾羅,請你先回去吧。」


米爾羅無奈之下只得離開,她在書房門口還是忍不住駐足看了法音一眼,只見法音轉過了身看著窗外,米爾羅看不見她的神色,卻聽見她彷彿自言自語的輕聲低喃:


「I'll be fine.」


我會成為大家所希望的法音。我會很好的。


米爾羅分不出哪個才是法音真正的意思。


※※※


「哥哥!你要是再坐視不理,法音姐姐就會嫁給那個人了!」米露琪有些焦急地說:「如果你現在去告白還來得及的!」


看著眼前已然長大卻不失天真的妹妹,希爾杜微不可察地嘆了嘆氣,還是向她解釋:「這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


米露琪氣沖沖地打斷他:「我知道!你想說法音姐姐是太陽國的女王,你是月亮國的國王,所以注定不能在一起,注定要先考慮國家,是嗎?」


「米露琪,我比你更想阻止法音的婚禮,可是,現實不允許我這麼做。」希爾杜終於說出了隱藏許久的心底話,他不自覺握緊了手中的鋼筆,有些苦澀地說:「從她決心成為女王開始,我和她就沒可能了。」


「那你就能不顧自己的感受嗎?還有,你就能白白看著法音姐姐放棄自己嗎?」米露琪心底也很難受,放輕了語氣:「我很了解法音姐姐,現在的她只是壓抑著自己。哥哥你也是,把所有事都藏在心底,我知道你們有多痛苦。」


「國家是很重要,可是你也不能忽略了自己啊。」


希爾杜看著米露琪關切的神情,心底越發複雜,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向來是過於理智的人,他不可能像米露琪所希望的那樣行事。即使他心底無比渴望與喜歡的法音在一起,但他仍然會為了月亮國選擇與一位適合的女子結婚,實際上他也已經接受了大臣們所提出的婚約。


他生來首次如此討厭自己的理智。


※※※


這是伊恩在定下婚事後,首次被法音女王傳召。伊恩懷著緊張的心情踏入了女王的花園,他知道這大概是為了培養未來國王和王后的感情,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亂。


走了不遠,伊恩就看見法音獨自站在向日葵花田的旁邊,她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看向他,他卻莫名地覺得她的神色顯得有些落寞,彷彿隨時都要消失似的。


「歡迎你來到,伊恩。」法音阻止了正要向她行禮的伊恩,解釋說:「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你不需要這麼做,和我相處時你可以更隨意一些,直接稱呼我法音就可以了。」


伊恩不禁有些臉紅,他總是無法適應自己快要成為她丈夫的事實。


「我想你也知道,今天我讓你來這裡,是為了令我們更多地了解對方。」法音笑盈盈地看著他說:「所以,請不要拘謹,有什麼都可以問我的。」


伊恩忍不住開口詢問:「與其他候選人相比,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你為什麼選了我?」


「我不覺得你普通啊。你的家世和個人履歷都很好,與另外幾位空有背景的相比,作為未來的太陽國國王,我認為你是最好的選擇。」法音臉上的微笑不減,輕聲說:「而且,拋開那些不說,伊恩,你和我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呢。」


「是、是嗎?」伊恩看著她的笑容,心中有幾分未明的情愫在萌生。


「我聽說過大家對你的評價,熱情、活力,總是為他人設想,不想依靠父親而是憑自己努力成為騎士,也很溫柔,是很理想的對象。」法音的視線投向了向日葵花田,低著頭繼續說:「我覺得你和我分享了不少共通點,可也不是那麼一樣……你就像是我和蓮音加在一起,是比我更優秀的人。」


法音再次無意中流露出那種落寞的神色,伊恩實在不想看到法音這樣,於是他直說:「法音,對我而言,你足夠完美,不需要與誰相比,也是無人可比擬的。就算你需要承受多少的苦楚,以後我也會一直在你身邊,陪你一起分擔。」


聽到他這般真誠的告白,法音愣了愣,然後伊恩聽見了她的低語:


「雖然這麼說好像顯得我太自大了,但是……」


法音轉身面對著伊恩,用認真的表情說:「伊恩,如果是你的話,我希望我們的婚姻不只是為了太陽國,而是可以發展成真正的感情。」


聞言伊恩也是一愣,他幾乎有些難以置信,這時候他忽然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見法音。


她在遙不可及的王座之上,臉上卻是溫暖的笑容,對殿裡的每個人都是一視同仁,即使是對他這個隱瞞身世的普通騎士,也沒有絲毫的鄙視,而是由衷地鼓勵他努力。從那時候開始,他就下定決心想成為站在她身邊的人,守護她的笑容,成為她最忠實的後盾。


那份不為人知的傾慕之情促使著伊恩一直不懈努力,成為出色的騎士,更是在知道法音挑選夫婿時,主動向父親請求推薦自己。現在他不再只能站在下位遙望女王陛下,而是能成為她身邊的的丈夫,與她一同前行,就算只是沒感情的政治婚姻,他也已經甘之如飴。


現在她竟然向他提出要發展真正的感情――有什麼比這更值得他高興?


「我可以有所期待嗎?」伊恩熾熱的眼神直直看著法音。


這回法音是真的發自內心笑了,她點了點頭,說:「以後請多多指教。」


End


文力有限,但本文想表達的是法音的成長,因此首段和末段的法音對比很大,一開始她只是個會貪吃、有點莽撞的女生,但後來慢慢成為出色的女王,並且學會了有得必有失的道理,知道自己沒可能和希爾社一起,就選擇放下,同時試著展開另一階段的人生……是這種感覺的故事。

十二时辰
all法真好!字是笔刷的原因看...

all法真好!字是笔刷的原因看不大清楚,我已经尽力了٩(๑`^´๑)۶

all法真好!字是笔刷的原因看不大清楚,我已经尽力了٩(๑`^´๑)۶

真真那个子

『名为占有欲的情绪』

授权转载微博白笛太太(微博:@法啦哩啦)all法相关

『名为占有欲的情绪』

授权转载微博白笛太太(微博:@法啦哩啦)all法相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