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洋

30.9万浏览    431参与
雨后的黄花菜

想写逼婚那种的的强制车😍

想写逼婚那种的的强制车😍

作者疯了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六)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六)

     聂怀桑见迷迷糊糊醒来的成美,心软的一塌糊涂,怕成美嗓子不舒服,连忙喂了些水,成美乖乖的喝,一小口,一小口,聂怀桑没忍住,低头轻吻,成美乖乖的,没有一巴掌扇过来,迷茫的眼神,完全就是没睡醒,却可爱的紧

     “睡吧,我在”

    成美醒过来,感受到了还健在的下肢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小爷,你醒啦!......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六)

     聂怀桑见迷迷糊糊醒来的成美,心软的一塌糊涂,怕成美嗓子不舒服,连忙喂了些水,成美乖乖的喝,一小口,一小口,聂怀桑没忍住,低头轻吻,成美乖乖的,没有一巴掌扇过来,迷茫的眼神,完全就是没睡醒,却可爱的紧

     “睡吧,我在”

    成美醒过来,感受到了还健在的下肢

    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小爷,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虽然他没敢太放纵,但是成美身体不好,还是有些担心

    “腰疼”跟没了一样,看着聂怀桑毫不掩饰的担心还有内疚,不知道怎么了,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小虫子咬了一口一样,又疼又痒

    “好好好”立马按摩伺候

    “我要洗澡”

     “好好好”

     “我要泡温泉”

     “好好好”后山就有

    “我要喝酒”

     “好好好”珍藏的果酒拿来

    ,,,,,,,

    “我,,,你出去!”他算是真的知道什么叫有求必应,百依百顺了,现在他要星星聂怀桑估计就只会好好好,好个头,就不能离开他的视线吗?!

     “好,,,小爷”

     “出去!”侧着身子不去看聂怀桑,鬼知道他烦个什么劲

     “小爷”退出了房间,再等等,再等等,他家小爷只是害羞

     成美转过身,他没那么娇贵,他就是别扭,特别别扭,就算知道这不过是为了自己

     好烦啊啊啊啊

     起身

    “嘶”脸埋被子里面

    偷窥的聂怀桑

    果然是害羞了,可爱,想,,,嘿嘿嘿

    “狗东西”想废了他

    聂怀桑在外面蹲着时间觉得可以了

   “小爷,睡了吗?”成美没搭理他

   暗戳戳爬上床,抱住成美 ,得寸进尺的很过分了

   成美眉角抽了抽,掐住某人的大腿,转了一圈,听到吸气声,开心了

   没推开他就好,把人抱的更紧了些

   之后成美出去逛,身后一直跟着小尾巴

   “魏无羡去哪了?”就来的那一天见到他一次,之后他以为是聂怀桑故意不让他来,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不见人影就有点在意了

    “他?刚来就走了,他可能有自己的事,小爷不用担心他”

    “谁担心他,他要这么无声无息就死了,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嗯,小爷说的对”成美说什么都是对的!

    悄悄凑近,扶住成美的后颈,微微侧过脸

    亭中两人的身影契合的仿若一对璧人

    这些天最大的努力成果就是,他吻成美的时候不会被打了,成美还会回应他,成美最近身体好像也越来越好了,不会走一段时间就走不了了

     “咳咳咳”聂明玦十分不合时宜的出声,小厮都快把头埋地里了

     聂怀桑也不禁老脸一红

    “大哥”

     “他,,,,”聂明玦不知道怎么问

    “怀桑,你已经是一宗之主了”

     成美跟没看到这个人似的往亭子外看,亭子立在不净世的湖上,这湖还是很深的,怎么样才能把聂明玦搞进湖里

      “大哥,我,我是真的心悦与他”

      怪别扭,成美回头看了聂怀桑一眼,没说话

      轰隆

     聂明玦那边的走廊塌了,总而言之,掉水里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厉害,见过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他的八字是不是专克聂明玦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照聂怀桑脸上咬了一口,开心

     轻轻一跃,到了断开的走廊另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心情很好的溜了

      “大哥!你没事吧?!成美?”被咬了一口,开心,大哥掉水里了,担心,怎么处理好婆媳关系,忧心

      他好难

朔清

恋还是念

前文指路@琉沐晴 ,原先的号,但不忘记密码了……

许久未写文了,小说也忘记重温了,所以文笔不好,有些不合原著,见谅……


[1]

在这普普通通的一天,看似平静祥和的蓝家,又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让我们来看一看吧!


薛洋在蓝家吃了三次苦啦吧唧的草药汤,早已忍受不了了,想趁着夜禁偷偷爬出去,在默默回来,噼啪噼啪,洋洋的小算盘大的很响。


嘿嘿,完美,小爷我可真是个天才!


(省略,因为都是原文内容)


是夜,除了守夜的弟子,和几位不听话的小兔崽子以外,其余人都早已入睡了。


只看着蓝忘机用着避尘指着眼前的魏无羡,两人一蓝一红,一个冷若冰霜,一个肆意妄为,倒...

前文指路@琉沐晴 ,原先的号,但不忘记密码了……

许久未写文了,小说也忘记重温了,所以文笔不好,有些不合原著,见谅……


[1]

在这普普通通的一天,看似平静祥和的蓝家,又会发生怎样有趣的事情呢?让我们来看一看吧!


薛洋在蓝家吃了三次苦啦吧唧的草药汤,早已忍受不了了,想趁着夜禁偷偷爬出去,在默默回来,噼啪噼啪,洋洋的小算盘大的很响。


嘿嘿,完美,小爷我可真是个天才!


(省略,因为都是原文内容)


是夜,除了守夜的弟子,和几位不听话的小兔崽子以外,其余人都早已入睡了。


只看着蓝忘机用着避尘指着眼前的魏无羡,两人一蓝一红,一个冷若冰霜,一个肆意妄为,倒是一副极美的图景。


“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们云深不知处有什么不禁啊?”


正当两人争执时,一个油纸包被扔了进来,这下魏无羡也明白了,原来不止我一人啊,挑了挑眉,好奇这个放肆的小崽子是谁。


然后又是一个接一个的油纸包被扔了进来,却独独砍不见那扔东西的人进来,魏无羡脸上的笑意都止不住了,哪来的不怕死的小东西,没看蓝忘机还站在墙头吗?


而墙头下的小洋咩还是真没看见,六包点心,还有这么多的糖,够我一天的伙食了吧?要不要再出去买些呢?算了明天吧……


正想着,刚露出个小脑袋看下面有没有时,边看见魏无羡和蓝忘机,眼睛因为惊讶变得浑圆,半晌,又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哟,小洋洋,你这是去打劫了?带那么多回来。”


薛洋不算理他,只是对着他们笑了一下,露出一颗小虎牙,“你们接着打,接着吵。”把地下的东西收拾收拾,转身就是百米冲刺。


草,出个门,还遇见了蓝忘机这两人,快跑快跑,不要被抓了。


“哎哎哎,小洋洋,你!”魏无羡看着百米冲刺,如同身后有鬼魅抓他一样,“蓝忘机,都怨你,把洋洋给吓跑了吧……”


“明日去领罚。”蓝忘机留下一句就没了,转身就往薛洋逃跑的地方走去。


小洋洋,希望你没事。


(剩下的剧情河原著一样,就不提了,跳到金子轩和魏无羡他们打架的一幕。)


魏无羡被蓝启仁按照家规抽了几鞭子,虽数量少,但终归是灵器,打人也不轻。


薛洋抱着看好戏的心理去探望一下魏无羡,看着魏无羡背部是伤,跟自己说疼的时候,心里不断的狂笑。


而在魏无羡眼中,洋洋这是心疼我了,好开心,抬头一看,便发现洋洋压抑不住的嘴角,啊!心碎了,洋洋不爱我了……


“魏无羡,我老家有一配方,虽是土配方,但绝对管用,我给你拿来。”薛洋笑着跑开了,独留笑得像二傻子一样的魏无羡。


而薛洋也并不是跑回屋子,而是跑到了后厨,找了半天才找到盐,辣椒油和辣椒粉。


看着薛洋将三者倒在了一块,又加了一点水搅和搅和,变成了黑乎乎的情状,闻着极其刺鼻。


薛洋看着手中的小碗,心里有些犹豫,要不要多加一些辣椒呢?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魏无羡等了半天才看见洋洋端着一个碗来了,看见洋洋端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愣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下薛洋。


“洋洋,这个真的可以敷吗?”我怎么觉得他有毒呢?


“打住,都说了是土配方,能好看到哪去,再说了你不相信我吗?那我可以走,不给你敷药了。”薛洋知道他的顾虑,直接打断。


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咱两前世可是仇人,我能对你好到哪去。


魏无羡看了看药,有看了看薛洋,咬了咬牙,有美人帮你敷药,魏无羡你还犹豫什么,又不会死人,而且这可是洋洋亲自为你敷。


“好,那麻烦洋洋了……”


“不麻烦不麻烦。”折腾你怎么会麻烦呢~~


药刚一敷上,就有种刺激和疼的感觉在身上弥漫。


“洋洋,你这药……”魏无羡疼极了,头上冒得都是汗。


“羡羡,这药是土方子,刚涂上可能会疼,但他不留疤呀,万一你以后留了伤疤,你媳妇嫌弃你怎么办啊?还是为了一名女子……”洋洋用一股甜腻的嗓音,慢慢蛊惑魏无羡。


洋洋叫我羡羡了,留疤洋洋会不喜欢吗?不能让洋洋嫌弃我,疼,忍忍就是了,魏无羡,你还不是男人,这点痛就受不了了。


薛洋看魏无羡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笑了笑,继续手下的动作,完事后,还将药给了魏无羡,让他一日敷三次。


当江厌离来见魏无羡的时候边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阿羡,你又做什么了?这屋子……”


“师姐,是这药的味道。”魏无羡递给江厌离,看着她闻了闻,面色怪异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师姐?”


“阿羡,这药怎么一股子辣椒味啊……”


听到这,魏无羡愣了几秒,又想起洋洋一直下不来的笑容,僵成了个石像,“啪”的一声,碎了。


小流氓,就应该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功成名就的薛洋打了个喷嚏,刚抬头,便看见面前有一个人向自己走来。


(小剧场

     蓝忘机:“犯了夜禁,家规五……”

     小洋洋:“含光君~~我知道错了,就罚少些呗……”

蓝忘机看着眼前眨巴着眼睛的小家伙,又道:“家规三……”

       小洋洋:“含光君~~蓝湛~你饶了我吧……”

看着如此可爱的人儿对着自己撒娇,但又不能不罚,但还是退步了。

        “家规一遍,三天后给我检查。”

        小洋洋:“谢含光君饶我一命!”

小洋洋表示:撒娇可以解决一切

本作者表示:撒娇的男人最好命)





Nine.Lx魔音

时空之门

第二天一早,魔道众人就被叫起来了,众人来到大厅,薛洋早就坐在长老位上:“人都到齐了,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儿?”


“应该是送我们回去吧。”


.....................


薛洋拿出一块宝石,宝石飞在空中出现了强烈的白光,众人被绕的看不到东西只好捂住眼睛,再次睁开眼时,他们来到了一个悬浮岛上,周围环境全是星空,对面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岩石门,更重要的是,怎么那么多人 ?


有御剑飞在天的,有长翅膀的,有凭空飞来天上的,还有的站在悬浮岛上,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在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过面了。


“这是干什么?”


“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

第二天一早,魔道众人就被叫起来了,众人来到大厅,薛洋早就坐在长老位上:“人都到齐了,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儿?”


“应该是送我们回去吧。”


.....................


薛洋拿出一块宝石,宝石飞在空中出现了强烈的白光,众人被绕的看不到东西只好捂住眼睛,再次睁开眼时,他们来到了一个悬浮岛上,周围环境全是星空,对面还有一个特别大的岩石门,更重要的是,怎么那么多人 ?


有御剑飞在天的,有长翅膀的,有凭空飞来天上的,还有的站在悬浮岛上,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在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已经见过面了。


“这是干什么?”


“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


..................


薛洋走到人群中,全部人都到齐后,有九个人凭空出现在时空门前,希娅:“行了,时间紧急,薛洋将你的手腕割开后将血淋到时空宝石上。”


“是,师傅。”


蓝启仁:“师傅?看了那九个就是圣子了。”江枫眠:“可是看不透他们的修为呀,到底是神啊。”


薛洋拿出降灾毫不犹豫的朝手腕割了一刀,其他人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了,但魔道众人也是被吓了一跳,红色的血流向时空宝石。


“开!”


圣子一声令下38位长老释放自己所有神力,神力聚集成为导火索连着九圣子,魔道众人感觉飞起来了,但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因为他们晕了过去。


很快所有人都醒来了,魏无羡:“我们回到莲花坞了!”江枫眠看了看周围:“确实是莲花坞。”


“大家快看天上。”众人往天上一看,还是那一块水镜,上面的画面是悬浮岛。


薛洋从空中降下看了看手腕,还是血流不止,周九良走了过来帮他治疗,但是这种治疗术是伤和疤完全消失,虽然血止住了,但是还是有一道疤。


周九良:“唉?怎么回事?”薛洋摇了摇头,希琳走过来看了看:“没什么副作用而已。”她抬起手指点了一下薛洋的眉头,薛洋突然感觉头痛爆炸,一堆不属于自己的回忆全都涌现出来。


希娜一个刀手将他砍晕:“没事儿,他只是恢复记忆了,带他回去休息吧。”“是,圣子。”


..................


魔道众人看着这一切有点不真实,魏无羡:“看来。。。我们是回不去了。”水镜再次变化,薛洋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这一幕众人有点心疼,但是他们只能隔着屏幕心疼一下。


突然,希丞出现在画面当中,他和众人来了一个对视,正当众人觉得这是巧合时,希丞对着他们摆了摆手,魔道众人有点疑惑,那人打了一个响指水镜便消失了。


所有人吓了一跳,抱山:“想必我们去神界是那个人所为的,为的就是让我们恢复薛洋的记忆,现在目标达成,我们也就回来了。”


魏无羡像是听懂了一样:“原来他只是想利用我们而已。”蓝曦臣:“唉,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也回来了,不是吗?”


江枫眠:“大家先进去聊吧。”


Nine.Lx魔音

书?

所有宗主开了一个小型的仪会,但是只有重要的人物参加,其他平民什么的都各回各家了。


江澄也不知道说什么,所有人就这样沉默着,蓝曦臣正想打破这份宁静时,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本书阻挡了他的视线,有好几个人被吓了一跳。


蓝景仪:“这是什么?”


封面上贴着一个小纸条:感谢你们的帮忙,来这一趟不容易,留着做个纪念吧。


                   ...............薛洋


也...

所有宗主开了一个小型的仪会,但是只有重要的人物参加,其他平民什么的都各回各家了。


江澄也不知道说什么,所有人就这样沉默着,蓝曦臣正想打破这份宁静时,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本书阻挡了他的视线,有好几个人被吓了一跳。


蓝景仪:“这是什么?”


封面上贴着一个小纸条:感谢你们的帮忙,来这一趟不容易,留着做个纪念吧。


                   ...............薛洋


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江氏江澄,魏无羡。金氏金光瑶,江厌离,金凌。蓝氏蓝曦臣,蓝忘机,蓝思追,蓝景仪。聂氏聂怀桑。温氏温宁。


温宁愣了一下:我。。。我也有吗?


里面没有什么,全是些照片,是他们去神界的种种,基本上每张都有薛洋,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一下,这也算是个美好的回忆吧!





Nine.Lx魔音

谈话

这一顿饭吃的相当不是滋味,薛洋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房间,他站在窗户边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怎么?舍不得了?”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薛洋吓了一跳:“徒儿拜见师傅。” 


希丞:“明天就把他们带到时空之门那里吧,他们待在这里的时间够久了。”薛洋低下头:“是。”说着又看了看那群人。


【夜晚】薛洋百无聊赖的坐在桥上,赤着脚趟着水玩儿。蓝景仪,没错,还是蓝景仪又来冒险了,他想着明天差不多就回去了,最后再看看这个城堡吧,来这里好几天了,至今没有把这个城堡转明白。


金凌:“不是,地球仪,你怎么带的路,我们是不是迷路了?”蓝景仪:“怎么可能,我每天晚上闲的没事儿就在...

这一顿饭吃的相当不是滋味,薛洋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房间,他站在窗户边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怎么?舍不得了?”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薛洋吓了一跳:“徒儿拜见师傅。” 


希丞:“明天就把他们带到时空之门那里吧,他们待在这里的时间够久了。”薛洋低下头:“是。”说着又看了看那群人。


【夜晚】薛洋百无聊赖的坐在桥上,赤着脚趟着水玩儿。蓝景仪,没错,还是蓝景仪又来冒险了,他想着明天差不多就回去了,最后再看看这个城堡吧,来这里好几天了,至今没有把这个城堡转明白。


金凌:“不是,地球仪,你怎么带的路,我们是不是迷路了?”蓝景仪:“怎么可能,我每天晚上闲的没事儿就在这儿乱转,走这条路肯定对。”


蓝思追:“唉,那个是不是薛前辈啊。”薛洋像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呦呵,又是你们三个,怎么?又睡不着出来冒险了?”


金凌傲娇的扭过头:“怎么可能?我们只是出来玩而已。”薛洋也转过头:“傲娇。”


蓝思追来到薛洋身边:“前辈每天处理那么多事务不累吗?”薛洋:“不累啊,都已经习惯了。”金凌:“怎么可能不累啊,我看见每天累的和仙子一样?”


“仙子?仙气飘飘的仙子吗?”薛洋疑惑道。“当然不是啦,是我的灵犬。”薛洋抽了抽嘴角:能给狗取这个名字也是没谁了。“你厉害。”


薛洋看了看手机:“行了,都快凌晨1点了,快去睡觉吧,明天要早起把你们送回去。”蓝景仪和金凌本不想走,但还是被蓝思追拉了回去。


等他们走后,一只萤火虫落到了薛洋的手指上:“出来吧晓星尘,你们两个一直躲着,算什么本事。”


晓星尘和宋子琛走了出来,晓星尘:“阿洋,我。。”薛洋放飞了萤火虫:“算了吧,我们之间没什么说的,你不是说我恶心吗?还是别离我太近了。”


晓星尘慌了:“不是的,我只是。。”薛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是不是没有杀死我很不甘心呀,宋道长,不要妄想杀我了,等你们回去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宋岚没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薛洋,薛洋笑了一下从桥上下来:“如果你们不甘心,那就杀了我,我就站在这儿。”


两人一直没动,晓星尘眼神暗了暗直接抱住了薛洋:“对不起,阿洋。”薛洋也是惊到了叹了口气:“算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了,我先走了。”薛洋推开晓星尘消失不见。


晓星尘:“看来,他还是。。恨我吧。”宋岚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没有说什么,回到了自己房间。









Nine.Lx魔音

告别会

陆光:“这次大会好像也没有说怎么样把他们送回去呀?”


叶修:“肯定是用时空之门啊,这还用问吗?”


印飞星:“时空之门?那玩意500年都不带开一次的,而且强行打开时空之门需要消耗千分之一的神力,就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消耗不至于吧。”


唐三:“也不能这么说吧,至少他们是和阿洋有关系的人,况且有荣荣的增幅再加上九良治疗术,也不会消耗多少吧。”


周九良笑了一下:“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先回去吧。”众人同意以后分道扬镳。


——————————————


薛洋回到长老殿,但是一个人都没有:“人呢?死哪去了?”突然他感觉到身后有人,凭空变出一个匕首向后刺去,魏无羡眼疾手快的挡住:...

陆光:“这次大会好像也没有说怎么样把他们送回去呀?”


叶修:“肯定是用时空之门啊,这还用问吗?”


印飞星:“时空之门?那玩意500年都不带开一次的,而且强行打开时空之门需要消耗千分之一的神力,就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消耗不至于吧。”


唐三:“也不能这么说吧,至少他们是和阿洋有关系的人,况且有荣荣的增幅再加上九良治疗术,也不会消耗多少吧。”


周九良笑了一下:“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先回去吧。”众人同意以后分道扬镳。


——————————————


薛洋回到长老殿,但是一个人都没有:“人呢?死哪去了?”突然他感觉到身后有人,凭空变出一个匕首向后刺去,魏无羡眼疾手快的挡住:“我去,洋洋是我呀。”


薛洋看着他握着自己的手瞪了他一眼:“你有病啊,其他人呢?”魏无羡拉着他往后花园走去,所有人都在后花园等着呢,蓝曦臣见薛洋来了便微笑着走过来:“薛公子,我们知道我们马上要回去了,所以便像影公子说给你准备个。。。这个叫什么?惊喜!” 


所有人都走过来,蓝景仪:“喂,你至少得有个表情啊。”薛洋张了张口不知道怎么说:“额。。谢谢,不过。。我才是地主啊,尽地主之仪应该是我给你们办一个告别会呀。” 


金光瑶:“不用了成美,你这几天照顾我们已经够麻烦你了,虽然说我们之间有许多的不愉快,但是我们马上要走了,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吧。”


听到这句话众人不免有点失落,薛洋皱眉:“有可能,我们都不是一个时空的,把你们送回去还得开启时空之门,烦死了。”


魏无羡:“那你能不能跟我们回去呢?你别忘了,你也是我们那里的人。”


薛洋摇了摇头:“那都是前世的事儿了,以前的事都别提吧,过好当下,而且我现在是这个时空的人,无法穿越时空。”


魏无羡不在笑了,非常委屈,其他人也是笑不出来。


“算了,先吃饭吧,把你们送回去才是大事儿。”

Nine.Lx魔音

奇特的雨

大门砰的一声紧紧关闭,金夫人先行扶起金光善:“没事吧。”金光善:“这薛洋不是人啊,太不厚道了。”


蓝景仪:“人家薛洋本来就不是人,是神。”


魏无羡:“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蓝曦臣:“阿瑶,你要不要去劝一劝...薛公子。”


金光瑶摇摇头:“我也曾利用过他,我也曾伤害过他,他现在连看我的眼神都变了,让我去劝,只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


聂怀桑:“那...那...那我们怎么办?而且我...我们在这里...什么都不懂。”


聂明玦看了一眼聂怀桑手中的扇子:“聂怀桑,这不是你的扇子,你哪来的这个扇子。”


聂怀桑吓了一跳:“这...这...这...这...

大门砰的一声紧紧关闭,金夫人先行扶起金光善:“没事吧。”金光善:“这薛洋不是人啊,太不厚道了。”


蓝景仪:“人家薛洋本来就不是人,是神。”


魏无羡:“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蓝曦臣:“阿瑶,你要不要去劝一劝...薛公子。”


金光瑶摇摇头:“我也曾利用过他,我也曾伤害过他,他现在连看我的眼神都变了,让我去劝,只不过是火上浇油罢了。”


聂怀桑:“那...那...那我们怎么办?而且我...我们在这里...什么都不懂。”


聂明玦看了一眼聂怀桑手中的扇子:“聂怀桑,这不是你的扇子,你哪来的这个扇子。”


聂怀桑吓了一跳:“这...这...这...这是薛...薛洋送给我的。”


聂明玦:“他给你这个扇子干什么?”


聂怀桑直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正当所有人苦恼时,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什么时候不下偏的现在下,魏无羡:“我去,为什么现在下雨呀?” 


江澄:“肯定是老天觉得你丢人呗。”魏无羡:“哎呀,不知道薛洋在干嘛,唉,你们看。”


魏无羡本想看一眼长老殿时他看到窗边有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看见魏无羡发现了他便躲起来了。


魏无羡:“你看看阿洋还是关心我们的。”金光瑶:“魏公子未免叫的有点亲切吧。”


魏无羡一笑:“我们都是同一类人,谁也别笑话谁。”金光瑶笑了笑,没错,他们现在是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现在雨下的非常小,但过了一会儿雨就开始变得很大,他们都是修仙之人,这点雨还是能撑住的。


蓝景仪:“不是吧,不是吧,我们真的成落汤鸡啦。”蓝思追:“景仪,安静一会儿,不然二公子又要让你抄家规了。”


蓝景仪:“哎呀,没事儿,薛洋都说了,现在不是在云深不知处,可以随意....哎呀。”


还未等蓝景仪说完,一道黑影穿了过来:“为什么现在下雨了呀?幸好舅舅的宫殿在不远处。”


唐舞桐看了一眼众人:“哎,你们是谁呀?长老殿会禁止人员逗留,除非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蓝曦臣:“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说来话长。”


唐舞桐没有说什么直径走了过去:“雨浩,你快一点呀。”众人奇怪道:这里不是有一道结界吗?


魏无羡又摸了摸结界,看来这个结界只防他们这些人,对于其他人没用。


霍雨浩没有看众人,因为他已经猜到了,现在在他们长老圈里面传的沸沸扬扬,另一个世界的人穿越到了神界,而且那个世界的人还有一个和薛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这分明

Nine.Lx魔音

九死一生?

魔道众人奇怪的看着他,圣子?就是那九个领导者,这么说的话圣子出关意味着他们要回去了,他们才刚熟悉这里的环境,就要回去了,对于很多人来说,非常的不舍。


薛洋拿出手机给黑羽快斗打了个电话:“喂,快斗,圣子他们出关了吗?不是吧,这么快,平常不是一闭关就得闭关几百年吗?”


“那谁知道,还不赶紧过来,我们可都已经到喽,来安洁莉娜圣殿开会。”


薛洋扶额:“知道了,就来。”他挂掉电话后向影风说道:“影风,我去开会了,你帮忙看着他们。”


“是,长老。”


........................


【圣殿】薛洋从远处飞过来,圣殿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奥斯卡:“哎呀,阿洋...

魔道众人奇怪的看着他,圣子?就是那九个领导者,这么说的话圣子出关意味着他们要回去了,他们才刚熟悉这里的环境,就要回去了,对于很多人来说,非常的不舍。


薛洋拿出手机给黑羽快斗打了个电话:“喂,快斗,圣子他们出关了吗?不是吧,这么快,平常不是一闭关就得闭关几百年吗?”


“那谁知道,还不赶紧过来,我们可都已经到喽,来安洁莉娜圣殿开会。”


薛洋扶额:“知道了,就来。”他挂掉电话后向影风说道:“影风,我去开会了,你帮忙看着他们。”


“是,长老。”


........................


【圣殿】薛洋从远处飞过来,圣殿门口已经聚集了好多人,奥斯卡:“哎呀,阿洋你终于来啦~”


范丞丞:“终于来了,开启圣门吧,圣子在等我们呢。”薛洋吐了吐舌头:“这不是有点事情耽误了吗?”


七位神界长老拿出一张卡,这张卡是专门为七位神级长老准备的,为了就是可以打开那扇门。


圣门打开后一股冷风袭来,一种无形的威压袭来,这股冷风让所有人胆战心惊,每个人都战战兢兢的坐到座位上。


主位上九把椅子,背对着众人。希坤:“都到了吧。”薛洋:“是。”


希丞:“这次会议就不必多说了,这几天的异向,你们也发现了。”


唐三:“没错,这几天天降异象,还来了一群不平凡的人,而且他们还自称他们那个世界也有一个和阿洋一样的人。”


印飞星:“那照这么说的话,那还是薛洋前世的朋友喽。”


薛洋:“切,什么朋友,就是一段孽缘而已,我宁愿不认识这些人。”


夜沉渊:“怎么了?他们对你做什么了吗?”


薛洋:“反正就是一些不好的印象,我记得非常模糊,但是隐约记得一些,奇怪的是,以前我从来没有这段记忆,自从他们出现以后,我才开始做梦,梦见的可能就是我前世的回忆。”


元初:“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他们送回去比较好吧。”


希娜打了个哈欠:“终于聊到正题了,要想把他们送回去,只能查看你前世今生,然后找一个准确的时间点,把他们送回去。”


希晓:“但是这个风险特别大,可能会九死一生啊。”


“九死一生?”众人震惊。


王琳凯:“连你们都不能把握的话,那.........还是别冒这个风险了,让他们在神界待着吧。”


薛洋:“不行,还是要把他们送回去,他们待在这里越久的话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小舞:“可是.........连圣子他们都没有把握的事情,你感冒这个风险吗?”


薛洋:“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试试吧。”


希娅:“好了,就这么定了 ,大会就此结束,退下吧。”


“告辞。”


........................


【殿外】陆光:“阿洋,你确定吗?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


薛洋:“哥哥,我真的没事儿的。”


周九良:“可是.........”


“圣子他们肯定会有办法的,他们不是说了吗?可能会九死一生,所以不是肯定,先把他们送回去再说,再说了,我都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事了,我还真没体验过死的感觉呢。”


黑羽快斗:“不许胡说,你要给我好好的,听见没有。”


“是~”


Nine.Lx魔音

圣子出关

霍雨浩:“情绪之神拜见神界大长老。”薛洋:“哎呀,雨浩啊,不用这么行此大礼,我们又没有在开会,你还是叫我舅舅吧。”


霍雨浩:“舅舅啊,这个可是规矩,不能乱破。”薛洋:“规矩,规矩,什么都是规矩,怎么那么多规矩,在我这里没有规矩,除非师傅他们定的,其他的规矩在我这儿都不成立。”


霍雨浩:“但是这个规矩好像就是阁主定的。”薛洋干笑几声:“咳咳咳,正好你来啦,现在这雨下的有点蹊跷啊。”


唐舞桐:“对呀,对呀,我用天气笛测出来的也是晴天呀。”


霍雨浩:“我感觉这几天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


薛洋:“外面那群人看见了吗?他们出现在神界就非常的奇怪了,...

霍雨浩:“情绪之神拜见神界大长老。”薛洋:“哎呀,雨浩啊,不用这么行此大礼,我们又没有在开会,你还是叫我舅舅吧。”


霍雨浩:“舅舅啊,这个可是规矩,不能乱破。”薛洋:“规矩,规矩,什么都是规矩,怎么那么多规矩,在我这里没有规矩,除非师傅他们定的,其他的规矩在我这儿都不成立。”


霍雨浩:“但是这个规矩好像就是阁主定的。”薛洋干笑几声:“咳咳咳,正好你来啦,现在这雨下的有点蹊跷啊。”


唐舞桐:“对呀,对呀,我用天气笛测出来的也是晴天呀。”


霍雨浩:“我感觉这几天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


薛洋:“外面那群人看见了吗?他们出现在神界就非常的奇怪了,看来神界的趋势要变了呀。”


霍雨浩:“他们不是说他们那里有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难道你对他们一点儿熟悉的感觉都没有?”


薛洋:“刚开始没有感觉,但是往后我开始有了一些不属于我自己的回忆,可能就是我前世的回忆吧,但是就是孽缘呀,还不如让我别回忆起来呢。”


唐舞桐:“哎呀,安了安了,舅舅啊,我饿了。”薛洋一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服了你了啊,走吧,吃点东西去。”


【殿外】雨下的越来越大了,伴随着还有一点闪电,外面已经没有什么路人了,全都回到自己家里睡觉去了。


薛洋有点担心,刚才把霍雨浩和唐舞桐送回到了他们的地方,现在就开始打雷了,他们还在原地不动。


薛洋皱了一下眉头:“影风,让他们进来吧。”影风点点头来到门口关闭天窗,魔道众人吓了一跳,结界解除了,影风:“进来吧,现在雨下的这么大,站在外面也不好,不要再惹长老啦,长老也是不容易。”


蓝曦臣:“多谢影公子。”影风:“别谢我了,谢谢长老吧。”


他们来到正宫,薛洋居高临下的坐在主位上,他看了一眼湿漉漉的魔道众人打了一个响指。


魔道众人害怕他做什么害人的举动,刚想拔剑时,突然转了一圈儿,转着众人懵懵的,身上直接甩干。


蓝启仁捋了捋胡子:“法力高强,不计前嫌,薛洋看来真的洗心革面了。” 


薛洋:“行啦,下这么大的雨,你们站在外面也不合适,如果病的话,还不是我的事儿,先去房间休息吧,明天早上有什么事儿再说吧。”说着薛洋便不见了。


【第二天】魔道中人恢复到以前正在吃早饭,薛洋打着哈欠从里屋走来,他连睡衣都没有换,一身黄色的皮卡丘特别可爱 ,他四周环视了一下,差不多都在悄悄的看自己,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眼神 。


薛洋直径走到蓝忘机旁边,现在只有他的身边有位置,他拿过碗筷就是干,但是只吃甜食,蓝思追:“薛前辈,要不要吃一些生菜呀,要营养均衡。”


薛洋立马抗拒到:“才不要,我不爱吃生菜,没有味道。”蓝思追委屈道:“好吧...”薛洋差不多都看到他的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了:“行行行。”


他只好吃了几口生菜,味道还是不错的,他吃的正香时,突然面前出现一张纸,糊住了他的视线:“卧槽,谁?”


所有人全都看向他,薛洋看了几眼那张纸吓得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wc,圣子出关了。”



Takahashi甜包!

【all洋】一袭红衣 着火③abo

*无感mx

全文afd

———————————————————


说完话薛洋便送走了金光瑶,随后还唤下人送来了几壶清酒,摆在藤椅边。


春天要来了,铺在他脸上的风凉凉的,院子里的花在空中转了几圈慢慢飘下,只有沙沙的音调伴着他哼的小曲。


他拎起藤椅旁的清酒,喝一口,唱声调,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他的贴身侍卫聂怀桑就站在一旁,看着薛洋喝着清酒,哼着小调,好不痛快。


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听觉总是格外灵敏。


屋子里响起了“哐哐”几声,虽然格外细小,但这细微的响动还是引起了薛洋的注意。


他支起脑袋,往屋子里望了一眼,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眼,又笑嘻嘻对聂怀桑到,“小桑桑...

*无感mx

全文afd

———————————————————


说完话薛洋便送走了金光瑶,随后还唤下人送来了几壶清酒,摆在藤椅边。


春天要来了,铺在他脸上的风凉凉的,院子里的花在空中转了几圈慢慢飘下,只有沙沙的音调伴着他哼的小曲。


他拎起藤椅旁的清酒,喝一口,唱声调,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晒太阳。他的贴身侍卫聂怀桑就站在一旁,看着薛洋喝着清酒,哼着小调,好不痛快。


不过闭着眼睛的时候,听觉总是格外灵敏。


屋子里响起了“哐哐”几声,虽然格外细小,但这细微的响动还是引起了薛洋的注意。


他支起脑袋,往屋子里望了一眼,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眼,又笑嘻嘻对聂怀桑到,“小桑桑,帮我去膳房取盘花生来呗。”


-


聂怀桑自金光瑶离开小院才又被薛洋叫唤,回到了薛洋身边,他回来的时候周身的气息很低,隐隐含着怒意,就连身上的信息素也渐渐浓了起来。


———他在院外就闻到了主子的信息素,是金光瑶动怒了还是动情了,他不知道,但是源头,肯定是这位带着奶味的s 猫咪。


更何况他刚站在这小猫身边,不懂事的猫咪就撩起衣摆,躺在椅子上翘了个二郎腿,露出白嫩嫩的小腿,连喝酒的时候都是先伸出红艳艳的舌头将壶口勾过来,再饮下去。


薛洋身上香甜的牛奶味也因为旧病浓郁了起来,在聂怀桑眼里,就像是浓烈的催情剂,勾着他去办事。


(剩下的被屏蔽了,走爱发电吧)

———————————————————


- 洋崽:“看这人也不太聪明的样子”



作者疯了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五)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五)

     聂怀桑不可置信的回头,却见成美坐在塌上垂下的发丝遮掩了成美脸上的神色

     聂怀桑特别想看清楚他家小爷的脸

     走到成美面前,成美都没有抬起头来,轻轻抚上成美的脸

     成美抬起头来看着聂怀桑,眸中是难得一见的迷茫

     “小爷,,,”低头,吻上成美微微有些干涩的唇...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五)

     聂怀桑不可置信的回头,却见成美坐在塌上垂下的发丝遮掩了成美脸上的神色

     聂怀桑特别想看清楚他家小爷的脸

     走到成美面前,成美都没有抬起头来,轻轻抚上成美的脸

     成美抬起头来看着聂怀桑,眸中是难得一见的迷茫

     “小爷,,,”低头,吻上成美微微有些干涩的唇

      成美不知道该怎么办,僵硬的不敢动

      聂怀桑把成美揽入怀中,不再轻触

     他要吃了他吗?!

     “唔”你要干什么?

    “我的小爷”止不住的笑意

    衣衫渐落

    成美闪躲着不与聂怀桑对视,但是他直觉,不太对

    “小爷”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成美敏感的锁骨上,引得成美控制不住的战栗

     在成美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成美有些后悔了,他现在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

     “怀桑,,,,唔!”

     听到成美唤他的名字没控制住自己,真的很想直接把成美吞吃入腹,不行,成美身体不好,成美,,,,还是第一次

     大腿内侧好像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身上的人喘息忽然粗重,成美想找个地缝藏起来

     聂怀桑的手在那处流连的时候成美就傻眼了

     会,,,,裂开吧,,,,,,,

    “不会伤到你”在成美唇角轻吻

    成美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去你娘的,爱咋咋地,大不了废了他!

     现在退不了了,他被聂怀桑拨撩的有点,,,,难受

     屋外暴风雨连连,屋内春宵苦短

     尽管放松过,内里的紧致还是让聂怀桑有些把持不住

     尤其是看到成美一副被欺负的模样,那双害羞的眸子,终于满是水雾的注视着他,不再遮掩

    “我的小爷,我的,成美”

     奇怪的感觉让成美有些不适应,触到了那奇怪的一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唤我的名字”

       “怀,,,桑”

       “成美,成美,成美”一遍一遍的

     这人真是的,都得到他想要的,他怎么还哭了

     真蠢

作者疯了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四)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四)

     模模糊糊感觉有人在占自己的便宜,腰,腹,胸前,后背,被一双带着薄茧的手,十分奇怪的抚弄过不像是熟悉的那个触感

    “唔,谁,,,”意识有些迷茫

     “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成美松了一口气,任由自己失去意识

     “我的小爷,就这么,放心我吗”但是他有点不放心自己...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四)

     模模糊糊感觉有人在占自己的便宜,腰,腹,胸前,后背,被一双带着薄茧的手,十分奇怪的抚弄过不像是熟悉的那个触感

    “唔,谁,,,”意识有些迷茫

     “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成美松了一口气,任由自己失去意识

     “我的小爷,就这么,放心我吗”但是他有点不放心自己

     狠狠心念清心诀

    睡着的成美觉得耳边好像有蚊子嗡嗡嗡的,伸手就是一巴掌

     “唉”握住成美一巴掌打的有点泛红的手,他的小祖宗啊

     讨点利息,轻触成美润红的唇,慢慢,深入

     在失控之前,照着自己的大腿狠狠扭了一把

     看着面色微红,软软的靠在自己怀里的人,再这样下去,真成柳下惠了

    成美醒来,第一反应是,他被人占便宜了,熟悉的味道包围着自己,安心的同时还有那么一丝奇怪的恐惧,好像要发生什么了

     “今天天气不好,不如就在屋里歇息”今天这天气,真不错

     成美看向屋外,一片暗沉的天空,好像是要下雨了

      “鬼天气”

      “谁说不是呢”却又把成美往怀里揽了揽

     “小爷,我离开后,你去了哪?”

     “还在那里”

     “一个人很无聊吧”

    “等死有什么可无聊的”靠在聂怀桑怀里

     “小爷,,,,”好多好多想问的,却是只能轻轻的唤他一声

     成美莫名其妙的笑了一声

    “你想知道什么?”这个姿势躺腻了,换个姿势

     “你不想说,我便不问”将成美额前的发丝撩到一边,轻轻吻了一下

     成美伸手捂住他的脸,推到一边去

    明晃晃的嫌弃

   “有人,送了我最后一程”

     聂怀桑揽住成美的手紧了紧

    “他是谁”嫉妒的让他发疯

     “我都没想到,他能找到我,不过我身上那么多尸粉,最后估计连尸骨都不会留下”

      成美的语气像是在说什么有趣的事,尽管环住他的手,和那双手的主人散发着很不友好的气息

     “那时候一点感知都没了”但他就是知道是他

      “,,,,,”手紧了紧,死死的散发着不可名状的气压

       成美转了个身,笑着问聂怀桑

     “好看吗”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成功让那张俊美却阴沉沉的脸空白了

     “好,好看”智力急剧下降的样子

     成美笑的想蜷起身子来,但是聂怀桑明显没打算放手的样子,只能趴聂怀桑怀里笑,笑的聂怀桑心尖都颤了

      接着变戏法似的在聂怀桑怀里拿出来一幅画,把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拿开,碍事

     发现这个人还有点占空,就把人一起从塌上踹下来了

     “那个,小爷,那个”他能抢救一下吗?!

     成美翘起来二郎腿,翘起来的脚还一抖一抖的,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慢悠悠的打开了画

     “画的,,,,,”刚想评论一下结果,,,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脚也不抖了,人完全冻住了一样

     聂怀桑整个人都灰暗了,他藏那么严,怎么会被找到,可能,也许,不是那幅画呢!,,,,,那个磨损的角角,是他摩挲出来的,,,,,,

     成美憋了半天,终于

     “画的,,,不错,,,,”他该怎么评论自己的出浴图,画的是真不错,了了几笔,勾勒出引人遐想的背影,关键在于,关键在于这幅画,画的是他自己,别问他怎么知道的,那几个被美化的伤疤,,,,,,

      气氛有点尴尬,成美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这种情况,感觉,就像被逼到死胡同一样

     “画的是我的小爷”我的这两个字说的像是在舌尖蹂躏过一样

      成美烫手山芋似的把画丢了出去

     外面阴沉沉的坠了一天的乌云终于轰隆一声,下起了倾盆大雨

     成美被吓得一个激灵,不慎与聂怀桑对视,那双眼睛里的认真让成美止不住的,恐惧

    “小爷,我,,,,”他在害怕自己,心口被揪住一样的疼,想说出口的话,到了嘴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别怕我

    我不会伤害你

    相信我好吗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那比杀了我还要痛苦

    “成美,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有些狼狈的起身,外面雨下的很大,时不时有雷电闪过,一会轰鸣就如约而至

     阴暗的环境总是会放大人的情绪,尤其是阴暗的

     不顾一切的得到他,哪怕他恨自己,阴暗的情绪滋长

     他还是打开了房门,冰冷的水汽扑面而来

     一个东西砸在他的身上

    “谁让你开门的!冻死小爷了!”闷闷的,但是依旧嚣张的语气

作者疯了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三)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三)

      赶回来的两人就看到成美在塌上蜷缩着身体,一只手不停的,怪异的摸着右手的小拇指

      两人都是知道成美有个断指,都是在意成美的人,成美的一些小动作他们都是知道的

      他在不安

      聂怀桑过去靠在成美身边,魏无羡却转身去了撵顶

     成美醒...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三)

      赶回来的两人就看到成美在塌上蜷缩着身体,一只手不停的,怪异的摸着右手的小拇指

      两人都是知道成美有个断指,都是在意成美的人,成美的一些小动作他们都是知道的

      他在不安

      聂怀桑过去靠在成美身边,魏无羡却转身去了撵顶

     成美醒来看着他的手,和另一个人十指紧扣,有些怔愣,却没有抽出手

     “咚”

      “宗主回来了!”

     这下,装睡的,和没睡的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爷”

     “不装了?”耳朵有点红,但面上不能示弱

    “不装了”笑的有点傻

     成美收回了手

     “还不走”还没待够,他可是够够的

     魏无羡眸中猩红闪过

     聂怀桑先几步下了撵,伸手接要成美

    成美看了一眼聂怀桑,从容的下了撵理都没理他,又不是女子,这副模样着实让成美有些遭不住

     尤其是遇到聂明玦的时候

     “哼!”聂明玦不屑

     “几日不见,,,学会猪叫了”控制不住自己

      “你!!放肆!”

      “哼!”

      “你”

      “跟你学的”

,,,,,,,,一血,,,,

      聂怀桑匆匆赶过来

     “大哥,我我我,我先带成美去休息了”带着成美一溜烟跑了

      第二日,又碰见了聂明玦

     “我是不会同意你和怀桑之事的!”

     “大哥,我对成美是真心的”后赶来的聂怀桑刚刚听到

       “我和他什么事?”

         绝杀!

       “小爷!!!”

       “薛洋!”

      要死

      第三天

     “日!你有完没完!”刚锻炼完身体,一身汗,正准备找地方休息的成美又碰见聂明玦了

      “你身体怎么回事”

     “关你屁事”完了,眼前发黑

     聂明玦接着了成美,一副想丢又不知道丢哪里合适的样子

     “大哥!”一把丢给聂怀桑

    “带着他赶紧滚滚滚”

     “好”聂怀桑回头看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聂明玦

      看着怀里成美,在他眉心轻吻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五集:林月字汐染

1.「晓薛」:

我:“啊……”

薛洋:“你是谁?”薛洋问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愣了一会儿…我:“薛洋……”我特别生气因为,我害怕了!!!薛洋:“啊啊啊……救命啊……”晓星尘:“怎……怎么了?阿洋!”

晓星尘着急了!我:“对不起啊…晓道长……”

晓星尘:“……”晓星尘在想:你是谁??!!我是谁??!!晓星尘:“你谁啊?”我:“林月字汐染!!”晓星尘:“公主殿下!!!”

注意:汐染是皇宫唯一一个公主!

薛洋:“什么?公主殿下!!!”

2.「曦薛」:

薛洋:“啊啊……你是谁?”

我:“薛洋??!!”

我:“蓝曦臣!!!”

蓝曦臣:“公主殿下!怎么了?”


注意:蓝曦臣和汐染...

1.「晓薛」:

我:“啊……”

薛洋:“你是谁?”薛洋问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愣了一会儿…我:“薛洋……”我特别生气因为,我害怕了!!!薛洋:“啊啊啊……救命啊……”晓星尘:“怎……怎么了?阿洋!”

晓星尘着急了!我:“对不起啊…晓道长……”

晓星尘:“……”晓星尘在想:你是谁??!!我是谁??!!晓星尘:“你谁啊?”我:“林月字汐染!!”晓星尘:“公主殿下!!!”

注意:汐染是皇宫唯一一个公主!

薛洋:“什么?公主殿下!!!”

2.「曦薛」:

薛洋:“啊啊……你是谁?”

我:“薛洋??!!”

我:“蓝曦臣!!!”

蓝曦臣:“公主殿下!怎么了?”


注意:蓝曦臣和汐染是表兄妹的关系哈~

我:“呜呜……😭为什么这个人好吓人啊……😭”

薛洋:“……”(啪)

我:“啊啊……,你打我?哈哈哈哈~”

手下:“薛洋!!!”手下们抓住了薛洋带走了他

蓝曦臣:“哎……洋洋!!”

我:“呜呜……😭”

蓝曦臣:“对不起啊……公主殿下!”/担心薛洋

我:“呵,曦臣哥……你喜欢薛洋??”

蓝曦臣:“是……”

我:“哎…好吧…来人,把薛洋放了!!我和曦臣哥恩断义绝!”

蓝曦臣:“哎……不……不要啊公主殿下!”

我:“滚!!”/走了

3.「双鬼道:魏薛」:

魏无羡:“你是谁?”

我:“我?”

薛洋:“你是谁?”

蓝曦臣:“公主殿下!”

我:“表哥!”

魏无羡:“对不起啊……公主殿下!”

薛洋:“对不起公主殿下!”

我:“没事…”/冷

4.「湛薛」:

蓝湛:“公主殿下!”/冷

我;“嗯!表弟!”

蓝湛:“嗯……”/冷

薛洋:“你是谁?”/鄙视👎你

我:“你……呜呜……😭”

蓝湛:“薛洋!!”/生气

薛洋:“好呀!你!!”/生气

手下:“公主殿下!”

薛洋:“公主殿下?”

我:“呜呜呜……表弟……你…呜呜……😭”

蓝湛:“对不起…表姐!”

薛洋:“对不起啊……公主殿下!”

我:“没事……”/冷

5.「宋薛」:

宋岚:“公主殿下”

我:“嗯!子琛!!”

薛洋:“???!”

我:“你好!薛洋!我叫林月字汐染!”

薛洋:“公主殿下!”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二集:小矮砸,你来了!

金光瑶:“阿洋,快走了!”

薛洋:“嗯!小矮砸!”

说着,薛洋和金光瑶走了去了学校!

                       学校

薛洋:“小矮砸……”

金光瑶:“拜拜……”

薛洋:“不……不要!”

薛洋:“呜呜呜……不……不要……😭”

金光瑶:“对不起……😔成美!?”

薛洋:“呜呜…😭…小矮砸~”

老师:“怎么了?小朋友!!”

薛洋...

金光瑶:“阿洋,快走了!”

薛洋:“嗯!小矮砸!”

说着,薛洋和金光瑶走了去了学校!

                       学校

薛洋:“小矮砸……”

金光瑶:“拜拜……”

薛洋:“不……不要!”

薛洋:“呜呜呜……不……不要……😭”

金光瑶:“对不起……😔成美!?”

薛洋:“呜呜…😭…小矮砸~”

老师:“怎么了?小朋友!!”

薛洋:“老……老师呜呜……😭”

老师:“好了乖啊…”

老师摸了摸薛洋的头

薛洋:“嗯…嗯!老师……😔”

老师:“嗯…阿洋!”

              教室

宋岚:“……”“宋岚宋子琛!”

薛洋:“薛洋字成美!”

同学:“什……什么?”

老师:“……👿”/登着同学们

晓星尘:“晓星尘!”

薛洋:“嗯?宋道长!晓道长?”

宋岚:“?……”

晓星尘:“?…?……”

薛洋:“道长们好!”/尴尬

宋岚:“我特么……”

晓星尘:“子琛,不要动怒!”

晓星尘安慰着宋子琛

宋岚:“嗯……”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一集:小矮子,你在哪?

金光瑶:“成美啊,醒来了!”

薛洋:“哎…小矮砸??”

金光瑶 :“……”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金光瑶心想:好可爱啊…成美~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上学了…”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呜呜……😭小矮砸~”

金光瑶:“……”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

薛洋:“呜呜…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啊…小成美…!”

薛洋:“抱抱…小矮砸~”

金光瑶:“好…起来上学了…成美…”

薛洋:“呜呜…不……不要😭小矮砸~”

金光瑶:“……”

薛洋:“呜呜呜,小矮砸,你在...

金光瑶:“成美啊,醒来了!”

薛洋:“哎…小矮砸??”

金光瑶 :“……”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金光瑶心想:好可爱啊…成美~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上学了…”

薛洋:“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呜呜……😭小矮砸~”

金光瑶:“……”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

薛洋:“呜呜…小矮砸~小矮砸…小矮砸~😭”

金光瑶:“成美…不哭不哭啊…小成美…!”

薛洋:“抱抱…小矮砸~”

金光瑶:“好…起来上学了…成美…”

薛洋:“呜呜…不……不要😭小矮砸~”

金光瑶:“……”

薛洋:“呜呜呜,小矮砸,你在哪?”

金光瑶:“我啊……在9年1班…你在8年2班!

未完待续

敬请期待

宋晓薛(宋薛.晓薛)

第五集:误会解除!薛洋醒来!

1.「晓薛」:

晓星尘:“你醒了…”

薛洋:“嗯……”

晓星尘:“我错了…我可以解释的……”薛洋:“好啊…”

晓星尘:“事情事这样的……”薛洋:“什……什么?😳”薛洋:“我知道了…道长…”

晓星尘:“原谅我吧!阿洋……😣”:“我……”

:“原谅吗?”…:“好吧…”

晓星尘:“多谢!”晓星尘抱住了薛洋!!!

2.「瑶薛」:

金光瑶:“成美…你醒了…”

薛洋:“……”

金光瑶:“对不起…我可以解释是这样的……”

薛洋:“……”薛洋心想:真的吗……?

薛洋:“对不起……”

金光瑶:“原谅我……”

薛洋:“对不起…”薛洋心想:对不起金光瑶…我…还没有想好…

金光瑶:...

1.「晓薛」:

晓星尘:“你醒了…”

薛洋:“嗯……”

晓星尘:“我错了…我可以解释的……”薛洋:“好啊…”

晓星尘:“事情事这样的……”薛洋:“什……什么?😳”薛洋:“我知道了…道长…”

晓星尘:“原谅我吧!阿洋……😣”:“我……”

:“原谅吗?”…:“好吧…”

晓星尘:“多谢!”晓星尘抱住了薛洋!!!

2.「瑶薛」:

金光瑶:“成美…你醒了…”

薛洋:“……”

金光瑶:“对不起…我可以解释是这样的……”

薛洋:“……”薛洋心想:真的吗……?

薛洋:“对不起……”

金光瑶:“原谅我……”

薛洋:“对不起…”薛洋心想:对不起金光瑶…我…还没有想好…

金光瑶:“成美~”金光瑶心想:成美啊,原谅我吧!

薛洋:“好!”薛洋心想:对不起…金光瑶…!

3.「宋薛」:

宋岚:你醒了…”/冷

薛洋:“……”薛洋心想:为什么要我醒来?

宋岚心想:阿洋,原谅我可以吗?

宋岚:“薛洋,我可以解释啊…”/冷

薛洋:“…我……”/冷

宋岚:“薛洋……”/冷

薛洋:“好吧……”

宋岚:“嗯……”

宋岚:“事情事这样的……”

薛洋:“这……”/冷

宋岚:“怎么样可以原谅我了吗?”/激动

薛洋:“可以……”/冷

4.「双鬼道   魏薛」:

魏无羡:“小流氓你醒来了?”

薛洋:“……”/冷

魏无羡:“事情事这条的……”

薛洋:“哦…”😜!

未完待续



原谅他们了!

作者疯了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二)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二)

     后来仙果什么的都没了就剩下酒了,聂怀桑原本还想着偷个香,占点小便宜什么的,结果成美耍起酒疯来六亲不认

      一脚一个,把他和魏无羡差点踹鲛纱外面

     “去你的!王八蛋”边打还边骂骂咧咧,好气又好笑

      最后三人躺在撵顶上,看着月色, 今天是满月,月光亮如白昼...


老子名叫薛成美(三十二)

     后来仙果什么的都没了就剩下酒了,聂怀桑原本还想着偷个香,占点小便宜什么的,结果成美耍起酒疯来六亲不认

      一脚一个,把他和魏无羡差点踹鲛纱外面

     “去你的!王八蛋”边打还边骂骂咧咧,好气又好笑

      最后三人躺在撵顶上,看着月色, 今天是满月,月光亮如白昼

      成美看着月亮,伸手去触,那月,仿佛近在咫尺,又好像,远在天边

      皓洁如月,成美控制不住的想起了那个人,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根本忘不掉,根本,忘不掉啊

      夺过魏无羡手里的酒仰头灌着

     “哎呦!”魏无羡来抢酒,被成美一脚踹下了撵,整个掉了下去

      “小爷,我的小爷,你怎么,嗝,哭了”那水光,醉了的聂怀桑看的不真切,却感觉到他在伤心

     “滚,这是酒!小爷怎么可能哭!”随手一个空酒瓶就丢过去了,不过没砸中

    聂怀桑蹭到成美身边抱住成美

    “小爷别哭,别哭,我有的都给小爷”把人往怀里揽

     “那你的命呢”在聂怀桑怀中低语,成美哼笑一声

     “命也给你”这话说的太清楚,不像是一个醉鬼说的

      成美一把推开他,没有推动,在聂怀桑怀里挣扎

     “滚开”

     聂怀桑死死的抱着成美

     “信我,信我,信我”我的成美,我说过的话都会一一兑现,可你不信我的立誓,也,不信我

     成美松了力气,聂怀桑一愣,笑的很傻

    “小爷,,,啊!!!”

      最后还是被成美踹下了撵

    成美成功完成双杀,撵因为丢了主控人,不得不停下,却因为他们行进的太快,主控人半天没追上来

      成美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一会,又颤抖着去拿酒,却发现酒坛子空了,一把丢开

      成美跳下撵顶,不想再看这,令人讨厌的月色,撩开鲛纱,回头看了眼明月,闭了闭眼进了软撵,和来时一样,躺在贵妃塌上,他累了,不,他只是醉了

       他醉了,所以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谁都不欠了,谁都不欠了!

       没来由的念头,没来由的让他恐慌

     无人诉说

挽歌.卿言是鸽子王

联动(六)

时间在金光瑶死后,众人复活,cp几乎都是逆cp和北极圈cp


cp有:all洋(晓薛、恶友、双鬼道、湛薛、宋薛)、追凌仪吧………还有曦澄和双聂嘿嘿


拆官配预警


外加二哈:晚燃

杀破狼:顾长

渣反:漠尚、冰九、岳柳、冰秋(冰秋戏较少)

一般一章戏少的不会打tag

逆cp预警!!!⚠️

邪教cp预警!!!⚠️


 不喜欢的勿看真的,不喜欢的就别进了,别等会怪我没提醒你,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看看笑笑就好。好嘞开始吧。

———————————————————...


时间在金光瑶死后,众人复活,cp几乎都是逆cp和北极圈cp

 

 

 

cp有:all洋(晓薛、恶友、双鬼道、湛薛、宋薛)、追凌仪吧………还有曦澄和双聂嘿嘿

 

拆官配预警

 

 

外加二哈:晚燃

杀破狼:顾长

渣反:漠尚、冰九、岳柳、冰秋(冰秋戏较少)

一般一章戏少的不会打tag

逆cp预警!!!⚠️

邪教cp预警!!!⚠️

 

 不喜欢的勿看真的,不喜欢的就别进了,别等会怪我没提醒你,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看看笑笑就好。好嘞开始吧。

———————————————————

 

“嗨,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沐姑娘。”

“嗯嗯,今天我们来看语录吧,在看语录之前有新人要来哦。”

“是吗?”

“嗯嗯。”沐雲打了个响指,空间扩大,出现了许多人。

“这里面有天官的、渣反的、杀破狼的、还有二哈的,来来来给大家自我介绍下。”

“在下顾昀。”

“在下长庚。”

“墨燃。”

“楚晚宁。”

“薛蒙。”

“沈清秋。”

“沈九。”

“洛冰河。”(冰妹)

“洛冰河。”(冰哥)

“尚清华。”

“漠北君。”…………………(就当都互相介绍了)

“你们好。”

“好嘞现在开始播放语录咯,杀破狼准备。”在他们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的时候,大屏幕从关机的状态下开机了。

【未知苦楚,不信神佛。

——《杀破狼》by priest】

〔呜呜呜呜,顾大帅真的好宠小长庚啊!!〕

〔是啊姐妹。〕

“请问那是?”

“是弹幕啦…………”沐雲耐下心来又给他们讲了一遍他们不懂的。

【“这话是你说的,大将军一言九鼎…………”

“战无不胜!”

——by priest】

“义父…………”

“嗯?怎么了,小长庚?”

“谢谢你………”长庚说完脸便红了起来,不敢再看顾昀。小家伙害羞了,顾昀笑着看着已经将脸埋到自己怀中的人儿。

“好嘞,接下来播放二哈的语录,燃燃准备好哦。”

“喂,叫谁燃燃啊!!”墨燃瞬间炸毛。

“好啦燃儿(就这么叫吧,没看过原著)。”楚晚宁摸了摸墨燃的头,软软的。

【“长阶血未尽,那是他带你回家的路!”

——薛蒙by《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by肉包不吃肉】

“师傅………对………对不起,我……………”(完了,燃燃子人设崩了)

“燃儿,没事,我不怪你。”楚晚宁揉了揉墨燃的脑袋。(我也想摸,嘤嘤嘤)

“哥…………对不起。”薛蒙抱歉地说到

“没事,都过去那么久了。”墨燃回以薛蒙一个微笑。

【“报恩吧,不要寻仇。”

“念善吧,不要存恶。”

——段衣寒by《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by肉包不吃肉】

随着画面的转变,一个灰头土脸穿着破旧衣服的小孩抱着一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号啕大哭。画面中的小孩正是墨燃,而那个女人便是墨燃的母亲段衣寒。

“母亲…………对不起………燃儿没能做到………对不起………”墨燃望着画面中的母亲,不禁流出眼泪。

“燃儿,不哭了啊,不哭了。”楚晚宁心疼地揽过墨燃,轻声安慰着他。墨燃哭得更大声了,楚晚宁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在他额边落下一吻。

“燃儿,你做的很好,母亲不怪你。”段衣寒看着墨燃这样,也很心疼,自责自己没能陪着他长大。不过,看着楚晚宁柔声安慰墨燃的样子段衣寒又笑了笑,有人能陪着他一辈子,好像也不错。

“好了,接下来魔道,是洋洋的语录哦。”

【我薛洋,晓天地,晓人心,但终究不晓星尘。

——薛洋 】

“阿洋,对不起,是道长错了………对不起。”晓星尘抱住薛洋颤抖地说。

“洋洋,以后我们不救世了,救你。”宋岚剥了一颗糖塞进了薛洋的嘴里。

“嗯,好~”

〈注:弟妹好可爱怎么破〉

【现在才去堵伤口,什么用都没有。晓星尘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连魂魄也碎了。

——by魏无羡(是他说的吧,忘了)】

“洋洋我……………”

“哎呀没事啦没事啦,都过去了。再说了道长他们回来了,小矮子也回来了,这就够啦。”

那我们呢?魏无羡和蓝忘机失望地想着。(害,又是难凑cp的一天啊)

————————————————————

今天就到这吧,文章题目改下吧。


下次更多点啦。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