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炅

36.4万浏览    1046参与
嘶哈嘶哈

师父再不回来徒弟就跟着老婆跑了!!!

宁宁后宫已经起火

(p1图源微博

(弱弱说一句,好想看师娘文学!第一案最后那里何老师在阿蒲肩膀蹭来蹭去,撒撒吃醋,怎么自家徒儿和老婆走这么近%#!&*还有花絮里的“我和小蒲有一个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戏”,展开说说(我满脑子黄色废料

蹲蹲,饿饿,饭饭🥺🥺🥺

师父再不回来徒弟就跟着老婆跑了!!!

宁宁后宫已经起火

(p1图源微博

(弱弱说一句,好想看师娘文学!第一案最后那里何老师在阿蒲肩膀蹭来蹭去,撒撒吃醋,怎么自家徒儿和老婆走这么近%#!&*还有花絮里的“我和小蒲有一个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戏”,展开说说(我满脑子黄色废料

蹲蹲,饿饿,饭饭🥺🥺🥺

扶摇直上°

谁也不知道我这一段视频看了多少遍哈哈哈哈哈哈

回忆的氛围感名图出处

撒宁你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同样是承认咋你和船长就这么亲捏~

白色制服的小何好好看~


双北糖点整理~ 

谁也不知道我这一段视频看了多少遍哈哈哈哈哈哈

回忆的氛围感名图出处

撒宁你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同样是承认咋你和船长就这么亲捏~

白色制服的小何好好看~


双北糖点整理~ 

会敬酒的兔子

p2及评论区指路字母站~

第一案何蒲侦探组上大分!

p2及评论区指路字母站~

第一案何蒲侦探组上大分!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撒黄老师今天谁打赢了】

  嘿嘿嘿我滚来更新了,接上文

  

  

  

  


43L  楼主

  回归正题

  

  

  

  

44L

  有知情人士能说说吗,我男友和那两位男的有啥事

  

  

  

  

45L

  楼上在想桃子

[图片]


  

  

  

46L  政治课代表

  嘿嘿嘿,知情者来了

  

  

  

  

47L

  啊啊啊啊啊课表来了

  

  

  

  

48L  炅的英语课代表

  我也来凑个热闹

  

  

  

  

49L ...

  嘿嘿嘿我滚来更新了,接上文

  

  

  

  


43L  楼主

  回归正题

  

  

  

  

44L

  有知情人士能说说吗,我男友和那两位男的有啥事

  

  

  

  

45L

  楼上在想桃子


  

  

  

46L  政治课代表

  嘿嘿嘿,知情者来了

  

  

  

  

47L

  啊啊啊啊啊课表来了

  

  

  

  

48L  炅的英语课代表

  我也来凑个热闹

  

  

  

  

49L  黄小胖的关门弟子

  既然都来了,本化学课代表也来凑个热闹

  

  

  

  

49L

  哟,三个课代表都来了,有趣了

  

  

  

  

50L

  想吃瓜


  

  

  

  

51L  政治课代表

  撒老师是比两位老师都晚来的

  

  

  

  

52L  飞鸟

  我证明,撒老师实习的时候认识何老师的!可以说是一见钟情!第一眼就看上了!

  

  

  

  

53L

  怕不是见色起意吧……

  

  

  

  

54L  飞鸟

  什么话,楼上什么话,撒老师是那样的人吗!(是)

  

  

  

  

55L

  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56L  飞鸟

  然后撒老师就展开了一系列的追求。

  

  

  

  

57L

  想了解详细剧情


  

  

  

  

58L  飞鸟

  反正就是奇形怪状莫名其妙的追求,帮忙不成还帮倒忙。看黄老师会做饭把何老师骗到家里了,撒老师也有样学样,做黑暗料理给何老师胃病犯了去医院了,何老师一个星期没理撒老师。

  

  

  

  

5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抓不住他的胃,要他命哈哈哈哈哈哈这波我站黄老师hhhhhhh

  

  

  

  

60L

  这骚操作哈哈哈哈哈哈

  

  

  

  

61L

  楼上是怎么知道的?(怀疑)

  

  

  

  

62L  飞鸟

  这你就不用管了。

  

  

  

  

63L  黄小胖的关门弟子

  我之前去交作业看到撒老师献殷勤送了何老师一个腰枕,黄老师第二天来教室就征集有什么礼物能压过撒老师hhhhhhh

  

  

  


64L

  那个,我有个问题,所以谁攻谁受啊?

  


  

  

  

65L

  体型差,黄老师肯定是攻

  

  

  

  

66L

  hhhhhhh也是,提气CP黄老师肯定是攻

  

  

  

  

67L

  那双北……(思考🤔)

  

  

  

  

68L

  我何清清瘦瘦的……

  

  

  

  

69L

  楼上hhh我觉得何老师哪对CP都是受,体型差太明显。


  

  

  

  

70L

  我觉得何撒也不错,何老师严肃起来是挺A的嘿嘿嘿

  

  

  

  

71L

  何老师腰不好!

  



  

72L

  何老师腰不好!

  



  

73L

  何老师腰不好!

  



  

74L

  何老师腰不好!

  



  

75L

  何老师腰不好!

  



  

76L

  hhhhhhh硬伤

  

  

  

  

77L

  也是注定何老师不能攻

  

  

  

  

78L

  我男友腰不好?感觉更带感了嘿嘿嘿😈


  

  

  

  

79L

  黄撒老师:你小子在想屁


  

  

  

  

80L

  小心撒老师黄老师知道你龌龊的想法晚上跑你家辅导功课。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密室逃生

  【欢迎玩家黄磊进入密室游戏】

  

  “唉呀妈呀!什么玩意!”黄磊看着四周黑不溜秋的墙壁怀疑人生。

  

  【现在开始传送玩家何炅,玩家撒贝宁,玩家李维嘉】

  “啥?炅炅?”黄磊选择性耳聋。

  

  【传送成功】

  黄磊伸手一捞,抓住了一个硬邦邦的人,咦,这么硬?一摸就知道不是我软绵绵的炅炅。黄磊立马撒开他,还推了一把。

  

  “啊,是哪个缺德玩意推的我!”响起了撒贝宁的声音。

  

  黄磊又抓了一个人,啧,身高差不多,直接一个环抱。

  

  突然灯亮了,黄磊和维嘉抱在一起,撒贝宁被推到一旁,房间里只有三个大男人:“炅炅/何老师/炅呢?”三个人...

  【欢迎玩家黄磊进入密室游戏】

  

  “唉呀妈呀!什么玩意!”黄磊看着四周黑不溜秋的墙壁怀疑人生。

  

  【现在开始传送玩家何炅,玩家撒贝宁,玩家李维嘉】

  “啥?炅炅?”黄磊选择性耳聋。

  

  【传送成功】

  黄磊伸手一捞,抓住了一个硬邦邦的人,咦,这么硬?一摸就知道不是我软绵绵的炅炅。黄磊立马撒开他,还推了一把。

  

  “啊,是哪个缺德玩意推的我!”响起了撒贝宁的声音。

  

  黄磊又抓了一个人,啧,身高差不多,直接一个环抱。

  

  突然灯亮了,黄磊和维嘉抱在一起,撒贝宁被推到一旁,房间里只有三个大男人:“炅炅/何老师/炅呢?”三个人异口异声地问。

  

  【密室第一关:寻找队友,玩家王鸥杨蓉进入游戏】

  杨蓉和王鸥一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哪里?三个大男人和这两个女生面对面尴尬无比。

  

  “我们要寻找何老师?”杨蓉率先反应过来。

  

  “好像……是的。”撒贝宁回道

  

  “那不赶紧出发啊!”李维嘉火急火燎地说。

  

  “现在先逃离这个房间。”黄磊不愧是年龄最大的,先找到了关键。

  

  这一群大男人和女人就在这个房间里找开了。

  

  “咦,这是什么?”撒贝宁拿着一个破旧的笔记本问。

  

  【恭喜获得关键线索——小何的笔记本】

  

  “什么?小何?你们拿炅炅/何老师做NPC?丧尽天良!”维嘉/黄磊/撒贝宁/王鸥/杨蓉齐声说。(系统:只要我不承认,骂的就不是我)

  

  可看还是得看的,翻开笔记本,是一行清秀的字,“你们为了真实还特意让小何亲手写?”李维嘉一眼就认出这是何炅大学时期写的字。(系统:为了更有代入感呗)

  

  他们翻看笔记本,字里行间显然是被霸凌了。

  

  “MD,他们怎么这么不干人事!”撒贝宁难得爆了一句粗口。

  

  “如果让我找到那些霸凌者我把他们的脑袋打爆!”李维嘉气急地说。

  

  黄磊还没有失去理智,翻到最后一页找到密码结开了锁。

  

  走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时不时传来诡异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他转身进了一个教室。

  

  “哭啊!怎么不哭啊!快给老子哭!”面前的黑板突然成了一块屏幕,上面十几个人在对一个清瘦的,在角落缩成一团的人拳打脚踢,那个人一声不吭,侧脸迷迷糊糊,看不清楚。

  

  三个大男人攥紧的拳头,两个女生也不忍看,但为了保留证据,撒贝宁举起手机录下了这一切。

  

  影片结束了,又陷入了一片漆黑。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倒数

  最近何蓉上头了,各位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私设,不要上升

  

  杨蓉喜欢何炅,这是人尽皆知的,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何炅喜欢杨蓉,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他藏得很深,埋在心里。

  

  “又到了除夕夜。”杨蓉在录制现场感叹,眼光有意无意地扫向身旁的男人,似乎是试探。

  

  何炅不动声色地看向杨蓉,正欲开口,大张伟就爽快地说道:“今天晚上来我家,一起共度良宵!”

  

  杨蓉气呼呼地盯了大张伟一眼,自己的试探化成空,不过也有了共处的机会,虽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

  

  大张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当他看到杨蓉的眼神粘在身旁低头整理资料的何炅身上,瞬间会意...

  最近何蓉上头了,各位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私设,不要上升

  

  杨蓉喜欢何炅,这是人尽皆知的,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何炅喜欢杨蓉,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他藏得很深,埋在心里。

  

  “又到了除夕夜。”杨蓉在录制现场感叹,眼光有意无意地扫向身旁的男人,似乎是试探。

  

  何炅不动声色地看向杨蓉,正欲开口,大张伟就爽快地说道:“今天晚上来我家,一起共度良宵!”

  

  杨蓉气呼呼地盯了大张伟一眼,自己的试探化成空,不过也有了共处的机会,虽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

  

  大张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当他看到杨蓉的眼神粘在身旁低头整理资料的何炅身上,瞬间会意一笑,哟,思春了。

  

  晚上,他们坐在大张伟家的落地窗前,等待着新年的那一刻。

  

  杨蓉刻意地找了个离何炅近的位置,看着身旁的男人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看都没看她一眼,心里一阵失落,真是不解风情的男人,但她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她悄悄移动手指,瞬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十指相扣。

  

  杨蓉抬头,何炅依旧不动声色,只是看向她的时候眼色温柔,似乎有璀璨星河在里面,杨蓉也陷进了他的眼眸里。

  

  再回头,何炅眉眼带笑,杨蓉小脸通红,其他人都漏出了姨母笑。

  

  “看,烟花!”魏大勋喊着,绚丽多彩的烟花接二连三在天空中绽放,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好美!”三个女孩都尖叫了出来,杨蓉回头看向何炅,何炅笑吟吟的,微微勾起的嘴角让她心痒痒,她拉住领带吻了上去。

  

  何炅揽着她,加深了这个吻,正好是12:00。那一刻,如若永恒。。

  

  等他们看完烟花,回头时,杨蓉脸通红,何炅脸上也不寻常地绯红。

  

  

  

  

  

  

会敬酒的兔子

p2以及评论区指路字母站~

p3是个没用上的小彩蛋,氛围感拉满


为了庆祝第八季开播,我又来勇敢地开拓冷圈了,祝两位玩得开心,祝大家磕糖愉快!

p2以及评论区指路字母站~

p3是个没用上的小彩蛋,氛围感拉满


为了庆祝第八季开播,我又来勇敢地开拓冷圈了,祝两位玩得开心,祝大家磕糖愉快!

会敬酒的兔子
平时两位明目张胆贴贴抱抱也就算...

平时两位明目张胆贴贴抱抱也就算了,重温演唱会突然发现一个撒娇晨哈哈哈哈哈哈

平时两位明目张胆贴贴抱抱也就算了,重温演唱会突然发现一个撒娇晨哈哈哈哈哈哈

AnZai.安崽

【论坛体】今天撒老师又醋了吗

*私设有

*cp很杂,但几乎都是跟小何有关的

*主双北、提气,ooc致歉

*毫无逻辑,一个无脑产物,雷的左上角,谢谢


1L楼主

如题,今天撒老师给我们上课脸黑的一批,我一下还没认出来以为学校的煤成精了


2L

?哈哈哈楼主你要笑死我


3L

建国后不是不允许成精吗


4L

拜托,楼上两位跑题了


5L

估计可能又是跟隔壁黄老师干起来了


6L

?我断网了,敢问黄老师和撒老师的关系是?


7L楼主

应该算是情敌吧,反正只要他俩在一屋这屋还有何老师就不会消停


8L

我提气必须有姓名


9L

行,估计撒老师今天黑脸又...

*私设有

*cp很杂,但几乎都是跟小何有关的

*主双北、提气,ooc致歉

*毫无逻辑,一个无脑产物,雷的左上角,谢谢

 



1L楼主

如题,今天撒老师给我们上课脸黑的一批,我一下还没认出来以为学校的煤成精了


2L

?哈哈哈楼主你要笑死我


3L

建国后不是不允许成精吗


4L

拜托,楼上两位跑题了


5L

估计可能又是跟隔壁黄老师干起来了


6L

?我断网了,敢问黄老师和撒老师的关系是?


7L楼主

应该算是情敌吧,反正只要他俩在一屋这屋还有何老师就不会消停


8L

我提气必须有姓名


9L

行,估计撒老师今天黑脸又是因为黄老师跟何老师走太近了呗


10L

救命我真的断网了,提气又是哪位了


11L

黄老师和何老师的cp,因为两位都是MG大学的老师,老师的英文是teacher,中文谐音就是提气


12L

搜噶,谢谢


13L

可是今天我怎么记得黄老师一直在食堂研究菜谱捏…何老师也没去食堂


14L 

那撒老师又是因为啥啊,何老师今天没课一直在办公室待着呢


15L

办公室老师多着呢,要我说撒老师就是管的太严,何老师总得有自己的交际圈吧


16L

赞同楼上


17L

交际圈肯定是要有的,要不然不就没朋友了嘛,撒老师应该不会醋到不让何老师交朋友的阶段


18L

确实不太可能,但撒老师还是得收敛一下了,每次一见何老师跟别人有亲密动作我大老远就闻到一股醋味…


19L 唯一的假想敌

有没有可能是最近撒老师又晒黑了?


20L

?单走一个6,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毕竟撒老师已经够黑了


21L O

?我为撒老师打抱不平


22L 一个不是很重要的厨子

撒老师在你们这都是什么印象啊,又黑,脾气还不好,容易吃醋


23L 

精准到我竟无法反驳


24L

补充,撒老师还腿短,所以一般我们私下都管他叫撒柯基(不是)


25L 人间精品

哎哟喂撒老师看到这帖子得气死


26L

各位跑题了啊喂


27L

又不是第一次跑题了


28L

所以说撒老师究竟是因为什么吃了醋


29L

白老师?


30L 我爱我鞋

不好意思,白老师的心已经归鞋所有了


31L 

啊啊啊这么推好难,不想动脑


32L楼主

?怎么就成推理了


33L 求别杀熟

推理?这我有兴趣啊


34L

行,碰上专家了


35L 唯一的假想敌

你们究竟是有多无聊啊,在这推理上撒老师因为谁醋了


36L 人间教练

反正肯定是何老师又跟谁怎么怎么样啦~


37L 唯一的假想敌

?别瞎说


38L 秦风本秦

这也能叫推理??


39L 唯一的MVP

哇趣你们真是想吃瓜想到疯了


40L

楼上你和37楼的lP名…情侣?


41L 唯一的MVP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42L 巴巴利波

有被小情侣秀到


43L 这里是AKAMC杜鹃花

请问大家还猜撒老师因为什么生气么


44L

肯定猜!什么也阻止不了我吃瓜的心思


45L 娜是光照亮的地方

吃瓜心思真重,课都不上了

(ps:小说设定,别模仿,课该上还是得上)


46L 楼主

其实我开这个帖一个是因为撒老师又黑脸这件事,同时也挺想知道有all何粉的吗…


47L O

我!!奶乎乎的何老师看起来超好搞的啊呜呜呜


48L楼主

虽然觉得不太礼貌,但我也想搞小何


49L 唯一的假想敌

??啷个意思哦


50L

拜托奶萌萌的小何真的超好搞的


51L 一个不是很重要的厨子

其实吧…我也磕,但我主磕提气


52L

同党呜呜呜!!我的大提气冷死了


53L

看看嘉炅吧,lof的粮都少的可怜啊


54L

我磕的cpbe了…白老师唯爱他的鞋


55L O

作为一个all何人,我表示只要不是何左位的我就能磕


56L唯一的假想敌

停!跑题了!!


57L楼主

不重要,能遇到同样磕all何的人我也是死无遗憾了


58L唯一的MVP

双北没人吗…


59L

这这这!!我磕!


60L

一个怼天怼地只宠他,一个宠天宠地只怼他的设定我太可了


61L 我爱我鞋

其实吧,白老师是爱何老师的,只是因为打不过撒老师就爱他的鞋去了


62L

!!我cp还有希望!!


63L唯一的假想敌

停!再这么聊下去我扒你们马甲了哈


64L楼主

??什么马甲


65L

同懵


66L 唯一的假想敌

这招真好用,都不说话了


67L楼主

不知为何,突然有种不详滴预感


68L 我真是够够的了

你们上班在这摸鱼不带我


69L

完了,我好像知道他们是谁了…


70L

同…


71L 唯一的MVP

既然知道了的话那么检讨书一份?请


72L楼主

…封帖赶检讨书去了


楼主已封帖






彩蛋:撒老师究竟因为什么又醋了

“炅炅,你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

“工作嘛,同样是老师体谅一下”

“那你工作你也不能不吃饭啊!要不是我早上发现你又只喝咖啡不吃早饭你胃病又该犯了!”

“以后会注意的啦”

“你每次都这么说,也没见你实现过”


总结:吃了工作的醋,同时也心疼自家炅炅



End.









可爱狐狸暄儿

嘉炅新年贺文~

放下话筒,脱下西装,又一年的跨年晚会结束了,因为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何炅婉拒了朋友们的聚会邀请,卸好妆换上衣服就准备回家休息了。

走到地下车库,何炅揉揉太阳穴,把兜里的车钥匙拿出来,抬眸却发现自己的车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嘉嘉!好久不见,找我吗?怎么不去休息室等我?”

何炅快步迎过去,眼睛里喜悦的光芒一闪一闪的,自从快本改版,快乐家族的见面机会就越来越少了,掰掰手指头,好像距离上次见到维嘉,已经过了两个月了。

真的好想好想他呀~

“我刚过来,想着你主持晚会很累了,自己开车回家不安全。我就委屈一下当个代驾咯。”维嘉拿过何炅的钥匙,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注意到身边的人儿黑眼圈又重了一些......

放下话筒,脱下西装,又一年的跨年晚会结束了,因为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何炅婉拒了朋友们的聚会邀请,卸好妆换上衣服就准备回家休息了。

走到地下车库,何炅揉揉太阳穴,把兜里的车钥匙拿出来,抬眸却发现自己的车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嘉嘉!好久不见,找我吗?怎么不去休息室等我?”

何炅快步迎过去,眼睛里喜悦的光芒一闪一闪的,自从快本改版,快乐家族的见面机会就越来越少了,掰掰手指头,好像距离上次见到维嘉,已经过了两个月了。

真的好想好想他呀~

“我刚过来,想着你主持晚会很累了,自己开车回家不安全。我就委屈一下当个代驾咯。”维嘉拿过何炅的钥匙,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注意到身边的人儿黑眼圈又重了一些,暗自叹了口气。

这家伙,肯定最近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朋友一样……

“你睡会吧,得半个小时呢,到了我叫你。”维嘉把副驾驶的座位调整好,打开空调,车里原本冰凉的空气逐渐变得温暖,在热气的熏陶下何炅感觉脸颊微微发烫,一阵困意袭来,他迷迷糊糊地合上眼帘,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维嘉听着何炅柔和的呼吸声,心里充满了柔情,他只想把车开得慢一些。在等红灯的时候,维嘉扭过头望向副驾驶上那熟睡的人儿,嘴角微微上扬,伸出手去给他整理了一下鬓角有些凌乱的头发。

路上灯光闪烁,车慢慢地开,维嘉不舍得吵醒何炅,特意走了一条比较安静的小路。

他只想好好珍惜能和心上人在一起的每一秒。

到何炅家楼下了,维嘉把车停好,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小何抱回去。

解开安全带,托住何炅的背和小屁股,维嘉稍稍用力就把他面对面地抱了起来,何炅微微睁开双眼,下意识地用双腿环住维嘉的腰,嘴里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把头靠在维嘉的肩膀上,再搂住维嘉的脖子,睡得更香了。

“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黏人呢。”

维嘉下意识地把怀里的人搂紧,轻轻叹了一口气。

如果今天送何炅回家的人不是自己,小何是不是也会这样随便让人家抱?

算了,先把这麻烦的家伙送回去吧。

毕竟,他是自己唯一的挚爱,不是吗?

维嘉无奈笑笑,抱着何炅向家里走去。

——我是一条分割线——

何炅是维嘉把他轻轻放在床上的时候醒过来的。

他其实睡得不是很沉,刚才也能感觉到有人把他抱起来,只是因为知道那人是维嘉,他才敢放心大胆地让他把自己抱回去。

维嘉其实多虑了,如果是其他人,何炅可不会让人家这么亲密地抱自己。

“炅炅你换上睡衣就继续睡吧,我走啦,你最近要注意身体啊。”维嘉摸摸小何的脸颊,起身刚要离开,却被他揪住了衣角。

“怎么啦?”

“嘉嘉别走,今晚留在我家好吗?陪陪我。”

小何的眸子里满是依赖和不舍,他前段时间太思念维嘉了,节目改了又改,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晚上经常失眠。睡不着的时候,他就开始想念他的维嘉,那个一直宠他爱他的维嘉。

毕竟他的委屈,一直只有维嘉能懂。

今天是新的一年的第一天,他一定要维嘉留下,哪怕只陪他一会儿也好。

“好,我留下来。”维嘉握住小何抓着自己衣角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何炅望着维嘉上扬的嘴角,感觉有一股暖流淌进了自己孤独寂寞的心房,他从床上爬起,不顾一切地扑进维嘉的怀中,任由眼泪顺着眼角肆意流下…

“炅炅,有我在,你就不会孤独。还有,新年快乐,我爱你。”

何炅有点儿懵,他抬起头,维嘉噙着笑,温柔地拿湿巾把他满是泪水的小脸擦干净。

“嘉嘉……”小何嗫嚅着,原本有点苍白的脸颊爬上了一抹红,维嘉没再说什么,伸手熄灯,抱着人儿躺下。

在陷入沉睡的前一秒,维嘉感觉到怀里的人儿亲了亲自己的脸颊,红着脸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悄悄地说:“新年快乐嘉嘉,我也爱你。”

全世界的黄金

逃不脱的密室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元旦快乐!!!!新年新气象,祝各位万事顺意!心想事成!磕的cp都是真的!!!(重点)


  


  


  【九】孩子,我们回家(六)

  

  

  何运晨哭的真心,整个人都是一抽一抽的。说的话倒是点醒了何炅他们。

  

  “你说,我们可以穿过人的身体。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跟那些老师躺在一起?”

  

  王鸥扶额认真思考,旁边的男生们看着孤儿院仅有的几位女老师,陷入了沉思。

  

  “要不我们先去看一看儿童房?”

  

  顺着男...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元旦快乐!!!!新年新气象,祝各位万事顺意!心想事成!磕的cp都是真的!!!(重点)


  


  


  【九】孩子,我们回家(六)

  

  

  何运晨哭的真心,整个人都是一抽一抽的。说的话倒是点醒了何炅他们。

  

  “你说,我们可以穿过人的身体。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跟那些老师躺在一起?”

  

  王鸥扶额认真思考,旁边的男生们看着孤儿院仅有的几位女老师,陷入了沉思。

  

  “要不我们先去看一看儿童房?”

  

  顺着男生们的视线看去,王鸥找到了他们沉默的原因,也沉默了一会,指向了孩子的房间。

  

  一共两间大房,分为男寝和女寝。房门紧锁,但窗户透亮。透过窗户,标准的铁制上下床,密密麻麻的占满了整个房间,卡通图案的被子叠好,整齐的码在床尾。

  

  门上的密码锁让他们翻了白眼,将锁狠狠地敲在门板上,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齐齐叹了口气。

  

  在孤儿院转了一圈,发现门上基本都有锁,撒贝宁蹲在厕所门前,一边嘀咕着“这密室咋这样?”一边闷头解锁。

  

  接下来的时间,六个人都在解密码锁。赵锦希时不时跑来蹲在他们身边,有时抱着杯子,他把杯子递到他们的嘴边,被他们摇头拒绝。有时抱着零食,饭点时抱着碗,像个操碎了心的小父亲,皱起小眉毛,苦口婆心的劝说他的六个好大儿垫点肚子。

  

  “谢谢希希,哥哥姐姐们现在很忙很忙,肚子也不太饿,你先吃昂。”

  

  被挤到外圈的齐思钧安慰着一旁端着碗兀自伤心的小锦希。抬头就看见一位女老师,她脸上的色彩十分精彩,能明显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由害怕到同情再到一半害怕一半同情。

  

  “希希,看那边,我们的秘密要被发现了。”

  

  齐思钧对天发誓,这是第一次在一个人的脸上看到这么多的表情。他戳了戳赵锦希的小肩膀,指尖朝向女老师的方向。

  

  “老,老师。”

  

  “希希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赵锦希回头,女老师把抱着碗的赵锦希牵走。脚步匆匆,声音带着颤抖,显然是怕到极点。望着他们远去背影的齐思钧甚至都能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他看了看身后还在解锁的队友,然后起身跟在他们身后。

  

  “希希,你,刚刚,在跟谁说话呢?”

  

  女老师咽了咽口水,握住赵锦希的手渐渐缩紧,疼的他往后退了一步。

  

  赵锦希的视线越过蹲下的女老师,放在身后的齐思钧的身上,看着微微摇头的齐思钧,他抿了抿唇,也跟着摇了摇头。

  

  “真的吗?”

  

  “疼……”

  

  女老师顺着赵锦希的视线往后看,空无一人。回过头来的神色明显不对,赵锦希细瘦的胳膊被掐出红印,他挣扎无果,细小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

  

  “对……啊!有,有鬼啊——”

  

  齐思钧抓了一下女老师的手臂,本来以为会像何炅一样穿身而过,结果却是实实在在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女老师说了一半的话哽在喉头,过了好久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般,从赵锦希的身边弹开,一路摸爬滚打的去了别处。

  

  “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齐思钧显然也没意识到这种情况,虽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放开了她的手臂,但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总是巨大的。两人站在原地目送那位女老师的远去,齐思钧低着头,搓着有些破烂的衣角,跟孩子道歉。

  

  “他们跟爷爷奶奶一样,都看不见你们吗?”

  

  赵锦希歪着脑袋,手里的勺子开始工作。后面的半句因为嘴里有饭而口齿不清,好在能勉强听懂。

  

  “是啊,我们都是你父母请来保护你的神仙,当然只有你能看见了。”

  

  在说到父母时,一向能说会道的齐思钧罕见的磕巴一下,他蹲在刚刚女老师蹲过的地方,温柔的摸着赵锦希的发顶。

  

  “少来,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少哄我!”

  

  赵锦希放下勺子,咽下嘴里的饭,一巴掌拍掉头上的手掌,不自然的扭到一边。

  

  “希希。”

  

  齐思钧温柔的看着面前红了耳朵的赵锦希。后者被盯的有些气急败坏,扭头狠狠地回瞪前者。欲要张口,院长奶奶却声到人未到,赵锦希的小脸瞬间跨了下来,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的大型玩具上吃饭。

  

  “希希。”

  

  拐角处出现拄着拐杖的院长奶奶,花白的头发,洗到发白的老旧衣服,再配上恰到好处的光。看到的瞬间,齐思钧以为自己遇到了下凡渡劫的神。

  

  “院长奶奶好。我快吃完了,会自己刷碗,哕——”

  

  赵锦希把饭大口大口的塞进自己嘴里,常年遭受饥饿的胃受不了,话还没说完,他就跪在地上将刚刚的饭全都吐了出来。

  

  “希希!快来人啊!”

  

  院长奶奶加快步伐,心急如焚,拐棍都在抖。剩下的女老师听到声音也赶紧往这边跑,看见赵锦希还在吐,胃里吃的饭已经吐完,再次吐出来的,就只有水。

  

  孤儿院瞬间乱作一团,院长被人扶着,敲着拐棍,指挥者风范尽显,齐思钧也溜了回去,跟他的队友们说一下这件事,顺便商议一个去医院的好人选。六人放下了锁和线索,严肃的讨论了半天之后,决定结合实际情况,推出了全队唯一的女性王鸥跟着。

  

  于是,在院长的安排和何炅他们的讨论下,小锦希进了医院。至于医院的各种手续,王鸥跟了那个年轻人全程,生怕出了差错。

  医生拿着那些单子,对一旁的院长奶奶说病是个小病,输完这瓶就可以带着孩子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锦希一直没忘院长的承若,于是他就白着一张小脸在孤儿院门口来回踱步。他双手插兜,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眼睛却不断瞟向门口的那条大路。

  

  

  

  

  

  

  

  

  “希希啊,我的好乖乖。”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三次方

  各位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要上升真人,谢谢观看。

  

  

  

假如能生孩子你们会要孩子吗?

  主持人心里一咯噔:这题……节目组我怀疑你在坑我!!!怎么这么奇葩!!

1.炅嘉

  两个人相视一下,满脸无语=_=

  

  维嘉:这是什么奇葩问题,男人和男人怎么能生孩子呢!

  

  主持人:呃呃呃那个,只是假如。(底气不足)

  

  维嘉翻了个白眼,也没有继续纠结。

  

  维嘉:如果能,我也不会让何老师生。

  

  主持人好奇:为什么?

  

  维嘉:生孩子何老师多疼啊!折磨人,傻子才生呢,早期肚子疼,中期胃疼,晚期腰疼,天天疼,我...

  各位老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不要上升真人,谢谢观看。

  

  

  

假如能生孩子你们会要孩子吗?

  主持人心里一咯噔:这题……节目组我怀疑你在坑我!!!怎么这么奇葩!!

1.炅嘉

  两个人相视一下,满脸无语=_=

  

  维嘉:这是什么奇葩问题,男人和男人怎么能生孩子呢!

  

  主持人:呃呃呃那个,只是假如。(底气不足)

  

  维嘉翻了个白眼,也没有继续纠结。

  

  维嘉:如果能,我也不会让何老师生。

  

  主持人好奇:为什么?

  

  维嘉:生孩子何老师多疼啊!折磨人,傻子才生呢,早期肚子疼,中期胃疼,晚期腰疼,天天疼,我可不舍得。

  

  

  

2.双北

  撒贝宁:不可能。

  

  主持人:我是说假如。

  

  撒贝宁:假如也不可能。

  

  主持人:额……试着想象一下。

  

  撒贝宁:想象不出。

  

  小何在一旁吃瓜:我就看看,你们继续。

  

  

  

3.提气

  黄老师:得了吧,还生孩子呢,万一能我就带套,我可不允许有人折磨我炅炅。

  

  主持人:万一意外怀上了呢?

  

  黄老师:打了,不能打就等他出生再打。

  

  主持人:万一是女的呢?

  

  黄老师:轻点打,但没有什么比我炅炅还重要的!

  

  

  


请给对方一个公主抱

1.炅嘉

  维嘉:这是福利时间吗?(*´I`*)

  

  小何:这不简简单单!

  

  双方相差不大,小何很容易地抱起了维嘉。

  

  不过维嘉在抱小何时调戏了一下,毕竟软香在怀,怎能不做点什么。

  

  

  

  

  

2.双北

  小何:这不简简单单!

  

  小何直接一个倒拔垂杨柳抱起撒贝宁,就姿势有点不对。

  

  小何一放下撒贝宁就被奇袭,猛地腾空而起,轻轻松松抱了起来。

  

  小何脸红红的,近距离闻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栀子香,主持人在一旁嫉妒地要疯。

  

  撒贝宁低头吻了一下,主持人更气了,毕竟偶像就在面前还碰不到,不仅如此还被人亲了,孰不可忍!

  

  

  

3.提气

  小何:这不……不简简单单

  

  主持人/黄老师:要不,算了?

  

  主持人:这体型相差有点大呀,何老师算了吧,别伤了腰。

  

  小何对比了一下:嗯,就试试。

  

  黄老师轻轻松松就抱起了小何,不费吹灰之力。

  

  众目睽睽之下,主持人看了看体型差,莫名想笑又担心。

  

  小何看了看,让黄老师慢慢靠在自己右手,腰一个用力,成功抱了起来,就是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了。

  

  导播看热闹不嫌事大:“再来个蹲起。”

  

  主持人一脸担忧,黄老师看着抱着自己青筋暴起的小何,努力收腹。

  

  不出所料,小何蹲下就站不起来了。

  

  黄老师看了看小何:“要不,不行就算了吧,别受伤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小何突然升起的胜负欲。

  

  小狐狸屏息,公主抱拔地而起,一个用力过猛:“啊!”

  

  黄老师立马跳下来,扶住小何:“炅炅没事吧,伤哪了,腰伤了吗?”

  

  小何疼地皱着脸,不敢动弹,手捂着腰直不起身,整个人半倾倒在黄老师怀里。

  

  主持人看见突发状况,立马搬来了椅子。

  

  黄老师扶着他坐下,揉了揉他的腰,等他疼痛缓了缓才按住他的头埋自己怀里。

  

  “下次别逞强了。”黄老师心疼地说。

  

  

  


  

  

  

  

  

  

  

  

  


  

  

  

  

全世界的黄金

逃不脱的密室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冬至快乐!!!!


  


  


  【八】孩子,我们回家(五)


  

  转眼四年过去了,赵锦希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带着孩子报名的时候,爷爷奶奶这才想起来,这孩子还没上户口。

  

  于是他们又回家扒出深藏的户口本和身份证,裹在一个塑料袋里,放在衣服的袖子里里,带着孩子去了办理户籍的地方。

  

  “这……都没有一个会方言的吗?”

  

  “小何,你的专业是律师吗?”

  

  “需要我给你看我的证书吗?啊蒲同学。”

  

  迷题是律师的专业知识,等到撒贝宁和...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冬至快乐!!!!


  


  


  【八】孩子,我们回家(五)


  

  转眼四年过去了,赵锦希也到了上学的年纪。带着孩子报名的时候,爷爷奶奶这才想起来,这孩子还没上户口。

  

  于是他们又回家扒出深藏的户口本和身份证,裹在一个塑料袋里,放在衣服的袖子里里,带着孩子去了办理户籍的地方。

  

  “这……都没有一个会方言的吗?”

  

  “小何,你的专业是律师吗?”

  

  “需要我给你看我的证书吗?啊蒲同学。”

  

  迷题是律师的专业知识,等到撒贝宁和何运晨抓耳挠腮了半天,终于解开密室的时候。就看见老俩口急得拉着赵锦希在门口直转圈,身边的人来来往往。

  

  新上任的父母抱着孩子,脸上满是幸福,有些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跟着,逗得怀里的孩子咯咯笑。有些成年人,拿着一沓白色A4纸,脚步匆匆。

  

  他们的目标明确,脚步坚定。与迷茫的祖孙三人形成了明显的对比,他们就像是被世界抛弃了一样,看的六人一阵心酸。

  

  “老何?”

  

  “小齐?”

  

  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晚年,六人一齐背过身擦眼泪。扭身回来就看见何炅和齐思钧深入人群的背影,撒贝宁和蒲熠星行动快过心动,脚步快过脑子,长腿一迈就跟了上去。

  

  [请帮帮我们]

  

  过了一会儿,何炅拿着一张纯白A4纸,上面粘着透明的胶带。他将这张纸贴在老俩口的后背,等待着善人的出现。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等了好久,一位抱着各种资料的年轻女警员瞥了一眼老人的后背,停下了脚步。

  

  “不好意思啊爷爷奶奶,我是刚调过来的,对本地的方言还不太熟悉,您能慢点说吗?”

  

  “姐姐好,我到了上学的年纪,可是没有户口。”

  

  老人的满含热泪的跟女警员解释着,可惜是方言,语速又快。女警员先将手里的资料托付给了另一位警员,又去接了三杯水递给祖孙三人,拉着他们坐在了椅子上,抱歉的解释着。

  

  “所以这孩子是会说普通话的?”

  

  “小朋友,我无意冒犯……就是……”

  

  赵锦希的普通话令所有人都喜出望外,何运晨摸着后脑勺,不可思议的说着。女警员大概猜出了孩子没有户口的原因,她憋红了脸,拼命的想着一些好词。

  

  “没事的姐姐,我就是被爷爷奶奶捡回来的。”

  

  “但我很幸福。”

  

  赵锦希扬着笑,一手紧抓爷爷,一手紧抓奶奶,视线,则是锁在何炅他们的身上。

  

  “可是……”

  

  女警员有些为难的表情一出现,早几年就被科普过的六人齐齐转身,走向了门外。答案有些残忍,他们不忍心看见孩子伤心痛苦的表情,于是选择了逃避。

  

  “不要,我不要!你们都是坏人!坏人!”

  

  没有五分钟,里面赵锦希声嘶力竭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几个红马甲进去,又围着挣扎的孩子出来。身后的爷爷奶奶从着小锦希摆摆手,布满皱纹的脸上,是泪滴在玩急流勇进。

  

  “哥哥姐姐,救我!哥哥姐姐!我不要跟爷爷奶奶分开!我不要!”

  

  淌着泪的稚嫩脸庞转向流泪的六人,孩子的嗓子都哭哑了,被充满希望的眼睛看着。何炅一步一步走的沉重,当看见何炅的手臂从那些红马甲的身体里穿过时,赵锦希挣扎的更厉害了,他别着脑袋,视线被眼泪阻挡,雾蒙蒙的看向爷爷奶奶。

  

  “希希……乖啊。”

  

  老俩口用掌根抹着眼泪,嘴上安抚着孩子。想说“跟着他们就享福了”,最后却只来了句“乖”。

  

  “希希乖啊,听话我们就去见爷爷奶奶。”

  

  最后是志愿者生拉硬拽的将赵锦希塞进了车里,何炅他们叠在那群人的身上,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孤儿院。

  

  车上的志愿者递给小锦希一瓶纯牛奶,一袋小面包,用手在脑袋上摸了摸。

  

  “不要摸我!”

  

  赵锦希像只受惊的小兽,他打开志愿者手里的奶和小面包,又躲开了放在头顶的手。

  

  “好,不摸不摸。希希的全名叫什么啊?”

  

  “我要爷爷奶奶。”

  

  “那希希今年几岁了?”

  

  “我要找爷爷奶奶。”

  

  “希希刚刚喊的哥哥姐姐是谁啊?”

  

  “要你管!送我见爷爷奶奶!”

  

  问的问题一个没回答,搭载赵锦希的车也到了目的地,门口站着一个笑的慈祥的奶奶,在迎接赵锦希。

  

  “希希小朋友,来奶奶这来。”

  

  慈祥的奶奶招呼着满脸泪痕的小锦希,何炅他们从车上下来。

  

  “我要去找爷爷奶奶。带我去找爷爷奶奶。”

  

  小锦希扒着汽车的皮质座椅,扭脸不去看院长奶奶。

  

  “希希来,我跟这些姐姐们说好了。明天就带着爷爷奶奶来看你。”

  

  院长奶奶把志愿者拉到一边,认真的讨论半天。最后看志愿者点点头,院长奶奶这才笑眯眯的走近车子。

  

  “真,真的?”

  

  “院长奶奶说话算话。”

  

  院长奶奶拄着拐杖,动作轻柔的拭去小锦希脸上的泪。

  

  “那我跟你走。”

  

  赵锦希松开了皮质座椅,动作干脆的跳下了车,牵着院长奶奶的手进了“天使孤儿院”。

  

  “呜呜呜呜呜呜……”

  

  耳边的哭声近在咫尺,撒贝宁红着眼眶扭脸,发现三个人都在哭,声音是靠在蒲熠星肩上的齐思钧发出来的,自己身旁的何炅和不远处的何运晨则是震动型的。

  

  “好感动啊……”

  

  “是啊……”

  

  “我们住的被子啥的都没带过来!”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小锦希和爷爷奶奶的感情感动的时候,何运晨抹着眼泪说着自己的难过。

  

  

  

  

  

  

  

  

  

  

  *刚吃午饭的时候发生一件事,超级尴尬。我感觉我的脑子被🐕叼走了。

  

  先说一下前提:首先我是个女生,然后从小到大是爷爷奶奶把我养大的。我爷从小到大经常在我面前说“如果你是个男孩怎么怎么样”,平常我也是沉默,低头干自己的事,或者玩手机,就让这件事过去了。

  

  但是!今天!我脑子抽了!脑干被🐕叼走了!我来了句“是,我要是是个男的,我就去体验一下跟男的谈恋爱的感觉”(我就是单纯的好奇,没有任何讨厌或者讽刺什么的,如果感觉到了冒犯,我会立马删掉)。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除了我外放的视频声音,双方沉默的吃完了剩下的饭。

  

  好尴尬啊!!!🆘脑子被🐕叼走了真的是!

  

全世界的黄金

珍惜

  *鼻子不透气,闻不到味了,真难受

  

  

  

  

  (四)这次都是朋友

  

  撒贝宁的预估错误,雨后的天都开始擦黑了,才隐隐约约的看到大部队人马。不过想来也是,基地与基地相隔的距离就是得远,不然不光是容易干架和抢对方的居民,就是几个基地加起来的声音,尸潮更是一波接一波的来,顶不住啊。

  

  “小撒,怎么?闯不下去了这是?”

  

  领队的是一张富有正气的国字脸,旁边背着枪的是少白头和少数民族。见面就哥俩好的跟撒贝宁抱上了。撒贝宁也很惊喜能在这看见小时候的兄弟,而且他们还混的这么好,激动的每个人都抱了好久。

  

  撒贝宁之前就是这个基地的一个...

  *鼻子不透气,闻不到味了,真难受

  

  

  

  

  (四)这次都是朋友

  

  撒贝宁的预估错误,雨后的天都开始擦黑了,才隐隐约约的看到大部队人马。不过想来也是,基地与基地相隔的距离就是得远,不然不光是容易干架和抢对方的居民,就是几个基地加起来的声音,尸潮更是一波接一波的来,顶不住啊。

  

  “小撒,怎么?闯不下去了这是?”

  

  领队的是一张富有正气的国字脸,旁边背着枪的是少白头和少数民族。见面就哥俩好的跟撒贝宁抱上了。撒贝宁也很惊喜能在这看见小时候的兄弟,而且他们还混的这么好,激动的每个人都抱了好久。

  

  撒贝宁之前就是这个基地的一个普通居民,跟那个国字脸,少白头和少数民族是光着屁股的交情。只不过后来基地的原主人压迫太狠,四兄弟一个选择逃避,三个选择反抗。

  

  “不是,我跟我朋友碰见那个……类人者了,背包也丢了,是吃的也没了,想着来你这先休整一下。”

  

  撒贝宁扒拉开小年轻,拉出被团团围住的何炅。

  

  “类人者?”

  

  “就是……类人者……”

  

  一句话把两个人都给说沉默了,撒贝宁低头不停的用眼睛示意何炅救命。

  

  “类人者就是被丧尸咬了之后还存在人类的思维意识和语言系统的一种生物,但是说话的声音会接近于丧尸的嘶吼,甚至不会走路,通常见到的都是趴着走,也有站着走了跪着爬的,但是少见。生命很短,一个类人者只能活五六年,幸运的可以活十年。会用自己还存在的语言系统迷惑幸存者,但一旦被他们抓住或扑倒,他们会立刻召唤周围的丧尸,直接将人分食,不会再有变成丧尸的可能。一般一些大型基地会主动饲养这些类人者,用来吞并中小型基地。”

  

  领队的国字脸打开了基地大门,无声的邀请他们进去再说。喊何炅“哥”的那个小年轻,兴致格外高昂,一路上噼里啪啦的,嘴都不带停的。

  

  “到了,我们这基地小,也没啥好地方,你俩就受累,跟他们挤一挤。”

  

  进了基地,少白头和少数民族还有一些小年轻领着其他人拐弯去了其他地方。国字脸跟着剩下的一个小年轻来到了一个角落,院子不大,小屋就在院子的最里面,开了门就是大通铺。国字脸带着歉意的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这就挺好的,谢谢您。”

  

  何炅伸头进去看了一圈,出来拍着国字脸的肩膀。

  

  “哦,对了,我叫康辉。”

  

  “康队长好,我是何炅。”

  

  两只手向握,一段淡到不能再淡的友谊就此建成。

  

  “小蒲?”

  

  趁着他的两位好友建交,撒贝宁也伸头在里面看了一圈。发现大通铺上还睡着一位小年轻,皮肤很白,即使室内昏暗,也能一眼发现那位贪睡的少年。

  

  “您认识啊蒲?他前段时间杀丧尸,没看脚下,一下子崴着脚了,为了能让他早点康复,我们就找到了这个基地,请求借住,我们提供武力保护,希望能给他一个养伤的地方。”

  

  那位喊“哥”的小年轻就站在撒贝宁的不远处,听到他认识里面躺着的那位,嘴又开始滔滔不绝了。

  

  “师父?”

  

  那个被称作小蒲的人醒了,不知道是睡够了还是被吵醒的。他揉着眼睛,伸了一半的懒腰僵在那里,一脸疑问的看着只探个脑袋的撒贝宁。

  

  “你生活的好滋润啊。”

  

  带着一些幽怨的声音传来,小蒲立马从床上蹦了下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把撒贝宁请到他床边。

  

  “师父请睡,徒儿已经帮你把床暖好了。”

  

  小蒲敬了个礼,一脸正气的把撒贝宁往床上按。

  

  “小齐,愣这干啥?撒撒,你已经选好床准备睡觉了?”

  

  刚社交完的何炅,看着旁边已经楞了的小年轻,拍了拍他的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撒贝宁已经被人按在了床上。

  

  “不是,你注意点你的脚吧,躺床上去。”

  

  右脚腕红且大,跟左脚腕明显不对称。因为脚的原因,导致小蒲的一边使不上力,整个身子都是左脚在撑着。撒贝宁一个使劲,轻而易举的把两人的位置掉个,被按在床上的人变成了小蒲。

  

  “呃……那个,小齐啊,我觉得我不着急选床的事。”

  

  “哥,我带你去转转基地。”

  

  莫名的粉红泡泡,何炅搭着小齐的肩,嘴里说着他们自己都不信的谎话。

  

  “等会!”

  

  撒贝宁撒开小蒲就要去追何炅他们,被小蒲老神在在的拦了下来。然后他就看他那唯一的小徒弟,突然面露痛苦,抱着右脚哼哼唧唧,而且还一声比一声大,嘴里还念叨着“小齐”。

  

  “怎么了怎么了?”

  

  “有点疼,感觉又肿了。”

  

  小齐他们重新返还,在撒贝宁不可思议又带点“学到了”的眼神里,小蒲将自己的右脚伸给了匆匆赶来的小齐。

  

  “蒲熠星,你……”

  

  “撒撒,你连按摩都不会啊?”

  

  “我会那玩意儿干啥!”

  

  何炅跟着小齐,第一时间去看小蒲肿起的脚腕,确实有些肿。然后站在两人身后,小蒲对面的撒贝宁就看见他对着自己眨眨眼睛,撒贝宁突然有些不想认这个徒弟了。接着就是何炅惊奇的表情和他无语的回答。

  

  “咱俩先选床吧。”

  

  “师父,挨墙那正正好剩俩床位。”

  

  看着蒲熠星一脸的快来表扬我的表情,和伸出来的两根手指。撒贝宁扶额,他更想将这便宜徒弟送出去了。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撒黄老师今天谁打赢了】

  别问我名字,我取名废柴

  虚构虚构,请勿当真

  

1L  

  哇快期中考试了楼主还在逍遥,是真的不怕你们老师给你一个大逼兜吗

[图片]


  

  

  

2L  楼主

  又不是期末考试,况且我们老师又不逛楼

  

[图片]


  

  

3L

  楼主真六

  

  

  

4L

  只有我一个人关注论坛上的字儿吗?撒老师是?黄老师是?

  

  

  

5L黄小胖的关门弟子

  一看你就是新生,黄老师撒老师那可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让人看一眼就爱,看一眼就醉,人见人爱,花见...

  别问我名字,我取名废柴

  虚构虚构,请勿当真

  

1L  

  哇快期中考试了楼主还在逍遥,是真的不怕你们老师给你一个大逼兜吗



  

  

  

2L  楼主

  又不是期末考试,况且我们老师又不逛楼

  


  

  

3L

  楼主真六

  

  

  

4L

  只有我一个人关注论坛上的字儿吗?撒老师是?黄老师是?

  

  

  

5L黄小胖的关门弟子

  一看你就是新生,黄老师撒老师那可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让人看一眼就爱,看一眼就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人儿。

  

  

  

6L

  楼上拍马屁拍的过了吧,咋滴拍马屁能给你考试加分吗?


  

  

  

7L

  嗯,撒老师褶子多了点,黄老师胖了点,但都是男神级别的人物!不信请看图。(黄老师虽然现在发福,但年轻时候特别帅!)



  

8L

  哇哦


  

  

9L


  

  

  

10L

  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什么时候我们老师也这么帅,想起我们班那个秃头班主任

  


  

  

11L

  别人家的班主任


  

  

7L

  虽然但是,这两位到底谁呀?

  

  


  

8L

  3班的政治老师和吧1班的化学老师。

  

  

  

9L

  啊?两个班的,还有关系?打赢什么?打赢谁呀?

  

  

  

10L  楼主

  这件事,还得从4班的英语老师何老师说起。

  

  

  

11L  何先生我的神

  惊现我何!!

  

  

  

12L

  抱走我何!!!

  

  

  

13L

  所以,何老师是?

  

  

  

14L

  我梦中情人!!

  

  

  

15L

  我男朋友!!

  

  

  

16L

  放屁,明明是我老公!!!

  

  

  

17L  

  我崽!!!

  

  

  

18L

  哇,楼上屌


  

  

  

19L

  嘿嘿嘿,妈粉的本性暴露了

  

  

  

20L  何先生我的神

  何老师那可谓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温润儒雅让人看一眼就爱,看一眼就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人儿。

  

  

  

21L

  怎么感觉楼上的评论似曾相识?

  

  

  

22L

  TM的,他帅的人生共愤!为什么不是我班主任!还特别温柔,从不骂人!别人犯了错都是很温柔的教导,那暖暖的语气,我真的哭死。

  

  

  

23L

  我不信,想看看图,不然就告你们造谣,


  

  

  

24L  何老师绝美图

  那就放几个学校晚会唱歌的图吧



  

25L

  WC

  

  

  

26L

  WC

  

  

  

27L

  WC

  

  

  

28L

  WC

  

  

  

29L

  WC

  

  

  

30L

  WC

  

  

  

31L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WC一片,但老师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2L

  wcwcwc,这是什么神颜,为什么不是我老师!!!!!!!想起我那个秃头班主任更气了!!!

  

  

  

33L

  不知公子可有婚配,小女子愿以身相许


  

  

  

34L

  想桃子去,这是我老公!!!

  

  

  

35L

  帅哥当然要分享了嘿嘿嘿


  

  

  

36L  楼主

  不是没人注意我这楼题吗?

  

  

  

37L

  去你的,别打扰我看帅哥!嘿嘿嘿何老师



  

  

  

38L  楼主

  不至于吧,我承认何老师帅的天妒地羡,但也不至于连我这个楼主也不理吧


  

  

  

39L

  看在你夸我老公的份上,听听你说的。

  

  

  

40L  双北大旗手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撒老师对黄老师基本黑脸,黄老师也同上,但这两位对何老师那叫一个殷勤。撒老师硬壳护妻,黄老师抓住一个男人先抓住他的胃!

  

  

  

41L

  别提他们了,我都想抢,最好他们打起来我坐收渔翁之利。


  

  

  

42L

  黄老师撒老师:感觉有人要撬我们墙角

  

  

  



  

  


全世界的黄金

逃不脱的密室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看错日期了,以为昨天是冬至(捂脸),好尴尬啊

  

  

  【七】孩子,我们回家(四)

  

  

  “好饿啊,忘了拿点东西垫肚了。”

  

  “给,今儿我那儿的垃圾桶里有好多丢掉一半的食物。”

  

  回到家的时候,小刘弃已经陪着爷爷奶奶睡着了。何运晨摸着响个不停的肚子,仰天长啸。一旁刚洗完手和脸的齐思钧从怀里掏出几袋发冷的食物,放在几人中间。

  

  其实一开始何炅,撒贝宁,齐思钧,蒲熠星四人还抱着游戏肯定不会放任他们就这么随意死去的想法,誓死不吃垃圾桶里捡来的东西。饿了...

  *尽量保证质量不下降,更新慢


  *求个点赞,推荐和评论啊

  

  *看错日期了,以为昨天是冬至(捂脸),好尴尬啊

  

  

  【七】孩子,我们回家(四)

  

  

  “好饿啊,忘了拿点东西垫肚了。”

  

  “给,今儿我那儿的垃圾桶里有好多丢掉一半的食物。”

  

  回到家的时候,小刘弃已经陪着爷爷奶奶睡着了。何运晨摸着响个不停的肚子,仰天长啸。一旁刚洗完手和脸的齐思钧从怀里掏出几袋发冷的食物,放在几人中间。

  

  其实一开始何炅,撒贝宁,齐思钧,蒲熠星四人还抱着游戏肯定不会放任他们就这么随意死去的想法,誓死不吃垃圾桶里捡来的东西。饿了就趁着老俩口出去,就去院子的水管处,自己接水,烧水喝。

  

  拿的是之前捡的比较干净的杯子,每个人都捡了一个,在水龙头下冲洗了五遍之后又放开水里煮沸30分钟。

  

  后来看着拿着从垃圾桶里捡来的,简单用塑料袋包好的食物,吃的津津有味的王鸥和何运晨,还有他们缓慢又稳定下降的生命值。他们最终还是学会了低头,在捡垃圾的同时捡着那些用垃圾袋包好的,食物残渣。

  

  “浪费粮食的人好多啊。”

  

  “何老师,我认为,在这种环境下就不应该难过他们浪费食物,不然我们就会饿死在这里。”

  

  洗干净手的撒贝宁跟着坐在了何炅的旁边,几个成年人围着齐思钧从怀里掏出来的食物,最后落座的王鸥则是拿着一把被保鲜膜围的严严实实的筷子。

  

  将筷子一一分给众人之后,何炅针对这次的“丰盛”晚餐点评道,又被撒贝宁接了话。

  

  “小刘以后上学啥的咋办啊?”

  

  “爷爷奶奶应该有户口本的吧?如果爷爷奶奶有户口本的话,那就好办了,像小刘现在的情况属于弃婴,只要有警方开出的弃婴证明,爷爷奶奶领养的意见一致,小刘大概率会被爷爷奶奶领养。”

  

  “大概率?”

  

  “对,领养人还得有抚养教育被领养人的能力。但,爷爷奶奶……”

  

  众人陷入了沉默,这几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爷爷的腿脚不好,有点跛,走不快,奶奶的腰直不起,还痛的不行。尤其是下雨的时候,关节处的疼痛总是让老俩口嘴唇发白,时不时的到吸一口凉气。

  

  他们自己活着就已经是艰难了,更不用说供养后来捡到的刘弃了。要不是暗中帮忙的六位玩家和系统,他们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到时候再说吧。”

  

  撒贝宁用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众人沉默着吃完饭,洗完筷子,放回保鲜膜里,包好。

  

  “天冷了,最近去居民区,尤其是老旧居民区的人多注意一下,争取多抱几床被子回来。”

  

  深秋,凉风习习。六位排排睡,蜷缩在墙根。何炅将身上的外套往上拽了拽,带着些许鼻音。

  

  结果第二天众人都去了小区那里转悠,生怕自己是唯一一个找被子的人,同时也怕,被子还没找到几床就被冻死在游戏里。

  

  自从知道这破游戏真的什么都不管的时候,四人小队在心里都不知道骂了几次这狗游戏了。

  

  等到十天后的夜晚,几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将手里的被子放在地上,聚在了老俩口的院子里。

  

  “哥哥,姐姐……这个,给……”

  

  孩子吐着方言,将遮掩他身形的被子扔在了六人面前。

  

  “你,你能看见我们?”

  

  齐思钧指了一圈人,惊喜的问着小刘弃。

  

  “嗯!哥哥,姐姐,漂亮!”

  

  孩子的话还说不顺,咬着手指,点着头,逗的几个大人心软软的。

  

  “乖乖不吃手啊,脏脏。”

  

  心里的疲惫被赶走,何炅走到刘弃的身前,轻轻的拉下刘弃的手。

  

  “脏脏!”

  

  刘弃学着何炅说话,奶奶的声音,上扬的语气,还有那笑的灿烂的小脸。

  

  “对,脏脏,不能吃。”

  

  将刘弃的小黑手拉到水龙头下清洗,刚哄着孩子上床睡觉,老俩口独有的脚步声和压抑的咳嗽声传进围在刘弃身边的众人耳中,他们冲躺着的刘弃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漏出了被挡的严严实实的老俩口。

  

  “爷爷奶奶!”

  

  孩子兴奋的下床找老俩口,连鞋都没来得及穿。

  

  “穿鞋!穿鞋!”

  

  奶奶接住了飞扑过来的小刘弃,还因为冲击力太大往后趔趄了一下,看的一旁众人是心跳加速。爷爷拄着拐杖,默默的将床前刘弃的鞋子拿了过来,给他穿上。

  

  “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希希,乖乖的!哥哥,姐姐,一起玩!”

  

  刘弃自从被老俩口捡到之后,奶奶当时就给他起了个“希希”的名,是希望的希。爷爷姓赵,刘弃现在的大名就叫赵锦希,取自“前程似锦,充满希望”。

  

  赵锦希拉着奶奶,指着围在旁边的六人。然后六人就成功看见老俩口白着一张脸,强硬的拉着赵锦希上床睡觉去了,甚至连洗漱都没有。

  

  “咱这是……吓着他们了?”

  

  “绝对是。”

  

  “还站在哪?赶紧收拾一下睡觉吧。”

  

  月亮高悬,微弱的白色撒在六个因为冷而挤作一团的人,初冬的夜晚气温骤降,此时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他们裹着被子往一处挤,企图留住丝丝热源。

  

  夜晚太冷,一晚上他们醒醒睡睡,一直到下午两点,最后一名蒲熠星在齐思钧和何运晨的帮助下,算是起了床。

  

  “入冬了,要不以后咱就是,晚上工作,白天睡觉?”

  

  齐思钧运气依旧不好,捡回来的被子是最薄的,还没捡到过冬的棉衣,只能是裹紧自己的小外套,狠狠的拧了下已经没了知觉的红鼻头。

  

  “没意见。”

  

  “同意。”

  

  “ok。”

  

  “可以。”

  

  “行啊。小齐,我这有多余的薄棉衣,给你。”

  

  一个提议得到了众人的同意,蒲熠星从一个蛇皮口袋里拿出一件薄棉衣递给齐思钧,然后又钻被窝睡觉去了。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重生后,我把他宠上了天(六)

  

[图片]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重生后,我把他宠上了天(五)

  

[图片]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重生后,我把他宠上了天(四)

  

[图片]


  


想在先生怀里枕风

重生后,我把他宠上了天(三)

  

[图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