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莲

66008浏览    232参与
金於菟

[all莲/all兴]失重01

像心跳代表着爱情的失重。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

‼️【阅前提醒:同人作品勿上升真人,作品与三次元完全无关,OOC全部属于我】

‼️【为生活所迫舞😊男设定】要出警要挑刺你不如直接拉黑我

【红兴+不荣艺+微帽莲】

---------确定接受以上设定可下拉食用⬇️


张艺兴拧开书桌上的台灯,灯罩被压得很低,和桌面只有三五厘米的距离,光从里面照出来,散不开,拢成一团清晰的圆圈投射在复合木板面上。木板面缺了拇指大小的一块,像倒...

像心跳代表着爱情的失重。

存档地【uid.93161, wid 5193489】

-----------------------------------------------

‼️【阅前提醒:同人作品勿上升真人,作品与三次元完全无关,OOC全部属于我】

‼️【为生活所迫舞😊男设定】要出警要挑刺你不如直接拉黑我

【红兴+不荣艺+微帽莲】

---------确定接受以上设定可下拉食用⬇️





张艺兴拧开书桌上的台灯,灯罩被压得很低,和桌面只有三五厘米的距离,光从里面照出来,散不开,拢成一团清晰的圆圈投射在复合木板面上。木板面缺了拇指大小的一块,像倒挂的悬月,更像不开心抿起来的嘴,苦大仇深地露出里头压合紧实的木屑。

一张粉红色的百元纸钞倏尔落下,盖住了桌子对缺陷抱怨的嘴,再叠上一张,皱巴巴的折痕满布,像刚刚从揉捏的一团被抻展开。同样命运的又一张、第四张、第五张……一会旁边的位置开始堆叠五十元面额的纸币,偶尔也有二十元。分类堆叠的时间持续了两三分钟,张艺兴确定塑料袋空了,又去掏地上的衣裤兜。窄脚黑皮裤、短款露腰黑皮衣,贴在身体上会紧绷出躯体的线条,此时软绵绵地耷拉着,任一双白皙的手翻来覆去地摸索。最后从皮衣胸前口袋里掏出一张折了七八折的一百元。放在百元堆的最上方,去开抽屉。小心翼翼地,张艺兴一只手按在抽屉一侧,控制抽屉拉出的速度,以防发出过大的摩擦声。抽屉里整齐摆满了书本,最上面搁了一支笔,躺的平稳。

他把笔和笔下面的笔记本拿出来,轻轻翻开,床上突然一声呓语,惊得他回头望。黑黢黢一片,仅仅脑后低垂头颅的台灯泄出朦朦的光,给黑色的空间披上一层轮廓――贴墙的小床,床上隆起熟睡的人形。没有醒。张艺兴呼了口气,动作益发小心,按下笔帽都花了五秒。数清楚纸币数目,记下,计算总数,这是他这周额外的收入。往前一页记录着上周的收入以及花销,笔记本最后几页列着今年的计划消费:大冕的学费、课外补习费、书本费、杂费,小墨的学费、书本费、玩具费、杂费,以及两人的伙食费、零嘴费。张艺兴在计划消费中添上几笔,把整理好的钱夹在笔记本中,就这样放在书桌上,拧上台灯开关。

他摸着凳子站起来,蹑着步子朝阳台走。一室一厅的五十平米小屋,侥幸带一节细窄的阳台,正好够一个成年人落脚。张艺兴偶尔上这里吸烟。今天他不抽烟,家里的烟抽完了,大冕没收掉他还剩一个油底的打火机,勒令他戒烟。尽管他一周只抽那么一支。

天上的悬月没有悲喜,左边切去一半的糕饼,摔在天壁上,糕粉散散地维持住原本的形状,一旦捏起来就碎掉。张艺兴看着它觉得有些饿。回家前只在上班的地方喝下一瓶洋酒,大半夜也没有地方买吃的,他只能望着碎糕饼的月亮期待明早的早餐。可能买只油饼吧,虽然现在很想吃奶油蛋糕。他想着,咂咂嘴,又打了个哈欠。这时隔壁也有人上了阳台,吧嗒吧嗒趿拉拖鞋,停下,掏东西,点火机。火星子在夜色里闪烁。

张艺兴向来人打招呼,对方回应地点头,烟头的火光便随着他一上一下地晃,问:“睡不着?”

张艺兴笑笑:“嗯。”

对方问:“来一口?”两指夹住烟从口中取下,单把烟嘴对着他却不递过来。

张艺兴笑着摇摇头。对方把烟放回嘴里,通过吸吮增强两人之间唯一的微弱的光源。

这人说:“我今天去看你表演了,跳的不错,下次要不要唱一首。你唱歌很好听。”

张艺兴说:“周五晚上我驻唱,你可以去听。”

那人只是吸烟,不接话头,一口一口地吞吐烟雾,不紧不慢,悠闲享受,最后把烟头摁在阳台栏杆上熄灭,随手扔下楼。第二天这烟头会被人踩在脚底下,皮鞋、高跟鞋或运动鞋,一个鞋底、两个鞋底或数不清的鞋底,不晓得过了多久才会被扫进垃圾桶,或者长久地躺在路边被人遗忘。张艺兴知道,这片老旧小区的许多烟头都是这样度过的。

他也是那些烟头。

他把额头垂在栏杆上:“困了。”

“抽烟就不困了。”扔烟的人回答。

张艺兴笑:“该睡了。”

那人摆摆手,比他先回屋。

阳台空无一人,夜趁此时哭了一场,哀伤淡淡的,仅仅给老楼冲了个凉。张艺兴提着早餐店朴素的白色塑料袋,一抬头看见老楼半湿的侧墙,风霜雨雪来去留下的斑驳藏进深色水印里,黄的黑的白的,全是一片天的黑青色。天气转凉了,他搓搓裸在短袖外的胳膊,加紧步子回家。楼道门口横七竖八的电瓶车、自行车少了几辆,一辆草绿色的电瓶车和张艺兴擦肩而过;楼上下来一对母子,母亲絮絮叨叨,孩子只会说一句“知道了知道了”;在二楼遇见开门出去的父女对话大同小异。抽烟又扔烟的邻居男人在三楼楼梯口和张艺兴打招呼,彩漆脏污的棉纱手套夹在腋下。

“买早点呢?”

“去上班?”

各问各的,又各不答,问完挥手告别。张艺兴提着早点进屋,小墨哒哒几步跑进屋里,大冕站在饭桌兼茶几前盛粥,盛好一碗,迎过去接袋子,顺口状告小墨不喝牛奶。张艺兴就去里屋提人,嘴里念叨:“不喝牛奶不行,不喝牛奶长不高。”把一米三的小矮个提到饭桌前坐下,一杯牛奶塞到手上,盯着小孩苦拉着脸喝奶。

今天的早饭晚了十几分钟,大冕来不及刷碗,出门前嘱咐张艺兴把碗收到水槽里,等他晚上回来刷。张艺兴点点头,让他们路上小心。两个半大小子出了门,张艺兴捡了两个碗放进厨房水槽,就拐到阳台张望。从小区到学校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但参差叠架的高楼只在夹缝间露出一条红色塑胶地――那是学校的操场。白天里站在阳台上,他总喜欢眺望那细细的一条红,浮想着大冕和小墨在望不见的红色塑胶地面上奔跑嬉笑。

“滴――滴!”的鸣笛从对面楼下的街上跳跃到空中,发动机与它齐舞,轮胎碾压地面,沉默行者的脚步啪嗒,唇舌争竞出笑声欢语,城市吵嚷着伸懒腰。张艺兴视线向下移,大冕牵着小墨的手从楼里跑出,压碎的小步子照顾着矮半身的弟弟,盖在脑袋上的黑色鸭舌帽有些不稳,大冕于是伸手扶在头顶镇住它。小墨的头发有些长了,盖住了耳朵,随着跑动的步子飞起来像顽皮精灵的翅膀。他们一路牵着手跑出这座只有两栋楼八个单元的老旧小区,汇入街上,加入城市的忙碌。


冬天也要好好吃饭
把all莲打在公屏上😚 听我...

把all莲打在公屏上😚

听我说每一段剧情是真实存在的,这还不真?细腻温柔的心💙+勇敢出击,主动牵手夺走每一位帅哥的心🥺

把all莲打在公屏上😚

听我说每一段剧情是真实存在的,这还不真?细腻温柔的心💙+勇敢出击,主动牵手夺走每一位帅哥的心🥺

鳕鱼

Chapter 28「Forgotten Love」遗忘的爱(2)

——真是令人抑郁的宴会。

但很明显全场只有他自己这么觉得。

年仅10岁的莱特王子一边挂着远超他年龄的优雅笑容,一边在内心深处腹诽着这场特地为阿鲁帝莎举办的盛大宴会。

不是说他不喜欢妹妹,但他讨厌一下子这么多陌生人出现在王宫里,让他窒息。


几乎整个宝石国的所有人从6点开始就没有停歇过,仆人们准备着各种食材和美酒,护卫们在后园帮忙安顿来自各国的马匹,而父王母后自己也要不停地接见这个王族那个王族的,当然连带着他跟阿鲁帝莎也失去了自由时间,必须待在大殿里维持着优雅王室的表面形象。

一直维持着假面,其实真的会腻。

望着桌前丰富的盘餐,莱特没有任何食欲,反而有一种接近呕吐的迫切...

——真是令人抑郁的宴会。

但很明显全场只有他自己这么觉得。

年仅10岁的莱特王子一边挂着远超他年龄的优雅笑容,一边在内心深处腹诽着这场特地为阿鲁帝莎举办的盛大宴会。

不是说他不喜欢妹妹,但他讨厌一下子这么多陌生人出现在王宫里,让他窒息。

 

几乎整个宝石国的所有人从6点开始就没有停歇过,仆人们准备着各种食材和美酒,护卫们在后园帮忙安顿来自各国的马匹,而父王母后自己也要不停地接见这个王族那个王族的,当然连带着他跟阿鲁帝莎也失去了自由时间,必须待在大殿里维持着优雅王室的表面形象。

一直维持着假面,其实真的会腻。

望着桌前丰富的盘餐,莱特没有任何食欲,反而有一种接近呕吐的迫切感。

 

此刻正是日中,宴会的最高潮。

各国王室在席上聊都不亦乐乎,那些个著名的骑士喝得酩酊大醉,乐此不疲,仿佛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失态,或许是不可思议星球难得一遇的盛宴让他们想放纵一次吧。他发现就连平常谨慎的詹姆爵士也在一直喝着烈性啤酒。坐在他隔壁的妹妹阿鲁帝莎虽然还是高傲地仰着头,饮食谈笑间都十分注意仪态,但也掩饰不住眼里的兴奋,也难怪,毕竟这场盛宴是以她名义举行的。

——如果这时候谁来发动一场突然的屠杀,想必十分钟之内就能全部解决吧。

莱特忍不住阴暗地想。

——比传说中格蕾丝公主灭绝魔族的时间还要短。

 

整个宴会的布局,自然以他们宝石国王室为中心。他和阿鲁帝莎坐在父王母后坐席稍微侧一点的下方,然后下面是长长的客席。隔着一道红毯,太阳之国和月之国分坐最前的位置,然后顺次是其他各国。除了王室之外,还有不同等级的爵士、骑士的坐席。

宴会的音乐在他们周围飘荡,偶尔会有人到周围跳舞。对了,这次宴会也邀请了传说中那个琴师,纳奇钮。

莱特也很讨厌他,总觉得这个琴师十分娘气。

 

小王子缓缓抿着一杯葡萄汁,依然没有任何的食欲。

环视了一圈今天出现的客人,几乎没有什么能引起他注意的角色,除了太阳之国和月之国的王室。

月之国的王子希尔杜没有出现,只有身体虚弱的玛利亚王后在大臣的陪同下出场了,月之国的国王身体更加虚弱,只能待在自家王宫里。莱特扯起嘴角笑了笑,日后如果月之国出现什么大型内乱,他真的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而太阳之国——

视线落到不远处坐席上正在大快朵颐的红发公主,莱特感兴趣地眯起了眼。

果然是有史以来最不像公主的公主。

到底是怎样被宠爱呵护着,才会在脸上出现这种无忧无虑的灿烂表情?对照着他和阿鲁帝莎的悲惨童年,这个世界可真是不公平到令人感到吃惊的程度。


——真想把这样的笑脸毁掉。

阴暗的内心生出生出了一小股兴奋地感觉,莱特勾起兴味的唇,太阳国的法音公主,看来以后他们会再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这是一场令人窒息的宴会,不仅是对他来说,更是对母后来说。

自从宴会开始,便深深掐入他小臂里、他母亲那尖长的指甲就可以说明这一点。莱特知道他一定流血了,但这个位置刚好藏在桌面下,没有人会看到,没有人看到就代表不会有损礼仪,所以自然也没人在乎。

他不知道母后生气的原因是什么,因为父王带着他的情人上了宴会?何必呢,连八岁的阿鲁帝莎都比他的母后会管理自己的表情,不敢露出丝毫不高兴的神色。

果然,在宴会结束之后父王和母后在大殿里又开始了争吵,阿鲁帝莎又开始在一边哭了,而他退了出来,詹姆爵士注意到了他手上渗血的伤口,问要不要传医生来处理,他拒绝了。

 

他没有表现出一丁点逃离的迫不及待,而是依然维持着优雅地慢慢走出殿外。当踏上了台阶时,身后的音乐和谈话声变得闷下去,莱特立刻加快了脚步。 

他低着头,拐过一条又一条的小径来到了王宫花园里的蓝花楹树下,这是少数能让他感到安心的地方,通常没有什么人来,足够的安静。

正值初夏,微风吹落枝上的蓝紫色花瓣,在空中轮舞着。

他微微眯上了眼睛,感受这难得宁静的独处时间,一道稚嫩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莱特王子?”

他心下不耐,却保持着得体微笑地转过头,一个蓝色的身影撞入他的眼帘。

 

莱特认出了眼前的女孩。

她是太阳之国的另一个双胞胎公主,漂亮的那个。

穿着一身薄纱蓝裙,配合着她长长的蓝发,头上仅束着一根红缎带。作为公主,她并没有佩戴很多的首饰,完全不像阿鲁帝莎,但尽管如此就已经十分美丽,或许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孩,甚至胜过他的妹妹阿鲁帝莎。

莱特联想到那名个性特异的法音公主,明明是相似的双胞胎,却生出这样惊人的差异,不可不说是上天不可思议的创造。

但她的美貌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注意,这是他自身从小到大收到过最多的称赞之一,所以对这方面早就产生了免疫。而且,在宴会的时候,他并没有忽视这个名叫莲音的公主望着他的视线里,闪着与其他女孩同样的羞涩和爱慕,这让他更加地失去了兴趣。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心底里涌上一股自己的私人领地被外人闯入的不悦。

 只见她手中是一个花篮,里面是一掬蓝花楹的花瓣,看来是采花的过程中走到这里来的。

 

“你受伤了!”

少女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的伤口,快步走了过来。

“请让我为你包扎一下,莱特王子。”

少女显然是知礼的,虽然十分急切的样子,但还是先告了罪。她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纱布,可能是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少女有些赧然地解释道。

“因为我姐姐法音喜欢到处乱跑,总是有擦伤,父王母后都十分担心她会留疤,所以我经常会带着一些紧急处理伤口的纱布在身上。”

说完,少女就小心翼翼地托着他的手臂,开始动作了起来。

莱特其实不喜欢被人触碰,但他早已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对方是一国的公主,当然不可以作出推开她这么失礼的事情,所以他仍然保持着微笑,任由她动作,内心却毫无波动。

细心地包扎好后,似乎是没带打结的布条,少女最后从头上扯下来了自己的红发带。

感觉到莱特将视线落在那根缎带上,莲音不安地问道,“莱特王子,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会用这种颜色的发带。”

低低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这种颜色?”

莲音看着那红色缎带,笑了笑。

“莱特王子也觉得红色不适合我吗?”

少女又低声自语道,“的确呢,这样鲜艳夺目的红色,比起我,还是像法音的颜色呢。”

“其实呢,法音一直都留着中长左右的发,那样的长度不用发带绑起来会很不方便吧?我们王宫的加梅罗特老师一直都在太阳之国的衣物间里备着红色的缎带或发圈,全部都是为了法音准备的,因为她总是会丢东西,加梅罗特也拿她没办法呢。”

少女随意抓起一把自己柔软顺长的发丝,“而我呢,一直都留着及腰的长发,虽然比法音长,但其实意外地好打理呢,不用缎带绑着也可以随意披着。”

一直会绑头发的人是法音。

所以加梅罗特并不会特意为她准备缎带,王宫里也一直只有红色的缎带。

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今天是第一次出席重要的外国宴会,莲音这次特地用心打扮,于是在衣物间拿了一条新的红缎带,精心编了发。

望着镜中的自己,甚至感觉到了一种新鲜感。

红缎带绕着白纱布三圈,最后打了个结,莲音终于放下心来。

 

“以后一定要小心才行啊,莱特王子如果受伤的话,一定会有人非常伤心的。”

少女朝莱特微笑道。

莱特沉默了。

她看上去的样子十分真诚,但他实在没能产生任何实质的感觉,谁可能会担心他——阿鲁帝莎?父王?母后?

以至于这句话听起来就只是空洞的回响。

“不会有人伤心的。”

他淡淡地说道,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你的姐妹、你身边的所有人,其实他们都并不真正在乎你——你懂这样的感受吗?”

莱特以为,少女一定会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劝慰自己,就像宫里的那些仆人一样,一面跟他说些好听的话,一面又对他的遭遇袖手旁观。

然而,少女微微垂下眼眸,脸上浮现了失落和哀伤。

他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可是这种感情是真切的,因为他无数次经历过痛苦,所以他对这类情绪特别敏感。

 

“不会的。”

少女又抬起头,一双美丽的碧瞳再次直直凝望着他,绽放了一个微笑。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放弃自己,请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人爱你——”

她的语气带着一股虔诚,就好像哪怕在最深的绝望中、仍不会放弃对光芒与人类善意的希望——那样的虔诚。


“——即使现在还没有这个人,在将来也一定会出现的。”


少女的笑颜,绽放在初夏的五月里,绝美而动人,就像飘落的蓝花楹花瓣一样。

而这一次,她的声音不再是空洞的回响,而真真切切地震荡在莱特的心中。


小文^O^
一天我来莲妹的奶茶店里点奶茶,...

一天我来莲妹的奶茶店里点奶茶,他告诉我最近比较火的有芋泥奶茶、香蕉泥、苹果泥还有...

我当即打断了他的话,贴近他的耳边悄声说道,我要橄榄泥​  

一天我来莲妹的奶茶店里点奶茶,他告诉我最近比较火的有芋泥奶茶、香蕉泥、苹果泥还有...

我当即打断了他的话,贴近他的耳边悄声说道,我要橄榄泥​  

晓寒

问:什么样的莲音最美丽?


最近好懒,好久没画画了,搞了沙雕日常,浅摸🐟

问:什么样的莲音最美丽?


最近好懒,好久没画画了,搞了沙雕日常,浅摸🐟

小文^O^

 “我是剃刀党。别忘了我是剃刀党。” 

 “我是剃刀党。别忘了我是剃刀党。” 

晓寒

鲜花予莲🌷


有all莲细节。问题还是好严重

鲜花予莲🌷


有all莲细节。问题还是好严重

-清 圆-
我亲爱的小公主! 太久没手绘,...

我亲爱的小公主!


太久没手绘,刚刚在家里怎么也找不到橡皮擦只有铅笔……

我亲爱的小公主!



太久没手绘,刚刚在家里怎么也找不到橡皮擦只有铅笔……

晓寒

天使降临2


恶魔希 天使莲 王子布


all莲使我快乐🌷

设定全在图里了,最后一张是失败新风格的尝试

天使降临2


恶魔希 天使莲 王子布


all莲使我快乐🌷

设定全在图里了,最后一张是失败新风格的尝试

晓寒

天使降临


最后一张是草稿


后面会发点设定与all莲小漫画💜💙💛

天使降临


最后一张是草稿


后面会发点设定与all莲小漫画💜💙💛

晓寒

太阳国的莲音女王☀


all莲向注意🌷 就要把王子嫁过来( *ˊᵕˋ)✩︎‧₊


P1 手绘


P2 指绘

太阳国的莲音女王☀


all莲向注意🌷 就要把王子嫁过来( *ˊᵕˋ)✩︎‧₊


P1 手绘


P2 指绘

冬天也要好好吃饭
请看校园超人气女主播💙✨✨✨...

请看校园超人气女主播💙✨✨✨!人美声甜,入股不亏,你心动了没🥳🥳🥳


光明正大打个all莲tag,建议此图all莲友友们人手一张,很有趣的是希尔杜竟然是观众席的C位😚什么叫男女通杀啊(战术后仰

请看校园超人气女主播💙✨✨✨!人美声甜,入股不亏,你心动了没🥳🥳🥳


光明正大打个all莲tag,建议此图all莲友友们人手一张,很有趣的是希尔杜竟然是观众席的C位😚什么叫男女通杀啊(战术后仰

晓寒

好久之前在一直脑补如果是希尔杜黑化会怎么样……

三人修罗场,小布追妻有( *ˊᵕˋ)✩︎‧₊


救命,把同好雷到了。画了些什么鬼东西……

好久之前在一直脑补如果是希尔杜黑化会怎么样……

三人修罗场,小布追妻有( *ˊᵕˋ)✩︎‧₊



救命,把同好雷到了。画了些什么鬼东西……

晓寒

最近在体验田园生活,给我家莲宝也来一个´◡`

最近在体验田园生活,给我家莲宝也来一个´◡`

晓寒

莲音的千层花园(×)

我的千层滤镜(√)

全是昨天画的,色差好大,加上滤镜色差更大……

莲音的千层花园(×)

我的千层滤镜(√)

全是昨天画的,色差好大,加上滤镜色差更大……

xxcoool
all莲快乐人 谁能不爱莲音小...

all莲快乐人 谁能不爱莲音小公主🥳


是约稿🈲一切

tag我爱打啥打啥 眼瞎人润出LOF👊🏻

all莲快乐人 谁能不爱莲音小公主🥳


是约稿🈲一切

tag我爱打啥打啥 眼瞎人润出LOF👊🏻

晓寒

翻到了半年前的黑历史,图都糊了,指绘好难……


有可能一会儿就偷偷删了˃ 

翻到了半年前的黑历史,图都糊了,指绘好难……


有可能一会儿就偷偷删了˃ 

刘佳琦

续写吉祥纹莲花楼第十章

                      琼楼玉宇   青青子衿(四)                        ......

                      琼楼玉宇   青青子衿(四)                                 

         时正三更,李莲花一众人等 都在天字一号房中,只见一只土狗中的土狗样的土狗正在啃蹄膀。众人等它吃得尽兴了便拿上了最后一道压轴大菜——人手臂。千年狐精看见人手臂后一怔,它当然知道这玩意儿不能吃,于是抬起头,望向李莲花。李莲花慢吞吞的说:“你就像咱们刚见面那会儿一样闻一闻它...”他话还没说完,千年狐精闻了闻那条手臂,便猛的跑了出去,众人一怔,也拔腿追了上去。                                                        

         只见千年狐精跑了一会儿,在一处房屋前停下,汪汪的吠叫起来。众人追上前抬头观看时,却看这是一处戏院,牌匾上赫然写着“袅烟”二字,李莲花和肖子衿同时一怔,要知道,自从若岚夫人去世之后,袅烟馆早已荒废多时,哪里会有戏院?而他们早就听见那里边隐隐约约透出的光亮和若隐若现的锣鼓之声,这里边定是有人的。众人正在思索,却见有人从里边把门打开,看向众人。众人心中都想“绝对是那千年狐精的叫声引来的。”      那开门的小丫头开口到:“几位公子可要进门听戏吗?”众人急忙点头。几人便鱼贯而入。  

        乔婉娩几人走在前面,方多病却故意和李莲花一块儿走“唉死莲花,你绝对知道什么对不对?李莲花啊了一声“什么知道什么不什么?对了,方多病,自从千年狐精被你养着之后,倒是笨了许多。”说完施施然追上前去和众人一起走了。方多病气的要死,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早就知道,死莲花断然是一句话也不会告诉他的,于是也追着那些人去了。

       戏台上,唱的却是一曲《林冲夜奔》,都说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但戏台上那林冲分明是一位女子。即使画着浓厚的妆面,也不难看出那女子容貌俊美,却又十分有英气,着实巾帼不让须眉。施文绝小声说:“哎,这林冲怎么是个女子?”李莲花啊了一声,然后说:“人尽皆知男唱旦,岂笑女子扮武生?若岚夫人的徒儿,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另外附上我画的图

使它做手机壳,真的酷毙了

晓寒

圆珠笔下的私设莲宝( ´▽` )

有all莲细节彩蛋

圆珠笔下的私设莲宝( ´▽` )

有all莲细节彩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