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藏

11.4万浏览    519参与
芜舟生

【all藏】少爷做叽

战阶!(不是)

两个传送地和微博都有放。(微博应该会被屏蔽)

因为都是不定期更新的短打,到时候更了就不重复发了,如果记得可能在评论里会说一下。

乱写的,雷点低的不要看……!

拜托了!


[图片]


战阶!(不是)

两个传送地和微博都有放。(微博应该会被屏蔽)

因为都是不定期更新的短打,到时候更了就不重复发了,如果记得可能在评论里会说一下。

乱写的,雷点低的不要看……!

拜托了!


说书人

斩情毒(下)

上文链接:https://bailigucheng026.lofter.com/post/309596c9_1c728f0e1

在下笔力不足写不出那种感觉。特别是寒假看了篇tag内特别古早的文之后更是这么想。我太菜了,很多地方不合逻辑无法自圆其说,将就看吧


“呦嗬,许久未见,大小姐别来无恙乎?”

曲小蝶内心是虚的。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多少有些体力不支,再加上带着叶问水这么个累赘,况且唐弦月还带着飞行翼。

跑不过的。只能智取了。

唐弦月一对冷冽的眉紧紧蹙起,她人在空中,一把暴雨梨花针却始终按在掌中引而不发。

——若是这妖女畏死,拿她的小美人挡箭怎得了!

她向来出手...

上文链接:https://bailigucheng026.lofter.com/post/309596c9_1c728f0e1

在下笔力不足写不出那种感觉。特别是寒假看了篇tag内特别古早的文之后更是这么想。我太菜了,很多地方不合逻辑无法自圆其说,将就看吧






“呦嗬,许久未见,大小姐别来无恙乎?”

曲小蝶内心是虚的。毕竟刚经历一场恶战多少有些体力不支,再加上带着叶问水这么个累赘,况且唐弦月还带着飞行翼。

跑不过的。只能智取了。

唐弦月一对冷冽的眉紧紧蹙起,她人在空中,一把暴雨梨花针却始终按在掌中引而不发。

——若是这妖女畏死,拿她的小美人挡箭怎得了!

她向来出手利落从无顾忌,从未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情况,一时间却也拿曲小蝶没了奈何。

“嘿,你这不是也不敢杀我么?”

若不是因了叶问水的缘故导致这二女成仇,不得不说曲小蝶和唐弦月之间确实存着几分惺惺相惜。

无论是从行事风格还是武功路数,这二女都是极端的相似。甚至连看男人的眼光也是相似到非那人不可的程度。

可悲的是,叶问水此人却独一无二。

“我说啊,咱们做个交易,你放我和叶郎走,我治好你的脸,如何?”曲小蝶裹紧了几分宽大的斗篷,潇洒地提缰催马回过身来,一把甩下兜帽,露出一个纯真的大笑脸。

唐弦月自然不信这妖女的鬼话,但心念一闪,明白只有离她越近,暗器命中率才更高。当下便将计就计,缓缓降落在距她二三丈外的古木下,飞行翼收起的瞬间暗从大腿外侧的小型箭囊中摸出一枚喂毒刀片,夹在食中二指间。

——叶郎叶郎,叫得倒是亲切!

——看来得给这死丫头一些教训啊!

“成啊,”她威胁性地一舔下唇。“你可要说话算数。”

曲小蝶咯咯娇笑着,一手圈住小少爷几近不盈一握的腰肢,一手探进衣袋中摸索到一个装着药粉的瓷瓶,翻身下马。

——傻子才会给你治伤的药。

她暗中算计着。瓷瓶中装的药粉乃是无药可解的奇毒,中者只会全身麻痒疼痛,行走不能,直至三日后方才毙命。在这荒山野岭中,这种慢性毒药显然比“三步死”“五步倒”“七步成尸”等凌厉之毒更加残忍。

那时让这狂妄女人眼睁睁看着情敌享受自己掠夺来又被夺走的东西,岂不大妙?

就是叶公子一定又要板着脸训自己了,虽说撒个娇就差不多过去了。

曲小蝶都快笑出来了,但终是漏算了一着。

见她近身,唐弦月自知此时不出手则坐失良机,当下先她一步,锋利的指间刃已然袭向对方咽喉。

这一下兔起鹘落,纵使曲小蝶已做好战斗的准备也不由得大惊,下意识委身后撤,一个驴打滚将叶问水整个儿抱在怀里,以自己的左肩正正迎上了这一刀。

唐弦月本以为曲小蝶慌乱间会拿叶问水挡这一刀,因此后头早准备了变招——若她躲在叶问水身后,那刀片便追及而至,见血封喉。

却万没料到她竟反其道而行之,为叶问水挡招。一时间,怒意更甚。

刺啦——

几缕秀发随着唐弦月影子般闪过的动作飘落在地。近在咫尺的刀刃在曲小蝶后肩上划开一个血口子,接着便斜斜划下,将宽大的黑色斗篷撕扯开一个巨大的裂缝。






后续评论找链接。

花问鲤
看到@黑犬 太太wb上的发言,...

看到@黑犬 太太wb上的发言,好害怕太太就此饿死从此丐藏又少了一位宝藏老师,不禁自割腿肉虽然难吃但将就将就也不至于饿死(泪目)

全图等上色吧,最近好像摸索到new way了

(另:lof屏闭属实智能)

看到@黑犬 太太wb上的发言,好害怕太太就此饿死从此丐藏又少了一位宝藏老师,不禁自割腿肉虽然难吃但将就将就也不至于饿死(泪目)

全图等上色吧,最近好像摸索到new way了

(另:lof屏闭属实智能)

西江月

*年下 

*大纲文


(一)

李行川是叶祁捡回来的一条野狗。

那会儿半大少年双手被钳,脸颊被粗粝的地面磨得生疼,嘴上却半点不松。眉眼间皆是狠戾,恶狠狠地盯着人群中央的藏剑少爷。

 

少爷一席金色衣衫,白得像水里浸泡过的玉,似在瞧着他的脸出神。

半晌,叶祁收起手中的折扇,转身离开,腰间的玉穗随之摇曳。

 

嗓音如珠落玉盘。

“放了他,事我担着。”

 

 

(二)

侍女替李行川剪掉了垂至腰间的墨黑长发,露出白净的耳廓和小小年纪便英气十分的面容。

 

她修剪着少年耳廓的碎发...

*年下 

*大纲文






(一)

李行川是叶祁捡回来的一条野狗。

那会儿半大少年双手被钳,脸颊被粗粝的地面磨得生疼,嘴上却半点不松。眉眼间皆是狠戾,恶狠狠地盯着人群中央的藏剑少爷。

 

少爷一席金色衣衫,白得像水里浸泡过的玉,似在瞧着他的脸出神。

半晌,叶祁收起手中的折扇,转身离开,腰间的玉穗随之摇曳。

 

嗓音如珠落玉盘。

“放了他,事我担着。”

 

 

(二)

侍女替李行川剪掉了垂至腰间的墨黑长发,露出白净的耳廓和小小年纪便英气十分的面容。

 

她修剪着少年耳廓的碎发,正想夸奖两句,抬眼见自家少爷走了进来,便收住话头自觉地退到一旁。

 

叶祁本意只是拿书,却下意识将视线投向屋内的两人,这一看便移不开视线了。

李行川到底是那人的儿子,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虽还带着些微稚气,但也显露出那人特有的冷冽来。

 

叶祁捏紧手中的书卷,那些少年时相伴的岁月又一一浮现,天策府的夕阳,藏剑的雪,还有———故人带血的书信。

他看着少年与那人相似的眉眼,鬼使神差道:“想习武么?”

 

“想。”李行川毫不犹豫。

 

 

(三)

 

李行川今年十七,当年的稚气褪了七八,显得越发冷冽而锋利。平日里走在长安街上,还有女子为他偷偷红了脸。

 

他沉着脸推开少爷的书房,如他所料,叶祁果真在房里作画。未束起的长发散落至后背,连清冷的漂亮侧脸都温柔起来。

 

“你为什么要送我去恶人谷!”李行川气结,忍住将攥在手里的信撕碎的冲动。

 

叶祁闻言,收起笔淡淡道:“不想去恶人谷,那就去浩气盟。”

 

“你还想在这藏剑山庄一辈子不成?我受过伤,只能窝在这里作作画,经经商,你风华正茂,怎可荒唐度日。”

他说这话时低着头,不想让少年看出自己的心虚。叶祁不知自己此举有几分私心掺杂其中,他也知道阵营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儿,但——他想看看,若是没有发生当年的事,那人意气风发的样子是何种模样。

 

李行川是知道他父亲的,前些年叶祁稍不注意就让少年溜进书房看见了那副画。任他平时再笨得像只小狗,看见画上那与自己七八分相似的脸,想也明白什么了。

况且——叶祁还没忘记及冠那年,少年喝醉酒将他压在房门上亲吻的眼神,炙热而猛烈,像是在暗处窥伺已久的饿狼。

饶是躲,也要将这份不该有的情躲过去。

 

思及此处,叶祁揉了揉眉心,意料之中的听见少年摔门而出。

 

 

(四)

是夜。盛夏的蝉鸣聒噪,耳畔是炎热的风和男人湿润的喘息。叶祁双手被缚在床头,抬眼便能看到李行川盛满情欲的双眸和不知何时添了一道疤的英俊脸庞。

 

李行川掐住他想要逃避的下巴,直直看进对方湿润墨黑的瞳仁里,像雾霭层叠,漂亮得紧。

 

“少爷,你现在好生看看,我和我爹,像是不像?”

 

“滚出去。”

叶祁沉声道,拧不过男人的力道,干脆闭上双眼不去看他。长睫微微颤动着,看得李行川心痒难耐,只得在对方红润的唇上狠咬一口,心底的火苗才略微消退。

 

“少爷,我不是笨狗,是野狼啊。”

芜舟生

【all藏】你好烦来干一架吧(六)

·

诶嘿。

季更选手的回归。

好忙呀呜呜呜呜……最近发现太多事情都是缘分和准备交织的结果,在感慨一个三次的事情_(:з」∠)_

回归正题,本次更新是all藏背景下有关唐藏的内容,请看好开头预警,做好自我筛查评估工作。(正经脸)

如果大家有闲有空,欢迎留言和我聊天,我一般如果不是漏看了都会回的啾咪。

传送见评论。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


·

诶嘿。

季更选手的回归。

好忙呀呜呜呜呜……最近发现太多事情都是缘分和准备交织的结果,在感慨一个三次的事情_(:з」∠)_

回归正题,本次更新是all藏背景下有关唐藏的内容,请看好开头预警,做好自我筛查评估工作。(正经脸)

如果大家有闲有空,欢迎留言和我聊天,我一般如果不是漏看了都会回的啾咪。

传送见评论。

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



湯匙

一個星際的策藏腦洞

全聯邦都知道,軍政世家李家和軍火世家葉氏向來不對盤。

大家也都知道,身為李家最有成就的現聯邦上將李珩安和葉氏下任家主葉桓互相看不順眼,據說他們還都喜歡議會長的女兒江琳。

某天,李珩安跟葉桓在出席聯邦七十週年紀念日的時候,竟然有個神秘女子抱著一對雙胞胎闖入會場,還把雙胞胎給了李葉兩人,宣稱雙胞胎是兩人的孩子。

鬧出這種風波,聯邦議會經過討論,為了安撫人民情緒,要求李葉兩人以夫夫名義領養這對雙胞胎。

於是,原本恨不得永遠不見的李珩安跟葉桓,被迫成為夫夫,還要同居帶小孩,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而這對雙胞胎,又是什麼來歷?


葉桓:李珩安,你倒是給我哄哄那兩個小孩啊!沒看見我在泡奶粉嗎!

李珩安:…………行...

全聯邦都知道,軍政世家李家和軍火世家葉氏向來不對盤。

大家也都知道,身為李家最有成就的現聯邦上將李珩安和葉氏下任家主葉桓互相看不順眼,據說他們還都喜歡議會長的女兒江琳。

某天,李珩安跟葉桓在出席聯邦七十週年紀念日的時候,竟然有個神秘女子抱著一對雙胞胎闖入會場,還把雙胞胎給了李葉兩人,宣稱雙胞胎是兩人的孩子。

鬧出這種風波,聯邦議會經過討論,為了安撫人民情緒,要求李葉兩人以夫夫名義領養這對雙胞胎。

於是,原本恨不得永遠不見的李珩安跟葉桓,被迫成為夫夫,還要同居帶小孩,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而這對雙胞胎,又是什麼來歷?


葉桓:李珩安,你倒是給我哄哄那兩個小孩啊!沒看見我在泡奶粉嗎!

李珩安:…………行。


悶騷彆扭聯邦上將攻X任性有錢軍火商受


TAG:強強、情敵變情人、先婚後愛


朋友想看的元素都在這裡面了

有沒有大佬想動筆的


刘沛扬

火烧云(二十九~三十)【现代架空,霸藏,柳叶,ABO】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  有私设哈,叶琦菲不是叶三和柳夕的女儿……注意注意注意!!!!


(二十九)

"那小子人模狗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孟秋,冷静……”

“他这辈子都别想靠近炜儿!”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总之先冷静……”李忘怀一边安慰自己的omega一边感叹,按孟秋的性子,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就算是说了,对方也不可能答应,好在他已经私下授意他那可靠能干的大儿子去找柳家小子谈判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了,无...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  有私设哈,叶琦菲不是叶三和柳夕的女儿……注意注意注意!!!!


(二十九)

"那小子人模狗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孟秋,冷静……”

“他这辈子都别想靠近炜儿!”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总之先冷静……”李忘怀一边安慰自己的omega一边感叹,按孟秋的性子,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就算是说了,对方也不可能答应,好在他已经私下授意他那可靠能干的大儿子去找柳家小子谈判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了,无论怎么样,自己的孩子自己了解,炜儿的锁……只能是柳浮云当钥匙。

“您好。”柳浮云表面看似十分平静,内心却是非常激动的,这是这五年来,叶家人第一次找自己谈话……叶英看着柳浮云,点点头:“你好,柳先生,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五年前出事之后我陪三弟去国外了,听说是我们小妹和你沟通了一下。”叶英观察着柳浮云,发现说道五年前的事情,柳浮云的脸色变得有些僵,叶英虽是一张冷淡脸,但是却是性子温和之人,他温声道:“我来,是有一些事情想要拜托你的。”

柳浮云抬眼看向叶英,这一看他愣了愣,他居然觉得……叶英的眉眼,与自己的父亲有一些神似……

柳浮云心中一阵无奈,叶英是叶家的长子,怎么可能与柳风骨相似……但是话说回来,柳浮云从前听柳风骨说过一些事情,难道自家老爷子还和叶家家主有什么渊源?

“柳先生,你走神了。”

“不好意思,叶先生,请问您刚才说的有事拜托我……是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必然是竭尽全力。”

叶英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好一会儿,他说:“是为了我三弟。”


(三十)

柳浮云肌肉猛地绷紧,他猛地看向叶英,盯着对方的眼睛,他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

“叶炜……怎么了?”

见他声音低沉,面目僵硬,叶英叹了口气,将叶炜当时遭遇的事情和这些年的情况,都告诉了柳浮云。

——我不知道你们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是三弟很倔,就算被父亲关了起来,也还是想要去找你。

——还在发情期的他让叶蒙帮着偷偷跑出了家,然后……

——因为被几个不同的alpha不断的重复标记和侵=A=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今后再也不能生育了,当医生对我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爸爸和父亲决定留下三弟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因为父亲舍不得,我们舍不得【舍不得叶炜今后没有一个亲生孩子,失去做父亲的权利】。

叶英讲完后看着柳浮云泛红的双眼,接着说:“刚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本欲三弟这辈子就这样孤孤独独的过了,但是我没成想,他生下菲菲之后,就开始振作了起来,仿佛那个孩子就是他的一切……也对,毕竟身为omega,却不能生育……腺体所受的伤害导致他信息素紊乱,要一直靠药物压制不受控制经常乱放的信息素,三弟因为这些问题,就说他不想耽误别人,这些年也是自己一个人,没有找任何对象……他打算这辈子就这么带着菲菲过下去,可是……”叶英无奈道:“我们不可能看着他这样带着心结过下去,他现在身体本就不好……”

“他……”柳浮云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问道:“叶先生您希望我做什么,直说便是,为了叶炜,我绝不推辞。”

叶英无奈道:“我知道这么做有些强人所难,但是,三弟唯一喜欢过的人,是你……”

——所以,我们需要你去接近他。

——然后,请你爱他。

——然后……请你离开他。

刘沛扬

火烧云(二十七~二十八)【现代架空,霸藏,柳叶,ABO】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七)

叶炜一出去,叶孟秋和叶琦菲开始讲悄悄话。

“菲菲呀,告诉爷爷,你爸爸这段时间怎么样啊?”

叶琦菲有些苦恼地说:“爸爸还是一点儿都不会照顾自己,不好好吃饭,天冷也不好好加衣服,整天蜗在工作室里面,明明都是人家照顾他提醒他吃饭穿衣!结果他都不给人家糖吃!”

叶孟秋刚开始听着还有些伤感,听到后面简直哭笑不得:“你这小妮子,确实不该吃那么多糖了,小心牙齿全部坏掉,以后就是没有牙齿的小老婆婆,难看的呀!”

“嘤!”叶琦菲双手...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七)

叶炜一出去,叶孟秋和叶琦菲开始讲悄悄话。

“菲菲呀,告诉爷爷,你爸爸这段时间怎么样啊?”

叶琦菲有些苦恼地说:“爸爸还是一点儿都不会照顾自己,不好好吃饭,天冷也不好好加衣服,整天蜗在工作室里面,明明都是人家照顾他提醒他吃饭穿衣!结果他都不给人家糖吃!”

叶孟秋刚开始听着还有些伤感,听到后面简直哭笑不得:“你这小妮子,确实不该吃那么多糖了,小心牙齿全部坏掉,以后就是没有牙齿的小老婆婆,难看的呀!”

“嘤!”叶琦菲双手捂住嘴巴,瓮声瓮气地说:“爷爷坏!”过了几秒又加了一句:“爸爸也坏!”

叶孟秋摸了摸叶琦菲的头,他思量了一下,问道:“菲菲啊,你爸爸这几年有没有对象?唔……就是有没有谈恋爱?呃……就是给你找爸爸或者妈妈?”

叶琦菲晃了晃小脑袋,说:“爸爸说,他这辈子有我就够啦!”

“这孩子……”叶孟秋狠狠地叹了口气。

“他还说,虽然他是个omaga,但是现在又不能生了。还有谁会要他。”

“他!他怎么能这么说?我叶孟秋的孩子再怎样都有人排着队要!”

叶琦菲叶十分成熟的样子点点头:“就是的嘛!我也觉得!明明爸爸就很受欢迎,好多人追他的!可是爸爸都拒绝了……一定是为了每分每秒都盯着我不让我吃糖……所以爸爸才不想找叔叔阿姨谈恋爱的!简直太坏啦!!!”

叶孟秋眼角抽了抽,他忽然觉得自家孙女可能用糖就能拐走……

爷孙俩都摆出苦恼的样子,只是叶孟秋除了担忧儿子,还连带担忧孙女……

唉!真的好苦恼啊!


(二十八)

李忘怀一进来就看到这幅好笑的场景。

“你们在做什么呢?”

叶琦菲立刻丢下叶孟秋扑倒李忘怀身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对方,

李忘怀点了点叶琦菲的鼻子:“我刚刚碰到你爸爸了。”

叶琦菲一听,又皱着小脸回到叶孟秋怀里,叶孟秋仿佛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孙女似的,好生哄了好一会儿,让她先去找爸爸玩,叶琦菲走后,叶孟秋脸上开始露出疲惫,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李忘怀心疼的给他按摩了一下脑袋:“别担心了。”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看看炜儿现在的样子。”

叶孟秋气气的说:“我就知道,只要柳家扯上关系,准没好事!”

李忘怀忽然说:“以前可能是,现在却未必。”

见叶孟秋瞅着自己,也不好再卖关子,直言道:“炜儿那是心结,那个心结他自己解不开,我们解不开,只有一人能解开。”

“你说那小子?”叶孟秋挑眉。

“钥匙就是他。”

“放屁!”

刘沛扬

火烧云(二十五~二十六)【现代架空,霸藏,柳叶,ABO】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五)

——五年后

h市的机场有一对特别显眼的父女。

“papa~我想吃糖~”

“不许。”

“papa~”

“不许撒娇。”

白发的男子长着一张英俊的脸,但是身形偏瘦弱,他捏了捏还不到他大腿的小姑娘的脸蛋,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很容易让人母爱泛滥的类型……她仰着小脑袋任由对方在自己的脸上为非作歹,然后说:“我给papa捏了脸,papa是不是给我吃糖?”

“不给。”

两人还在吃糖的问题上纠结,就被人叫住了。

“三弟,这边...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づ ̄ 3 ̄)づ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五)

——五年后

h市的机场有一对特别显眼的父女。

“papa~我想吃糖~”

“不许。”

“papa~”

“不许撒娇。”

白发的男子长着一张英俊的脸,但是身形偏瘦弱,他捏了捏还不到他大腿的小姑娘的脸蛋,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很容易让人母爱泛滥的类型……她仰着小脑袋任由对方在自己的脸上为非作歹,然后说:“我给papa捏了脸,papa是不是给我吃糖?”

“不给。”

两人还在吃糖的问题上纠结,就被人叫住了。

“三弟,这边。”

“二哥,好久不见。”

“二伯伯好~”

叶晖摸了摸叶琦菲的脑袋:“菲菲真乖。”

“菲菲这么乖,是不是有糖糖奖励?”

叶炜没有给自己二哥说话的机会,直接打击自己的女儿:“没有。”

叶琦菲:呜!papa坏!


(二十六)

“你也五年没回家了,会不会不习惯?父亲交代我把你接回来之后,让你先去见见他,然后晚些时候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你现在估计对国内的情况不是很清楚,过两天我再带你去逛逛。”

叶晖拍了拍叶炜的肩膀,叶炜点点头。

一进叶家的大门,叶炜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记得以前小院里放着一个沙袋给他们兄弟玩的,沙发边上的小台子也总是放着一盆水仙……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第一次回叶家,叶琦菲也是不怕生的这边跑跑,那边摸摸,叶炜也由着她,待自己放好行礼之后,直接去了叶孟秋的书房。

“父亲。”

叶孟秋看着正值壮年却和自己一样白了头发的儿子,心里难受的紧,但是面上还是很严肃:“回来就好,菲菲也一起回来了?”

“是的,把她一个人留在C国我不放心。”

“这孩子也肯?她不是总说她朋友都在那边,不想离开那边的吗?”

“她说要来见网友。”

叶孟秋嘴角抽了抽:“网友?”

叶炜点点头,表情很无奈。两父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儿,叶孟秋忽然说:“……回来,就不走了?”

叶炜摇摇头:“我只是回来一两个月,总不能让菲菲把老祖宗给忘了。”看着叶孟秋精神状态不似以前那么好,叶炜又补了一句:“以后我们每年都会回来的。”

叶孟秋想说什么,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了。

“爷爷!”叶琦菲刚好摸到叶孟秋的书房,门都没敲直接冲进屋子打招呼,一把扑到叶孟秋怀里。

“女孩子家家,别老是这么粗鲁,莽莽撞撞的……”叶炜还没教育完就被叶孟秋打断,他护着自个儿的宝贝孙女说:“我宠着,就是闹破天了也没关系,菲菲,你随便玩,怎么样都有爷爷顶着,天塌不下来。”

“嗯!”叶琦菲蹭了蹭叶孟秋。

“父亲,您这……”叶炜听见父亲这么说,也不好说什么,一家人还是隔代亲,以前要是他们兄弟几个谁敢这样,绝对被打一顿还没饭吃……唉……

“老三你先出去吧,我和菲菲聊一会儿。”

叶炜无奈道:“好吧,父亲您别给菲菲吃糖……”

“papa你快出去!”

刘沛扬

火烧云(二十四)【现代架空,霸藏,柳叶,ABO】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么么哒~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四)

叶婧衣站在柳浮云的面前。

柳浮云感觉到前面有人,他抬起头,看着对方,这是叶炜的小妹,他在叶炜的手机里见过照片,叶炜也一直在跟他说自己单纯温柔又善良漂亮的小妹。

“你就是我三哥喜欢的人?”

第一句话就在柳浮云此刻紧张的不行的心脏上刺上一剑。

“……你说什么?”

叶婧衣歪了歪脑袋,笑了笑:“什么啊,原来你不知道我三哥对你的心意啊,明明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这样说来我们也不能怪你了,毕竟这算是我三哥自作多情,害了自己。”...

#  OOC

#  感谢还等着这个小短片的小可爱们!么么哒~

#  主要CP:柳浮云X叶炜


(二十四)

叶婧衣站在柳浮云的面前。

柳浮云感觉到前面有人,他抬起头,看着对方,这是叶炜的小妹,他在叶炜的手机里见过照片,叶炜也一直在跟他说自己单纯温柔又善良漂亮的小妹。

“你就是我三哥喜欢的人?”

第一句话就在柳浮云此刻紧张的不行的心脏上刺上一剑。

“……你说什么?”

叶婧衣歪了歪脑袋,笑了笑:“什么啊,原来你不知道我三哥对你的心意啊,明明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这样说来我们也不能怪你了,毕竟这算是我三哥自作多情,害了自己。”

“他……”

未等柳浮云说什么叶婧衣又插嘴道:“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这个事情就……”

【如果你喜欢他,你看着他,你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喜欢你呢……而你又为什么要躲着他呢?】

“我们家,我三哥,肯定是和你没有任何关系的。”

【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那不如就这样下去吧。】

“你也不用你担心我三哥之后怎么样,毕竟……”

【既然没有任何关系……】

“你没有什么立场管我三哥的事。”

【让这件事情就此结束。】

“你别再来我们家了。”

【别再伤害我的哥哥……我的家人了……】

每一句话都在一刀一刀的剜着柳浮云的心。


如果我站双医你还爱我吗

关于scp686的实验报告 第二章

双性藏,作者放飞自我,别骂

爱发电↓(可能会翻车)

https://afdian.net/p/d6383ee81f2811eaa69552540025c377

ao3↓(速度比较慢)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82147/chapters/52030009

双性藏,作者放飞自我,别骂

爱发电↓(可能会翻车)

https://afdian.net/p/d6383ee81f2811eaa69552540025c377

ao3↓(速度比较慢)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82147/chapters/52030009

unno
藏喵吃蘑菇。死亡期末,连草稿都...

藏喵吃蘑菇。
死亡期末,连草稿都没画完。
高糊,然而并不知道怎么弄。
就这样。
然后,谢谢评论,我不太会说话……

藏喵吃蘑菇。
死亡期末,连草稿都没画完。
高糊,然而并不知道怎么弄。
就这样。
然后,谢谢评论,我不太会说话……

大黄叽情缘

【剑纯本质】没头没脑,没有车,只打啵

严折雪在看叶星辰耍一套花里胡哨的剑法。

那一招一式无论是劈砍挑刺,还是展臂踢腿下腰,都恰到好处的漂亮。

叶星辰八成是故意没好好穿衣服,领口系得松腰带扎得紧。他一低头,长发黑绸似的一荡,便有几缕攀上松垮领口下露出的一段春光,显得那黑的更黑,白的更白。他一转身,帛带束着的细腰软得像柳枝,折转间环珮琤琤。

严折雪无意去听小少爷一身金银珠玉叮当碰出的脆响儿,他一双眼睛只盯着叶星辰胸前那一片光洁白皙的肌肤,以及那截柔软的腰肢。太细了,严折雪想,他一只手就能环住。又那么软,是那种韧性的柔软,似乎经得起恣意地折弄。

他的目光上下逡巡着,收不回了。

他心里明镜似的,叶星辰故意耍一套只求好看不求凌厉的...

严折雪在看叶星辰耍一套花里胡哨的剑法。

那一招一式无论是劈砍挑刺,还是展臂踢腿下腰,都恰到好处的漂亮。

叶星辰八成是故意没好好穿衣服,领口系得松腰带扎得紧。他一低头,长发黑绸似的一荡,便有几缕攀上松垮领口下露出的一段春光,显得那黑的更黑,白的更白。他一转身,帛带束着的细腰软得像柳枝,折转间环珮琤琤。

严折雪无意去听小少爷一身金银珠玉叮当碰出的脆响儿,他一双眼睛只盯着叶星辰胸前那一片光洁白皙的肌肤,以及那截柔软的腰肢。太细了,严折雪想,他一只手就能环住。又那么软,是那种韧性的柔软,似乎经得起恣意地折弄。

他的目光上下逡巡着,收不回了。

他心里明镜似的,叶星辰故意耍一套只求好看不求凌厉的剑法给他看,故意露那段精致锁骨勒出那截纤细的腰肢勾引他。

但严折雪还是中了圈套,他连喝了两杯凉茶也没压下心头的燥热。他明知看了就是上钩却还是挪不开眼,甚至忘记了在叶星辰纳剑入鞘时错开目光,然后欲盖弥彰地咳一声。

叶星辰走进屋子里,笑眯眯的,琥珀色的眸子被敛进那条细缝,微微上挑的眼角像伺机而动的小钩子,危险又迷人。

他就着严折雪用过的杯子喝完那盏残茶,眯着的眼睛睁开来望向严折雪,开口说话时仍带着轻微的喘息:

“你看我做什么呀?”

叶星辰好热,他用手扇着风,又将领口松了松。他的薄唇是红润湿濡的,刚刚碰过了严折雪用过的杯子,和严折雪喝了同一盏茶,口齿间尝到了和严折雪尝到的同样的味道。

微涩的清甜。

严折雪不动声色地咽了下口水。他该怎么回答呢?如实便是“在肖想撕开了你的衣裳,想看看你浑身上下是不是都那么白净,那腰握起来又是什么手感,经不经得起折腾”,可严折雪扯了个谎,他说:

“看你太瘦了......瞧你那腰细得......”

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星辰截了去。

“......你一把就能握住?”

叶星辰放下杯子凑近严折雪,身量的差别让他看起来似乎是陷进了严折雪的怀抱。他微微仰着头,清甜而又滚烫的呼吸熨帖在严折 雪的颈侧,他开口,像是挑衅更像是勾引:

“你来试一试握不握得住啊。”

叶星辰刚刚练过一套剑法,他的身子是热的,甚至额前渗出薄汗。因为距离太近,叶星辰的热度似乎透过那半敞的领口渡到了严折雪身上。

严折雪也好热,热得心口的血都烧起来,躁动地奔涌。一半冲上头顶,红艳得仿佛快要滴血的耳尖就是最好的佐证。那一半,则涌向身下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更要命的是,那里正被叶星辰的身子贴着。

叶星辰仍仰头望着他,以一种挑衅的姿态期待着他,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透着清纯的光,眼角却是一弯蓄意引诱的弧度。

严折雪是禁不住这样的挑衅与引诱的,他伸手环住了方才肖想这的柔韧纤细的腰肢。他搂的紧,为了让这具灼热的身躯更紧地贴着他。

一只手就环住了,掌下的肌理隔着布料透出热度。严折雪有些贪婪地禁锢着抚摸着,若是除去这身碍事的衣裳,那样的触感该有多么细腻。

叶星辰被勒得有些紧,他在严折雪的怀抱里发出软绵的一声轻哼,又似乎是喘不过气,唇瓣微张着,露出嫣红柔软的舌尖。

严折雪一低头就看见了。

粉嫩的唇瓣,濡湿的舌尖,吮吸起来是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柔软滑腻?

严折雪发觉怀中的人动了动,似乎是要挣脱禁锢。他像是突然回了神,慌乱地将叶星辰松开。

严折雪想错开目光,却还是扫到了叶星辰琥珀色的眸子,也湿漉漉的,受了点儿委屈的样子。那唇瓣一张一合,叶星辰说:

“你怎么放开我了?”

一双手环上严折雪的脖颈,是叶星辰。他紧贴着严折雪,踮起脚,将严折雪渴望着的身子送进他的怀中,将他渴望着的唇印在他的唇上。

严折雪心中一颤,他忽然害怕叶星辰垫着脚坚持不到这一吻结束,于是他又伸手揽住叶星辰,还向上提了提。

唇与唇相接,舌尖相互勾缠吮吸,交换这彼此的津液,耳边是浓重的喘息,还有严折雪的手游走于叶星辰的腰臀时,叶星辰若有若无的,委屈中掺杂着媚意轻哼。

严折雪微微俯着身,去追逐叶星辰的唇舌,吞咽着叶星辰唇边溢出的喘息,那双本是握剑的手,揉捏着叶星辰的腰臀。

那处的布料已被揉皱了。严折雪一手仍在那片柔软处流连,另一手摸上了叶星辰镶金嵌玉的腰带。暗扣在腰侧,解开来,交搭的衣领就会全部展开,露出叶星辰白玉一般的身子。

叶星辰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严折雪身上,使得严折雪不得不向后推了几步。腿撞到凳子,严折雪错开一步,继续倒退,却没了退路。

身后是床。

这里是叶星辰的房间,那是叶星辰睡过的床,床榻还没收拾,似乎上面还残留着叶星辰刚起身时的温度。

于是严折雪放心地仰倒在床上,连同怀抱中的叶星辰。

叶星辰跨坐在严折雪腰间,唇齿分离时,叶星辰眼中是意乱情迷的潋滟水光。他收回搂着严折雪的手,搭在自己腰上。

扣子解开了,敞开的衣襟将严折雪笼进了一方狭窄昏暗的天地。

叶星辰沉下腰,去与严折雪身下的火热厮磨。

严折雪突然将叶星辰掀翻压在身下,将他的惊喘堵回喉咙。这一吻再结束时,叶星辰几乎是迷醉的,他小声的呢喃,尾音带着颤:

“折雪......折雪.......”

是欲拒还迎,是渴求,是勾引,是邀请。

严折雪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他深吸一口气,扯着叶星辰的衣襟狠狠合上,他几乎是咬着牙说:

“不行,中午还有名剑大会。”

如果我站双医你还爱我吗

关于scp-686的实验报告

scp基金会,是一个联合组织,收容、保护、控制世界各地的异常物品。基金会会对各种异常物品进行人体实验,每种物品都有实验报告。这里的人体实验需要的人就是d级人员,来自世界各地的死刑犯或无期徒刑的犯人。

警告:这一篇比较放飞自我,因为设定关系所以完全ooc,非常雷!!!之后可能涉及未_成_年s_e_x,接受不了的请不要点开!!!因为只是想写肉,所以scp的大背景也有点bug,别在意。

爱发电↓

https://afdian.net/p/3d472d88177711eabede52540025c377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82147...

scp基金会,是一个联合组织,收容、保护、控制世界各地的异常物品。基金会会对各种异常物品进行人体实验,每种物品都有实验报告。这里的人体实验需要的人就是d级人员,来自世界各地的死刑犯或无期徒刑的犯人。

警告:这一篇比较放飞自我,因为设定关系所以完全ooc,非常雷!!!之后可能涉及未_成_年s_e_x,接受不了的请不要点开!!!因为只是想写肉,所以scp的大背景也有点bug,别在意。

爱发电↓

https://afdian.net/p/3d472d88177711eabede52540025c377

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682147

应该会显示不出来的图片↓

http://imglf4.nosdn.127.net/img/Sk1WWFZKd01IRDNFcVJWak5ZdVlzSnZoYTFhMGFqYlJyRmdTY1U4ZU1BVlJNdXNvSUVya1l3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ity=96&stripmeta=0&type=jpg%7Cwatermark&type=2

大黄叽情缘

【双藏】我暗恋我师兄怎么办?(21~30)

◎第一人称
◎段子风(就是很短小)
◎日常向

 21.

我和刀娘说的想泡我的师兄聊到了凌晨一点半。

我不仅知道了云飞玉皇在四尺之内释放伤害翻倍翻两倍;

我还克服了竞技场里心中紧张激动啸日点两下的心理障碍。

甚至聊到了如何科学养🐴。

 

22.

师兄:很晚了,睡吧,等我有空再帮你打。

我满脑子的四尺两倍,有点儿睡不着了。

 

23.

第二天我忍不住和刀娘嘤嘤嘤。

刀娘一直在笑,YY里回荡着鹅叫。

刀娘:哈哈哈哈他真的和你聊了一晚上技能详解?

我:.......对

刀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别笑了QAQ...

◎第一人称
◎段子风(就是很短小)
◎日常向

 21.

我和刀娘说的想泡我的师兄聊到了凌晨一点半。

我不仅知道了云飞玉皇在四尺之内释放伤害翻倍翻两倍;

我还克服了竞技场里心中紧张激动啸日点两下的心理障碍。

甚至聊到了如何科学养🐴。

 

22.

师兄:很晚了,睡吧,等我有空再帮你打。

我满脑子的四尺两倍,有点儿睡不着了。

 

23.

第二天我忍不住和刀娘嘤嘤嘤。

刀娘一直在笑,YY里回荡着鹅叫。

刀娘:哈哈哈哈他真的和你聊了一晚上技能详解?

我:.......对

刀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别笑了QAQ

刀娘平复了一下心情:可我还是觉得他想泡你

我:?我真的很像奥利奥吗?他只是想打竞技场顺便好心改造一下我这个小废物......

刀娘:你的意思是他想玩养成?

我:养你个貂貂!

 

24.

晚上说好一起摸宠。

刀娘:哈哈哈哈哈我男神开战场了我走了!

军太:我情缘说要刷币.....

花萝大哥:我亲友要下个本,缺人,刚刚喊我来着,我去啦。

妖二少:啊啊啊啊我心选喵哥问我吃不吃鸡!

妖二少看了看只剩下我们两人的队伍,不太好意思地问我:师弟崽你要一起来吗?

我:好啊。

妖二少让我一会儿组她,当我点击组队的时候,系统提示我:队伍已满。

我:........啊嘤嘤嘤

我很生气,我要去好友频道骂这群鸽子。

[西湖胖鸡]说:你们都演我!你们这群大骗子!你们都不带我玩!

叮咚一声密聊。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在吗?要不要去吃鸡?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是这样的,我师兄的情缘想要吃鸡套,他雇了一个带躺鸡的明教,刚好还剩一个位置。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真的是恰好缺一个人。

你悄悄地对[平湖秋月]说:我来啦!

 

25.

我落地扬州战场区门口。

一代金粉娃娃菜秀姐依偎着六红黑盒子军爷,二人双双慈祥地注视着我。

喵姐:哎呀小黄鸡,你终于来啦,我去排了哦!

师兄:先等一下,让他把奇穴改了。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照着我的改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这是YY,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是说,你和他们可能都不认识,觉得聊天比较尴尬的话,我们可以去下面的小房间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小房间的话,就只有我们两个

你悄悄地对[平湖秋月]说:不用,师兄你放心,我贼能哔哔!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好吧

 

26.

我上了YY。

师兄:你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师兄讲话。

本以为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低音炮,结果却是一把温柔的嗓子,轻轻地,轻轻地说,你来了。

我愣了愣。

师兄:你开麦了吗?

我:啊,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27.

为了打消师兄的顾虑,证明我的哔哔能力,我开始和大家讲话。

我:老板!老板娘!我会好好表现的!

军爷:你在叫我吗?

秀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喵姐:我才是带躺鸡的喵?

师兄:......排吧

 

28.

一路上我真的在好好表现。

我:老板!马草要不要!老板娘!大药给你!喵姐!伪装!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你有没有什么要给我的?

你悄悄地对[平湖秋月]说:我武器是三阶的,要不我分一把轻剑给你?

[平湖秋月]悄悄地对你说:.......算了

 

29.

害,师兄他怎么就不懂呢。

躺鸡嘛,喵姐必须要苟得住;老板老板娘呢,当然要相亲相爱彼此扶持着在刀光剑影里努力活着增进感情......

至于我们,躺就好了嘛。

 

30.

这一把我看到一个熟悉的ID。

放我鸽子的妖二少。

她仿佛一个没有心的毒妇,对放我鸽子这件事情毫无愧疚,甚至按着落单的我说:

师弟崽,你拆个轻剑给我呗。

unno

半藏

半藏。半龙。r环。生zhi腔。警告。
又是草稿。
上一个都没过这次更不可能了。
直接
走这里

半藏。半龙。r环。生zhi腔。警告。
又是草稿。
上一个都没过这次更不可能了。
直接
走这里

如果我站双医你还爱我吗

铸光 (第五章)

警告⚠⚠⚠

莎缇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本章纯_肉,是莎缇雅x半藏,女a男b,接受不了请提前避雷,谢谢(想加个秩藏的标签,怕被打)

https://afdian.net/p/0af7138efff311e9b0ab52540025c377

警告⚠⚠⚠

莎缇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本章纯_肉,是莎缇雅x半藏,女a男b,接受不了请提前避雷,谢谢(想加个秩藏的标签,怕被打)

https://afdian.net/p/0af7138efff311e9b0ab52540025c377

如果我站双医你还爱我吗

铸光 (第四章)

警告⚠⚠⚠


莎缇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融魔兽背景,3p,半ABO,纯男性怀孕,第四爱(gb),强x,监禁,没有节操全员恶人,超级ooc。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https://afdian.net/p/9fbecbecfc9c11e9afcf52540025c377

这点肉渣都算不上的肉都不让放,下章只能ao3见了🙃









警告⚠⚠⚠


莎缇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融魔兽背景,3p,半ABO,纯男性怀孕,第四爱(gb),强x,监禁,没有节操全员恶人,超级ooc。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https://afdian.net/p/9fbecbecfc9c11e9afcf52540025c377

这点肉渣都算不上的肉都不让放,下章只能ao3见了🙃


如果我站双医你还爱我吗

铸光 (第三章)

    警告⚠⚠⚠

莎缇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融梗,3p,半ABO,纯男性怀孕,第四爱(gb),强奸,监禁,没有节操全员恶人,超级ooc。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半藏愣住了,源氏的怒气还未褪去,他还在喋喋不休:“我只是担心你有什么错,我甚至没能思考别的!你……”半藏没能听清他说了什么,低头看着手中受伤的手臂,身边的一切都已离他远去。

说,全都说出来,撕裂一切。这让半藏有了一种从高空坠落的诡异快感,蒙在眼前的纱被突然粗暴地扯碎,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心。

多年的伤口被揭开,血淋淋的,...

    警告⚠⚠⚠

莎缇娅(秩序之光)、源氏x半藏!

融梗,3p,半ABO,纯男性怀孕,第四爱(gb),强奸,监禁,没有节操全员恶人,超级ooc。

小学生文笔,看不下去请别骂。故事仅仅是故事,不代表作者观点。

    半藏愣住了,源氏的怒气还未褪去,他还在喋喋不休:“我只是担心你有什么错,我甚至没能思考别的!你……”半藏没能听清他说了什么,低头看着手中受伤的手臂,身边的一切都已离他远去。

说,全都说出来,撕裂一切。这让半藏有了一种从高空坠落的诡异快感,蒙在眼前的纱被突然粗暴地扯碎,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心。

多年的伤口被揭开,血淋淋的,像眼前这条受伤的手臂,绿色的邪能从伤口处溢出,有点诡异。但他只觉得心疼,另一只手覆上伤口,想要为他包扎。源氏一把抓住他的另一只手,强迫他看向自己:“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到了,但你要我说什么呢?”

半藏就那样看着他,似乎有话但不知如何表达。源氏看着那双他爱了半生的眼睛,月光一样的银白里透出点茫然。半藏很少会有这样的眼神,他眼中更多的是坚毅。源氏仿佛受到这半点脆弱的蛊惑,低头吻在了半藏的唇角。

半藏没有抗拒。源氏自然而然地加深这个吻,将舌尖探入对方唇中。恶魔猎手的听力异常敏感,他听见了心跳加速的声音,两个。

直到队员们的说话声从不远处传来,半藏才将他推开。他扭过头,不肯看向源氏,迅速地低声说道:“我不想对不起莎缇雅,我爱她。”

对于这样地反应,源氏非常满意,不枉他耗费心机找机会表白。他说爱莎缇雅,可没拒绝那个吻,简直就是变相的接受。至于半藏所不能抛弃的忠贞?他嗤笑出声,吸入身边散落的灵魂碎片①——那种东西会比这伤口消散得还要快。

接下来的旅程就很顺利了,没再发生什么奇怪的突发事件。但半藏开始躲着源氏了,后面这一段路他有点不安,心事重重的。源氏看起来有点难过,他会用悲伤的眼神偷偷盯着半藏,在被发现时迅速移开视线。这更加深了半藏的内疚,但他想道歉却不知道说给谁。至于为什么要道歉,他不敢细想深层原因。

折磨人的十天巡逻终于结束了,他们可以回到泰达希尔,这让半藏长出一口气,只想拥抱自己的恋人。莎缇雅也很想他,甚至已经在鲁瑟兰等着他了。半藏跳下角鹰,扑向莎缇雅,与她交换一个甜蜜的吻,然后额头相碰触,体会灵魂交融的爱意。

莎缇雅的怀抱温暖柔软,像被德鲁伊圣殿祝福过,让半藏彻底放松下来,将十多天的疲惫和愧疚抛于脑后。源氏在后面默默看着这一切,脸上笑容不减,看起来正常无比。

莎缇雅抬头便看到源氏的笑,这笑容让她极其不适,但她没表现出什么,只是搂着半藏的腰,对源氏说:“巡逻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这几天辛苦你在外面照顾他了。”一副女主人的口吻。源氏盯了她一眼,笑容不减:“怎么会,在外面都是哥哥在照顾我。”

半藏倒是没听出来其中的暗潮汹涌,不过鉴于源氏之前的突然告白,他不敢多说话。三人之间还没来得及尴尬,队员们就到了,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像往常一样半开玩笑地对莎缇雅抱怨,希望她能报告给高层,分派更多人手。莎缇雅笑着应对他们,一群人一起说说笑笑回到达纳苏斯,没再提路上的事。

暂时应付过去了,半藏松了口气。分明是源氏先动手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虚得不行,所以加倍对莎缇雅示好。莎缇雅当然感觉到了他的异常,于是她在这几天暗中观察他和源氏的互动。但半藏刚刚结束巡逻,有休息时间,他几乎不怎么离开莎缇雅,源氏也表现的很正常,整个达纳苏斯都被他逛遍了。莎缇雅实在找不到什么证据,只能当做是半藏与她几天不见,格外粘人罢了毕竟以前也是有过这种状况的。

源氏极有耐心,他不去找半藏只是在等。等半藏即将平静,被莎缇雅填满心思的时候,他会出现在半藏眼前的。这时候再唤起他的回忆,反弹而来的情绪会更加激烈。对半藏若即若离,让他的心一直悬着,他会自己上钩的,源氏在外游历千年学到了很多东西。

他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完美的计划。但他低估了一点,那就是半藏对他的感情——他心动得越厉害,就对莎缇雅越是愧疚。他甚至感到窒息一般的痛苦,这痛苦驱使着他,让他不自觉地来到源氏门口,想和他做个了结。

源氏打开门的时候,半藏还在门口犹豫,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敲门。源氏没给他继续思考的时间,将他拖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将兄长压在墙上,一条手臂支在半藏耳边,把头搭在对方肩膀上,委屈地小声说:“我好想你。你回来以后都没再看我一眼。”

源氏走的时候,还有点没长开,彼时仍是青年的修长身形。现在他身高早已超过半藏,很多部位比长得比哥哥还要粗壮。这样高大的肉体压在身上,哪怕只是压在墙上,半藏也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一定是因为喘不过气所以心跳很快,一定是因为喘不过气所以脸红,一定是因为喘不过气所以手脚发软,推不开源氏。

他的手环过源氏的肋骨,拉了拉他后背的衣服:“你好重。”源氏无动于衷,还是死死压在他身上:“你都不想我。”委屈的语气仿佛半藏说一个不字他就能哭出来。半藏叹了口气,决定开门见山,“我不能这样……你不该喜欢我,我有莎缇雅。”

源氏无声地冷笑了一下,“莎缇雅莎缇雅,明明我才是你弟弟,是你的亲人!”他委屈地指控。半藏气笑了,“正是因为你是亲人,所以更不应该!你该去找个好女孩……或者好男孩……”

源氏抬起头,与他离得极近,只要稍微再往前一探就能亲到他,“别再管我喜欢谁了,那不是你甚至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现在我只想问问你,你有一点点喜欢我么?”他的手放在半藏胸口,按在心脏的位置,“不许说谎。”

半藏的呼吸很急促。

没有,没有。没有!

这不叫说谎,只是有点违心。

源氏知道,只要让他说出口,就一定是拒绝,所以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封住半藏颤抖的唇,用自己的嘴。

半藏象征性挣扎两下,没什么效果,只是让源氏更用力的搂住他而已,接着他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顶着自己小腹。源氏的吻不似莎缇雅那样温柔,他热烈得仿佛第二天就是时间尽头,今天便要和他融为一体。像他的为人。这种热烈感染着半藏,让他不自觉地专注其中,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脱个精光地被按在床上了。

①:恶魔猎手技能之一,杀死目标后有机率留下一块灵魂碎片,吸收可立刻回复自身生命值25%的血量。

簧色⬇️

https://afdian.net/p/d56fa27af73311e9874352540025c37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