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遥

13.1万浏览    140参与
只游自由泳的三四

要如何才能招到更多的人呢?

最近终于有时间去看了free,看完就想磕cp,无奈发现居然连群都没有,粮也都停在了2018年,有点诡异,然后本人创了一个群,要如何才能招到更多的人呢?

2L:要招什么人呢?

3L(楼主):是以七濑遥为中心的遥受纯食同好,无论是磕单对还是磕all遥都行,小姐妹们快来鸭~

4L:群名是?

5L(楼主):ALL遥王道

6L:有点土

7L(楼主):cp比较杂嘛

8L:人多吗?

9L(楼主):产粮的太太和磕粮的小可爱都在2018左右突然消失了!所以根本没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恨我入坑晚,吧也被毙了,后来找到的all七濑遥吧也很冷Orz,寄希望与后面入坑的小可爱能看到

10L:好像有点诡异...

最近终于有时间去看了free,看完就想磕cp,无奈发现居然连群都没有,粮也都停在了2018年,有点诡异,然后本人创了一个群,要如何才能招到更多的人呢?

2L:要招什么人呢?

3L(楼主):是以七濑遥为中心的遥受纯食同好,无论是磕单对还是磕all遥都行,小姐妹们快来鸭~

4L:群名是?

5L(楼主):ALL遥王道

6L:有点土

7L(楼主):cp比较杂嘛

8L:人多吗?

9L(楼主):产粮的太太和磕粮的小可爱都在2018左右突然消失了!所以根本没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恨我入坑晚,吧也被毙了,后来找到的all七濑遥吧也很冷Orz,寄希望与后面入坑的小可爱能看到

10L:好像有点诡异

11L:因为出了那件事吧

12L(楼主):嗯,但我不想选择忘记

13L(楼主):所以怎么招人呢?我听说以前人很多鸭,枯了

14L:没救了,割了吧

15L:楼上憋酱

16L(楼主):我头都秃了!入的坑一个比一个冷,我以为我磕all应该会有好多粮,我……

17L:同情

18L:群号是?

19L(楼主):xxxxxxxxxx

20L:说人话

21L(楼主):(见评论区)

22L(楼主):我已经做好十年都没有人进群的心理准备了

23L(楼主):世界债见

.

.

.

44L(楼主):所以是真的没办法招人吗?呜呜呜…

.

.

.

52L:都说没救了





实在是太想招人了,看完番连个讨论的人都没有,朋友们又都不看,吧也被毙了,剧场版也是,就很难受,什么话题啊后起的吧也没几个人关注,很窒息。
如果占tag了就提醒我,我去删除
来几个小姐妹吧,呜…
群里现在就我和小号,毕竟是刚创的,这个老福特号也是另创的新号,干干净净,从头开始

叶竹笙
同时被两个男人求婚怎么破

同时被两个男人求婚怎么破


同时被两个男人求婚怎么破


叶竹笙

同时被两个男人求婚怎么破

本文为真凛遥

渣作者第一次写肉,OOC致歉

https://m.weibo.cn/6879197588/4451891293853449

打不开的看评论,评论里的链接可以

标签搜all遥,我做成长图又发了一遍

本文为真凛遥

渣作者第一次写肉,OOC致歉

https://m.weibo.cn/6879197588/4451891293853449

打不开的看评论,评论里的链接可以

标签搜all遥,我做成长图又发了一遍

昀离离离*/ω\*)

水性动物【4】

ABO 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终于到了比赛这一天,真琴早早把遥叫了起来,吃完早餐后和其他的日本队的队员们一起前往游泳馆。凛和遥两个人虽然报的项目都是一样的,但是小组赛没有分在一起也避免了不必要的竞争。两个人在泳池旁边碰到互相鼓励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队伍边上了。毫无意外的两个人都顺利的通过了初赛,即将在半决赛遇上。...


ABO 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终于到了比赛这一天,真琴早早把遥叫了起来,吃完早餐后和其他的日本队的队员们一起前往游泳馆。凛和遥两个人虽然报的项目都是一样的,但是小组赛没有分在一起也避免了不必要的竞争。两个人在泳池旁边碰到互相鼓励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队伍边上了。毫无意外的两个人都顺利的通过了初赛,即将在半决赛遇上。

       晚上回到酒店,遥觉得头有点晕就拒绝了真琴和宗介一起去吃饭的邀请,独自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回想着来澳大利亚比赛前医生对自己说的话“你不能再这么依赖这个药了,再这样下去对你身体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你会经常性头晕并且身体对这个药也会逐渐产生抗药性,这个药就没用了。”虽然知道这个药的副作用,但是遥并无其他选择,如果让队友们知道自己是一个Omega,就算他们都游不过自己但是自己也只会被嘲笑并且大概率会被踢出队伍,毕竟历史上没有omega能够上体育场的例子。

       遥昏昏沉沉的睡着了,“遥,你怎么又不盖被子睡觉”真琴回到房间帮遥盖好被子后无奈的笑了笑“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第二天没有遥和凛的比赛,真琴准备让遥好好休息一下准备第三天的半决赛,便没有叫醒他自己去洗澡了。遥半夜醒过来,看见谁在旁边床的真琴,心里也是万分纠结,真琴对自己的好自己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一旦告诉他自己是omega,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遥不敢拿自己的未来去赌,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了,但最近身体真的越来越糟糕了。

       “早啊遥,宗介问我要不要出去逛逛,你们今天没有比赛但是凛还要队内训练,你呢?队内是没有强制训练,但我想着你比起去逛博物馆之类的可能还是对游泳池更感兴趣吧。”“啊是的,真琴你和宗介去逛逛吧,我等下准备去游泳池再自己训练一下,我感觉比赛有点失误了,有几个地方要再改一下。”“那你照顾好自己,我出去了。”说完真琴备好双肩包出门了,遥起床吃完早饭后,便往楼下游泳池走,因为大部分住在这个宾馆的都是这次比赛的选手教练,除了澳大利亚队有自己的训练场地,其他的国家的队员大部分都在酒店的游泳馆训练。好在酒店的游泳池足够大,热身完遥便下水了,游完两圈后遥在水池边上思考着如何再把速度提快一点。这时有一个人向遥挥了挥手,遥仔细看了一下,似乎是之前比赛碰到过的选手,遥想他点了点头,没想到对方十分热情的游过来“我们昨天比赛的时候 见过你还记得吗!”说着把手搭在遥的肩膀上,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遥想逃离这个地方“记得,你游得很好。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先上去了”回到房间的遥好不容易放松下来,刚刚那个Alpha离自己那么近,一下子感觉身体很不舒服便慌忙跑上楼了,遥觉得还是呆在房间里的浴缸比较安全。

       另一边,宗介和真琴一边逛街一边闲聊着,“宗介,我有一个事情想问你”“你说吧,怎么那么严肃”“你对遥是什么态度,从你们刚认识我就觉得你对他太关注了,虽然说是来看凛的比赛特意飞到澳大利亚,但是其实你是知道遥也要一起来吧。”“真琴,有些事情说破就不好了噢,既然大家都是一个想法,那就公平竞争吧,就算遥是Alpha我也确实欣赏和喜欢他,总好过你一直陪着他但是却不敢说喜欢他好吧”两个人最后不欢而散各自回到酒店,真琴思考着宗介的话,自己对遥的喜欢表现的这么明显吗,那遥会不会也知道呢。回到酒店看到浴缸里的遥,和小时候一样,真琴想着就算这辈子不能和遥在一起,那自己也一定要一直守护着他。



我完蛋了...在写什么啊qwq

人傻了 我要多写写..不然是真的不会写了

昀离离离*/ω\*)

水性动物【3】

  ABO,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两个人一起到楼下餐厅,宗介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旁边坐着一个大家都眼熟的红头发男子。“终于等到你们下来了,我刚刚还和宗介打赌你们还要多久下来呢,愿赌服输啊宗介。我刚刚从学校出来,接下来几天我也在这个宾馆住,遥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主要遥刚刚睡着了不忍心叫醒他”真琴开玩笑的说。
  遥坐在凛的旁边,仔细看着菜单。凛看着半年不见的遥,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也...

  ABO,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两个人一起到楼下餐厅,宗介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旁边坐着一个大家都眼熟的红头发男子。“终于等到你们下来了,我刚刚还和宗介打赌你们还要多久下来呢,愿赌服输啊宗介。我刚刚从学校出来,接下来几天我也在这个宾馆住,遥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主要遥刚刚睡着了不忍心叫醒他”真琴开玩笑的说。
  遥坐在凛的旁边,仔细看着菜单。凛看着半年不见的遥,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也不主动挑起话题。四个人聊着各自的大学生活,凛对于国内的大学生活也充满了向往。不知不觉中就到了10点,四人约好第二天朋友一起吃早饭就回房间了。
  真琴和遥回到房间,真琴没有说起任何关于刚刚看到的药,准备自己暗地里调查一下,万一只是遥吃的别的药那可就尴尬了。两个人快速洗漱完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遥,对于后天的比赛你紧张吗……毕竟是第一次出国参加比赛。”真琴问道。“还行吧,压力总归是有点,毕竟这里有凛。”真琴知道虽然自己一直陪在遥的身边,但是凛对于遥还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也是自己潜在的对手,虽然也不确定凛到底是不是喜欢遥的,很多时候凛对于遥的态度都有些暧昧。
  第二天早上听到闹钟响了,真琴按掉闹钟看到睡在隔壁床的遥好似完全没有听到声音一样在深度睡眠中。真琴这次没舍得把遥叫起来,轻手轻脚的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准备等自己全部弄完再把遥叫起来,反正时间还早,今天也没什么安排就准备去比赛的地方适应一下泳池,虽然和日本国内的泳池没有区别,但是还是去看一看为好。真琴洗漱好后回到房间就看到遥双腿盘着坐在床上,刚刚睡醒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去揉揉他的脑袋。“遥,起床吧,洗漱好了我们就可以下楼吃早饭了。听说这家酒店的早饭很不错。”遥迷迷糊糊的往卫生间走,昨天晚上身体不太舒服,中间翻来翻去了好久才勉勉强强睡着了,这些从一开始就睡得很熟的真琴当然不知道。
  二人在电梯口碰到了凛,一起下楼的时候凛说到“遥,今天要不要去比赛的场馆看看,但今天好像不可以下水”“诶,今天不可以下水练习嘛……之前好像没有人和我们说过”真琴说完回头看了看遥“遥和凛,我们一起不过去看完就回酒店游,楼下还有一个室内游泳池人会比较少你们也可以好好游一游”遥点了点头,三人和宗介在餐厅回合后开始吃早饭。
  吃完早饭后,“我今天还有些别的事情,就不和你们一起去比赛的地方了,遥和凛加油啊,期待你们明天的表现。”宗介说完就走出了酒店的大门。剩下三个人也准备出门往比赛的地方走过去,这次比赛的城市不是凛留学的城市,因此他对这个城市也不是特别熟悉。三个人跟着导航走了10分钟就到了比赛的场馆,因为是国际比赛,场馆门口有许多志愿者,场馆比想象中的大许多,遥看到游泳池就想脱掉衣服跳进去,还好凛和真琴二人拦住了,不然明天的头条也可以想象了“日本大学游泳选手硬闯游泳池”。
  
  
  TBC

说倒霉就倒霉的祷梅

【all主角】强势推荐这些主角受~5

第五期了...最近大家应该都特别忙,就跟我第三次月考考完要抄试卷一样o(╥﹏╥)o

依旧是十个

这次更完可能还要久一些才继续更十个

不喜勿进谢谢Thanks♪(・ω・)ノ

 1 2 3 4 5 6 7 8 9 10(是每期的链接)

41.all玄硕


《看脸时代》的朴玄硕。这个看完了,之前看到很多小可爱说过这个,我当时也就去看了。本来我其实挺好奇烈硕是什么cp,是什么X玄硕,然后看了漫画的我表示一句话,爱他就是all他!胖玄硕和帅玄硕都超级好啊!本来题材的校园欺/凌过于无聊,但是后...

第五期了...最近大家应该都特别忙,就跟我第三次月考考完要抄试卷一样o(╥﹏╥)o

依旧是十个

这次更完可能还要久一些才继续更十个

不喜勿进谢谢Thanks♪(・ω・)ノ

 1 2 3 4 5 6 7 8 9 10(是每期的链接)

41.all玄硕


《看脸时代》的朴玄硕。这个看完了,之前看到很多小可爱说过这个,我当时也就去看了。本来我其实挺好奇烈硕是什么cp,是什么X玄硕,然后看了漫画的我表示一句话,爱他就是all他!胖玄硕和帅玄硕都超级好啊!本来题材的校园欺/凌过于无聊,但是后面的内容炒鸡好看啊!在烈的反应也太可爱了吧!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有在烈和玄硕的cp火了,为什么镇成和玄硕的没火呢!这对也很好啊!越想越多我就越来越想all他了...嘿嘿,all玄硕好像基本上没有太太写文,有梗但是好像没有文...能请看到的太太写文吗!?(真挚的眼神ing)


42.all敦


《文豪野犬》的中岛敦。小老虎很(*╹▽╹*)可爱,其实我就看了第一季,反正等假期我可以补补,但是小老虎依旧很可爱!想想这个题材我就很幸福,敦可以变成老虎...艹兽犯法吗?(我污得一批了)真的想知道有没有这种在敦兽状态时干他的攻,如果有的话麻烦了!恩,另外再说一句,文豪野犬里的人物长得都特别好看,有颜控也可以多去看看~cp名在贴吧是all中岛,老福特上就是all敦,提醒下大家


43.all澜


《镇魂》的赵云澜。镇魂的内容我是从别的地方被别人安利,看了第一集就忍不住站了cp,而且感觉剧情特别好,带有点玄幻的感觉。悄咪咪说一句这是我吃的第一个长着小胡子的受,在那之前我还没有看过大叔受的文,但是我忍不住!这个赵云澜明明比我大,我却觉得他比小孩子还可爱!肿么办?!莫得办法!我澜即可!all澜更美味!


44.all泽


《钻石王牌》的泽村荣纯。这个钻石王牌也可以叫做钻a,之前听说钻石王牌是一个很乱的贵圈,可是为什么我一去看我就觉得是团宠泽呢?特别是春市,我老看好这小子了!找机会和泽村多搞一下啊!最喜欢all泽中就是这个cp了。其实我看了all泽后挺平息的,这叫做贵圈?那我感觉排球少年更像贵圈,上回不小心看了看排球少年的cp吓我一跳,懵死了。


45.all空


《西游记》的孙悟空。我是魔鬼不要叫我秀儿!孙悟空受的地方太多了,大家想看可以去找动漫、电影、小说还有漫画!这个cp的来源地太多了!西游记的真人版感觉大家都应该看过吧?难道不好奇为什么妖怪们为什么总不直接吃了唐僧吗?不觉得有猫腻吗?大家想想,这个悟空受起来多可爱啊!同人也,韩剧好像还有一个叫花游记的,我姐姐看过和我说过特别好看,我也想说一句:站all空你绝不亏!!!


46.all遥


《free!男子游泳部》的七濑遥。这是我上周瞎看了的,感觉遥和好多人都有一腿是什么回事???反正遥也够(*╹▽╹*)可爱!管他那么多!all遥就对了!恩,我比较站郁遥~副是all遥,不太喜欢凛,第二季看到的时候我是跳着看的,不过真遥怎么和瑞金还有胜出一样是幼驯染啊???难道都是明明近水楼台先得月,为什么!他们战不过天降啊!明明真都表白了...ε=(´ο`*)))唉可惜了,不过真为了遥而游泳真的老开心了!


47.all凑


《弦音》的鸣宫凑。真的..我看了好多运动番...验证了运动番就是基番!这部的主角也很可爱的,也有幼驯染,但是为什么还是战不过天降?!静弥和free里的真一样都是为了主角加入运动的,为什么他们就得不到主角呢???我真的老一脸懵逼,明明都可以表白,做什么骑士啊???给我去做凑的老公可以不?!唉,这部番最喜欢静凑,副all凑,其实我挺喜欢一对嘲讽的双胞胎,但是感觉双胞胎和凑没太多关系就放弃了...不过,这个番和free一样好看!


48.all飞


《超兽武装》的火麟飞。这部可谓是我童年最喜欢的(*^▽^*),现可能比较感觉怪怪的,但是还是不错的。最喜欢火麟飞带着胖墩到处找队友的那些集数,真的炒鸡喜欢看,看着他们越靠越近,我TM就是按头小组的队长!里面的人物挺好看,女性人物感觉有点少(我认为),不过女攻也好啊!all飞真的好喜欢!


49.all蓝


《小绿和小蓝》的小蓝。这部漫很好看!虽然绿蓝是官配但是我还是喜欢all蓝!灰羽X蓝也很好吃啊,魔王篇就因为这对cp我刷了很多次!小蓝在各片中也很好的,很受的。女化版也是小蓝受,小绿完完全全一女王攻的视觉感,真的是耽美百合正常都可以照吃不误的动漫啊!漫画我没有看,所以在漫画里出现的人物我可能不知道。


50.all开


《开心宝贝》的开心超人。真心毁童年的主角受,虽然有很多人吃伽小,但是我还是拦着all开的门不关,真的喜欢。记得小学五年级的寒假还是暑假我全在看开心宝贝,开心超人什么都有。其实第一看中是小心攻的,但是还是想让伽罗助攻,果然伽罗每次夺兄弟(小心)妻时我就兴奋!all开cp可能真的很冷,但是坚持就是胜利!


嘻嘻,这次十个结束啦~下一篇可能要更久了,毕竟要期末了,大家都加油!

恩,本来这个昨天就可以发了,但是昨天有十几张试卷所以没时间写完剩下,有谁和我一样吗?!每次老师都给五六张试卷,现在十几张我都觉得习惯了o(╥﹏╥)o

emm有小可爱提示我火麟飞总受不是all飞,所以我就改了一下,希望不会让人难为

BoJi

很好奇 b站上站all遥的那么多 lof粮为什么那么少呜呜呜呜哭了

很好奇 b站上站all遥的那么多 lof粮为什么那么少呜呜呜呜哭了

尼糯米呀卡资那里

图转自推特@retwoko,不妥删

图转自推特@retwoko,不妥删

昀离离离*/ω\*)

水性动物【2】

ABO,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总算想起来这个挖的坑了嘻嘻

这么久没写东西已经从小学文笔降为幼稚园文笔了

强烈希望大家和我多聊聊QAQ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5555

Chapter2

刚到室外泳池,已经有零零散散的人在里面了。遥看到一个背影十分熟悉的人,同时那个人转过了身“遥和真琴,这么巧的吗。”宗介从水中站了起来看向泳池边的二人。虽然都在东京,但是游泳队繁忙的训练让三人已经许久不见。上一次见面还是送凛去飞机场的那天。下水...

ABO,all遥

设定:真琴陪遥去参加世界大学生比赛,遥代表日本队出赛,凛则代表澳大利亚的大学出战,宗介从日本去澳大利亚看比赛。三个人一直以为遥也是A所以即使喜欢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OOC算我的

总算想起来这个挖的坑了嘻嘻

这么久没写东西已经从小学文笔降为幼稚园文笔了

强烈希望大家和我多聊聊QAQ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5555

Chapter2

刚到室外泳池,已经有零零散散的人在里面了。遥看到一个背影十分熟悉的人,同时那个人转过了身“遥和真琴,这么巧的吗。”宗介从水中站了起来看向泳池边的二人。虽然都在东京,但是游泳队繁忙的训练让三人已经许久不见。上一次见面还是送凛去飞机场的那天。下水后,宗介勾着遥的脖子说,“快让我看看现在日本队的水平是什么样的,我们比一场吧”“…..”遥看了看真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遥,和他比一场吧。宗介现在的伤已经稳定了,没什么事的”遥默默地点了点头。带好泳镜两个人从同一个地方开始,遥让宗介选择游泳的姿势,出人意料的宗介没有选择自己最擅长的蝶泳,而是选择了遥擅长的自由泳。

比赛结束后,三个人坐在泳池边聊着天。“宗介,你怎么来也不说一声”真琴说道。“就想着来看看凛最近有没有比赛,也看看你们有没有退步”“那你呆到什么时候”遥问道。“大概自由泳结束后吧,毕竟遥和凛的比赛我是绝对不能错过的。”“那我们上去吧,晚上外面气温低,遥别着凉了”真琴对凛和宗介对遥的情感心知肚明,但他也是绝不会将遥让给任何人。虽然社会上两个A的情侣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自己会排除所有阻碍走完99步,只需要等到遥愿意踏出那一步。三个人相约上楼洗好澡后一起去楼下餐厅吃晚饭。

真琴拉着不愿离开泳池的遥回到了放假。“遥,你先去洗澡,身上都是水别等会吹空调吹的生病了。”真琴把房间里温度调高了两度,看着遥进了卫生间开始理箱子。“遥,我帮你把箱子理一下”“嗯…”听到遥进了浴缸后,真琴把两人的箱子打开准备开始整理行李。在夹层种发现了一板药,真琴想着好像最近没听说遥身体不舒服,把药拿出来一看,发现与自己家中妹妹每月吃的那些药有点类似,“但是遥不是A吗,难道…”一种想法在真琴的脑海中浮现出来。这时真琴听到冲澡的声音,匆匆忙忙把药塞回原来的地方准备继续理行李。遥出来就看到真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好像要望穿自己窥探自己的一些秘密,但是转瞬就恢复到了以前的真琴。“遥,这么快就出来了啊,我还以为要我进去把你拖出来你才会出来的呢,那我先进去洗了。”遥点了点头坐在床上擦着自己的头发,刚刚在浴缸里泡的好好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浑身一冷感觉很不舒服就出来了。

看摊在地上的箱子,遥也懒得继续理,准备等真琴洗完澡出来再继续理。靠在枕头上,因为时差的原因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真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遥躺在床上毫无防备的睡着了。自从刚刚那个想法在脑海里产生后,真琴感觉自己对遥的感情快抑制不住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身边的人是Alpha所以不敢公开追求,害怕会把对方越推越远。真琴心想着比赛这段时间一定要把握好,乘着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追到遥。真琴柔声的说“遥,起床了。准备下楼吃饭了。以后一定要头发干了才能睡觉哦,不然会感冒的。”说完后拿毛巾帮遥擦了起来。

TBC

下次一定让凛出来!!!!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我的幼稚园文笔真的没话说qwq

Saliu_

【真遥】辗转难安(下)

 辗转难安(上)http://bdazysr.lofter.com/post/1cfb1f9c_12a094dd0


不太擅长写长文,所以上下加起来可能也没有别人的短篇长。

随缘开坑,随缘填坑,内容短小。

感谢各位的包容了


绽放的烟花,未说出口的话。

从最开始,我就想陪在你身边。

3】

真琴有几次在不知觉中堕入了梦境,所做之梦无非是那一晚的无限重复,每次都刚好在烟花黯淡、遥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刻惊醒。

他是为我不声不响就安排好了未来生气吗?

要是能在那时留住他就好了,或是,早一点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好了。

心脏扭成一团,好像被命运紧紧捏住,无法挣扎无法反抗。

那...

 辗转难安(上)http://bdazysr.lofter.com/post/1cfb1f9c_12a094dd0


不太擅长写长文,所以上下加起来可能也没有别人的短篇长。

随缘开坑,随缘填坑,内容短小。

感谢各位的包容了


绽放的烟花,未说出口的话。

从最开始,我就想陪在你身边。

3】

真琴有几次在不知觉中堕入了梦境,所做之梦无非是那一晚的无限重复,每次都刚好在烟花黯淡、遥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刻惊醒。

他是为我不声不响就安排好了未来生气吗?

要是能在那时留住他就好了,或是,早一点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好了。

心脏扭成一团,好像被命运紧紧捏住,无法挣扎无法反抗。

那晚凛的话还回响在耳边:

“我还担心你会不会一心想着遥,忘记考虑自己的未来了呢。”

“真琴,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

可惜不会再有机会了吧

从此以后,我只能在观众席上看你们的对决了。

看着你们一起站上世界的舞台,游向自由的天空。

我为了与你一起游泳,坚持了这么久,如今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不然,我也望不到我的未来啊。

有一行泪从眼角缓缓滑过。

我怎么能哭呢。

今晚你睡的好吗。

 

5】

遥和凛回国的那天,真琴一直在心里默默练习要对遥说的话。

这次能和好吗?会不会见面很尴尬?

真琴在机场厕所的镜子前练习了许多遍,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然一些。

这几日没有睡好,自己看起来好像憔悴了些,眼睛下挂着的黑眼圈肆无忌惮地宣告着失眠的事实。真琴丢掉了手里蓝山咖啡的罐子,用力地笑了笑。

不知从哪天起,真琴能够在茫茫人海中立马找出遥。只需一眼,目光就能情不自禁地被遥吸引住,再也分不了神。

现在,他只等着那个身影的再次出现。

这一次,我一定会目不转睛,再也不让你离去。

视线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只见到了一个衣角,心里却有了尘埃落定的感觉。

就是他了。

整理好表情,撑起了一张生气勃勃的笑脸,用最阳光的声音向那并肩而行的两人喊去。

最先对上凛的目光,他欣慰的笑了一下,领着遥向真琴走来。

而那个冷面美少年总是躲闪着真琴的目光,不敢给出回应。

“遥,欢迎回来。”

遥的目光一颤,缓缓看向了真琴

“我回来了。”

好像尘封多年的小屋突然被打开了门,尘埃顺着直射而入的阳光飞旋舞蹈。

好像春回大地,冰封了一个寒冬的河流出现了第一条裂缝。

大概这就是失而复得的感觉吧。

Saliu_
上面那张被我调过色了 都是第三...

上面那张被我调过色了

都是第三季里的截图

拼在一起 emmm


上面那张被我调过色了

都是第三季里的截图

拼在一起 emmm


Saliu_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Saliu_

再存一个梗
真琴在更衣室给遥按摩
【此处应有🔞
很想写
但是感觉自己太矜持了写不了啊啊啊啊啊

再存一个梗
真琴在更衣室给遥按摩
【此处应有🔞
很想写
但是感觉自己太矜持了写不了啊啊啊啊啊

Saliu_

【真遥】辗转难安(上)

0】

“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总是说不出口,我…”

“随便你!”

余音漂浮在空气里,旋即与绽放的烟花一起,渺无声息。

那位少年也随之一起,消失在了视线里。

1】

这是真琴失眠的第二夜,尽管能自己说服自己,可心里还是紧紧揪着放不开。只好任由自己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浓郁,再由清晨的阳光一冲而散。

毕竟这是平生第一次啊。

白天时,真琴站在遥的家门口,没有敲门,没有呼喊,也没有进门找寻。只是站在那里,出了会儿神。

说不出缘由,但他能感觉到,遥不在这里。

想必凛已经来过了,他一定可以帮助遥走出心结的吧。真琴心下这样想,嘴角微微上翘,只要早日变回原来的那个遥就好。

可是...

0】

“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总是说不出口,我…”

“随便你!”

余音漂浮在空气里,旋即与绽放的烟花一起,渺无声息。

那位少年也随之一起,消失在了视线里。

1】

这是真琴失眠的第二夜,尽管能自己说服自己,可心里还是紧紧揪着放不开。只好任由自己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浓郁,再由清晨的阳光一冲而散。

毕竟这是平生第一次啊。

白天时,真琴站在遥的家门口,没有敲门,没有呼喊,也没有进门找寻。只是站在那里,出了会儿神。

说不出缘由,但他能感觉到,遥不在这里。

想必凛已经来过了,他一定可以帮助遥走出心结的吧。真琴心下这样想,嘴角微微上翘,只要早日变回原来的那个遥就好。

可是,为什么带他走出这一步的人不是我呢。这个问题在他的心底徘徊过了许多次,喉咙口有一阵苦味,带着点麻,酸到了心里。他不是没有答案,只是没有一个能够化开那股酸楚感的答案罢了。

“哥哥!你去了好久!遥哥哥今天来我们家吃饭吗?”

“遥出远门啦,等他回来了,就会来的。”

“真的吗真的吗?遥哥哥已经好久没有上我们家啦!不过,哥哥你怎么没有陪遥哥哥一起出门呀?”

“哥哥不可能一直都陪在遥的身边呀。”

真琴整理好表情,慢慢地下了台阶,摸了摸弟弟的头,回到家用午餐。

主菜是青花鱼。

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哥哥在想什么事呀,怎么就吃了这一点。

“哥哥,没几天就是大赛了,哥哥要多吃一点才能游得快。”

弟弟妹妹唧唧喳喳地把真琴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只是有点累啦,谢谢你们。”

窗外的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仿佛知晓了这是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抓紧每分每秒证明存在过。

过了这个夏天,我还能继续陪伴在你身边吗?

2】

“我带遥去澳大利亚了。”

凛只发了这条消息,真琴却看了一遍又一遍。

在真琴的印象里,凛同遥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被遥的自由泳所吸引。但他不仅是遥的同伴,更是遥最重要的对手。如果说遥的泳姿里充满着对水的享受,凛则是写满了征服世界的欲望。

每每看见他们一起游泳,那是真琴最羡慕凛的时刻。

我全力以赴地游,是为了能追赶上你。我多想与你一同肩并肩游向终点啊。

凛是可以陪着遥一起向前的人,而自己,是追随在后,给遥支持与理解的人。

可是这次,自己再理解遥的心情,却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更别说,遥还对自己说出了那样的狠话,第一次和自己起了争执。哪怕遥并不想这样,可两人之间还是生了隔阂。

这种时候,只有凛可以。他和遥是相互追赶的对手。只有凛可以推动遥迈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让遥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拾起被埋藏的梦想。对于生活经历有限的遥而言,凛能让遥见识到未来的更多种可能。

真羡慕啊。

可是我一直都能陪伴在遥的身边,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只是这次以后,我还能继续陪伴吗。




望断
想看遥甜甜地笑( ̥́ ˍ ̀...

想看遥甜甜地笑( ̥́ ˍ ̀ू )

想看遥甜甜地笑( ̥́ ˍ ̀ू )

七月潮

【郁遥|凛遥】白月光(《锁中锁》后续)

#深夜爬了一栋郁遥楼忽然被戳中,激情短打,真的很短OTZ

#原作延伸,DF8话出来以前让我先疯一下

#和锁中锁差不多的配置,大量郁→遥+暗线里的凛遥,请务必和《锁中锁》配合阅读,此篇算是锁中锁的后续

OK?

GO↓


#


一直以来,桐岛郁弥爱着两个七濑遥。

一个是求而不得的真实存在,一个是亘古梦幻的渺远月光。


——《白月光》


#


他睁开眼,看见遥坐在他的床边。

遥侧对着他,并不言语,白皙柔软的晨曦轻柔洒落在他的颈侧,发间,耳廓,遥的侧脸近乎透明。

他只是这样定定地看着,直到遥转过头来,向他露出微笑,仅是略带笑意的弧度,却比什么都要纯洁美好。一只蓝色蝴蝶...

#深夜爬了一栋郁遥楼忽然被戳中,激情短打,真的很短OTZ

#原作延伸,DF8话出来以前让我先疯一下

#和锁中锁差不多的配置,大量郁→遥+暗线里的凛遥,请务必和《锁中锁》配合阅读,此篇算是锁中锁的后续

OK?

GO↓


#


一直以来,桐岛郁弥爱着两个七濑遥。

一个是求而不得的真实存在,一个是亘古梦幻的渺远月光。


——《白月光》


#


他睁开眼,看见遥坐在他的床边。

遥侧对着他,并不言语,白皙柔软的晨曦轻柔洒落在他的颈侧,发间,耳廓,遥的侧脸近乎透明。

他只是这样定定地看着,直到遥转过头来,向他露出微笑,仅是略带笑意的弧度,却比什么都要纯洁美好。一只蓝色蝴蝶,在遥的眼眸深处扑了一下翅膀,欲出而不得。

于是,第一千万次地,他挣扎着想要坐起,他做不到,他想要开口,他做不到,他想要与遥真正地四目相对,他做不到。

仅仅只有沉默,桐岛郁弥只能沉默地爱着。

仅仅只是注视着,看着遥的面影在逐渐明朗耀眼起来的晨光中愈加虚幻朦胧,幻在一片浓郁滴落的火红晨曦中,一闪就没有了。


他从很早以前起就已得知,永远也不会属于他的遥,爱着某个更遥远的人。

即使如此——


他在水中下沉,肺部传来尖锐的疼痛,状若实体的黑暗向他层层压来,唯有记忆彼方有着一丝清明。

遥曾向他游来,现实中的、真实的遥,曾向他伸出手来,曾与他小指相扣,曾有那么一秒,他以为自己得到了完整的遥。

他在病床上醒来,再次见到遥的幻影如泡沫般散去,他终于比什么都更清楚地意识到,遥的影像在这一刻已无可避免地分离了。

漆黑的现实沉沉下坠,透亮的理想柔柔上升。

他仅是凝望着那份高处的理想,纯白月光般剔透明秀,不染尘埃。


这样的影像,早已超脱了记忆,化作了意象。

即使如此——


“我早就不在意了。”

他从未想过会与遥在天桥重逢,但此时此刻,他唯有这一句话可以诉说。

某种真实在安然的虚幻中挣扎着浮现出来,过于突兀,只让他陷入形同梦幻的惶惑。眼前的七濑遥,就是他朝思暮想了五年的那个七濑遥吗?

但这种问题毫无意义。

如果他不是,谁又能是?

事到如今,他还能期望什么?

他不知道,幸好日和很快出现,可他在转身之时,仍情难自已地再看了那个人一眼。

那一瞬间,内心里传来某种事物崩裂倒塌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已经舍弃了一切,却仍旧久久记得那惊鸿一瞥里遥的模样。


静止了整整五年的凝固意象忽而松动,他嗅到了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他本不该奢求这个意象以外的更多东西。

即使如此——


“七濑他们好像来找郁弥了,我看郁弥训练很辛苦,就帮你拦下了。”

日和笑着向他说道,他太了解日和了,那话音里裹着的全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像是一碰就会碎掉。

何必呢?他想反问日和,却也只是淡淡地说,那挺好的。

但日和仍旧打量着他,日和总是以某种易碎的真情注视着他,正因如此,他会无奈地放任,顺势地习惯,却无法心动。

日和把心捧给他,他的心里却早就住了另一个人。

他以为那个人早就成为某种与理想等同的东西,一种无隐患的、被时光磨得温顺的爱,所以他可以说,我早就不在意了,我已经决心摒弃旧情,只身逐梦,我可以变得足够强大。

事实却是,他的成绩一天天下降,如果引用遥曾经的话来讲,水在拒绝着他,如果用他的话来讲,他在拒绝着他自己。

只因他在与遥重逢的那一刻,忽而再难忍受地想要触碰真实的遥。遥的影像重新鲜活起来,在单薄的意象中呼之欲出。


他分明已经同自己做了交易。让前尘往事尽随风,让遥成为心中的符号,封存起那些多余的感情,只为变得更强。

即使如此——


“美人鱼用自己的歌声换取了双腿,那是每走一步就痛如刀割的、人类的双腿。”

他再一次合上这本书。

他仰面躺在床上,抬起手来,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的掌心。这是一双修长的、成年人的手。

他不该看这种绘本,如果他仅仅只是在看绘本的话。他只是在找寻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在那个故事里,有人爱得比他更纯粹、炽烈、不计回报,更令人窒息的绝望。

他无法放下遥,即使放弃了歌声,他也不能拥有人类的双腿。并不是因为无法长出,而是可以心甘情愿地任其消失,美人鱼长出了双腿,却也甘愿为了爱情在晨曦中幻作大海的泡沫。

他告诉自己,一直以来,他都清楚这份爱的本质。他并非为了遥而心动,他只是在遥身上,看到了过于美好的理想投影。

毕竟,至始至终,这是一个属于人鱼的故事,属于人鱼的纯美之爱与牺牲的故事,人鱼幻作歌颂爱情的泡沫,在死去的瞬间升华为永恒的美好,而王子只是故事里被爱着的标签,微不足道的注脚。

他翻了个身,把脸重重地埋进枕头里,像是怕被自己的心绪烫伤一般。


他分明已经告诉自己,人鱼爱着爱上王子的那个瞬间,进而爱着自己的爱情本身。这份过于纯粹的美好,早已与被爱的个体毫无关联。


即使如此——


“我永远也无法变成像遥那样的人。”

他坐在滑梯顶上,眺望夜空,沉沉雾霭之中,有幻梦中的流星划过。

他深爱着那个夜晚的遥,深爱着从遥的身上投影而出的、某种纯白易逝的理想,那是他触而不及的光辉,无法成为的自我,那是莹白一阙月光,只能在心头遥遥远望,他见了一次,记了一生。

他曾对完整的遥心动,又在溺水的那一天把理想的投影从遥身上抽取出来,他以为他至少可以触及后者,却绝望地发现他两者都无法抵达。

遥是高处的理想、生而被爱的天才,他只是仰望高空的凡人、追逐背影的求爱者。而低下头来,他的路就在眼前,仿佛顺着滑梯就能滑向唾手可得的现实。

他右膝一松,却感到手臂上腾地多了一股拽力,他被日和拉着滑下,倾斜的视野中,一颗孤星在天空边缘闪烁了一下。

日和双手撑着滑梯边缘,把他仰面锁在滑梯上,他看着日和的眼睛,第一次注意到那其中近乎沸腾的情感。他不禁有些悲哀,又更感到物伤其类的可笑了:有朝一日,我是否也会像日和一样呢?

但日和偏生触到了他的雷区。


“你就应该忘了七濑才好!”

忘了遥?他忽而觉得无法可忍,他用力推开日和,从滑梯上起身,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张隐含着不安、焦急与担忧的脸,更觉悲哀与讽刺。

他于日和而言的两重意义都已崩塌,就如同他已经清晰地明白遥于他的两重意义都是触不到的虚幻一样。然而他对遥的感情,绝不会弱于日和对他的感情。

“这和日和你没有关系吧?!”

他再没有别的话可说了,他可以被爱情划得鲜血淋漓,可以在感情的漩涡里失掉自我,这是他自愿的,他心甘情愿把自己献祭给理想中的美好。他早已放弃现实中的爱,追逐唯有自己一人注视的理想。

如果他做不到,如果他无法超越现在的自己,只能说明他还不够强。


他爱得太辛苦了,也许只要放手回头,眼前就会展开一片全新的广阔蓝天。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他也仍会爱着。


“因为郁弥你并不是一个人。”

世界跌入永寂,声潮在遥隔过泳镜的蓝色眸子里起伏喧嚷,就连呼吸也可以忘记,他在看到相邻泳道的遥的瞬间,一度不知今夕何夕。

他深爱着的那个盛大美好的遥远梦境,忽而降临到眼前了,如打落池水的一轮雪白月光,只用那柔和光晕将他包容。

那一刻,遥的面目在迷蒙的虚影中清晰起来,如干透的水彩在画布上显出明丽轮廓,遥的影像终于不再与那些美好的概念相割离,因为遥是比起那些遥远理想更切近的美好真实,就在身旁,可以触碰。

一直以来,他爱着两个七濑遥。一个是被他当做心中象征着理想的符号的、与梦想归一的、静止不变的七濑遥,一个是现实中失约的、曾放弃游泳的、不断成长的七濑遥。

他无法得到现实的遥,所以他选择注视理想的遥。他对于前者的爱早已成为纯粹的对美的追求,却未曾想到对于后者的爱在与遥重逢后再度烧灼起来,他只是一直期望着,现实的七濑遥予他一分回应。

即使只有一场短短的比赛,也足够了。

就在此刻,仅此一次,他可以完整地爱着七濑遥,他理想中的遥与现实的遥再次重叠了,就如那个流星之夜、让他毫无犹豫地交付真心的七濑遥那般,笼罩着理想光晕的遥,以他独有的方式回应了桐岛郁弥,仅此片刻,他便可以为之倾尽一生。


“遥。”

比赛结束后,他在场馆外叫住了与他擦肩而过的七濑遥,遥闻言看向他,眼眸里落满了温柔无声的暖阳。

在他未曾知晓的时光里,遥早已改变了,被某个人、某些人、某些他未能参与也无法得知的事情所改变,但是,现在的他并非没有涉足的机会。

声息在喉口躁动,他张了张口,却只是淡淡地说:“啊,没事,我只是很少看见你这么步履匆匆的样子。”

“我去接机。”遥眨了眨眼。

“……谁?”他鬼使神差地发问了。

“你也许对他有印象?我记得你曾问过我。”遥顿了顿,略带犹疑地吐出那个名字,“凛,松冈凛。”

“……这样啊。”他喃喃,无数回忆的片段在眼前涌现,时至今日,这个名字只如蒙着雾气的记忆玻璃上凄厉尖细的一道水痕。

最终,他只是轻轻地笑了一下,“那你快去吧,遥很想见他,不是吗?”

“……”遥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在那清水般的眸光面前,他再次感到所有心绪都无处遁形。

“郁弥。”遥唤他,仍是那雨珠滴落般令他心颤的字音,他看向那眼眸深处,恍惚有一只蓝色的蝴蝶扑动双翅飞出,停落到他的额上。

遥的身后,是一片无穷无尽的湛蓝广空。


“我已经获得自由了。”

“我希望你也是。”


他久久地愣住,在内心的无尽潮声中,同遥挥手道别。

他曾受着遥的束缚,而遥受着另一个人的束缚。那是一次过于久远的、令人心痛的共情。

现在,遥已经重获自由。

那么,他的自由该是什么样的?


他抬眼,凝望着遥逐渐远去的背影。

并非没有渴慕、不能渴慕,并非无力传达、不能传达。

火红的夕光浸染着遥的背影,遥本是如水一般寂然无声的,如今的背影深处却有火盏点亮。

他只是希望着,遥可以拥抱属于遥的自由。遥是翱翔于空的飞鸟,为追逐高空的理想而生,绝不能为了他而停落回平庸的土地上。

遥与他是如此相似,都毅然追寻着心中的理想投影,遥与他却又截然不同,他无法拥有现实的遥,遥却将去往现实的松冈凛身边。也许,对于松冈凛而言,七濑遥亦是他心中的理想。


他长久地驻足原地,而后,迈开步子,一步步走向霜狼的队伍,日和的身影在视野彼方逐渐清晰。

某种意义上说,从那一刻起,他就不爱七濑遥了;从那一刻起,他将会一直爱下去。

月光在现实的浓云中隐没了形体,无月的夜晚,只有他心上一尺白月光,纯洁耀眼,遗世独立,亘古梦幻。

他只是爱着这轮独属于他的白月光,爱着月光深处、遥虚幻透明的面影,爱着无数个不连续的、唯有他可以捕捉的美好瞬间。

他爱着两个七濑遥,一个是遥远孤高、求而不得的真实影像,一个是象征纯美理想的渺远月光。他不曾信仰遥本身,他只是倾尽一生,去皈依月光照耀下的遥远理想。

他与现实中的遥挥手作别,与理想中的遥永恒相伴。


END


free talk:


我用文中的一句话来解释这篇文里郁遥相对应的定位:遥是高处的理想、生而被爱的天才,他只是仰望高空的凡人、追逐背影的求爱者。

在这篇文里,郁弥把自己对遥的爱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象征着高处的理想的遥,一个是现实的遥。在最开始时,郁弥爱的是完整的遥,但在溺水之后,他发现现实里的遥已经永恒地离他而去了,他对遥的爱才开始分离,他放弃了爱现实中的遥,转而去把遥变成心中象征美好理想的符号,就像是一种情感寄托,这样的话,他既可以追逐遥所象征着的理想,也可以在现实中做到无情。

但是,和遥的重逢打破了这一点。遥的影像重新鲜活起来,他才发现自己一直期待着现实的遥给予回应,但他本以为自己早已把遥当成理想的符号,就像是美人鱼的故事里王子只是一个被爱的标签而已,所以他动摇了。他的成绩开始下滑,这就意味着在理想的层面上他也失败了,他是触不到理想的凡人,无法获得回应的单恋者,遥对于他的两重意义都崩塌了,所以他才会陷入6话那种抑郁绝望的状态。

而在那场比赛上,现实的遥和理想的遥又再次重合,就相当于他的理想告诉他,你不是一个人,你可以追逐到你的理想,他现实中的意中人也以自己的方式回应了他,仅此一次的回应,对郁弥而言却比什么都重要。

郁弥在叫住遥的瞬间,确实有着向遥表明心意的冲动,但他也马上意识到了遥对凛的感情,遥爱着现实的凛,也爱着凛身上投影出的美好理想,但与他不同的是,遥可以和现实的凛相守,而他无法让遥为了他而回归现实中,因为对于遥而言,凛才是他的理想。

在那一刻,理想的遥与现实的遥再次分离了,并且永远也无法再次重合。郁弥放下了对于现实的遥的感情,却会不变地爱着理想的遥,准确地来说,是爱着遥所投影出的那份美好,一种“纯白易逝的理想,触而不及的光辉,无法成为的自我”,他爱着那些不连续的美好瞬间,并为此倾尽一生。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所爱着的那个遥是只有他能理解的遥,这份爱不需要回应,就像人无法掬住月光,但只要受着那份清辉的照耀,便可以感到永恒的安宁。标题所说的白月光,就是这一份感情的具象。

而我想在这篇文里描写的凛遥,是一种理想和现实相融合的感情,既可以看到对方身上投影出的美好理想,又可以与对方真实相伴,既是遥远的白月光,也是切近的朱砂痣。

OTZ解读完以后感觉郁弥的心路历程真是太纠结了


KLIN

          P1P2哈鲁说是为了郁弥的时候,真琴就不说话啦哈哈哈还偏过了头!!吃醋了吧嘿嘿嘿

          P3见证什么!!见证他们俩结婚吗!!那大天使就是牧师吧哈哈哈哈
       
          P4呀呀呀!!终于一起游泳啦!!这样郁...

          P1P2哈鲁说是为了郁弥的时候,真琴就不说话啦哈哈哈还偏过了头!!吃醋了吧嘿嘿嘿

          P3见证什么!!见证他们俩结婚吗!!那大天使就是牧师吧哈哈哈哈
       
          P4呀呀呀!!终于一起游泳啦!!这样郁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游泳啦!也不再是孤单一个人啦嘿嘿嘿!!!弥感动感动!!希望游完就可以和好吧嘿嘿嘿。

说起来我家凛凛到底什么时候才和哈鲁同框啊啊啊啊!!想看夫妻照啊(不对)应该是友谊的见证照片哈哈哈哈!!啊啊啊总之好期待他们三个人的修罗场啊啊啊!!!ヾ(❀╹◡╹)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