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遥

26.4万浏览    136参与
诺檩的檩读第三声

【all遥】关于我的舍友喝酒后都在占我便宜

*凛郁遥

*算是男子高中宿舍的番外吧

*呜呜呜看剧透看的我太激动了立刻开始敲键盘然后发现我根本写不好亲亲所以就有点简单的略过了qwq  以及ooc还是会有的

*flag完成度(1/2)


~~~~~~~~~~~~~~~


  七濑遥:如果可以,我当时就该把他们锁在宿舍里而不是去买什么破酒。



  体育祭以大家拿到了心仪的成绩而告终,为了庆祝,他们决定一起在空教室里摆个桌子开庆功宴。


  庆功宴上,谈笑间大家都喝了许多,桌上瘫了数个脸红红的醉鬼。...


*凛郁遥

*算是男子高中宿舍的番外吧

*呜呜呜看剧透看的我太激动了立刻开始敲键盘然后发现我根本写不好亲亲所以就有点简单的略过了qwq  以及ooc还是会有的

*flag完成度(1/2)



~~~~~~~~~~~~~~~


  七濑遥:如果可以,我当时就该把他们锁在宿舍里而不是去买什么破酒。





  体育祭以大家拿到了心仪的成绩而告终,为了庆祝,他们决定一起在空教室里摆个桌子开庆功宴。



  庆功宴上,谈笑间大家都喝了许多,桌上瘫了数个脸红红的醉鬼。



  毕竟都是初次体验酒精,酒量居然都是意料之外的差呢。

  遥是没想到郁弥居然会在喝酒后倾情告白,他揽着遥的肩膀,另一只手拿着酒杯,贴在遥耳边述说着他有多喜欢遥,而遥只是轻轻推开他,“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我说的都是真的!”郁弥睁的大大的眼睛里一片混沌,脸还红扑扑的,很难不怀疑他话语的真实性。察觉到遥没有回应他,于是将酒杯放下来,直接抱住了那人,把头抵在遥的肩头“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也许是遥的气味太过于安心,郁弥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直到遥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转头去看他才发现,那人已经闭上眼,轻轻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还说没有醉……”遥想把郁弥圈住他的手给扒拉下来,却发现他越弄郁弥就抱的越紧。尝试了了一会儿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就由着那人挂在自己身上。余光中发现还有个红色脑袋在动,他把求救的目光抛过去,“凛,你还好吗?”


  凛抬起头来,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差别,但他没有回话,而是用点头代替。



  遥没有在意这微小的不同点,他也点了点头,“啊,那你来帮帮我把郁弥弄下来,我们等会一起把他们送回去宿舍吧。”

  

  凛配合的起身,有些粗暴的把郁弥从遥身上拽下来,然后一手扶着一个,走出了教室的门。



  全程没说话。



  让还有行走能力但是意识朦胧的几个自己走路,而遥也学着凛的样子一手扶一个不省人事的往宿舍走去。期间那几个意识朦胧的还不分方向的乱走,遥还得把他们扯回来。深夜的校园只剩下几盏路灯还在辛勤的工作,而在这昏暗的路灯底下,遥此时的样子就很像是在中国僵尸题材的电影里常出现的赶尸。



  偏偏这几个僵尸还特别喜欢乱走,每次走的方向都出乎遥的意料。



  遥之前听过渚说在深夜的校园里走路真的很可怕,当时他想象了一下,其实还蛮赞同的。现在终于有机会能体验到了,可不可怕不知道,但是是真他妈累。



  怎么跟带小孩一样啊喂!



  凛在前面自顾自的走,就算动静那么大也根本没有回头看。遥不满的皱起眉头,凛真的是,既然没有醉那倒是来帮帮他嘛。如果他来,或许他都没有这般狼狈了。

  遥在心中悄悄的给凛记上一笔。



  等到终于把每个人送到相应的宿舍后,遥和凛终于回到了自己宿舍门前。“啊,我好像没带钥匙。凛你有带吗?”


  凛听到后呆愣了一下,而后才迟缓的点了点头,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单音节。


  遥在前面等了大半天都没有等到凛把钥匙递给他,有些疑惑的转过去身,“钥匙呢?”


  凛低头沉思了一下,“好像是……口袋里?”


  遥看他这副样子一阵无语,无奈的叹了口气,耐心的问道:“哪个口袋?”


  “……好像是胸口的。”


  遥又等了一会儿,都没看到凛伸手去掏钥匙。他又皱起了眉头,蓝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不耐的情绪。“我自己拿。”他伸手就去摸。先是摸了外侧,发现没有,又摸了摸内侧,也没有。


  “你是不是记错了?算了。”遥又去摸了摸大腿那的口袋,才摸到那个硬邦邦的东西。


  一阵叮叮当当后,门终于开了。遥进去后让凛把门带上,自己将外套脱下来放在凳子上,疲惫的伸了个懒腰。“我先去洗个澡。”他转身回头和凛说,发现凛还靠在门上,低垂着脑袋,不说话。看起来状态很不对劲。



  “凛……?”遥有些担心的喊道,他忍不住走过去,却发现手腕被一个力道强劲的抓住,然后带着他往前倒。


  他失去平衡,倒在凛的怀里。站稳后,疑惑加一点愤怒让他抬起头想问凛是怎么回事。“凛,你——”他刚开口,眼前那张脸却突然靠近,紧接着他的唇上就感受到了一片温软。

  “!!!???”遥想挣脱开,那人更加强硬的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腕,转身将他压在门上,攻势更加猛烈。


  酒气这才传到了遥的鼻子里。



  凛醉了。



  遥才反应过来。



  他回想了下他的一切反常,发现这一切是多么的有迹可循,但他就是没发现。


  平时那么多话的人怎么会一路上一个字都不说?平时一叫就应的人怎么会一直不理他?平时反应那么迅速的人怎么会变那么迟钝?



  原来凛醉了是这个样子啊。他在被压着后还分心想到。



  他感受到凛的攻势在靠到门上后愈发的猛烈,舌头焦急的与他的舌头缠///mian,本来压在手腕上的手逐渐往上与他十指相扣。

  



  一番激烈后,凛将头埋进遥的颈窝里,双手围着遥的腰身,将他死死抱在怀里。遥还有点没有回过神,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有点不知所措。


  他好像



  被占便宜了???



  还在艰难的接受现实的遥听感受到凛均匀的吐息后,一阵无语。


  你们他妈的怎么都喜欢占了便宜就在人家肩膀上睡觉啊!!!同情下被迫支撑你们重量的人好不好啊!!!!!


  他再次尝试了一下挣脱。


  我草怎么会那么紧那么重啊!!!!我。  不。  想。  好像罚站一样站。 一。  晚。  上。  啊———!!!!!!!



  遥心中的小人当场摔桌。



~~~~~~~~



  第二天。



  (断片的某两人)凛/郁弥:为什么哈鲁酱突然不理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QAQ




——————————

二次编辑:改了个题目



  

  

诺檩的檩读第三声

【all遥】真心话大冒险真的不能乱玩

好久不见!这里是诺檩!!


论我情敌被我喜欢的人表白了还发朋友圈炫耀这档事()


些许ooc


go!!

 ——————————————————


1.

  遥认命的闭着眼睛,在众人期待的目光和怂恿声中,手指随意的点了一个联系人。电话显示接通后,现场一片安静。对面的人连一句喂都还没说出来时,遥就直接了断的照着卡片上的字读出来: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2.


   kiss me please:...



好久不见!这里是诺檩!!


论我情敌被我喜欢的人表白了还发朋友圈炫耀这档事()



些许ooc


go!!

 ——————————————————





1.

  遥认命的闭着眼睛,在众人期待的目光和怂恿声中,手指随意的点了一个联系人。电话显示接通后,现场一片安静。对面的人连一句喂都还没说出来时,遥就直接了断的照着卡片上的字读出来: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2.



   kiss me please:


  心选和我表白了呜呜呜呜!


  回复:

  泳镜弹脑袋才不疼:祝99

  泳镜弹脑袋才不疼:等等,你的心选???

  泳镜弹脑袋才不疼:???我靠你心选不他妈也是我心选吗??????

  我是天才:?????我靠我心选和你表白了???

  是郁弥不是玉米:?????你说清楚??

  弟弟总是不听话:?

  还是想给幼驯染的名字前面加小:(^_^) ?

                                                      展开


  3.


  遥想安安稳稳的睡一觉隔天再去解释那通电话的事情。


  反正都是朋友,应该都会猜出那是真心话大冒险吧。


  他这么想着,便安心的将手机调成飞行模式,抱着艾尔伯特送的青花鱼抱枕倒头就睡。



  但他的朋友,还真猜不出。(其实猜到了也因为气到上头而忽略了)





4.


  凛刚刚才被通知飞机延误了所以现在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侯机处等着。他一边刷着手机,一边脑子里计划之后的行程。

   遥说这几天都会在家休息,所以得先去找遥,然后和遥一起去逛逛……不,可能遥比赛完太累不想去呢。那就直接呆在他家做饭一起吃个大餐……但他不饿怎么办?或者一起看电影?也不错,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他开始思考要看什么。鬼片?但遥看起来不像怕的人啊,也不可能会扑到我怀里;喜剧?真的可以把他逗笑吗;爱情片?我觉得可以。在气氛到的时候说不定可以趁机贴贴然后……


  凛越想越脸红,手不自觉的捂住了脸,偷偷笑着。“真想快点见到遥啊……”他喃喃到。这时,手机上正好刷新出一条新的朋友圈,凛仔细一看,喔,贵澄的啊,应该又是同好会合照之类的吧。


诶只有字?挺少见啊。


  他这么想着,然后看了下去。




  “……”


  “……?”


  “…………?????!”


  “哈????????!”



5.


  郁弥边擦着头发边听夏也说着接下来的安排。


  然后夏也从安排的内容突然讲到了等一下要去吃什么。


  郁弥微笑着和夏也推荐着自己吃过的好店,夏也听到有自己喜欢吃的并且那的酒好像还不错时,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行,那我找日和要个地址。”郁弥擦干手后拿起手机,给日和打了个电话。

  “喂日和,上次……”他还没有说完,那边的日和就急匆匆的打断了他。

  “先不说这个,你看贵澄朋友圈。”

  ?

  郁弥疑惑,“朋友圈有什么好看的。”

  “快看就是了。”

  夏也收拾好东西走了过来,凑上去和电话那头的日和打了个招呼后就靠在了郁弥旁边看郁弥的手机屏幕,“不是要地址吗,看朋友圈干嘛。”


  “是二十分钟前那个吗日和?”


  “对。”

   郁弥疑惑的看了下去,直到看到凛的评论。


  “什么东西啊……贵澄的心选等于凛的心选……?凛的心选的话,那不就是……”


  郁弥和夏也的瞳孔猛地一缩。


  “遥????????!!!!!”


  兄弟俩对视一眼,双双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同样的震惊和崩溃,


  郁/夏:“我靠,那不也是我心选吗!!!!!!!!!”



6.


  旭已经在去找遥的路上了。


  但真的是在路上。

  停在路上。


  他看着前面望不到头的车队,紧皱着眉头。他啧了一声,不耐的用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方向盘,浑身上下都好像散发着名为烦躁的黑气。


  “搞什么啊真的是,两个人都不接电话。”


  他又拿起手机向遥那打过去。意料之中的无人接听。


  “嘁。”


 坐在副驾驶上的是刚刚在路上偶遇的真琴,问了后发现双方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于是一拍即合,打算一起驱车赶往那边。


  “遥也没有回我信息呢,会不会是在泳池里呢?”真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未读说道,而旭则立刻否决了他,“不,这个点附近的游泳馆都还没开呢,肯定是在家里。”


  他突然又想到一种可能,咬牙切齿的说:“也有可能是在贵澄那里。”


  真琴放下手机,抓着衣服的手攥的更紧了一些,“啊,那这可不妙啊。”眼中的光隐没在暗处,平日里温柔的气质荡然无存,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杀气。


  “如果真是那样,那可能真的要实施一点强制性手段呢。”


  虽然旭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听到这话他还是忍不住偏头看了下此时在他眼里好像真的要去杀人真琴,并且轻轻感叹了一句:“真琴你现在好可怕哦。”


  看着转头过来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阴森笑容的真琴,他还是闭着眼明智的把头转了回去。

  

  

  

7.


  虽然贵澄已经想到了真心话大冒险的可能,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狂喜,并且立刻发了朋友圈。一方面是在庆祝,而另一方面也是在跟情敌们炫耀。至少他是第一个有这种经历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可以在那些人面前吹上好几年了,而且保证能让他们气的牙痒痒的程度。


  但是,果然还是很希望是真的啊。


  贵澄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依旧没有任何新消息的聊天窗口长叹了一口气,再一次拨打了遥的电话。


  “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在哔声后留言。”


  贵澄将手机的下部靠近了自己一点,放轻声音慢慢说:“遥,收到你的告白我很高兴,简直像做梦一样。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会好好记着的哦。”


  他顿了顿,再继续笑着说:“从初中我就喜欢上你了,一直到现在,一直不变。我不是和你一起游泳的队友,和你的接触比大家都少好多。你在初中的时候,看着你那么难过,我甚至不知道用什么身份去安慰你。就算是很喜欢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只敢打着朋友的名义去悄悄做一些逾矩的事情。毕业的时候也没敢去表白,我一度以为自己就要就此错过你了。但是幸好,幸好,我们再次相遇了。”


  “我喜欢你,遥。”


   贵澄看着所剩无几的时间,坐起身来,“时间快到了,我现在准备去找你哦!”


  等见面之后,再好好说吧。


  


8.



  ……

  地球爆炸了??


  遥眯着眼睛看着手机99+的未读信息,还有已经五分钟了还在不断弹出的未接来电,有些傻眼了。


  刚起床后因为宿醉而混沌的脑子让他不想去一条一条看完那些消息,更不想一个一个的回电话。于是他点开了新闻,随便扫了几眼想看看有没有地震。


  好的,没有,那就继续睡觉。


  他抱紧青花鱼抱枕,继续躺了回去。


  宿醉真的很难受,让他有些头晕眼花,四肢无力。本来想去水里呆着的,但是遥感觉他已经没有精力去等水放好了。


“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他呢喃着这句话,两眼一闭,便再次沉入了深深的梦境之中。




9.


  而此时,已经有几双脚站在了他的房门前。





       end




心选:代指喜欢的人


关于贵澄那段,可以配合合集之中的那篇贵遥文来看,会更好。(不止一对cp的所以也是all遥范畴啦)以及很抱歉一直没有给那篇贵遥文一个好的结局,一咕再咕的鸽子王就是我qwq先暂且把这一段当作结局来看吧,等事情差不多忙完了一定会给他们一个更好的下篇!


拉吉酸菜鱼

这婚都求了 不结婚很难收场🥺

这婚都求了 不结婚很难收场🥺

GY·慕言

预告

emmm就是说 就是看了那个片尾吧就想写个all遥➕all郁的大动作 大概的cp就是真遥 凛遥之类的 然后all郁呢就是贵郁旭郁日郁之类的 大概就是日常向 所以家人们能给点思路咩

emmm就是说 就是看了那个片尾吧就想写个all遥➕all郁的大动作 大概的cp就是真遥 凛遥之类的 然后all郁呢就是贵郁旭郁日郁之类的 大概就是日常向 所以家人们能给点思路咩

拉吉酸菜鱼
就是…这个角度…这个表情…好涩...

就是…这个角度…这个表情…好涩…好像强制爱哦……🥵🥵

就是…这个角度…这个表情…好涩…好像强制爱哦……🥵🥵

拉吉酸菜鱼
是真的我都说累了 太霸气了我滴...

是真的我都说累了 

太霸气了我滴凛!!!

是真的我都说累了 

太霸气了我滴凛!!!

小鹜鸦

求文

遥受伤或失忆的文

感谢!☆ミ(o*・ω・)ノ

遥受伤或失忆的文

感谢!☆ミ(o*・ω・)ノ

Incognito隐

【宗遥】没有任何东西生长

 私设两人同校,三年级和二年级

★不完全宗遥请小心,有无名人x遥

写完自我感觉挺不错的,如果没人看没人喜欢真的会让人寂寞得快要死掉啊。

summary;真琴突然离开后,七濑遥转校,放弃游泳进入美术部。山崎宗介察觉到他内心的异常。

——————————————


     但它们是咸的

      这样的浇灌

      不会使任何东西生长


01...


 私设两人同校,三年级和二年级

★不完全宗遥请小心,有无名人x遥

写完自我感觉挺不错的,如果没人看没人喜欢真的会让人寂寞得快要死掉啊。

summary;真琴突然离开后,七濑遥转校,放弃游泳进入美术部。山崎宗介察觉到他内心的异常。

——————————————




     但它们是咸的

      这样的浇灌

      不会使任何东西生长


01

       六点五十四分。还没过七点。

       良好的视力使山崎宗介不用费力就能辨认出两枚黑指针之间暧昧的锐角。

       大雨天,所有的光线都被抹擦成大片大片的铅灰色,唯有窗外的雨是茫茫的白。半小时前,三年级的教室几乎都人去灯灭了。山崎宗介于是换座位到窗边,照例留校自习。玻璃外连绵的雨幕,映得他桌上的书本也覆上一层薄如灵体的白光。

       山崎,你不会这个时候还要留下来自习吧?我敢说,这雨肯定会越下越大,你……

       打篮球的同桌总是这样自来熟,是个很受欢迎的阳光大男孩。

       但他想,有些角落并不必然需要阳光,让暗处回归暗处,保持距离不打扰,大概是个更合适的选择?就像袖手旁观一场残忍的自戕表演,观众都发了疯的欢呼叫好啊,谁管那个漂亮脸蛋的少年演员,即将被涌动的粘稠阴影整个吞食。

       这怎么会是更好的选择?

       他一步一步走进那间画室,因为他知道遥一定会在那里。

       昨天明明是一个美好得不能再美好的大晴天,可画室里偏偏拉上了所有窗帘,满墙的色彩都枯萎凋谢了。室内,黑色的身影安静得像是没有生命。宗介走到斜后方就停下脚步,不远也不近,恰好能看见一只右眼。

       他说,别等了,那个人离开学校回他的大学了,你知道的,七濑,他只是一名来实习的美术老师。

       少年面无表情地坐在空画架前,恍如一堆死雪。

       在东京。他看着那只右眼补充道。

       “如果要去东京,我陪你一起去。”

       他想等待一个时机,如果那只右眼闪过一隙的爱也好恨也好,他就把这句早在怀中捂热的话递给他,就像伸出肩膀,是为了泪水滚落。

        他这一次会哭吗?

        山崎宗介大概能猜到七濑遥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只是山崎宗介,那个在影院里隔着一道灰幕,模模糊糊地猜测七濑遥不可触痛的伤口,一个不完全有关、不完全无关的人员;身份暧昧得连自己都要发笑,更别说七濑遥还在刻意躲避与他见面,不择手段。

        即使这样,山崎宗介仍执意进入了七濑遥的生活,尽管这样生硬,这样让对方感到痛楚。他告诉自己,如果就这样不管,就再也望不见那双冰川般纯净的蓝眼睛。

        是的,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把词句压在舌下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好像就能安下心来。

        抬头的那一刹那,他却避无可避——那只蓝色的右眼里,正如冰面龟裂般,有什么事物小片小片地,进而大片大片无法挽回地,全部碎掉了。

        喀拉喀拉……山崎宗介仿佛突然跌进冷到极致的海水,四肢被冻住了,寒意像手穿过肋骨,攫住他的心脏;听不见自己的呼吸,眼前只有越来越遥远的,破碎不堪的海蓝色冰面。

        到底应该插手吗?那是他第二次对自己的选择产生犹疑。

        我没有带伞。宗介抬起头,朝那人微笑,礼貌恰如其分,足够让人觉察到疏离。挥了挥手中的课本向他示意,宗介说,我习惯留下来自习了。

        不过,自习的时长并不是任由学生的意愿,学校立下硬规定,最晚允许学生使用教室及活动室至下午七时。他很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留下——

       七点再过三十分钟,就是七濑遥离开画室的时间点。这破例的三十分钟,是遥光辉的美术成绩赋予他的特权。

        盯着秒针嗒嗒嗒嗒爬完最后一圈,雨果然还没有停。七点了,山崎宗介倒是松了口气般,动作利落,把摊开很久都没有翻动一页的课本迅速合上,起身挎上包,再望了一眼墙上的表盘,然后脚尖一转离开了座位。

        临到教室前门时,他步伐一迟。

        一把长柄雨伞很好地放在木质门与金属合页形成的凹槽里。

        门打开的角度实在微妙,坐在他靠窗的座位往那看,根本发现不了这把在他每日必经路上,藏匿得严丝合缝的雨伞。

        透明的伞布仔细折好,再用蓝色系带咔哒固定住,它的所有者把它打理得乖巧又平整。他下意识把它抓在手里,掌心反反复复摩挲着,从伞柄到伞尖,一点水迹都没有。

       山崎宗介拧紧了眉头。满走廊轰响的雨声冲激着他的耳膜,比不上这把透明的长柄雨伞更令人心悸。    

       怎么会没去画室?当这个可能性到来,山崎宗介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慌乱无措到这样的地步。他先是不能自制地,扭头就朝画室那栋楼的方向冲去,一路径直冲进雨里,顾不上打开握在手中的雨伞。

        瞬间,他的头皮,眉睫,肩颈,胸口,全身上下都湿透了。饱含的雨水,使奔跑中的躯壳不再迅捷如飞,而是有些沉重。雨中,朦胧的景物降低了向后滑离的速度,他感到自己的步伐渐渐变慢,雨水更多的砸向皮肤,和他的骨头。

       很奇怪,他此时不觉得冷,徒然伸出的那只右肩终于接到了从天穹表面滑落的泪水,但由于过量的苦涩,使它酝酿成了泪海。

       七濑遥!

       他在大雨中呼喊这个纠结在他生命里的名字,肺里倒灌进几口雨汽。

       你在哭吗?

       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冷静下来,就这么停在楼和楼中间的空地上,抬手斜斜抵住额头。

       宽大的掌挡住了一部分打在眼皮上的雨点,宗介眼珠向上转动,试图将教学楼天台栏杆处的每一寸都看清。仰角太大,雨水不断混进眼球表面,视线迷蒙一片。这种情况,恐怕把雨伞撑开也无济于事。

       至少让我猜对一次吧,七濑遥。

       天色是越发的暗了。他转头朝画室方向看去,没有一丝光透过密密匝匝的雨……

橘湘淮南

幼驯染果然坠吊

真遥yyds!!!

官逼同死✧*。٩(ˊᗜˋ*)و✧*。

幼驯染果然坠吊

真遥yyds!!!

官逼同死✧*。٩(ˊᗜˋ*)و✧*。

拉吉酸菜鱼
凛 你最美的景色就是哈鲁 你们...

凛 你最美的景色就是哈鲁

你们两个 原地结婚 说累了

凛 你最美的景色就是哈鲁

你们两个 原地结婚 说累了

阿苑

你们在干什么啊喂!!

这一刻,我站了all遥

指路:BV1vt41117qN

你们在干什么啊喂!!

这一刻,我站了all遥

指路:BV1vt41117qN

專業嗑糖

【all遙】溺

※xxj文筆

※歐歐西慎入

※一發完

※主含真遙,凜遙,郁遙


00 

在海底深處存在著兩個王國,海底東西邊各有一座城堡。 

東邊的海底王國岩鳶裡有一位人魚王子:遙。他是岩鳶王的獨子。 

西邊的則是鮫柄王國,同樣是一位人魚王子:凜。他是鮫柄王的長子。 

岩鳶國和鮫柄國最大的不同在於:岩鳶百姓追求安穩;鮫柄百姓驍勇善戰。

01 

雖然岩鳶和鮫柄是互相競爭的鄰國關係,但同時互相依賴生存。 

年紀相仿的真琴、凜和遙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 

真琴是岩鳶國重臣的長子,表面是遙的伴讀,其實是遙的小保母,因為他真的很愛擔心遙的一切。 ...

※xxj文筆

※歐歐西慎入

※一發完

※主含真遙,凜遙,郁遙




00 

在海底深處存在著兩個王國,海底東西邊各有一座城堡。 

東邊的海底王國岩鳶裡有一位人魚王子:遙。他是岩鳶王的獨子。 

西邊的則是鮫柄王國,同樣是一位人魚王子:凜。他是鮫柄王的長子。 

岩鳶國和鮫柄國最大的不同在於:岩鳶百姓追求安穩;鮫柄百姓驍勇善戰。


01 

雖然岩鳶和鮫柄是互相競爭的鄰國關係,但同時互相依賴生存。 

年紀相仿的真琴、凜和遙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 

真琴是岩鳶國重臣的長子,表面是遙的伴讀,其實是遙的小保母,因為他真的很愛擔心遙的一切。 

凜有時候會覺得真琴比岩鳶國國王都更操心遙。 

真琴卻笑笑,直言道:「小遙就是太隨便,甚麼都無所謂,不讓人看著可不行呢。」 

凜無法反駁,遙的性格自幼便是如此,甚麼都不執著。每天只要吃到好吃的、圍繞城堡游一圈就知足了。 

和遙一起游泳的確是十分快樂,但鮫柄的教育使他對強大有一定的追求,律己以嚴。以至於他會看不過眼遙空有一身天賦,老說遙不思進取。 

每當這個時候,遙倒是非常自我的別過頭:「反正過了二十歲就變回平凡魚。」 

遙一直記得奶奶說過,也很是認同的一番話,「十歲是神童,十五歲是天才,過了二十歲就是普通人。人魚自然同樣適用。」 

氣得凜伸長雙臂,在遙墨藍色的髮頂上一頓亂揉,直到把遙變成雞窩頭才心滿意足。


02 

其實人魚一族不像童話中的人魚,十五嵗才可以上岸看一眼,還得跟女巫用聲音換雙腿。 

早就在七歲那年,遙已經學會在人類社會生存的萬用技能:錢。 

有一天,他們仨偷偷上岸,溜進人類的市集,加入屬於人類的慶典。 

而他,遇上了一生命中注定的摯愛--青花魚。 

他從未想過,煎青花魚是如此好吃! 

於是:「付錢」、「付錢」、「付錢」。 

眼眸閃閃發光的遙吃遍全市集的青花魚,吃的滿嘴油光,肚圓滚滾。


03 

自那天之後,他幾乎一星期就會上岸一次。 

因為要避開絮叨著營養不良的真琴。他甚至找到一個只有他和青花魚才知道的秘密基地。 

就在八歲那年,嘴饞的遙慣常的帶著一群青花魚上岸。 

遙熟練的拿出煎鍋,起火倒油。 

青花魚的油脂香充斥在遙的鼻腔間,讓遙忍不住心跳加速,滿心期待。 

在城堡一邊,翻天覆地尋找遙的真琴把手放在嘴邊,作喇叭狀,焦急地向走廊大喊:「小遙!你在哪!又游去吃魚了嗎?」 

岸邊的遙打了個噴嚏、揉揉挺拔的鼻尖:「真琴…?」 

對,就是真琴,就是那個被你在上岸時順便拋諸腦後,選擇性遺忘在城堡的真琴。 

「嘛,反正我很快就吃完回去了。不會有事的。」遙如此自我安慰道。 

遙繼續沉醉在青花魚香味之中。


04 

突然,船的號角吹響,被嚇一跳的他終於意識到一艘大郵輪出現在眼前。 

而乘客正舉辦著生日派對,派對的主角是位俊秀的人類小王子。 

雖然人魚小王子有點疑惑為何會在深海中開派對,但他對人類提不起絲毫興趣。 

何況美食在誘惑著他,於是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在煎得金黃香脆的青花魚上。


05 

不久後,他眼角注意到那個人類小王子失足溺水。 

雖然遙不關心人類,但他的良心不允許他見死不救,他只好非常心不甘情不願的暫時放棄香噴噴的青花魚,跳下水救起溺水的小王子郁彌。 

他拉起郁彌的雙手,擺動起漂亮的魚尾,一直往上游。 

迷迷糊糊中,郁彌看見了小王子漂亮的臉龐,美妙的泳姿,和他的…人魚尾巴。 

郁彌看到的是──從未看到過的景色。 

「真漂亮呢…如果自己也是人魚就好了,可以跟著他一起回去了。」年幼時敏感又內向的郁彌腦海中只剩下這句,就徹底暈厥。 

當然,遙沒察覺到郁彌的想法,把他放回甲板後就游泳回去吃青花魚。 

能不被打擾的享受青花魚的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06 

當上岸時抬頭的瞬間,遙看到一隻白皙的手掌。 

遙不自覺地混身一僵,眼珠左飄右搖,心想,「糟糕了。」 

手掌的主人--真琴一直都是最了解遙的一個,他一看就知道這是遙心虛的表現。 

真琴輕輕喚了一聲:「小遙。」 

遙聽出真琴仍舊溫柔的語氣,頓時理直氣壯起來。他握緊真琴的手,以作借力。 

真琴倒真是沒生氣,「小遙,下次要帶上我好嗎?」 

別開了頭的遙只道了一句:「不要叫我小遙。」 

真琴笑著搖頭,小遙真是嘴硬心軟呢。 

後來,因為被真琴發現,遙就捨棄了這個秘密基地,連帶著也漸漸忘記了郁彌的事情。


07 

為了尋找意外失足墮海的小王子,王室派人下海大肆搜索,最後發現了眾人到處尋找的小王子突然在甲板上昏迷不醒。 

沒有人問郁彌發生什麼事,為何墮海、為何昏倒在船隻上,他們只要知道他安全回來就夠了。 

郁彌也沒有告訴任何人他被人魚所拯救,因為他害怕自己的身份會為人魚帶來無妄之災。 

但是他想用【桐島郁彌】這個一無所有的身份去認識人魚,他想,和人魚做朋友。 

在床上醒過來的郁彌抱住枕頭,在被窩裡打滾咆哮著。「啊啊啊!桐島郁彌你是笨蛋嗎!怎麼就昏了呢!就算沒有跟人魚交到朋友,但至少說聲謝謝也好啊!啊!大笨蛋!!」 

無法忘記人魚王子的郁彌一日復一日的在這個海面尋找遙,他甚至練就一身出色的游泳技術。 

但最終還是一無所獲。 

如是者,十年了。


08 

轉眼間過了十年,時光悄然無聲地掠過歲月。 

三人都長大了,他們已經年滿十八歲,需要離開城堡這個象牙塔,出去歷練。 

其實也不是什麼驚奇大冒險,就是很簡單的去人類學校上課罷了。 

但是人心有多可怕,人魚一族早就知道了,所以到人類社會歷練是最適合不過的。 

三人出行的第一天晴空萬里,是個好天氣。 

真琴嘆道:「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呢。」 

綁起小尾巴,戴上鴨舌帽的凜:「別感慨了真琴,趕緊出發吧。」 

遙站在最後面,默默點頭。


09 

遙和郁彌在課室外的走廊略過聚集人群擦肩而過, 

郁彌驀地回首,伸出手,想捉住那個墨藍色身影。 

「……」郁彌收回手,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指尖, 

那個人…好像,好像他的人魚小王子。 

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再遇見你?


我覺得自己快要忘記你了…我不想這樣。


10 

中午的陽光和煦不刺眼,日光透過層疊的花瓣將碎影灑在他身上,初春微涼的和緩東風撫過眉眼髮梢飛揚,看起來是那麼的溫柔。 

一路上走來,粉白色的櫻花灑滿道路和游泳池。 

放學後的男子水泳部, 

「你好,我是桐島郁彌,請你跟我做朋友!」郁彌閉上眼睛向遙方向大聲請求。 

遙瞪大眼睛似被嚇到了。他甚少遇到這種熱情的陌生人,但是遙也不覺得奇怪,只是這個人有點眼熟,但他找不到有關眼前人的零星影像。 

遙走到郁彌面前,伸出纖長白皙的手。 

拍拍郁彌的肩膀,讓郁彌不得以睜開眼眸,他第一次,認真地端詳他的人魚王子。 

他看著看著就不自覺走了神:太精緻了,說是神之寵兒也不為過吧。 

遙看著放空的郁彌,又拍了他一下,看他回神之後,緩緩啟唇,「我是遙,七瀨遙。」 

冷靜自持中冷清卻暗藏溫和的噪音,吐出清晰有力的話語。 

還有那雙湛藍色的眼眸,它像是晴朗天空下閃爍璀璨的無垠的汪洋大海,波光粼粼。 

漂亮得他們想沉溺在裡面,而無法自拔。 

終有一天他們會在他眼眸的海洋裡被淹沒、從此沉淪。


11 

「你記…」 

「小遙!」 

郁彌的話被打斷,他看著來人:茶色的短髮,高大的身材,溫柔又稍含焦急的聲線,猶如小王子身邊的守護神。 

郁彌端起身為人類王子的教養,優雅一笑,「你好,我是桐島郁彌,請問你是?」 

「你好,我是橘真琴,叫我真琴就好了。很高興認識你,還請多多指教。我是小遙的幼馴染。」 

若不是留意到這個人眼底的戒備,他一定無法了解他的小王子是多吸引。 

他已經遲到了,他看著其他人一步一步跑向終點,但他不想放棄,眼睜睜看著或許會屬於他的王子被人奪走。 

這是過了好久好久才找回來的王子,他不甘心。 

12 

「小遙,我們趕緊回家吧。」真琴揚起耀眼奪目的微笑,暖和得快讓人融化了。「凜已經等著了。」 

遙在他們針鋒相對之前就對著飄滿櫻花的泳池兀自出神。 

他對真琴視若無睹,手無意識拉起衣服下擺,露出一小截白皙纖瘦的有著八塊肌肉的腰腹。 

「小遙,現在的天氣不適合下水啦!」真琴把遙圈進懷裡,咬耳朵。「至少不適合人類下水啦小遙…」 

遙垂下眼簾,閉上漂亮乾淨的眼眸,轉頭不再看那擾人心神的花池。 

「那我們明天見了,郁彌。」真琴率先道別,他拉著遙的手。 

「再見。」遙也禮貌地微微頷首。 

眼見兩人之間的氛圍過分融洽,郁彌便知道自己短期間無法插足。 

「遙,再見。」郁彌喃喃道。 

郁彌覺得雖然此刻自己輸了,但不代表他最後贏不了! 

他更堅定不移的表示自己是不會輕易就認輸放棄的!


13 

陽光似乎偏愛人魚一族,光線映襯出仨人各有千秋的俊逸,看起來是多麽的出彩動人,惹人關注。 

「遙,真琴,太慢了。」凜站在校門前懶洋洋的抬眸,看著並肩而行的兩人。 

他倒不以為然,因為他知道遙心中有個特殊的位置是留給他的,不亞於真琴。 

「抱歉抱歉,小遙認識到新朋友就多聊兩句。」真琴眼底閃過只有對方知悉的深意。 

「是嗎?找天介紹一下吧。」凜挑眉道。


他和真琴,是勢均力敵的對手,也是旗鼓相當的朋友。 

於遙而言,他倆不分勝負,只等遙開竅那天才能一較高低。 

這埸戰爭,他們都是同一立場:不允許任何人除了對方搶走並擁有遙。 

說他們只對彼此心服口服?其實也不然,只是他們更尊重遙的意願。 

遙雖然不說,但他的意願自然也是以兩位的意願為先。 

在此鄭重聲明:別妄想能從兩條惡龍手中奪取王子。 

被咬死不負責。


14 

其他情敵?不存在的。 

從一開始就該被扼殺在搖籃中。


15 

今天還是屆不到的郁彌,到什麼時候才能屆到? 

天知道呢!




小後續: 

真琴:「郁彌,你找小遙嗎?」 

凜:「桐島,遙剛走開。」 

真琴:「郁彌,小遙現在不太方便哦!」 

凜:「桐島?怎麼又是你?」 

郁彌大怒:「我才想問呢!怎麼又是你們倆!遙呢!」 

教室,走廊,圖書館,水泳部,甚至是更衣室和洗手間,就沒有遙獨處的時候了?!你們是變態嗎! 

郁彌氣結。 

郁彌咬牙:不行!我得做點什麼! 

於是郁彌搞了一個詳盡的計劃,旨在務必要讓他和遙單獨相處成功。 

但是,計劃真的能順利嗎?





小劇場1: 

其實真琴、凜和郁彌都輸了,得到遙的身體也得不到遙的心。 

拉上去,看看02。 

是不是懂了?╮(╯_╰)╭ 





我喜欢菳小号

all遥推文

《全世界都想我去打篮球》九日市会夏


是晋江的。文笔超好,刚刚看完准备重温15551


https://m.jjwxc.com/invite/index?novelid=4942459&inviteid=13028823


是阿遥万人迷主受,入V了价格也不高,10块以下目前第64章的内容。大家快去看15551


去晋江搜标题推荐搜完整名字或者全世界都想我,然后第二个就是它了


补充。阿遥重生向,全员单箭头。综了黑篮和兄战和小排球。小排球到45章日向出来【毕竟这章标题就叫日向翔阳】

《全世界都想我去打篮球》九日市会夏


是晋江的。文笔超好,刚刚看完准备重温15551


https://m.jjwxc.com/invite/index?novelid=4942459&inviteid=13028823


是阿遥万人迷主受,入V了价格也不高,10块以下目前第64章的内容。大家快去看15551


去晋江搜标题推荐搜完整名字或者全世界都想我,然后第二个就是它了


补充。阿遥重生向,全员单箭头。综了黑篮和兄战和小排球。小排球到45章日向出来【毕竟这章标题就叫日向翔阳】

乌冬面与理想国

【all遥】他能听到别人的心声(1)

今天去重刷free,又翻到了自己以前写的大纲,激情落泪(擦眼泪);注意避雷,前期会有大家对凛的好感!因为我比较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狗血剧情(脸红)

可买股,可公开情报:水遥一定是szd(doge)


第一章 他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上)


 「今天中午去吃沙拉吧,不过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赞同呢。」  

  像是凭空出现般,七濑遥的耳边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女声,而音色的来源——松冈江正晃着她酒红色的头发挽着天天老师的手臂很开心地说着毕业规划。  

  “沙拉……”七濑遥小声地重复。 ...


今天去重刷free,又翻到了自己以前写的大纲,激情落泪(擦眼泪);注意避雷,前期会有大家对凛的好感!因为我比较喜欢这种奇奇怪怪的狗血剧情(脸红)

可买股,可公开情报:水遥一定是szd(doge)



第一章 他能听到别人的心声(上)



 「今天中午去吃沙拉吧,不过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赞同呢。」  

  像是凭空出现般,七濑遥的耳边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女声,而音色的来源——松冈江正晃着她酒红色的头发挽着天天老师的手臂很开心地说着毕业规划。  

  “沙拉……”七濑遥小声地重复。  

  敏锐的江迅速回头,亮着星星眼问道:“遥前辈也想要吃沙拉吗!我知道有一家特别好吃的沙拉店,大家一起去吧!”  

  「欸…可是小遥会想吃青花鱼吧。我想想啊,烤肉店应该有青花鱼,不如折中提议去吃烤肉吧。」这次的声音是橘真琴。  

  “唔…”七濑遥刚想张口解释自己也可以去吃沙拉,真琴的声音随后响起:“不过今天是凛回国的日子诶,还是去吃烤肉吧。”  

  「好久没见到凛了啊,还真想他。」真琴。 

  「也对诶,哥哥的接风宴还是隆重一点比较好。」江。 

   “那好吧,我们去吃烤肉吧。”江依旧元气满满地说,她又挽上天天老师的手臂,笑吟吟地继续向前走。  

  遥愣了愣,脚步微微有些迟疑……他所听到的难道是其他人心中所想?不过这怎么可能?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遥眨眨眼睛,自己否定了自己。  

  眼见着其他人走得有些远了,遥晃了晃头,快步跟了上去。  

  “说起来渚和怜什么时候到啊?”真琴扭过头来问刚刚赶上来的遥。  

  遥喘了喘气,顺势拿出了手机翻出了之前渚发给他的信息,一边滑动着查看一边说:“唔,说是坐下午四点的电车到,现在应该快到了。” 

   “那我们把店铺的位置发给他们吧。”江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等等,什么时候确定的店铺?”真琴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地问。  

  天天老师从江的一边探出头,“啊,我们刚刚定下的,老师前段时间拿到了烤肉店的优惠券呐。”  “那就发吧。”遥说。  

  「喂喂,这样真的好吗?不知道好不好吃诶,而且不问问凛吗?」  

  听到声音,遥偏过头去看真琴,但是真琴正闭着嘴皱着眉,有些犹豫又有些无奈,压根没有说话。

  他想了想还是问道:“真琴有什么意见吗?”  

  “啊,其实也没有……”真琴叹了口气,“就去天天老师推荐的那里吧。”  

  遥眨了眨眼睛,自己能听见他们的心声这个念头又一次冒了出来。


tbc.

这篇慢慢写

告死鸟

找文

想看free!的观影体一类的,呜呜呜,cp都可以,孩子磕的杂

想看free!的观影体一类的,呜呜呜,cp都可以,孩子磕的杂

小幽

【ALL遥】当哈鲁穿越到all凛的世界03

OOC预警


“不是……”

“啊呀,今天你跟凛进入全国大赛的庆功宴快迟到了!”

没等遥把话说完,真琴突然焦急的出声

“我们快走吧!”

说完,真琴就拽着遥起身一起跑出门了

“……………”

遥不想说话了


抵达举办庆功宴的餐厅包间门口

真琴拉着遥推开门进入

“啊啊,各位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

真琴摸着他的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

“啊呀,没事没事人到了就行”

凛看着门口的真琴开口

然后凛看到站在真琴后面的遥

这时候遥抬起來了头

两人的眼睛对上了


*依旧是这么短小

OOC预警


“不是……”

“啊呀,今天你跟凛进入全国大赛的庆功宴快迟到了!”

没等遥把话说完,真琴突然焦急的出声

“我们快走吧!”

说完,真琴就拽着遥起身一起跑出门了

“……………”

遥不想说话了


抵达举办庆功宴的餐厅包间门口

真琴拉着遥推开门进入

“啊啊,各位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

真琴摸着他的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

“啊呀,没事没事人到了就行”

凛看着门口的真琴开口

然后凛看到站在真琴后面的遥

这时候遥抬起來了头

两人的眼睛对上了


*依旧是这么短小

hiro碳
出真遥凛本(真遥,凛遥) 92...

出真遥凛本(真遥,凛遥)

92p,130元

需要直接私聊,走闲鱼或其他方式

出真遥凛本(真遥,凛遥)

92p,130元

需要直接私聊,走闲鱼或其他方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