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ll鬼切

15502浏览    29参与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6)

*上一篇的后续,为了爽而爽绝对OOC

*白槿切切跟饭团皮切切有姐妹贴贴的表现(磨x舔x)介意者慎入。(但是没有插/入行为,所以不是水仙不是水仙不是水仙)

*年龄方面:白槿大约25岁,团团22~23岁,源赖康28岁,源赖光18岁。


https://privatter.net/p/8382550

(按照提示输入密码即可)

认真思考下次要不要搞一点清新的……😂

*上一篇的后续,为了爽而爽绝对OOC

*白槿切切跟饭团皮切切有姐妹贴贴的表现(磨x舔x)介意者慎入。(但是没有插/入行为,所以不是水仙不是水仙不是水仙)

*年龄方面:白槿大约25岁,团团22~23岁,源赖康28岁,源赖光18岁。


https://privatter.net/p/8382550

(按照提示输入密码即可)

认真思考下次要不要搞一点清新的……😂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5)

……这系列我居然写了五篇了😂


本章主光切

https://privatter.net/p/8222826

(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为了避免有人不知道团团是哪一个切,这边放张图

[图片]

……这系列我居然写了五篇了😂


本章主光切

https://privatter.net/p/8222826

(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为了避免有人不知道团团是哪一个切,这边放张图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4)母亲节下篇

感觉这个家的男人地位高低应该是这样的:

赖光→赖康→被蒙在鼓里的源满仲(。


↓↓↓

https://privatter.net/p/7741633

(请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感觉这个家的男人地位高低应该是这样的:

赖光→赖康→被蒙在鼓里的源满仲(。


↓↓↓

https://privatter.net/p/7741633

(请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3)母亲节上篇

虽然母亲节早就过了(。


↓↓↓

https://privatter.net/p/7736518

(请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虽然母亲节早就过了(。


↓↓↓

https://privatter.net/p/7736518

(请按照提示输入密码)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2)

修改了一些地方,比如说让小光用敬语逗了一下妈咪~


https://privatter.net/p/7712953

修改了一些地方,比如说让小光用敬语逗了一下妈咪~


https://privatter.net/p/7712953

蒹葭苍苍

【源氏父子x鬼切】少年赖光的烦恼(1)

老文重发,有修改一点点地方。这几天会再放新的😂

顾名思义就是源氏父子三人跟切切的故事,雷者勿入。


https://privatter.net/p/7709262

老文重发,有修改一点点地方。这几天会再放新的😂

顾名思义就是源氏父子三人跟切切的故事,雷者勿入。


https://privatter.net/p/7709262

蒹葭苍苍

美女跟他的老虎朋友,香香😭


aHR0cHM6Ly93eDMuc2luYWltZy5jbi9sYXJnZS8wMDhkMlJRamx5MWdzbDJmZ3AyajlqMzBzczN1dzQ5OC5qcGc=

美女跟他的老虎朋友,香香😭


aHR0cHM6Ly93eDMuc2luYWltZy5jbi9sYXJnZS8wMDhkMlJRamx5MWdzbDJmZ3AyajlqMzBzczN1dzQ5OC5qcGc=

蒹葭苍苍
这张居然会被屏?我的天啊😂

这张居然会被屏?我的天啊😂

这张居然会被屏?我的天啊😂

蒹葭苍苍
【童切】关于宠物的那些事 前言...

【童切】关于宠物的那些事


前言:

真的是万万想不到,居然在周边屋官博上嗑到了童切!童童这不怀好意的小表情,老实说你的牵引绳是不是想拿来绑切切的?!而切切却毫无所觉,一副“快来骗我”的样子,真是引人犯罪啊切切。

看到这张图搞了一个沙雕小短篇,文名很随便,内容更随便。既然是宠物系列的话,下次有机会就搞一下大岳丸皮肤旁边的宠物章鱼是怎么跑到切切身上的。


以下正文开始。


  鬼童丸现在心情很差,他养的小鬼今天又跑掉了,虽然把它们抓回来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但他还是很不爽,原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竟然试图脱离他的掌控?真是胆大包天。在教训过“宠物”之后,他反省了一下是不是自己也疏于防范了?比...

【童切】关于宠物的那些事


前言:

真的是万万想不到,居然在周边屋官博上嗑到了童切!童童这不怀好意的小表情,老实说你的牵引绳是不是想拿来绑切切的?!而切切却毫无所觉,一副“快来骗我”的样子,真是引人犯罪啊切切。

看到这张图搞了一个沙雕小短篇,文名很随便,内容更随便。既然是宠物系列的话,下次有机会就搞一下大岳丸皮肤旁边的宠物章鱼是怎么跑到切切身上的。


以下正文开始。


  鬼童丸现在心情很差,他养的小鬼今天又跑掉了,虽然把它们抓回来并没有花多少时间,但他还是很不爽,原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竟然试图脱离他的掌控?真是胆大包天。在教训过“宠物”之后,他反省了一下是不是自己也疏于防范了?比如说,会不会是牵引绳不够牢固的问题?


  这时他脑袋中浮现出一个身影,总是安安静静……更正,是只要不中魅妖就挺安静的那把刀,还有旁边那只吨位颇重的……狗。鬼切跟赤雪犬总是形影不离,他很好奇鬼切带狗去散步的时候都是用什么牵引绳,要拴住这么胖的狗,牵引绳的质量应该很不错吧?想了想,他决定去问问鬼切。


  “鬼切啊?他刚刚去厨房了,好像打算做什么甜点的样子……”白藏主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像鬼切要做的不是甜点而是毒药,鬼童丸没理会白藏主的反应,径自去了厨房找鬼切。


  “有人在──喂,这是在干嘛?”鬼童丸才刚踏进厨房,就看到他要找的人就站在厨房中间,只不过样子看起来有点狼狈。白色的粉末洒得鬼切满头都是,一头乌黑的秀发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像是被雪覆盖一样成了一头银白色的头发。鬼切抹抹脸才发现有人进来了,他有点心虚地说:“我……想做点心,不小心洒了面粉……”


  “啊?那你需要帮忙吗?”怎么那么傻……鬼童丸一边想,一边走过去,他停在鬼切身边,近看之下才发觉──原来鬼切这副模样也挺好看的。面粉沾上了鬼切长长的睫毛,看起来像是细雪落在了上面,配上澄澈透亮的灰色眼瞳,颜色淡得让鬼童丸产生一股错觉,彷佛这个人下一刻就会消逝在自己眼前,于是他做了一件冲动的事──他吻了鬼切的睫毛──确切来说是吻在眼皮上。


  “?”


  鬼切眨眨眼睛,呆呆地看着鬼童丸,看上去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而鬼童丸这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正当他想道歉的时候,又看到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他又觉得道歉没啥意义,打算当作无事发生。


  “说起来,我来找你是有事情要问你──别清了,等一下让大天狗来吹吹风就行了。”


  “好吧,你说。”鬼切停下了清理的动作,等着鬼童丸发问。鬼童丸简洁明瞭地描述了自己的需求,没想到鬼切听完后竟面有难色。


  “我……不用牵引绳的。”鬼切抿抿嘴继续说:“因为,我根本拉不住他……”说罢还用双手掩面,这种事说出来实在是太丢脸了,堂堂源氏重宝竟然牵不动一只狗?


  “……”


  鬼童丸无言以对,想想赤雪犬的体型,他也不意外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他只能拍拍鬼切的肩膀,劝鬼切帮赤雪犬减肥。


  “谢谢……啊,对了。”鬼切从手指缝里看着对方,接着才抬起头来,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小巧的盒子。“这是我刚刚做的和菓子,本来是要给阴阳师大人的,先给你吃吧!”


  鬼童丸打开盒子,和菓子精致可爱的外型让人舍不得一口吃下,他拿起来欣赏了一番,赞叹不已地说:“你还挺厉害的嘛。”


  鬼切被赞美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又觉得被夸一下就满足有点不太得体,他立刻收回笑容,绷着脸对鬼童丸说谢谢。


  “想笑就笑,何必忍着?这里没那么多规矩。而且你笑起来挺好看的。”鬼童丸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和菓子就要张口吃下,“我来尝尝看吧,看看这玩意儿的味道有没有跟它的外型一样好。”


  结果鬼童丸还是没有咬下去。


  “算了,我回去再吃吧。我先去替你找大天狗过来。”


  其实鬼童丸只是想拿回去向他的室友炫耀而已,从美人手中获得手作甜点这件事,就本质而言还是很值得拿去炫耀的。


  特别是他知道他的室友──大岳丸,对鬼切有一股暧昧的情愫。


  鬼童丸回想了一下刚才与鬼切互动的经过,不知怎地鬼切那纤细的脖子出现在他脑海里,明明之前并没有多加留意……不过,如果把铃铛系上鬼切的脖子,然后再绑上牵引绳,应该很不错吧?再进一步,如果可以让鬼切跪在地上学小狗爬的话,那就更有意思了。鬼切看上去就像小狗一样听话可爱,想在他脖子上绑牵引绳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下次就来试试看吧──让鬼切心甘情愿地当他的小狗。


--

后记

  

  “来人啊!鬼童丸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大岳丸连忙跑出房间搬救兵,鬼童丸这家伙拿和菓子向他炫耀,却听不进去他的忠告硬要吃下去,还说他就是嫉妒而已。


  ……虽然是真的有点嫉妒。


  “怎么回事!”


  白藏主领着其他式神一起来帮忙。


  “他吃了鬼切做的东西。”


  “哦……懂了。”


  呵,鬼切料理受害者成员+1

蒹葭苍苍

【路人x鬼切】School Days:风纪委员





蒹葭苍苍

现在lof到底还能不能放东西啊……我70篇文章被屏到剩下一半,文修到一半想到lof的屏蔽机制又萎了😂

顺便放个群宣,有些被屏的文已经搬到群里了,求求lof大发慈悲别屏了我这篇😭😭😭

现在lof到底还能不能放东西啊……我70篇文章被屏到剩下一半,文修到一半想到lof的屏蔽机制又萎了😂

顺便放个群宣,有些被屏的文已经搬到群里了,求求lof大发慈悲别屏了我这篇😭😭😭

蒹葭苍苍

lof竟然还会偷偷把文章改成自己可见,干嘛啊?对切切发村都犯法吗

还有我第二篇明明很纯洁(手动笑哭)

[图片]

[图片]

[图片]   
   

lof竟然还会偷偷把文章改成自己可见,干嘛啊?对切切发村都犯法吗

还有我第二篇明明很纯洁(手动笑哭)


   
   

蒹葭苍苍

【路人x鬼切/岳切】拷问(完)

草啊,又被屏了,老子太难了

想看的去我置顶找群进去看吧😂

等我回家再来想办法治一治lofter这个小建人😀


我暂时找不到除了放凹三以外的方式,不过还是会把凹三地址放评论,要看前面的也可寻着地址去翻。

草啊,又被屏了,老子太难了

想看的去我置顶找群进去看吧😂

等我回家再来想办法治一治lofter这个小建人😀


我暂时找不到除了放凹三以外的方式,不过还是会把凹三地址放评论,要看前面的也可寻着地址去翻。

蒹葭苍苍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年初的时候还想搞童切来着,虽然童童还没出场。希望接下来能顺利写完这个……

p2群宣,只要能接受p3,欢迎进群交流♥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年初的时候还想搞童切来着,虽然童童还没出场。希望接下来能顺利写完这个……

p2群宣,只要能接受p3,欢迎进群交流♥ 

ゆうがお

【all鬼切】煙

#我流胡言乱语,第一人称童子切


1.


我这后半辈子里最恶心的一句话,莫过于:


“物随主人形。”


倒不是讨厌或怎样,只有丝丝扣扣的恶心。没什么杀伤力,却总在不经意间将胃里心里搅得翻江倒海。甩也甩不脱。鬼切说那叫憎恨,早先他想起源赖光时也会如此,我觉得不。恨一个人是要花大力气的,我不恨主人,更没心思和一截句子较真。想来想去我觉得,大概真正让人反胃的是第一个对我讲出这话的家伙。


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鬼切叛出源氏还没多久,被妖怪的瘴气浸得直咳血还要跑回来寻仇,最后终于给扣在黄泉之境里。退朝后我护送主人返回源氏邸,刀送出去了我顶上那把刀,鬼切走后我代替他做近侍。闲着...

#我流胡言乱语,第一人称童子切


1.


我这后半辈子里最恶心的一句话,莫过于:


“物随主人形。”


倒不是讨厌或怎样,只有丝丝扣扣的恶心。没什么杀伤力,却总在不经意间将胃里心里搅得翻江倒海。甩也甩不脱。鬼切说那叫憎恨,早先他想起源赖光时也会如此,我觉得不。恨一个人是要花大力气的,我不恨主人,更没心思和一截句子较真。想来想去我觉得,大概真正让人反胃的是第一个对我讲出这话的家伙。


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鬼切叛出源氏还没多久,被妖怪的瘴气浸得直咳血还要跑回来寻仇,最后终于给扣在黄泉之境里。退朝后我护送主人返回源氏邸,刀送出去了我顶上那把刀,鬼切走后我代替他做近侍。闲着的坑总要栽上萝卜,由此雷上动时常笑话我是块万年牢的补丁。牛车转过朱雀大道,一个丫头抱着个箩筐吆喝:“小狗啰!卖小狗!”


轮子就停下来,我脑子里想着别的事,险些撞在车辕上。主人看我一眼又看向那丫头的篮子,他揪出只红尾巴尖的雪白狗崽。一个背着琵琶的法师悄没声息地靠过来:“我当是谁呢,”他的脑袋几乎要钻进车厢:“原来是老熟人。”


“芦屋道满。”主人一动不动地盯回去,那法师果然缩回头:“嘘,嘘,别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叫我的真名。”他笑着将一根指头立在唇前,可自己嚷嚷的声音也并不小。我一时分不清他到底是知趣还是没趣、真疯或者假疯。主人说:“托你查的东西,都查清了?”


“你的钱要打水漂了。瘴气没法解决。”芦屋道满说:“想保命就别让他回去,或者你能隔几个月抓他一次。酬金我是不会退的,”他的眼睛落在主人怀里的狗崽子身上:“不过小狗儿不错。”


“闭嘴。”主人眉头跳跳,补充道:“我是说,这种事别随便说出去。”


“哪种事?狗还是人?放心,我嘴巴严得很。”芦屋道满倚着车厢:“不过我能问吗赖光大人,你怎么不找晴明?那家伙可不会问你要钱。”


“你不废话。”主人凉森森地笑起来。他招呼我:“走。”


“请避让。”我朝芦屋道满低下头。他窃窃地笑,许久没说话,大抵在打量着我。我将客套话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动弹。错身而过的瞬间疯子法师拍拍我的肩:“物肖主人。”


魔鬼在说话呢。那种厌恶就是自此缠上我的。


黄泉之境里只有一个膝丸,比起看守她的存在还更像陪伴。鬼切没力气走出这里,加在他身上的刀子太多——血契的、瘴气的、各种各样天知道如何造成的伤——我听说鬼族以吞食同类为常,他那一身厚重妖气指不定勾得多少魔物垂涎三尺。主人在他面前站定:“鬼切。”


“滚!”锁链哗啦啦响了两声,鬼切撑起上身来,像所有面临威胁时的妖怪那样呲着牙:“退后,别碰我。”


“你还想咬我吗。”主人蹲下身,将那条白狗崽放在地上:“小狗才咬人,鬼切。你是小狗吗?”


“哪儿沾的毛病。”


狗崽呜呜哼唧着满地爬。鬼切看看它又看看主人,绷紧的肩膀慢慢松懈下来。


“我不碰你。让它碰你总行吧。”那男人在转身离开前如是说。我没跟上,主人性子其实独得很,在家里他嫌我们转来转去的碍眼。鬼切缓不过神似地一点一点压下脑袋,止不住的血又浸润出来,小白狗饿狠了,正趴在他手上吮那条红津津的绷带。小家伙还没断奶就先尝到了血的味道。我问膝丸:“膝丸... ...”


“薄绿。”她从桧扇上头递给我尖溜溜一眼。


“那好,薄绿。”她总嫌“膝丸”那个名字不够雅致。我说:“今天说了吗?”


膝丸摇摇头。不知何时起鬼切将自己撕扯得离我们越来越远,为什么憎恨?为什么叛出?那样浓重的妖气与那么一双鬼角从何而来?主人拿刀刃架着他的喉咙,告诉我们:“这是鬼切。”


我简直认不出他。


膝丸小心翼翼地更靠近他些:“阿切,和姐姐说说话,好不好?”他不答,悬在小狗儿脑袋上的手指累极似的打着颤。我在他面前坐下:“我呢?”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和大哥都不能说吗?”


鬼切闭紧了嘴巴。他就是这样,自己不想说的时候别人休想撬出半句,倔得要命。我伸出手,他条件反射一样地躲,但最终还是顺着力道倒过来。一点大不敬的念头张牙舞爪地扒在我脑子里:你源赖光连碰都碰不到,这孩子可愿意让我抱着他。


这想法连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它使人心虚——原来我也有作为叛徒的潜质。我抱紧了鬼切,像抓住了唯一一根浮木。他的一身骨头铜铁一般活剐着我的皮肉。我说:“瘦了。”


一声小小的呜咽便传出来。“我疼。”鬼切将额头抵死在我的颈窝里:“大哥,我疼。”


2.


更久远的以前,那时主人还不及我的胸脯高。某天他召来我,一本正经地:“安纲,”我那时还只有一个名字,“今后他就是大哥哥了。”这半句是对另一个对象说的。我朝主人身后看过去,那儿站着个很漂亮的年轻人。他慌慌张张地朝我笑笑,很潦草地躬下身去。这是鬼切。


事实上清醒着的鬼切从不叫我“大哥”。很多很多情况下他叫我“前辈”,极少极少时候他叫我“安纲”——这时一般是他在向别人提起我,于是名字作为区分其他几位前辈的符号而出现。这位化形极晚的的后生令人吃惊地拥有极恐怖的实力,膝丸说,我们应当庆幸他不是妖怪。


他的杀意太直白了。一把刀的气息应当克制而驯顺,在此之上才是危险。而鬼切略过基底直接建起楼阁。在他刚刚来到源家时,我们狠狠怀疑过一阵子,怀疑他是乔装打扮居心不良的妖怪。但后来我们发觉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听主人的话。


“源家的狗”。那时有人这么称呼他,然后狗反咬了主人家一口。


我简直看不懂鬼切和主人到底在做什么。憎恶、纠缠、彼此厮杀,却又谁都不肯离开谁。想要他们去死的人很多,例如保守派与各路政敌;惧怕他们的人更多,这其中甚至包括源家人——亲身经历过鬼切寻仇的源家人。尊敬与爱戴仅限于清白的不知情者,熟识他们之后只觉得可怕——至少我觉得可怕。即便是后来雷上动依旧会在夜半惊醒,他大睁着眼睛、喘息着拼命摇醒我:“鬼切!鬼切回来了!”


“谁?”


“是... ...”那孩子渐渐冷静下来,他茫然地环顾着冷幽幽的烛火——因为要防机油走水,兵器库里常年用着鬼火。几人高的机械妖兵排布两侧,为容纳它们,这房间的举架极高,于是黑暗也变得深邃莫测。雷上动艰难地吞一口唾沫,他愣怔怔地坐下来,向着我:“大哥,”


“鬼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难道去问主人?这可不像一把刀该干的事。再说那两位当事人早就休战了,生而死死而生之后,他们俩现在的关系比白开水还稳定些。膝丸始终没做声,但我知道她在看着我、不叫我说出什么毁损鬼切的话来。叫过弟弟就永远都是弟弟,女人的心向来软得莫名其妙且一塌糊涂。我只好安抚雷上动说:至少我们现在是盟友。


那孩子笑得比哭都难看。


所以——鬼切到底是什么?很多年后我从街头巷尾的传言里了解到他的确是妖,被封进刀里的妖。那时主人已经无常了,街头巷尾的琵琶师傅尽皆加班加点地赶制着属于他的话本——衡量一个人成就几何往往没必要翻找史书,单看他死后琵琶词推出得有多快就行。我与鬼切走在街市上,耳边是各种版本的、对于主人一生的总结。走到罗生门前,鬼切忽然笑了一声。


“真是胡闹。”


“是啊。”我说:“真是胡闹。”


“他明明没做过那些事。”他扭头向着高耸的城门,最后一点金红阳光抹在门楼上,居然趁得这家伙有些寒酸难看——它也开始破败了。我反反复复摩挲着刀柄,这是主人在思考问题时常有的习惯,说不清什么时候又被我学来。而我在想要不要再和鬼切说几句话。根据主人的遗言,他死后鬼切照样去留随意,所以这家伙现在要离开京都了。


“那,你今后,”我琢磨着开口:“有什么打算?”


“害人的恶鬼还有很多吧。”


“原来是游侠。”


鬼切没吭声,我知道这是我没话找话,但不出意外往后我们也不会再见。时至今日我仍搞不清自己是怎么看他的,事实上我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这么复杂的问题对一把刀来说太勉强了。但很久以前膝丸曾旁敲侧击地告诉我:我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模仿主人。


这种模仿在鬼切到来之前就开始了。从内到外,皮相、思想、举止,膝丸点破事实后,对于往昔的复盘令我如坠冰窟。


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想取代主人吗?这可真是... ...但我又讲不出这种模仿的源头在哪。


所以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TBC

蒹葭苍苍

后知后觉地看完流浪地球……人类CP我没啥get到,反而对moss有点性趣……然后搜了一下发现我冷逆了😂

ai受不好吗!ai这玩意儿本身就很有调/教的价值,只要不违反规则它们都会逆来顺受地接受人类的指令,就算被粗暴对待也毫无怨言,这难道不好日吗!

而且ai应该是无性别的,性别是人类给予的东西,人类希望它们是男的就是男的,是女的就是女的(甚至双xing),要是真的有拟人形态的话,电影说的火种计画还可以让moss多生几个呢!(无视受/精/卵们)因为ai本来就是为人类而生的,优先考量人类的繁衍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而且moss真的好像妈妈喔


流浪地球我搞不动,但还挺想搞搞看类似背景的all切,...

后知后觉地看完流浪地球……人类CP我没啥get到,反而对moss有点性趣……然后搜了一下发现我冷逆了😂

ai受不好吗!ai这玩意儿本身就很有调/教的价值,只要不违反规则它们都会逆来顺受地接受人类的指令,就算被粗暴对待也毫无怨言,这难道不好日吗!

而且ai应该是无性别的,性别是人类给予的东西,人类希望它们是男的就是男的,是女的就是女的(甚至双xing),要是真的有拟人形态的话,电影说的火种计画还可以让moss多生几个呢!(无视受/精/卵们)因为ai本来就是为人类而生的,优先考量人类的繁衍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而且moss真的好像妈妈喔


流浪地球我搞不动,但还挺想搞搞看类似背景的all切,想到这样的切切我就jjyyd(我就说说)

蒹葭苍苍

深夜脑洞

我……我好想看团团跟白槿一起站街……(超小声)

[图片]

我……我好想看团团跟白槿一起站街……(超小声)

慕容川

关于鬼童丸x鬼切的简称,经过我一番思考后

简称叫鬼切

莫名迷惑

关于鬼童丸x鬼切的简称,经过我一番思考后

简称叫鬼切

莫名迷惑


蒹葭苍苍

1.我日,切切这个“哼”也太娇俏了吧!小初始这个噘嘴的表情就很适合,如果对面是光总的话妥妥的是在撒娇hhh

2.虽然立绘没呈现出来,但是光总一定把他摸到fq脸红了。

3.附上原图跟我的坑爹p图的比较。

4.切切这个衣服好像巫女服喔……长着鬼角的小美人巫女……看起来非常好日的亚子😍

1.我日,切切这个“哼”也太娇俏了吧!小初始这个噘嘴的表情就很适合,如果对面是光总的话妥妥的是在撒娇hhh

2.虽然立绘没呈现出来,但是光总一定把他摸到fq脸红了。

3.附上原图跟我的坑爹p图的比较。

4.切切这个衣服好像巫女服喔……长着鬼角的小美人巫女……看起来非常好日的亚子😍

aimi

【川切】冷暖

接受不了官方后续剧情的骚操作,怒而产粮。


sp骁浪荒川✘鬼切恋人设定


不喜勿入,和谐看文,欢迎评论


=========↓↓↓↓↓=========


鬼切杀青这一天,阴阳师剧组忙着拍摄大江山之战的鬼王觉醒篇,没有期待已久的杀青宴,也没有庆贺杀青的花束。最后一场水戏结束后,鬼切从大江山的水潮中艰难的游出来,和一群被剧本设定战死的虾兵蟹将歪在一起,报团取暖。


“你不是大江山之战的主角团之一吗?怎么演到一半就阵亡了?”身边的海鬼问向他。


鬼切拧了拧衣袖,沥出水分,并不在意这只海鬼话中的嘲讽之意,“折戟沉沙,武器最酷的命运大抵就是如此吧。”


鬼切没有与这些群众演...

接受不了官方后续剧情的骚操作,怒而产粮。


sp骁浪荒川✘鬼切恋人设定


不喜勿入,和谐看文,欢迎评论


=========↓↓↓↓↓=========


鬼切杀青这一天,阴阳师剧组忙着拍摄大江山之战的鬼王觉醒篇,没有期待已久的杀青宴,也没有庆贺杀青的花束。最后一场水戏结束后,鬼切从大江山的水潮中艰难的游出来,和一群被剧本设定战死的虾兵蟹将歪在一起,报团取暖。


“你不是大江山之战的主角团之一吗?怎么演到一半就阵亡了?”身边的海鬼问向他。


鬼切拧了拧衣袖,沥出水分,并不在意这只海鬼话中的嘲讽之意,“折戟沉沙,武器最酷的命运大抵就是如此吧。”


鬼切没有与这些群众演员多聊,考虑到酒吞和茨木忙着拍摄重头戏,身为好友的鬼切没有去告别,领了盒饭便离开了。


大江山影视拍摄基地的门口,人流来来往往,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靠着鸟居的男人。


荒川之主一头凌厉张扬的灰蓝色短发快与肤色相融,上半身赤着,结实匀称的肌肉在阳光下显出漂亮的线条。


“结束了?”他问道。


“嗯!”鬼切笑着应答,随后拎起盒饭在他面前摇了摇,“一起吃杀青饭?”


荒川的大手撸了撸他头顶的额发,“回家,做给你吃。”说着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鬼切捋了捋被弄乱的头发,快步追上,“可是今天剧组做了超好吃的鳗鱼饭,不吃有点可惜。”


“有我做的好吃吗?”


“阿骁做的好吃。”


“那就听我的。”


夕阳照在人皮肤上有些灼痛,两人的影子时而平行时而交错,越走越长,路的尽头通向哪里并没有人在意,走在路上的人也不曾回望。


会做饭的男人永远有一种迷人的魅力。从浴室出来的鬼切靠在厨房门口,静静地看荒川忙于灶案之间。而被紧紧盯着的荒川最终还是受不了这样灼热的视线,喂了他一口生鱼片,便打发人去前厅等候。


鬼切心满意足地回卧室换了一身清爽的浴衣,而后坐在前厅悠哉悠哉地削水果。


晚饭是荒川拿手的河豚刺身和精致的鱼子寿司。从剧组拎回来的鳗鱼饭则被丢进了冰箱。


饭后夜幕降临星辰满天,两人收拾了碗筷,在屋前铺了草席,开始对弈。


荒川执黑子,鬼切执白子,一盏鱼油灯立在棋案边,偶有微风吹来,勾引火苗,弄得光影缭乱,暧昧非常。


“你走了,大江山那两只鬼能抗住吗?”荒川所言之鬼,正是鬼切的好友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


“你走了,荒川的水也没干啊。”鬼切漫不经心答道,顺便吃了对方一子。


“大岳丸不好对付,导演怎么让你这么早就下线了?”


“怕你一个人孤独呗~”


荒川没有搭话,走棋断掉白子的势头。冷不丁被截,鬼切秀眉蹙在一起,有点懊恼,“你不要跟我说你还想着那个大岳丸哦!我可是签了剧情保密协议,才不会透露给你有关他一星半点的消息。”


对面的男人微微一笑,“别想多了,我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还不如担心这局棋。”鬼切落子坚定,一眨眼的功夫白棋便扭转了劣势。


棋盘上黑子白子互相吃咬,胶着在一起,下棋的人也渐渐收了杂心,认真对弈,最终白龙咬死了黑鱼,胜负已分。


“我赢了。”


“嗯……”


“要战利品。”


“你说。”


只见鬼切伸手在荒川脑门上弹了一下,被贸然弹到的额头,留下一个浅浅的红印,始作俑者露出得逞的笑容,“要到了。”


荒川愣了一下,随后宠溺地捏捏他的小脸。


“早点休息吧。”


“嗯!”


次日晨光初上,鬼切就被荒川从床上拎了起来。


“好不容易休息了,让我睡个懒觉不行么?”语气间满满是撒娇的意味,这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荒川有点无措。


“那,不然你再睡会?”


鬼切没理他,伸着懒腰,步伐踉跄的去洗漱了。


两人随便吃了点早餐,整装完毕便去了小袖之手开的裁缝店。


红装素裹的小袖之手,手持剪刀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二位买成衣还是做新衣?”


荒川卸下背上的包袱,将里面的衣物一件件拿出来,列了一排。


“从今天起他就不再是源氏的刀,也不再是大江山的鬼,所以我们想拜托您更改这些衣物上的家徽。”


小袖之手摸了摸那些衣物,布料是极好的缎面,金线刺绣的源氏家徽颜色已经有些黯淡了,都是些旧衣物,甚至有些许破损。


“都这样了,也不舍得换件新的?”


鬼切有些感叹地摸摸这些衣服,“片酬要等剧目上映才能结算,只能先将就着。”


小袖看了眼一旁的荒川,“让你男人买给你呗。”


鬼切笑着看过去,荒川被闹得红了脸,“等秋后把鱼卖了……”


“小袖姐姐饶过他吧,这位主比我还穷呢~”鬼切忍不住笑着打断他。


荒川有些羞恼,高声道:“秋后卖了鱼,你想买几件都行!”


“好好好——”鬼切忙安抚,荒川这臭脾气他最是了解,暴烈性子总是一点就着。


“那你们想把这家徽改成什么样?”小袖之手问道。


“改成水纹的。”鬼切毫不犹豫答道。


荒川扭头看了看他,目光诧异又柔情“随他喜欢吧。”


衣物留在小袖之手的店里改家徽,两人漫步在街市上,购置日用品。


路过一家刀具店时,鬼切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看过去,荒川见不得他这样犹犹豫豫的模样,一声不吭就把他拉进了店里。


琳琅满目的刀具,还有样式缤纷的刀鞘,各具特色陈列开来。


鬼切有些眷恋地抚摸其中一把长刀,“比之你的海国作如何?”


荒川接过长刀,点评道:“这把要薄很多。”


两人又看了看其他的刀具,鬼切相中了一副刀鞘,样子很是素雅别致,大小正好配得上他的刀身。


“喜欢?”


“喜欢。”


“我买给你。”经过刚才裁缝店那一遭,荒川显然开了窍。


“不用。”鬼切制止他想要付钱的手。


“喜欢也没用,我这把刀已经折了。”


“……”


鬼切朝他微微一笑,看起来却有点苦涩。“无论过去多么锋利,断了,便再也没有作为武器的价值。源赖光这个人最是容不得失败,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再锻一把,比我更听话的刀。”


荒川闻言伸手揽过他的肩,“那又如何。”


“?”鬼切茫然的看着他。


“我说那又如何,谁都不能代替你,你是我唯一的切。”


荒川的臂弯温暖牢靠,鬼切有些晃神,那些郁在胸口的乌云好像也没那么令人喘不过气了。


“吾与海国作,比之如何?”


荒川闻言面色有点怪异,仿佛猜不到怀里的人儿会问这样幼稚的问题,可他竟不知怎么回答好。


半晌,喏道:“汝比海国作知冷暖。”


冷暖,这是只有活着的生物才能体会到的东西。


是了,他再也做不了这世上最锋利的刀,但他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和新生。


艳阳露芒,光线透过门庭,溜进室内,照在一排排闪亮的刀刃上,粼粼刀光耀得人睁不开眼。鬼切微笑着抬起头,轻轻吻了一下身边男人的侧脸。


“走吧,回家!”


“做什么?”


“养鱼,锻刀,什么都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