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llhim

57728浏览    358参与
XxX
想搞个古风情头 红莲花很配r...

想搞个古风情头

红莲花很配r

hhhhhhhhhhh

想搞个古风情头

红莲花很配r

hhhhhhhhhhh

我想加入梦之队

(三)假如herobrine有个哥哥(不是notch!)

再度表白theminebox!

融合了各种设定的我流世界,这次把两篇搞到了一起,因为我想看nh,以后可能会写🚗


众所周知,herobrine有个哥哥。

一个和他性格完全相反的哥哥。

一个上衣是青金石块的颜色、裤子是钻石块的颜色、穿着蠢乎乎的条纹睡衣、喜欢和村民做朋友、出传送门也不会摔跤的哥哥。


两个一模一样的闹钟前后响起,herobrine一镐砸掉属于他的那个,可惜的是他还是醒了。不情不愿的穿上衣服,坐在衣箱上穿鞋子——看看这个萌萌哒的动作!弹幕都为之疯狂!

桌子上有粘液,吃的是腐肉,门口空荡荡的连一颗地狱疣也没有。不过没关系!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但首先herobrine...

再度表白theminebox!

融合了各种设定的我流世界,这次把两篇搞到了一起,因为我想看nh,以后可能会写🚗



众所周知,herobrine有个哥哥。

一个和他性格完全相反的哥哥。

一个上衣是青金石块的颜色、裤子是钻石块的颜色、穿着蠢乎乎的条纹睡衣、喜欢和村民做朋友、出传送门也不会摔跤的哥哥。


两个一模一样的闹钟前后响起,herobrine一镐砸掉属于他的那个,可惜的是他还是醒了。不情不愿的穿上衣服,坐在衣箱上穿鞋子——看看这个萌萌哒的动作!弹幕都为之疯狂!

桌子上有粘液,吃的是腐肉,门口空荡荡的连一颗地狱疣也没有。不过没关系!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但首先herobrine要穿过传送门……


哥哥平稳的站在地上,而他脸朝下的摔趴倒了。

“我讨厌他。”抬起脸来的herobrine这么想着。


哥哥送给村民蛋糕,而他粉碎了不少绿宝石块。哥哥在村民的房子前栽花,而他炸了村民的房子,甚至还把一个倒霉的家伙压成了方块。


好吧,和他一模一样又完全相反的哥哥发怒了。


于是herobrine被一路打回了家,因为哥哥要给他上课,好好教教他怎么和村民相处。


换上教师装的哥哥有点帅。这是作者的想法,作者想看穿教师装的哥哥🌿herobrine,或者穿教师装的herobrine被🌿,也许作者会写——当然这是后话,本篇里不会出现这种情节。


在经历了几次对herobrine来说生不如死的难堪教学后,彻底愤怒的哥哥对herobrine进行了惩罚,也就是把这个捣蛋鬼关起来。

虽然herobrine拒绝进去并求情,但还是被残忍的关了起来。


“我讨厌他!”herobrine试图逃走,但他的工具栏和背包里只剩下草方块、原石和打火石。


我讨厌他。

一个我一模一样,却又完全相反的哥哥。


herobrine讨厌自己的哥哥。


如果没有恶作剧和破坏,那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想要这个哥哥!我要换一个哥哥!”herobrine大喊大叫,整个地狱都回荡着他撕心裂肺的请求。


于是下一秒秃头创世神出现在herobrine面前。


“那要不要我来当你哥哥?”notch显得很有绅士风度,即使之前herobrine放出一堆动物让他手忙脚乱、用黑曜石堵住了控制室的门、害他进不去还把他的大楼改成了凶巴巴的自己。

为了防止这个调皮鬼在自己身上点火,notch瞬间清空了herobrine的工具栏和背包,是的,这个小坏蛋现在一无所有。

不过如果他答应,herobrine马上就可以拥有notch。


“如果你乖乖的,我可以每周给你开两个小时的创造。”用两小时的世界末日换取一周的灾难不断,这很划算不是吗?notch为自己的想法感到骄傲。


创造?

herobrine兴奋起来。

他可以困住每一个进入游戏的玩家并用岩浆烧死他们。

“我同意!”


“很好!”非常高兴,但notch没有表现出来,这会让herobrine看出端倪。


“那快点放我出来!”herobrine急不可耐,他现在就想开创造。


“我恐怕现在还不行,”notch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表,“你知道的,我得让你哥哥转移监护权。”

“但你现在就可以带我走!快带我离开这儿!我讨厌他!”虽然notch并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哥哥。


“我知道,但我总得确保你以后都是属于我的,要走程序的。”notch给他两个蛋糕和三桶牛奶,他不会让以后的弟弟饿着或者怎么样,但该有的惩罚还是会有的,这可以让herobrine得到些教训。


然后秃头创世神消失了,只剩herobrine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这个小监狱里,这里甚至连个桌子都没有。

好吧,在notch进行“确保herobrine以后会属于notch”的这段时间里,被监禁的犯人只好试着用手来撸掉铁块和铁栅栏。

我应该把闹钟关掉而不是砸烂它。

herobrine想念他的镐子,想念notch——好吧其实是想开创造。



我想加入梦之队

一个entity303/herobrine的🚀

受挫多次但依旧坚持放送

感谢PlumLanterns!

进去后会出现一个带黄框的询问界面,点击黄色方框下那个P开头的单词就能看了

受挫多次但依旧坚持放送

感谢PlumLanterns!

进去后会出现一个带黄框的询问界面,点击黄色方框下那个P开头的单词就能看了

我想加入梦之队

(二)假如herobrine是个女孩

疯狂表白theminebox,在众多虐燃中能有这样一个快乐的世界何其有幸。
融合了多个设定的我流世界,有一丢丢nh暗示,但我不会写车的。


众所周知,notch有个妹妹。
一个涂着粉色口红,戴深蓝色蝴蝶结,到处搞破坏,给所有人带来麻烦的可恶女孩。

但是没人能找她的麻烦,因为没人能找到herobrine。除了notch,他可以开创造,这真是太优秀了,但notch不会因为herobrine的“恶作剧”就去惩罚他妹妹,他们总是避免与对方见面,除非herobrine真的惹了什么大麻烦。

地狱,沸腾的岩浆海翻滚着熔岩,矗立着一座石英和萤石搭建的房屋,用金块和钻石块加以装点,当然,粉色是必不可少的,于...

疯狂表白theminebox,在众多虐燃中能有这样一个快乐的世界何其有幸。
融合了多个设定的我流世界,有一丢丢nh暗示,但我不会写车的。


众所周知,notch有个妹妹。
一个涂着粉色口红,戴深蓝色蝴蝶结,到处搞破坏,给所有人带来麻烦的可恶女孩。

但是没人能找她的麻烦,因为没人能找到herobrine。除了notch,他可以开创造,这真是太优秀了,但notch不会因为herobrine的“恶作剧”就去惩罚他妹妹,他们总是避免与对方见面,除非herobrine真的惹了什么大麻烦。

地狱,沸腾的岩浆海翻滚着熔岩,矗立着一座石英和萤石搭建的房屋,用金块和钻石块加以装点,当然,粉色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彩色玻璃把这座城堡装点得好看极了,完美符合女孩的审美。
这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女孩儿在家里穿着蠢萌蠢萌的条纹睡衣,当她要出门搞破坏的时候,就会穿上钻石块色的露肩上衣和青金石块颜色的热裤,看上去又可爱又让人恐惧。


“她很可爱,真的,但她上次造了个免费金库骗我,还把我打扮成粉色并用TNT炸飞。”Steve摇头,“她仅仅是在不惹事的情况下可爱,说真的,她为什么不能做个乖巧的女孩儿呢?这样对大家都好。”
被多次迫害过的村民表示赞同。
“她甚至还下了一场粉红色的雨,让整个世界都变成粉红色的了。粉红色的!鱿鱼在粉红色的水里游泳!你们能想象到吗?粉红色的世界!”
被多次迫害过的动物们表示赞同,除了粉红羊,他本来就是粉红色的。

出现太多粉红了,这样不好,重复说或者看一个字会让你不认识它。

notch也不认为Pinkcraft是个好名字,于是他把世界还原回本来的样子。

那么herobrine呢?

这个可爱的女孩依旧在搞破坏,并且很少会受到惩罚。
当然,如果她犯了个大错误,那么notch会尽一个哥哥该尽的责任。

我想加入梦之队

(一)假如herobrine有个女儿

好喜欢theminebox他怎么有那么多梗

融合了多种设定的我流世界,将会有一个个的小短篇,本篇有几个字的sh暗示和eh暗示


Steve捡到一个小女孩儿。

天蓝色的上衣是钻石块的颜色,深蓝色的裤子是青金石块的颜色,没有瞳孔的眼睛像会发光的海晶灯。


Steve一看就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herobrine!你的女儿丢了!”他站在山顶上喊了几声,然后把孩子放在坑里。

“你的家人很快就会来接你,在这里乖乖待着。”Steve拍拍女孩儿的头,对方打了他一下,于是Steve缩回手。

挺可爱的。

跟herobrine一样。


herobrine出传送门的时候摔了一跤,直接...

好喜欢theminebox他怎么有那么多梗

融合了多种设定的我流世界,将会有一个个的小短篇,本篇有几个字的sh暗示和eh暗示


Steve捡到一个小女孩儿。

天蓝色的上衣是钻石块的颜色,深蓝色的裤子是青金石块的颜色,没有瞳孔的眼睛像会发光的海晶灯。


Steve一看就知道这是谁的孩子。


“herobrine!你的女儿丢了!”他站在山顶上喊了几声,然后把孩子放在坑里。

“你的家人很快就会来接你,在这里乖乖待着。”Steve拍拍女孩儿的头,对方打了他一下,于是Steve缩回手。

挺可爱的。

跟herobrine一样。



herobrine出传送门的时候摔了一跤,直接掉进坑里。

“我才没有什么女儿!”他这么想着,拍拍灰站起来。如果Steve要羞辱他,大可以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强,穿上盔甲跟他打上一架,而不是用这种方式。


一个小姑娘站在坑边发出轻轻的笑声,把herobrine吓了一跳。


这不是我的女儿。这是herobrine的第一反应。

不,我根本没有什么女儿,我连一个孩子都没有!

这一定是notch搞的鬼。

我要杀了notch!


思考只发生在一秒钟之内,于是herobrine飞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穿的像Steve(当然也像他)的孩子。


herobrine有些头疼。

希望这个孩子不会操控火焰。


那女孩儿伸出手,像是在问他要抱抱。herobrine停在半空不知所措,于是那女孩儿生气了,脚不停的跺着地面。

她这是在取草方块吗?


一阵白光闪过,女孩儿突然出现在herobrine头顶,头被重重的砸了一下,但他还是慌忙的接住了那孩子。

瞬移?天啊。

herobrine感觉头更疼了。


我想加入梦之队

(零)在怪物酒吧

融合了多个设定的我流世界

allhim好好磕我爱了呜呜呜

有略微eh,大家都很爱王,王也很爱大家


“王来了!”“是王!他来了!”“王怎么来我们这里了?”“王也来酒吧玩吗?”


herobrine在一只末影人的陪伴下进了深藏在地下的酒吧。

当他穿过自觉避让出的道路走到吧台前的时候,怪物们议论纷纷,不过礼仪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僵尸骷髅苦力怕什么的都向他们的王行礼。

学好礼貌,做文明怪,别让红色军团看不起我们。这话是戴夫说的,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白衬衫的僵尸总有很多好点子。大家都很赞同,于是一齐训练和消遣,酒吧是消遣和维系友情的好地方。


怪物们之所以这么活跃,也和herobrine...

融合了多个设定的我流世界

allhim好好磕我爱了呜呜呜

有略微eh,大家都很爱王,王也很爱大家




“王来了!”“是王!他来了!”“王怎么来我们这里了?”“王也来酒吧玩吗?”


herobrine在一只末影人的陪伴下进了深藏在地下的酒吧。

当他穿过自觉避让出的道路走到吧台前的时候,怪物们议论纷纷,不过礼仪是必不可少的,于是僵尸骷髅苦力怕什么的都向他们的王行礼。

学好礼貌,做文明怪,别让红色军团看不起我们。这话是戴夫说的,这个穿着破破烂烂白衬衫的僵尸总有很多好点子。大家都很赞同,于是一齐训练和消遣,酒吧是消遣和维系友情的好地方。


怪物们之所以这么活跃,也和herobrine有关,entity303给王找麻烦的事都传遍了,就连Steve都有所耳闻。

怪物们都对这个给王找麻烦的家伙表示不满,在听说对方也有军团的时候,这种亢奋的情绪到达了极点。


herobrine知道怪物们的情绪,他也很乐意见到怪物们磨炼自己,毕竟自己的手下强大并没有什么问题,但herobrine还是希望他们能照顾好自己,别让他操心。


可苦力怕是有雄心壮志的:“虽然我只能炸一下,但那也是炸呀!而且我跑得那么快,他们根本发现不了我!”她这么说到,于是大家给她鼓掌,死于她偷袭下的家伙可不少。

骷髅也不甘示弱:“凋零跑得快又怎样?有额外伤害又怎样?他有我的弓箭厉害吗?”然后给大家展示他的附魔弓,三级耐久,附带火矢和无限。掌声更响了。

蜘蛛也表示自己有在努力:“我的网可以拖延住他们!”这是有目共睹的,大家也给蜘蛛鼓掌。


“你们做的都很好。”herobrine开口表示赞赏,怪物们一齐欢呼三声。“但我不希望你们和红色军团开战。”

失望的声音很微弱,尽量不让herobrine听到。


“我想信我们能打败他们,但与entity303的战斗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不希望在战斗中被谁偷袭,所以我要你们时刻准备着不让别人来干扰我的战斗。都明白了吗?”herobrine看着站得整整齐齐的怪物们。

这些由他创造出的生物,每一种都倾注了心血,它们是他最忠诚的手下,永远不会质疑和背叛他。

“明白了!”大家一齐回答。

“那就开开心心的玩吧。”herobrine挥挥手。

于是僵尸和史莱姆坐在岩浆池边烤兔子腿,末影人们打斯诺克,骷髅聚在一起讨论如果强化弓箭和对付狼。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在经历一番激烈的战斗后,entity303被herobrine打败并且做了他的手下,herobrine去酒吧的次数变多了,但是entity303很少去酒吧,因为大家会拿药水砸他。

“为了王!”一只被entity303捉住的史莱姆奋力挣扎,这个小家伙刚从高处跳到entity303身上,只是这个偷袭没带来什么伤害。


“他们一直在针对我!”entity303表示委屈,并给herobrine看他收集到的伤害药水瓶子。

“那么这究竟是谁的错呢?”herobrine并没有回答他。


对啊,这究竟是谁的错呢?

珹玖

极致美好

突然想起的redeyes。 


ooc有,redeyes与steve没有任何关系,redeyes是游戏bug。herobrine是一个邪神,万军之首(迷之中二x。 


此Minecraft世界将疯狂和混沌表现得淋漓尽致,player和villagers和睦相处,统称人。 


血腥描写有,打斗有,灵异啥要啥有啥。还有沙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可能是个中篇?完全就是来爽的。 


慎食。 ...


突然想起的redeyes。 

 

ooc有,redeyes与steve没有任何关系,redeyes是游戏bug。herobrine是一个邪神,万军之首(迷之中二x。 

 

此Minecraft世界将疯狂和混沌表现得淋漓尽致,player和villagers和睦相处,统称人。 

 

血腥描写有,打斗有,灵异啥要啥有啥。还有沙雕(?)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可能是个中篇?完全就是来爽的。 

 

慎食。 

 

 

 

 

01 沉闷的灰 

 

世人口中的“herobrine”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残忍、无情、高傲而拥有强大实力的人。 

 

实际上并没有人真正见过传说中拥有一双发光白色瞳孔的那个家伙,他的一切都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扭曲了真实,扯拽出了尸首。 

 

过于血腥的描写反而让他闻名于整个Minecraft世界,甚至不少人信奉他,在外面传播着“hero”。他们将他描绘成一位迷路在黑暗里的英雄,万物起源均与他有关,无论是人类还是夜晚的怪物。“这个世界的平衡由这位可亲的恶魔掌握!”——他们这么说着,手在背后颤抖着攥紧,指甲深深嵌入肉里。 

 

在他们看来是伟大的神到了母亲的口中往往变成一只小狗或豺狼来恐吓小孩们在夜晚快点睡去,来抵挡黑暗带来的恐惧和危险。但仍有极少数值得笑掉大牙的信奉herobrine的女性也会对他们的孩子进行洗脑般陈述,她们暗淡无光的瞳孔中迸出银色的硫酸,无痛侵蚀孩子们萎缩的大脑,直到他们眼里也有死白的亮。 

 

redeyes的母亲就是这极少数之一。但redeyes并不是容易被洗脑和恐吓到的孩子,每次面对母亲几乎是失智的发言,他大都会一笑了之。直到他的母亲说了这么一句话,在她发疯尖叫着半夜冲出房门的前一秒,——自此redeyes再也没有见过她。 

 

“herobrine已经回来!他从火红和滚烫的深处回到这冰冷的世界!他将给我们带来火和激情——” 

 

说实话,redeyes对herobrine存不存在并不在意,可自那个女人失踪之后,诡异的事几乎接踵而来。 

 

突然大肆宣扬的白恐,一天比一天猛烈且有组织的亡灵进攻,以及信奉herobrine人类在宣扬了“王已经回来”的那天晚上会莫名其妙身首异处等事件让整个世界陷入恐慌。太阳落山之时即为封锁城门之时,三层铁门后是笨重的方块充斥着不大的房子,干燥致命的木头围绕着木房,每个人头顶都是锋利的铁钉。 




02 纯洁的红 

 

这简直令人作呕! 

 

在场的人胃无一不在抽搐,恐惧在三具交叠的蛆虫尸体上爬到每个人的后背,粘腻附着冷汗,有些胆小的早早跑开去了厕所呕吐,在场的所剩无几,redeyes强忍着恶臭,打量着三具尸体。 

 

redeyes得承认,这杀人手法的确棒极了。就像一早有人计划好,再由旁人接手完成一般不慌不忙,甚至优雅美丽。 

 

一道致命的,自左肩直至右脚脚踝的深痕刨出深处隐隐的白骨红丝,头被砍下来用长钉倒立固定在脊柱上,手臂反折成直角压在背后,腿的皮缝在一起呈跪状,三具尸体同时朝向一个方向。——那片列为禁区的岩浆池。 

 

就在redeyes还在为这种姿势感到惊讶的时候,身旁一个村民突的尖叫起来,尖锐的声音划破沉重的沉默,离尸体最近的redeyes在回头的瞬间,余光捕捉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圆瞪的眼自两个黑洞里滚出,牵扯出灰白色的脑浆。有些腐烂的皮肤自发鼓动着,森森白骨挣脱筋皮诡异的站了起来,血液喷溅而出染的三具尸骨血红恐怖。 

 

redeyes没由来的想起母亲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心惊之余那些怪物已然彻底脱离皮肉,怒吼着扑向群众,骨头咯咯的摩擦声和惨叫回荡在这个不大的房子里。 

 

redeyes啧了一声,闪身躲过骷髅的扑击,举起身旁的椅子向对方重重砸去,可这顶多让骷髅散架,过不了多久便会重组在一起。四下看了看越来越多的骷髅,redeyes心一横,以高桌为跳跃点跃上房梁,拿出几个tnt点燃扔进骷髅群里,利用即将爆炸的五秒中徒手敲碎玻璃试图逃离。可惜的是终究有所偏差,在他跃出的一瞬间,tnt爆炸的高光在他背后迅速蔓延开来,余波冲撞redeyes向房外飞出,少许玻璃碎片刺入他背后,耳旁嗡鸣,眨眼间redeyes已被冲到了街道另一边的大树旁,玻璃碎片因碰撞深入皮肉,血液流出染红上衣。随他而来的还有一个骷髅头,昏昏沉沉间redeyes看见它黑色的眼洞闪着白色的光。 

 

等等…等等! 

 

redeyes猩红的眼突的瞪大,遗憾的是不等他再度确认,那颗头便被跑来查看他伤势的人群踢跑,redeyes张了张嘴,却被身后袭来的剧痛攻击的没了意识。 

 

那颗骷髅头滚到了角落,眼洞仍闪着白色的光。 

 

“等等!!他有TNT————!那是禁物!!!啊——————”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兜帽的人尖叫着指了指方才爆炸的房子,将那些人的注意力全全集中在“禁物”上。 


“怜悯和警戒,不是只有一丝不一样吗?……祝你好运,难得的bug。” 

 

 

03  善良铺就的地狱之神 

 

他已经受够了地狱的暗无天日和成群结队破坏地狱的人。 

 

在那群人类诞生之后的一个月里,herobrine和notch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前者认为应有人类的对立来平衡这个世界,而后者一贯的包庇人类,将herobrine创造的东西通通赶尽杀绝。之后那个死光头顶着是他哥哥的身份不由分说把他赶进了滚烫的地狱,herobrine始终都记得,notch将他推入岩浆海时的难看脸色和他背后欢呼雀跃的人类。 

 

……该死的。 

 

herobrine恨恨的想,黑色的墙壁将外面亮眼的红完美的吸收掉又折出偏暗的光,打在herobrine阴暗不定的脸上。 

 

“…王。”ender瞬移过来时正好看见herobrine死死咬住手上的叉子不放,又瞄了几眼桌上一动未动的饭菜甜点,便不由得觉得好笑。但在开口时他仍完美压下了语气上扬,听起来有点古怪又别扭的声差点让herobrine反手就是一个叉子猛叉过去,虽然ender躲了过去且herobrine也扼制住了下一个攻击动作,但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然后ender就看见这个明面上看起来正经而严肃的神捂着嘴巴沉默了近半分钟才算缓过来,用那双发光的白色眼睛注视着他,等待他的后言。——太痛了,他暂时不想说话。 

 

“咳…王,”ender现在整个人都在发抖。为了不让herobrine看出什么端倪,他只能用频繁的咳嗽来缓解忍笑的痛苦,“咳…抱歉……那个…咳,昨晚您派出去的猪人已经通过地狱门回到了主世界,并且制造了很多…咳咳咳…恐慌。但……” 

 

“ender。”herobrine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这个可怜的一直在忍笑的末影人,他的舌头依旧痛的要死,导致他说话都有些不利索,“想笑就…笑。还把我当成是刚来到地狱的那个恶犬吗?” 

 

“是,王。”ender恭恭敬敬的回答着,但仍将笑意收起来,正了正色,“王,我知道这么问有些唐突,但…您未进入地狱时,可有什么创造生物方面的纰漏?” 

 

herobrine显然愣了一下,撑着头想了许久,才给ender这样一句答复:“我没有创造生物的权利,在过去。那个死光头把权利全揽了过去…怎么了么?” 

 

“是这样,那三具尸体——您知道的,被一个疑似bug的人给炸死了。”ender听后眉毛深锁,“会不会是死…notch搞的鬼?”


 “不可能。”herobrine几乎是想也没想,他拿着叉子叉碎桌上可怜的蛋糕,巧克力碎被他细心的叉起举在窗户旁,外面亮眼的岩浆红衬的巧克力更加苦涩。他平静的注视,平静的说着,“bug对他,对整个世界没有一点好处。打火石和tnt在主世界被禁止,加上他一意孤行将主世界设置为没有寒冷的地方,是因为他害怕滚烫和爆炸。他怕他会回来。” 

 

纯巧克力蛋糕放在嘴里苦的难受,但herobrine仍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 

 

一切都是假的,除了可亲的怪物们。他早就要回去。他举着镐,将光束通通埋进土里。 

 

“ender,想不想去看看主世界的风光?”柔和的光下,ender看见了herobrine阴沉可怕的脸。 

 

“…我会时刻跟随着王。”

giao鸽

allhim向(没画完)
狂乱草稿流风注意
后续还没画 欢迎来点cp!allhim向就行
啊啊啊啊啊QAQ

allhim向(没画完)
狂乱草稿流风注意
后续还没画 欢迎来点cp!allhim向就行
啊啊啊啊啊QAQ

奈兔子❤
你们想看吾王他的话倒是有不规正...

你们想看吾王他的话倒是有不规正的组件包,有notch,him,芥末,null,嗯。。。总之不错,这个是手机组件

你们想看吾王他的话倒是有不规正的组件包,有notch,him,芥末,null,嗯。。。总之不错,这个是手机组件

快乐兔冰!
营业一波本命的粉丝群! 一起吸...

营业一波本命的粉丝群!

一起吸h吗!!

营业一波本命的粉丝群!

一起吸h吗!!

快乐兔冰

有线稿和无线稿!是新的软件试用!!

有线稿和无线稿!是新的软件试用!!

珹玖

非典型皮肤饥渴症

prprpr all h党饿疯了来自割腿肉

他不香吗

ooc巨多,SteveXHerobrine(这个沙雕有时候甚至会把名字打错↖)

文风迷的一批错句错段是我没错了

裹脚布警告⚠️

请(并不愉快的)愉快食用


“王是个………………”某个地方,有人说着。


“herobrine你够了…你真的够了!组织毫无意义的战斗,嗯?我刚回来就给我这种惊喜!”Steve喘着粗气,双手握紧钻石剑,闪身躲掉骷髅的箭之后分别向众怪物和herobrine扔出末影之眼,率先瞬移到怪物中间扔了数十个点燃的tnt,又恰到好处的在他们爆炸之前被末影之眼传送到herobrine面前...

prprpr all h党饿疯了来自割腿肉

他不香吗

ooc巨多,SteveXHerobrine(这个沙雕有时候甚至会把名字打错↖)

文风迷的一批错句错段是我没错了

裹脚布警告⚠️

请(并不愉快的)愉快食用




“王是个………………”某个地方,有人说着。


“herobrine你够了…你真的够了!组织毫无意义的战斗,嗯?我刚回来就给我这种惊喜!”Steve喘着粗气,双手握紧钻石剑,闪身躲掉骷髅的箭之后分别向众怪物和herobrine扔出末影之眼,率先瞬移到怪物中间扔了数十个点燃的tnt,又恰到好处的在他们爆炸之前被末影之眼传送到herobrine面前。


herobrine那双发光的白瞳不带一丝情感。就连当怪物的肢体被炸的自地飞起又再次落下,他面对真正的血肉横飞仍然不为所动。


Steve那一刻呆了神。原因并不是那双发光的瞳,而是他一反常态的冷。


他明明是见不得自己的怪物遭到无辜屠杀的人、他明明是承诺过怪物带他们走出黑暗的人、他明明是一个温柔的人、他明明是……


“steve。”herobrine开口,手里幻化出钻石镐,狠狠地向steve头上打去,又在刹那偏离,借下挥的力左横勾住steve的脖子,使他们头顶着头。“steve…”steve听到他发抖的声音,那双眼睛动人心魄,闪着泪光。“我讨厌你。”


herobrine的声音空灵,甚至带着点风声。有时候steve疑心,这样的人皮肉下是器官,还是什么线路呢。但steve终于骂了一句自己傻瓜,置之不理,这种想法被随后的挖到钻石的兴奋埋没。


“我讨厌你。”herobrine平静的注视着瞪大眼睛的steve,声音附带了情感的波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是不是只剩下麻木的娱乐,只剩下床上的暗香浅影?你好像、你好像真的把我当成你的爱人了。”herobrine挥手示意其他的怪物打道回府,片刻之后场上只剩下他们。


太阳,沉下去了。


“我其实不是…不是很懂。”steve能感觉到herobrine在抖,尽管他在努力抑制——


“别说瞎话,herobrine。”steve拽着嘴角抚上herobrine的腰,慢慢的使他放松下来。“不会的,不会的啦。”steve发现他在抗拒,但由不得他。“放松自己,听我说,好么?”


herobrine在沉默。挺直的脊梁逐渐塌下,绷直的手臂无力垂下。


steve慢慢的让他坐着,慢慢的吻herobrine的手,紧紧的抱着他。


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steve一直奇怪的是herobrine怎么突然从猛0变成了软0。这明明不是他啊。可他现在就在自己怀里哭,冰凉的泪渗透了单薄的蓝色衬衫,极力忍耐的呜咽声振动空气,扎的steve直胆寒。


抬头的刹那,steve看见末影粒子落在了地上。


他突然想起那天他消失了一周后,ender对他说的那句话。


“你离开的太久,王得了病。一个,很不容易治好的病。你必须治好王,不然整个军团会让你无家可归。”



end.



无聊至极洛某人

[eh/allhim]除神计划

欢迎收看万年一更系列:D

Chapter 7

End-result(归宿)

.

        Steve明显是个自来熟,没有多久就和ender聊起天来。

        “所以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他看了看床上的herobrine,“他怎么了?”

        “我不清楚…主人一接近这里就有点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ender...

欢迎收看万年一更系列:D

Chapter 7

End-result(归宿)

.

        Steve明显是个自来熟,没有多久就和ender聊起天来。

        “所以你们为什么会在这?”他看了看床上的herobrine,“他怎么了?”

        “我不清楚…主人一接近这里就有点不对劲,像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ender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嗯……”steve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恍然大悟一样拍了一下手。

        “我知道了!肯定是那个东西出了问题!”Steve领着ender来到屋外花园的草地上,弯下腰示意ender过来看。

        “就是这个!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里是世界创造以来神造出的第一个村庄,后来因为容易收到怪物袭击,所以神就给了我们这个……额……算是‘防御系统’吧。”

        ender蹲下来,发现草丛里隐隐约约现出一条淡淡的白线,将村庄圈画起来,空中有一层薄薄的雾。

        steve挠了挠头,把手伸进白雾里探了一下。“这是个大家伙不是吗,它会攻击人类的敌对生物,但你说它攻击了你的主人,可能是坏掉了……改天找神修修吧。”

        ender听着Steve看似随意说的一句话,心里却“咯噔”一下。

        他们不会被发现了吧。

        steve没有太注意ender的神情,顺手搭住ender的肩膀把他拉近自己。

        “你和我说说你们族人的事吧,我还不知道……”

        话音未落,就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从客厅里传来清脆有力的女声。“Steve?我回来了。”

        Steve此刻感觉他一个头有两个大。

        “该死!我姐回来了!她要是知道你们在这会把我打死的!!”steve崩溃似的抓了一下头发,推着ender迅速往房间里跑。“你们先躲起来!”

        steve二话不说把herobrine推向ender,把他们关进并不大的衣橱。

        ender被steve推的一愣一愣的,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此时的状态。

        衣橱不算太大,也不小,Steve没放几件衣服,ender刚好能坐进去。可是若是两个人就有点挤了。ender盯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那人冰冷的体温将ender一闪而过的想法驱散。ender别过头,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那可是他的主人……他得冷静。

        可想法这种东西真的是很奇怪,你越想忘记某件事反而记得越清楚。那是他的主人,高高在上的主人。他的生命,名字,甚至他这一生,都是herobrine所赐……

        ender咬了一下舌头。“禽兽!”他暗骂了自己一句。

        ——

        “姐…姐!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ender忽然间听到外面的动静。

        “怎么了?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你又干了什么不能告诉我的事?”Alex抬眉,把刚挖出的铁放入熔炉。

        “没有!”

        “真的?”

        “真的!”steve用身体挡住Alex看向衣橱的视线,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

        “哦,天,得了吧steve,这天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真没事你躲什么。”说罢就去开衣橱的门,“好吧,让我猜猜,你又带了什么回来?别告诉我又是什么啊猫啊狗的,我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

        “……”然后?然后Alex就说不下去了,她真正体会到了steve的恶趣味。

        Steve扶额。他绝对离死不远了。让他想想,从现在开始以美秒5米的速度开始跑还来不来得及。

        “你!!?把人家小情侣带回来了???!!”说真的,Alex被震撼到了。

        “????”

        Steve十分确定自己瞎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Alex笑了,嘴角与太阳肩并肩那种。

tbc…

———

怎么感觉把姐弟写成了助攻…Steve明明是男二啊??

占tag致歉

奈兔子❤

放个史蒂夫和him他哥哥好了QwQ

放个史蒂夫和him他哥哥好了QwQ

奈兔子❤

艹见那个就杀鱼都不放过

艹见那个就杀鱼都不放过

奈兔子❤

等等我吾王!!!

等等我吾王!!!

刀文写手六月

【allhim】神不会死

海若很完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回答的也很刻板,与老师有答案的卷子上的答案似乎没什么两样。


或许只有答题的时候海若才会多说几句话。


这要怎么相处?凯特苦恼的想。


回答完海若又工工整整地坐在椅子上了。


然后老师blabla说了一堆终于下课了。


说实话凯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反正刚是开学一两天讲的也不是太重要,特别是自己在暑假也提前预习了。


反倒是这个总是不说话的同桌,真的要和这个性冷淡当同桌一学期吗?


“哦,天啊!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了。”凯特的脸直接撞上课桌的桌板。


然后就一直用额头“咣咣”敲桌板。


旁边的海若也忍不住了。


他这么框框敲...

海若很完美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是回答的也很刻板,与老师有答案的卷子上的答案似乎没什么两样。


或许只有答题的时候海若才会多说几句话。


这要怎么相处?凯特苦恼的想。


回答完海若又工工整整地坐在椅子上了。


然后老师blabla说了一堆终于下课了。


说实话凯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反正刚是开学一两天讲的也不是太重要,特别是自己在暑假也提前预习了。


反倒是这个总是不说话的同桌,真的要和这个性冷淡当同桌一学期吗?


“哦,天啊!有什么比这更糟的了。”凯特的脸直接撞上课桌的桌板。


然后就一直用额头“咣咣”敲桌板。


旁边的海若也忍不住了。


他这么框框敲把他的桌子都振动了,让他写不了自己买的练习题。


“你能不能别敲了?”海若有点生气。


“行行吧,我只是苦恼我在这里能不能交到朋友。”凯特看起来很蔫,但他内心特高兴。


这个死冰山终于会说话了!


“学校是用来学习的,不是来交朋友的,你要是不开心我可以给你撕页题做。”


“不不不我不用。”凯特脚往后一滑,连着凳子都离海若远了一些。


这不是冰山,这™是魔鬼吧!


要死要死要死,我嘚赶紧走。


“我去操场玩了,哈哈哈。”好尴尬的笑声。


而此时海若的计划也达到了,他可以好好做题了。


然后躲在班级门之后的凯特就看到,看到海若一会儿做完一套一会儿做完一套。


这把凯特都快惊的要尖叫了,喂?教育局吗,我们学校有一个不是人的怪物,快来救我!


以上是凯特想做的。


校园很大,楼上还有为老师准备的免费饮水处。


虽然说是饮水处,但是什么咖啡可乐7喜都有,大概是学校里也有年轻的老师,汽水给他们准备的吧。


然后凯特就偷偷得去接了一杯可乐。


有好处不拿那是傻子!


然后转身就遇到了要过来接水的海若。


卧槽,怎么哪里都能遇见他啊!


然后海若就顺着石化的凯特注意到了他手中纸杯装的饮料。


“你接的蓝方的还是红方的?”


“啊?”


海若指了指饮水器。


“这是为老师准备的,蓝色的添了提神剂,红色的填了安眠剂。”


“提神剂是老师讲课或工作时喝的,因为大多数老师都有失眠,工作量大,睡觉时间少。所以为了让老师们充分休息就放了安眠剂,一般是午休或者回家睡觉的时候用。”


“还有这些饮料老师都可以带回家。”海若边说边绕过凯特,接了灰色下面的白开水。


“我接的是蓝方的。不过为什么你知道这些啊?”

看海若张嘴要说,凯特赶紧说:“不急不急,我们回教室再说。”


“我建议你还是现在喝掉,学校内可没有卖过纸杯。”说完海若就喝掉了那杯白开水。


把纸杯放到旁边的垃圾桶里了。


凯特也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了,把纸杯扔在垃圾桶里。


然后他俩就下楼了。


回到班级,同学们也各说各的,完全没注意他们。


海若做在椅子上。


“因为我成绩好全校老师都希望我成绩再往上拔拔,所以告诉我可以去接饮料。”


“那你接到灰色的透明饮料呢?”


“没有添任何东西的白开水,是老师假期值班时泡茶用的。”


“那你为什么不喝添东西的饮料啊?”


“虽然那些药对身体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我不想我的身体对它产生依赖,到时候毕业了没了它什么都做不了怎么办。”


“说的也是吼。”凯特低头做思考状。


“那我……”凯特忽然抬起头。


“偶尔喝一次没关系,可以让你集中精神去听课。”海若丝毫不惊。


“那就好那就好。”凯特拍拍胸脯大喘气道。


“等等,我为什么要听那些无聊的课啊?”

凯特现在可不想听那群老师讲的枯燥又乏味的内容。


而这边海若看看表,坐直腰板,不再回答凯特的话。


课堂并没有凯特想的那么无趣,以前像硬桌板一样啃都啃不动的内容此时老师似乎能讲出花儿来,真是奇怪。


这节下课是午饭时间,接下来是午休。


虽然学校有食堂,但海若并不在这里吃。


天下学校食堂都一个样,贵且难吃,还有不知道为什么全国统一的多年手抖帕金森的食堂阿姨。


 为什么任何好吃的东西在他们手中就变成了垃圾,一手好牌也拯救不了技术烂。


最后还要归功于他们的贪吗?总是想要扬长金钩钓大鱼,可谁家挣钱是坐床上挣的?


海若是回家吃饭,他掏出钥匙,往锁缝里转了两圈,比海若高半个身子的门就被轻松打开了。


海若进屋,把门大力关上,顺带把房门自带的锁也锁上了。


不要给任何小偷潜入的机会。


你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客厅并不空荡,家具什么的也非常干净,但就是遮不住没有生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回来了。”海若习惯性的喊到。


不过并没有家人的回应。


而海若也习以为常。


然后海若进到了厨房里煎了个鸡蛋,从桌子上拿了袋面包。


再配一杯白开水。


吃完海若把门打开走到门外,往屋子喊“我走了……”然后大力关上门。


回到教室时,海若面色如常。



――――――――――

有点短,但我也想不出什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