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ndrew garfield

35.9万浏览    3361参与
禅一

待宰羔羊 四

Link再次灌了口酒,他发现这位小克隆人攥紧了手里的沙发毯,五指用力,指尖发白。他好像这时才神经大条地发现自己可能过分刻薄了些,于是挽救一般地揉了揉鼻子。“你好像对拒捐感兴趣?”他的声音不知是被酒精还是情绪磨得哑而低,这叫Tommy从沉默中勉强打起精神。

“我没有画过画。”他说。

Link轻微地晃了晃头。

“所以,画廊里没有我的作品,我也不可以申请拒捐。”沙发对于每一个吐露心声的人都有种心理上的诱惑,所以Tommy下意识坐在了Link旁边。

Link十分自然地把手臂放在了Tommy背后的沙发靠背上,顿了顿,又摸了摸克隆人毛茸茸的小脑袋。“如果仔细想想的话,你应该知道即使有画…“也不可能...

Link再次灌了口酒,他发现这位小克隆人攥紧了手里的沙发毯,五指用力,指尖发白。他好像这时才神经大条地发现自己可能过分刻薄了些,于是挽救一般地揉了揉鼻子。“你好像对拒捐感兴趣?”他的声音不知是被酒精还是情绪磨得哑而低,这叫Tommy从沉默中勉强打起精神。

“我没有画过画。”他说。

Link轻微地晃了晃头。

“所以,画廊里没有我的作品,我也不可以申请拒捐。”沙发对于每一个吐露心声的人都有种心理上的诱惑,所以Tommy下意识坐在了Link旁边。

Link十分自然地把手臂放在了Tommy背后的沙发靠背上,顿了顿,又摸了摸克隆人毛茸茸的小脑袋。“如果仔细想想的话,你应该知道即使有画…“也不可能申请拒捐。

Link及时制止了自己二次犯错。

“好吧,可以申请,可以申请。“他在克隆人一眼望得到底的眸子里选择了妥协。

“你有点像露丝。“Tommy端详了一会儿林克的脸说到。

“哈,宝贝,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像谁可不是什么好话,你的礼仪到底是谁教的“Link把酒瓶一甩,丢进了Tommy手里。

“圣玛丽学院。”Tommy一板一眼地答。

Link深感无语,感受到了未来养孩子一般的任重道远。“露丝…像露丝哪儿?“

“露丝也经常会对我和凯西发脾气,她,她总是会说些不太好的话。不过我知道,她跟我和凯西一样,她只是也有点害怕。“Tommy一谈起他那被圈养的小世界就会变得格外柔软,那种柔软就像小狗在你下班后摇着尾巴向你分享他今天隔着窗户看到的小蝴蝶——那蝴蝶在被太多事情牵绊的人类眼中不值一提,但却是小狗的全世界。这种柔软吊住了Link的胃口,叫他在酒精逐渐散去的夜晚,第一次脑海中停止了喧嚣,忘记了一条条网上留言。

【他就是不踩着别人的尸体活不下去是吧?哈?】…

那些嘈杂的声音消失了,他突然拥有了久违的耐心,想要选择倾听。

“我还以为你们都不会害怕。“他说。

毕竟正常人谁会接受被推上手术台数次,只为了摘取健康器官从而叫自己那远隔千里、素未谋面的主体存活下去。不,正常人可能都不会接受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主要的自己,而自己却只是个附属品。

“嗯…我也不知道。“Tommy学着Link那样想把自己窝进沙发,但他一动作,就把脑袋靠在了Link的手臂上。他只得再次坐直。

“没关系,靠吧。“Link耸了耸肩。

Tommy放心地靠了下去,侧转头部望向了Link的眼睛。

Link的眉骨高而深邃,加州夜晚高楼的幕光打进屋里,为他的眼蒙上一层浅淡的阴影。Tommy要仔细分辨才能看清他是在闭着眼还是清醒。

“凯西和露丝比较介意那种害怕。”

“我其实不太确定你对害怕的认知。”

“嗯…她们都想要找过自己的原型。”Tommy试图思考。

“你不想吗?不想知道自己到底为了哪个人渣活着?”

Tommy乐出声来,笑了很久才平息。“不,我不觉得..他一定是人渣,或者说我不感觉他有一个克隆人就算人渣。”

“不,每个人都是人渣,我不是因为他有克隆人才说他是人渣。”

Tommy好像个仿生人一样又宕机了起来。

“你喝一口酒。”Link抬了抬下巴,意指Tommy手里的朗姆瓶子。

“我没喝过…我不确定。”Tommy把瓶子提了起来,仔细地观察着玻璃瓶内的透光液体。

“所以你知道害怕。”Link下了结论。

“这算知道害怕吗?”

“嗯…虽说跟器官捐献不是一个等级的,但你最起码知道害怕。我还以为圣玛丽的那些老师们会把你们养成奇怪的样子,嗯,你懂的,就是像某些狂战份子一样的东西…”

“狂战份子?“Tommy拔起了朗姆盖子。安静的空气中明显地嘣了一声。

Link突然觉得跟一个毫无“知识体系而言“的克隆人说话确实需要注意词汇,甚至是心神。他真的想摁着他上网冲浪一下,所以他选择抛弃了短暂出现的耐心,直接放弃交流起来。

“咕咚。“

还没放弃交流几分钟。

空气中就又出现了明显的声音。

Link大感不妙地转过头去。

发现Tommy把剩下半瓶的朗姆都直吼吼地灌了下去。

“有点…奇怪。“Tommy点评道。

Link看着他一派无知的样子,酒算是彻底醒了。


YYYAN

狠狠理解一些安迪

get到解析爱了😭😭😭

狠狠理解一些安迪

get到解析爱了😭😭😭

禅一

待宰羔羊 三

“难不成你还想回去?”Link把手里的电话猛地一砸,切断了语音通话。电话那头的史蒂芬被巨大的声音吓得一抖,掏了掏耳朵,耸耸肩又去做明天的节目策划了。

“我的朋友还在那里。”Tommy的上眼皮低垂,这叫他看起来分外无辜。

不过这种无辜飞快地被天降的布料打断了,Link把沙发毯兜着头对他丢了过去。

“等着记者再拍我一遭吗?跟个裸男在一起?第二天,花边新闻——死而复生?”Link的手夸张地在空中一拉,像把新闻标题拉在了口中。

“什么?”这位克隆人很显然不在状态,但他依旧听话地把自己用沙发毯裹了起来。

Link双手抵住太阳穴,疲惫地叹了口气,从木质茶几上顺了瓶朗姆后,他把自己整个人丢尽了沙发......

“难不成你还想回去?”Link把手里的电话猛地一砸,切断了语音通话。电话那头的史蒂芬被巨大的声音吓得一抖,掏了掏耳朵,耸耸肩又去做明天的节目策划了。

“我的朋友还在那里。”Tommy的上眼皮低垂,这叫他看起来分外无辜。

不过这种无辜飞快地被天降的布料打断了,Link把沙发毯兜着头对他丢了过去。

“等着记者再拍我一遭吗?跟个裸男在一起?第二天,花边新闻——死而复生?”Link的手夸张地在空中一拉,像把新闻标题拉在了口中。

“什么?”这位克隆人很显然不在状态,但他依旧听话地把自己用沙发毯裹了起来。

Link双手抵住太阳穴,疲惫地叹了口气,从木质茶几上顺了瓶朗姆后,他把自己整个人丢尽了沙发里。宽敞的夏威夷短袖衬衫随着他的动作被上堆了起来,金色的发梢在抱枕里四处乱翘。“所以…你是想回去找你的朋友们吗?一群克隆人能做什么?组成反叛军小团体吗?“他给自己灌了口酒,随后便盯着天花板发呆。

Tommy一时间分不清他到底是在发酒疯还是跟自己对话,只能站在原地。

Link拍了拍头顶的抱枕。“坐过来。“

Tommy拽了拽身上的毯子,把自己围得像头灌木丛中的鹿,恨不得只剩下毛茸茸的上半张脸。因为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有些疯疯癫癫的,虽然他不想用这个词汇“贬低“别人,但他真的想不到其他的东西来形容他了。他跟自己不一样,甚至跟自己见过的每一个人都不一样。他有些像圣玛丽学校的校长,他咬着嘴唇想了想。

“画吧孩子们,像个人类那样。”Tommy脑中想起了校长女士把他们周复一周带到学校展示板画廊时说过的话。校长女士常常说些莫名奇妙的话,就像他现在面前的这个人那样。‘像人类那样…‘说实话,他想不明白他与人类的本质区别。而正因区别无法分辨,所以他根本无法叫自己“像个人类”那样。

“坐过来。”那双手又拍了拍。Tommy从思考中一惊。

“什么是反叛军小团体?“Tommy选了个离Link稍远的距离。

Link模糊的视线没有框进Tommy,所以他往上伸了伸手臂,拉住毯子一拽——

“先生!”Tommy把毯子同时拽紧。

“我看不见你。”Link把头往后仰了仰,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上下颠倒的Tommy。“你现在这样就很像反叛军。”他忽而笑了出来。

Tommy满头雾水。

“反叛军,反叛军就是那些克隆人。因为不想被当器官容器定期摘除器官,所以从器官移植医院里跑了出来,再…”

“不想摘除器官?”Tommy捕捉到了Link话语里的关键词。

“对。”

“可是那要向校长女士申请。”

“申请?”

“对,有自己的画的话,就可以向校长女士申请缓捐。”

“等一下…”Link从沙发里费力地将自己拔起,Tommy看着他吃力的样子想伸手去帮他,却因为自己手里拽着毯子,一伸手就会整个人裸露至空气里,又缩回了手。“哈,我懂,毫无人性的克隆人。”Link轻飘飘地看了Tommy一眼,把自己固定在了沙发靠背里。“从没听说过克隆人可以向所在”学校“提出拒捐申请,我是说,就我而言,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说法。“学校”把你们像牲口一样地圈养在一起,断绝外界来往,阻断知识摄取,只为了叫你们傻乎乎地被推上手术台,毫无反抗地为本体捐出器官。你凭什么认为他们要耗力气同意拒捐申请?给自己在舆论的封口浪尖上多填一笔麻烦吗?“

“噢,快看,我们有暗搓搓地培养器官容器,甚至我们还可以”民主“地叫容器决定捐赠与否。”Link学起了宣布得奖的幼稚小学生语气。“然后呢?叫你们在人类社会里乱跑?”他又灌了一口酒,由衷为Tommy的天真而感到好笑。

“可是…如果有画的话…”Tommy小而清晰地辩解。

“图灵测试吗你以为?现在AI都可以自己作画了,你们会画画又能证明什么呢?证明你是个智商正常的器官容器吗?”Link把脑子斜斜地搭在沙发上,这叫他看起来有种百无聊赖的痞气。

Tommy陷入了某种沉默。


尼德烨

汤姆猫猫和罗帕跳舞hhhhh(竟然是p的捏🤔

(心智相投真的🤤

汤姆猫猫和罗帕跳舞hhhhh(竟然是p的捏🤔

(心智相投真的🤤

禅一

待宰羔羊 二

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形。

他之前也听说过这个产业的存在,比如富豪们的试验田、后备沃土什么的,总之怎么称呼都有,但无一不指明这些克隆体的真实身份——尚不构成商业价值的预克隆实验产业链而已。

没人去考虑那些克隆体的人权,听说他们从小被圈养在一种类似于学校的地方。男孩与女孩被“学校里的老师们”分班教授被筛选过的知识,他们不知道宇宙的浩瀚、不知道星体的运行、不知道外面世界的一切。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要活下来、被推上手术台、摘除器官,然后放任死掉就好了。

他们有着自己的名字,但这也仅限那么自己之间称呼。对于“学校里的老师们”来讲,他们的存在是一行行器官储备代码。对外界来说,他们是永......

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形。

他之前也听说过这个产业的存在,比如富豪们的试验田、后备沃土什么的,总之怎么称呼都有,但无一不指明这些克隆体的真实身份——尚不构成商业价值的预克隆实验产业链而已。

没人去考虑那些克隆体的人权,听说他们从小被圈养在一种类似于学校的地方。男孩与女孩被“学校里的老师们”分班教授被筛选过的知识,他们不知道宇宙的浩瀚、不知道星体的运行、不知道外面世界的一切。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要活下来、被推上手术台、摘除器官,然后放任死掉就好了。

他们有着自己的名字,但这也仅限那么自己之间称呼。对于“学校里的老师们”来讲,他们的存在是一行行器官储备代码。对外界来说,他们是永远没有交集的异类。

皮下被植入芯片,每日的进出都要穿过层层有着限制的门框,若过早而出、过晚而归,芯片就会开始升温预警甚至爆炸。

没人会在意他们怎么样,本体会在意吗?大概不会吧,毕竟有谁能在看过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后,依旧能够毫无愧意地期待着一次次摘除他们的器官从而替换自己以达到生命的续期。

他突然有些不懂那个喜欢自己的男孩为什么会走入这种绝境。

毕竟说实话,无论是他本身还是他的克隆体,都长着一张称得上“良好”的面貌。

眉毛浓而细密,鹿眼微垂,鼻峰甚至像驼背一样微微弯曲,唇色淡且浅,眼睛…

一双深棕的眼缓缓睁起。

“呕…”酒意翻涌,Link把无机质玻璃吐了个满堂彩。

梆梆梆…

是里面的人在玻璃后挣扎的声音。

“先生您怎么了,先生…”Link听到了一把独属于少年的清亮声音,尾音圆润而轻,正如他的眼睛一样——与本体相比,太过不谙世事。

“闭嘴。”这种随时想比较的幻视叫Link心情欠佳。

玻璃里的声音停下。

Link抬起了腰看见“太空舱“上面的”水墨画“一时犹豫到底该不该打开。

“我为什么在这里…“舱里的人没有继续遵守他的命令,又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说,闭嘴!”酒精从愉悦变成了折磨,Link的视野上下挤压,额前的血管仿佛被采矿工疯狂敲砸。

舱内彻底没了声音。

Link从外衣兜里摸了摸,只寻到了个小而硬的物体,他掏出来放在视线正中努力对焦,半天才看清那是一个在衣服内颠倒许久早被揉搓到露棉的烟头,滤口处还泛着诡异的湿气。

他可能不知道被谁拧到衣兜里了。

他又低头去看那兜外面,果然有个洞。

“Fuck…”他有些忘记自己要干什么来着。

噢,手机。

他又开始翻。

翻来翻去没有实现目的。

“别让那些金属的小东西操控我们!!!!!”他的脑中回响起了4小时前他脱掉外套时疯狂的呐喊,他在回忆里看到了他的手机呈抛物线滑进了“手机许愿池”——那是他的新创意团队提议的,说是叫人们像丢许愿硬币一样丢掉手机。

没准这是个坏创意。

他想。

于是,他又摇晃着去扑客厅里的座机。

“史蒂芬,如果你不忙的话,我是说如果你忙的话也要给我解释下为什么我否决的提案依旧在继续?”

“Link?你到家了?”他的经纪人很会转移话题。

“那个gay的器官容器在我家。”Link像叼住猎物的鳄鱼。

“他叫Tommy。”经纪人飞快地提醒。

“我都说了这样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甚至会把,会把社会的新兴矛盾卷入这场舆论战里。”酒精叫他有些口齿不清,新团队的融合困难叫他也有些头疼“器官容器本来就在人权问题上吵得不可开交了,你这样…”Link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尝试拼凑起来自己在酒精下如毛球般乱的语言体系。

“我们不需要向社会公布他的真实身份”经纪人说。

“什…“Link的手一顿。

“他就是Prior,以防你不知道,那个自杀的同性恋叫Prior。”

“什么叫他就是Prior?!史蒂芬你疯…”

Tommy,Prior,Tommy,Prior。Tommy等于Prior,我们只要叫所有人相信这一点就好了。Tommy作为克隆人,本身是没有社会身份的。而且最巧妙的是,他出生在圣玛丽,你知道吧。就是最初那批试点之一,那里体系混乱的很,克隆人根本连登记在册都做不到,我听说他们之前有什么…维权,”老师“想通过向外界展示他们的”学生“存在灵魂,可以称之为人还办画展什么的…”

“我不同意”Link截断了史蒂芬的絮絮叨叨。

“圣玛丽之前被拆了。Link,你想想!想想!一个没有身份登记的克隆人!多么绝美的天赐良机!”

“圣玛丽…被拆了?”一声模糊不清的语音传来。

Link这才反应过来这屋里可不止他一个人,他下意识把Tommy当成了某种物品,根本没有注意。

“先生,我可以出去吗?”

“嘿,你看,这小声音都他妈一摸一样!”史蒂芬在电话那头狂喜。

Link攥住了电话底端,感觉酒精逐渐从他身体剥离。

他想了想,去找太空舱的侧面开启面板。

“指纹认证成功——”

伴随着机器的播报,太空舱的玻璃向两边裂去。

Link的视线里正式出现了那位赤裸的器官容器,还有…掉了满地的他的呕吐物。

“先生,圣玛丽学院被拆掉了?”

他看见那双小鹿似的眼局促而拘谨,微弯的下眼线带着纯粹的慌张,像幼犬一般。

真他妈跟他的正主不同啊。

Link在这诡异的场景里想到。


禅一

付赎 十五

Pyre的购物车简单而无趣。

蔬菜、水果、蔬菜、水果…

在Pyre把樱桃番茄放进购物车的时候,Dale终于看不下去了,冲进了生鲜区后的冷冻区,抱回了一大堆半成品炸鸡块和素食披萨,泄洪一般地把他们丢在了购物车里。

Pyre跟她沉默而视

Dale掐腰对抗

Pyre推走了购物车

Dale去搜罗了最后需要的卸妆水。

俩人的购物圆满结束。


从超市开往Pyre家的小路并不长。

但莫名的沉默依旧笼罩着俩人。

Dale的嘴巴张张合合,心思却飘回了不久之前。那是一种对她颇具吸引力的幻想,就像根扎在她那暗淡无光的地下室“囚禁”时光里一样。

她曾经幻想的画面有了具体的贴附物——......

Pyre的购物车简单而无趣。

蔬菜、水果、蔬菜、水果…

在Pyre把樱桃番茄放进购物车的时候,Dale终于看不下去了,冲进了生鲜区后的冷冻区,抱回了一大堆半成品炸鸡块和素食披萨,泄洪一般地把他们丢在了购物车里。

Pyre跟她沉默而视

Dale掐腰对抗

Pyre推走了购物车

Dale去搜罗了最后需要的卸妆水。

俩人的购物圆满结束。

 

从超市开往Pyre家的小路并不长。

但莫名的沉默依旧笼罩着俩人。

Dale的嘴巴张张合合,心思却飘回了不久之前。那是一种对她颇具吸引力的幻想,就像根扎在她那暗淡无光的地下室“囚禁”时光里一样。

她曾经幻想的画面有了具体的贴附物——Pyre本身。

犹他州现时的天气与“夏”可谓是分毫不沾,但Dale却突然感到一种热浪拂上自己的脸颊。或许那是一种名为羞耻与惭愧混杂的情绪袭击了她。

“Pyre…”我觉得…

车窗的视野移步换影,转到了Pyre的家门外。

Dale惊讶地看到Pyre家的窗户被打出了一个个孔洞,甚至有一半已是“独臂难支”。

“Shi…”

“Language。“Pyre却似乎对这种场景丝毫不感意外。

“你的窗户!”

“我知道。Dale。”Pyre转动方向盘,将车身缓慢地滑进停车坡道“深呼吸,冷静下来。等一下我把车开到房外停好,麻烦你照顾下自己好吗?你可以看到主驾驶侧面的锁,等我下车后,你需要把自己锁在车里,不要开窗户,尽量保持身体低于窗身。直到我叫你抬头你再抬头好,吗?你可以做到吗?”

“可以,但是…”

“稍后我们再探讨一下但是的可能性。”Pyre从主驾驶侧身而出,俯身微低,利落地拔出别在腰间的配枪,双手端稳。“锁门,Dale。”他的声音在车外模糊地传来。

Dale完成了Pyre的指示,却十分不放心地从车窗看着Pyre沿着房侧的线路谨慎地检查。Pyre即将从侧面突入厨房时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看到他的手势地平,往下压了压。

那是提醒她俯身。

她彻底失去了对Pyre的视线。

她用一种“懦弱者”的姿势低曲着身子,脑袋埋进了前储物箱的下面,脚下装饰毯的花纹在她眼里蜿蜒。她想到外面Pyre那与她截然不同的姿态,有些恍惚。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Dale。”她想起Pyre对她说的话,竭力克制自己的冲动。

不按他说的做会怎样呢?自己毫无自保能力,若真的发生了什么,除了填麻烦,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但Pyre一直是这样不是吗?

他好像总是忙于在摩门教徒和非摩门教徒中调和…

忙于警务…

忙于…

毕竟他是个警察。

Dale伸手揪了揪脚下的装饰毯绒毛,一颗石子混杂着些泥土碎屑滚进了她揪完绒毛露出的小孔洞里。

警察就要这样吗?保护所有人,那谁来保护他?

Dale又揪了一把。

感觉自己真是无可救药的愚蠢。

最起码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青春期少女.

她讨厌自己的无能为力。

更讨厌自己总是做这些毫无逻辑的白日梦!

扣扣。

Dale神经紧绷猛地抬起头。

我连Pyre嘱咐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一瞬间,这个念头在她脑中闪过。

却在抬头看到Pyre的一刹那烟消云散。

“你没事吧!“她把门锁打开,明知故问。

“看来只是某种示威。“Pyre的配枪已经收了回去,好似一切都没发生一样。

“因为你是警察吗?还是说别的什么事。“

“我猜是前者,Dale。”Pyre把后备箱打了开来,抱出了他们的购物成果。“窗户是从外面打破的,碎片在屋内,墙上我没有找到单孔,地上也没有石子,应该是尖锐物体近距离敲碎的。屋内没有脚印,没有被闯入的痕迹,应该只是单纯的泄愤或者警告…”

Dale仰着头看着Pyre。

他好像一直是寡言的。

Pyre察觉到了她的沉默,停下了脚步。“你今晚如果害怕的话…”

“我不会”Dale打断了他的话。

她与他一同走进屋内。

看到了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


月光bot·
  jeb:你又烧什么了(恼

  jeb:你又烧什么了(恼

  jeb:你又烧什么了(恼

♡.

  半夜闲的没事p的,没有任何奇怪的意思!!只是个人想拿张图练练手!(保命)

  半夜闲的没事p的,没有任何奇怪的意思!!只是个人想拿张图练练手!(保命)

Acloud

  救命……加菲你要迷死谁……

  《天使在美国》

  救命……加菲你要迷死谁……

  《天使在美国》

白白

有点像 菲被强了 事后人跑了 菲宝开始还很懵(没错疼懵了)反应过来后一个人委委屈屈打电话定药

有点像 菲被强了 事后人跑了 菲宝开始还很懵(没错疼懵了)反应过来后一个人委委屈屈打电话定药

月光bot·

  宣一下今天开售的闪粉小挂件

  搜索:萨摩的纸堆窝,上⭐里

  宣一下今天开售的闪粉小挂件

  搜索:萨摩的纸堆窝,上⭐里

Jessica
本性害羞内敛😓 害羞内敛:指...

本性害羞内敛😓

害羞内敛:指公然污蔑C窃取A技术

本性害羞内敛😓

害羞内敛:指公然污蔑C窃取A技术

Jessica
骂了别人自己到委屈上了😓 就...

骂了别人自己到委屈上了😓

就是说马渣的嘴说话真的难听😐

骂了别人自己到委屈上了😓

就是说马渣的嘴说话真的难听😐

Jessica
居然不是花朵😧 (我不管花朵...

居然不是花朵😧

(我不管花朵就是缀美的🤤)

居然不是花朵😧

(我不管花朵就是缀美的🤤)

Jessica
曾几何时,那些突兀的眼神、不经...

曾几何时,那些突兀的眼神、不经意的动作、瞬间的思绪、下意识的习惯,都成为被忽略的细节,成为渐行渐远的片段,是成功人土不愿提及的前尘往事。然而,恰恰这些凌乱琐碎、鲜活生动的真实细节,是所有故事的内核、所有传奇的精华。


毕加索说:“当一切细节都被遗忘的时刻,才能产生雕塑。”生活毕竟不是艺术,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遗忘细节无异于自欺欺人。


在这个流行 PS 的世界里,那些传奇故事只剩下空洞的财富、权力、名誉,在一个鼓励复制的社会中,那些传奇故事中主角的身影已经失真。

曾几何时,那些突兀的眼神、不经意的动作、瞬间的思绪、下意识的习惯,都成为被忽略的细节,成为渐行渐远的片段,是成功人土不愿提及的前尘往事。然而,恰恰这些凌乱琐碎、鲜活生动的真实细节,是所有故事的内核、所有传奇的精华。


毕加索说:“当一切细节都被遗忘的时刻,才能产生雕塑。”生活毕竟不是艺术,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遗忘细节无异于自欺欺人。


在这个流行 PS 的世界里,那些传奇故事只剩下空洞的财富、权力、名誉,在一个鼓励复制的社会中,那些传奇故事中主角的身影已经失真。

奈良美狸

【Jewnicorn】夏日终曲

一个摸鱼的脑洞,很短很短。

我不是很会写就你扣,先给大家磕一个。全篇靠杜撰,应该没发生过……

想起cmbyn觉得很适合就你扣就这么脑了个情节出来。

也是觉得合集开着没有文章很丢人哈……


——————————————————————————————


Andrew在一场采访里被问到关于《Call Me By Your Name》的看法。

他愣了愣。


电影他当然看过,靠着配乐、情节以及取景获奖无数的电影远近闻名,他也没能幸免,被朋友拉着看完了电影。

选择的拍摄地点他很喜欢,是他还没有去过的克雷马小镇。


“事实上,我很喜欢这部电影,”他礼貌地笑......

一个摸鱼的脑洞,很短很短。

我不是很会写就你扣,先给大家磕一个。全篇靠杜撰,应该没发生过……

想起cmbyn觉得很适合就你扣就这么脑了个情节出来。

也是觉得合集开着没有文章很丢人哈……


——————————————————————————————


Andrew在一场采访里被问到关于《Call Me By Your Name》的看法。

他愣了愣。

 

电影他当然看过,靠着配乐、情节以及取景获奖无数的电影远近闻名,他也没能幸免,被朋友拉着看完了电影。

选择的拍摄地点他很喜欢,是他还没有去过的克雷马小镇。

 

“事实上,我很喜欢这部电影,”他礼貌地笑着,“他们表现出来的感情让人觉得很遗憾,却又是那么美好。取景地非常漂亮。我也计划着去那里拜访一番。”

“那么台词呢?”记者接着问,“有没有什么台词让您很难忘的?”

 

Andrew停顿了一下。

在看完电影的第二天他就买了原著,因为他坚信有些东西并非画面所能表现出来的。

 

“比起台词,我可以说书中的原句吗?”Andrew问。

“当然可以。只是没有想到您甚至读了原著。”记者点点头,对他读了原著这件事有些惊讶。

 

“If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I wanted to say, and if you are really like me, then before you leave tomorrow, or when you're just ready to shut the door of the taxi and have already said goodbye to everyone else and there's not a thing left to say in this life……”

 

Andrew低着眉眼,缓慢地念着。

 

他脑子里闪过十几年前的他的夏天,想起那个夏夜他送别的人坐上车,在道别后他无可避免红了眼眶。

一晃好多年,匆匆又夏天。

 

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总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时时记起那双灰蓝色眼睛,他嘴角的笑意,还有一头蓬松而卷软的头发。

他们最近的时候,是他一侧脸就可以吻上的距离。

 

“then, just this once, turn to me, even in jest, or as an afterthought, which would have meant everything to me when we were together……”

 

为什么遗憾的故事总是发生在美好的夏季?

为什么避而不谈名字?是真的错过了话剧,还是就想错开话剧?

 

为什么,不喜欢万圣节?

 

Andrew停了停。他眨了几下眼睛,而后抬起了眼,看着镜头。

 

“And, as you did back then, look me in the face, hold my gaze, and call me by your name.”

 

他念的认真又缱绻,像是在念什么情话。

 

 

 

 


Jesse,本来不打算看什么节目的。他最近忙着写书,还有照顾自己家的那个正是不省心的年纪的小家伙。

Jesse Eisenberg,百分百的好丈夫和好爸爸,在妻子忙着的时候担起照顾小孩子的重任,手忙脚乱去冲奶粉、换尿布。

 

等到小家伙好不容易乖乖睡着了,新手奶爸这才歇下来坐在沙发上。

 

餐桌上电脑正待机提醒他打了一半等待完善的文档,餐盘里是还没来得及吃的午餐(毕竟宝宝为大),他叹口气,打开电视。

 

请允许模范爸爸偷闲,休息一下。看点电影也好、新闻他也接受,只是一打开他看见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他应该换台,立刻马上换台。只是好像他动弹不了,像是僵住了。

 

Andrew的声音没有变化,而他——他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却绝望的发现,

他依然可以预判他的语气、语调,他的停顿,他在一些词上由于个人习惯而模糊而吞音。

 

“then, just this once, turn to me, even in jest, or as an afterthought, which would have meant everything to me when we were together……”

他听见Andrew说。

 

他无端想起那个晚上。Andrew穿的真的很薄,他还打趣问他是不是打算就着这一套去夏威夷度假。

Andrew怎么回复的来着?他说“If you like.”

 

那天晚上夜风很凉,时至如今他记忆犹新的却是那个人的鼻息拂过他的侧脸,他的声音近在咫尺。

 

“And, as you did back then, look me in the face, hold my gaze, and call me by your name.”

 

Jesse觉得自己像是在受什么审判。

他不大想抬头,只是当Andrew念到这一句的时候,他像是终于想通接受现实的囚犯抬头看着法官,看着Andrew。

 

岁月对他是很温柔的,只是他好像尝试着什么新造型,有些胡茬冒出来。

 

他的眼睛,那双像极了小鹿斑比的棕色眼睛,时常跃动着他丰沛的情感的眼睛,就这么看着镜头,像是一定要说给什么人听。

 

“Andrew。”

Jesse轻轻喊了一声。

 

声音很低,像是要散在风里,如同一声叹息。




fin.

我是真的很喜欢cmbyn的这段结尾T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