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ni

6463浏览    102参与
✽四叶草的祝福
*ani出没注意! 是这个文...

*ani出没注意!

这个文章 的一个片段               又臭不要脸了

画得对不起ani和ds!chara了。。。


*ani出没注意!

这个文章 的一个片段               又臭不要脸了

画得对不起ani和ds!chara了。。。

Cnerlin
老福特的滤镜是真的好啊*泪目...

老福特的滤镜是真的好啊*泪目

(滤镜比我会画画)

老福特的滤镜是真的好啊*泪目

(滤镜比我会画画)

Cnerlin

害,我是真的屑qwq

@向十之水 (不要脸地艾特亲妈*被打)

害,我是真的屑qwq

@向十之水 (不要脸地艾特亲妈*被打)

坠落的星之海

我又带着我的垃圾摸鱼来了


*ds!dream x ani


融合结局注意√


【关于名称】






我又带着我的垃圾摸鱼来了





*ds!dream x ani





融合结局注意√






【关于名称】













Sanca单茶
@anixolgaedgewo...

@anixolgaedgeworth激推bot 点的Drani

Dream阁下最近总会做同一个噩梦

别问了我透视很菜的,点图我纯当练习

@anixolgaedgeworth激推bot 点的Drani

Dream阁下最近总会做同一个噩梦

别问了我透视很菜的,点图我纯当练习

迷惘少女♪永安(枯叶永安)

清明节【后续番外】

*很ooc注意,望不要介意

*三视角时间不统一,比如meme小队发生在拥抱之后,blue篇则是发生在一天以后

*因为都是ds人物所以前面不加DS!的前缀了

*dsink是旧设 旧设 旧设!

*关于我用“他”来代替Ani的性别 纯粹是为了表明ta未知的性别,不用ta来说明,不然整篇文章会显得怪怪的,不是特指Ani是男性

*设定Error穿越au需要一些时间且可去往任何地方,包括屋内

*blue篇有17+内容,请谨慎观看

*cp混杂,选自己喜欢看的方式看就好

*请催更我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

*因为这边有些事情所以现在才更

【你们可以自己猜猜blue...

*很ooc注意,望不要介意

*三视角时间不统一,比如meme小队发生在拥抱之后,blue篇则是发生在一天以后

*因为都是ds人物所以前面不加DS!的前缀了

*dsink是旧设 旧设 旧设!

*关于我用“他”来代替Ani的性别 纯粹是为了表明ta未知的性别,不用ta来说明,不然整篇文章会显得怪怪的,不是特指Ani是男性

*设定Error穿越au需要一些时间且可去往任何地方,包括屋内

*blue篇有17+内容,请谨慎观看

*cp混杂,选自己喜欢看的方式看就好

*请催更我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

*因为这边有些事情所以现在才更

【你们可以自己猜猜blue在电话里说了什么XP】

—————————————————————————

                   清明节【后续番外】

meme小队:

  “看来不需要我插手了。”Error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他仿佛从未像今天一样感到如此放松与快乐。

  Nightmare也松开了抱住Cross的手,并对Error使了个眼色。虽然这使身体中心向前的Cross打了一个踉跄,但好在Cross并没怎么在意这一小小的失误,反而急急忙忙地对朋友表示道歉道:

  “真是太出糗了,我应该...没有让你们感到过于担心吧...”Cross说话很不自然,语气显得有些心虚,他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背着自己的朋友擅自做主跑出去一事。

  “如果你tm早点来找我或许就不用让我这么忧虑了。”Nightmare盯着Cross的眼睛说道。Cross没有敢直视这目光,即使Nightmare的眼神中并没有责怪之意,他用另一种感情替代了责备的存在。

  “我...我只是想去散散心...没想到反而把时间给忘了...”Cross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他努力地想要辩解着,但还没说上几句,就被Error的善意提醒给打断了。

  “放心吧,以Nightmare的性子你也知道,他只是担心你出去的话有什么意外就大事不妙了,要知道JR的那帮家伙可不是你一个人能搞定的了的。”

  Cross心里一颤,原本不敢看向Nightmare的眼睛也在那一瞬间望向对方,慢慢地,他们逐渐对视上。Cross感觉Nightmare的眼神格外地温柔,对于他而言说不出的一种温柔感,占领了他的颅内,充斥在他的体内。他感觉有些愧疚于朋友们,更多的则是感动。

  “嘿!伙计们,瞧瞧我找到了什么?一台旧相机!里面还有些胶卷,看来我们可以好好玩一番了。”Error趁气氛开始变得奇怪之前,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迅速跑上阁楼拿了一台旧相机下来。

  “也许我们可以三个来一张合照。”Nightmare率先提议道,旁边的两人都默许了。他们没有找到相机支架,就把它放在了一个与他们的身高标准差不多高的一个小柜上。三个骨紧紧贴在一起,Cross站中间,其他两骨站在前旁,各探头向Cross的身体中心,偏头望着相机。

  Nightmare闭了左眼,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Error则是微微一笑。唯有Cross的脸微微泛蓝,嘴角极大幅度的咧开着,傻傻的笑。

  待照片出来后,Nightmare从抽屉里找出了一支剩墨不多的笔,缓缓的地用工整的字迹写出——最好的朋友们。

  三人的照片静静挂在墙上,在这间屋子内最显眼的一处。


JR:

  Ink从回来后就一直很不解,Boss在忙得夜不归宿的时候却特意去给那个人类去送花,可见他对那个人类的执念有多深。但Ink在送咖啡的时候微微提及了一下时,得到的也是许久的沉默,随后Dream只是淡淡说了句:“只是一个老朋友而已。”可他注意到Dream拿杯子的手有些不稳,咖啡的水波泛起一层又一层。Ink当时可想拍着桌子大声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由于Boss的一句“请求你出去”,也就不再多问,识相地走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Boss那么在意他呢?Ink走在无人的走廊上踱步思索着,路过一个拐角处,一个绿色身影“撞”到了他,穿过了Ink的身体。这使Ink不禁吓了一跳,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着宽松衣服的人类,略微有些惊讶地看着Ink,手指着自己用稍稍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可以看见我?”

  Ink用短暂的时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最后视线回转到他的脸上。感到这张脸似乎有点熟悉,在他突然想起对方和墓碑上的照片里的人如出一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tm不仅仅看见了鬼魂。Ink的震惊度足以绕地球一圈半,略微有些发愣的吐出了一句:

  “你是...Ani?”

  “你认识我?”

  “你和Boss之间...”

  “'Boss'是指,Dream先生吗?”

  Ink没有直接问完,Ani就意识到了他想表达什么。他的手背到身后,身体微微挺直,报以一个微笑道:“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当Ink正对两个相同的答案感到疑虑重重时,Ani已经贴近了他的身边,靠近Ink的耳边轻轻问他:“你能帮我,好好照顾Dream吗。”

   “我会...的...”Ink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番话,即使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会承担起这份巨大的责任。

  “谢谢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Ani走向了Ink的身后,他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了走廊的另一侧。


Blue:【17+】(meme小队视角友情客串)

  Blue的状态不怎么好,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火焰烧灼一般,浑身发烫,头也昏昏沉沉的。当他好不容易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去拿到抽屉里的体温计时,却因为头一昏又倒了下去。在倒下的一瞬间,他正大口地喘着滚烫的热气。

  Blue知道有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他发烧了,因为昨天的冒雨。体温测出来了,他用力抬起手看了一眼,面前的数字令他出乎意料而又是意想之中,38.9度。

  Blue已经没有心情再想那么多了,他现在唯一明白的就是得找其他人求助。凭他自己是没法治好这场大病的,反而,如果再拖下去会更加严重。

  Blue伸手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他难受到甚至不能抬头去看一眼。经过两分钟的摸索后,他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手机。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于是他拨起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而在电话另一头,meme小队正迟疑着要不要接这通电话。

  “为什么他在这时候会给你打电话过来?”Cross第一个率先提问道。

  “Error,你知道他一给你来消息准没好事。你确定要...”Nightmare随后提醒道,语气中带着些生厌。

  “让我来接吧,我跟他有过承诺,他不会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况且我们只是在电话里聊。”Error的态度很认真,他表示并不为此而感到不安。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而又无力,Error没有开免提,因此meme小队的其他成员什么都没有听到。待电话挂断后,Error急急忙忙地打开出去的门,走之前并说了句:“我有些急事要忙,你们好好待着。”

  “等等,你要去他家?”Nightmare看出来他的小心思,“你不知道Blue究竟会...”他还没有说完,Error就已经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Error刚挂完电话的那一刻,Blue的房间飞来了一只小鸟,金色的羽翼带着柔软的羽毛,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台上,仿佛相当的威严、庄重,这使他想到了Dream。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既然当Error来还有一段时间,那何不找点事情娱乐一下自己呢?

  他拿起手机,不熟练的拨了一串陌生号码。接通后,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Dream,请问您是?”

  “您可以猜猜我是谁?Dream阁下。”Blue尽量提高了声音,但由于感冒的原因音色有些低迷,虽然还是显得有些无力,但没有先前与Error说话那么明显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私人号码?以及你的声音你怎么回事?”Dream察觉到了Blue的不对劲,但他并没有有多担心Blue有多大问题,很显然,他的重点放在第一个问题上。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得到关于你的信息,Dream阁下。您不会还认为...自己不出众吧?”Blue的语气微带些调侃,但说了这么长一句有些发声困难,音量越压越小,不过Dream并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反而注意到了Blue目前是个什么情况了。

  “听起来你似乎状态不太好,音色有些改变,而且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的,你感冒了,对吗?”

  “不愧是Dream阁下,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情况,但即使这样你也帮不上我任何事呢,先生。”

  “我并没有关心你,这是我的工作,JR有必要帮助任何一个有困难的人。”

Dream的语气冷淡,仿佛从未跟Blue产生过任何交情。说完后,Blue似乎听到了Dream在安排什么事的声音,但不巧的是很快电话就被挂断了。

  过了一段时间,Error打开了主卧的门,因为他即使再怎么敲门,Blue也没有任何余力走下床,于是就用一些“非常手段”进了Blue的屋内。他的手里提着一大堆药品,有对应各种症状的感冒药以及退烧药。不过距Error所说这并不仅仅是Error从黑药店带来的药品,绝大部分药物都是他在Blue家的门口发现的。

  Error给Blue喂了退烧药后,端出一盆水,将湿毛巾放在他的额头上,精心地照顾着。Error知道这时候Blue没有精力拿他怎么样,也就稍稍放宽了心悸。

  待几个小时后,Blue的烧渐渐退下来,待他慢慢能够起身时,Error则示意他最好赶紧躺下。

  “你还是先躺下吧,毕竟你刚退烧不多久。”Error挥挥手示意Blue不要坐起来,不过Blue似乎另有打算。

  “Error...很感谢你今天过来帮我...我在电话里说过...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Blue没有躺下,反而双手合十握拳,身体前驱兴奋地靠近坐在凳子上的Error的脸,“你说,是吧?”

  Error则习惯性地往后靠,“你是说过有好消息,但你不会想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吧...”他们的脸逐渐贴近,最后他终于不能往后靠,在失去重心滑下小凳时,Blue伸手搂住了他。

  “请...放开我...”Error的声音越颤抖,Blue脸上的笑容就越狡黠,待Error的手蜷缩起来放在胸前时,Blue贴近他的脸,笑着说:“我还没有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怎么能放你走呢?”

  他趁Error身上的乱码还没变多的时候,用轻轻一吻吻住了Error的嘴,然后将空出来的一只手伸到了Error的裤子里面。待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时,Blue很粗暴地将Error放在了床上,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下,挑逗着Error的敏感区。

  “Blue...快点...求求你...我想要...”Error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获得快感。Blue也很识趣地回了他一句:“当然了,我的宝贝,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你喜欢吗?”

  “是的...我很...喜欢...”


  

  

  

  

坠落的星之海

*ds!dream x  ani


p1是亲妈想的其中一种比较好的结局(?)


ani和梦总融合,身体是ani的。并且在这个身体里有他自己和梦总的意识。


梦总会用翅膀圈住ani


jr里的人知道这件事,通常叫ani为“Lord  ani”


p2【记忆】


我还能记得他的微笑。





*ds!dream x  ani




p1是亲妈想的其中一种比较好的结局(?)


ani和梦总融合,身体是ani的。并且在这个身体里有他自己和梦总的意识。



梦总会用翅膀圈住ani



jr里的人知道这件事,通常叫ani为“Lord  ani”








p2【记忆】


我还能记得他的微笑。






















坠落的星之海

摸的官配!


*ds!dream(梦总)  x  ani


ani太可爱了55555555





摸的官配!




*ds!dream(梦总)  x  ani




ani太可爱了55555555















orange

tag狂魔了这次

对不起我把ani当女的画了,还有鸡翅好难画

有两p是自己的脑洞

最后一张我新老婆❤

tag狂魔了这次

对不起我把ani当女的画了,还有鸡翅好难画

有两p是自己的脑洞

最后一张我新老婆❤

秋田犬真的很惨一只

是aninm哦,注意避雷

没有人能拒绝仙女攻(?)

是aninm哦,注意避雷

没有人能拒绝仙女攻(?)

Sanca单茶
“我曾认为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

“我曾认为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
Dreani或者cp名是Drani?不管这个
最好不要点开看

好啦我人体奇差无比嘛

“我曾认为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
Dreani或者cp名是Drani?不管这个
最好不要点开看

好啦我人体奇差无比嘛

JJJuniorwithLan:p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仅仅路过 

哦买噶

手机内存太小了,不然是准备把小秘书的绘画过程放上来的

最近开始联系上色啦,这个素描本真的很适合涂彩铅💪💪💪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仅仅路过 

哦买噶

手机内存太小了,不然是准备把小秘书的绘画过程放上来的

最近开始联系上色啦,这个素描本真的很适合涂彩铅💪💪💪

Dreamswap翻译

这个是kai在汤上转发的一个活动(给出基本表格然后粉丝提问他们感兴趣的角色作者就会按照表格填出角色基本设定)

除了colton是ds的oc外其他你不认识的角色均来自于另一个au——jmv(你们不认识太正常了)

目前没有ds cross,ds ink,ds error,ds horror的这个设定表

拿手机做的长图有些地方出了点问题应该不影响观看(土下座)

翻译:希望看完基本设定后你们可以对blue改观的ani单推man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这个是kai在汤上转发的一个活动(给出基本表格然后粉丝提问他们感兴趣的角色作者就会按照表格填出角色基本设定)

除了colton是ds的oc外其他你不认识的角色均来自于另一个au——jmv(你们不认识太正常了)

目前没有ds cross,ds ink,ds error,ds horror的这个设定表

拿手机做的长图有些地方出了点问题应该不影响观看(土下座)

翻译:希望看完基本设定后你们可以对blue改观的ani单推man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Dreamswap翻译

[图片]嗯,我绝对没有自控力。看,传说中的ani和dream的融合,最终成为比我预想中更重要的思考点
一些背景设定:

  • 新结局叫做JR's angel。这是一个dream牺牲了他的灵魂以拯救ani的结局,他们最后融合为了一个身体里的两个意识——在ani的身体里。ani获得了dream全部的力量并且最后成为了JR的新领导者,尽管从技术上来说他们一起带领着JR因为dream是ta的一部分。因为dream并没有死,nm也还活着

  • 他们对身体的掌控权是彼此分开的,但是dream通常不会掌控全部因为他是那一个决定牺牲自己的人。

  • ani不知道dream的力量是怎么运行的,当ani控制人类的部分的...

嗯,我绝对没有自控力。看,传说中的ani和dream的融合,最终成为比我预想中更重要的思考点
一些背景设定:

  • 新结局叫做JR's angel。这是一个dream牺牲了他的灵魂以拯救ani的结局,他们最后融合为了一个身体里的两个意识——在ani的身体里。ani获得了dream全部的力量并且最后成为了JR的新领导者,尽管从技术上来说他们一起带领着JR因为dream是ta的一部分。因为dream并没有死,nm也还活着

  • 他们对身体的掌控权是彼此分开的,但是dream通常不会掌控全部因为他是那一个决定牺牲自己的人。

  • ani不知道dream的力量是怎么运行的,当ani控制人类的部分的时候dream通常会使用那些力量。ta的翅膀时不时地“拥抱”着ta

  • 他们可以下意识地交流。如果dream想到了一些“足够响亮”的东西他就会把它大声地说出来。ani就会听到它。他的思维和记忆仍然是和ani分开的,反之亦然

  • ani正在尽力说服dream改变JR对罪犯的看法。他逐渐对一些罪犯的态度越来越宽容了而不是直接给他们判刑,但是为了ani取得更长远的进步,ta不得不顺着他的话说然后循序渐进地改变他的想法,甚至是有关nm的(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真正的证据说明nm是那种对多元宇宙有威胁的人)

  • dream必须教会ani怎么飞行,但是不打算教ta怎么武器化他们共享的力量

  • 当dream看到需要战斗的时候,他就强制性地控制身体并且几乎让ani入睡这样ta就不会看见发生了什么

  • 这件事发生在cross,error,ink,和blue出现的好几十年前,所以他们还不在这

补充(在ask里出现但是本篇没提的设定):

  • ani除了头发和眼睛变成了金色的和多了个翅膀以外,身材并没有发生变化

  • 他俩一起永垂不朽了

  • drani融合的事情对jr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秘密

  • jr里的人称呼ani为“Lord ani”

  • drani灵魂融合的时候nm沉睡了3个小时左右(这个我忘了可能记得不准)

  • 这个结局里ani并没有明白dream的心意(尽管这很明显)

原文发布于2019年3月19日

翻译:对这个结局drani还没互通心意感到很蓝瘦的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Dreamswap翻译

【dreamswap】ani的事实汇编加上一些有趣的事实和信息,因为我一直对ta是谁没有明确的解释

已经透露的:

  • ani更喜欢中性人称(ta)因为JR里的每个人出于参考而这么做。ta被定义为性别酷儿,同时也是afab(注:afab指生理性别为女性但是性别认同不是女性的人)

  • 当dream发现ta的时候ta18岁

  • ta的身高是5'7(大概170cm)

  • ta曾尝试从医院顶层跳楼来结束ta的生命,原因是毋庸置疑的无论如何ta最后都会死在医院里

  • ta患有致命的血液疾病,这几乎要了ta的命

  • ta对工艺美术有浓厚的兴趣

  • ta被描述为热心的并且总是为他人着想

  • ta制作了dream的太阳项链

  • ta的灵魂是绿色的——即基于仁慈

  • ta是无性的

  • ta住在法国一直到12...

已经透露的:

  • ani更喜欢中性人称(ta)因为JR里的每个人出于参考而这么做。ta被定义为性别酷儿,同时也是afab(注:afab指生理性别为女性但是性别认同不是女性的人)

  • 当dream发现ta的时候ta18岁

  • ta的身高是5'7(大概170cm)

  • ta曾尝试从医院顶层跳楼来结束ta的生命,原因是毋庸置疑的无论如何ta最后都会死在医院里

  • ta患有致命的血液疾病,这几乎要了ta的命

  • ta对工艺美术有浓厚的兴趣

  • ta被描述为热心的并且总是为他人着想

  • ta制作了dream的太阳项链

  • ta的灵魂是绿色的——即基于仁慈

  • ta是无性的

  • ta住在法国一直到12岁,在那之后ta就搬到了英国(并且仍然在医院里度过ta大部分的时光)

  • dream曾爱上了ta

有趣(或不那么有趣)的事实:

  • ani说法语和英语并且说话有法语口音

  • ani的官方性别认证是灰色性别。尽管ta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发现这个
    ta的“致命的血液疾病”叫做肺动脉高压,这是一种与心脏动脉和肺部有关的不治之症,通常会影响成年人。但是ani在很小的时候就饱受这种病的痛苦

  • 当ani与error有许多共同之处时,ta也和nm有许多共同之处

  • 通常ta是在更安静的一方,不喜欢吵闹的事情,并且更喜欢平静的事情,ta也不会接受别人的侮辱

  • ani很慷慨并且富有同情心,并且总是忘记照顾自己。ta几乎把ta全部的时间用在了考虑他人上

  • ta非常的聪明机智

  • ani并不在乎性,但是愿意为了孩子那么做(总而言之就是愿意为了要孩子而嘿嘿嘿)

  • ani所在的au里的大多数人,包括ta的父母,认为ani被“天使带走了”并且去了天堂(就像每个人都会怀念当dream出现在夜空时那道眩目的光)

  • ani是中音(或者用唱诗班的话来说,是女中音)

  • ta来自于一条怪物被抹除了的时间线并且没人记得他们存在过

  • 在ani去世前dream和ta认识了七个月

  • 在ani决定结束ta的生命之前,ta无意中听到了父母的对话,在那时ta的父亲提到了让ta住院花了多少钱

  • 如果ani没有死,ta和dream就会在经历一系列漫长事件之后最终结婚。这件事会影响整个故事的过程,因为ta会说服dream变得更仁慈在error和cross出生的很久以前,并且劝说他找到替代杀死nm的别的办法(特别是因为dream甚至不需要那么做了,但是那就是个不同的故事了)

原文发布于2019年2月8日

翻译:试图将ds翻译博变成ani激推bot的 @只要你喜欢ani和xolga我们就是朋友了 

HOOOWE_逅违

想了解更多关于ani的事!

ani真好啊 富有同情心 在短暂的生命里遇见了值得回忆的人(神志不清)

想了解更多关于ani的事!

ani真好啊 富有同情心 在短暂的生命里遇见了值得回忆的人(神志不清)

央孚孚

总有一天我得在ps上做电子版的

总有一天我得在ps上做电子版的

anixolgaedgeworth激推bot

是列表里亲友给的约稿()

呜呜呜她人超好给我约了稿

不可以抱图哦

是列表里亲友给的约稿()

呜呜呜她人超好给我约了稿

不可以抱图哦

山中一夜风交雨

狼子野心支线番外《灵魂》

  (假设死者存在灵魂的骨科支线世界后续) 

  (与之前主线那篇不同,这里带的CP是DS!Dream和Ani) 


  ——人死只是身躯死了,灵魂还在;但是当所有人都忘记他后,他就真的离开了世界。 


  Ani想,也许这说的就是祂吧。 

  祂等了很多年。自从大概十七年前祂闯入DS!Dream的生活,然后在那一年的下半年就...

  (假设死者存在灵魂的骨科支线世界后续) 

  (与之前主线那篇不同,这里带的CP是DS!Dream和Ani) 

 

 

 

  ——人死只是身躯死了,灵魂还在;但是当所有人都忘记他后,他就真的离开了世界。 

   

   

  Ani想,也许这说的就是祂吧。 

  祂等了很多年。自从大概十七年前祂闯入DS!Dream的生活,然后在那一年的下半年就离世,祂就一直看着DS!Dream了。 

  在这个世界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天生带着无法治愈的血液疾病,能走到那么晚的一步才离去,还在那前几个月认识了一位倔强而强大、愿意保护祂的“天使”,本应该是人世以苦难为交换赠给祂的礼物吧。 

  太多的事情,Ani都来不及知道。祂甚至还未能知晓DS!Nightmare的存在。 

  如果祂能看穿DS!Dream有一个他深爱着却又无时不刻在让他痛苦的兄弟,Ani一定会在自己还活着的岁月里极力引导缓和这对兄弟的关系,不让他们都那么遗憾。 

  Ani看到过那些被DS!Dream揉成纸团扔进废纸篓的信,那些他绝不敢让DS!Nightmare看到的真心话,写下来都没有想着要寄出去、直面心灵的日记。 

  “我不能忍受可能失去你,甚至不能忍受你我之间相隔那么遥远的距离。” 

  “我不能忘记,甚至不能呼吸……我多么希望只要我向你道个歉就能回到从前,但那不是真的……” 

  “是啊,我不能奢求你原谅,但哪怕只是想到你可能不会原谅我,我就感到无法忍耐……” 

  埋在DS!Dream心底灼热而痛苦的温情,是比任何想象都更残忍的酷刑。 

  Ani想,如果祂在的话,祂应该能为他做点什么改变的。 

  祂坐在昏暗的书桌旁,自欺欺人地依偎在那双宽大的羽翼下,望着DS!Dream出神的侧脸,普通但却阴阳两隔的画面默默无言。 

   

   

  而现在,Ani亲眼看着世上唯一一个还记得祂的人也在祂面前死去。 

   

   

  漫长的思念在破碎的一切中走到终点,久别终于重逢。  

  赤红的血液溅射一地,金色的羽翼在晨曦中零落成泥。再高贵的生命,在死亡时的姿态也是狼狈不堪得一骑绝尘。随即,Ani感受到了,那最后一个还知晓祂曾经存在于人世的生者,也消逝于人间。 

  祂不再有留下的必要了。 

  祂已经等到了最后一刻。 

  事物的万千景色在眼中褪去,蒙曦与白昼间光线的急剧变化也不再刺眼,但Ani还是追循着本能,无知无觉来到了那片血迹中央。 

  犹如接引亡人的天使,祂镇定心思,微笑着,伸着手,向那个迷茫的灵魂而去: 

  “嗨,好久不见;现在,我们可以一起走了吗?” 

   

   

   

  清冷的雨洒落在一级级石阶上,风从空旷的山顶下来,掠过墓地的森林。 

  DS!Nightmare携着花束,一步步行上山岗。 

  他每次孤身一人来祭祀的日子都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只不过是哪天克制不住了,第二天就会来而已。 

  在DS!Dream的墓前,DS!Nightmare从来没有倾诉过一个字。 

  不辩解,不求饶,那是他的尊严和骄傲。 

  紫色的披风被细雨淋湿,密密麻麻微小到几乎分不清的小水珠被串在织物的绒毛上;而落在毫无遮拦的头顶上的雨丝,雨露汇集成大股的雨水肆无忌惮地从头骨上流下,穿过DS,Nightmare抿得直直的下颚,滴落在他面前的青草地上。 

  绝对的沉默与周围生机勃勃的自然格格不入。这种无声的肃穆越发刺眼。 

  为什么不向他的墓碑服软呢?为什么不通过践踏自己信念的方式让他好受一点呢?为什么不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反正趁没有人会听见呢? 

  DS!Nightmare想,嘴角很平静。 

  如果是在以前,他向他的兄弟服软,DS!Dream依然不会宽恕他,会用事实灼烧他,会摇摇头对他说完失望二字后走开。那就是一个答案,至少DS!Nightmare冷静下来、明白过来,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他完全不遗憾。 

  我有什么好说的呢,我的兄弟啊。 

  反正,你已经驱逐了我啊…… 

 

  “不……不是那样的……” 

  在灵魂的层面,一个颤抖而微弱的声音在说道。 

  他将自己的脸掩埋在半透明的手心,不敢正视他在世的兄弟;巨大的翅翼缩在肩膀后面,金色的双眼隔着灵体透过视线,仿佛光是内心深处的自嘲就已经快要让他缴械投降。 

  “该死……如果现在……DS!Nightmare能看到那些废纸……那该……多好啊……” 

  Ani默默地站在这对生死离别的兄弟身边,同时看着他们两人。 

   

    ——Ani死前的执念是要等到DS!Dream,和他一起走;现在,DS!Dream来了,但他的灵魂却又因为没有放下生前的执念而坚持着留了下来。 

   

  “他可和你真像。” 

  那股沉重,但却温柔的气息,与曾经的DS!Dream如出一辙。 

  Ani的声音传入DS!Dream的脑中,祂无奈地摇摇头:“Dream,你有没有发现?从背影上看,他站在你墓前的姿势,真的是与你以前在我墓前一模一样啊。 

  “他和你可真是兄弟。” 

  “……” 

  可DS!Nightmare永远不会知道亡者们的想法了。 

  在那里,DS!Dream被绞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碎肉,而Ani只是一座在DS!Dream离世后再也无人知其所在的孤坟。 

  没有了那个愿意用心记住祂的人,祂们的墓地距离荒坟就只差几年岁月侵蚀而已。 

  但在DS!Dream的葬所,DS!Nightmare还活着,坚忍地活着,穿梭所有陷阱和阴谋而活,坚忍如同在饥饿与死亡边缘游走的猎豹,森冷而去意已决;他像是心被挖去一大块无法弥补的空缺,不能死去也不能恢复,从此终生都将围绕着那个缺口而活。 

  但事实上,无论是DS!Nightmare还是两个亡魂都清楚:Ink已经逃走了,他们无能为力;而Fresh,这个多元宇宙根本不具备彻底杀死他的能力。 

  复仇和讨回公道就像高高吊在钓竿上作饵的一团鲜肉,距离设置却不合理,从来没有放下来到过他们能触及的高度。 

  但是不去咬那块饵,下面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能做。 

  咬到了饵料又能怎样,缺失的心还会因此长回来吗?只会因为连眼前的目标都达成消失而感到更加的空虚吧。 

 

  “……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他已经长大了。事情也不会变得更好了,我们已经没有继续旁观下去的价值了。” 

   

  这次是DS!Dream突然先开口。 

  对亡者来说,没有执念,就等于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价值。 

  他们本就早已经死去,尸身已化为尘土,湮灭在物质之中,不存于现实,不立于人世;只不过是真实与虚幻的夹层里,一点点死者生前心底里不能言说阐明的、深沉到连死亡都没能驱散它的情感和心绪。 

  不甘、仇恨或是求而不得的爱意,扭曲的灵魂最强烈的情绪坍缩后的残迹,留在这个世界里的生灵都无法察觉的投影。 

  但当这股情感消散,一切终将尘归尘、土归土。 

 

 

  DS!Dream最后地看了一眼他的兄弟。 

  一切都不会再变得更好了,他们需要做的只是接受这个结局。仇恨无解,然心可以释然。 

  Ani也明白了,人世不会再有任何其他值得他们期盼和等待的东西了。 

  “好,走吧。” 

  真正的结局终于在无人知晓中到来。 

  即使是连最亲近的DS!Nightmare都不知道,在这平凡的一刻里,就在他的身边,有两个久久徘徊于人世、不得安息的灵魂,消失在了吹拂过往的微风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