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nthem长夜微光

19709浏览    177参与
墨岚白烨
就是那什么伊甸男明星 不打光遇...

就是那什么伊甸男明星

不打光遇tag了(目移

就是那什么伊甸男明星

不打光遇tag了(目移

墨岚白烨
烛大壮斜分真的好池面哦🥵🥵...

烛大壮斜分真的好池面哦🥵🥵🥵

烛大壮斜分真的好池面哦🥵🥵🥵

羽光

浅浅摸一个辰哥

呜呜呜呜呜膜拜鸭老师!!!

[图片]

孩子要脸轻喷

浅浅摸一个辰哥

呜呜呜呜呜膜拜鸭老师!!!

孩子要脸轻喷

海盐好闲
烛光可爱! 明明小时候那么小巧...

烛光可爱!

明明小时候那么小巧可爱,长大了怎么就猛一了呢…(沉思

烛光可爱!

明明小时候那么小巧可爱,长大了怎么就猛一了呢…(沉思

荧光橡皮鸭MKII

「Anthem长夜微光」

休息一下,画点伄图

其实很久以前就测了四个人的mbti,意外的和面包小人很适配(尤其是骨折眉毛

画下来感觉是什么奇怪的现代pa……除了流明

还有一些和亲友吹水的梗,干脆一起放了

p8微刀预警

「Anthem长夜微光」

休息一下,画点伄图

其实很久以前就测了四个人的mbti,意外的和面包小人很适配(尤其是骨折眉毛

画下来感觉是什么奇怪的现代pa……除了流明

还有一些和亲友吹水的梗,干脆一起放了

p8微刀预警

小漾

长夜微光私设/光影转换设定(好像完结很久了…………)

[图片]


因为最近在写新的光遇oc(摇光),所以以前的一些设定也许还会用到,这次是鸭老师正篇漫画的世界线分裂设定(这个是官设),但由于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闭门造车,遇到不懂的或者拿不准的会在群里问两位老师,所以这次说是官方授权的官方文,个人同人味也许还是会很冲。


这次要补的是我之前没用的同人设定:光影转化。


在鸭老师的漫画里,光影是没办法转化的,但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突破口,期待鸭老师后面的剧情补充了(催更)。


在【冬日序曲】里,北辰一出场就已经是光之子的样子了,当时他已经由影转化为光,但是并不纯粹,所以用了"凛冬使者"...


因为最近在写新的光遇oc(摇光),所以以前的一些设定也许还会用到,这次是鸭老师正篇漫画的世界线分裂设定(这个是官设),但由于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闭门造车,遇到不懂的或者拿不准的会在群里问两位老师,所以这次说是官方授权的官方文,个人同人味也许还是会很冲。

 

这次要补的是我之前没用的同人设定:光影转化。

 

在鸭老师的漫画里,光影是没办法转化的,但是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突破口,期待鸭老师后面的剧情补充了(催更)。

 

在【冬日序曲】里,北辰一出场就已经是光之子的样子了,当时他已经由影转化为光,但是并不纯粹,所以用了"凛冬使者"这个本就存在于光遇本身有的设定,但是这时bug很大,我就加了很多私设,私设不是心血来潮加的,是基于原漫画有的"光影"种族之分。

 

光与影只是大的种族,其实在光里面,也可以分很多不同的种族,举个栗子,就像现实两个国家,有的国家的单一民族(日本单一大和民族),但是有的国家会是多民族国家,比如我国(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四个加分)。

 

影子很有可能是单一种族(话不说死,以后假如有新的故事或者新设可以补充),目前已知光之子是多种族,生活在天空王国和凛冬的光之子虽然同样相信光(?),但是光之子的光是比较炽烈的,这里就是游戏固有设定:阳光和温暖的光(比如烛火篝火)是他们生存的主要养料。

 

凛冬的同人私设就是很简单的对应:月光和寒冷的光(比如宝石水晶一类天然发光物)。

 

但是这两个种族都能彼此适应,毕竟都是"光之子",只是对于天空王国的光崽来讲,阳光和热的光使用效率更高,也更好;凛冬就是反过来的。

 

假如双方在不适合自己的环境中,可以生存,但是会有很多别的问题,比如寿命缩短,皮肤颜色会变,黑的变白,白的变黑(看作虚弱的特征),但这个变化可以逆转,只要早点回到适合自己环境,或者有暖(冷)光就行,所以两个种族可以互通有无。

 

从影子的设定来看,凛冬的设定与他们有些接近,看起来是适合在中间过渡的种族,所以北辰转化选定了凛冬的私设,而不是游戏固有设定和漫画官设。

 

从目前的漫画讲,转化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所以同人里,北辰的转化的条件其实也是相当苛刻。

 

这里的另一个设定就是:伊甸拥有自己的意识。(虽然同人并没有写到)

 

伊甸作为光之子献祭转生,解放先祖的场所,其实不只是一个单纯的地方,在很久以前它就诞生了属于自己的"意识",这个意识也许是先祖意识,也有可能是巨鸟梅伽的意识,也有可能是受光之子的愿望祈祷所诞生的,总之这个意识会庇佑光之子,这也是影子没办法进入伊甸的原因,伊甸意识识别到不是光之子后,会被驱逐或者抹杀。

 

北辰当时进入伊甸,是因为自己喝下了光之子(流明)的血,光影是可以互相伤害的,只是影的伤害来得直接暴烈,光对于影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北辰进入伊甸时,一个是自己被侵蚀得很严重了(我的同人里),此外当时他带着流明,还有皮皮虾(除却光影,别的生物没有进入限制),所以伊甸没能马上识别到(不太智能啊哥),北辰也知道这点,所以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此时条件一达成了)

 

接着就是北辰自愿把自己献祭给流明,换取了流明的一线生机,虽然北辰算是自毁,但是在伊甸看来,他也确实救了流明,所以最后失去了身体的北辰灵魂得以保存,进入了重生之路,获得了新生。

 

后来在【冬日序曲】中提到,流明做梦,看到北辰在光里,他看着光之巨鸟梅伽然后消散的场景,那也是真的发生过的事,否则流明也不会梦见(梦境已经是官设了),因为那时候的北辰已经获得了"光"的承认,但是也没办法走天空王国的通道获得新生,所以就是冬日序曲结局,只能回到凛冬。

 

此外就是,转生成什么样是没法保证(典型没售后,管杀不管埋),但是北辰命够硬,成功了(转化一般都是失败的),去了和以前身体更加适应的"凛冬"。(相比起天空王国来)

 

此时的北辰并不纯粹,还能时不时看见未来,同时也能看见过去,但都是很破碎的画面,他的身体也很弱,又是凛冬使者(这个前传看的人也不多,有机会写了),所以一度受制于人无法脱身。

 

同时北辰也想知道"流明"是否确有其人,也想证实自己以前是否真的存在过,凛冬掌权者也有自己的需求(冬日序曲交代的),双方达成暂时一致,于是冬日序曲的剧情就开始了。

 

后面需要北辰心愿了却,在降生之日献祭,身体就会好起来,所以理论来讲,他总有一天可以走天空王国的通道吧(换户口),所以当时其实不是北辰不和流明一起,而是他不能,就像流明本身就是天空王国的光之子,也没办法通过凛冬的重生通道。

 

其实冬日的剧情真要写后面也能写很长,但都是一些斗争了,有些现实的味道,不太浪漫,也不童话,也没什么人看,平时和两位老师口嗨爽了(?比如北辰大战凛冬直接打通两个通道变成霸道总裁)太狗血,就不写了。


end

淼圅

我的冤种同事和他的老婆

我的冤种同事和他的老婆

墨岚白烨

北辰的HIP MEME!

总之就是赶出来了

感想就是我好水以及cute cut真难用……

北辰的HIP MEME!

总之就是赶出来了

感想就是我好水以及cute cut真难用……

林檎糖

发点@荧光橡皮鸭MKII 太太家设定的cosplay,@小漾 太太文里的场景,4p是捏造()

发点@荧光橡皮鸭MKII 太太家设定的cosplay,@小漾 太太文里的场景,4p是捏造()

幻想症
画了鸭比老师家的长歌和小北辰。...

画了鸭比老师家的长歌和小北辰。。。

😭😭😭😭😭真的好喜欢这个故事。。。长歌咪。。我的长歌咪呜呜。。。

画了鸭比老师家的长歌和小北辰。。。

😭😭😭😭😭真的好喜欢这个故事。。。长歌咪。。我的长歌咪呜呜。。。

荧光橡皮鸭MKII

「Anthem长夜微光」

第十二话 心


我比自己的影子更寂静

穿过纷纷扰扰的贪婪

他们是 必不可少的 唯一的

明天的骄子

我的名字微不足道

我款款而行

有如来自远方而不存到达希望的人

——博尔赫斯《宁静的自得》


前情提要:人设+第一话

「Anthem长夜微光」

第十二话 心


我比自己的影子更寂静

穿过纷纷扰扰的贪婪

他们是 必不可少的 唯一的

明天的骄子

我的名字微不足道

我款款而行

有如来自远方而不存到达希望的人

——博尔赫斯《宁静的自得》


前情提要:人设+第一话

一只逍遥自在的修海豹

就是说看的有点上头,于是迅速摸了

@荧光橡皮鸭MKII 

P1是不太像北辰的北辰

P2是不太像烛光的烛光

P3是对烛光的迫害(什)

占tag至歉

就是说看的有点上头,于是迅速摸了

@荧光橡皮鸭MKII 

P1是不太像北辰的北辰

P2是不太像烛光的烛光

P3是对烛光的迫害(什)

占tag至歉

⛩️死·呆菇子·ね🎑
总是用效仿别人画风的能力去做一...

总是用效仿别人画风的能力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荧光橡皮鸭MKII 

总是用效仿别人画风的能力去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荧光橡皮鸭MKII 

脆皮奶味鲨

找不到夹子了,所以做成了胸针!

本来想做@荧光橡皮鸭MKII 漫画里头上的花结果失败了(擦泪 

下次用其他材质试试(点头


找不到夹子了,所以做成了胸针!

本来想做@荧光橡皮鸭MKII 漫画里头上的花结果失败了(擦泪 

下次用其他材质试试(点头


墨岚白烨

我终于画完了

一些花火和烛光的贴

p3是伴星烛光和自家红石精

我终于画完了

一些花火和烛光的贴

p3是伴星烛光和自家红石精

小漾

坠坠摇光(1)

鸭老师最新一话衍生,这个归到官方里,不是同人,所以有些同人设经过鸭老师允许后会成为官设。

感谢鸭鸭老师授权,还有曲老师的修改建议。


是北辰弟弟【摇光】的故事(原型是表演季向导),是长夜微光世界平行线,也只能是平行线,与主线无关,有关可能是以后的番外了。


既然我被最新更新创没了,那就都别想好过。


摇光独自走在黑暗中。


他走得很急很快,但是腰间的长剑却一动不动,他的手紧紧抓住剑柄,手上爆出青筋,但这样漆黑的夜,没人能注意到。


他的下颌线绷紧了,每走一步,似乎就要把脚下的青砖踏出一个凹陷来。


他手中紧握的剑并不长,白日带...

鸭老师最新一话衍生,这个归到官方里,不是同人,所以有些同人设经过鸭老师允许后会成为官设。

感谢鸭鸭老师授权,还有曲老师的修改建议。


是北辰弟弟【摇光】的故事(原型是表演季向导),是长夜微光世界平行线,也只能是平行线,与主线无关,有关可能是以后的番外了。


既然我被最新更新创没了,那就都别想好过。


摇光独自走在黑暗中。

 

他走得很急很快,但是腰间的长剑却一动不动,他的手紧紧抓住剑柄,手上爆出青筋,但这样漆黑的夜,没人能注意到。

 

他的下颌线绷紧了,每走一步,似乎就要把脚下的青砖踏出一个凹陷来。

 

他手中紧握的剑并不长,白日带出去时,总有人觉得那只是把装饰的刀,也不会有人觉得它能杀人,对此摇光不置可否,他通常只是笑,这种笑容是从他最熟悉的人,他的哥哥那里学来的,他的哥哥常常这么笑,只是轻轻挑起唇角,眼睛却一动不动望着别人,就叫人不由自主地生起敬畏。

 

最初摇光常常用这种眼光直视酒馆的客人,嘴上问的却是水果需不需要要切,似乎客人只要说不,那么被切的可能就不止是水果了。

 

大多数客人通常都说不出什么,不论是不敢说话,还是不屑说话,对摇光来讲都一样。


只要别耽搁他的时间就好。

 

用杀人的剑给别人切水果,听起来似乎是一件怪事,但因为他的哥哥也这么做过,所以他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刀剑的用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刀剑的人。

 

摇光站在原地,稳如磐石,树上滴落的水滴突然落下,一滴水恰好砸到他肩膀上,他忍不住很轻地动了一下,也是这一瞬间,四周黑影接二连三从他左右掠过,他眨眨眼,没看清楚,如刀刃一样锋利的风却从他身后吹来,他的衣服向前面飘起又落下,摇光的拇指指节顶着剑鞘的护手,轻轻往上一动。


剑刃出鞘一寸,银色剑光闪烁一瞬。

 

摇光低头看,原来脚下是一个水坑,水坑反射的剑光有些刺眼,他眯起眼睛,刚刚被水滴砸到的肩膀似乎在发烫,他想他不该站在这里。

 

摇光轻轻叹了口气。

 

树上的树叶随着他的叹息落下,在他周围轻柔地飘散开,声音浅浅,像徐徐微风。

 

脚下的水坑被渐渐蔓延开的血染红了。

 

摇光的剑却已经回鞘。


四周依次响起沉闷的重物落地声,摇光往前走了一步,却被石头绊住脚步,他又走了几步,却还是石头,他干脆绕了一个大圈子,避开刚刚的地方,才又继续往前走。

 

黑暗里有人目视他的背影,直到他转过弯,彻底看不见了,一个人才喘出一口气。

 

"看到了么?"

 

"看到了。"

 

"绝快的剑。"

 

"是很快。"

 

"还有呢?难道你没有别的话要说么?"这人声音突然急切了些。

 

"那好,我直接告诉你吧,我不能杀他。”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微笑着。

 

“为什么?”

 

“因为我杀不了他。"少年模样的人仍旧是浅淡的笑容,他两手一摊,"我既没有刀,也没有剑,我拿什么杀他?"

 

"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任何武器,只要你——"

 

"任何武器?”少年反问,轻蹙着眉头,“这种话不要再说。"

少年从树上跳下来,"我已经很久不杀人了,这种脏活我也很久不做了,谁让你来找我的?"

 

"没有谁。"

 

"找我买别人的命,却连实话也不肯对我说么?"少年声音猛地变沉,他仰头看着树上的人,一阵风猛然刮起来,吹那根树干摇摇欲坠,树上的人害怕起来,他忽然后悔来找这个人。

 

别人说他是个亡命徒,他什么也不喜欢,他只喜欢杀人,杀活人,自己就算只剩下半条命了,你只要给够他足够的钱,只要是活的,他谁都能帮你杀。

 

然而他来得晚了。

这个亡命徒前几年不知为何,突然浪子回头,说不再杀人,此后——真的没再杀过人,至少明面上没再杀过一个人。

 

但是此刻他身上却涌出澎湃的杀意,他畏惧了,匆忙从树上回到地面,往没有月光的阴影里后退,"既然你不愿意帮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遇见,也就当互不相识。"

 

"我要是说,我后悔了呢?"少年突然笑起来,却越笑越苍白,眼睛微微发红:"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不得不杀人,杀人不是一件好事,我不喜欢……我很不喜欢。"

 

“你——!”

 

一柄红色的剑刃不知何时已经刺穿了他的胸口,他睁大眼睛看着距离他一步远的少年人,他至死也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的身体渐渐风化为石头,最后一块块落在地上,砸得粉碎。

 

少年看着手上的红色刀刃融化,慢慢变成流质的液体,准确来说那正是他的血,血液变成刀刃,这是那个人留下的东西之一。

 

他走在月光下,也不管手上还在滴血,轻轻哼着歌,踏着摇光走过青石砖,慢慢走回去了。

 

今天下午下过雨了,路上有些湿,有些微风,也算个舒服的晚夜,他打着哈欠走过摇光走过的拐角,刚刚走了两步,却被一把短剑横挡住了去路,他抬头一看,只一眼便笑了,和刚刚杀人时的样子判若两人,他的声音柔和,"摇光?怎么没回去?"

 

"我看见了,"摇光答非所问,"那是流明老师的朋友么?"

 

"既然看到了,那还问什么?"流明笑了,眼睛却越过他看向前面,继续往前走,"有谁会杀自己的朋友?"

 

摇光沉默一会,跟了上去,"我知道他是来杀我,那些人也是来杀我的。"

 

"我知道啊,就是怕你应付不过来,特地来找你的。"

 

"谢谢老师。"摇光眨眨眼,"但是他们杀不了我。"

 

"摇光最厉害了。”流明笑了,他看了摇光一会,又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朋友,他还是一个孩子,要是他还活着,应该和摇光差不多大,差不多厉害。

 

"回去吧。"流明回头看他。

 

"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月光下,暮土边际的月光很凉,大概因为是古战场的遗址,地面也总是泛着一股寒意,但这样森冷的地方却有不少人居住,大多数人都是来做短工,他们为了多攒些钱,临时住在这里,这里的山洞有一堆篝火就能直接住下,就不必多花钱去城里的旅馆了。

 

还有一些懒汉也住在这里,他们既没有钱,也不想做工,又无处可去,便在这里找个山洞做容身之地,过一天算一天。

 

流明没有固定工作,但绝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他在暮土工作了许多年,已经算半个当地人,他曾说家乡在云野圣岛,但已经很多年没回去过。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去,也没人问,因为许多人已经把他当暮土古战场和边境线的一份子,因为他既不怕要命的冥龙,也不怕黑水,烧花清理河道也是得心应手,虽然光翼残缺,但无伤大雅,因为他很熟悉漂浮魔法,甚至比有光翼的人还可靠许多,而且他从不离开,时间久了,就有人自然而然认为,他生来就是暮土人。

 

在这样恶劣的地方辛苦工作这么些年,他应当是有一笔不菲的积蓄。

 

和他同住的摇光自称是流明的学生,但没人知道他在学什么,摇光很少露脸,常年戴着风帽,把脸遮得严严实实,平时在海里的酒馆上夜班,夜晚的海中酒馆闹事的人多,很多人都做不长,但是据流明说,摇光已经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多,店长很满意他,给他开了高工资,希望他能留久一点。

 

所以,像摇光和流明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该住在这里,但他们偏偏在这里住了很多年,这里的人来了一批又走一批,多少都受过流明的照顾,也认识不爱露脸的摇光。

 

有人问他们为什么不走,流明只说有事没做完,哪天做完了哪天走。

 

至于是什么事,什么时候能做完,又是个未知数了。

 

流明是个亲和的人,来的新人总让他带着,告诉他们巡逻的路线,怎么避开看似没有固定飞行轨迹的冥龙,落到黑水里怎么自救——总之尽是可以保命的要紧事。

 

流明是个很好的人,来过这里的人都这么觉得。

 

至于摇光,他也不是什么怪人,只是说话怄人得很,除了流明没人能说过他,晚上在酒馆工作时,他会取下白天戴着的风帽,露出来的脸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的冷漠或凶恶,而是一张淡如春山的脸,眼眸如蓝色浅海,让他的模样看起来像春雪覆盖的山峦,总也化不开。

 

酒馆的客人都爱叫他,因为他们喜欢看他的脸,看他的眼睛。

 

喜欢看摇光,是完全可以直说的事,因为没人会觉得奇怪,大多数看他的眼光都是单纯的,像看雨林的雨,晨岛的雾,霞谷的雪。

 

摇光本不会让人生起带有恶念或欲念的心思。

 

他们给摇光许多小费,摇光会收,但也不会特殊对待他们,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也有被特殊对待的客人,他们有的是给了小费的,有的干脆一杯酒,或者一杯茶也不肯买,这些客人笑着问他为什么时,摇光也只笑不说话,因为他说话容易惹人生气。

 

他说起话来,偶尔会让人觉得,嘴和那张脸属实不该长在同一个人身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偏偏长了张嘴?

店长知道他的性子,时不时得欠一便敲打敲打他,次数多了,摇光就长记性了。

 

现在客人再问为什么,他最多笑一笑,再反问一句:“你猜呢?”

 

"我猜不到。"

 

"既然猜不到为什么要问?"

 

客人觉得很奇怪,"我就是猜不到,所以才问。"

 

"那你再猜,猜中了我就告诉你。"摇光收拾好客人用完的餐具,转身离开了。

 

店长站在门口,"别人既然猜中了,你又何必再说一遍?"

 

"我喜欢。"摇光唇角有一抹笑,细看又消失了,他走进后厨,把餐具放进水池又出来,店长还在在那里等着他,"告诉我啊好不好,小摇光,为什么?"

 

"店长这是做什么?"

 

"我上次让你注意点对客人,没想到你能听进去,还真的注意了。"

 

"这不好吗?不好我可以改。"

 

"没有没有,很好,很好,"店长语气一再加重,"只是我不明白,有的的客人花了钱,特意点了很多你名下的酒,你为什么不多照顾一下他们?"

 

摇光直直看着店长,并不说话,只是笑。

 

店长不与他对视,移开目光:"有的客人甚至连茶都不来一杯,只是来蹭坐的。"

 

"要是店长不欢迎他们,下次直接我赶出去就是了。"

 

"别别别,来者是客,既然愿意进来,总有一天肯为你花钱。"店长笑了,"我不懂的点在于,为什么要区别对待他们?"

 

"这不是您说的?为什么反过来问我?"

 

"我是叫你——"店长哑然,他叹气:"是我没说清楚,那些出手大方的,上来指明要你的,你就对他们好点不行?"

 

"店长又准备给我多加工资?"

 

"年前不是才涨过?"

 

"一码归一码。"摇光还挺无情的。

 

"那就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

 

"没有为什么,"摇光听见客人在喊他了,"就是我乐意。"

 

"你乐意?"

 

"既然都要伺候人,选顺眼的伺候。"

 

"不选多花钱的?"

 

"我本来就有钱。"

 

店长又被他哽住了,便跟在他身后问,"你顺眼的标准又是什么?"

 

摇光给客人倒酒,给他们剥花生,剥干净了放进碟子里,"这个很看心情的。"

 

"你说嘛。"

 

摇光转头看了看店长,"像我哥哥的。"

 

"哥哥?你还有哥哥?"

 

"店长你没有家人吗?"摇光语气还挺诚恳。

 

"你什么意思,我只是好奇,你哥哥是流明吗?他不是你老师吗?"

 

"他是我老师,我哥哥确实不是流明。"摇光淡淡道。

 

"干嘛生气,我说错什么了吗?"虽然他没表现出来,但店长感觉到了他的不愉快。

 

"没有,我的问题。"

 

"我从来没听你说过你还有个哥哥。"

 

"你也没问我。"

 

客人在旁边看着摇光,也插话,"哦,摇光还有哥哥?"

 

"嗯。"

 

"你哥哥人呢?"

 

摇光的手一顿,又继续剥花生,"很多年前就死了。"

 

大声谈笑的客人们都安静一瞬,一粒落在盘子里的花生轻轻响了一下,随后是店长先打破沉默,"节哀。"

 

"没事,已经过去了。"

 

店长自知闯了祸,叫人拿来一些酒,说算他送的,实际上也是在宽慰摇光,摇光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怪异神色,他与往常无异,加上店长的慷慨解囊,大家喝着酒,所以没过一会所有人就把这小小插曲忘了。

 

记账的来问这酒算谁的,店长说一半算他,一半算摇光的,反正才给摇光涨了工资,扣一点他也不知道。

 

记账的朋友有些怕摇光,"这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发现就发现了,能怎么办?"店长也坐着剥花生吃,"你别看他一天计较工资,其实每个月发下来,他算都不会算一下。"

 

"店长怎么知道的?"

 

店长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因为,他真的很有钱。"

 

"嗯?"

 

"这些钱他是看不上的。"

 

 tbc


 没id的是曲老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