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ot

999.6万浏览    39952参与
我保底从来不歪
  突发奇想画了一些美丽的艾伦

  突发奇想画了一些美丽的艾伦

  突发奇想画了一些美丽的艾伦

冉染

悄然而至(19伦X你)④

私设“你”是104期训练兵


ooc有


⚠️⚠️⚠️因为个人喜好,《悄然而至》这一合集中,我更偏向走原作剧情线。所以和原作设定一样,19伦不会过度表达自己对于同期的在乎以及对于“你”的珍视,他有他自己选择保护“你”的方式。

——————————

“咕咕——”


有鸽群停留在马莱人饭店前的空地上,洁白的羽翼让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与阿尔敏同乘一辆,面前是两名持枪的耶格尔派士兵,单兵作战能力更强的三笠被单独看管


“所以艾……他有和你透露什么吗?”阿尔敏开口,声音嘶哑


“我被绑在马背上的时候,仔细思考了他对我说的每一个字……”旁边的耶派士兵直勾勾地盯过来,你无所谓......

私设“你”是104期训练兵


ooc有


⚠️⚠️⚠️因为个人喜好,《悄然而至》这一合集中,我更偏向走原作剧情线。所以和原作设定一样,19伦不会过度表达自己对于同期的在乎以及对于“你”的珍视,他有他自己选择保护“你”的方式。

——————————

“咕咕——”


有鸽群停留在马莱人饭店前的空地上,洁白的羽翼让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你与阿尔敏同乘一辆,面前是两名持枪的耶格尔派士兵,单兵作战能力更强的三笠被单独看管


“所以艾……他有和你透露什么吗?”阿尔敏开口,声音嘶哑


“我被绑在马背上的时候,仔细思考了他对我说的每一个字……”旁边的耶派士兵直勾勾地盯过来,你无所谓的耸耸肩“发现他一共说了四十二个字”


这并没有让阿尔敏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沉默着低着头,双手被束缚的你用别扭的姿势摸了摸口袋,递给他一块手帕


“鼻血,擦擦”


他接了过去,慢慢擦拭着,忽然抬手猛地一拳砸在车壁上


“可恶……”红血丝附上了他的蓝色眼睛


坐在你们面前的士兵示威性地拉动枪栓,抬起了枪口,显然这并不能让你们产生任何反应



“……阿尔敏”你抬头看着车顶“对不起”


“怎么了吗?如果是先前私自行动的原因……其实,我也能理解”


“对不起,刚刚……我只是看着”


“……呐”他似乎已经收拾好了情绪“你应该还相信他,对吧?”


你仍旧抬着头着,寻找是否有光从缝隙里落下来——你不想去看阿尔敏脸上的伤口


见你没有回答,阿尔敏也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知道啊,你一直是最信任他的那一个了:小时候总有人质疑他不值得被那么多前辈保护又或者只会变巨人什么的,总是你第一个跳出来帮他说话,那时候三笠还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意思,总说‘艾伦没有我会死的’什么的,每次也都是你劝着她放宽心去相信艾伦什么的……”


“哪里有什么小时候啊……这才过去四年好吧”你终于敢去直视阿尔敏的眼睛


“是吗?我总觉得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还是训练兵的时候,也是你第一个说‘我相信能驱逐所有巨人’这种话,那天晚上在宿舍艾伦一直……”


“阿尔敏,别说了”你勉强扯出一个笑容,不过大概比哭还难看“我们的下一站,就是训练兵团驻地呢”


……


“你的手还好吗?我今天看见你就一直带着手铐”阿尔敏抓起你的手腕,早上磨出的伤口仍然一直在被硬物磕碰,现在已开始渗出液体


“啊没事,待会去训练兵团找找绷带什么的吧……”你将身体向前倾了些许,视线对上了那两名士兵“喂,‘新生的艾尔迪亚帝国公民’,找绷带包扎伤口会触犯你们的法律吗……”




“阿尔敏,我真的不懂什么国际关系与人道主义,我是个好自私的人,我只想保护我的朋友与家园,同样的,我也不相信那么想保护我们的艾伦会伤害我们……”


身旁是阿尔敏轻轻的叹息


“扑棱棱——”鸟类扇动翅膀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尽管看不到窗外,你也固执地认为这是鸽子向前飞去



日光投射下鸟群的影子


艾伦耶格尔想要离开


告诉他们吧,告诉他们在2000年前的寂静荒野里上万的囚犯与奴隶以相同的频率交媾,告诉他们广袤的道有骨灰般的白沙与无尽空洞魂灵,告诉他们有一天他将居高临下接近着夕阳泛血的肿胀天空,以仅剩白骨的身躯俯瞰北方的巍峨雪山


告诉他们吧,都告诉他们,这样就不必独自痛苦,背叛一切



“艾伦,我知道的,你只是受了吉克的蛊惑,你曾经……”


难以倾泻的怒火在蔓延,就像那场庆典后只有自己明白帕拉迪岛的一切生命都沉醉于飘渺的上浮而不久后地面的生命就会因为软弱和恐惧而疯狂无比



艾伦耶格尔想要放弃


下一秒他仿佛确实这么做了于是他看见巨大脚印的凹陷内地面散落的碎肉中,有原本被白色绷带遮挡的半块墨色刺青粘合在断碎的腕骨;金色发丝附着于血肉模糊的头骨碎片难以辨别是来自于脸庞还是发顶;一对永远透出信任的眼珠里一颗被碾碎后干瘪地掉落,另一颗仍旧饱满但毫无生机如同未抛光的玻璃球


……


这幻觉只持续了一瞬


艾伦耶格尔——艾伦耶格尔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白鸽飞过希干希纳区,马车仍不息地行驶着去向训练兵团驻地;白鸽飞过城墙掠过原野,已不再有巨大可笑的身躯游荡在这里;白鸽飞向巨木之森,伴随着响彻丛林的吼叫,三十道亮光永远无法穿透密林






tbc.

赤鼠外卖送啥都快

是一点点正片预告和透图

艾伦:赤井楠老师

阿尔敏:赤鼠/兰普

是一点点正片预告和透图

艾伦:赤井楠老师

阿尔敏:赤鼠/兰普

夜羁Alic

  感觉画的好可爱...最近可能画风偏可爱了

  感觉画的好可爱...最近可能画风偏可爱了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八张,三笠。 嗯...

AOT人物卡第八张,三笠。


嗯,三笠啊,还是又见面了。

嘛,我暂时没有太多要对你说的....

等回去特别篇,在你的回忆里,再勾勒你的单人篇吧。

晚安。晚安。晚安。


AOT人物卡第八张,三笠。


嗯,三笠啊,还是又见面了。

嘛,我暂时没有太多要对你说的....

等回去特别篇,在你的回忆里,再勾勒你的单人篇吧。

晚安。晚安。晚安。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七张,埃尔文。...

AOT人物卡第七张,埃尔文。


我发现已经越来越不太想起他了,一般都是因为兵长顺带想到他。

嗯,但还是能在想到的瞬间,就回想起团长和利歪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这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从天而降,把我们的利歪压制地死死的:)

感觉....

埃尔文就像利歪这把利刃的刀鞘...

可惜了~~~~

出于私心,希望利刃仍然被好好地收在鞘中....

向你致敬,团长。

单人篇里会继续好好画你的帅脸的,hhhhh


AOT人物卡第七张,埃尔文。


我发现已经越来越不太想起他了,一般都是因为兵长顺带想到他。

嗯,但还是能在想到的瞬间,就回想起团长和利歪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这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从天而降,把我们的利歪压制地死死的:)

感觉....

埃尔文就像利歪这把利刃的刀鞘...

可惜了~~~~

出于私心,希望利刃仍然被好好地收在鞘中....

向你致敬,团长。

单人篇里会继续好好画你的帅脸的,hhhhh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六张,韩吉。 不...

AOT人物卡第六张,韩吉。


不愧是抱了兵长的女人啊。

这家伙也是从一开始出现就疯的可以:)

但假如身处在巨人的世界里,没有韩吉这样的存在,胜利是无法想象的吧。

在兵长特别篇里也是,用一袋小零食就把伊莎贝尔收买了:)

慢慢相处吧,日子还很长呢。hhh


AOT人物卡第六张,韩吉。


不愧是抱了兵长的女人啊。

这家伙也是从一开始出现就疯的可以:)

但假如身处在巨人的世界里,没有韩吉这样的存在,胜利是无法想象的吧。

在兵长特别篇里也是,用一袋小零食就把伊莎贝尔收买了:)

慢慢相处吧,日子还很长呢。hhh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五张,阿尔敏。...

AOT人物卡第五张,阿尔敏。


其实一开始是准备出他在遭遇战里燃烧的......

但看了一下还是觉得太痛了,就算了。

阿尔敏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复杂。

他的内心,他的表现,他的爆发,他的自省...

嗯,可以说是我相当在意的人物了。

所以主角三人团里,我一开始很坚定关注的,就是阿尔敏了。

等后面狂想曲里,再继续出单张吧。


AOT人物卡第五张,阿尔敏。


其实一开始是准备出他在遭遇战里燃烧的......

但看了一下还是觉得太痛了,就算了。

阿尔敏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复杂。

他的内心,他的表现,他的爆发,他的自省...

嗯,可以说是我相当在意的人物了。

所以主角三人团里,我一开始很坚定关注的,就是阿尔敏了。

等后面狂想曲里,再继续出单张吧。


K.M酩酊
AOT第四张人物卡,艾伦。、...

AOT第四张人物卡,艾伦。、


还是第一次画艾伦,他小时候的倒是画了好几张,都没完成。

怎么说呢....

在他独自离开之后,我才想要认真去了解他的。

嗯,慢慢来吧。

就,目前来看,画他不是很顺利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AOT第四张人物卡,艾伦。、


还是第一次画艾伦,他小时候的倒是画了好几张,都没完成。

怎么说呢....

在他独自离开之后,我才想要认真去了解他的。

嗯,慢慢来吧。

就,目前来看,画他不是很顺利就是了。哈哈哈哈哈。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三张放了小贝...

AOT人物卡,第三张放了小贝


这也是我没想到的。hhhh。不过确实希望了解这家伙多一点。

可能是因为他的表情总是很少,就很想要看一看他更多的样子吧。

狂想曲不知道会不会整理他的单篇,得看补漫画的程度再说。

目前比较有可能的是,大概会在看编年史动画的时候,截几张他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


AOT人物卡,第三张放了小贝


这也是我没想到的。hhhh。不过确实希望了解这家伙多一点。

可能是因为他的表情总是很少,就很想要看一看他更多的样子吧。

狂想曲不知道会不会整理他的单篇,得看补漫画的程度再说。

目前比较有可能的是,大概会在看编年史动画的时候,截几张他的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


K.M酩酊
AOT人物卡,第二张放了伊泽尔...

AOT人物卡,第二张放了伊泽尔。


当时看番外篇的时候,

除了兵长的无悔的选择,就数这部伊尔泽的笔记印象最深刻。

伊尔泽·兰纳,喜欢你呀。

后面出狂想曲的单人篇,会再补充文字细节和新图图。

我的妈耶,怎么说了个叠词。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也完全不想改就是了。


AOT人物卡,第二张放了伊泽尔。


当时看番外篇的时候,

除了兵长的无悔的选择,就数这部伊尔泽的笔记印象最深刻。

伊尔泽·兰纳,喜欢你呀。

后面出狂想曲的单人篇,会再补充文字细节和新图图。

我的妈耶,怎么说了个叠词。哈哈哈哈哈哈。但是也完全不想改就是了。


K.M酩酊
AOT人物卡,照例以利歪开个头...

AOT人物卡,照例以利歪开个头。


希望利歪吃胖一点儿~~

开心一点儿,身上的负担不要总是那么重,也不要总是那么痛!

看建卡就知道了,这一辑卡片是以个人幻想志落笔的。

所以并没有太考虑原作设定

目前因为——cue一下《极乐迪斯科》——影响太深

所以先从人物建卡开始

后续会陆续进行技能牌和思维阁的建立。

嘛,慢慢来吧。

AOT人物卡,照例以利歪开个头。


希望利歪吃胖一点儿~~

开心一点儿,身上的负担不要总是那么重,也不要总是那么痛!

看建卡就知道了,这一辑卡片是以个人幻想志落笔的。

所以并没有太考虑原作设定

目前因为——cue一下《极乐迪斯科》——影响太深

所以先从人物建卡开始

后续会陆续进行技能牌和思维阁的建立。

嘛,慢慢来吧。

K.M酩酊
OKK,AOT人物卡片第一辑弄...

OKK,AOT人物卡片第一辑弄完了。hhhhh。还特地搞了个封面呀~~~~

OKK,AOT人物卡片第一辑弄完了。hhhhh。还特地搞了个封面呀~~~~

战栗(掉线中)

  整了 感觉已经和内向没关系了(。)

  整了 感觉已经和内向没关系了(。)

炭烧煎饼
 请大家吃布丁😋😋 

 请大家吃布丁😋😋 

 请大家吃布丁😋😋 

爱丽丝的镜子

【团兵】白墙 21

又是很喜欢的一章,没有收住写了8k+,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完整版在论坛和凹三。

凹三几乎不会上,评论可以留在另外两个地方~


21 星海

      埃尔文如约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讲给利威尔听。利威尔靠在他的臂弯里,一开始还有回应,后来便没了动静,埃尔文低头一看,见他已经闭上了眼,吐出均匀的呼吸。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精神也会变得薄弱,或许也是因为埃尔文在身边,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他稍一松懈便陷入睡梦。

      埃尔文于是不再说话,他小心地把利威尔抱起来——...

又是很喜欢的一章,没有收住写了8k+,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完整版在论坛和凹三。

凹三几乎不会上,评论可以留在另外两个地方~


21 星海

      埃尔文如约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讲给利威尔听。利威尔靠在他的臂弯里,一开始还有回应,后来便没了动静,埃尔文低头一看,见他已经闭上了眼,吐出均匀的呼吸。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精神也会变得薄弱,或许也是因为埃尔文在身边,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安全感,他稍一松懈便陷入睡梦。

      埃尔文于是不再说话,他小心地把利威尔抱起来——现在很安全,睡着的猫咪是不会挠人的。利威尔出乎意料没有被惊醒,他把他挪到房间里的床上,给他盖上了被子,然后吻了他的额头。

 

      利威尔醒来时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内容已经不记得,只感到身体沐浴在一片暖洋洋的气息中,他睁开眼,窗口的阳光便洒进眼帘。

      似乎过去的那两个月才是梦。现在只是回到了现实。利威尔躺在整洁的床单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这大概是他近两个月来第一次在没有药物注射的情况下睡着。他下意识地去找脑海中的另一个人,房间却是空的,只在枕头边留下一只手机。划开一看,里面是备忘录的界面,写着一则简讯:

      我需要尽快赶回帕拉迪。很抱歉不能陪你过夜。周末我会想办法来看你

      简讯看来写的很匆忙,连标点都没有写完。利威尔莫名感到了一丝失落。这么说他是在昨晚他睡着的时候走的么?埃尔文没有说他会怎样处理后面的事,他把他救出来,难保不会被雷伊斯怀疑,那时候不知他会不会有危险?

      他很想立刻跟过去,却在起身时感到了身上的无力感。他意识到在恢复之前,他只能留在这里等。这是他最不喜欢的事情,这样被保护起来,看着别人冲锋陷阵自己只能无端担心的感觉让他厌恶自己现在这具无能的身体。

      可如果是埃尔文的话……他好像又看到了那双蓝色眼睛里笃定的视线,说,一切交给我,利维。

      那么暂且学着相信他吧。

 

      本以为房中只有他自己的利威尔,在推开门突然见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时,瞬间做出了作战的准备。

      可那个人转过身来,他看到的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脸,满头银发的老妇人看着他,露出温和的笑容:“你醒了?来吃早饭吧。”

      “你是……”利威尔摸不着头脑,差点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你可以叫我莫里斯太太。或者莫里斯,任何你喜欢的称呼。”老妇人慢吞吞地把早餐摆上桌。这是很传统的艾尔迪亚早餐,相当丰盛,有茶,羊角包,几种果酱,煎过的蔬菜和香肠。

      “你是埃尔文的邻居?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有告诉你吗?我有这里的钥匙。”老妇人依然笑着,说:“哦,他请我这一周里帮忙照顾你。不要客气,他小时候经常在我家里住。他也好多年没回来了。唉,以前我还在担心,这小子会一直孤身一人这么下去。”

      莫里斯太太话音里别有深意,利威尔说:“我不是……”

      “哦,别在意,我只是在闲聊。来吃饭吧。可怜的孩子,看你瘦成了这个样子。”

      利威尔不喜欢别人叫他孩子。但莫里斯太太是个例外。她那慈祥而温和的眼睛,让他不知不觉想起了过世的母亲。他坐到餐桌边,开始享用那些食物,他觉得味道似乎有些熟悉。

      “埃尔文是和我学的做饭。”莫里斯太太笑着说,“他其实很擅长做这件事,只是不大有时间。只有他喜欢的人来了才会亲自下厨。”

      利威尔轻轻呛了一下,他们住在一起的那一个月,几乎都是埃尔文做的饭。他有时也会下厨,但那种味道,按照埃尔文的评价是——只能算可以下肚。

      和一般的长辈一样,莫里斯太太喜欢问他和埃尔文认识的过程,然后又问:“你喜欢他吗?”

      利威尔放下刀叉,然后点了点头。

      “真是坦率的孩子啊。”莫里斯太太有些意外,但却笑得很开心,“他比别的孩子都要早熟。他总是缠着我讲大航海时代的故事,还有古代的历史,别的孩子哪里会对这些感兴趣呢。他总是对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发生兴趣,所以我一直觉得,他很难爱上一个现实中的人。这孩子总是让人难以看透。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他肯打开自己,一定会发现他离他想要的东西更近了一步。”

      “他想要什么?”

      莫里斯太太指了指桌子,在利威尔困惑不解的目光中,笑着转移了话题:“果酱的味道怎么样?这是我上周去采的浆果。”

      利威尔怀疑埃尔文爱说谜语的坏脾气也是从莫里斯太太这里学来的。

 

      可无论如何,他和这位好脾气的老妇人相处得相当愉快。她会给利威尔带来她亲手缝制的围巾,还有她家里养的母鸡下的新鲜鸡蛋。有时他去她家里帮忙,她会用自己烤制的黄油饼干和小蛋糕招待他。利威尔教给她如何品鉴茶叶和选择水的温度——这位老妇人尽管很喜欢红茶,却一向不知道该怎么冲泡。独居已久的老人欢迎他的到来,待他如自己的孩子。

      乡下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某天利威尔一整天都在帮莫里斯太太收拾屋子,追赶那些不听话的鸡。到了晚上,他发觉自己这一天都没有想起帕拉迪和实验,原来离开那些阴暗的过去他也是可以生活的。他想。他开始数着埃尔文回来的时期,周末已经很近了,他和莫里斯太太重新打理了杂草丛生的庭院,老妇人送来她养得水灵灵的几盆鲜花。

      那天他重新打扫了房间,看着明亮的桌椅和窗户,五颜六色的花朵在窗边怒放,将房间点缀得生气勃勃。只要再加上那个人,就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利威尔知道埃尔文在帕拉迪的工作还前途难测,眼前的宁静只是暂时的罢了。但他也不觉幻想,将来若一直能有这样的生活,又会怎样?

      太阳从天空的最高点落到围墙下,最后由夜幕接手,门外依然是静悄悄的,也许今晚埃尔文被绊住了。利威尔并未期待他一定会赴约。只是难免感到失落。他打算关灯去休息,门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

      利威尔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他却在原地站了一会,等那铃声露出急迫的意味才去开门,迎接他的是一个拥抱。

      “利维!让你久等了!抱歉,找机会出来不是容易的事,幸好把韩吉拉去了……”

      利威尔几乎能想象出韩吉不满地大叫着被拉去顶锅的样子,从埃尔文怀中抬起头,灰蓝色眼睛中透出笑意,埃尔文在他发顶吻了一下,熟悉的红茶香气驱散了他这一周来的疲倦,他把一个盒子塞到利威尔手里。

      “给你的。算是致歉,这几天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不算是一个人。你不是请了莫里斯太太来吗?但我可没有给你准备礼物。”利威尔斯条慢理地说。

      “这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埃尔文看着整洁的房子和窗边的鲜花。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

      利威尔拆开精心包装过的盒子,在里面看到一套精致的茶具,还有一盒红茶。茶叶的品牌他记得,印象里是花钱也很难买到的东西,要从东方国家空运过来。那套茶具让他想起了什么,拿起来像是得到了珍宝似的细细观摩。

      “我很喜欢。”他说。

      “以后我们会有很多这样的东西。”埃尔文说。

      利威尔看着那些东西似乎有些出神,不确定似的说:“以后?”

      “呐。以后。”埃尔文又笑起来。

      “以后的事情谁也不清楚。”利威尔合上盒子,“你是怎么向雷伊斯……”

      “先不说这个。”埃尔文从进来开始就是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神秘地笑了笑,从利威尔手里拿过盒子放在一旁:“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像是藏着秘密的孩子,拿过利威尔的外套,匆匆忙忙往他头上一搭,利威尔扯下衣服,不满地抖着被他弄乱的头发:“什么事这么急……”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把他拉上车,又掏出什么东西,利威尔感到眼前一黑,这下大概惹得他不耐烦了,说:“喂,你这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套在他头上的是一个眼罩。埃尔文按住他想要把它拿下来的手,笑道:“等我让你拿下的时候,你再拿下。你信我么?利维?”

      听到末一句话,利威尔的手放了下来。

      “好,如果你敢戏弄我,今晚就别想进房间。”利威尔抱起双臂,翘起脚靠在车座上。

      “绝对不会让你失望。”埃尔文启动了车。

      也不知车开了多久,在利威尔陷入黑暗的感知中,至少过了一个小时。埃尔文又不怎么说话,他几次感到不耐烦了,想着埃尔文的话,还是忍住了。汽车在蜿蜒的田野公路上行驶,终于停了下来,埃尔文下车为利威尔拉开车门,利威尔在晚风中闻到咸腥的气味。

      他扶着埃尔文的手,在绵软的草地上落脚,耳边传来水拍击石头的声响,夹杂在夜晚的虫鸣和风声里。

      “可以解开了。”埃尔文说。

 

      拿下眼罩,利威尔的眼睛被一片银白色的落雨占据。

      若来自天外的雨滴,无数星辰穿透夜幕,留下泅湿的印痕,有的停滞在哪儿,闪烁着银白色的光,有的划破夜幕后便蒸发,留下无声的太息。那片银色的雨争抢跳入他的眼里,在风中震出只有眼睛听得到的噼啪声响。雨幕尽头是暗蓝色的海,粼粼映出一片波光,若也在星雨中暗流激涌,将银色的影子拥入自己怀中,藏进海底的蚌壳,留作明珠被后来的人铭记。

      他们站在海岸边的崖上,无尽的原野从身后延伸过来,如为他们铺就的地毯,迎接他们走入暗蓝的海与星河。那里将是他们的殿堂。微凉的海风吹乱他们的头发,送来咸湿的气息,浸在里面的星星在这气息里变得懒洋洋地,若浮在无边无际的海域中,随波逐流。世界的声音在海水中归于静寂,所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还有身边那个人的。

      利威尔在风中扬起头,看向身边一样在出神的埃尔文。

      “很美吧?”埃尔文说,“这是今年最大的一场流星雨。”

      利威尔在那双蓝色的眼中看到了另一片星空,拖曳着长痕的星从里面穿过,留下一片绚烂的光辉。

      “艾尔迪亚的孩子都相信一个说法,流星坠落之前闭上眼许一个愿,那个愿望就会实现。利维,你有什么愿望吗?”

      利威尔闭了一会眼,然后睁开,说:“没有。”

      “有也不可以说出来。那就不灵了。”埃尔文笑,他在草地上坐下来,拉着利威尔坐在他身边。

      “小的时候,我在橱窗里看到过一套茶具。”利威尔轻声说,那声音浮在星河间,变得格外澄澈。

      “地下街的商铺不多,那是从地上进来的茶具,很昂贵。听说地上的人会用那种东西来泡茶。我费了很多力气,才攒够钱买到了那套茶具。可第一次用的时候,就不小心摔破了。”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也想到了那套茶具。我想留下的东西不多,也许对你们这些成长在阳光下的人来说,都是触手可得的东西,但对我,却是无论如何小心,也会最终失去。我一度怀疑那些人说的是对的,像我这样的怪物,本来就不该存在。我不相信许愿。神明也是不公正的,他只会让已经实现愿望的人实现更多。”

      利威尔罕见地露出一丝脆弱的神态,这柄锋利异于常人的剑,在冲锋时总是势不可挡,可一旦陷入漫无目的的状态,又会变得如此脆弱,像是单薄透明的琉璃。

      “利维。”

      埃尔文指向天边的流星。

      “你看,这些星星,它们划过夜空的时间短暂,在我们眼中只能存留一瞬。但在宇宙的另一头,它们却已经存活了上亿年。我们所见到的都是我们眼中的形象,而对他们本身来说,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久到足以成为一个世界。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也有寿命,从宇宙的另一头看来,也是短暂得可笑吧。”

      “没有什么注定将是失去。我们都在失去,但对我们自己来说,是在失去中才会成长。因为我们也终将失去我们自己。你只是比别人更早看到了这一点。可是,利维,你就因此不再相信什么了吗?”

      “在别人眼中我们是短暂的,但在我们自己,我们是永恒的。你所做出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找到你自己。我们都是这片土地上失去家园的奥德赛,在找到自己之前,都要在流亡中度过。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没能找到那个完整的家园。”

      “利维,你看到你自己了吗?”

      利威尔看到埃尔文眼中的自己,被星光勾勒出淡淡的光晕。像是也在一片星海中飘浮,向一个充满光辉的所在,那里他的身体被重塑,变为星光的一部分,他知道星星是冷的,但那个地方很温暖,是他可以安居的乐土。

      “居然说这样的话……”利威尔嘲讽了一声,撇过头:“我只是随口说说罢了。那么,你呢?你在找的是什么?是希望?还是未来?你惯会用这种大话来唬人。”

      “我么……”埃尔文眼中的光彩暗淡下来,看着星空,露出一个淡到几乎看不清的苦笑。

      “埃尔文。”利威尔伸出一只手,“你握住它。”

      埃尔文一怔,不甚明了地在半空中把那只手握在掌心。利威尔的手很温暖,在微凉的夜风中让他感到安心。

      “现在你开始用力,把我的手扳倒。”利威尔继续说。

      埃尔文开始糊涂了,他说:“我做不到。”

      “你可以尝试。”

      埃尔文听话地用了力,但不管他怎么使劲,那只手还是像石头一样纹丝不动。

      “你看,说了我做不到。”埃尔文笑了,想松开他的手。却被利威尔紧紧握住。

      “你想要它吗?”利威尔说。

      “什么?”

      “我的力量。从一开始你找到我,不就是想要这样东西吗?你不必否认,我们从一开始都不够坦诚。如果你想要,就拿去好了。你可以用它实现你的目的。”

      “不……”利威尔的话让埃尔文局促起来,匆匆把他的手甩开。眼神黯淡下来:“我不会再欺骗你。也不会再让你受任何伤害。过去我做错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不想一错再错。利维,我爱你。我不希望再对你有任何欺骗和利用。”

      “你有时候说起话来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利威尔嘲讽道,“你真的相信有那种纯粹的人吗?埃尔文,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再喜欢的东西,也没法让它纤尘不染。小时候我摔碎的那只茶杯,后来我找工匠把它补了起来,继续用了很久。我还是很喜欢它,因为这是我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既不是什么易碎的杯子,也不是脆弱的流星。你可以相信我,像相信你自己一样。”他顿了一下,低低骂了一声:“这里他妈的糟透了。没有星星,地下和地上的夜晚都是一样的黑。”

      “利维…….”

      “不过,认识你之后,我好像终于看到了那么一些不同。”

      埃尔文心里像是被什么重重砸了一下,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利威尔至今都没有对他说过“爱”这个字。埃尔文也想象不出他说这个字的样子。但他在爱着,爱得如此深沉,用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去爱着。相较之下,埃尔文反倒觉得自己说出的那个字眼太轻飘飘的了。

      “那天我从外面回到你家里,不是因为你说的那些什么艾尔迪亚的未来之类的鬼话。”利威尔说,“在帕拉迪的时候,我和那位名叫尼古拉斯·罗伯夫的编辑做了一个交易。我给他那份硬盘,他会让我和我的朋友离开那里。但我觉得他不可信。完成之后,他的第一选择一定是把我们灭口。我回来不是为了你,我是要你帮我救出我的朋友。只有你能做到。我不喜欢意气用事,这是我的私心。我也在利用你。

      “这段感情本来就不干净,想要它纯洁无瑕,本来就是你的一厢情愿。”

 

      “孩子的时候,我父亲给我讲过那个关于泰坦的神话。”埃尔文在沉默许久之后,终于慢慢开口。

      “那时我问过他,为什么执政府和议会会隐瞒掉这段历史。父亲答不出来,但他想要去验证。我为此和他吵了无数次。后来离开了他。但知道他不在的那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父亲是正确的,我需要验证这个传说。”

      “像孩子一样。很可笑吧?”埃尔文说。“为验证一个不知是对是错的传说活着。我想知道这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是谁在隐瞒,隐瞒的又是什么。我的追求帮我聚起了一些朋友,米克,纳纳巴,我的学生,甚至是萨克雷。他们都相信我是为了艾尔迪亚的未来,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撒谎。”

      “我是个自私的人。欺骗自己,也欺骗别人,但我最不该欺骗的就是你。利维,你把我看得太高了,但我从没能到达那种高度。”埃尔文的话音中带上了一丝痛苦。没有人喜欢剖析自己内心最阴暗的一面。他说这话时不敢去看利威尔。他会如何审判他的私心呢?

      “在地下街和帕拉迪我见过了太多谎言。每个人都在撒谎,只有孩子才会认为这世界是非黑即白的。”利威尔说,“想变成那种高地上的圣人需要伪装。我见够了那些伪装的圣人。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我想追随的是你。也只是你。不是任何伪装。既然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就把它继续做下去。别忘了,我还需要你帮我救出朋友。”

      埃尔文眼中一震,没有想到利威尔会给他这样的审判词。他以为他会说,放弃你的私心,继续去做那个英雄,但他没有,他坦然接受了他的一切,但他又用那种坚定却不失温柔的语气说,你有你要承担的责任。

      心灵深处的那个孩子开始成长,身下像是有一双手把他托住,阻止他继续坠落,有他在身边他可以不畏惧一切,继续走下去,即使是以这种残缺的方式。没有人是完美的,不是吗?

      “谢谢你,利维。”他笑了起来。感到从未有过的放松。

 

      利威尔把双手向后一撑,仰头看着天边的星座,埃尔文凑过去吻他的额头,然后是眼皮,鼻尖,利威尔闭着眼承受他的吻,(......),利威尔索性伸手抱住了埃尔文,两个人就倒在草地上。这个时候流星雨已经要结束,天空重新归于宁静,只留下远处喧哗的海水在岸边追逐嬉戏。他们在海与天的交界处接吻,感受彼此身上的温度,夜风微凉,身体却是热的,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如一团不会熄灭的火苗。


   (...删减...)

   (...删减...)


      他睁开眼,看到漫天璀璨的星辰,照亮属于他们的这片新世界。那些星星太亮了,原野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无处遁形,在这片属于他们的天空中显出形状。远处的海浪声还在一波一波地袭来,不断拍击着悬崖上的岩石,悬崖滚落下石砾填满海的空隙,浪潮先只是温柔的抚摸,然后,从海洋深处,那些不为人知晓的幽暗海域,涌出蓬勃的力,海洋在膨胀,天空也在膨胀,星辰在亿万光年外急速扩张,耀目的光贪婪吞噬原野,把整个夜空都烧得透明,那一个瞬间他看到了星空外的世界,海水淹上来把他们覆没,耳边只能听到海底水流急促的喘息,撞击在耳膜上,而海水迅速被星光烧灼蒸发,露出干涸的海底,远处的沉船如太古的神像——不等意识重新清明,星辰就在天幕中爆炸,发出震裂耳膜的巨响,将整个世界都包裹进热与力。

      他最后只记得那爆炸之际刺眼的光,轰鸣的巨响中只剩下彼此相拥的身体。

      只一瞬间,世界重归于静寂,浪花在潮头追逐着远去,海洋与星空依旧温柔地注视。

 

      他们交换了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躺在草地上听着海边的潮声与风声。后半夜他们相拥坐在悬崖边上,视线追逐远处海面上的白浪。

       “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海的另一头。”埃尔文低声说。

      利威尔沉闷地应了一声,抬起头,去吻他的嘴唇。埃尔文心想,也许他已经接近了世界的真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