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ot

919.9万浏览    29613参与
花花花花
虽然但是 朋友在推上看到的 笑...

虽然但是 朋友在推上看到的 笑死

侵删侵删

虽然但是 朋友在推上看到的 笑死

侵删侵删

Undertaker
【LOST GIRLS】 阿尼...

【LOST GIRLS】 

阿尼眼里的三笠 

(笠笠好帅.....

【LOST GIRLS】 

阿尼眼里的三笠 

(笠笠好帅.....

伦性恋选手
我画画像屎 但是15伦真的很可...

我画画像屎

但是15伦真的很可爱!@Eren Jaeger 

(我现在就要看巨人最终季part2——

没有艾伦会死的啦——😭😭)

我画画像屎

但是15伦真的很可爱!@Eren Jaeger 

(我现在就要看巨人最终季part2——

没有艾伦会死的啦——😭😭)

Rodrigo
虽然「不是我画的」但是我还是真...

虽然「不是我画的」但是我还是真的很想分享出来因为实在是太美好了,如果哪位好心人知道原画师是谁请在评论区留个言,very thanks🙇

虽然「不是我画的」但是我还是真的很想分享出来因为实在是太美好了,如果哪位好心人知道原画师是谁请在评论区留个言,very thanks🙇

艾尔迪亚椰子头
当我真的很想要这个狗狗艾时be...

当我真的很想要这个狗狗艾时belike

私心tag。。。

当我真的很想要这个狗狗艾时belike

私心tag。。。

χ λ🐳

不管牺牲什么

我都会保护

不管牺牲什么

我都会保护

困倦脱水菠菜花
屑画流出 堆一堆我的垃圾站

屑画流出 堆一堆我的垃圾站

屑画流出 堆一堆我的垃圾站

西西西西荣~

信仰②③

第二十三章意料之外

天蒙蒙亮时,104期新兵和部分武装士兵根据上面的命令进行了转移,抵达希娜之墙南部的调查兵团据点。伊文就夹杂在其中,她驾着马,忍不住扭头看向黎明中的调查兵团总部,阳光微微越过高塔尖顶,细细碎碎地照亮城堡的部分。

她和唐纳德再次因为任务分开了。

抓捕女巨人小分队中会出现唐纳德的名字,伊文并不奇怪,可是让她感受到不可思议的是昨晚竟然是利威尔兵长提出把唐纳德加入其中,好吧,这也能理解,毕竟唐纳德是首席毕业,在利威尔兵长面前也有过一定的表现。但是这多少让伊文总有种迷幻的感觉。

原本时时事事都在一起的人突然不能在一起了,伊文心中总会升起落差感,她当然也自知她过于依赖唐纳德了,在...

第二十三章意料之外

天蒙蒙亮时,104期新兵和部分武装士兵根据上面的命令进行了转移,抵达希娜之墙南部的调查兵团据点。伊文就夹杂在其中,她驾着马,忍不住扭头看向黎明中的调查兵团总部,阳光微微越过高塔尖顶,细细碎碎地照亮城堡的部分。

她和唐纳德再次因为任务分开了。

抓捕女巨人小分队中会出现唐纳德的名字,伊文并不奇怪,可是让她感受到不可思议的是昨晚竟然是利威尔兵长提出把唐纳德加入其中,好吧,这也能理解,毕竟唐纳德是首席毕业,在利威尔兵长面前也有过一定的表现。但是这多少让伊文总有种迷幻的感觉。

原本时时事事都在一起的人突然不能在一起了,伊文心中总会升起落差感,她当然也自知她过于依赖唐纳德了,在各种事情上,而这种依赖对于两个人来讲都不好。毕竟如果她...死掉了,唐纳德会怎么样,或者说唐纳德......

伊文给了自己一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捶出脑壳。她抬头越过说笑的人看向窗外,是开阔的旷野。视线微转和莱纳·布朗对上了,略带探究的眼神让伊文有些不适,默不作声地收回视线落到对面的赫里斯塔和尤弥尔,在她记忆里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两个人的亲昵在她看来早已经超过了同性友人的程度,不过以她自身为标准本来就是不正确的,毕竟这么久以来唯一和她保持友好的也只有希琪。

美丽的女神眉头微蹙,对着大家当下的状态表示担忧。

“尤弥尔,这也太奇怪了,为什么只有我们这群新兵穿着常服,而前辈们却整装待发。”

“是是。”

“喂,尤弥尔,好好听我说话啊。”

赫里斯塔身边的少女微眯着眼睛,手肘撑着侧脸,故作敷衍地戏弄这她。少女气愤地鼓起了嘴,两只手在身前挥着却没有丝毫的威胁,她喋喋不休地说着。尤弥尔只是安静地听着,眼底藏满温柔。

“而且三笠、艾伦他们也不见了,还有阿明。唐纳德·史密斯,菲利普我记得他和你是同一个训练营来的吧,他也不在这里。”

游走的意识被拉回,伊文的视线重新凝聚。

“叫我伊文就好。”

“哎!好的伊文,叫我赫里斯塔吧,这是尤弥尔。”

突然的惊呼声打断了女孩们的交流。

“我听到地面传来了脚步一样的声音!!”

萨莎猛地站起身来,吸引大部分人的目光。这些目光中有不可置信、有轻蔑……

还有认真,莱纳转向她:“如果你想说这里有巨人,那就意味着罗塞之壁已经被突破了。”

所有人因为他的话停止了动作。

“我说的是实话啊!我真的听见了脚步!”

萨莎似乎担心旁人的不信任,她扬起手臂大声喊叫着。这是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窗外,是米克班的纳拿巴小姐,她冷静地叙述现状并且下达指令。

“南面五百米处有大量巨人接近,正在往这边来。没有时间给你们穿戴装备了,立刻上马,通知附近的居民和村落即刻避难,明白了吗。”

一滴汗水从伊文的鬓角滑落,她浑身僵硬,思绪开始飞跃。

为什么,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巨人!?难道我和埃尔文团长的推论错误了吗?不,不应该啊......104期的这些人中没有敌人们?

等等!他们的背后!这种情况更是证明了他们拥有更加庞大的队伍团体!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想要得到什么?罗塞之壁真的已经被突破了吗?

翻身上马,伊文一手握着缰绳,一手压着皮靴里的匕首。这是一身便装的她,全身上下唯一能够作为武器的东西,至少在此刻给了她一些安慰。

真是一刻也不让停歇,本来以为团长交给我的是比较轻松安全的任务,这下子麻烦大了。唐纳德不知道你那边怎么样了……

叹了一口气,重新提紧精神,伊文跟随着队伍向前。

“当那些巨人到达树林的时候,大家就同时分散。在此之前,我们先分出四个班,让104期和武装士兵组成的班分别分为东西南北迂回进发!尽可能回避战斗,完成扩散情报的任务!有谁对这一带比较熟悉吗?”

米克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

“有。我的故乡在北边的树林中,我知道那一带的地形。还有,康尼也是。”

“……有我的村子,在南方…就在巨人来的方向上。我可以在那附近的村子里带路,但是在那之后,请让我回一趟村子。”

伊文看不见康尼的脸,但是仅仅是通过声音就能感知到他的不安。

“我知道了。南班的指引就交给你了。”

“是。”

马蹄声连续不断地敲击在地上,震起大片的尘土。

“今天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一天被更新的日子,然后人类史上最忙碌的日子也就是今天!”

清丽的声音铿锵有力,纳拿巴紧随着米克分队长的步伐。

“巨人们到达树林了!”

“散开!用最快的速度跑起来!”

原本的阵型分散开来,演变成四个方向小队。

这时原本慢步移动的巨人突然全部奔跑了起来,向着士兵的方向迅速奔来。就仿佛被人操控了一样,伊文驾着马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手心里已经有些汗腻。

“纳拿巴,南班就交给你了!”

米克没有迟疑,他驱马离开队伍,向着巨人群的方向驶去。

“他可是调查兵团中仅次于利威尔兵长的人,相信米克分队长一定可以突破难关平安归来的!”

士兵肯定着离去之人的实力,安慰着剩下的人。高大的背影在士兵们的视线中渐渐变成一点,伊文遥望着,不甘地捏紧了手。

“格鲁葛!”

突然纳拿巴调转马头,将领头的位置让了出来,她没有多说话,坚毅的侧脸从所有人的面前划过。她直着身子,双脚用力夹着马腹,向着米克分队长的方向追去。


伊文处在的南班,康尼因为愈来愈严重的担心越跑越快。

“冷静点!不知道哪里会有巨人呢!”

莱纳叫喊着,伊文落后在他身侧半匹马左右,脸上的担忧倒是看不出来作伪。

沿着树林的边缘,小队能够看到村子的部分。康尼率先冲进村子中,其余人紧随其后。

残垣断壁,破碎的房屋,断裂的木板随处可见,伊文惊讶于村子被破坏的程度。

一阵风过扬起大量的灰尘,阳光普照,却将他环在阴影中,康尼驾着马在杂乱的碎片中不知所措,不停地询问着是否还有人在。突然他像是有了目标一样,像左侧的街道冲去。

剩余几个人紧随其后。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巨人仰躺在房子中,房顶已经消失。它的身体臃肿庞大,四肢却像是萎缩了一样短小无力。它张着嘴,瞪着浑圆的眼睛,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康尼就站在它头顶不远处,而它死死地盯着他。

“康尼,退回来!”

莱纳扯住康尼的胳膊,可是后者已经完完全全僵在那里了,他眼睛整的极大,浑身都有些颤抖,口中喃喃着:“这是,我家,我家……”

“你们后退,警戒四周!”

士兵们停在这个奇怪巨人的附近。

“它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伊文驾着马绕着巨人走了两圈观察。细小的腿脚无法支撑它行动,这也是它被困在这里的原因。那么它怎么出现的?或者说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房屋周边散落着大量的瓦片和木块。如果巨人是从天而降,它所造成的房屋损伤应该不止如此。按照房屋的损伤状态和巨人的姿势……

简直就像是原本就在房子里一样……

或者说,伊文咽了口口水,她压住自己惶惶跳动的心脏,就像是人变成了巨人。

士兵们开始检查村子中的状况,伊文和莱纳他们一组,检查周边的情况,莱纳时不时扭头看向康尼,脸上眼中全是担心,倒是贝特霍尔德总是看着莱纳担忧有点奇怪。不过这时的伊文心中主要被这个村子的异状和突如其来的巨人这两件事占满了,也没有精力去在意太多。

重新在康尼家门口汇合,格鲁葛的额角有些汗意。

“有点奇怪,你们有谁看到尸体了吗?”

“没……”

“这可能吗?巨人把人吃得不流一滴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身边的士兵,那个士兵向前一步,脸上想扬起笑容却显得扭曲。

“全员都逃走了啊!也就是说没有人被吃掉。不管是你的家人还是村民们。”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康尼,眼中都是美好的期望。康尼仰起头,眼中泛着泪光,像是抓到什么希望似的应和。

“因为被巨人吃掉却不留下一点痕迹是不可能的。”

她仍然说着,伊文却听不下去了,她往侧边走了两步,小声询问看起来在思索什么的格鲁葛。

“哎,还是有些解释不通的地方,如果村民真的顺利完成了避难,巨人应该不会把根本没人的空屋破坏的这样彻底,还有让人难以理解的,就是那个马厩,弃马逃生的话生存率明明会大大降低。”

马厩?!

伊文愣了一下,她没有注意到,追问道。

“马匹没有丝毫动弹吗?”

“唉,连门都没有打开。”说完,格鲁葛大声安排道:“好了大家,火把已经备齐了,出发吧。现在开始去确认墙壁被破坏的具体位置。”

伊文站在原地,身边的人忙忙碌碌,牵着马,拿着火把,她的思维却再一次疯狂的运作,在这一系列的不合理下,只有一个可以解释一切的真相摆在眼前。

“欢…迎回家……康…尼……”

细微的声音勉强可以辨别音调,伊文猛地抬头向巨人看去,它的视线直勾勾地对着康尼,而康尼缓缓扭过身,瞳孔不可置信地转动。

“刚刚……”

“喂!康尼,快点。会赶不上格鲁葛他们的。”

莱纳出现拉住了康尼的肩膀,还用力地摇了摇。

“莱纳你听到了吗?!刚刚那家伙……”

康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莱纳打断,他扯着缰绳调整马儿的方向。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总之别想其他事情了,集中精力做任务吧。”

“喂!伊文!你听到了吗?你刚才也在吧!”

避开康尼求救一般的视线,伊文骑上马,她表情迟疑了一两秒,带着疑问。

“刚才发生什么了吗?我去牵马了。”

说完,伊文拍了一下马匹,越过两个人,向着队伍赶去。

“康尼!你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我们的行动将直接影响好几十万的性命!要考虑的也应该是你那些正在避难的家人吧!是士兵的话,现在给我竭尽全力!”

莱纳的马儿说完也跟着伊文的脚步向前奔去。

注视着莱纳的背影,那些话狠狠地落在康尼身上,他的眉头没有丝毫松下的意思,口中应和着友人的话,扯起缰绳驾马而去。只留下残破寂静的村子和那只奇怪的巨人,巨人硕大的眼睛目送康尼离开。



PS:这次更新结束后,日更大概会停,但是还是会保持更新状态。

PS的PS: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些评论,这样更有动力੭ ᐕ)੭*⁾⁾

学畜交流会所

马趴支棱起来了

野鸽你知道你自己有多美吗@Eren Jaeger @Eren Jaeger 


马趴支棱起来了

野鸽你知道你自己有多美吗@Eren Jaeger @Eren Jaeger 


星渡
今日追番感想:欧尼酱真是靠谱哇...

今日追番感想:欧尼酱真是靠谱哇!

今日追番感想:欧尼酱真是靠谱哇!

陌上如玉

Run To The Bad Ending(1)

start

“我要死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什么表情都没有。

“艾伦?”

三笠努力去看他的眼睛,却被偏头躲开。

海不复书中清澈湛蓝的样子,与所有人看到的都不同,大海像是个引诱猎物的怪物,漆黑混浊,翻涌着,酝酿着一场浩劫。


异变发生在艾尔文团长的葬礼后,艾伦整夜整夜地做梦,他知道那些是什么,无非是传承下来的记忆,以及被传承下来的仇恨。

但是超出他想像的是,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本以为自己能掩盖住一切,他以为自己能解决一切,他以为他可以接受……他清醒地看着自己造成的悲剧,自己可笑的人生。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利威尔像是很久以前那样,在他床前坐了很久。他本打算披...

start

“我要死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什么表情都没有。

“艾伦?”

三笠努力去看他的眼睛,却被偏头躲开。

海不复书中清澈湛蓝的样子,与所有人看到的都不同,大海像是个引诱猎物的怪物,漆黑混浊,翻涌着,酝酿着一场浩劫。




异变发生在艾尔文团长的葬礼后,艾伦整夜整夜地做梦,他知道那些是什么,无非是传承下来的记忆,以及被传承下来的仇恨。

但是超出他想像的是,他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他本以为自己能掩盖住一切,他以为自己能解决一切,他以为他可以接受……他清醒地看着自己造成的悲剧,自己可笑的人生。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利威尔像是很久以前那样,在他床前坐了很久。他本打算披着月光离开 ,却听到了抑制不住的悲鸣——

艾伦在哭。他意识不甚清晰,无数人的记忆冲刷得他不知道自己在哪,甚至于看到了利威尔也只觉得是一段过去。

他连滚带爬地扑进利威尔怀里,手颤抖着,瑟缩着,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去抚摸他下意识闭上的眼睛与没来得及推开他的手。

“呜……对不起……对不起……兵长……”

“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利威尔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他只犹豫了一瞬,就伸手拍醒了艾伦。

“小鬼……你最好解释清楚,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他把艾伦从无数个人的情绪里扯出来了。眼泪还没有止住,没剪的头发有些扎进眼睛里惹人发痒。

“没什么……兵长……只是个噩梦。”

喉咙沙哑,那双正在一天天褪色的眼睛藏在凌乱的发丝里。

他看到利威尔抬起了手,便回想起梦里才重演过的,自己被教训的一幕。区别是他现在的心情很平静,他甚至有种错觉,自己度过了比兵长更长的岁月。

当然,在利威尔的手快到眼前的时候,身体还是诚实地抖了一下。

迎接他的并不是疼痛,利威尔的那只手最终也只是拨开他的头发,把他见不得人的眼睛暴露出来,仔细地瞧。

他这才真的害怕了。利威尔看了太久太久,而他看不懂利威尔眼里的愤怒与悲伤来自哪里。他们无言地对视许久,好像要溺死在这漫长的沉默里。

利威尔最终什么也没说,守着他到破晓,看着长大了些的皮囊,忽然意识到,艾伦与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也才过去了没几年。

他甚至还没成年。

调查兵团这次走了很远,路上没有巨人也没有野兽,直到一只下肢发育不完全的巨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他们就快到海边了,艾伦意识到。负面情绪快要溢满,他摇摇晃晃想找什么让自己不用看到海的借口,但是没有用。

他不能逃避属于自己的使命。

万一……海不是那样的呢?

他小心翼翼地期待着,眼睛使劲地闭了闭,看着他没有理智的丑陋的同胞,还是没有杀死他。

在墙后的海,和书上一模一样,也和……他记忆里的一样。

所有人都欢呼着奔向海,连利威尔也轻松了些,只有艾伦僵在原地。

艾伦耶格尔不知道现在自己站在哪里了。明明海浪轻柔地冲刷他的脚背,明明他没见过的美丽生物正惬意地晒太阳,明明远方万里无云,像是世间最美好的仙境——

但他心知肚明,海的对面,是敌人。

他无比悲哀地认识到,他惧怕着海。

“艾伦?艾伦?”

有人在叫他,大概是他的同期。他们拉着他,试探着往深一点的地方走,他们都知道艾伦在此之前一直向往着海与海代表的自由。

但是艾伦无法控制地扯回自己的手臂,他看起来十分惶恐。

“让我回去……我不想过去……”

窒息感突然出现,咸涩的海水灌进嘴里,不知名的鱼群撕咬他的皮肉,拖进没有一点光亮的深海。疲惫自神经末梢疯长,刚从巨人化的躯壳上扯下来的肌肉组织被盐分蒸腾得炙热又疼痛。

捧着海螺的阿尔敏正要说什么,闻言露出不解的神情。

有几声尖叫在喉咙里哑着发不出来,他下意识往后退又被尖锐的贝壳划伤了脚掌,脚下踉跄着整个人倒在海水里,溅到眼睛里让眼睛也渗出了盐水。

眼睛睁不开,隐隐约约只是感觉有人踩着水过来把他抱回岸上。

阿尔敏也跟着跑过来,递给了他块布。擦干净海水的他才睁开眼睛。他看到利威尔正俯视他的狼狈。

眼神是包容的,平和的,也是在询问的。艾伦没能反应过来,就在嘴里尝出了苦味。

海水没有被擦干净吗?他想。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他在利威尔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流泪了。

利威尔依然什么也没问。他眼睛移到了艾伦见血的伤处,艾伦一低头,那伤却好了。

或许是受每晚上的记忆的影响,他自嘲的笑笑,说:“这种壁虎一样的能力还是有点用的,对吧?”

没人回答,艾伦发现这两天他们之间经常冷场。兵长现在肉眼可见地心情不佳,于是他劝说兵长不用管自己去看看海边有没有什么值得带回去的东西。

他再次踏上沙地,眺望向远方,想尽力拖延这凝重的气氛笼罩他们的时间。只是想要挽留住他们最后安静而祥和的日子。

他迷茫到想和人倾诉,他下意识地依赖起在他短暂的人生里占据了很多的长者,于是他小幅度地扯了扯利威尔的衣袖,像是个孩子,悄悄地问:

“兵长,如果我把他们全都杀掉,我能保护你们吗?”

利威尔听见了,他不动声色地抬头,那群年轻的战士对此一无所觉,正在互相泼水。

“你说的是谁?”

“海对面的敌人。”

“我曾经告诉过你吧……艾伦。”

艾伦失神地望着远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今天除外。”

利威尔叹了口气,展开双臂,给这个16岁的小鬼一个可以逃避的拥抱。

“你还在能哭出来寻求帮助的年纪。”

“所以,你还能向我倾诉。”


陌上如玉

进巨观影

“但是啊”皮克摇了摇头:

“不管你们的想法是什么,如果认为仅仅是这几个视频就可以消除所有的仇恨,你们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她看向马莱阵营里喋喋不休的马莱人,再看看那些帕拉迪岛的军人,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圣人,就算知道了对方的故事,也不会原谅他吧?”

有人随声应和:

“是啊……说什么被吃掉了母亲……难不成只有他一个人的母亲被吃掉了吗?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就……”

“真的是,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去听你说的东西吧?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消遣,消遣——”

Enyo不耐烦地扇风,艾伦又没回来,她播放的视频还没到精彩地方就被截止了让她烦躁不已。

“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我来代班吧?”...

“但是啊”皮克摇了摇头:

“不管你们的想法是什么,如果认为仅仅是这几个视频就可以消除所有的仇恨,你们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她看向马莱阵营里喋喋不休的马莱人,再看看那些帕拉迪岛的军人,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圣人,就算知道了对方的故事,也不会原谅他吧?”

有人随声应和:

“是啊……说什么被吃掉了母亲……难不成只有他一个人的母亲被吃掉了吗?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就……”

“真的是,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去听你说的东西吧?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消遣,消遣——”

Enyo不耐烦地扇风,艾伦又没回来,她播放的视频还没到精彩地方就被截止了让她烦躁不已。

“就知道你们会这样,我来代班吧?”

一个身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出现了。

“我带来了些新消息呢……嗯,关于几首新写出来的歌谣?”

“你在这里就意味着,你遇见的孩子已经不需要被你注视了吧?”

Ares找到了令他兴奋的事:

“他死了?”

“他死了。”

这两位难搞的神明才离开这里。

“嗯……好的,介绍一下,我是始祖尤弥尔。”

没等其他人说话,她背后的屏幕已经亮起来。

【“Rumbling rumbling it's coming”(地鸣将至)

有着碧绿色眼睛的恶魔睁开了他的眼睛,决绝地向前走去,地鸣开始。

有人声嘶力竭,声音可怖:

“Beware”(做好觉悟)

“Coming for you”(我将继续进击)】

[地鸣将至!]

[终局将至!]

如此情景,很难让人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

开战了。

一只超大型巨人就可以让马莱在战场上处处获利,那么……成千上万的超大型巨人,有多么可怕?

恐慌随即蔓延,有人崩溃地哭泣,有人硬撑着怒骂,一位帕拉迪岛的父亲痛哭出声:

“他们……终于要遭报应了吧?”

他抬起头,眼里满是仇恨:

“我们终于能对那些让我们同胞相残,害死了我的儿子我的妻子的墙外人……进行复仇了吧!”

他的话感染了许多人,失去了丈夫的新婚妻子也好,失去了儿女的父母也好,慢慢地都站了出来。

这种情绪是能感染别人的,帕拉迪岛的氛围瞬间就发生了改变,少数不认同的也不敢出声了。调查兵团开始骚动。

尤弥尔没管,因为她知道,这种狂热不会持续太久。

【“All I ever wanted to do was do right things,I never wanted to be the king”(我只做自己坚信正确之事,我从未想过称王)

反和平的恶魔走过庭院。

“I swear”(我愿起誓)

“All I ever wanted to do was save your life,I never wanted to grab a knife”(我仅是想要守护着你,我从未想过手握刀柄)

他沿着城墙一步一步地走,十一只飞鸟若即若离。

“I swear”(我愿起誓)】

[若是颠倒立场,正义也会露出獠牙]

[曾经与他一起站在这里的,可是他的战友啊。]

[十一只飞鸟的象征意义,是他离去的队友和死去的曾经。]

“喂……不会吧……”让看着一串弹幕喃喃自语:

“不会是我们都死了吧?”

“让,冷静点。”阿尔敏开始分析:

“离去不仅有可能是死,也可能是……”是我们与他背道而驰。

他说不下去了。

“也可能是他背叛了你们。”阿尼冷冰冰地刺他们:

“你们忘了,里面还有一只代表他自己?”

【“Tearless fearless ”(泪水枯竭 亦无畏惧 )

调查兵团仅存的两名高层一闪而过

幼年吉克正在玩球。他背面狰狞的巨人影子随之动作,让这行为变成了屠杀与侵略。

“burning burning”(烽火四起 燃烧殆尽)

巨人破坏帕拉迪岛的画面,帕拉迪岛的反击与巨人拥有者相继出现,这歌声好像在诉说艾伦的想法:

“You tell me what have I missed,Still wandering in the deep mist”(你来告诉我,我错失了什么?至今仍徘徊迷雾之中)】

[莱纳唯一的镜头居然是在挨揍]

[这一季的曲子都是艾伦的经历吧?]

[献上心脏!]

“呵……莱纳,你可真是……”波尔克想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看到莱纳时却发现对方正极其痛苦地看着自己的暴行。

他忽然想起之前的观影,想起了莱纳•布朗的忏悔。

他的手抬起又放下,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一杯新的西米露

利歪的bg文〖缘来〗

灵感有点缺稀(。•́︿•̀。)

*ooc预警


44

夜已经过半,房门却突然被打开,并伴随着一声急急忙忙的呼喊声


“利威尔!快来看这个!”


躺在利威尔怀里的我被这声音吓一跳,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是韩吉啊……”


看清来人我又躺了回去接着睡,利威尔却微微揉着眼睛坐起来,沉浸在急切中的韩吉还在一直叫我们快点起来,她还要去叫其他人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利威尔收拾好自己后也把我拉起来,直到带着着凉意的衣服都穿了差不多了,才有些清醒


“利威尔,下次要记得锁门啊。”


我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着,利威尔闷声不说话,就坐在一旁替我把纽扣扣上,看来待会是没什么好脸色了...

灵感有点缺稀(。•́︿•̀。)

*ooc预警


44

夜已经过半,房门却突然被打开,并伴随着一声急急忙忙的呼喊声


“利威尔!快来看这个!”


躺在利威尔怀里的我被这声音吓一跳,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是韩吉啊……”


看清来人我又躺了回去接着睡,利威尔却微微揉着眼睛坐起来,沉浸在急切中的韩吉还在一直叫我们快点起来,她还要去叫其他人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利威尔收拾好自己后也把我拉起来,直到带着着凉意的衣服都穿了差不多了,才有些清醒


“利威尔,下次要记得锁门啊。”


我一边打哈欠一边说着,利威尔闷声不说话,就坐在一旁替我把纽扣扣上,看来待会是没什么好脸色了


在韩吉的催促下,大家都纷纷从睡梦中惊醒,并齐齐的坐到一起,趴在桌子上,等利威尔踹开椅子坐下,看到他摆着一副臭脸,睡意都被吓得不知道跑哪去了,赶紧坐直了身子


“大家都醒醒,有重要的事情说。”


太久没有见韩吉严肃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严重的事,所有人不由得打起精神


“我刚刚收到了艾伦寄来的信,你们都看看吧。”


这句话成功也把我的瞌睡虫赶走了,凑到利威尔身后和大家一起看着,随着时间的逝去,气氛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所以,艾伦那臭小子是想用他自己来威胁我们去协助他?”


利威尔看完后就总结出这一句话,脸上的不高兴越来越明显


“是这样。”韩吉向我们分析着现在的趋势,“现在的艾伦对我们非常重要,如果失去了他,马莱那边势必会向我们发起进攻。”


利威尔不满的嘁了一声,这种威胁的感觉令他很不爽,没有人说话,安静的空间内只听得到凝重的呼吸声,最后都不欢而散


天渐渐亮起,调查兵团一改往日的松散,都在不停的准备物资,离艾伦通知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作者碎碎念:

好纠结啊!!萨沙要不要写死啊,不写死的话怎么搞比较合理,我好纠结,唉

明月遇烟云

“世界这般残酷,即便如此我依然爱着你。”


好家伙,大半夜给我整破防了😭

“世界这般残酷,即便如此我依然爱着你。”




好家伙,大半夜给我整破防了😭

高槻泉

草,看动漫的时候直接被这一幕的艾主席给美到了呜呜呜,这不就是纯纯的美人吗!!!马趴终于画出主席的美貌了!!

发现艾伦和贾碧长的简直一模一样,性格都差不多。

不说我还以为是他私生女呢(狗头护体)

草,看动漫的时候直接被这一幕的艾主席给美到了呜呜呜,这不就是纯纯的美人吗!!!马趴终于画出主席的美貌了!!

发现艾伦和贾碧长的简直一模一样,性格都差不多。

不说我还以为是他私生女呢(狗头护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