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pink

56189浏览    1927参与
喜歡玥的你

星光 2

恩瓏

練習文筆中 不喜請噴小力點🙇


02


離開店裡的鄭恩地跟孫娜恩ㄟ了一瓶酒就回家了,那是一棟私人大樓,一層只有兩戶的高樓能住進來的基本上都非富即貴,停好車的她進電梯的同時被一個甜美的聲音給叫住了。


「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只見一個嬌弱的身軀提著幾袋東西,進電梯時緩緩地將手上的東西放在地板,喘氣之餘還不忘了壓了壓自己的帽子。


仔細一看,對方穿著簡約的短版白T搭配著一件淺色的牛仔褲,加上一雙小白鞋,外面還罩著一件淺灰色的外套。而當她要按下樓層時發現已經亮燈的樓層按鈕,有些好奇地看了一下鄭恩地又低下了頭。


兩人就這樣待在一個小空間不發一語,時間在寂...

恩瓏

練習文筆中 不喜請噴小力點🙇



02


離開店裡的鄭恩地跟孫娜恩ㄟ了一瓶酒就回家了,那是一棟私人大樓,一層只有兩戶的高樓能住進來的基本上都非富即貴,停好車的她進電梯的同時被一個甜美的聲音給叫住了。


「不好意思,麻煩妳了」

只見一個嬌弱的身軀提著幾袋東西,進電梯時緩緩地將手上的東西放在地板,喘氣之餘還不忘了壓了壓自己的帽子。


仔細一看,對方穿著簡約的短版白T搭配著一件淺色的牛仔褲,加上一雙小白鞋,外面還罩著一件淺灰色的外套。而當她要按下樓層時發現已經亮燈的樓層按鈕,有些好奇地看了一下鄭恩地又低下了頭。


兩人就這樣待在一個小空間不發一語,時間在寂靜中似乎停止了,平常明明很快就到達的電梯今天好像特別的緩慢。鄭恩地就這樣看上方的樓層數一個一個變化,心跳不知為何也變快了不少。就這樣,電梯停在了32樓。


「咳...我…我幫你提一點吧!」

電梯門打開的同時這句話也從鄭恩地的唇齒間溜了出來,一手拿起東西,另隻手因為拿著從孫娜恩那ㄟ來的酒而無所適從,只能用肩膀抵著電梯門示意對方先走。意識到自己做出這些事的她有些懊惱。


”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啊…今天是怎麼了?”


看到這幕的她表情中揚起了些許笑意,拿起剩餘的東西走出了電梯停在了3202的房門前。鄭恩地呢~乖乖拿著手上的東西跟著對方,順道還偷看了一下手上的袋子。


袋子裡裝著無數的顏料跟畫筆,另個袋子也裝著幾個小畫板。這些東西明明都很平平無奇,卻引起鄭恩地極大的好奇心,目光呆滯地看著對方的背影。


「謝謝你,鄰居~」


在鄭恩地發呆的時間裡,身前的她已經將房門打開,緩緩拿下自己的帽子跟綁著頭髮的髮圈。只見淺褐色的頭髮因為脫離髮圈的束縛而四散在胸前,淡奶香及木質香調的香水味頃刻間充滿了整個門口,剛回過神的鄭恩地又因為這個魂魄都不知道飛去哪了。


轉過身的她看著面前這個臉已經紅的一蹋糊塗的人有些想笑,他趁對方還在發呆的時間裡仔細地打量了一下身前的鄭恩地。


西裝配上簡單的配飾,黑色的低馬尾因為正上方的燈光有著強烈的光澤,身上還帶著一股木質調的味道,而這個味道很明顯跟自己的不太一樣,看起來是個很帥氣的女生呢。但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她狀態有點像一隻…害羞的大狗狗。


「那就…掰掰~」

站在門口的她看著她還在發呆就接過了對方手上的東西,便關門了…任由鄭恩地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看著已經關上的門跟漸漸散去的香水味,鄭恩地緩緩地回過神來走回了自己家裡,靠在門上的她手放在了胸前感受著還沒緩過來的心跳。


“剛剛…發生了什麼?”


反觀3202的房間裡,對方洋溢著令人心動的笑容,將東西放入工作室裡後的她就走進了浴室。而外面客廳的牆上掛著一副畫,夜晚的路燈下一對情侶正在路上休閒的散著步,右下角有個小小的落款。


Chorong...






-


可以猜猜看...32代表什麼呢?

痒庠羊驼

220518 CALOBYE广告代言CF视频

220518 CALOBYE广告代言CF视频

喜歡玥的你

星光 1

恩瓏

練習文筆中 不喜請噴小力點🙇


01 


有人總說演藝圈的工作很簡單,整天拋頭露面、穿穿名牌、代言幾個廣告。就算你只有蹩腳的演技,只要你足夠好看,依舊可以在這個行業混的風聲水起。


凌晨,酒店套房中的電視裡播報著娛樂新聞,而電視對面的床上似乎躺著剛完事的兩個身影,但兩人並沒有任何交集,一個側躺著滑著手機,另一個眼睛盯著電視上的新聞手上刁著菸。


菸緩緩延燒至熄滅,熄滅的那一刻人影也緩緩從床上走下來。只見那個女生穿著運動內衣跟一件筆直的西裝褲,內衣下的腹部有著明顯的幾條輪廓,全身上下透著帥氣的氛圍。


「你休息好了就回去吧,這裡的開銷我都會支...

恩瓏

練習文筆中 不喜請噴小力點🙇



01 


有人總說演藝圈的工作很簡單,整天拋頭露面、穿穿名牌、代言幾個廣告。就算你只有蹩腳的演技,只要你足夠好看,依舊可以在這個行業混的風聲水起。


凌晨,酒店套房中的電視裡播報著娛樂新聞,而電視對面的床上似乎躺著剛完事的兩個身影,但兩人並沒有任何交集,一個側躺著滑著手機,另一個眼睛盯著電視上的新聞手上刁著菸。


菸緩緩延燒至熄滅,熄滅的那一刻人影也緩緩從床上走下來。只見那個女生穿著運動內衣跟一件筆直的西裝褲,內衣下的腹部有著明顯的幾條輪廓,全身上下透著帥氣的氛圍。


「你休息好了就回去吧,這裡的開銷我都會支付,包括該給你的錢」

聲音從那人口中傳了出來,講話的同時她正穿著自己的襯衫、打理自己的容貌。幾分鐘過後的她從鏡子中投射出了那張精緻的臉龐,沒有上任何化妝品的她有著極好的膚質,襯衫的白皙透著下方黑色的運動內衣,有著一股朦朧不清的性感。最後再搭上一件西裝外套,簡約又不失魅力,帥氣又不失端莊。


「大小姐,你怎麼就要離開了?我做的不好嗎?」

躺在床上的女人聽到動靜便用棉被遮了遮自己一絲不掛的身軀,跪在床上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期待著剛剛跟自己度過一夜情的人會為自己而留下來。


「爬上我的床,就要知道規矩,該付的錢都會在明天出現在你的銀行卡裡。其他的,不會有」

站著的那個她看著面前這個嫵媚又裝柔落的女人一點情緒都沒有,臉上表情跟整個人的氛圍就像冰山一樣給人一種寒風刺骨的氣場,而這也讓原本希望攀住大金主的女人低下了頭。而她,就這樣瀟灑地離開了酒店。


離開酒店的她駕著車來到了一間熟悉的餐酒館,老闆看見她的到來並沒有詫異也沒有驚喜,彷彿已經料到這個人今天會出現在自己店裡一樣。


「鄭大小姐~今天又睡了哪位無辜的女性朋友啊~」

 老闆兼酒保的孫娜恩看到這位再熟悉不過的客人忍不住調侃了句,只見站在吧檯後的她穿著一件簡單的襯衫加上皮質馬甲,下半身雖是那件再平常不過的西裝褲,但也因為凹凸有致的身材讓整體變的帥氣且誘人。


「會爬上我的床通常都不無辜好嗎~反正玩來玩去也就那樣」

走進店裡的女人就這樣坐在了吧台前面,纖細的手指不經意的掃過水杯的邊緣,臉上帶著那不輕易表現出的笑容。這兩人對話的過程也因為這個畫面太美好而被店裡的其他顧客投來欣賞的目光。


「欸…那不是鄭家大小姐嗎?」


「讓每家大企業都想把自己女兒送去她床上的那個?」


「應該是吧?那剛剛酒保說的那句話是…?」

坐在旁邊的其他顧客似乎發現了進來店裡的這個人是誰,也因為這個,店裡開始七嘴八舌的吵鬧起來。


-


在這個時代,世界上已經沒有所謂的同性戀,只要是人互相相愛就是再尋常不過的戀人。在韓國掌管股票市場的龍頭,用膝蓋想就知道是鄭氏集團。而鄭大小姐,就是韓國各大企業中眼中的那棵搖錢樹。


全名,鄭恩地,一個從不把錢放在眼裡的大小姐,也是一個傲嬌又霸道的女人。自從她喜歡女人的消息一出,許多企業、家族都把自己的女兒盡全力的拉到她面前。久而久之,鄭恩地也已經習慣了,她看得順眼的就會直接把對方拉去酒店,但她從不負責,唯一會做負責的事就是丟一堆錢給對方。對她來說,她這樣就已經很負責了。而她的原則,從來都只在上面,身體從來不讓任何人碰到半根寒毛。


「怎麼?想穩定了?大小姐~」

聽到後面那句話的孫娜恩用著懷疑的眼光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順手遞了杯紅酒給對方。


「不知道,當渣女其實還不錯,不用負責、不用主動、不用拒絕」

鄭恩地看著桌上的那杯紅酒,只見她那纖纖玉指緩緩地拿起了杯子輕輕地在自己面前搖晃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那就來點挑戰吧!聽說最近娛樂圈有個女演員出了名的高冷,好像叫朴初瓏,試試?」

孫娜恩看著對方,臉上莫名其妙的多了點奸詐的氛圍,感覺這句話就是一個陷阱一樣,進去就出不來了。


「試就試!我就不相信有哪個女人是我搞不定的」

孫娜恩憑藉著一句略帶挑釁的話就激起鄭恩地那可怕的勝負欲,只見她急忙的拿起了手機搜尋著這個陌生的名字,而孫娜恩就這樣略帶笑意地看著對方。而這個笑容,到底代表著什麼?


-未完待續

喜歡玥的你

星光 - 預告

恩瓏

開局提示HE

文筆不好 請見諒


00


「所以…你跟我還有可能嗎?」


「也許…沒有了吧…」


「…我…齁~陪你對戲聽這種話會心痛啦~」


「哈哈哈哈,小傻瓜~只是戲,我不會再弄丟妳了」

恩瓏

開局提示HE

文筆不好 請見諒




00


「所以…你跟我還有可能嗎?」


「也許…沒有了吧…」


「…我…齁~陪你對戲聽這種話會心痛啦~」


「哈哈哈哈,小傻瓜~只是戲,我不會再弄丟妳了」

我想磕糖

耶啵~

眼神拉丝的两个人

耶啵~

眼神拉丝的两个人

我想磕糖

bobo哈几嘛🥰我的珑美呀

bobo哈几嘛🥰我的珑美呀

饭圈最烂文手街灯
很好庫存用完了。。。。 我只能...

很好庫存用完了。。。。

我只能努力繼續寫!!!!!!!!

不會更那麼快了~

____


9.


只見一扇厚重的大門被徐徐打開,裡面坐著一個女秘書,一個很明顯在打盹的男秘書,還有一個空着的座位。


「初瓏歐逆~昌索比歐巴~喔,柱現歐逆去哪裡了?」文星伊和三位秘書打著招呼,明顯地,他們關係很好。


「要嘛找瑟琪去了,要嘛就是去吃飯了。」李昌燮從睡夢中醒來,慢慢抬起頭,回應文星伊的提問。


「怎麼今天帶了你的下屬來啊。」朴初瓏看著文星伊身後的兩個陰間使者,皺起了眉頭。


文星伊無視了朴初瓏的話,直接拿起她桌上的電話,嘗試和裡面的人通話。...


很好庫存用完了。。。。

我只能努力繼續寫!!!!!!!!

不會更那麼快了~

____



9.



只見一扇厚重的大門被徐徐打開,裡面坐著一個女秘書,一個很明顯在打盹的男秘書,還有一個空着的座位。



「初瓏歐逆~昌索比歐巴~喔,柱現歐逆去哪裡了?」文星伊和三位秘書打著招呼,明顯地,他們關係很好。



「要嘛找瑟琪去了,要嘛就是去吃飯了。」李昌燮從睡夢中醒來,慢慢抬起頭,回應文星伊的提問。



「怎麼今天帶了你的下屬來啊。」朴初瓏看著文星伊身後的兩個陰間使者,皺起了眉頭。



文星伊無視了朴初瓏的話,直接拿起她桌上的電話,嘗試和裡面的人通話。



朴初瓏的手迅速的揮向面前那人的手臂,眼神瞬間變嚴肅,如臨大敵的樣子讓丁輝人和安惠真兩人嚇到差點逃了。



「果然朴初瓏還是朴初瓏,沒有退步啊。」



「家族遺傳的武功和合氣道三段永遠值得你相信。」



語畢兩人便像傻子一樣站在那裡指著對方瘋狂地笑,其音量之大甚至驚動了坐在隔音良好的總務辦公室檢查文件的金容仙,嚇了一大跳。



大門便隨著那笑聲完畢而開啟,只見一隻大型倉鼠往真人版傑尼龜的方向衝去,接著被緊緊抱在了傑尼龜的懷裡。



傑尼龜是丁輝人和安惠真對文星伊女朋友的第一印象,兩人默契地把這個想法藏在了心裡,只有私下談論的時候會這樣稱呼她。



____



10.



於是在下屬面前保持高冷形象的文星伊就這樣破防了,甚至是在對着女朋友用撒嬌語氣講話四分鐘後才發現的。



看慣了這種場面的李昌燮也在旁邊努力忍笑,畢竟竹馬二人震驚的表情實在是讓他忍俊不禁。啊,旁邊躲在上司懷裡紅着耳朵的高冷陰間使者也很好笑。



「嗨~初次見面,我是金容仙,文星伊的女朋友。」穿着整齊西裝的女生綻開了很友善的笑容,「真是的,平時在街邊突然親我的時候也不見你害羞啊。」



聽到這話的文星伊耳朵更紅了,就像是燒紅了的金屬巴不得變成土撥鼠挖個洞躲進去。



其實文星伊原本是可以用瞬間移動的超能力逃跑的,但是在愛神的工作室裡面,其他神職人員的超能力是會被封鎖的,於是文星伊就這樣維持著尷尬的狀態直到丁輝人再次開口講話。



「呃,愛神總務前輩你好,我是新入職的實習使者丁輝人。」



「我是入職五年多的中級使者安惠真。」



「啊,原來是輝人씨和惠真씨。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叫我容仙也行。覺得害羞的話就加個姐姐吧~」



「那我以後就叫你容仙姐了,可以嗎?你可以叫我黑金妮。」豪放的安惠真很直接的答應了眼前的人,還告訴了她自己的暱稱。



「那容仙姐姐?我以後這樣叫您也可以嗎?」相比之下,丁輝人是比較害羞的性格,還是謹慎地選擇了先問問看總務。



「可以啊~那我該怎麼叫輝人씨呢?」金容仙看起來毫無防備的燦笑讓丁輝人也放鬆了一點,語氣也變了。



「容仙姐姐可以叫我輝妮~我親近的朋友都會這樣叫我。」



「呀!」不知何時開始回復狀態的文星伊叫了一聲,「你們怎麼對容這麼有禮貌啊!明明和我講話的時候連敬語也不用啊,我也是個總務啊!」



突然,一直在旁邊看好戲的朴初瓏出了聲。



「掰掰~尹普美要來接我去約會了呵呵。」



就這樣,沒向金容仙請假就擅自離開崗位去約會的秘書繼裴柱現後又多了一個,只剩下等待男友的李昌燮,正在打情罵俏的日月,還有再次受到真相暴擊的竹馬。



「那個…剛剛初瓏씨講的尹普美是不是我們的總務啊?」丁輝人小心翼翼地開了口,生怕自己碰觸到不應該知道的話題。



文星伊則是以相反的態度,輕鬆地回答了下屬的疑問,「對啊,怎麼了?」



竹馬內心OS:人物關係很複雜,小心不要說錯話。(單押x2)



____



11.



金容仙作為一個大好人的上司,開了口讓大家都給提早下班,「既然秘書和總務都無心工作了,那我們今天早一點下班吧。反正最近的工作都完成了。」



整間寫字樓的人一秒間全部消失了,甚至連李昌燮也一起消失去找男友了。



「不如一起去吃個飯吧,反正我們現在都很閑。」



她們四人來到一家文星伊常來的傳統韓食店,不太挑食的丁輝人也無所謂,反倒是不吃泡菜的安惠真有點怕了。



「抱歉請問可以去另一間餐廳嗎?韓食什麼的全都是泡菜,我不太能吃。」



熱愛泡菜和韓食的容蜜星蜜震驚了,竟然會有人不喜歡吃泡菜,這在從小到大每餐都有泡菜的大韓民國屬實罕見。



「放心吧~老闆娘會讓你去泡菜的,這裡的老闆真的很友善的。」還是文星伊比反射弧極長的金容仙先反應過來,並告知安惠真不用擔心。



突然,三人手裡再次出現信封,竹馬二人嘆了一口氣,準備面對現實的時候,金容仙突然將他們的信封搶走,並塞給了文星伊。



「呀,門飄里。自己去工作然後再回來付錢。」



於是文·妻管嚴·星伊便乖乖的去工作了,剩下三人繼續吃飯。



「容仙姐就這樣拋下文星伊嗎?」安惠真好奇心作蒜,對這對小情侶的相處之道很感興趣。



「她不會介意的,而且她工作的速度很快,五分鐘後就會回來了。」金容仙像個沒事人一樣自己看著餐牌,絲毫沒有關心文星伊的意思。



「如果我女朋友這樣拋下我,我一定會發脾氣……」丁輝人小聲地嘀咕著,卻被坐在旁邊聽力好的安惠真聽到了。她擺出安致命的表情,「我不會拋下你的,輝人啊。」



「呀安惠真,你又不是我女朋友!」



金容仙看著對面的兩個入世未深的小孩子,想起了以前和文星伊的樣子。



碰巧文星伊也從茶室回來了,她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金容仙,就知道她在懷念以前的事。



「兩位想知道我們的故事嗎?」文星伊向正在打鬧的兩人提出了建議,「有一點長喔。」



看見對面的竹馬瘋狂地點頭,文星伊便慢慢地開口,「我們第一次相遇,是上輩子。」



懵Yi

靠近(下)

第一篇C H E献给恩珑(不会写大家就这么看吧😭)

👉在我主///页https://weibo.com/u/7103015338懂吧你们🥺

第一篇C H E献给恩珑(不会写大家就这么看吧😭)

👉在我主///页https://weibo.com/u/7103015338懂吧你们🥺

饭圈最烂文手街灯
陰間使者/將軍星x愛神/公主容...

陰間使者/將軍星x愛神/公主容 弱攻x強受

雙陰間使者 宰相x御醫 輝攻x莎受

副線:Apink瓏美 BTOB星燮/90賴 RV麒麟 SHINee 91賴 SKZ旻城

OOC私設 靈感來源《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


壹.


文星伊躺在床上,滑著手機。每天下班回家後滑幾小時社群已成為她的習慣。


挺有趣的,這是她對社交網站第一個印象。畢竟對於活了幾百年的文星伊來說,這也是一樣新事物。


說起文星伊的工作,她的職業是聽起來很神聖,實際做起來卻很麻煩的特別工種,陰間使者。


每天接待著各式各樣的鬼魂,泡了一杯又一杯的茶...

陰間使者/將軍星x愛神/公主容 弱攻x強受

雙陰間使者 宰相x御醫 輝攻x莎受

副線:Apink瓏美 BTOB星燮/90賴 RV麒麟 SHINee 91賴 SKZ旻城

OOC私設 靈感來源《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


壹.



文星伊躺在床上,滑著手機。每天下班回家後滑幾小時社群已成為她的習慣。



挺有趣的,這是她對社交網站第一個印象。畢竟對於活了幾百年的文星伊來說,這也是一樣新事物。



說起文星伊的工作,她的職業是聽起來很神聖,實際做起來卻很麻煩的特別工種,陰間使者。



每天接待著各式各樣的鬼魂,泡了一杯又一杯的茶,看了一個又一個故事,文星伊只能說她永遠也不會膩。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貳.



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文星伊是這樣想的。



儘管她在鬼魂們講第一句時就能猜到結局,她還是會認真聽著他們述說著細節,期待著故事的轉折點。



例如這一天,文星伊工作間的門鈴聲傳來,又是一個早逝的年輕人。



這種年紀就死掉的年輕人文星伊接待的多不勝數,但這個人可算是有夠特別的了。



她進來後不是像一般同齡人那樣,埋怨上天為何在人生正精彩的時候,結束了自己短暫的生命,而是乖乖地問眼前穿着黑色正裝的人,自己該怎麼做。



文星伊感到詫異,怎麼這人好像對自己的死不震驚呢?



於是好奇的她便讓丁輝人講述她的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叁.



十分鐘過去,文星伊總算明白了丁輝人如此鎮定的原因。



她,不是意外離去,而是自己結束生命的。



丁輝人的父親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在丁輝人的記憶中,她的父親只是一個染上du癮的男人。除了血緣關係以外,他們倆沒有任何額外的糾纏。



從丁輝人九歲那年開始,每逢星期五,家裡的門都會被一群看起來很兇的人踢爛。隨著年齡增長,他們來的頻率也越來越密。



最初,母親還會請人來修門。到最後也沒錢了,只好讓門一直保持在壞掉的狀態,讓那群人自出自入,就像是自己的家變成了公共場所。



年幼的丁輝人看著那群人的老大進去母親的房間,之後便大力地關上房門。外面的小弟便會監視着丁輝人,不讓她離開。



被箝制的女孩聽著媽媽痛苦的呻yin聲,卻不能去拯救自己的母親。她很激動,那男人一走出房間,她便哭喊著他對母親做了些什麼。



那男人笑了出聲,輕輕地講了一句。



「她那是爽得yin叫呢。」



丁輝人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沒來得及追問,那群惡霸就走了。



後來丁輝人長大了,明白那句話的意思了。



卻再也沒有機會安慰母親了。



她的母親離開了,長期的操勞過度使她的身體負荷不了,累積了一堆病痛。到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治了。



當時的丁輝人正和針對她的那個教授糾纏,沒能聽到醫院打來的電話。



就這樣,丁輝人連見母親最後一面的機會也失去了。



這是丁輝人最大的遺憾,也是壓倒她疲累身軀的最後一根稻草。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伍.



丁輝人的生命就此結束。



文星伊笑了笑,告訴她,她們會再見面的。



自sha是違反天命的行為,也是最大的罪行。



而肩負著此罪名的人,下一輩子都會成為陰間使者。



丁輝人在最後沒有選擇把孟婆茶喝掉,而是帶著痛苦前往了下一段生命。



果不其然,三個月後的早晨,丁輝人笑著來找文星伊報道了。



「文前輩~」



「啊~原來你就是今天來報導的丁使者啊。」



她們聊了一回,突然,兩人手上多了兩個信封,文星伊告訴丁輝人,那是生死簿。



「去工作了吧。」



兩人戴上工作用的黑色帽子,前往了事故的地點。



安惠真也出現了,她笑笑地對著文星伊打招呼,但當她看到文使者身邊的人時,卻笑不出來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陸.



安惠真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好友會和自己一樣英年早逝,而且還成爲了陰間使者。



説起安惠真,就一定要講她成爲陰間使者的原因。這人可不是像大多使者那樣因爲自sha或sha了很多人才被逼成爲陰間使者的,這人的罪是自己惹上身的。



這人犯的是一個聽起來很荒唐的罪名,畢竟這世間應該不會再有人是因爲打碎了陰間使者的茶杯而被懲罰的吧。



安惠真是在十八歲生日的那天去世的,當時她正在前往丁輝人家的路上,突然一輛失控的工程車從斜波上高速滑往安惠真身處的計程車,她就這樣離開人世了。



安惠真來到茶室時,還是在罵著髒話,埋怨上天賜給她的壽命太短。



結果在她激動地手舞足蹈時,桌面的茶杯被打爛了。



文星伊頓時覺得自己要死掉了,噢不,他本來就死掉了。



沒看管好聖物,而且是無法復原的狀態,懲罰一定很重。



結果對面的小孩根本沒在care的樣子徹底激怒了文星伊,她寫了上萬字的解釋,只為了懲罰這孩子。



然後安惠真就成為陰間使者了。



____



柒.



安惠真和文星伊她們會到了文星伊的茶室,打算好好地聊聊天。



說起丁輝人和安惠真的姻緣,那可說是錯綜複雜,但最後還是緊緊連着。



丁輝人和安惠真從文星伊口中得知後關注的不是她們的關係,而是文星伊情報的來源。



「我女朋友告訴我的。」文星伊悠悠地講出這句讓眾人震驚的話。



丁輝人和安惠真簡直不肯相信,眼前這個看像木頭的老前輩竟然有女朋友,還不是一般人啊。



「人間一直以來對愛神的誤解很深很深,真實的愛神不是邱比特,也不是月老,而是一個部門。和我們陰間使者一樣,世界上有無數個愛神,而且也是有升職制度的。」



「唯一不一樣的,就是就職的原因。陰間使者的工作是懲罰,而成為愛神,是上天賜與靈魂的禮物。」



文星伊看著對面的丁使者和安使者,頭頂上的問號有夠明顯的。也難怪,畢竟安惠真也才當了五年的陰間使者,丁輝人就更不用說了。



「文前輩可以讓我看看你女朋友的照片嗎?」丁輝人好奇的問了一下。



「照片也沒什麼好看的,不如我直接帶你們去看真人吧。順便去探個班~」



文星伊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丁輝人和安惠真越來越好奇這人到底是什麼神仙,能讓文前輩這麼著迷啊。



____



捌.



文星伊帶著兩人來到一條小巷子,熟練地摸了摸牆壁上的隱藏式密碼鎖。只見她的手掌一擺上去,一道隱藏門就被打開了。



文星伊先讓兩人到接待處登記,畢竟她們的職級還沒到可以肆無忌憚地進入愛神的工作場所。



「瑟琪啊~我又來了~」文星伊對著接待處的職員喊了一句話。



「星伊歐逆幹嘛來登記,你平常都不是直接進辦公室的嗎?」姜瑟琪低著頭滑著手機,完全無視了來登記的三人。



「有訪客。」文星伊無語地看著眼前這不用大腦思考的小熊,無奈地講了一句。



「喔喔喔喔喔,兩位請在這份表格上填寫資料,那個批准人上面寫文星伊的名字就好了,到訪原因就寫工作因素吧。」姜瑟琪手忙腳亂地從櫃子裏拿出兩份表格,臉上害羞的表情說明了她現在有多尷尬。



填完表格後文星伊便帶著兩人往裏面走。丁輝人和安惠真一路上看著各種高科技的設備,覺得又新奇又有趣。她們一直跟著文星伊走,直到來到最裡面的房間。




懵Yi

靠紧

应该会有下一篇


不怎么会写,看的开心就好喽


不要上升~~


平常忙的要死的朴初珑今天难得来公司等着自己的女朋友下班。朴初珑坐在办公室外的沙发上,透过玻璃,看见穿着西服坐靠在椅背上的郑恩地正冷着脸抬眼巡查着员工们的工作情况,右手时不时整理一下衣领


-真帅


朴初珑就这样盯着入了迷。不知过了多久,朴初珑看着认真工作的郑恩地,突然眼前一亮,一个恶作剧在她脑子里诞生出来。说干就干,朴初珑拿出手机点开朋友圈选了一张郑恩地没见过的性//感照片,配上“能叫我一声姐姐吗”的文案发送了出去。


一气呵成。


现在就看看郑恩地的反应了。果然...

应该会有下一篇


不怎么会写,看的开心就好喽


不要上升~~




平常忙的要死的朴初珑今天难得来公司等着自己的女朋友下班。朴初珑坐在办公室外的沙发上,透过玻璃,看见穿着西服坐靠在椅背上的郑恩地正冷着脸抬眼巡查着员工们的工作情况,右手时不时整理一下衣领




-真帅




朴初珑就这样盯着入了迷。不知过了多久,朴初珑看着认真工作的郑恩地,突然眼前一亮,一个恶作剧在她脑子里诞生出来。说干就干,朴初珑拿出手机点开朋友圈选了一张郑恩地没见过的性//感照片,配上“能叫我一声姐姐吗”的文案发送了出去。




一气呵成。




现在就看看郑恩地的反应了。果然,过了不到一分钟,郑恩地拿起手机,似乎是有心灵反应一样点开了微信朋友圈,突然眉头一皱拿近了手机,朴初珑知道郑恩地应该是看见了,忍不住上扬嘴角。




办公室内的郑恩地放大了照片


“阿西,疯了吗”


郑恩地小声嘀咕一句,随后抬头望向外面正看着自己傻笑的姐姐,连忙起身推开玻璃门气势汹汹走到朴初珑身边


“哈哈哈…”


“手机给我”


郑恩地拿过朴初珑的手机,点开朋友圈,看了一眼,随后把屏幕朝向朴初珑


“被我抓住证据了吧,快点删了”


郑恩地把手机还给朴初珑,看朴初珑没接,郑恩地被气笑了


“快点给你3个数,3…”


“2.1”


朴初珑抢先郑恩地一步数完了数,郑恩地一愣,然后皱着眉头突然舒展开,像个耷拉着耳朵的小狗蹲在朴初珑腿边,撅着嘴撒娇般小声的叫了句


“欧尼~”


想不到平时高冷要死的郑总还有这样一面,朴初珑满意的看着郑恩地的表现然后笑着说


“大点声”




身为狮子座的郑恩地此刻正面临着要面子还是女朋友的选择






“啊~欧尼~求求你快删了吧哼哼哼”


郑恩地声音提高几分,两只手握在一起摆来摆去求着朴初珑




去他妈的面子。




“好吧~”


朴初珑拿起手机奶声奶气的对郑恩地说


“诶呀,仅你可见呐”




听见这句话的郑恩地本来可怜兮兮表情瞬间消失,无语看向朴初珑,可不到两秒郑恩地又笑的像个小孩对朴初珑说


“那欧尼就留着吧留着吧,等等嗷我保存”




保存完照片的郑恩地满面春风的站起来,转身准备走回办公室,却发现员工都八卦的贴在玻璃上看着两人,发现郑恩地回头连跑带跳坐回自己位置上继续工作,郑恩地脸上的笑容慢慢僵掉




"嗯我形象"




本来想心里吐槽一下算了但听见身后的姐姐小声的笑,郑恩地气不过便转身附下朝她贴近,伸出一只手拄着沙发背的棱角,嘴凑到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了句


“欧尼~,等我回家再收拾你”


朴初珑打了个冷颤,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掉




郑恩地起身冷着脸走回办公室里,留下了傻掉的朴初珑,她心里清楚郑恩地晚上什么样子,上次结束后她可在床上躺了两天。好吧此时此刻她承认后悔这样做了,抬起头看向办公室内翘起腿冲着她微微笑的郑恩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跑!




朴初珑拿起手机和包就准备飞出这个公司




叮咚~


「欧尼如果你不等我自己跑掉的话我会立刻追出去然后把你抱回办公室桌子上当她们的面亲你的」


消息界面弹出这条消息以后,朴初珑只好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停下了手里动作尴尬的撇了撇嘴,不自在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重新坐到沙发上,乖乖等着郑恩地下班




想杀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朴初珑捂着脸反悔心里大叫着不公平的时候,郑恩地不知不觉的走到她身边,摸摸她的头小声的说了句


“欧尼?”


朴初珑听见声音抬起头,看向郑恩地,温柔的上目线让郑恩地心软成一片潭水,郑恩地蹲下身,把挡在朴初珑眼前的头发撩到后面


“走吧欧尼,很晚了,辛苦你陪我这么久”


声音很轻,每一个音调和动作都很让朴初珑心动。




看着面前可爱的姐姐,郑恩地见四周没人,蜻蜓点水般的在朴初珑嘴上留了一个吻,待重新对上朴初珑无辜的眼神,郑恩地还是没忍住再一次吻了上去,撬开,一点点深入…暧昧的气息渐渐升起,郑恩地有些燥热,手不安分的摸着朴初珑的腿




“别恩地…我们先回家”


朴初珑按住郑恩地作乱的手,郑恩地也只好作罢慢慢离开朴初珑的嘴,但当她望着微微喘着粗气因为刚刚的吻而脸红的朴初珑时,笑的很开心




“内~那就回家和欧尼继续约会喽~”







蜂鸣器

分居(十四)

14


她很少来尹普美家。


朴初珑窝在沙发的一角,手里正在放着她看到一半的普普普频道,播放出来的笑声和浴室里传来的哼歌声交叠在一起,虽然是同一个人的声线,但莫名变成了混杂的噪音。


皱皱眉,按着音量键,视频里的嘈杂背景也随着音量格子的增多放大了许多,思绪却还是忍不住跟着与水声混杂的旋律跳跃,虽然听清楚了尹普美哼出的明显的调子,歌词却不太清楚,她聚精会神的听着,在似乎唱到了重复的高潮时决定放弃这首或许没有歌词的歌。


眨眨眼,朴初珑想跟上视频里絮絮叨叨的尹普美的思路,自己的思维却叫嚣着独立,把集中的目光打散,眼神失去了焦距,软化画面的同时也模糊了声音。


从同居的屋子里搬出...

14


她很少来尹普美家。


朴初珑窝在沙发的一角,手里正在放着她看到一半的普普普频道,播放出来的笑声和浴室里传来的哼歌声交叠在一起,虽然是同一个人的声线,但莫名变成了混杂的噪音。


皱皱眉,按着音量键,视频里的嘈杂背景也随着音量格子的增多放大了许多,思绪却还是忍不住跟着与水声混杂的旋律跳跃,虽然听清楚了尹普美哼出的明显的调子,歌词却不太清楚,她聚精会神的听着,在似乎唱到了重复的高潮时决定放弃这首或许没有歌词的歌。


眨眨眼,朴初珑想跟上视频里絮絮叨叨的尹普美的思路,自己的思维却叫嚣着独立,把集中的目光打散,眼神失去了焦距,软化画面的同时也模糊了声音。


从同居的屋子里搬出来后,一般都是朴初珑邀请尹普美来找她,又或是尹普美耐不住寂寞的用钥匙打开她家的门。


本应该看起来更无聊的那位却因为时常有人来串门而在家备了很多桌游,电脑里也下载着几款自己不常玩但另一个人总是离不开的游戏,冰柜里不同口味的冰淇淋也是为了保留新鲜感的证明。


明明是在独居,房间却是两个人生活的痕迹,朴初珑想到这里,嘴角无意识的勾起,又猛地回过神,屏幕上的推荐页里是普普普的其他视频,视频已经结束,她却连视频最后的告别语都没听见。


不甘心的点击了重播,把进度条拉到一半,视频里的尹普美向摄影机炫耀着刚刚买到的巧克力冰淇淋———是她在朴初珑家经常吃的那个口味。


虽然她总是不想尹普美吃太多凉食,但是家里的垃圾桶里总是在尹普美离开后增加了一两个冰淇淋包装纸。


再度把思绪扯回来,眼睛盯着不知不觉又走了一大段路的进度条,朴初珑强迫着目光集中在相比于客厅来说很小的手机屏幕上,咬咬牙,干脆关掉了手机,站起来环视着周围。


沙发上没放什么东西,仅有的那两个抱枕也是在一起住宿时期就有了的物品;白糖的小窝依旧是离开前看到的模样,里面的小狗也安稳的趴着;家里的装饰都很单调,纯白墙面,灰棕色的沙发和旁边的落地灯,摆了很多专辑碟片的木质书架,上面摆着几张和白糖的合照。


视线飘过那扇没有关闭的门,没有征兆的,朴初珑走了进去,打开了卧室的灯。


毕竟今天晚上是要一起睡觉的吧?


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没有犹豫的直接走了进去。


就像是客厅一般普通的内饰,目光从白色墙面上掠过,有些杂乱的梳妆台上还有没盖好的护肤乳,她捉摸着,估计是是出门太急,被子一半翻开对着天花板,露出的床单也微微的有些凌乱。


盖上那瓶护肤乳,朴初珑弯下身来扯着皱巴巴的床单,再塞到床脚固定好,本是熟练的动作却在整理被子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


盖在被子下的的是几张零碎的纸,同侧的边缘不整齐的翘起,看样子应该是从本子上一起撕下的。字迹微微有些潦草,圆珠笔的墨水在快速的停顿点有些晕开,没有曲名,没有填词,重复的乐段也只是用箭头简单的插在乐句中。


这是一张乐谱。


朴初珑看了几秒,在心里打起拍子,尝试唱出那几笔简单的符号,陌生中却带着不少的熟悉感———是尹普美洗澡时哼出来的旋律。


尹普美会作曲,她还是第一次知道。


“初珑姐姐?”


朴初珑吓得一抖,连忙拉过被子盖上,也不知道刚刚匆忙把乐谱塞到床上的动作有没有被发现,放在背后的手指搅在一起,她咬咬唇:“我刚刚看房间有点乱……”


“———今天出门比较晚嘛,姐姐不要怪我!”尹普美举起双手装作投降,脸上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抱歉,朴初珑却还没看清楚抱歉的源头,就被尹普美拉着手送进了浴室。


“衣服在架子上!”


朴初珑看着关上的门,抿了抿嘴。



客厅是昏沉的,唯一的光源从天花板上的刺目白光变成了遮光帘旁边的暖黄色落地灯,在客厅里用模糊的光线划出了一块弧形的区域,尹普美身上裹着一大块毛毯,落在地板上的毯边就像披风的尾部,灯光铺在背上———就像在厨房进行的加冕礼一般,滑稽又庄严。


“睡前就不要喝咖啡了吧,哪有睡前喝的啊……”


朴初珑把吹干的头发拢起来,走近刚刚进行了加冕礼的“矛盾国王”,拿过她手中那条速溶咖啡粉放到一边,踩着拖鞋走到吧台旁的零食架边,带着两盒牛奶回到尹普美身边,把牛奶递给她。


吸管从塑封里被拆出来,“啪”的戳进牛奶盒里,朴初珑半靠在吧台边,看着尹普美从沙发边拿起羽绒服,又小跑过来给自己披上。


阳台的门刚刚才打开,室内的温度似乎就开始下降,凉风瞬间就占领了身体和衣物间的空隙,她裹紧衣服,把拉链往上扯扯,手臂轻轻放在栏杆上,嘴里咬着牛奶的吸管。


空洞的深黑天空下着点点白色的雪,从远处看,地上盖着一层淡淡的灰白,路灯照出的光班有些微微的不同,估计是灯泡的老化,正对着阳台的第三盏灯明显的昏暗许多,偶尔从下方走过的人也会顺势隐在黑暗里,只有脚印在雪面上印下的深灰色直线,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的被新的一层雪白覆盖。


客厅里照出来的暖黄光线被两人遮挡着,栏杆上只留下一条细细的光,尹普美侧过目光,看了眼那条线。向朴初珑那边靠了靠,把最后的那丝光从两人间挤开。


“最近过得怎么样?”


风带着话,吹散了里面暗藏着的思念,撩起朴初珑搭在肩上的发丝,她把扑在脸上的头发用手指带至耳后,借着动作的阻挡酝酿着话语。


“有些孤单吧。”


朴初珑不知道如何表达,她从来都不知道离开了尹普美的生活应该怎样进行,那些公司安排的计划可能是无序中的有序,时间确实是这样慢慢走过了,她也确实是这样继续的生活着,时不时插进来的行程多多少少会给她留下或长或短的休息时间———在那时候,心脏的空缺比任何时候都明显。


尹普美很快的喝完了牛奶,剩下的牛奶混合着吸气在吸管里发出声音,她捏扁了牛奶盒,攥在手里。


“姐姐……需要其他人的陪伴吗?比如找个对象这样的,或者养只狗狗?”


“不知道,好像也没有那样……我需要的好像不是那种,你呢?”


“什么?”


“我在问你,最近怎么样?”


“也很孤独吧,”尹普美顿了顿,面对着她:“姐姐想象一下,假如和人来往是空气,那么我就像个气球,如果没有控制好量,气球就会吹裂,与其因为摄入过多而爆开,还不如待在家里和白糖一起生活,干脆不接触了。”


把最后那口牛奶喝掉,朴初珑也转头看着她,她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和在客厅里不同,没有很明显的光芒,她看不清她的表情,于是擦过同样冰凉的手指,拿走了牛奶盒。


“去睡觉吧,外面太冷了。”



为了保存屋内暖和的空气而关闭着的窗户挡住了月光,尹普美关掉家里最后的一盏灯,房间里瞬间填满了黝黑的深夜,她借着关灯前残存的视觉扑到了床上,在朴初珑旁边扭到了同一高度,趴在了枕头上。


“姐姐———我怎么感觉有些热啊。”


翻了个身,半条腿伸出来搭在朴初珑腿间,不是有意的,但是相接的那块肌肤却在无止尽的发烫,提醒着它明显的存在。


朴初珑伸手拍拍她的肚子,随后把手收回来:“谁叫你老是乱动,安静点就不热了。”


房间里充斥的黑夜封闭了视觉,尹普美只能闻到残存在发丝间的洗发水香味,接触的肌肤还在发烫,耳边朴初珑静静的呼吸声此起彼落,反倒是自己的心跳声大的离谱。


尹普美没有听朴初珑的话,开玩笑般的掀开了被子:“真的好热啊———”


“呀,尹普美!”


果然听见了朴初珑带着些怨念的声音,尹普美满意的笑笑,伸手又把被子勾了回来,重新贴到朴初珑身边。


“姐姐有没有想我啊?这么久都没有来我家住了。”


朴初珑扑朔着眼睛,无声的笑了笑,却在发现自己已经陷入长久思考的沉默时快速的回答道:“明明几乎是天天见面……不过确实很想你。”


轮到尹普美开始不说话了,不知道是因为下一句要讲的话还是什么,重新开口时甚至有些吃力。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嘴,说话前明显的感觉到了喉咙因为紧张而变得有些嘶哑。


“我们要不要一起住?”


轻轻的声音带着请求划破了黑暗,好像转瞬即逝的流星,留下的只有在心上的那道纯白印记。


长久没有听见回复,眨了眨眼,明显的感觉这次的沉默不一样,尹普美半支起身子,从窗帘里透出的光模糊的印在床上,她只能看见朴初珑随着呼吸的起落而微微起伏的身体。


她应该没听见———尹普美甚至有些庆幸。


少见单向的表达自己的真挚,一时间莫名的羞耻淹没了她,之前独自离开时的寂寞依旧是尹普美内心深处的烙印,她小心的保护自己敏感的内核,只会在偶尔的时候,微微展露一下。


因为害怕回应的拒绝带来的沮丧,她想,幸好没有被听见。


在睡前慢慢靠近着,手掌交叠后小心的握着。


尹普美沉溺在朴初珑带给她的一切里,陷入梦境。



昏暗的灰色。


睁开眼,灰色的天花板,灰色的墙面,灰色的被单,尹普美揉揉眼睛,没有打开手机。



身边的人已经离开,昨夜还叫着“好热”的感觉已经消失,只有坐起身来裸露的肌肤被空气带走温暖的冰凉,她是整张床上唯一的自热源,大大的被子下是她松开又再度攥紧床单而皱起来的纹路。


这种感觉她说不清———就像以前在对话框里写写删删的“讨厌你”一般,她不由得的开始觉得难过,昨夜的温软欢乐就像朴初珑给她的假象,是极度剥离舒适环境后的欺骗,留给第二日早晨的只有冰冷的另一边床单。


一片死寂,不争气的喘气声布满了整个房间。





-

非常抱歉ㅠㅠ停更了真的非常非常久,真的非常抱歉

停更通知请一定要看,在这里 (也就是置顶)拜托了

Blackcat黄小米

歌王篇 以外

盘点十位南韩歌谣届女diva

人美又会唱的那种🥰


图片按出道顺序排列:

SES  BADA

张力尹(已回国)

少女时代  金泰妍

IU(李知恩)

sistar  孝琳

girl’ s day  方敏雅

apink  郑恩地

EXID  许率智

MAMAMOO  颂乐(金容仙)

安智煐(脸红的思春期)

歌王篇 以外

盘点十位南韩歌谣届女diva

人美又会唱的那种🥰


图片按出道顺序排列:

SES  BADA

张力尹(已回国)

少女时代  金泰妍

IU(李知恩)

sistar  孝琳

girl’ s day  方敏雅

apink  郑恩地

EXID  许率智

MAMAMOO  颂乐(金容仙)

安智煐(脸红的思春期)

冻柠茶少冰无糖

To. 我的泪腺爱豆🐼

见证你们从出道,大势,kpop更新换代自然而然的走下坡路,然后转型成功,疫情,娜恩退团,直到今天。

那天在微博看到一个饭说的

“本来没有想要入坑的,但还是屈服于几个女孩的魅力”。

初珑的隐忍和真挚

普美像冰与火一样的谨慎和热情

恩地的勇敢和智慧

娜恩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的决断

南珠的自信和执行力

夏荣的善良和闪闪发亮的眼神(还有躲在姐姐们身后的依赖和爱,最后一个在娜恩退团以后出现的粉人)


期间有喜欢过几组不同的爱豆,有糊豆有大势豆,但没有人能像你们一样,让我自豪。不是说要销量几十万,直拍破纪录,就是到现在为止,无论是舞台演出,还是综艺艺...

To. 我的泪腺爱豆🐼

见证你们从出道,大势,kpop更新换代自然而然的走下坡路,然后转型成功,疫情,娜恩退团,直到今天。

那天在微博看到一个饭说的

“本来没有想要入坑的,但还是屈服于几个女孩的魅力”。

初珑的隐忍和真挚

普美像冰与火一样的谨慎和热情

恩地的勇敢和智慧

娜恩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的决断

南珠的自信和执行力

夏荣的善良和闪闪发亮的眼神(还有躲在姐姐们身后的依赖和爱,最后一个在娜恩退团以后出现的粉人)


期间有喜欢过几组不同的爱豆,有糊豆有大势豆,但没有人能像你们一样,让我自豪。不是说要销量几十万,直拍破纪录,就是到现在为止,无论是舞台演出,还是综艺艺能都能做到好好,坚守419,和粉丝们真挚的互动。

我也是从一个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的普通学生,一步一步往自己想要的道路前进。很懂得为什么姐姐line变得多愁善感了,因为年纪大了拥有得多了,是会害怕失去的。

人总要向前看,可以痛快地和过去的事情说再见。竭尽全力,做能够做的事情。

我一直都对“永远”这个词嗤之以鼻,所以谢谢你们告知我,现在的每个瞬间都可以是永远。


蜂鸣器

apink11周年快乐🥳🥳🥳

想说的话在p2,如果可以拜托大家去微博点个赞ㅠㅠ

回礼是无水印版(无人问津预定)

复制过来了⬇️

我们apink11周年快乐!

要一直相互陪伴,幸福的走下去,我爱你们

今天是喜欢apink的170天,虽然是新饭,但依旧在很用心的,努力的喜欢着你们

画了心里面kiyo的六只🥰

(因为不常用微博所以发不进超话…算了)

不善言辞所以说不出什么,就这样吧

-

碎碎念放评论区!

apink11周年快乐🥳🥳🥳

想说的话在p2,如果可以拜托大家去微博点个赞ㅠㅠ

回礼是无水印版(无人问津预定)

复制过来了⬇️

我们apink11周年快乐!

要一直相互陪伴,幸福的走下去,我爱你们

今天是喜欢apink的170天,虽然是新饭,但依旧在很用心的,努力的喜欢着你们

画了心里面kiyo的六只🥰

(因为不常用微博所以发不进超话…算了)

不善言辞所以说不出什么,就这样吧

-

碎碎念放评论区!

蜂鸣器

因为觉得可能来不及在419更文所以深夜死命赶贺图……

二编:补了珑珑

*六个人是一定要画六个人的,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画完……………

(画一半倒地了就不用更文了对吧)

因为觉得可能来不及在419更文所以深夜死命赶贺图……

二编:补了珑珑

*六个人是一定要画六个人的,只不过不知道能不能画完……………

(画一半倒地了就不用更文了对吧)

长灯
这个姐姐是谁啊?只知道是阿粉的...

这个姐姐是谁啊?只知道是阿粉的成员,很漂亮诶

这个姐姐是谁啊?只知道是阿粉的成员,很漂亮诶

君阿等

怎么办真香了😂

我很久之前刷到过恩地,但是我当时一看,哎韩国女团,语言不通,而且团内关系很好,那应该很麻烦,就没有粉,这次看到恩地的酒都女,果断入坑😂

之前朋友说IU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没太注意,后来知道她唱歌很好听,喜欢恩地后看到她和IU的视频,啊,天啊,我真香了😂太漂亮了,太绝了吧,甜度超标了啊

怎么办真香了😂

我很久之前刷到过恩地,但是我当时一看,哎韩国女团,语言不通,而且团内关系很好,那应该很麻烦,就没有粉,这次看到恩地的酒都女,果断入坑😂

之前朋友说IU会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没太注意,后来知道她唱歌很好听,喜欢恩地后看到她和IU的视频,啊,天啊,我真香了😂太漂亮了,太绝了吧,甜度超标了啊

蜂鸣器

同居三十题(十一)

11.替对方挑衣服


“普美啊,我晚上要和朋友出去吃饭,你自己在家做饭吃吧。”

“嗯?和谁?”


朴初珑从沙发的一端挪动过去,靠在尹普美身上,滑动着手机上的餐厅地址给她看:“地址在这里……那个朋友是之前合作过的声乐老师。”

“诶?!”尹普美瞪大眼睛,“怎么是他!“


“……你干嘛这个眼神啊,人家又不是什么坏人,”朴初珑轻轻拉着她的手站起来:“帮我选衣服!”


尹普美脸憋的通红,死死的盯着朴初珑在衣柜里翻找适合衣服的背影,棕红色的头发随着动作在背上摆来摆去。


要是正常的聚餐也就罢了,她恨恨的用手指卷着金色的发尾,看着拿了满意衣服开始往身上套的朴初珑,思绪也在刚刚的对话里...

11.替对方挑衣服


“普美啊,我晚上要和朋友出去吃饭,你自己在家做饭吃吧。”

“嗯?和谁?”


朴初珑从沙发的一端挪动过去,靠在尹普美身上,滑动着手机上的餐厅地址给她看:“地址在这里……那个朋友是之前合作过的声乐老师。”

“诶?!”尹普美瞪大眼睛,“怎么是他!“


“……你干嘛这个眼神啊,人家又不是什么坏人,”朴初珑轻轻拉着她的手站起来:“帮我选衣服!”


尹普美脸憋的通红,死死的盯着朴初珑在衣柜里翻找适合衣服的背影,棕红色的头发随着动作在背上摆来摆去。


要是正常的聚餐也就罢了,她恨恨的用手指卷着金色的发尾,看着拿了满意衣服开始往身上套的朴初珑,思绪也在刚刚的对话里游动着。


———单独和男性聚会,反常的不保守,朋友还是那个经常把朴初珑叫去谈话的声乐老师!

尹普美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普嘛!这件怎么样?”

朴初珑转过身,轻晃着一条长长的吊带裙,搭配着的还有半搭在身上的半透明白色外套,薄薄的布料很好的勾勒出姣好的身材,为了方便换衣服而扎起来的头发给整套搭配添上了一份俏皮的明媚。


“不行!”尹普美看的眼睛发直,又发现自己突然的否定有些奇怪,赶忙改口:“这种天气穿出去太冷了,不太好,姐姐换一件。”


抬了抬眉毛,朴初珑看了看衣柜,拿出一件低领内搭:“这件?”


尹普美忍住想把所有露出肌肤超过20%的衣服都死死藏起来的冲动,指指点点:“这件不适合姐姐……的发色!搭配起来不太好看。”


“诶?是吗……”


在朴初珑继续翻找着“适合聚会”的衣服时,尹普美看着刚刚脱下连衣裙的朴初珑,视线焦点却不是直接暴露在她面前的纤细腰肢,而是她正在往身上穿的那条露背裙。


咬咬唇,小心绕到梳妆台旁边,把腮红打开,用手指沾了点,在朴初珑穿好露背裙之后小跑着上去,把粉抹在露出来的背上,又假装戳了戳,贼喊捉贼般的喊道:“姐姐不能穿这件!背后的吻痕露出来了!”


刚想开口的朴初珑一惊,想看看似的在原地绕了个圈,看着她犯傻似的动作,尹普美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在她眼前晃了晃。

看着背后很明显的红印,朴初珑抿抿嘴,有些为难:“那……普嘛帮我选?”

“这个简单!”

尹普美见计划得逞,转身打开了自己那略显贫瘠的衣柜,在清一色的运动服中抽出一套,满意的在朴初珑身上比划着。


“呀,穿成这样去聚餐这样不会不太尊重……”


“怕什么!姐姐是出去吃饭又不是去约会!”尹普美注意到朴初珑那有点犹豫的神色,迟疑了一下:“不是……吧?”


拿过朴初珑递给她的手机看了两眼,声乐老师很明确的表达了饭后想一起去看演出的想法,而朴初珑的回复也是完全没脾气的“好”。


尹普美心有不甘的抓狂:“姐姐他是要和你约会啊!我不放心!我要陪你去!”


朴初珑嗅到了尹普美话中展露的明明白白的醋意,不想理会那套运动服,依然想找到一件适合与他人见面的得体服装,又开始在衣柜里寻找着。


耳边突然感受到沉重的气息,左手被从后面伸出的手紧紧扣住,尹普美在她后颈上轻咬着,背上附着的那只手从露肩装的侧面探进去,手指摩挲着腰部因为长时间练习而依旧紧致的皮肤,嘴唇慢慢的贴上刚刚因为啃咬而微微发红的肌肤,在肩膀上留下两三个比腮红更明显的粉色痕迹。


意识到再做下去也已经没必要去聚餐了,朴初珑隐忍着心里痒痒的冲动,缴械投降,主动提出要穿运动服,赶紧抽身从尹普美的怀抱里仓皇逃开。注意到了她收不住的炙热眼神,像是怕她又凑过来,匆忙的套上那件运动服,有些心虚的扯了扯兜帽的松紧带,盖住了脖颈以下的部分。


“咳咳,这样就好了……”朴初珑抬眼看了看抱着手审视着自己的尹普美:“所以,我可以一个人去吗?”


尹普美往前凑了一步,手指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滑动,顺势勾上了朴初珑的脖子,把领口的布料拉松,一言不发的又要往上亲。


朴初珑满脸通红的逃跑,留下尹普美勾着嘴边忍不住的笑意在衣柜里寻找着同款运动服。

………

声乐老师无法忽视端坐在朴初珑旁边目光如炬的尹普美,只好扯了扯在这场三人聚餐里突兀的西装,尴尬的切着牛排,有些微微的出汗。

他怎么感觉自己才是那个第三者呢?

------


ps:保守珑是不会选择那样暴露的衣服…的吧?毕竟选择了也穿不出去(笑

pps:这章写的不太满意()可能我不会写对话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蜂鸣器
intp懵和esfj珑对春天的...

intp懵和esfj珑对春天的见解


*来源是melmuda melon音乐茶馆with Apink

*是同人,恩珑cb向

intp懵和esfj珑对春天的见解



*来源是melmuda melon音乐茶馆with Apink

*是同人,恩珑cb向

蜂鸣器
南珠宝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

南珠宝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一直自信的生活下去!!


南珠宝生日快乐🥺!

以后也要一直自信的生活下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