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po

21995浏览    1158参与
美神降临到我身边

【MileApo】Mile的宝藏/MA九周年贺文

//MileApo初见九周年快乐💚💛

//主Mile视角

//灵感来自I remember:) 

//“我们的故事要写一辈子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找到你五岁时我们就见过的证明。”


01

        世巡曼谷站的收尾工作陆续落下帷幕,Mile靠在飞机舷窗上发呆,此程是为了跟母亲一起回阿拉信参加活动。


        他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


//MileApo初见九周年快乐💚💛

//主Mile视角

//灵感来自I remember:) 

//“我们的故事要写一辈子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找到你五岁时我们就见过的证明。”



01

        世巡曼谷站的收尾工作陆续落下帷幕,Mile靠在飞机舷窗上发呆,此程是为了跟母亲一起回阿拉信参加活动。


        他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

        Mile提着行李箱推开自己的房门,即使已经有佣人提前打扫过,满屋子的灰尘和霉味经过长时间堆积还是萦绕四周久久无法消散。


        他用力把自己扔进大床里,柔软的床单带着熟悉气味全数把他包裹其中。

        从KPTS开机以来,一切都好像是做了一个冗长而曲折的梦,梦中的他哭过、笑过、感动过、释怀过。现在梦醒了,即将迎来的是一段全新的未知旅程。


        有人轻叩两下房门。

        “母亲。”Mile闻声爬起身坐到床边 

        她推开门走来,抬手轻抚Mile的头发:“Nong’Mlie,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一大早就得去会场。”

        母亲的眼神温柔似水,他抬头回以灿烂的微笑。

        “您也是。”Mile用脸颊蹭了蹭她的手心。


        “爸爸说书房里收拾出来些旧物,你等会去看看吧。”

         Mile愣了下,点头说好。


        说起旧物的话,Mile倒是记得自己不舍得扔掉或拿去修理的众多吉他配件都被堆在家里,如果不是因为新家实在塞不下,他肯定全部都会搬走。


         Mile环顾着走进书房,地下只放了几个大箱子。翻找时,里面还会兀地翻腾出一阵尘土。

        他咳嗽着用手把灰扇去,里面装的居然是……上学时候的东西?

        他一件一件拿出来端详着。


        校服,笔记本,教材,还有一本相册。相册封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Mile的宝藏

        翻了几页,几乎都夹的是自己高中乃至大学时期乐队表演的留影。

        看着相片中的小吉他手逐渐由靠边站到了C位,Mile不自觉咧开嘴角。不知道当初那个对吉他热爱到几近痴狂的毛头小子会不会想到,自己在多年后将站在舞台上享受万人喝彩,甚至还能把自己的音乐展示给全世界。

 

        剩下的夹层除了自己现在仍能叫出名字的宝贝吉他,还有一些他自己的照片,包活但不限于领奖、聚会和比赛。

        实话说,Mile还是不理解过去的自己为何如此钟爱偏分飞机头。他嫌弃地翻开最后一页。


        这是?Mile看着照片喃喃道。

        照片中的场景十分熟悉,但他就是记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

        将照片取出来翻转到背面,尽管时间留下的印记使它微泛枯黄,底边写着一小行字仍然依稀可见:还会再见吗? 2013.8.10/星光商贸秀场


        再见,是指走秀吗。

        仿佛记忆链被人专门截去了一段,Mile怎么都拼凑不出属于这张照片的故事。真的是因为Po说的年纪大了吗……

        Mile死死盯着照片想找出些破绽,像是为了竭力证明自己还正值壮年,并没有那么健忘。

      

        正苦思时,夹层里掉出来一张照片,是另一个角度拍摄的。两张并没什么不同,照片的主角都是Mile。

        只是,这张却拍到了身后原本被他挡住的脸。

        Mile怔了怔,他眯起眼睛去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但那张日夜出现在身边的脸庞他又怎么会认错呢?这可是Apo。

        瞬时回忆在脑中如浪潮般汹涌翻腾,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他。



02

        2013年,这是Mile第一次见到Apo。 

 

        暑假里一次十分成功的路演使Mile和他的乐队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此后又成功接下了几家大商场的商演。

        拥有姣好面容的主吉他手Mile被其中一家商场看中,邀请他去参加旗下服装品牌的走秀。


        八月的天气仍有些闷热,更衣室里候场的人声嘈杂,Mile感到口干舌燥,汗水夹杂在潮湿的空气中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好意思,能帮忙把你旁边的衣服递给我吗。”

        一个看起来比他稍小的男生赤裸着上身走进来,对他说话的同时拧开矿泉水瓶盖直往喉咙里灌。


        面前的人额前挂着细汗,高仰起的头衬得肩颈更加优越,几滴水因急躁的动作而顺着上下窜动的喉结一路滑落至下。淌过平坦流畅的小腹,分布其上的精壮肌肉被勾勒出块块轮廓。

         Mile喉咙上下动了动,不知是因为他那张白皙中泛着粉红的俊逸面孔还是那称得上完美的身材,他有些移不开眼。


        许是感受到了一旁投来的炽热眼神,男生盖上瓶盖转头看他:“…你好?”

        “噢,是的,衣服。”

        被对上视线的Mile慌了手脚,左右去看却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


        男生垂下手向他走来,突然俯身用一支胳膊撑在他身旁的椅子上,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整个人都被笼在身下,Mile下意识往后缩了缩:“你……”


        “挪一挪。”

        “啊?”


        身下有什么被拉扯着,他站起来才发现男生口中的衣服已经被他坐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啊!抱歉抱歉,我……”

        Mile还想找补着说点什么,秀场负责人的催促声在这时响起。男生拿着衣服一声不吭地走了,他摇摇头只得作罢。


        造化弄人,负责人又把他和那个男生排在了一起,Mile不甘的转头看了眼正与别人侃侃而谈的他。

       乐队里提前约好帮Mile拍照的成员们在远处招手,示意走秀马上就开始了要好好表现记得看镜头。Mile点点头,整理好心情踏上舞台。


        活动很顺利,走秀获得了台下举着手机狂拍的观众们的热烈掌声。

         Mile一下台就奔向角落里独自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男生,被晾到一边的乐队成员们还处于状况之外。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Mile提起旁边的背包递给正要去拿的男生。

      “没关系的。”男生接过背包回答道。


       看着面前的脸,Mile顿了顿,鬼使神差的说:“我叫Mile,MilePhakphum。”

      “嗯,你好。”男生回以一个微笑,双手合十行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什么啊,他居然都不肯把名字告诉我。

        Mile 琢磨着刚才那个除了礼貌外根本看不出其他色彩的微笑,心里很不是滋味。


        “傻愣着站在这干嘛呢?”

        一只大手搂上他的脖子,Mile转头去看,是乐队的兄弟:“来,看看哥拍的照片,百万级摄影!”

        Mile烦躁地推开凑上来的相机:“牛死你了,回去打印出来把我的邮过来。”


        熟悉Mile的人都知道,他这人的爱好之一就是收藏喜欢的照片。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已经问阿姨把你的相册拿来了,我把照片发给老板我们现在就一起去取吧。”Mile被几个人强迫着簇拥上了车。


         这帮人是摄影馆里的老常客了,老板一看到他们来,眉开眼笑的端出两盘零食,把早就打印好的照片递来。

        “喏,这是你的。”Mile的朋友分出一沓照片递给他。

         他的摄影技术很棒,无需多言。

         Mile随意浏览了一遍,却被朋友手里的那张吸引去了注意力——照片正好拍到了走在后面的人。

        拥有青涩脸庞的英俊少年穿着蓝白相间的格子衫,肩宽腰细腿长,活像个衣架子,品牌方能请他来真是明智之举!


         Mile伸手还想拿近来仔细欣赏一番,朋友警觉的往旁边闪了一下:“干什么,不是刚才还不稀的看的吗,现在来抢我的?不给!”

      “我现在想看了不行吗!”Mile急了,一把抢过来胡乱塞进相册里:“我先借两天回头还给你。”

      “夸张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什么宝贝呢!”

      


03

        自那短暂的一面之后,Mile再也没有见过那张照片上的另一个主人公。

        初见时不得而知的名字,他还是从电视上看来的:2014年,家喻户晓的演员Patchata Nampan主演的电视剧《最爱最恨》播出,一个初来乍到的少年在剧中崭露头角踏上了追梦娱乐圈的路途,他的名字叫ApoNattawin。


        但Mile并没有因此觉得从此他会与Apo成为永远的陌路人,时常能给予爱与鼓励的家庭支撑起一个温柔强大的Mile,使他成为从不会轻易悲观的人。

        看到电视时Mile只是拿出照片摩挲了很久,而后又默默傻笑着塞回去。心中有个声音在说:只要还能找到你,那我们就不算是bad ending。



        “Mile?”

        思绪被嘎吱作响的房门牵回眼前,Mile有些迟钝地循声回头,哥哥正扶着把手站在门口。

        “抱歉,打扰到你了吗?看书房的灯还亮着我就上来看看。”他带着歉意说道。

        “不,”Mile笑着摇了摇头:“我准备休息了,走吧哥。”他拎起相册起身关了灯。


        第二天的会场上,Mile的发言环节过后还有很长一段流程才能结束,实在有点催眠,他开始心不在焉的在座位上玩起手机。

        在见不到面的日子里,打开Twitter搜索【Apo】相关已经是他的每日例行了,Mile浏览并一条条点赞着推文。


         突然,一张熟悉的照片映入眼帘并配文:“@milephakphum remember this???? you

need to see this im begging u 55555

#MilePhakphum #Nnattawin”


        这……

        未免太过巧合了,分明他昨晚才刚见过这张照片。

        是否还记得这张照片?

        看到这里Mile想都没想地点开回复框,一字一字的敲下:“I remeber. ”


        记得,当然记得,怎么可能会忘记。

        即使在过了多年后的昨晚再见到这张照片时他有些头疼,但记忆深处的某些执念还是帮他完成了回忆。

        他深知这是因为现在与Apo与日俱增的甜蜜,才不断洗刷了印象里以前那个有些陌生,与现在判若两人的Apo。那时他们还没有相爱。


         转眼间过去了九年,如果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相遇相识到相知,那也绝不为过。

         想到这里,Mile不经意地勾起嘴角,在后面加上一个“:)”


         我记得啊:和你的初遇,秀场与健身房里短暂的惊鸿一瞥,每一个湿漉漉的亲吻和相拥,每一句信誓旦旦的承诺,我都记得啊。


    mile phakphum @milephakphu… ·1s

     I remember:)

       


04

         “喂?popo,嗯我下飞机啦。”手机一恢复信号,Mile就提着箱子拨通了Apo的号码。

         “半夜赶飞机累不累呀?”

         听到听筒那旁传来雀跃的声音,只走了两天却像分开了两百年一样,Mile恨不得现在就顺着电话线去把Apo揉进怀里。


          “累,累死了要!所以我今晚能不能住你家呀。”Mile的嘴咧得人路过都要回头看一眼的程度。

          “嗯?你还提了个大箱子呢,方便吗?”

          “方便方便,等我马上就到!”

         他说着不自觉加快了步频,仿佛手里的行李箱没了重量。


          “咚咚咚”

          Mile叩了两声站在Apo家门前,不知怎的他还有些忐忑。

          “来啦!”Apo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跑来。

         门开了,刚洗完澡的Apo浑身还冒着热腾腾的水汽,下身只围了条浴巾站在他面前。


         霎时Mile有些恍惚,眼前的这幅场景竟一点一点与他们的初见重合在一起,九年前,那间沉闷燥热的更衣室。

          Apo刚想伸手去接行李箱就猝不及防被来了招饿虎扑食,Mile力气大的吓人,边把他往沙发上推边嘶哑着声音说:“怎么一个人在家穿成这样……”

          “你他妈的突然犯什么病啊,我这刚洗完澡!”


          Mile不安分的手从后背滑入浴巾里,同时把头埋在身下人的颈窝中吮吸嘶咬着,颈间的躁热难耐促使Apo皱着眉高仰起头。

          ……

          


         “不知道的以为是你他妈磕嗨了。”

         “听我解释po,我真的只是想你了⋯⋯”

          Apo瞥了眼卧室里狼藉的战况,愤愤地抱着手把头别向一边,他根本想不起来自己昨晚是怎么累到直接睡过去的。


         这人到底做了多少次??

         现在是下午两点钟,如果不是硬生生被疼醒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醒来。


         委屈地在Apo屁股后面跟了两天加床边打地铺睡了一晚,Mile终于能又勉强获得了可以躺上床的机会。

         Apo正敷着面膜躺在床上,Mile死缠烂打着说他也要弄这个。于是就有了Mile享受地躺在Apo腿上被摆弄的画面。

         “你的脸干死了,这两天要多敷面膜补水啊。”

         “那你帮我敷,我不会!”

         “毛病!”Apo在Mile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又坐回自己的姿势。

         

          “那什么,po,”Mile舒服地枕在大腿上眼睛朝上盯着他。

          “嗯?”Apo摆弄着遥控器随意回应道。

          “你有没有看到Twitter上的那张照片呀,2013年走秀的那个。”


          “看到了。”

          Mile看见Apo的手顿了顿。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也有,那就是你从来没告诉过我我们2013年就见过了。”


          Apo还想接着吐槽些什么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Apo先生,您的快递到了,请签收。”

         “什么,我没买东西啊,你买的吗。”

         Apo看了Mile一眼下床去开门,一个绑着黄色丝带的硕大礼盒上写着“ApoNattawin收”

    

         他狐疑把礼盒地抱到茶几上,拉开丝带,一束灿烂的向日葵静静躺着,Mile相册中偷偷收藏着的那张照片正插在花束中央。


         “其实我很想告诉你的,在刚进组的时候就想拿给你看了。”Mile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住APO的腰站在了他身后:“但我们的故事是要写一辈子的,不是吗?”

         Apo转过头看他,他看到那双桃花眼中的瞳孔微微颤动。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悄悄找到在你十岁、五岁时我们就见过的证明。但这不太现实。所以在你人生中缺席的那前十几年,我想用后半生就这样一点一点弥补回来。”


         Mile在Apo耳后落下一个轻柔绵密的吻,轻声道:“九周年快乐,po,我更要在你身边不止一个九年。”




END

//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欢迎评论留下你的脑洞/猜测/讨论/吐槽


这篇贺文从8.3写到现在🚬  

原因是旅游期间被爹妈两位疯狂塞糖塞傻了于是激情开写 结果这篇文章就在做核算、赶飞机、赶高铁、逛景点、拍照、P图的夹缝中产生了

 只能说 脉搏批永不认输🚬

Protect

  自己做的图😬😁

  自己做的图😬😁

゛君怜花溪ぅ.
  就是说什么时候给我推他俩的...

  就是说什么时候给我推他俩的合照  很好嗑不是嘛

  就是说什么时候给我推他俩的合照  很好嗑不是嘛

澄漪cailee
将可爱进行到底♡🐰🐱🐹?...

将可爱进行到底♡🐰🐱🐹🙌🏻 

将可爱进行到底♡🐰🐱🐹🙌🏻 

不减五斤不改名

【KP】非正常关系 07

追妻火葬场,狗血虐梗但是HE

          

具体文案见前文


  

写的时候正好下雨了,那就写点悲伤的吧

  

  


07


“你说什么?!”Kinn猛拍了一下桌子。


一个小职员哆哆嗦嗦地站在他面前,抖得像筛子,生怕这少爷突然拿枪给他来一下:“V…Vegas少爷回来过,但是又走了……”


“他去哪了?”


那个小职员苦着脸:“我、我也不知道啊。哦对了,他骑走了摩托车!”


说完他悄悄瞄了一眼Kinn,看他深呼了...

追妻火葬场,狗血虐梗但是HE

          

具体文案见前文





  

写的时候正好下雨了,那就写点悲伤的吧

  

  




07






“你说什么?!”Kinn猛拍了一下桌子。


一个小职员哆哆嗦嗦地站在他面前,抖得像筛子,生怕这少爷突然拿枪给他来一下:“V…Vegas少爷回来过,但是又走了……”


“他去哪了?”


那个小职员苦着脸:“我、我也不知道啊。哦对了,他骑走了摩托车!”


说完他悄悄瞄了一眼Kinn,看他深呼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怎么了,看起来有心事?”


Tay在他身边坐下,和他一同来的Time正没心没肺地啃着一个苹果。


Kinn摇摇头,Tay却显然不相信。


“好点了吗?”Tay又问道。


Kinn点头:“差不多了。”


Tay笑着摇摇头,点了点心脏的位置:“我是问你,这里好点了吗?”


Kinn不解地看向他。


Tay指着桌子上一黑一白两个杯子:“从来没见你这个公寓里住过什么人,看起来这里要有另一个主人了。”


Kinn哑然,盯着那对情侣杯子出神。那是有次逛超市时Porsche非要买的,当时是为什么答应他买这种愚蠢的东西来着?


好像是因为Porsche说……这样更有生活气息,然后他就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Tay了然地笑笑:“我看你最近状态好了很多,笑容也变多了,看来恋爱真是疗伤神药啊。”


Kinn半信半疑地问:“真的吗?”


“当然,听说你最近惩罚下属的次数都想变少了,”Tay刚很欣慰地笑着,然而想到了什么,神色又转为担忧,“但是我担心的是……你是真心的,还是只是把人家当作对什么人的寄托。还有,你听说了吗,Tanwan要回来了。”


Kinn听到这个名字时才发现,这个原先让自己刻骨铭心的名字,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了。


Tay继续道:“虽然这不关我的事,但我明白你的性格,你先要想清楚到底爱不爱他。”


爱不爱他……Kinn才发觉他从未想过这件事情。


“然后呢?”Kinn喃喃道。


“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当然是对人家好点了,”Tay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多对人笑笑,温柔点,还有那几个情人都赶紧断干净。”


Kinn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半晌,才看见Tay和Time一脸揶揄地盯着他。


“他是不是也要进入爱情的坟墓了,”Time戳戳Tay,搂住他的腰,“就像我一样。”


Tay锤了他一下,只是没有人看出他的笑里隐藏的哀伤。


Kinn不自然地轻咳一声,突兀地站起身掩饰尴尬:“那什么……我送你们回去吧。”



  


  

  

Porsche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穿过灯火通明的隧道,路灯一盏盏亮起,橘黄色的光映在他们身上,风拨乱了他额前的发丝,满心的烦恼似乎也被吹向不知名的远方。


Vegas把他送到公寓楼下,Porsche发自真心地说:“谢谢你啊。”


Vegas摆摆手,把头盔摘下来:“我就是看你好像和二哥发生了什么矛盾,才贸然把你叫下来的。你也别多想,二哥他原来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这种话我好像常常听到。”


Vegas叹了口气:“二哥他原来也不能说脾气有多好吧,但至少也是待人亲和,但自从他的前男友背叛他之后,他就变得越来越暴戾多疑,连笑容都少见了。”


前男友……Porsche咀嚼着这三个字带来的苦味:“是Tanwan吗?”


“诶你怎么知道?”Vegas眼中闪过惊讶。


“听说过吧。”Porsche含糊地说。


“也是,毕竟他这两年在国外发展的不错,是大明星了,”Vegas掩饰住眼中得逞的笑意,看似不经意地说,“话说回来,二哥这些年一直偏爱清秀温柔的男生,大概也是因为对他念念不忘吧。”


Vegas对Kinn的大多数情人说过这番话,他们听完后的反应大同小异,有人漠不关心,有人愤怒嫉妒,但当Vegas看向Porsche时,却愣住了。


“无论如何……今天谢谢你了。”


Porsche的嘴角是笑着的,眼中却含着悲哀。这悲伤如此浓墨重彩,与夜色都融为一体。


他该不会真的……爱上Kinn了吧。


连Kinn那样的人都值得喜欢吗。Vegas心里再次涌上深深的无力感,就像儿时父亲挥了他一巴掌说,你永远也赶不上Kinn。他Vegas可以处心积虑地接近Kinn的每个情人,可以自以为是自己胜过了Kinn,才让那些人倒戈向他,可是这样的办法却无法用在Porsche身上,偏偏他却是Kinn真正在乎的人。


Vegas可以接近Porsche,可以让他信任他,可Porsche最后还是爱Kinn,义无反顾的。


“那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Porsche眼中流动着真诚的笑意。


Vegas哑然,转瞬后反应过来:“当然。”


或许本来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吧。


一声尖锐的鸣笛声划破寂静,身后有车灯照射过来,把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Kinn坐在驾驶座上,脸色晦暗不明。


Vegas犯不上在这种时候自讨没趣,戴上头盔,利落地跨上车,朝Porsche道了句别,然后扬长而去。


“二哥好像生气了,那我就不打扰了。”


Kinn面无表情地走下车,“啪”地一声用力甩上门。


“我是不是打扰二位叙旧了?”


Porsche没心情理会他这句夹枪带棒的讽刺,转过身径直走上楼,Kinn紧随在后,Porsche打开门,没管后面的Kinn,直接把门一合,Kinn抬手撑住门板,按住他的肩往里推,另一只手把门带上,然后反身将他抵在门上,Porsche先推开他,却被更用力的压住,吻同疾风骤雨般落了下来。


Kinn在他颈间锁骨撕咬着,Porsche从奋力反抗到最后木然地承受着,直到Kinn终于把郁结的气都发 泄完了,紧紧地拥住他,以绝对占有的姿态把他锁在怀里。


玄关处的空间逼仄狭窄,两人无声地相拥着,呼吸如雾气弥漫,空气潮湿而又闷热,汗液沁出,如同在身上画了一层严丝合缝的皮。


窗外滴滴答答的,像是几滴水珠敲打在玻璃上。


是什么呢。


“Porsche,之前的事,是我不对。”良久Kinn开了口,放软了语气。


Porsche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神色迷茫地任由他抱着。忽然觉得比起朝他冷言冷语的Kinn,这样的Kinn才更可怕,他好像打定主意Porsche不会真的离开一样,就这么不远不近地看着他,看他自我折磨。


“我对你来说究竟算什么?我好像问过很多次,可你从来没有回答过我,或许你真的觉得这不算什么吧,”Porsche自嘲地笑笑,“我怎么会爱上你这种人。”


Kinn浑身一震,他本能地听出Porsche话中的意思,可是听到“爱”这个字眼时,他脑中仿佛断了一根弦,又像是当头被浇了一瓢温水。


他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能同时产生那么多种情绪,如果他不在乎,如果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为什么他又会像此刻这样,悲伤而又欣喜着。


良久Kinn拍拍Porsche的背,轻声说。


“去睡吧。”


窗外的敲打声忽然连成一片,盖住了寂静。


原来是暴风雨啊。





tbc.



试阅。




悄悄剧透一下,嘎子之后会帮Porsche



点红心♥️看下章



顺带一提,想了想还是留了一点上一代的恩怨,所以之后还是会涉及到家族大战的情节














小银鱼爱吃可颂面包

让我来宣一宣,这个娃是可以buibui叫的,就像……不知道如何形容哈哈哈哈哈,但是按一下会叫的


姓名:Lovely迈和Winking波


属性:Mile和Apo


大小:5cm


娃厂:Q宝玩偶定制


状态:已送样


vd:脉搏


英版:


Name:Lovely Mile and Winking Apo


Attributes:Mile and Apo


Size:5cm


Doll factory:Q treasure play confectant......

让我来宣一宣,这个娃是可以buibui叫的,就像……不知道如何形容哈哈哈哈哈,但是按一下会叫的


姓名:Lovely迈和Winking波


属性:Mile和Apo


大小:5cm


娃厂:Q宝玩偶定制


状态:已送样


vd:脉搏


英版:


Name:Lovely Mile and Winking Apo


Attributes:Mile and Apo


Size:5cm


Doll factory:Q treasure play confectant


State:Making samples


vd:脉搏


开个娃,别举报,不引流,举报的人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哦,主页含量够够的


流团转私生,原谅我的蹩脚英语,这对娃如果开成功了的话,会在世巡最后一场作为应援漂洋过海邮寄到他们两个人的手上,希望两个人越来越好呀


我们团是向海外粉丝开放的,海外粉丝也可以购买喔,已经送样啦,100人成团,人数越多价格越便宜

蜡笔小po

叔系小纳真的好性感啊😍  

  

叔系小纳真的好性感啊😍  

  

波宝

 我爱 纳塔温( ﹡ˆoˆ﹡ )

 我爱 纳塔温( ﹡ˆoˆ﹡ )

゛君怜花溪ぅ.

《驰骋》第二章 初见

文案:“我驰骋于无人的荒原,像头贪婪的草原狼,妄图将天边无瑕的云影描摹成你耀眼的模样。仿佛只要有了这么一点虚无缥缈的云影,你就还在我身边。”

  

Bible×Apo

纯情男大摩托车手×妖艳玫瑰摩托车教练

  

和真人无关,请勿上升真人;可能会有地方与现实不符,读者们请勿深究。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人第一次写文,如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正文–––––––––––––

两年前的春日,泰国法政大学校园内。

  

那是一个温暖的午后,校园内弥漫着一股青春而又温馨的气息。

  

Bible正在校内公告栏上查...

文案:“我驰骋于无人的荒原,像头贪婪的草原狼,妄图将天边无瑕的云影描摹成你耀眼的模样。仿佛只要有了这么一点虚无缥缈的云影,你就还在我身边。”

  

Bible×Apo

纯情男大摩托车手×妖艳玫瑰摩托车教练

  

和真人无关,请勿上升真人;可能会有地方与现实不符,读者们请勿深究。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人第一次写文,如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指出。

––––––––––––正文–––––––––––––

两年前的春日,泰国法政大学校园内。

  

那是一个温暖的午后,校园内弥漫着一股青春而又温馨的气息。

  

Bible正在校内公告栏上查看近期有没有什么重要的通知。什么学校图书馆正在修缮,只开放一半;食堂内因疫情需保持一米,戴口罩;学生会换届选举,报名两天后截止……最近好像都是这种无关紧要的通知,真是无趣得很。

  

他眼神一晃,在公告栏的边角看到了一则摩托车俱乐部的广告。“希威摩托车俱乐部,期待您的莅临。”

  

作为一个摩托车爱好者,Bible正愁找不到好的俱乐部发挥自己,于是看到每一个俱乐部,他都会想去尝试一下 ,看看是不是适合自己发展。

  

他看到公告上面详细写了俱乐部的地址和联系电话。这电话看上去像一个私人号码,Bible拨了过去。

  

“嘟……嘟……”电话接通了,一道慵懒而沙哑的男声从手机里传来,“喂,哪位啊?”估计是被扰了午觉,此人的语气有些许不耐烦。

  

Bible告诉他自己是来报名摩托车俱乐部的。

没想到,这人非但没有起来跟他好好说话,反而说: “啊,这样啊,那你直接到我们这来吧,我当面跟你讲。现在让我再休息一会儿……”

  

鉴于自己对于摩托车的热爱,Bible并没有跟他翻脸,反而直接答应下来,跟那个男人约了当天晚上过去他们俱乐部深入了解。

  

晚上,Bible骑上自己最爱的摩托,驰骋在夜半无人的街道。夜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林荫道上的树飞快地向后退去。半个小时过去,他到达了目的地。地方很偏,边上都没什么人烟。

  

希威摩托车俱乐部不算很大,但却装饰得很精致。两扇沉重的木门半掩着,彩带从上方挂下,风一吹,扬起阵阵彩浪。

  

Bible推门进去,一阵悠扬的乐声传来。

  

“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循声望去,那是门边一台复古留声机正谱出动听的乐章。

  

柜台边站着一个男人,紧身的蓝色西装将他的气质凸显得淋漓尽致。他手上的香烟正腾起袅袅烟雾,一边扬起颈,流畅的曲线充满了诱惑的气息。Bible的目光顿时移不开了。

  

“你好,我叫Apo。”那个男人扭过头,对他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