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ran

1357浏览    44参与
Coral是USAO单推人哒
但是我快饿死了所以 这个是 初...

但是我快饿死了所以

这个是 初春去郊游的兔兰 这俩衣服看上去不是一个季节的 不好意思

然后这个相机 拍出来掉色啊 很生气 背景的樱花全没了 肤色也掉色了

但是我快饿死了所以

这个是 初春去郊游的兔兰 这俩衣服看上去不是一个季节的 不好意思

然后这个相机 拍出来掉色啊 很生气 背景的樱花全没了 肤色也掉色了

我不喜欢fery别给我再推了
剩蛋快乐🎄 在闪贺图正式落地

剩蛋快乐🎄

在闪贺图正式落地

剩蛋快乐🎄

在闪贺图正式落地

若有感觉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全没有圣诞味儿的那种 但是你闪过圣诞是正餐(

虽然封面丑但封面还是诈骗(喜欢我开幕火柴人吗())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全没有圣诞味儿的那种 但是你闪过圣诞是正餐(

虽然封面丑但封面还是诈骗(喜欢我开幕火柴人吗())

shushako

圣诞节贺文(应该)

  因为这是早上想起来的主意所以权当圣诞节的贺文吧(才不说是自己懒)(因为cp很多找不到tag打的个人tag)

  (rs的tag 找不到找到了一定打(土下座)

  在闪场合

aran:来,张嘴,啊(把勺子递过去)

kobaryo:(含住勺子)(吞下)嗯,真好吃!谢谢aran桑!(扑到aran怀里)


lsm场合

西秀:张嘴

tpz:我为什么要你喂

西秀:别废话,张嘴

tpz:(勉为其难的张嘴)(细细品味)

tpz:(我草好好吃)行吧,你的厨艺有很大的进步,下一次你来,我就不点外卖了

西秀:(太好了……)


108场合

rs:张嘴(一身怨气)......

  因为这是早上想起来的主意所以权当圣诞节的贺文吧(才不说是自己懒)(因为cp很多找不到tag打的个人tag)

  (rs的tag 找不到找到了一定打(土下座)

  在闪场合

aran:来,张嘴,啊(把勺子递过去)

kobaryo:(含住勺子)(吞下)嗯,真好吃!谢谢aran桑!(扑到aran怀里)


lsm场合

西秀:张嘴

tpz:我为什么要你喂

西秀:别废话,张嘴

tpz:(勉为其难的张嘴)(细细品味)

tpz:(我草好好吃)行吧,你的厨艺有很大的进步,下一次你来,我就不点外卖了

西秀:(太好了……)


108场合

rs:张嘴(一身怨气)

tpz:(一脸嫌弃)

rs:你张不张

tpz:死我都不吃,你去死吧

rs:(恼)(强行掰开tpz的嘴)(灌进去)

tpz:(吐出来)(吐到rs脸上)

rs: 

rs:(一勺子插在tpz头上)


GriLaur场合

Laur:……张嘴

tg:……不要

Laur:

Laur:不要就不要吧(扔勺子)

tg:要(突然)

Laur:

Laur:行吧你张嘴

tg:(乖乖张嘴)

Laur:(看着tg吃完了)

Laur:你知道吗你像个孩子一样,还是刚刚三个月还要别人喂的那种

tg:(绷不住笑出来了)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在Laur脑袋上敲一下)


早上醒来!拥抱太阳!坐在床上!日你妈!我粮还没写!疯狂写!

(圣诞节快乐哦各位(shushako和Leaves.举圣诞树.png)

世界第一帅各自

【hardcore tano*c/ while shining组】面包烤焦了

【hardcore tano*c/ while shining组】面包烤焦了

世界第一帅各自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因为蛋糕画崩了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因为蛋糕画崩了

木梓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在闪…(目移)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在闪…(目移)

YOLO.

  新女团队内主唱,我的老婆aran

  新女团队内主唱,我的老婆aran

我不喜欢fery别给我再推了
今天刚刚诞生的在闪群捏!欢迎各...

今天刚刚诞生的在闪群捏!欢迎各位tnc人玲厨蓝厨进群!!!!

多来点人罢!!お願いします!

今天刚刚诞生的在闪群捏!欢迎各位tnc人玲厨蓝厨进群!!!!

多来点人罢!!お願いします!

(◍•ᴗ•◍)

自闭了两个星期我跑回来发画了(话说阿兰这个设还挺戳我叉皮的()只是有点不会画( ̄□ ̄)……

自闭了两个星期我跑回来发画了(话说阿兰这个设还挺戳我叉皮的()只是有点不会画( ̄□ ̄)……

镜幕市间数路28号爆米花机

Lazuli current

瞎写爽文  


他跌跌撞撞,溺入无尽的蓝,如烟雾散。//

橘,黑,白。

是什么呢。

是小丑鱼…啦。

戴着眼镜的男性大脑内无厘头地出现了这段自问自答。

小丑鱼轻轻抖了抖鱼鳍,躲到假山后面去了。

奈良慎之介晃了晃卷毛脑袋,在一个z冒出来前将视线从墙壁上的嵌入式鱼缸移走。

昏暗的光线勾起了他浓于常人的倦意,水族馆里总是没什么亮光。但当下情况不允许,今日的场馆里有些人满为患。他张开嘴打了个哈欠,踩着铺了层地毯的走廊往下走。顺到海底隧道,他抬眸便看见有鱼群从他头顶安然游过。海鳐,乳白色的腹部上的开口张张合合。看在眼里,他伸出书捧住投在上面的一块光,边缘还闪烁着使得他......

瞎写爽文  


他跌跌撞撞,溺入无尽的蓝,如烟雾散。//

橘,黑,白。

是什么呢。

是小丑鱼…啦。

戴着眼镜的男性大脑内无厘头地出现了这段自问自答。

小丑鱼轻轻抖了抖鱼鳍,躲到假山后面去了。

奈良慎之介晃了晃卷毛脑袋,在一个z冒出来前将视线从墙壁上的嵌入式鱼缸移走。

昏暗的光线勾起了他浓于常人的倦意,水族馆里总是没什么亮光。但当下情况不允许,今日的场馆里有些人满为患。他张开嘴打了个哈欠,踩着铺了层地毯的走廊往下走。顺到海底隧道,他抬眸便看见有鱼群从他头顶安然游过。海鳐,乳白色的腹部上的开口张张合合。看在眼里,他伸出书捧住投在上面的一块光,边缘还闪烁着使得他时大时小,像一团没有形状的液体,他放下液态光,任凭它流到地板上。

他跟着人流进入一个大空间里——依旧很暗,但一整个墙的里面是个大水缸,溢出些宝蓝的光流,沾到他的镜片上,滴进他深了几个度的蓝眼睛里。底部铺了层厚沙,一些水生动物,无非就是珊瑚礁,海葵,贝类什么的。一群小鱼闪着有点辐射光彩的鳞片飞过,大鱼缓缓地浮动着,眼珠鼓动又斜了几下,像一个拄着拐杖的端庄老者。海龟微微挥着四肢带出一段水流移动身体。场馆内通风系统不太好,推搡嘈杂的人们呼出一污浑浊,叽叽喳喳地吵闹着。

他杵在厚玻璃前,竟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仿佛他顶着一个气茧似的将自己缚起来,堵塞住气管。浊浪翻涌着淹至他的下巴,他像一条被囚禁在水缸里任人宰割的鱼,已经有人将锐利的餐刀架在他的喉上,压在他凸出的喉结上。

好闷,沉重,喘不过气……喧闹,烦。

不要……他感到一整恶心,抑制住想呕吐的冲动。

咕嘟。

透过玻璃,他目送着厚沙层里钻出一个气泡,正在缓缓上升。

嗯,很顺利,没有碰到哪一个动物而消逝……往上,往上,超越这个房间的高度。

他看不见了,但是他注意到有一条海豚从他看不见的上方下来了。

……为什么?

他渴望新鲜的空气与清净,昏热蒸地他的皮肤起了一层薄汗。

海豚凑到他的面前,他伸出手一下按在厚玻璃上。

救救我…我不要…想要挣脱束缚……

它隔着障壁想要亲吻着他。

他的眼睛不知失了神,泛出些异样的金色出来。

他将额头贴在玻璃上,垂下眼,嘴里呢喃了什么,后退了几步。

奈良慎之介的颈边与锁骨一圈泛出一种异样诡怪的浅蓝色泽。

厚玻璃悄然裂开,不知名的力量压迫着加快了它的崩坏。

他的时间似乎被定格了,在奈良慎之介的世界里,一切都被静了音。

不管是支离破碎的玻璃,喷涌而出的水涛,尖叫逃窜的人群。

明明身边都是液体,在外人的角度他已经被整个吞没。

不过他的衣服仍然是干燥的,他的四周存在一股强大的气场,将他包裹在一个球体内,保护着。

他感到无比的愉悦和舒畅,眯起了眼睛。待水流散去,一片狼藉的水池外地上到处扑腾着鱼类为主的小动物。

——却不见那位施术者。

一条鱼抽打着尾巴跳起来又重重落在地上,它的心中是逃离囚笼的欣喜还是濒临死亡的恐惧呢?  


奈良慎之介还未张开眼就察觉一种潮湿的感觉。

他把眼镜往额头上一抬,揉了揉眼睛,又把镜框架回了鼻梁上。这里的光线较暗,他不需多适应。开始审视他周围的环境,他摊在一把铁质长椅上,把手部分已经有大块的锈斑,血棕色的,像是溃烂的伤口。

啊……他身处于一座废弃的教堂里,从最前上方的墙上垂下的帷幔已经残破不堪,摇摇欲坠地挂在墙上,拖着满是破洞的身体遮盖住最前方台阶一角。教堂的最前方有一座被毁坏的雕塑,底座边散落了一圈大大小小的同材质黑块。墙壁上本应是有彩窗的地方只有蒙灰的污垢玻璃格窗,还是隔绝光线的深色。墙边还贴着一架管风琴,金色的光辉不复存在,只留下土色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他站起身迈开腿,却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瞬间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地俯下头往下看

——一团蓝色地粘液安安静静地躺在脚底,闪着邪恶的光芒。

他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一下一下剧烈跳动,手指止不住地在颤抖,他攥住身上那件刚好过腰的黑外套衣角,缓缓抬起了腿,越是鞋底便于粘液拉出连丝,慌忙往身后一跳,两足都落在地上,嗯,干净的地上,没有粘液。他没有抓住什么的另一只手握紧护在胸前。在害怕自己的举动会不会导致什么后果,比如粘液攻击!什么的。

就保持这个姿势定了快一分钟,粘液没有动静,他握紧的手松开,手心已经积了层冷汗,衣角变得皱巴巴的,短时间内难以还原。他看了一眼长椅上没有粘液后便轻轻坐下,伸手到后颈上骚了骚头发。

他猛地一抬头,想起了刚才在水族馆的事。

看到了海豚,然后,身体就不是自己的一样,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一切在眼前只是放映出来,他无法干涉。

他看见玻璃破碎,人群逃窜,视野被铺展开的蓝占领,接下来放映机被切断,失去了意识。

发问,为什么会这样?自己的力量从哪里来?或者又说,为什么会有这股力量?

他心中还没有答案,但他愿意去寻找。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鼻腔里形成一种酸味。

不说酸味,刚才就在想了……这里的空气是不是湿度很大啊。明明没有出汗,身上的衣物却和皮肤黏在一起,整个人似乎浸在一种无形的试管液里。这到底是?

不出去看看吗?这只是在教堂内。

他回过头,一扇双开大门赫然在他面前,门上刻有不知名的符号,边缘浮雕着精美的花纹,把手上镀的一层金有所脱落。有些不安与紧张地,他握住单扇门的把手拉开——

一缕风钻进来,他不禁多吸了一口,干净又清新。

他突然意识到这是海风。

连忙跑出建筑,果不其然,这座教堂被建在了海边。不远就是沙滩和礁石堆。他踩在沙滩上,细腻的沙砾被挤开,压出一个个鞋印,他回过头,轻飘飘地,柔软的沙滩就像蓬松的毛地毯。一层海浪拍在岸上,与沙滩打出泡沫又亲吻着退去,他目送回到海里,又有一层扑过来,过来,过来,舔到他穿着旅游鞋脚尖前方。

他转身打算离开,又一层浪涛打了过来——

冲到他的脚下,化作一团蓝色的粘液。

什么?他低下头却看见粘液蠕动着,有顺着腿往上的趋势。他奋力挣扎想要抬起腿也只是浪费体力的无用功,这项举措也变成了只是扭动腰肢的徒劳。他试图踮起脚,粘液紧紧把他吸在了地上,向他的身上进攻,粘腻的液体隔着裤子已经缠上了他的脚腕。

怎么办,不会真的要在这里…!

不过在极限关头,人总是能被逼出什么,比如唤醒身体中隐藏的血脉。

啊。

他眼前闪过一道金光,头颅失了力垂了下去。

他的颈部下一圈与颅骨边泛出浅蓝…不,是淡淡的鳞片。

他抬起头,眼中闪烁着金砂似的暇光。

在这瞬间,绕在他身上的粘液仿佛被溶解掉地化成海水随波回归海洋。

他站在教堂大门前,拉开了两扇大门。

无人弹奏,管风琴却响起音乐,帷幔整齐地挂在墙壁上,窗户透出外面阴暗掺着灰天空,长椅没有任何一处锈斑,他之前看到的全都是一场梦作罢。唯一违和的是那座雕塑,他伸出手张开指,宝蓝色的光点汇聚成液体,明明是宝蓝色却闪着金光。他垂眸看了一眼,金瞳中映出蓝色的影子。法术浮在雕塑上成形,逐渐凝结成了固体——

是奈良慎之介的外貌。

更多的蓝色法术涌现在他的周围,将他严丝合缝包裹住,外层的液态魔力还在不停的流动,流动…魔力组成的保护壳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带着奈良慎之介的肉体一起。

没有人发现他的离别,更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于是最后一滴法术来不及跟随他一同离去,落在地毯上晕开深色的痕迹。

Thilder

一组合作曲相关的……曲绘?

作者对曲师本人及相处模式不甚了解,仅代表个人听歌感受嗯。以下是完全外行的小作文。

p1:《See You Never》,歌曲前半段两种人声的嘶吼和越到后面越狂乱的曲风,带来了两个疯子同归于尽的气势,和108那几首甜蜜的崩坏不太一样,是真正的毫无怜惜的疯狂。

听的时候就能想象到两个人互相伤害的场面了,以及不知为何感觉在曲风上的体型差很大(?)

p2:《Blackbird》,包括aran的rmx版。kobaryo原版的黑鸟有蛮横的生命力,狠毒而凶猛。“open your eyes”像是居高临下对全世界的审判;而aran(原...

一组合作曲相关的……曲绘?

作者对曲师本人及相处模式不甚了解,仅代表个人听歌感受嗯。以下是完全外行的小作文。

p1:《See You Never》,歌曲前半段两种人声的嘶吼和越到后面越狂乱的曲风,带来了两个疯子同归于尽的气势,和108那几首甜蜜的崩坏不太一样,是真正的毫无怜惜的疯狂。

听的时候就能想象到两个人互相伤害的场面了,以及不知为何感觉在曲风上的体型差很大(?)

p2:《Blackbird》,包括aran的rmx版。kobaryo原版的黑鸟有蛮横的生命力,狠毒而凶猛。“open your eyes”像是居高临下对全世界的审判;而aran(原曲不使用的)rmx版本,则是神秘的面具美人,在深夜的露天舞池展现优雅、诱惑而危险的魅力。

几乎是完全反转的风格。一个在毁灭世界,一个在悠闲地看着世界。

p3:《Climax》,以及kobaryo的rmx版本。经典采样吵架,虽然是rmx版本但usao的存在感在奇怪的地方高了。又爽又嗨又轻松,rmx还有点谐。

因此画的时候把两个人的部分凑在一起了,氛围也是比前面两个轻松不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