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rgmex

562浏览    44参与
古痕老公

【argmex】世纪情人 . 0?

多年以后,诺皮奥又回到了墨西哥,

在那间破旧的蓝色老房子里遇到了几个前来玩耍的小孩。


“认识他的时候我很年轻,我们相遇在世纪之初,而他死的时候也才25岁……”

他看了看老相框内的主人照片,

又对着小孩说道,“如今时间已经染白了我的鬓发,他依然年轻。”


那个时候诺皮奥刚完成他最后一门大学考试,他的父母不会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而佩德罗跟他约定了等考完试就会开车来接他,然后他们将一起到巴塔哥尼亚去兜风。


但是男人不会再回来了。


他永远地倒在了华雷斯的血泊路上。

多年以后,诺皮奥又回到了墨西哥,

在那间破旧的蓝色老房子里遇到了几个前来玩耍的小孩。


“认识他的时候我很年轻,我们相遇在世纪之初,而他死的时候也才25岁……”

他看了看老相框内的主人照片,

又对着小孩说道,“如今时间已经染白了我的鬓发,他依然年轻。”


那个时候诺皮奥刚完成他最后一门大学考试,他的父母不会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而佩德罗跟他约定了等考完试就会开车来接他,然后他们将一起到巴塔哥尼亚去兜风。


但是男人不会再回来了。


他永远地倒在了华雷斯的血泊路上。

古痕老公

¡ Bailar,bailar !


整点拉丁民族传统艺能.jpg

(*女装注意*

¡ Bailar,bailar !


整点拉丁民族传统艺能.jpg

(*女装注意*

古痕老公

【argmex】世纪情人 . 00

“你穿得像个发情的火烈鸟,亲爱的表哥。”

诺皮奥在看到来接他的人下车后如此评价道。

佩德罗显得有些尴尬,他停顿了一下动作,随后皱着眉毛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给我上车,死小鬼。”


佩德罗美好的一天清晨被三个连环电话给打破了。电话里的亲戚给他提醒道诺皮奥已经到了墨西哥,让他开车去把人接回家。对方是他也理不清楚关系的阿根廷远房表亲的儿子,姑且算是他的表弟,听人说这小鬼是个问题少年,已经休学了一阵子,家里人似乎也没有精力再管他了,便像踢皮球一样把他塞到了远在美洲另一头的佩德罗家里。

在询问诺皮奥的长相时得到了这样的描述:棕色头发,蓝眼睛,站在街上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朋克装扮小年轻—...



“你穿得像个发情的火烈鸟,亲爱的表哥。”

诺皮奥在看到来接他的人下车后如此评价道。

佩德罗显得有些尴尬,他停顿了一下动作,随后皱着眉毛敲了敲后座的车窗。

“给我上车,死小鬼。”


佩德罗美好的一天清晨被三个连环电话给打破了。电话里的亲戚给他提醒道诺皮奥已经到了墨西哥,让他开车去把人接回家。对方是他也理不清楚关系的阿根廷远房表亲的儿子,姑且算是他的表弟,听人说这小鬼是个问题少年,已经休学了一阵子,家里人似乎也没有精力再管他了,便像踢皮球一样把他塞到了远在美洲另一头的佩德罗家里。

在询问诺皮奥的长相时得到了这样的描述:棕色头发,蓝眼睛,站在街上一眼就能被认出来的朋克装扮小年轻——佩德罗在见到真人后立即认可了这个评价。


“可以不要抽烟吗?咱不喜欢烟味,这太呛人了。”诺皮奥一边抬腿搭上前座的椅背一边说道,甩着手使劲做出驱烟的动作,佩德罗只好掐了烟头。

“把你的脚放下来,别弄脏我的车。”

“你这老头车是买的吗?还是租的?”诺皮奥调整了姿势后直起腰凑到了前面,打量了几下驾驶座,“咱也想要一台车。”

“让你爸妈买去。”

“他们不肯付这个钱,而且他们也没多少钱了,通货膨胀可把咱家搞惨了!”少年撅撅嘴后又躺上了后座椅,“咱存了好久的零花钱了,不过还差得多呢,你会给咱零花钱吗?”

“你多大了?”佩德罗决定撇开这个话题。

“十九岁。”

“干嘛不上学了呢?”

“不想学了,反正也考不上。”诺皮奥看向室内镜中佩德罗的脸,稍已过时的彩色墨镜遮着他的眼睛,让人不太看得出年纪。

“让咱猜猜,你有三十了?”

“妈的,老子才二十一!”佩德罗双手捏紧了方向盘。

“才二十一装什么成熟男性呢,老哥,你穿得就像是一个三四十的街头皮条客。”

诺皮奥咧嘴大笑起来,乱动的时候身上的配饰一直发出响声,这让佩德罗十分烦躁,再加上他那一嘴意大利口音叽里呱啦的就更让人不爽了。佩德罗觉得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在第一天就对表弟挥出拳头。





古痕老公

很有精神!!


p1 本世纪初经济衰退时期的杀马特朋克🇦🇷不良少年

p2 上世纪末受美国流行文化影响的🇲🇽街头潮客

很有精神!!


p1 本世纪初经济衰退时期的杀马特朋克🇦🇷不良少年

p2 上世纪末受美国流行文化影响的🇲🇽街头潮客

古痕老公

发一些🇪🇸🇲🇽🇦🇷父子和谐场面

发一些🇪🇸🇲🇽🇦🇷父子和谐场面

古痕老公
是🇦🇷🇲🇽,两章节字数...

是🇦🇷🇲🇽,两章节字数一共4200+


爱发电可以付5r解锁


之前几章都发在了lof了!


【爱发电传送门在大号置顶】

是🇦🇷🇲🇽,两章节字数一共4200+


爱发电可以付5r解锁


之前几章都发在了lof了!


【爱发电传送门在大号置顶】

古痕老公

p1 🇦🇷🇲🇽吉他和班多钮琴合奏

p2 南北半球温差梗,佩佩很暖和!

p3 一个随手掏出保温瓶泡马黛茶的阿根廷靓仔提醒你天冷了要多喝热水

(其实人家已经到春天了(((

p4-5 🇲🇽🇬🇹表兄妹

p6 你滴阿亨弟那水手甜心

p7 大概是🇦🇷17岁ver,上世纪阿根廷很流行的中长发小伙

p8 体型差,🇦🇷面积大但是人口少👉一米八健壮小伙,🇲🇽人口多👉肥肚肚!

P9 无脑女体化,不是性转()

p1 🇦🇷🇲🇽吉他和班多钮琴合奏

p2 南北半球温差梗,佩佩很暖和!

p3 一个随手掏出保温瓶泡马黛茶的阿根廷靓仔提醒你天冷了要多喝热水

(其实人家已经到春天了(((

p4-5 🇲🇽🇬🇹表兄妹

p6 你滴阿亨弟那水手甜心

p7 大概是🇦🇷17岁ver,上世纪阿根廷很流行的中长发小伙

p8 体型差,🇦🇷面积大但是人口少👉一米八健壮小伙,🇲🇽人口多👉肥肚肚!

P9 无脑女体化,不是性转()

古痕老公

【argmex】恶种.03

晚饭后佩德罗跟诺皮奥坐在一块看起了电视。电视里正播着又臭又长的墨西哥经典肥皂剧,塞满了白人脸演员夸张的演技和复杂狗血的情感伦理大戏,而诺皮奥在称赞了里面的渣男演员长得不错之后也没再评价了。于是他俩决定把电视放在一边开始聊天。

诺皮奥说自己童年所住的乡下没有电视,平日的娱乐只有在绿原上骑马赶羊,给牛挤奶和打扫畜牧棚。不过好在住家的二儿子在城市里上学,有时回家会带回来一些小礼物。他给了诺皮奥一本Mafalda的漫画,那本图画书算是陪伴了诺皮奥整个童年,封面和内页都被翻烂了,有一段时间还学着漫画里的人物不愿意喝汤。

后来他又搬到了城市,每天中午放学后就守着电视机看Hijitus的动画片,但由...


晚饭后佩德罗跟诺皮奥坐在一块看起了电视。电视里正播着又臭又长的墨西哥经典肥皂剧,塞满了白人脸演员夸张的演技和复杂狗血的情感伦理大戏,而诺皮奥在称赞了里面的渣男演员长得不错之后也没再评价了。于是他俩决定把电视放在一边开始聊天。

诺皮奥说自己童年所住的乡下没有电视,平日的娱乐只有在绿原上骑马赶羊,给牛挤奶和打扫畜牧棚。不过好在住家的二儿子在城市里上学,有时回家会带回来一些小礼物。他给了诺皮奥一本Mafalda的漫画,那本图画书算是陪伴了诺皮奥整个童年,封面和内页都被翻烂了,有一段时间还学着漫画里的人物不愿意喝汤。

后来他又搬到了城市,每天中午放学后就守着电视机看Hijitus的动画片,但由于家教严格,经常在还没有看完的时候就会被母亲关掉电视赶去吃饭。诺皮奥还给佩德罗看了一眼动画图片,对方只吐槽了一句里面的角色长得好像蓝精灵。

佩德罗想了想自己的童年除了跟孤儿院的其他小男孩打架被人家当众脱过裤子之外还有没有值得一说的故事,想了一会后便选择作罢,他不愿再回忆小伊什卡的生活有多么糟糕。



一开始的几天他俩相处得还算和谐,佩德罗白天不需要上工的时候会带着诺皮奥先在附近转一转,告诉他交通路线和换钱的地方,还有一些比较亲民的小餐馆。原本那几个碎嘴邻居在被佩德罗揪着领子骂了几次之后就选择闭嘴不再说他的闲话。

因为工作时间不太固定,佩德罗有时不回家吃饭。他偶尔会给诺皮奥做几顿小餐,不过对方似乎不太能接受过于重口味的辛辣,而佩德罗表示墨西哥菜都这样。于是诺皮奥开始留在家里做饭,阿根廷菜还算合他哥的口味,有几次在看到对方往菜盘里狂倒辣酱时诺皮奥会无奈地对他狂摆手势明确声称自己是个意大利裔,而佩德罗会选择无视并表示比起牛肉他更喜欢猪肉。

诺皮奥一般在晚上写初稿,经常熬到深夜,佩德罗也不管他,关掉电视后便洗洗睡了,他对诺皮奥的文学创作没什么兴趣。

开始不久的同居生活也带来了不少小麻烦,比如说佩德罗根本不认得那些深色裤子和内裤哪条才是自己的,而诺皮奥的衣服尺码比他要小,每穿错一次,他都要思考一下自己究竟是变胖了还是单纯地穿错裤子。原本他们还打算留在家里一起看球赛直播,不过为了避免两人打起来,佩德罗还是选择一个人跑去外面的酒吧看比赛。




佩德罗第一次发火是在某一个晚上,他在沙发上睡得迷糊,想起来上一趟厕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他隐约看见了诺皮奥——自己的弟弟正坐在他旁边的沙发凳上打手枪。他当时瞬间气得一个打挺起身抓起被子盖住了诺皮奥的脸,骂他有什么毛病,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衣裤,好在没有被弄脏。

他上完厕所后又命令诺皮奥回到自己房间去解决,不要呆在客厅里,他以后也不想再看到对方在自己面前打手枪。由于当时是半夜,困意一直围绕着他,他也没有对诺皮奥下重手。如果是在白天,他说不准会把人打出鼻血。

当然,佩德罗十分清楚一个成年男性打手枪是很正常的事,那他为什么要生气呢?或许在他心里还把诺皮奥当做是一个需要教育的孩子,又或许是诺皮奥将自己选为性对象让他觉得无比羞愧。

清晨,佩德罗起床后便沉默地穿上衣服准备上工,而诺皮奥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他不想过多地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只想着自己等下应该吃点什么好,片刻后,佩德罗狠狠地啧了一声,因为他又穿错裤子了。



古痕老公

【argmex】恶种.02

佩德罗提前到了酒吧,因为这次见面他一整晚都没睡好。他一直在想对方会长什么样子,或许他们都长得像父亲,然后佩德罗就能大概想象出那个男人的样貌。不,这真的很恶心,他在心里祈祷对方最好不要跟那个男人有半分相似。

在诺皮奥进入酒吧时,佩德罗立刻认出了他,尽管信中没有附上照片,但那副欧洲面孔确实跟普通的墨西哥人不大一样,蓝眼睛更是少见。他看上去就是一位来自欧洲的年轻人,尽管佩德罗知道阿根廷是个移民为主体的国家,但没想到对方那么地欧洲——他看着不像拉美人。

诺皮奥今天穿着黑色西装,梳了整齐的背头,这让佩德罗意识到自己今天这身休闲装穿得太过随便了,于是他悄悄又系上了胸前的一个扣子。

一开始,诺皮奥...


佩德罗提前到了酒吧,因为这次见面他一整晚都没睡好。他一直在想对方会长什么样子,或许他们都长得像父亲,然后佩德罗就能大概想象出那个男人的样貌。不,这真的很恶心,他在心里祈祷对方最好不要跟那个男人有半分相似。

在诺皮奥进入酒吧时,佩德罗立刻认出了他,尽管信中没有附上照片,但那副欧洲面孔确实跟普通的墨西哥人不大一样,蓝眼睛更是少见。他看上去就是一位来自欧洲的年轻人,尽管佩德罗知道阿根廷是个移民为主体的国家,但没想到对方那么地欧洲——他看着不像拉美人。

诺皮奥今天穿着黑色西装,梳了整齐的背头,这让佩德罗意识到自己今天这身休闲装穿得太过随便了,于是他悄悄又系上了胸前的一个扣子。

一开始,诺皮奥明显的阿根廷口音让佩德罗搞不清楚对方究竟是在说意大利语还是西班牙语,还有那犹如文言文一般的第二尊称让他有些不习惯。但从谈吐中可以看出诺皮奥确实是一个会搞文学的知识分子,而且还是个懂礼仪的草莓佬。在得知对方不抽烟后佩德罗也识趣地把烟掐掉了。

他们在酒馆聊了很久,从介绍双方的身世再到关于父亲的一切。佩德罗原本不想谈及父亲的话题,但在得知这个狗男人现在还在监狱里蹲着时他不禁轻笑出了声,仿佛多年的心结在突然之间消散,心情大好地将酒一饮而尽。

在诺皮奥提出同居的请求时,佩德罗答应了他。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眼前这个家境富有的小公子哥如果走在街头,佩德罗绝对会对他进行一番打劫并在他的名贵西装上留下几个脚印或是在他的皮鞋上吐几口唾沫,诺皮奥的形象就跟他平时冷嘲热讽的那些白人富二代没两样。或许是因为他跟自己有纠结的血缘关系,又或许是因为这个阿根廷小伙长得帅,佩德罗在以后那些年可没少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佩德罗的家在一栋旧公寓里,业主多是工人或者一些无业游民,公寓墙面上涂满了特色的街头涂鸦艺术,还掺杂着些许少儿不宜的内容与粗话。诺皮奥跟着他进电梯时一直被楼下的邻居注视着,那几个小混混正在小声讨论老佩什么时候找上了一个小白脸。

在佩德罗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诺皮奥开口说道:

“对了,咱可以叫君小佩吗?”

“别那样叫我。”

“钥匙扣很可爱,小佩。”

“……”


佩德罗的家里十分昏暗,即使在白天也仅有几缕阳光照进来,客厅中央摆着一张阿兹特克风格的古旧地毯,上面散落着被踩皱的报纸和些许空酒瓶,还有一些缴费账单。矮茶几上堆积着杂志和小物品,烟灰缸里塞满烟头,老旧沙发上还挂着一块薄毯子。屋内散发着粉尘与闷热的气息,一切都在表明这个屋子的主人是个混着日子并且不爱打扫的单身汉。

窗户外是一片灰色的街景,四处飘散着铁锈与下水道的气味,每当有汽车经过时还能感受到地面在微微震动。据所知,墨西哥城每年都在下陷。

佩德罗开始担心自己亲爱的弟弟会不会嫌弃这个破烂屋子,因为房间里连个能睡人的床都没有,他平时都只在沙发上睡觉。不过诺皮奥意外地并不介意,他说自己小时候甚至睡过马棚。于是他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用来打扫屋子,给空床架套上了床垫和被子枕头,就在诺皮奥询问要不要睡一张床的时候佩德罗很坚决地拒绝了,他说自己更习惯睡沙发。

实际上在白天的交流中佩德罗就隐约能够猜到诺皮奥的性取向,凭他混迹社会多年的经验,这种基佬小年轻他见得不算少。只不过他搞错了一件事,并且让他为此吃了点苦头。



古痕老公

【argmex】恶种.01

诺皮奥正在构思他的新作品。由于前一部作品的反响相当不错,编辑允许他休息个半年时间好好构思新作。在大学时期,他曾沉迷神秘学研究和克苏鲁系列,整天没事就泡在图书馆里。毕业之后他试着向出版社投过几篇幻想类的短篇小说,原本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意想不到的是文学编辑很看好他的写作天赋,也决定让他在刊物上定期连载一些幻想小说。

新作的背景他想设定在墨西哥,并且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帮助。


他从未见过那个人,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诺皮奥的父亲曾是一名西班牙军官,他退役后在阿根廷认识了诺皮奥的母亲,一位正在旅行的意大利千金,他们互相坠入爱河,不久后就生下了诺皮奥。不幸的是小诺皮奥并没有得到他们太多的关注...


诺皮奥正在构思他的新作品。由于前一部作品的反响相当不错,编辑允许他休息个半年时间好好构思新作。在大学时期,他曾沉迷神秘学研究和克苏鲁系列,整天没事就泡在图书馆里。毕业之后他试着向出版社投过几篇幻想类的短篇小说,原本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意想不到的是文学编辑很看好他的写作天赋,也决定让他在刊物上定期连载一些幻想小说。

新作的背景他想设定在墨西哥,并且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帮助。


他从未见过那个人,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诺皮奥的父亲曾是一名西班牙军官,他退役后在阿根廷认识了诺皮奥的母亲,一位正在旅行的意大利千金,他们互相坠入爱河,不久后就生下了诺皮奥。不幸的是小诺皮奥并没有得到他们太多的关注,他被丢在了乡下的牧场,父母则是双双回到欧洲去了。

他的整个童年都在牧场中度过,借住在一户高乔人家里,男主人对他不错,大儿子会教他骑马和养牛,他还有属于自己的小马。等到了他该读书的年纪,他又被从欧洲归来的母亲接到城市去了。母亲那边的家族移民到了阿根廷,他也正式作为家族中的一员跟着母亲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定居了下来,他们送他上学,让他学习欧洲礼仪和传统的意大利文化。尽管他成为了有钱人家的孩子,他还是很想再次回到乡下的绿原,他十分想念和善的房主一家, 还有他的那匹棕色小马。

那个时候父亲正在监狱里服刑,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再见过父亲一面。

实际上母亲在当年又生下了一个弟弟,比他要乖巧得多,做事认真专注,脑子也聪明,成绩一直很好。对方现在的职业是一名杂志社的记者,偶尔会帮他联系出版社。兄弟俩平日里交流不多,弟弟总是对他表示“请跟我保持距离”。

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不幸经历了阿根廷的经济危机,整个家族濒临破产,但经过一年又一年的调理也算是稍微稳定了下来,尽管没有曾经那么富有。他没有存钱的习惯,生活态度的主旨是活在当下,拿到钱就花,然后再赚,毕竟在阿根廷,人生计划总是赶不上通货膨胀。

诺皮奥并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在家人礼拜时他也只是跟着做做样子,还喜欢在自己的作品里塞入不少宗教笑话。在大学时期他向家里人明示了自己的性取向,这个传统的意大利天主教家庭差点为此闹翻天。

由于父母离开时他还尚小,诺皮奥对父亲的记忆十分模糊,他不记得父亲的声音和个性,对父亲外貌的认知也仅仅是一张父母在年轻时所拍下的约会照。微皱的相纸早已泛黄,而照片中的父亲神情严肃,丝毫没有亲近感。出于好奇,他一直在偷偷地调查父亲的资料,某天意外地查出了父亲在认识母亲之前,还跟一个墨西哥土著女人生过一个孩子。

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墨西哥!突然的发现让他激动不已,他又花钱请了私家侦探调查那个孩子的下落,得到了他的名字和现在的住址。

这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他打算亲自去到墨西哥见一见他的这位兄弟,并在那完成他的新作品。



另一边的佩德罗同样在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不曾有过父亲的存在,他自出生起就被丢在了孤儿院。他在十几岁时离开了,跟着底层工人学习手艺,干杂活挣钱,认识了不少本地人和土著居民,并向他们学了很多东西。他后来跟朋友学纳瓦特语时才知道自己名字的正确发音,伊什卡——烘烤之意。而大家平时更常称呼他为佩德罗。他不喜欢跟有钱人相处,有钱白人一直是他跟朋友的饭后嘲讽群体。

二十多岁时他攒下了一些钱,自学了英语,离开了墨西哥来到美国发展,为有钱人干活。那时他与一个美国姑娘相爱了,未婚先孕生下了小女儿。后来他们分了手,前女友又找了富有的新伴侣,该死的美国佬——佩德罗最后被遣返回墨西哥。

他又回到了以前的混混生活,而这封信的出现意味着新的开始。



这一切也只是开始。

古痕老公

你滴帕帕!

速捏了🇪🇸爹爹

是个放荡的骚货人渣,长得不错

热情的社交牛逼症,但也很懒散,不务正业

嗓门很大,男女通吃

新世界种马,拉美组的爸比


Castillo/卡斯缇罗

有城堡、船体甲板之意,可以叫阿堡哥(?)

金瞳,棕发混白鬓,耳饰是祖母绿

项链是十字架和朝圣路贝壳


185cm左右,49岁


p3是父子合照,大儿子长得像爹,小儿子长得像妈x

p4是🇦🇷🇲🇽cp相处模式问卷

p5 老佩与他的一米八甜妹女友♂

你滴帕帕!

速捏了🇪🇸爹爹

是个放荡的骚货人渣,长得不错

热情的社交牛逼症,但也很懒散,不务正业

嗓门很大,男女通吃

新世界种马,拉美组的爸比


Castillo/卡斯缇罗

有城堡、船体甲板之意,可以叫阿堡哥(?)

金瞳,棕发混白鬓,耳饰是祖母绿

项链是十字架和朝圣路贝壳


185cm左右,49岁


p3是父子合照,大儿子长得像爹,小儿子长得像妈x

p4是🇦🇷🇲🇽cp相处模式问卷

p5 老佩与他的一米八甜妹女友♂

古痕老公

【argmex】恶种.00

来点拉美骨科,是纯人类设


佩德罗收到了一封信,远从阿根廷寄到墨西哥的信,上面准确写出了他的名字和地址。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过阿根廷人,起初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信中说到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正是写这封信的人,他比佩德罗小2岁,是一名旅行作家,最近正在构思新的作品,所以想让佩德罗带着自己游历墨西哥。

那个该死的男人居然还跟别的女人留了种——这是佩德罗唯一的想法。如果不是信中提到了父亲的名字,他真的会把这封信当成是个恶作剧并撕掉,因为只有修女知道他父亲的名字。

卡斯缇罗,他从未见过一面的父亲,修女说他是一名西班牙军官,而他的母亲是一名墨西哥土著女人,死于难产,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和家室。...

来点拉美骨科,是纯人类设


佩德罗收到了一封信,远从阿根廷寄到墨西哥的信,上面准确写出了他的名字和地址。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认识过阿根廷人,起初他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信中说到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正是写这封信的人,他比佩德罗小2岁,是一名旅行作家,最近正在构思新的作品,所以想让佩德罗带着自己游历墨西哥。

那个该死的男人居然还跟别的女人留了种——这是佩德罗唯一的想法。如果不是信中提到了父亲的名字,他真的会把这封信当成是个恶作剧并撕掉,因为只有修女知道他父亲的名字。

卡斯缇罗,他从未见过一面的父亲,修女说他是一名西班牙军官,而他的母亲是一名墨西哥土著女人,死于难产,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和家室。在母亲死后,那个男人就把小佩德罗丢在了教堂孤儿院,立刻又找了一名意大利女人,他们在阿根廷幽会并生下了一个儿子。那个小儿子现在倒是找上门来了。

令佩德罗难以接受的是,信中提到他跟父亲在长相上有几分相似,而他并不想得到这样的评价,只觉得恶心。

好吧,好吧。他想,他应该同情这个小伙子,他们同病相怜,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害的。虽然对方的优渥家境明显跟他不在一个阶级。

这时,佩德罗又想起了蒂塔,他的小女儿,他还想抚摸她金色的头发和蜂蜜般的小圆眼睛,但是美国女人把她带走了。他经常后悔把这个小生命带到世上,他当时正看着前女友生育,那个场景让他一直做噩梦,他梦见自己浑身是血地从母亲的阴部爬出,将她的身体撕裂成两半,让她死在了产台上。那以后他不打算再要孩子了。

蒂塔,我的蒂塔……他后悔让小女儿继承了罪恶的血脉,他跟那个男人一样不配成为父亲。




佩德罗看着诺皮奥,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一副欧洲人的面孔,天蓝色的眼睛,这在墨西哥很少见。他或许长得更像他的母亲。

在拉丁美洲从没有好事发生,没有什么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了,只是离地狱又更进一步而已。


那个男人如果知道自己的两个种发生了乱伦关系会是什么表情呢?——“这是对他的惩罚!”

佩德罗这样想着,跳进了诺皮奥的漩涡之中。





古痕老公

最近滴拉美组!


p1🇨🇱🇦🇷南锥体

据说巴塔哥尼亚人是世界最高的人种

Patagón本身也有“巨足”的意思


奇磊和诺票也是拉美组最高的

(180+cm)

南锥体の神秘力量.jpg


小细节,因为奇磊没有诺票那么大规模的移民潮所以肤色会更深一些(接近拉丁裔)板鸭血统更多,还混了一点点马普切土著血统

诺票反而更白人!


还有诺票的瞳色是浅浅的天蓝色,奇磊是深蓝/群青


p2-5 拉美F5的西装设定

前•四大总督区加一个拉美gdp一哥奇磊hhhh


p6 高乔服的老佩和诺票,断背山

argmex牧场物语.jpg...


最近滴拉美组!


p1🇨🇱🇦🇷南锥体

据说巴塔哥尼亚人是世界最高的人种

Patagón本身也有“巨足”的意思


奇磊和诺票也是拉美组最高的

(180+cm)

南锥体の神秘力量.jpg


小细节,因为奇磊没有诺票那么大规模的移民潮所以肤色会更深一些(接近拉丁裔)板鸭血统更多,还混了一点点马普切土著血统

诺票反而更白人!


还有诺票的瞳色是浅浅的天蓝色,奇磊是深蓝/群青


p2-5 拉美F5的西装设定

前•四大总督区加一个拉美gdp一哥奇磊hhhh


p6 高乔服的老佩和诺票,断背山

argmex牧场物语.jpg


p9 你滴东北女仆佩子

“嘎哈呢祖银,有啥吩咐啊祖银!”




古痕老公
🇲🇽🇦🇷童年设定(板鸭...

🇲🇽🇦🇷童年设定(板鸭总督区初期)

小佩被修女收养,在教会生活学习

小诺票在牧场跟高乔人一起放牧


几个世纪后两人的身份会完全反转x

教会长大的孩子变成了街头混混

乡下放牧娃变成了富二代公子哥


🇪🇸:怎么会如此.jpg

🇲🇽🇦🇷童年设定(板鸭总督区初期)

小佩被修女收养,在教会生活学习

小诺票在牧场跟高乔人一起放牧



几个世纪后两人的身份会完全反转x

教会长大的孩子变成了街头混混

乡下放牧娃变成了富二代公子哥


🇪🇸:怎么会如此.jpg

古痕老公

🇲🇽Viva México🇲🇽


虽然独立日不能算是生日但我想他比起诞生日应该会更喜欢这个日子,请他吃巧克力味蛋糕!


p2是老佩的亡灵之眼设定💀

平时可以看见亡灵,不过他可以自主选择off/on模式(草)

但在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看见并感知到大量亡灵的存在,无法完全屏蔽,所以一直很受困扰x


最后两张是argmex纯人类oc设,有情人终成骨科(…)

问了亲友意大利语有什么昵称化的叫法,说是Nopio可以叫成Nopino或者Nopy,好可爱……!!

🇲🇽Viva México🇲🇽


虽然独立日不能算是生日但我想他比起诞生日应该会更喜欢这个日子,请他吃巧克力味蛋糕!


p2是老佩的亡灵之眼设定💀

平时可以看见亡灵,不过他可以自主选择off/on模式(草)

但在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看见并感知到大量亡灵的存在,无法完全屏蔽,所以一直很受困扰x


最后两张是argmex纯人类oc设,有情人终成骨科(…)

问了亲友意大利语有什么昵称化的叫法,说是Nopio可以叫成Nopino或者Nopy,好可爱……!!

古痕老公

丨拉美组丨《梦的日记》Diario de los sueños

🇦🇷🇲🇽的梦境大冒险(?)

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章


———————


诺皮奥进到屋子里时并没有看到佩德罗。

 “这里可真糟糕。”

仅有的几丝清晨的光落进昏暗的客厅,阿兹特克风格的古旧地毯上散落着被踩皱的报纸和一些空酒瓶,茶几上堆积起了乱七八糟的杂物,一切都毫无生活气息,唯有寂静躲在这里,像蜘蛛那样织网。

屋内的床是一张空架子,看样子主人平时都只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佩德罗似乎不在家。

诺皮奥又去看了看厕所,狭窄的空间内堆叠着很多书,是一些关于社会和历史学的研究,感觉随时都会倒塌。窗户外是灰色的街景,四处飘散着铁锈与下水道的气味。

他进到浴室,看见屋子主...

🇦🇷🇲🇽的梦境大冒险(?)

不知道会不会有第二章



———————


诺皮奥进到屋子里时并没有看到佩德罗。

 “这里可真糟糕。”

仅有的几丝清晨的光落进昏暗的客厅,阿兹特克风格的古旧地毯上散落着被踩皱的报纸和一些空酒瓶,茶几上堆积起了乱七八糟的杂物,一切都毫无生活气息,唯有寂静躲在这里,像蜘蛛那样织网。

屋内的床是一张空架子,看样子主人平时都只在客厅沙发上睡觉。

佩德罗似乎不在家。

诺皮奥又去看了看厕所,狭窄的空间内堆叠着很多书,是一些关于社会和历史学的研究,感觉随时都会倒塌。窗户外是灰色的街景,四处飘散着铁锈与下水道的气味。

他进到浴室,看见屋子主人正坐在填满血水的浴缸里,液体早已混浊得发黑。

佩德罗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的到来,他发呆了很久。

“克罗诺皮奥!早上好,小佩。” 

“他妈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咱可以去到任何地方。”



佩德罗开始后悔自己换了锁,他昨天刚因为忘记带钥匙被关在门外,而这位年轻的阿根廷人却能够私闯他的家。

接着诺皮奥主动帮他包扎伤口,两人大致清理了浴室,佩德罗已经记不清第几次的自杀计划又以失败告终。 

 “咱这次只是想来带你出发的。”

 “去哪?”

 “去参观咱的房子,咱们昨晚说好了的。”

 “我以为那只是个玩笑。”

诺皮奥打开了窗户,屋外的阳光瞬间刺进佩德罗金色的眼睛,他本能地收缩了瞳孔。

 “从这里跳下去就好,咱已经把跳房子格画在楼下的街道上了。”

 “这里是五楼,你的房子是在阴间吗?” 

 “咱是来救赎你的,小佩。” 

诺皮奥背着光看向他,那双淡蓝色的眼睛让佩德罗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

他意识到墨西哥城的天空一直是灰色。



于是他们从窗台跳下,

落入了跳房子游戏的天格中。



佩德罗跟着诺皮奥来到一个好似没有边界的弧形空间,土地是像牛奶一样没有杂质的纯白色,抬眼望去,天空是挂满繁星的银河黑夜,好像整个宇宙的景象都被缩入了球体,一切都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一所建立在时空坍塌处的房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地基是六边形的,门外贴着的瓷砖被写上了“欢迎做客”。

他们进入了那所房子,内部倒是和现实世界的装修没什么不同,只不过墙上应该放钟的位置插着一颗洋蓟,墙面和家具都被涂染成白色。佩德罗觉得这里很喧闹,他看见好几个漂浮的球形白色发光体在发出欢笑声,四处穿梭,撞击着门扉。

 “这些都是咱的记忆,咱喜欢让它们在房子里任意跑。” 

“你的这些东西比我看见的那些幽灵更让人毛骨悚然。” 

“这里的一切都很奇妙,咱肯定比你在墨西哥有意思得多。”

 诺皮奥带着他走下长长的楼梯,无法看清前方的未知感压抑着佩德罗,他感觉到有些想吐。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来到了地下室。

那个地方漆黑一片,正中央悬浮着一个小小的发光几何体。

佩德罗看到了阿莱夫。

那个小小的、难以认知的、假设的东西。

平日的幽灵总会躲在下水道里,或者藏在房子内,又或者是依附在佩德罗的外套上,但在这一刻,所有的气息都涌了出来。

一阵又一阵难以言喻的眩晕感爬遍全身,他感觉自己的脏腑在体内翻腾,自己正被宇宙压扁。

他感到无比悲哀,悲哀得让人难以忍受。


————

诺皮奥带着他走出了房子,在另一头,矗立着一座六边形的图书馆。

“欢迎来到巴别图书馆!”

他们沿着回廊又上了好多次台阶,诺皮奥一边带路一边说到他平时没事就会躲进图书馆里看书,这里很安静,没有别人,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咱还想给你看看这个。”他在书架上拿出一本空白封皮的书,有些许沙子掉落下来。

“这本书有什么特别的吗?”佩德罗随便翻了几页,依旧是一片空白。

“你会发现它的页数是无限。”



诺皮奥的的房子后面有一个分岔了多条路径的花园,花园路连着一座巨大的迷宫。不过佩德罗并不想进去,他深切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这些建筑只不过是世界中的一小部分,而他连蚂蚁都不如。

“这附近还有一些聚居区。”

“你还有邻居?”

“算是吧,他们都是梦境的居民,有一些叫做法玛,还有一些叫艾思贝兰萨。”

他们越过了聚居区,在远处还有一个环形的废墟,像是一座被摧毁的宫殿,四周有被火灼烧的痕迹。

另一片地区则是绿色的原野,那里飘着青草的气味,有微风吹拂,悠闲的牛羊分散在各处,生机勃勃的景象却夹杂着一种不真实感。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骑着马儿在绿原上奔跑,淡蓝色的眼瞳好似天空。

那确实是诺皮奥,佩德罗感到一些惊奇。

“为什么这个世界存在着两个你?”

“那是咱的另一个幻影。”

他们看着马匹与骑手的身影渐行渐远,在远方奇异地被拉长,又逐渐消失在了地弧线上。




不知过了多久,佩德罗已经累得不行。于是诺皮奥请他回到家中的客厅,又去泡了两杯马黛茶。 

或许是已经到了午餐时间,有几颗星星落进了面包篮里。

古痕老公

最近的argmex

==============

p1-2 【仿迪士尼画的表情练习,风格有参考Chaico老师】

迪士尼首部拉美同志动画《春光乍泄》手稿曝光

p3-4 【上周b站直播画的argmex】

女仆装老佩的蓝白内裤是亲友选的,就很合适((

p5 【警察🇦🇷x罪犯🇲🇽】

“小日子过得如何?先生”

“糟透了”

p6-7 【HP设定拉美组】

鹰院:诺票🇦🇷,奇磊🇨🇱

狮院:老佩🇲🇽

蛇院:上校🇨🇴

獾院:贝鲁🇵🇪

p8 【高乔日常服的诺票】

最近的argmex

==============

p1-2 【仿迪士尼画的表情练习,风格有参考Chaico老师】

迪士尼首部拉美同志动画《春光乍泄》手稿曝光

p3-4 【上周b站直播画的argmex】

女仆装老佩的蓝白内裤是亲友选的,就很合适((

p5 【警察🇦🇷x罪犯🇲🇽】

“小日子过得如何?先生”

“糟透了”

p6-7 【HP设定拉美组】

鹰院:诺票🇦🇷,奇磊🇨🇱

狮院:老佩🇲🇽

蛇院:上校🇨🇴

獾院:贝鲁🇵🇪

p8 【高乔日常服的诺票】

古痕老公

最近的🇦🇷🇲🇽合集


p1-3 【20分钟涂鸦】

“墨西哥是由什么组成的?”

《面具下的心脏》

《亡灵边界》

《胎儿之梦》


p4 【背部伤疤设定】

诺票背后是鹰爪伤痕

(马岛+肮脏战争/秃鹰行动)

p5 【招蜂引蝶佩(?)】

墨西哥米却肯州的帝王蝶谷

p6  拉美地区街头涂鸦文化非常盛行

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是涂鸦之城

在墨西哥也经常能看见喷着彩色墙漆的居民区

俩人的衣服图案👇

墨西哥女性画家佛里达

阿根廷漫画家季诺创作的玛法达,也是西语世界最著名的漫画人物

【诺票是左撇子哦!】

p7 ...

最近的🇦🇷🇲🇽合集


p1-3 【20分钟涂鸦】

“墨西哥是由什么组成的?”

《面具下的心脏》

《亡灵边界》

《胎儿之梦》


p4 【背部伤疤设定】

诺票背后是鹰爪伤痕

(马岛+肮脏战争/秃鹰行动)

p5 【招蜂引蝶佩(?)】

墨西哥米却肯州的帝王蝶谷

p6  拉美地区街头涂鸦文化非常盛行

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是涂鸦之城

在墨西哥也经常能看见喷着彩色墙漆的居民区

俩人的衣服图案👇

墨西哥女性画家佛里达

阿根廷漫画家季诺创作的玛法达,也是西语世界最著名的漫画人物

【诺票是左撇子哦!】

p7 大概是现pa的同居,这俩都是著名游戏低价区hhhhh感觉就是那种同居后天天打游戏还一起去宜家买了小抱枕的当代男大学生情侣(……)

p8【 🇲🇽专属宝可梦】

吉娃娃版爱波瑞吉(墨西哥民间雕塑艺术品Alebrije,色彩鲜艳,造型多为幻想生物)

设定是会在老佩做梦时出现的神兽(?)

古痕老公

上周,特诺奇蒂特兰城沦陷500周年。

——————

“我们这些目睹自身被创造过程的永恒的证人,我们这些西班牙人和墨西哥土著的后代,知道征服是残忍、血腥、有罪的。这是个灾难之举,但并非什么也没留下。

我们没有停留在浩劫里,因为我们从中而生。

从殖民征服的灾难中,诞生了我们墨西哥人。

我们立即成了混血儿。

我们大多讲西班牙语。”

——富恩特斯《墨西哥的五个太阳》


他是殖民者与被殖民者所生的混血儿。

他是西班牙帝国之子,也是阿兹特克唯一的遗产。

他狡诈愤怒,又充满自卑。

他讲西班牙语,又说纳瓦特语和玛雅语。

他被迫信仰殖民者带来的宗教,又在圣母和神父的指引下敲响独立钟声。...

上周,特诺奇蒂特兰城沦陷500周年。

——————

“我们这些目睹自身被创造过程的永恒的证人,我们这些西班牙人和墨西哥土著的后代,知道征服是残忍、血腥、有罪的。这是个灾难之举,但并非什么也没留下。

我们没有停留在浩劫里,因为我们从中而生。

从殖民征服的灾难中,诞生了我们墨西哥人。

我们立即成了混血儿。

我们大多讲西班牙语。”

——富恩特斯《墨西哥的五个太阳》


他是殖民者与被殖民者所生的混血儿。

他是西班牙帝国之子,也是阿兹特克唯一的遗产。

他狡诈愤怒,又充满自卑。

他讲西班牙语,又说纳瓦特语和玛雅语。

他被迫信仰殖民者带来的宗教,又在圣母和神父的指引下敲响独立钟声。

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纪元被毁灭,他作为新生儿诞生于玛琳切之口,又将作为堂吉诃德的侍从,迎来新的太阳纪元。


在西瓜上刻下生命万岁吧!


——————

①标志着墨西哥独立运动的多洛雷斯呼声

多洛雷斯Dolores的词源为痛苦之意

自他独立两百多年以来,他的痛苦从未停止

在墨西哥是如此,在整个拉丁美洲也是如此

②“Nantil”是纳瓦特语中的“妈妈”

(墨西哥中部地区的印第安土著语言,也是阿兹特克帝国的通用语)

关于“墨西哥之母”玛琳切 

——————

最后一张是散发的诺票,高乔俊小伙🇦🇷

古痕老公

最近的合集

=============

p1🇨🇺糖哥!


p2-4【一些南美洲生态】

①大哥伦比亚组

兄弟日常吵嘴

②硝石组

仅靠金钱交易维持的脆弱友谊👋

③足球三傻

乌鲁怪每天都很累.jpg

还有内陆孤僻宅女芭酱


p5 改梗图

最近的合集

=============

p1🇨🇺糖哥!


p2-4【一些南美洲生态】

①大哥伦比亚组

兄弟日常吵嘴

②硝石组

仅靠金钱交易维持的脆弱友谊👋

③足球三傻

乌鲁怪每天都很累.jpg

还有内陆孤僻宅女芭酱


p5 改梗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