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ron

7580浏览    345参与
楓將

523 Kiss節(allA)

又踩著時間的尾巴來發文了~(雖然日本時間已過XD

今天是日本的KISS節~

20205(我)2(要/愛)3(親)

最後嘗試加了一點點的黑暗風,不過貌似失敗了XD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上,祝大家閱讀愉快~


    今日全員受邀前去拍攝雜誌,坐在最後一排的黃旼炫滑著手機,突然說了句聽說發行的時間是日本的KISS節呢。

    坐在副駕駛座的Aron同樣在滑著社群軟體,聽見的時候附和的說了一聲喔真的嗎好剛好,所以他沒有看到弟弟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盯著對方瞬間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又踩著時間的尾巴來發文了~(雖然日本時間已過XD

今天是日本的KISS節~

20205(我)2(要/愛)3(親)

最後嘗試加了一點點的黑暗風,不過貌似失敗了XD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上,祝大家閱讀愉快~






    今日全員受邀前去拍攝雜誌,坐在最後一排的黃旼炫滑著手機,突然說了句聽說發行的時間是日本的KISS節呢。

    坐在副駕駛座的Aron同樣在滑著社群軟體,聽見的時候附和的說了一聲喔真的嗎好剛好,所以他沒有看到弟弟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盯著對方瞬間換上了認真的表情。

 



    一小時後來到了拍攝場地,車子停進地下停車場,經紀人說還有事情要聯絡請他們先過去。

    Aron先在車上伸著懶腰,開門下車的同時拿起從路上買來的咖啡,打算邊走邊喝。

    走沒幾步突然被人從背後抱住,耳邊響起了自家隊長非常有辨識性的聲音,「哥,一起走啊。」

    有些小驚訝,但平常成員們之間時不時都會這樣,所以Aron也沒有覺得有哪裡不對,伸手摸了摸有些發癢的耳朵,跟金鍾炫嘻嘻哈哈的走進電梯。

    走進電梯前,金鍾炫用搭在Aron肩上的手比出「YA」的手勢,朝後面的人炫耀。

    嘿嘿我是第一個呦~

 



    進到位於五樓的攝影棚,先是有禮貌的跟拍攝棚裡的工作人員彎腰打過招呼,才去一旁的化妝室準備,用好妝髮後他們接過造型師的衣服去更衣間換上。

    出來之後準備挑選相應的飾品配件,Aron拿起兩種爾還要去找造型師問哪個比較好,一轉身就看到站在後面的黃旼炫,嚇了他一跳。

    只見黃旼炫微微前傾,鼻子動了動,「Aron哥剛剛噴香水了嗎?很好聞呢。」

    聞言,Aron抬起手跟著嗅了下剛剛噴在手腕上的香水味,「對啊,剛剛造型師有噴。」

    黃旼炫喔了一聲,抓起Aron的手腕湊上去,「真的很香,我等等也想噴這個。」

    Aron看著自己的手又看著心情很好的離開的黃旼炫,內心滿是問號,這香水有這麼好聞嗎?

 



    今天預計拍攝兩套服裝,攝影師決定先從休閒風格開始拍起。

    拍攝得過程很順利,連指定的情緒跟動作都完美的消化,攝影師看著螢幕上多張的照片也滿意的說完程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好,幾乎都不用再補拍。

    Aron坐在道具桌上晃著雙腳,在換衣服的時間到來前先放空自己。

    他覺得今天拍照時弟弟們擺的姿勢都靠得很近,也不是說不喜歡,只是覺得這樣過於頻繁到好像有點反常。

 



    「Aron、Aron哥。」

    正想著,從右邊傳來了姜東昊充滿精神的聲音,接著是離他越來越近的跑步聲。

    ……嗯?越來越近?

 



    Aron剛轉過頭,就看到健身有成的姜東昊帶著爽朗的笑容,手上拿著東西,小跑著朝他跑來,等到了眼前才知道他手上拿的是用佈置在現場的粉嫩系碎紙拼做出來的小小頭飾。

    盯著弟弟的自信作,Aron拍手讚嘆著,「哇,我們東昊的手真巧。」

    得到了稱讚,姜東昊將頭飾放到Aron頭上後,像是發現了什麼伸手一指,「哥你看那個,用碎紙做的燈。」

    順著弟弟的手看過去,哪有紙做的燈,正要回頭時突然感覺到胸口被什麼輕柔的東西碰上。

    姜東昊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大團碎紙,弄得Aron身上都是。

    看弟弟一臉成功後的滿意嘿嘿笑,Aron只能苦笑著起身拍掉紙屑,順便去換下一套服裝。

 



    最後一套衣服是全黑色系,也跟著換了相應的妝容畫上了深色眼影,Aron雙手大拇指插在腰帶裡慢悠悠地走回攝影棚,剛剛還充斥的溫暖悠閒的擺設,在換衣服的這段時間被道具組的工作人員迅速撤走,換上了垂掛著的暗紅與黑色交雜的紗網,地板上也擺上了大片同樣色系的毛絨布料。

    等全員到齊,照例先從個人的部分開始,拍攝的過程中,攝影師邊拍邊分神盯著旁邊螢幕上的照片,拍出來的效果是很好沒有錯,但是總覺得好像還少了點什麼東西。

    這時順序剛好輪到了Aron的單人拍攝,攝影師在調整相機時,眼角餘光掃過了一個兩個散在各處但都會瞄過去的成員們,雖然看起來很無心,但總覺得他們之間有著互相牽制的感覺,眼神深處中也彷彿有某種更加深沉濃厚的情緒。

    這麼想的當下,攝影師的腦中突然迸發了一個想法,直接把原本團體拍照的構想覆蓋過去。

    個人照全部拍完,Aron等在原地等著下一個的團體拍照,然後他就看見攝影師突然從位置上站起身,雙手交錯握著舉在胸前,像是想到了什麼超棒的想法。

    攝影師意識到自己成為全場的焦點,不好意思的向大家笑了笑,接著開始把他心的新構想說出來。

    「Aron接下來麻煩你躺到布的正中間,對對沒錯,就是那裡,嗯嗯稍微斜一點沒關係。」

    等人遵照他的只是躺著不動,攝影師轉頭看像其他四位,「你們的話……看你們喜歡在哪裡就躺哪裡吧。」

 



    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他們都愣住了,但是轉頭看看附近的工作人員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像是也習慣了攝影師的不暗裡出來作風。

    崔珉起第一個有動作,他幾乎是用要撲過去的速度躺到了Aron右腰的位置,伸出手直接開始搔癢動作,硬是笑鬧了好一陣子才停手。

    Aron看了一眼對著他笑得很開心的崔珉起,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秒崔珉起舉起手開始對他進行搔癢的動作,讓他一邊小聲怪叫著一邊掙扎阻止,大概經過了十幾秒終於肯住手。

    「珉起啊,現在在拍攝中呢。」

    「我是看哥好像有點緊張才來幫你放鬆一下的。」

    聽崔珉起皺起鼻子嘟嘴說這是為他好,Aron也只能苦笑接受了。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其他三人都躺在了自己所選的位置,攝影師之後留下了一句姿勢隨意擺,開始喀擦喀擦的狂按相機。

    聽完攝影師的話,早就躺在左下的崔珉起直接抱住腰不動,趴在左上的姜東昊伸出左手放在胸前,斜趴在右上的金鐘炫曲起手肘虛捏著耳朵,側躺在右側的黃旼炫握住了手腕,剩下不知道該擺出什麼姿勢的Aron。

    視線環繞都圍在自己附近的弟弟們一圈,Aron乾脆伸直左手再交疊雙腿,微微抬頭露出令人稱羨的下顎線條,擺出冷酷的表情望著鏡頭。

 



    今日的拍攝順利完成,攝影師目送今天的主角們離開後,回到電腦前開始挑要交給雜誌社的照片,選到最後就剩下團體中的兩張在猶豫要不要交。

    其中一張是只有正中間的Aron是正對著鏡頭,其他四位專注地盯著大哥;另外一張換成Aron閉上眼睛,其他四位盯著鏡頭。

    嘖嘖嘖,看看他們這張的眼神,比被他發現在旁邊偷看時的還要來的赤裸露骨,彷彿下一秒就要把人吃掉。還有另一張根本就是在對全世界告知他們強烈的獨佔慾,深怕別人看不出來似的。

 



    最後攝影師決定還是不把那兩張交出去了,在他抱著無聊的心情上網查詢過後,並且開始同情據說在隊內是大哥的那位了,這些弟弟們的心思一個比一個深沉。






耳朵-誘惑
胸-所有權
手腕-慾望
腰部-束縛

楓將

Aron生賀(allA)

Aron生日快樂~~~

希望你每天都開開心心,

對自己再多點自信就更好了XD

一直跟弟弟們吵吵鬧鬧的走下去吧~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上,祝大家閱讀愉快~


    睡到一半,突然感覺到有些熱,以為是被子的問題想也不想的伸手要拉開,但是熱源不但沒有遠離,還越靠越近。

    試了幾次未果後,Aron艱難的睜開了一點眼皮,轉過身想去看是不是Noah趁他不注意爬上來,這事之前就發生過幾次,當然乖巧的花順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

    但...

Aron生日快樂~~~

希望你每天都開開心心,

對自己再多點自信就更好了XD

一直跟弟弟們吵吵鬧鬧的走下去吧~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上,祝大家閱讀愉快~






    睡到一半,突然感覺到有些熱,以為是被子的問題想也不想的伸手要拉開,但是熱源不但沒有遠離,還越靠越近。

    試了幾次未果後,Aron艱難的睜開了一點眼皮,轉過身想去看是不是Noah趁他不注意爬上來,這事之前就發生過幾次,當然乖巧的花順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

    但是轉過去後沒有看到自家狗小孩可愛的棕色雙耳,而是一頭睡亂的頭髮。

    「啊……是珉起啊。」

    平常弟弟們就常常會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溜進來,早就見怪不怪。

    所以Aron在辨認出躺在自己旁邊的不是偷跑上床的Noah,而是弟弟後也只是咕噥了幾句,把崔珉起放在被子上的手拿開,感覺稍微不那麼悶熱,安心地轉過身閉上眼繼續睡。

    躺在旁邊的崔珉起緩緩地張開眼睛,在確認Aron再次進入熟睡狀態後短時間內不會在醒來後,先是輕哼一聲把被拿開的手放回原本的位置,接著才支起上半身,用另一隻手覆上Aron的額頭打算測量溫度。

    「嗯……好像有點低燒?」

    本來想看看人有沒有發燒,但Aorn本身的體溫就比他們稍微高一點,一時也摸不太出來有哪裡不一樣,「算了,等等去問旼炫好了。」

    崔珉起自言自語地說完,又倒了回去,這次除了手之外,再加碼伸出了粉絲們大讚的長腿,把人都包在自己的範圍內,這才心滿意足地睡回籠覺。

 



    Aron再次醒來是因為聞到了食物的香氣。

    疑惑地想著房間怎麼會有吃的味道,一邊揉著眼睛一邊半坐起身,感覺還有些睏頓,整個人看起來也懨懨的。

    「Aron,吃飯啦。」

    循聲望過去,姜東昊手上正小心翼翼地捧著碗過來,碗上冒著若有似無的熱氣,能看得出這煮好一段時間。

    Aron沒有回話,愣愣地往旁邊看去,還沒轉過來的思緒停留在上次睜開眼時的場景。

    「珉起在外面呢,怕他會吵到哥吃飯就把他叫出去了。」

    順著Aron的視線看過去,姜東昊主動解答。隱在其中沒有講的是為了把崔珉起叫出去花費了他們多大的力氣跟時間,像是在健身房狂練五個小時,完全磨練身心的那種累。

    把人請出去後竟然還能去廚房煮清淡的食物,姜東昊再一次覺得自己因為興趣開始的健身之路果然沒有錯。

    「趁現在還溫溫的,快吃吧。」

    默默的接過碗跟筷子,沒有問弟弟煮的是什麼,一口接一口呼嚕嚕的吃下去,這讓身為隊內韓式料理擔當的姜東昊非常滿意,哪像外面的那些人吃就算了還會在那邊挑三揀四。

    坐在椅子上藉著划手機實際是用餘光獲取進食的狀況,沒多久就眼尖的發現Aron手上的動作逐漸慢了下來,他走上前拿過還有一半量的碗,「哥你先休息一下,等等再吃。」

    邊說邊往外走,不忘貼心的把門關上隔絕外面的吵鬧。

 



    已經睡了不少,目前還沒有倦意,Aron思考了下,決定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瀏覽訊息順便整理一下腦中剛剛沒轉過來的事。

    他記得在度過了收穫滿滿LOVE愛的兩個禮拜的打歌期後回到宿舍,跟久未見面的花順Noah玩了一陣子,本來想說要帶牠們去寵物美容院做定期的清潔,但了翻了手機的聊天紀錄,發現因為最近的忙碌沒有預約到,而下次預約的時間已經排到兩個禮拜後。

    所以他那時候決定……

 



    才想到一半,就看到門被打開,冒出了金鍾炫的朝內探查的頭,兩人四目交接。

    「Aron哥~」

    金鍾炫動作迅速的閃身進來關上門,朝Aron床旁邊的空位飛撲過去,「聽東昊說你吃飽了,我來陪哥啦~」

    「……诶?」

    「其實是我的房間被旼炫那個清掃狂佔據,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委屈的控訴著朋友對他的惡行,金鍾炫不忘用自下而上的角度朝Aron露出了招牌狗狗狗表情試圖博取自家大哥的同情心,「Aron哥收留我吧?」

    突然被打斷思緒,又看到弟弟那非常具有殺傷力的狗狗眼,還來不及多想Aron就下意識地點頭答應下來。

    目的達成的金鍾炫歡呼一聲,從背後拿出了電動遊戲機,螢幕一打開就是遊戲的登入畫面,不知道預謀了多久,就著趴在床上的姿勢開始今天的破關任務。

    看著弟弟完的那麼認真的樣子,Aron在旁邊看了一下想再看仔細一點,拉過自己的枕頭翻過身,把枕頭墊在胸前抵著下巴,趣意盎然的專注看金鍾炫操作練了一段時間的角色使用各種技能勇猛打怪解任務。

    注意力都在遊戲上,沒有發現旁邊的弟弟紅了耳朵,只是每過一段時間都會覺得螢幕裡的角色在走地圖或是在打怪的時候總會停頓個幾秒,一點都不像平時靈活快速活動的樣子,有點奇怪。

 



    意識再次回籠時,Aron先是愣愣地盯著自己的手臂幾秒緩緩聚焦,接著看向一旁窗戶外的橘黃天色。

     啊,好像要天黑了。

    ……等等,天黑?

    驚訝地轉向一旁,已經不見升級打怪的金鍾炫身影,Aron趕快起身拿過手機一看,顯示的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诶?難道我又睡著了嗎?今天睡的時間怎麼感覺特別多?

 



    Aron一邊抓頭疑惑一邊起身要去今天一天都沒出去的客廳。

    才剛把門打開,就看到黃旼炫站在門口半抬起手像是要敲門的樣子。

    黃旼炫看到門就這樣被打開也愣了一下,互看幾秒,先反應過來的黃旼炫保持抬手的姿勢覆在Aron額頭上,閉上眼感覺了下目前的體溫。

    「嗯……溫度好像有下降一點了。」

 



    啊。

    聽到關鍵字,Aron想起來了。

 



    那時候本來想說要找弟弟們幫忙,但是看他們都在做各自的事情暫時無法分神,想了想,他決定親自幫兩隻愛犬洗澡,興致沖沖的準備東東西,決定先從好動的Noah開始。

    進去之前已經有預想到Noah會有多鬧,但是沒想到會超出預期,不僅完全不配合還試圖衝撞蓮蓬頭,彷彿跟它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水灑的整間包含他身上全都濕透,洗一次澡像打完一場戰鬥,Aron最後抱著洗完走後的Noah出來時心都累了,然後在要吹乾毛髮時變成了眼神死,因為Noah雖然沒有衝撞吹風機但是一直對著發出低吼的警告聲。

    光是Noah就弄了半個多小時,Aron看了看自己溼透的衣服,想著反正就算換上乾淨的衣服也會再濕掉,就不打算換直接帶著花順進浴室。

    好在花順真的是個貼心的女兒,全程都很乖巧的讓他洗,面對吹風機也非常的淡定,果然跟Noah是極與極的性格。

    幫牠們洗完澡後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身心俱疲的Aron拖著疲憊的步伐進到浴室,隨意地替自己沖洗一下,拿過毛巾唰唰的簡單擦過這次剪的很短的頭髮,連睡前的冰水都沒喝就直接撲到床上睡了。

    如果照這樣想的話……難道是因為晚上穿著濕衣服太久,加上一整晚都開著冷氣所以著涼發燒了嗎?

 



    「對啊,哥發低燒了,要不是今天看起來只有懶洋洋的樣子,都要請經紀人哥帶你去看醫生了。」

    看穿Aron心裡所想的,黃旼炫直接給出了解答。

    「抱歉吶,讓你們擔心了。」

    「嗯,沒錯。」

    平時會笑著說沒關係的弟弟居然附和自己,這給Aron有種覺得自己應該還在發燒才對的錯覺。衝擊過大連被帶著往客廳走去也乖乖跟著走。

    「我們的心血差點就要打水瓢了。」

    客廳桌上擺滿了Aron最喜歡吃的食物,正中間放上已以點燃蠟燭的蛋糕,花順Noah被打扮的漂漂亮亮,其他三位弟弟們早就坐在位置上等今日的主角到來。

    看著所有他重要的都聚集在這,Aron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今天弟弟們輪流到他房間的意圖。

    一時間感動湧上心頭,好在客廳燈光是暖黃色,弟弟們應該看不出來,Aron眨了好幾次眼才把眼中的水氣壓回去,然後漾出了最明亮的笑容。

    「謝謝你們~」

 



    至於後來變成例行的無人倖免的互相砸蛋糕抹奶油時間,硬是破壞了原有的感動就是在五分鐘後發生的事情了。

durian

初雪

/ooc

/久别重逢


郭英敏再见到崔珉起的时候,是首尔下初雪的日子。热闹的街市夜宵摊上,那个漂亮的男孩独坐在角落,一杯又一杯地埋头喝酒。孤独又寂寥。


像是有感应般,他突然放下了酒杯,抬起头与郭英敏的视线交汇。郭英敏的脑海中,突然与十年前的男孩的身影相重叠。也是这样一个首尔的初雪天,自己刚刚来到异国,遇到了一个眼中带光的少年。

十年来,熠熠闪光的双眸无数次入梦,让自己惦念。


只对视了短短一瞬间,崔珉起再次低头给自己续上了酒。自己本不应该再出现在他面前。郭英敏闭了闭眼,逼着自己不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这个夜宵摊。


“哥……”

喧嚣的街市,熟悉的气息裹挟着雪花而来。郭英敏不...

/ooc

/久别重逢


郭英敏再见到崔珉起的时候,是首尔下初雪的日子。热闹的街市夜宵摊上,那个漂亮的男孩独坐在角落,一杯又一杯地埋头喝酒。孤独又寂寥。


像是有感应般,他突然放下了酒杯,抬起头与郭英敏的视线交汇。郭英敏的脑海中,突然与十年前的男孩的身影相重叠。也是这样一个首尔的初雪天,自己刚刚来到异国,遇到了一个眼中带光的少年。

十年来,熠熠闪光的双眸无数次入梦,让自己惦念。


只对视了短短一瞬间,崔珉起再次低头给自己续上了酒。自己本不应该再出现在他面前。郭英敏闭了闭眼,逼着自己不再看他一眼转身离开这个夜宵摊。


“哥……”

喧嚣的街市,熟悉的气息裹挟着雪花而来。郭英敏不可自控地回了头。男孩踉跄地向自己走来,差点踢到脚边的酒瓶。眼中是醉酒后的猩红和迷茫。

果然,醉了。

郭英敏有点开心,因为醉了他还能认出自己。也只有醉了,他才能忘记自己当年那份偏执的占有给他带来的伤害。也只有醉了,他才愿意离自己,近一点。


“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不要,我还能喝”

“乖,跟哥回家”

“要喝酒!!”


实在没办法,郭英敏只能依着崔珉起又点了一堆酒。郭英敏数了数空着的酒瓶,四瓶。以前的崔珉起,酒量最多只有一瓶。他捏了捏眉心,趁着崔珉起不注意把酒换成了水。


“啧——好喝!”

郭英敏看着已经醉得分不清酒和水的崔珉起,耐心地哄着:“回家吧珉起”

崔珉起突然睁大了双眼,手指着眼前的男人:“你这次回家不会半路丢下我了吧……”

“哥什么时候……”郭英敏愣住了,嘴角牵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大概唯一称得上是“丢下”的就是五年前的不告而别,自己在美国落地时才发了一条讯息说“珉起,再见。”


“先回家”郭英敏把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终于到了家门口,看着密码锁,郭英敏晃了晃背上的人。没有反应。只能自己尝试了。

951103。不对。

123456。不对。

郭英敏正准备再猜一猜,耳边传来低哑的呢喃“我们的生日。”

心头一颤,郭英敏手指颤抖地按下521103,“咔嗒”的一声,门开了。


郭英敏把崔珉起放在床上,脱了外衣和鞋袜。他把衣服叠好放在珉起习惯的位置上,坐在床边最后看了一眼准备离开。

衣角被人拉住。

“哥又要把我丢下了吗?”关了灯的房间里,崔珉起的眼睛在月光下泛着水光。

“没有……”郭英敏的话还没说完,唇边传来柔软又冰凉的触感。只有一秒钟,崔珉起就又躺了回去,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珉起?”借着月光,郭英敏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可惜,没有得到回应。

最后郭英敏还是忍不住,在珉起的额头落下极尽眷恋的一吻。然后掖好被子,关上了房门。


良久,崔珉起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和纷飞的初雪,眼里何曾有过半分醉意。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7完結)

還是忍不住小虐了一下ㅋ

應該沒有太虐吧我可捨不得虐我們英敏哥哥

新東方要回歸了啊啊啊啊啊拉芙們打榜預備備!!!


歡迎自行代入,請勿上升真人。

閱!讀!愉!快!

------------------------------------------

你其實還沒想好要是Aron哥出現在店裡你該怎麼面對他才好。幸好這幾天Aron哥都沒在你顧店的時間出現。


說是幸好,然而直到你跟娘親交班為止都沒看見那個自帶陽光的身影,心裡總是空落落的。畢竟你可是真心的喜歡著Aron哥,好幾天沒見上面甚至沒消沒息的妳能開心嗎。


你好幾次忍住衝動沒去他家抱住Aron哥,娘親卻一臉奇怪的告訴你Aron...

還是忍不住小虐了一下ㅋ

應該沒有太虐吧我可捨不得虐我們英敏哥哥

新東方要回歸了啊啊啊啊啊拉芙們打榜預備備!!!


歡迎自行代入,請勿上升真人。

閱!讀!愉!快!

------------------------------------------

你其實還沒想好要是Aron哥出現在店裡你該怎麼面對他才好。幸好這幾天Aron哥都沒在你顧店的時間出現。


說是幸好,然而直到你跟娘親交班為止都沒看見那個自帶陽光的身影,心裡總是空落落的。畢竟你可是真心的喜歡著Aron哥,好幾天沒見上面甚至沒消沒息的妳能開心嗎。


你好幾次忍住衝動沒去他家抱住Aron哥,娘親卻一臉奇怪的告訴你Aron哥好一陣子沒來了問你跟他是不是吵架了。


這麼多天沒來,不是搬家了吧。


Aron哥沒來,最近店裡倒是來了另一組顧客。這對情侶很妙。女生有著圓潤的輪廓和飽滿的臉頰,看著不比你大多少,不過你從談吐判斷她應該只是娃娃臉。男生看上去就年齡大些,下顎的鬍渣賁張的二頭肌佈滿手臂的刺青看起來就不好惹。然而這男生對女友真不是普通的好!女生看起來像是手受傷的樣子,許多動作都不是特別靈活,蛋糕是由男友一口口切著餵、咖啡也是遞到她嘴邊讓她就著喝的。


看著他無微不至的呵護著女友,你想起了Aron哥。


會給你煮好吃的會給你擦去嘴邊醬汁會替你細心挑去你討厭的洋蔥的Aron哥。


會接你下課會把空調溫度開到剛好讓你窩在書房的旋轉椅上睡著會給你蓋毯子的Aron哥。


會為你梳整睡亂的頭髮再親手揉散會為窩在他懷裡的你讀詩的Aron哥。


你還記得那次Aron哥為妳梳頭時,你問他說這樣把你寵成了公主可怎麼好,他只是笑了笑回答那你就只能跟王子在一起了。接著問你,那麼他能做那個王子嗎。


你突然有些鼻酸。





坐在咖啡店一角的情侶女方戳戳自家男友,示意他看一眼站在櫃檯默默拭淚的女孩。「啊啊啊啊啊嫂子!!我們是來替Aron哥確認嫂子過得如何的這樣哭了我要怎麼跟哥交代啊???」姜東昊慌張的起身就要走去櫃檯安慰你,便被自家女友拉住。

「你去幹嘛?人家需要的是Aron哥不是你。」女友翻了個白眼。

「那...讓嫂子這樣哭也不是辦法啊?」姜東昊覺得女友說得在理,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見女友從坐著的沙發椅墊下發現了一本書。





那對情侶的女方走到櫃檯,向你點了一杯藍山。


Aron哥第一次教你做手沖的咖啡。


她順便遞給你一本書,說是在座位上找到的可能是誰落下了。你看了下封面,葉慈詩選。你笑了笑說會好好轉達的。


書裡夾了一片紙,就夾在《當你老去》的那頁。是一張素描畫。


畫裡是一個巧笑倩兮的女孩迎著光伸出手掌像是在比劃著什麼。像極了那日想比一比Aron哥手掌的你。翻到背面,是Aron哥優美的草書字跡:


When I am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Will you there and be with me?


(當我年華老去、白髮蒼蒼,睡意朦朧的在火爐邊打盹,你會陪在我身邊嗎?)


你哭了。


為妳煮飯挑菜擦嘴的Aron哥。為妳蓋毯子的Aron哥。為妳梳頭的Aron哥。


畫下這幅畫寫下這段話的Aron哥。


你的Aron哥,才不是假的。


你看向站在你面前似笑非笑的情侶女方,突然知道這對情侶突然出現在店裡的理由。


「或許,你們認識Aron哥嗎?知道他在哪裡嗎?」一旁的情侶男方一愣一愣的點頭。


「能帶我去見他嗎?」






正在姜東昊家廚房燒菜的Aron聽見門口的響聲,想著是自家弟弟弟妹回來了,便開口向門口喊道:「回來啦?東昊啊來幫我端菜。」


正忙著燒菜的Aron無暇轉身確認,只聽來人沈默的走到他的身邊站定。


「東昊啊你幫我把這個端...」話都還沒說完呢就看見他心心念念的那個女孩在他面前哭成了淚人兒。


你用力把那本葉慈詩集塞到Aron手裡,本想傲嬌的跑開但人家情侶還在外面你出去也尷尬,結果只得原地蹲下抱著膝蓋抽泣。


Aron很想抱抱你,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如今還有沒有這個資格。


這本書不知道什麼時候弄丟的,Aron如今才想起大概是跟你聊詩的那天落下的。


Aron翻開手上的書,發現他那張素描畫已翻到背面。上面多了你的字跡。


是大大的yes。


「別哭了。」Aron連忙蹲下抱著你,愛憐的抹去你臉上流淌著的淚水。


「哥哥,」你雙手掛上他的脖子嚎啕大哭,「我好想你!」


Aron吻了吻你的額頭,


「我也是。」



-----------------------------------------------


同場加映:門外的那對情侶


女:我聞到燒焦的味道。

虎:(跟著嗅嗅)好像是。

女:你去顧一下,Aron哥忙著哄他的小女友估計是沒空燒魚。

虎:可是我不會燒魚。

女:(晃了晃受傷的那隻手)如果我可以的話就不會叫你去了。

虎:(摸摸鼻子進廚房)


哼哼,誰叫某個傢伙曾經差點殺了她呢。


虎這輩子估計是還不完了。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6)

這篇我努力的踩油門了!!!

點這裡上車 

大家各自努力擠上車啊,勇敢堅強愛地球。


------------------------------------------


「醒了?」留意到你的呼吸聲不再平穩,Aron哥從書本裡抬眼看向你。


你起身,抱著身上的毛毯窩進坐在搖椅上的Aron懷裡。「哥哥,」你將耳朵貼上Aron的胸口,希望至少心跳聲騙不了人,「我今晚想留在你家。」


(省!!!!略!!!!)


結束後他起身丟掉套子,躺回床上擁緊了你。「我愛你。」你的額頭貼在他的喉結處,感受到他話語裡深沉的共鳴。


你卻想起了你連日來的猜忌。...

這篇我努力的踩油門了!!!

點這裡上車 

大家各自努力擠上車啊,勇敢堅強愛地球。







------------------------------------------


「醒了?」留意到你的呼吸聲不再平穩,Aron哥從書本裡抬眼看向你。


你起身,抱著身上的毛毯窩進坐在搖椅上的Aron懷裡。「哥哥,」你將耳朵貼上Aron的胸口,希望至少心跳聲騙不了人,「我今晚想留在你家。」


(省!!!!略!!!!)


結束後他起身丟掉套子,躺回床上擁緊了你。「我愛你。」你的額頭貼在他的喉結處,感受到他話語裡深沉的共鳴。


你卻想起了你連日來的猜忌。


你不知道為什麼偏偏是今天要和Aron哥上/床,也許你心裡期待著即便他有著頂尖的演技、即便他與你的一切都可能是個騙局,但是至少與你相擁結合的他應該再真實不過了。


「哥哥,」你抬眼對上他深邃的眼神,「李OO,那個S集團的會長。」你感受到擁著你的雙臂一僵,「他的死跟你有關嗎?」

「有。」Aron哥沒有放開抱緊你的雙臂,卻斂下了眼裡的光。

「安OO?那個電視製作人?」

「有。」


你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卻掩飾不了你呼吸裡的顫抖。「那我呢?我會死嗎?」

「不會。」Aron哥收緊了禁錮著你的雙臂,「我是真心愛你的。」


「可是哥哥,」你抬眼看向Aron哥,卻覺得此刻你是越來越看不懂他。


「你是個演員。你現在看起來再真心,都可能是演出來的不是嗎?」


你推開他的懷抱,起身套上衣服離開,徒留Aron哥在原地,神色複雜。


-----------------------------------------------


Aron的職業說是演員,其實也沒錯。


畢竟他生活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演,只是他的觀眾從來就不是那些電視電影的觀眾。特殊的職業性質決定了他持續變動的生活模式。他昨天是秘書、今天是司機,明天可能是燈光師。他扮演最多的職業還是快遞員,畢竟這是最難引起目標戒心的一種接觸方式。


總是處在變動中的Aron,內心嚮往著安定。


所以他喜歡書。那些書不會動、也不會變,只會安安靜靜的在他身邊陪他變老。


常去的咖啡店也是。每天一杯咖啡,是他賦予自己的生活中少有的定律,而他享受著這種安定。那家咖啡店人不多,他不必擔心被其他顧客認得,還能偶爾在咖啡店一角享受幾個小時的寧靜。


起初Aron對於你的出現是有些不悅的,因為你代表著他少有的安定生活中出現了變數。那日你不會做手沖咖啡,他本是想著確保自己未來的咖啡供應穩定才教的你,然而在你身上嗅到的一點椰奶和海風的香氣讓他想起了千里外的家鄉。


坐在你的咖啡店一角,他能聽得見你不時啟動咖啡機的蒸汽聲、喀喀敲動咖啡磚的聲音、嘩嘩的水流聲、咚咚的掃地聲。這些聲音比起打擾他讀詩,更像是在定義他的日常。


Aron好像有點在意眼前這個朝氣靈動的女孩。


即便是一樣的豆子和一樣的水,不同人做出的手沖咖啡都有著微妙的差異。磨豆的方式、水的溫度、熱水注入的高度、悶蒸咖啡的時間,都能造就手沖咖啡的不同風味。


就說你吧,比起老闆沖出的醇厚口感,你的咖啡總帶著一股明亮的果香。


像你的人一樣。


跟你聊詩的那天晚上,Aron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他有一種感覺,你似乎能像他的那些書一樣,陪他一起慢慢變老。


自從跟你在一起,Aron壓根沒想過要瞞你任何事。


他這輩子都在演。


至少在你身邊,他沒有一絲一毫的偽裝。


Aron也想過自己的職業是不是會給你帶來困擾,但他的答案也很簡單。要是你不喜歡,他便不幹了吧。


他沒有想到,你竟質疑起他的真實。


他環顧四周,凌亂的被單上還留著你身上的香氣,像是家鄉的海風溫暖的包容他。但是你已不見人影。


於是Aron起身,走出了這間房子。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5)

這天你照例在沒課的日子裡倒在Aron哥的書房抱著諾亞玩,Aron則出門試鏡去了。你接到學校傳來的訊息說是選課有問題需要登入系統處理,無奈手邊沒有電腦你只得借用一下桌上這台筆電。


傳了個訊息跟Aron報備後你便自行翻開了筆電,處理完選課之後正要關掉頁面滑鼠卻一個點錯意外的開了電腦裡的資料夾。


明明韓語不熟練的Aron哥,居然用全韓語標示著每一個檔案。這個李OO不會是那個S集團會長吧?!那這個張OO難道是那個食品集團的會長...?


你不知道Aron哥為什麼要用這些人名命名這些檔案,但你想著不該刺探人家隱私便默默的關掉頁面,沒再提起這件事。


直到兩個月後你在新聞上看到那兩人相...

這天你照例在沒課的日子裡倒在Aron哥的書房抱著諾亞玩,Aron則出門試鏡去了。你接到學校傳來的訊息說是選課有問題需要登入系統處理,無奈手邊沒有電腦你只得借用一下桌上這台筆電。


傳了個訊息跟Aron報備後你便自行翻開了筆電,處理完選課之後正要關掉頁面滑鼠卻一個點錯意外的開了電腦裡的資料夾。


明明韓語不熟練的Aron哥,居然用全韓語標示著每一個檔案。這個李OO不會是那個S集團會長吧?!那這個張OO難道是那個食品集團的會長...?


你不知道Aron哥為什麼要用這些人名命名這些檔案,但你想著不該刺探人家隱私便默默的關掉頁面,沒再提起這件事。


直到兩個月後你在新聞上看到那兩人相繼過世的消息你才隱約覺得這事巧得有些古怪。


......這年頭連死亡筆記本都搞電子化嗎?


你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又打開了那個資料夾,發現裡面新增了幾個檔案。演員趙OO、運動員姜OO、電視製作人安OO。


兩個月後看到這些人相繼過世的你徹底驚呆了。


你才不會笨到真的認為那是死亡筆記本,但你開始猜測這些人的死亡也跟他有關。


你甚至開始懷疑,Aron哥接近你和娘親是否別有目的。


大約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在Aron哥的書房內再也睡不安穩。感受到熱源的靠近你便機警的睜眼,透過蓋在臉上的書頁縫隙偷瞄身旁的男人。見他替你蓋上小毛毯後背過身將有些向上捲起的褲襠向下拉了拉,然後在你身側的搖椅坐下。


你輕輕舒了一口氣。


你真的很喜歡Aron哥的。


你想起初見時他眼裡的堂皇、他靠在你身後握著手沖壺的手,小巧而柔軟的傳來令你心安的溫度。


你想起他送給你那包親自烘焙的decaf咖啡豆,他臉上的笑容有些羞赧。


你想起他在你翻開漂鳥集的扉頁時,臉上藏不住的忐忑。


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呢?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4)


你為期兩週的代班即將結束的這天,Aron哥走進店門,手裡提了一個紙袋。


「給你的。」Aron哥將袋子放在櫃台上推向你。你打開袋子,裡面是一套全新的手沖壺。顏色是你喜歡的湖水藍。


「慶祝你咖啡沖得很好喝。」Aron哥很認真的看著你說。


噗,應該是感謝你咖啡沖得很好喝吧。不管怎麼說你是收下了,反正水壺長得很可愛。


「還有這個。」Aron從隨身的背包裡撈出一本漂鳥集,泛黃的紙頁看得出有些年頭,但保存得很好一點污漬褶皺都沒有。「是我高中的時候買的第一本詩集。」Aron哥低著頭騷了騷後腦勺。


你收下了詩集,隨手翻開扉頁,上面寫著一行優雅的鋼筆草書: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你為期兩週的代班即將結束的這天,Aron哥走進店門,手裡提了一個紙袋。


「給你的。」Aron哥將袋子放在櫃台上推向你。你打開袋子,裡面是一套全新的手沖壺。顏色是你喜歡的湖水藍。


「慶祝你咖啡沖得很好喝。」Aron哥很認真的看著你說。


噗,應該是感謝你咖啡沖得很好喝吧。不管怎麼說你是收下了,反正水壺長得很可愛。


「還有這個。」Aron從隨身的背包裡撈出一本漂鳥集,泛黃的紙頁看得出有些年頭,但保存得很好一點污漬褶皺都沒有。「是我高中的時候買的第一本詩集。」Aron哥低著頭騷了騷後腦勺。


你收下了詩集,隨手翻開扉頁,上面寫著一行優雅的鋼筆草書: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字跡很新,鋼筆墨水還泛著海軍藍的光澤。


你抬頭看向Aron,只見他靦腆的笑了笑。


「我寫的。」


於是你就這麼跟Aron哥戀愛了。


度假回來的娘親聽說了你倆在一起的消息一點也不意外,還非常快樂的說計畫得逞要請Aron哥一起吃飯慶祝。


Md,你還真是被自家娘親給賣了。

還有,說是要請Aron哥來家裡吃飯怎麼最後是Aron哥負責下廚啊?


你一邊在Aron哥寵溺的目光下嚼著醬汁香濃麵體彈滑的粉紅醬義大利麵一邊想著。


自從你倆在一起之後你便名正言順的三不五時泡在Aron哥的家。你最喜歡他的那間書房。三面通天的書櫃擺滿了他喜歡的詩集、你喜歡的小說和你倆都喜歡的散文,一面是整片落地的玻璃窗從30樓俯瞰這座城市。


你最喜歡書房中央那張深茶色皮革的旋轉椅,被整間書房的墨香包圍著你常常就這麼捧著一本王爾德窩在椅子上睡過去,醒來時會發現身上多了一條小毛毯然後Aron哥就坐在窗邊的搖椅上一手抓著那本你興致勃勃帶來的咆哮山莊一手逗弄著諾亞和花順兒。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3)

娘親居然!!!看你煮咖啡都上手了之後直接宣布她要去馬爾地夫度假兩個星期讓你負責顧店!!!


而且還是人都到機場了才一通電話叫你起床出門顧店。


要不是娘親再三保證會給你帶回你肖想很久的Chloe馬蹄包你絕對拉下鐵門跟娘親翻臉。


不過這下,Aron哥的咖啡可全由你負責了。


你這家咖啡店啊,平日裡客人不多。畢竟娘親是開著當興趣的,用料也好於是價格高些,一般通勤族或是學生想買杯提神用的咖啡估計是不會走進這裡的。


這兩個星期,前陣子總是外帶一杯走人的Aron哥似乎終於閒下來了,還能在店裡坐上幾個小時。抓著一本英文詩集的手有些小巧,幾乎跟你的手差不多大甚至可能比你要小一些。你伸...

娘親居然!!!看你煮咖啡都上手了之後直接宣布她要去馬爾地夫度假兩個星期讓你負責顧店!!!


而且還是人都到機場了才一通電話叫你起床出門顧店。


要不是娘親再三保證會給你帶回你肖想很久的Chloe馬蹄包你絕對拉下鐵門跟娘親翻臉。


不過這下,Aron哥的咖啡可全由你負責了。


你這家咖啡店啊,平日裡客人不多。畢竟娘親是開著當興趣的,用料也好於是價格高些,一般通勤族或是學生想買杯提神用的咖啡估計是不會走進這裡的。


這兩個星期,前陣子總是外帶一杯走人的Aron哥似乎終於閒下來了,還能在店裡坐上幾個小時。抓著一本英文詩集的手有些小巧,幾乎跟你的手差不多大甚至可能比你要小一些。你伸手想跟他比一比,卻被剛好抬頭的Aron哥注意到你的動作。


「啊啊,我也喜歡葉慈。」你指了指他手上的詩集。

「我其實沒那麼喜歡葉慈。」Aron哥闔上了書本,

「太悲傷。」聽見你和他異口同聲的點評,Aron哥輕輕的笑了。

「你也讀詩啊?」

「畢竟讀的是英文系,這些東西多少懂的。」你靦腆的笑了笑。


「Aron哥有喜歡的詩人嗎?」反正店裡沒人,你便自在的雙手撐在吧檯上托著下巴,和Aron哥閒聊起來。

「泰戈爾。」

「浪漫。」你笑了,這個浪漫詩人跟Aron哥還是很搭的。

「泰戈爾不是有一個名句嗎?那什麼...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Aron哥與你異口同聲的接完了這句詩,對上他深邃的圓眼你突然有些害羞。Aron哥輕輕一笑,「其實這首詩不是泰戈爾寫的,只是被誤傳成他的作品。」


你倆聊了很久。


你在聊天中得知Aron哥本職是演員。他為了成為演員從美國遠渡重洋而來,卻因為韓語不熟練於是在試鏡上屢屢受挫。


不應該啊,Aron哥分明能駕馭各種造型跟各種角色的。


至於一個試鏡屢屢受挫的演員為什麼還能天天喝精品手沖,你姑且理解為Aron哥家境好的緣故。畢竟Aron哥身上的東西都像名品。


Aron哥也順便知道了你因著心悸症不適合喝咖啡,所以你明明開著咖啡店但手裡拿的飲料從來都沒有咖啡。知道這件事的Aron哥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袋decaf的豆子,說著雖然不比一般的豆子香但讓你好歹能嚐嚐你心心念念的咖啡。你嗅到Aron哥身上甜甜的焦糖味,他才靦腆的一笑告訴你那袋咖啡豆是他親自烘的。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2)

你覺得,Aron哥很可能不是演員就是模特。


不然怎麼每次他進店身上都灑著金光!!!


今天的Aron哥穿著一套淺灰色千鳥格西裝裡襯是黑色素踢,栗色的頭髮微卷、掛在脖子上的墨鏡帥得讓你的智商直接下線。


「早安。」Aron敲了敲桌面叫回你剛下線的智商。

「Aron哥早安!今天有新進的Jamaican blue mountain喔!」前兩天娘親都在自然沒你的事,今天恰巧在你顧店的時候遇上Aron哥,你就想向他炫耀一下新學的手藝。

「好,那我要這個。」Aron哥笑起來就會特別突出的蘋果肌真是可愛極了,你努力忍住伸手戳一戳的衝動,轉頭煮咖啡。


大概是心情緊張...

你覺得,Aron哥很可能不是演員就是模特。


不然怎麼每次他進店身上都灑著金光!!!


今天的Aron哥穿著一套淺灰色千鳥格西裝裡襯是黑色素踢,栗色的頭髮微卷、掛在脖子上的墨鏡帥得讓你的智商直接下線。


「早安。」Aron敲了敲桌面叫回你剛下線的智商。

「Aron哥早安!今天有新進的Jamaican blue mountain喔!」前兩天娘親都在自然沒你的事,今天恰巧在你顧店的時候遇上Aron哥,你就想向他炫耀一下新學的手藝。

「好,那我要這個。」Aron哥笑起來就會特別突出的蘋果肌真是可愛極了,你努力忍住伸手戳一戳的衝動,轉頭煮咖啡。


大概是心情緊張的緣故吧。平常練習都很順利的手沖咖啡,今天第一沖咖啡豆不但沒有向上膨脹反而直接從中間塌陷。


Aron在看你在吧檯內搗鼓了半天都沒個結果,索性直接走進來看你到底出了什麼事。


「Aron哥...我真的練習過很多次都沒問題的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都不成功...」


「我教你吧。」看著你委屈的臉,Aron噗哧一笑。


於是Aron哥真的站在你背後,手把手的教妳磨豆、教妳怎麼握手沖壺、教妳沖咖啡。


雖然沒有靠在背後教你解題的學長,但你有教你沖咖啡的Aron哥!!!


還很帥!!!!!


娘親形容Aron哥是一臉書卷氣,今晚你要鄭重的向娘親更正。Aron哥滿身都是書卷氣啊!!!他靠在你背後傳來的淡淡墨香讓你明明沒喝咖啡心臟卻是砰砰直跳。

我是海地

《Aron x 你》Healer 3 (ch1)

來了來了我來了!!

我最愛的郭英敏!!!除了娶我什麼都會的郭英敏!!!

這篇估計會是全糖,小心蛀牙。

(我才捨不得虐我們英敏哥哥)


但是可能會開一下小車車。


歡迎自行代入,請勿上升真人。


------------------------------------------


Trailer: 你喜歡那個每天都要來找你領一杯手沖咖啡的美國哥哥。

------------------------------------------


暑假才開始沒兩天呢,你就被娘親千呼萬喚的召回家裡那間咖啡店,然後只學了基本的幾種調和咖啡作法之後就被娘親丟著顧店。...


來了來了我來了!!

我最愛的郭英敏!!!除了娶我什麼都會的郭英敏!!!

這篇估計會是全糖,小心蛀牙。

(我才捨不得虐我們英敏哥哥)


但是可能會開一下小車車。


歡迎自行代入,請勿上升真人。


------------------------------------------


Trailer: 你喜歡那個每天都要來找你領一杯手沖咖啡的美國哥哥。

------------------------------------------


暑假才開始沒兩天呢,你就被娘親千呼萬喚的召回家裡那間咖啡店,然後只學了基本的幾種調和咖啡作法之後就被娘親丟著顧店。


要不是娘親再三保證回來會給你帶一杯全糖的黑糖珍珠鮮奶,你絕對拉下鐵門宣告家庭革命。


百無聊賴的你一邊攪著手裡那杯楓糖奶茶,一邊安慰自己至少現在店裡的音樂你做主。


門口傳來的叮噹聲拉回了你的思緒,你連忙跑到櫃檯站好。


這人有著一雙圓圓的眼睛、小巧圓潤的鼻子、和一雙短短的濃眉,像極了你幻想中在圖書館靠在你背後教你解題的學長。


殊不知現實世界中所謂學長只是一種穿著夾腳拖在校園裡晃蕩期末考前還來找你要筆記的生物。


「你好,我要一杯Yirgacheffe。」顧客見老闆不在顯然有些訝異,用生疏的韓語向你點餐。顧客的韓語雖不是特別熟練但你也還能聽懂,只是最後那個yir...什麼?


「Yirgacheffe」顧客看你一臉迷茫,特意放慢了語速重複道,「就是americano。」只是用的單品豆子。


這下你算是勉勉強強搞懂了,轉頭就要給顧客做咖啡,卻被顧客給叫住了。


「no我要的是Yirgacheffe,你拿的是Gayo Mandhelin。」


好這下你懂了,這位顧客是來喝精品咖啡的。


你想起娘親出門前跟你交代過,有個打扮斯文一臉書卷氣的小帥哥,記得要讓他在店裡等娘親回來。因為他只喝精品手沖。


眼前這位顧客估計就是娘親口中那人了,只是他今天帶著鴨舌帽穿著寬鬆的法蘭絨襯衫短褲和converse,這打扮也跟斯文二字差太遠了吧。


好在這時出門採買的娘親終於回來了,你連忙把這個頭疼的問題丟給娘親。


「哎呀是Aron來了啊,寶貝女兒快跟Aron哥打招呼啊。」你摸摸鼻子對著顧客點了點頭,一抬頭就看到自家娘親笑得跟個老鴇似的。


你這是被賣了嗎。


「抱歉啊Aron,我們家笨蛋女兒只會做美式拿鐵跟卡布奇諾。要耶加雪菲是吧?阿姨馬上給你煮咖啡啊你坐一下。」


誰是笨蛋了!!??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


(咦好像罵到你自己了)


不甘示弱的你,當晚回家就纏著娘親教妳做手沖咖啡,還把店裡進的每一款咖啡豆都貼上英文標示。你對著娘親拍胸脯保證,下次Aron哥來店裡你也能給他煮咖啡。

1228%

幸福进行时

伪ABO


又是短打


我又来随便瞎写了


jren的不正经父母爱情


让我们恭喜崔珉起当妈!鼓掌!


001


金钟炫的早上从被猫一屁股坐在脸上开始。

把猫给抱下脸的时候崔珉起正在他身边四仰八叉的睡着,隔壁屋里静悄悄的,钟表上正指向早晨六点四十分。


金钟炫翻身起来拍拍崔珉起的脸叫他起床,小兔子哼哼唧唧把脑袋偏过去说再睡五分钟;金钟炫又拖着脚步去了隔壁屋,上铺的黄旼炫睡的工工整整像个布娃娃,下铺的姜东昊枕头被子民族大迁移,头不是头屁股不是屁股的窝在被子里头。...










伪ABO




又是短打



我又来随便瞎写了


jren的不正经父母爱情


让我们恭喜崔珉起当妈!鼓掌!















001



金钟炫的早上从被猫一屁股坐在脸上开始。

把猫给抱下脸的时候崔珉起正在他身边四仰八叉的睡着,隔壁屋里静悄悄的,钟表上正指向早晨六点四十分。


金钟炫翻身起来拍拍崔珉起的脸叫他起床,小兔子哼哼唧唧把脑袋偏过去说再睡五分钟;金钟炫又拖着脚步去了隔壁屋,上铺的黄旼炫睡的工工整整像个布娃娃,下铺的姜东昊枕头被子民族大迁移,头不是头屁股不是屁股的窝在被子里头。


嗯。拥有着三个懒蛋和一只猫的金钟炫感觉自己特别幸福,所以七点钟的时候除了崔珉起之外的两个小懒蛋都被提溜起来去洗脸刷牙,连猫也被放回客厅去吃早饭了。

你问崔珉起吗?他也起来了,正在……坐着睡觉。








002



金钟炫是学校高中部的历史老师,还是历史组最年轻的那一个。在历史组里是个万里挑一的有头发的老师。坐他工位对面的秃顶老头是个早年间由于英语考了四十多分没考上某高校的原始人研究生的资深教师,但是金钟炫觉得他应该去说相声,毕竟没哪个不正经老师上课讲康有为有一群小老婆的事。


崔珉起对此嗤之以鼻,对自己的美术老师兼学校大小活动摄影师的活相当满意,跟他说生活在于艺术,才不在于原始人。


是不在于原始人。我看你像个原始人。








003



崔珉起是个漂亮又娇气的小omega。金钟炫只敢小声说,要是被崔珉起听见一准儿要骂他。可这话倒也没错,嫌生孩子疼要领养的omega也真是少见的很,得亏金钟炫家没王位要继承(不是独生子),不然他爸妈非宰了他不可。


领养吧也好,但是会出现极端现象。


黄旼旼和姜圆圆就是两个极端例子。旼旼看着老实实际上是个小狐狸,干了坏事推给姜小朋友这事他可没少干;圆圆看着很牛但是只知道吃,见了吃的跟见了亲爹一样。


当然也有例外啦,他妈崔珉起进厨房的时候,圆圆小朋友会好心的拖上旼旼小朋友去楼上郭叔叔家吃饭,走的毫不留恋,还能提醒郭叔叔给在学校看晚自习的金钟炫打电话:


“喂?爸爸呀?妈妈放火烧家啦,你可能得请假回来一下啦。我呢?我和旼旼在龙叔叔家吃糖醋排骨呢,别叫我回家!”








004



姜圆圆小朋友最近凭借着自己健壮的体格登顶了小区的孩子王宝座,脑袋瓜上围着文具店一块钱一条的红领巾领着一帮小孩跑来跑去,从楼上往下看特别好笑。黄旼旼小朋友是不屑于参加这种耗费体力的活动的,但是小姜老大硬是给人脑袋上也系上一个红布条,封他当参谋长。


于是金钟炫拎着两兜菜回家的时候在楼下小花园见到了姜老大和他的参谋长。

小黄参谋长正和体弱的邕柚子小朋友认真的参谋…………不是,在地上认真的掘蚂蚁窝,把蚂蚁掘的到处乱爬还满脸认真的挖;圆圆小朋友脑袋上围着红布条朝金钟炫炮弹一样冲过来,在变成保龄球之前紧急刹车,把自己脑袋上的红领巾系在蹲着看挖蚂蚁窝的金钟炫的脑门儿上。


于是一群小豆丁过来给他行礼:“老大好!”


姜圆圆笑的像个防空警报一样,两个挖蚂蚁洞的小朋友吓了一跳,金钟炫想着自己也算是红巾军起义的老大了。

没错,农民不正规军——平均年龄十岁,不算他平均年龄能小将近一半。


崔珉起扯着脖子在阳台看他的alpha脑袋上系着红领巾傻笑,把头又缩回窗户里叹口气。

谁说我们学艺术的难懂啊?我看你们学原始人的更难懂。放着大活人在家要饿死了自己在外边扔了菜跟人红巾军起义,自己还当老大。

…老大明明是我好吗!









005



春天过的差不多了,六月就到了。正在带高考班的金钟炫最近挺忙,操心着他这一届的历史成绩,动不动就主动留晚自习。秃顶老头看着金钟炫茂密的脑袋瓜摇摇头,想起了自己拼命燃烧的青春岁月。

然后他就灯火长明了快二十年。他现在觉得自己带着的这位年轻教师估计也快步自己的后尘了——我代表秃头协会提前欢迎你。


金钟炫去送高考班上战场那天,崔珉起带着两个小朋友在家偷偷给金钟炫鼓捣生日礼物。圆圆小朋友负责给他妈打下手,旼旼小朋友负责画贺卡。

至少目前来看一点也不顺利——用来装饰的软糖和饼干棍被姜圆圆给吃了个七七八八,不过人还挺大方,自己吃一个给画画的旼旼吃一个,俩人你一口我一口再掉在地上几个,没多一会就给吃完了。崔珉起正烤他第不知道多少个蛋糕,扒着烤箱观察他的宝贝疙瘩烤糊了没有。


本来这就是一场演习来着,谁知道金钟炫回来的早,把家里三只小耗子抓了个正着。小狐狸反应最快,直接把贺卡塞进金钟炫的后屁股兜里,跟圆圆俩人抱着他大腿往他身上爬。旼旼小小声在金钟炫耳朵旁边说:


“提前祝爸爸生日快乐!啵啵!”


姜圆圆也学他,对着他爸的耳朵大喊: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金钟炫抱着又胖了的小孩亲了亲他的小胖脸:


“爸爸被你这嗓子差点直接送走了哈。”









006




崔珉起端着他的蛋糕过来,上边奶油霜抹的不太均匀,蛋糕高低起伏的像被削了平头的雪山,边上围了一圈草莓,到底还算是挺漂亮了。金钟炫追到厨房里亲了他好一会,最后咬着人耳朵说想要他来当自己的生日礼物,被自家小兔子给锤了一拳,骂他三十岁了还没个正经。


腻歪了一会出来,客厅里两个小孩脸上都是奶油,正追着家里的猫上蹿下跳要给猫也抹一把奶油,又被崔珉起手里的蜡烛吸引过来,乖乖坐回饭桌旁边来。


金钟炫对着残缺不全的草莓奶油蛋糕上插着的蜡烛闭眼睛许愿。还没等撅嘴两个奶油人一拥而上把蜡烛给吹灭了,还四手齐上把他也变成奶油人。


我孩子,我孩子,打孩子犯法,打孩子犯法。

……………打老婆犯法吗?









007



金钟炫收完了自家老婆的生日礼物(请大家自由发挥想象力)正在看旼旼小朋友画给自己的贺卡,上边能隐隐约约看出来画了他们一家四口,还画了他最喜欢的茉莉花,狗爬一样的字他猜是圆圆写的。这孩子以后能进国家保密局,真就不怕泄密,能用这手好字来担保自己对党和国家的忠诚。


旁边软乎乎的小兔子问他许了什么愿,金钟炫丢下贺卡去亲他,跟他说这愿望说出来可就不灵了呢,可是礼物我还想再收一次。


其实愿望也很简单啦。

我能一直牵着你们的手走下去就好了。我送一届高考学生都是那样的舍不得,当然更舍不得离开你们。历史研究的是过去完成时。我想有你们的日子永远是现在进行时。


沾着奶油的小朋友,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小兔子,每天早上坐在我脸上的猫,都不属于让我秃头的过去范围,都是我拥有的,幸福进行时。
















无痛当妈崔珉起

研究原始人金钟炫

今天又是写沙雕文的一天

懂也没用的一条废话:

秃顶老师由我学校任课教师友情出演 自带人设段子 在此特别鸣谢我亲爱的老师


1228%

资本主义爱情

一发完


少玩手机多写文于是日更选手来了


很俗的梗


金主小洁✖️演员小黄


是黄豆  不是豆黄  微量幼稚园line 

龙哥平平无奇商业奇才


001


金小少爷是圈里出了名的宅男。


人家富n代至少有点说的出口的爱好,不管好的坏的吧,总是有点能拿来应酬的时候用一用。比如隔壁姜家的小少爷喜欢养猫,他家总裁沉迷撸铁;邕家的独子热衷于练些拿出来都能进军喜剧人的奇怪个人技;崔家的漂亮忙内喜欢做些人不能吃的东西等...






一发完


少玩手机多写文于是日更选手来了




很俗的梗





金主小洁✖️演员小黄








是黄豆  不是豆黄  微量幼稚园line 

龙哥平平无奇商业奇才











001




金小少爷是圈里出了名的宅男。


人家富n代至少有点说的出口的爱好,不管好的坏的吧,总是有点能拿来应酬的时候用一用。比如隔壁姜家的小少爷喜欢养猫,他家总裁沉迷撸铁;邕家的独子热衷于练些拿出来都能进军喜剧人的奇怪个人技;崔家的漂亮忙内喜欢做些人不能吃的东西等等。


(的确  后两个不是什么值得学习的爱好)


金钟炫才不。郭英敏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他是个山顶洞人。

山顶洞就山顶洞呗,虽然花花世界迷人眼,谁有能力谁赛脸?但金钟炫铁了心要独自美丽,除了线上联机好友一起上分,大大小小的应酬一概查无此人,全由郭英敏这个总裁顶上。


郭英敏忍了好些年终于在沉默中爆发,在一个明朗的大清早上手把他亲弟弟给揪出家门丢去美容院好好打扮一番,连拖带拽的给人拉去替他晚上应酬去了。


金钟炫被他哥亲手给打包送过来,打扮的着实漂亮,可惜没人注意。他又是个几万年来一次应酬的,不是关系近的都不认识他这个不随父姓的小少爷,自然也就没人奉承他。金钟炫巴不得没人理他,为了完成他哥给的应酬任务在会场到处乱转,端着一杯可乐假装红酒在卡座里小口小口的喝,心里真想一下子全灌进嘴里打个响嗝。他坐在沙发上正困的昏昏沉沉的时候姜家的总裁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沙发陷下去好大一块,一巴掌给金钟炫拍清醒了。


真他妈的疼啊,早知道小时候就不跟他混这么熟了。金钟炫想。


姜大总裁粗粗短短的手指头指向一个漂亮的男孩,笑的傻乎乎的给金钟炫说那个是他未婚夫,两家定了婚约都要结了。金钟炫翻个白眼给他,提醒他把那傻了吧唧的笑容给收回去点,毕竟是个总裁。姜东昊收拾收拾脸上快咧到耳朵根的大嘴杈子,把笑成两条缝的眼睛给睁开来,粗粗短短的手指头又指向另一个男孩子,说你看那个男的长的好看不,听说那个大肚子的刘总挺喜欢他来着,想泡他可久了人家硬是不答应,可有骨气的小演员,也不知道混不混的下去了,可惜一副好模样。


金小少爷眯着眼睛看那个小演员,人瘦瘦高高,长得白净,一双狐狸眼特别漂亮,长了一张能火的脸。


“我要去包养他。”


姜总没多大的小眼睛瞪的滴溜圆,天哪,他看了二十多年的山顶洞人铁树开花了!会包养小明星了!booooooo可思议!


所以没等金小少爷跟小演员说上话呢,他哥就收到一线消息,紧急发了个万字长文夸奖他终于像个富二代了,给他打了自家旗下娱乐公司的招呼,说咱家啥都没有钱啊资源啊你随便砸,就得图个开心。


(富豪真好啊…)


金钟炫其实还真没想干啥,就是想包个小演员来让他哥少烦他,顶多花点资源上去,反正他又不缺。这么个当演员的好料子可不能给刘总那个草包糟蹋了,他这是英雄救美。


于是小金少爷迈着很拽的步伐去跟人谈包养了。

出乎意料的挺顺利,男孩低眉顺眼的答应了他,但是又说今天不可以,他要回家看个剧本,给金钟炫留了一串电话号码就走了。


真是个死脑筋。算了,反正也不是真要包养他,哪天反正都是不可以的。

金钟炫这么想的时候哪知道未来的他真香了。香的心甘情愿,给钱倒贴。











002



黄旼炫是个可怜的小演员。


说来也真惨,家境一般般还一心想着演戏想着唱歌,是个科班出身正经小孩,出道时间挺长了,本来演点不温不火的男五男六,倒也不至于生活过不去。谁知道应酬的时候被那个大肚子的油腻男看上,本来就没多少的资源被卡的死死的,就是要逼他就范。


黄旼炫心里苦死了。狗屁公司被刘总压着哪敢给他资源,他只得自己找些有导演的应酬多推销自己,看看能不能再最后挣扎一下自己的命运。


时间很晚了。黄旼炫想着十二点一到就回去看那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小说新改编的剧本,男主角是皇帝的那个,他可想演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认认真真准备了挺长时间,明天下午就要试镜了,今天得再练练。


他正准备走,被一个漂亮的小少爷给拦住,奶呼呼的装凶说是要包养他。

可爱。真可爱。黄旼炫脑子里想了一圈没找到什么拒绝的理由,他再不能得罪一个了,这么下去真的要被封杀了。但是漂亮小少爷跟油腻中年男没得比,想必也会很快换人。这么想着,他就答应了人家,头也不回的回家看剧本了。


你知道吧,缘分就是这么奇妙,这个剧是金小少爷他家投的资。第二天上午金钟炫打电话叫人来签合同,对面的人急的跟个什么似的,完全不把他这个金主放在眼里。问了才知道原来是要去试镜自家投资的剧。


那还去个屁啊。黄旼炫目瞪口呆的看着金少爷一个电话就把他想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第一个男一号给稳稳当当放在他手里,心里大喊了八百遍万恶的资本主义还有一千遍金钟炫好帅。


噢,万恶的资本主义爱情。













003


现在距离金钟炫包养黄旼炫已经过去了一整年。


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隔壁家姜大总裁和崔家的小兔子结婚了,办的风风光光,两家都满意的不行,尤其是当事人,婚礼上笑的总裁风范全无,媒体拍到的图清一水的大白牙,要不是看在他是个总裁,好几家牙科诊所都想请他当代言人;黄旼炫顺顺利利的拍了那部剧,再加上金钟炫大把的资源砸下去,一点也不出意料的红了,后半年的电影挑的也成功,没压力的拿了当年的新人赏,郭英敏都忍不住夸金钟炫的好眼光。


唯一没进展的就是我们的金主大人。对此黄旼炫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自己的可爱金主抛弃了。结果他的金主天天宅在家里,游戏该玩玩动漫该看看,资源一分也不给他少砸,按着他们公司的头牌给,把黄旼炫砸晕了。


领完了新人奖,黄旼炫穿着西服哆哆嗦嗦的跑进保姆车里,径直回家去找他的金主大人,发誓要来点突破性的进展。这么个单纯无二的金主,只要黄旼炫不是个脑瘫或者是掉钱眼里的都会动心,何况黄旼炫是个俗人,看人第一眼就觉得自己金主可爱。


他穿着笔挺的西装回到家,金钟炫正穿着恐龙睡衣玩游戏,游戏人物一下子死掉,小恐龙嗷呜一声叫出来,整个儿往地毯上一趴,连尾巴尖都透着懊恼,脚丫子拍了两下地板又爬起来继续。


黄旼炫心里的小人好大声的喊:为什么我的金主这么可爱!


没理由。你不仅喜欢资本主义爱情,你还喜欢他。


小恐龙一歪脑袋看见他回来,眼睛笑的弯弯,丢了又死掉的游戏手柄过来拥抱他,拍着他的肩膀夸他厉害,夸完了又夸自己眼光好,挑中了这么个宝贝疙瘩,随便一捧就红了。小恐龙因为黄旼炫得奖挺开心的,毕竟是自己一手捧起来的,自然骄傲。小脸红扑扑的,眼睛亮亮的像把银河系都藏进去。黄旼炫没忍住回抱小恐龙,还捧着他金主的小脸亲了可长一口。


亲完了就跑的狐狸感觉赚翻了。小金主原地愣住,想了半天自己才是金主来着,抹了抹嘴又去打游戏了。


喂,别打游戏了,人家有个恋爱要跟你谈呢。














004


金钟炫最近被他哥放到公司里去当娱乐部总裁,说是不能在家啥也不干,就算担个闲职也得来上上班。于是黄旼炫就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理由来找他,求人去探他的班求了好几次,金钟炫拗不过他软磨硬泡答应去了。人去了又可高调,离着八丈远就朝他跑过来,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跑过来跟个傻子似的,看的金钟炫嘴角直抽抽,转身就往保姆车里跑。


我包养的小明星咋越来越傻啊。金钟炫想不通。


不管金钟炫怎么想,黄旼炫可真是个狗皮膏药。最近不进组天天赖在自己金主身边,人在公司就去跟着端茶倒水递文件,人在家里就陪着打游戏,当然游戏打的烂被小恐龙骂是常有的事。黄旼炫才不在乎这些,天天黏着他金主,还总是偷亲他,金钟炫被亲多了有点无可奈何,因为小演员眨巴着无辜的狐狸眼跟他说我这是在讨金主欢心呢。


讨就讨吧。反正我才不动心。我金小少爷要当最帅的山顶洞人。


嗯,直到黄旼炫飞国外去拍电影之前金钟炫都是这么想的。小演员半封闭拍戏了没一礼拜金钟炫就开始想念他的狗皮膏药了。想听他说大叔笑话,想看他傻乎乎的跟着自己干这干那,连他不经允许的亲吻他都想念。

狐狸真是该死的狡猾。


小少爷又去给黄旼炫探班,千里迢迢的飞了十五个小时去了冰岛,顶着满天极光带着行李箱去见自己包养的小演员。黄旼炫特别惊喜的抱着他转圈圈,笑的傻呵呵,看的金钟炫想起婚礼上那个两排大白牙的姜大总裁,真是有够傻的,但怎么莫名其妙的可爱呢。还有明明我是金主大人,为什么我在下面呢?


不过据黄旼炫单方面说,不能让金主受累所以才这样做的。

金钟炫是不会赞同的。他屁股疼,反正连极光都没看就回国了。













005


又过了好长好长的日子。现在黄旼炫已经是影帝了,在人生最成功的登顶那年宣布了和金小少爷的婚讯,惊天巨瓜把粉丝打击的七零八落,看完颜值又毅然决然的滚去磕CP了。


黄旼炫得影帝那天晚上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跟那个得了新人奖的冬天没啥区别,他还是穿着西装哆哆嗦嗦回家,开了门那个小恐龙还坐在电视机旁边玩游戏,只不过听见门的声响就丢下手柄冲过来挂在他身上,给了他一个茉莉花味的甜吻,扭着恐龙尾巴蹦跶着跑了。


又是据黄旼炫所说,他就是这个时候特想结婚,因为想结所以就当天解决了求婚的问题。真是太顺利了。


金钟炫还是屁股疼,他感觉自己亏死了。不仅花了钱,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结果还心甘情愿的接受人家不像样的求婚,反正戒指是戴上了。


资本主义的爱情也不一定就不会有好结果啦。毕竟资本主义的爱情也是爱情,社会主义的爱情也是爱情,只要我愿意栽在你手里,什么性质都阻止不了我的心奔向你。













006




金钟炫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哥要给他办个婚礼的美好设想,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金小少爷不愿意,就连黄旼炫也不明白。



只有崔珉起带着理解和沉重的表情拍着金钟炫的肩膀,夸他有前途。

是的,不能再丢一回人了。这个栽进资本主义爱情的大傻子,给我一人看就够了。



















我无数次要写成连载哭了短打万年一更黄豆冲冲!

大家写的小洁太惨了看得我都快成洁妈了所以我要让小洁当富n代

上吧洁儿!你最有钱!

肉烤小丸子

真实久违的扭深堂啦

大家还是到时候看视频

文字版也是爆笑预警

我好久没有看扭深堂全程笑出猪叫


1

🐰介绍今天的菜单的时候各种飚英语,芙们评论说“英语不好的话就去珉起school”(韩国某英语补习班的广告语)

🦊:珉起school一个月学费收多少

🐰:一万(韩币)?

🐢:你真心准备一个月收1万韩币这么教英语?

🦊:去珉起school比起学习跟像是约会吧 


2

今天的菜单是越南春卷,🦊卷完自己的春卷拿起来看说像海肠

🐯:你怎么连春卷都不卷不好

🦊:……

🐯:🦊真是我认识的娃儿里面,出了名的💩手(动手能力差)


3

🦊:之前说过🐢做的对不起...

大家还是到时候看视频

文字版也是爆笑预警

我好久没有看扭深堂全程笑出猪叫



1

🐰介绍今天的菜单的时候各种飚英语,芙们评论说“英语不好的话就去珉起school”(韩国某英语补习班的广告语)

🦊:珉起school一个月学费收多少

🐰:一万(韩币)?

🐢:你真心准备一个月收1万韩币这么教英语?

🦊:去珉起school比起学习跟像是约会吧 


2

今天的菜单是越南春卷,🦊卷完自己的春卷拿起来看说像海肠

🐯:你怎么连春卷都不卷不好

🦊:……

🐯:🦊真是我认识的娃儿里面,出了名的💩手(动手能力差)


3

🦊:之前说过🐢做的对不起我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前阵子我做焦糖咖啡的照片公开了,其实在做那个的时候,搅拌实在是太累人了,staff就给我找了个电动的工具,试了一下发现不太行,咖啡会飞溅到,所以就不准备用了。结果🐢就非要试一试,我都提醒他了会溅出来,他也不听,非要在我跟前弄,结果弄了我一脸一身。我穿的白衣服,美美地化了妆来了……不知道大家看没看到,衣服上留下的痕迹

🐢:我当时出了一身冷汗,想到等一下要开vlive直播,我把这他的脸和衣服搞成这样,可咋整

🦊:让我无语的是,明白提醒他会溅了,他不听

………………


4

提到虎牙吃鸡直播,大家的吃鸡水平

🐯:我应该比🐰打得好

🐢:🐰肯定比你打得好

🐯:啊,刚才🐢的表情真让我伤心,对我说的表示无语么……

(中略)

🦊:我一年多前玩过一段时间吃鸡,发现不是我的菜就把账号送给🐶哥。结果后来哥动不动就给我打电话问我密码,按理说告诉过他,他应该搁哪记下来不是么。动不动我在那洗澡呢,他给我打电话,我以为有什么急事,结果,问我吃鸡账号密码

🐶:我一直设置的自动登录,结果老给我登出,

🐢:我懂,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密码都忘记了……

🐰:(➡️🐶)听说你把装备都配齐了

🐶:😉

🐰:(➡️🦊)找机会把密码改了,装备就是你的了


5

🐰今天的tmi:跟健身教练时隔4个月通了电话

🦊:我去运动的时候,教练问🐰为啥不来,我让教练给🐰打电话问问他

🐰:我一看是教练,一接电话就笑了。教练说,珉起啊,你还笑得出来呢?什么时候来运动啊 

🐢:是时候去运动了

(中略,看到芙的评论提到了LOVE ME活动期间的蛋白质🐰)

🐰:快别说了

🦊:🐰是过量服用蛋白质(蛋白粉)

🐯:我要被他吓死了

🦊:🐰在飞机上跟空乘小姐姐要水,然后掏出装着蛋白粉的袋子准备吃

🐰:😂我当时就只想长点儿肉(肌肉?)

🦊:🐰你吃蛋白粉的话要运动你知道吗?一天吃五次就要运动五次,你吃五次只运动一次

🐯:他一次也不运动的好嘛




后来做料理的就没有记了






楓將

Dejavu回歸軼事

    這是遺漏文檔之一

    看看覺得有機會可以在今天寫完,所以看完影片之後全力趕XDD

    終於完成啦~

    看標題就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XD真的放太久XDDD

    當初開檔的目的就是要死命誇爆Aron XDDD

    後面還會有一篇遺漏XDDDDD(到底多想誇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

    這是遺漏文檔之一

    看看覺得有機會可以在今天寫完,所以看完影片之後全力趕XDD

    終於完成啦~

    看標題就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XD真的放太久XDDD

    當初開檔的目的就是要死命誇爆Aron XDDD

    後面還會有一篇遺漏XDDDDD(到底多想誇

    OOC都是我的,請勿上升真人

    以上,祝大家閱讀愉快~







    為了訂定這次設定概念照跟回歸的舞台服,服裝設計組的成員們選在某天依舊刮著冷風的日子,聚在公司的會議室裡。

    這次主打歌的曲風是拉丁曲調,他們看著網路上找到的資料圖片,一邊聽著歌一邊在紙上一筆一畫流暢地勾勒出大致的輪廓。

    「JR讓他穿吊帶造型的服裝吧,成熟中偏雅痞的風格。」

    在已經畫好的襯衫上再加上兩條粗線從肩膀連接到褲子。

    「Ren的話,最近有在上健身房,這次穿無袖展示手臂線條。」

    在無袖裡加上一件稍微蓋住脖子的深色衣服。

    「白虎呢,無條件要展現若隱若現的紋身。」

    在紙上毫不猶豫地畫出了深V的襯衫設計。

    「Aron嘛……」

    最後在Aron這裡花上了不少時間。

    依著平時的穿搭風格畫出了跟白虎同樣的深V服裝,還做成了外套款式。

    接下來要幫忙想出凸顯個人特色的亮點,其他三人的服裝都有了明確的特色,要幫Aron展現什麼樣的風格?

    第一個被想到的,是擁有的深邃五官,為了更凸顯那帥氣的面貌,提出了想要請他戴上隱形眼鏡的提議。

    使用電腦內的程式將眼睛弄出帶冷色系隱眼的效果,獲得全場一致的認同,並決定要大力說服從來沒帶過有色隱眼的Aron為了這次的回歸戴上。

    在思考的同時,設計師們同時翻找以前的一些影片,試圖從中再找出一個可以加入的元素。

    突然,其中一位看著看著突然大聲的啊了一聲,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那名設計師就出手咻咻大致畫出人體跟外套,最後在上面又加了些什麼,左看右看覺得還算可以後將那張紙交給旁邊的設計師,請同事看過之後依序傳下去。

    其實他畫的很簡單,就是在外套腰間的部分再畫上了腰帶,設計師看大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將剛才看的影片接到牆上的布幕,只看開頭,他們就知道這是之前品牌代言的防曬棒廣告,其中一幕是Aron站在床邊拉開窗簾,張開雙手仰頭擁抱湧進的陽光,身上的白襯衫順著手的動作伸展,整個背部在透光下若隱若現。

    所有人瞬間理解了為什麼加上腰帶,看看那個腰,不加就是對不起粉絲!

    另一位設計師看了良久,伸手又在畫上加了頸鍊,引來了陣陣的驚呼並獲得了犬場的贊同。完美的體現出成熟大人的性感,整體造型就決定是這樣了!

 



    Aron看著擺放在他面前的一套服飾,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出道到現在雖然也穿過不少V開的衣服,但都還會再多穿一件襯衫或圓領的衣服,私下外出時也都是運動套裝居多,這種大開還沒有在內搭一件的造型他還第一次遇到。

    旁邊弟弟們看完各自的服裝沒有異議後,全都圍到心中天人交戰中的大哥旁邊,對著服裝讚嘆。

    「哇喔,這件哥你一定要穿看看!」

    「對啊,穿起來一定很好看!」

    「我已經可以預料到這次哥的造型會在粉絲們中造成多大的轟動了。」

    「……真的嗎?」

    「嗯嗯,說不定會比上次得到獎盃在台上哭到不能自己的圖片還要有名喔。」

    白虎說著不忘嘿嘿的揶揄上次同樣造成不小水花的事情。

    深知自己那時的失控已經被粉絲們截圖P成各種的情境圖在網路上廣泛的流傳,表情包的另類的出名讓Aron有些哭笑不得。

    最後在服裝師們極力的勸說下,也為了展現新的風格,還是決定換上了這套衣服。

 



    在服裝師們信心十足的搭配下,Aron的預告一出來,粉絲紛紛在底下留言,哥哥帶的隱眼超帥氣、哥哥穿的衣服超好看、哥哥的表情超性感等等等等。

 



    拍完了MV,舉辦了回歸前的showcase舞台,開始要決定音樂節目回歸出舞台的服裝。

    配合MV中教案的燈光,全員也都統一為黑色系西裝,其他三人都是照著之前的基礎設計在做一些變化,Aron的話因為預告照的迴響非常好,所以打算再以同樣的開V腰帶造型去設計,只是因為外套開的又低了點,以及Aron本身並不是很習慣,於是又幫他在裡面加了一件同色系稍高一點的V領衣。

 



    Aron看著擺放在他面前的一套服飾,感到非常驚慌失措,這套跟拍預告照時的服裝比,開的又更下面了,雖然裡面多內搭了一件,但是基本上還是露的比較多,感覺稍微做大一點的動作就會曝光了。

    一旁的姜東昊表示類似的服裝他已經穿過超多次了,可以傳授一些基本的保護動作,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讓Aron很想提出要跟他對換打歌服,雖然同樣都是V領,但對方的還是比他高了一點,比較有安全感。

    本來就比較順著他們意,Aron在弟弟們一臉期待的表情下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拿起衣服去換上。

    出來後發現弟弟們不在,問了之後才知道他們趁著一小段的空檔時間集體出去買東西吃,於是Aron對著化妝台的鏡子往上拉了拉,試圖讓衣服的遮掩面積可以再多點,胸口空蕩蕩的感覺讓他很不習慣。

    眼神朝一旁的配件區看過去,在眾多的裝飾品中挑了幾條項鍊,拿到在幫其他成員準備衣服的服裝師旁詢問能否在舞台上追加物件,很快地就徵得的同意並選出了一條鎖骨練連同早就放好的耳環跟頸鍊一起戴上,完成之後造型師看了下整體的造型,順手又拿出的金屬吊飾掛在腰帶上。

    「完美!」

    造型師向後退了幾步,瞇起眼從兩手的食指跟拇指建構出的四方形看了看,最後比出大拇指滿意的說,然後轉頭哼著歌繼續準備其他的舞台裝。

 



    對自己現在好不好看沒什麼概念,Aron想繼續從配件堆裡找出可以繼續往身上放的飾品,才找沒多久就聽到崔珉起高八音發出的少女式尖叫。

    伸手摀住耳朵,還沒開口就看到金鍾炫拿出手機,鏡頭對過來就是一陣的喀擦喀擦,而在每一聲的空檔間還對他說出了擺拍姿勢的要求。

    「……」

    你們還記得我們等等是要進行初舞台放送的嗎?

 





    之後將這段小插曲說給黃旼炫聽,本來是想說懂事的弟弟可以一起抱不平。

    結果人聽完的反應居然是笑著說真可惜那時候他沒有在場,Aron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將接下來的話說出口,互看了幾秒後,他藉著到餵食的時間了離開現場。

    黃旼炫看著Aron匆匆離開的背影笑瞇的想。他怎麼會忘記呢,可惜是真的覺得可惜,另外一個是那天他的手機通知可是一直都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害他差點以為手機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